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血球

19万浏览    2838参与
晓皮er

【白赤】恋爱三十题

六  换穿对方的衣服
  “真的要这样吗?”

  1146难得露出为难的表情。

  “有什么问题吗?”3803眨着一双大大的琥珀色眸子,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没有……”

  谁知道3803突然想要跟他换一下外套试试看,就连帽子都要……

  他倒不是觉得有什么奇怪,只是被她突然的想法惊到了。

  “感觉白血球先生穿上红血球的工作装会很好看呢。”女孩这样说。

  “没关系了,就一次,一次就好~”

  女孩的眼睛染了笑意,化作两弯小巧的月牙。

  “好吧……”

  无奈的叹气,少年伸手摘下女孩的帽子。

  谁知道她为什么会有这些奇怪的想法,不...

六  换穿对方的衣服
  “真的要这样吗?”

  1146难得露出为难的表情。

  “有什么问题吗?”3803眨着一双大大的琥珀色眸子,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没有……”

  谁知道3803突然想要跟他换一下外套试试看,就连帽子都要……

  他倒不是觉得有什么奇怪,只是被她突然的想法惊到了。

  “感觉白血球先生穿上红血球的工作装会很好看呢。”女孩这样说。

  “没关系了,就一次,一次就好~”

  女孩的眼睛染了笑意,化作两弯小巧的月牙。

  “好吧……”

  无奈的叹气,少年伸手摘下女孩的帽子。

  谁知道她为什么会有这些奇怪的想法,不过只要她开心就好。

  “白血球先生太高了啦,够不到呢!”

  下一秒,一顶白色的帽子轻轻的扣在她的头上。

  “然后是交换衣服,外套就可以呢!”

  说实话,女孩一直都很想试一下少年的外套。那件雪白色的外衣仿佛带了什么魔咒,总有一种能够让她心安的神奇魔力,不知不觉温暖了女孩的整个世界。

  犹豫一下,少年脱下外套,轻轻的披在女孩的身上。

  看着女孩穿着大了不知多少号的白衣,少年不住的轻笑出声。

  她这个样子真是可爱呢。

  然而,在他换上女孩红色衣服的那一刻他就笑不出声了。

  “怎么了?”女孩不解的看着少年有些奇怪的表情。

  “没事。”少年撇撇嘴,看着身上这件小号的衣服。

  若不是可以敞怀穿,他真害怕把她这件小巧的衣服给撑破。

  “没想到白血球先生穿这件衣服也很好看呢。”女孩眼中闪烁着小星星,满意的打量少年的一身行装。

  当然啦,白血球先生本来就帅气,至于穿些什么那都不重要了。

  “嗯。”少年心不在焉的应答着,一双黑眸却是打量着穿上了一身白衣的女孩。

  就像是一个偷穿了大人衣服的小孩子,女孩两只小手紧紧的抓着外套的领口,生怕它一不小心就脱落掉了。

  她真的好可爱……任何形容词都难以形容她此刻带给自己的独特感觉。

  这一瞬间,少年突然庆幸自己答应了女孩玩这个看似有些荒唐的游戏。

  女孩也是这样想的,含笑的眼眸偷偷瞄向少年。

  今天,两人终于如愿以偿看到了对方平时不示人的另外一面。
  
  
  
  ————————TBC————————
  
  
  
  更新啦~

张凌末

【白赤】少女阴阳师和妖狐式神解不开的情缘二十七

此时的黑已经泪流满面,明明身子被完全压住,却还是拼命抬起头来,盯着男人,男人不知道为什么,收敛了一直挂在脸上的温柔笑意,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眼睛里居然有说不清的复杂。


一道裂口出现,“麻烦了菊小姐,伤员这方面我一点都不在行。”菊欠了欠身,一步跨进裂口,出来时,身前躺着一个因为痛苦而蜷缩的瘦小身影,她的身下,是一滩血迹。


“命真大。”翻过女孩的身体,菊一边处理伤口一边感叹,“都伤成这样了还吊着的一口气,有放不下的事情吧?”轻轻点了点女孩身上被撕破的好几个巨大的伤口,上面结出了冰凌,渐渐完全包裹了伤口,“这种事情,果然你的姐妹才是专家吧?”


呜呼……黑红的眉头皱了皱...

此时的黑已经泪流满面,明明身子被完全压住,却还是拼命抬起头来,盯着男人,男人不知道为什么,收敛了一直挂在脸上的温柔笑意,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眼睛里居然有说不清的复杂。


一道裂口出现,“麻烦了菊小姐,伤员这方面我一点都不在行。”菊欠了欠身,一步跨进裂口,出来时,身前躺着一个因为痛苦而蜷缩的瘦小身影,她的身下,是一滩血迹。


“命真大。”翻过女孩的身体,菊一边处理伤口一边感叹,“都伤成这样了还吊着的一口气,有放不下的事情吧?”轻轻点了点女孩身上被撕破的好几个巨大的伤口,上面结出了冰凌,渐渐完全包裹了伤口,“这种事情,果然你的姐妹才是专家吧?”


呜呼……黑红的眉头皱了皱,努力撑开自己的眼皮,还是有点困……嗯……被窝很舒服……想再睡一会儿……


等等?被窝啊……我在哪里啊???


瞬间清醒了,黑红瞪大眼睛,自己好像在一间木屋里,周围很温暖,不是冬天烧炭取暖的温暖,而是那种来自春天的,由内而外的温暖,黑红愣了愣,试探着抬起脑袋,屋子里还有别人,棂叁和白坐在两把椅子上,睡得正香,棂叁把脑袋枕在白的肩膀上,脸上露出孩童一样的纯真,白把脑袋枕在棂叁的脑袋上,鼻息把棂叁的发丝吹得一起一浮。


黑整个身子趴在自己的身上,脸上有掩饰不住的疲惫,眼睛肿胀,就算是在睡觉也是心神不宁的样子皱着眉头,感受到黑红的移动,他呜了一声,慢慢睁开眼,朦朦胧胧看见转醒的黑红。


“呜……呜……呜呜……”黑红感到了从未有过的不知所措,“小黑?”却一下子被紧紧抱住,“呜……黑红……呜呜呜……”黑红感受着抱住自己的高大男人抑制不住的颤抖,选择了回应,细弱的双手紧紧抱住黑,“我没事,真的……好啦不哭了,你又不是哭包啊,好啦好啦……”黑浑身颤抖,他的眼前不断闪着自己的梦境。


在看见黑红重伤死去后,他抓住了黑红即将散逸的魂魄。


一口吞了进去。


“黑?小黑?”黑红的呼唤声惊醒了黑,他木讷地抬起头,看见了黑红灿烂的笑颜,“好啦好啦,不哭啦,我会一直陪着小黑的!”


黑打了一个机灵,慢慢放开黑红,棂叁和白此刻已经醒了,围上来对黑红嘘寒问暖,黑沉默地看着这一切,走出了屋子。


“呦,稀客啊,你居然会主动来找我。”4989一脸八卦地打量着黑,竖起来的狐狸耳朵监测着棂伊的位置,“四九——你跑到哪里去了——”黑皱了皱眉头,嘴角抿了抿,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却出奇地没有嘲讽4989,“我要敛息和万重锁两个妖术,你的镜花水月在看宝库的时候一定也有所浏览吧?你欠我一个人情,我现在要花掉。”


“啊?呃……诶诶诶?黑你……”


“嗯。”


“你……呃,不再考虑考虑明明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信念啊。”


“不了,与其伤害她,这才是最好的选择,她需要的,是一个像白一样的可以保护她,帮助她的式神。”


“不是我这个灾星。”

张凌末

【白赤】少女阴阳师和妖狐式神解不开的情缘·二十六

“黑!你在干什么?!住手啊!”

“黑先生……啊!黑先生不可以啊——呃?黑先生……黑红……哪里去了……?”


黑打了个机灵,慢慢抬起发丝凌乱的头,布满血丝的眼睛隐隐约约地看到白和棂叁深一脚浅一脚地赶过来了,“黑红……”他有些迷茫,狠狠摔了摔脑袋,现在自己所有的思路都乱的像一团糨糊,无数浓密的黑雾几乎把他所有的记忆都遮盖了,好像,自己……要找谁?


找不到啊……


好恨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白忽然瞳孔一缩身子一转把还没反应过来的棂叁压在身下,下一秒,以黑为圆心,从地上涌起大股大股的黑气,黑气炸裂,瞬间把黑四周的地面整个翻了翻,白和棂叁被黑气炸飞,“唔!”...

“黑!你在干什么?!住手啊!”

“黑先生……啊!黑先生不可以啊——呃?黑先生……黑红……哪里去了……?”


黑打了个机灵,慢慢抬起发丝凌乱的头,布满血丝的眼睛隐隐约约地看到白和棂叁深一脚浅一脚地赶过来了,“黑红……”他有些迷茫,狠狠摔了摔脑袋,现在自己所有的思路都乱的像一团糨糊,无数浓密的黑雾几乎把他所有的记忆都遮盖了,好像,自己……要找谁?


找不到啊……


好恨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白忽然瞳孔一缩身子一转把还没反应过来的棂叁压在身下,下一秒,以黑为圆心,从地上涌起大股大股的黑气,黑气炸裂,瞬间把黑四周的地面整个翻了翻,白和棂叁被黑气炸飞,“唔!”白闷哼一声,嘴角流出一丝鲜血,身体里光的力量正在拼尽全力地抵消着黑给他带来的巨大伤害,“白先生!没事吧?!”棂叁惊叫一声,焦急地看着脸上显出痛苦之色的白,忽然眼里闪过一瞬间的坚定,“白先生!接下来,请不要抵抗。”


“呃……”白还没有反应过来,棂叁就双手十指相扣,嘴里开始轻轻唱起了白从未听过的吟唱,一种给人很安详的感觉的,很古老的吟唱,像是从上古飘过来的涓涓细流,慢慢安抚着白的心,一种无形的力量帮助白抚平了刚才的伤痛,白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身后尾巴闪现,一条,两条,三条……一直到七条尾巴。


这是什么……白的内心简直震惊到难以复加,这种吟唱,绝不是阴阳师的手段,满满的带有一种新生之意,甚至能让自己因忘川撕裂而被禁锢的力量打通,这……


这力量……自己是不是见过?!


一声巨大的轰鸣直接打断了白的思维,罪魁祸首却不是黑,空间被瞬间撕裂了一个巨大的口子,巨大的吸力从里面传出,黑身边的黑雾被瞬间吸走,黑也停止了无谓的破坏,像个野兽一样四爪着地对着裂口嘶吼,里面,走出一个黑发的男子,看起来并不高大,一张脸线条温和,带着清新的笑容,清瘦的身体上披着一件绿色棉衣,没有系扣子,很随意地披在肩上。


菊走上前,“真是罕见啊,您居然亲自出手?”男人笑了笑,轻轻对着黑点了点,瞬间,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全方位地压迫着黑,他身上的黑气试图反抗,但是被瞬间驱散,黑本人也被狠狠地按进了雪地里,压力并没有罢休,完全压住了黑的一切挣扎,侵入他的身体,疾速消除着在身体内部的黑气,黑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被黑雾影响的思绪也渐渐回来了。


“毕竟遇到了大麻烦嘛。”男子走到黑身边,蹲下身子,看着在地上连指尖都动弹不得的黑,“大鬼雪山也许是恶的主场,但是在这里,我才是王者啊。”


“清醒了吧?”


黑死死盯着男人,忽然白色瞳孔痛苦地收缩,独眼里流出了眼泪,“求你……了……”他哽咽着,艰难地说着。


“救救黑红……求你了救救她……她伤的太重了……她会死的……求你了……这些错事我愿意一手承担……所以……求你了……救她……救她……”

啵叽
稿稿稿稿稿别拿图 现在是比较流...

稿稿稿稿稿别拿图


现在是比较流行约作品同人吗,居然没有一个人来找我约原创oc,惊辽。

稿稿稿稿稿别拿图







现在是比较流行约作品同人吗,居然没有一个人来找我约原创oc,惊辽。

1234

脑洞片段

☡无逻辑脑洞

☡OOC预警

☡1146×你友情向

     你第一次殴打细菌的样子着实惊呆了老白,那时你刚进入身体就有一只细菌入侵,那细菌抓住了一个红血球正要下手,你左右看了一下周围没有白血球,你便上前点了点细菌的肩部,细菌回头:“干啥?”你一拳打向细菌头部,细菌一个趔趄松开了红血球,之后一脚踢向腹部把它踢倒,被激怒的细菌尖锐的触手向你袭来,你一个侧身躲过同时抓住触手一把扯断,“混蛋!!”细菌惨叫着剩余的触手一同向你袭来,你在闪身的同时抓住了那些触手后原地转了几圈后松手,细菌被甩飞之后撞向墙壁,细菌起身想逃,你快跑几步后把它一脚蹬倒在地...

☡无逻辑脑洞

☡OOC预警

☡1146×你友情向





     你第一次殴打细菌的样子着实惊呆了老白,那时你刚进入身体就有一只细菌入侵,那细菌抓住了一个红血球正要下手,你左右看了一下周围没有白血球,你便上前点了点细菌的肩部,细菌回头:“干啥?”你一拳打向细菌头部,细菌一个趔趄松开了红血球,之后一脚踢向腹部把它踢倒,被激怒的细菌尖锐的触手向你袭来,你一个侧身躲过同时抓住触手一把扯断,“混蛋!!”细菌惨叫着剩余的触手一同向你袭来,你在闪身的同时抓住了那些触手后原地转了几圈后松手,细菌被甩飞之后撞向墙壁,细菌起身想逃,你快跑几步后把它一脚蹬倒在地之后右拳对其面部猛攻直到有血溅在你身上才停手,这时在其他地方解决完细菌的老白和其他中性粒才赶来,他们看到你浑身是血的样子和倒在地上面目模糊的杂菌惊呆了。“主人……你……”你挥挥手:“呦老白,你们来晚了哦,我已经解决了呦~”
     
      清理细菌残骸的时候有红血球跟老白说了当时的情况并向你表达谢意后就离开了,老白一脸不可思议,你摆了摆手表示不必在意。看着老白吞噬细菌的样子好奇的拿起一小块残骸放进嘴里,黏滑的口感和苦涩的味道使你一下吐了出来,你倒是有些佩服老白能吃下这种东西。清理完细菌之后老白带你去清洗池清洗,期间有中性粒好奇的问你的工作,你摆摆手说你跟他们相似,都是要面对危险的工作。“原来如此。”老白释然。

Pooh
🌝🌝🌝昨天忘了加 一共1...

🌝🌝🌝昨天忘了加  一共100张

🌝🌝🌝昨天忘了加  一共100张

千里荒歌
感觉可以玩(奸笑) 癌哥装作o...

感觉可以玩(奸笑)

癌哥装作omega,日常柔软……
然后遇到1146一秒变撩

感觉可以玩(奸笑)

癌哥装作omega,日常柔软……
然后遇到1146一秒变撩

虹离啊

神经病画手出现了。
不要打我(bushi)

神经病画手出现了。
不要打我(bushi)

1234

一个长篇脑洞

☡无逻辑脑洞

☡OOC预警

☡流水账

☡1146×你友情向

     你是一个特种兵,在某次执行任务时受到了某种特殊物质的辐射身体出现异常,在经过治疗后没有检测出其他异常,你虽然不放心但也没办法。

     某一天你在床上躺着突然听到异响睁开眼睛时一个浑身白色的男人站在床边,你从床上暴起向其发动攻击,那人也不甘示弱拔刀反击,几招下来你把他打退几步,正要继续攻击时那人消失了,你非常惊讶,你看着手上的伤满腹疑惑,因为明天还有训练,你只好处理了伤口后休息了。

    ...

☡无逻辑脑洞

☡OOC预警

☡流水账

☡1146×你友情向



     你是一个特种兵,在某次执行任务时受到了某种特殊物质的辐射身体出现异常,在经过治疗后没有检测出其他异常,你虽然不放心但也没办法。

     某一天你在床上躺着突然听到异响睁开眼睛时一个浑身白色的男人站在床边,你从床上暴起向其发动攻击,那人也不甘示弱拔刀反击,几招下来你把他打退几步,正要继续攻击时那人消失了,你非常惊讶,你看着手上的伤满腹疑惑,因为明天还有训练,你只好处理了伤口后休息了。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那个男人不时出现,每次出现都会引起战斗,而且男人出现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了。

     终于有一天你把他击倒在地,压制住他后你喘着气问:“说吧,你是谁,你的所属,谁派你来的。”起初,男人只是沉默并不答话,你看着他的脸好奇的搓了几下发现这白色并不是染上的而似乎是他本来的肤色,你的一系列动作自然引起男人的不满而瞪着你,你:“瞪着我也没用!你要是不说我有很多办法让你说,到时候你就不止趴在地上了,在问出我要知道的事前你知道后果吧?”

      男人把脸转向另一边模糊的声音响起:“白血球嗜中性粒细胞课U-1146。”

       “啥?”

      “白血球嗜中性粒细胞课U-1146!”男人不满的声音也大了起来。什么玩意?听到这种回答的你不禁恼怒手上力气也加大:“我跟你说……”话未说完手上一松那人又消失了,你站起身用力挠了挠头平复了一下焦躁的情绪,那人说 :“白血球嗜中性粒细胞课U-1146?”白血球?他的帽子上确实是这三个字,而且铭牌上也有1146这个号码。嗜中性粒细胞?回忆了一下自己的体检单,上面确实有这个细胞,免疫细胞?疑惑的你打算在下次他出现时问清楚。

     那人果然又出现了,这次你并不打算动手而是想两人和平解决问题,那人也同意了。解释花了很长时间,你和他都无法相信事情的真实,直到无意间你们的手碰在了一起发出奇怪的共鸣,你们才勉强相信,而且你认为这是辐射造成的原因。一来二去你们渐渐熟识,他叫你主人,而你不喜欢叫他编号就一直叫他老白。

      你的队伍任务失败了需要紧急撤离,而你被留下断后,弹尽粮绝的你已经受了伤而且只剩下一把匕首,看着在你攻击下不断倒下和剩余的敌人你觉得可能要牺牲了,这时老白又出现了,他惊讶于你的样子但还是帮你解决了几个扑上来的敌人,并背起你迅速离开。他帮你简单处理了伤口并在你的指路下他飞快前行,路上你向他表示感谢,他说这是他的工作。一路无话,终于你们在天快亮时赶上了队伍,他放下你,你回头正准备说话时他消失了。

      部队厨房正在做饭,你因为受伤被派去帮厨,你刚拿起一个洋葱就眼前一花等回过神时你发现你站在到处都是楼房的街道两旁,身穿红色制服的人搬着箱子来来往往。正在疑惑时看到了一旁的人“老白!?”你惊讶的叫着,老白也十分惊讶:“主人,你为何在这里?”“这里是?”“这里是你的身体内。”你并不知道为何会在自己身体里并且觉得可能是那次辐射的影响,你对自己体内的景象感到十分新奇。正看着听到叮咚的响声老白的帽子上立起一块牌子,老白告诉你这是受体,这个警报响起时就说明有细菌入侵并立刻向前跑去。“好丑……”跟在后面的你看着那个受体默默吐槽。

      你们赶到时周围的中性粒细胞细胞聚集了不少,“那就是细菌么……”你站在远处看着那个紫色的家伙自言自语,再向前看发现它手里居然有一个人质,难怪大家都不上前。那个细菌猖狂的笑着说可以占领身体什么的,你看看那个细菌又看看还抓在手里的洋葱便对准它抬手丢了出去,丢出的洋葱不偏不倚正好丢进了细菌嘴里,细菌大惊之下把洋葱吞了进去后嚎叫倒地被白血球冲上去解决。你看着他们突然听到老白大喊:“主人,小心身后!”你一惊躲过了身后袭来的利器接着一个回旋踢把身后偷袭的细菌踢翻在地,老白冲上来解决了细菌你不可避免的被溅了一身血,在老白关切的眼神里你表示自己没事。

     清理完细菌残骸老白带你去清洗池清理这时候有中性粒对老白刚才的称呼和你的身份表示疑问,老白费了一番功夫解释清楚,大家知道你是这个身体的主人时都表示惊奇。“一直以来辛苦大家了,非常感谢!”你向周围的中性粒细胞表示感谢,大家都说保护你的身体是他们的工作,不用道谢。

     “老白,带我到处转转吧,我想看看这里的样子。”老白点头同意你告别了大家便跟着老白离开,你看着那些高矮的建筑和其他种类的细胞不住的感叹着自己身体的神奇。正走着你遇到了一个正在运输氧气的红血球,老白打了个招呼那个红血球看到老白很高兴的样子,因为正好顺路你们就同行了,在红血球的疑问中老白解释了你的来历,红血球同样很是惊讶。一路上红血球有说有笑而老白也只是微笑着默默听着红血球说话,你觉得自己仿佛是一个巨大的灯泡。好在路边细胞散发的传单解救了尴尬的你,你看着传单的内容眼角微微抽搐,上面写着:热气氤氲的城镇--鼻腔,让身心得到洗涤。这啥?温泉?自己身体里有这东西?“你们……居然在我鼻子里泡脚……”你不禁吐槽。“诶?”听到你的话正在说话的两人愣了一下,你扬着传单“我也要去,我还没泡过温泉呢!”老白无奈笑笑带着你向鼻腔走去。

      到了鼻腔周围店铺林立热闹无比你仿佛置身于庙会中,到了温泉池你刚迈出一只脚就砰的一声你的头就磕在了墙壁上,揉着头看着周围“回来了啊……”你有些遗憾,听到有人叫你,你端起筐出去了“算了,总有机会的。”渐渐的你总会出现在你身体里,而且你发现每次出现时老白都在旁边不论是在他巡逻时还是在杀菌时。

    
      你的部队被派去执行长期任务,到达任务地点后你每天都过着有惊无险的日子,一日午饭时你刚吃第一口食物觉得味道不对就吐了出来,问周围其他人都说没有问题,你看着这些食物想了一下便推说身体不适回屋休息了,傍晚时你听说有人感染了霍乱来源就是中午的食物,你不禁有些庆幸。

     晚上你躺在床上突发奇想,每次出现在身体里似乎都是被动如果是主动呢?于是你闭上眼睛默念:进入身体。一瞬间奇异的感觉你好像砸在了某物上咯的你生疼,睁开眼睛你发现自己坐在一坨无法描述的物体上周围聚集着不少白血球。“老白,这啥?”你跳下来问老白。“霍乱弧菌,我们刚刚解决掉。”你大惊“有多少!?”在得到只有一个的回答后你松了一口气,向周围的中性粒细胞表示了感谢你拉着老白走到一边。

     “抱歉呢老白,因为我工作的原因,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老白笑了笑回答:“主人你不必在意,消灭杂菌本就是我们的职责,你尽管做自己的事,我们会保护你的身体。”你笑着刚准备说话就被巨大的声音吵醒。

      “紧急集合!!”伴随着轰鸣声你和战友迅速向外冲去。

     
      任务终于完成你的部队可以返程,回去的途中你闭上眼再次进入体内。“这是哪……”你睁开眼只见一片荒芜内心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向前走着你被什么东西绊倒发现了一个不大的孔洞,而且里面似乎躺着一人。“老白---”你看了半天发现那是老白叫了一声但毫无反应。你看了看周围把洞口挖大了些跳了下去,下去后你发现老白受了重伤处于昏迷状态,探了一下鼻息还好还有气你松了一口气,抬头看了下高度脱下你和老白的外套拧成绳结绑在一起,把老白在身上固定好你爬了上去。“必须……快点……”你背着老白向前狂奔。

      不知跑了多久你看到了建筑物,加速跑去拐过墙角你发现了几个白色的身影。“喂!那边的中性粒!!”你大声叫着,被叫道的中性粒回头惊讶的看到你和你背着的白血球,你和那些中性粒一起把老白送到了医疗点,在治疗期间你看到了老白的队友才知道,前几天细菌入侵过多老白不等支援就冲了上去,等他们赶过去时老白已经不见了,这几天他们一直在找却没有找到。

      前几天……你发现那是你受到袭击的日子,那天你受了一些伤,那个时候,老白……

      经过治疗老白终于醒了,“老白……”你看到他醒来刚想说话,老白就被他泪流满面的队友一巴掌糊了上去。

    
      “1146号你个大笨蛋!都说了……”

      “4989号冷静……”

      “对……不起……”

      “……”

      你看着面前吵闹的白血球们笑了笑看向窗外,外面人群来来往往热闹非凡,你觉得这样的生活挺好的。

张凌末

【白赤】少女阴阳师和妖狐式神解不开的情缘·二十五

在4989走远了后,好几个空间裂缝出现,几个长相不同的雪女出现,每个人的手里都握着不同的钝器,从狼牙棒到流星锤应有尽有,“好啦姐妹们,进去吧~”菊带头淡定踏进大阵,像个没事人一样,只是单纯去旅游观光。


在这个时候,黑红中蛊了。


一句话叫做一瞬间瞬息万变,用来描述接下来的情况再合适不过了。


领头人狠狠地瞪着雪女,自己这边已经出现伤亡,可是那边的雪女还像没事人一样,“要用蛮力突破哦~”菊在最前面笑盈盈地向前走着,随手挥动的大柴刀打散了所有攻击。领头人不言语,只是对兄弟们做出了几个手势,阵法变幻,正在这个时候,领头人的影子里忽然窜出一个黑影,“去死……”


黑的偷袭失败,一瞬间...

在4989走远了后,好几个空间裂缝出现,几个长相不同的雪女出现,每个人的手里都握着不同的钝器,从狼牙棒到流星锤应有尽有,“好啦姐妹们,进去吧~”菊带头淡定踏进大阵,像个没事人一样,只是单纯去旅游观光。


在这个时候,黑红中蛊了。


一句话叫做一瞬间瞬息万变,用来描述接下来的情况再合适不过了。


领头人狠狠地瞪着雪女,自己这边已经出现伤亡,可是那边的雪女还像没事人一样,“要用蛮力突破哦~”菊在最前面笑盈盈地向前走着,随手挥动的大柴刀打散了所有攻击。领头人不言语,只是对兄弟们做出了几个手势,阵法变幻,正在这个时候,领头人的影子里忽然窜出一个黑影,“去死……”


黑的偷袭失败,一瞬间攻击法术的光芒在空中炸响,领头人怒不可遏,忽然阴阴笑了笑,手对着一个雪队做了一个抓握的动作,黑忽然脸色大变,然而此时,从雪堆里像是强行拔出一个人,黑红此刻正努力想在自己的脖子上撞到什么,脸色憋的通红,“这个女孩对你很重要吧……?”领头人眼中出现了变态的狂热,手里狠狠一捏,“呜啊啊啊啊啊!”黑红惨叫起来,随即软软地放弃了挣扎,她昏了过去,领头人随手一扔,她被扔下了雪崖,等到黑狂叫着“黑红黑红”奔到崖边,黑红早已不知所踪了,也许是掉进雪队被白雪掩埋了,也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下她就是粉身碎骨了。”领头人看着背对着自己跪在雪崖前全身不住地颤抖的黑,他不知道这个奇怪的式神此刻是什么表情,但摧毁了他的珍惜之物,这让领头人感到了心中的快感。


“没了……”他听到了黑的喃喃,“没了……没了没了没了没了没了没了没了没了没了……”领头人皱了皱眉头,“什……”


“噗呲!”下一秒,黑的手插进他的心脏里,瞬间,只是瞬间黑就突破了他加身的无数层曾经救他无数次的防护,他最后看到的,是黑毫无表情的脸和死灰的眼神,“没了……”


以上这些,仅仅发生在片刻。


失去了领头人的妖怪猎人们瞬间溃不成军,雪女们带着优雅的笑,走向了他们,“好啦好啦,干正事~”仅仅几刻钟,妖怪猎人们,全灭了。


“诶?那个狐妖……那是……狐妖?”忽然一个雪女朝黑的方向指了指,一群雪女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看,此时的黑,身上包裹着一团浓浓的黑雾,连人形都看不起了,“没了……哪去了?”那团黑雾轻轻抬起双手,本来就充斥着大鬼雪山的血气和怨气瞬间汇聚,在黑的掌心聚拢,随即向前一扩散,“轰!!!!!”黑身前所有的东西都被夷平了,本来每一寸土地都是白雪皑皑的大鬼雪山忽然有一大块地方露出了黑色的土地,黑身前出现了一个大坑,“没了……就毁了……”


“啊呀啊呀,麻烦了,这家伙,此刻剩下的只有本能啊,还能操纵怨气,真是个淘气的孩子呢~”菊看着每看过一处,说一句“没有”就全部破坏掉再换个地方找东西的黑,面不改色,“有点……麻烦了。”

晓皮er

【白赤】神与妖

【拾叁】过关
  “这不是普通的野兽!”

  棂伊敏锐的意识到这一点。

  “是一只狼妖。”四酒附在她的耳畔轻声说道,毛茸茸的尾轻轻的环绕在巫女的脖颈上。

  这样可以保证她脆弱的脖子不被攻击到。

  “可是……它为什么会发狂?”

  “别想那么多了,傻瓜,它要扑过来了。”四酒眼睛眯缝起来,优雅地舔着爪子,眼角余光却瞥向两眼通红的野兽。

  如果有必要,他一定会扑出去的,一定。

  瞬息间,发狂的狼妖向着巫女的面前扑来。

  棂伊呼吸一顿,快步躲开了狼妖的进攻。

  背对着她的巫女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再过几秒钟……

  四酒隐约察觉到那狼妖身上的...

【拾叁】过关
  “这不是普通的野兽!”

  棂伊敏锐的意识到这一点。

  “是一只狼妖。”四酒附在她的耳畔轻声说道,毛茸茸的尾轻轻的环绕在巫女的脖颈上。

  这样可以保证她脆弱的脖子不被攻击到。

  “可是……它为什么会发狂?”

  “别想那么多了,傻瓜,它要扑过来了。”四酒眼睛眯缝起来,优雅地舔着爪子,眼角余光却瞥向两眼通红的野兽。

  如果有必要,他一定会扑出去的,一定。

  瞬息间,发狂的狼妖向着巫女的面前扑来。

  棂伊呼吸一顿,快步躲开了狼妖的进攻。

  背对着她的巫女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再过几秒钟……

  四酒隐约察觉到那狼妖身上的气息有些不太对劲。

  出于对她安全的保证,他轻轻的嗅闻了一下空气。

  “不好!”

  他猛地从巫女的肩膀上跃起,脸上浮现出两道狰狞的红色妖印。

  “给我滚开!”

  白狼的身形登时放大,护在巫女身前,浑身散发出暴戾的妖气。

  那狼妖的动作一顿,被四酒强烈的妖气所伤,发出一声刺耳的哀鸣后重重的趴在了地上,做出臣服的姿态。

  “考官,我觉得这里有问题。”

  白狼尾巴一卷,将呆滞的巫女护在自己身侧,将她安置在最安全的位置。

  “嗯?”考官还没从这突然的变故中回过神来,只是呆滞的点了点头。

  “我闻到了令兽狂暴和妖化实力增强的药粉的气味。”

  说罢,巨大的白狼恶狠狠的瞥向一侧表情震惊的众巫女,最终将目光锁定在一个神色诡异的巫女身上。

  这女人还真是恶心。

  “还用我动手么?自己承认不是很好吗?”

  白狼的语气冰冷,滴水成冰。

  “呵呵。”

  那巫女露出了有些狰狞的笑意。

  “不错么,是我低估你的实力了。”

  “不过……你和你的主人今天非得死在这里不可!”

  既然已经败露,她也没必要继续伪装,就算她会被永远的剔除参与考核的资格,也要拉上这个优秀的令人嫉妒的发狂的巫女垫背!


  “是箭术考核第一的巫女!”

  有人惊呼。

  “据说箭术还不是她的主修……她最擅长的是刺杀!”

  话音刚落,那巫女的利刃出鞘,快速的向着棂伊袭来。

  “休想碰她!”

  四酒双眸发红,脸上纵横的妖印更是鲜艳。

  “可惜了,那个箭术考试第二的妹子真的很厉害……但现在……”

  人群发出叹惋的声音。

  在他们心目中,棂伊身边那头硕大的白狼只是通过特殊的妖术变得体型硕大,实力还真的不一定。

  殊不知,这才是四酒最真实的样子。

  那巫女眉头微拧,一个飞跃,匕首横向白狼的脖颈。

  “四酒!”

  棂伊惊叫出声,却被白狼的尾尖挡住了嘴。

  白狼一个摇头将来袭的巫女甩开,恶狠狠地扑了上去。

  “你小心点,对手太阴了,可能会对你下药或者是攻击!”

  “为什么……合格的考核会出现这样强大的对手……”

  四周的巫女们惊讶的忘记了呼吸,低声的窃窃私语。

  而刚刚口口声声说会保护考生安全的考官,此刻却惊讶地愣在一旁,看着这转瞬间的变故。

  “找死。”

  白狼嗤笑一声,喷出温热的鼻息。

  既然对方想要致棂伊于死地,他也就没必要再跟她客气什么。

  那巫女表情微闪,有讶异,也有贪婪。

  如果这么强大的妖可以被她收做式神……

  她突然改变了身形,趁着白狼不注意,一道金黄色的符咒猛地向白狼的额头袭去。

  “小心!”

  棂伊大喊,一根长长的羽箭精准的击中那张小小的符咒,将它牢牢地钉死在墙上,像是对那个巫女卑劣手段的无情嘲讽。

  棂伊大口的喘气。

  还好……击中了……

  奇怪的很,这样小的目标,这样快的速度,这样短的时间,她居然就那样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下了四酒……

  “谢了!”

  趁着那巫女愣神之际,白狼迅速的抓住对方的破绽,一爪子狠狠地将那个巫女拍在地上,激起一片混黄的尘土。

  她的匕首也被击飞,深深地插进了一旁的土地。

  “说实话,我都不想让你就这样死去。”

  白狼戏谑地看着被巨掌按住的巫女,声音带了些嘲讽。

  “那样还真是便宜了你这样的小人呢,你说是么?”

  想动他的人?她怕是嫌自己命长。

  那巫女拼命的摇头,面如土色。

  “四酒,放开她吧。”

  淡淡的声音响起。

  棂伊穿过人群,平静的看着地上那个狼狈的偷袭者。

  虽然她确实很无耻,但她还真的不想就这样让四酒动手。

  她终究还是心软了。

  而且……那样也是脏了四酒的狼爪。

  白狼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巫女。

  “嗯,放了她吧。”

  白狼终究还是听话的放开了爪下那个作弊的巫女。

  “我放了你,不是因为你做的很对,我不恨你,而是为了我自己的良知。还有,我怕你脏了四酒的爪子。”

  白狼不知何时又缩小了身形,重新趴会棂伊的身上假寐。

  嘴角微微勾起。

  不愧是他选中的女孩……她真的很善良。

  那巫女已经说不出话来,只是坐在地上,愣愣的点了点头。

  “这位小姐,请你离开吧,这里不欢迎你。”旁边的考官轻轻咳嗽两声,以显示自己的存在感。

  那巫女早已脸色发白,在两个工作人员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离开了考核场地。

  “那么……危险因素已经排查完毕,考核继续!”

  就算仍然有一些试图走歪门邪道的巫女,却没有人再敢打棂伊的主意。

  她的式神……好强……

  没有人想要重蹈覆辙,还不如踏踏实实的继续自己的考试,猎杀三头凶兽然后过关呢。



  “今天的考核已经结束了。”

  “恭喜你们,顺利的通过了考核,成功的晋升正式巫女。从今以后,你们可以作为神社真正的主人,为人们祈福了。”

  考官笑着对通过考试的巫女们致意。

  经过棂伊身边的时候,考官的步伐明显的顿了顿。

  这个姑娘……太可怕了。



  ————————TBC————————



  仍旧是 @断水 太太的图配文~

  沉迷写小原创短篇无法自拔怎么办😂

南言荒

cos转载fafa已授权
喜欢fafa可关注微博@花曦君|・ω・`)

cos转载fafa已授权
喜欢fafa可关注微博@花曦君|・ω・`)

张凌末

【白赤】少女阴阳师和妖狐式神解不开的情缘·二十四

领头人看了看四周,忽然阴阴地咯咯笑出声来,“就这么放过你们?开玩笑!”此时大阵忽然光华大作,“头!有雪女闯入了!”一个大汉报告,“嗯,看样子要同时进行了啊,捉妖和报复。”说罢走到雪地上,黑红吐的那口血边上,“你会用血?我也会,而且,大鬼雪山可是邪术的天下啊。”从包里拿出一些黑色粉末,抓起一把染血白雪,将粉末均匀地洒在上面,带着狰狞的表情念起咒语。


阵法边界处,凭空出现一个裂口,随即扩大,雪女菊一脚踏出,单手提溜着吓得瑟瑟发抖的4989。开玩笑,要是迷失在裂缝了,可真是要一辈子不见天日了,4979打了个寒战,现在大鬼雪山的雪女好像更恐怖了。“你可以去找你的主人了。”优雅的雪女轻轻把4989...

领头人看了看四周,忽然阴阴地咯咯笑出声来,“就这么放过你们?开玩笑!”此时大阵忽然光华大作,“头!有雪女闯入了!”一个大汉报告,“嗯,看样子要同时进行了啊,捉妖和报复。”说罢走到雪地上,黑红吐的那口血边上,“你会用血?我也会,而且,大鬼雪山可是邪术的天下啊。”从包里拿出一些黑色粉末,抓起一把染血白雪,将粉末均匀地洒在上面,带着狰狞的表情念起咒语。


阵法边界处,凭空出现一个裂口,随即扩大,雪女菊一脚踏出,单手提溜着吓得瑟瑟发抖的4989。开玩笑,要是迷失在裂缝了,可真是要一辈子不见天日了,4979打了个寒战,现在大鬼雪山的雪女好像更恐怖了。“你可以去找你的主人了。”优雅的雪女轻轻把4989放在地上,径直朝大阵走去,4989在原地愣了愣神,“不怕我骗你们吗?”鬼使神差地,他问了一句,“当然不啊。”雪女笑盈盈地回头,“因为啊,树先生看见了你的心啊,你没有说谎。”


不知道为什么,4989一连打了好几个寒战,顺便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我……我要去找棂伊小姐了先失陪——”


在他转身的一刹那,耳畔,不,好像是从自己的身体、心灵深处传来一个声音,是个男子的声音,很温和,很平静,“找到那个女孩,就来龙头坐坐吧,到时候你的伙伴们也会在这里,不用害怕九尾狐镜花水月能力继承者4989,要是我想害你,你早就死了一万回了。”


“不来也可以,我就告诉1146你小时候把尿床弄脏的被单送给他包食物。”


果然好恐怖啊——!!!


“噗——呕……呕呕!!!”本来好好的黑红忽然喷出一大口鲜血,接着开始剧烈地呕吐,几乎把胃里的酸水都吐出来了,里面夹杂着清晰的血丝,“呜呼……”她软软地倒在了地上,“是……领头人……下蛊……用……我的……鲜血……要……靠近他……否则……会死……”黑双目圆睁,从牙齿缝里挤出,“黑……红!!!”他立刻抱起黑红,刚想走出藏身雪窝,忽然想了想,头发渐渐变白,几乎成了翻版的1146,只是那双银色瞳孔没变,让人觉得他白的发慌,把自己的白衣服盖在黑红身上,黑在雪地里狂奔起来。


“呜!”棂叁忽然捂住嘴巴,好像在极力抑制着什么,接着立刻盘腿坐下,用奇怪的手诀放在自己胸前,像是和什么极力斗争,最后居然又点在自己的眉心,胸部和小腹,身上渐渐散出淡淡的光芒,她的表情也渐渐缓和了,白已经第三次看到棂叁这个状态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试探着把手放到棂叁的身上,“好烫!”像是触电一般缩回手,白颤抖着看着指尖微微的灼伤,“灵气多到散逸,而且仅仅是散逸的灵气就……”


可以确定,棂叁身上有秘密,而且,她绝不是黑眼里单纯的小弱鸡。


许久,她睁开了眼睛,“白先生不好了!她焦急地说道,“黑红被人下了怨蛊,由于是通过血液施法所以差点影响了和她血脉相连的我,这里可是大鬼雪山啊……”她不无担忧地看着外面,“这里下的怨蛊根本破不了,除非……”她起身。


“白先生,我们必须回去!”

Aelita

笔芯。
p3是加滤镜后,意外的还挺好x

笔芯。
p3是加滤镜后,意外的还挺好x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