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菜

5867浏览    1215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0-18 23:38
金呙

李白x蔡文姬+蔷薇王座x狐白  

李白x蔡文姬+蔷薇王座x狐白  

摄影师白菜

《旅程》午後難得這麼好的陽光,我們決定去曬太陽,好喜歡這樣的光線,暖而且美,整個人都舒服多了[微笑]。

《旅程》午後難得這麼好的陽光,我們決定去曬太陽,好喜歡這樣的光線,暖而且美,整個人都舒服多了[微笑]。

深爱MOP的shiro三次太忙

手残的摸鱼

贱贱是小虫的痴汉吧嗯

天天盯着小虫的贱贱
和天天惹大哥生气的威总

这两对怎么这么萌(ᵒ̤̑ ◁ ᵒ̤̑)

要死了
(逃)

手残的摸鱼

贱贱是小虫的痴汉吧嗯

天天盯着小虫的贱贱
和天天惹大哥生气的威总

这两对怎么这么萌(ᵒ̤̑ ◁ ᵒ̤̑)

要死了
(逃)

梁非fo

蓝气人:你们是我种过的最差的一届白菜

#瞎TM乱分析#

我注意到神奇的一点,原著里面汪叽抱着羡羨的时候,蓝家小辈们看见了都没有觉得卧槽好gay好变态,而是纷纷脸红跑掉了,这就很奇怪了,我认为一个正常直男都是不会做出这样的反应的
再细细一想,云深不知处成天嚷嚷着要雅正雅正雅正,家规背来背去,成天教导孩子们禁欲,连男女弟子都是阴阳两隔,蓝家的少年们一个个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牵过,话都没说过几句,但又青春期,压抑不住的抱点什么幻想,幻想得不到实施,周围又是一堆优秀的同龄男孩子在眼前晃来晃去,这就难免不对同性起点那个什么心

所以蓝家种菜老农就不要成天抱怨白菜被猪拱了,你那一园子白菜没有内部消化就不错了

#瞎TM乱分析#

我注意到神奇的一点,原著里面汪叽抱着羡羨的时候,蓝家小辈们看见了都没有觉得卧槽好gay好变态,而是纷纷脸红跑掉了,这就很奇怪了,我认为一个正常直男都是不会做出这样的反应的
再细细一想,云深不知处成天嚷嚷着要雅正雅正雅正,家规背来背去,成天教导孩子们禁欲,连男女弟子都是阴阳两隔,蓝家的少年们一个个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牵过,话都没说过几句,但又青春期,压抑不住的抱点什么幻想,幻想得不到实施,周围又是一堆优秀的同龄男孩子在眼前晃来晃去,这就难免不对同性起点那个什么心

所以蓝家种菜老农就不要成天抱怨白菜被猪拱了,你那一园子白菜没有内部消化就不错了

星光街道🌟

【白蔡】澄澈

#ooc,第一次写非常紧张……!
#he!

李白第一次听见蔡文姬的琴音时,游遍四方识尽音乐的剑仙都忍不住感到有些惊艳。这实在不像是一个4、5岁的小奶娃就能弹出的乐音,有似乎只有这个年龄的小奶娃才能弹出这种琴音。

干净、澄澈、空明,纯粹得没有一丝杂质。

只有心灵世界纯净无比没有受到过一点沾染的孩童才能弹出这般空灵的声音。

他听过那些所谓卖艺不卖身的妓弹奏的琴。淫词媚曲,奢华靡艳。每一个音节都像是撩拨和勾引,却又在深处藏着对外界的向往,对情郎的幽怨,对迟暮的恐惧,对易逝流光的悲叹和人心易变的讥笑自嘲。

他也听过那些戏班的音乐,每一出不同戏入耳的都是截然不同的情绪,可惜再无多余。像是原声回...

#ooc,第一次写非常紧张……!
#he!

李白第一次听见蔡文姬的琴音时,游遍四方识尽音乐的剑仙都忍不住感到有些惊艳。这实在不像是一个4、5岁的小奶娃就能弹出的乐音,有似乎只有这个年龄的小奶娃才能弹出这种琴音。

干净、澄澈、空明,纯粹得没有一丝杂质。

只有心灵世界纯净无比没有受到过一点沾染的孩童才能弹出这般空灵的声音。

他听过那些所谓卖艺不卖身的妓弹奏的琴。淫词媚曲,奢华靡艳。每一个音节都像是撩拨和勾引,却又在深处藏着对外界的向往,对情郎的幽怨,对迟暮的恐惧,对易逝流光的悲叹和人心易变的讥笑自嘲。

他也听过那些戏班的音乐,每一出不同戏入耳的都是截然不同的情绪,可惜再无多余。像是原声回放,毫无新意可言。

也有修道者不与世容的清高傲岸和静如止水,亲佛者的慈善悲悯,帝王的尊贵大气和琴艺高超者惟妙惟肖还原了风入松林的神技。

却都不如那初入门者随心拨弄的几声无章杂音。
像是浊世独清者在这腌臜苦守住的一片净土,能净化所有龌龊的念头唤回人诞生之处本性中的良善。



李白仰头又灌了几大口酒,眼底浮起一丝似叹非叹的情绪。他想,挺好的,愿你日后成人也能不被这浮华世间蒙了污垢,独守一方清净。

那年,年仅15岁却因年少成名一身傲骨虽未削减半分,心态却多少有些老持成重的剑仙没有选择与同样名头不小的蔡家幼女一见,而是路过了蔡家府邸,转身又晃进了几处酒家,为自己壶中所剩不多的琼浆再续一杯。



李白第二次听见蔡文姬的琴音时,已是五年之后。10岁的蔡文姬弹出的琴音不似当年那般隐隐有些不熟练,却干净澄澈地一如往昔。只不过,不再是过去孩童不谙世事的天真,而是见过污浊却仍愿相信世界美好的人独有的纯粹,出于淤泥而不染其浊。

他忽然就有些好奇这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蔡家灭门惨案他早有耳闻:家主醉心于天书之道,曾被时人讥笑不务正业,认为他铁定研究不出什么。可皇天不负有心人,谁曾想居然真给他捣鼓出了些东西,窥得天机一角却招致灭门之祸。唯有那年幼的小女儿被曾经座下的弟子典韦以投靠曹操为代价得以保全,却也不知是幸也不幸。


入眼是碧色的发丝,鹅黄长裙,白嫩的脸颊有一点婴儿肥,水绿色的眼瞳映着蓝天白云,叶茂花繁。蔡文姬闻见爬墙的窸窣声抬眼望了过去,双双视线相接的瞬间,两个人俱是一怔心底不约而同划过一个念头——“我从未见过这么澄澈的眼睛。”



与蔡文姬而言,她一生中见过最为干净的双眸就是她爹爹的了。那是另一种纯粹,对喜爱事物的痴狂。而其他人的眼里总有杂念和欲望。比如孟德大人眼底望不到尽头的野望狠戾,阿典眼底的嗜血,阿宓姐姐的哀婉凄楚,都和眼前这个人不一样。是一种少见的独立于世外的清醒又像是看透一切的洒然。她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目光停在了他身侧的佩剑和葫芦上:“青莲剑仙李白??”难怪,难怪。难怪他成天沉醉于杜康之中,原来只是因为这混浊世间留不住这一缕清醒的魂魄。


李白倒是没有那么惊讶,不过出于一种调侃的诡异心理也装出一副意料之外的样子:“天籁弦音蔡文姬??”只不过话里隐隐透着的笑意任谁也听得出来里面的玩笑之意。

到底是小孩子,纵然早熟也最是经不起逗,只这么一下就撅起了嘴,嘟嘟囔囔地小声嘀咕说这人怎么这样哦。耳尖的剑仙当然是听见了,暗笑几声挑了挑眉尖装出一副严肃模样:“背地说别人不是可不好哟?”
小丫头别过头哼了一声,音量虽是不小,可语气分明就透着几分心虚:“我,我又没说坏话!”



这小丫头忒有意思,李白如是想着忍不住对着眼前这个小豆丁愈发喜爱起来。嗯…?喜爱?名动天下的剑仙怔了怔,显然也未曾想到自个儿独身修行二十载,绯闻传了不少却对一个小女孩动了点别样的心思,难免有些不可置信。罢了,也许是这孩子太可爱了才会有这种错觉吧。他安慰自己。



一别多年,再见又是五年过去。当年的小丫头已然出落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碧色发丝恰恰及腰,浅碧眸底却不见灵动尽是麻木与空洞。往昔清澈乐音也不复存在,只余不尽杀机。琴音化作利刃,每一个音符蹦出必有一人应声倒地不起。心猛地一疼,早知道曹操其人绝不会养虎为患,何况蔡文姬拥有着连他都为之侧目的惊人潜力,往昔还想不通透为何曹孟德会答应典韦留下她,原是拥有这种惑乱人心神的禁术。

李白骤然忆起五年前那个小小的蔡文姬在被他偷偷带出去玩时,一边吮着糖葫芦一边笑,眉眼弯弯成了一道月牙:“男神是孟德大人——”当时的他是怎么回答的?大抵是说那曹操一没他帅,二没他剑术独步天下,到底哪点好。

明明见多了那个她口中的孟德大人无情模样,却仍然不愿意相信她只是被利用的,大概全天下也就只有这个傻丫头了吧。


赤壁一战,祭坛之争本无他李白何事,只是不忍看她行尸走肉。毕竟,那可是他放在心底最深处在意了五年有余的姑娘啊。
剑仙飞身一掠,无视了曹操警告的眼神自说自话带走了蔡文姬找到了扁鹊面前。神医叫来了恰在此处停留的贤者合力解开了小丫头中的幻术。

清醒后的蔡文姬阖眸默默接收了混沌时的记忆,苍白的小脸更找不到一丝血色,浅碧的眸掠过些许慌乱的光,口中无意识喃喃自语:“我杀人了……我杀人了……”李白略一迟疑,随即展臂缓慢而坚定地环住了女孩娇弱的身躯,语气坚决不容置疑。
“琰儿,以后这混浊世间便让我护你一方清净。”
“好。”

————————————End————————————

且鸠关关
人生第一张农药同人献给了白菜w...

人生第一张农药同人献给了白菜w
-
李白的衣服画的我想吐血......工程量好大啊TUT今晚又得修仙......
-
蔡文姬超可爱啊为什么没啥人气......粮超少……这一对也超萌昂......只能自力更生TUT
-
啊好累不想上色......(但是不行

人生第一张农药同人献给了白菜w
-
李白的衣服画的我想吐血......工程量好大啊TUT今晚又得修仙......
-
蔡文姬超可爱啊为什么没啥人气......粮超少……这一对也超萌昂......只能自力更生TUT
-
啊好累不想上色......(但是不行

深爱MOP的shiro三次太忙

MOP小短篇~9

(日常系列)
(破坏大帝的占有欲可是无人能及的!)
(财大气粗的威总就是这么霸气)
(逃)
威三岁:擎天柱只有我能碰!

破坏大帝没事做就会去汽车人基地缠着他家火伴,几乎少看擎天柱一眼他就会浑身不自在,恨不得把擎天柱拐上他的报应号。

于是今天他又去汽车人基地,例行找他家火伴解闷。

威震天在主机室和擎天柱聊着天,直到他们听见身后传来救护车的声音。

“擎天柱,我想我该给你们做定期机体检查了。”救护车从医疗室走出来,对基地的人发着通知。

汽车人纷纷点头,皆是轮流进入医疗室接受检查。

擎天柱一般是最后一个接受检查,所以他仍然不急不慢地在主机室检查着基地的设备。

“机体检查?”威震天在擎天柱一旁负手...

(日常系列)
(破坏大帝的占有欲可是无人能及的!)
(财大气粗的威总就是这么霸气)
(逃)
威三岁:擎天柱只有我能碰!



破坏大帝没事做就会去汽车人基地缠着他家火伴,几乎少看擎天柱一眼他就会浑身不自在,恨不得把擎天柱拐上他的报应号。


于是今天他又去汽车人基地,例行找他家火伴解闷。


威震天在主机室和擎天柱聊着天,直到他们听见身后传来救护车的声音。


“擎天柱,我想我该给你们做定期机体检查了。”救护车从医疗室走出来,对基地的人发着通知。


汽车人纷纷点头,皆是轮流进入医疗室接受检查。


擎天柱一般是最后一个接受检查,所以他仍然不急不慢地在主机室检查着基地的设备。


“机体检查?”威震天在擎天柱一旁负手站着,他听到救护车的话,便向擎天柱发出了疑问。


“就是检查机体,你们霸天虎没有吗?”擎天柱头也不回地解释道,他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值得疑惑的事情,定期检查机体,对谁都好。


“有……声波和击倒会帮我检查。”威震天点头喃喃着,忽然又抬头用复杂的表情看着擎天柱。


“我们有技术,直接用机器扫描机体就行了,汽车人的检查是怎样的?”


擎天柱顿了一下,他以为这是威震天在向他炫耀他的科技。


“我们现在缺少那种资源,所以是救护车亲自为我们检查。”擎天柱瞥了一眼威震天,微微皱眉。


“不……擎天柱,我是说,亲自?他会…拆……拆开你们的外甲…?”威震天走近擎天柱,断断续续地说着。他的面甲带着不可置信,抬起的双手也不禁颤抖。


“偶尔会。”擎天柱转身看向威震天,发现后者已经走到自己跟前,并且表情不太对劲。“威震天你怎么了?”


擎天柱看着这个突然靠近自己的银白色机体,条件反射地伸手阻止他,却被威震天抓住了手。


“……拆?你在开玩笑吗?我的人他也敢动?”威震天紧紧抓着擎天柱的手,猛地把他拽向自己。一身不容拒绝的气息,不禁让擎天柱微侧过头。


“你又哪里不对劲了,救护车只是给我们检查机体而已。”擎天柱挣了挣被抓住的手,却无济于事,他用另一只空着的手轻轻顶向威震天的脖子,试图让他清醒。


“你以为每个机都像你一样?整天想些有的没的。”擎天柱微怒的声音传进威震天的接收器,使威震天放轻了自己手上的力道。


威震天慢慢松开了擎天柱的手,不等后者松一口气,威震天又伸手抱住了擎天柱,把他整个机都圈进了怀里。



擎天柱吃惊地瞪大了光学镜。


“我知道,但我就是忍不住嫉妒……”威震天低沉的声音带着恳求,在擎天柱的接收器旁响起。


“拜托了,擎天柱,除了我,不要让任何人碰你。”


威震天这种放下姿态的样子倒是让擎天柱有些惊讶。


擎天柱伸出手轻轻回抱着威震天,像是安慰道,“可那是我的医官,你应该理解我,这也是他的工作。救护车只是在尽他的职责。你也不想我感染病毒吧?”


威震天沉默地看着擎天柱,还是一面甲不满。擎天柱注视着他,伸出手扶着威震天的头盔,轻轻地说道,“更何况,那种事……我也只和你做,不是吗?”


擎天柱的声音突然变得很小,但威震天还是听见了。


威震天反手把擎天柱打横抱起,转身就往他们的房间走去。


“你干什么?”擎天柱瞪着他的蓝色光学镜。


“回房,我们不体检了。”威震天板着脸,极其正经地说着。


“不行,快放我下来。”擎天柱挣扎着,一只手推着威震天的脸。


“不放,打死也不放。”威震天用力抱紧擎天柱。


“威震天!”


“不!绝不让你过去!”



——————————————

“擎天柱呢?”救护车记录着其他已经检查完毕的汽车人的体检表,转头问已经检查好的大黄蜂。


“刚才我好像看到威震天把大哥拖进休息室了。”大黄蜂活动着手腕关节,回忆了一下说道。


“……”救护车扶着额头翻了一下白眼,“我觉得我等一下可以直接给擎天柱补补。”


“补什么?”大黄蜂歪着头问道。


“没什么……去去去,赶紧做你的事情去。”救护车摆摆手,把大黄蜂赶出了医疗室。


救护车碎碎念地诅咒着威震天。


但是后来救护车很快就把这些事情忘记了。
因为威震天让声波送来了好几台全新的机体扫描仪,这让救护车的工作负担减轻了不少。


当然,受益最大的还是威震天,因为他保住了他的火伴不被其他人拆掉外甲,从此只有他一个机能独占擎天柱了。



社会我威总(ᵒ̤̑ ◁ ᵒ̤̑)

——
TBC

深爱MOP的shiro三次太忙

MOP小短篇~6

(3个段子+1个莫名其妙的短文。)
(……槽点满满)
(我爱mop,超级爱的,挚爱。)
(mop不接受任何反驳。)
(逃)

——————————

秘密存盘

威震天:“擎天柱,你看见我的记忆存盘了吗?”

擎天柱:“嗯?”

擎天柱手上正拿着一个存盘,准备插进读取插口。

威震天:“wait!!!”为什么在你手上!(尔康手)

结果屏幕里全是可爱的彩虹小马……

擎天柱:“威震天你癖好比我还奇怪呵……”

然后把存盘丢回给威震天。

威震天:“炉渣的我另一个记忆存盘也不见了?!”

擎天柱:“嗯?”

擎天柱手上又拿着一个存盘,打算插进读取插口。

威震天:“no!!!!”怎么又在你手上!

结果...

(3个段子+1个莫名其妙的短文。)
(……槽点满满)
(我爱mop,超级爱的,挚爱。)
(mop不接受任何反驳。)
(逃)

——————————

秘密存盘

威震天:“擎天柱,你看见我的记忆存盘了吗?”

擎天柱:“嗯?”

擎天柱手上正拿着一个存盘,准备插进读取插口。

威震天:“wait!!!”为什么在你手上!(尔康手)

结果屏幕里全是可爱的彩虹小马……

擎天柱:“威震天你癖好比我还奇怪呵……”

然后把存盘丢回给威震天。

威震天:“炉渣的我另一个记忆存盘也不见了?!”

擎天柱:“嗯?”

擎天柱手上又拿着一个存盘,打算插进读取插口。

威震天:“no!!!!”怎么又在你手上!

结果屏幕里全是睡着的擎天柱,微笑的擎天柱,开心的擎天柱,难过的擎天柱,刚出浴的擎天柱……总之,满屏的擎天柱。

擎天柱黑着脸,把存盘扔进了火炉。

——————————

有一个身材很好的恋人是怎样的体验?

“我只想天天把他扔床上,摸着他的腰肢,操翻他。”

威总不太含蓄。

“他的身材,老实说,真的很好,我没有任何挑剔的地方。但是每次抱我的时候他的肌甲总是会顶着我,这点就不是很好,因为这让我有了距离感。”

所以大哥还是满意威总的身材的。

(请看tfp的魔鬼身材)

——————————

面罩的正确用法

“擎天柱,你整天动不动就把嘴遮起来,就不怕把自己舌头给夹了?”

“你看过有人关面罩的时候伸舌头的吗。”

“我就好奇。”

“你提醒我了,威震天,下次你又想强吻我的时候,我就关面罩把你舌头夹断。”

“嗯?!”

当然是开玩笑的,柱子难得腹黑。

——————————

“威震天,如果我变得残破不堪,你要怎么办?”

“我会寻遍宇宙的元素,倾尽一切都要把你修好。”

“威震天,如果我变得老态龙钟,你要怎么办?”

“我会牵着你的手,一步一步地搀扶着你再一起去看锈海。”

“威震天,如果我变得任性自由,你要怎么办?”

“让你去做任何你想做的,但除了‘离开我’这件事。”

“威震天,如果我变得残暴无情,你要怎么办?”

“可能是我影响了你,但只要你不会伤害到自己。”

“威震天,如果我变得不爱你了,你要怎么办?”

“……这种事,死也不要让它发生,我也不允许它发生。”

“…威震天,如果……”

“够了擎天柱!没有那么多如果。”

“不,威震天,我想知道…我想知道,如果…如果我的火种熄灭了,你要怎么办?”

“没有这种事。”

“威震天,告诉我,你要怎么办?”

“……”

“告诉我,说你仍然会好好的活着。”

“你知道,我无法接受没有你的世界。”

“我会一直在,在你的心里。”

——————————

威震天看着窗外的天空,又想起了五十年前和擎天柱的最后一次对话。

“有时候你真的很残酷又自私,擎天柱,你宁愿留我一人独自面对这冗长煎熬的寂寞。”

威震天垂下头,用手撑着额头,显得有些疲倦。

“威震天大人,北区有暴乱。”

而后声波在门的那一边轻声报告。

“……”

威震天轻轻敲敲眉心,然后站起身缓缓走出大门。

“出动一支护卫队,由我亲自指挥。”

威震天的声音依然威严。

今天他也要在新生的赛博坦上维持着和平。

做着他死去的爱人生前最想做的事情。

——————————

征服对我来说轻而易举,但我以为我从未尝试过失败。

我只能独自承受这一切,你留给我的这一切。

你的爱,和我对你的爱,全部都弥足珍贵。

即使这一切,都抵不过我失去你的痛苦——

永远。

百分之一酱

🎃🎃Australis Flawless🎃🎃
这款土橘色的唇釉之前是看到小伙伴在擦
一瞬间就种草了马上去入手!真的超美👍👍
颜色的质地都很nice了,更加分的是这个唇釉是葡萄味的!
不是很甜的那种葡萄味 更像是葡萄果汁的味道

👾👾👾👾👾👾👾👾👾👾👾

质地:玻璃唇釉
购入价:¥80+
显色度:🌟🌟🌟🌟🌟
遮盖力:🌟🌟🌟🌟
持久力:🌟🌟
粘腻度:🌟🌟🌟
🎃🎃🎃🎃🎃🎃🎃🎃🎃🎃🎃🎃
这款上嘴的颜色更像是图一的颜色
因为平时户外或者商场都是偏暖光图一也是暖光源

但是这款冷光下也超美 颜色反正是没得挑
刷头我也非常喜欢 属于非常扁平形的
而且偏软一点 画...

🎃🎃Australis Flawless🎃🎃
这款土橘色的唇釉之前是看到小伙伴在擦
一瞬间就种草了马上去入手!真的超美👍👍
颜色的质地都很nice了,更加分的是这个唇釉是葡萄味的!
不是很甜的那种葡萄味 更像是葡萄果汁的味道

👾👾👾👾👾👾👾👾👾👾👾

质地:玻璃唇釉
购入价:¥80+
显色度:🌟🌟🌟🌟🌟
遮盖力:🌟🌟🌟🌟
持久力:🌟🌟
粘腻度:🌟🌟🌟
🎃🎃🎃🎃🎃🎃🎃🎃🎃🎃🎃🎃
这款上嘴的颜色更像是图一的颜色
因为平时户外或者商场都是偏暖光图一也是暖光源

但是这款冷光下也超美 颜色反正是没得挑
刷头我也非常喜欢 属于非常扁平形的
而且偏软一点 画的时候就很好把控形状和用量

包装也是非常漂亮的金属质地
底部是透明的可以看到膏体颜色也很人性化
👇👇👇👇👇👇👇👇👇👇👇👇
⭕⭕⭕优点:⭕⭕⭕
这款Flawless应该算是系列里面的红人了
颜色非常适合不是秋 不是夏 而是四季!😉
土橘色大家一般会觉得只适合秋冬之类的
但是因为是唇釉质地的带一些光泽
所以就算是在色彩绚丽的春夏也一点也不违和
无论是搭配日常妆还是浓妆就能搭配
刷头的设计也有加分
玻璃唇釉质地还有一个优点就是👉
无敌遮唇纹!看起来嘴巴嘟嘟,嘟嘟嘟嘟嘟!

❌❌❌缺点:❌❌❌
玻璃唇釉的通病持久度不是很高
所以如果出门吃饭是需要补妆的
而且会留印记在杯子上
不过这款唇釉不算特别黏腻
(黏腻程度杨树林如果是10分,那这个最多5分)
颜色掉一点会有一些残留在唇纹里不过马上补妆就没事

👾👾👾👾👾👾👾👾👾👾
Anyway,这款性价比还是很高的,优点大过缺点
颜色这么美真的可以入一只🙋‍♀️

南城散人
轻风精舍、南城散人封子创作《白...

轻风精舍、南城散人&封子创作《白菜图》

第225斩

己亥年.处暑

轻风精舍、南城散人&封子创作《白菜图》

第225斩

己亥年.处暑

深爱MOP的shiro三次太忙
不会fafa不会机甲就会摸鱼...

不会fafa
不会机甲
就会摸鱼

不是说威总做梦都想着#?@%*
只是偶尔太想大哥了而已

(逃)

不会fafa
不会机甲
就会摸鱼

不是说威总做梦都想着#?@%*
只是偶尔太想大哥了而已

(逃)

深爱MOP的shiro三次太忙

MOP小短篇~7

tfp的小短文

就很莫名其妙的……
临时的
关于平安夜和圣诞节
的……

——————————————

擎天柱在基地做完了自己的工作,空闲下来后才发现,今天杰克和神子他们少有地没有来。

“那群孩子吗?”救护车从自己的修理工作中抬头。
“他们昨天就说了,今天和明天都会在家里和自己的家人朋友过节日。”

“节日?”擎天柱发出了疑问。

“噢,擎天柱你不知道吗?”救护车又停下了手下的动作,他用手指点了点桌面。

“今天叫做平安夜,是这个国家重要的日子,他们会在这天晚上和重要的人一起聚餐,发个零花钱,或者——送个苹果?”

救护车耸耸肩。
“可惜我们吃不了苹果。”

“原来如此。”擎天柱点点头,“和重要的...

tfp的小短文

就很莫名其妙的……
临时的
关于平安夜和圣诞节
的……

——————————————

擎天柱在基地做完了自己的工作,空闲下来后才发现,今天杰克和神子他们少有地没有来。

“那群孩子吗?”救护车从自己的修理工作中抬头。
“他们昨天就说了,今天和明天都会在家里和自己的家人朋友过节日。”

“节日?”擎天柱发出了疑问。

“噢,擎天柱你不知道吗?”救护车又停下了手下的动作,他用手指点了点桌面。

“今天叫做平安夜,是这个国家重要的日子,他们会在这天晚上和重要的人一起聚餐,发个零花钱,或者——送个苹果?”

救护车耸耸肩。
“可惜我们吃不了苹果。”

“原来如此。”擎天柱点点头,“和重要的人过么……”

“或许我们可以送些别的东西。”擎天柱用手托着下巴喃喃着。

“你要送什么给人吗?”救护车眨眨眼。

“嗯。”擎天柱盯着救护车,表情认真地说,“救护车,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可以……?”救护车抖了抖面甲,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

救护车手上拿着一杯用能量块提取出来的能量纯液,他看着眼前正在亲自做着能量点心的擎天柱。

“我以为你在开玩笑,擎天柱。”救护车张着嘴,愕然地说,“但愿不是我想的那样……你在做送给威震天的礼物?”

闻言,擎天柱愣了一下,他回头看了救护车一眼,“……不光给他,还有你,大黄蜂,阿尔西,隔板他们。”

救护车撇撇嘴。他们就像是附带的。

“我觉得你上去他飞船坐一会都能让他高兴得打滚了。”救护车哼了一声,“而且他不一定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擎天柱。”

“你说得对,救护车。”擎天柱停下了给点心包着包装的手,“不过即使他不知道,我们也可以当做是融入当地文化的一种尝试。”

“唉,我可说不过你。”救护车敲敲自己的头雕,都懒得去阻止了。

而这个时候,博派基地也迎来了一个意料之中的客人。

威震天拉着两车的能量块出现在了博派大门。

“今天我只想带走擎天柱。”威震天俯视着救护车,一脸严肃。

救护车扯了扯嘴角,他让开一个位置,露出了身后的擎天柱,“请。”

“擎天柱!”

“威震天?”

威震天和擎天柱就像心有灵犀一样,同时叫了对方的名字。

“你……来这里干什么?”擎天柱压制住心里的惊喜,表情平静。

“我……就想见你。”威震天顿了顿,低声说着。

救护车承认,这个时候他的白眼已经翻到头雕上了。

请你们快走。救护车在一旁露出了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笑容。

“这是给我的吗?”威震天看着擎天柱手上的礼物盒。

“嗯。”擎天柱点点头。他看到威震天很宝贝地把那个能量块点心收进了他的子空间。

其实擎天柱知道威震天不怎么喜欢点心。

“我也有礼物送给你。”威震天打了一个响指,身后待命的霸天虎立刻把那两大车能量块推了进来,“这些都给你——噢,和你的汽车人。”

擎天柱有点感动地看着威震天。

“那我可以邀请你跟我度过一个特殊的日子吗?”威震天优雅地俯身,朝擎天柱伸出手,“我的命运之人。”

擎天柱犹豫了一下,才回道,“汽车人也是我重要的家人。”

威震天无奈地抬眼看着擎天柱,然后无所谓地笑了笑,“那我们就在这里度过这一天吧。”

“谢谢你,威震天。”擎天柱也露出了一个柔和的微笑。


于是狂博两派就在这小小的基地举行了一个平安夜派对。

威震天和擎天柱坐在一边看着自己的属下们狂欢,他们互相碰杯。

“地球零点过后又是另一个节日了。”威震天摇晃着手中的高淳。

擎天柱闻声望去,等待威震天的下文。

“圣诞节,他们的神诞生的日子。听说今天一起庆祝的人都能得到庇护。”

“你相信这些?”

他们可是超越了人类现代科学的高科技生命体。

“不信。”威震天突然靠近擎天柱,高淳的甜醉气息顿时弥漫在他们的周围。

“但是他们还有一种说法我却很在意。”威震天在擎天柱的接收器旁低声说道,“相爱的人可以永远在一起,心中的愿望能够得以实现。”

擎天柱惊讶地看着威震天。

只见威震天露出了一个旖旎的笑容。

“把午夜以后的时间交给我。”威震天伸出手细细地抚摸着擎天柱头雕旁的接收器,“行吗?擎天柱。”

威震天低沉的声音有些嘶哑,这时居然带着一些色.情。

擎天柱微微垂下头,然后不着痕迹地点点头。

他也想和自己重视的人,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

也许愿望真的可以实现。

————————————

隔天,救护车和大黄蜂清算着那两大车能量块,脸上笑成了花。

考虑着下次让威震天入赘吧,这样他们就不愁吃穿了。

END(ᵒ̤̑ ◁ ᵒ̤̑)
祝大家圣诞节快乐
(逃)

ⓜⓘⓦⓐ
一颗无意拔下的大白菜梦妆妆前,...

一颗无意拔下的大白菜
梦妆妆前,主打滋润
真的是随手买的随手买的随手买的
但是竟然解决了我春季卡粉浮粉的烦恼

一颗无意拔下的大白菜
梦妆妆前,主打滋润
真的是随手买的随手买的随手买的
但是竟然解决了我春季卡粉浮粉的烦恼

桃花月永年

白菜的兄妹失格(李白×蔡文姬)

“我说你倒是给我奶一口!”李白吊着自己的残血,正拼尽全力与诸葛亮周旋中。
蔡文姬:“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刺激。”
后面的人悠悠地摇着羽扇,一边紧紧追着李白,一边计算自己大招的CD,抽空还督了蔡文姬一眼,只要文姬不出手,这个人头他就收下了。
蔡文姬就在一旁,胡笳琴忽地抖了两下,就在李白以为她终于要给他开个大的时候——“出发咯!蹂躏脑筋不好的老年人~”
“啊不是,我想说‘人家没蓝了啦~’”啊等等,队友的蓝条是互相可见的,“啊……其实是还在CD。”
面不改色。
李白抚额“真的假的……”
“你看,我就是这样的设定。”蔡文姬解释了一下自己的语音,并且和李白一起“快乐地”奔跑。
“虽然我是比你大,但是老年人是什么意思?”...

“我说你倒是给我奶一口!”李白吊着自己的残血,正拼尽全力与诸葛亮周旋中。
蔡文姬:“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刺激。”
后面的人悠悠地摇着羽扇,一边紧紧追着李白,一边计算自己大招的CD,抽空还督了蔡文姬一眼,只要文姬不出手,这个人头他就收下了。
蔡文姬就在一旁,胡笳琴忽地抖了两下,就在李白以为她终于要给他开个大的时候——“出发咯!蹂躏脑筋不好的老年人~”
“啊不是,我想说‘人家没蓝了啦~’”啊等等,队友的蓝条是互相可见的,“啊……其实是还在CD。”
面不改色。
李白抚额“真的假的……”
“你看,我就是这样的设定。”蔡文姬解释了一下自己的语音,并且和李白一起“快乐地”奔跑。
“虽然我是比你大,但是老年人是什么意思?”
“不是,你是脑筋不好。”
李白还想再说点什么,比如说用智慧而渊博的句子来有力地反击她,毕竟诗仙这个称号不是白来的。
诸葛亮正好触发隐藏语音“聆听你的胡笳琴,错乱的音符在演奏真实。”
“说得好!”蔡文姬打了个响指:“你看,王者峡谷智商担当都认同我了。”
“你再不小心一点,就连第一帅男的称号都要消失了,啧啧啧。”
说着,蔡文姬转过椅子,倒着撤退,十分仔细地把诸葛亮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你看,人家的建模如此完美,军装赛高!”
诶呦不好,好想吹口哨。
听到“军装赛高”,诸葛亮手一抖,差了那么一点,没点着大招。
这个时候。
“做个狂热又任性的魔女,把帅气的男朋友诱拐回家~”
一直在逃窜的李白忽然猛地一个调头,CD完的大招对着诸葛亮的俊脸就是一通欧揍。
很好,强行反杀。
蔡文姬荡到李白的边上,站在椅子上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欣慰地说道:“我就知道你可以的,小哥哥。”
然而反杀了一个人,并不能赶走李白脸上的阴霾,吓得蔡文姬后退了三米。
“不要欺负我,我会把你弄哭的哟~”偶哟,好吓人哟?
“你以前,说狐白最帅了。”
“额。”
“后来又说凤白最帅了。”
蔡文姬搅搅自己的手指,偷瞄了眼眼前的凤白,确实这两套出镜率很高,看起来他真的听进去了啊。
心一软,说出来的话都减毒许多。
“……好好好,你是最帅的,他诸葛亮不就只有一套军服么,哪比得上那么多衣服的你啊。”
诸葛亮:喂!
“他都没我帅,你居然想让他当男朋友?!”
“诶,重点是这个?”
“听话,程咬金太粗鲁了不适合你,诸葛亮就是个小白脸,韩信就知道惹桃花,赵云……刘备……”
“文姬?”
“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椅子还在动次打次,椅子上的萝莉已经在家泡泉水了。
蔡文姬“大人,始终邪恶可怕爱说谎的生物。”

深爱MOP的shiro三次太忙

MOP小短篇~4

Ps文笔渣不及各路太太……
大概我就是那种深爱mop只想写mop妄想故事的zz
梦想是尽量不ooc然后无限放大爱意
官方剧情没有,因为费脑自己理解也不深所以无法下笔
因为只写同人质量不好注意雷区还望见谅
多写一发完的小短短短文
那么

——————————
变12345电影的
都是妄想!
的对话(ᵒ̤̑ ◁ ᵒ̤̑)

——————————

“他为了保护这个毫无意义的星球,和我战到最后……我终于捅穿了他的火种——炸得粉碎。”
“您后悔了吗?”
“我的记忆中从没有后悔这一词——”
他捡起地上的一瓦碎片。
“但我会让这里的所有人为他陪葬。”

——————————

“你无法剥夺他们生存的权利,威震天。”
“但我可以赋予他们死...

Ps文笔渣不及各路太太……
大概我就是那种深爱mop只想写mop妄想故事的zz
梦想是尽量不ooc然后无限放大爱意
官方剧情没有,因为费脑自己理解也不深所以无法下笔
因为只写同人质量不好注意雷区还望见谅
多写一发完的小短短短文
那么

——————————
变12345电影的
都是妄想!
的对话(ᵒ̤̑ ◁ ᵒ̤̑)

——————————

“他为了保护这个毫无意义的星球,和我战到最后……我终于捅穿了他的火种——炸得粉碎。”
“您后悔了吗?”
“我的记忆中从没有后悔这一词——”
他捡起地上的一瓦碎片。
“但我会让这里的所有人为他陪葬。”

——————————

“你无法剥夺他们生存的权利,威震天。”
“但我可以赋予他们死亡的勇气。”

——————————

“我不知道你复活是好还是坏,擎天柱,这意味着我居然要再杀死你一次……”

——————————

“臣服于我!”
“除非我死。”
那个人能拥有的,只能是他失去灵魂的躯壳。

——————————

“他从御天敌手中救下了我,可我却……”
“他只是想亲自手刃你,你不用内疚。”
“我明白——我明白。”
他却不明白这种痛苦从何而来。

——————————

“我们非得拼个你死我活是吗?威震天。”
“成者王,败者寇,这你教我的,擎天柱。”
他知道,他们之间总有一个人失败,然后毁灭。

——————————

“他现在名为惊破天。”
“但我知道他仍然是威震天。”
他从不会错认那个人。

——————————

“擎天柱,你总是一个人望着星空。”
“这是……我和他唯一能看见的相同的事物。”
“他?”
“……一位‘死去’的旧人。”

——————————

“威震天!”
“擎天柱~”
“……又来了,为什么他们总是要深情呼喊对方的名字???”

(这里真的…每次看电影看漫画看动画都会心里默默吐槽,神tm每次一见面就要深情呼喊对方名字哈哈哈哈哈哈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的关系x)

——————————

“我们曾经是兄弟,擎天柱。”
“再说一次?”
“好吧,我们是情人。”

昆塔莎:mmp?当我死的吗???

——————————

他将臂刃从背后捅进领袖的火种,然后在一阵他完全可以无视的人类绝望的尖叫声中,打开炮口将后者的胸口轰成碎片。

领袖最后的呜咽卡在了发生器中。

零件哐啷散落一地,那个和他纠缠了几百万年的人终于在他怀里逐渐失去了生机,成为一堆没有光泽的废铁。

他麻木的脸也逐渐染上了疯狂的笑意。

再也没有人可以阻止他。
也再也没有人可以……扰乱他。

——————————

后来——
勇敢的人类少年将拼死寻来的矩阵放进擎天柱的胸口,矩阵赋予了领袖新的生命。

这位领袖承载着老战士天火和人们的希冀,再一次站在了破坏大帝的面前。

凤凰磐涅,浴火重生。

——————————

威震天冷眼看着这位不屈的领袖再次让他感到棘手。

他想着,或许要将领袖粉身碎骨,他才不会一次又一次地出来阻挠自己。

他是这样想了无数次,可身体却迟迟没有再作出反应。

——————————

一直到擎天柱用剑刺穿了他的身体——就像之前他刺穿了擎天柱那样。

钢铁被刺穿的声音在他们听来永远都那么刺耳,令人恍神。

威震天匐在擎天柱耳边,他不是恶狠狠地诅咒擎天柱,却是垂下眼帘,语气柔和——

“我们,扯平了。”

这是威震天闭眼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但他也看见了擎天柱面甲上露出的极其动摇的表情。

他莫名地感到满足,即使他无法再发出任何的声音。

他也无法再拥抱他。

——————————

擎天柱同意人类将威震天的残骸投进几百米深的海域深处封存起来,他从没有想过要将威震天抹杀殆尽。

后来人类的朋友经常看见擎天柱站在海岸边眺望。

他们不明白缘由,只因为那里是离那个逝去的人最近的地方。

他们不知道,擎天柱已经永远地失去了一些东西。

——————————

但他们也不知道,威震天沉睡在冰冷的海水中,他仍苟活在黑暗中。

他的每一次死亡,都是走向重生的阶梯。

破坏大帝从不惧怕失败,他总是能用他的行动证明。

如果无法停住时间,他引领的黑暗必将到来。

——————————

“我回来了,擎天柱。”

布满铁锈的机体屹立在风沙之中。

威震天和擎天柱犹如被诅咒般的循环悲壮的宿命,仍在继续——

——————————
END

核桃蛋的博物馆
清 铜胎画珐琅白菜纹茶托 中国...

清 铜胎画珐琅白菜纹茶托 中国茶叶博物馆藏

The Qing Dynasty(1644-911)/Copper Sancer with Enamel Chinese Cabbage Design/China Tea Museum

清 铜胎画珐琅白菜纹茶托 中国茶叶博物馆藏

The Qing Dynasty(1644-911)/Copper Sancer with Enamel Chinese Cabbage Design/China Tea Museum

深爱MOP的shiro三次太忙
放 旧 图hhh。三(۶ᐛ )...

放 旧 图hhh。三(۶ᐛ )۶
柱子限定版挂饰
(逃)

放 旧 图hhh。三(۶ᐛ )۶
柱子限定版挂饰
(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