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起

840.1万浏览    35495参与
阿言非

〖恋与F4〗今天吃水果了么

#今天就吃点水果吧

#ooc

李泽言:

李泽言的饭后甜点。

酸奶布丁。

乳酪布丁。

焦糖布丁。

每次吃完,总会留下一杯彩虹水果布丁。

“魏谦,把这个给楼下的笨蛋送过去。”

“就说是今天厨房多做了一份。”

厨房怎么不再给我多做一份?魏谦没敢说出口,微笑着点头退下。

许墨:

许墨最近熬夜逐渐感觉不妙。

去超市买水果买的都是

苹果,猕猴桃

杨桃,金橘。

据说都是防掉头发的,试一试

白起:

白起总是很爱往家买水果。

周一周三周五苹果西瓜香蕉。

周二周四周六柚子葡萄梨。

很快跟楼下水果摊的阿姨就认识了。

阿姨似乎挺喜欢白起,每次还偷偷多抓俩橘子。

(阿姨您的...

#今天就吃点水果吧

#ooc

李泽言:

李泽言的饭后甜点。

酸奶布丁。

乳酪布丁。

焦糖布丁。

每次吃完,总会留下一杯彩虹水果布丁。

“魏谦,把这个给楼下的笨蛋送过去。”


“就说是今天厨房多做了一份。”

厨房怎么不再给我多做一份?魏谦没敢说出口,微笑着点头退下。




许墨:

许墨最近熬夜逐渐感觉不妙。

去超市买水果买的都是

苹果,猕猴桃

杨桃,金橘。


据说都是防掉头发的,试一试







白起:

白起总是很爱往家买水果。

周一周三周五苹果西瓜香蕉。

周二周四周六柚子葡萄梨。

很快跟楼下水果摊的阿姨就认识了。

阿姨似乎挺喜欢白起,每次还偷偷多抓俩橘子。



(阿姨您的脸怎么红了?阿姨您没事儿吧??(白起惊慌接过水果)






周棋洛:

周棋洛最近有些挑食,沈远为此很是烦恼。

苹果削皮了不吃。

菠萝切块了不吃。

西瓜榨汁了不喝。

直到某人带着水果拼盘来了片场。

“阿薯~~~”



啊哈,我只是想见阿薯,没想到吧(也就一口气吃了半个月份的水果吧


果仁Dandelion

梦魇【白起X我 生病照顾梗

看着面前如山的文件,我有些无奈,压下心头的心烦意乱,努力强迫自己尽快把工作全都完成,还不能发出太大声音——白起生病了,正在屋里睡着。



原本白起生病的时候我是真的不愿意放他一个人躺着的,奈何公司一档节目出现紧急情况,无论如何这些文件需要我这个当老板的去批阅,要我把白起一个人丢在家里我实在是做不到,几经妥协,最终就成了他在屋里躺着,我在客厅批阅文件的场面。



看着工作量过半了,我小幅度地舒展了一番肢体,挺了挺久坐之后有些酸痛的腰背。



也不知白起怎么样了⋯⋯



都说不太生病的人难得生一次病就会来势汹汹,白起这一回到真是应证了这一点,向来暑寒不惧的人...

看着面前如山的文件,我有些无奈,压下心头的心烦意乱,努力强迫自己尽快把工作全都完成,还不能发出太大声音——白起生病了,正在屋里睡着。




原本白起生病的时候我是真的不愿意放他一个人躺着的,奈何公司一档节目出现紧急情况,无论如何这些文件需要我这个当老板的去批阅,要我把白起一个人丢在家里我实在是做不到,几经妥协,最终就成了他在屋里躺着,我在客厅批阅文件的场面。




看着工作量过半了,我小幅度地舒展了一番肢体,挺了挺久坐之后有些酸痛的腰背。




也不知白起怎么样了⋯⋯




都说不太生病的人难得生一次病就会来势汹汹,白起这一回到真是应证了这一点,向来暑寒不惧的人竟然败在了这换季的几天里,刚有了症状那些天又正好有案子在忙,等结案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强弩之末,近乎是我一开门就倒在了我的身上。




烧得任人摆布的白起其实是有点迷糊得可爱的,但我哪里舍得再折腾他,喂了药擦了身之后便哄他睡了,原本是想拿冷毛巾替他多擦拭一会儿帮助降温的,谁知这时候突然来了十万火急的工作,只匆忙绞了条毛巾敷到他额上,便蹑手蹑脚离开卧室去赶工了。




此刻工作量过半,我也不再那么着急,白起一个人在房里我自然不大放心,倒了盆冷水轻轻推门要去看看那个难得生病的人怎么样了。




门一推开,我竟就听到屋里传来一声难耐的、近乎呜咽的闷哼!那个声音几乎要把我钉在原地,我愣了许久才找回自己的感觉,身体又能活动的瞬间立刻冲过去跪坐到床边,床上的场景叫我心里狠狠一揪。




洁白的毛巾在他难耐的辗转下早已滑落在一旁,白起侧身躺着,整个人紧紧蜷在厚厚的被子里,身体畏寒一般在微微颤抖着,一张脸烧得通红,紧皱的眉头和被咬出牙痕的嘴唇更是看得人揪心无比。




怎么会这样严重?




我心里慌乱,哆嗦着捡起那条已经被他额头炙热的温度烘暖了的毛巾,在刚打来的冷水中重新打湿,想要替他擦拭的时候,再度听到了那声近乎无助的呜咽!




“不要⋯⋯”


“不要过来!”


“好烫,疼⋯⋯”




从未听过白起如此恐慌的嗓音,我的手狠狠顿了顿,看着他眼角沁出的点点泪花,惊得不敢再动。




这是做噩梦了吗?




看他在梦魇中无助挣扎的模样,我心里更是揪痛得不行,拉住他的手准备不体贴地将他唤醒,可刚要动作,他喉中又发出一声闷响,这一回,是实实在在的带着哭腔!




“妈妈⋯⋯”




他⋯⋯竟梦见母亲了吗?




“妈妈不要走⋯⋯”


“妈妈,小起⋯⋯好想你⋯⋯”




想起他从前说过他的母亲是葬身火海的,我心酸得几要落泪,这回终于知道他是梦见了什么,看到他眼角那颗泪已然顺着滚烫的面颊滑落,我竟忽然舍不得叫醒他了。




平日里躺在我身边,那些夜深人静的夜晚,他是不是也有一个人被梦魇所困,亦或是闷不做声地从梦中惊醒过?他从未吵醒过我,今天是病着⋯⋯才会反应如此激烈吗?




我心痛地抿唇,轻轻牵住他指尖冰凉的手,又将另一只手搭在他的额头上,轻柔地抚了抚:“再和妈妈好好相处一段时间吧⋯⋯”




“不要哭了,她会担心的吧?”


“不过⋯⋯要哭就哭吧,这种机会也不多⋯⋯”




我不能陪他太久,客厅里还有不少文件需要批阅,可白起鲜少会流露出这样脆弱的模样,我实在不能再放心留他一个人在这里,只得轻轻放了他的手,趁他又开始不安地摸索之前,迅速去客厅拿了要看的文件进来,在床头开了一盏暖暖的小夜灯。




只是离开了这么一会儿,他果真已经因为手上忽然撤离的温度而不安起来,皱着眉小幅度辗转,口中仍旧有些许呓语,模糊的字词听着倒真的像个小朋友似的。




我赶忙牵住他不断摸索的手,跪坐在床边毛茸茸的地毯上,就着小夜灯昏暗的光亮继续批阅手头的文件。




“妈妈⋯⋯”




他好像是很喜欢我手上的温度,身体又愈发蜷了蜷,额头也轻轻抵在被我牵着的那只手上,撒娇般蹭了蹭。




我下意识拍了拍他的背,放下笔揉了揉他软趴趴的发丝,在他耳畔将声线放得低柔:“小起不怕,妈妈陪着你。”




说完便自觉得自己真是趁他生病,占了他好大一个便宜,不由得也有些红了脸,重新转回身子拿起笔继续看文件。




天不怕地不怕的白起素来怕火,如今这梦里虽然有火,但有母亲陪着他,应该⋯⋯也不算是噩梦吧?




想着等文件都批阅完了,要去重新打一盆冷水好好替他降降温,然而就着昏暗的灯光看东西着实叫人疲惫,等把文件看完,我回过安娜姐的邮件之后,竟就这么坐在床边,昏昏欲睡着迷糊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白起也已经醒了。




他还没怎么退烧,大概是没有力气起身,于是虽然不满我坐在床边睡着这件事,他也没有如他自己想的那样起身把我抱上来,只是皱着眉头盯着被我牵住的那只手看,双目布满了血丝,脸上的表情还是因为难受而显得有些委屈。




“醒了?还难受吗?”我惊喜地跪起身来,双腿却因为用不太舒适的姿势蜷了太久而发麻,软软地又跌下去的时候,才惊觉双腿都酥麻得不敢动弹,只能双臂用力扒着床沿看他,“怎么这么多汗,很难受吗?”




“退烧的时候,出汗很正常。”白起嗓音沙哑,看我跌倒好像被吓得汗更多了,稍稍撑起身一点点,却是抖了片刻又无力地落了下去,只能蹙眉紧张地盯着我,确定我只是腿麻了才安心下来,“怎么就趴在这里睡,也想病倒么?”




他病得迷糊还惦记着我,我心里动容,嘴上却有些不服气:“白警官把自己照顾成这样,还好意思说我?”




这话说得他脸上也红了红,开口却有点委屈:“那个案子一直是我在跟踪,忽然有了线索,我不能因为身体原因耽误全队的工作。”




“我知道,你辛苦了。”他这么一解释我哪里还舍得怪他,双腿恢复知觉之后重新跪起来,凑过去吻了吻他仍旧滚烫的额角,“还头疼么?我重新去打盆水给你擦擦,很快就舒服了。”




白起点点头,眷恋地松开我的手,又无力地闭了闭眼。




我打了水回来的时候,他合着双目已经又有点昏昏欲睡,我放轻动作,用被冷水浸得凉爽的毛巾在他脖颈处缓缓擦拭,感受到他有些许瑟缩,又担心地停了动作:“会很冷吗?”




“还好,挺舒服的。”他复又睁眼,歪了下脑袋示意我给他摁一摁烧得难受的太阳穴,“刚才⋯⋯一直是你在陪着我吗?”




他的眼里带着些怀恋,我一愣,才明白他刚才虽然迷迷糊糊的,但多少还记得些睡梦中的事情,疼惜地又揉了揉他汗湿的发丝:“不然呢?”




见我笑眼盈盈,白起的耳尖忽然就染上一抹红润,有些别扭地闭了眼。




不同于之前因为体温太高而烧得脸红,他这幅羞涩的模样可爱极了,我心下一动,拿冷毛巾去贴了贴他泛红的耳根:“哎呀呀,烧得耳根都红了啊,难受不?”




听得出我语气里的调侃,白起不悦地眯眼看看我,皱眉吭叽一声:“难受的。”




这话半真半假,但他真的这么说了,我也当真不敢再闹,放缓了动作继续捂着他的太阳穴:“再睡一会儿吧,这回换我陪你。”




换的是谁,我们心里都清楚。




对于把我认成他母亲这件事,白起似乎有些无意义的歉意,他将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握住我的手轻轻捏了捏:“做噩梦的时候,好想你⋯⋯”




这话说得我心软,在他脑袋上又轻轻揉了两把:“不怕了啊,我一直陪着你呢。”




“嗯⋯⋯”




醒来这么段时间,病中虚弱的人已经疲惫不堪,在我的按揉下,昏沉着又睡了过去,这一回,看起来比刚才安稳了不少。




看着他躺在我怀里的模样,刚才还焦虑心疼着的我,忽然觉得也不用急着要他痊愈。




就趁这个机会好好休息吧。


白起,辛苦了。

千嵐yunsi
【恋与制作人同人活动­...

【恋与制作人同人活动­­­__奇迹时刻】
当天真的是身心灵各种意义上的爆炸(#)
但是心情真的是比满足还要满足(
感谢为这场活动付出的所有人
____因为有你们,才让今天成为了最闪耀的奇迹。

活动比我预先期待的还要好和有趣太多太多.....
原本就很期待,没想到居然不失望反而还超级满意....
是我有史以来参加过最棒的一场

只有参加第一期的浪漫白昼><
第二期由于时间的关系就没有参加了qq
希望会有复刻.....(悄悄许愿)

活动的心得实在太多太多
用文字来描述可能。
又要变成论文了(#)
虽然用文字记录下来也是一种纪念
但我更想用图来回忆qq

这次不能拍摄,加上我们的位置位于主舞台的旁边...

【恋与制作人同人活动­­­__奇迹时刻】
当天真的是身心灵各种意义上的爆炸(#)
但是心情真的是比满足还要满足(
感谢为这场活动付出的所有人
____因为有你们,才让今天成为了最闪耀的奇迹。

活动比我预先期待的还要好和有趣太多太多.....
原本就很期待,没想到居然不失望反而还超级满意....
是我有史以来参加过最棒的一场

只有参加第一期的浪漫白昼><
第二期由于时间的关系就没有参加了qq
希望会有复刻.....(悄悄许愿)

活动的心得实在太多太多
用文字来描述可能。
又要变成论文了(#)
虽然用文字记录下来也是一种纪念
但我更想用图来回忆qq

这次不能拍摄,加上我们的位置位于主舞台的旁边
其实有点太可惜qqq
因为很容易看不到屏幕和台上的表现或表演qqq
希望之后照片出来或是有影片的话可以重温一下qqq
今天之后也对于专家们的爱意大提升...
不得不说大家都好可爱啊...
真的要唱名一轮喊可爱的等级(
活动也是让我参与感超级高qq..........

今天真的很幸福qqqq
谢谢给了我那么棒的一整天

献上这张大合照表示我的感谢以及敬佩....!
(大合照跟照片100%不一样因为我站太后面没看到怎么排qq)
换做平常的我肯定是没有那个耐心刻图的....(请反省)
因为这场活动所以爆发了小宇宙(????)

另外...
我大致打了一下我的心得发现.....
想画的REPO数已经可以出本了怎么办(惊恐)
所以我可能,会断断续续的画REPO###


kkkkkk

ios官服。6ssr。有一个天王。余钻6000+。 20r 带走

ios官服。6ssr。有一个天王。余钻6000+。 20r 带走

阳春

【阿里布达同人】我昨天晚上一定是疯了(下)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罗大。

*cp:白起x约翰·法雷尔

*大少这种合法“未成年“真的好吃

*我本来想写约翰对阿起和他妹妹的比较评价,然而查原著发现他见到白三是在训练完之后的事……不查也就算了,查了我就没法写了xxx不高兴。

*小破车最后开不下去了,就这样吧

*尝试图片失败,转AO3链接。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273904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罗大。

*cp:白起x约翰·法雷尔

*大少这种合法“未成年“真的好吃

*我本来想写约翰对阿起和他妹妹的比较评价,然而查原著发现他见到白三是在训练完之后的事……不查也就算了,查了我就没法写了xxx不高兴。

*小破车最后开不下去了,就这样吧

*尝试图片失败,转AO3链接。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273904

Will.Z

你们真的比活生生的人强很多,谢谢你们,我很快乐。生日,快乐

你们真的比活生生的人强很多,谢谢你们,我很快乐。生日,快乐

看到阿禅就吧唧一口

【男神X你】你和男神老哥的日常生活

【李泽言】
今天你的父母很忙,而你偏偏因为学校有了突发事故放了三天假。你的父母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家,只好把你塞给了李泽言。
你的老哥又是华锐的总裁,是你父母最骄傲的儿子,做事几乎有没有差错过。

然而,那是没有遇到你的时候。

“学校发生了什么事?”李泽言难得有空跟你闲聊。
“嗯……”你抱着枕头不是很想提这个事儿,“有个同学因为谈朋友被老师分开了,一时没想开跳楼了……”
“跳楼?”李泽言意识到了什么,问你:“哪个班的?”
“高年级的啦,只不过她跳的地方,落地时在我们教室门口……”
李泽言突然严肃了。
“魏谦,”李泽言突然转身打电话,“去,把我妹的学校转一下。”
“哎?我没想转……”
李泽言转身对你做了一个噤声的动...

【李泽言】
今天你的父母很忙,而你偏偏因为学校有了突发事故放了三天假。你的父母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家,只好把你塞给了李泽言。
你的老哥又是华锐的总裁,是你父母最骄傲的儿子,做事几乎有没有差错过。

然而,那是没有遇到你的时候。

“学校发生了什么事?”李泽言难得有空跟你闲聊。
“嗯……”你抱着枕头不是很想提这个事儿,“有个同学因为谈朋友被老师分开了,一时没想开跳楼了……”
“跳楼?”李泽言意识到了什么,问你:“哪个班的?”
“高年级的啦,只不过她跳的地方,落地时在我们教室门口……”
李泽言突然严肃了。
“魏谦,”李泽言突然转身打电话,“去,把我妹的学校转一下。”
“哎?我没想转……”
李泽言转身对你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继续吩咐魏谦。
你从沙发下来,你很舍不得自己同学,虽然那时候场面确实惨,很血腥,但是比起同学的感情,你觉得那个根本不算什么。
你抱住你老哥的腰,说道:“不要!我不害怕的!我舍不得我同学!”
这时候李泽言停下来,看着你看了很久才说到:“白痴。”
不过他最后遵从了你的意愿,让魏谦停止了转学。
但是他给你拿了一个布丁以后,冷不丁问你一个问题。

“有追你的男生吗?”

这会你完全被布丁俘虏了,说话不经大脑:“有的呀,很烦,别人班的,没事天天写情书,我都撕不完。”
李泽言一听,又拿起了电话。

“把骚扰我妹妹的那个男生给我找出来,顺便让他转学。”

然后你又跟你老哥讲道理讲了半天,还跟他成语接龙了老久,都没有让他打消这个念头。
你佛了。







【许墨】
你的老哥有多温柔你是知道的。
你也知道他就算生气了也是彬彬有礼的样子。
但是吧,你发现你老哥杠起来你都没法跟他讲道理。
今天你有些小感冒,头晕乎乎的,有个男生很关心你,决定送你回家。
你坚持不过,只好接受了他的好意。
只不过,你还没走到车站,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了。
“哥!”
你也不管头晕不晕,直接奔向他。
你还是高估了自己,一不小心脚崴了一下,整个人栽下去。
“没事吧?”许墨及时的抱住你,一脸担心。
“没事的。”
许墨摸了摸你的额头,确认了不是发烧后才放下心。
许墨对你的同学表示了“和善”的感谢后,带你回家了。
虽然有感冒,还是得把作业写了。
正在写的时候,家里的两只猫很不老实,各种撒娇卖萌,阻扰你写作业。
“等我写完了再跟你们玩好不好?”
两只猫依然阻扰你。
“不要打扰妹妹写作业。”许墨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直接粗暴地提起两只猫,拎出去。
“哥!你温柔点!不要弄疼它们了!”
“嗯?”许墨对你笑笑,若无其事的把猫提起来给你看,“它们不疼的。”
猫的表情只有惊恐,而且不敢反抗。
你终于写完了作业,找到了猫,对它们进行了长时间的安慰。







【周棋洛】
今天天气非常好,而且你的明星老哥也终于演出完毕回来陪你过一个周末。
你被他带着到处跑,整个游乐园你都快玩遍了。
“哇,好累!”
“累了嘛?”
周棋洛带你又去了家非常棒的甜品店,让你好好休息一下。
“老板,来两杯珍珠奶茶,嗯……草莓泡芙也来两个,对,还有这个黑森林蛋糕也来两份,嗯,对……这个也来两份。”
你等了一会儿,发现你家老哥带着老多甜点过来了。
“捏么多?”
周棋洛倒是没管你的吐槽,说道:“这家很棒的!这些都是招牌,不能错过!”
“确实不错。”你满足的喝了一口奶茶,又咬了一口脆脆的泡芙,幸福地笑了。
周棋洛最爱看你的笑,看你一脸满足的样子他也开心。
等你们吃的满足后,又去了海边喂海鸥。
你的老哥拍照技术真的不赖,不愧是明星,懂角度。
在一天的疯玩后,到家的你匆匆洗漱,倒床就睡。
周棋洛看到你睡着后,轻轻吻了你一下。

“晚安,我的薯片妹妹。”









【白起】
你觉得你老哥,简直直到没法救了。
比如说今天你姨妈痛,很想休息,但是警局这么多人在这,不可能说的那么直白的吧?
“哥,我好累啊,我想休息一会儿。”
“你才从家出来多长时间?多运动一下。”说完就继续处理事情去了。
你撇撇嘴,没有生气,因为你知道他脑袋就是这样。
于是你找到一个角落,坐在那里等着你老哥。
由于腹部一阵阵的疼痛,你感觉到了困乏,开始闭眼小眠。
不知道过了多久,你感觉到了有人在推自己。
“哥……?”
“起来。”白起很严肃,你以为他在生你气。
“我是不是不应该坐这儿?”你感到有点抱歉,但是你真的很不舒服。
白起没跟你说话,把你带到了他工作地方,那里有非常舒服的软椅。
“你在这休息。”
你一头雾水的坐上去,没过一会,白起又给你冲了一杯红糖水。
“我还没下班,你先顶一会儿吧。”
你诧异了,他居然记起来了?
等他处理差不多后,你也舒服了些,开始逛他的办公室。
你发现他桌上有个日历,上面都会有个小红圈,你再仔细看一看发现都是自己的经期来时的日子。
“哥,这是啥啊?”你明知故问。
“没啥。”白起的脸微微红了,转过头不看你了。
最后你以白起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自己不舒服为理由,榨了他一顿饭。
非常舒服。

胥引

【恋与制作人】卖号(周夫人注意)

占TAG道歉

本人安卓号周太太( •̥́ ˍ •̀ू )感觉是四个男主里粉最少的一家了。。。但是真的很努力的集卡了!
因为是第一次出号,不太懂,就把该截取的全截取了,特权还有一个多月,卡池里也存着好几个十连,看上的带价密好吧?因为我真的搞不太懂这个价钱怎么算。。。
骗子快走开!


占TAG道歉

本人安卓号周太太( •̥́ ˍ •̀ू )感觉是四个男主里粉最少的一家了。。。但是真的很努力的集卡了!
因为是第一次出号,不太懂,就把该截取的全截取了,特权还有一个多月,卡池里也存着好几个十连,看上的带价密好吧?因为我真的搞不太懂这个价钱怎么算。。。
骗子快走开!












云谣

【言白】专访·论如何应对送命题

⒈云谣:请问两位姓甚名谁?
白起:姓白名起
李泽言:李泽言
⒉云谣:谁攻谁受?
白起(张口刚要说,突感腰上多出一只手,立刻变卦):我当然是……受,受行了吧,别看我,不许摸我腰,放开你的爪子!
李泽言:攻。
云谣:……那个我们继续
⒊云谣:咳,白起,论李泽言和悠然同时掉水里了,你救谁?
白起:李泽言会游泳,悠然让他教会了,不需要我救。
李泽言看着白起欣慰的点点头。
云谣:假设他们都不会游泳。
白起:……我救悠然。
云谣拿话筒的手抖了一抖,想继续说点什么,只听白起继续说:
白起:然后跳下去陪他。
李泽言一把搂过白起,在他额头吻了一下。云谣拿话筒的手不自觉的收紧,小声嘀咕了一句:“秀恩爱,死的快……”
然后继续微笑着说:好的,下...

⒈云谣:请问两位姓甚名谁?
白起:姓白名起
李泽言:李泽言
⒉云谣:谁攻谁受?
白起(张口刚要说,突感腰上多出一只手,立刻变卦):我当然是……受,受行了吧,别看我,不许摸我腰,放开你的爪子!
李泽言:攻。
云谣:……那个我们继续
⒊云谣:咳,白起,论李泽言和悠然同时掉水里了,你救谁?
白起:李泽言会游泳,悠然让他教会了,不需要我救。
李泽言看着白起欣慰的点点头。
云谣:假设他们都不会游泳。
白起:……我救悠然。
云谣拿话筒的手抖了一抖,想继续说点什么,只听白起继续说:
白起:然后跳下去陪他。
李泽言一把搂过白起,在他额头吻了一下。云谣拿话筒的手不自觉的收紧,小声嘀咕了一句:“秀恩爱,死的快……”
然后继续微笑着说:好的,下一个问题。
⒋云谣:爱人喝醉了最喜欢干什么?
白起:他最喜欢亲我
李泽言:最喜欢扒在我身上。
⒌云谣:倘若回家,发现自己爱人正和另一个女生聊的开心,搂搂抱抱,你是什么反应?
白起:是他妈怎么办……
云谣:那个…排除有血缘关系的一切因素,是个年轻、貌美的女生。
白起:把李泽言扔出去。
李泽言:当面把白起办了。
两人同时说出,全场瞬间安静了,云谣不知所措,眼看着,李泽言一把将白起横抱起,走了……
对,走了!
云谣:我靠,你们给我回来!
李泽言:下周再继续。
众人集体汗颜,白起,保重……

月西斜

元旦当天入坑,到今天已经287天了
离起起的下一个生日正好也是287天

对恋与的了解最开始是来源于LOF上的同人图和官方人物介绍海报,对白起是最有好感的,因杰大的配音决定尝试这个游戏

趁着元旦放假下好游戏开始推关,盼到了1-5白起的初登场,杰大一开口就沦陷了,从此陷入大坑无法自拔

入坑287天,氪过金(主要是SSR三连),买过官周,买过同人周边,喜欢上了银杏和风(还买了蕉下的印山),支持过生贺组,捐过公益,即使在高三没时间没自动也每周漫步100圈(那时候还不知道漫步有钻石…不过就算知道也没时间跑300圈),手机壁纸锁屏和软件的自定义皮肤基本都是白起

特意到上海为他过生日(顺便旅游),早起...

元旦当天入坑,到今天已经287天了
离起起的下一个生日正好也是287天

对恋与的了解最开始是来源于LOF上的同人图和官方人物介绍海报,对白起是最有好感的,因杰大的配音决定尝试这个游戏

趁着元旦放假下好游戏开始推关,盼到了1-5白起的初登场,杰大一开口就沦陷了,从此陷入大坑无法自拔

入坑287天,氪过金(主要是SSR三连),买过官周,买过同人周边,喜欢上了银杏和风(还买了蕉下的印山),支持过生贺组,捐过公益,即使在高三没时间没自动也每周漫步100圈(那时候还不知道漫步有钻石…不过就算知道也没时间跑300圈),手机壁纸锁屏和软件的自定义皮肤基本都是白起

特意到上海为他过生日(顺便旅游),早起排队领取无料,在地铁里跑了一下午收集地铁灯箱(冷气太足差点冻死),在拍灯箱的时候也遇到了其他白夫人,晚上赶到双子塔看LED跟大家一起尖叫,特意订了30号回程的飞机,唯一的遗憾是没能拿到登机牌

不是第一次喜欢纸片人,却是第一次为了纸片人付出这么多
但一切都值得

说了这么多,主要是一些感慨想要倾诉,算是一个简略版的心路历程吧
感谢所有耐心看完的人,若是还能引起些许共鸣,便是无上的荣幸了

盛夏光年

这两天特别欧,单抽出奇迹~\(≧▽≦)/~先是前两天抽到怼怼的眷恋海风,然后今天又抽到了怼怼的掠夺者!敲嗨森~\(≧▽≦)/~
只不过QAQ,你们是跟照相机杠上了吗QAQ,一个两个进化都要照相机TAT,我得攒到什么时候才能进化完全啊TAT
这还没算上没截出来其他的SR呢QAQ

这两天特别欧,单抽出奇迹~\(≧▽≦)/~先是前两天抽到怼怼的眷恋海风,然后今天又抽到了怼怼的掠夺者!敲嗨森~\(≧▽≦)/~
只不过QAQ,你们是跟照相机杠上了吗QAQ,一个两个进化都要照相机TAT,我得攒到什么时候才能进化完全啊TAT
这还没算上没截出来其他的SR呢QAQ

彼岸垂樱

【恋与制作人|白起】甜饼一枚之五 中年爱情

四十岁大叔起设定,嘻嘻

—————————————————————

普通的又一个周末。


因为孩子不用赶早上学,你难得地睡了个懒觉到自然醒。舒服地伸了个懒腰,你看了看墙上的挂钟,九点半,家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于是也不着急起床,摸过手机缩在被子里开刷朋友圈。第一条就是小悠发的,在学校篮球场上拍的短视频配上一行文字。


“我爸和我弟,看看哪一个更帅点?”


你笑着点开视频,只见白先生侧身防住来抢球的小飞,一个急停转身勾手上篮,篮球划出道漂亮的弧线滚进篮筐里。背景里传来一片叫好的喝彩音,喊得最大声的自然是小悠了。


“当然是你爸最帅!(≧∇≦)ノ”


你回复了一句...

四十岁大叔起设定,嘻嘻

—————————————————————

普通的又一个周末。


因为孩子不用赶早上学,你难得地睡了个懒觉到自然醒。舒服地伸了个懒腰,你看了看墙上的挂钟,九点半,家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于是也不着急起床,摸过手机缩在被子里开刷朋友圈。第一条就是小悠发的,在学校篮球场上拍的短视频配上一行文字。


“我爸和我弟,看看哪一个更帅点?”


你笑着点开视频,只见白先生侧身防住来抢球的小飞,一个急停转身勾手上篮,篮球划出道漂亮的弧线滚进篮筐里。背景里传来一片叫好的喝彩音,喊得最大声的自然是小悠了。


“当然是你爸最帅!(≧∇≦)ノ”


你回复了一句,不到半分钟,下面又多了好几条回复。


“我也觉得我爸最帅,小飞差远了<( ̄ˇ ̄)/”


“妈,我是你亲生的吗?!!!姐,我是你亲弟吗?!!!”


“起床了?我们马上到家。”



急忙从床上爬起,刚换完衣服门就开了,三个人嘻嘻哈哈的走进来。你张开手迎过去,套着件松松垮垮运动服满头汗水的白先生伸手把你搂进怀里。


“晨跑时小飞说想打球,就绕到他们学校去玩了一会。”


“嗯~”


你抬头习惯性地索了个吻,早习以为常的小飞和小悠在一旁发出“啧啧啧”起哄声。


“秋日的空气中都散发着恋爱的腐臭味道……”


“能不能照顾一下我们单身狗的感受啊……”


“去去去,赶紧洗澡~一会还上课呢!”


你扮了个鬼脸,作势要把孩子们轰出客厅。临跑开前小悠想起来,往餐桌上搁下个纸袋。


“爸爸特意绕路去给你买的早餐,你最喜欢那家店的奶酪三明治。”说着她无奈地摇了摇头:“你说你俩把标杆立得这么高,将来让我和小飞怎么找男女朋友啊……”


“努力找啊~不过你爸这么完美的先生,只怕是没有了。”


“啧啧啧……沉迷爱情的中年人啊~~”


小悠笑着溜进房间。



说话间白起已经脱了运动服,坚实的肌肉裹在黑色运动背心里,倒是一点也不显松懈。你微皱着眉在他腰间捏了两把,忿忿地哼了声。


“为什么只有你一点赘肉都不长?说好的端着保温杯泡枸杞的中年油腻男呢?”


“你要那样的?”


白起笑得坏坏的,眉眼间皆是少年的神色。他揉了揉你的头顶,低头凑到你面前。


“像退休的王警官那样?”


“才不要呢!”


你顺手在他脸上掐了一下,看了看自己腰上的小肉肉,又消极的叹了口气。


“可是只有我长胖好郁闷,要不我以后也和你们一起晨跑吧?”


“好啊。”


“你看,你果然还是嫌弃我长胖了!”忍着笑和他撒娇。


“小悠的物理书上不是说了,吸引力和质量成正比……”


“那是引力,不是吸引力!”


“四舍五入就是一样了。”白先生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着。


“你……”


“好啦~”他绷不住到底笑出来,搂过你在额上轻弹了一下:“你胖不胖都好看,不过每天锻炼一会儿身体更好,所以一起来吧。”


“嗯嗯~好。”


你贴在他胸膛上蹭了蹭。



“你先洗澡,我去磨咖啡,一会吃完了带他们俩上课去。小悠在xx上物理集训队冲刺课,小飞在xxx上CAE考前班。”


“好,送完他俩要不然我们去大觉寺看银杏?”


“好啊。”


你说着往厨房走去,走到一半,回头笑着看向白起。


“白起,我最喜欢你了。”


这位年过四十的中年男居然耳根又红了红。


“我知道,我也是。”



Fin.


4000
解禁图,咧咧的《枸杞茶,瓜子扇...

解禁图,咧咧的《枸杞茶,瓜子扇》封面648大礼包…(4000的签名打码混入其中真是一点违和感都没有) ​​​

解禁图,咧咧的《枸杞茶,瓜子扇》封面648大礼包…(4000的签名打码混入其中真是一点违和感都没有) ​​​

fuka糖

白起×悠然【此时夜深(婚后设定)】

BGMhttps://music.163.com/#/song?id=562838夜幕笼罩了恋语市,只有一盏灯如女主人般倔强地亮着。深夜时分白大特警终于归来,望着家里那扇明亮的窗户,不由得微微叹气。已是深秋,开窗她会冷吧?白起一边想一边尽快上楼,轻手轻脚地打开门生怕惊扰到她。悠然倚着沙发,睡得不太安稳,睫毛微颤,眉头微蹙,“怎么又在这里睡着了,”白起无奈笑笑,去卧室取来毯子给她披上,可能是寒气未消,更可能是思夫心切,悠然醒了。“你终于回来了!”悠然不由得扑向眼前人的怀抱,“欢迎回家,我好想你,我的英雄。”白起也紧紧回抱住心上人,“抱歉久等了,我回来了,我的女孩。”【第一次写文就献给白悠了,白悠...

BGMhttps://music.163.com/#/song?id=562838夜幕笼罩了恋语市,只有一盏灯如女主人般倔强地亮着。深夜时分白大特警终于归来,望着家里那扇明亮的窗户,不由得微微叹气。已是深秋,开窗她会冷吧?白起一边想一边尽快上楼,轻手轻脚地打开门生怕惊扰到她。悠然倚着沙发,睡得不太安稳,睫毛微颤,眉头微蹙,“怎么又在这里睡着了,”白起无奈笑笑,去卧室取来毯子给她披上,可能是寒气未消,更可能是思夫心切,悠然醒了。“你终于回来了!”悠然不由得扑向眼前人的怀抱,“欢迎回家,我好想你,我的英雄。”白起也紧紧回抱住心上人,“抱歉久等了,我回来了,我的女孩。”【第一次写文就献给白悠了,白悠超话欢迎各位白悠粉,白悠主持都开始写文了眼神暗示白悠粉们~】

Miss莫回忆

【恋与同人】#Evol4# 吹头发这件事

  • 梗起李泽言的某次周任务票圈以及好友的点梗。 但既然是点梗的扩宽思路,所以本篇全场合。 主旨本是:怎么撒娇让TA给你吹头发?但可能会出现翻车系列。 

  • 第二人称叙,但女主名仍旧沿用 “悠然” 。发于克拉,此篇汇总请于下文预览分别戳链接,惯例ooc慎点。(微博见

《Ver.李泽言》


(以上朋友圈截图由好友提供~)

    【悠然】:我吹不动了!    

    【李泽言】:时间有的是,自然干。 ...

  • 梗起李泽言的某次周任务票圈以及好友的点梗。 但既然是点梗的扩宽思路,所以本篇全场合。 主旨本是:怎么撒娇让TA给你吹头发?但可能会出现翻车系列。 

  • 第二人称叙,但女主名仍旧沿用 “悠然” 。发于克拉,此篇汇总请于下文预览分别戳链接,惯例ooc慎点。(微博见

《Ver.李泽言》


(以上朋友圈截图由好友提供~)

    【悠然】:我吹不动了!    

    【李泽言】:时间有的是,自然干。   

    【悠然】:你!呵,是谁说下次帮我吹的?    

    【李泽言】:我怎么记得我说的是:下次洗完叫我。   

    【悠然】:有什么区别?    

    【李泽言】:字面上的区别。   

    【悠然】:……   

——————>>    李泽言篇全文 戳此处    


《Ver.许墨》

    【悠然】:哎呦!

    【许墨】:怎么了?让我看看。

    【许墨】:是不是烫到了?疼不疼?

    【悠然】:我其实没有……

    【许墨】:小骗子。为什么骗我?嗯?

——————>>    许墨篇全文 戳此处


《Ver.白起》

    【白起】:明天我给你买个新的吹风机。   

    【悠然】:可我好困,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啊……不行了,其实也半干了,我……    

    【白起】:不准去……我怕你会头疼。   

    【悠然】:唔……那、你要不用evol给我吹一吹?    

    【白起】:胡闹。evol是这么玩的嘛?  

——————>>    白起篇全文 戳此处


《Ver.周棋洛》

    【周棋洛】:哇,你可以再重一些的其实,我有些头痛,顺便帮我按摩了吧。   

    【悠然】:……    

    【周棋洛】:哎,你怎么不说话啊?  

    【周棋洛】:噫!烫、烫……  

    【周棋洛】:嗯……这样就好了,下次换我帮你吹吧。   

——————>>    周棋洛篇全文 戳此处

Teresa__ZhAnG
我要哭了,就差一個碎片!!!

我要哭了,就差一個碎片!!!

我要哭了,就差一個碎片!!!

莫失莫忘

揽君身

白起×嬴稷

“只要一阖眼,就能看到熠熠生辉的函谷关,还有关内外永生的疆土。波澜壮阔的云海下,你站在千军万马前向我下跪,我亦伸手,揽君如拥江山。”

秦君素有虎狼之君的名声,何为虎狼?贪婪而不知满足,狂妄而野性难驯。然而虎狼也有虎狼的美,狡黠的眼眸令人神往,白起眼前的嬴稷便是如此。他狂热地看着地图,看着他真正爱了一生的秦。

“白将军不愧是我大秦的战神!”嬴稷转身看向白起的眼神亦是狂热,“阿起,辛苦你了。”他走到白起身前,伸手从腰带的位置环住他,身体前倾,在他颈间嗅了嗅,“身上的伤可好全了?还是能闻到血腥味儿。”

“王上,白起离上一次负伤已过多年……”白起不知嬴稷到底是在说胡话还...

白起×嬴稷






“只要一阖眼,就能看到熠熠生辉的函谷关,还有关内外永生的疆土。波澜壮阔的云海下,你站在千军万马前向我下跪,我亦伸手,揽君如拥江山。”






秦君素有虎狼之君的名声,何为虎狼?贪婪而不知满足,狂妄而野性难驯。然而虎狼也有虎狼的美,狡黠的眼眸令人神往,白起眼前的嬴稷便是如此。他狂热地看着地图,看着他真正爱了一生的秦。

“白将军不愧是我大秦的战神!”嬴稷转身看向白起的眼神亦是狂热,“阿起,辛苦你了。”他走到白起身前,伸手从腰带的位置环住他,身体前倾,在他颈间嗅了嗅,“身上的伤可好全了?还是能闻到血腥味儿。”

“王上,白起离上一次负伤已过多年……”白起不知嬴稷到底是在说胡话还是在揶揄他。他知道嬴稷对获胜迷恋得不可自拔,迷恋过头便会冲昏头脑;如果是后者,那他倒是说了句大实话,因为白起深知自己身上背负的血腥味,经久不衰。“阿稷……别这样。”

“这样?哪样?”嬴稷容貌俊俏,身形出挑,撩人的本事也是一流。暧昧的动作配上狡黠的眼神,他想要什么眼前人一清二楚。“阿起,我想想好好睡一觉。”说罢,便抬头吻上他的将军,然后被他的将军抱上塌,缠绵悱恻。

塌上的嬴稷翻身,他头上的发簪已落,柔软的长发从耳边直直垂下,扶过身旁那人的肩头。嬴稷凑近了看白起,他的将军还真是好看,深邃迷人的五官,挺拔俊朗的身形,前途无量的将军,难怪会有人说大秦的女人都想嫁他。不知这人是多少女人的梦中情人?

呵,嬴稷轻笑一声,看着他动了动眼,接着便被他翻身按下,嬴稷问道:“怎么这么快就醒了?”

“感觉到有人不怀好意的盯着我……”白起按着嬴稷,勾起嘴角,“而且有人睡觉不老实,总爱乱动。”

嬴稷倒不管,就摆出一副流氓样,“我刚刚在做梦。”,眼珠子转了转,坐起来抱上他,在他耳边低语,“梦里有你。”说完便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把他丢在塌上,起身穿衣。

“梦到我什么了?阿稷,告诉我!”白起从塌上起来,追着嬴稷离去的身影,在他停下的时候,从身后抱住他,问道:“梦里真有我?”

嬴稷指了指身前的地图,“我梦见了寂寞空虚的江山,我站在函谷关之上,而你,率领军队,兵临城下。”

白起闻言,放开他的阿稷,向他的王上跪下。“为大秦,为王上,白起永不背叛。”

嬴稷笑了,扶起他的将军,“寡人自然信将军。”





*灵感来源,山猫《致陛下书》

noir°
儿童画重出江湖。是之前为了参加...

儿童画重出江湖。
是之前为了参加名朋活动的图。
实际上就是玩。
改改背景再反转可以当翻绘卡面了。
(碎碎念。是个好主意)

儿童画重出江湖。
是之前为了参加名朋活动的图。
实际上就是玩。
改改背景再反转可以当翻绘卡面了。
(碎碎念。是个好主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