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赫

37429浏览    123参与
西楚schr

吐槽(占tag致歉)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吃到白赫白的刀后,总要跑去看 华白的粮,而不是回头翻白赫白的糖@x@x@。这究竟是为什么?

         从一开始看到白面鸮赫默时,并且知道是同一阵营起,就觉得她们好配。但是看到塞赫那么多粮以后,       我就把塞赫看成了一用近似主cp的地位,平时我打趣也会说一家三口这样的,但是果然还是从心底里喜欢白赫白,我原来其实是吃塞赫...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吃到白赫白的刀后,总要跑去看 华白的粮,而不是回头翻白赫白的糖@x@x@。这究竟是为什么?

         从一开始看到白面鸮赫默时,并且知道是同一阵营起,就觉得她们好配。但是看到塞赫那么多粮以后,       我就把塞赫看成了一用近似主cp的地位,平时我打趣也会说一家三口这样的,但是果然还是从心底里喜欢白赫白,我原来其实是吃塞赫的,但是后来就觉得白赫白更香,真配俩女的。

         讲真有没有大佬喜欢华白赫大三角(ಥ_ಥ)

         我真的好爱鸮鸮,她真的是个很好的女孩子。

          冷圈真艰难,我每次都会记住参与人数,然后每周来看一看。虽然这么说,但其实我本子上其实有一篇主华白稍带白赫的文,我就是懒得打字(什

等有时间把它放出来吧。


离

赫白赫点梗!✧

啊——!我实在想不到要画什么了,那么久不产粮我好对不起赫白赫啊!没有赫白赫吃我要死了!所以!我被迫无奈来求梗了,( ´ꁖ ` )什么梗都可以,🍬也可以🔪!!!

啊——!我实在想不到要画什么了,那么久不产粮我好对不起赫白赫啊!没有赫白赫吃我要死了!所以!我被迫无奈来求梗了,( ´ꁖ ` )什么梗都可以,🍬也可以🔪!!!


离

第一张本来应该是出现在板子上的,结果给我咕咕咕咕咕了好久,最后我还是决定,先发,嗯。赫白赫的摸鱼,第二张其实是贴额头( ´ꁖ ` )

第一张本来应该是出现在板子上的,结果给我咕咕咕咕咕了好久,最后我还是决定,先发,嗯。赫白赫的摸鱼,第二张其实是贴额头( ´ꁖ ` )

离

♛白面是私设血族的,赫默是莱茵医院的医生♛
♛无源石病的世界♛
♛ooc注意

“饿了……”
“…不行……。现在还是工作时间。白面鸮要好好控制住哦。回去会补偿你的?”

☆对不起咕了好久好久了都没画画了,最近都有些累,虽然我是想睡觉的但是,我那么久没更新了,又睡的不安稳,于是,我就,来把我的🐟扔上来了

♛白面是私设血族的,赫默是莱茵医院的医生♛
♛无源石病的世界♛
♛ooc注意

“饿了……”
“…不行……。现在还是工作时间。白面鸮要好好控制住哦。回去会补偿你的?”

☆对不起咕了好久好久了都没画画了,最近都有些累,虽然我是想睡觉的但是,我那么久没更新了,又睡的不安稳,于是,我就,来把我的🐟扔上来了

NE000N
和朋友一起整的白赫!各种捏造私...

和朋友一起整的白赫!各种捏造私设!不喜请务必飞速划过!!


设定来自朋友!


我负责白嫖和香香香!


看完设定我彻底死了x

和朋友一起整的白赫!各种捏造私设!不喜请务必飞速划过!!


设定来自朋友!


我负责白嫖和香香香!


看完设定我彻底死了x

离
“我来带你回去”【是校运会的摸...

“我来带你回去”【是校运会的摸鱼】

“我来带你回去”【是校运会的摸鱼】

Olivia

【白赫白】Error发生

  「Error发生」

  「Error发生」​ 

  「​Error发生」

    .......


    “白面鸮,你来莱茵生命多久了?”

    “「Error发生」”

    “是吗,已经这么久了,和你一起做研究的日子,我很开心啊。”

    “白面鸮,你知道塞雷娅去哪里了吗?”

    “罗...Error发生...命”

    “是吗,你也不知...

  「Error发生」

  「Error发生」​ 

  「​Error发生」

    .......


    “白面鸮,你来莱茵生命多久了?”

    “「Error发生」”

    “是吗,已经这么久了,和你一起做研究的日子,我很开心啊。”

    “白面鸮,你知道塞雷娅去哪里了吗?”

    “罗...Error发生...命”

    “是吗,你也不知道吗。没关系,我会处理好所有的事情的。”

    “Si..iiil...eencce撒昂...请...对象快速...撤离...”怀中的少女痛苦地抽搐着,赫默来不及逝去她眼角崩堤而出的痛苦的泪水,失去双焦的双眸让她看上去真的像一具机器人,“感染...扩散...中枢系统恢复...修复失败。”

    「警告,警告。中枢系统发生不可扭转的持续性伤害,脑细胞...损坏。」

      赫默微笑着扶起怀中人的手,源石样的结晶逐渐吞噬着那人纤细手指,从指甲开始,逐渐扩散。

   「警告,请优先维持对象生命机能。对象所持所有记忆,5分钟后将自动删除。」

     “没关系,Ptilopsis,我会治好你的。”赫默的身边,逐渐浮现出闪烁着绿光的无人机。

    「Error发生...警告,请对象尽快撤离。源石扩散,不可停止。神经系统,修复不可。」

      “好...痛...。Silence...我...好痛...”

    「警告,警告。源石系统将在10分钟后侵犯前额叶,15分钟后对象生命机能将停止。请对象周围所有生命体迅速撤离,避免感染扩散。」

       少女痛苦的哭泣声混杂着机械样的报警声交杂不断,为了保证被源石系统侵犯的中枢系统能够保存自己的理智,原数据维护员想出的办法残忍却有效。

     “没关系,Ptilopsis,我会治好你的。”那人依旧显得理智而温柔,即使面对一具残缺不堪的“尸体”,她也只是微笑着。

      “Silence...Slience...好痛...好痛...”

      “Ptilopsis很累,Ptilopsis并不想这样说话。”

      “Silence,救救我...救救我”

    「警告,警告.....」

     “没关系,Ptilopsis,我会...治好你的。”

-FIN-


离

一些没糖的小烦躁

说真的,每次,每次打开赫白赫的标签,真的很痛心,要么就是一直冷冰冰的没粮,一有又是刀,但是这是不容多得的。。。。所以,无论怎么样都要含着泪将刀片玻璃碎咽下去。。。。为什么白面鸮永远都要当个局外者的设定?为什么永远没有双箭头存在?毕竟,官方的倾向也让人无话可反驳,但是虽然知道,但是还是想自己做做梦的时候能稍微好一点无奈梦里也并非我想的那种。。。但我无法接受光是凭借小火龙这一点证明什么。或许小火龙的诞生并不是字面意思的诞生,也有可能是另一种“诞生”。但是被其他因素逼得太紧,导致我也有些心累,为什么呢?虽然我产粮不多,但是我却不敢画刀,我看到的粮真的太多太多是白面鸮→赫默→←塞雷娅了。可能是我也体验...

说真的,每次,每次打开赫白赫的标签,真的很痛心,要么就是一直冷冰冰的没粮,一有又是刀,但是这是不容多得的。。。。所以,无论怎么样都要含着泪将刀片玻璃碎咽下去。。。。为什么白面鸮永远都要当个局外者的设定?为什么永远没有双箭头存在?毕竟,官方的倾向也让人无话可反驳,但是虽然知道,但是还是想自己做做梦的时候能稍微好一点无奈梦里也并非我想的那种。。。但我无法接受光是凭借小火龙这一点证明什么。或许小火龙的诞生并不是字面意思的诞生,也有可能是另一种“诞生”。但是被其他因素逼得太紧,导致我也有些心累,为什么呢?虽然我产粮不多,但是我却不敢画刀,我看到的粮真的太多太多是白面鸮→赫默→←塞雷娅了。可能是我也体验过单箭头的感觉吧,所以特别的。接受无能。我希望白面鸮在我想的赫白赫里面是幸福快乐的,而不是一直在为别人,做助攻。


离

“你只需向前,将你的背后托付给我就足够了,赫默医生。”

“你只需向前,将你的背后托付给我就足够了,赫默医生。”

离

小咕咕!抱着的赫默咕咕布偶是刀客塔专门给变小的白咕咕做的!

小咕咕!抱着的赫默咕咕布偶是刀客塔专门给变小的白咕咕做的!

离

如果白面鸮会跳爵士舞并且有夜间练舞的小动作…被赫默看见了……【一个小互动问题,想多和大家聊聊赫白】

最近在街舞社练舞练傻了( ๑ˊ•̥▵•)੭难顶哦,考了两次才入社,腰两侧,火辣辣的疼的,不过真的可以减肥【如果练舞划水的话倒是别想了】我高了!惹!虽然就1-2厘米的样子x咳咳,正式问题


练舞的时候我就想了一个🍑。


如果基建可以搞舞室,白面鸮会跳爵士舞【当然作为一个舞蹈还勉强OK的博士,怎么会放过自己最爱的干员。】,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时候大家去休息的时候白面鸮偷偷爬下床然后潜行到舞室,开着特别小的音乐跳舞的场景,给一只因为工作熬夜加班的赫默一般路过看到了【白面鸮未发现的情况下】,请问赫默接下来会?


【我希望评论都是大家的想法或者一些希望做的事情,然后我找一个我感觉不错的画下来【...

最近在街舞社练舞练傻了( ๑ˊ•̥▵•)੭难顶哦,考了两次才入社,腰两侧,火辣辣的疼的,不过真的可以减肥【如果练舞划水的话倒是别想了】我高了!惹!虽然就1-2厘米的样子x咳咳,正式问题


练舞的时候我就想了一个🍑。


如果基建可以搞舞室,白面鸮会跳爵士舞【当然作为一个舞蹈还勉强OK的博士,怎么会放过自己最爱的干员。】,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时候大家去休息的时候白面鸮偷偷爬下床然后潜行到舞室,开着特别小的音乐跳舞的场景,给一只因为工作熬夜加班的赫默一般路过看到了【白面鸮未发现的情况下】,请问赫默接下来会?


【我希望评论都是大家的想法或者一些希望做的事情,然后我找一个我感觉不错的画下来【耶】我想和同好多聊聊自己喜欢的事物【嘤】LOFTER难道不是拿来聊同好交朋友的嘛】_(:з」∠)_


截止到10.25,请看看我,啾,大家都爱赫白赫的不用害羞(ㅅ´ 3`)♡


离

woc我傻了,我不小心删了,于是重新发一次_(:з)∠)_

woc我傻了,我不小心删了,于是重新发一次_(:з)∠)_

离

我来了!!我来了!!!!!!!我又来了!!!!我军训回来了!!!!!!!再来!!!!赫白赫!赫白赫!!!!!!【在我心里她们已经结婚了嗯】

我来了!!我来了!!!!!!!我又来了!!!!我军训回来了!!!!!!!再来!!!!赫白赫!赫白赫!!!!!!【在我心里她们已经结婚了嗯】

Shire
摸鱼个白赫 ...数据究竟是哪...

摸鱼个白赫

...数据究竟是哪里出问题了呢?

摸鱼个白赫

...数据究竟是哪里出问题了呢?

离

是摸鱼——赫白赫的情人节巧克力!

是摸鱼——赫白赫的情人节巧克力!

离

某屑博士,因为自己的私心大强度爆肝【我的心愿可以精二的全精二】,结果让干员劳累过度,【就算这个白面是白嫖来的】也受不了这种高强度工作压力,于是常驻小队的白面鸮干员因疲倦过度,强行进入了休眠。

“医疗部干员白面鸮检测到机身超负荷运转....。即将进入休眠状态,补充能量..。”

白色的黎博利像被推倒的积木高塔一样像后一扬【再不能起🌿】

好在干员赫默在白面鸮身后,白面鸮才不至于与冰凉的地板来个亲密接触。

“博士,稍微停下修养几天吧...。小队干员已经处于劳累状态了...。”

【博士也是不容易买石头补体力还不停的喝理智】不过失去理智的博士选择亲自去手撕将干员白面鸮交给了赫默干员,并且把它们...

某屑博士,因为自己的私心大强度爆肝【我的心愿可以精二的全精二】,结果让干员劳累过度,【就算这个白面是白嫖来的】也受不了这种高强度工作压力,于是常驻小队的白面鸮干员因疲倦过度,强行进入了休眠。

“医疗部干员白面鸮检测到机身超负荷运转....。即将进入休眠状态,补充能量..。”

白色的黎博利像被推倒的积木高塔一样像后一扬【再不能起🌿】

好在干员赫默在白面鸮身后,白面鸮才不至于与冰凉的地板来个亲密接触。

“博士,稍微停下修养几天吧...。小队干员已经处于劳累状态了...。”

【博士也是不容易买石头补体力还不停的喝理智】不过失去理智的博士选择亲自去手撕将干员白面鸮交给了赫默干员,并且把它们扔进了宿舍。

离

我没有白面,但我始终坚持抽,总有一天能抽到,在这之前,我可以白嫖别人家的白面啊,诶嘿嘿,【你这就不厚道了啊兄弟】等我白面来了我就把群奶🔒白面单体奶就赫默🔒白嫖也挺快乐,改了个表情包给自己用诶嘿嘿嘿嘿嘿嘿嘿

我没有白面,但我始终坚持抽,总有一天能抽到,在这之前,我可以白嫖别人家的白面啊,诶嘿嘿,【你这就不厚道了啊兄弟】等我白面来了我就把群奶🔒白面单体奶就赫默🔒白嫖也挺快乐,改了个表情包给自己用诶嘿嘿嘿嘿嘿嘿嘿

山梨酸钾猫猫头

【白赫白】突发事故

白赫白短打,ooc注意。

配图在这儿

开始的时候只是单纯想摸咕咕还有写漂亮的翅膀,是历史遗留物品,后来发现很适合做生贺所以就不咕了(?)问就是题目乱起 

重要的羽毛也可以是友情/亲情的见证呀 

但是啊,因为不小心写high了所以超时了,不准时什么的非常抱歉——还是不会表现ai感(。) 

 

『请赐予她天使的羽翼,哪怕只有短短一日,她也配得上这样的纯洁之物,理应在天空中飞翔。』这样想着去写了。 

 

紫甘蓝真的好难吃哦(题外话) 

私设衣服有一点儿。 

没问题的话感谢食用↓ 

————...

白赫白短打,ooc注意。

配图在这儿

开始的时候只是单纯想摸咕咕还有写漂亮的翅膀,是历史遗留物品,后来发现很适合做生贺所以就不咕了(?)问就是题目乱起 

重要的羽毛也可以是友情/亲情的见证呀 

但是啊,因为不小心写high了所以超时了,不准时什么的非常抱歉——还是不会表现ai感(。) 

 

『请赐予她天使的羽翼,哪怕只有短短一日,她也配得上这样的纯洁之物,理应在天空中飞翔。』这样想着去写了。 

 

紫甘蓝真的好难吃哦(题外话) 

私设衣服有一点儿。 

没问题的话感谢食用↓ 

—————————————————————————— 

 

1. 

 

“全新的一天,干员白面鸮上线。” 

 

“检测到环境为:医疗组办公室。记录表明白面鸮在昨日22:10时自动切换为休眠模式。未完成任务一件:清理办公室。是否跳到下一个事件选项?” 

 

黎博利人在晨光下眯起眼睛,环顾一周,趁着清晨四周无人小小地伸了个懒腰。肩背部意外沉重的厉害,或许是高强度工作的劳损。 

 

大约连续值夜一周的必然后果。“检测到部分躯体损伤,程度未知,正在检测修复——” 

 

指尖触及背后陌生的柔软感觉让她的声音戛然而止。 

 

“…错误发生…?” 

 

2. 

 

赫默难得的在早晨六点睁开眼睛。黎博利人的生物钟即使被矿石病扰乱也依旧顽固,就像生长在左翼上的羽毛一般,牢牢地根植于心。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一直陪伴着她的某位同事,友人般的存在的生日。 

 

事实上这件事还挺令赫默印象深刻的:从前在莱茵生命的时候,白面鸮总会在这个日子在日程表上做一点微小但具备莫名仪式感的变动。例如早餐的咖啡加多两份糖,午饭和晚饭点饭堂的套餐B,更新墙边的绿植等等——套餐B以有大量鸮形目黎博利研究员不喜的蔬菜而销量惨淡,但配色却是所有方案里最和谐的。生活总是需要一点仪式感。说这话时白面鸮面不改色地叉起一片紫甘蓝,沾了点沙拉酱放进嘴里,头羽剧烈抖动一下之后若无其事地颤动着。 

 

如果不是赫默博士某天拿错了一杯甜的过分的咖啡的话或许根本不会留意到,同事为了坚持某种莫名的仪式感而抑制食肉动物天性的有趣表情。黎博利研究员回想起挚友从前不那么僵硬的矛盾表情,忍不住轻笑出声。 

 

不知道如今的她还有没有坚持那古怪的习惯,但礼节性问候是必要的。赫默强忍着困意端着手里的加糖咖啡,打着哈欠推开医疗组办公室的门。 

 

3. 

 

总而言之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巨大运行错误。 

 

陌生的感觉从背部逐渐蔓延至大脑皮层,白面鸮皱着眉思考办公室的冷气的温度是否过低。全新的骨骼支撑起陌生的组件,哪怕是有着黎博利的天性也难以控制。 

 

无法运行,对工作造成阻碍,建议屏蔽。 

 

检测到整齐叠放在抽屉里的萨卡兹医师换下的黑色斗篷。 

 

警告!有人正在进入医疗组办公室! 

 

——错误发生。 

 

4. 

 

赫默错愕地看着自白面鸮背后延伸出来的白色巨大羽翼。数据管理员有些气急败坏地扯着身上的黑色布料,多出来的组件不受主人的操控,大半部分从宽松的斗篷中裸露出来,扑腾着把衣服越扯越开,露出藏在平时灰色外套下的白色镂空花边吊带裙,以及圆润的肩头。鲜明的色彩对比一下子把突兀的羽毛显露出来,两只黎博利面面相觑,不过前者神色甚至有些饶有趣味而后者更多的是羞恼。 

 

此时的白面鸮正好坐在闪灵的办公桌附近的地板上,身边的抽屉打开着,空空如也——罪证正披在她身上,怎么看都是做坏事被当场抓包,想到这里赫默不小心笑出声来,眼看着对面黎博利的耳羽抖动频率越来越快赶紧住嘴。 

 

沉默了一会赫默率先开口,“羽毛没有灰色斑纹,看起来不太像白脸角鸮的,倒是有些像雪鸮。”不合时宜但独特的问候方式。 

 

白面鸮的语气有些烦躁,黎博利人靠在柜子边上,小声抱怨着,“不知道怎么回事,大约是源石导致的变异…我还不太能操控它们。” 

 

难得的看到友人如此不冷静的样子,赫默动了动左手的羽翼,“熟能生巧嘛。你以前还说渴望天空,这下可以说是生日愿望当场实现?” 

 

“生日…?”捕捉到关键词的白面鸮耳羽竖起,目光转移到赫默手上的咖啡,黎博利人的嗅觉成功捕捉到某个曾经铭记于心的配料比的气味,愣住了。 

 

“你,你怎么知道的???”白面鸮彻底僵硬在地上,表情一言难尽。 

 

“有一次拿错了你的咖啡,后来就顺便查了下档案。”赫默尴尬地咳嗽一声,有些愧疚地看着头越垂越低的白面鸮。后者虽然看不清表情,但疯狂拍打着的翅膀表明主人已经开始抓狂。 

 

“那咖啡还要吗?” 

“…要。” 

 

5. 

 

在翅膀第五次把桌上的文件打翻的时候赫默终于放弃教导白面鸮控制羽翼,叹着气向凯尔希打电话帮白面鸮请了假。 

 

洁白的羽翼此刻倒是乖顺地收拢在背后,它的主人同样听话地面无表情端坐在办公椅上,时不时啜饮一口手里的咖啡。尽管对方真诚地表示了歉意,赫默博士盯着对面黎博利无辜的眼神,再次怀疑这个家伙是不是在作弄自己。 

 

收到消息医疗部的众人围绕着白面鸮站成一圈,后者勉强在各位同事和慕名前来的患者们的灼热目光下面无表情,如果不是赫默在一边提醒各位收敛一点,恐怕她早就死机了。 

这对即使在黎博利族中也少见的纯白羽翼引起了研究者们的强烈兴趣,前来求诊的艾斯黛尔隔着门板兴奋地表示想要摸摸漂亮小鸟的新翅膀,而某阿达克利斯医生在同样兴奋地表示“看起来好像龙门餐厅特供的白羽鸡哦”之后被暂时请出了医疗组办公室。 

 

好吧,这样的虎狼之词显然吓到了白面鸮,办公室因为惊慌失措扑腾起来的羽翼再度充满了乱飞的文件和黎博利的羽毛…… 

 

“行了,大约是最近出战频繁,源石浓度到达临界点所以造成的返祖现象。只是轻微上升所以大约1-2天就可以消退了。就当是假期,这个点也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赫默医生你作为她暂时的监护人也放一天假。”凯尔希把刚采集到的新鲜血样从华法琳手里抢过来,锁进随身携带的采样箱里,无视脑袋耷拉下去的血魔。 

 

“啊…?我还有今天的工作没有做…”突然被点名的赫默刚刚完成对白面鸮的羽毛采样,手里拿着试管不知所措,“样本还没有…” 

 

不知何时回到办公室的嘉维尔轻松从赫默手里抽出试管,与此同时背后的白面鸮腾的一下站起来,宽大的羽翼张开挡住赫默的视线。 

 

“收到,正在进行下一个选项。” 

 

6. 

 

事实上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的。黎博利人喜欢安静的地方,除了医疗组办公室一时之间赫默甚至想不出有哪里可以去。 

 

两只黎博利大眼瞪小眼地坐在罗德岛露台的长凳上,白面鸮手里还拿着那杯咖啡。最后是白面鸮先败下阵来,把咖啡一饮而尽,挑了挑眉,“赫默医生下次不要忘了搅拌一下,糖都沉到底部了。” 

 

“在咖啡里放双份糖本来就不能完全溶解。”黎博利人推推眼镜,“下次会注意的。” 

 

“白面鸮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她突然贴近赫默,低声发出请求。 

 

“那干脆,把未完成事件选项进行到底吧?” 

 

7. 

 

下一刻那对新生羽翼完全展开来,显出全貌。从裸露的天窗投射下的阳光给每一片羽毛打上亮眼的光晕,赫默忍不住用左手的羽翼遮住眼睛,减少这灼眼光芒的侵入。再反应过来时一双柔软的手已经环在腰间,带着她从露台上腾空而起。 

 

黎博利人的骨骼遗传了先祖的中空,传说曾以轻盈得似羽毛闻名的舞蹈家就出自这一种族。白面鸮轻松地带着赫默浮空,黎博利人拍打翅膀的动作从一开始的生涩逐渐变得熟练,羽毛在空气中裸露的感觉实在过于美好,“我现在倒是明白赫默博士向往天空的原因了,感觉的确很不错。”金黄色的瞳仁笑意溢出。 

 

“……下次请提前说一声,如果你不想看到我在你面前应激的话。”黎博利研究员翻了个白眼,一边平复着气息一边把手伸向长袍边缘,拉开隐藏在袖子内侧的拉链。白面鸮察觉到她的动作,适时松开了手。 

 

棕褐色的斑纹羽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出来,纤细的右手逐渐变成丰满的鸟翼。从长袍下摆解放的羽毛在触碰到高空气流的第一时间蓬起,保证主人平稳地浮在空中。 

 

“一大早做这种激烈运动不是我的习惯,但今天难得陪你一起就放纵一次。” 

 

白面鸮眨眨眼睛,假装没有看见对方抖动频率明显和气流不同的头羽。 

 

“那真是多谢了,赫默博士。” 

 

8. 

 

“……所以说就是这回事。” 

德克萨斯慢条斯理地嚼完一条pocky,向边上的能天使解释早间新闻,但拉特兰人没有像以往一样饶有兴致地点评几句,只是呆呆地注视着不远处的黎博利们。她们在天空中尽情展开双翼,在罗德岛的露台上盘旋,融入天空浅淡的蓝色和柔和的日光,最后欢笑着拍打翅膀一同降落在甲板上。白发黎博利人的嘴角的浅笑和阳光下闪耀着的洁白羽毛一样耀眼。 

 

她低声吐出一个词。身边鲁珀灵敏地捕捉到细小的声音,顿了一下,有些讶异地抬眼看着红发的拉特兰人。 

 

“那不过是一种信仰罢了。” 

“但主的祝福是确实存在的。” 

 

拉特兰人抬起头来,眼神飘忽,“至少结果是不错的。” 

 

在这破碎的世界中,或许仍然有着至高的存在吧。 

不问缘由地赐下神使的双翼给这片土地上的民众,只为了让负重前行的鸟儿有飞向天空的机会。 

 

“所以要积极地生活下去哇德克萨斯!万一哪天主的祝福就降临到你头上了哦——” 

 

拉特兰人猛地从台阶上站起来,拍了拍沉默的鲁珀人的肩,语气欢快地转身离去,红色短发在颈侧顽皮地跳动着,全然没有刚才的迷茫。 

 

“…多愁善感。” 

鲁珀人咬断嘴里的pocky,一言不发地跟上。 

 

9. 

泰拉历xxxx年10月7日上午十时二十五分,白面鸮收到一则来自个人终端的信息。 

正在加载,请稍后。 

 

『翅膀已经消失了的话就赶紧回来销假,去办公室处理之前打飞的文件。还有下次请不要拿咖啡染色的羽毛冒充我衣服上的羽毛吊坠了。你要的东西已经放在你桌上的文件夹里了,记得查收。』 

from:奥利维亚·赫默 

 

白面鸮的cpu过热,常规维护失败。正在自检中,维修时间是… 

无法计算,错误发生。 

 

END

总而言之马马虎虎地结束了 

只是想写翅膀和飞翔而已(躺) 

感谢食用

 

离

因看完白面鸮和赫默的全语音后仿佛被大刀贯穿全身的人,最后的求救

给我粮给我粮给我粮!!!!!糖!!!!!

给我粮给我粮给我粮!!!!!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