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刺

50254浏览    348参与
卑微cookie在线自闭

我好烦

十连抽快乐石

画也不想画

动也不想动

默默地看着某人单抽莲莲

充了995,没个鸡毛用处

伤心过度,熬夜画了一张图

等等我之前不是说我不想画画吗/划掉

我好烦

十连抽快乐石

画也不想画

动也不想动

默默地看着某人单抽莲莲

充了995,没个鸡毛用处

伤心过度,熬夜画了一张图

等等我之前不是说我不想画画吗/划掉

蛋卷饼干

宿醉

现代设定,是刀,巨ooc哈哈哈哈

“刺客哥,别喝了。”弹簧将醉倒在吧台的刺客扶起说到。

刺客没说话,这副模样和平常冷静稳重的他并无两样。

弹簧看着刺客,一点办法都没有。刺客是一个近乎完美的人,唯一的缺点就是把心事闷着。

但弹簧并不知道的是这是刺客和白纹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嘿。。。弹簧,你和理发师先回去吧,我没事。”吧台上趴着的刺客终于闷出了声。

“可是。。。”弹簧刚启口就被理发师打断了。

“刺客就这样,回去吧。”理发师拉起弹簧的手将他和他未出口的话拉出了酒吧。

“咳哈哈哈,真幸福不是吗?”刺客看着两人的背影,干笑了两声离开了酒吧。

他回到家才发现被自己遗忘在床头柜的钥匙。...

现代设定,是刀,巨ooc哈哈哈哈

“刺客哥,别喝了。”弹簧将醉倒在吧台的刺客扶起说到。

刺客没说话,这副模样和平常冷静稳重的他并无两样。

弹簧看着刺客,一点办法都没有。刺客是一个近乎完美的人,唯一的缺点就是把心事闷着。

但弹簧并不知道的是这是刺客和白纹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嘿。。。弹簧,你和理发师先回去吧,我没事。”吧台上趴着的刺客终于闷出了声。

“可是。。。”弹簧刚启口就被理发师打断了。

“刺客就这样,回去吧。”理发师拉起弹簧的手将他和他未出口的话拉出了酒吧。

“咳哈哈哈,真幸福不是吗?”刺客看着两人的背影,干笑了两声离开了酒吧。

他回到家才发现被自己遗忘在床头柜的钥匙。

“喂。。。白纹,我,我忘带钥匙了。”他带着罕见的奶气对电话那头的男人说到。

“喂。。。你,”电话那头的男人无奈地回道,“备用钥匙在门口的地毯下。”

刺客弯下腰去在地毯下摸索出了钥匙,对着锁孔插了好几下才把门开开。

“白纹。。。我头疼。”他瘫倒在了客厅的沙发上,撩了撩遮住眼睛的碎发。

电话那头传来了轻轻的叹息声,“床头柜第二层,里面有解酒药。”

“哦,等,等等,我找找。”刺客孩子一般地回答到

“保温杯里有热水,就着热水喝救不会苦了。”

等刺客躺下后已经凌晨五点了。

“白纹,这么晚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沉寂了许久后刺客突然向电话那头问到。

“我们,已经分手74天了。”白纹淡淡地说到。

电话那头一片寂静。

白纹最害怕这样这样的刺客,

不说话,

不出声,

不骂人,

不哭出声。

“白纹,我想你了,你回来好不好?”电话那头重新传来刺客微微颤抖的哭声。

“你喝醉了。”白纹回答到。

“我没有,我后悔了,你回来好不好?”刺客终于崩溃了。

“我。。。”白纹看着手里的病危通知单摇了摇头,“早点睡。”

是夜。

白纹揉了揉太阳穴,又是一个不眠夜。

等到刺客醒来,已经是傍晚了,他摸了摸脖子上微微泛红的小红点。

好想,做梦了

做了一个,

有他的梦。

尋找希望的深淵

杰佣 白刺 中上

。白刺


。繁體字


。ooc


。有改善之處請於評論區告知


“…嗒…嗒…嗒…嗒嗒”


那人似乎在門口停下來了。


等了一會兒,還是沒動靜。刺客默默數了三聲,然後把門打開並用刀壓上對方的頸動脈…?


沒人?


沒理由啊?明明就聽到了腳步聲?


刺客被自己嚇得一身冷汗,再也不敢躺到床上,生怕回到那個惡夢當中,又怕那可怕的腳步聲又出現。心臟跳得飛快。


刺客高度警戒了好久。


期間,刺客聽出了在旁邊住的皮爾森和艾瑪離開的門聲。刺客忍住了出去把他們倆都殺的沖動把自己鎖在屋內。


走廊再次傳出腳步聲。刺客拿起軍刀警惕着:根據經驗,對方有兩人。


“...

。白刺


。繁體字


。ooc


。有改善之處請於評論區告知


“…嗒…嗒…嗒…嗒嗒”


那人似乎在門口停下來了。


等了一會兒,還是沒動靜。刺客默默數了三聲,然後把門打開並用刀壓上對方的頸動脈…?


沒人?


沒理由啊?明明就聽到了腳步聲?


刺客被自己嚇得一身冷汗,再也不敢躺到床上,生怕回到那個惡夢當中,又怕那可怕的腳步聲又出現。心臟跳得飛快。


刺客高度警戒了好久。


期間,刺客聽出了在旁邊住的皮爾森和艾瑪離開的門聲。刺客忍住了出去把他們倆都殺的沖動把自己鎖在屋內。


走廊再次傳出腳步聲。刺客拿起軍刀警惕着:根據經驗,對方有兩人。


“刺客你在嗎?怎麼不出來遊戲了?”


那是原皮奈的聲音。可是刺客早已經進入不太理智的狀態,在原皮奈輕聲敲門後,刺客一下子把門拉開並壓制了毫無防備的原皮奈。一起來的另一面艾米麗察覺到有問題的瞬間便把鎮定劑打進刺客體內。


趁著刺客放鬆的那一刻,原皮奈反手鎖起刺客的動作。


“刺客,你聽到我的話嗎?”艾米麗問。

刺客點頭。

“你知道我,還有你身後的是誰嗎?”

“另一面…還有原皮…”

“你在哪?”

“莊園,求生者宿舍,我的房間…”

“可以把我放了嗎…?”

“…”

另一面皺著眉,不過還是像原皮點頭示意。


“你還好嗎?”


“原皮,今天你替我去遊戲可以嗎?”


“…嗯”


“你…睡得着嗎?”另一面又皺起了眉頭。


“…睡不著。”


“…安眠藥。好好的休息吧。”


另一面放下藥後便與原皮一起離開。


刺客目送他們離開後,關上門,走到床邊把藥吞下便昏睡了。


怎知,白紋因為刺客失約而親自到求生者宿舍找他。


白紋敲門找刺客,就像原皮奈一樣,可惜那時的刺客還未恢復神智,打開門就是一頓亂打。


其實對那時的白紋沒甚麼太大的影響,自己的身體只是液體而已。被打也沒甚麼特別的感覺。


白紋控制觸手把刺客暫時壓制。


要是那個人不是白紋,那他早就被刺客殺死了。


回宿舍的艾瑪看到了他們倆,嚇得面容失色。在白紋的指令下,艾瑪又把另一面帶過來。


另一面同樣的把鎮定劑插進了刺客的體內。


白紋把睡着的刺客放到床上。另一面推開門邀請白紋談談。


“你還好嗎?”

“沒事。刺客他…怎麼了?”

“作為一名醫生,我不可以透露病人私隱。


不過,作為一個朋友,我只能告訴你,刺客他在當佣兵的時候有過上戰場的經歷。他在大屠殺和工作的時候殺人太多做成了過重的心理負擔。惡夢,失眠,過度的警覺也是常有的。”


“如果你想追求他,請給他愛,耐性和包容。”


白紋呆住了。


艾米麗看了看杰克,轉身離開。


其實另一面也不知道為甚麼會說出最後那句話。大概是女人的第六感吧。(於是成為助攻)


第二天,刺客清醒後只記得自己好像把原皮奈和白紋打了一趟,連忙去找原皮奈和白紋道歉。


刺客特地到監管者宿舍找白紋道歉。


“昨天失約很抱歉…另外,我是不是失控打你了…?對不起…你沒事吧?”


“我沒事。你身體好多了嗎?不多休息一下?”


“真的沒事…?”


“沒。”


看著刺客略為焦慮的樣子並反複查問的白紋開始感到了一絲不耐煩。


“你就這麼想我受傷嗎?刺客。”


“欸…?不,不是這樣的…”


“刺客,

我是個不會受傷的怪物;

你是人,

人能做到的有限;

怪物能人所不能的。

不過,

我願能用盡我的一生來守護你,保護你。”


“欸欸…?”


這…不tm就是表白了???


“你願意讓我在你軟弱的時候,你痛苦的時候,你害怕的時候在你身邊保護你嗎?”


白紋看向坐在對面十分緊張的刺客,嘆了一口氣。


“果然…太突然了吧…”


“不…不是的!我願,我願意!”


刺客拉住正準備離開的白紋。


“謝謝你…!?”


白紋防不勝防地抱住了刺客。


“你是我第一個想要保護的,也將會是唯一一個。”


白紋低沉的聲音在刺客的耳邊響起。白紋不知道的是,刺客那時的臉紅透了。


然而,他們之間的愛情並不順利。


雖然沒有莊園主的反對,卻有不少閒言閒語…


“怎麼會兩個男的在一起的啊?真惡心。”


“不會是想利用關係讓監管者放水吧…”


“喂喂,刺客他…不會是打算利用白紋向我們報仇吧?我們以前總是對佣兵家的人有…一點偏見嘛…”


“不會吧…”


“艾米麗!我又來你這兒拿藥了!”


“喂喂喂,刺客來了!小聲點!”


事實上,刺客老早就聽到他們說的話了。


基本上的話都是刺客想要利用白紋然後得到好處。


在他們的眼裏,監管者和求生者一起是沒可能的,更何況是兩個男的呢?


他那些人沒想過,刺客和白紋是真的互相愛著對方。


“…刺客,別管他們。他們只是不懂而已…”


“沒關係啊,艾米麗,遊戲我們還是得玩的。我和白紋說好了,遇到對方的遊戲中不管是匹配還是排位也得認真打。反正,兩隻怪物談戀愛沒有人能阻止啊。”刺客笑道。


話雖然是這樣說,遊戲中的排擠行為都是有目共睹的。這讓白紋和艾米麗都心痛極了。


有誰不知佣兵有戰遺?有誰不知誰是那個把隊友救下來的,又為他擋兩刀的人?有誰不知是誰為整個隊伍溜鬼360秒?卻又有多少人會在佣兵倒地時去把佣兵摸起來?又有多少人會在佣兵溜鬼的時候專心破譯?又有多少人願意把被抓上椅子的佣兵救下來?可是,被批評的人是誰?被厭棄的是誰?被針對的,又是誰…


幸好有朋友的包容和鼓勵,刺客沒那麼難受。


“他們只是不理解你們而已,別聽他們胡說。聽到誰說這些話,我就不給他們鳥。”


“他們不治你沒關係,我可是醫生,醫治傷者是我的職責。以後我和你雙排!”


“他們說甚麼也好,我還是愛著你,誰說我們不是真愛我就揍他們多用力點。”


“白紋你胡說些甚麼!不可以這樣對我的同伴懂不懂?”


T.B.C


…那個…我卡文了…找人救救孩子好嗎?(。•́︿•̀。)


罗_L

紫罗兰学园(高中部)№1

#cp多向(主:嘉瑞,弹刺,伽小副:雷安,金瑞,白刺,花小)注避雷


#有私设


#ooc!ooc!ooc!


#第一次写文,文笔不好,慎入!


#如果有相同,那就是缘分。


#不定视角,文中罗兰是我


开始了!(慎入)


3


2


1


GO!


“大家好!我是晓露。前一晚我还在看乐乎,第二天早上就穿到一个不知道什么次元了。性别变了还不要紧,可好死不死穿到了开学早上,天啊,我还没玩够呢,不说了,我去报道了。”


我要去报道的学园叫‘紫罗兰学园’,果然,园如其名,紫罗兰学园不愧是紫罗兰学园。


看着这满学园的紫色,心想:这学园肯定很基。...

#cp多向(主:嘉瑞,弹刺,伽小副:雷安,金瑞,白刺,花小)注避雷


#有私设


#ooc!ooc!ooc!


#第一次写文,文笔不好,慎入!


#如果有相同,那就是缘分。


#不定视角,文中罗兰是我


开始了!(慎入)




3




2




1



GO!


“大家好!我是晓露。前一晚我还在看乐乎,第二天早上就穿到一个不知道什么次元了。性别变了还不要紧,可好死不死穿到了开学早上,天啊,我还没玩够呢,不说了,我去报道了。”


我要去报道的学园叫‘紫罗兰学园’,果然,园如其名,紫罗兰学园不愧是紫罗兰学园。


看着这满学园的紫色,心想:这学园肯定很基。


好了,以上是晓露的开头,下面正式开始。









晓露报好了名,肚子就开始投诉了。

“饿了,这学园太大了,找个人问下食堂在哪。”


走了一会,看到了前面有个长发女孩,走上前去“这位姑娘,请问食堂在哪?”


“谁是姑娘啊!我是男的!”


“什么!你男的!?”


看着眼前这位浅黄色长发的男生,从头到尾没有一点像男生的样子,晓露吓了一跳。


“罢了,你问食堂对吧,我正好要去吃早饭,一起走吧。对了,我叫菲,你叫什么?”


“晓露,腐男(没办法,现在是男生嘛)”


“腐男!同事啊!”


“你也是!太好了,我和你说bbb……”


食堂:


“格瑞!我们比比谁吃的快!”


“嘉德罗斯,你好幼稚。”


“就是,格瑞才不要和你这个自大狂比。来,格瑞,牛奶。”


“渣渣!你再说一边!”


“怎么了,自大狂,格瑞你别理他。”


说话的是从凹凸来的嘉德罗斯、格瑞和金。凹凸来的不只有这三位,还有罗斯的跟班雷祖二人,雷狮海盗团,安迷修,凯莉,安莉洁。


此刻格瑞边喝牛奶边看两个金毛在那争吵,一副与我无关的样子。


安迷修想要劝和,却被雷狮挑剔,雷安二人也吵了起来。


“他们是谁啊?怎么个个都用发胶?”


“凹凸来的吧。”


“小心,你说他们好好的为什么吵”


“好像是为了那个叫格瑞的。”


凹凸来了人,超星学院当然也来了人。开心,甜心,花心,粗心,小心,伽罗,阿卡斯也来了。


“哇!今年来了好多小帅哥”甲女


“莫名觉得gay里gay气的。”乙女


“看那边!!”丁女


在靠窗口的地方,坐着白纹,刺客,弹簧。


“哥哥,我来喂你!”说完,弹簧勺了一块肉往刺客那边喂。


“小先生当然是我来喂喽。”也勺了一些粥往刺客那边喂。


刺客现在左右为难,内心很纠结。


“白纹客气了,刺客是我的哥哥,当然是我喂啦,怎么可以让外人代劳呢?”[和谐]


“我是刺客的追求者,当然是我来啦,作为弟弟,要为哥哥着想吧。”[和谐]


“想打架吗?”


“可以哦~”


菲和晓露终于到了食堂,看着眼前一片混乱,“我们去外面吃吧,菲”“好的,走吧,此地不可久待。”


关于年龄设定,刺客,格瑞,雷狮,17岁。

伽罗,白纹,安迷修18岁

嘉德罗斯13,金16


cp很混乱,不好勿喷>:-<


阿逝氵

画得慢还又菜,说得就是我的_(:з」∠)_
申述依旧没有下来,差评。
送给@栗子森林 ,加油啊,不就是多作业吗,不就是提前开学吗,就当先回去体验生活了(×)。

画得慢还又菜,说得就是我的_(:з」∠)_
申述依旧没有下来,差评。
送给@栗子森林 ,加油啊,不就是多作业吗,不就是提前开学吗,就当先回去体验生活了(×)。

元茶茶茶茶
“你一直是我的挚爱。” 意识流...

“你一直是我的挚爱。”

意识流作品。连我都不知道我在画什么(哭)

“你一直是我的挚爱。”

意识流作品。连我都不知道我在画什么(哭)

红烧南沂咕咕叫

伪手书《勾指起誓》


是杰佣美丽爱情的白刺组(狂吸)


他们真好(嘿嘿嘿姨母笑)


越到后越潦草(qiao)


晚自习摸鱼草稿流


配合音乐食用最佳

伪手书《勾指起誓》


是杰佣美丽爱情的白刺组(狂吸)


他们真好(嘿嘿嘿姨母笑)


越到后越潦草(qiao)


晚自习摸鱼草稿流


配合音乐食用最佳

怅惘怅某人

“我要送你个东西。”

有借梗,因为这些话让男生说有点说不出口,干脆让奈布性转了~

P3是十五和二十的奈布听到杰克说“我爱你”的反应

蘸水笔刚上手还不是很熟练,我会好好练习的qwq

“我要送你个东西。”

有借梗,因为这些话让男生说有点说不出口,干脆让奈布性转了~

P3是十五和二十的奈布听到杰克说“我爱你”的反应

蘸水笔刚上手还不是很熟练,我会好好练习的qwq

在下不是陈情(MG)

  这只爪爪杰真的好好啊!刚经历过开局队友秒倒心态崩掉出现失误被第五判定震撼被蜘蛛四杀的我遇到了超级好的爪爪杰!!!开局追我,被我砸了(为了完成推演)还绕圈圈,然后标配着白纹蓝玫瑰(还有地下室……),陪我修机,没有失常!没有失常!没有失常!抱我开了两个门,恋爱刷分两不误,模范爪爪杰!
  赛后还有情话,这个伪绅士……真的好撩啊!入殓师在旁边默默吞狗粮∪・ω・∪,请问,如何说出一句即撩人能表达爱意还能凸显出一个雇佣兵帅气的风范,这将是一个喜欢杰佣的佣兵玩家今后要好好思考的问题

  这只爪爪杰真的好好啊!刚经历过开局队友秒倒心态崩掉出现失误被第五判定震撼被蜘蛛四杀的我遇到了超级好的爪爪杰!!!开局追我,被我砸了(为了完成推演)还绕圈圈,然后标配着白纹蓝玫瑰(还有地下室……),陪我修机,没有失常!没有失常!没有失常!抱我开了两个门,恋爱刷分两不误,模范爪爪杰!
  赛后还有情话,这个伪绅士……真的好撩啊!入殓师在旁边默默吞狗粮∪・ω・∪,请问,如何说出一句即撩人能表达爱意还能凸显出一个雇佣兵帅气的风范,这将是一个喜欢杰佣的佣兵玩家今后要好好思考的问题

Matcha🍵

【杰佣】你不要过来鸭!!!(上)

 主播奈✖️coser杰

 无脑甜文,只是单纯想看刺客奈被一群jio克追到自闭的故事。w

 ooc有,雷请点左上角

 梦境产物,如有雷同,我抄你的。


  奈布是个颜值主播。这是粉丝说的,原因是又一次奈布试图用吃播在水时长,开播时间也非常的丧心病狂:十一点半。对就是辣个你将要睡觉而且感觉有点饿的时候。于是当众人看到开播消息后秒点进入直播间时,看到的就是……一盘炸鸡?一把烤小牛肉?一小盘沙拉?一杯肥宅快乐水?


   【我是不是走错了直播间?】


   【难道这才是主播...

 主播奈✖️coser杰

 无脑甜文,只是单纯想看刺客奈被一群jio克追到自闭的故事。w

 ooc有,雷请点左上角

 梦境产物,如有雷同,我抄你的。



  奈布是个颜值主播。这是粉丝说的,原因是又一次奈布试图用吃播在水时长,开播时间也非常的丧心病狂:十一点半。对就是辣个你将要睡觉而且感觉有点饿的时候。于是当众人看到开播消息后秒点进入直播间时,看到的就是……一盘炸鸡?一把烤小牛肉?一小盘沙拉?一杯肥宅快乐水?


 

   【我是不是走错了直播间?】


   【难道这才是主播本体?】


   【只有我注意到了快乐水里的枸杞吗2333】


   【前面的姐妹你不是一个人】


   “你们都来这么快的嘛?”清亮的少年音从直播间里传出来。“又到了月末,你们懂的。”



   【我不管!崽崽吃播我也看!】


   【前面的姐妹你莫是忘了现在几点】


   【打开mt外卖,我选择和崽崽一起堕落】


   【我的体重不允许我再待下去,告辞】


   【崽崽一说完这句话立马吓掉了三十万人hiahiah】


    “你们看看这个炸鸡的色泽,啧啧啧。虽然还没有吃,但金黄的外皮下一定是鲜嫩可口的肉质,一口咬下去,鲜香麻辣。精选十三种调味料,在口腔里混合碰撞,给予精神上的快感。”



    【我怀疑你在给十三香打广告,但是我没有证据】


    【主播ghs举报了】


    【我一直在想崽崽是不是语文课代表出身】


     “啊!”奈布感到时候到了,把炸鸡一口塞到了嘴里,良好的设备使咀嚼的声音无比清晰地传到了直播间里。



      直播间又掉了二十万人。



    【崽崽是怎么一直吃不胖的】


    【我好饿~】


    【话说崽崽会去上海的展子嘛!】



      “展子的话……会去的哦。大家不如猜猜哪个是我。”奈布咬着小牛肉,含含糊糊的说。



      “啊,cos谁?当然是刺客披风啊。我的本命。”



    【哈哈哈崽崽抽不到紫皮攥不够紫薯就强行本命 】

    

    【真相了哈哈哈】


    【哈哈哈嗝,不要拆穿崽崽嘛】


     

      “哎哎哎,再说禁言了啊!小小年纪,瞎说什么大实话。”奈布故作生气的挥了挥手,然后……打翻了那个用于拍手的摄像头。



      于是就有了下面的这一幕: 



      一个清秀的少年随意地穿着居家服,敞开的领口依稀可见锁骨,蓝色的瞳孔里满是迷茫,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然后,弹幕先静了两秒,炸了。



   【我的妈这么可爱的男孩子是真实存在的吗!】


   【明明可以靠颜值却靠实力】


   【之前说奈布长大不好看才不露脸的黑粉打脸吗!!!】


   【妈!!!咱家户口本在哪里!!!】

     

   【我今天就要把我的工资全部贡献给崽崽!】


    “啊!”奈布懊恼的抓了抓头发,“我的设备啊,很贵的。还有刷礼物的,停一停哈,我不希望你们为了这张脸疯狂刷,大家来看直播都是为了开心,没有必要,是吧。”


   【崽崽三观好正啊】


   【明白了!】


   【崽崽真的很为我们着想了】



    “今天的直播也水够了,那我就先下了哈。”


   

    奈布关掉直播后叹了一口气,“被迫露脸啊……好麻烦的,算了,自己的错误嘛……”


   

     殊不知道,奈布露脸的那一瞬间,已经有人截到了图片。那人亲吻手机,说:“甜心,那就会场见咯。”



     很快到了逛展子的时间,奈布穿上黑色的紧身背心,披上鲜艳的兜帽,军靴衬得双腿更加纤细,却又坚韧。满意的摆了个姿势,就去会场了。



     到了才发现,哦吼,这场子里好像就我一个佣兵哦。





      淦。


















杰克:我不配拥有姓名:)

尋找希望的深淵

杰佣 白刺

。白刺

。繁體字

。ooc

。有改善之處請於評論區告知

一個半掩的門,引起刺客的注意。

他走了進去。

那是他愛人,白紋的房間。旁邊的書櫃上有把鎖。仔細看看,裏面的都是日記。

刺客拿起了銀鎖,用自己的生日日期開了鎖,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嘛。

然後拿出了第一本日記。

拍拍上面不存在的灰塵,在好奇心的推使下,刺客打開了那本陳舊的皮質封面書。

7月11日

今天第一天來到了莊園。大家似乎都很友善--除了那位夜鶯小姐。在這裏還遇到了三個和我一摸一樣的杰克。這個莊園…有點奇怪。

7月12日

夜鶯讓我今晚去找她。我怎麼有點不好的預感…

7月13日

果然啊。沒好事。夜鶯不知道如何把我...

。白刺

。繁體字

。ooc

。有改善之處請於評論區告知

一個半掩的門,引起刺客的注意。

他走了進去。

那是他愛人,白紋的房間。旁邊的書櫃上有把鎖。仔細看看,裏面的都是日記。

刺客拿起了銀鎖,用自己的生日日期開了鎖,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嘛。

然後拿出了第一本日記。

拍拍上面不存在的灰塵,在好奇心的推使下,刺客打開了那本陳舊的皮質封面書。

7月11日

今天第一天來到了莊園。大家似乎都很友善--除了那位夜鶯小姐。在這裏還遇到了三個和我一摸一樣的杰克。這個莊園…有點奇怪。

7月12日

夜鶯讓我今晚去找她。我怎麼有點不好的預感…

7月13日

果然啊。沒好事。夜鶯不知道如何把我弄暈後把我的身體改造了。整個「人」,都變成了白色的液態…她說…我的「名字」,是「白紋」。

我…變成怪物了嗎?不。我本來就是個嗜血的怪物。

7月14日

莊園主因為他奇怪的愛好強逼我們玩「遊戲」。這次好了,所有人都說我是怪物。那就讓他們去吧。誰都逃不出這個莊園。


之後的都是一些日常。刺客直接跳到8月12日的那天--那是他和白紋的第一次遊戲。

8月12日

今天和那個佣兵家新來的玩了一局。他…有點意思嘛。比賽後還找我呢。我問他他看不到那些求生者看到我們倆說話時的嘴臉嗎?他回答,“想認識你的人是我。要說誰像怪物的話,我和你不相伯仲。”嗯。是個有趣的家伙呢。

之後的日期有點模糊,刺客也不管了,看到自己的名字就看下去。

(絕對不是我懶)

8月 日

大家說我和刺客的關係開始微妙了。是又如何?沒人會愛上怪物的。刺客也是。

9月 日

刺客他…今天沒出來進行遊戲。我去找他。我打開他房門之後,我才想起了刺客,是佣兵一家的人,也同樣的有著巨大的創傷。

9月 日

他向我道歉了。他看起來很不安?其實也沒關係吧。他崩潰的時候,就讓我這個不死的怪物來保護他好了。我願意這樣做。永遠的愛著他。

刺客不知為何,眼角漸濕…

從小就被組織帶去訓練,接任務,完成任務。整個人是麻木的,所謂的強大只是一個把弱小的自己藏起來的殼,把膽小脆弱偽裝成夢想中那個強大的自己。

在做完組織給他的任務後,刺客果斷地離開了組織,無人能夠阻止他。

收到那封莊園的邀請函後,刺客沒有一絲猶豫,果斷的踏上這個心裏早就清楚的不歸路。因為覺得在那兒,能找到自己想要的。

來到莊園後,第一樣知道的是共同體的事。

推開那扇異常殘舊的大鐵門,先來迎接的是夜鶯小姐。然後的,就是原皮帶自己去宿舍裏去了。按年記,還是刺客比原皮舊皮大幾歲。於是,刺客成為了所謂的大哥。

於是,刺客獲得了第一個他想要的-家人。

家人-能夠為你分擔,與你一起面對,互相分享,互相支持。

能與「家人」一起,是刺客其中一個慶幸自己決定來到莊園的事。

然後,刺客參加了第一次遊戲。

很不幸又很幸運地,刺客的第一場遊戲就遇到了在那時排第三的屠皇-白紋。

不幸,是因為遇到了排第三的屠皇。

幸運,是因為在那時的求生者中,論刺客最敏捷。

不論是砸板翻窗轉點,沒人能像刺客讓屠夫覺得只差一點點就能打到他。

屠夫上頭了才發現:

大門開了那個可怕的佣兵不知道甚麼時候跑啦我擦怎麼求生四逃了人呢?!

在人皇三層巨力艾米麗(另一面)和原舊皮奈的指導下,刺客在遊戲中成功砸了白紋六板。

以刺客第一次和監管者實戰來看,刺客的表現讓人驚訝。只可惜被白紋用「霧刃」加上「一刀斬」的效果留下來了。

那場之後,刺客因為不知哪來的內疚感而去找白紋道歉去了。

於是就出現了白紋在日記中記錄下的對話。

“你看不到那些求生者看到我們倆說話時的嘴臉嗎?這麼大膽想認識一隻怪物”

“想認識你的人是我。要說誰像怪物的話,我和你不相伯仲。”

那個時候的刺客還是放不下自己的過去。

滿手鮮血的殺人怪物,又和開膛手杰克身上負的罪孽有甚麼不同。

之後他們常常約到玫瑰園裏聊天,他們倆也就這樣熟絡起來。有時候也會談到過去。刺客也就慢慢的把它放下了。

然而,在那一天的晚上,甚麼都回來了。

為了任務而殺的人,都回來了。

“為甚麼要殺我!”

“求求你放過我…”

“我不想死”

“來陪我們吧!”

“殺人犯!”

“一個殺人如麻的怪物!”

“殺人兇手!”

“和我們一起下地獄吧!”

一隻隻血淋淋的手,強行地把刺客拖至深淵之中-

“來陪我們一起去死吧!”

“放開我!”

刺客從夢中驚醒,額上全是冷汗。

轉身看看時鐘,只是三點過了一點點而已。

莊園的夜裏 是無比的寂靜。沒有風聲,沒有蟲聲。只有一個皎潔的月亮高掛在夜空中,無比寂寞。

然而,刺客聽到了腳步聲:越來越近,越來越大聲。刺客的危機感大大上升,無聲地打開床頭櫃的第一格,拿出裏面的軍刀,又無聲地走到門後等待。

“…嗒…嗒…嗒…嗒嗒”

TBC .

为和
加了一些(真的一些)我之前涂色...

加了一些(真的一些)我之前涂色没注意到细节(真的细节)
嗯。。。
你们就当找不同吧
👀💦💦

加了一些(真的一些)我之前涂色没注意到细节(真的细节)
嗯。。。
你们就当找不同吧
👀💦💦

C家多琳

白刺(六)

【木有敏感词木有敏感词木有敏感词!!!!

bcy发不出去这边就不要这样子了亲爱的老福特qwq!

都已经找基友帮忙屏词了嘤qwq】


【杰克家二楼临近阳台的房间】


“所以这是他房间?”刺客拿着刚刚向机械师借来的万能钥匙转头询问金纹。


“额,是的没错,不过什么时候庄园里有这个东西了......”金纹略带僵硬的回答了刺客的问题,同时还十分不解,按道理来讲庄园里是不会有这么BT的道具啊......


“哦,你问这个啊,早就有了,就是不让在庄园里大肆利用就是了。平常特蕾西可没这么容易借出来,看样子还用不上B方案。”刺客拿着钥匙对着门锁孔一阵捣鼓,头也不回的告诉金纹这一“常识”。“看你的样...

【木有敏感词木有敏感词木有敏感词!!!!

bcy发不出去这边就不要这样子了亲爱的老福特qwq!

都已经找基友帮忙屏词了嘤qwq】




【杰克家二楼临近阳台的房间】


“所以这是他房间?”刺客拿着刚刚向机械师借来的万能钥匙转头询问金纹。


“额,是的没错,不过什么时候庄园里有这个东西了......”金纹略带僵硬的回答了刺客的问题,同时还十分不解,按道理来讲庄园里是不会有这么BT的道具啊......


“哦,你问这个啊,早就有了,就是不让在庄园里大肆利用就是了。平常特蕾西可没这么容易借出来,看样子还用不上B方案。”刺客拿着钥匙对着门锁孔一阵捣鼓,头也不回的告诉金纹这一“常识”。“看你的样子很想知道B方案的什么。”刺客面无表情的回头看向金纹。


金纹面带微笑(大哥你带上面具谢谢)的回答刺客:“不了,谢谢。请尽快开门吧。我就不参和了,你继续。”说完就离开了。


实际上,金纹内心:其实你很想用暴力吧!是吧!不然为什么你一脸失望啊喂!


“咔哒”一声,门锁被打开。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黑暗的房间,窗帘被拉的很紧,桌上的物品都散乱着摆放,桌底下还有几团被揉卷起来的废纸。


“啧,这个二货就这样不吃不喝的关在房间里?躲哪去了?”刺客环顾房间内,并没有找到白纹,回头想找金纹帮忙却发现金纹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刺客有些烦恼的理了理头发,开始在房间里慢慢摸索着白纹的踪迹。他将窗帘拉开,很突然的,看见一团白色的“不明液体”扒在窗帘上一动不动。


刺客看着这团液体,从上面即便是变成这个样子还戴在“脸”上的面具,以及这团液体看见他就直接糊他一脸的举动......


“是白纹没错了。”来自于刚刚赶回家就看见这刺激一幕的理发师和弹簧。


“咳,哥我不打扰你们相亲相爱了,我先和理发去匹配了哈,拜拜!”弹簧知道这个时候他们俩该溜了,不然一会挨揍吗?!(顺便还把门带上了)


“嗯?什么?唔咕......咳咳,回来!”刺客一边想把缠在他脸上的白纹扯下来一边想叫回弹簧,结果两件事都没成功,因为白纹延伸的液体越来越多,渐渐的缠绕住他的双手。慢慢的,液体开始出现人体的样子,蒙在刺客脸上的液体变回白纹的脸,他无意识的将刺客wen住,其余的液体也开始变回手,脚,身躯以及左手的触。手。


【拉灯。】不敢开车我怂。qwq


(本来准备扒门口偷听的金纹被弹簧叫理发拖走了,理由是:别想触碰我哥/三舅子的隐私


金纹:我容易吗我:))


第二天......


“嗯......”白纹一脸满足的抱紧身旁的人并蹭了蹭,不过三秒,他突然反应过来,什么时候我旁边有睡人了???!他一脸惊悚的睁开眼睛,刚刚好看见刺客的脸正对着他,并且有开始醒来的迹象。白纹看见刺客的一刹那大脑已经开始停止运行,满脑子都是:卧槽我刺客的盛世美颜好好看!


昨天晚上“被迫开荤”的刺客现在已经累的一点都不想动弹,他微微抬起眼帘撇了一下白纹,用沙哑的声音说:“醒了?恢复意识了?来解释一下原因。”


大脑当机的白纹听见刺客的声音开始回神,他这才发现刺客被子底下的身体上全是wen痕和......绑?痕???(没错你*到后面还上触!手了!)


好不容易重新回神的白纹再次大脑当机


(靠,我越写越嫉妒是什么鬼(ノ ○ Д ○)ノ 


我的刺客啊啊啊啊啊啊!!!!!)


黯一

cp白刺/潦草的摸鱼产物

设定是死后的刺客失去了生前的记忆,连同他的爱人一起忘记了。刺客遵循着身体的本能,找到白纹。
而白纹并不想和爱人说明这样残忍的事实『能和他待在一起,就足够了。』

cp白刺/潦草的摸鱼产物

设定是死后的刺客失去了生前的记忆,连同他的爱人一起忘记了。刺客遵循着身体的本能,找到白纹。
而白纹并不想和爱人说明这样残忍的事实『能和他待在一起,就足够了。』

为和
杰佣 里面有一点私设 哦指绘真...

杰佣

里面有一点私设

哦指绘真的好难
上色我很简单暴躁
👀💦

哦对了雷者自避

杰佣

里面有一点私设

哦指绘真的好难
上色我很简单暴躁
👀💦

哦对了雷者自避

不想更新

关于抢妻


*内涵白刺,注意避雷

――――――――――――――――――――

  众所周知,佣兵家的二哥刺客是一个出的了厅堂,下不了床(不是,下得了厨房,勤俭持家,还能带娃的人妻

  就是这么一个人,被两个人追求,请收看小话剧

  弹簧and白纹(死死盯着桌上刺客自制的蛋糕

  弹簧(眼神交流):蛋糕是我的,二哥也是我的,你个大白鼻涕抢什么

  白纹(眼神对抗):小先生说笑了,这个蛋糕我白鼻涕(不是,我白纹是吃定了,小先生的二哥我也吃定了

  刺客望着两个宛如孩童般的人,又端上来一个几乎一模一样的蛋糕摆在他们面前

  刺...


*内涵白刺,注意避雷

――――――――――――――――――――

  众所周知,佣兵家的二哥刺客是一个出的了厅堂,下不了床(不是,下得了厨房,勤俭持家,还能带娃的人妻

  就是这么一个人,被两个人追求,请收看小话剧

  弹簧and白纹(死死盯着桌上刺客自制的蛋糕

  弹簧(眼神交流):蛋糕是我的,二哥也是我的,你个大白鼻涕抢什么

  白纹(眼神对抗):小先生说笑了,这个蛋糕我白鼻涕(不是,我白纹是吃定了,小先生的二哥我也吃定了

  刺客望着两个宛如孩童般的人,又端上来一个几乎一模一样的蛋糕摆在他们面前

  刺客(和蔼可亲):行啦,吃蛋糕吧,别把气氛弄的那么压抑,不够还有

  弹簧and白纹(眼神):谁吃的快刺客就谁的!

  结果两人都被咽着了,我们的人妻刺客还得给他们递水

  看着空空的盘子

  弹簧and白纹(眼神):势均力敌啊,再来

  几回合之后,两人都吃不下了,依然平局

  弹簧(眼神):今晚刺客我的

  白纹(眼神):不,我的

  弹簧(国际友好手势+黑脸)

  白纹(表情逐渐扭曲+白眼)

  

  此时的刺客处于极度尴尬的情况中,在他看来,两人先是互相伤害,然后开始疯狂吃东西,接着又开始发疯

  弹簧(比了个三):3p怎么样?

  白纹(OK手势):成交

  刺客还未察觉到自己的腰即将离家出走,只是默默看着这俩货

  第二天

  一脸懵逼的刺客揉着酸痛的腰在风中凌乱

 

半直不弯

小段子(含白纹大触,刺客披风,弹簧手)

原定四个,但想了想把另外两个新写的也加进来了,真的不是我针对白纹或者杰克,而是我觉得白刺没确定感情关系之前确实是这种关系……

①杰佣(私心白刺)

白纹:听说约淑芬有一把绝世好剑……

刺客:什么贱都没有你贱。

白纹:你腰不想要了是吧。

②杰佣(依旧白刺)

白纹:小先生你偷了我一样东西。

刺客:哈?我偷了你什么东西这么大口锅往我身上盖,不想活了是吧!

白纹:(冷汗直流也要坚持说完)你偷了我的心,你要对我负责!

刺客:……

③弹刺

刺客:(把小弹簧抱到床上)天色不早了,小弹簧该乖乖睡觉了。

弹簧:(撒娇)不要,弹簧要大哥亲亲!

刺客:(按回床上)别闹,我等下还有事,早点睡吧...

原定四个,但想了想把另外两个新写的也加进来了,真的不是我针对白纹或者杰克,而是我觉得白刺没确定感情关系之前确实是这种关系……

①杰佣(私心白刺)

白纹:听说约淑芬有一把绝世好剑……

刺客:什么贱都没有你贱。

白纹:你腰不想要了是吧。

②杰佣(依旧白刺)

白纹:小先生你偷了我一样东西。

刺客:哈?我偷了你什么东西这么大口锅往我身上盖,不想活了是吧!

白纹:(冷汗直流也要坚持说完)你偷了我的心,你要对我负责!

刺客:……

③弹刺

刺客:(把小弹簧抱到床上)天色不早了,小弹簧该乖乖睡觉了。

弹簧:(撒娇)不要,弹簧要大哥亲亲!

刺客:(按回床上)别闹,我等下还有事,早点睡吧,小心长不高。

弹簧:(双目含泪)别的小朋友都有亲亲抱抱举高高,为什么弹簧只有抱抱(做强颜欢笑样)但弹簧要懂事,大哥还有事的话就算了吧,弹簧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

刺客:(犹豫片刻,妥协)好吧,只能亲一下额头,亲完就睡觉。

弹簧:(开心)好的大哥,亲完就 睡·觉!

④弹刺

弹簧:(乖巧)大哥,你觉得弹簧听话吗?

刺客:当然听话,弹簧是所有人里最听话的了。

弹簧:那大哥要不要考虑丢了那个带失常的金色史莱姆,外加带兴奋伪装金纹的水银,和弹簧在一起?

刺客:啊?我什么时候和他们在一起过?

弹簧:那大哥今晚还和弹簧一起睡吗?

刺客:这之间有什么关系吗?把床拼一起吧,睡的位置能大一些。

⑤白刺弹(偏弹刺)

白纹:小先生我给你一包辣条你跟我交往好不好?

刺客:不好,我不吃辣条,再见。

弹簧:大哥吃不吃冰淇淋?夜莺小姐那最贵的呢!

刺客:(心疼)比起最贵的,我更喜欢和我胃口的,而不是越贵越好。

弹簧:哦。(大咬一口冰淇淋,拉过刺客)

刺客:唔……嗯……哈(大口喘气)

弹簧:大哥喜欢弹簧味的冰淇淋吗?不说话就当大哥喜欢咯~(扛走)

白纹:喂,小屁孩,好东西不能独享。

⑥白刺弹

白纹:小先生,我想和你借一样东西。

刺客:(指了指白纹身后)那么多人可以借你为什么要跟我借?比如你身后的,以你的魅力她们肯定都会以百倍借,不,送给你。

白纹: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弹簧:大哥我也想借个东西。

刺客:(温柔)弹簧你想借什么?

弹簧:大哥你先答应呗。

刺客:你不说是什么我怎么借?

弹簧:默认大哥答应,我想借大哥的嘴。

刺客:嘴?借我的嘴干嘛?

弹簧:因为我想和大哥亲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