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羽

8488浏览    199参与
姜渝03

阿萊諾(女)×克里恩(男)歲月靜好 一

好久沒玩來混更

倒序,每篇以開頭時間為主軸

阿萊諾先亡後,克里恩失智症設定

角色屬於Alpha game,腦洞屬於我


三界曆1300年

克里恩隨意地用牛皮紙包幾支藍花,腳步蹣跚地走回家。

是的,他家,他們家,他和阿萊諾,以及養育過的孩子們:白羽、安娜、青梅,他們五人的家。

「艾諾……今天是結婚紀念日……雖然我已經老得算不清幾年了,但我記得……」

記得什麼?

克里恩感到煩躁,阿萊諾怎麼又不見了?

白羽早就搬出去住,冒險一陣子有時會回來,大多時間是回王宮。

安娜則是和安娜貝爾創辦了美術學院,每個月只回家一兩次。

青梅呢?女兒像到阿萊諾的性子,一年到頭在外流浪。有時聽聞有流浪醫師到三界城的消息去下町找她,詢問...

好久沒玩來混更

倒序,每篇以開頭時間為主軸

阿萊諾先亡後,克里恩失智症設定

角色屬於Alpha game,腦洞屬於我


三界曆1300年

克里恩隨意地用牛皮紙包幾支藍花,腳步蹣跚地走回家。

是的,他家,他們家,他和阿萊諾,以及養育過的孩子們:白羽、安娜、青梅,他們五人的家。

「艾諾……今天是結婚紀念日……雖然我已經老得算不清幾年了,但我記得……」

記得什麼?

克里恩感到煩躁,阿萊諾怎麼又不見了?

白羽早就搬出去住,冒險一陣子有時會回來,大多時間是回王宮。

安娜則是和安娜貝爾創辦了美術學院,每個月只回家一兩次。

青梅呢?女兒像到阿萊諾的性子,一年到頭在外流浪。有時聽聞有流浪醫師到三界城的消息去下町找她,詢問老半天才知道她昨天離開,有時又悶聲不響回家住,一待就是十天半個月。

阿萊諾唸過她一次就沒再講了,見到面先敲女兒頭再打招呼。

克里恩則是每次都要和女兒鬥嘴個半天才消停。

思及此,克里恩猜想會不會妻女又出去了?他決定在家準備晚餐迎接她們。


「克里恩爺爺我們來了!」

「騙子,給我出去。」

黃昏時分,青梅的孩子們之二再次來訪,克里恩想都沒想就把人趕走。

對他與其記憶而言,青梅的第一個孩子才剛出生呢,這兩個跟青梅差不多年紀,甚至還大一點的人,除了開著惡劣謊言的騙子外克里恩想不到其他可能性。

青梅的孩子們之冬梅抵消了克里恩爺爺的魔法,抓著哥哥,青梅的孩子們之青竹,回到廣場。

「爺爺失憶的症狀越來越嚴重了。」冬梅說:「可惜安娜阿姨過世了,媽又因為和神的約定消失……現在沒有克里恩爺爺認識的人活著了……」

青竹附和道:「雖說神族長壽,但如果這樣活著……真孤獨呢,只甚自己活著,又遺忘了親友的死亡……」

是福是禍?


當冬梅青竹第五次被趕出他們媽媽的娘家時,他們遇到白羽。

「大舅舅!」

「是冬梅和青竹啊,好久不見。我聽說你們的事了。」白羽笑問:「我有個方法,你們要不要試試?」


他們假扮成安娜的學生,以「安娜老師托我們替她拜訪爸爸」為名義,照顧克里恩,也算是替媽媽青梅盡孝。

「不會被拆穿嗎?」

「不會。」白羽說。

在回答兩人數不清的疑問後,白羽告訴兩人:「如果想瞭解你們爺爺發生什麼事,我只能說,他得了失智症。其他的,自己去查吧!圖書館有資料。」

「那大舅舅呢?」冬梅問。

白羽笑了笑。

「這大概是我最後一次回來了。」


随风潜入夜

2

OOCOOCOOCOOCOOC ♾️♾️♾️♾️♾️♾️♾️

不知道从什么年代开始,从中学到大学都会进行军训,美其名曰,爱国主义教育。这么多年下来,效果不知怎样,学生们却是怨声载道。

今天天气不错,偶有一丝小风吹过,阳光撒在身上,不燥不热。间或教官们走来走去的喝斥声,四周的站军姿的女生们都有着摇摇欲坠之势,要么脸色苍白如鬼,要么气喘如牛,湖月溜达着过来感叹一下感叹着现在的孩子真是娇生惯养,一代不如一代。?

“上身挺直,两腿夹紧,双手贴紧裤缝儿,目视前方!保持不动!”教官严厉的目光从学生们身上缓缓滑过,每个被他看到的人,都不自觉地伸直了脊腰板。尽可能的保持军姿笔挺,不想被教官盯上。?

“...

OOCOOCOOCOOCOOC ♾️♾️♾️♾️♾️♾️♾️

不知道从什么年代开始,从中学到大学都会进行军训,美其名曰,爱国主义教育。这么多年下来,效果不知怎样,学生们却是怨声载道。

今天天气不错,偶有一丝小风吹过,阳光撒在身上,不燥不热。间或教官们走来走去的喝斥声,四周的站军姿的女生们都有着摇摇欲坠之势,要么脸色苍白如鬼,要么气喘如牛,湖月溜达着过来感叹一下感叹着现在的孩子真是娇生惯养,一代不如一代。?

“上身挺直,两腿夹紧,双手贴紧裤缝儿,目视前方!保持不动!”教官严厉的目光从学生们身上缓缓滑过,每个被他看到的人,都不自觉地伸直了脊腰板。尽可能的保持军姿笔挺,不想被教官盯上。?

“啊。”白羽被吓得哆嗦了一下,帽子被人摘了下来,又被重新戴到了头上。扶正了档住眼睛的帽子,才发现是个高个子的女军官。湖月看着白羽一脸的戏谑,笑眯眯的晃过去。下午剩下的时间都交给正步走了,一干人练得是腰酸背疼腿抽筋,咬牙坚持着,终于等到了训练结束的哨声响起。不容你喘口气儿,马上全体集合,整队,喊着号子往餐厅走,简单的讲评之后就带队进去吃饭。??

白羽正要进餐厅,被站在一边的湖月叫住。

认出是头两天在路上叫阿姨的女人,白羽忍不住心惊。腿肚子哆嗦着蹭到跟前,仰头看着湖月:“教官好。”

摘了白羽头上大到夸张的帽子,把一直背在身后的帽子扣在白羽头上,压了压帽檐,大小正合适,冲着餐厅扭了扭头:“去吃饭吧。”

看着白羽进门,一偏头,看到台阶下站着的朝海。

“其实你不是她们八卦传言的那么变态啊。”朝海眯眼着眼睛笑嘻嘻的说。

“嗯?”瞥了朝海一眼,“哼。”?

“哎你不吃饭啦?”朝海乐的在后面喊。?

“嗯——”湖月拉长声嗯了一下,留下朝海一人在餐厅门口。

 

房间里开了一盏台灯,窗户大开,没有拉窗帘,桌子上的手机屏幕一闪一闪的,随着振动开始一点一点的挪动,发出闷闷的声音。?

湖月丢下手里的报纸,拿起电话,看了看屏幕,按下接听键。

“你不在宿舍啊?”朝海的声音笑呵呵的从电话的一端传来。?

“嗯?在呢。”

“哦。知道了。”

听到了电话里的忙音,挂了电话继续看书。没一会儿,电话又响了起来,皱眉瞄着嗡嗡响的噪音源:"喂."

“快点,快点,赶紧来接我。”电话里的朝海催促的很急,很快就挂了电话。

湖月皱眉,不知道朝海要干什么,还是拿了钥匙出门。?

才走到楼梯转角,就看到朝海手里端着圆形的器具小心翼翼的上楼梯。

伸手要接,却被朝海用胳膊虚挡了一下:“帮我拿手机。”说着扭了下腰,冲着裤兜里的手机撇嘴。

迟疑了一下,湖月伸手,从兜里掏出了手机,连带的,钥匙要一起拿了出来。朝海端着东西小心翼翼的跟着湖月进了房间,在桌上腾了地方放袋子,打开,湖月愣了一下,饭盒里是满满的米粥,还在冒着热气。

“没吃饭吧,哈,赶紧把粥喝了。”朝海一脸我就知道的得意,很自来熟的坐在床边上,晃着腿,催促湖月喝粥,“呵,你说你,这么怕热,挺高个子,瘦的小脸吧唧的,快成一条了。”说着,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挡在眼睛前,挤兑湖月。

湖月斜眼看着,一动不动。

“喂,看什么看,赶紧吃啊,你不饿啊?”

“没勺儿。”

朝海翻了个白眼,从装饭盒的袋子里抽出了一把不大的勺子。

湖月还是斜着眼,一动不动。

“喂,小孩,干嘛还不吃?”?

“烫!”湖月坐到凳子上,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朝海眼睛朝天花板使劲翻了翻。?

“美女行为守则里说,翻白眼不利于美容。”

“小鬼头。”朝海一巴掌扇过来,湖月没有躲,巴掌拍到了额头上,一手湿汗,“咦,这么多汗啊。”

湖月把碗向前推:“一起啊。”

“呵,我吃过啦,你赶紧吃吧。”朝海挥挥手,“瞳子说啊,你一到夏天你就打蔫,饭都吃不下。”

白羽缩在床上揉肚子,音月桂爬在床边看报纸,湖月一边和校医打招呼一边推门进来,一转回头就看见白羽和音月桂正看着她。

稍微的愣怔一下,湖月又恢复成平常的扑克脸,硬得连褶子都没有。“白羽同学,我们大队长说让你好好休息。哈,喝点儿吧。”她递过来一杯水。白羽点点头,“谢谢教官。”尝了一口,居然温的,姜丝可乐?

“咕嘟。咕嘟……”房间里安静得只有白羽喝水吞咽的声音,白羽觉得自己越小心翼翼,这声音越响。她偷偷看了一眼正拿着自己武装带把玩的湖月,不免有些尴尬。

湖月的嘴角微微扯动了一下,打破沉默:“你们这些女生侦察能力还是挺强的。”摇了摇头,“八卦能力”这四个字被湖月吞了。昨天午休时还听她们叽叽喳喳地讨论自己手下两个挺帅的排长,什么身高、体重,哪儿的人,毕业院校,腰围多少,喜好什么,那就是如数家珍,当时指导员还和自己感慨现在的小丫头真不得了。

白羽干笑一声。湖月一甩皮带站起身来系上,“你休息吧,我出去看看。”说完点头就走,白羽都来不及说话,他人就没了踪影。过了一会,人又折了回来,手上拿了两本杂志,看着音月桂“你陪着白羽吧,没事了就回宿舍,下午的训练不用参加了。”等到下午,白羽觉得自己已经好多了,跟校医打过招呼之后,和音月桂就一起返回了宿舍。

宿友们见她回来了,自然分外亲热,一边殷勤地倒水给她喝。

 

“要说扑克脸对你真不错,见你要倒了,抱着你就冲到了医务室!”彩那音手舞足蹈地学着当时的情况。

她突然暧昧地靠过来,“怎么样,近距离接触制服美女是什么滋味啊?”色女们顿时一阵鬼哭狼嚎。白羽心跳加快,嘴上却笑嘻嘻地说:“不如我给你两拳把你放倒,然后让扑克脸也来抱你,你亲自感受一下如何啊?”宿舍里一时跟开了锅似的。

 

随风潜入夜

1

OOCOOCOOCOOCOOC ♾️♾️♾️♾️♾️♾️♾️

早上,朝海光出了宿舍,秋老虎肆虐,已经9月了,也感觉不到一丝丝的凉意。主楼前的新生接待处,各个院系的人都在忙着注册事项,一种兵荒马乱的感觉。

办公楼外停着几辆军用牌照的汽车。大厅里的电子钟显示8:55分,朝海光冲到电梯前,在电梯关门前挤了进去。

“呼。”擦了把汗,暗自庆幸没有迟到。电梯在各楼层间走走停停了半天,载着朝海一个人到了顶层会议厅。

没等电梯门打开,朝海迅速往外跑。一不留神踩到了台阶的防滑带上,身子一歪,眼看就要摔倒,却被身后的人稳稳扶住。

“谢谢……湖月渡?”?朝海光吃了一惊,仔细确认,真的是湖月渡,“你怎么会在...

OOCOOCOOCOOCOOC ♾️♾️♾️♾️♾️♾️♾️

早上,朝海光出了宿舍,秋老虎肆虐,已经9月了,也感觉不到一丝丝的凉意。主楼前的新生接待处,各个院系的人都在忙着注册事项,一种兵荒马乱的感觉。

办公楼外停着几辆军用牌照的汽车。大厅里的电子钟显示8:55分,朝海光冲到电梯前,在电梯关门前挤了进去。

“呼。”擦了把汗,暗自庆幸没有迟到。电梯在各楼层间走走停停了半天,载着朝海一个人到了顶层会议厅。

没等电梯门打开,朝海迅速往外跑。一不留神踩到了台阶的防滑带上,身子一歪,眼看就要摔倒,却被身后的人稳稳扶住。

“谢谢……湖月渡?”?朝海光吃了一惊,仔细确认,真的是湖月渡,“你怎么会在这的。”记忆里的湖月渡是那个笑容像阳光下的喷泉一样升腾,热情爽朗天真率性的小孩子。

“朝海光。”笑着打过招呼,仿佛又回到那个校园里的时候。

“湖月渡。”有人叫。

“这儿呢。”湖月渡越过朝海光抬手挥了下。

 

很快就要军训了,报到完的白羽想趁有空去趟超市,出了宿舍有些犯愁,刚刚来这个学校,什么都不熟悉,不知道哪里有超市。

走到教工食堂外,正好看到三个人出来,白羽紧走几步:“阿姨……”

“……”

“阿姨,请问学校附近有超市吗?”白羽一看到那女人,一双眼睛冷冷的盯着自己,心里就开始哆嗦。

“出北门,右拐十字路口直走。”简单的回答,没有一点情绪变化。

“谢谢阿姨。”没等白羽道谢,女人转身就走。

“湖月渡,那是,去医院的吧。人家孩子是要去超市的。”麻路看了一眼走远了的白羽问。

“去治治她的瞎眼。哼!”

“……千万别得罪女人!”?麻路小声嘀咕。

下午全体参加军训的新生集中开会,辅导员点名,独独少了白羽。

直到动员会结束,白羽才气喘嘘嘘的回来。问她缺席的原因,竟然是迷路。

这么蹩脚的借口会有人信吗?

当然——有。正说着,军训的教官过来。看着白羽,嘴角跟羊角疯似的抽抽着一脸的憋住笑容装深沉。“下次找不到就问路。”说完,转身走了。不管身后一屋子的人大眼瞪小眼的犯晕。

早上吃过早饭全体在楼前集合,带去操场准备军训。

时间还早,太阳也不是很毒,大家坐在统一配发的小板凳上等着各个班的军训教官。

一声哨音,全体集合,操场上站了一排身穿制式军装的军人,各个目不斜视,很有点子贵族骑士的气势。连长几句讲解之后,各区队各自带开,开练。

学生军训基本都是常规训练,没什么花样可玩,就是些常规的稍息、立正、停止间转法、三大大步伐、行进间步伐转换。

教官把队伍带到各自区域先要讲解。

“稍息!”

“课目!”

“立正、稍息与四面转法!”

……

……

一天的训练很快结束了,只学了个立正、稍息的皮毛训练量不大,所以学生们精神很好。这也是部队故意安排的,上学还讲究个由简到繁呢,更不要说要消耗大量体力的训练了。

值班区队长喊着:“一、二、一”把走的乱七八糟的队伍带到宿舍门口,整理好,连长不等报告,几步走到队列前:“同志们表现不错,辛苦了!”

队伍里基本上没人答理他,白羽下意识的接茬喊了声:“为人民服务。”引来了一阵哄笑。连长皱了下眉,命令解散。

大呼小叫地冲进宿舍,猛得看见所有的被子全部被抖开了,音乐桂抓了被子发脾气:“谁干的?”

“我!”一个声音来自门外,把屋里的人吓了一跳。

随着一声暴喝,麻路一把推开挡在面前的人,大步走进宿舍,像座铁塔似的站在屋子中央,用冷厉的目光打量着满屋子的学生。

女生宿舍里的尖叫声分贝超标。麻路的脸僵了一下,涨成了晚霞的颜色。

“每人三遍内务,什么时间整好了什么时间去吃饭。”站在门口的湖月渡和麻路高龄下楼。

“哼,真当自己多牛X啊。”不知道谁嘀咕了一声,走在最后的湖月渡扭头扫了屋里人一眼,被目光扫过的人,心里打了激灵。

 

餐厅门口,朝海光遇到吃完饭往外走的湖月渡,上下打量着,一件浅色的短袖衬衣,领口松开,左臂的衣袖上绣着一把被一对张开的翅膀簇拥的剑,肩膀上戴着付一杠三星的肩章。

朝海光站住,看着身边的湖月渡:“我没想到你会是军人。”

“嗯?哦!”

走出餐厅一下子安静了很多,湖月渡把手抄在兜里。

“你负责军训啊,呵呵,我没想到你会是军人。”

“瞳子那儿有照片,你不是看过吗?”

“我以为是你军训的时候照的。”

“……”

”我刚调过来,事情不多,别人又走不开,所以过来带军训。”沉默了一些,湖月轻声说。

“把你的电话给我吧。”朝海光握着手机,“有空找你啊。”

伸手从朝海光手里拿过手机,输入了一串号码,按下呼叫键:“行了。”

“我的号码……”

“有了,拨我手机上了。”

此时吃完晚饭聚在一起八卦的女生们凑在一起交流着各种道听途说的小道消息。听说今年负责女生军训的连长是个从空大毕业的年轻上尉,稍微有点耳朵的人都知道,空大,那里号称将军的摇篮……

白羽Hs
没看错,空有脊椎病ψ(`∇&a...

没看错,空有脊椎病ψ(`∇´)ψ

没看错,空有脊椎病ψ(`∇´)ψ

病毒virus

祝我们的白羽大可爱生日快乐!!!p1是画世界滤镜p2是原图www

祝我们的白羽大可爱生日快乐!!!p1是画世界滤镜p2是原图www

白羽Hs

以前在小本子上画的针管笔系列( ̄y▽ ̄)~*

以前在小本子上画的针管笔系列( ̄y▽ ̄)~*

白羽Hs
画了一只红!喜欢的自取啦( ̄y...

画了一只红!喜欢的自取啦( ̄y▽ ̄)~*

画了一只红!喜欢的自取啦( ̄y▽ ̄)~*

姜渝03

(段子)插花 阿萊諾×克里恩

大前天的美術社課


         阿萊諾已經對著花盆和海綿磚乾瞪眼三十分鐘了。

         白羽來來回回拿取暖色系的乾燥花材,依九宮格法,試圖插出教科書式的作品。

         安娜貝爾遊走於桌椅和材料之間,健忘如她,靠著美學素養,跌跌撞撞也能弄出大作的雛形。

        ...

大前天的美術社課


         阿萊諾已經對著花盆和海綿磚乾瞪眼三十分鐘了。

         白羽來來回回拿取暖色系的乾燥花材,依九宮格法,試圖插出教科書式的作品。

         安娜貝爾遊走於桌椅和材料之間,健忘如她,靠著美學素養,跌跌撞撞也能弄出大作的雛形。

         伊利亞的花盆也是空的,有別於阿萊諾的是他正在整理花材綁支架,似乎打算最後再一口氣插好。

         希利艾規矩地插花著,和白羽不同的地方在於他偏好冷色調與兔尾草,而白羽用了大量的滿天星裝飾空洞。

         黑彌翻閱著插花雜誌,應當是想藉由模仿找出手感,並改良成自己的作品。

         克里恩看不下去阿萊諾的困境,出聲道:「累了就來這裡休息一下。」看似告訴所有人,實際上只想叫她過去。

         阿萊諾聞言望向餐桌,搔抓後頸走去。

        「妳今天才完成僱傭兵團的工作,三天沒睡,好好放鬆一下吧?」克里恩為她倒了杯紅茶,送上她最愛的巧克力蛋糕。

        「沒那麼誇張啦……這三天累積起來有睡十二個鐘頭……」阿萊諾不自在地捏鼻子,看向客廳的孩子們,對克里恩說:「更何況,上個月說好的活動,是我自己沒注意。」

         白羽正因為黑彌揶揄他死板而鬧脾氣反駁,伊利亞吐槽黑彌半斤八兩五十步笑百步,黑彌試著解釋別把他的策略和白羽的死腦經相提並論,希利艾看黑彌一眼他就乖乖閉嘴,因為希利艾的風格跟白羽的很像,安娜貝爾笑瞇瞇說著每個人的半成品的優缺點,略微提點一下,三個小孩才後知後覺藝術老師在呢,剛剛他們的行為還不如班門弄斧。

         阿萊諾吃著甜點,看他們的互動,感嘆道:「你還記得四年前的那天嗎?」

        「妳是指『相處融洽』的事嗎?」克里恩反問。

        「是啊,那時黑彌還說『覺得頭痛』。」阿萊諾爽朗笑了兩聲,接著道:「沒想到現在他們關係會變這麼好。」

         克里恩觀察阿萊諾朗笑也蓋不住的疲倦神色,提議道:「這裡就交給我,妳吃完就先去休息好不好?」

        「不要。」

         克里恩走的阿萊諾的身後,雙手搭在她肩上,阿萊諾因而後仰看他,克里恩順勢彎腰親吻她額頭,柔聲哄道:「下個月孩子們的聚會前我會提醒妳。現在妳累了,先去睡覺好不好?」

         阿萊諾盯著克里恩的眼睛好久,嘿嘿笑著拒絕。

         在克里恩挫敗前,她又補了一句:「乾燥花的材料不便宜,沒用完浪費。所以你幫我插花我就去休息。」

         於是,阿萊諾隔天醒來,就注意到床頭放著一盆以黃玫瑰為主花,用紅色兔尾草和暖色滿天星為襯托的插花作品。

         阿萊諾帶著剛起床的死魚眼,扯出笑容,親一下叫她起床的克里恩道謝。


涯上白羽

mp上的快乐游戏?
话说我打的tag莫名像我的cn
羽毛快乐的和小白一起玩耍hhhh

mp上的快乐游戏?
话说我打的tag莫名像我的cn
羽毛快乐的和小白一起玩耍hhhh

姜渝03

極 短打(阿萊諾×克里恩)禮物

是從作者我有的壞習慣腦補來的www

我有在改進啦2333不然會被討厭

兩人還沒在一起。

角色屬於Alfagame,改編屬於我。


        克里恩愣在路旁。

        阿萊諾和她哥逛街,有說有笑。

        克里恩倒不介意這件事,因為她昨晚有跟他說今天他們會帶幾個小孩子去市集。

        他愣住的原因,...

是從作者我有的壞習慣腦補來的www

我有在改進啦2333不然會被討厭

兩人還沒在一起。

角色屬於Alfagame,改編屬於我。


        克里恩愣在路旁。

        阿萊諾和她哥逛街,有說有笑。

        克里恩倒不介意這件事,因為她昨晚有跟他說今天他們會帶幾個小孩子去市集。

        他愣住的原因,是她親了她哥一下。

        準確來說,是親頭髮。

        更令克里恩吃味的,是希利艾毫不在意的反應。

        怎麼回事?


        今天是克里恩敷衍她的第五天。

        剛開始阿萊諾並沒有發覺克里恩在跟她保持距離,直到昨天白羽扭捏半天,拐彎抹角問:「妳是不是跟克里恩吵架了?」

        「什麼?」阿萊諾拳頭抵著白羽,示意他正經說下去。

        白羽誠惶誠恐地解釋:「你們前陣子感情不是法蠻好的嘛?常常聊天到半夜……害我要自己睡……這三天你們吃完飯說幾句話交代行程就沒了!」

        阿萊諾仔細一想,真是如此。

        「這麼說來,確實……你也十三歲了,該學會自己睡覺。」她故意放錯重點,沒心沒肺地大笑。

        回家吃完晚餐,阿萊諾翻出許久沒用的工具箱,等白羽打理植物。

        「克里恩,我帶白羽去晚跑喔。」

        「還請妳跟少爺早點回來。」

        說練習體能就要練習,於是阿萊諾快速地跑完鏡湖一圈,喝水慢慢待白羽衝來。

        看白羽喘過來,阿萊諾拍肩順便把汗抹在他衣服上,說明外出的目的:「後天是克里恩生日,我要送他禮物。」

        「姐,妳是不是喜歡克里恩?」白羽披上薄外套以免著涼,沒由來道。

        阿萊諾很驚訝道:「我們家白羽開竅了?對,我愛他,所以之前排一大堆家政課,即使你一直幫倒忙。」

        「可以不要乘機損我嗎……妳打算買什麼送他?」

        她假裝很認真思考,再說出一開始就決定好的答案:「我少數會做的東西……武器。」


        回到現在。

        阿萊諾很苦惱。東西準備好了,但不知道怎麼開頭。

        之前跟克里恩決鬥的經驗告訴她,實戰中克里恩的缺點在於防禦不足。

        ……雖然阿萊諾自己的弱點相同,克里恩的這個問題也不嚴重,至少他的攻擊是速戰速決型,本來就沒打算比持久。

        然而,過去阿萊諾就是靠這點贏他,所以她打算送他護腕和掛在右手邊的匕首,方便快速回防。

        左思右想,看克里恩的忙進忙出的背影,她自認為想到了好方法。


        「這是……什麼?」『克里恩生日快樂!』

        「還請妳之後使用廚房時,務必讓我跟隨。」『不要。』

        「……這樣胃藥會不夠啊……怎麼會突然想起我生日?」『你都會幫我慶祝不是嗎?這是回禮。』

        「……謝謝。」『不客氣!有什麼話別憋著,說出來啊!』

        「還麻煩您,之後要送禮物之前可以先問我想要什麼。」『唔……我不知道你想要什麼,但我知道你需要什麼。』

        「妳是指清胃……這是什麼?」『我做的,護腕和匕首!針對你的弱點加強的哦!』

        「……」『……抱歉,我多事了嗎?』

        「……不,很感謝妳。很實用,謝謝。」『不客氣,抱一個。』


        阿萊諾一臉期待地討抱,克里恩趕緊放下禮物,回應她早已敞開的胸懷。

        阿萊諾微微踮腳,發出滿足嘆息。

        她下意識地將手上的水滴抹在克里恩背上,另他微微皺眉,但不是很在意。

        接著,阿萊諾自然無比地捧著克里恩後腦勺,笑著親了一下他額頭。

        導致克里恩內心一片凌亂,接連幾天沒心思單方面冷戰。


        「……」『……』

        「……你不是來找我乾瞪眼。」『……』

        「是我妹的事。」『……對。』

        「……」『……』

        「……她說了。」『……』

        「……所以你跟她在一起了。」『……』


        克里恩:我是誰我在哪?怎麼啥時聽不懂。


        他趕緊制止希利艾轉身走人,他不打算再來一趟。

        「阿萊諾她……很習慣肢體接觸嗎?」

        希利艾思考零秒回答:「算是。感情好的話,但也會看……對方會不會拒絕……」語畢,他用奇怪的眼神看克里恩。

        克里恩倒不在乎眼神,逕自問下去:「包含親頭髮嗎?」

        「家人才會。」希利艾說完,用恐怖的眼神瞪克里恩。

        克里恩不理他,草草敷衍一句謝謝就離開。

        當然,因為問到想要的情報,還是有送他和黑彌一罐緋薩紅茶。


        在一起之後。

        克里恩開始習慣阿萊諾偶爾會不帶任何目的地親吻他額頭或髮絲。

        然而,每當看到她露出伴隨動作結束時,「太好了」的表情,還是忍不住怦然心動。

        好想獨占。

        當然,他肯定自己不會說出來。

        某次敦倫後,克里恩不小心提起這件事,阿萊諾回答他:「小時候我爸睡前會親我和我哥的額頭,聽他們說,我媽……雅蘿……常常這麼做……」

        於是克里恩不再提這件事。


作者的話:抱歉又爛尾啦:P


姜渝03

占tag抱歉 開坑?

快掰不下去,想寫不同au的系列

配對還是 阿萊諾(女)×克里恩(男)

各位有什麼建議嗎?

點梗的話……我盡力看看


目前構思中:


•非典型abo•現代

附加配對:黑彌×白羽

阿萊諾(a)防身術老師&有氧教練,關係很亂但就是不願意找o

克里恩(b)做過很多職業,後來安定下來開餐廳,輕視a最後因阿萊諾改觀(?)

希利艾(b)替妹妹接家業,深深煩惱妹妹的伴侶問題,(×)負責搞事(×)安排她相親

安娜貝爾(o)曾是美術老師,後來專心於作品,阿萊諾好閨蜜(×)專業吃瓜群眾(×)


白羽(o)安娜貝爾閉門弟子,孤兒,五歲時由安娜...

快掰不下去,想寫不同au的系列

配對還是 阿萊諾(女)×克里恩(男)

各位有什麼建議嗎?

點梗的話……我盡力看看


目前構思中:


•非典型abo•現代

附加配對:黑彌×白羽

阿萊諾(a)防身術老師&有氧教練,關係很亂但就是不願意找o

克里恩(b)做過很多職業,後來安定下來開餐廳,輕視a最後因阿萊諾改觀(?)

希利艾(b)替妹妹接家業,深深煩惱妹妹的伴侶問題,(×)負責搞事(×)安排她相親

安娜貝爾(o)曾是美術老師,後來專心於作品,阿萊諾好閨蜜(×)專業吃瓜群眾(×)


白羽(o)安娜貝爾閉門弟子,孤兒,五歲時由安娜貝爾和阿萊諾收養照顧

黑彌(a)希利艾的秘書長,而後破利接位,曾經討厭自己是a

伊利亞(o)安娜貝爾開門弟子,對奪取老師注意力的白羽有強烈敵意,後來成為美術老師

羅娜麗亞(b)有點嫌棄懦弱性格的白羽,尤其是在得知他是失蹤的弟弟之後,後來成為專業弟控(?)


五明子学业繁忙

【黑羽】日记(上)

诈尸,某次通关黑羽结局的感慨。一发完的毫无责任,设定属于ALFA游戏组,ooc属于我。这是一个小日常。

某不知名的小日记,嘻嘻不要和原著日记扯上关系。


今天的天气很晴朗。

只可惜一下就撞见某个讨厌的家伙。          ——8.16

……

白羽挑眉看了看眼前这位金发少年。

在他的记忆里,这貌似也是候选者之一。

“神族的候选人啊,你好啊!”黑弥笑眯眯地说道:“我这里有一个项目,有没有兴趣参加一下,有机会获得大奖哦!”

这一上来就是一股浓厚的推销语气,白羽皱了皱眉,摇头拒绝。...

诈尸,某次通关黑羽结局的感慨。一发完的毫无责任,设定属于ALFA游戏组,ooc属于我。这是一个小日常。

某不知名的小日记,嘻嘻不要和原著日记扯上关系。


今天的天气很晴朗。

只可惜一下就撞见某个讨厌的家伙。          ——8.16

……

白羽挑眉看了看眼前这位金发少年。

在他的记忆里,这貌似也是候选者之一。

“神族的候选人啊,你好啊!”黑弥笑眯眯地说道:“我这里有一个项目,有没有兴趣参加一下,有机会获得大奖哦!”

这一上来就是一股浓厚的推销语气,白羽皱了皱眉,摇头拒绝。

黑弥有些遗憾,又说道:“听说赢了之后可以得到武神之剑的详细消息呢。”

白羽顿时又睁大眼睛,本来一大早就被叫醒而没有光彩的红瞳也仿佛染上阳光几分色彩,他走进几步,激动地说道:“是真的吗?”

黑弥被这样炽热的目光盯着,一时有些不太自在,但又马上转换过来,呵呵笑道:“当然是真的。”

于是,白羽又被狠狠坑了一回。


武神之剑拿到是拿到了,没想到居然可以在利亚见到黑弥,为了生日而烦恼,还真是……           ——11.23

……

拿到武神之剑之后,一从利亚出来,就又遭到野生骑士兔的攻击。

白羽暗中叫苦,虽然他自己也不记得非要拿到武神之剑原因了,但是他本来就很讨厌打斗,这一回亦是如此,而他的敏捷早就在连续几天的打斗之中很难再发挥出来,只好在残血情况,又回到了利亚。

稍作修养,又捡了一杯水稍稍恢复了体力这才准备再次出发。

不知道为什么,姐姐又偏要在利亚逛逛,但是一大堆推销产品的。也只好这样,白羽无奈在冒险当中陪着阿莱诺开启买买买模式。

咦,前面的不是黑弥吗?

秋日的下午太阳不大也不小,利亚一片热闹景象,白羽微笑着向他打了个招呼。

“啊,是白羽啊。”

黑弥笑了笑,随意打招呼道。

“你看起来似乎很烦恼啊。”白羽眯了眯眼笑道,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黑弥烦恼,他就会很开心。

“啊,是啊,我出来散散心。”

“最近就是我的生日,可是这次不知道为什么,长老非要给我一个生日宴会,说是好好补偿我一番……”

“可是,现在人族的情况不容乐观,为什么还要办这种毫不重要”黑弥叹了口气说道。

白羽早就睁大了自己那双澄净的黄色眼瞳,默默想道,黑弥这人还真是奇怪,办生日宴居然都会为此烦恼。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都没再开口说话,最终,白羽还是忍不住打破沉默。

“那个,为什么不往其他地方想想?”

少年紧皱着眉头,听到这句话后,更是盯着他,似乎在静静等待他的下一句话。

白羽眨了眨眼睛,说道:“我没有像你那样的,额,商业头脑,但是办生日宴会应该还可以做一些其他的事情,不妨往其他地方想想?”

黑弥忽然醒悟,小声念念叨叨:“没错啊,这次生日宴会,势必会邀请许多人物,拉进很多投资,缓解人族现在的状况……”

白羽还在尴尬地笑着,为什么说尴尬呢,因为他已经看着黑弥在这里自言自语了很久,然而自己却听不懂他说的话。

“谢谢啊,白羽,没想到啊,你居然可以想出这一些。”黑弥笑了笑,显然比之前的笑容要真诚一点。

“啊,有机会再来这里啊,我可以免费赠送选美大赛的VIP券哦!”

黑弥十分“真诚”地说道。

好吧,是他想多了。


未完待续……









姜渝03

阿萊諾×克里恩 人生大事

掰不下去

         青梅長大後成為流浪醫師。

         她自己選的,阿萊諾沒意見,克里恩倒是非常捨不得。

         回想起過去十幾快二十年,青梅經常和爸爸鬥嘴,跟媽媽動手的時間比聊天多。

         大長老在青梅孩提時就看出來了。那時他說:「...

掰不下去

         青梅長大後成為流浪醫師。

         她自己選的,阿萊諾沒意見,克里恩倒是非常捨不得。

         回想起過去十幾快二十年,青梅經常和爸爸鬥嘴,跟媽媽動手的時間比聊天多。

         大長老在青梅孩提時就看出來了。那時他說:「青梅未來八成會走上以付出為目的的職業吧?」

         只可惜大長老無緣見證。

         她看著身邊的人一個個老去凋零。

         先是本就看著老氣的黑彌叔叔變得蒼老,再來是伊利亞姑丈多了些許皺紋。

         母親為了補足戰力而提升法術,倒是父親沒太大變化。

        「阿萊諾是神族人嗎?」她問科維舅舅。只得到「是入神籍沒錯」這種模糊不清的答案。

         希利艾舅舅越來越少離開村子,貌似接手長老的工作了吧?

         這麼說來,久不見安娜貝爾那個美女阿姨,生死未卜。

         是安娜姐告訴青梅黑彌叔叔的死訊。

         那時她在蘭蒂家作客,聊起阿萊諾的身世,才知道她有魔族血緣。

         安娜語畢,廳房寂靜。

         伊利亞姑丈的杯子落地粉碎,既宛如石子投入弱水,又彷彿巨雷伴隨大雨。

         回三界城乃至於喪禮期間青梅都沒時間多想。

         整件事情告一段落後她才有心思注意親友們的變化。

         艾瑞斯爺爺最冷靜,在一片混亂中安定大家情緒,只是呢喃:「我大概也不久了……」

         希利艾舅舅匆匆地來,陪白羽哥和下任三界王主持儀式,結束後又匆匆離開。

         大家都聯絡不上安娜貝爾美女阿姨。

         安娜姐把她創辦的美術學院交接給伊利亞夫妻,自己去海上都市經營新的課程,叫貿易教室。

         白羽哥經常出沒在義盜城及舊大陸,其他地區幾乎看不到他。

         阿萊諾不再去利亞美食季,只願吃克里恩做的甜點。

         克里恩辭去飯店的工作,只偶爾去幫安娜姐上課。

         那青梅自己的變化呢?

         從流浪醫師變成每年會在三界城王宮待上整個夏天的醫師。

         父母家人親友的變化之大,讓她有種短短一年就是一個世紀的錯覺。

         她再次思考自己希望如何死去。

         大概如同路西法曾祖父和安娜貝爾阿姨那樣最理想吧?

         就這麼靜靜地離開,默默在親友心中淡去。

姜渝03

(黑彌×白羽)晚禮服

昨天玩的結局腦洞

         黑彌看到白羽的第一句話是:「把衣服脫了。」

         白羽在大選後護送伊利亞一陣子,便告別獨自旅行去了。

         這時他才後知後覺地想起他之前並沒有向黑彌好好道別。

         匆匆一句「保重」和「再會」,他是否...

昨天玩的結局腦洞

         黑彌看到白羽的第一句話是:「把衣服脫了。」

         白羽在大選後護送伊利亞一陣子,便告別獨自旅行去了。

         這時他才後知後覺地想起他之前並沒有向黑彌好好道別。

         匆匆一句「保重」和「再會」,他是否對待戀人比阿萊諾姐還敷衍呢?

         沒打算多想,白羽前往人族清理魔獸。

         遺憾也無處落。

         伊利亞在試著釐清安娜貝爾老師身體狀況時,意外發現非新伊甸的文字。

         為了解讀這些文獻,伊利亞前往三界城,順便會會舊友。

        「好久不見啊,伊利亞。」黑彌笑著寒暄,他也就皮笑肉不笑客套著,不戳破他不時望向他身後,為了尋找那抹白色身影。

         這種事旁人當然幫不了忙。

         瞎著急沒用。

         登基一年有餘,黑彌覺得兩位朋友是越來越神秘,見上一面更是難上加難。

         伊利亞半年前來過一次,說是又找到舊大陸文獻要補充於資料庫,待了一季。

         至於白羽則是在九個月前和萊爾叔來三界城,那時黑彌上任三把火,只能夠撥出一天的時間陪他,其他時間則是兩人一起看公文。

         當然,白羽沒多久就想睡了,於是黑彌就讓他跑腿出公差。

         根本沒多少時間溫存。

         也不是不著急。

         新年晚會。

         黑彌忙著招呼權貴,今年還開放皇宮大廳給大眾參觀,只要事先買門票皆可進入,他還得去露臉。

         事務總算告一段落,黑彌回房間更衣,回想著剛才說定的生意和政務。

         突然他想起阿萊諾姐身邊的人,戴著面紗。阿萊諾是怎麼稱呼她來著?「冒險認識的魔族女性」。

         伊利亞及白羽今年都沒趕上晚會,說是會找時間私下來訪,黑彌一笑置之,心裡還是惆悵的。

         阿萊諾姐沒和克里恩老師一起出現,而是帶著別的伴侶……等等,依他對姐的了解,至少要再等一年才會有新對象吧?

         黑彌想通了他的身份。

         白羽尷尬擺弄著衣裳。

         他前陣子假扮成祭品要反殺魔物時,被阿萊諾姐解救。

        「呦,白羽啊?好久不見。這種程度的魔物不用計謀直接處理就行了吧?」

         不是每個人的武力值都和妳一樣高啊老師。

        「是說你這樣穿還不錯看,早知道就送你女裝當生日禮物了。」

         麻煩妳千萬不要……

        「說到這個,下個月三界城的新年晚會你陪我作伴去吧!克里恩……今年大概不會參加了……」

         白羽在昔日監護人的請託下,扮女裝參加晚會。

         然而……

         被戀人發現叫回房間是什麼展開?

        「把衣服脫了。」

         晚會總算結束,人們紛紛散去。黑彌稍微關心一下收拾作業,並得到阿萊諾姐「白羽是大人了,不歸我管。」的答覆後,回房的第一句話,就是要戀人把女裝脫掉。

        「黑彌你聽我解釋。」白羽趕緊護住身子,免得蔽體的衣料被扯落。

         天知道,他們最多只有到接吻擁抱,還未曾敦倫過。更別提兩人臉皮有多薄……白羽臉皮薄。

        「自己脫還是我幫你。」黑彌一臉沒得商量。

        「黑彌,你生氣了?」『沒有。』

        「那你為什麼……」『我怕之後要一起扮女裝陪我媽。』

        「我不介意。」『我介意。』

        「……我會穿晚禮服是因為……」『剛才阿萊諾跟我解釋過了。』

        「那……」『我幫你脫。』

        大片的傷疤被藏在禮服下,黑彌沒說話,亦不去看白羽愧疚的神情,只恭敬地使他赤裸,並親吻結痂的傷口。

         在這過程中,白羽覺得赤裸的不只身體,還有情緒與心意。

         黑彌示意白羽也把他脫了,白羽扶著黑彌後腦勺,主動深吻,將他光裸。

(車不是重點所以跳過)

         白羽還是時常旅行冒險,在他的努力下,僱傭店和保鏢店不得不轉型。

         至於那晚陪同路西亞金族長出席晚會的魔族女子,至今無人知曉她身份。

         時光從不停下腳步,使得真正重要的事物發出光芒,閃爍於聽曲人的眼眸。

彌。

坑了两年的给瞬爷的头像_(:з」∠)_不能用

坑了两年的给瞬爷的头像_(:з」∠)_不能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