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面鸮

19.7万浏览    1657参与
Five fall
感谢拉普兰德小姐的倾情安利和不...

感谢拉普兰德小姐的倾情安利和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黄发爱豆路的cp应援曲。
【是什么让我冒着作业做不完的风险激情产量】

感谢拉普兰德小姐的倾情安利和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黄发爱豆路的cp应援曲。
【是什么让我冒着作业做不完的风险激情产量】

坎岚

【晨光】华白

血魔和黎博利都是夜行动物。


关于这一点,华法琳和白面鸮在一开始确认关系后就达成了共识。


和一个比自己还能熬夜的人在一起对于华法琳而言无疑是新奇的体验。况且两人可以一起在医疗部值夜班,华法琳的夜生活质量从而得到了直线提升。


“白面鸮,讲个笑话吧。”


放下手中的工作,白面鸮乖巧地抬起头,看向坐在自己隔壁办公桌的医疗部前辈,兼自己的恋人。“正在检测中,发现一则。杰西卡是所有干员里出勤率最高的干员,因为她在博士的地牢里待着的时间也被算进去了。”


这样的对话总能成功地让上了年纪的血魔笑得前仰后合,医疗部的夜晚就伴着那不时传出的笑声一个又一个地度过。


笑累了,华法琳从铺...

血魔和黎博利都是夜行动物。


关于这一点,华法琳和白面鸮在一开始确认关系后就达成了共识。


和一个比自己还能熬夜的人在一起对于华法琳而言无疑是新奇的体验。况且两人可以一起在医疗部值夜班,华法琳的夜生活质量从而得到了直线提升。


“白面鸮,讲个笑话吧。”


放下手中的工作,白面鸮乖巧地抬起头,看向坐在自己隔壁办公桌的医疗部前辈,兼自己的恋人。“正在检测中,发现一则。杰西卡是所有干员里出勤率最高的干员,因为她在博士的地牢里待着的时间也被算进去了。”


这样的对话总能成功地让上了年纪的血魔笑得前仰后合,医疗部的夜晚就伴着那不时传出的笑声一个又一个地度过。


笑累了,华法琳从铺满了各种报告的桌前挣扎着支起身体,慢悠悠地逛到自己的冰箱前,从中拿出一袋人造血浆。


华法琳医生的冰箱中冷藏着成堆的人造血浆早已不是个秘密,这毕竟是血魔的主食。可最近才出现在冰箱门上的冰咖啡以及特意腾出的冷冻室中,速冻食品一盒盒摆放得整整齐齐,整个医疗部都没人注意到。


顺手帮白面鸮捎了一瓶哥伦比亚风味的咖啡,华法琳迈着轻快的步伐回到办公桌前。趁着那黎博利正专注于眼前的工作,华法琳猝不及防地将冰凉的咖啡贴上那白皙的脸颊。


“系统发现未知危险因素,即将开启自动防御模式。”


就在白面鸮要从原位逃离时,视线中突然多出了一头白发,红色的眼睛微微眯着。


警报自动解除。


华法琳将咖啡放在恋人的桌上,捏着白面鸮小巧的下巴,低头索求了一个短暂又轻柔的吻。


华法琳及时从白面鸮的唇上移开,她担心继续下去的话今晚似乎也没必要值班了。


清了清嗓子,华法琳义正严辞道:“咖啡是用来给你充电的。”


“谢谢。”脸上的红晕依然没退下去,白面鸮小声地对华法琳说道。


“嗯?不用谢,虽然你是黎博利但我还是怕你挺不住,毕竟博士的要求太多了,这么多实验数据整理起来也难免会感到疲倦……”


就在华法琳即将开始长篇大论地吐槽博士曾经在会议中提出的各种奇怪时,她察觉到白面鸮的面色更加红润了。


“难道……你是在谢我刚才给你的另一种充电方式?”


似乎被猜透心思一般,白面鸮先是本能地点了点头,然后又猛地摇了起来,好像要把刚才闹钟的想法给甩出去一般。


华法琳再一次被黎博利小姐可爱的反应戳中了长歪了的笑点。可这次她强忍住了笑意,心底涌来的悸动瞬间淹没了升到嘴边的笑声,换来的是更加激烈、更加缠绵的吻。


金色的眼睛在两唇相交时便颤抖着闭上,华法琳却没有合上双眼。她喜欢在接吻时看着自己恋人的反应。


离自己不过几寸的地方,少女的睫毛长而密,不时刮到自己的眼睑;对方的鼻息急促地打在自己不断吸吮着的上唇;口腔中覆满了除鲜血外的清香,比新鲜的血浆更令人上瘾。


不断在时光中寻找乐趣的血魔这一次终于缓缓收敛了那血红的双目,专心地投入到了此刻的心悸之中。


黑暗的视线内,华法琳隐约感受到一丝光悄悄溜进了闭合着的眼睛。


天边不知不觉多了一个火球,散发着微弱的、令人昏昏欲睡的光芒。


两个人的脚边只投下了一道影子。

楪宣

白面鴞×失智博士

又是個失智回到基建的一天。

你打開了宿舍的門,清麗無感情的聲音響起。

「檢測到博士到來,白面鴞的好感度上升。」

是鴞鴞!!!!

雖然台詞寫的是白面鴞好感度上升,然而現實是你對鴞鴞的好感度絕對上升的比鴞鴞對你的好感度還快。

「鴞鴞!鴞鴞!今天終於可以讓你精二了!」

你拿出了以失智為代價從敵方那裡搶來的高階素材,獻寶似的交給鴞鴞。

然後你的精神網路就斷線了。

在你昏倒前,鴞鴞的臉上依然毫無情緒的漣漪。

雖然,你一直都知道她因為一些原因無法展露情緒……但,多少還是有些失落。


要是能有更多情感就好了……


「晚安,博士。」

迷懵之中似乎聽到這麼一句話。

然而你並沒有看到鴞鴞說完後,嘴角勾起的弧度。


\白面鴞...

又是個失智回到基建的一天。

你打開了宿舍的門,清麗無感情的聲音響起。

「檢測到博士到來,白面鴞的好感度上升。」

是鴞鴞!!!!

雖然台詞寫的是白面鴞好感度上升,然而現實是你對鴞鴞的好感度絕對上升的比鴞鴞對你的好感度還快。

「鴞鴞!鴞鴞!今天終於可以讓你精二了!」

你拿出了以失智為代價從敵方那裡搶來的高階素材,獻寶似的交給鴞鴞。

然後你的精神網路就斷線了。

在你昏倒前,鴞鴞的臉上依然毫無情緒的漣漪。

雖然,你一直都知道她因為一些原因無法展露情緒……但,多少還是有些失落。


要是能有更多情感就好了……


「晚安,博士。」

迷懵之中似乎聽到這麼一句話。

然而你並沒有看到鴞鴞說完後,嘴角勾起的弧度。


\白面鴞鴞天下第一/


坎岚

【秋色】华白

在这一天前,白面鸮的秋天是金色的。


街道旁的梧桐树在季节的更迭中不知不觉就变成了另一个颜色,代表着枯萎的颜色。可这色彩在秋日中实在无法令人联想到事物的凋零,更像是蓬勃的生命力在这个时刻焕发出了新的活力。金黄的树叶缓缓落下,偶尔也会掉在自己的身上。


白面鸮下班时总能正巧赶上黄昏,云被夕阳染上和梧桐树叶一样的颜色,随后和那一地的落叶连成一体。


华法琳也喜欢这样的金色,那是和自己眼前的黎博利的眼睛一样的颜色。


长生不老的血魔是很难在漫长的生命中得到什么乐趣的——当你所了解的一切都被一一尝试后,也就不剩下什么新鲜感了。


可在那个令人昏昏欲睡的黄昏中,神情专注的少女让华法琳...

在这一天前,白面鸮的秋天是金色的。


街道旁的梧桐树在季节的更迭中不知不觉就变成了另一个颜色,代表着枯萎的颜色。可这色彩在秋日中实在无法令人联想到事物的凋零,更像是蓬勃的生命力在这个时刻焕发出了新的活力。金黄的树叶缓缓落下,偶尔也会掉在自己的身上。


白面鸮下班时总能正巧赶上黄昏,云被夕阳染上和梧桐树叶一样的颜色,随后和那一地的落叶连成一体。


华法琳也喜欢这样的金色,那是和自己眼前的黎博利的眼睛一样的颜色。


长生不老的血魔是很难在漫长的生命中得到什么乐趣的——当你所了解的一切都被一一尝试后,也就不剩下什么新鲜感了。


可在那个令人昏昏欲睡的黄昏中,神情专注的少女让华法琳看到了一些全新的、从未见到过的、随后让自己入迷的,事物。


白面鸮发觉不远处的梧桐树下,一位身着黑色风衣的白发女人已经盯着自己看了十分钟了,红色的双眼说明了其血魔族的身份。鬼使神差的,那双腥红色的眼睛没有以为会出现的残酷和冷意,却有着一丝古怪的情绪。


她是把自己当成……小孩子的玩具了吗?


怀着求知的精神,白面鸮鼓起勇气走到了血魔族的身前。


“请问,您今年几岁了?”


华法琳的思绪随着这突兀的问题,产生了一瞬间的停滞,随即爆发出止不住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还真是和我料想的一样有趣!”


“抱歉,我不明白您的意思。您认为我是一件物品吗?”白面鸮金色的瞳孔中充满了疑惑,这让华法琳再一次笑出了声。


“不不不,”白发的血魔没摆出什么架子,过往的岁月并没有让她成为一个老古板,“我只是觉得我非常幸运。”


非常幸运能遇到有趣的你。


“您的话让白面鸮不解。正在搜寻‘白面鸮’与‘幸运’的相关释义……”


一只手自然而然地搭上黎博利小巧的肩膀,华法琳问道:“你这是在讲冷笑话吗?”


“如果您要听的话,我现在会去搜寻的。”非常奇怪的,白面鸮觉得自己对面前的血魔族不禁没有心生畏惧,反而觉得颇为亲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华法琳越发感觉这位初次相见的小姐是个有趣的人。


不知道是不是那位能让自己陪她到老的人呢?


看到笑意和温柔填满了血色的双眸,白面鸮不自觉地感到放松。微不可察地,心中隐隐生出一丝期待。


也许以后的秋天里,多出一抹鲜艳的红色也会不错呢。

榆木脑子
五禽戏·鸟飞(?...

五禽戏·鸟飞(?)
继续搬运本子上涂鸦练习上色

五禽戏·鸟飞(?)
继续搬运本子上涂鸦练习上色

造梦师_降临

【明日方舟】Littlest Things 06

作者:造梦师_降临

白面鸮那别具风格的外套正挂在座椅的靠背上,此刻的她仅仅穿着一件贴身的小白裙,配合如兰的吐息,即便是平淡的表情中,也好像有无穷无尽的话语藏在瞳仁下。

废人
字数有丶多,想表达的没表达出来...

字数有丶多,想表达的没表达出来,反而越写越沙雕,越写越ooc,嘛....希望看大家能凑合着看看,就当是在看杂耍吧。

⚠️不是車,真的不是⚠️我只是用不习惯lof的文字编辑......

这边建议您半夜时分观看,因为那个时候脑子较为混乱,且,本文ooc严重,花了将近两周的时间,就...今天一点明天一点这样,所以内容可能有些冲(chòng


链接:https://shimo.im/docs/ywX3tQwYRHyqPhDr/ 「I   really  ∞」,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或小程序打开

字数有丶多,想表达的没表达出来,反而越写越沙雕,越写越ooc,嘛....希望看大家能凑合着看看,就当是在看杂耍吧。

⚠️不是車,真的不是⚠️我只是用不习惯lof的文字编辑......

这边建议您半夜时分观看,因为那个时候脑子较为混乱,且,本文ooc严重,花了将近两周的时间,就...今天一点明天一点这样,所以内容可能有些冲(chòng


链接:https://shimo.im/docs/ywX3tQwYRHyqPhDr/ 「I   really  ∞」,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或小程序打开

VeroveryveryModa
手书 两天火速摸完了 b站av...

手书 两天火速摸完了
b站av75472944
送葬人x白面鸮

手书 两天火速摸完了
b站av75472944
送葬人x白面鸮

伤跡

【元气骑士风x明日方舟】
像素点儿【莱茵生命篇(无精二)】

画精二超麻烦的呀呀呀,带梅尔星极哥伦布我觉得我是天使~

【元气骑士风x明日方舟】
像素点儿【莱茵生命篇(无精二)】

画精二超麻烦的呀呀呀,带梅尔星极哥伦布我觉得我是天使~

幕泠小妖
hhhh我可真是个恶魔。不对,...

hhhh我可真是个恶魔。不对,我是小妖。

hhhh我可真是个恶魔。不对,我是小妖。

青空Celia
hhhhh是肯德基和明日方舟的...

hhhhh是肯德基和明日方舟的联动漫画✅

AI腔调的白咕咕好可爱~

侵删


hhhhh是肯德基和明日方舟的联动漫画✅

AI腔调的白咕咕好可爱~

侵删


没来过!

【华白 】幻象

写的太着急了,后面会有补充...我真的写不了信仰问题啊...所以最后还是变成一个肤浅的小甜饼了,欢迎享用。


(四)

在罗德岛的船舱深部,有一个小酒吧,提供着廉价的酒以及吸烟、打架的空间。柜台后是昏昏欲睡丰蹄族男人,离真正的夜晚开始还有八九个小时,这个点很难有清闲的干员晃到这里,要上一杯玛格丽特。

清脆的敲击声惊醒了角峰,他懒懒抬头,对上了一双血红色的眸子,丰蹄的本性让他打了个激灵。华法琳撇了撇嘴,似乎在嘲笑着这可悲的生物本能。

但是稳重的雪域守卫随即露出了温和的笑。

“女士们,你们来的很早。”

“嘿!丰蹄男人,你不知道这个时间对于血魔和黎博利人来说,就是深夜吗?”

“您说...

写的太着急了,后面会有补充...我真的写不了信仰问题啊...所以最后还是变成一个肤浅的小甜饼了,欢迎享用。



(四)

在罗德岛的船舱深部,有一个小酒吧,提供着廉价的酒以及吸烟、打架的空间。柜台后是昏昏欲睡丰蹄族男人,离真正的夜晚开始还有八九个小时,这个点很难有清闲的干员晃到这里,要上一杯玛格丽特。

清脆的敲击声惊醒了角峰,他懒懒抬头,对上了一双血红色的眸子,丰蹄的本性让他打了个激灵。华法琳撇了撇嘴,似乎在嘲笑着这可悲的生物本能。

但是稳重的雪域守卫随即露出了温和的笑。

“女士们,你们来的很早。”

“嘿!丰蹄男人,你不知道这个时间对于血魔和黎博利人来说,就是深夜吗?”

“您说的对,是我多嘴了,请问需要些什么?”

“一杯橙汁就好了,”华法琳弹了弹桌面上并不存在的灰,“我对这些不感兴趣。”

角峰本想说,这样的话你们完全可以去厨房找古米,但是转念一想,来到这里的人能有多少是纯粹的为了喝酒呢。角峰曾疑惑为什么博士要把他安排在这里,直到有一天德克萨斯对拉普兰德用出了剑雨,而角峰发挥了巨大的作用,阻止她们拆了船舱。虽然华法琳“威名远扬”,但目前来看,这两名医疗部干员显得随和而又无害。

角峰很快做好了橙汁,相比于配制酒,他的确更擅长做这些不够刺激的果汁。三人目光接触,气氛有些尴尬,雪域守卫不会是一个没有眼头见识的人,于是他为自己调了一杯蔬菜汁,坐到了一旁,这个距离正好能够宣告他对两人谈话内容的不感兴趣。

华法琳取下了自己的血袋,小口啜饮着。

白面鸮拿过橙汁,不轻不重地咬着吸管。

“喜欢咬吸管的人,一般都很偏执。“华法琳舔了舔尖牙,食指叩叩那玻璃杯,发出清脆的响声。

“白面鸮发现您也喜欢咬吸管。”

“我是被你带偏了好不好。”华法琳又撇了撇嘴,这是她今天第五次撇嘴。

“白面鸮并不赞同您今天下午的行为,胁迫他人与您一起逃班,有大概率会使凯尔希医生的情绪指数大幅度下降,除此之外,系统分析您的下个月工资很有可能成为晋升银灰的材料。”

“你知道我根本不在乎的。“

华法琳凑近白面鸮,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近,是那种已经逾越礼节的距离。

太近了。

白面鸮耳羽颤动着,她脸有些发烫。

“我说,你才华不输赫默,怎么甘心给她当副手?“

白面鸮抿了抿嘴,她其实想将脖子扭个一百八十度,留个彻头彻尾的“冷脸”给华法琳。

但是她没有,她不想暴露自己是个贪恋暧昧的人。

白面鸮适当地往后退了一点,“您为什么不取代凯尔希。“

华法琳笑了起来,是那种出声的、放肆的笑,“我不适合当一名领导人。“

“白面鸮也只是选择了合适的岗位。“

“可当我活得越久,我就越发觉得这是命运的安排。“
“白面鸮不认为宿命论是正确的。“白面鸮脑中有很多声音在叫嚣,她有很多话想说,她可以列出很多条理由反驳华法琳,但是最后她能做到的只能是屈服于脑内的声音,保守地保持了沉默。

华法琳第六次撇了撇嘴,但是眼里却闪着胜利的光芒。

“白面鸮,你没办法反驳我是吗?“

白面鸮当然知道华法琳不是简单地指两人岗位的问题,她在触碰一些深层次的脆弱的东西。

肆意妄为的血魔总是喜欢在悬崖边舞蹈,毫无恐惧,毫无羞耻,毫无愧疚。

 “你不愿意我也不会强求,毕竟这样…“华法琳深吸了一口气,“显得太刻意了。”

 

白面鸮始终不愿意承认她是个宿命论者。即使她总是悲观地认为她罹患矿石病是命运的选择,矿石病给她带来的全新视角也是命运的选择。遇见难以解释的事情太多,就会不可避免地依赖宗教,但是白面鸮宁愿自己成为宿命论的屈服者,也不愿成为宗教的附庸,这或许是由于她脑中的声音,又或许是她的个人经历,谁知道呢。

白面鸮没有信仰。


其实这些话题的起因是一个无聊的玩笑。

华法琳伏在白面鸮的身体上,问她为什么从来不喊“上帝”“我的神啊”这些词,白面鸮坐起身,非常严肃地表示她是无神论者,并且还少有地列出不少理由。

两人都忽略了白面鸮脑内的声音根本不允许她喊出这些字眼。

华法琳也难得严肃地跟白面鸮讨论起了宗教问题。

“因为无知而选择当一名无神论者,我不欣赏。”华法琳用指甲划着白面鸮的面颊,暧昧不明地笑着。

白面鸮拨开华法琳不安分的手,要求明天认真讨论这个问题。

“那就去角峰的那个小酒吧。”

 

“白面鸮并不认为这很刻意,系统分析华法琳医生想要深入了解白面鸮。白面鸮也很乐意对华法琳医生开放,但是由于一些不良因素,导致主机无法完全解析某些程序包,错误发生,白面鸮选择道歉。“

“你的思想很迷人,我感觉这或许是一个突破口。“华法琳拿起白面鸮面前剩余的橙汁,一饮而尽,“你相信命运却没有信仰,跟我这个老家伙一样,可爱的悲观。”

“白面鸮不认为这有什么意义。”

“这很重要。”

华法琳站起身,仰视着坐在高高凳子上的白面鸮。

“你觉得你遇见我,到底是阴差阳错,还是…”

“命中注定,华法琳医生。”




 

 

 

 

TBC


不会画画的阿云

难道你们都是在店里吃的吗

罗德岛与猫 12

难道你们都是在店里吃的吗

罗德岛与猫 12

球球
是卡西欧白咕咕_(:з」∠)_...

是卡西欧白咕咕_(:з」∠)_
没记住咕咕的颜自由发挥的

是卡西欧白咕咕_(:з」∠)_
没记住咕咕的颜自由发挥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