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瘫铁

9468浏览    54参与
麒麟之子

深夜发之前的短打混更

瘫铁《神会天降福音》

ooc,ooc,ooc!

编花环那个剧情有借鉴(抄袭)瘫铁tag里的一篇文,但是我懒得翻了……如果原作者看见了这篇文,我在此郑重道歉。但是那篇文真的好优秀,在瘫铁tag翻一翻就可以找到,名字好像很长……


杰洛蜷缩在一边,已经垂眸睡了。他的睡颜如同新生一般幼稚单纯,毫无戒备。森林的夜晚宁静安和,除了遇见其它人的时候。我刚刚喝完杯子里的咖啡——自然是杰洛冲泡的、如同柏油般浓稠的、加入了同等分量的砂糖的咖啡。我享受着这大地的恩惠。

杰洛睡得很沉,金发在篝火下被映照得发白,嘴唇上的颜色已经被洗去,露出原先红润的颜色。噼里啪啦的柴火爆裂声与穿过森林的风声融合在一起,期间...

瘫铁《神会天降福音》

ooc,ooc,ooc!

编花环那个剧情有借鉴(抄袭)瘫铁tag里的一篇文,但是我懒得翻了……如果原作者看见了这篇文,我在此郑重道歉。但是那篇文真的好优秀,在瘫铁tag翻一翻就可以找到,名字好像很长……


杰洛蜷缩在一边,已经垂眸睡了。他的睡颜如同新生一般幼稚单纯,毫无戒备。森林的夜晚宁静安和,除了遇见其它人的时候。我刚刚喝完杯子里的咖啡——自然是杰洛冲泡的、如同柏油般浓稠的、加入了同等分量的砂糖的咖啡。我享受着这大地的恩惠。

杰洛睡得很沉,金发在篝火下被映照得发白,嘴唇上的颜色已经被洗去,露出原先红润的颜色。噼里啪啦的柴火爆裂声与穿过森林的风声融合在一起,期间还有瓦尔基里嘶嘶的呼吸声,夜莺唱起的歌曲。

夜莺让我想起了王尔德——我在英格兰的时候读过《妇女世界》,我因此而被父亲训斥甚至惩罚过,被一个管理马匹的金发男孩嘲笑过。我显然不觉得性倒错是一种罪过,但不代表我会看上男人,我眷恋着女人的胸脯和大腿,丰润的嘴唇——于是我为了胸脯和大腿,丰润的嘴唇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我自那次枪击之后,可谓是坠进深渊,我不再是那个万众瞩目的骑手,我是个为女人而插队的笑料,我被亲生父亲抛弃。我四处飘摇,最后我以一种命中注定的直觉,在这片海滩找到了所寻求的“美”。

毫无疑问的是,我感谢杰洛,并且将我的善意倾献给他——我的善意就像一个笑话,当我的心中燃烧起漆黑色的火焰之时。我在给予善意的同时,也在肆无忌惮地犯下“罪过”,而这种罪过,是我与生俱来或是后天形成的作为人类的自私。它虽然被光辉掩藏了,但不可否认,它存在着。

我匍匐着凑近了杰洛,杰洛手中抓着一只粉红色的小熊,系着酒红色缎带,黑色的玻璃眼珠带着由高高扬起的嘴角所产生的笑意。它盯着我看,我也很奇怪地盯着它看。它的微笑甜美可人,像是听了杰洛的笑话,有着童心和美好的事物。我想到它可能陪伴着童年时的杰洛一起吃番茄意面,我轻轻地笑了起来,然后感受到了一股不自在——我的目光没有一直定格在小熊妹妹身上,而是飘向抱着它的男子——从金发,到唇,再到锁骨,最后是腰腹,我一直在上下打量着陪伴我多日的家伙。

我是否无意间猥亵了他?

我几乎产生了犯法的念头——如果我还有那种能力的话,我相信我一定会那么做——或许我很久之前甚至刚刚见面,就有这种念头诞生——因为杰洛是“美”的。我贴得更近了一些,我看见了杰洛浓密的睫毛,感到他湿润温暖的呼吸。我如果现在留下一个痕迹,他一定可以轻易发现是我的蓝色唇膏。于是我稍稍感激了一下SBR大赛和我的理智,顺便再次咒骂了那个用枪射中了我脊椎的人。我翻身,到杰洛身边躺下,很无神地望着夜空。如果我可以——我与杰洛更进一步关系之后,在他眼里那会是罪过吗?他会愤怒甚至抛弃我吗?他会原谅我吗?他会原谅自己吗?他所说的“圣人”会原谅我们吗?

我想答案是“当然”——虽然杰洛一定高声唱过《抵御罪恶》:“你不要被撒旦蒙蔽,而羞辱了神的尊荣,更得到死亡的诅咒……”但他也一定唱过《上帝赐予你快乐》。我在英国当然看过《圣经》——旧约是讲述人的罪恶,而新约却是神的宽恕。

所以神会天降福音。

第二天的太阳升起,阳光普照大地。杰洛骑着马走在前面,风帆状的披风飘扬在身后。他的确有着童心,和携带小熊一样——他折了藤蔓和花朵做了花环(我原先以为那是紫罗兰,但发现不是),先是扣在自己的镂空牛仔帽上,然后又摘下来,歪歪斜斜地戴在我的头上。我问他怎么处理,他没有理会,只顾在前方驰骋。我也只好跟上,马蹄下扬起飞尘。

我昨晚什么也没做,但是我却切实感受到了痛苦不安,与沉重忧愁和悲伤——这是罪恶笼罩的感受。我曾沉浸在虚空的粉饰的幻影中,而随着太阳升起,幻影消散不见。而杰洛,依然保持着一切美好的品质,与我一起。

所以神会天降福音。

END

《抵御罪恶》是说神如何惩罚犯下过错的人,《上帝赐予你快乐》则是神为人们降下幸福。紫罗兰是崇拜阿佛洛狄特(古希腊的性 欲之神)的象征。我也不知道在写啥,反正充满了一股虚无的气息,一点也不真实


御所 ほし

迴紋針

*砂糖:我要恰JG 於是硬著頭皮寫了流水帳(
*真的很雷 ooc 粗鄙之語非典型事後 無腦現PA
*題目瞎取的 很短 7只看了一點 打人別打臉
summary:喬尼喬斯達的演技完全可以讓他一舉奪得奧斯卡小金人,只是他把它用在了泡男人身上。

當代三好青年傑洛齊貝林費力地睜開眼,全身酸痛得像是被包在棉花裡使不出力。頭內鑽洞一樣的疼痛讓他回想起他目前的狀態貌似還是宿醉,腦子裡迷迷糊糊晃晃蕩蕩像是膠水,他活動著頸椎抻了抻腿,徒然就發現了不對。
正好在他發愣的時候睡在他右邊的人醒了。喬尼揉著眼睛側過身來看著傑洛,他躺著理了理自己睡得有點雜亂的金髮,又舉起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
“喂,傑洛,你怎麼了?”喬尼說,“怎...

*砂糖:我要恰JG 於是硬著頭皮寫了流水帳(
*真的很雷 ooc 粗鄙之語非典型事後 無腦現PA
*題目瞎取的 很短 7只看了一點 打人別打臉
summary:喬尼喬斯達的演技完全可以讓他一舉奪得奧斯卡小金人,只是他把它用在了泡男人身上。


當代三好青年傑洛齊貝林費力地睜開眼,全身酸痛得像是被包在棉花裡使不出力。頭內鑽洞一樣的疼痛讓他回想起他目前的狀態貌似還是宿醉,腦子裡迷迷糊糊晃晃蕩蕩像是膠水,他活動著頸椎抻了抻腿,徒然就發現了不對。
正好在他發愣的時候睡在他右邊的人醒了。喬尼揉著眼睛側過身來看著傑洛,他躺著理了理自己睡得有點雜亂的金髮,又舉起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
“喂,傑洛,你怎麼了?”喬尼說,“怎麼一大早就坐在床上發呆。”
長髮的男人這才回過神來,他轉頭看著躺在床上一臉無辜的人張了張嘴又沒說話,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你想說什麼就說,”喬尼從床上坐起來,他把自己的脊背輕輕摔在擺好的柔軟的靠枕上,“沒什麼大不了的。”
“好吧,”傑洛點頭,像是豁出去了一般看著戀人的眼睛開口,“我們昨天晚上是不是睡過?”
喬尼一臉“你就想說這個?”的表情,他伸了個懶腰說大概率如此,如果你也和我一樣渾身沒力的話。
傑洛的表情像吃了檸檬,猶豫半天之後說:我屁股痛。停頓了幾秒之後又說,喬尼,你是不是把我睡了,我的意思是,是不是你在上面。
藍眼青年美麗的臉皺成一團。什麼玩意,他說,我還想問你呢,怎麼有你這種惡人先告狀的人——我屁股也痛!想來是你上了我。
震撼!頭腦風暴一觸即發。傑洛去看戀人的神情,完美得沒有一絲瑕疵,要不是他的臀部傳來持續的疼痛恐怕他下一秒就要覺得自己確確實實上了他還翻臉不認帳。
“我們昨天不是只買了生啤酒回來嗎,之前也是這樣怎麼就偏偏這次沒醉到外面兩個人都斷片的程度?”傑洛伸手摸索到了他的小熊,而喬尼則摸到自己床頭櫃上的手機,看了看時間之後說,傑洛,你好像忘了生啤喝完之後我們又開了一瓶杜松子來喝,喬納森之前送給我的那瓶。
“那個度數也太高了……怪不得。”
“比起這個,你還是快點承認吧,肯定是你上了我,乘人之危強了我的屁股。”
傑洛張了張嘴,他不知道應該先辯解我不是我沒有還是應該說喬尼你不要用這麼認真的語氣說這麼粗俗的話,而對方卻像是覺得他心虛得無話可說一樣開始用幽怨的眼神看著他——老天,他沒見過這樣的喬尼,這幅樣子簡直像是他們前兩天看過的電影裡被欺騙的少女,只是這位假少女下一秒說出的話實在過於帶有衝擊性。
“算了,如果你執意不承認的話就由我來吧,我對你負責。喬斯達家應該會很歡迎你……我去和喬納森說。”喬尼說。於是傑洛良好的家教促使他下意識說:不行,不對!應該我對你負責!
於是他看見喬尼那雙眼睛直直盯過來,整個人也從床上爬起來,直接壓到他身上看著他:“行,你承認了,那快點來坦白,你的動機是什麼?”
喬尼撩開自己最近長長了些的頭髮,看著傑洛的眼睛:“難道說你是嫉妒?你老好人的佔有慾不允許我和那些花花姑娘們交好——天,我和她們只是普通朋友!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同學情誼,你能明白嗎?但你佔有慾太強甚至無法忍受這種友情,所以你強了我的屁股。”
太粗俗了,太粗俗了!傑洛看著喬尼一直欺壓到自己身上,齊貝林家的家教讓他甚至一瞬間腦子裡只有這個想法,但他還是努力表示:我真的是清白的,你別瞎想。而且我知道你和她們只是普通朋友,我佔有慾也沒到這個地步,真的,我騙你是小狗。
“而且我屁股真的很疼。”傑洛不太願意說出和聽到屁股這個詞,可惜這短短的十幾分鐘內他已經感受到數次,他在心裏向齊貝林家的列祖列宗道歉。
“我的屁股也很疼,”喬尼乾脆趴在傑洛胸口上——他不算太重,傑洛的視線能觸及到他睡衣滑開所露出的皮膚上那塊星星形狀的深藍,“疼死了,你不信你就摸摸看。”
“不摸!!不摸!!!”傑洛差點從床上彈起來,“喬尼,你放過我,估計這件無厘頭的事之後我對於這種事情都要PTSD,PTSD你明白嗎?就是……”
“我明白。”喬尼很平靜,“總之你上了我。”
“欸!我沒——”
藍眼睛的青年惡魔一樣用指腹摩挲著身下人的鬍子,又用指尖輕輕去戳弄,另一隻手則揉捏著他都臉。“等會兒喬尼,”傑洛說,“這有些癢。”“嗯哼,”喬尼沒停下來,只是語言回應他,“所以齊貝林先生要對我負責。”
傑洛沉默了一會兒,任憑喬尼玩他的臉部脂肪,彷彿十萬年後他才嘆了口氣,抽起身子(喬尼也很配合地從他身上下來)下了床。
逗你的,傑洛真有意思。喬尼笑,他打了個小小的哈欠,我們兩個沒必要糾結這個,誰在上面都無所謂。
傑洛愣了一會兒,抓了抓頭髮問:“你想吃些什麼?早餐。”
“我要吃流心蛋,”喬尼坐在床上看著他,“還要培根。”

上午他們回學校各自上了課,下午也是風平浪靜——去超市的時候沒再買酒,換成了果汁。“你對酒也有PTSD了嗎?”喬尼用鑰匙開門的時候問。傑洛把手裡裝著食材的塑料袋放到小小的廚房回來換鞋:“是啊,希望是暫時的,否則以後要是有人約我出去喝酒就很尷尬。”
喬尼喝了一口果汁:“其實是我上了你。”
砰地一聲放著肉塊的塑料盒掉在了地上。
喬尼撿起拿盒牛肉放進冰箱:“沒什麼大不了的,我知道齊貝林家一向保守,但你真的不需要在意。”
他回頭去看傑洛。你是不是有個兄弟叫西撒?
他是我弟弟。傑洛說。
那不就得了。喬尼把喝完的罐子丟進垃圾桶,你知道嗎,他和我們喬斯達家一個表弟已經搞在一起好幾年了。
沖擊力實在太大,傑洛看著喬尼朝他走過來,然後踮起腳親了自己一口。“所以說,你沒必要在意。我肯定會對你負責的,喬斯達家也不會介意再來一個齊貝林家的兒婿。”
重點不是這個!傑洛想著,拎起腳邊的塑料袋進了廚房:“今天晚上吃意麵。”
臥室裏傳出一聲好,接著就是撥打電話的聲音。傑洛記得那時喬納森喬斯達的手機鈴。

end.

浪漫致死Jui

600fo点图

借tag致歉


马上就要600fo了但是我500fo点图还没画,但是你们还是可以点,就,万一呢,还是老规矩,jo相关无雷点,请

借tag致歉


马上就要600fo了但是我500fo点图还没画,但是你们还是可以点,就,万一呢,还是老规矩,jo相关无雷点,请

浪漫致死Jui

本意是想画一个亲吻的含义问卷的但是发现Marion大神已经搞过了所以就直接发了………

我原想把问卷画成无差所以打一下tag(

万一我还是厚着脸皮往下画了………

本意是想画一个亲吻的含义问卷的但是发现Marion大神已经搞过了所以就直接发了………

我原想把问卷画成无差所以打一下tag(

万一我还是厚着脸皮往下画了………

浪漫致死Jui

P1、2今天乔尼很烦躁

P3铁瘫龙(误)

P4老谢的小熊女仆装

P1、2今天乔尼很烦躁

P3铁瘫龙(误)

P4老谢的小熊女仆装

Clip_pot
搞簧博主又来了!图在微博,链接...

搞簧博主又来了!图在微博,链接在评论!注意避雷

搞簧博主又来了!图在微博,链接在评论!注意避雷

浪漫致死Jui

我骂了一天lof但我还有最后的倔强(

我骂了一天lof但我还有最后的倔强(

Clip_pot
胡乱画画,试着将乔尼和杰洛二人...

胡乱画画,试着将乔尼和杰洛二人之间的体型外貌差异拉开的更大一些

胡乱画画,试着将乔尼和杰洛二人之间的体型外貌差异拉开的更大一些

浪漫致死Jui

我把之前的sbr相关都删了然后凑成了一个究极混更log【你不要脸

P1是火车上画的


我好菜啊


考完了,快来复建同人

我把之前的sbr相关都删了然后凑成了一个究极混更log【你不要脸

P1是火车上画的


我好菜啊


考完了,快来复建同人

掉毛猫Amanda

【gyjo】Bless You

*铁瘫铁!其实本来gyjo的tag意思就是铁瘫铁我怕有些小姐妹不清楚再标一次。亲亲热热doi最后不小心把床单点着了的故事。

*现代无替身背景AU,和SSS不是一个设定。

*想写个秋天冷风里午后阳光下踩在金黄的银杏叶子上吃糖炒栗子的那种干爽冷冽的甜蜜感,最近下太多雨了我想要阳光!

*正文戳这里,BGM是这首:Barry Louis Polisar《All I Want Is You》


---以下是个人废话可以不看---

*这篇写作过程其实有点艰难,因为分了前后两部分,中间换了一次叙事视角,结果乔尼视角的写起来很流畅,杰洛视角的是第二天写的,刚写完觉得欠点意思。琢磨了半天又不想写成说...

*铁瘫铁!其实本来gyjo的tag意思就是铁瘫铁我怕有些小姐妹不清楚再标一次。亲亲热热doi最后不小心把床单点着了的故事。

*现代无替身背景AU,和SSS不是一个设定。

*想写个秋天冷风里午后阳光下踩在金黄的银杏叶子上吃糖炒栗子的那种干爽冷冽的甜蜜感,最近下太多雨了我想要阳光!

*正文戳这里,BGM是这首:Barry Louis Polisar《All I Want Is You》


---以下是个人废话可以不看---

*这篇写作过程其实有点艰难,因为分了前后两部分,中间换了一次叙事视角,结果乔尼视角的写起来很流畅,杰洛视角的是第二天写的,刚写完觉得欠点意思。琢磨了半天又不想写成说大话的模式,更想从外在去描写两个人的相遇,结果一写到杰洛部分我就容易心理描摹,我怕不是对乔尼有什么不轨意图……这是我的问题所在,需要改进。不过好在反复修改了之后逐渐找回最初想要的那种感觉,也算是补救回来了,但是对我这种喜欢一气呵成的选手来说稍微有点憋屈……

*因为我特别喜欢揣摩原作两个人性格出身起源背景这种东西,想在我的文里展现出原作里两个人互相吸引的点,所以这篇虽然是AU但其实两个人的初遇我是在模仿荒木老师。毕竟只是一篇小短篇,所以只各选取了两个人性格中的一个小点作为切入口。杰洛就用了“像阳光一样辐射着周围”这个点,乔尼就是“一定要上马证明给别人看他可以的”那种倔强坚强,这两点不仅是他俩互相吸引的点,同样也很戳我。欢迎评论再探讨呀!

*特别感谢我群小姐妹,因为在搞最初的两篇铁瘫的时候其实我情绪不是很稳定,每天晚上必哭。从加了群开始和大家一起玩之后情绪慢慢就稳定下来了,大家的鼓励我都很感激,一定要说出来!!!还要感谢特特 @苇名特特子 ,虽然是坚定的铁瘫但是说出了要是你写说啥也要看下去这种话,让我觉得很受鼓舞!也特别感谢环环 @环氧乙烷 看出了好多我表现出来的很细微的情绪!还有群里其他姐妹,真的真的感谢各位!我会努力好好写的!

*以及我爱咋打tag咋打,小jc退散!

Clip_pot
铁瘫铁太难了!!!有吃他们互攻...

铁瘫铁太难了!!!有吃他们互攻的同好吗!可不可以加我QQ或微信我想扩列

已编辑

可不可以不要总是点赞,可不可以私信我你们的QQ或微信(我太难了

铁瘫铁太难了!!!有吃他们互攻的同好吗!可不可以加我QQ或微信我想扩列

已编辑

可不可以不要总是点赞,可不可以私信我你们的QQ或微信(我太难了

圆饼干
我好爽啊做人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嘛...

我好爽啊
做人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嘛(

我好爽啊
做人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嘛(

Olduvai

那个,瘫铁颜色卖艺👇


老是被吞我这个也很迷惑


那个,瘫铁颜色卖艺👇


老是被吞我这个也很迷惑




Isolate

并非仅愿残留曲名

   鼓风机嗡嗡轰鸣,伴随枪支上膛的顺滑流进了乔尼的左耳。他双手枕着脑袋,眼角之中是沙漠无垠的风尘,深黑色的夜空抖撒了大片灿烂星辰,无一例外地倾倒在这个尚对过去失望,对未来迷茫的年轻人瞳孔里。


  “杰洛。”他所呼唤的同伴正在捣鼓一个由牛皮、麻绳和各种七七八八的小物件组成的类似手动鼓风机的东西,它发出呼呼砰砰的巨大声响,而杰洛专心地研究怎么让其闭嘴以至于没能听到乔尼的呼唤,因此乔尼把嗓门加大了不少:“杰洛!”


  牛仔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眨了眨眼睛看向乔尼:“怎么了?”“别弄那个了,那玩意声音太大,现在又是晚上。”乔尼挖了一下有点耳鸣后遗症的左耳,半带无奈地说。杰洛低下头拍拍牛皮发出...

   鼓风机嗡嗡轰鸣,伴随枪支上膛的顺滑流进了乔尼的左耳。他双手枕着脑袋,眼角之中是沙漠无垠的风尘,深黑色的夜空抖撒了大片灿烂星辰,无一例外地倾倒在这个尚对过去失望,对未来迷茫的年轻人瞳孔里。


  “杰洛。”他所呼唤的同伴正在捣鼓一个由牛皮、麻绳和各种七七八八的小物件组成的类似手动鼓风机的东西,它发出呼呼砰砰的巨大声响,而杰洛专心地研究怎么让其闭嘴以至于没能听到乔尼的呼唤,因此乔尼把嗓门加大了不少:“杰洛!”


  牛仔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眨了眨眼睛看向乔尼:“怎么了?”“别弄那个了,那玩意声音太大,现在又是晚上。”乔尼挖了一下有点耳鸣后遗症的左耳,半带无奈地说。杰洛低下头拍拍牛皮发出击鼓似的声音,思索几秒就把它丢到一边去,伸了懒腰挪个位子就地挨着乔尼肩头躺下了。


  “晚安。”


  


  『当我们沉入梦乡,到底会去向何方。』


  


  他浸没在一场中世纪戏剧的贵宾级座位上,双眼被缝制了一架袖珍的可爱望远镜。乔尼的泪不受控制地落下来,作为惩罚某个不可知的未来刺穿了他的眼角膜。在沥青干涸之后火辣的太阳开始炙烤那双本已无法动弹的下肢,乔尼发出嘶哑而绝望的怒吼,迈开腿试图从石油和绣着金丝雕花的1号上等座中逃脱。


  “乔纳森!”他的左耳嗡嗡作响。乔尼在被鲜血与泪水灌满的视野里捕捉到圣光,一位身披白袍的长发男子像抱着十字架一样抱着一台鼓风机。


  “……”乔尼尝试去呼唤他的名字,杰洛,杰洛,杰洛!他说不出口,风卷草缠住他的舌头,神像在舞台上对他降下判决----


  


  


  乔尼猛的从无边苦痛中惊醒,杰洛的头发不知如何盖了他满脸,发丝躺在他的嗅觉感官之下,这对他而言是干燥的热带气息混着莫名其妙的仙人掌味。


  太阳渐渐剖开鱼肚白的天空,乔尼忽然间很想哭。


  -


  他在杰洛的铁球技艺里找到了揉成细丝的希望,他在杰洛走过的旅程中看到了在沙漠、盆地、雪境里渐渐发酵的感情。乔尼摩挲着指甲盖,慢舞者仍保持它老马所具有的荣光与骄傲,正如乔尼从未向命运妥协一般昂着头颅。


  那样真实,添加燃料直至我们热烈地燃烧。


  杰洛呼着气,一下带着一阵水雾,在寒冷的冬日里变成火舌舔舐乔尼颤抖的肌腱。


  “冻伤可不好。”他揉捏着那块轻微泛紫的皮肤,在乔尼眼中他是背对着那盆冷却的土豆汤,背对着那从篝火,背对着光。它们转过金棕色发丝的间隙,闪得乔尼眼睛发疼。


  两人长久地无言,只有火焰吞噬干柴时的滋滋啦啦声和他们略显粗重的喘息。


  乔尼有说过吗,杰洛长着一张天生适合迷恋的脸和两瓣值得倾注爱意的唇。也许是他的脑子还没从大雪覆盖的冰冷中回过神来,又或许是杰洛故意的,总之他们俩靠的过近了,乔尼溺死在与荒芜之地格格不入的春日绿里。


  他的唇急不可耐地在杰洛嘴上寻找它的依属。


  他的心跃跃欲试地在杰洛身上标记它的领地。


  绝对有脸红,两个都是如此。紧接着乔尼的泪水夺眶而出,他说服自己这是因为火光太过耀眼,尽管它在熄灭的边沿岌岌可危。杰洛的手捧住他的脸,牛仔厚实的手指为他擦掉了泪水。乔尼怀着某种病态的迷恋紧贴着这暖和的温度,杰洛俯下身去,再次交换了个咸涩的亲吻。


  乔尼的指尖像被仙人掌扎了一样疼。


 


   『我却以为,终有一日,能回想起来。』


  


  他坐在贵宾席的某一把奢华的高背椅上,女武神安静的蜷服在慢舞者的鬃毛下,连不经意间闻到的芳香都将这颗心动摇。


  杰洛奏起了那令人安心的音色,将乔尼的不安抹去。


  他站起并向前走去,名为杰洛·齐贝林的神像与他拥吻。


 -END-


历史转折中的tt

爬起来摸了sbr很喜欢的两对北极
今天也是没有jojo看的一天(泪)

爬起来摸了sbr很喜欢的两对北极
今天也是没有jojo看的一天(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