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雪公主

29474浏览    754参与
时生

《地球上线》

 红桃皇后‘我的月亮花 偷走我月亮花的都是混蛋’  


白雪公主‘白雪公主是黑塔最宠爱的女人 白雪公主最讨厌吃苹果 最喜欢的当然是麻辣兔头’


马赛克‘虽然马赛克讨厌读书喜欢到处放火 但她仍然是一个好女孩儿’


王小甜‘王小甜可是最喜欢捉弄人类啦 快来参加开心问答吧’


我是个渣渣……

《地球上线》

 红桃皇后‘我的月亮花 偷走我月亮花的都是混蛋’  


白雪公主‘白雪公主是黑塔最宠爱的女人 白雪公主最讨厌吃苹果 最喜欢的当然是麻辣兔头’

 

马赛克‘虽然马赛克讨厌读书喜欢到处放火 但她仍然是一个好女孩儿’


王小甜‘王小甜可是最喜欢捉弄人类啦 快来参加开心问答吧’


我是个渣渣……

魚我所欲也

侧脸练习画了小公主,白雪和小艾莎

侧脸练习画了小公主,白雪和小艾莎

愣着做什么快笑啊
今日份摸鱼 细化不可能(被打

今日份摸鱼

细化不可能(被打

今日份摸鱼

细化不可能(被打

废物一号不落地

【童话】白雪公主

*是个很早的脑洞,gl向,类似于同人+原创,第一次写这种故事

*主线涉及白雪公主,cp王后x公主

#

依旧是一个寒冷的冬天,雪花像羽毛一样从天上飘落下来,在那扇过世的王后非常喜欢的乌檀木的窗户前,漂亮的女孩正在笨拙的学着针线。火炉里的干木柴正噼里啪啦的烧着。她一边缝着,一边忍不住望向窗外纷纷落落的雪花,透过自己呼出的白雾看着熟悉的街道。

白雪从来没有孤独过。春天她有大把的时间在王宫的后花园玩耍,夏天可以享受父亲带给她一切的好处和宠爱,秋天可以在仆人的陪同下散步,和他国邀请来的王子玩耍。也只有冬天的她是一个人,坐在一个窗子前坐着不属于公主的事情。

她想,这有这个时候,她所做的事情才属于自己...

*是个很早的脑洞,gl向,类似于同人+原创,第一次写这种故事

*主线涉及白雪公主,cp王后x公主





#

依旧是一个寒冷的冬天,雪花像羽毛一样从天上飘落下来,在那扇过世的王后非常喜欢的乌檀木的窗户前,漂亮的女孩正在笨拙的学着针线。火炉里的干木柴正噼里啪啦的烧着。她一边缝着,一边忍不住望向窗外纷纷落落的雪花,透过自己呼出的白雾看着熟悉的街道。

白雪从来没有孤独过。春天她有大把的时间在王宫的后花园玩耍,夏天可以享受父亲带给她一切的好处和宠爱,秋天可以在仆人的陪同下散步,和他国邀请来的王子玩耍。也只有冬天的她是一个人,坐在一个窗子前坐着不属于公主的事情。



她想,这有这个时候,她所做的事情才属于自己。



白雪是不幸的。她没有母亲。而时间留给她的也只有皇宫大厅的几幅栩栩如生的油画。画中的女人长相和她相似,但是她站着看几幅朝着她笑的人像,却觉得陌生的可怕。

毕竟如果不是父亲和老师告诉她,【这是你的母亲】,她将会完全不知道。

白雪从来没有孤独过,她身边总是有陪伴着她的仆人,教她礼仪的老师也总是寸步不离,还有异国的王子总是热情的笑着和她搭话。

老师说过,要笑着对别人。

于是她笑着和他们说话。她本来就好看,红红的脸蛋像是血一样,皮肤白的像雪,长发乌黑。她想,这就是为什么自己的名字是白雪吧。

她眯着眼,总是给他们灿烂的笑容,举手投足都是贵族的味道。白裙子撑起她的胸脯,纤细的腰肢被丝带勒出弧线,蓬松的裙摆因动作一耸一耸。她就是大人们的小天使,是甜心,也是国家的联姻工具。

举国上下没有不喜欢她的。大人们称赞她笑容的甜美,举止的优雅,孩子们仰望她的身影,被教导像她看齐,宫廷里的人都说这孩子真是天生丽质。

啊啊……当然除了王后。不过白雪公主不是童话里的主角,所以作为继母的王后也没有讨厌她到极致,只是每次遇见的时候总是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看着白雪弯腰,纤纤玉手提起裙摆,向她款款行礼。

“记住,白雪,”她冷冷的说道,“你只不过是个公主,而我,永远是皇后。”

其实嫉妒心堪比小孩子的心理,魔镜的存在意味着王后不可能给白雪摆出好脸色。白雪愣了愣,依旧保持低头的姿态,嘴角的笑容有些勉强:“是的。白雪记住了。”

她每天都要遇到六次这个酒红色头发、长的妖艳的王后,所以每天都要听到六次类句话。恐怕不记住那就是脑痴呆了。

嫉妒的不可一世。连小孩子都察觉了。



#

所以白雪厌了。突然的厌倦让她想要把早餐的热牛奶泼到绣着花纹的厚地毯上,把午餐需要慢条理斯切好的牛排割出屠杀场的气质,把晚餐摆设用的上好葡萄酒浇灭白蜡烛。但她没有,只是在桌布下偷偷晃悠着腿,去踢开因为汗水黏在腿上而发痒的裙子的纱布。

日复一日的无趣,太过于熟悉的面孔不能让她感到新鲜感。机械的假笑让她的脸部肌肉僵硬,行礼的动作因为太过于频繁,加上高跟和一尘不变的礼仪,全部,全部都叫人讨厌。

反观每天遇见王后,每天都换自己礼服的她成为了白雪的焦点。有时候黑色束腰的长裙,或者陪着色调的暗红色,暗金色和深绿也能衬托王后的完美,听说对方的魔镜总是一再重复【白雪是最美丽的】而意识到王后很讨厌自己,她也忍不住有些喜欢上这个从来不喜欢自己的王后了。

她把针穿过线孔,然后往返又穿了许多次,最后缝出一个类似于玫瑰形状的小玩意。红色的线好像缠绕着她,牵着她,花朵在她的指尖盛开。

或者——

她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

一个让她觉得自己似乎被逼疯了的想法。

或者——只和王后生活在一起也很好啊!



#

那本书,本来是华丽的躺在灰尘里的。

这本书使用天鹅绒装订的,上面有银质的大扣子,封皮是绣着银色花纹的黑色牛皮做的。它躺在书柜的夹层里,被白雪无心的翻出来。

要说怎么翻出来的,也只能解释是太无聊了。

翻开厚重的书籍,一朵白玫瑰突然绽放了,它好像生长在这本书里,因为书被翻开而活。

白雪惊异的看着白玫瑰,瞳孔映着那美丽的身影,忍不住笑了,感叹道:“真是美极了啊。”

白玫瑰随着她拿着书的动作抖动着,好像朝着美丽的公主行了个礼,然后开口了:“我亲爱的公主,是你找到了我!真是十分感谢你打开了书,让我看到你这样一位美丽的小姐。所以请允许我赐予你伟大的祝福,我——”

“……哦。算了,我没兴致。”白雪原本惊奇而开心的听着,待它说道了“祝福”却突然没了兴趣。“我不需要什么祝福。没人能祝福我。”

“我不是人。”白玫瑰善意的提醒到。

……

意识到对方有冲动把书“叭”的关上,它急忙填充自己言语上的失误“咳——失礼了,十分抱歉。那冒昧的问一下,亲爱的公主希望什么?”

“不要叫我亲爱的,”白雪强调到,然后想了想,似乎在反复确定自己的话。“我想要几天自由,怎么样?”

“自,自由,亲爱的?”白玫瑰惊讶的重复,“啊不,呃,公主。失礼失礼。”

“自由。”白雪说道,然后皱眉。“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要几天和王后在一起。当然如果,如果,嗯,她可以在那几天不讨厌我——”

“哦……懂了。你喜欢她吗,亲爱的公主?”白玫瑰问到。

白雪认真的纠结了一会,甚至没有注意到不让自己喜欢的称呼,然后点头。“我想,在王宫里我最喜欢她了!”



好吧,小孩子的喜欢真是能说出口呢。

白玫瑰翻了个只有自己才知道的白眼。

“好的呢,那我可以满足你的请求,只是代价有些惨痛。”

“啊?可以吗?!”

“??听我说的后面一句话啊!”

“……”

“那代价是什么,玫瑰先生?”



#

传言在每个森林的深处,都有一个女巫的小屋。



它们可能被花花绿绿香甜的糖果装点的,也可能是树枝藤条用魔法缠起来的样子,或者是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石头屋子,进去才发现阴暗的地下室里有各种保持青春和护肤的魔药,一品脱贵的惊人。

白雪在一个用琉璃装饰的、亮晶晶的塔楼里已经生活的一天了。

房屋的主人很喜欢闪亮好看的东西,但是空旷且明亮的房子里只有一面镜子。白天她出去的时候,白雪便和施了魔法的镜子讲话。

“魔镜魔镜,我最喜欢的人好看吗?”

“好看。她是你喜欢的最美丽的人。”

“魔镜魔镜,如果她看到我穿这个裙子,她会喜欢吗?”

“其实她喜欢你穿洛丽塔。风格不适合你。还有,替她提醒,除了你,她可是很讨厌别人动她的衣服的。”

“啊,哈哈……”

“魔镜魔镜……”

白雪从来没有孤独过。她总是满心期待出去的人回来的时候一脸嫌弃的给自己拿出来有意思的小玩意。有时候是因为魔法是不是吐泡泡变色的小鸟,有时候是味道奇特而且会让她飘起来的糖果,有时候是用魔法编制的、有些粗糙的花环,但她不知道自己笑的开心接受花环的时候女巫背着自己的脸有多红。

房屋的主人是一位女巫,也正是另一个世界的那位王后。这个世界的王后显然没有那么讨厌她,甚至还蛮喜欢的。

早上的白雪总是被拉起来,洗漱好之后被拉到窗口。女巫让她坐在塔楼高高的窗口,左脸因为早晨的阳光而感到温暖。女巫拿着精致的梳子,为她梳长长的黑发。风吹过面颊,她闭上眼,不由的挂着暖意的笑。

她真的好喜欢这样的时光。

自由的,轻松的,没有束着腰的长裙迎着别人笑的生活。

女巫不让她出去,说外面的世界太危险。但是没关系,白雪这么想着。只要你在就好了。

她不会意识到自己一直这样生活下去,迟早也会感到厌倦。但她不会意识到的,因为她只有四天的时间。

早餐之后的白雪和女巫一起编织小玩意。这时候她很庆幸冬天作为一个人的自己学会的这个技巧。她的技术变得好的惊人,甚至从女巫脸上看到惊喜的表情。于是突如其来的想法,她递出自己精心编织的红玫瑰,脸蛋红彤彤的,朝着自己真的很喜欢的人说道。

“我……我想把这个送给你!”

女巫的目光从手上仿佛盛开的玫瑰到她的脸上,甜腻腻的笑了,接过那朵花在她期待的目光中别到头上:“知道这是什么花吗,白雪?”

她摇头,假装不知道。于是又一次看到女巫好看且灿烂的笑。

“是玫瑰。而玫瑰的花语是爱。”

她点头,有些痴痴的看着挂着笑的女人。这个时候的白雪,满心都觉得,【她真好看啊】。



#

夜莺来到她的窗前,为她歌唱。

它是一只小小的,活的夜莺,它栖在塔头的窗台那盆栽的牢固的枝丫藤条上,它千里迢迢来到这里,是想要见一面和以往不一样的白雪,见一面自己的老朋友。

“啊,夜莺!”白雪跑下来,惊奇的看着窗台上灰色的鸟儿。她听着那美丽动人的歌声,几乎忍不住要落泪了。她想到,如果自己喜欢的人和自己一起在这里听这么美丽的歌,她也一定会想自己一样,忍不住要哭泣吧。她走近那只鸟儿,赞叹它美丽的歌喉。

夜莺看到她眼角闪烁的泪光,朝公主高兴的鞠躬:“谢谢你,美人儿!你为我的歌喉流泪真是对于我莫大的荣幸!这是我得到最宝贵的东西了。”于是它又唱了一曲,婉转的调子抓着白雪的心弦,让她的思绪飘忽。

“真的太好听了!太棒了!天呐,我没有学过乐理相关,如此的形容和赞美真是——”

“不,我的美人儿,不用道歉。我来这里是希望恳求你,让我见一面我的老朋友。”夜莺用漂亮的嗓音说道。

“老朋友?是不是一支玫瑰呢?”

“是的,是的,那支在书里绽开的玫瑰。”

于是白雪点亮了油灯,下到塔楼的藏书柜里翻找那本厚重的,用天鹅绒装订的,上面有银质的大扣子,封皮是绣着银色花纹的黑色牛皮做的书。这次,那本书立在一排看起来十分华贵的书籍里。白雪把它抽出来,回到了那个窗口,小心翼翼的再一次把书打开。

一朵红玫瑰在她眼前盛开。它就像是白雪编制的那朵玫瑰,不,它就是那朵,因为女巫给它施了很高级的魔法,让它变成了鲜活的、有生命的、活在书里的那朵玫瑰。

“啊,老朋友!”夜莺看起来十分高兴,而白雪的表情则是吃惊的,“多年不见,没想到你变了样!如我冒昧的请求,美人儿,我可以把它带走吗?”

红玫瑰随着她拿着书的动作抖动着,好像在和她打招呼。白雪的心里突然翻涌着酸涩的感觉,但她依旧微笑着说道:“当然可以!恭喜你们团聚了。”

红玫瑰朝她鞠躬致意,夜莺又为她的慷慨唱了一首赞歌。但白雪心里的波澜已经不能平息了。白雪送走了两位朋友——它们要去很远的地方旅游,而夜莺要为它的老朋友唱歌,直到唱完了所有的歌的那一天,它会泣血而死。而红玫瑰依旧是红玫瑰,会因为歌声的洗礼更加美丽。

那一定是女巫喜欢的——白雪突然想到。第一次因为送出了东西感到难受,不知道到底是不情愿还是悲伤。但至少她是真的喜欢。白雪这么安慰自己。



#

是第四天。

白雪醒来的时候这么想着。

是她享受和喜欢的人共度不被讨厌的时光的最后一天。



早上她叫醒了我,为我梳头,为我弄好了早餐,为我挑选了她喜欢的衣服。她笑着,不情愿说我这身好看,但是笑容出卖了她。

她今天不出门。于是在我的请求下带我到外面的森林里玩。

她说外面的世界很危险。她在真心的为我担心。

她带我蹚过小溪。她不喜欢弄湿衣物,但是下水后又笑着和我玩水。水真冰啊,和我心脏的温度一样。

然后她再不情愿的把两人衣服弄,说好麻烦。

她说今天是我的生日,其实我也不记得了。但是她给我准备了蛋糕,告诉我这是象征着我又健康的长大了一年。所以我吹灭了蜡烛,祈祷自己永远不会忘记这四天的时光。

因为知道自己不可能永远在这里,尽管我是多么的希望,永远的就这样。

她和我度过了下午,用魔法把我带到山顶。风景很漂亮,风吹的我们的头发飘了起来。

晚上她给我弄了味道古怪的粥。是她做的,我很喜欢。

夜晚的星空很明亮。她难得一副耐心的模样,给我指着星星告诉我名字。

……

差不多很晚很晚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重力开始不太正常的时候,她带我回去了。告诉我,不管什么时候都要好好休息,人要漂漂亮亮。

我一定会的,我不会让她不喜欢我。

她说,生日可以允许我许个愿望。比如你想要什么东西,我都尽力帮你找来,或者帮你做什么事情啦……

白雪感觉头有点晕,但是她盯着正在哄小孩子似的人,小声的说道:“我可以,要你亲我一下吗?”

女巫突然不说话了,看着眼前脸红的小公主。

“就一下。”白雪央求道。

于是女巫把女孩搂到怀里,吻了吻她的额头。

白雪可以嗅到她身上某种香料好闻的味道……

她的手指冰冷,意识坠入旋涡,重力把她抛着玩。好像要睡过去了,梦里只有一句清楚的话。

“当然可以,我亲爱的小公主。”

啊,

只有她可以这么叫我。

白雪想到。



#

代价是什么呢。

魔力不能改变一个人,但是它可以把时空扭曲。

于是白玫瑰把白雪送到喜欢她的王后那里,竭尽全力给她了四天时间。

“哦……信念坚定真好啊,小公主。”它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代价是,你回来的时候极有可能遇到一个讨厌你恨不得杀死你的王后哦。而且我到时候……唉,我爱莫能助。”

“谢谢,谢谢……”白雪愧疚的说道,“为了我的愿望……让你这么做真的太抱歉了。”

“哈。没关系。对了,我还得拜托你。要是你回到这个世界后,遇到一只唱歌特别好听的夜莺打听‘它的老朋友’,那时候你就和它说,我早就住在它的歌声里啦!”

“好的,可是为什么?”

“咳,如果它来评价,那么一定是‘生前能帮一位美人儿完成心愿是我的荣幸’啊!”

白雪的泪水终于掉了下来。



#

因为王后派了心软的猎人追杀她,白雪躲进了七个小矮人的小屋里。

她在那里生活了不久,王后就带着丝带,梳子,毒苹果找到了她。

“姑娘啊,”乔装后的王后捏着沙哑的嗓子说道,“东西买一送二要不要?清仓大甩卖啦!”

白雪心里想着,王后美丽的容貌怎么化妆都掩盖不住啊,何况娇嫩的皮肤哪是贩卖商能保养出来的?但她笑着说道:“好的,那我就要买那个苹果吧。”

既然不能在一起,那干脆死掉吧。白雪这么想着,把明知道有毒的那一半放到嘴边,咬下。

倒在了地上。

她笑着。



王后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她脸上挂着的是白雪再也看不到的笑容。丝带和梳子因为没用了而被丢弃在地上。毒素侵入到内脏,即使是把苹果咳出来也不可能再救活这位美丽的公主了。

七个小矮人回到家时,发现白雪公主倒在地上。他们嚎啕大哭,哭了三天三夜。三天后,他们打算厚葬白雪公主,却发现她的尸体依旧像活人一样容光焕发。因此他们说:“这样的孩子咱们不能埋进黑暗的地下!”最后把白雪放到了透明的玻璃棺材里,摆放在了森林深处,叫森林的动物们记着,曾经有一位这样美丽的公主。

来森林打猎的王子看到了白雪公主,因此爱上了她美丽的容貌。小矮人们听说真爱之吻能救醒死去的公主,于是要求王子吻她。

受宠若惊的王子没能吻醒死去的白雪公主。但在他万般的请求下,小矮人同意他带走白雪。玻璃棺材里的白雪被带到了皇宫,成为了一件独一无二、讨得国王欢心的礼品。

最后新国王继位时,王后带着白雪的棺材悄悄离开了。没人知道原来她在森林深处藏了一座高高的阁楼,夜莺总是在这儿停留。她把棺材放到了溪水旁的草地上,每天都来看一看白雪美丽的脸蛋,然后拿出擦的亮堂的魔镜。

“魔镜,魔镜,谁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人?”

活在世上的魔镜早就学会了模仿人心,于是油嘴滑舌到“当然是您。”

她笑了笑,又把目光转向白雪。“魔镜,魔镜,谁是我最讨厌的人?”

“是白雪。”这个问题,魔镜回答了不下千次,所以它懒洋洋的说道。

“那,谁是我喜欢的人?”她又问到。

这是个不同寻常的问题,和她一样老去了的魔镜想了想,回到道,“是白雪。”

王后温和的笑了笑,垂下头。“是啊,是啊。”她自言自语到,贴着玻璃闭上眼,怀里还是抱着那魔镜。“最讨厌的就是她了……长的这么好看谁不喜欢呢……”



End.


咕咕烟——今天你咕咕了吗?

【暗黑改编】白雪公主

简介:

文案废伤不起,将就吧:
薇奥拉一直是巫师界的翘楚,直到她为情痴狂,自甘堕落。
可她嫁给的爱人真的是“她的爱人”?
“魔镜魔镜,我的爱人在哪呢?”
“在您身后,亲爱的女士。”


正文:

       薇奥拉出生在一个巫师家庭,她十分有魔法天赋,她的父母都认为她会成为一个伟大的巫师,薇奥拉自己也这么认为。
  
  也正因如此,薇奥拉从小被父母严格教导,与外世隔绝,也因此养成了阴沉暴躁的性格,她看上去十分阴郁刻薄,又残忍善妒,没有人愿意与她相处在一起。
  
  直到她不停的做一个梦,梦里的她十分幸福,薇奥拉从没见过自己那么快乐...

简介:

文案废伤不起,将就吧:
薇奥拉一直是巫师界的翘楚,直到她为情痴狂,自甘堕落。
可她嫁给的爱人真的是“她的爱人”?
“魔镜魔镜,我的爱人在哪呢?”
“在您身后,亲爱的女士。”


正文:

       薇奥拉出生在一个巫师家庭,她十分有魔法天赋,她的父母都认为她会成为一个伟大的巫师,薇奥拉自己也这么认为。
  
  也正因如此,薇奥拉从小被父母严格教导,与外世隔绝,也因此养成了阴沉暴躁的性格,她看上去十分阴郁刻薄,又残忍善妒,没有人愿意与她相处在一起。
  
  直到她不停的做一个梦,梦里的她十分幸福,薇奥拉从没见过自己那么快乐地笑着,她与一名男子执手于树下,漫步在林间的小路上。,阳光透过树叶砸在他们身上,眩晕出一片美好的光景。
  薇奥拉感到心跳动的很快,她第一次被如此温柔对待。
  
  她直勾勾地盯着男子,想要看清他,却只看到了他的背影。最后她醒了过来,每一天亦是如此。
  
  薇奥拉跑去询问年老的女巫,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年老的女巫摇了摇手中的药瓶,淡淡的说:“这只是预知梦罢了。每个魔力强大女巫都会做这种梦,它能预测到你未来的爱人,也就是灵魂伴侣。”
  
  薇奥拉很喜欢梦里自己被爱着的感觉,想要提早体验,她太缺爱了,于是恳求老女巫帮她定位男子在哪。
  
  女巫原本不理睬她,可突然想到了什么,露出一个渗人的笑,脸上的绉子堆在了一起,她用惨老的手抚摸上薇奥拉白皙的面孔,用刺耳沙哑的声音问:“你当真想找到他,无论付出任何代价?” 
  薇奥拉硬着头皮回答:“是的,婆婆。”
  
  她听了后大笑,心里想:‘哈,真像曾经的我啊!我以前也和她一样年轻貌美,为爱奋不顾身与他私奔,对他付出一片痴心。可那个负心汉却那样对我!我为他失去了所有,家人,朋友,魔法,前程。可他用完就像垃圾一样把我丢开,害我只能在这穷山僻岭独自生活。他害了我好惨!如今又有个小姑娘像当年的我一样,我又怎么会阻止你呢?’于是开口:“好,我答应你!”
  
  薇奥拉只觉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老婆子果然有点疯,不过她答应就好。只见女巫又掏出一面镜子,递给她:“这是一面特殊的魔镜,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失去魔力,哪怕是在人界。你会需要它的。”
  
  薇奥拉接过魔镜,猜想到了什么,她也是个聪明人:“人界?”
  
  女巫勾了勾嘴角:“是的。”至于回答是哪一个问题,就只有她们两个知道。
  
  人界和巫师界是分开的,人类和巫师互不干。人类进不来巫师界,巫师想要去人界必须先剥夺法力,任何一切有法力的东西也不例外。
  
  薇奥拉心事种种的回到家,十分纠结,她轻轻念着咒语:“魔镜魔镜,我的爱人在哪呢?”魔镜的镜面发生了变化,就是她在梦里看到的背影,而背景显示的地方,也正是人界。
  
  薇奥拉下定了决心,她拿着魔镜与行李,来到了巫师界和人界的交接处,从这跳下去后,她将会失去她的魔力,成为一个普通人。可不跳的话,她就见不到他的爱人。
  
  管不了这么多了,薇奥拉咬紧牙,跳了下去。
  
  等待是十分漫长的,待光线来临时,薇奥拉睁开眼,来到了人界。
  
  她开始慢慢的开始寻爱之旅,直到在国王庆典时,她看到了那个令她魂牵梦萦的背景
  
  怀特王子是白雪国王的独子,深受大家爱戴,也有不少人为他担忧未来的婚事,但国王却没任何表态。
  
  可怀特王子最近却有了一个小秘密,他有了心悦的女孩。
  
  他是在父王庆典遇见她的,女孩看上去很孤独,披着紫色的披风,态度对人十分尖锐,但看着她,怀特王子去不由自主想到张牙舞爪的小猫,很符合她,不经笑出声,开始关注她。
  
  女孩虽然很刁蛮跋扈,但有时又很温柔,她会为掉下树的小鸟疗伤,并送它回巢;她会为贫苦的小孩子看病,不收钱,还会在治疗完后摸摸小孩的头,并给他一颗糖果,夸他很勇敢;她会经常照顾邻居大妈惨淡的生意,并留下多出的钱。
  
  怀特王子想着,柔和了眉眼。
  可当他再次见到女孩,那个女孩已经成了他的母后。
  
  原来她叫薇奥拉啊,怀特想到,却不自觉攥紧了手心。
  
  薇奥拉穿着华丽的礼服,眼睛紧紧盯着与众人谈笑风生的国王,眼神带着几分痴迷。
  这就是她的爱人呀,他看上去是多么高大,多么俊朗。薇奥拉觉得自己要沉陷了。
  
  她又感到有人在盯着她,回视过去,发现是先王后留下的孩子,一想到她,薇奥拉感到嫉妒之火熊熊燃烧着,她本不就是宽宏大度的人,想到已经有女人在她之前为她的爱人生下孩子,她就十分嫉妒。
  
  所以,她对这个王子没什么好脸色。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薇奥拉敏感地发现,当国王望向怀特王子的眼神,正是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眼神,自己望向国王,那充满爱意的眼神!
  
  薇奥拉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大跳,又连忙压了下去,或许是她想错了吧,国王和王子,呵呵,怎么可能呢?毕竟现在,国王爱的可是她呀!
  
  想到这,薇奥拉气势汹汹的抬起头,拎起裙角大步向前跨去。
  
  这些都是她讨厌怀特王子的原因,嗯,没错!
  
  薇奥拉在花园遇到了怀特王子,此时的王子正在采集玫瑰花,鲜艳的花朵沾着露水,显得十分艳丽动人。怀特王子看到薇奥拉,亮了亮眼睛,捧着一对玫瑰花走过来,恭敬地说:“早安,母后。”他朝薇奥拉露出一个温柔,干净的笑,并伸出手递给她一朵玫瑰。
  
  薇奥拉看着那朵玫瑰,只觉得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她伸出手拍掉玫瑰,偏过头,强压住这种感觉,讽刺地说:“呦呦呦,这不是怀特王子吗?你怎么在干园丁的活,真掉价!”
  
  她用尖酸和刻薄来掩盖自己的不安。
  
  玫瑰掉在地上,把花瓣弄脏了,怀特看上去十分失落,薇奥拉只感觉心慌慌的,便心烦意乱的离开了。
  
  “魔镜魔镜,我的爱人在哪呢?”陋室里,薇奥拉对着镜子喃喃自语。
  
  “在这呢,亲爱的女士。”镜上显示的,依旧是薇奥拉熟悉的背影,薇奥拉又放心了。
  
  国王突然生了重病,命久不矣,他下令怀特王子接手王国,又下令送王后离开,像是在防备着她一样。
  
  薇奥拉感到不可置信,她跌跌撞撞的闯进国王的房间,竭力地质问他:“为什么?!”
  
  国王坐在病床上,苍白的脸正对着窗外,他轻轻开口道:“你不知道,他可真像她呀。”
  
  薇奥拉一切都明白了,她无力跌坐在地上,失神地望着他,突然歇尽全力地吼叫:
  
  “你从来都没爱过我!你从来都没爱过我!你爱的只有她!包括现在的王子,你也是把他当替身而已!你怎能这样对我!你怎么能这么恶心?!”
  
  薇奥拉嫉妒的发狂,她的爱人!她的爱人!她不知对国王什么感情,火热的爱意夹杂着恨!她恶狠狠的诅咒着他,又感到痛心。
  
  “你会后悔的!你会后悔的!你知道我是谁吗?啊哈哈哈哈,真好笑!你居然喜欢他!你喜欢的居然是他!你居然骗我!你居然不喜欢我!别急,我立马杀了你!然后再杀了他!去地狱里忏悔吧!”她在尖叫后狂笑着离开,周围散发这紫黑色的气体。国王猛睁眼睛,他一开始只想找个普通女子当挡箭牌而已,可回想初遇时她的样子,的确不是什么普通人,这下不好。
  
  他虚弱的下床,想要开门,却不小心吸了口残存的紫气,突然喷了口血,暴毙了。
  
  薇奥拉一路惨寂来到王子的寝宫,抓起王子往地下室扯,王子一路上吸入不少毒雾,到地下室时,已经脸色苍白,十分虚弱。
  
  “看看你这惨白的小脸,啊哈哈哈!”薇奥拉已经疯了,神志已经扭曲了。她用染过紫色花瓣的指甲划过怀特王子的脸,充满恶意地笑道:“我要杀了你!要怪就怪你的父亲吧!他可是深深的爱着你呀~哈。” 
  
  “父王怎么样了?”怀特急忙的问道。
  
  “当然是死了啊,你说呢?”薇奥拉勾了勾嘴角,强压住自己看到怀特此时样子心里涌动的感情:“你的父王错就错在娶了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一个女巫!你怕吗?啊哈哈哈!”真该死,又来了。她皱了皱眉,却没理睬。
  
  怀特听到这个消息,双眼无神,他一下躺倒在椅子上,像泄了气的气球一般,无力地摇了摇头:“罢了,罢了。” 
  
  “别那么难过,小王子!我马上送你去见他,送你们去地狱团圆!”她扔给他一个被毒气浸染过的苹果,命令道:“吃下它!”
  
  她尖锐的嗓音十分刺耳。
  
  怀特难过的笑了笑,毫不犹豫的啃了一口苹果。薇奥拉瞪大了眼睛,显然没想到他这么干脆!
  
  “你难过了吗?薇奥拉,你在为我感到难过吗?”怀特笑弯了眼睛,这是他第一次在她面前正式喊她的名字,虽然他在梦里已经喊了无数遍。
  
  “你是脑子有问题吗?我让你吃你就吃?!”薇奥拉紧紧地盯着王子,眉间的阴郁之色快溢出来了。
  
  “毒苹果很甜,薇奥拉,你就像这个毒苹果一样,虽然我知道有毒,当还是忍不住咬下,忍不住靠近。”怀特的口中溢出一口血,他停顿了一下,又用衣袖擦了擦,继续说:“薇拉,我知道其实你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但你用暴躁阴冷掩饰着自己,阻止别人靠近。我知道,你会在路边救治小动物,看他们自由。你会将自己制作的糖果发给孩子,看他们欢笑。你是个很好的人,从此,别再戴上面具了。”
  
  他将带着血迹的手抚摸上薇奥拉呆愣的脸,温柔的注视着她,做了最后的告白:“薇奥拉,我喜欢你,真的很喜欢喜欢你,但真的再见了。”他神色一僵,便倒了下去,从此没了呼吸。
  
  薇奥拉依旧是呆愣的样子,她无措地望着狼狈的周围,以及倒下的怀特王子,很奇怪,心里好像失去了什么,她按住自己的胸口,那里,好难受。
  王子,喜欢她?
  
  她不自觉的抚上身后的魔镜,自言自语道:“魔镜啊魔镜,我的爱人在哪呢?”
  
  魔镜端庄的声音传出,但这次的答案不同以往:“在您身后呢,亲爱的女士。”
  
  “噼啪”魔镜掉在地上,碎成了碎片,薇奥拉无力地跌坐在地上,眼泪从指缝流出。
  
  “是啊,在我身后呢,我早该想到的······”

逐淮流
给白雪搞个jk 白雪的苹果,以...

给白雪搞个jk

白雪的苹果,以及🌙们。

给白雪搞个jk

白雪的苹果,以及🌙们。

Joleen
这星期的作业是画童话故事, 白...

这星期的作业是画童话故事,


白雪公主:格林兄弟1808年最早的笔记中,真正想杀白雪公主的是亲妈皇后并非继母,皇后发现了国王和白雪公主乱伦,怒火中烧的皇后要求食用白雪公主的肝脏!中间去找玻璃棺的其实是她爸国王,不是王子。王子有恋尸癖,看到美女的尸体一见钟情,非要带回城堡里玩赏,还把尸体当老干妈下饭菜,在尸体旁边进餐,否则食下下咽。王子每次出行都要仆人们抬棺跟着走,侍从心生怨恨,便打开棺材,一边对着白雪公主尸体埋怨,说一边在白雪公主后背一阵乱拍,那块毒苹果被拍了出来,白雪公主复活。


画面最前面的是白雪公主和他爸国王,后面是亲妈皇后看到父女二人苟且,想提刀砍人。

这星期的作业是画童话故事,


白雪公主:格林兄弟1808年最早的笔记中,真正想杀白雪公主的是亲妈皇后并非继母,皇后发现了国王和白雪公主乱伦,怒火中烧的皇后要求食用白雪公主的肝脏!中间去找玻璃棺的其实是她爸国王,不是王子。王子有恋尸癖,看到美女的尸体一见钟情,非要带回城堡里玩赏,还把尸体当老干妈下饭菜,在尸体旁边进餐,否则食下下咽。王子每次出行都要仆人们抬棺跟着走,侍从心生怨恨,便打开棺材,一边对着白雪公主尸体埋怨,说一边在白雪公主后背一阵乱拍,那块毒苹果被拍了出来,白雪公主复活。


画面最前面的是白雪公主和他爸国王,后面是亲妈皇后看到父女二人苟且,想提刀砍人。

藕丝儿

※Art※

画家: ミオチ

Twitter: mio_ney ​​​

※Art※

画家: ミオチ

Twitter: mio_ney ​​​

Liz MiCo

是巫后

自己肝的衣服(x 所以就很粗糙

好喜欢巫后啊hhhhhh

原版数个影版及OUAT都很OK了


“啥白马王子?”

是巫后

自己肝的衣服(x 所以就很粗糙

好喜欢巫后啊hhhhhh

原版数个影版及OUAT都很OK了


“啥白马王子?”

宵叶不饿ASL
好的,这是随手画的 ps:不要...

好的,这是随手画的

ps:不要催我不要催我(不对,应该没有人看吧)

好的,这是随手画的

ps:不要催我不要催我(不对,应该没有人看吧)

花间

脑洞童话2.0

从前有一个白雪公主,他姓白雪名公主。是个大糙汉。

他国家的人因为他叫白雪公主,一直以为他是一个肌肤白如雪的不知名王国的流浪公主。

不少人慕名前往,结果发现是条带把汉子。

于是引起众怒,众人把他赶出了王国。

为了满足自己的想象,众人编了个故事,名叫吃苹果死掉还可以吐出来的白雪公主,于是这个故事,流传至今。

而被赶出来的白雪公主无所事事,空有一身力气不知如何实施,他就一直走啊走,来到了一个白雾弥漫的地方,一个抱着兔子的仙女见他可怜,又听说他因名字而受到的遭遇,于是任用他来砍树,并更名为吴刚。

于是,这就是白雪公主与月下吴刚故事的由来。

从前有一个白雪公主,他姓白雪名公主。是个大糙汉。

他国家的人因为他叫白雪公主,一直以为他是一个肌肤白如雪的不知名王国的流浪公主。

不少人慕名前往,结果发现是条带把汉子。

于是引起众怒,众人把他赶出了王国。

为了满足自己的想象,众人编了个故事,名叫吃苹果死掉还可以吐出来的白雪公主,于是这个故事,流传至今。

而被赶出来的白雪公主无所事事,空有一身力气不知如何实施,他就一直走啊走,来到了一个白雾弥漫的地方,一个抱着兔子的仙女见他可怜,又听说他因名字而受到的遭遇,于是任用他来砍树,并更名为吴刚。

于是,这就是白雪公主与月下吴刚故事的由来。


无蝉阶级
白雪公主的变色( ̄∀ ̄)

白雪公主的变色( ̄∀ ̄)

白雪公主的变色( ̄∀ ̄)

鱼骨年糕

旧草稿
突然在手机翻到
应该是格林童话自创角色
P1白雪公主
P2人鱼公主

有谁想吃主角X反派?(笑

旧草稿
突然在手机翻到
应该是格林童话自创角色
P1白雪公主
P2人鱼公主

有谁想吃主角X反派?(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