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宁

3400浏览    123参与
皓月当空

     茫茫红尘,常常用酒精麻醉自己的灵魂,谁知道牵挂就像如影随形魔鬼,时时在我身边伴随,万丈红尘三杯酒的豪情,淹没着一个又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在霓虹灯下的红男绿女,不知道今宵酒醒何处?车来车往竟是草丛深处,抬头望去,两眼茫然,泪水再次交融雨露!

     茫茫红尘,常常用酒精麻醉自己的灵魂,谁知道牵挂就像如影随形魔鬼,时时在我身边伴随,万丈红尘三杯酒的豪情,淹没着一个又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在霓虹灯下的红男绿女,不知道今宵酒醒何处?车来车往竟是草丛深处,抬头望去,两眼茫然,泪水再次交融雨露!

古月晚樱

凌然VS白宁

凌然:我有系统

白宁:我有智脑


凌然:我在现代社会

白宁:我在星际时代


凌然:我是真男主角

白宁:我是真女主角


凌然:我有两个好室友,他们医术没我好

白宁:我有两个好徒弟,他们医术没我好


凌然:我手术遵循手术流程

白宁:我手术遵循手术流程


凌然:……

白宁:……

凌然:我有系统

白宁:我有智脑


凌然:我在现代社会

白宁:我在星际时代


凌然:我是真男主角

白宁:我是真女主角


凌然:我有两个好室友,他们医术没我好

白宁:我有两个好徒弟,他们医术没我好


凌然:我手术遵循手术流程

白宁:我手术遵循手术流程


凌然:……

白宁:……


人间之桥

造梦

专注纪实文学三十年的我。

01

金碧辉煌的大厅里,宾客缓缓而至。

左立和熊小玥夫妇早早的站在门口,面带微笑的接受人们的祝福和礼物,时不时颔首示意。

而他们这群穿着廉价伴郎服(经过华晨宇吐槽认证)的人,百无聊赖的坐在舞台边,各找各的乐子。

“左大爷啊左大爷,你看看你笑的一脸褶子,不就收个红包,至于吗?”宁桓宇摇头晃脑外加手舞足蹈,一脸不赞同。

或许是因为当事人不在附近,他这段吐槽比往常来的更为浮夸。

可他还没玩过瘾,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就在耳旁响起,愈发洪亮,“左大爷,桓桓说你坏话——”

宁桓宇被他唬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

好在他们之间相隔的距离够远,左立并没有察觉。

“花花,...

专注纪实文学三十年的我。



01

金碧辉煌的大厅里,宾客缓缓而至。

左立和熊小玥夫妇早早的站在门口,面带微笑的接受人们的祝福和礼物,时不时颔首示意。

而他们这群穿着廉价伴郎服(经过华晨宇吐槽认证)的人,百无聊赖的坐在舞台边,各找各的乐子。

“左大爷啊左大爷,你看看你笑的一脸褶子,不就收个红包,至于吗?”宁桓宇摇头晃脑外加手舞足蹈,一脸不赞同。

或许是因为当事人不在附近,他这段吐槽比往常来的更为浮夸。

可他还没玩过瘾,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就在耳旁响起,愈发洪亮,“左大爷,桓桓说你坏话——”

宁桓宇被他唬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

好在他们之间相隔的距离够远,左立并没有察觉。

“花花,你有病啊!”

华晨宇笑眯眯的,“你有药啊。”

角落里低头玩手机的于湉突然看向了这边,嘴角浮现一个落寞的笑容。

原来,谁都可以是你的药。

欧豪拍了拍他的肩,安慰的话到了嘴边又忍住了。

张阳阳鄙视的目光扫过,“出息。”

“……”宁桓宇咬咬牙,想了下敌我悬殊的战斗力,忍了。

他把视线转向毛桃,不是,白举纲,这位粉毛少年一反常态,和于朦胧坐在一起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苍天呐,宁桓宇摆出一张生无可恋脸,张侍卫天天对朕无礼也就算了,爱妃也跟人跑了。

华晨宇饶有兴趣的望着他那张表情丰富多彩的脸,发出招牌的呵呵笑。

还是桓桓好玩,不像某个玻璃心的黑炭。

哼。

有谁会相信,华晨宇这种天天把随意点挂在嘴边的神仙人物,也有咬牙切齿的时候呢?

02

他们的感情结束得惨烈又莫名其妙。

起初只是一些小摩擦,源于理念上的不同。一个恨铁不成钢,一个自尊心爆棚,在外人看来都是为对方好,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每次冷战后的心灰意冷。

还有疲惫。

娱乐圈这条路向来不好走,不管是红是糊。你要妥协很多东西,慢慢的,你也不知道自己还剩下什么了。

就像是一副精心装裱的名画,人们只需要看见画中人的美好,不需要知道这幅画的诞生有多艰难,也不知道画里的人是什么感受。出于一种恶趣味,他们期待这幅画有一点点褶皱,但不允许它出现任何杂质。

华晨宇时常会想起城堡里的一些画面,想起于湉温柔的叫他起床,在他刷牙的时候帮他穿鞋带,在他玩水的时候喂他吃鸡腿,在方方面面照顾他,从生理到心理。

是真的,不是假的。

他不是用来说服自己,只是和当下的情景进行了一次对比。

于湉双手高举着一张曲谱——就是那张华晨宇熬了十几个夜晚、改了好几次音调才完成的曲谱,他似乎是想用力地摔在桌面上,但因为万有引力,只能轻轻的落下。

这就很尴尬了。

华晨宇想笑又不敢笑,想安慰他几句又被打断,“我是真没想到,连你都看不起我。”

“???”华晨宇满脸无辜:“我怎么了?”

他一向不喜欢把自己的努力放在明面上,也就没有告知对方他为这首《let you go》的付出。

于湉最不喜欢他这副明里装傻暗里嘲讽的神情——他见过对方这样对待外人很多次,再熟悉不过了,有一句忍了很久的话脱口而出:“我们分手吧。”

华晨宇愣住,以为自己在录音棚待久了,出现了幻听,“你说什么?”

于湉:“我们分手吧!!谁稀罕你的破歌!!!”

明明是一个被男友控诉的名场面,华晨宇却忍不住想,这是于湉第一次用这个分贝对他讲话吧。

等到回过神来,他才指着右手边的大门说:“快滚不送。”

03

即使这样,他们在兄弟面前还是维持着好聚好散的假象。以至于明知道对方也会出席这场难得的婚礼,还是不敢缺席。

当然,左立还欠他改歌费,这个账还是要讨回来的。华晨宇笑眯眯的想。

这个阴森的笑容吓退了想要靠近他的宁桓宇。

我是谁我在哪我刚刚要干什么来着?处于食物链底端的阿桓瑟瑟发抖。

好在欧豪及时解救了他,找他聊了聊新剧的话题,把画风拉回严肃。

“桓桓,你那部网剧什么时候播?”

“你是说《千门江湖》吗?下个月13号。”宁桓宇无比期待的眨着星星眼,“酒妹,你要帮我打广告吗?”

欧豪微微一笑:“广告,我是专业的。”

“…………”把对话听完全程的居来·单身狗·提拼命地忍住想要吐槽的冲动,板着脸说:“别聊了,一会儿该上台了。”

这首歌他们已经排练了三次,每个人都充满了信心——不仅是在于曲调,还有语序。这将是完美的一次演出。

可他们忘了一件事。

当《追梦赤子心》的bgm响彻礼堂,当每个追梦人沿着从前的轨迹开口吟唱,泪水无法控制的从他们眼眶中滴落,就连思绪也跟着歌曲回到了2013的那个夏天。

怎能忘记?

怎能控制?

04

这是一个私人包厢,左玥夫妇单独给他们安排了一个狂欢场地,以防记者的窥视。

饭已下肚,酒过三巡,华晨宇的眼神若有若无地往于湉方向瞟。他把这不合常理的一切归咎于今天的二锅头——是的,左立居然抠门到在这大喜之日给他们喝二锅头。

那个人今天坐在他的左手边,中间隔着宁桓宇和欧豪,可能是怕他尴尬,这些人故意把他们隔离开来。

于湉没有看他,冷静地剥着手里的基围虾,放进嘴里慢慢的咀嚼。

可惜,食不知味。

这个人到底在想什么?没错,当初是他提的分手,但也是华晨宇羞辱他在先,怨不得他。

可那人投来的目光里,分明就有三分怨怼。

于湉自认为从来没有对不起华晨宇,在城堡里也好,在外为自己奔前程时也罢,事事都以对方的要求为先。就算他们工作繁忙,不能时常聚在一起,却经常在夜半时分煲着电话粥,有时候煲到一半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早晨听着对方的声音醒来,开始新的一天。

这多美妙。

他不明白,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错,让他们走到如今的地步。

华晨宇把玩着手中的高脚杯,眼神聚焦在上面,思绪却不知漂了多远。

他在圈中这些年,不是没有遇到过献殷勤的对象,只是他习惯了于湉的无微不至,便对其他人挑三拣四起来。最后即使有他的才华作为噱头,也没人愿意留下。

为什么非他不可呢?

华晨宇不明白,拿过酒瓶给自己倒满。

“花花,别喝了。”

他没有理会欧豪的劝诫,闷头喝下一大口,没过几秒脸颊就开始微微发热,他知道自己上头了。

人在醉酒状态下一般会做出什么事?这通常不可预测,每个人的反应都大不相同。

华晨宇喝开心了,整个人开始放飞。他声音绵软,像在撒娇,却是质问:“甜甜,我给你写的歌,你为什么不要?”

你凭什么,践踏我的心意。

可能这才是他真正想说的话,只是骄傲阻止了他。

05

在场的小伙伴们都愣住了。

这些年来,他们为两人的分离感到惋惜,但是不知道原因。

现在他们有幸窥得冰山一角,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解铃还须系铃人。

大家把目光投向正在嚼基围虾的某人,其中的殷殷期盼让他差点噎了个正着。

于湉轻咳一声,却是厚着脸皮继续吃虾,不打算发言。

“切——”

张阳阳没能看成好戏,一脸失望。正打算说些什么,就被一个有力的臂膀拖离了坐席。

“阳阳,让他们自己解决吧。”

这个熟悉的声音没由来的抚平了他心头的怒意,反而变为轻微的酸涩感。

张阳阳努力装出一副无所谓的面孔,嬉皮笑脸的说:“欧大家长,你很懂嘛~”

“别调皮。”条件反射的话语让他愣在当场,在心底苦笑一声,欧豪迅速地转开话题:“我们先出去,给他俩一个空间。”

小13们两两结伴离开,只留下一个华晨宇和于湉面面相觑。

不,准确来说,只有于湉一个人心神不定。

原来你也对往事耿耿于怀,他默默地想,陪华晨宇干完最后一杯酒。

这杯酒下肚,华晨宇的眼睛越来越亮,好似湖面上的涟漪,波光粼粼的荡漾在水面,摄人心魄。

“花花,”于湉不再犹豫,平静地说:“我不欠你。”

所以不要用那样的目光看我,不要谴责我。

“我依然对你有感觉,但只有这样是不够的。”

“我没求着你给我写歌,所以你强加过来的‘礼物’,我不想要。”

“就是这么简单。”

06

他到底在想什么呢?

现在换成是华晨宇在考虑这个问题。他往日所擅长的读心写意,在这一刻尽数失效。

昨晚于湉的话语虽然锋锐,但行为无可挑剔,尽心尽力地把自己送回家,悉心照料后才离开。

所以他现在才有精力思考,而不是被宿醉的头痛反复折磨。

华晨宇从来没有这样迫切的想成为一个单细胞生物,也许这样他就能摒弃无用的繁杂思绪,找出基本点了。

等等,单细胞生物?

他毫不犹豫地拨了宁桓宇的电话。

连着好几个忙音,电话才被接通。一个江油口音含糊不清的从那端传来,“花花?你找桓桓有事?”

我…f…佛慈悲。

华晨宇按捺住摔手机的冲动,面无表情地说:“你们起床之后再打过来。”他果断地挂掉了电话。

白举纲一脸茫然,实在搞不懂这花大爷一大清早发什么神经。他毫无留恋的丢下手机,搂住身旁的人继续睡了过去。

嗯,手感真好。

意识消散之前,他这样感慨。

宁桓宇翻了个身,下意识的摸向左边的位置。昨晚的热源已经消失,他缓缓地清醒过来,嘟囔了几句,带了点不自觉的怨念,“怎么起这么早啊。”

却在踏入客厅的时候闻到了食物的清香。系着叮当猫围裙的白举纲端着食物走过来,下意识笑眯了眼,“醒了?正好一块儿吃。”

宁桓宇不得不承认自己内心的悸动,这么多年了,他依然对这个人无法抵御。想要再喜欢他一点,想和他一辈子都在一块儿。至于是不是他想要的那种关系,答案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嘴里嚼着香香软软的红糖馒头,他突然想到早晨那个电话,“小白,你给花花回电话了吗?”

“没有呢,”白举纲的声音十分无辜,“他不是打给你的吗?”

所以你为啥要抢着接?宁桓宇一时无言,万分不情愿的接下了差事。

07

华晨宇现在只想顺着电话线爬过去掐死那两个幸灾乐祸的小崽子。

在他说出那个歌名之后,对面开了免提的两个人就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而他偏偏不明白他们的笑点,只能等对方笑累了再给他指点迷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花花,你咋想的,把《let you go》送给他。”宁桓宇的声音还在抖,却拥有不容置疑的笃定,“这首歌的key那么高,你让湉湉怎么唱上去啊?”

“可我改了很多遍,这已经是降调后的版本了。”华晨宇难得有点小委屈,他平时自己写歌还没花这么多功夫呢。

白举纲听了半饷,适时的插入话头:“花花,我知道你付出了很多,可是你本末倒置了。送礼物最重要的不是心意,而是合不合适,本来喜欢吃牛肉的人,你非要送他猪肉,他能开心吗?”

华晨宇翻了个白眼,“行了行了,知道你不吃猪肉了,下一个。”

通话在玩笑中结束,几番插科打诨下来,他也明白了症结所在,只是仍然接受不了,也不想勉强自己立刻接受现实。

试问,谁不希望自己用心创造的作品获得他人的喜爱呢?

尾声

2019年9月,广州中山纪念堂内,无数人拿着火红的荧光棒跟着舞台上那个正在发光的人左右摇晃。

华晨宇仍不满足,歪着脑袋邀请大家跟他一起唱。一曲终了,他换了一身沉静的演出服,引来粉丝的狼叫。

他摆摆手示意大家冷静,紧接着露出一个调皮的笑容,“下面这首歌,送给可爱的你们。”

巨大的荧幕上现出两个字——《造梦》。

有人在舞台上造梦,有人在台下做梦。造梦的人永远不担心自己没有观众,做梦的人也感激造梦者让自己收获了这一段别样人生。

明白他心中所想的歌迷捂着嘴小声的啜泣,以为自己得到了一切。

而另外一群人,回想着滚动歌词时荧幕上一闪而过的梦织音三个字,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牙牙乐

【宇纲】当我在见到你的时候

当我在见到你的时候

    听白举纲说live上要他即兴合唱一曲的时候,宁桓宇已经快到场地了,他猛的抬起头手机都差点掉到地上,“不好吧,也没有排练过,场地也不熟悉,况且本来时间就紧张我就不上台了。”白举纲回头看着走在后边的宁桓宇笑着说“音乐嘛,就在于玩儿。”说完也没等宁桓宇回他就大步走向后台准备了。

    宁桓宇在后边试图叫住他,可张了张嘴又没发出声音,有时候他没办法说出口的话有太多,有时候话又说的太不合适宜。白举纲是拿他当兄弟的,最好的兄弟,宁桓宇也一样,可又有点不一样。

    宁桓宇把帽檐又压低了一点,混在一群年轻女孩中...

当我在见到你的时候

    听白举纲说live上要他即兴合唱一曲的时候,宁桓宇已经快到场地了,他猛的抬起头手机都差点掉到地上,“不好吧,也没有排练过,场地也不熟悉,况且本来时间就紧张我就不上台了。”白举纲回头看着走在后边的宁桓宇笑着说“音乐嘛,就在于玩儿。”说完也没等宁桓宇回他就大步走向后台准备了。

    宁桓宇在后边试图叫住他,可张了张嘴又没发出声音,有时候他没办法说出口的话有太多,有时候话又说的太不合适宜。白举纲是拿他当兄弟的,最好的兄弟,宁桓宇也一样,可又有点不一样。

    宁桓宇把帽檐又压低了一点,混在一群年轻女孩中间,他没有往前站,也没有去准备好的嘉宾区,就在人群最后面,看着女孩为台上的人疯狂呐喊。有一种微妙的喜悦从心房流转,直接走向大脑,他想,他看过台上的人无数种样子,坚韧执拗的、洒脱率性的、优柔寡断的、疯疯癫癫的、太多好的不好的累积起来到今天,到这时这刻宁桓宇才明白,什么叫当我在见到你的时候。

    可惜所有人都不明白,再见到的意义。

    白举纲的演出一向活泼跳跃,喧闹的环境下宁桓宇思考的能力直线下降,只能跟随者身边一簇簇绿色荧光棒一同摇晃,就在他等着台上的人继续唱的时候,他发现眼前的人群分成两边,台上的人直直的望下来,那目光仿佛走了一亿年才找到彼岸,可也只是一瞬间。宁桓宇穿过惊讶的人群,穿过自动咚咚跳动的心脏,每走一步都好像踏在海上,湿漉漉的,不得上岸。到台前,他看到白举纲伸出的手,他反握住眼前的手,在掌心仔细临摹。

    直到站在台上的那一秒,他的心脏才重新回到胸腔,他才重新找回理智。

    他开口的第一句话“白举纲,我爱你。”他想,我大概还是疯了。

    坐到琴前宁桓宇瞬间就切换到钢琴王子的设定,抬手落指《当我在见到你的时候》的旋律就响了起来,白举纲就在他旁边,手搭在肩膀上,手指上蹦跳后的余温一点一点透过单薄的衬衣到达皮肤。

    “当我在见到你的时候,陪你沏茶,陪你喝一壶好酒,晒着太阳聊着小时候,一起摔倒我背着你走”白举纲举着话筒送到宁桓宇嘴边,熟稔于心的歌词脱口而出“当我在见到你的时候,还要和你一起逛遍全地球,走到脚破帐篷雨也漏,嫌这风景看的还不够”白举纲灼灼的眼神看着电子琴上跳跃的手指,那是属于宁桓宇的骄傲,吉他的弦和钢琴的键,本应就是最好拍档。

      他凑到宁桓宇耳边,说着台下女孩子听不到的悄悄话,宁桓宇能感受到耳边温热的气息传来,有些痒,有些热。可白举纲说了什么,他没听清。歌词里唱到:当我在见到你的时候,一起做饭,一起看着孩子走,在你说的那片山里头,听着故事睡在梦里头。……继续探险继续追着梦。

    最后的最后,宁桓宇接过白举纲的话筒大声的喊“白举纲我爱你,我要给你生孩子。”这是属于兄弟间的玩笑,是白举纲追过去要打宁桓宇背的可爱笑话,是全场女孩的爽朗笑声。

    当我在见到你的时候,我们永远都是最好的兄弟,最默契伙伴。

    共同去精彩人生。

 

 

          牙牙

      2018/11/8

了不起的格雷斯。

10月26日在MAO发生的事。

被cue上台的时候,宁桓宇有些茫然。


细想之下才记起来的路上白举纲似乎有提到说不然上台玩一下,好像开场前聊天时也提了。可他没当真的,毕竟这是对方的巡演不是自己的,就算关系再好,在不到一个半小时的演出里硬插一脚,显然是有些不得体的。


他没期待这件事的发生。


而直到这一秒他穿越汹涌人群,应着话筒手的要求从最中间走向他。他抬起头便看到那人明亮的眼睛和挂在额角的汗。


白举纲蹲下来,朝他伸出一只手,笑意盈盈。


“这首歌是我们之前合作的一首歌,我们唱你们就知道了。”


钢琴王子第一次在面对黑白琴键的时候有些紧张。可不能演砸了,他想。


弹A段的时候他有...


被cue上台的时候,宁桓宇有些茫然。


细想之下才记起来的路上白举纲似乎有提到说不然上台玩一下,好像开场前聊天时也提了。可他没当真的,毕竟这是对方的巡演不是自己的,就算关系再好,在不到一个半小时的演出里硬插一脚,显然是有些不得体的。


他没期待这件事的发生。


而直到这一秒他穿越汹涌人群,应着话筒手的要求从最中间走向他。他抬起头便看到那人明亮的眼睛和挂在额角的汗。


白举纲蹲下来,朝他伸出一只手,笑意盈盈。





“这首歌是我们之前合作的一首歌,我们唱你们就知道了。”


钢琴王子第一次在面对黑白琴键的时候有些紧张。可不能演砸了,他想。


弹A段的时候他有些没把控好,拍子没卡住白举纲的节奏——他一向习惯于适应对方而不是要求对方适应他。白举纲一向不是一个很能适应其他人的人。


身侧人的手落在他的肩头。站着的人缓缓弯下腰去,看着宁桓宇的侧脸认真唱出一字一句,假意靠近亲吻,引来女孩们的尖叫。而后又突兀的离开,走到了舞台的另一侧去,于是钢琴王子又一次乱了节奏。


而白举纲的眼神未曾离开过为他伴奏的人。忘记了台下的观众,他突然觉得某一个瞬间自己穿越了一般,回到了五年前的快男舞台,他对着他,只对着他唱《It’s My Life》,拳头捶在胸口,向全世界展示他的一片真心。


而有些东西五年来都没有变过。




THE END.


很偶然的来看了小白的live,在此简单记录。

我是小蜥蜴i
白夫人。 五年过去了,宁桓宇还...

白夫人。

五年过去了,宁桓宇还在叫你白夫人。

可以想象桓桓一脸得意:“看到没有,老子才是正宫。”

爆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白夫人。

五年过去了,宁桓宇还在叫你白夫人。

可以想象桓桓一脸得意:“看到没有,老子才是正宫。”

爆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晴夏落羽

【黑道爽文群像】笼与黑(主longer)

第一章 龙哥爱看戏

龙一很喜欢看戏,隔三差五的老要往张灯结彩的剧院跑,一呆就是小半天,问他看完了有什么感想,他也不说什么,就只说随便看着玩玩。只有宇白说了个正理:“龙一,他还是真爱看戏啊…”
这可就一语双关了,龙一不仅自己爱去剧院看真人演的戏,对于云若和宇白有些难题解决不了的时候,也往往采取旁观态度…能不出手就不出手,像个隐士高人。总之,他可谓是爱看戏爱看得惯了。
今天龙一又来看戏了,他没带随从,因为他总是喜欢一个人看戏,但尽管他着实不懂戏,却依旧表现出津津有味的模样,看得出尺寸如醉,看的宇白也心向往之,想去凑个热闹……
不过奈何龙一态度坚决,宇白又十分好奇。于是这天着龙一进戏院进去一会儿了...

第一章 龙哥爱看戏

龙一很喜欢看戏,隔三差五的老要往张灯结彩的剧院跑,一呆就是小半天,问他看完了有什么感想,他也不说什么,就只说随便看着玩玩。只有宇白说了个正理:“龙一,他还是真爱看戏啊…”
这可就一语双关了,龙一不仅自己爱去剧院看真人演的戏,对于云若和宇白有些难题解决不了的时候,也往往采取旁观态度…能不出手就不出手,像个隐士高人。总之,他可谓是爱看戏爱看得惯了。
今天龙一又来看戏了,他没带随从,因为他总是喜欢一个人看戏,但尽管他着实不懂戏,却依旧表现出津津有味的模样,看得出尺寸如醉,看的宇白也心向往之,想去凑个热闹……
不过奈何龙一态度坚决,宇白又十分好奇。于是这天着龙一进戏院进去一会儿了,宇白也跟着进去了,接着开始寻找龙一的踪影。最终在角落,看见了斜靠在椅子上的龙一,已然睡着了…
宇白拍了他的拍肩膀,龙一立马回过头来…
“不是说了么?我看戏的时候别来打搅我么?”龙一略微不悦。接着转头看清来人后态度缓和了点。
“哦呦,合着戏还不让我这些外行看看哪?不能加我一个一起看?”
“那今天那就到这吧,戏不看了,我和你出去。”
“哎?!你可别来真的…咱么平时不也挺好的嘛?何必舞刀弄枪动手什么的…多跌份…”
说着宇白坐到了龙一右手边“无人区”的空位上,虽然龙一长相俊美,老有妹子给他暗送秋波,但都不敢亲自上前搭讪。这源自龙一不常微笑的一张脸以及他的身份——k城第一大帮派江龙帮的少东家,未来要继任现任掌,接替文如姜的接班人~
又是一天戏院里,龙一再次来听戏,看戏的时候,他就想到:“花开花谢,轮还往复”。接着这回是被他的义弟云若招呼人把他抬走。这位在城人民心中闻风丧胆的一爷,竟然是个一杯倒…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虽说他和龙一的关系还算不错,但一码归一码,酒醉这种事,他不参与是好事,对!是好事……

(龙哥爱看戏这个梗忘了在谁的微博看到了,感谢一下,要不然不会有这个思路~)

阿金米德
白昊天x阿宁。 一个奇妙的拉郎...

白昊天x阿宁。

 一个奇妙的拉郎,感谢给我灵感的 @金竟之  太太,《吴邪骗炮记》里头的小白实在是太帅了

白昊天坐在萨沙身边,看他一边拨弄着地上的叶子,一边絮絮叨叨的讲着什么,刘海跟着他动作晃来晃去,灰色的套头毛衣早就在先前被弄得脏乱不堪,甚至还有几处脱线。
她想着吴邪现在怎么样了,又被萨沙话里的女人转移走了注意力,她是听说过那个女人的,据说非常非常厉害,就连小佛爷都给耍过。
只是从没见过,也来不及再见了。

那个被留在林子里的女人,那个叫阿宁的女人。

白昊天x阿宁。

 一个奇妙的拉郎,感谢给我灵感的 @金竟之  太太,《吴邪骗炮记》里头的小白实在是太帅了

白昊天坐在萨沙身边,看他一边拨弄着地上的叶子,一边絮絮叨叨的讲着什么,刘海跟着他动作晃来晃去,灰色的套头毛衣早就在先前被弄得脏乱不堪,甚至还有几处脱线。
她想着吴邪现在怎么样了,又被萨沙话里的女人转移走了注意力,她是听说过那个女人的,据说非常非常厉害,就连小佛爷都给耍过。
只是从没见过,也来不及再见了。

那个被留在林子里的女人,那个叫阿宁的女人。

一颗无花果

【宇纲】来嗦粉噻

这是参加微博的一个高考作文的活动而写的,想了想还是搬来这里吧。即便我的这对本命cp冷到北极。

———————————————————————

正义路上有家米线店。
别家都是专卖肉米线,凉米线或是干烧米线,过桥米线。这家店什么米线都有,什么米线都做不出个特色,生意终是平平淡淡,仅能供得上老板独身一人的日常开销。

“老板,你们这有什么特色菜没?”
那日来了个小青年,穿着干净的制服,看着像是西南联大的学生。
但他这不怎么招大学生,那些学生们嘴可叼了,总有更好的去处。
“我们这专卖米线。”白老板如是说。
“你们这什么米线都卖吗?”
“你能想到的我这都有。”做生意的就得有把牛皮吹上天的魄力。
小青年想了想,“那...

这是参加微博的一个高考作文的活动而写的,想了想还是搬来这里吧。即便我的这对本命cp冷到北极。

———————————————————————

正义路上有家米线店。
别家都是专卖肉米线,凉米线或是干烧米线,过桥米线。这家店什么米线都有,什么米线都做不出个特色,生意终是平平淡淡,仅能供得上老板独身一人的日常开销。

“老板,你们这有什么特色菜没?”
那日来了个小青年,穿着干净的制服,看着像是西南联大的学生。
但他这不怎么招大学生,那些学生们嘴可叼了,总有更好的去处。
“我们这专卖米线。”白老板如是说。
“你们这什么米线都卖吗?”
“你能想到的我这都有。”做生意的就得有把牛皮吹上天的魄力。
小青年想了想,“那你这有砂锅米线吗?”他仿佛在纠结是否为难了老板,但又实在想念这味道。
白老板心里一惊。
砂锅米线。
合着是老乡。
他在那泛黄的白围裙上抹了抹手,咧开嘴笑道:“有有有,您稍等啊。”

白举纲从碗柜的最里面扒出一口小砂锅。用清水洗净了倒入鸡汤,小火温着。米线用热水煮软了放进汤内,待汤咕嘟咕嘟冒起小泡,把鸡胸脯肉撕成细丝码在汤面上,浇上一勺辣椒油。找块抹布垫着锅把儿,端上桌。

此后,白老板的米线店依旧不温不火。倒是那小青年一星期要来上两三次,不带朋友,只一个人来。白举纲也并不很忙,炸点花生米,再把自己珍藏的酒拿出来共享。
他知道了这个小青年的名字叫宁桓宇,从贵州到了四川又去了长沙读书,打仗了,就随着学校搬来了云南。又因在四川呆的时间长,每次来便点四川各地的米线,整个昆明就只有白老板的米线店做的出,宁桓宇很高兴。
他还知道小青年并不是表面上斯斯文文的模样,喝多了总会解开青年服的扣子,露出里面的衬衫,衬衫也不是真的衬衫,而是无袖的那种。
白老板总是借着月光听他絮絮叨叨,说学校里的事,说北平的事,说上海的事,他说他不想读书,他想上战场,归根到底是想回家。白老板觉得新鲜,便每次都很耐心地听他讲,亦或是唐诗宋词论语诗经的,他也照样听着。虽说听不懂,可从他嘴里说出来就少了几分掉书袋子的清高,是辣椒香,花生米香混着酒香和鸡汤的味,总之他听不懂却很爱听。

有一天,小青年来向他告别,说全国解放了,他要回家乡,还问他可否要同路,也好彼此有个照应。
白老板回绝了。

昆明有许多花样的米线,爨肉米线,焖鸡米线,鳝鱼米线,羊血米线。而后昆明却都改卖了肠旺米线。白老板的米线店关张了。

小青年回来过,他没找到那家在昆明做四川米线的米线店,也没找到白老板,于是便回了家。
他没成为文学大家,之后的岁月证明他的选择是对的。也没成为战场上的英雄,他支了个小摊,卖起了砂锅米线。
专卖砂锅米线。

牙牙乐

昨日未可知(7)


白举纲看着于湉没有说话 眼神里仿佛藏着万千句话 好像一世纪其实只一瞬

白举纲说“我哪里还有什么计划 我多希望现在他就站在我面前”

说完话白举纲闭上了眼睛摆摆手 除了白然其他人都出了病房

“然然 你说爸爸这么做到底是对是错”

白然没回话 白举纲又自顾自的说起来“鬼门关也不是没走过 这次太真切了 要是真走了 我倒不担心你 就怕他 毕竟都年纪大了”白举纲笑了笑“可能你不理解为什么当初宁叔叔结婚了还过来和我过 这事我答应了他保密 可我也不理解 为什么一切都好好的时候 他又重新和我一刀两断”

白举纲重新说起这些事的时候 早就没了当年那种要死不活的感觉 清清淡淡的好像再讲别人的事

“然然 这辈子我最对不起的人是你...


白举纲看着于湉没有说话 眼神里仿佛藏着万千句话 好像一世纪其实只一瞬

白举纲说“我哪里还有什么计划 我多希望现在他就站在我面前”

说完话白举纲闭上了眼睛摆摆手 除了白然其他人都出了病房

“然然 你说爸爸这么做到底是对是错”

白然没回话 白举纲又自顾自的说起来“鬼门关也不是没走过 这次太真切了 要是真走了 我倒不担心你 就怕他 毕竟都年纪大了”白举纲笑了笑“可能你不理解为什么当初宁叔叔结婚了还过来和我过 这事我答应了他保密 可我也不理解 为什么一切都好好的时候 他又重新和我一刀两断”

白举纲重新说起这些事的时候 早就没了当年那种要死不活的感觉 清清淡淡的好像再讲别人的事

“然然 这辈子我最对不起的人是你”白举纲还想接着说什么 白然打断了他 “不是的 爸爸 你没有对不起我”

白然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 他瞟了一看看到是宁未可的的短信
“昨天晚上太匆忙 如果今天你有时间的话 我再给你重新弹吉他吧”
白然看着已经睡着的白举纲 轻手轻脚的走出病房 回了短信 “好”

宁未可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想的 明明工作已经处理不完 他还花时间去琢磨短信怎么发 发完了又一秒看一下手机 看到回复了 又开始怀疑自己为什么要找这个人 他烦躁的推开桌面的文件 打电话叫秘书进来

“晚上的事推掉 帮我包一个餐厅 要安静一点的”秘书点点头 又狡黠的笑了笑“哪家姑娘这么好福气被我们宁总看上了”宁未可没否认

只是不知道是福气还是噩运 宁未可心里想

白然收到餐厅地址的时候就在宁未可公司楼下 他索性直接给宁未可打了电话 说在公司楼下等他 临出门之前他对着镜子理了理头发 被没下班的小秘书又嘲笑了一下

白然其实很好认 哪怕站在人群里也好像会发光一样 宁未可一眼就看到了他 他把车开到白然身边 按了下喇叭 白然回过头笑了一下 宁未可蓦然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哗啦一下破土发芽

“昨天你走的太急 到底发生什么了”
“没什么 我爸身体有点不舒服 现在已经没事了”
“说起你爸我才想起来 我只知道你叫阿然 你姓什么?”
白然靠在头枕上 慢悠悠的让宁未可以为他睡着了的时候 他说“我姓白 白然”
这下子换宁未可沉默 白然不知道宁未可会不会凭这个名字就知道他是谁 他只是有点怕 如果宁未可知道 那么他们之间还会不会又之后
“好巧”快到餐厅的时候宁未可缓缓的说“白这个姓 挺好听的”

餐厅里只有二三服务员 看见宁未可他们进来 把他们带到位子上点了菜就离开了

“今天这个餐厅我包下来了 所以只有咱们两个”
白然听到这话的时候被水呛了一下“哈哈哈 这不是偶像剧里总裁泡小姑娘的套路么 现在标配就差个人拉小提琴了”
宁未可没理他 离开座位去取了吉他 “没有小提琴只有吉他 凑活听一下吧”

宁未可弹得是那天在仓库的那首 不同的是 宁未可这次一边弹一边唱 他唱歌的声音很轻 白然不仔细听连歌词都听不清 餐厅的灯光有些昏暗 一束束的 有一束恰好落在宁未可头顶 让他看起来 柔和的想让人拥抱

“白然”宁未可弹完最后一个音符

“以后让我为你写歌 可以吗”


2016.11.01

咦
异国他乡欢声笑语三年以来并肩同...

异国他乡
欢声笑语
三年以来
并肩同行
平平淡淡
岁月甚好
不妥协
直到变老❤️

宁桓宇吃粑粑 白举纲捡渣渣👌

异国他乡
欢声笑语
三年以来
并肩同行
平平淡淡
岁月甚好
不妥协
直到变老❤️

宁桓宇吃粑粑 白举纲捡渣渣👌

牙牙乐

我曾经写过一个片段
两个少年在异国他乡玩着音乐
一个实现了旅行音乐人的梦想
一个走遍了各地接触不同的音乐

我以为那就只是我笔下的剧情了

看到这两张图的时候我有些泪目
时间匆忙又短暂
来不及多想念过去就被推着向前
而这些少年呀
仿佛时间只是无声的流过
他们各自改变
却又从未改变

三年
我不知道写了多少字
发在lof上的没发在lof上的
都是我最好的记忆
当我检索记忆
我发现哪怕我热衷于写BE
可你们在我心里仍旧是最好的HE

我感谢我曾遇到过你们
这是我看过情感的最好的样子
很多事情都会过去
青春过过去
热情会过去
所以在最好的青春里遇到 多幸运

前路
带着最好的爱与希望
和最好的朋友一起
在这个圈子里
继续灿烂的笑下去

宇纲
我的初心

【阳光照进未来...

我曾经写过一个片段
两个少年在异国他乡玩着音乐
一个实现了旅行音乐人的梦想
一个走遍了各地接触不同的音乐

我以为那就只是我笔下的剧情了

看到这两张图的时候我有些泪目
时间匆忙又短暂
来不及多想念过去就被推着向前
而这些少年呀
仿佛时间只是无声的流过
他们各自改变
却又从未改变

三年
我不知道写了多少字
发在lof上的没发在lof上的
都是我最好的记忆
当我检索记忆
我发现哪怕我热衷于写BE
可你们在我心里仍旧是最好的HE

我感谢我曾遇到过你们
这是我看过情感的最好的样子
很多事情都会过去
青春过过去
热情会过去
所以在最好的青春里遇到 多幸运

前路
带着最好的爱与希望
和最好的朋友一起
在这个圈子里
继续灿烂的笑下去

宇纲
我的初心

【阳光照进未来 因有你精彩 只想简简单单的对你告白】

【有你陪我落泪 一起笑一起追 哪怕犯再多错我不后悔】

不像那雪花 一碰就融化❤️


少年在青春里
青春在记忆中
一生无恙


牙牙乐
2016.09.23.

牙牙乐

与你同行

清迈的古城里阳光从天际一点一点探出头 白举纲揉揉睡醒的头毛 被阳光晃的微眯着眼 他看了眼时间 离录节目还有两个多小时 大概是手机的光有些发亮 宁桓宇皱了皱眉头 

“纲哥醒的挺早呀”宁桓宇闭着眼睛说“离录节目还早呢 再睡会” 

看着不愿意醒来的宁桓宇 白举纲一晃神想到很久以前在网上看到有人说巡演的时候总空着三间房的事 现在和那时候竟出奇的一致 节目组给每个艺人单独定了房间 可白举纲还是喜欢跑到宁桓宇的房间去睡 

宁桓宇没等到白举纲的回应 虽然满脸的我很困可还是坐了起来 半睁着眼睛就看见笑的像朵花一样的白举纲 

“纲哥 大早上的 你笑啥呢” ...

清迈的古城里阳光从天际一点一点探出头 白举纲揉揉睡醒的头毛 被阳光晃的微眯着眼 他看了眼时间 离录节目还有两个多小时 大概是手机的光有些发亮 宁桓宇皱了皱眉头 

“纲哥醒的挺早呀”宁桓宇闭着眼睛说“离录节目还早呢 再睡会” 

看着不愿意醒来的宁桓宇 白举纲一晃神想到很久以前在网上看到有人说巡演的时候总空着三间房的事 现在和那时候竟出奇的一致 节目组给每个艺人单独定了房间 可白举纲还是喜欢跑到宁桓宇的房间去睡 

宁桓宇没等到白举纲的回应 虽然满脸的我很困可还是坐了起来 半睁着眼睛就看见笑的像朵花一样的白举纲 

“纲哥 大早上的 你笑啥呢” 

“没啥”白举纲说“还记得今天么”

 “那肯定记得呀 今天不是我纲哥把我淘汰三周年么” 

白举纲捶了宁桓宇一下“你以为我愿意 我宁可走的是我” 

宁桓宇见白举纲又聊起这个话题有点无奈

 “都三年了 结果是什么早就无所谓了 况且我纲哥全国季军我特开心”

 “桓桓”白举纲顿了顿“这三年有你真好”

听见这话宁桓宇笑了 嘴角弯弯的 白举纲看的有些心痒 

宁桓宇半靠在床头上 手里抱着个枕头 好像自言自语又好像说给白举纲 

“三年了 会越来会好的吧”

白举纲看着又开始想东想西的宁桓宇 眼神温柔的可以容下一片海 

闲聊和扯淡的时间总是倏忽而过 白举纲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等着工作人员来化妆和对流程 整洁的床铺一看就没人睡过 不知道怎么的 白举纲把床弄乱 做贼心虚的笑了笑 

他忽然想起第一次和宁桓宇见面 那个人人都说高冷的人 其实拥有着最单纯的灵魂 白举纲感觉的出这些年的潜移默化里 宁桓宇已经慢慢的改变了很多 少了些刚出道时的锋芒 可在他心里 宁桓宇始终就是宁桓宇 是那个骄傲着对舞台下跪又骄傲着离开的人 

白举纲喜欢宁桓宇 白举纲也知道宁桓宇该和谁在一起 

他的喜欢就好像清迈早晨的阳光 发出无限的光亮却不炙烤着行人 是最轻柔的最无声的喜欢 

工作人员的敲门打断了白举纲的思绪

 “小白 我们要快一点了 导演组那边说时间提前 宁桓宇和其他人那边已经差不多收拾好了” 

白举纲点点头 

等白举纲收拾好的时候 宁桓宇已经在酒店大厅等了十几分钟了 早醒的困意让他看起来有些不精神 白举纲看到的 就是坐在沙发上 头摇摇晃晃昏昏欲睡的宁桓宇 大概是清迈的阳光听到白举纲的内心 给宁桓宇的周围添了金色光芒 让所有人都成了背景 

那一刻 白举纲突然明白喜欢的意义 眼前的这个人 只要他开心快乐 还需要什么呢 有些喜欢不必说 二十多岁的心事 就留在二十多岁的阳光里 而接下来的路 我将继续与你同行 

白举纲走上前推了推宁桓宇 

“来 快醒醒 纲哥要带你看世界去了” 

来 快醒醒 纲哥会继续陪你走下个三年 十年 做最好的兄弟 


2016.09.20. 

牙牙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