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金承

28.9万浏览    459参与
YQ☆

。没上色,我懒了。
p1是重画之前的图,就比较一个月进步了多少而已...
p2给自己的白金画的。最近一直在名朋。

。没上色,我懒了。
p1是重画之前的图,就比较一个月进步了多少而已...
p2给自己的白金画的。最近一直在名朋。

。
才留意这里,圈在怀里惹。小鸟依...

才留意这里,圈在怀里惹。
小鸟依人承太郎

才留意这里,圈在怀里惹。
小鸟依人承太郎

三六六

一点摸鱼。
最近在学jojo立和双人构图555

一点摸鱼。
最近在学jojo立和双人构图555

四月七日

12【白金承】电车痴///汉,你以为是痴//汉结果是我白金哒!

#白金之星被攻击,要时刻粘着承太郎才能好

#注意避雷,及时点X

#那个路人女生是我,不要争了

注意避雷,及时点X

安全带

#白金之星被攻击,要时刻粘着承太郎才能好

#注意避雷,及时点X

#那个路人女生是我,不要争了

注意避雷,及时点X

安全带

Mill-D

【JOJO】无题

【昨晚梦到的脑洞就抽空随便写写,微量世界白金微量白金承,其实算不上写cp主要就还是在胡扯】


 

时间停止了大约0.1秒。

白金之星最近喜欢上了照镜子。

或者说,他最近喜欢凝视自己在任何镜面上的倒影。

但替身没有影子。水面,镜面,底片……除了像隐者之紫这样本身可以念写的替身外,没有什么现实之物能留存一道幻象。

承太郎在写论文。

他转过头,看到身后的白金之星正触摸着全身镜另一面的影子。

承太郎摇摇头。

替身会有源于自身的想法和行动吗?承太郎对此持保留意见。

时间停止了大约0.3秒。

白金之星最近把更多的时间放在照镜子上。

这没有影响到准时准点的咖啡,和论文...

【昨晚梦到的脑洞就抽空随便写写,微量世界白金微量白金承,其实算不上写cp主要就还是在胡扯】


 

时间停止了大约0.1秒。

 

白金之星最近喜欢上了照镜子。

或者说,他最近喜欢凝视自己在任何镜面上的倒影。

但替身没有影子。水面,镜面,底片……除了像隐者之紫这样本身可以念写的替身外,没有什么现实之物能留存一道幻象。

 

承太郎在写论文。

他转过头,看到身后的白金之星正触摸着全身镜另一面的影子。

承太郎摇摇头。

替身会有源于自身的想法和行动吗?承太郎对此持保留意见。

 

时间停止了大约0.3秒。

 

白金之星最近把更多的时间放在照镜子上。

这没有影响到准时准点的咖啡,和论文卡壳时在手边十分贴心地翻开的参考文献。

只是在本体看不到的时候,面对全身镜的白金之星表情总是有些忧郁。

 

承太郎最近有些疲倦。

原因不明。

睡眠质量也有些差,偶尔还会做梦。

梦很乱,但总是结束在一面不停波动的镜子前。有水纹般的奇特凝光从中央向外扩散又收拢,很是眼熟的画面,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时间停止了大约0.5秒。

 

白金之星守在承太郎床边。

有月光从帘缝中漏出,照亮了白金之星手里的一叠卡片。

白金之星抽出其中一张,翻过来是正位星星。他又抽出一张,看也不看地直接盖在星星牌上。

白金之星把玩着两张叠在一起的塔罗牌,在隐去身形将其随手放在床头柜上。

 

承太郎洗完澡出来,就看到白金之星又在照镜子。

他不想问怎么回事。怀疑自己对自己有所隐瞒包藏祸心什么的听起来真的蠢爆了。

承太郎点了根烟,找烟灰缸时注意到床头的塔罗牌,随手搓开看了一眼,登时僵住。

片刻后他把牌丢到一边,继续擦拭头发。

 

时间停止了大约1秒。

 

白金之星背靠全身镜,无聊地拔着自己的头发。

断掉的发丝没等被编出什么样子就无声地消失在空气中。

一堆塔罗牌洒在他腿边,全部正面朝上。

仔细数数,少了两张主牌。

一张星星。一张世界。

 

承太郎从短暂的梦里惊醒。

身上搭着外套,白金之星不在镜子前,一杯刚泡好的咖啡在桌边散发着香气。

承太郎端起咖啡,没有喝,而是凝视着那一圈圈扩散又收拢的水纹。

他放下咖啡,随手拿起笔,在草稿纸上写下两个数字。

他又画了个圈,正好把两个数字套在一起。

 

时间停止了大约1.5秒。

 

白金之星站在全身镜前,没有表情。

镜子里的白金之星笑容微凉。

白金之星伸出手,按在镜面上。

奇特的凝光扩散开来,从一点,扩散到整个世界,于是一切都随时间凝固。

除了白金之星自己,和镜面里那个笑容微凉的金色倒影。

 

承太郎难得有时间陪徐伦。

小姑娘玩着那叠缺了两张的塔罗牌,把主牌依次排开,留出两个缺少的空位。

她在空白的十七位画了一个蓝紫色的三角,在最后一位画了一个黄色的方形,又用红色涂掉,然后在三角上重新涂了一个方块。

承太郎的目光愈发深沉。

 

时间停止了大约2秒。

 

金色剪影寸寸龟裂,残魂在明亮的路灯下燃烧。

 

伟岸背影一瞬倾倒,使命溶解在冰冷的海水中。

 

时间停止了大约5秒。

 

水面是不停扭曲的镜面。

里面的左是外面的右,里面的红是外面的蓝。

里面的世界左半边片片碎裂近乎风化。

外面的白金之星右半边几乎纵劈而开。

 

时间停止了大约9秒。

 

开罗中心的一片废墟中,两张腐朽的只剩半截的塔罗牌被风吹动,巧合般拼接成一张完整的牌。

上半截描绘着漫天繁星,下半截写着两个单词。

 


 


Star Platinum·The World


白金之星·世界


 


 


时间开始流动。


咸味颗粒人

我好菜我又来发屑图
有一点铁瘫和一点白金承

我好菜我又来发屑图
有一点铁瘫和一点白金承

叶清水_点图缓慢绘制中…

#JoJo的奇妙冒险。高亮求扩 转发抽送

#白金承立牌二宣

美丽样货图出来了!

白金承灯神系列立牌

尺寸:21X13cm

预售价:65RMB

二宣预售时间:2019/11/30——2019/12/3

如此美貌 快带他回家!销售渠道见p3

#JoJo的奇妙冒险。高亮求扩 转发抽送

#白金承立牌二宣

美丽样货图出来了!

白金承灯神系列立牌

尺寸:21X13cm

预售价:65RMB

二宣预售时间:2019/11/30——2019/12/3

如此美貌 快带他回家!销售渠道见p3

🇧🇷奶酪丝🧀️
嗨 lofter真是越来越不中...

嗨 lofter真是越来越不中用了 

看前OOplay请至爱发电或微博搜索我的ID (见置顶简介)

占tag致歉

劳烦大家自己跳转去看图啦 啵啵大家 

嗨 lofter真是越来越不中用了 

看前OOplay请至爱发电或微博搜索我的ID (见置顶简介)

占tag致歉

劳烦大家自己跳转去看图啦 啵啵大家 

北京尻鸭
摇了👴吧,已经菜到不想画下去...

摇了👴吧,已经菜到不想画下去了

摇了👴吧,已经菜到不想画下去了

恋爱不如跳舞

【授翻/白金承】The Moon and Stars Above(1)

授权见合集

原文地址:

summary:

在一次和他女儿去劳德代尔堡的旅行中,一艘破旧的拖网渔船吸引了空条的目光。

Notes:

这篇文章与“Symbiosis(本篇翻译见合集)”是同一背景,但是它也可以单独阅读。需要注意的是:a)徐伦和贺莉由于乔斯达的血脉,在拥有自己的替身之前就可以看到替身

b)承太郎和他的替身有着非常亲密的关系


这篇一共有五章(但是每一章预计都在1w+的字数所以一章一章分开发...

以及每一篇的主要内容都是和题目有关的,可能白金承的部分并不是很多

怕戳到奇怪的点所以只放一部分在lof,全文走这里:🐬


 第一章:徐伦...


授权见合集

原文地址:

summary:

在一次和他女儿去劳德代尔堡的旅行中,一艘破旧的拖网渔船吸引了空条的目光。

Notes:

这篇文章与“Symbiosis(本篇翻译见合集)”是同一背景,但是它也可以单独阅读。需要注意的是:a)徐伦和贺莉由于乔斯达的血脉,在拥有自己的替身之前就可以看到替身

b)承太郎和他的替身有着非常亲密的关系


这篇一共有五章(但是每一章预计都在1w+的字数所以一章一章分开发...

以及每一篇的主要内容都是和题目有关的,可能白金承的部分并不是很多

怕戳到奇怪的点所以只放一部分在lof,全文走这里:🐬


 第一章:徐伦

 

据承太郎估计,从圣路西港开车到劳德代尔堡需要一个半小时——但那仅仅是开车需要的时间,他的脚一直踩在油门上,并且道路畅通。如果只有他一个人——或者像他现在这样——一个半小时就足够了。但是他意识到,这种旅行,不能用物理上的距离和理论上的平均速度来衡量。当一个或多个乘客被加入到这个等式的时候,旅行时间就会发生一个非常神秘的事情:本来只需要一个小时的旅行会需要两到三个小时。在这样的旅行中,距离不再是用英里来计算的,而是以野餐站和路边景点以及所有车辆成员的最低膀胱容量来计算的。尤其是当那个成员只有五岁——并且是只有五岁的孩子才能做到的这一点——用一种方法将时间延长一个半小时,这远远超过了承太郎能停止的所有时间。

 

所以承太郎在所有的事情上都做出了相应的计划,在计划的中间密切地关注着当天出发的所有细节并以此来预计时间。

 

他的天才计划并未能给他的前妻留下深刻印象。

 

在例行的问候之后,她站在那里用手腕内侧揉着眼睛。她仍然穿着睡衣,蜂蜜棕色的头发乱糟糟地盘成一个发髻。

 

“你知道现在才八点,对吧?”她问道,语气听起来像是在寻求一个解释,而不是回答。

 

“我想在中午之前赶到劳德代尔堡。”

 

她侧着身子,双手垂在身旁。用和之前一模一样的语气说:“开车过去只需要一个半小时。”

 

他准备进行一个进一步的解释—运用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原则观察一个五岁孩子的能力——但即使他们的婚姻如此短暂,也足以让她意识到即将到来的争论的迹象。

 

她举起双手——这个动作看起来非常像他的祖母丝吉Q,以至于他怀疑有关意大利人的刻板印象和手势的使用是否有关——她喃喃自语道,“好吧,我会叫醒徐伦的。你想要杯咖啡——或者其他任何什么吗?”

 

“已经有一杯了。”

 

有那么一会儿,她把手放在门上,犹豫不决,看起来不太自然。他能看出她在挣扎是否要处于基本的礼貌邀请他进屋,所以他让她能轻松地做出决定:他转身回到了车上。

 

在他等待的时候,他打开了州际公路地图,第无数次地回顾了这条路线。一时兴起,他开始用左手食指在方向盘上敲击出断断续续的节奏。过了整整两分钟,承太郎才意识到他的不安并不是他自己的感觉。

 

他凝视着地图的一角,第一次注意到他的替身出现在乘客的座位上。白金之星身体前倾,手肘放在膝盖上,眼睛盯着外面的房子。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注意到白金之星试图把自己塞进这两小轿车并让他看起来合适——他的替身几乎做到了这一点,但还没有完全做到。当然,他的身体是完整的坐在那里,但他的头发会因为车顶的存在而被切断。突然间,他开始想象从车外看到的场景:一辆毫不起眼的银色轿车,却有一簇幽灵般的头发向路人友好的挥舞。他将平整的地图抓紧弄出褶皱来掩饰自己的嗤笑声。

 

“她很快就会出来了。”他说。

 

他再也没有从地图上把头抬起来,直到他听到车门被打开。好像有一阵电流从他的皮肤下经过,正好和徐伦高兴的尖叫吻合,因为白金之星把徐伦拉进车里,紧紧地抱住了她。

 

“我也想你,伙计!”她大声说着,伸手去拨弄白金的头发。然后好像才想起来似的,“嗨,爸爸。”

 

别在意,承太郎提醒自己。毕竟你不酷,不是紫色的,也不会魔法

 

“后座,”他告诉她。

 

“为什么?”

 

“因为以你的身高和体重一旦被以每小时320公里速度弹出的安全气囊撞击到你的脸,就会好像被白金之星打了一拳一样。

 

“但我想和你坐在一起!”

 

“后座,马上。”

 

她发出了一种介于恼怒和哀鸣之间的声音,然后不顾承太郎反对的声音(“你明知道旁边就是车门”)-用一条腿跨过中间的控制台,然后把身体的其他部分挪了过去。她一下子坐到了后座上,用她和背包之间的距离设法占据了整个后座。当白金之星追着她到后面去的时候,他不禁感到有些被背叛了。

 

当他们把车开出车道的时候,已经是差二十分钟九点了,与乘客一起出行的因果关系正得到了很好的进行。

 

                                                   ***

“我们要去哪儿?”在他们离开街区之前,徐伦问。

 

“这是个秘密。”

 

“妈妈说我们要去劳德代尔堡。”

 

“是吗?”

 

他试着把目光集中在前方的道路上,但他们正在向高速公路行驶,从这里出去,风景变成了一条长长的沥青路。那天早上的天空阴云密布,附近没有山脉,周围的树木低矮的蜷缩成一团。云层低压,沉重地压在路面上,好像没有什么能支撑它一样。

 

徐伦的脚踢在椅背上。

 

“你为什么想去劳德代尔堡?”

 

“那里的海滩很漂亮。”

 

“我们家附近就有海滩。”

 

他又尝试了一次:“沿途有一些不错的野生动物公园。”然后:“试着享受路上的旅程吧。”

 

就好像开车出去兜风对二十岁以下的人来说都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就好像他不记得哪怕是在一个遥远的国家,十七岁的他也迫不及待地想要在一辆吉普车的后座上坐上几个小时,然后在一群陌生人中间推推搡搡,直到生命的尽头。

 

“那些不是真正的公园,”徐伦反驳道。“他们甚至都没有游乐设施。为什么我们不能去迪士尼乐园?”

 

“我们不去迪士尼乐园。”

 

他希望她用那些他说出来的总是琐碎的、单音节的问题来反驳他,这些天来他们的大部分谈话都是由这些问题构成的。但是取而代之的是一阵短暂的沉默。当他听到他女儿大声说话的时候,他犯了个错误,他以为徐伦在生气:

 

“妈妈说你最好不要再打算看船了。”

 

“我不是,”他的手指在摩挲方向盘,“去看船的。”

 

一个成年男人的内心挣扎对他的女儿来说毫无兴趣可言;她耸了耸瘦削的肩膀,然后把注意力转向背包,拿出了去年圣诞节他送给她的游戏机。

 

“你把那个放起来怎么样?”他说着,她一边打开了开关。

 

“然后呢?”

 

只是聊一会儿”——这是他没有说出来的话。因为尽管他很想这么做,但他不知道怎么样开始一段对话。他觉得自己很可悲——像他这样的人,无数次直面死亡的人,却不知为什么害怕和一个孩子聊天。

 

相反,他用一句蹩脚的话掩饰了过去:“算了吧。”

 

徐伦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她的游戏。承太郎不需要看后视镜也知道白金之星现在正悬浮在他女儿的肩膀上,看着屏幕上的图形竞赛——他能感受到它的热情,像阳光一样温暖着他,让前面漫长冰冷的天空和铺满泥土的高速公路看起来更加温暖,更加柔和。

 

他瞥了一眼后视镜。他们挤在一起的样子真可爱。但是现在——他忍不住有些嫉妒替身在徐伦面前表现出来的轻松。就好像这是他本应擅长的,无法接触到的自己的一部分,在他心灵深处那面标志着他和白金之间界限的单向镜的后面。

 

                                                    ***

他说他不是打算去劳德代尔堡看船的时候,说的是实话。所以,当下午晚些的时候,他们在海滩上待了几个小时之后,在出港口小镇的路上碰巧经过一个码头时,他为他因为一个冲动就移动方向盘绕路而感到惊讶。

 

一开始,他认为绕路是因为一年前被迫出售Tanzer而产生的积怨已久的结果,因为他正在测试自己单身状态的极限,而他的替身正在影响着他——因为白金之星不是一直都知道并且通常在他之前就知道他最渴望的东西吗?

 

当感到车子突然转弯的时候,徐伦从她的游戏中抬起头呻吟着。“爸———。”

 

“我只需要几分钟,”他告诉她。一边把车子开到了一处空地上。他的轮胎在碎石上失去了摩擦力,不停地发出声音以示抗议。“看,那边有一个冰激凌摊-如果你想的话可以去给自己买点吃的。”

 

他希望徐伦可以马上就过去。但相反,她从车里跳出来等着他,伸出双臂举过头顶,眯着眼睛看着阳光。他停顿了一下,回头看了她一眼,手指弯曲又伸直,试图弄清楚她在想什么。

 

“...你想和我一起去吗?”他问道。有种渴望的感觉在他的胸口里蔓延。

 

她用脚尖碾着地上的沙石,嘟哝着他一开始没能听清的话。只有徐伦把手塞进口袋的时候,才会传来一阵叮当的声音,承太郎想起幼儿园的孩子通常不会随身携带钱或者信用卡。

 

“抱歉。”他喃喃自语,拿出了钱包。

 

他在钱包里只找到了几张皱巴巴的未付的停车罚单和一张20美元的钞票。不过,他觉得给她20美元总比给她一张银行卡要好。

 

“给,记得把零钱拿回来。”

 

徐伦看着承太郎递给她的钞票,就像一个成年人看到中奖了的乐透彩票一样兴奋。“你不怕有人绑架我吗?”她问道。

 

“不会。”然后他弯下腰,用双手捧着她的脸颊。“如果有人试图找你麻烦,就揍他们。”

 

“嘿,”他说,让白金将注意力从徐伦那里转移到他身上。“跟她一起去,好吗?”

 

没有得到任何确认的回应,白金就闪烁着消失了,片刻之后又出现在徐伦身边,在前方一百英尺左右的地方。

 

这下他就可以自由地四处游荡了。就像俗话说的那样,像个进了糖果店的孩子一样兴致勃勃。

 

出于一种错位的熟悉感,他立刻就被帆船吸引了。毕竟,他的第一艘,也是唯一一艘船(或者是情妇,他的前妻习惯这么称呼)是一艘Tanzer 16——一艘充满活力的小船,能让你感觉自己是波浪的一部分,而不是在海面上行驶。船在水面上猛烈地颠簸,每当起风的时候,飞溅的浪花和卷起的泡沫就会飞回到你的脸上。

 

但是承太郎从那之后就成熟了。他需要的是一个不同类型的船,并且对于精细敏感的科学仪器来说,动力驱动的日间游艇并不是最佳选择。他最不需要的就是几千美元的补助金一不小心掉到海里去了。渐渐地,他朝着未知的方向走去:一排排令人印象深刻的工作船、拖网渔船、拖船和货船,他们像纪念碑一样耸立在造船厂的其他地方。

 

正当他开始对自己不切实际的愿望产生怀疑的时候,一个标志映入了他的眼睛,上面用红色和黑色的大写字母写着“待售”的字样——但贴在下面的一张硬纸条上的乱七八糟的涂鸦让他不得不停下来仔细观察。

 

这艘船比周围的船要小一些——一艘四十八英尺长的船,如果承太郎对这些事情有判断的话(他确实有)。看起来外观是一艘拖网渔船,玻璃纤维的船体,尽管他只能通过更仔细的检查来判断氧化过程是如何让表面变得暗淡:当他把一只手放在上面的时候,手掌下传来的触感几乎像灰粉。

 

“有什么事吗?”

 

过量的对危险的感知让他的感官变得敏锐起来。他的头不由自主地抽动了一下,立刻找到了声音的来源: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正悬挂在上面的防波堤上。他的手指和塞在牛仔裤里的抹布上都有油污,承太郎觉得他一定是船的主人。

 

“只是看看。”他的手仍然放在船身上。“四万?”

 

“嗯......是啊,她需要升降梯。大部分都是装饰用的,你知道的——但是燃油管道需要更换。渔具在几年前就卖了,拿来当作观光船经营——这对一些人来说是个不错的项目。”

 

这个男人说话的时候脸颊鼓起,手臂在身体两侧缓慢而沉重的摆动,每一个字都拖着一种负担和疲惫的感觉——承太郎意识到他低估了这个男人的年龄。他至少已经七十多岁了。

 

“但是船体——她足够结实吗?”

 

“她身上一点凹痕都没有。”

 

为了展示一下,男人靠在舷墙上,用拳头猛击了一下船舷。一个令人满意的坚实浑厚的敲击声响起。承太郎闭上了眼睛。

 

“引擎也运转的很顺利,”那人继续说。“几个季度前她刚刚重新装修过。”

 

四万,这是他该死的抵押贷款的一半。

 

“我是从外地来的,你有电话号码吗?”

 

男人从牛仔裤的口袋里把抹布掏了出来,在上面擦了擦手。从这块布的外观来看,他只是一个象征性的动作,而不具备任何实际意义——一种古老的南方礼仪。“让我给你拿一张以前的旅游公司的名片吧——这是家里的电话号码,所以它还在使用。”                                                                                                                                                                  

 

当男人转身消失在驾驶室时,承太郎感觉到背后有某种存在。

 

“你在干什么?”徐伦用一个比她以往说话声音要高得多的音调问道。

 

承太郎握紧了手,在心里数到三,然后转过身来。是他的女儿,手里拿着一个四球冰激凌甜筒,看起来有她的头那么大。仿佛是一个由棉花糖、泡泡糖、生日蛋糕和彩虹糖组合起来的令人作呕的混合物,只要让他看一眼就会让他胃溃疡。冰激凌已经处在一个开始融化的阶段了。冰激凌顺着蛋筒流下来,滑过举着它的那只肉粉色的拳头,以滴液的形式滴落到徐伦另外一只正埋在白金那头黑色的、狂野的头发里的手上。

 

“从那里下来,”他说,他没有等到徐伦发出抗议,就抓住了徐伦,把她从白金之星的肩膀上拉了下来,因为在这种情况下,行动比语言容易得多,因为用语言解释意味着他至少需要向女儿解释,从一个外人的角度来看,她现在漂浮在离空中大概7英尺高的地方。

 

有时候,和女儿分享一个看起来像是想象中的朋友也是一个挑战。

 

值得庆幸的是,这场微小的戏剧场面在没有目击者的情况下就结束了。船的主人回来了。承太郎得到了一张名片,没有其他任何的意外了,他们正在回停车场的路上。

 

“你不会买那艘船吧?”徐伦问。

 

“不会。”犹豫片刻后,他补充道:“不要告诉你妈妈。”

 

“除非你给我买个冰激凌。”

 

“我已经给你买了一个了。”他说,并且指出她看起来似乎并不急于把找的钱还给他。

 

他再次看了一眼徐伦手中冰激凌的大小,然后严肃的看了一眼白金之星,好像希望他的替身能够知道对于一个正在发育的孩子来说,合理的糖摄入量应该是多少。

 

“好吧——那我要一只小猪。”

 

“算了吧。”

 

“不要来自白金的,要来自的。”徐伦强调。

 

他的脚在底下停止了移动。他用眼角的余光低头看着身旁的女孩,看着她握紧的拳头和充满决心的表情,这让她看起来要比五岁成熟得多。有那么一会儿,他考虑了一下他能做出的选择,但只有那么一会儿——毕竟,他肩上的负担要比这个重得多。

 

他摘下帽子,把它放在徐伦的头顶上,然后把女孩抱起来放在自己的肩上。她尖叫着,踢动着她的双腿,用运动鞋的鞋跟踩着他的肩膀,然后安定了下来,用她黏糊糊的带着糖果颜色的手指抓着他的头发。

 

当他回到车上的时候,白金之星把他的注意力移到了几艘他们认为他们会喜欢的船上(他的替身期待的甚至比他自己的还要不切实际和牵强),而他的女儿哼着一首他记得是他们一起在某个周六早上看的卡通节目的主题曲。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度过周六的方式。


后续:🐬



叶清水_点图缓慢绘制中…

灯神白金和幸运男孩承太郎 终于完稿!


灯神立牌图透——想要购买渠道见p2


卑微式营销

灯神白金和幸运男孩承太郎 终于完稿!


灯神立牌图透——想要购买渠道见p2


卑微式营销

浊酒阑干

【白金承】看不见的爱人(R)

500fo点梗!是白金承哒!

600fo不一定写了,最近在忙cp的本子,双开真的太需要肝了,lof这边不一定能即时更新了。

700fo写猗窝炼吧,虽然还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想法。


这次写了个和以前的车风格有点不一样的车,希望大家吃得开心!

这里这里

500fo点梗!是白金承哒!

600fo不一定写了,最近在忙cp的本子,双开真的太需要肝了,lof这边不一定能即时更新了。

700fo写猗窝炼吧,虽然还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想法。


这次写了个和以前的车风格有点不一样的车,希望大家吃得开心!

这里这里

叶清水_点图缓慢绘制中…
#白金承灯神立牌预售# 尺寸2...

#白金承灯神立牌预售#

尺寸21X13

预计价格60

详情见图✨————

#白金承灯神立牌预售#

尺寸21X13

预计价格60

详情见图✨————

蝙蝠镖的汽油是我的饮料

P1 应该是中了火星文替身攻击(不,白金听不懂了
P2跟在承后面的仗助小狗狗
P3冲啊!
P4白金和他的主人要分开了
P5空条肥伦和生存设定爸爸
P6单人3承

P1 应该是中了火星文替身攻击(不,白金听不懂了
P2跟在承后面的仗助小狗狗
P3冲啊!
P4白金和他的主人要分开了
P5空条肥伦和生存设定爸爸
P6单人3承

黑毛北极狐

前一阵儿小伙伴的点图x
不打草稿人体崩坏怪(´д⊂)

前一阵儿小伙伴的点图x
不打草稿人体崩坏怪(´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