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妲

86138浏览    647参与
笑哥
发一个无水印的 当头像随意 不...

发一个无水印的 当头像随意 不可二次转载和商用

发一个无水印的 当头像随意 不可二次转载和商用

马上就交马上就好

【白妲系列】狐缘[中]

凤求凰李白x原皮妲己


会由小故事拼凑而成的系列,后期会有转世设定,如果想吃糖的话可以把这篇中当成下来看,这对皮的白妲结尾是40cm长刀(可能还会疯狂补刀「划掉」)


Ok↓


  李白很不满,非常不满。

 

  天上天下凡是见他的都得恭恭敬敬喊上一声剑仙大人。

 

  「我说,你真的不知道李白是谁??」

 

  高傲的凤凰,头一回对自身的魅力产生了疑惑。

 

  面对化为人型的妲己,李白指向自己不死心的再三确认。

 

 ...

凤求凰李白x原皮妲己


会由小故事拼凑而成的系列,后期会有转世设定,如果想吃糖的话可以把这篇中当成下来看,这对皮的白妲结尾是40cm长刀(可能还会疯狂补刀「划掉」)




Ok↓








  李白很不满,非常不满。

 

  天上天下凡是见他的都得恭恭敬敬喊上一声剑仙大人。

 

  「我说,你真的不知道李白是谁??」

 

  高傲的凤凰,头一回对自身的魅力产生了疑惑。

 

  面对化为人型的妲己,李白指向自己不死心的再三确认。

 

  闻言妲己只是敷衍地动了动耳朵,埋头整理起自己蓬松的尾巴来,亮丽的毛发自古以来是狐族的骄傲,她绝不能容忍自己的尾巴变得毛躁。

 

  「喂,我好歹渡了灵力给你,狐族不是以报恩出名的妖族?」

 

  一计不成又施一计,软的不行就来硬的,李白为自己的机智感到骄傲。

 

  「你就这样对待你的恩人?」

 

  瞧这凤凰尾巴都快翘上天去了。

 

  「那不是仙鹤一族么?上仙想必是公事繁忙记错了吧?」

 

  好,不愧是狐狸,反将一军。

 

  「不过……报恩也不是不可以。」

 

  话锋一转,妲己眯起眼睛,心头小算盘打的啪嗒啪嗒响,李白又何尝看不出这狐狸的心思,只觉得好玩,大手一挥,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万万没想到的是,李白竟带着她直径出了青丘,等到了城外自然已是傍晚,虽说是城外,这街市上也是人来人往,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从未出过青丘的狐狸哪里见过这架势,若不是被灵力压制住兽态,那毛绒大尾巴早该冒出来左摇右晃了。

 

  「喏,拉着,我可不想在人群里寻一只晕头转向的狐狸。」

 

  李白把半截衣袖塞进妲己的手里,挤开人流带着她往前走去,闹市的灯光应在男人棱角分明的脸庞上,笼上一层柔,她望得愣神,殊不知被李白尽收眼底。

 

  「怎么,我好看?」

 

  看来自己的皮囊对妖的诱惑力也不少,想到这李白不禁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没有,再好看也没有狐族漂亮!」

 

  被揭了短的狐狸恼羞成怒,她愤愤扭过脸,任由李白说什么也不理人了。

 

  长老们饭后唠嗑妲己可从未缺席过,仙君们的严峻冷漠之事她听得耳朵都快长茧了,李白这样的,她是头一回遇到。

 

  青丘未入世的小狐狸是碰不了多少酒的,李白哪有照顾狐狸的经验,对此毫不知情,等妲己舔着嘴喝完小半碗桃花酒后,一切都迟了。

 

  她恍惚地靠在李白身上,漂亮的眸子上蒙了一层薄雾,兽态没了灵力的刻意压制,蓬松的尾巴和发间的耳朵片刻就冒了出来,也亏得是夜半,若是被人看去说不准明天还得进趟衙门。

 

  「桃花酒都能醉,你还能拿什么报恩?」

 

  李白将迷糊的狐狸往怀里带了带,哭笑不得拿起酒坛一饮。

 

  像是听到了他的话,妲己晃着脑袋仰脸伸手就要去戳李白的额头,好一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模样。

 

  世人皆知高高在上的凤凰就这样被点了额头,他握着杯沿的手微微一僵,难得陷入了无措。

 

  「上仙和长老们说的,完全不一样…」

 

  觉得自己的表达能力不够,妲己甚至比划起来,模仿者狐族长老们的表情和语气,着实给李白添了不少乐子。

 

  醉酒的狐狸一改白日的高冷,古灵精怪的很,这大概就是所谓的酒后吐真言,暴露本性吧。

 

  「神仙哥哥你是不是鸡仙啊!或者是鸭?你看上去本体应该很好吃。」

 

  刚过狐龄[成年]的狐狸正是妖们最活泼好动的年纪,仗着醉意连问题都肆无忌惮起来,当然这并不是李白会包容她的理由。

 

  「收声呐!我是凤凰!!是凤凰!!是仙界最厉害的剑仙给我记住了啊!」

 

  眼看脑袋上要挨揍,狐狸倒是反应极快,想也没想张嘴就是一口,措不及防的李白哇得一声惨叫,连着手中的酒坛都掉了下去,屋里的人们被这两声吓得不清,大喊着捉贼便一同冲出房去。

 

  茫茫夜色中男人使起他那神出鬼没的轻功在房顶来去自如,一身白衣,月光衬着他姣好的面容显得他仙气十足,若不是在深夜,城里的姑娘们怕是会蜂拥而来了罢,哦,除去他手上还挂着一只毛绒绒的狐狸。

 

  酒水伴随着妲己迷迷糊糊的嘟囔一口接着一口,李白偶尔也会接上几句,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毕竟明天醒来的狐狸也不会记得。

 

  夜晚的风格外安逸,一狐一人互相依靠,没有仙界的勾心斗角,没有妖界的处心积虑,感觉真不赖,若是能一直这样该多好。

 

  记忆中的那抹白色逐渐清晰了起来,想必另一只凤凰也是与他同为仙界所做的决定而愤怒不已吧。

 

  李白自嘲的勾了勾嘴角,终究只是叹息,狐狸攀着他的肩睡得正熟,毛绒绒的,蹭得他有些痒,踌躇了一会儿仍旧是没忍住,完全不记之前被咬了一口的教训,伸手就去捏那柔软的耳尖。

 

  「容我处理完琐事便来找你一同游山玩水。」

 

  这一句他说的极轻,像是随口之言,又像是擅自约定。

 

 

巫漆喵黑

两次群传画我的部分,假装存活

两次群传画我的部分,假装存活

炖蘑菇汤的小红帽˙Ꙫ˙鲸二
所以有人喜欢白妲吗?我永远爱它...

所以有人喜欢白妲吗?
我永远爱它们

所以有人喜欢白妲吗?
我永远爱它们

曦酱酱

这封信自下而上,逆风而行。

一封信

#作者曦酱#

#cp白妲#

#ooc预警#

#算是劳动节交作业?#

亲爱的李白:

我这边是凌晨三点,旅馆里很安静,但是磨咖啡豆的机器还开着,我给自己磨了一杯黑咖啡,坐在窗户边给你写信。也许我会看到日出。H城的生活安逸,而这里像是初生的太阳——当然这里也以日出美景闻名。

写给你并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我只是过来跟你说几句无意味的话。如果你想听就接下去读吧。

我昨晚晚上去旅馆旁边的咖啡馆吃晚饭,帮你点了菠萝炒饭和啤酒,还有我照例吃的水果沙拉——不加沙拉酱而放大量香草醋。服务员态度很好,虽然环境嘈杂,盆栽绿植多且乱。他们家的水果很新鲜,苹果切片甜脆。请原谅我忍不住找来服务员添加沙拉酱,就算发胖我也想试试这样...

一封信

#作者曦酱#

#cp白妲#

#ooc预警#

#算是劳动节交作业?#





亲爱的李白:

我这边是凌晨三点,旅馆里很安静,但是磨咖啡豆的机器还开着,我给自己磨了一杯黑咖啡,坐在窗户边给你写信。也许我会看到日出。H城的生活安逸,而这里像是初生的太阳——当然这里也以日出美景闻名。

写给你并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我只是过来跟你说几句无意味的话。如果你想听就接下去读吧。

我昨晚晚上去旅馆旁边的咖啡馆吃晚饭,帮你点了菠萝炒饭和啤酒,还有我照例吃的水果沙拉——不加沙拉酱而放大量香草醋。服务员态度很好,虽然环境嘈杂,盆栽绿植多且乱。他们家的水果很新鲜,苹果切片甜脆。请原谅我忍不住找来服务员添加沙拉酱,就算发胖我也想试试这样传统但美味的方式。

我坐在靠窗那排的末尾的座位,读那本诗集。你之前说那里面的诗句简直胡扯,而我却觉得这些文字有颓废的美,真是好笑。所以对于我们为什么会在一起这种奇异的问题,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当水果沙拉上来的同时餐馆的门被打开,进来的是你我都很熟悉的朋友。我没有上去打招呼,毕竟我已经下定决心要与过去断绝来往、抹去我过去的回忆——虽然常常失败。但是如果你想知道她的情况,我可以转告。她似乎已经结婚,左手无名指有一枚戒指。而且幸福,脸上是有笑的。

回到旅馆房间在安静舒适的地方坐下,看奇怪的书刊杂志,喝大量的水,然后开始工作。我最近接了整理文案的私活,就是用电脑整理资料、排版编辑、制成客户要的形式。对,其实就是相当于编辑那样的角色。当然我还有摄影的工作,只是在闲暇的时候接这些编排文字的单,并没有丧失稳定的收入来源。

离开你这些日子里我就是这么过着的。很平淡。晚上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娱乐……躺在床上做了很短的梦。

梦里我只是和你一起躺在家里看电影。你用手指帮我梳了一遍又一遍的头发,我跟你说我们会有的生活。我说我想和你去我曾经待过的每一間咖啡馆喝黑咖啡,还要去赛罗那。因为我记得赛罗那是你很喜欢的地方。然后你笑起来,把嘴角弯上小小的弧度,浅淡到难以辨别但是又很温暖的微笑。我们不停地说着闲话,从深夜到凌晨,一直都在讲。

醒过来的时候忽然又想起我小时候去野餐,其余的事情都忘记了,但是离开之前在照了一张照片,脸上有纯真的笑。我已经忘了为什么那天会这么高兴,让我多年以后看到都觉得温暖。

还有很多温暖的事情。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断想起很多回忆里温暖的事,可我却感到很悲伤。

然后我就会失控,会落下泪来,捂住自己红肿的眼睛,举起摄影机对着自己的脸拍照,最后再次入睡。有朋友说这是病,但我不这么认为,我只是感到疲累,需要休息。你说我的心像个孩子,其实我的身体像是已经老去。

当然我也在想,为什么你会死去。为什么你和我约定的事情没有多少是达到的。为什么你一直不跟我说你的病。我以后会是什么样。

但是这些问题问谁都不会有我想要的答案,一个能真切地笑着对我说,“这全都是开玩笑啊妲己,李白还在家里等着你呢。这些天他找你找了好久啦”,这样令我安心的答案。

所以我不想回家。

但是因为好久没有做这么清晰的梦了,我竟然有点惬意。现在我喝完了最后一口黑咖啡,我看见阳光从厚厚的云层中一点点泄露光芒,逐渐点亮混沌的天空。云朵边上有浅浅的光晕,虽然它是灰色的,没有网络上的图片那么宏伟壮丽,可是依然很可爱。现在我有点兴奋,因为我觉得今天会有很好的事发生。

我猜也许那边会有什么鬼神,但说不定没有,因为我还没有死、我还不知道。有的话你且住住步子等我一会,没有的话……那也挺好。不用担心,我会好好活下去的。

晚安,李白。我会继续给你写信的。

                                                                    妲己


咖喱咖喱

我对你一见钟情(三)

/
   “你怎么搞的?好好的怎么发烧了?从小你就是这样,我说的话你从来不听...”
    兄长端着药碗,拿着药勺,可就是不把勺子里的药汤喂进她嘴里,还在滔滔不绝着她的劣迹。
   “哥...”妲己艰难的开口,声音沙哑,“你再不喂我,汤就要凉了…”
   “臭丫头!”他把汤喂进妲己嘴里,愤愤道“我堂堂青丘之主放下那么多事情来这里照顾你,你还嫌东嫌西!”
   “其实你可以吩咐下人的...”
   “那不成。”他语气忽然变得认真起来,“你可是我妹妹。”
   “臭丫头,...

/
   “你怎么搞的?好好的怎么发烧了?从小你就是这样,我说的话你从来不听...”
    兄长端着药碗,拿着药勺,可就是不把勺子里的药汤喂进她嘴里,还在滔滔不绝着她的劣迹。
   “哥...”妲己艰难的开口,声音沙哑,“你再不喂我,汤就要凉了…”
   “臭丫头!”他把汤喂进妲己嘴里,愤愤道“我堂堂青丘之主放下那么多事情来这里照顾你,你还嫌东嫌西!”
   “其实你可以吩咐下人的...”
   “那不成。”他语气忽然变得认真起来,“你可是我妹妹。”
   “臭丫头,除了我,谁还会对你这么好啊。”
    她眨巴着眼睛有些无助,眼眶红红的。
   “嗯?被我感动哭了?你这让兄长受宠若惊啊...”
    妲己低头不语,忽起身张开双臂要抱他。
    他也没有再说什么,往前几步将她抱紧。

    很久很久,他听见她的声音小小的响起。
   “我喜欢上仙是不是错了呀?...他不喜欢我...”
   “我是不是不该为不喜欢我的人伤神啊…”
   他却反常的没有立即肯定或否定她的念头。
   “你猜是谁把你送回来的?”
    她腾的一下从他怀里抬起头来,眼里亮晶晶的。
    “上仙?!?!”
    他笑了笑,显得有些神秘。


—————

鸽了太久自己都不记得这个坑

小短文预热一下

还好来日方长

让我好好捋捋


炖蘑菇汤的小红帽˙Ꙫ˙鲸二

终是李白负了她  佳人于怀

旁众只见新人笑    哪闻旧人哭

终是李白负了她  佳人于怀

旁众只见新人笑    哪闻旧人哭

笑哥
极力劝说老婆别去对面反蓝的李白...

极力劝说老婆别去对面反蓝的李白

“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听我的,下个蓝给你”

极力劝说老婆别去对面反蓝的李白

“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听我的,下个蓝给你”

马上就交马上就好

【白妲系列】狐缘[上]

凤凰皮李白X原皮妲己


想给白妲所有的皮肤都搞一次cp,有点类似于转世轮回的设定,是一个由小故事拼凑成的中长篇。


前期欢脱向一点


如ok请食用↓


  传闻有个得道的狐狸,继承了狐族一惯的传统美德,仗着化形后好看的皮囊,享受着被别人捧上天的生活,当然这是在没有遇到剑仙前的。


  纵使化形的姿态能在族内替她带来无数的荣华与权贵,可也有疲态的时候,比如现在,她病恹恹地蜷缩在青丘的树丛里头,就在对自己那少得可怜的灵力感到懊恼时,树丛外传来了脚步的声音。



  入眼的是一双白色长靴,狐狸警觉地立起双耳,灵力...


凤凰皮李白X原皮妲己


想给白妲所有的皮肤都搞一次cp,有点类似于转世轮回的设定,是一个由小故事拼凑成的中长篇。


前期欢脱向一点


如ok请食用↓







  传闻有个得道的狐狸,继承了狐族一惯的传统美德,仗着化形后好看的皮囊,享受着被别人捧上天的生活,当然这是在没有遇到剑仙前的。




  纵使化形的姿态能在族内替她带来无数的荣华与权贵,可也有疲态的时候,比如现在,她病恹恹地蜷缩在青丘的树丛里头,就在对自己那少得可怜的灵力感到懊恼时,树丛外传来了脚步的声音。




  入眼的是一双白色长靴,狐狸警觉地立起双耳,灵力尽失的她就连弓起背地恐吓都无法做到,只能在喉间发出低呜的警告声来试图阻止未知的造访者。




  来者一身白衣,银色的长发却散乱成了一团,脑门上还顶着一片可笑的草叶。




  「狐狸?」




  他歪了歪脑袋,像是不太清醒的样子,嘀嘀咕咕地俯下身和狐狸打了个照面。




  狐狸哪里用原型如此接近过人类,她的眼睛瞪得滚圆,身体往后缩去,前爪已经仰起,一度跃跃欲试的姿态。




  即使是这样,狐狸也不得不承认面前这个男人,长了一张就连狐妖都会惊艳的面容,除去满身的酒气,这人应当会是个令万千少女沉迷的人间妖孽,显然在美貌面前无论是谁都会被引诱,狐狸也一样。




  再三确认这个傻不愣登的酒鬼毫无威胁后,她放下了警戒,甚至连位子都懒得挪动,毕竟当下回复灵力才是必要的。




  男人还在神神叨叨地念着狐狸青丘等字眼,就在此时,忽得一声酒嗝,浓郁的酒味扑面而来,原本在假寐的狐狸也不知哪来的力气,被这味道熏得猛然弹起,伸出爪子毫不犹豫地招呼了上去。




  你这还蹬鼻子上脸了??




  这一爪拍得极为凶狠,好在男人因痛清醒了不少,眸子也清明了些许,狐狸倒也不怕,极为从容地抖了抖毛,毫无悔改之心甚至转身拿屁股对着他。




  像是没料到狐狸脾气不小,男人反倒被气笑了,在仙界可没人敢这么对他,多半是刚得道不久的小狐妖,还不曾听得剑仙的名号吧。




  「想化形么?」




  果不其然,狐狸慢悠悠地转过了它的脑袋,虽仍旧是一副傲慢的样子,但好歹是不拿屁股对他了。




  「哈哈哈,罢了罢了,就当是谢罪礼吧。」




  男人极为自说自话地摸上狐狸的脑袋,毛绒绒的触感让他不禁揉捏了几下,说来也奇怪,灵力就在这人的指尖不紧不慢地渡了过去,狐狸只觉得丹田暖烘烘的,舒服得让她忍不住眯起了眼睛。




  这个时候的狐狸还不知道,自己面前的男人是在仙界赫赫有名的剑仙大人,自然还未随他出过青丘,若是知道了今后会发生的事,怕是只想让时间停留在两人初遇之时罢,当然,这也是后话了。


湘菜菌子

图一自找亮点
图二快乐自我
图三放飞摸鱼

图一自找亮点
图二快乐自我
图三放飞摸鱼

卿念念

#李白&妲己#

『南柯梦』


市井酒坊有传,九尾狐心可医百病,救死人,世间万般奇药皆不及。

确如此。

吾亦本庆幸生为九尾,乃狐族之尊支,只是自从幼时阿爹阿娘救了那惨遭围杀的九尾少年,便也明了既是至尊,亦是极险的。


又有三百年前,猴子取吾心救了那仙子,更是明白了这险这毒。

世人也只道其神通广大,将死人复生,终是无人知晓有我这冤狐的存在。


想来那时我法术不精,狐心被掏,也已虚弱变回原形。

恍惚间瞅见一人逆光疾步而来,着一袭白衣,瞧着身形似是个男子。

本想着那日便该丧命,不曾想他却抱我回洞中,替我疗了伤,方才捡回这一条命。

半昏半迷间,又听着个“蠢”字。

醒后他却已没了踪影。


既是救了我,自是该道声谢的。

虽...

『南柯梦』


市井酒坊有传,九尾狐心可医百病,救死人,世间万般奇药皆不及。

确如此。

吾亦本庆幸生为九尾,乃狐族之尊支,只是自从幼时阿爹阿娘救了那惨遭围杀的九尾少年,便也明了既是至尊,亦是极险的。


又有三百年前,猴子取吾心救了那仙子,更是明白了这险这毒。

世人也只道其神通广大,将死人复生,终是无人知晓有我这冤狐的存在。


想来那时我法术不精,狐心被掏,也已虚弱变回原形。

恍惚间瞅见一人逆光疾步而来,着一袭白衣,瞧着身形似是个男子。

本想着那日便该丧命,不曾想他却抱我回洞中,替我疗了伤,方才捡回这一条命。

半昏半迷间,又听着个“蠢”字。

醒后他却已没了踪影。


既是救了我,自是该道声谢的。

虽未见着真容,可那浓厚的酒香却是记得的。


『醒时闲,故摘半打桃花换酒钱』


近百年来倒也无事,吾四处闲荡辗转各地,尝了各色美酒。虽没寻着那味,酒量倒却日渐长进了。


途经城外林郊却真切闻到了那股子酒香。


那人闭目憩于树下。

不曾想的,他竟也是只九尾。

我慢步挪近,生怕扰了他。却还是凑上前仔细嗅了嗅,估摸着是了。


“你是狗吗?这样闻的。”

他倏的睁眼,惊得我一个不稳,直接倒地。

未及我动作,他却倾倒扑于我上。

“让开。”

“姑娘方才可是主动离我这般近的。现下怎又嫌弃了?”

其眸含笑意,薄唇微勾。

“同为狐族,你也不必将这媚术用于我身上罢。”

他嗤笑一声,竟也就起开了,又欲伸手搀我。

我故作不见,只顾自个儿起身整理。


烟波淼,暮色正黄昏。

良久寻觅之人彼时正于前,却也一时语涩,昔日旧事不知从何谈。


“你…”

“我如何?”

“你的酒不错。”


『眠时愿,愿做樊笼一散仙』


那日向他讨了些酒喝。

本想着酒量尚可,却未料抿几口便醉了。


终了是被烤鱼香扰了清梦。

醒时便是曙河低,南烟起。

其仅笼了件宽大的白色滚边长袍,敞开的斜开领口偏又露出内里的紫色衣襟。


“你这般眼含露,情似切地瞧着我,我可有些难熬。既是醒了,便来尝尝我新烤的鱼。”

仍似昨日轻趣,却偏叫我旁听得了丝愁。


其酒是吾未饮之烈,其鱼亦是吾未尝之鲜

其,倒是吾未可明了之心。


“可知那紫霞仙子复生之事?”

“略知。”


“想拿回心吗?”


“罢了。于我无益,于她为命。”


吾确曾恨透了他。

终不知该言之有情抑或无情。

如若无情,又怎会为之尽心近吾。可谓之有情,却偏又夺心弃吾而去。

现下想来若有人肯为我若此,也是极幸的。


晨曦微现,雾霭轻绕,疏林,黯绿,颓灰,藏着阴沉沉的黑。

他亦那般闷闷的,双眼空寡。


少留,方低声瑟瑟。

“你方才睡时哭了。”


『入诗篇,抑或辗转枕画卷』


迩年却是越发嗜睡了,吃了鱼竟又睡了回去。


细细思忖一番,他说我昨夜哭了。

怎会。

吾无心无伤亦无痛,何谈哭。

想来许是他诓了我罢。

只是这番他人却又不知何在了。


天尚也燥热烦闷,正巧宽衣下水,也可清爽些。


“这般出神,可是想我了?”


其眼眸灼灼,又似款款深情地望于我。

我倒堪堪愣了神,同他就此对视了顷刻。

水顺其下颌滑落,激于水面,漾开了。

方觉不妥,生生推了他,上岸穿衣。


“你如此急匆匆可是去哪?”

假意听不得他的笑嚷,不知为何慌乱的很了,只疾步走着。

可真听不得其动静了,却更下茫然。

转身查看,才知着了其道。


他瞬擒住了吾手,将我往怀里引。

正时风月窟,水云乡,晚眺对晨妆。

细水低回,潺留韵。


风淅淅灌温言。

“我若心悦于你,该如何。”


『浮世恰醒杯盏间,愈是冲泡愈温绵』


想来那日吾且魂不守舍的,被其领回栖地,着实丢脸了些。

不过旬余来与他小酌共饮、拈花吟诗,倒也真真舒逸。


上天本是待吾不公的,一路来都算不得顺遂。

误了情,夺了心,半生黑黢黢,荒唐唐。

所幸也终是照抚了我。

不望其是盖世英豪,

但愿是吾一生所归。


愿天淡天青,宿雨沾襟。

喜素手芳樽,醉酒无心。


“我亦心悦你。”


笑哥

之前妲己的图被人举报,我有四张图被连着封掉了。

真是让我忍不住口吐芬芳,看不惯白妲你举报是什么意思,本来白妲就是冷门cp 太太们自割腿肉产粮自娱自乐,好不容易有了那么点人气和点赞,被举报封了之后就什么都没有了。不喜欢白妲可以,但是能不能尊重一下别人辛辛苦苦的劳动成果。话不多说,不如祝举报的人磕的cp冷到北极圈还没有粮吧

之前妲己的图被人举报,我有四张图被连着封掉了。

真是让我忍不住口吐芬芳,看不惯白妲你举报是什么意思,本来白妲就是冷门cp 太太们自割腿肉产粮自娱自乐,好不容易有了那么点人气和点赞,被举报封了之后就什么都没有了。不喜欢白妲可以,但是能不能尊重一下别人辛辛苦苦的劳动成果。话不多说,不如祝举报的人磕的cp冷到北极圈还没有粮吧


巫漆喵黑
范海辛我好像第一次画

范海辛我好像第一次画

范海辛我好像第一次画

湘菜菌子

今天打了一下排位,
我发誓我以后,一段时间之内
再也不会画妲己了。 😂

今天打了一下排位,
我发誓我以后,一段时间之内
再也不会画妲己了。 😂

湘菜菌子
解释一下,我上次有一个作品没有...

解释一下,我上次有一个作品没有的原因

解释一下,我上次有一个作品没有的原因

想要睡刘邦的阎季

【白妲】渣男本质 4

◎cp:白妲

◎不喜慎言,拒绝ky,谢谢

○年更选手回来了QvQ

○其实这篇还能更长一点的,但是心急就先发出来了


苏妲己是不可能主动和李白说话的。也不是她不愿意,而是不知如何开口。所以分手后和前任的第一次对话的开头就交给李白做了,李白也愿意这么做。

李白靠近苏妲己,却保留空间从而不让对方感到不适,笑了笑,说:“回来了啊。”语气就像根本没有分手这件事一样。苏妲己可能看不出来,但旁人绝对看得出李白那狗腿子样。至于为什么李白能这么轻松地说出这句话,因为李白想也许苏妲己只是和自己闹别扭,离家出走一晚而已。现在气消了,自然就回来了。没有人告诉李白这种想法真是可笑至极。

“我落了东西,回来拿……”还是小心翼翼...

◎cp:白妲

◎不喜慎言,拒绝ky,谢谢

○年更选手回来了QvQ

○其实这篇还能更长一点的,但是心急就先发出来了







苏妲己是不可能主动和李白说话的。也不是她不愿意,而是不知如何开口。所以分手后和前任的第一次对话的开头就交给李白做了,李白也愿意这么做。

李白靠近苏妲己,却保留空间从而不让对方感到不适,笑了笑,说:“回来了啊。”语气就像根本没有分手这件事一样。苏妲己可能看不出来,但旁人绝对看得出李白那狗腿子样。至于为什么李白能这么轻松地说出这句话,因为李白想也许苏妲己只是和自己闹别扭,离家出走一晚而已。现在气消了,自然就回来了。没有人告诉李白这种想法真是可笑至极。

“我落了东西,回来拿……”还是小心翼翼的样子,却足够让李白心凉,“如……如果打扰到的话,就算了……对不起……”说完就想离开。不仅仅是因为苏妲己还在阴影之中没走出来,也是因为李白的热情让她感觉不适应,或者说诡异。这不是看出来的,而是第六感。苏妲己的第六感很强烈地告诉她:李白的热情别有用心。

此时,别有用心的李白问苏妲己落了什么东西,他去帮她拿。苏妲己不知道该怎么告诉李白自己要拿他们恋爱时的合照,不说话肯定是不行的;但如实告诉李白吧,又显得苏妲己摆弄心机让俩人关系藕断丝连;苏妲己又不会撒谎,短时间内编造一个完美的谎言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

情商天才——李白看出了苏妲己的尴尬,说:“算了,你自己进去拿吧。”还让了路。苏妲己道了谢,逃跑般地上楼拿合照。

狼窝是越闯越深。李白没有跟上楼,在楼下等着兔子,结果等半天兔子都没有下来。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的小兔子苏妲己小朋友找不到合照了。

李白把合照扔了,这是在苏妲己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想法。事实上李白并没有扔掉合照,还把合照收藏起来,所以苏妲己才找不到。

没找到想要的东西,苏妲己灰溜溜地下了楼。“东西找到了?”李白看着苏妲己两手空空,问她,“什么东西?”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苏妲己摇摇头,说:“没找到。”李白皱了皱眉,牵起苏妲己的手,说:“你要找什么?我帮你。”语气温柔地能让苏妲己发颤。苏妲己把手抽出来,说:“不用了,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李白看着苏妲己收回去的手。那真是一双被天使吻过的手,那双手他曾经牵过无数次,也幻想过无数次那双手在他们行房事时因为害羞而推搡他的胸膛。想着想着,李白看向苏妲己的眼神就变了味,吓得苏妲己连连后退好几步。

李白猛地抓住苏妲己的手腕,狼的本质逐渐暴露。“苏妲己,你就这么怕我?”一改之前的温柔,李白恶狠狠地说,像是在威胁。苏妲己只是只食草的小兔子,面对食肉动物当然是本能地想逃跑,完全顾不得自己挣脱不了以及这一动作会惹怒李白。另一个手腕也被李白抓住了,李白第一次对苏妲己发如此大火,他对苏妲己吼道:“你就这么害怕我吗?就愿意这么躲着我!”苏妲己被吼得愣在原地,吓得快哭了。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