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石

3728浏览    108参与
Luna Night

【白傅】大师兄的100种死法(七)

♣我已经彻底放飞自我了

♣有ooc,没有文笔

♣剧情不能深究的沙雕文,谨慎阅读

(ฅ>ω<*ฅ)(七)

   白石到伙房居然发现碗里有提前浸泡好的米,他对这碗有种没来由的熟悉感,看来这个世界的白石也想为傅玉书熬粥吧,不过他怎么知道傅玉书今天会醒?哎,想不通。

  ————

  白石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老子不会生火啊!这可咋整!

  “系统,能给个打火机吗?”

  “抱歉,不能。”

  白石欲哭无泪,好好一个刷好感度的机会难道要这样放弃?不行,老子今天就是钻木取火也得把火升起来!

  然而钻了半天,白石都要得腱鞘炎了,连点焦味都没闻到。“轰隆——”一道雷把白石吓...

♣我已经彻底放飞自我了

♣有ooc,没有文笔

♣剧情不能深究的沙雕文,谨慎阅读

(ฅ>ω<*ฅ)(七)

   白石到伙房居然发现碗里有提前浸泡好的米,他对这碗有种没来由的熟悉感,看来这个世界的白石也想为傅玉书熬粥吧,不过他怎么知道傅玉书今天会醒?哎,想不通。

  ————

  白石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老子不会生火啊!这可咋整!

  “系统,能给个打火机吗?”

  “抱歉,不能。”

  白石欲哭无泪,好好一个刷好感度的机会难道要这样放弃?不行,老子今天就是钻木取火也得把火升起来!

  然而钻了半天,白石都要得腱鞘炎了,连点焦味都没闻到。“轰隆——”一道雷把白石吓了一跳。

  “真是天助我也!如果木头让雷劈一下肯定能着!原始人不就是这样收集天火的吗?我怎么这么聪明,啧啧。”白石兴冲冲地拿起一块木头就出门等雷劈去了。

  “来吧!天雷!我的木头已饥渴难耐!”

  “轰隆——”老天好像听到了白石的呐喊,毫不吝啬地降下一道雷。

  “呃啊啊啊啊啊——”真是世事难料,不,其实是白石在处理跟傅玉书有关的问题时有降智buff,根本就没有料想,雷,是无差别攻击的……

  “嘣——生命值-1,剩余……”

  “等等等等!老子要不要这么倒霉!好不容易有一点点进展了,这会死了就前功尽弃了啊!你这个天杀的破系统!”

  “你有两种选择,A.扣除一点生命值,在未知时间点重生,B.扣除20点生命值,获得存档特权,以后都可以选择在上一次死亡的时间点重生。”

  “……呵呵,真够精明的……”白石一时间无法马上决定,毕竟20点生命值有点多啊。

  “倒计时开始,5,4,3,2…”

  “扣扣扣!不就20条命吗!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扣了吧!”白石觉得以后自己还是不要再作死了,生命值得省着点用。

  “恭喜你消耗20点生命值成为vip用户,剩余63点生命值,各种隐藏奖励等你发现哟~”

  “我去,系统声音都变了啊,果然,无论在哪里,氪金都一样好使。”不过我这氪的是命啊,心好痛,我太难了。

  ————

  系统真没哄人,这次是在伙房重生了。可是!火到底怎么生啊!

  “大师兄!我就知道你在这!”原来是云飞扬,此时的云飞扬在白石眼中就像带着圣光一般。

  “飞扬!快快快!帮忙生个火!”

  “啊?……哦。”火很快生好了。

  原来是有打火石这种东西的吗,我刚刚为什么没找到,唉,我的二十条命啊……

  “飞扬啊,你咋知道我在这呢?”

  “嗨,大师兄你昨天就跟我说你要每天准备好米,这样无论傅公子什么时候醒,都能喝到粥啦,我看傅公子醒了,你又不在卧房,肯定是来这了。”

  “原来如此,飞扬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看来,这个世界的白石是真心对傅玉书好的,可惜最后……

“对了飞扬,你找我有事吗?”

  “……大师兄,你说我这次捅了这么大的娄子,掌门会不会赶我走啊?”

  “肯定不会。”你可是男主啊!“就算是掌门要赶你走,玉书那么善良,一定会为你求情的,你就放一百个心吧!”白石拍拍云飞扬的肩。这小猪倌真是傻的可爱,不过白石一想到他误伤傅玉书,就不觉得可爱了。

  “那我就放心了,大师兄,我帮你熬粥吧。”

  “不行不行,还是我来。飞扬你回去吧。”再说你喂完猪洗手了吗?白石没管理好表情,把嫌弃写在脸上。

  “……那好吧,大师兄我走了。”

  “去吧去吧。”

  白石一边哼《舌尖上的中国》的bgm,一边加入……(这里请自行百度如何熬出最好喝的粥),调整完火候就去洗澡了。

  ————

  “傅公子,你明天可一定不要忘了啊!要是你不帮忙,飞扬就真的要……呜呜呜——”白石端着粥刚走到傅玉书门前,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尖锐的哭声。

  “……好,婉儿小姐你放心吧……在下不会忘的。”傅玉书被吵得脑瓜子嗡嗡的。

  “伦婉儿,怎么哪都有你,你不知道玉书需要静养吗?掌门他人呢?”白石把粥往桌上一搁,作势要把伦婉儿拉出去。

  “大师兄你干什么呀!”伦婉儿甩开白石的手,“我让掌门先回去了,你找他有事?”

  “没有,我只是刚刚看到飞扬在跟一个女人说话……”对不住了飞扬兄弟,你应该不会怪我吧,再说你原本剧里就有个独孤凤。

  “什么!?云飞扬你死定了!”

  伦婉儿总算走了。

  ————

  “玉书,我想你昏迷两天肯定饿了,就给你熬了点粥,来,趁热喝了吧。”白石把粥端到床边,想给傅玉书喂。

  “多谢大师兄,我自己来就好。”傅玉书说罢想起身去桌边。白石赶紧把粥放回桌上,殷勤无比地要搀傅玉书。

  “大师兄,我还没有那么弱不经风。”傅玉书笑道。

  “啊,哈哈,说的也是。”白石讪讪的收回手。

  也许是氪命之后系统对白石的眷顾,傅玉书伤势未愈,加之伦婉儿一吵,下床后头晕得厉害,站立不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说时迟那时快,白石一个箭步上前把傅玉书揽在怀里,本来这应该是偶像电视剧里男女主角慢镜头深情对视的画面,万万没想到白石因为紧张,竟把傅玉书的里衣拽下肩头,白石当场就差点喷鼻血!

  白石赶紧在心里默念乐理知识,本着非礼勿视的原则,从傅玉书背后把他的衣服拉了上去,白石隐约看到傅公主本该白皙无瑕的背上居然青一块紫一块的,他的心忽的一紧,这是怎么搞得!直接问恐怕不太好,眼下道歉要紧,公主要是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玉书,对,对不住!我不是故意的。”

  “大师兄,我们都是男人,无需挂怀。”傅玉书看白石窘迫的满脸通红,不禁有些好笑。

  白石抬头正好看到傅玉书对着他笑,那双凤眼里仿佛蓄着盈盈的湖水,烛光摇曳,湖面被映得闪闪发光。

  “玉,玉书所言极是,快尝尝这粥合不合口味。”

  “好。”

  

  

  

感谢阅读(๑•ั็ω•็ั๑)  

  

  

武君

【瓦白】Я тебя люблю. r-18

作者的话:是瓦白!!!女高中白和奇怪的神秘人,女体白真是太好吃啦,瓦西里也好棒!!


还是和原来一样,走微博


微博链接评论找,找不到搜“比基尼哒”输入关键词“瓦白”查看

作者的话:是瓦白!!!女高中白和奇怪的神秘人,女体白真是太好吃啦,瓦西里也好棒!!


还是和原来一样,走微博


微博链接评论找,找不到搜“比基尼哒”输入关键词“瓦白”查看


Luna Night

【白傅】大师兄的100种死法(六)

   ♣还是渣文笔

         ♣大师兄太惨了,给他点糖吃吧


(๑•̀ㅂ•́)و✧(六)


        “掌门,玉书醒了,我本来是想请你去看看,没想到碰到了伦婉儿。”白石心里无数个草泥马奔过之后,终于接受了现实。和伦婉儿接触久了都不行,这样下去,就是有200条命也不够扣的,好在伦婉儿现在人设崩塌,自己也不想跟她再有什么交集了。眼下还是好好想想怎么攻略傅玉书吧。

  白立新没有发现,自己现在想到要攻略傅玉书这件事时,已经全然没有了一...

   ♣还是渣文笔

         ♣大师兄太惨了,给他点糖吃吧


(๑•̀ㅂ•́)و✧(六)


        “掌门,玉书醒了,我本来是想请你去看看,没想到碰到了伦婉儿。”白石心里无数个草泥马奔过之后,终于接受了现实。和伦婉儿接触久了都不行,这样下去,就是有200条命也不够扣的,好在伦婉儿现在人设崩塌,自己也不想跟她再有什么交集了。眼下还是好好想想怎么攻略傅玉书吧。

  白立新没有发现,自己现在想到要攻略傅玉书这件事时,已经全然没有了一开始的抵触情绪。

  “是吗?真是太好了!那我们快点去吧!”

————  

  “嘎吱——”打开傅玉书卧房的门,里面静悄悄的,原来傅玉书醒了之后浑身乏力,头也隐隐作痛,再看屋里被燕冲天搞得一片狼藉,于是又昏昏沉沉地睡了。

  “傅公子,傅公子?”青松轻唤。

  “……青松道长……”傅玉书悠悠转醒,面色苍白,眼里添了几分迷离,“白石道长……”白石的目光和傅玉书接触的一刹那,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底有什么东西轰然倒塌,废墟下,一根藤蔓正像嗑了金坷垃一样疯长。

  “傅公子,你可感觉哪里不适?”青松神情关切。

  “只是浑身无力,头还有些痛。”傅玉书想起身,青松连忙上前想扶。伸手的一瞬间,青松习武之人的第六感突然感应到一阵寒意,回头一看,此时的白石仿佛变成了一个他不认识的人,不,甚至是一种凶猛的野兽,一头护食的狼。如同本能反应一般,青松脱口而出“白石,你来扶着傅公子吧。”

  “是,掌门。”白石几乎是瞬移到了床边,一改刚刚吓人的样子,青松还以为自己眼睛花了。

  白石像是在捧价值连城的瓷器,小心翼翼地扶起傅玉书。隔着薄薄的里衣,指尖传来一阵温热,嗅到傅玉书身上若有若无的兰草清香,白石甚至不敢抬头瞧傅玉书一眼,生怕自己越陷越深。

  “多谢白石道长。”傅玉书本来对这个不久前两次趴在自己身上的人有些抵触,但刚刚瞥到白石背后发红的水渍,大概猜到他是为自己挡辣椒水才那么做,再加上现在白石轻柔得体的举动,便放下心中顾虑,真诚地道了谢。

  “不,不必这么客气。玉书,你叫我大师兄就好了。”白石像是下定决心一般抬头看了傅玉书一眼,看到傅玉书正笑着看他,又很快低下了头。

  “这……在下还不是崇祯弟子,怎能随意称呼?”傅玉书不解地望向青松。

  白石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这时候傅玉书才上山没几天,怪不得大家都一口一个“傅公子”,自己居然甜腻腻地叫他“玉书”!哎嘘——这下完了,不知道傅玉书会咋想,那会自己还趴他身上来着,关键是又歪打正着地算是亲了一下……白石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

  “哎呀,掌门,你昨天不是都答应让玉书做崇祯派门人了吗?你说傅公子为了救你牺牲全家老小,做人不能忘恩负义。”反正傅小狐狸早晚要入派,白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来个推动剧情发展。

  “这……”

  “哎呀,掌门,你还犹豫什么,难道是想做一个无情无义之人?我就算了,掌门你这样,是会带坏我们崇祯派的小师弟们的!更何况玉书如此聪明伶俐,肯定是块学武的好料子,带出去绝对给咱们门派长脸!收玉书做门人保证你吃不了亏,上不了当,有百益而无半弊啊。况且这也是掌门报恩的机会,江湖中人知道了,肯定交口称赞……”

  “行了行了,白石,我真是服了你了。”青松被说的脸色发青,但碍于傅玉书在这不便发作,自己本来也有意收傅玉书的,那就顺势应了吧,“傅公子,要是你不嫌弃,等你痊愈了就跟师兄们一起练功吧,我明天派人把道服给你送来。”

  “在下感谢青松掌门收留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嫌弃?掌门不必叫在下傅公子,就叫玉书吧。弟子玉书在此拜过掌门……”傅玉书想起身,白石却赶紧把他按住了。

  “哎,玉书,等你伤彻底好了再拜吧,现在你痊愈才是最要紧的。”

  “是啊,傅公……玉书,你先别起来了,让我看看你的伤势。”青松翻了个白眼,心想我这个掌门还没说话呢,白石你倒是积极的不得了,这傅玉书是你什么人啊?真是世风日下!

  青松检查完傅玉书的伤,“玉书这几日只需活血化瘀就无甚大碍,我在这帮玉书散散淤血,白石你先回去休息吧,都守了两天了。”青松生气归生气,但白石是他第一个弟子,从小抚养到大,都当大半个儿子了,还是心疼白石从昨晚到现在都没合过眼。

  “啊,没事掌门,我不困,我有的是力气,掌门你回去休息吧,还是我来照顾玉书吧。”

  “这怎么行,你又不是石头做的,还是听我的,回去休息,我来照顾玉书。”

  “哎呀掌门,真的不用,你每天为门派大小事务劳神费力,比我更辛苦,你快回去吧,这活血化瘀我也会,难道你担心我照顾不好玉书不成?”

  “大师兄,你的好意玉书心领了,你还是赶快回去换件干衣服,免得染了风寒。”傅玉书觉得自己再不说话,他俩会没完没了,于是也劝白石回去。

  白石居然一直没合眼地照顾自己,后背让辣椒水湿透了也浑然不觉,细想20多年来,父亲早就被青松害死,他每天面对的都是表面毕恭毕敬,暗地里各怀鬼胎的下人和整天让他为父亲报仇的母亲。这样的温暖,自己得到的真的太少太少了。

  “哎哟——嘶——那我还是先回去换衣服吧,玉书你有什么事随时找我。”白石听傅玉书一说才觉得背后火辣辣的疼,于是就起身准备回屋了。

  “嗯,多谢大师兄。”傅玉书笑起来眉眼弯弯,煞是好看。

  “咳——那,那玉书,掌门,我先回去了。”白石临走把屋里乱糟糟的东西收拾好,还把装辣椒水的茶壶也拿走了。

————  

        “玉书昏迷这么久,一定饿了,我去熬点粥,等洗了澡换好衣服,粥也就熬好了。”白石不知道,此时的他笑得傻傻的……

 

  


感谢阅读(๑•ั็ω•็ั๑)

  


Luna Night

【白傅】大师兄的100种死法(五)

    ♣渣文笔 

    ♣这章真的把女主重度ooc了,慎读慎读(为了剧情的发展,对不起,伦婉儿……)

    ♣时间线貌似也有点混乱


⊙﹏⊙(五)

         “阿嚏——白石,你咳——知道那些东西是谁放在傅玉书屋子里的吗?”

        “这……弟子不知。”

        “那...

    ♣渣文笔 

    ♣这章真的把女主重度ooc了,慎读慎读(为了剧情的发展,对不起,伦婉儿……)

    ♣时间线貌似也有点混乱


⊙﹏⊙(五)

         “阿嚏——白石,你咳——知道那些东西是谁放在傅玉书屋子里的吗?”

        “这……弟子不知。”

        “那除了你还有谁进过他的房间?”

        “……回大师伯,是掌门……还有……”

  “还有谁?继续说!”

  “是云飞扬。”对不起了飞扬兄弟,坑你一下,不过你有主角光环应该没事吧。

  “飞扬?阿——嚏!这孩子老实,我看他是不会做这种事的。”

  “大师伯,这可不一定,知人知面不知心呐。玉书长相俊美,气质非凡,哪个男人不妒忌?不是我说,我要是婉儿师妹,肯定更喜欢玉书这样的翩翩佳公子。说不好云飞扬是因为心里不平衡故意打伤玉书的呢。”白石说的真叫个有理有据。

  “咳咳咳——算了算了,这事就过去了,我自己去洗脸好了,你去找青松吧。”

  “是,大师伯您慢走。”白石觉得自己没穿越成奸臣真是白瞎这混淆黑白的能力。

  白石在去掌门精舍的路上忽然瞧见一抹靓丽的身影。

  “大师兄!你这是要去哪?傅公子醒了吗?”原来是伦婉儿,可是她的声音很是奇怪,不像电视剧里那样柔软可爱,而是有一点尖利刺耳。

  “婉儿,玉书醒了,我要去请掌门给玉书看看有无大碍。”白石走近了女神,早把系统警告抛在脑后。

  “真的吗?太好了太好了!那我赶紧去看看他,真是把我吓坏了,要是傅公子醒不过来,飞扬就要被赶出崇祯了!”婉儿蹦蹦跳跳地就要往傅玉书房间跑。

  “哎,等等。婉儿,玉书刚醒,你就不要去打搅他了,等我请掌门看过之后你再去吧。”白石一把拽住婉儿的胳膊。你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想不增进感情都难,我可不想给你们独处的机会,免得……免得什么呢?

         白石扪心自问,自己到底是不想让傅玉书见伦婉儿,还是不想让伦婉儿见傅玉书?反正不想让他们独处就是了!这样想着,白石手上的劲不禁加了几分。

  “哎呀!大师兄,你弄疼我了!”伦婉儿叫嚷着把白石的手甩开,“凭什么?你凭什么不让我去看傅公子啊!打搅?真是笑话!我伦婉儿长这么大,除了我爹,还没有人敢这么跟我说话!白石,我看你是魔怔了!”

  what the 法克?!我温婉可人,善解人意的女神去哪了?这是什么公主癌晚期?!这特么是被附身了吧!白立新因为白净利落,为人真诚,在学校也挺受女孩欢迎,被女孩子吼,这还是第一次。此时的白立新有点怀疑人生了,这还是自己的女神吗?

  “怎么?哑口无言了?白石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个说法,我就不认你这个大师兄!”伦婉儿仰着头,噘着嘴,瞪着白石。伦婉儿漂亮是真的漂亮,做这个表情也确实可爱,但此时的白石已经从石化状态变得有些生气了。

  “伦婉儿,你,你原本就是这种人吗?你也太无理取闹了。”白石感觉心中的女神从神坛直接跌进了泥潭。

  “哪种人?!你给我说清楚了是哪种人!?”伦婉儿踮脚揪住白石的衣领,“还有,我怎么就无理取闹了!”

  “别喊了,你是想把崇祯的弟子们都喊来看笑话吗?”白石皱了皱眉头,想拿开伦婉儿的手,不料自己这个举动更加激怒了伦婉儿。

  “啪!”婉儿一巴掌打在白石脸上,白石直接懵了,今天真是经历了不少第一次,第一次被女孩子吼,第一次被女孩子扇耳光,而且这耳光来的莫名其妙。

  “呜呜呜——”白石还没说什么,伦婉儿倒是哭了起来。

  “你哭什么?”要在以前,女神在自己面前掉眼泪了,自己肯定心疼的不行,赶紧安慰,这会白石却瞪大了眼睛,他想不通这是什么神奇操作。

  “你你你!呜呜——为什么你们都要跟我作对——”伦婉儿边哭边捶白石的胸口,越哭越大声,就在白石感觉自己要喷出一口老血的时候,青松来了。

  “青松掌门,您可算来了!”白石像是看到了救星。

  “婉儿,你先别哭了,赤松找你。”青松显然已经对这种场景见怪不怪了。

  “哼!我跟你没完!”婉儿临走还踩了白石的脚一下。

  “嘶——我说伦……”白石又一次被婉儿的操作惊到了,想说些什么但被青松制止了。

  “白石啊,别说了。崇祯就她一个姑娘,年纪又小,都是我们把婉儿宠坏了。唉——”青松摇头叹气。

  “嘣——由于跟女主角接触时间过长,生命值-3,剩余83点生命值。”系统冷冰冰的声音不适时宜地响起,把白石气得只翻白眼。“对了,由于系统处于初始阶段,你原本喜欢的人物会出现人设错乱的现象。祝你好运,再见。”

  “破系统,为什么不早说啊!”白石都快气吐血了。

  “嗯?什么桶破了?早说什么?”

  青松的今天也是十分不解的一天呢。

  


这章主要是铺垫

感谢阅读(๑•ั็ω•็ั๑)

  

  

  

  


Luna Night

【白傅】大师兄的100种死法(四)

♣渣文笔~

♣欢脱沙雕风


(ง •̀_•́)ง(四)


        这一次,白石在傅玉书的房间里,这是傅玉书被云飞扬误伤后昏迷不醒的第二天。

        “傅玉书,我对你那么好,把掌门都让给你了,没想到你到头来还是把我毒死了,看我不好好整整你!”白立新想起电视剧里这时候白石应该在一遍遍地给傅玉书擦手,“臭小子,你不仁,休怪我不义。”

        白石在水盆里放了好多辣椒粉...

♣渣文笔~

♣欢脱沙雕风


(ง •̀_•́)ง(四)


        这一次,白石在傅玉书的房间里,这是傅玉书被云飞扬误伤后昏迷不醒的第二天。

        “傅玉书,我对你那么好,把掌门都让给你了,没想到你到头来还是把我毒死了,看我不好好整整你!”白立新想起电视剧里这时候白石应该在一遍遍地给傅玉书擦手,“臭小子,你不仁,休怪我不义。”

        白石在水盆里放了好多辣椒粉,又冲了一壶辣椒、胡椒粉混合的茶,还包了一包胡椒粉挂在傅玉书床头的帘子上。

         一会我先用辣椒水给他擦手,这傅公主细皮嫩肉的,肯定会被辣醒,他一坐起来我就打开胡椒粉,嘿嘿,最后我再给他来一杯特调的升天水……傅玉书,我要让你后悔给我下毒!(其实这时候傅公主还没想把你怎么样呢喂!)

         这样想着,白石把那条火红火红的毛巾从辣椒水里拿了出来,“嘶——这辣椒面真够带劲的,我都觉得辣。”

         白石把傅玉书的右手从被子里拽出来,“哼哼,准备好迎接我的辣椒洗礼吧!”白石得意洋洋地看了傅玉书一眼,这不看不要紧,一看竟差点被勾了魂去!

        这个男人虚弱的样子居然也该死的好看!真是360°无死角,五官精致秀气,白石竟是有些痴了,一时有些不忍心让这辣毛巾沾上傅玉书白嫩细腻的手……

        “啪!”白石猛的抽了自己一耳光,“白立新啊白立新!你能不能行了?!你不是直男吗?!这大反派杀你这么多次你居然还心软了!你真是没出息!唉!”白石重重地叹了口气,放下木盆,走出屋外,他想回自己的屋里静静。

        白石前脚刚走,大师伯就来了(没错,就是那个差点亲上傅公主的色老头)。

       ————

        白石想了一会,觉得自己不能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报复机会,于是又折回去了,白石的房间和傅玉书的房间挨着,他推门而入,正好撞见一个猥琐的影子在傅玉书床前蠕动,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可恶!好大的狗胆!白石一瞬间感觉血都涌到了头上,不知为何,自己好生气!

        “谁在那!”白石一声暴喝,那影子吓得一哆嗦,起身的时候恰巧碰到那包胡椒粉,胡椒粉是一点没浪费地撒了那影子一头。

        “阿嚏阿嚏——这是什么!阿嚏——水,水!”黑影一个箭步冲到桌边,拿起水壶就直接往嘴里倒。

        “哎——”白石离近了才看清那是大师伯燕冲天,可来不及阻止,只能眼睁睁看着暗黑的“茶”被灌进大师伯嘴里……

        “咳咳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又是什么咳咳咳咳咳!”燕冲天本来眼睛、鼻子、嗓子里都充斥着胡椒粉,这会一喝辣椒水,只感觉喉咙像是被火烧了一样疼,头上的胡椒粉也像一只只蚂蚁在啃咬自己的脸,整个人都不好了……

        “啊啊啊!毛巾!快给我毛巾!”燕冲天都快疯了,这都什么事啊!本来要给傅玉书喂药丸,谁料他的嘴闭得太紧,自己好心好意要嚼碎了喂给他,就快成功了,让白石一吓,药被自己吞了,现在又闹这么一出!

        “大师伯,不能用那个毛巾——”话音未落,燕冲天已经拿毛巾擦了脸,这下好了,白石特地为傅玉书准备的套餐让色老头享受了……

         “啊啊啊——”燕冲天叫唤着就要把那木盆掀翻,这可不得了,要是掀翻了,这一盆辣椒水就要浇在傅玉书身上了!白石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想也没想就飞扑过去挡在傅玉书身前,“哗啦!”连盆带辣椒水都被泼在了白石背上,燕冲天脚下一滑,把白石撞了一下,白石站立不稳,直接隔着被子趴在了傅玉书身上。

        “咳——”傅玉书被这突如其来的冲击力给弄醒了,一睁眼就看见白石呲牙咧嘴地趴在自己身上,“……白石道长……”

        “哎哟,玉书,你居然……你可算醒了!真是太好了!”白石感觉自己背上火辣辣的,但也顾不了许多,连忙站直了身子。

        “咳咳咳咳咳!呃啊啊啊啊!你们别光顾着说话,我还在这呢!白石快扶我起来!”燕冲天一边大吼,一边伸手乱抓,这一抓不偏不倚抓到了白石的腘窝,白石腿一软又趴在了傅玉书身上。

        该说白石幸运呢还是不幸?这一趴白石的嘴唇正好贴在傅玉书的锁骨上窝,傅玉书感觉自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想推开白石,奈何刚醒来浑身脱力。

        “玉,玉书,我我我,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白石面红耳赤,想着嘴唇的触感,居然不由自主地咽了口唾液。

        “……没关系……白石道长,你先起来。”傅玉书没有办法,现在刚上山没多久,在成为崇祯弟子之前,这些师兄们还是不要得罪的好,能忍则忍。

        “好,好,我这就起来。”白石起身,又帮傅玉书理了理被子,转身扶起燕冲天,“玉书,我先扶大师伯出去,再告诉青松掌门你醒了,这两天可把我们急坏了,你好生休息。”

        “嗯,白石道长你去忙吧。”玉书浅笑。白石又一次愣了愣神。

        “你这小子啰哩吧嗦没完没了!少贫嘴,咳咳——快扶我出去洗脸!我要知道这些东西是谁放这的,非扒了他的皮不可!阿嚏——阿嚏——”

        “……是,大师伯。”




感谢阅读(๑•ั็ω•็ั๑)


Luna Night

【白傅】大师兄的100种死法(三)

♣渣文笔渣文笔渣文笔……重要的事说三遍

♣一如既往的沙雕风~


╭(°A°`)╮(三)


        “白石啊,我决定将掌门之位传于你,可有异议?”白石神智逐渐清醒后,看到青松掌门近在咫尺的脸。

        “啊?哦,那个,掌门,我不合适,还是别选我了。”白石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不久前挨过毒针的左肩。

        “为什么?之前你还有意做掌门的啊?”青松不解。...

♣渣文笔渣文笔渣文笔……重要的事说三遍

♣一如既往的沙雕风~


╭(°A°`)╮(三)


        “白石啊,我决定将掌门之位传于你,可有异议?”白石神智逐渐清醒后,看到青松掌门近在咫尺的脸。

        “啊?哦,那个,掌门,我不合适,还是别选我了。”白石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不久前挨过毒针的左肩。

        “为什么?之前你还有意做掌门的啊?”青松不解。

        “那个啊…我,我有喜欢的人了,想成亲!”

        “什么?我怎么没听说?是谁?”

        白石觉得自己好像只能说伦婉儿了,毕竟她是山上唯一一个女的,再说她本来就是自己的女神,何不趁机表白一下?“是婉儿师妹。”

        “婉儿?她不是…赤松知道吗?”青松本来想说她最近不是跟玉书走的很近吗,赤松还有意撮合他们的婚事,但他看白石目光灼灼就没说出口。

        “知道知道,我们俩情投意合,早就生米煮成熟饭了。”白石信口扯谎。

        “什么?!这,这也太…”青松惊呆了,但他转念一想,也许是自己做鳏夫太久,不懂情爱,跟年轻人的世界脱节了。“那,你觉得还有谁能当掌门人啊?”

        “我看玉书就很不错,虽然目前剑法比不上我,但他年轻天赋高,假以时日,功力一定会超过我的。”直接让你当掌门,看你还有什么理由杀我,况且我还是你的推荐人,欠我个大人情,日后也好攻略。(不过大师兄,你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嗯,我会考虑的。”青松回道。

        第二天,青松找傅玉书谈完,傅公主喜怒参半,喜的是自己终于可以当上崇祯派的掌门,怒的是白石居然敢觊觎自己的女人。“哼,白石,这是你自找的,可别怪我无情。”傅玉书脸上浮现出天真却残忍的笑意。

        白石心头大事已了,哼着小曲去山下胡吃海喝了一顿。回来的路上,嗅着空气中的梅花香,得意洋洋地想“这次我不仅逃过一死,说不定还能跟女神结婚,真是美滋滋啊。心情好了,连梅花都格外香的说。”

        “大师兄——”黄昏傅玉书来敲白石的门,白石先吓得一哆嗦,但觉得自己这次肯定不会死,定了定神便去开门了。“玉书啊,快请进!”

        “大师兄,我来是想恭喜你和婉儿有情人终成眷属。”

        “哎呀,玉书,你太客气了,我应该恭喜你当上掌门才是!”白石没听出傅掌门的冷意。

        “大师兄,这酒是我亲手酿的,你一定得尝尝。”傅玉书拿出一壶酒,给白石和自己各倒了一杯。

        “哟,玉书,那感情好,能喝到你这绝色公子酿的酒,就是死也值了!”呵呵,那你就去死吧。

        “哈哈大师兄就不要拿我开玩笑了,我先干为敬,请——”玉书说完仰头一口喝下杯中的酒。

         “好,我也干了!”白石本来还留了点心眼,但看傅玉书都喝了,肯定没毒,随即也一饮而尽。

        一壶酒很快见了底,“大师兄,那我先回去了,明天一早还要练功呢。”

        “好好好,玉,玉书,不不对,是傅大掌门,晚安么么哒~”白石喝的五迷三道,开始胡言乱语,不过傅玉书并未在意,只是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白石躺在床上,美滋滋地回忆着今天发生的事,不一会就晕晕乎乎的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他是被拍门声吵醒的,“大师兄,快起床,玉书说大家都在道场等你一起习武呢!”咋咋呼呼的,应该是云飞扬,白石极不情愿地磨蹭下床,开门果然是他。

        “飞扬啊,我这门都快让你整散架了,你也不小了,怎么一点都不知道稳重?你看看人家玉书。”

          “我这不……哎,大师兄教训的是。”云飞扬小声嘟囔“你老大不小的还睡懒觉让别人等你呢~”

         “嗯?飞扬你说什……咳咳——”白石突然咳出一大口鲜血,紧接着就倒在了地上。

         “大师兄!你怎么了!”云飞扬快步上前扶起白石,但他已经七窍流血,没了呼吸。

————

        原来昨天傅玉书在酒里放了一种叫“无”的药,因无色无味服下后不留痕迹得名(我瞎编的,实在不会起药名),这种药单用不会有事,一旦提前吸入了梅花的花粉,四个时辰之后就会毒发身亡,任谁都查不出人是怎么中毒的。(不要问我什么原理,没错,这也是我瞎编的)

       可怜的白石就这样又一次英年早逝了……

————

        “嘣——”“生命值-1,剩余96点生命值。由于捏造与女主的关系,对女主有非分之想,重度ooc,生命值-10,剩余86点生命值。”

        白石从吐血,到回系统,再到听完系统说的最后一个字,都是懵哔——的。我怎么就死了呢?貌似是中毒了,可是不应该啊,山下的饭店肯定没问题,晚上喝的酒傅玉书自己也喝了啊,再说了,是我引荐傅玉书做掌门,傅玉书干嘛害我?

        等系统解释完白石为什么会死之后,白石真的忍不住要口吐芬芳了。“傅玉书,算你狠,行,你给我等着!还有你这什么破系统?意思是我跟我女神啥都不能发生了?”

         “是的。如果跟女主产生感情线就会重度ooc。”

         “我真是哔了狗了(ಥ_ಥ),死一次才扣一分,刚刚给我扣掉整整10条命,有没有天理啊——”

         “天理啊——”

         “理啊——”

         “啊——”


感谢阅读(๑•ั็ω•็ั๑)


骤雨初歇
黄金神威里最喜欢的角色就是小龙...

黄金神威里最喜欢的角色就是小龙了

黄金神威里最喜欢的角色就是小龙了

Luna Night

【白傅】大师兄的100种死法(二)

♣文笔还是很渣,慎读

♣依然是欢脱沙雕风


(๑• . •๑)(二)


        这次白石睁开眼是躺在床上,他心有余悸地下床,环顾四周,看样子这是自己的卧房,白石暂时松了一小口气,到镜子前一照,发现自己的长相并没有变化,他又松了一大口气,“哎呀,这就好办了,有哥这长相,谁攻略不了啊?”但他随即想到傅玉书带着轻笑的脸和那双亮晶晶的狐狸眼,不禁叹了口气“唉,攻略那么好看的人还是有点难度。”


        呸!老子可是宇宙第一直!这只是任务,...

♣文笔还是很渣,慎读

♣依然是欢脱沙雕风


(๑• . •๑)(二)


        这次白石睁开眼是躺在床上,他心有余悸地下床,环顾四周,看样子这是自己的卧房,白石暂时松了一小口气,到镜子前一照,发现自己的长相并没有变化,他又松了一大口气,“哎呀,这就好办了,有哥这长相,谁攻略不了啊?”但他随即想到傅玉书带着轻笑的脸和那双亮晶晶的狐狸眼,不禁叹了口气“唉,攻略那么好看的人还是有点难度。”


        呸!老子可是宇宙第一直!这只是任务,而且傅玉书那么残忍,稍有不慎都没人给自己收尸,自己就是单身至死,从悬崖上跳下去,也绝对不会喜欢傅玉书的!


        白石穿戴整齐后一打开门就看到一道靓丽的身影,“大师兄——”“砰!”白石倒吸一口凉气迅速关上了门,遭了遭了,大清早的,难道又要被杀?


        “大师兄,你怎么了?昨天不是说好今天要带我在崇祯派四处转转吗?”听声音傅玉书好像已经到了门口。


        “啊!是,我,我这不是怕我形象不佳污了你的眼嘛?”白石说着赶紧把门打开。


         “哈哈,说什么呢大师兄,像大师兄这般俊朗的人,在崇祯派怕是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一缕阳光斜洒在傅玉书的发梢,他弯弯的笑眼中仿佛含了一汪春水,面如冠玉,唇红齿白,白石呆了一下,猛的摇摇头,想甩掉心中那将要破土而出的萌动。


        “大师兄,请——”傅玉书抬手让白石先走。


        “啊!好,好……”白石回过神来赶紧走下门前的台阶,“fu——,呃,玉书,等很久了吧?”白石满脸堆着僵硬的笑容。我的乖乖,让傅公主在门口等这么久,自己怕是命不久矣了。


        “没有,大师兄,我才刚到。”傅玉书面上笑意不减,心里却想着,哼,让我等你半柱香时间?!╭(╯^╰)╮


        白石根本不知道崇祯派的地理构造,只能带着傅玉书瞎转,走着走着居然到了山崖边。


        “玉书,这里是悬崖。”妈蛋,好尴尬,自己在说什么呀!白石恨不得给自己一拳,在学校里跟兄弟聊天骚话连篇,在傅玉书面前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嗯,大师兄不要站那么靠边。”说着傅玉书轻轻拽了白石一下,有那么一瞬间,白石感觉自己心跳停了一下,但他觉得自己是被这个大反派吓得。


        看样子这是傅玉书刚上山不久,自己目前没有生命危险,既然如此,不如加快攻略速度。想到早上傅玉书还夸自己帅来着,这会还这么关心自己,那,要不干脆学学小说里的霸道总裁亲他一口?说不定傅玉书被自己这个大帅哥一亲就喜欢上自己了呢?(不,你在想屁吃)


        白石向来是个行动派,想到就做。


        “哎?玉书,你看那是什么?”“啵——”白石趁傅玉书转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是的,你没猜错,傅公主长这么大还从来没人敢亲过他,被白石的突然袭击吓了一跳,顺势猛地一推,白石就这样跌落山崖……


        “嘣——”“生命值-1,剩余98点生命值。”


        “OMG!要不要这么惨啊!”白石欲哭无泪,不过,傅玉书的脸真是滑嫩啊……我呸!老子喜欢女人!白石掴了自己一巴掌。看来直接亲太危险了,下次得换个地点,换个方式。


————————


        这次白石是在道场和傅玉书练剑,偌大的道场只有他们两个人。死了两次之后系统觉得这样下去他恐怕不能完成任务了,就破例让他迅速掌握了白石的武功,以免切磋的时候死的太难看。


         白石又开始在脑子里搜寻自己看过的小说,电视剧,要不然,试试壁咚?不行,这也没壁啊,那就,地咚?好,就这么办!(大师兄,你会死的)


         一阵刀光剑影过后,白石终于成功把傅玉书按倒在地,傅玉书墨发如瀑,趁得他越发白皙动人。


        “玉书,师兄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大师兄但说无妨。”傅玉书想先起身,谁知白石把剑一横不让他起来,虽然心里觉得奇怪,但也只好躺着看看白石要说什么。


        “玉书,自从我第一眼看到你,我就喜——”

       

        “啪叽——”白石被傅玉书的美颜暴击,再加上紧张,居然把口水滴在了傅玉书的脸上,再差半寸就进嘴里了!

       

        傅玉书恼羞成怒地把白石掀翻在地,十分嫌弃,头也不回地去洗脸了。


        谁知白石因为刚刚把剑横在傅玉书胸口处,被猛地一掀,滚了一圈,电光火石之间反应不及,居然自己把自己抹了脖子!呜呼哀哉——


       “嘣——”“生命值-1,剩余97点生命值。”


       “Tell me why——”


        喜闻乐见的,大师兄又死了一次。


        “老子就不信了!傅玉书!你给我等着!老子要是不把你攻略了,誓不为人!”


感谢阅读(๑•ั็ω•็ั๑)


Luna Night

【白傅】大师兄的100种死法(一)

♣cp是白石×傅玉书

♣原剧只看了傅玉书cut,ooc预警

♣第一次正经写文,超渣文笔预警

♣欢脱向,人物名化用自大师兄的演员

♣感谢为我提供脑洞的所有人,尤其感谢 @药理求过

如果以上都可以接受...请看吧

         (๑• . •๑)(一)

   

        “嘭——”白立新感觉头顶一阵剧痛,接着眼前一黑,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失去意识前,他听到了周围刺耳的尖叫......

♣cp是白石×傅玉书

♣原剧只看了傅玉书cut,ooc预警

♣第一次正经写文,超渣文笔预警

♣欢脱向,人物名化用自大师兄的演员

♣感谢为我提供脑洞的所有人,尤其感谢 @药理求过

如果以上都可以接受...请看吧

         (๑• . •๑)(一)

   

        “嘭——”白立新感觉头顶一阵剧痛,接着眼前一黑,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失去意识前,他听到了周围刺耳的尖叫...

        白立新,哈尔滨音乐学院作曲系的大三学生,歌唱得不错,人也长得干净帅气,人称作曲系小“白”灵。可惜他没啥作曲天赋,用室友的话说“作曲还不如李原截”,有心毕业后出国留学,可惜父母都是工薪阶层,拿不出那么多钱来。周三跟室友撸了顿串,顺便买了张彩票,没想到居然中奖了,还是100万!白立新想了几天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终于,他周六起了个大早,就颠颠地去兑奖了。

        可是这人倒霉起来,喝凉水都塞牙啊,不知道是哪家没素质的人把花盆放在窗台边缘,一刮风掉下来,正正好好砸在白立新头顶,年仅23的他就这样“香消玉殒”了。

        “白立新——白立新——”混沌中他听到如同Siri般没有感情的声音在叫自己,“你想不想复活?”

       

         “什,什么?”白立新缓缓睁开眼睛,自己居然在一个类似控制室的地方,面前大屏幕上,一团人影在对自己说话。

       

        “想复活吗?”

        “我,我真的死了?这是哪里?”

        “你被花盆砸中,已经没有任何生命迹象了,这是重生系统,如果你完成系统给你的任务,是可以复活的。”接着屏幕上出现了系统的介绍。

——————

        白立新终于接受了自己已死的现实,并且接受了这个重生系统的设定,他深吸一口气,问道“任务是什么?”

        “穿越到《金蚕丝雨》的世界中,改写傅玉书死亡的结局,并让他爱上你。”

    

        “卧槽?”白立新脱口而出,“老子可是直男啊!”

        “早点答应的话,可以考虑给你一个男性角色。”

        白立新上中学时看过《金蚕丝雨》这个电视剧,那时他的女神是何美钿,虽然他觉得傅玉书向崇祯派报仇完全没毛病,毕竟青松杀了他的父亲,还把他爷爷关了起来,但傅玉书居然睡到了自己女神饰演的伦婉儿,这就不能忍了!

 

        可现如今,难得给自己一个重生机会,如果复活了去兑彩票,自己就能出国了,到时候学成来个演出,掌声鲜花粉丝,真是美滋滋啊,攻略一个男的算什么,更何况——虽然自己不愿意承认,但傅玉书那模样是真心好看,自己要是女的绝对……呸呸呸,我是直男,直男。“好,这任务我接了!”

        “请仔细阅读注意事项”

        注意事项无非就是不能暴露自己是穿越的,不能太ooc等,有段时间这种小说爆火,白立新也看了几部,所以他大略浏览一下就穿越了。

        “大师兄,恭喜你当上掌门人,以后还请对我多多指教啊。”伴着这温润如玉的声音,白立新眼前渐渐清晰起来,我的妈!太特娘的好看了!活了二十多年,白立新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好看的男人,一瞬间他脑子里就出现了那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等等,大师兄?我去!老子穿越成白石了啊!他不是傅玉书第一个杀害的人吗,再看现在的场景,不是吧!刚穿越就死?要不要这么倒霉?

         但他还得硬着头皮说台词“哪,哪里,我,我才是让你指,指教,不不对,我,我……”

     

        “哈哈,大师兄,你这是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没,没,我……”话音未落,傅玉书已经把那三根毒针扎在白石身上,“呃啊——”虽说白石的身体有肌肉记忆,但白立新一个学生,半点武功都不会,就算是不中毒针,也会被傅玉书秒杀。

        白立新只来及说了一句“求求——”就被自己的剑钉在了树上。夭寿啦——白立新失去了意识。

        “嘣——”

 

        “生命值-1,剩余99点生命值。”系统冰冷的声音响起,“什么情况?”

 

        “忘了告诉你,你有100点生命值,每死一次减1点,违规也会减,你要在生命值用完前完成任务。”

         “呜呜~(>_<)~我太难了——”白立新发出一声哀嚎。

(之后就直接称白立新为白石了)

感谢阅读(๑•ั็ω•็ั๑)

秋刀魚

夢到黃金神威相關的夢

就塗鴉出來了

夢其實到p5就結束了

p6~p8都是幻想

夢到黃金神威相關的夢

就塗鴉出來了

夢其實到p5就結束了

p6~p8都是幻想

法克斯大叔

畫了台灣現代趴囉的基羅白...

逛夜市約會而且要穿得很隨興(??) 

畫了台灣現代趴囉的基羅白...

逛夜市約會而且要穿得很隨興(??) 

法克斯大叔
祝賀金卡姆連載突破200話歐咩...

祝賀金卡姆連載突破200話歐咩爹都!

畫了很不賀圖的賀圖... 

祝賀金卡姆連載突破200話歐咩爹都!

畫了很不賀圖的賀圖... 

法克斯大叔

趁趕稿途中來補一下一直很想畫的奇幻趴人馬x人魚基羅白石設定圖...


順便偷貼個人魚白石R18基羅白,雖說是基羅白但基羅只有出現手

https://www.plurk.com/p/namotd

趁趕稿途中來補一下一直很想畫的奇幻趴人馬x人魚基羅白石設定圖...


順便偷貼個人魚白石R18基羅白,雖說是基羅白但基羅只有出現手

https://www.plurk.com/p/namotd

法克斯大叔

沒有任何緣由的想說要是跟白石年齡相近的基羅
兩人在同個畫面會是怎樣的狀況
某方面來說算是年齡操作

PS.還沒學日文的堯樂博斯

沒有任何緣由的想說要是跟白石年齡相近的基羅
兩人在同個畫面會是怎樣的狀況
某方面來說算是年齡操作

PS.還沒學日文的堯樂博斯

飙哥女儿鹤丸汐

白石与他的加百列

突然脑袋一热想写喜来喜和他家卡哇伊的独角仙的日常qwq

清晨,白石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走到加百列的饲养盒前,“哟亲爱的早上好,想我了没?”白石打开盖子,把加百列放在了手心上看着它,“嗯嗯,真可爱呢,快点长大吧~哦,果冻吃没了啊,稍等我去给你拿。”白石轻轻把加百列放回笼子后去哪了个独角仙专用的果冻和一根香蕉,“果冻来了哦~还有好吃的香蕉,快吃吧,别饿着了~”白石用一种看女朋友似的宠爱的目光看着加百列(话说人家是蓝孩纸啊「▼△▼」喜来喜我吃醋了,白石:为什么一只独角仙的醋你都吃啊😅)

就这样吧,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在继续写后篇(飘)说实话我也好想养只独角仙啊,真的好可爱(/ω\)害羞

突然脑袋一热想写喜来喜和他家卡哇伊的独角仙的日常qwq

清晨,白石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走到加百列的饲养盒前,“哟亲爱的早上好,想我了没?”白石打开盖子,把加百列放在了手心上看着它,“嗯嗯,真可爱呢,快点长大吧~哦,果冻吃没了啊,稍等我去给你拿。”白石轻轻把加百列放回笼子后去哪了个独角仙专用的果冻和一根香蕉,“果冻来了哦~还有好吃的香蕉,快吃吧,别饿着了~”白石用一种看女朋友似的宠爱的目光看着加百列(话说人家是蓝孩纸啊「▼△▼」喜来喜我吃醋了,白石:为什么一只独角仙的醋你都吃啊😅)

就这样吧,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在继续写后篇(飘)说实话我也好想养只独角仙啊,真的好可爱(/ω\)害羞


法克斯大叔

這邊推一下...

其實我出過基羅x白石本只是中文本也只剩台灣通販部分,近期也會在虎之穴販售

伯樂巷(中文版)

虎之穴(日文版)

中文及日文版差別

中文有親友的5000字豪華小說插花,海苔較少

日文版無插花作畫有稍微調整及海苔比較多(?)

伯樂巷似乎可以郵寄至中國,若有人也喜歡他們有興趣可以訂購看看

基羅白...尊い!!!

永遠喜歡

因為日文試閱還滿有感覺的所以就放日文,中文的可以進入伯樂巷觀看

這邊推一下...

其實我出過基羅x白石本只是中文本也只剩台灣通販部分,近期也會在虎之穴販售

伯樂巷(中文版)

虎之穴(日文版)

中文及日文版差別

中文有親友的5000字豪華小說插花,海苔較少

日文版無插花作畫有稍微調整及海苔比較多(?)

伯樂巷似乎可以郵寄至中國,若有人也喜歡他們有興趣可以訂購看看

基羅白...尊い!!!

永遠喜歡

因為日文試閱還滿有感覺的所以就放日文,中文的可以進入伯樂巷觀看

法克斯大叔

基羅白漫畫,算是微捏新進度(?)148話進度的樺太組

基羅白漫畫,算是微捏新進度(?)148話進度的樺太組

飙哥女儿鹤丸汐

王子们x你【你喂他们喝乾汁后】

嘿嘿嘿_(:D)∠)_我想看手冢喝了乾汁的反应,虽然动漫里他喝了,但竟然忍住了!1551。不确定迹部大爷罗马音有没有写对……(小声bb)

手冢:……噗……(他飞快的扔下手里的乾汁跑到部门口后背靠着门滑落在地上)[青学全员:Tezuka——!]

不二:嗯,很好喝哦这次的乾汁,谢谢你能给我带来这么好喝的东西(亲)

迹部:啊嗯?这是什么不华丽的东西?本大爷才……(刚想拒绝后看到你满是期待的眼神后还是喝了)唔——![Tezuka:atobe哦,即使失去意识也要居高临下吗]

切原:唉唉唉我才不要喝这种不明液体啊啊啊!你放开我啊!我死也不喝嗷嗷嗷嗷(突然挣脱你的手跑的远远的盯着你手里的不明液体乾汁,靠太可爱了(*...

嘿嘿嘿_(:D)∠)_我想看手冢喝了乾汁的反应,虽然动漫里他喝了,但竟然忍住了!1551。不确定迹部大爷罗马音有没有写对……(小声bb)

手冢:……噗……(他飞快的扔下手里的乾汁跑到部门口后背靠着门滑落在地上)[青学全员:Tezuka——!]

不二:嗯,很好喝哦这次的乾汁,谢谢你能给我带来这么好喝的东西(亲)

迹部:啊嗯?这是什么不华丽的东西?本大爷才……(刚想拒绝后看到你满是期待的眼神后还是喝了)唔——![Tezuka:atobe哦,即使失去意识也要居高临下吗]

切原:唉唉唉我才不要喝这种不明液体啊啊啊!你放开我啊!我死也不喝嗷嗷嗷嗷(突然挣脱你的手跑的远远的盯着你手里的不明液体乾汁,靠太可爱了(*/∇\*))

幸村:(我不认为他会喝……)

白石:嗯?这是什么?感觉不太妙的样子啊,嗯?你让我喝吗?那行。(当白石放下手里的瓶子后 突然把外套脱了……)嗯~啊~ecstasy~(目瞪狗呆)

真田:这是什么?(喝了一口放下杯子后……)

kay——!太松懈了!kay——哈哈哈哈哈!赤也去跑三十圈![切原:我嘛?!(躺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