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纹大触

9121浏览    222参与
泽天夬
https://www.bil...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55342290

是漫仔的恋爱白纹杰QAQQQQQQ

这个模现在是已经停配禁用了的……很可惜_(:з」∠)_但还是支持作者的选择嗯

因为是在停配禁用之前的稿子所以应该没有问题w

这个先生我真的可!!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55342290

是漫仔的恋爱白纹杰QAQQQQQQ

这个模现在是已经停配禁用了的……很可惜_(:з」∠)_但还是支持作者的选择嗯

因为是在停配禁用之前的稿子所以应该没有问题w

这个先生我真的可!!

珊瑚是个咕咕怪

关于三只杰克的私设,嗯…以后拿来更漫画用,大概?反正我会咕咕咕。

关于三只杰克的私设,嗯…以后拿来更漫画用,大概?反正我会咕咕咕。

珊瑚是个咕咕怪
白刺摸鱼。 关于身高问题www...

白刺摸鱼。

关于身高问题www。

白刺摸鱼。

关于身高问题www。

为和
加了一些(真的一些)我之前涂色...

加了一些(真的一些)我之前涂色没注意到细节(真的细节)
嗯。。。
你们就当找不同吧
👀💦💦

加了一些(真的一些)我之前涂色没注意到细节(真的细节)
嗯。。。
你们就当找不同吧
👀💦💦

为和
杰佣 里面有一点私设 哦指绘真...

杰佣

里面有一点私设

哦指绘真的好难
上色我很简单暴躁
👀💦

哦对了雷者自避

杰佣

里面有一点私设

哦指绘真的好难
上色我很简单暴躁
👀💦

哦对了雷者自避

蝾泽
白刺就要在一起✧*。٩(ˊωˋ...

白刺就要在一起✧*。٩(ˊωˋ*)و✧*。

白刺就要在一起✧*。٩(ˊωˋ*)و✧*。

布丁的焦糖不甜
我...我終於把認親卡趕出來了...

我...我終於把認親卡趕出來了
要來認親的下方留言(๑•̀ㅂ•́)و✧

#8/10(六)台北CWT
#往昔太好看我無法駕馭

我...我終於把認親卡趕出來了
要來認親的下方留言(๑•̀ㅂ•́)و✧

#8/10(六)台北CWT
#往昔太好看我無法駕馭

枯了的墙
请问小先生找我喝茶有什麽事吗?...

"请问小先生找我喝茶有什麽事吗?"

重涂了一张白纹


"请问小先生找我喝茶有什麽事吗?"

重涂了一张白纹


布丁的焦糖不甜
认亲卡赶工中(´;...

认亲卡赶工中(´;ω;`)
学校好忙##

认亲卡赶工中(´;ω;`)
学校好忙##

小九

【第五人格】变身
巴啦啦魔法,杰克变身!

【第五人格】变身
巴啦啦魔法,杰克变身!

赤北区_l .a
这是什么人间美景。

这是什么人间美景。

这是什么人间美景。

阿狼想要思明

【毒液x白纹杰克】致命吸引

*内容来源自己昨晚的梦境,没有改编,完全从梦里照搬下来的

*部分内容评论自取 ,之后再补上

*人物个性与背景有极大OOC,归梦境所有,祝食用愉快

  

————————————————

  

  致命守护者,致命吸引。

  

  杰克在一家合租公寓的楼下,见到了自己的新舍友。

  

  一个普通的青年,做着一份普通的服务员工作,为人勤恳老实,对杰克这个新舍友表示友好与热情。

  “你好你好,你就是我的新舍友杰克吧?房东和我提起过你...我叫安东尼,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杰克低头笑了笑,想着今天的晚餐有着落了,伸手扶了扶帽檐:

  

  “Have a nice day, sir.”

—...

*内容来源自己昨晚的梦境,没有改编,完全从梦里照搬下来的

*部分内容评论自取 ,之后再补上

*人物个性与背景有极大OOC,归梦境所有,祝食用愉快

  

————————————————

  

  致命守护者,致命吸引。

  

  杰克在一家合租公寓的楼下,见到了自己的新舍友。

  

  一个普通的青年,做着一份普通的服务员工作,为人勤恳老实,对杰克这个新舍友表示友好与热情。



  “你好你好,你就是我的新舍友杰克吧?房东和我提起过你...我叫安东尼,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杰克低头笑了笑,想着今天的晚餐有着落了,伸手扶了扶帽檐:

  

  “Have a nice day, sir.”



————————————————

  

  安东尼工作到很晚才回来,已经想好晚餐吃什么的杰克,今晚决定不出去,就在家里等着猎物上门。

  

  杰克看了眼放在画架边上的调色盘,里面的红色颜料快不够了,他想他很快就有新的红色颜料了。  

  

  合租公寓有两个相邻的浴室,生活向来规律的杰克都会去左边,而右边一直无人使用。这不,安东尼回来见左边浴室有人正在立马哗啦啦地洗澡,想必右边就是自己的了,便与隔间的杰克打了声招呼,痛痛快快地进去脱光光淋浴。正洗到一半时,忽然觉得水温渐冷,扯着嗓子嗷嚎了一声,向对面的杰克发出求救:“嗷——杰克!水怎么突然变凉了?!”

  

  “不够水压。”

   “咳...那我能进来和你一起洗吗?”

   “随你喜欢。”

  

  杰克像是习以为常,解开皮带将拉链拉开,对着镜子照了照,确认是人类形态无误后才开门让站在门外满身泡泡的安东尼进来。

  

  这安东尼还挺可爱,两个大男人,还拿个盆子盖住鸡鸡过来。

  

  杰克瞥了眼,轻笑着抬手当安东尼的面脱去上衣,这一幕把安东尼给怔住了,他没想到杰克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精瘦的身材却有结实的腹肌,再看了眼自己的,啥也没有。

  

  安东尼嗅着杰克身上那弥漫在水蒸气中混杂着的玫瑰芳香,不由自主地吞咽了一下,有种强烈的意识在推动自己去靠近杰克。

  

  想要,狠狠地干他。

  

  杰克显然也知道安东尼这年轻气盛的小伙子心里在想些什么,修长的手指挑逗般地轻划过安东尼的胸膛,顺着胸腔直直地划到小腹,惹得安东尼的嗓子干是快冒烟了,被划过的地方还有些隐隐发烫。杰克已经在脑里臆想着一会儿开膛破肚的美丽场景,而安东尼却开始焦躁不安地贴近杰克的妙曼身体与其纠缠在一起磨蹭着,想要将杰克在浴室里给办了。

  

  “呵呵呵呵...真是着急呢~不先做点别的什么吗,安东尼先生?”

  

  看着猎物不费周章便主动上钩,杰克自然是感到愉悦的。他踩着悠扬的步伐不紧不慢地牵引着人到洗手台边,喉间溢出几声志在必得的轻笑,弯腰故意用将近雌伏的举止蹭刮人的雄起,双手撑在洗手台上看向镜中的自己,脸上的面具将近被额角的流体滑落。

  

  “我的猎物,你跑不掉了。”

  

————————————————

  

  “哈啊...啊...疯子...”

  

  连夜从毒液的手掌中逃脱出来的白纹已是苟延残喘,他化身一只白色的飞鸟如流星般划过夜空,他不知道自己飞了多久,到了多远的地方,他现在只想找个地方藏起来不被毒液发现。

  

  天台是个不错的选择,通风避雨,还能与鸟为伴。在天台歇脚的白色飞鸟慢慢变成一滩流体,继而成白纹大触型瘫坐在地上,他有些疲惫地抬眼看了下一望无际的夜空,不过三更天。

  

  “呵...”

  

  杰克自嘲地冷笑一声,自以为的手的猎物现在反被“吃”掉的滋味可一点儿也不好受,心中的挫败与羞耻随着杰克脑海里的记忆被无限放大,敲击着他的思绪。

  

  那是什么怪物?

  

  杰克从未见过那样的庞然大物,对方明明是和自己有着一样的流体,狰狞的面容,可为何...

  

  黑纹大触...吗?

  

  杰克心想着,侧躺在天台的屋檐下就累得睡着了。恍惚间,他感觉有什么东西攀爬过他的身体,细细啃咬着又舔舐得有些粗暴,是路过的野猫野狗?

  

  异常的敏感将自己的理智拉回现实,睁眼满布的黑色流体将自己近乎五花大绑起来,杰克翻了个身挣扎着要扯掉身上的这些烦人的流体,不料却被缠得更紧,将杰克以一个羞耻的姿势压在地上。

  

  “啊哈...放开我...你这个怪物...!”

  “怪物?宝贝,我们都是怪物。”

  

  身上的流体慢慢聚集在一起变成了毒液本体,他伸出细长的舌头挑起杰克的下巴,在杰克的耳边哑着嗓子低语着,挑逗着杰克的欲望,压迫着杰克的神经。

  

  “甜心,我们会像人类一样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将不再是怪物。”

  “啊哈...谁要和你一起...”

  “你厨房做的巧克力球还不错,我想也只有我能够吃得下了吧?”

  “......啧。”

  

  

  

  

  

  

  


hwqqdd

佣兵奈布·萨贝达一家的庄园生活纪事 2(刺客视角)

  我流杰佣,私设巨多。

  中长篇,大概。

  虽然可能有刀,但是相信我!最后肯定会甜回来的!

  主要就是想写杰佣这一大家子,最开始是被不救人不遛鬼不修机还不是卡顿和闪退的魔人队友刺激到的结果,但后来莫名其妙的认真起来了XD。

  也算是我玩佣兵一周年给自己的纪念,希望我不要拖到下一周年还没完结。

  文中初始指原皮佣兵,初装指原皮杰克。

  ————————————————

  大哥今天又被初装拐跑了。刺客一脸冷漠的想。

  虽然现在天天能看到和旧伤复发前一样每天都开开心心能上蹿下跳的大哥是很好没错,但是他身体毕竟不是以前那个身体了。即使每天都有好好喝药也不代表他就真的变...

  我流杰佣,私设巨多。

  中长篇,大概。

  虽然可能有刀,但是相信我!最后肯定会甜回来的!

  主要就是想写杰佣这一大家子,最开始是被不救人不遛鬼不修机还不是卡顿和闪退的魔人队友刺激到的结果,但后来莫名其妙的认真起来了XD。

  也算是我玩佣兵一周年给自己的纪念,希望我不要拖到下一周年还没完结。

  文中初始指原皮佣兵,初装指原皮杰克。

  ————————————————

  大哥今天又被初装拐跑了。刺客一脸冷漠的想。

  虽然现在天天能看到和旧伤复发前一样每天都开开心心能上蹿下跳的大哥是很好没错,但是他身体毕竟不是以前那个身体了。即使每天都有好好喝药也不代表他就真的变回了原来健康的身体,只是说有初装那个家伙在身边能稍微安心一下。

  刺客早就对初装没什么敌视了,毕竟他是白纹的大哥,他只是无法完全信任他。

  他查看冰箱里的菜的手一顿,然后又像没顿过一样。

  不论怎么说,他不可能告诉初始,初装在他旧伤第一次复发的时候露出的“他”的模样。

  那是比白纹的“他”更可怕的影子。

  “刺客哥!”刺客的思绪被突然扑倒背上的弹簧打断,“我今天想吃牛排!七分熟的那种!”

  “就知道吃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缠着匿踪天天给你开小灶。”刺客反手在弹簧额头上轻轻敲了一下。

  弹簧飞快的吐了吐舌头:“那还不是因为刺客哥你不干,忧郁哥又要陪着思明嘛。”

  刺客被他的嬉皮笑脸搞得没脾气,他无奈的叹了口气,自己的弟弟,说什么也得宠着。他维持着背上背着个不轻的小家伙的姿势,冲坐在客厅里看书的匿踪说:“匿踪,去找一下感染和寄生吧,这两个家伙不知道又窜到谁那去玩了。”

  匿踪点点头,冲刺客安静的笑了笑。

  “他们在杰克家。”

  刺客一抬头,就见着白鹰坐在二楼的扶手栏杆上。

  不是很爱说话的匿踪轻轻的“嗯”了一声后,安静的走了出去。

  微微蹲下把弹簧放下来的刺客又看了白鹰一眼,有些费力的咽下即将脱口而出的说教。

  但是刺客很熟悉白鹰的性子,这个多半会在刺客自己退役后接下刺客手里“第一佣兵”的名头的家伙从来不会被什么东西所束缚,就算问他是怎么知道感染和寄生在哪的,就算对他说教不能待在那么危险的地方这类的话,最终也只会得到“和你没什么关系”之类的回答,虽然可能会因为他是他哥而委婉一点。

  刺客也没再说什么,转身一头钻进了厨房。

  “刺客哥哥,”过了一段时间,思明的声音突然响起,里面还有几分惊喜,刺客切菜的手停了婷,“匿踪哥哥他们回来啦,白纹哥哥也来了!”

  一听到白纹也来了,刺客脑袋上青筋突然一蹦,提着菜刀就冲出去了。

  果然看了到白纹那张笑的傻乎乎的脸。

  白纹肯定没想到刺客会用这种围着围裙但是提着菜刀的形象出来迎接他,抱着思明的手都僵了僵。

  “你怎么突然来了?”刺客脸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手上却慢条斯理的抽出一张纸擦了擦因为切菜而被染湿的,握着菜刀的手。

  颤颤巍巍的把思明放下后白纹说话的声音都有点发抖:“这不是……今天大哥和大嫂出去玩了,感染和寄生又来找雾鹗和绯鹗,来找他们俩的匿踪又被绿纹的情话弄得脸红……”

  刺客挑了挑眉。

  白纹可怜兮兮的一撇嘴:“我就想你了。”

  那模样,就好像只要刺客愿意他就能当场抱着他的大腿哭上一场。

  他这个样子让刺客怎么也说不出重话,最后只能不耐烦的翻了一个白眼:“坐那等着吃饭。”

  说完就转身进了厨房。

  但是白纹没有听,他跟着刺客进了厨房,在刺客怼他之前先抬手搂住了他的腰。

  他在爱人的鼻尖上轻轻的吻了一下,声音里甚至带上了哭腔:“我真的好想你,在游戏里就算遇上了,你不是遛我不让我抱就是砸我板子,蓝鲨遛完了还会主动留下来陪冷面一会,暗杀甚至会乖乖的被蝠鲼抱一会,你倒好,遛完五台不陪我也就算了,好不容易抱到了还不给我抱……”

  任谁也想不到游戏里大杀四方的白纹现在会像小孩一样在自家爱人面前絮絮叨叨的抱怨着求安慰,甚至斟酌着露出了最容易让刺客心软的表情。

  刺客确实没什么话好说,他觉得自己是真的有点对不起白纹。

  他和白纹的第一次相遇是在进了庄园后的第一场游戏里,当时两人谁也没想到对方都是第一场游戏。唯一的区别是,白纹知道引起自己注意的那个家伙,是继初始之后的“第一佣兵。”

  当时菲欧娜已经飞天,玛尔塔成功逃了出去,刺客救下海伦娜之后帮她扛了两刀让她顺利跑到了大门,但是带了传送的白纹瞬间从刺客身边消失,刺客一愣然后瞬间反应过来,用护腕冲过去又替她挡了一刀。

  海伦娜逃了出去,刺客却自己倒在那了。

  当时白纹在那看了他很久,久到刺客都觉得他是在放血了,他才有了动作。

  他把他小心翼翼的抱了起来,放在了地窖边上。

  在刺客差点因为被轻视而炸了的时候,白纹说出了一句刺客永远也不可能忘掉的话。

  而那也算是奠定了他们两个感情的基础。

  但他们总是聚少离多。

  白纹虽然是杰克家的老三,但是上面有几乎完美的初装和沉稳的金纹,一般情况下没他什么事。

  而刺客忙的连赛后聊天的空闲都没有,他要赶回去照顾生病的大哥和不确定能不能自己好好照顾自己的弟弟们。

  白纹有些心疼的吻了吻刺客因为和初装不眠不休的照顾初始,以及做家务照顾弟弟们而累出的黑眼圈,搂着他腰的手紧了紧。

  刺客什么都没察觉出来,他只是觉得自己好像确实有点亏待白纹了。

  他踌躇了半天,最终轻轻吻了一下白纹的唇,挑着眉笑说:“爱你。”

  然后艰难的在白纹怀里转了个身,切起菜来。反倒是白纹一愣,瞬间涌上来的狂喜让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摁着他的手逼他把菜刀放下后,猛的把刺客转回来,一把把他抗了起来,转身就向他卧室冲去。

  刺客被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哐哐几下就打在白纹背上,挣扎的白纹几乎扛不住。

  “淦!白纹你和死猪蹄子TM的要干嘛!老子饭做了一半!放手!”

  白纹没理他,路过几乎所有弟弟都在的客厅的时候,他抽空冲匿踪和忧郁说了句“晚饭拜托你们了”就扛着刺客消失不见了。

  忧郁笑了笑,匿踪点了头。

  进了屋,白纹扯了自己的领带把刺客手绑住就开始发疯。

  ——最起码刺客是这么觉得的。

  他就是再迟钝也感觉出来了,这种感觉是白纹和他的那个“他”融合在一起的感觉。多半是因为本来白纹今天情绪就不稳定,自己还刺激了他。

  得,都是自己作的孽。

  虽然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白纹的“他”在做主导,但是那以后再见面的时候,除了刺客真的刺激到他了,不然“他”一般是不会出现的。

  刺客一遍挣扎着一边回想着之前出现这种情况是怎么解决的,结果绝望的发现几乎都是被他艹一顿就好了。

  可能不止一顿。

  “我饭还没做完,你不是还想和我们吃晚饭的吗?”刺客试图诱劝。

  然而几乎没什么用,白纹正用一种让他脊柱发痒的方式摸他的脸:“没关系的,我亲爱的小先生,你偶尔也要放松一下自己,相信你的弟弟们好吗?比如今天帮忙做晚饭的匿踪和忧郁。”

  刺客被噎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白纹另一只手摩挲着刺客的腰,和那些深得隔着衣服都能摸出来的疤。

  他几乎知道刺客身上每一道伤的来历,而其中一大半都是为了掩护他的同伴。有时候白纹真的觉得刺客傻得过分,宁愿放弃自己活命的机会,也要保证队友的平安。

  白纹把刺客还在挣扎的手摁在他头顶,俯下身子用自己的鼻尖碰上他的鼻尖:“你第一次主动亲了我,我真的好开心。”

  刺客看着白纹近在咫尺的双眼。即使思维几乎已经被“他”占据,白纹的眼睛里还是能看出浓的几乎要溢出来的爱意。

  他长叹一口气,随即放松了身体,挑着眉瞧他:“随便你。”

  忧郁和匿踪做好了饭,弹簧表示虽然没刺客做的那么熟练但是有两人做的饭后甜点还是很幸福的。

  除了初始刺客和旧装之外最大的明焰招了招手让大家都散了,给那两人留的道直接放冰箱里就行了。无人有异议。

  结果,两人真的一晚上都没出来。

  ……当然,白纹被因为腰快断了而在床上躺了很久的刺客冷落了一个多星期是后话了。

  ————

  “走吧。”

  “你TM为什么要把我放地窖!看不起我就直说!”

  “这位坚毅的小先生,抱歉让你误会了,我这个举动并不存在任何看不起你的意思。”

  “那你……”

  “我只是觉得,每个为了同伴而牺牲的人,都值得尊敬。”

  “……你真这么想就不该放了我。”

  “这只是一个见面礼,我亲爱的,下次再见的时候,我会毫不留情的看看你因为没能救下任何一个同伴而绝望的模样。”

阿狼想要思明

【杰佣】You are the best

*根据白棠 @阿鹰想要思明 提供的灵感改编 

*1.5K预警,杰佣-白刺

*仅以此文献给那些努力从屠夫刀下救人的佣兵,你们很棒

  

————————————————

  

  【你是什么样的不该由他人来定夺,而是由你自己。】 

  

  刺客奈,一个从懵懂走向成熟,一路上跌跌撞撞地变强的佣兵,一个别人眼中的救人位,自己眼中的修机位。

  

 肩负重任,压力山大。

  

  对于救人失误没法完好扛刀,刺客奈感到无比愧疚,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无法为修机的队友争取更多的时间的同时也让上过椅的队友加速了死亡时间,他总是一味地道歉。

   如今的刺客奈...

*根据白棠 @阿鹰想要思明 提供的灵感改编 

*1.5K预警,杰佣-白刺

*仅以此文献给那些努力从屠夫刀下救人的佣兵,你们很棒

  

————————————————

  

  【你是什么样的不该由他人来定夺,而是由你自己。】 

  

  刺客奈,一个从懵懂走向成熟,一路上跌跌撞撞地变强的佣兵,一个别人眼中的救人位,自己眼中的修机位。

  

 肩负重任,压力山大。

  

  对于救人失误没法完好扛刀,刺客奈感到无比愧疚,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无法为修机的队友争取更多的时间的同时也让上过椅的队友加速了死亡时间,他总是一味地道歉。

   如今的刺客奈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与监管者单挑,溜对方个180秒不是问题。但也有令自己头疼的时候——
     

  “西马大!杰克从我这边过来了!”

  

  不断地救人,不断地扛刀,刺客奈两边来回跑的同时还得补一下路过的密码机,赛后顶着被队友谩骂的罪名只能一个劲地道歉,也不知道该怎么做,道歉后捂住淌血的伤口默默退出。

  

  越是担心,越是小心,便越是容易出差错。

  

  “啪滋——”

  

  和队友牛仔修机时,一边提防着传送与心跳,一边还得盯着判定条,一不留神心跳来了,红光乍现,这判定条也一定很给面子地松手就炸,防不胜防。

  

  牛仔白了刺客奈一眼,索性想要到下一台密码机去破译,刺客奈双手合十不断说着抱歉,让出密码机而主动前去“诱敌深入”,毕竟是因为自己炸机了才引来的监管者,这锅自己得背好。见人走后,牛仔才松了一口气,走回来继续补密码机。

  

  沿途没有一个队友协助,五个护腕在手始终不是持久续航的道具。很快,两台机下来,刺客奈便撑不住了,硬生生挨了一记雾刃,捂住伤口向小木屋跑去, 一个盖板没砸到,却被人从身后偷袭了。

  

  自己成为了第一个上椅子的人,漫长的等待无人来救。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我松手就炸也太背了吧...”

  

  刺客奈坐在椅子上嘀咕着,引来监管者的注意,褪去浓雾的隐化后,是身穿西服的白纹大触。

  

  “真可惜。”

  

  白纹扶了扶帽檐,站在刺客奈的身边看着刺客奈在椅子上挣扎蹬腿:“大门开启了,他们都没想救你。” 

  

  “......”

  

  赛后,佣兵拖着疲惫的身子准备回去时,还被牛仔与其他队友指责了一番,一个劲道歉的同时,双手也在不住地发抖,“你没什么用”“还炸机”“搏命都不带”之类的话全砸在刺客奈的身上,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他也只是笑了笑,不敢多言。

  

  巧合的是,下一局也是白纹。

  

   开局是褪色破旧的红地毯从刺客奈眼前蔓延到尽头的教堂,刺客奈环顾了下四周,在不远处找了台密码机开始动手破译起来。

  

  远处队友秒倒的速度让刺客奈吓到炸机,几个护腕推过去赶路救人时,队友已经过半血,好不容易救下来不正不偏挨了双刀,苟延残喘地跑到角落痛苦地喘息着,倒地的时间里一直没有队友来治愈自己,自己治愈起来时已经晚了一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两个队友分别上天,剩下医生和自己修最后一台密码机。 

  

   白纹那边像是找不到人一样,除了更换天赋技能没有别的动作,正在修机的刺客奈心想着,忽然一个促不胜防的判定条出来让自己给失误炸机,随着一声唳啸,白纹传送到了医生面前,给对方一记雾刃恐惧震慑直接倒地,刺客奈吓得一个护腕推出去,看着医生被带到椅子上直接上天而自己却无能为力,刺客奈满是愧疚。

  

  椅子就在旁边,白纹很快就追了上来,刺客奈利用地形与板子将白纹溜到头皮发麻,地窖在废墟,他不愿就此放弃,也不愿苟且偷生。

      不服输,是佣兵的精神。

      体力终究是有限的,喘息充斥耳膜伴随着砰砰直跳的心跳如雷鸣敲打全身神经细胞,眼看就快到地窖了,刺客奈咬了咬下唇,想着继续与白纹耗下去,却因为忘记回头而挨了一记远程雾刃倒地。

     
     整整牵制了360秒!!

     被白纹整个横抱在怀里的一瞬,刺客奈听到了来自白纹的声音,那低沉而有磁性的嗓音在刺客奈耳边缓缓响起:“你是什么样的不该由他人来定夺,而是由你自己。你做得很好,小先生。”

  

  被白纹带到地窖口前的刺客奈开始陷入了沉思,满是愧疚的他又怎能心安理得地跳地窖呢?

  

   他不由得攥紧白纹的衣襟,将头埋进白纹的胸膛:“谢谢你...可是我对不起他们...是我的错...我不能就这么心安理得地跳地窖...”

  

  “小先生,你没错...”

  “让我的军刀留下来陪你吧。”

  

  话音刚落,白纹怀里一空,耳边回荡着刺客奈投降发出的撕心裂肺的痛楚惨叫,白纹心里很不是滋味,看着臂弯空落落的,他笑着摇了摇头。

  

   “小笨蛋。”

  

  

  

   【满天的星辰躲进你的眼

  

     指引我一生颠簸的旅途

  

     尽管百尺高楼难摘星辰

  

     但曾看过那样醒目的美】

  

  

  

  

  

  

阿狼想要思明

【杰佣】杰尽一生,佣你入怀(21)

*2.6K预警,老理x刺客奈

*沙雕轻松向,内容有部分梗

*文中还有蜥勘的友情客串  

*因为涨粉了灵感也爆发了!!谢谢支持!!  

————————————————  

   “哟,这不小矮子吗?”

  

  大老远就看到老理的卢基诺挥了挥手中被咬了一大口的甜甜圈,向老理打了个招呼。

  

  老理眉头一皱,抬头看了眼高高在上的卢基诺,那大爷般的坐姿,怀里还搂着个诺顿。

  

  那不是庄园恶霸之一吗?

  

   “这是?”

  

  老理对卢基诺这个新来的监管者并不太熟悉,他歪了歪头,隐约记得上次似乎在哪里见过,可是他给忘了。

  

  “卢基诺啊,一个教授来着。话说回来,他好厉害啊,长得又高又...

*2.6K预警,老理x刺客奈

*沙雕轻松向,内容有部分梗

*文中还有蜥勘的友情客串  

*因为涨粉了灵感也爆发了!!谢谢支持!!  

————————————————  

   “哟,这不小矮子吗?”

  

  大老远就看到老理的卢基诺挥了挥手中被咬了一大口的甜甜圈,向老理打了个招呼。

  

  老理眉头一皱,抬头看了眼高高在上的卢基诺,那大爷般的坐姿,怀里还搂着个诺顿。

  

  那不是庄园恶霸之一吗?

  

   “这是?”

  

  老理对卢基诺这个新来的监管者并不太熟悉,他歪了歪头,隐约记得上次似乎在哪里见过,可是他给忘了。

  

  “卢基诺啊,一个教授来着。话说回来,他好厉害啊,长得又高又博识...结晶体的话...听说还闪闪发光的...”

  

   刺客奈自顾自地说着,眼里还情不自禁地流露出一丝崇拜,这让老理看着有些不爽。

  

   卢基诺一跃而下跳到老理面前,高大魁梧的身材感觉都能一屁股坐死这看起来瘦弱不已的老理,老理抬头看了看这长得如此嚣张跋扈的卢基诺,冷哼一声:“长得高有什么用,还不是天天给疯人院的天花板送补贴。(孽蜥跳起时常以铁头撞破天花板)”

  

  卢基诺同样回以冷哼,吐着细长的蛇信子眯眼打量着老理,将剩下的甜甜圈一口吃掉,不紧不慢地吞下去后才开口:“你闪现进洞还有理了?”

  

  老理一听就火大,这个事刚今早睡醒才忘记,现在又被这厮提起来了,气不打一处来,老理抬起锋利的指刃随手一挥就把孽蜥的衬衣划破出几个大口子,露出了一大片红艳艳的肚兜,格外显眼。

  

  这跳跳蜥还穿肚兜?民国改革风?

  

   老理不解地歪了歪头,伸手指着卢基诺的红肚兜,似笑非笑道:

  

  “看你嚣张跋扈的,都称为教授了还穿这破玩意儿的红肚兜。”

  

  卢基诺骄傲地一笑,顺势脱下那碍眼的破碎不堪的衬衣扔到一边,叉腰向老理展示那胸前绣着大大的“奶昔”两字的红肚兜,回答道:

  

  “羡慕吗?我家诺顿顿给绣的,你家刺客奈会给你绣吗?屁也没有吧哈哈哈。”

  

  “你找死,你他妈有病吧?!!”

  

  老理听着更是生气了,这火上浇油、雪中送冰的,二话不说直接扑上去就和卢基诺拧打在一起。

  

  刺客奈抱住跳下来的诺顿不知所措,最后是诺顿扔出磁铁强制将两人分开才停止了这荒谬的打斗,两人鼻青脸肿地对视着,各自发出不屑的冷哼,老理不甘心,伸手扶正面具的同时还不忘补刀几句过去:“你后摇弹刀,大跳撞墙,放狗被撞!”

  

  “嘶嘶...你过板被砸,卡网后退,翻窗丢人。”卢基诺也是见过这小场面,吐了吐蛇信子回应。

  

  老理:“你尾巴摇得跟只狗一样!”

  卢基诺:“你头发跟假的一样。”

  老理:“你教授这些素质?!”

  卢基诺:“你理发师不讲道理。”

  

   老理看了眼卢基诺的裆部扁扁的,一点儿也不如自己的鼓鼓的,当机立断来了句:“哼,你这鸡鸡跟没了似的,那么小。”

  

  “小?”卢基诺挑眉看着老理,当着三个人的面拉开裤链给他们看,随着一道白光从卢基诺的裆部里迸溅出来,差点亮瞎了刺客奈的眼,幸好诺顿及时捂住。

  

  老理:“你他妈你怎么有两根??”

  卢基诺:“种族基因,你有吗?”

  老理:“你找死!”

  

  差点再次打起来的两人,被路过的黄衣与先知及时劝阻下来。

  

————————————————

   回到家后,越想越委屈的老理开始怀念起那个不怎么顶嘴的冷面,卢基诺太厉害了,自己根本不是卢基诺那个臭不要脸的对手。  

  

  走到客厅的老理,被白纹和斯文加利喊住了,两人相视一笑,知道这老理定是被强大的对手给欺负了,他们还是头一次看到老理如此无精打采地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还带着些许委屈。

  

  白纹:“怎么了,我的二哥?”

  老理:“我刚才,和卢基诺互撕,输了。”

  斯文加利:“卢基诺是哪位?”

  

  老理见两人忽然正襟危坐,心想这卢基诺一定不简单,于是走过去将外套甩在一旁,分开大腿随意瘫坐在沙发上,抬手将修长的手指揉进额前碎发里往后一并抹去,有气无力道:“不是哪位,是整日在庄园里跳来跳去的那个蹦比啊。”

  

  白纹摸下巴思索了片刻:“是新来的杂技演员吗?”

  老理白了白纹一眼:“不是,他是个监管者。”

  斯文加利取出烟斗不紧不慢地吐出一口云雾:“咒术师?”

  老理:“有鸡鸡的,他是男的。”

  白纹忽然想到了什么,补充道:“噢!原来是祭司啊。”

  老理:“你他妈...”

  

  斯文加利笑了笑,从胸前的衣袋里取出一支雪茄递给老理,并问了句:“难道是...女仆装幸运儿?”

  

   老理气急败坏,一巴掌呼掉斯文加利手上的雪茄,正好砸到白纹的脸上。

 

  “好好好,你别气,你慢慢说。”

  

   斯文加利开口哄道。

  

  “他说我头发跟假的一样,试问谁不知道?就在月亮河公园那一带,他个蹦比特别地嚣张,我上去跟他个蹦比打在一块,完了他还嘲讽我没有红肚兜,鸡鸡还没有两根,我被怼得就像个人(机)...”

  

  老理还没说完,白纹忽然噗嗤一笑,赶紧伸手扶着面具,试图掩盖面具被笑裂的事实。

  

  老理:“你笑什么?”

  白纹:“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老理:“什么事?”

  白纹:“我的小先生刚给我绣的红肚兜送来了。”

  

  老理怔了怔,刚要说些什么,一旁的斯文加利也忽然轻笑出声。

  

  老理一脸疑惑地看向斯文加利:“你又笑什么?”

  

  “亲爱的也给我绣了红肚兜。”

  

   斯文加利说着,空着的手还特意摸了摸胸膛,似乎此时口中所说的那红肚兜正穿在身上。

  

  老理:“你们都有红肚兜?”

  白纹/斯文加利:“对,对...哈哈...”

  老理:“我再重申一篇,我他妈没在开玩笑!”

  白纹:“那你说的这个,卢基诺...他漂亮吗?”

  

  漂亮个鬼!长得那么嚣张。

  

  老理心想着,否定地摆了摆手:“他不是漂不漂亮的问题,他真的是那种,那种很少见的那种...他长得十分嚣张,那条尾巴跟狗似的甩来甩去,十分毒舌,体型瘦长高大简直可以一屁股坐死人...遗憾的是刚才和他互怼得太厉害了,我都没能看清他脑后扎着的小脏辫...”

  

  白纹:“哈哈哈哈...”

  

  老理额角青筋暴起,伸掌拍桌:“你老打旋转空刀,我忍你个蹦比很久了!”

   白纹:“我的小弹簧给我绣了红肚兜兜。”

  老理:“你明明在笑我你都没停过!”

  白纹:“不不不,二哥,我们可是杰克家族的成员,无论多好笑我们都不会笑...除非你的小兜帽没给你绣红肚兜。”

  

  斯文加利点了点头,起身拍了拍老理的肩,让他先去洗个澡冷静冷静,过阵子他和白纹会亲自去会会那个卢基诺。老理信以为真地看着斯文加利,忽然觉得这个家还是有点温暖的,起来握住斯文加利的手,有点激动:“好,你们要多学点脏话,不然会被他怼死的,别丢了我们杰克家族的脸。”

  

  说完,老理松了一口气,心满意足地回到卧室,刚关上门就听到白纹在客厅狂笑:“hiahiahiahiahiahiahia...”

  

  于是老理立马开门探头出来看看,看到白纹重重地锤了一拳沙发背,说道:“这卢基诺真是嚣张,竟然欺负我们杰克家族的人,活腻了。”

  

  “好兄弟...”

  

  老理欣慰地点了点头,觉得这个家温暖甚足,满意地关上了门才不到三秒,门外又传来了白纹的狂笑:“hiahiahiahiahiahiahiahia...”

  

  老理一头雾水地打开门探头出来看看,发现斯文加利抱着白纹轻拍他的后背安抚。

  

  我明明听到有笑声,是错觉吗?

  

  老理也想不明白。

  

  


星雅醬

【白纹X刺客/杰佣abo】薄荷玫瑰(番外4)

番外4.

在经历了整整九个月的孕育,白纹跟刺客的孩子在一个晴朗的早晨顺利出生,

白纹全程都陪在刺客身边,当孩子顺利呱呱坠地后,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刺客生下的是一个可爱的小女娃,遗传了刺客的蓝眸跟白纹的银色头发,

当往昔把喜好澡的小宝宝塞进白纹怀里时,白纹露出难得一见的惊慌表情,

完全不知道应该要怎么抱才不会伤到孩子,让躺在床上有些疲惫的刺客忍不住露出微笑。

“恭喜你得到一名女儿,白纹。不过看起来白纹你完全不会抱新生儿啊。”

开门进来的邪眼看到白纹手忙脚乱的抱着女儿,露出一丝鄙视的表情,

也幸好白纹的女儿非常乖巧,被自家父亲这样折腾都没有哭闹。

终于,站在一旁的往昔看不下去,...

番外4.

在经历了整整九个月的孕育,白纹跟刺客的孩子在一个晴朗的早晨顺利出生,

白纹全程都陪在刺客身边,当孩子顺利呱呱坠地后,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刺客生下的是一个可爱的小女娃,遗传了刺客的蓝眸跟白纹的银色头发,

当往昔把喜好澡的小宝宝塞进白纹怀里时,白纹露出难得一见的惊慌表情,

完全不知道应该要怎么抱才不会伤到孩子,让躺在床上有些疲惫的刺客忍不住露出微笑。

“恭喜你得到一名女儿,白纹。不过看起来白纹你完全不会抱新生儿啊。”

开门进来的邪眼看到白纹手忙脚乱的抱着女儿,露出一丝鄙视的表情,

也幸好白纹的女儿非常乖巧,被自家父亲这样折腾都没有哭闹。

终于,站在一旁的往昔看不下去,直接把小宝宝从白纹怀里移到刺客手上,

看着怀中闭上眼睛熟睡的孩子,刺客露出了一抹温柔的微笑。

“你们想好你们这个宝贝女儿的名字了吗?”

抱着奈克走进来的蒸汽问,一旁的邪眼跟往昔也露出好奇的表情。

白纹跟刺客互看一眼露出会心一笑,这个问题打从怀孕五个月他们就在思考,

因为不知道宝宝的性别,他们一共准备了两个名字。

“我们觉得叫这个孩子“安”。”看着怀中的孩子刺客柔声说。

在安出生满一个月后,邪眼跟蒸汽便带着奈克回到蒸汽之都,

毕竟那里才是他们的大本营,

不过每年两家人都会找机会一起出去玩或是去对方家作客,

两个小孩也培养了深厚的友情。

在生下孩子后,刺客便继续他的雇佣兵工作,

不过他已经不再接触那些长期或是容易发生危险的雇用,

有时候邪眼也会邀请刺客一起合作。

随着时间过去,安跟奈克逐渐长大,根据家族的族规规定,

每位家族子弟在成长到十岁后就要前往本家进行学习,并根据他们日常表现评等。

奈克因为不放心安的安危,刻意晚了三年等安到达十岁一同回到本家,

因为两人的父亲在家族内的份量不低(一个紫级一个金级),

两人的到来得到许多家族成员的重视。

至于安跟奈克接下来在本家的生活会发生什么事情,

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卡萊蓮愛第五
我真係在陸服版抽了第一次金光...

我真係在陸服版抽了第一次金光

係傑克的白紋~~~

我真係在陸服版抽了第一次金光

係傑克的白紋~~~

星雅醬

【白纹X刺客/杰佣abo】薄荷玫瑰(番外3)

番外3.

幸好邪眼不小心泄漏的信息素只有一丝丝,

在喷雾的作用下迅速消失,

没了刺激的刺客很快就恢复过来,

看着坐在沙发上喝茶,全身都是喷雾味道的邪眼,

刺客露出歉意的表情朝着对方点点头。

邪眼回以刺客一个微笑,接着转头看向一旁的往昔,跟往昔交换了一个眼神后,

转头看向白纹。

“请多指教刺客先生,我是白纹的表哥邪眼,

叫我邪眼就好。”

邪眼朝着刺客点点头说,刺客也点点头回应。

老实说刺客一知道面前这位优雅的绅士就是顶顶大名的雇佣兵邪眼时有点意外,

毕竟邪眼在雇佣兵的世界可是传奇一般的存在。

在往昔的鼓励下,

刺客终于把一直握在手中的验孕棒递给白纹,

看着验孕棒上代...

番外3.

幸好邪眼不小心泄漏的信息素只有一丝丝,

在喷雾的作用下迅速消失,

没了刺激的刺客很快就恢复过来,

看着坐在沙发上喝茶,全身都是喷雾味道的邪眼,

刺客露出歉意的表情朝着对方点点头。

邪眼回以刺客一个微笑,接着转头看向一旁的往昔,跟往昔交换了一个眼神后,

转头看向白纹。

“请多指教刺客先生,我是白纹的表哥邪眼,

叫我邪眼就好。”

邪眼朝着刺客点点头说,刺客也点点头回应。

老实说刺客一知道面前这位优雅的绅士就是顶顶大名的雇佣兵邪眼时有点意外,

毕竟邪眼在雇佣兵的世界可是传奇一般的存在。

在往昔的鼓励下,

刺客终于把一直握在手中的验孕棒递给白纹,

看着验孕棒上代表怀孕的两条红线,

白纹的脑袋直接当机,待愣愣地看着刺客。

“果然跟我想的一样,恭喜你怀孕了,刺客先生。”

邪眼看了一眼脑袋当机的白纹,转头对着刺客说。

“虽然验孕棒出错的机会不高,

不过刺客还是去医院一趟进行详细检查比较好,

怀孕前几个月是最危险的时候。”

往昔的提议让白纹回过神来,

原本预设好的行程全部取消,

白纹决定亲自带刺客去医院进行检查,

邪眼则是要去车站一趟接他的伴侣跟孩子。

经过了一系列最高规格的检查后,

往昔看着手中的检查结果宣布刺客已经怀孕三个月,

不过孩子的性别暂时还是个谜。

从往昔手上接过孕妇(孕夫?)手册,

还有一堆关于怀孕注意事项的笔记,

刺客便在白纹的陪同下回家,

这时候的刺客还不知道家里有着惊喜在等着他。

“欢迎刺客叔叔跟白纹叔叔回来!”

刺客一打开门就听到一个奶声奶气的童音,

下一秒一个黑色的小肉包就朝着自己扑过来,

不过可能是因为身高的关系,

小包子只能抱到刺客的大腿。

“看起来小奈克很喜欢刺客呢!”

原本坐在沙发上的邪眼起身走了过来,

把巴着刺客裤子的小包子抱起来,

这时刺客在发现眼前的小包子有着跟邪眼相同的黑发红瞳,一看就知道跟邪眼有血缘关系。

“这个孩子是邪眼的孩子吗?”刺客看着小包子水汪汪的大眼睛问。

小包子的名字叫奈克,是名年约两岁的小A,

是邪眼与他的伴侣蒸汽的第一个孩子,

因为白纹很担心自己会照顾不好怀孕的刺客,

因此决定把拥有相关经验的邪眼抓来当保母,

对此决定邪眼并不反对,

就当是带着自家伴侣孩子一起度假。

邪眼的伴侣蒸汽是一名帅气的男O,

据说邪眼当年是在一场混战认识蒸汽

(两人还处于敌对阵营)。

第一次与小孩子相处的刺客有些紧张,

不过奈克是个聪明又乖巧的孩子,

这让刺客忍不住期待腹中孩子出生,

应该会是个跟奈克一样可爱的孩子吧!

“对了!差点忘记一个重要的事情!我跟蒸汽有个礼物药送给你们。”

邪眼伸手接过蒸汽递过来的小盒子交到白纹手上,

白纹打开盒子发现里面装着一对戒指。

“这两个戒指上方镶嵌的宝石是蒸汽之都在开采矿山时意外发现的,

因为很漂亮我就留下来了,希望你们两位会喜欢。”

邪眼笑咪咪地说。

随着怀孕的天数增加,刺客的肚子也开始像吹气球一边变大,

奈克每天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趴在刺客的肚子上聆听小宝宝的声音。

刺客的身体状况也一直维持的很好,

除了因为宝宝的体重增加导致有些腰酸背痛之外,

其它一切正常,能吃能睡完全没有出现孕吐这种负面状况。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