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金燐子

5297浏览    147参与
ハクノン

1-2:p站「ひとさらちかね」

3:推特「@JL_Sea_gull」

4-5:p站「望山」

6-9:推特「@kyou_fr39」

1-2:p站「ひとさらちかね」

3:推特「@JL_Sea_gull」

4-5:p站「望山」

6-9:推特「@kyou_fr39」

WALluka

“... ...”“请容我拒绝这个邀请... ...”

“我们相信,白金博士您的知识和力量是必须的,您加入我们可以有更多更开阔的研究资源。”

“我... ...不适合这样的... ...国际性研究所... ...”

“既然您这么拒绝,我们也不好强求了,希望您以后不要后悔今天自己的这个选择。”

-----

“你再靠近研究所一步,亚子我就不客气了,被战术锏打伤的感觉我想你是不会想体验的。”

“... ...请转告白金博士,我有关于‘碎片适应性’的所有研究资料。”

“你... ...”

“我是冰川纱夜,我想凑友希那...

“... ...”“请容我拒绝这个邀请... ...”

“我们相信,白金博士您的知识和力量是必须的,您加入我们可以有更多更开阔的研究资源。”

“我... ...不适合这样的... ...国际性研究所... ...”

“既然您这么拒绝,我们也不好强求了,希望您以后不要后悔今天自己的这个选择。”

-----

“你再靠近研究所一步,亚子我就不客气了,被战术锏打伤的感觉我想你是不会想体验的。”

“... ...请转告白金博士,我有关于‘碎片适应性’的所有研究资料。”

“你... ...”

“我是冰川纱夜,我想凑友希那中校有跟你提起过这个名字吧。”

-------

roselia的全部人设画完了!

(终于)

尝试了新的互动方式_(:з」∠)_

职业分别是

凑友希那:中校

冰川纱夜:(暂时无法查询)

今井莉莎:记者/传信使

白金磷子:研究者(博士)

宇田川亚子:私人保镖

---

后面仨的人设之前发过了就不打tag了

Asa

【蘭ゆき】Cirsium(四)【HP paro】

※HP paro,正劇向,一萬字發一章(每月兩更,5、20號左右更新)

※半數成員登場預定

※主CP為蘭友希,副CP紗夜莉莎,重要角色日菜,其餘是混亂的單箭頭,詳情請看【人物、背景設定】

※每章的tag為該章節有好好出場的人物。

※目前還在過去篇。

※稍微提示下,本故事裡會有人成為真正的敵對方。


21


  千聖覺得心裡一點都不是滋味。

  雖然嘴上說著不會去歧視麻瓜出身者,但要是麻瓜出身者比自己優秀、而且還不只是她的室友一個人、就連室友的姊姊也是,兩位麻瓜出身者勝過了全部的新生,入學時帶著一點名聲進來的千聖也完全被壓下去了。

  她在家裡的時候也沒有匱乏...

※HP paro,正劇向,一萬字發一章(每月兩更,5、20號左右更新)

※半數成員登場預定

※主CP為蘭友希,副CP紗夜莉莎,重要角色日菜,其餘是混亂的單箭頭,詳情請看【人物、背景設定】

※每章的tag為該章節有好好出場的人物。

※目前還在過去篇。

※稍微提示下,本故事裡會有人成為真正的敵對方。





21


  千聖覺得心裡一點都不是滋味。

  雖然嘴上說著不會去歧視麻瓜出身者,但要是麻瓜出身者比自己優秀、而且還不只是她的室友一個人、就連室友的姊姊也是,兩位麻瓜出身者勝過了全部的新生,入學時帶著一點名聲進來的千聖也完全被壓下去了。

  她在家裡的時候也沒有匱乏努力、進到霍格華茲之後更沒有因為自己比大多數人都稍微還要有天賦而偷懶,回到宿舍要溫習的時候卻被全部成績都能說是第一的日菜打擾,壓根沒看見日菜在讀書,千聖的心裡自然而然就萌生了以往不曾有過的情感。

  嫉妒。

  此生還沒怎麼嫉妒過別人,因為她什麼都有,周遭除了父母和大人,也沒有比自己優秀的孩童,卻在魔法學校裡輸給了一個看起來根本沒有在努力的冰川日菜。


  「吶吶,小千聖,我跟妳說──」

  「……小日菜,我在讀書,不要打擾我。」


  在宿舍被打擾的時候,千聖會直接說出她的請求,如果日菜乖乖聽話的話那倒是沒什麼問題──


  「小千聖為什麼要複習那麼多次呀?」

  「……」


  日菜卻反而提出了令人覺得在挑釁的問題,這讓千聖的額頭不禁多了一條青筋。

  她明白的,日菜沒有在努力的原因,僅僅只是因為她是天才,就這麼簡單而已,卻還是不想去接受這件事。


  「小日菜倒是,為什麼都不用看?」


  忍住自己的脾氣,千聖裝出一張笑臉轉頭過去詢問了日菜,她覺得日菜再怎麼天才,也不該如此自負就都不複習了。


  「欸?開學前在家裡就都記下來了……為什麼還要看?」

  「哈……?」


  千聖以為日菜天才的地方是如何運用魔法,但她沒想到會得到這種回答,她不僅感到錯愕還有點不愉快。


  「看一次就都記下來啦!」

  「看……一次?」


  日菜補充解釋之前,千聖還以為是在家裡看了很多次──她也一樣,但來學校仍然會繼續複習──沒想到居然僅僅只是一次,她的眉角已經無法克制地挑了起來。


  「……那妳姊姊呢?」


  對方是天才的事實就擺在眼前,既是麻瓜出身者又是天才,這是多麼令人羨慕又嫉妒的綜合條件,同樣條件如果同時有存在兩個人,千聖覺得自己的內心肯定會有種變化,所以她想知道究竟是不是。


  「唔……姊姊嗎?姊姊在家裡一直看書唷!估計現在也在看書吧!姊姊就是很喜歡學習呢!跟小千聖一樣喔!難道大家都是這樣的嗎?還以為終於有人可以陪我玩了呢……」

  「……這樣啊。」


  單純的日菜根本沒有去注意到千聖的心思,更不會發現她在得到答案後有一種放心的感覺。


  「小日菜,妳和其他人不一樣,我們是需要反覆背誦才能記起來的……所以不要打擾我們讀書。」

  「欸?因為我是麻瓜出身者所以不一樣嗎?可是姊姊也──」

  「妳怎麼可能不知道自己是天才!?」

  「天才?嘿?我才不是呢!天才是什麼都會的人吧?沒學習過的東西我也不會哦!」

  「……」


  千聖覺得跟這個人有點難以溝通,可是也明白日菜很單純,一點心機都沒有,有的只是自己的嫉妒心罷了。

  看著日菜天真無邪的眼眸,她嘆了一口氣。


  「總之我要好好念書,日菜去其他宿舍找找看有沒有人能陪妳玩吧……好歹史萊哲林也是有很多優秀巫師的。」

  「唔,好吧。」


  完全不給日菜撒嬌的機會,千聖一說完就立刻埋頭看書,讓日菜擺出一臉無趣的表情走出了房間。

  不過日菜很快又回來了,因為她果然還是覺得,跟千聖或是紗夜在一起的時候才能感到自在。

  畢竟,不管去哪裡都有一堆人來纏在她身邊,就算她不知道原因,同樣的事情會讓她感到非常膩──至少一年級的她,就算感到膩也不會直接推開人。


22


  「白金同學,那是……電腦?」


  紗夜小學念的是麻瓜學校,父母也是下班後還會在家裡加班的麻瓜,所以電腦對她來說並不陌生,只是霍格華茲裡並沒有任何電子產品,所以當她看見自己的室友桌上放著一台筆記型電腦時,她感到很驚訝。


  「嗯。」


  燐子似乎專注於電腦裡的畫面,只是輕輕應了一聲,這讓紗夜好奇地靠了過去瞄兩眼研究她在做什麼。

  以這個年紀來說,也做不了什麼特別的事情,所以燐子其實只是在玩線上遊戲,就算有意識以來在家裡都只有在學習,紗夜也明白燐子是在玩遊戲。

  而且還知道這個遊戲需要什麼才能玩。


  「為什麼……有網路?」

  「啊……冰川同學對這些應該……很熟吧?說的也是呢……因為需要隱藏位置……霍格華茲裡不提供也不接受訊號……」


  發現紗夜對自己在玩電腦的事情很困惑,燐子才停下手邊的動作,轉頭對她露出了一個微笑。


  「但是……只要不會被定位……學校是允許的……所以父親給我買了……電腦和網路卡當作……入學禮。」

  「這、這樣啊。」


  雖然知道什麼是電腦跟網路,但是紗夜其實不太懂「定位」又或是「網路卡」之類的細節,不過知道燐子是可以接上網路的,她最大的疑惑便暫時解決了。

  紗夜在小學的電腦課看過同學玩遊戲,因為在上課,加上自己又是風紀,她每次都有去制止同學,所以還不至於認不出遊戲畫面跟學習軟體的區別。

  經過兩週左右的相處,紗夜也明白燐子的成績並不差,對於她玩遊戲並沒有什麼意見,就只是好奇而已,她就坐在燐子旁邊看著她玩遊戲。


  「冰川同學……對這個感興趣嗎?」


  被看了很久,燐子果然還是感到了害羞,她又一次停下角色的動作,轉過頭詢問了紗夜。


  「我……也不是,我更好奇為什麼白金同學的家人會允許妳接觸電腦和線上遊戲……好像大部分的巫師都不需要這些電子產品,雖然我們家有……」


  紗夜只是想知道燐子為什麼在玩遊戲,也因為燐子在玩遊戲,所以有點推翻了她入學前在課本上讀到的巫師知識,她有點難為情地回答了燐子。


  「這樣啊……確實……幾乎有九成的巫師都不會使用麻瓜的產品……但是,之前和父母出去逛街……看見牆上會動的廣告在介紹遊戲……而且遊戲裡的人會使用……我們不會的魔法……我覺得很有趣。」

  「啊──說起來遊戲就是能夠使用很多招式呢……不過那並不是魔法。」


  紗夜大致理解了燐子會感興趣的原因,只是身為麻瓜出身者,她知道遊戲只是遊戲,並非參考了魔法,不如說製作遊戲的人根本不知道有真實的魔法存在,所以她反駁了這點。


  「嗯……我知道這些不是魔法……只是學習麻瓜……想出來的招式,再去研究成真的魔法……很有趣喔……冰川同學有興趣嗎?」

  「欸?魔法是能自己研究出來的嗎?」


  雖然開學前把所有教科書都熟讀了,但是給一年級上的咒語書並沒有提到普通巫師也能自創咒語,紗夜頓時驚喜地瞪大了眼睛。


  「嗯,厲害的巫師們都有……自創咒語。」

  「原來如此,那麼確實有點感興趣。」


  在這之前都不把遊戲當一回事的紗夜,她的雙眼現在倒是閃閃發光地盯著燐子的電腦螢幕。


  「冰川同學可以……下次回家的時候買一台電腦……我可以請父親……幫忙買不會定位的網路卡……」


  只是燐子似乎沒有要教紗夜玩遊戲的感覺,單純給了她提議。


  「嗯,我會考慮看看的,只是看白金同學玩也可以的。」


  紗夜也明白燐子並沒有太過親切的原因,這麼貴重的東西她也不敢亂碰,所以她對燐子露出了笑容。

  確認紗夜以後不會跟自己搶電腦,燐子忽然感到非常放心,甚至有點開心地把視線放回了電腦上。


  「那……給妳看有趣的招式……」


  即使遊戲裡職業為巫師的技能,大部分都是用來攻擊的。


23


  一個月過去了,在飛行課上騎著掃把,正定格在空中某處的友希那看著逐漸遠去的兩個身影,就這麼發呆了起來。


  「友希那──明明就追得上去的,不是想跟她們當朋友嗎?」


  看著發呆的友人,好不容易跟她飛到同樣高度的莉莎,帶著有點惋惜的語氣向她搭話。


  「啊,莉莎,妳上來了啊。」


  完全沒有注意到莉莎靠近,但友希那也只是淡淡地應了一句。


  「吼──明明就很在意她們吼?」

  「嗯?」


  莉莎幾乎已經快要開始習慣友希那越來越目中無人的態度,只是乘著掃帚的時候,她沒辦法有任何肢體動作。

  就算在校園內掌握了飛行技巧,一旦往上升,氣壓就會逐漸變化,風向也會有所不同,風力甚至完全不一樣,莉莎算是膽戰心驚地飛在友希那旁邊,更何況她們還沒有自己的掃把,每星期也就只有這一堂課的練習時間。


  「還是妳是在想蘭呀?」

  「……!」

  「欸欸?真的假的?看著那對雙胞胎,妳是在想蘭?」

  「我──」

  「嗚嗚,小莉莎!怎麼就丟下了我們……!」

  「啊哈哈,抱歉抱歉!」


  友希那正要解釋的時候剛好被緩緩飛上來的彩給打斷,她們兩人同時看向了不斷靠過來的兩個人。


  「小、小彩,飛、飛太快了!」


  緊接在彩後面的還有同學院的花音,她雙手緊緊抓著前方卻又好像有種要伸手出來抓住彩的感覺。


  「好唷,小花音,抓住我!」


  雖然飛得很慢但還算是穩定的彩倒是伸手讓花音抓住了她,大概耗費了一些時間才穩定下來。

  在友希那眼裡,她就是跟著一群能力無法和自己並駕齊驅的人混在一起,所以她眺望著遠方已經消失的雙胞胎,卻也感受不到非得改變現況的必要性。

  至少跟這些人在一起,她的心情並沒有像跟薰待在一起的時候無奈。


  「我還要再上去。」


  看著都到了和自己同一個高度的莉莎、彩以及花音,友希那面無表情地就又提升了高度。


  「吼,友希那──真是的。」


  就算比不上冰川兩人,友希那確實也是比下有餘,而且她知道這些人願意努力並追著她,所以她們是「赫夫帕夫」。

  帶著別人成長也不失為一種樂趣,自己追不上遠去的冰川姊妹也是事實,成功的捷徑只有努力──友希那就這麼筆直地直奔雲霄。

  不過還沒鑽進雲層裡就感到了一絲絲恐懼,還不至於到有勇無謀的友希那最後乖乖停了下來。


  「哇嗚!姊姊!裡面好有趣喔!」

  「日菜,下次再鑽進去我就要生氣了!」


  然而下一秒,原本消失的冰川姊妹忽然就從雲層裡鑽了出來,一個看起來很開心、另一個看起來只有滿滿的擔心,她們就這樣迅速向下,完全沒有注意到旁邊的友希那。


  「……」


  友希那知道雲是灰塵和水氣組成的,裡面可能還會因為摩擦造成閃電,所以她沒有進到雲層裡,卻看見了從雲層裡輕鬆飛出來的兩人,她頓時不曉得該做出什麼反應。


  「友希那──!呼,飛這麼高好可怕,下去差不多就要下課啦,我們回去吧!」


  等到冰川姊妹的身影又只剩下渺小的黑點,莉莎才終於飛了上來,只是她看起來有點緊張,以至於沒有注意到友希那的神情。


  「嗯。」


  用笑容掩飾了自己的不甘心,往回飛的途中遇到了正在往上的彩和花音二人組,只是擦身而過的瞬間,友希那似乎聽見了她們慌張的聲音。

  不過這些能力比自己差一點的人身上,努力的效果在她們身上才是最顯著的──友希那是這麼想的。


24


  入學後四個月,學生們迎來了聖誕假期,即使四個月也足夠他們熟悉了,從來沒離開家裡這麼長的時間,新生們都迫切地想要回家,當然也包括了想不斷向上學習的友希那跟紗夜。

  回程的路途沒有當初來到霍格華茲日本分校時那樣興奮,整個列車裡大概有七成的人都在睡覺,睜開眼睛時就抵達了東京車站。

  即使把小孩送到了住宿制的魔法學校,並不代表可以安心地讓十一、十二歲的小孩子自己從東京車站回家,所以基本上每位新生家長都有來接返家的孩子。

  只有少部分的新生沒有家人在月台迎接,例如紗夜和日菜,但是她們不是孤單一人,兩姊妹怕走失一樣緊密地走在一起路過其他吵吵鬧鬧的家庭,兩人牽著手一起通過了牆壁回到了麻瓜的東京車站。

  她們的父母即使透過貓頭鷹收到了要回來的消息,雙方都是上班族,沒辦法前來迎接兩人,所以她們只能自立自強地搭上電車。


  「友希那──」

  「莉莎!」


  友希那和莉莎走出車廂,在外面左右探頭的時候,她們的父母便大聲呼喚了她們的名字,兩人因此看向了聲音的來源。


  「……!」


  除了今井家和湊家,就跟上次出發一樣,友希那的母親還牽著另外一個人──美竹蘭,而蘭也正揮著手。


  「嘿──友希那,開心嗎?」

  「……明知故問。」

  「嘿嘿。」


  莉莎其實也不太懂戀愛是什麼,她只覺得拿蘭來調侃友希那的時候都有有趣的反應,所以每次都會故意提出來。

  兩人拖著行李走到了彼此家人的身邊,莉莎先是和母親來了個大大的擁抱,湊家倒是沒那麼肉麻。


  「……蘭怎麼進到月台了?」


  沒想到可以在月台就看見蘭,友希那默默和蘭牽起了手,抬頭詢問了母親。


  「嘛……媽媽以前沒來過也不知道嘛,上次還以為有年齡限制,這次提早到就試著把小小蘭帶進來了。」

  「我也不小了……」

  「是喔?」

  「友、友希那……!」


  完全沒料到友希那會這樣冷淡地吐槽自己,蘭不禁紅著臉叫了她的名字。

  不過友希那只是稍微側過頭對她露出了笑容,將她的手握得更緊,接著就和大家便一起離開了月台。

  兩方的家人都是開車來接的,雖然就住在隔壁而已,還是分開搭了兩台車。

  友希那的父母都在前座,她和蘭坐在後座。

  因為在學校發生的事情也都有寫信告訴蘭,友希那反而沒什麼話要跟她說,明明在列車上已經睡了大半時間,上車後,就只是靠在蘭的肩上打算再睡一趟。

  淺眠讓她做了個夢。

  明年進到霍格華茲的蘭被分到了葛萊芬多,代替薰成為了她的室友,明明每晚都睡在一起,結果蘭卻開始長得比自己還高──


  「唔……!」


  像是無法接受蘭以後的身高比自己多出一顆頭一樣,友希那嚇得從夢裡醒了過來,抬起頭看見的是用有點驚訝的眼神看著自己的蘭。


  「蘭,在長高嗎?」


  完全不管夢到蘭變成了自己的室友,友希那只在意夢裡關於身高的事情,雖然面無表情,內心好像有點慌張。


  「欸?在長高啊……」

  「再怎麼高也不能超過我十公分!」

  「……友希那?」


  完全不知道為什麼友希那突然從自己的肩上跳起來後說的是這種話,蘭皺起眉頭盯著她的臉,不過腦裡倒是在想像自己比友希那高個十公分的話會是怎麼樣。


  「五公分以內還可以……」


  知道自己莫名其妙,友希那一邊喃喃自語,又躺回了蘭的肩膀,再次握緊了她的手掌。

  不過友希那並不是害怕蘭以後長得比自己高。

  ──十公分的話以後親額頭墊腳尖也親不到了。


25


  一年級們熟悉了學校的生活以後,第一學年飛也似地就結束了。

  史萊哲林因為日菜的關係,得到了本年度學院盃的第一名。

  即使自己也是史萊哲林的院生,只靠日菜一個新生就幫學院獲得了許多加分,千聖心裡說不上是開心,而是不甘心。

  至於第二名則是紗夜所在的雷文克勞,第一優秀的日菜可以獲得加分,第二優秀的她當然也少不了為學院增光的事蹟。

  例如在制約日菜這方面上,就讓史萊哲林的院長毫不偏頗地給雷文克勞的紗夜加了許多分,畢竟日菜有時候的突發奇想差點就讓史萊哲林被扣分了,而紗夜都能好好地在日菜做出了優秀表現被加分後,在她做出超越優秀表現的極端行為前制止她,所以雷文克勞的分數幾乎也都是因為史萊哲林來的。

  不過一年級的成績排行的第二名、第三名,以及第四名,全部都在雷文克勞,分別是紗夜、燐子,以及麻彌,卻還是輸給了只佔有第一名──冰川日菜──的史萊哲林。

  即使友希那也很優秀,但是葛萊芬多的學長姊裡有更多優秀和奇怪的人,葛萊芬多的分數並沒有像雷文克勞和史萊哲林一樣都聚集在某位新生身上,是全院共同奮鬥來的──還是只獲得了第三名。

  赫夫帕夫雖然墊底,他們的成績其實全部都是加分,並沒有被扣分,這件事讓他們沒有太灰心。

  然而,一學年過了──友希那仍然沒有和那對冰川姊妹說到話。

  本學年在學校的最後一次集會結束後,不同院的莉莎又過來和友希那走在了一起。


  「嘛……明年再努力吧?友希那。」


  友希那什麼都還沒說,莉莎就拍了拍她的肩膀。


  「七年……總是會說到話的。」


  不過友希那知道莉莎在說什麼,畢竟她們的視線同樣都看著一起離開大廳的紗夜和日菜。

  其實莉莎也是想認識紗夜跟日菜的,她幾乎已經跟自己院的還有葛萊芬多的新生們都成為了朋友,唯獨雷文克勞和史萊哲林有點難接近,因為她覺得自己不夠優秀,抱著和友希那一樣的想法,卻總是想慫恿友希那去接近她們。

  她們跟著人群一起走出大廳,所有的人流都是往宿舍方向移動時,卻有個粉紅色身影和大家反方向,緊張地要跑回大廳。


  「嗚哇哇──!」

  「嗚哦!」

  「……小心。」


  而那個粉紅色身影就這麼撞上了本來走在一起的那對雙胞胎。


  「欸?那不是彩嗎?」

  「那是──」


  那樣明顯的聲音,身為室友的莉莎立刻就認了出來,勾著友希那的手臂向前去一探究竟的時候,發現彩撞到的是日菜,兩人不禁就停下了腳步。


  「嗚嗚!抱、抱歉!有、有沒有怎樣!?哇啊!是小日菜!?」


  明明自己是撞進別人懷抱把人撞倒的那個人,彩還是發出了像哭泣一樣的哀鳴,把手從別人身上放開之後才發現自己撞到了誰──她們根本就沒說過話。

  日菜向後跌的瞬間,優秀的紗夜當然稍微扶了她一把,所以日菜實際上並沒有硬生生撞到地面,她反而還露出了微笑。


  「啊哈哈,沒事沒事,這麼急著跑回來是怎麼了呀?」


  從地上站起來並拍了拍自己的衣服,也不在乎第一次講話就被稱呼「小日菜」,日菜好心地伸出手準備將彩扶起來。


  「嗚嗚……把作業忘在大廳了……」


  彩或許是粗心大意到連面對日菜的時候都沒有意識到自己被日菜的粉絲們在遠處用異樣眼神盯著,她就這麼自然而然地搭上了日菜的手。


  「作業?今天還有作業嗎?」


  聽見彩的回答,一邊將彩拉起來,日菜轉頭看向了紗夜,紗夜也對她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是、是我補考的……作業……」


  總算意識到面前站著的是一年級的第一和第二名之後,彩尷尬地稍微別過頭,她的背景彷彿變成了灰白色一樣,有點受傷地回答她們。


  「哇,那肯定是剛剛還在寫,結果就忘在大廳了,小彩好有趣哦,嚕地加油吧!」

  「欸……?」


  聽到回答就推測出來龍去脈的日菜,最後拍了拍彩的肩膀,幫她打氣了以後就和紗夜繼續往宿舍的方向走了起來。

  然而彩就這樣一個人愣在原地,似乎完全忘記再不快點去拿忘在大廳的作業並在最後截止的十分鐘內交上去,她二年級就要重修了。

  因為明明沒有說過話,就算日菜的名字眾所周知,彩的名字可不是人人都知道的,她大概愣了足足三十秒有,才迅速轉過頭再暼一眼日菜的背影。


  「彩──」


  然而下一秒,她就被莉莎用一疊羊皮紙輕輕打了頭喚回神。


  「嗚哇!小莉莎!」

  「嘿嘿,妳的作業!」


  聽到彩忘了拿作業以後,本來因為看見彩撞到日菜而錯愕,不過反應過來的莉莎立刻就拖著友希那一起回去找了彩的作業,並且迅速幫她拿了過來。


  「剛剛撞到人沒事嗎?」


  雖然沒提日菜的名字,友希那其實是在意自己小圈子內的人第一次接觸到日菜的反應,也有點不滿剛剛被莉莎拖走了。


  「沒事沒事!謝謝小友希那跟小莉莎!我先去交作業了!快要被當掉了……!」


  不過彩並沒有給友希那想要的回答,關鍵時刻想起了自己的學分非常危急,拿著作業就又跑走了。

  所以莉莎就被友希那瞪了一眼。

  這學年就這麼結束了。


26


  差不多到了蘭和她的另外四名青梅竹馬們收到入學通知信的時候了──不過有一個人是肯定沒收到的。

  陪母親來斜角巷買東西,但卻被寄放在羽澤咖啡廳的蘭坐在鶇的房間裡,還完全不知道要跟她說什麼。

  要是平常的時候,蘭肯定會想到什麼就跟鶇聊起來,只是這種情況實在是有點尷尬又悲傷。

  本年度的霍格華茲的入學通知書已經全部交到了新生手上,沒有收到通知信的羽澤家只是再次被證實了羽澤鶇確實是爆竹,而不是還不知道如何使用魔法的巫師小孩。

  一邊皺著眉頭,蘭一邊想著為什麼這時候緋瑪麗偏偏沒有跟自己一起來,又或是為什麼明明是一起來買東西的卻被母親寄放在羽澤家。


  「小蘭,不、不用那麼顧慮我的哦,真的……我早就都知道了。」

  「我……」


  蘭一直都不會使用魔法,就算友希那教她背了咒語、摩卡總是用魔法對自己惡作劇、巴會跟著摩卡起鬨使出很爛的招數,緋瑪麗每次想用魔法來幫自己平反卻總是失敗,蘭也不曾在這些人面前用過魔法。

  她以為鶇也是一樣的,雖然內心早就有了一點預感,可是她並不願意去相信鶇並不是被父母禁止在入學前使用魔法,而是真的無法使用魔法。


  「爸媽也早就知道了,我們都知道的,所以我不是真的很在意,只是……」


  看蘭完全不敢說什麼,鶇刻意露出了微笑,同樣是小孩卻伸手摸了摸蘭的頭。

  明明一直和巫師跟巫師的小孩們玩在一起,自己卻不是巫師,鶇確實很早就接受了這個事實,就算再次被證實之後還是稍微受了點打擊,但是鶇真正在意的並不是自己是不是巫師。


  「……沒辦法跟妳們一起上學……是真的有點難過……嗚……」

  「鶇……!」


  沒想到鶇最後還是哭了出來,蘭嚇得慌張了起來,換她伸手去摸了摸鶇的頭。


  「就只有我一個人要去讀附近的國中……妳們又只有長假才能回來……嗚……!」


  說著說著,鶇的眼角就不停地調出斗大的淚珠,一滴一滴掉落在桌面上,更是讓蘭慌了手腳。


  「欸、鶇……不、不要哭啦……嗚……」


  蘭就是不想變成這樣的情況才不知道要說什麼,但她又不太會安慰人,最後總是跟對方一起哭出來。


  『砰!』

  「鶇!」

  「呀!?」


  就在這時候,鶇的房門突然被大力打開,伴隨著巴的大喊,她和蘭都被嚇了一跳。


  「巴、巴?還有摩卡……緋瑪麗?」


  趕緊擦掉自己的眼淚假裝剛剛沒有哭,蘭看清楚了出現在門外的三人,驚訝地瞪大了雙眼。

  接著摩卡一臉若無其事地走了進來,雙手各勾著巴和緋瑪麗的手臂,用著無法被他人攻破的獨特步調開口。


  「呀……摩卡我呢聽到了蘭的呼喚,就帶著大家過來啦。」

  「哈?」


  ──我明明就是呼叫緋瑪麗……

  沒有把這吐槽說出來,蘭只是稍微皺著眉頭盯著三人。


  「本來是要去找小蘭玩,結果蘭爸爸說妳跟媽媽出來買東西,我們就過來啦!」


  裡面看起來最正經的緋瑪麗好好說明了理由之後,蘭才稍微鬆了一口氣。

  要不然她還真以為有什麼魔法可以聽見別人心裡在想什麼。


  「嗚……嗚……!」


  然而看見大家聚在一起,鶇卻還是忍不住大聲哭了出來。


  「鶇!?欸!?摩卡!妳欺負鶇嗎!?」

  「摩卡我跟巴一樣才剛來的呀……要也是蘭吧?」

  「小蘭才不會欺負小鶇!絕對是小摩卡!」

  「欸欸……?」


  結果看見鶇哭出來,接著被圍剿的倒是摩卡,蘭面前的三個人就暫時陷入了混亂的狀態,後面則是在哭的鶇,害得她差點又要跟著哭出來的時候──


  「噗……哈哈!」


  本來在哭的鶇突然笑了出來,令全部的人都不禁轉頭看向她。


  「果然還是跟大家在一起最開心了……」

  「鶇……」

  「嗚呼,天使降臨了──」


  雖然還是無法逆轉自己即將和這四個人分開的事實,至少這時候的鶇就知道了什麼是珍惜當下。

  即使最後她還是站起來去抱住了大家,害得一群小孩子哭成一團就是了。


27


  友希那的貓頭鷹是灰色帶著一些白色斑點,所以蘭買了一隻帶著白色斑點的黑色貓頭鷹。

  今年不再是被湊家接送,蘭的父母也親自來送她一程,只是今年同時間進出車站的人潮壯觀得稍微引來了其他麻瓜的注意。

  同時間抵達東京車站的除了湊家、今井家以及美竹家,還有青葉、宇田川、上原三家。

  畢竟小孩子們約好了要一起去搭車,大人也只能配合她們了。

  每個小孩都拖著兩套大行李箱,而且大人沒有幫忙拿,所以才引來了一些路人的注意,貓頭鷹則是和去年一樣已經事先用別的方法送去了霍格華茲。

  雖然學校允許每個人養貓頭鷹或是青蛙、老鼠、以及貓咪,但是霍格華茲日本分校超過九點五成的人養的寵物都是貓頭鷹,除了因為通信不方便,就是實用性和飼養的難易度問題而已。

  霍格華茲裡面有上課時間可以集體照料貓頭鷹的鳥屋,其他三種寵物倒是得自己照顧,誰都不想在狹小的宿舍裡放貓砂,所以幾乎所有人都會選擇貓頭鷹。

  兩位二年級因為長假所以來返了至少四次,這次來到東京車站,倒是毫不猶豫地就穿越了牆壁進到了特種月台,剩下的四名新生則是跟著家長分別跑了進去。

  畢竟是一夥人要一起去上學,家長們就沒有那麼擔心了,稍微簡單交代了以後,就放小朋友們玩在一起,看著她們走進列車裡之後,大人們就紛紛離開回去上班了。


  「蘭,位置是?」


  蘭跟在友希那後面進到了車廂以後,友希那忽然停下腳步轉回來拉住了蘭的手。


  「欸?我……我跟摩卡坐的……」


  被友希那詢問之前,蘭還完全沒有想到自己的位置跟友希那是分開的。


  「是喔?來跟我坐。」


  只是友希那卻不管蘭是跟別人坐的,就這麼拉著她來到了自己的位置。


  「莉莎,要不要從現在開始認識新朋友?」

  「欸──明明都認識啦,不過,好吧!摩卡在哪裡──?」


  而且一到位置上就把坐好的莉莎趕走了。

  蘭稍微對莉莎跟摩卡感到了一點抱歉後還是坐上了原本屬於莉莎的座位,只是旁邊的友希那也坐下來了以後,她的罪惡感就被吹走了。

  不過她還沒有享受到片刻的安寧,就被一旁走過來並且一直盯著這裡的人吸走了目光。


  「唷!友希那,妳也在這節車廂啊?啊啊,真不愧是被命運選定成為室友的我們,今年也請妳多多指──」

  「要不妳去跟她結婚如何?」


  在走道上妨礙他人行走的薰忽然從後面被人稍微撞開,只有她聽得見的音量傳進了耳裡,接著她便愣愣地看著往前走去的千聖。

  沒有把話說完所以稍微感到尷尬的薰乾咳了幾聲後又往友希那的方向看了過去,只是這次旁邊多了一個帶有敵意的視線,她又一次感到了錯愕。


  「喔呀?想必這位就是……蘭?」

  「薰,吵死了,去妳的位置坐好。」


  剛剛也目睹到了薰被千聖撞開的模樣,現在又是身邊的蘭好像對薰有點反感,友希那趕緊制止了她,並且拉了拉蘭的手。


  「是呢,那麼待會學校見,希望這位可愛的小貓咪也能成為光榮的葛萊芬多學院生呢。」


  完全不在乎自己是被別人用什麼語氣趕走的,薰還是秉持著自己的風格,並且彬彬有禮地向友希那鞠了一個躬,不過蘭倒是越來越對她沒有好感,跟著握緊了友希那的手。


  「友希那……跟那個人住在一起?」


  蘭最不敢置信的就是友希那居然是薰的室友,還相安無事住了一年。


  「信裡有說到過吧……她其實人很好,資質也不錯的,也不常待在宿舍。」


  只是友希那並沒有在信裡把薰用同樣誇張的描述告訴蘭而已。


  「希望我的室友是摩卡她們其中一人……」

  「嗯,認識的同院生可以先選。」

  「欸?大家會跟我同個院的吧……?」


  分院也是被友希那提起之前,蘭壓根沒有注意到的事情,霍格華茲可是有四個院,但是一起入學的青梅竹馬包括自己也是四個人,她忽然就緊張了起來。


  「不知道?」


  有點故意地對蘭露出微笑,友希那完全沒打算告訴她分院帽好像是可以溝通的。


  「至、至少會跟友希那同院吧?」

  「不同院的話之後就不理妳了。」

  「欸!?」


  友希那說完就靠向另一邊準備睡覺,這讓蘭又慌張了起來,心裡想著明明分院聽起來不是自己選擇的,便露出了一臉無辜的表情,並且靠過去抱住了友希那的手臂。

  就是想要蘭稍微依靠自己,友希那偷偷露出了笑容,接著伸出另一隻手去摸了摸蘭的臉頰,靠過去親吻了她的額頭。


  「不管妳在哪裡,都沒關係的。」

  「真的?」

  「假的。」

  「……」


  ──要是真的跟我不同院,就不理妳了。

  想把這句話再說一次,卻不想把蘭弄哭,友希那最後還是乖乖閉上了嘴。

  不過至少,今年應該很開心──友希那不知道的是──今年新來的一堆奇葩,確實讓學校增添了許多有趣的色彩。

  即使近年內,再也不會有比冰川日菜優秀的人才出現了。



To Be Contuined.


一直沒說這個長篇的計畫是有幾位角色會成為敵對方的,但可能都還沒出場,也可能已經出場了。

雖然是敵對方但並不是心智及精神上是黑的,而是她們覺得她們做的事情並沒有不正確(可能也只是聽從命令),所以結局依然會是HE。


周防川


sayo   rinko


https://shimo.im/docs/RYTkH9VdVgpwh963/ 《无标题》,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或小程序打开


sayo   rinko


https://shimo.im/docs/RYTkH9VdVgpwh963/ 《无标题》,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或小程序打开


ハクノン

p站「をわふ」

本期内容包含大量沙雕、x暗示,敬请留意(

p站「をわふ」

本期内容包含大量沙雕、x暗示,敬请留意(

ハクノン

1-2:推特「@ayayayasaka」

3:推特「@6t24413」

4:推特「@bandolllll」

5:推特「@1stfooom」

6:推特「@kudarannnS」

7:推特「@oxxchurixxo」

8:p站「Chelsea(ちぇるしー)」

9-10:p站「Mytyl」


1-2:推特「@ayayayasaka」

3:推特「@6t24413」

4:推特「@bandolllll」

5:推特「@1stfooom」

6:推特「@kudarannnS」

7:推特「@oxxchurixxo」

8:p站「Chelsea(ちぇるしー)」

9-10:p站「Mytyl」


はやの
这边也堆一下!久违出来营业👋...

这边也堆一下!久违出来营业👋

女仆装sayo我好可 于是摸一摸

这边也堆一下!久违出来营业👋

女仆装sayo我好可 于是摸一摸

一之濑川

冬日的午后/纱夜燐


*HP设 小寒 @露白 的点文
婚后 有称呼变动

上了年纪的巫师喜欢窝在壁炉边烤火,把记忆倒进冥想盆,畅谈年少的冒险经历。女巫们娱乐活动更多,亲手织一条毛茸茸的围巾,或者是和喷嚏草较量一番。
这样的冬日总是不那么漫长。

白金燐子系着围裙,操纵魔杖切割着新鲜的生菜。肉糜躺在新买的大锅里,和萝卜搅和在一块儿,散发出丝丝热气。

即使冬天已经来临,魔法部还是不会因此多出几天假期。

希望冰川纱夜会喜欢临走之前她塞进纱夜长袍里的绒草球。球里边刻着的保温魔纹,是她近期学会的新技术。

“我回来了,燐子。”
时间滴滴答答敲着玄关的钟,冰川纱夜向来都是这样踩着时间回到家里,总是一副忙忙碌碌的模样。...


*HP设 小寒 @露白 的点文
婚后 有称呼变动

上了年纪的巫师喜欢窝在壁炉边烤火,把记忆倒进冥想盆,畅谈年少的冒险经历。女巫们娱乐活动更多,亲手织一条毛茸茸的围巾,或者是和喷嚏草较量一番。
这样的冬日总是不那么漫长。

白金燐子系着围裙,操纵魔杖切割着新鲜的生菜。肉糜躺在新买的大锅里,和萝卜搅和在一块儿,散发出丝丝热气。

即使冬天已经来临,魔法部还是不会因此多出几天假期。

希望冰川纱夜会喜欢临走之前她塞进纱夜长袍里的绒草球。球里边刻着的保温魔纹,是她近期学会的新技术。

“我回来了,燐子。”
时间滴滴答答敲着玄关的钟,冰川纱夜向来都是这样踩着时间回到家里,总是一副忙忙碌碌的模样。
墙角落的吉他,一月才偶尔弹上一次。两人的空闲时间都被成长后的压力挤压着,最后缩成一团。

“纱夜。洗手吃饭了哦。”不等她这样说,冰川纱夜就动手接过了白金燐子手中的瓷碟,客厅里的灯也被魔法打开。“知道啦。”虽然语气淡淡的,嘴角的笑意倒是很重。

时间流逝当真会让当年那个冷冰冰的斯莱特林变个模样。不过,还是十年如一日地不擅长在自己面前藏住情绪。一直都是这样可爱。

“在笑什么?”冰川纱夜不解地看着眼前的恋人,对方的嘴角因为愉悦而微微上扬着,似乎在为什么事情欣喜。

白金燐子把餐盘的番茄切好,塞到对方的盘子里,“今天天气很好。”

冰川纱夜微微挑眉,望向迷蒙的窗外,阳光透过冰冷的玻璃早已失去了温度。

“我也这样觉得。”这样的想法是好,可惜不能顺遂着心意,去屋外拿魔杖打场符合冬天风味的“雪仗”。

“嘴角有奶油。”白金燐子微笑着,用叉子指了指对方嘴角那一抹淡淡的白。
比起用魔咒清理干净,她更喜欢走那么一小段路,去茶几上拿张餐巾纸。

不过,她回来的时候,冰川纱夜手里早就拿好了那根用了十几年的榆木杖。
嘴角的奶油依旧没擦。

是在等自己擦吗?

魔法部的部长大人拿着魔杖在手里转着圈,完全没有在下属面前正经的样子。

这大概是十年以来培养的特殊小情趣?

刀叉的碰撞声和外边细细碎碎的落雪声混在一块儿,藏匿在梦里的瞌睡虫在这时候出门觅食。

结束完一顿午餐,白金燐子挥舞着自己的魔杖,把餐具稳稳当当地移到水池边,开始清洗工作。

冰川纱夜坐在沙发上看着预言家日报。要知道,这也是魔法部得关注的事情之一。

不过看到一会儿,冰川纱夜就会轻手轻脚地走到厨房里,催促自己,“燐子,要午睡了。”

在这样的时节,总是缺不了午觉的。

白金燐子亲手织好的长毯,以及一座散发着热气的“冰川”。简单的一切构成完美的午后休闲time。

壁炉的火烧的正旺,白金燐子钻进冰川纱夜的怀里,对方身上披着加了绒的袍子,上边散发着甜甜的香薰味。

猫在这种时候也不愿意跑出来和人亲近。冰川宅的午后总是出人意料的宁静,只要亚子或者日菜不打来奇怪的电话的话。

2:00 PM

白金燐子总是在咖啡的香气中醒来。炉子正在自己烧着,锅里还有热好的牛奶。

这该是冰川纱夜的厨艺时间了。

系着另类的小熊围裙,冰蓝色的身影从一侧钻出来,点亮家里边所有的灯。这样似乎真的要亮上几分。

“下午好,燐子。”
对方的脸色还是冷冰冰的,不过身上的烟火气却完全没有说服力。

这时候,白金燐子会忍不住对自己的恋人,合理合法地撒个娇。

“白金小姐。”然后对方会在吻到不能呼吸的地步后,恍惚间叫出那个许久未闻对称呼。
这样也是可爱的。

猫头鹰有时候会挑这个时间段来送信,有问候信,也有工作上的问题。不过,冰川纱夜会把工作有关的信件卷好,装进她的公文包里。这种时段,她更倾向和恋人喝喝咖啡说说话。

笼子里的荷兰猪窸窸窣窣,猫窝里也有了动静。两人养的布偶猫从房间里跳出来,跳到沙发上,自然地踩到白金燐子的肩头。

3:00 PM

悠闲的时间会在咖啡的香气里慢慢逃走,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白金燐子要比冰川纱夜先一步想到这些小事。顺便,白金燐子还在爱人的衬衫口袋里放了三块新作的曲奇。

“燐子,我去工作咯。”
冰川纱夜至今学不会欧洲人离别的礼仪,献上一个香甜的吻。但是却一直做到了,“干什么都要汇报”的无形条例。

执拗又骄傲的恋人,实则是个不会表达可爱笨蛋。

布偶猫窝在白金燐子的怀里打着哈欠,也扬起爪子对另外一个小主人道了别。

“晚上见。”

白金燐子摸了摸布偶的头,像是摸在自家大型犬的头上。

“晚上见。今天我早点回来。”
恢复正经的魔法部部长脱了帽子,行了个得体的礼。

不过所幸,白金燐子从不会觉得她见外。

—FIN—

周防川

看完比赛了心里难受就这样吧

看完比赛了心里难受就这样吧

ykls催婚协会
授权转载\^O^/ 作者:みゃ...

授权转载\^O^/

作者:みゃあ
链接: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illust_id=73384263&mode=medium

能上P站的同好小伙伴,请你们多多支持原作者!\^O^/

授权转载\^O^/

作者:みゃあ
链接: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illust_id=73384263&mode=medium

能上P站的同好小伙伴,请你们多多支持原作者!\^O^/

ハクノン

ゆきな、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かっこよくて優しい貴女に元気をもらってる。

その歌声が大好きだよ~頂点へ、狂い咲いて!!!

1:推特「@tiha_askr」

2:推特「@ruppi_ko」

3:推特「@yuz_1234」

4:推特「@mixunite1」

5:p站「77476282」

6:推特「@mm_3ss」

7:p站「77476654」

8:推特「@kattebiki」

9:推特「@Rainy_NEGI」

10:推特「@kuragemodoki」


ゆきな、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かっこよくて優しい貴女に元気をもらってる。

その歌声が大好きだよ~頂点へ、狂い咲いて!!!

1:推特「@tiha_askr」

2:推特「@ruppi_ko」

3:推特「@yuz_1234」

4:推特「@mixunite1」

5:p站「77476282」

6:推特「@mm_3ss」

7:p站「77476654」

8:推特「@kattebiki」

9:推特「@Rainy_NEGI」

10:推特「@kuragemodoki」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