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敬亭

127.1万浏览    25394参与
哑巴皇帝的纸马

- 海上钢琴师 • 操纵 -

- 海上钢琴师 • 操纵 -

老王仙女

B站我戳!!!
【颜值夫妇】 
【陆之昂×颜末】 
【白敬亭×郑合惠子】 
「时间线糖点合集」 
「每一天都找寻 你的痕迹」 
BGM:心引力-蔡依林 王俊凯 
还有好多没剪出来的糖点!!!! 
9012我依然爱颜值夫妇!!!

B站我戳!!!
【颜值夫妇】 
【陆之昂×颜末】 
【白敬亭×郑合惠子】 
「时间线糖点合集」 
「每一天都找寻 你的痕迹」 
BGM:心引力-蔡依林 王俊凯 
还有好多没剪出来的糖点!!!! 
9012我依然爱颜值夫妇!!!

水星碳六十
卧槽我必须分享一下!! 我们联...

卧槽我必须分享一下!!

我们联考卷子出现了白哥!!!!!

我差点在考场上尖叫出声!!!!

激动了两分钟我才冷静得下来写题!!!

卧槽我必须分享一下!!

我们联考卷子出现了白哥!!!!!

我差点在考场上尖叫出声!!!!

激动了两分钟我才冷静得下来写题!!!

阿爸的大闺女🙈

【边伯贤】《自卑与欲望》4

奇怪的亲情。


赚钱这方面边伯贤可谓是天才,正当的不正当的他都能赚到钱。


偷东西,他有头脑,有情商,撩人也是信手拈来。


早晨白敬亭在寝室楼下并没有等到莫倚和苏甜甜两人,发了简讯过去,才知道两人一大早已经去上课了。


课上白敬亭看着苏甜甜厚重的黑眼圈,有些担心的问道。


“苏甜甜,你这是一整晚没睡觉吗?”


苏甜甜正打着瞌睡呢,被白敬亭问这个措手不及。


“是啊,昨晚去白...”正想说下面的话时,苏甜甜想起昨晚莫倚对自...

奇怪的亲情。

 

 

 

赚钱这方面边伯贤可谓是天才,正当的不正当的他都能赚到钱。

 

偷东西,他有头脑,有情商,撩人也是信手拈来。

 

 

 

早晨白敬亭在寝室楼下并没有等到莫倚和苏甜甜两人,发了简讯过去,才知道两人一大早已经去上课了。

 

课上白敬亭看着苏甜甜厚重的黑眼圈,有些担心的问道。

 

“苏甜甜,你这是一整晚没睡觉吗?”

 

苏甜甜正打着瞌睡呢,被白敬亭问这个措手不及。

 

“是啊,昨晚去白...”正想说下面的话时,苏甜甜想起昨晚莫倚对自己的嘱咐,吓得瞌睡立马就醒了。

 

“去哪里了?”白敬亭黑人问号。

 

“去...去,”苏甜甜大脑飞速运转,“啊!去百度查了一晚上学习资料。”

 

苏甜甜说完,还给了自己一个自信的点头。

 

到还把白敬亭糊弄过去了。

 

 

 

莫倚早上把苏甜甜叫醒,送到教室后,眯着眼睛一摇一晃的走进教室。

 

昨晚情绪来了,和姜赫站了一晚上天台,现在不仅困,还感冒了。

 

真糟糕!

 

莫倚想。

 

因为早早的到了教室,莫倚怕今天状态不好影响了课堂,第一次坐在了最后面的位置。

 

就在莫倚睡得正香的时候,一个讨厌鬼把莫倚给叫醒了。

 

边伯贤先是嘲讽般的清了清嗓子,“好学生怎么到后面来了?”

 

莫倚捂住恻在外面的一只耳朵,不想听这个讨厌鬼说话。

 

“要上课了,要不我跟老师说下,让课代表回去睡?”

 

“你烦不烦啊!”莫倚起床气来了,特别大的那种。

 

教室虽然人没来齐,但零零散散也坐了好些个。

 

莫倚这一嗓子,喊得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

 

莫倚有些尴尬,缩小了声音,又说了一遍。

 

边伯贤看莫倚这样,更是来了兴致去整她。

 

“昨晚,莫课代表很厉害呀。”

 

莫倚想,他昨晚看到自己了?

 

“那你小心点。”

 

莫倚毫不服输,反正今天坐在后面,还不是主课,她就要跟边伯贤杠到底了。

 

边伯贤更是觉得好玩了。

 

“那咱比比?”

 

“上课你比什么。”

 

“比比打情骂俏~”

 

莫倚成功被恶心到了,不过这一年在白昼看了这么多风骚的夫人,她也是学会了一星半点的。

 

“好啊,边先生,要怎么打情骂俏了?”

 

莫倚边说着,边坐的离边伯贤近了些,还将白嫩的手搭在了边伯贤的肩上。

 

真是在白昼混的,撩人的本事到还不错。

 

边伯贤想。

 

正准备近一步的去撩莫倚的时候,上课铃刚好响了。

 

    

课上着上着莫倚又缓缓的睡着了。

 

边伯贤看了看一旁的莫倚。

 

其实她长得很好看,就是人讨厌了点。

 

边伯贤心里出现了一个男人生理上该有的冲动。

 

下课了。

 

莫倚还没有醒,边伯贤拍了拍她。

 

“别吵我,困。”

 

“.......”

 

又拍了拍。

 

“干嘛啦~”

 

莫倚勉强睁开眼睛,有点撒娇。

 

边伯贤愣住。

 

她在跟自己撒娇?

 

Rua......

 

莫倚整理了一下自己,清醒了一下。

 

看向旁边的人,吓了一跳。

 

她还以为是姜赫。

 

“你....怎么还不走。”

 

“你不起来我怎么走.....”

 

边伯贤无语。

 

莫倚赶快起来,背上包就走了。

 

过了好一会儿,边伯贤起身,带上黑帽子。

 

 

“哎,今天再去趟白昼吧,想吃姜厚做的饭了。”

 

莫倚今天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遇上边伯贤了,心情极其的不好。

 

莫倚第一次没有通知姜赫姜厚自己去了白昼。

 

 

到了白昼,莫倚真是说什么什么来。

 

边伯贤带着黑色的帽子,在进白昼的时候压低了帽檐。

 

但还是被眼尖的莫倚看到了。

 

莫倚有些好奇。

 

来白昼这幅打扮是要干什么?

 

毫无疑问莫倚跟过去了。

 

跟着跟着发现自己一直在转来转去。

 

蹲下来休息了一下,喘了喘气。

 

“累死我了,绕来绕去,有病吧。”

 

“谁有病啊?”

 

莫倚一听声音,闭上眼睛在心里口吐芬芳。

 

“哈哈,好巧。”

 

莫倚站起来,用为标准的假笑,对边伯贤招了招手。

 

“巧?是挺巧的。”

 

“那...我就不打扰了,我先走了。”

 

莫倚正准备赶快逃离这个尴尬的地方,边伯贤却用手撑着墙,拦住了莫倚的路。

 

“你跟了我这么久,不多聊聊?”

 

“不用了。”

 

莫倚弯下身子从边伯贤胳膊下钻过去。

 

“你在走一步试试。”

 

边伯贤忍不住想要逗她。

 

莫倚顿住了一会儿又向前走去。

 

咚!

 

边伯贤追上莫倚,拉住莫倚的手腕,直接把莫倚甩到墙上壁咚。

 

“你要干嘛,我没招你惹你吧。”

 

边伯贤笑了笑,着急的小狐狸也挺可爱的。

 

“你放开我!”

 

莫倚用双手使劲推向边伯贤推去。

 

毫无波动。

 

这小狐狸力气挺大的嘛。

 

边伯贤有些吃痛,但是疼痛的地方,突然被揉了揉?

 

边伯贤低头看下,发现两只不老实的手捏着自己的肌肉。

 

这小子,胸练的不错嘛~

 

莫倚向来喜欢有些肌肉的身材,虽说比起姜赫略逊一点,但边伯贤倒是还挺合自己的口味。

 

“喜欢吗?”

 

莫倚正摸得起劲,听到自己被发现了,脸颊默默染上一圈红晕。

 

莫倚低头,准备将手收回来。

 

“别拿走呀~”边伯贤戏谑道,把莫倚的手按回来,“接着摸。”

 

莫倚将手抽回。

 

他是有什么特殊爱好吗?

 

莫倚想。

 

“我没空在这里陪你玩这些奇奇怪怪的,告辞。”

 

莫倚甩开边伯贤的手,不想再陪他闹下去。

 

边伯贤没有再拦她的去路了。

 

但是一旁的姜厚将一切都看到了。

 

“姜厚哥,我来了。”

 

莫倚离开边伯贤的打闹后,终于想起自己来白昼的目的。

 

可惜...扑了个空。

 

姜厚哥不该不在啊?

 

莫倚正这么想着,就发现屋内还有一个人。

 

一个?老男人?

 

看着西装革履的,整个人透露着一股沉重的气息。

 

正准备默默关上门,离开时,莫倚被叫住了。

 

“哪里来的小姑凉啊?”

 

男人不同外貌一般,说起话来很温和,和蔼。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姜厚的办公室有人。”

 

男人站了起来,仔细的端详了一下莫倚。

 

“小厚?还是小赫的女朋友?”

 

“啊啊,不是的,您误会了。”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把自己当成他俩的女朋友。

 

“不是的,那能这么自由的出入,看来是妹妹吧。”

 

为什么感觉这老男人有些八卦。

 

莫倚想。

 

莫倚不知道怎么回答了,不过幸好救兵赶到。

 

“莫倚?你怎么过来了?”

 

“啊,本来想过来蹭饭,没想到打扰这位先生休息了。”

 

姜赫看了看里面的男人,礼貌的问好。

 

“边先生光临了啊,是我们兄弟两人没有招待好。”

 

莫倚第一次看见姜赫这么这么有礼貌,想必这是个大人物吧。

 

“没关系,我只是过来休息一下,一个人静静的待着挺好的,不打紧啊。”

 

“你别低着头了,人家先生都说不打紧了。”

 

“莫倚别闹。”

 

莫倚有点奇怪,看来这个先生是个不一般的大人物。

 

“哈哈哈,你们这个妹妹有点可爱哦。”男人和蔼的笑了笑,“我家大儿子,也该有这么大了。”

 

男人笑完,说道自己的大儿子时,有十分的伤感。

 

“边先生不要这么伤感,我们已经找到他了。”

 

“是啊,边先生,您看都找到儿子了,要不咱们去吃饭吧。”

 

莫倚本来就是来找姜厚给自己做饭吃的,折腾了这么半天真的是饿了。

 

“哈哈哈哈,好啊,我请你吃。”

 

姜赫宠溺的看了看莫倚,轻轻弹了下莫倚的脑袋,“不要胡闹。”

 

莫倚小声的在姜赫耳边说,“我没胡闹,我真饿了。”

 

“好啦,小赫,你妹妹挺可爱的,我挺喜欢她的。”

 

“好,那我找姜厚安排您吃饭。”

 

莫倚开心。

 

到了餐厅后,总算见到姜厚了。

 

“姜厚,这是你们上司吗?”

 

“算吧,也算是干爹?”

 

莫倚装作惊讶的样子。

 

“难道,你们?被包养了?”

 

“别闹~”

 

姜厚笑了笑。

 

边先生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心里对这个姑娘喜欢极了。

 

他可从没过在自己面前如此无法无天的女孩。

 

晚饭愉快的吃完了。

 

可是一个白昼的经理司小姐突然过来跟姜厚说了什么。

 

姜厚便起身去处理事情了。

 

而莫倚不要脸的搭着边先生的顺风车回到了学校。

 

 

“把那小子放了。”姜厚赶到,吩咐给把边伯贤压着的手下。

 

“你放了我干什么?”边伯贤笑了笑,“难道看在莫倚的面子?”

 

姜厚沉默。

 

“算了吧,她讨厌我还来不及呢。”

 

“不是。”

 

边伯贤有些疑惑。

 

他知道刚刚他和莫倚干的事情,一旁的姜厚确实看到了。

 

“你走吧,别想了。”

 

边伯贤被送到了门口。

 

一路上边伯贤都很疑惑,是谁在背后帮助我呢?

 

而这时,后面一辆刚送完莫倚的车停在边伯贤后面。

 

里面的边先生有些惆怅。

 

 

 

莫倚回到学校后,看见苏甜甜正在火急火燎的找自己。

 

“莫倚啊,你总算回来了,你是不是去白昼了啊。”

 

“嗯,怎么了?”

 

莫倚有点奇怪?

 

“小白找了你一下午,他问我我不知道怎么说,只能说你回家了。”

 

莫倚震惊。

 

自己好不容易离开那个家,不是逢年过节要应付,小白知道她是绝对不会回去的啊!

 

“你....以后找什么借口都不要找这个。”

 

“为什么啊...”苏甜甜一脸委屈。

 

这还真是个憨憨。

 

莫倚没有解释,直奔寝室后,给小白发了消息。

 

 

此时。

 

白敬亭刚跟莫叔叔莫阿姨告别后,就看见了莫倚给自己发的消息。

 

‘我回学校了。放心。’

 

白敬亭知道莫倚有一些事情没有告诉自己,也看到莫倚这几年的改变比较大,但他还是没有去问。

 

莫倚既然不想告诉他,他也不想知道。

 

但心情还是不好。

 

 

发完消息的莫倚,洗完澡躺在床上。

 

想起了今天阴魂不散的讨厌鬼,和蔼可亲的边先生。

 

连个人都姓边,不会是一家人吧?

 

不不不,差距那么大,怎么可能。

    

.......

 

.........

 

...........

 

 

 

 

 

 

 

 

 

啊啊啊啊,没有思绪,不知道怎么写啊!

 

 

 

 

 

 

 

 

 


Ayuan

我的男朋友是伴娘|(番外小彩蛋)

(接前文)


“你给我转账干什么?”睡到中午才醒来的白敬亭打开手机,赫然发现刘昊然给自己打了10001RMB。


“哦,你不是要另外的价钱吗?我付了。”刘昊然从背后圈住白敬亭,把脑袋搁在人肩上。


“你是不是找打!”白敬亭掀开刘昊然,没想到用力过猛,扯得身下一阵酸疼。


“嘿,开玩笑啦,这叫万里挑一懂不懂?这是我妈给我媳妇儿的红包。”


“谁是你媳妇儿了?我明明是你老……”白敬亭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了。


“好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那就当是给女婿的好不好?”


……


这世界太苦,但唯有你是甜的。


END

(接前文)


“你给我转账干什么?”睡到中午才醒来的白敬亭打开手机,赫然发现刘昊然给自己打了10001RMB。


“哦,你不是要另外的价钱吗?我付了。”刘昊然从背后圈住白敬亭,把脑袋搁在人肩上。


“你是不是找打!”白敬亭掀开刘昊然,没想到用力过猛,扯得身下一阵酸疼。


“嘿,开玩笑啦,这叫万里挑一懂不懂?这是我妈给我媳妇儿的红包。”


“谁是你媳妇儿了?我明明是你老……”白敬亭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了。


“好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那就当是给女婿的好不好?”


……


这世界太苦,但唯有你是甜的。


END


Ayuan

我的男朋友是伴娘|(4)



(接前文)


-


睡衣派对上。


“咦?昊然和小白怎么还没来?”魏大勋他们已经玩了一圈游戏,然而还没有等来这两个人。


“昊然可能不想见人了哈哈哈……”周冬雨往嘴里塞了一串烧烤,含混不清地说道:“小白中午是不是喝多了,这都睡了一下午了,还没醒吗?也忒不经喝了。”


此时白敬亭打了个喷嚏。


“我给小白打个电话,他没道理鸽咱们呀。”魏大勋掏出手机拨通号码。


“叮叮叮叮……”手机铃响了,白敬亭伸手去拿床头柜上的手机,被刘昊然一把抢过去。


一看来电显示,赫然是大勋花三个字。


刘昊然又来了气,摁了接通,拿到白敬亭耳边:“魏大勋的电话。”


白敬亭觉得刘昊...



(接前文)


-


睡衣派对上。


“咦?昊然和小白怎么还没来?”魏大勋他们已经玩了一圈游戏,然而还没有等来这两个人。


“昊然可能不想见人了哈哈哈……”周冬雨往嘴里塞了一串烧烤,含混不清地说道:“小白中午是不是喝多了,这都睡了一下午了,还没醒吗?也忒不经喝了。”


此时白敬亭打了个喷嚏。


“我给小白打个电话,他没道理鸽咱们呀。”魏大勋掏出手机拨通号码。


“叮叮叮叮……”手机铃响了,白敬亭伸手去拿床头柜上的手机,被刘昊然一把抢过去。


一看来电显示,赫然是大勋花三个字。


刘昊然又来了气,摁了接通,拿到白敬亭耳边:“魏大勋的电话。”


白敬亭觉得刘昊然这副酸溜溜的表情很是好玩,拿到电话直接:“喂?”了一声,结果被自己沙哑的声音吓了一跳。


“小白,你怎么了,声音怎么这么哑?”魏大勋关切地问。


柠檬精上身的刘昊然一听又不舒服,用力拧了一把白敬亭的大腿,弄的白敬亭差点叫出声。


“嘶~我没事……”白敬亭瞪了一眼不停在自己身上作乱的刘昊然,“中午喝多了,有点不舒服……卧槽!”


刘昊然的手又挪到了某个不可描述是位置,惊的白敬亭一个激灵。


“怎么了?”电话那头声音非常关切。


“没什么,唔!……有一只蟑螂……我想睡会儿,晚上不来了,帮我给大家道个歉,挂了!”说完匆匆忙忙挂了手机,踹了刘昊然一脚。


魏大勋莫名其妙地看着突然传来忙音的手机。“小白怕蟑螂?不对啊,这种酒店怎么还有蟑螂?”


“你有病啊,发什么神经?”白敬亭捉住那只作乱是手,一副凶巴巴的样子。


“你跟别人讲电话讲那么开心,我吃醋了!”刘昊然大大方方地承认自己吃醋,搞得白敬亭绷不住那副凶神恶煞的表情,噗呲笑了出来。


“你中午和魏大勋笑什么呢?”刘昊然俯下身,用额头顶着白敬亭的额头,四目相对,严肃地问道。


“说你女装好看啊~”白敬亭笑道,原来刘昊然这个醋坛子还在为中午的事耿耿于怀。


“……白白,你太过分了,你还跟别人一起嘲笑我?!让我女装这事我跟你没完!”


……


(拉灯小剧场: ))


白:“唔!你怎么还来!唔……”


……


白:“昊然,都第三次了,你们年轻人……不能这么……没节制……”


……


今夜,春色无边。


(正文完)


#后面有番外小彩蛋!超甜!不要走开!


Ayuan

我的男朋友是伴娘|(3)



(接前文)


-


白敬亭醒来,头仍是有些昏昏沉沉,适才好像做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梦,梦里好像过了三生三世,入过了太虚幻境,经历了生离死别,阅人间无数,却独有一人是这生生世世的羁绊,梦里这人究竟生的什么模样,已记不大清了,只依稀记得竟是个男人。


中午未换下的白衬衣被彻底汗透了,湿答答地黏在身上,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梦了,白敬亭松了松领带,解开领口的扣子,幽幽叹了口气。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白敬亭从梦中回过神,用袖子随意呼噜了一把额角的汗,起身去开门。


门外是一个清秀的女子,只是身量过高了些,白敬亭眯着眼,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姑娘,有事儿吗?”


“去你大爷的姑娘,快让...



(接前文)


-


白敬亭醒来,头仍是有些昏昏沉沉,适才好像做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梦,梦里好像过了三生三世,入过了太虚幻境,经历了生离死别,阅人间无数,却独有一人是这生生世世的羁绊,梦里这人究竟生的什么模样,已记不大清了,只依稀记得竟是个男人。


中午未换下的白衬衣被彻底汗透了,湿答答地黏在身上,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梦了,白敬亭松了松领带,解开领口的扣子,幽幽叹了口气。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白敬亭从梦中回过神,用袖子随意呼噜了一把额角的汗,起身去开门。


门外是一个清秀的女子,只是身量过高了些,白敬亭眯着眼,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姑娘,有事儿吗?”


“去你大爷的姑娘,快让我进来,你想让我站在门口丢人现眼多久?”


“清秀女子”发出低沉的男声,白敬亭这才睁大眼睛仔细一看,这不是刘昊然是谁:“嘿嘿,是你呀。”


白敬亭退开一步,把刘昊然放进房间,不知道是酒劲没过还是睡迷糊了,眼神有些朦胧,整个人散发出一种憨憨傻傻的气质,这是平日里见不到的。


刘昊然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眼前的人,发丝凌乱,衬衣湿漉漉地贴在身上,勾勒出常年健身的好身材,领口开着,露出洁白的锁骨,让人忍不住想在上面咬一口,留下些红印,打破这一片单调的白。


“咳,”刘昊然红了脸,心下痒痒,不敢继续看,便转移话题道:“今天晚上的睡衣趴你不去吗?怎么还没有换衣服?”


“哦,刚刚睡过头了,要不你等我洗个澡咱们一起去?”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刘昊然坐在白敬亭的床上心烦意乱,他不知道白敬亭是否明白他的心意,如果白敬亭无意,那自己绝不越雷池半步,可是白敬亭总是有意无意地撩拨自己,若即若离。你若想进一步,他便退一步,你若克己守礼,他便得寸进尺,还撩完就跑,真是相当可恶。


卫生间门开了,白敬亭换上了白T短裤,头上搭着毛巾,发梢还滴着水,趿着人字拖走了出来,恰好看见刘昊然一幅苦大仇深的表情。


“我说妹妹你这裙子挺好看的,干嘛愁眉苦脸的?”白敬亭玩笑道。


蛤???


刘昊然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索性心一横,就着话茬,向白敬亭抛出一个妩媚又幽怨的眼神,造作地说道:“这裙子虽好看,可没人欣赏,也终究是山里的野花。”


白敬亭万万没想到刘昊然会这么接话,心里咯噔一下愣住了。


刘昊然见白敬亭无言以对,来了兴致,夸张地扭着腰,走到白敬亭身前,勾住他的脖子,轻轻地在他耳边低声道:“不知哥哥想不想采这山里的野花?”


刘昊然注意到,白敬亭耳根红了,还在下意识地咽口水,不免心下有些得意,白怼怼也有吃瘪的时候。


没想到白敬亭不愧是白敬亭,一下子反应过来,一把推开像菟丝子一样扒在自己身上的刘昊然:“去去去,这是另外的价钱。”


“……”


-


“那我把这另外的价钱付了!”刘昊然气恼白敬亭的煞风景,也不装了,冷冷地邪笑,露出一副狼崽儿扑食似的表情,径直把白敬亭怼到墙上:“白白,你这么聪明一个人,难道真的看不出来我的心意吗?”


“你什么意思?”白敬亭对着突如其来的压迫感到十分不舒服,试图推开这个怼着自己的人。


“什么意思?呵,这是我该问你的吧?你最喜欢装傻,我不相信你不知道我的那点歪心思,明明知道,却不避嫌,你到底什么意思?”刘昊然使劲箍住怀里挣扎的人,掰过他的脸,逼迫他和自己对视。


“我没什么意思,是你想多了。快放开我!”白敬亭冷冷道,听得出来他是真的生气了。


如果他无意,自己绝不越雷池半步,这是刘昊然自己说的,可是白敬亭的冷淡彻底激怒了他,崩断了他的理智。刘昊然拧着白敬亭的脸,吻了上去。


身下人明显一怔,随即又疯狂挣扎起来,与其说这是一个吻,倒不如说是两只互相撕咬的雄狮。


很快,舌尖传来一丝甜腥味儿,让两个疯狂的人恢复了点儿清明。白敬亭趁机一把推开刘昊然,喘着粗气吼道:“你疯了?两个大男人像这样算什么事儿啊?”


“我不管什么男人女人,我就是喜欢你,怎么啦!?”刘昊然擦了擦被白敬亭咬破的唇角的血迹,心中懊恼自己刚才过于冲动搞成现在这样撕破脸皮的局面,索性破罐子破摔。


白敬亭晃了晃神,依稀梦里那个鲜衣怒马的少年摘掉自己的面纱时也说过这样的话:“我不管你是男是女,我只知我此生只钟情你一人。”


一瞬间,梦里的人形象逐渐清晰起来,渐渐与眼前的人重叠,只是梦里的人是神采飞扬的,而眼前人是落寞的。白敬亭心里很是五味杂陈。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相顾无言。刘昊然不敢再说什么,死死地攥着拳头,等着白敬亭下最后的通碟把自己赶出去,然后从此不再相见。


白敬亭开口,刘昊然心下一凉,却没想到白敬亭说的却是:“你嘴弄伤了,我给你上点药。”听不出来任何情绪。


刘昊然愣愣的站在原地,毫无察觉地让白敬亭拿着蘸了碘伏的棉签伸向自己唇角,直到碘伏与伤口接触产生刺痛,才让刘昊然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


又是一阵沉默,白敬亭抱着茶杯红着耳朵坐床边不去看那个望着自己傻笑的人。最后还是刘昊然先说了话。


“所以你答应我了?”刘昊然小心翼翼地问。


“答应你什么?”白敬亭又是一副困惑的表情。


刘昊然也懒得在意白敬亭装傻的事:“你说好了跟我处对象,不许反悔哎,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我什么时候答应跟你处对象了?你不要白日做梦好不好。”白敬亭扭头看着乐癫癫的刘昊然,心下好笑。


听得出来白敬亭没有生气的意思,甚至,还有点高兴。


“我不管,你不拒绝我就当你答应了。”刘昊然又露出了他带点孩子气的神色,扑向白敬亭……


“你干嘛?唔!”


……


白:“你放开……”


……


白:“卧槽!你轻点!”


……


白:“md,你是属狗的吗?”


……


(拉灯,请自行想象 : ))


(TBC)


Ayuan

我的男朋友是伴娘|(2)

(接上文)


-


也不知白敬亭和马思纯有个什么赌约,反正最后白敬亭答应下帮马思纯骗刘昊然来给她当伴娘。


“竟然不是他自己想看我当伴娘!白白居然欺骗我的感情!太过分了!”刘昊然气鼓鼓地想,十分懊恼自己当时色令智昏,搞得自己现在如此羞耻。


然而泼出去的水收不回,如今被一群女孩子七手八脚弄的花枝招展,脸早都丢尽了,即使反悔也没什么意义。


很快婚礼开始了,新郎已经登台,伴郎团跟在后面,刘昊然一眼就看到了白敬亭,即使他穿着最朴素的黑西装,也依然是人群里最耀眼的那个,至少刘昊然是这么觉着的。


不对,白敬亭好像在和他旁边的男人低语着什么,很是亲密的样子。不知道说了什么,...


(接上文)


-


也不知白敬亭和马思纯有个什么赌约,反正最后白敬亭答应下帮马思纯骗刘昊然来给她当伴娘。


“竟然不是他自己想看我当伴娘!白白居然欺骗我的感情!太过分了!”刘昊然气鼓鼓地想,十分懊恼自己当时色令智昏,搞得自己现在如此羞耻。


然而泼出去的水收不回,如今被一群女孩子七手八脚弄的花枝招展,脸早都丢尽了,即使反悔也没什么意义。


很快婚礼开始了,新郎已经登台,伴郎团跟在后面,刘昊然一眼就看到了白敬亭,即使他穿着最朴素的黑西装,也依然是人群里最耀眼的那个,至少刘昊然是这么觉着的。


不对,白敬亭好像在和他旁边的男人低语着什么,很是亲密的样子。不知道说了什么,两个人突然笑了起来,但碍于场合,两个人都不敢放肆地笑出声,只能憋着,弄的白敬亭一张小脸被憋的通红。


白敬亭身边另一个伴郎正是魏大勋。刘昊然心里酸酸的,“如果我也是伴郎我就可以站在白白旁边,他就没机会和魏大勋笑那么开心了。”


欢快的音乐响起,新娘缓缓走过红毯,几个伴娘跟在后面撒花,所有宾客的目光全部聚集到了新娘这边,才发现原先躲在角落没有人注意到的刘昊然。


和一群小个子的女孩站在一起,刘昊然就像个大甘蔗棒子画风清奇地杵在那里,不是鹤立鸡群,是格外突兀鬼畜,引得宾客阵阵骚动。


饶是舞台上的人,此时面对这样成百上千双看热闹的目光,刘昊然脸上也有点挂不住,好在多是些熟人,被笑话几天也就罢了。


刘伴娘保持着僵硬的微笑,顶着头系着蕾丝发带的羊毛卷假发,穿着和身旁周冬雨同款但是加大码的伴娘裙,踩着小细跟歪歪扭扭跟着新娘走过红毯,手里机械性地撒着花瓣,像一个没有感情的撒花机器……


这一定是自己这辈子走过最长的一段路,刘昊然这么想。抬眼,恰巧撞上了白敬亭的目光。此时的白敬亭使劲抿着嘴,缩着脖子,肩膀颤抖不停,原本白皙的皮肤此时从头到脖子红了个通透,甚至眼角还有几滴憋笑憋出来的泪花。


“居然还嘲笑我!”刘昊然心里嘀咕着画着圈圈。


好容易熬到下台,白敬亭就撑不住了,捂着肚子地蹲在地上丧心病狂地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看得刘昊然生怕他这么笑背过气。


“有什么好笑的,合着你是马思纯帮凶,联手来整蛊我。”刘昊然一手扯掉假发,愤愤道。


白敬亭还没缓过劲儿,兀自一抽一抽地笑,一下一下地锤着地板。


“白白,你怎么能这样呢?跟你讲我这事儿跟你没完!”刘昊然像个充了气的河豚放狠话,却并没有什么威慑力。


“你想怎么跟我没完,嗯?”白敬亭终于勉强平复下来,略带点调笑意味地说。


“……”刘昊然心说你给我等着。


二人僵持了一会儿,还是刘昊然先打破了沉默。


“白白,我很好奇你怎么知道那天会下雨?你还会看天象吗?”


这个问题困惑了刘昊然好久,但是因为两人之后各自进组忙工作,忘了问这茬事儿,前几天彩排婚礼伴娘在一块,伴郎在另一块儿,也没找着机会问,现在总算问了出来,没想到刚刚止住笑声的白敬亭又笑了起来,反正没有摄像机,这回干脆一屁股坐地上,毫无形象可言地发出鹅叫。


“因为……哈哈哈……因为那天下午萧老师……萧敬腾老师飞北京了……哈哈哈哈哈……”


“……”




-


婚宴结束,宾客们酒足饭饱后三三两两相约着在这美丽的海岛上游览参观,也有些缠着新郎新娘闹腾的,没人注意到少了两个人的身影。


白敬亭酒量本就不太行,中午一高兴喝高了,躺在酒店客房里睡了一下午。


至于刘昊然,此时正待在自己房间,捏着手里的睡裙发愣——晚上有一个伴郎和伴娘睡衣趴,都是些玩的来的好友。


早晨女装留下的心理阴影实在太深,刘昊然本打算鸽掉晚上的派对,但是一想起中午白敬亭喝多了被魏大勋扶回房间,自己却被拉着帮新娘挡酒,只能干看着自家好白菜被拱了而无能为力的画面,就气不打一处来。


如果不去晚上的派对,那岂不是把自家好白菜拱手让人?


“鸽,不鸽,鸽,不鸽……”郁闷的刘昊然随手薅过来房间内的一支玫瑰花,一片一片地撕着花瓣,撕到最后一瓣:


“不鸽。”


“看来天注定要让我和白白在一起。”刘昊然起身伸了个懒腰,自我安慰道:“丢脸就丢脸吧,反正今天脸早就丢到外婆家了,也不介意多丢这一会儿。”


自我催眠真的是个好办法,谁也不会知道此时刘昊然欢欢喜喜地哼着小曲,换上了睡裙。


马思纯还算是良心未泯,没有整些奇奇怪怪的睡衣给自己,刘昊然心中感慨。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袭白色亚麻长袖袍裙,没有多余的雕饰,倒有点像古希腊高洁的女神,至少比中午妖娆滑稽的造型要顺眼很多。


“白白见到我这个样子会怎么样呢?”


(TBC)


Ayuan

我的男朋友是伴娘|(1)

声明:


留白cp甜文

OOC属于我

纯属娱乐,不上升真人

偏真实向剧情

设定:哥哥弟弟是好朋友

弟弟一直暗恋哥哥,不满足只做朋友

哥哥态度暧昧、若即若离。

轻微狗血

中途有大勋花乱入

地名我瞎编的

车尾气预警


正文:


        十月的九厘岛,脱了酷暑,但日头仍是照的人身上暖洋洋的。


        屋内,一群穿着白色裙子的女孩子围在化妆镜前,嘻嘻哈哈笑作一团。被簇拥在化妆镜前的,是个漂亮的小姑娘,此时却满脸通红。


   ...

声明:


留白cp甜文

OOC属于我

纯属娱乐,不上升真人

偏真实向剧情

设定:哥哥弟弟是好朋友

弟弟一直暗恋哥哥,不满足只做朋友

哥哥态度暧昧、若即若离。

轻微狗血

中途有大勋花乱入

地名我瞎编的

车尾气预警


正文:


        十月的九厘岛,脱了酷暑,但日头仍是照的人身上暖洋洋的。


        屋内,一群穿着白色裙子的女孩子围在化妆镜前,嘻嘻哈哈笑作一团。被簇拥在化妆镜前的,是个漂亮的小姑娘,此时却满脸通红。


        “昊然,你喜欢这个发带,还是这个头花,我觉得都挺好看呢。”周冬雨一手拿发带一手拿头花,往坐在镜的“小姑娘”头上比划。


        没错,这个穿着和周冬雨同款白色短裙的漂亮“小姑娘”正是刘昊然。


        今天是好闺蜜马思纯的婚礼,刘昊然万万没想到自己一语成谶,真的成了伴娘团的一员。想当初被马思纯cue到要做伴娘的时候,刘昊然也没太在意,不过是朋友间的玩笑话。至于最后搞成今天这个样子,被一群女孩子肆意“调戏”,都要怪那个可恶的白敬亭。


-


        那是个晴朗的上午,刘昊然和白敬亭两人难得同时得了空,约着打一场球。


        自从在明侦认识后,刘昊然时常有意无意找机会接近白敬亭,一来二去,联系多了,便也相熟起来,纵然白敬亭私下比较内向,却与刘昊然玩得甚是投机。


         二人比分一直胶着难分上下,打到最后白敬亭以一个小天勾得分算是获胜。看得出来,白敬亭对自己最后一球十分满意,虽然面上故作矜持地说了句承让,眼底喜滋滋的光芒却做不得伪。


        “请你喝水。”白敬亭带着点儿小得瑟地扔过来一瓶矿泉水,刘昊然接住直接拧开,刚送到嘴边却被白敬亭一手夺了去,又扔过来一瓶新的矿泉水:“多谢帮忙开瓶盖。”说罢狡黠一笑,毫不客气地仰头咕咚咕咚开始灌水。


        一上午的运动让人有些脱水。白敬亭一口喝了大半瓶,剩下的全部当冲凉似的一股脑浇到头上。水滴沿着发梢滴下,顺着脖颈流入领口消失不见。几缕湿漉漉的头发粘在前额,也不知是汗水还是那没喝完矿泉水,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刘昊然不知怎的喉结突然不自觉的滑动了一下。


        “跟你打个赌怎么样?”白敬亭好像没有注意到刘昊然有些异样目光,撩起衣服下摆擦了把脸,虽只一瞬,却是春光无限。


        “嗯?”刘昊然回过神,赶忙喝了口水,掩饰自己刚刚的心不在焉。


        “我赌今天下午下雨。”


        “不可能,天气预报说今天是晴天,你看这天气这么好,怎么可能是要下雨的样子?”刘昊然被白敬亭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弄的有些莫名其妙。


       “我要是输了就吃香菇。”白敬亭没理会刘昊然的反驳。


       “这么狠啊?!那要是我输了呢?”


       “你要是输了就去给思纯当伴娘?”


       “凭什么啊?不是说我当司仪嘛?”


       “我都敢赌吃香菇了,你个大男人怎么磨磨唧唧的。”


       刘昊然到底是年轻气盛了些,经不得激:“赌就赌,你准备吃香菇吧,你放心,我会陪你吃的。”说完坏坏一笑,露出那只可爱的小虎牙。


        黄昏时分,天色未暗,天空中却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不一会儿,雨成滂沱之势。


        “……白白,你是天气预报吗,怎么这么准……”


        “我就说嘛~”白敬亭又换上那副得意的小眼神。


        “……那个,我觉得我也可以当伴郎呀……”刘昊然试图讨价还价。


        “那可不行,你以后要是娶不着媳妇儿,我和思纯他们夫妇可担待不起,这锅坚决不背!”


        “……”


        “昊然,你不能言而无信!”


        “你为什么这么执着我去当伴娘?”刘昊然突然觉得白敬亭对他当伴娘这件事有种异乎寻常的执念。


        “因为我是伴郎啊,”白敬亭瞪着一双无辜的眼睛一脸懵懂地望着刘昊然,“我想看你当伴娘,这有什么问题吗?”


        一瞬间有一根弦在刘昊然脑中崩断了。


       “原来是白白想看我当伴娘,既然他是伴郎,那他的意思是不是想和我凑一对?他是不是喜欢我?我的魅力果然无人可挡!他脸皮薄,当然不可能让他去当伴娘,所以我当伴娘算是英雄救美 大义凛然 慷慨赴死!”刘昊然脑补着白敬亭暗恋他这件事,稀里糊涂的答应下来当伴娘这件事。


        白敬亭装傻的本事不可谓不强,如果不是前几天帮马思纯准备婚礼时闲聊,刘昊然还沉浸在那种自我感觉良好中。


         我们可怜的昊然弟弟后知后觉发现自己被白敬亭算计了。


(TBC)


gameru_Lee
全往身上堆就完事

全往身上堆就完事

全往身上堆就完事

非不子

想看这四个男人了🤓什么时候再来一个双北带四子的全男阵容

明侦魔法侦探社
四大学院代表人物
狮院昊然,鹰院白白,獾院大勋,蛇院的的

想看这四个男人了🤓什么时候再来一个双北带四子的全男阵容

明侦魔法侦探社
四大学院代表人物
狮院昊然,鹰院白白,獾院大勋,蛇院的的

咕_❤️👑🐰

明星大侦探
      ——冲不上的云霄 🥳

明星大侦探
      ——冲不上的云霄 🥳

丁零当啷

下一期的白谱不会又是白谱爹吧,

下一期的白谱不会又是白谱爹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