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静轩

9536浏览    110参与
昔往

故人未归,青丝成雪(15)

       小白笑了


       “他要那秘密,我告诉他便是,若是他不守信用动了小青,那我便带着那秘密一起消失。”


       “你最好不要刷花招,三日之后,与那菩提树前见。”


       约定的时间很快便到了,小白拿着琴早早来到了菩提树下。他独自弹了许久,这生旁传来了些许脚步声。


       “当初就已经这样决定了?”小白问着。...




       小白笑了


       “他要那秘密,我告诉他便是,若是他不守信用动了小青,那我便带着那秘密一起消失。”


       “你最好不要刷花招,三日之后,与那菩提树前见。”


       约定的时间很快便到了,小白拿着琴早早来到了菩提树下。他独自弹了许久,这生旁传来了些许脚步声。


       “当初就已经这样决定了?”小白问着。


       “那又如何?”


       “那红衣女子,怕也是你的人。只是我不懂,你独留下我,到底是因为我救了你,还是因为你确定我一定知道那秘密。”他起身看着他“自古以来,这明镜村的秘术在与人,你把他们都杀了,可想过这秘术会就此失传?”


       他没有耐心听他说下去,尽掐起他


       “你是真的觉得我不会杀你,还是不会动她?”  


        与此同时,小青有些不安,与小灰说着


       “我要去救小白。”


       “山君要那样做会没命的。”


       这话音刚落,小青便冲破结界,去寻了他们。


       “山君,山君。”


       小灰知道唤不回她。


       ……


       “她凭什么那样关心你?”斩荒笑了笑,接着说着“她明明答应过我。”


       忽多少有一股力量振开了斩荒掐着小白的手,小白愣住


       “小青!?”


       “小青!?”斩荒同样有些惊讶。  


       “你到底还是不会放过小白。”她看着斩荒“想必杀了他之后,下一个便是我了吧?”


       斩荒有些怒了


       “他算什么?他的命,就像那蝼蚁。”


       他本未想杀他,可是她却这样护着他。斩荒向小青施了法术让她动弹不得,一步一步走近小白


       “我让你,看着他,死在你面前……”


      这次斩荒下了死手,可他不知小青并未被他禁锢住,拦在了小白面前。她吐出的鲜血,滴在斩荒的手上。他呆住了,这眼眶通红。瞧着小青,向后退了好几步


        “不可以……”


       小白抱着小青,这泪水 滑落了下来。小青抬手,擦着他的眼泪


      “小白,别哭……我,我有话与你说。”她靠近他,小声说着“我知道你喜欢我,可这心一但交给一个人,便收不回来。我喜欢了不该喜欢的人。来世,我不要遇见他,更不要喜欢他。”


       她说完就消失了……


       小白的手依然停留在空中,斩荒却凄凉的笑了


       “小青……”


       他未再追问小白,便走了。


       这后来,只听闻,这妖帝未战胜九重天而战死。那菩提树下每一日都会来一个少年,在树下抚琴。


       


                                  —完—






(写在后面:开脑洞容易,写文难,介于此文开文时一时脑热,这写到后面越来越不想写,此篇便是结局,我知道有些仓促,也烂尾了,凑合着看吧😂😂😂,也感谢大家支持。2019.11.24)

昔往

故人未归,青丝成雪(14)

       小青闷在屋里许久都不愿出门,隔了几日,斩荒便去找了她。他推开她的房门,她瞧见他便立刻背过身子去。他问着


       “可是还生气?”


       “我怎敢生妖帝的气。”她回着。


       “你也闷了许久,我陪你出去走走。”


       她未回答便向门外走去,两人隔着一段距离走了许久,她突然停住,试探的问着...










       小青闷在屋里许久都不愿出门,隔了几日,斩荒便去找了她。他推开她的房门,她瞧见他便立刻背过身子去。他问着


       “可是还生气?”


       “我怎敢生妖帝的气。”她回着。


       “你也闷了许久,我陪你出去走走。”


       她未回答便向门外走去,两人隔着一段距离走了许久,她突然停住,试探的问着


       “小白他……”她看着他的表情,又将话咽了下去。


       “怎么,怕我杀了他?”他笑了“他可不能轻易的死。”


       小青突然也笑了


       “看来,我对你还有什么价值,可是?”


       “为何这样说?”他看着她。


       “没有价值,我怕是早就死了吧。”


       “……说的好,只有你留下,他定会说出那秘密,他可喜欢你了。只不过……”他顿了顿,接着说到“我不知道你也如此喜欢他呀……”


        她瞧着他有些失落的眼神,忽而心里有些悸动,可随后转身走了


       “我累了。”


       说完便回了去。


       ……


      “我不知道你也如此喜欢他呀……”


      ……


      “我喜欢他吗?”小青坐在床边问着自己。


      答案是否定的,她喜欢的人,是那个处心积虑的让小白变成那样的斩荒呀。什么时候开始的,大概是他救下她,又或者是她给他喂药的时候。


       她确实担心小白,可又不敢离开妖界,想尽了办法找到小灰,让他去看看小白的情况。


       而小灰回她的消息,却被斩荒拦了下去,逆云看着斩荒的脸色似是有些不好,便说到


       “主上上次就不该放过白静轩,这人活着,小青姑娘便不会心死。”


       “若真杀了他,她该多难过……”


       “主上……”


       “莫要说下去,你前去找他,与他说,给他三日时间。若他不说,便等着给小青收尸。”


        见着小灰迟迟没有回消息,小青大概也猜到些许,也有些担心小灰的处境,这便开始有些自责。


       这未隔几日,小灰也被抓了过来,这将小灰带来的小妖开了口


       “妖帝担心小青姑娘烦闷,将姑娘的好友请来与姑娘说说话。”


       “他是要我感谢他?”


        刚要再说什么,小灰拦下了她


        “山君……”他看着小妖“我既是客,妖帝是不是该好好招待与我?”


        “那是自然。”


        小白与小青已分开几日,想起那日斩荒说的话,他实在害怕斩荒会伤害小青。找了许多方式,也逃不出斩荒下的结界。逆云找他时,他开口便问


       “小青怎样?”


       “小青姑娘很好。”他看着他,接着说着“只是主上现在没什么耐心了,让我与你说,用那秘术的秘密换小青姑娘的命。”

最美好的侯先生″

网剧镇魂街 | EP17 | 白静轩 | 调色

你在,春华秋实夏蝉冬雪。
你不在,春夏秋冬。

🚫All

网剧镇魂街 | EP17 | 白静轩 | 调色

你在,春华秋实夏蝉冬雪。
你不在,春夏秋冬。

🚫All

昔往

故人未归,青丝成雪(13)

       也不知为何,自从离开鬼市,这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都有些不对,这小白尽偶遇那明镜村侥幸逃出来的人。不过那人很奇怪,见不得小青手上的玉石。逼问之下,那人说出,这玉石的主人在他面前杀了许多村里的人。这奇怪的人一路引着小白向北荒的方向去。


       虽说很快便能见到斩荒,可小青隐隐觉得有些不安,斩荒好像知道小青要来似的,早早让逆云来接应。


       可还未入北荒,小青却急着拉小白走。却让逆云拦下...



       也不知为何,自从离开鬼市,这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都有些不对,这小白尽偶遇那明镜村侥幸逃出来的人。不过那人很奇怪,见不得小青手上的玉石。逼问之下,那人说出,这玉石的主人在他面前杀了许多村里的人。这奇怪的人一路引着小白向北荒的方向去。


       虽说很快便能见到斩荒,可小青隐隐觉得有些不安,斩荒好像知道小青要来似的,早早让逆云来接应。


       可还未入北荒,小青却急着拉小白走。却让逆云拦下


       “小青姑娘,主上可等你很久了。”


       “那……替我谢谢他。我,我和小白还有事情,先走了。”


       小青给了小白一个眼色,示意让他看逆云的剑柄,那剑柄上刚好缺了半个玉石,与那神秘人给的应是一块。


       逆云是拦不住小青的,可他们却没有逃出去。


       斩荒感应着她的气息本来是近了的,可忽然又远了,便去寻她。


       她却拿着剑拦在小白面前,他记得她明明说好她对他不会变。


       “你要对小白做什么?”她问着。


       “我能对他做什么,小青过来。”


       “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小白?”


       “我怎么了?”他看着她“只怪那些村民不听话。”


       “你就是这么对你有恩之人?”


       “有恩之人?他人不是好好活着。”


       “你……”


       小白完全未想过这一切,皆由自己而起,若知道结果如此,当时他还会以留住他的记忆换自己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吗。


       “我再说一遍,你,过来。可别忘了,你也是妖。”


       小白突然抓住她


       “小青,不可以。”


       她看着斩荒


       “你放了小白,我便过去。”


       “你若不过来,我便杀了他。”他有些怒了。


       她笑了,她似乎忘了,她一个小妖,怎么可能与妖帝讲条件,可她怕他真的杀了小白,便随他走了。





(鉴于有想弃更的冲动,所以写着写着,该省略的都省掉了,可能没有几章就会给我强行结束😂😂😂)

最美好的侯先生″

自制壁纸 ╳ 侯明昊 ╳ 系列二

我喜欢你 这便是所有喜欢的缘由

🚫All

自制壁纸 ╳ 侯明昊 ╳ 系列二

我喜欢你 这便是所有喜欢的缘由

🚫All

最美好的侯先生″

网剧镇魂街 | EP16 | 白静轩 | 调色8P

风筝起飞时最好有风,船只靠岸时最好有人等,我的左手旁边最好有你。

🚫All

网剧镇魂街 | EP16 | 白静轩 | 调色8P

风筝起飞时最好有风,船只靠岸时最好有人等,我的左手旁边最好有你。

🚫All

最美好的侯先生″

网剧镇魂街 | EP15 | 白静轩 | 调色4P

果然喜欢的人 就算过多久看 还是会心动

🚫All

网剧镇魂街 | EP15 | 白静轩 | 调色4P

果然喜欢的人 就算过多久看 还是会心动

🚫All

最美好的侯先生″

网剧镇魂街 | EP14 | 白静轩 | 调色5P  

我喜欢你 来自左肩 靠近心脏

🚫All

网剧镇魂街 | EP14 | 白静轩 | 调色5P  

我喜欢你 来自左肩 靠近心脏

🚫All

最美好的侯先生″

网剧镇魂街 | EP10 | 白静轩 | 调色9P | 组②

世界不管怎样荒凉 有你在就不怕孤单​​​

🚫All

网剧镇魂街 | EP10 | 白静轩 | 调色9P | 组②

世界不管怎样荒凉 有你在就不怕孤单​​​

🚫All

最美好的侯先生″

网剧镇魂街 | EP10 | 白静轩 | 调色10P | 组①

春水初生春林初盛 春风十里不如你

🚫All

网剧镇魂街 | EP10 | 白静轩 | 调色10P | 组①

春水初生春林初盛 春风十里不如你

🚫All

昔往

故人未归,青丝成雪(12)

        这与斩荒分开了许久,小青到是与小白去了许多地方 。


        一日夜里他们路过了个有些诡异的地方,这里不似普通的夜市,倒像极了这传说中的鬼市。


        小青自是好奇,便想拉着小白去看看,小白却有些担心


       “小青,我们还是快些走吧,这里不安全。”


       他拉住她正要走,却因一个声音停住...




        这与斩荒分开了许久,小青到是与小白去了许多地方 。


        一日夜里他们路过了个有些诡异的地方,这里不似普通的夜市,倒像极了这传说中的鬼市。


        小青自是好奇,便想拉着小白去看看,小白却有些担心


       “小青,我们还是快些走吧,这里不安全。”


       他拉住她正要走,却因一个声音停住


       “你可来自那明镜村?”


       他回头望着说话的人


       “你怎知道?”


       “这明镜村有大祸,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你胡说。”


       “你与我来,就知道是不是我胡说。”


       小白一脸担忧,小青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一路跟着。


       这鬼市有面阴阳镜,可知过去未来,这时间回到那一刻,似是小白亲眼见着这眼前之人被屠杀,而这目的,即是为了那起死回生的秘术。


        小青不知道该怎样安慰他,显得十分无助。


        小白忽的转过身来抱住她,她似是有感觉他在抽泣,她也没有说话,只是轻拍着他。  


       不知过了多久,小白放开了她,径直的走了出去。


       小青匆忙的说了声“谢过。”便跟了出去。


       这几日,他们在鬼市住下了,小白也几日不出门,小青自是担心他,日日立于门外听着这屋里的动静。


        那一日,小白出了门,远远的望着小青与店家说着什么,他走近了些便听到


       “这栗子酥不行,小白不喜欢吃糖,你去从新做一份,将这糖换成蜂蜜,这双份的钱我出。”


        见店家望向自己的身后,小青转过身来


       “小白!”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他对她笑了笑。


       “你也知道我担心,那你就好好吃饭,不要让我担心可好?”


       他点了点头。


       很快他们就离开了那鬼市,虽不知那神秘人是谁,但终归是帮了他们,应该不是个坏人。


       这临走之前,那人送与小青一样东西,小青有些不懂的看着手里的玉石


       “这是?” 


       “你留着自有用处。”


       待小青与小白走远,那神秘人卸下伪装,原是个极其清秀的红衣女子,她望着二人远去的方向,浅笑着


      “我能做的,也只剩这些。”





(拖了许久,还是更了😂😂😂)

杜鹃醉鱼
白静轩这个样子好像身怀六甲啊!...

白静轩这个样子好像身怀六甲啊!唉,本身已经是个渣攻虐受的故事了,如果再有了,就更渣更虐了,嘤嘤嘤……

白静轩这个样子好像身怀六甲啊!唉,本身已经是个渣攻虐受的故事了,如果再有了,就更渣更虐了,嘤嘤嘤……

少年病症

《桃花安》南御夫x白静轩

《桃花安》

南御夫x白静轩,短,一发完

主要来自于我的一个残暴脑洞,我写的比较浅显,欢迎大家留言交流

(1)

南御夫唇角挂着一丝血,捂着重伤的胸口躺在地上,胸膛里的肋骨估计已经碎了几根,而内力也被重创,这都是因为眼前这个莫名出现的人。

南御夫问:“你到底是谁?你想干什么?”

蒙脸人装作不经意间四处一望,像是用怀念的语气说道:“我是你在这世界上最恨的人”

南御夫眼神轻蔑:“笑话”

南御夫总觉得眼前的人透着一股他非常熟悉的感觉:“我认识你?”

蒙脸人没理会他的提问,径直走到床边坐下:“你今天带白静轩出村了?”

南御夫:“你是村子的人?”

是村子的人知道了他和白静轩的下落?然后...

《桃花安》

南御夫x白静轩,短,一发完

主要来自于我的一个残暴脑洞,我写的比较浅显,欢迎大家留言交流


(1)

南御夫唇角挂着一丝血,捂着重伤的胸口躺在地上,胸膛里的肋骨估计已经碎了几根,而内力也被重创,这都是因为眼前这个莫名出现的人。

南御夫问:“你到底是谁?你想干什么?”

蒙脸人装作不经意间四处一望,像是用怀念的语气说道:“我是你在这世界上最恨的人”

南御夫眼神轻蔑:“笑话”

南御夫总觉得眼前的人透着一股他非常熟悉的感觉:“我认识你?”

蒙脸人没理会他的提问,径直走到床边坐下:“你今天带白静轩出村了?”

南御夫:“你是村子的人?”

是村子的人知道了他和白静轩的下落?然后出来捉拿他们以防村子的秘密泄露?南御夫握紧了左手衣袖里的钢针

蒙脸人若有所思:“我知道你什么念头,你也别跟我耍花样”

南御夫看到蒙面人像是自说自话

“后悔吗?”

“……”

“我问你后悔吗?!!”他几乎是压抑的从嗓子眼挤出的愤怒

“……”

是谁?到底是谁?对他的这么仇恨?

“我知道了”






2)

早晨落了场小细雨,这是初春的第一场雨,雨不大,却正好能够轻触客栈院里的桃花树,也打落了一地花瓣,客栈背后还能看到山间水沿着峭壁流淌下来。

不知怎么的,聊着聊着就聊到了这一步,白静轩觉得今天的南御夫有些不同,和小二说话时像比平时更沉稳,和他说话时,又像比平常更迫切。

“静轩,你看这高山流水怎么样?”

“好看”

“村里的好还是这里的好?”

“这哪能比较,村里的我可是看了那么多年了”

“不管是村里的、这里的、还是其他地方的,我觉得时间上最好的高山流水是出自你之手的琴音”

“你就会逗我乐”白静轩只当南御夫平日的打趣,继续转头看石壁间的细细流水




“白静轩”

“嗯?”



再转过头时平日里稳重的南御夫已经不在,白静轩像是看到了一个十八岁的青涩莽撞小子

南御夫看着他,整个瞳孔只有他,语气却显得无措

“你愿意……我是说,我想陪你一起看遍这世界所有的高山流水,你要我吗”

他向他伸出手心,白静轩还可以看到他手心指甲掐出来的淡淡红印。

聪慧如白静轩,眼前人现在所求的‘高山流水’是何物他岂能不知?

白静轩想起年幼时母亲曾于他讲,若有一人,你能够为他食不安寝夜不能寐,能为他随便一句话心中七味杂陈,那便是属于他的缘了吧。

然后南御夫就听见面前的人轻声道

“给带路吗?”

“当然”

“包吃住吗?”

“有你的,才是我的”

“我能相信你吗?”

“……时间会是我最好的证明”

“那行,我要了”

“一买定,不退换的喔……”


他握住他的手,明明是成年男子的手却如十八岁女子一般大小,软得不像话,多少年了那掌心的温度曾是南御夫余生里最渴望的热,这热那么近,像是梦一样。


然后南御夫就看见白静轩对他笑了,一阵大风吹来,卷起院中的桃花,花瓣满天飞舞,桃花树下黄图里稍漏的染红衣角也最终被覆盖。

   

                                               End

昔往

故人未归,青丝成雪(11)

       这些时日,斩荒因那药基本上稳定住那元神,不出几日便要离开这药师谷。


       那一日,小白见着他有些好奇


       “这几日前,我见你这嘴角有伤,是被什么东西咬到了?”


       “你真想知道?”


       想起那前些日子,小青为斩荒喂药的事情。忽的邹了邹眉


      “你是对她做了什么?”...




       这些时日,斩荒因那药基本上稳定住那元神,不出几日便要离开这药师谷。


       那一日,小白见着他有些好奇


       “这几日前,我见你这嘴角有伤,是被什么东西咬到了?”


       “你真想知道?”


       想起那前些日子,小青为斩荒喂药的事情。忽的邹了邹眉


      “你是对她做了什么?”


      “你是在关心小青?我可没有欺负她。”斩荒看着小白“不信你去问问她。”


      “你要是欺负她,我……”


      “你怎样?”


      小白一时语塞,斩荒到是笑了


      “你还是不要问的好。”


       忽的斩荒瞧见个人,他避开了小白,寻着那人的踪迹去了。


      “逆云。”


      “主上。”


      “事情可办妥?”


      “只是那明镜村的村长,什么都不肯说。”


      “那就杀了。”


      “是。”


      逆云刚走,小青便出现在他面前


      “你在这做什么?”


      “你可听见什么,看见什么?”


      “什么我不能听见于看见吗?那我就不听不看,再说,我刚来,就看见你一人。”


       小青是见到了逆云,但真的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斩荒笑了


       “你可是有事找我?”


       “我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吗?”她看着他“好啦,不与你说笑了。只是想问,此次离开药师谷,你要去哪?”


       “北荒。”


       “那小白可去?”


       “他好像并无此意。”


       “那我和小白一起走,他若没人护着,我放心不下。”


       “小青你可是说真的。”他们身后传来了小白的声音。


       “小白,你也在啊,当然是真的,我说过保护你的。”


       这分离的那日还是来了,小青匆匆于斩荒话别,就于小白走了。


       这一路上,小青时不时的想起他们的对话


       “你若有一天在外面玩腻了,记得来北荒找我。这一路上你护他之前,先护好自己,莫要受伤。”


       “可是……”


       “你若受了伤,我离你若是很远,怎么护你?”


       “好,好,好,我答应你,再见你时,我还是此时的小青可好。”


   ……








(如果我说,突然间好像或许可能不想写了,可以吗?😂😂😂)

昔往

故人未归,青丝成雪(10)

       小白没见着小青已有几日,那天他刚要寻她,这便看见斩荒与她说着些什么。他似是想到几日前许宣与他说的事情。这样看来小青是这样做了。他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走开了。


        许宣见着小白有些失落的样子,不禁有些好奇


       “刚才不是说要去找那妖,这么快便回来了?”


       “小宣,我想问问你,倘若你看见一女子就欢喜,可当她与别人在一起,你的心里就怪怪的,这可是喜欢她?”...




       小白没见着小青已有几日,那天他刚要寻她,这便看见斩荒与她说着些什么。他似是想到几日前许宣与他说的事情。这样看来小青是这样做了。他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走开了。


        许宣见着小白有些失落的样子,不禁有些好奇


       “刚才不是说要去找那妖,这么快便回来了?”


       “小宣,我想问问你,倘若你看见一女子就欢喜,可当她与别人在一起,你的心里就怪怪的,这可是喜欢她?”


       “你喜欢那妖?”


       “我不知道……”


       “那你问我做什么?”


       “你与那个她可是这样?”


       “她……”


       许宣的记忆里一直有一个红衣女子,可她却不辞而别,只留下一封书信。


       “小宣……”小白叫着他。


       “她与我没有任何关系。”许宣有些伤感。


       小青这几天一直躲着斩荒,都没有看见小白,也不清楚这几日为何他不来找她。她实在有些好奇便自己去问他。


      她敲着他的门


      “小白。”


       小白将门打开了


      “小青,你怎么来了。”


      “我这几天都没有看见你,你不来找我,我只能来找你了。”


      “我去找过你,只是你在与斩荒说着什么,我便先离开了。”


      “你可是也知道那事?”


      “小青我问你,要是那需要医治的人换做是我。你可会医我?”


       这时小青有些愣住,好久才回着


       “我不知道。”


       小白笑了笑


       “不说这个,今日你来的刚好,这药师谷正值花开之季,我这做了些鲜花饼,你要不要尝尝?”


       “好啊。”




  



(小青可能,或许,说不定对斩荒心动了……吧?😂😂😂)

昔往

故人未归,青丝成雪(9)

       许宣的医术到是没话说,但医不医得了斩荒,这还是取决于小青。

       许宣将全部的药熬好,递于小青

       “你这妖可想好了?”

       “嗯”她看着还未醒的斩荒“吃了这药之后,他就不会痛了吗?”

       “当然。”

       “那你先出去,我自己来。”...



       许宣的医术到是没话说,但医不医得了斩荒,这还是取决于小青。

       许宣将全部的药熬好,递于小青

       “你这妖可想好了?”

       “嗯”她看着还未醒的斩荒“吃了这药之后,他就不会痛了吗?”

       “当然。”

       “那你先出去,我自己来。”

        这屋内只剩下了小青与斩荒二人,小青踱来踱去,一时间还是有些下不了决定。

       她忽的坐在床榻,看着他自语着

       “我可不是占你便宜,我呢,要提前与你说清楚。”

       她含着那药,一点点靠近他,可离得越近,反而紧张的是她,那第一口药就这样被她自己吞了下去。

        她内心挣扎了许久,便找了个帕子将他的眼睛给蒙上了。

        斩荒醒来时,便觉这唇上有一丝温热,他下意识的抓住了她,她一惊,咬了他一下。

        他放开她时,她迅速起了身,跑开了。

       他坐了起来,去下了蒙住眼睛的帕子,这嘴里还有着那丝丝药味和那淡淡的血腥味。他碰了一下被她咬破的嘴角,尽然笑了。

      看着小青跑了出来,这许宣便有些奇怪

      “你怎么了?”

      “我,我没事啊。”

      还没等到许宣再问下去,小青就不见了人影。

       这几日,小青是见着斩荒就躲,就更不要说单独的待着。

       那一日他特意去找了她,她开了门看见了他,砰的一下把门关上了,她隔着门与他说着

       “你,你千万不要误会,我,我只是……”

       “你在医我?”

       “嗯……”

       他站在她门外许久没有离开,她见他未走便将门打开了

       “你不要多想……”

       “好。”他笑着看着她。

昔往

故人未归,青丝成雪(8)

       他们此次前来的目的,到也简单,这斩荒元神重聚的那一刻,并不完整,需要些奇药稳定。


        那日,小白去找了许宣


        “小宣,这些日子可能要麻烦你了。”


        “你请便,但那妖,若是不安定,我可不客气。”


        “你上次与我说的那药,到底是少了什么?不好配吗?”...




       他们此次前来的目的,到也简单,这斩荒元神重聚的那一刻,并不完整,需要些奇药稳定。


        那日,小白去找了许宣


        “小宣,这些日子可能要麻烦你了。”


        “你请便,但那妖,若是不安定,我可不客气。”


        “你上次与我说的那药,到底是少了什么?不好配吗?”


        “你真想知道?”


        “嗯。”


        “那千年蛇妖的蛇毒。”


        “这可会伤着小青?”小白有些担心。


        “那毒在她的嘴里,所以要释放,可能……”


        小白好像明白了什么,可这怎么好与小青说。


       小青到是离他们不远,听着要她的蛇毒去治斩荒,她自是愿意的。可她也能想到要释放出那毒,最好的方式便是那如吻一般的传递。


       可是这对小青来说就有些难办。

       她有些犹豫的去找斩荒,可当她见着他时,明显有些呆了。


       她从来没有看见过他的那种样子,她自知元神不整是何等之痛。


       她紧张的问着


       “阿荒,你很难受吗?”


       “没事。”他挤出个笑容。


       “怎么会没事?”她有些着急 “不行,我要帮你,你等一下,我这就去找许宣。”

昔往

故人未归,青丝成雪(7)

     小青很快便回来了,听着他们说着要去什么药师谷,有些好奇的问着


       “听说那谷主是个脾气怪怪的人,小白你怎么认识他的?”


       “许宣吗?他自幼出了明镜村,这些年断断续续的回来过。”


       “小白,我也要去,我们一起。”


       “你是想去看看那稀有的药材吧,这次你可不能偷,否则许宣会杀了我。”小白开玩笑的说着。...




     小青很快便回来了,听着他们说着要去什么药师谷,有些好奇的问着


       “听说那谷主是个脾气怪怪的人,小白你怎么认识他的?”


       “许宣吗?他自幼出了明镜村,这些年断断续续的回来过。”


       “小白,我也要去,我们一起。”


       “你是想去看看那稀有的药材吧,这次你可不能偷,否则许宣会杀了我。”小白开玩笑的说着。


       “我保证,我只看,真的。”


       不出几日,他们便来到药师谷。


       这许宣到是真的奇怪,好像特别不喜欢妖,尤其是蛇妖。


       小青有些愤愤不平,独自在那药师谷的竹林里踱来踱去。忽的被小白拍了一下肩膀


      “小青。”他给她递了一个果子“你呀,不要怪许宣。他不是针对你。”


       “我才没那么小气。”


       “对对,小青最大气,那你可愿回去?”


       “你在陪我走走可好?”


       “你想去哪?”


       “灵药种在哪,我就去哪。”


       “那走吧。”


       一路走着,药香四溢。小白看着小青,不尽回忆起那日醉酒后她与他说的话,似是从来没有人与他这样说过。


       小青忽的与他对视


       “你看着我这么久,是我的脸上有东西?还是……”她靠近他“还是觉得我好看?”


       小白愣了一下,却如实回答着


       “确实好看。”


       “真的?”


       “嗯。”

昔往

故人未归,青丝成雪(6)

     这小白醉酒的时间或许有些长,小青也有许多问题想问斩荒,见小白未醒。便一一地问了出来。

     “都说你之前的元神破灭了,那是怎么被小白救下的?”

      “你可知明镜村有一秘术可聚魂?”

      “真的?!”小青有些惊奇“那我要让小白带我去看看。”

      明镜村于世隔绝,世世代代相传着一种秘术,这就是为何他们要消除外来人记忆的原因。

      可能救斩荒只是一个巧合,可毕竟救了他...

     这小白醉酒的时间或许有些长,小青也有许多问题想问斩荒,见小白未醒。便一一地问了出来。

     “都说你之前的元神破灭了,那是怎么被小白救下的?”

      “你可知明镜村有一秘术可聚魂?”

      “真的?!”小青有些惊奇“那我要让小白带我去看看。”

      明镜村于世隔绝,世世代代相传着一种秘术,这就是为何他们要消除外来人记忆的原因。

      可能救斩荒只是一个巧合,可毕竟救了他,这恩情是要还的。

       斩荒醒来之时,他已在明镜村待了许久。而眼前只有小白一人,小白看着他

       “你可算醒了。”

       他有些好奇,看了看四周起身说着

       “可是你救的我?”

       “谁救的并不重要”他为他斟了一杯茶“既然有缘相遇,不防与我说说外面的世界。”

       “你从来没有出去过?”

       “外面的世界好看吗?”

       他与他说了很多,提到这村子外面的青城山。又提到了北荒,那九重天,与许许多多的一切。

       接下来这修养的日子里,斩荒基本走便了这村子里的每一处。这里的人都如小白一样单纯,也因如此,这村子的长老会直接与他说着

       “这世间险恶,若你那一天出村,需收了你的这段记忆才可。”

       “待我出去那日,自会告知长老。”

       斩荒虽这样回着,但对于他,他并不想忘。

       待他出村那日,他与小白约好,只要他不收他的记忆,他便带他出去。

        他们约好在村口相见,他如约而至,他赴约将他带了出去。

……

       “那日可是你们刚出来?”小青好奇的问着。

       “小白,可不就碰上了你。”

       “你还绑了我呢。”

       “我跟你道歉。”

       “不用的。”她对着他笑了笑“那个,我叫你阿荒你不会生气吧。总是叫妖帝显得很生疏。”

       他既然笑了

       “你爱叫便叫吧。”

       “那好,阿荒。”

       一旁的小白醒了过来,看着小青问着

       “你们聊什么呢?”

       “小白你醒啦,我和阿荒在聊明镜村呢,那里好玩吗?”

       “你想去吗?等有机会我带你去如何?”

       “那这么说定啦。”

       她起身向外走去

       “你们等我一下,我给你们拿些好吃的。”

       


昔往

故人未归,青丝成雪(5)

      小白自小生活在明镜村,自是不知道外面世界的样子,不过倒是听村里的老人说过,这人有好坏,妖也一样。

      虽说离开明镜村的人要被消除记忆,可小白却未斩荒破了例。作为交换条件,斩荒将他带了出来。要是不出来,他也不会遇上小青,这个特别的女子。

      小青的山洞里全部都是些小妖,比起小青来修为更浅,他们都唤她山君,虽说是自诩,但小青意气,自是讨小妖们喜欢。

       作为小青的朋友,小妖自是拿最好的东西招待他们。酒过半旬,小青尽搭着小白的肩...

      小白自小生活在明镜村,自是不知道外面世界的样子,不过倒是听村里的老人说过,这人有好坏,妖也一样。

      虽说离开明镜村的人要被消除记忆,可小白却未斩荒破了例。作为交换条件,斩荒将他带了出来。要是不出来,他也不会遇上小青,这个特别的女子。

      小青的山洞里全部都是些小妖,比起小青来修为更浅,他们都唤她山君,虽说是自诩,但小青意气,自是讨小妖们喜欢。

       作为小青的朋友,小妖自是拿最好的东西招待他们。酒过半旬,小青尽搭着小白的肩膀说着

       “从今天起,我保护你,要是谁欺负你,我帮你打跑他。”

       “你说的可算数?”小白醉醉的问着。

       “我堂堂山君,说的出做的到。”她靠着他的肩膀,傻笑着“我们再喝一杯。”她伸手去够酒杯,缓缓扶着桌子起了身“酒呢?”她踉踉跄跄的走到一个叫小灰的兔妖面前“再去拿些酒来。”

       “好的,山君。”小灰回着。

       等了许久,也没见小灰回来。她有些心急,便去了洞口寻他,洞口立了一人。小青好奇的问着

       “妖帝怎么独自在此?”

       斩荒浅笑

       “我需问你一个问题,你且如实回答我。”

       “妖帝问便是。”

       “你说要与小白交朋友,可单单只是为了那琴?”

       “是为了琴,但为什么不能交个朋友。我也把妖帝当朋友。”

       “我?”

       “嗯。”

       “这妖族不是敬我就是怕我,那你是那种?”

       “都是妖,我为何要怕你,至于敬你,好像也没有。我呀,可能是第三种,就像小白和你。”她将他拉了进去“一个人在这多无聊,我们一起喝酒去。”

       虽说蛇是冷血动物,可小青的手却是暖的,这样被她拉着,斩荒到不觉得奇怪,只是越发觉得这女子不仅有趣,还有些可爱。

       小白依在桌子上睡着了,小青没有吵醒他,只是让小妖安静些,让他睡会。好一会才忽的意识到自己还拉着斩荒的手,她松开他的手,顺手解开披风盖在小白身上。

       待到小灰买酒回来后,这原本喧闹的环境早已安静。只见着小白在一旁睡着,小青于斩荒说着什么,似是很有趣的事情,两人都是笑盈盈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