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发吟

518浏览    14参与
紫釵

[凱歌拉郎]《白髮吟》二刷問卷調查(大陸區)

※此問卷針對大陸地區的朋友,如果台灣有需要的可填寫這邊【凱歌拉郎】白髮吟二刷預定調查表(灣家)


由于未来"可能"会把新刊雁双飞&游园惊梦托给大陆代理商贩卖(因为我做了一件白痴事...)。既然我会再把书寄到大陆,那如果还有人需要白发吟的话我就连同台湾的数量一起印一印,只是很抱歉还是繁体就是Orz..

有意者请填写这边的问卷 白发吟二刷预定调查表(陆生)

※请注意这是预定,所以希望您不要填了单子后又不要本子了,我会很伤心。本子没有要赚钱只是基于分享的心情而已。


当然如果未达到可以再二刷的数量就不会印了,非常抱歉。

白髮吟部分公開文章可在這試閱

※此問卷針對大陸地區的朋友,如果台灣有需要的可填寫這邊【凱歌拉郎】白髮吟二刷預定調查表(灣家)


由于未来"可能"会把新刊雁双飞&游园惊梦托给大陆代理商贩卖(因为我做了一件白痴事...)。既然我会再把书寄到大陆,那如果还有人需要白发吟的话我就连同台湾的数量一起印一印,只是很抱歉还是繁体就是Orz..

有意者请填写这边的问卷 白发吟二刷预定调查表(陆生)

※请注意这是预定,所以希望您不要填了单子后又不要本子了,我会很伤心。本子没有要赚钱只是基于分享的心情而已。


当然如果未达到可以再二刷的数量就不会印了,非常抱歉。

白髮吟部分公開文章可在這試閱

紫釵

【凱歌拉郎】白髮吟二刷預定調查表(灣家)

我本來以為沒人買的,所以印很少

結果場次還沒到就賣光了...

有需要的人可以填寫喔!

但是,數量太少就不會加印了,在此提醒。謝謝

CWT43攤位上也會有二刷調查表能填寫 則一就好

二刷預購調查

(因為我本來是傾向不印的)

我本來以為沒人買的,所以印很少

結果場次還沒到就賣光了...

有需要的人可以填寫喔!

但是,數量太少就不會加印了,在此提醒。謝謝

CWT43攤位上也會有二刷調查表能填寫 則一就好

二刷預購調查

(因為我本來是傾向不印的)

紫釵

[凱歌/亦度九九]白髮吟(15)(END)

CP:陈亦度X莫循 [凯歌拉郎CP]

*圈地自萌

 不适应者慎入

OOC有

请勿以任何形式转载,谢谢

繁體請走這


    那女孩总是「九爷九爷」的唤着,面带桃红,笑靥如花。对上那璀灿星眸时,水汪汪的大眼睛诉说着满腔情意,一身轻纱飞舞摇曳的身形婀娜多姿,总爱在那金银花边舞着。

    他知道女孩为九爷花尽的心思,也看见女孩为九爷而坚强的身影,有多少次想牵起那双手诉说着自己的情意。可最终,九爷没有让这女孩的心意成真,没有让女孩的努力有开花结果的好结局反而将女孩推...

CP:陈亦度X莫循 [凯歌拉郎CP]

*圈地自萌

 不适应者慎入

OOC有

请勿以任何形式转载,谢谢

繁體請走這







    那女孩总是「九爷九爷」的唤着,面带桃红,笑靥如花。对上那璀灿星眸时,水汪汪的大眼睛诉说着满腔情意,一身轻纱飞舞摇曳的身形婀娜多姿,总爱在那金银花边舞着。

    他知道女孩为九爷花尽的心思,也看见女孩为九爷而坚强的身影,有多少次想牵起那双手诉说着自己的情意。可最终,九爷没有让这女孩的心意成真,没有让女孩的努力有开花结果的好结局反而将女孩推入别人的怀里,暗藏着泪将女孩的手放进别人的掌心。


    风散了、花落了,金银花不再娇艳,鸳鸯藤没有人怜惜。这故事一点都不美丽,也不扣人心弦,有的……只是令人嗤之以鼻的愚笨,对故事里的每个人还有那个称为九爷的主角。


    这园子里的人,声声切切的喊着「九爷好」、「九爷早」,每个人总挂着笑容,欠着身对那低矮的身影一声尊称一声景仰。那骆驼摇铃的声响穿越了沙漠后,转变而成的是那些大善人的赞美,大恩人的答谢。


       获得了那么多的尊敬、感谢与钦佩,身为九爷的你该是骄傲志满的成为这国家的中流砥柱才是,连当今皇帝都都敬你三分。就算没有了那双腿,就算为所爱的人冒险试毒,就算失去了曾经呵护在手的一切,可这一切都是你九爷的选择不是?

    所以那眼角的泪是多余的,那空洞的眺望是多余的,那心中的思念是多余的,那懊悔的吶喊是多余的,甚至于那对于爱的憧憬与寂寞……也该是多余的。


你应该是要这样觉得的,

就算后悔了,也该是要这样觉得的。

如果你是因为这一切而离开那儿的,

如果你觉得自己不应该存在在那片大漠之中,

那……


※※※

    张开眼,适应了阳光的刺眼,一旁已经先一步苏醒的莫循正弯着眉睫,笑盈盈的看着自己。「难得你会睡得如此深沉呢…」同床共枕了些日子,莫循深切的感受到陈亦度的浅眠,一只手爬上了对方的脸颊,还能感受到那脸颊压痕的温热。

    握过莫循的手,陈亦度落下一个吻于掌心。「你家里兄弟姊妹很多吧?所以人人称呼你为九爷?」

    莫循惊讶的盯着陈亦度,自从来到这个异地后,莫循从来都没有提起过关于九爷的称呼,他未曾想隐瞒但也没有什么恰巧的时机能提起,甚至于觉得没有什么必要性。

    他想起曾有个人也问过同样的问题,那个曾让他魂牵梦萦的身影。情绪一阵波动,回忆盈满了思绪,莫循知道自己并不会因为这样的心情而在这个世界失去了立足点,只是仍忍不住忆起往事。「家中只有我了,父亲盼着人丁兴旺,从小就命人唤我九爷,取个吉利。叫惯了也就没改口。」


    「九爷,你跟我想象的一样,白衣素衫搭在你身上美不胜收。可我对那戏曲真是敬谢不敏,我果然没有丝竹天份。」慵懒间,陈亦度依然没打算起床,撑起头带着笑容望着莫循。他还记得哪些来着?那片沙漠那片月,深刻的让人描述无碍。彷佛来了一场缩时摄影,他看见了那些他没机会参与的过去,来不及替他抹去的泪。

「你……」莫循似乎有所感觉陈亦度经历过了什么,那心忐忑不安着。

    突如其来的,陈亦度抹着莫循的眼角,他看腻了那出戏里的九爷总是背过女孩,转身默默流泪的模样,他还是喜欢这双眼睛是爱笑的。「下个月,我们一起吃长寿面,就当作我们初见的那天是你的生日。另外让我告诉你,你心中的那个故事,结局在这里。」陈亦度牵起莫循的手贴上了自己的心窝,一个收臂将人拉近,深深的镶嵌在怀里,心跳的脉动仿若连成一线,感受着莫循的体温。


    「九爷把莘月交给了一个爱她的人,而上天亦把莫循交给了一个深爱他的人。这才是整个故事的真正结局。每个人最终都会找到最适合自己的位置。总会有我陪你看花的,生生世世都会是我陪你看花的。」陈亦度紧紧拥着埋头在怀里掉泪的人。

 

 

 

霓虹跨日,

昙花一现。

人世间的美景大都如此,

但在驻足回眸时,

拥有那瞬间的感动,

就已经足够。

 

                                                                                                           (全篇完)


==================================


謝謝陪我走過這段時間的人,也謝謝你喜歡這個故事。

寫的不好,請多包涵

最近我陷入低潮,所以看不太到人影


可以的話 未來我還想寫一篇亦九文,不過說是亦九文其實應該是亦秋文

但不是三角戀就是了(生平痛恨三角戀 結局最終總有痛)


就看我何時走出低潮了...

紫釵

白髮吟餘書寄賣ICE場+靖蘇無料宣傳

白髮吟餘書剩下8本。

有需要的親,台灣通販請走這

大陸已販售一空,請見諒。

在7/16號 台灣活動  ICE3 有寄賣喔^^


寄賣在

攤位號碼:S40

攤位名稱:一路凱歌

寄賣攤上只有5本有需要的請把握機會^^。


寄賣攤主LO:春城無處不飛花

S40攤主目前進行《ICE3-琅琊榜 靖蘇AU《福星高照》無料印調

有想要的也請多多把握!^^


(主子能高抬貴手嗎...


白髮吟餘書剩下8本。

有需要的親,台灣通販請走這

大陸已販售一空,請見諒。

在7/16號 台灣活動  ICE3 有寄賣喔^^


寄賣在

攤位號碼:S40

攤位名稱:一路凱歌

寄賣攤上只有5本有需要的請把握機會^^。


寄賣攤主LO:春城無處不飛花

S40攤主目前進行《ICE3-琅琊榜 靖蘇AU《福星高照》無料印調

有想要的也請多多把握!^^


(主子能高抬貴手嗎...






紫釵

目前LO上的【凱歌/靖蘇】文整理

有亲说找不太到文章,想想我LO也乱七八糟的就来整理一下,虽然目前靖苏文少但我是有要写的。因此就留个位置,文章都有转换成简体,请安心食用

如果看了不討厭也希望能給個小愛心或小藍手喔^^

【凱歌】

《短篇小甜文》

呼嚕聲  

呼嚕聲‧續

The Song(全)314情人節賀文

誰給你情絲繞的!?

 (有肉渣慎入)

回家。(留言體,不算文章)

[凱歌/凯歌]致親愛的你(全)

[凱歌]突然懂了什麼。 (第三視角搞笑文)

[凱歌]母親(全)

[凱歌]玫瑰窗(上)

[凱歌]玫瑰窗(中)

[凱歌]玫瑰窗(下)(肉渣注意)

《橘子酥QQ...

有亲说找不太到文章,想想我LO也乱七八糟的就来整理一下,虽然目前靖苏文少但我是有要写的。因此就留个位置,文章都有转换成简体,请安心食用

如果看了不討厭也希望能給個小愛心或小藍手喔^^

【凱歌】

《短篇小甜文》

呼嚕聲  

呼嚕聲‧續

The Song(全)314情人節賀文

誰給你情絲繞的!?

 (有肉渣慎入)

回家。(留言體,不算文章)

[凱歌/凯歌]致親愛的你(全)

[凱歌]突然懂了什麼。 (第三視角搞笑文)

[凱歌]母親(全)

[凱歌]玫瑰窗(上)

[凱歌]玫瑰窗(中)

[凱歌]玫瑰窗(下)(肉渣注意)

《橘子酥QQ群活動短文》

【衣櫃 02:00~04:00】誰知盤中飧【凱歌】


《長篇》

亦度九九─白髮吟(陳亦度/莫循)



【瑯琊榜─靖蘇】

[瑯琊榜][靖蘇]双飞燕(上)

[瑯琊榜][靖蘇]双飞燕(下)

紫釵

【白发吟】抵达上海啦~~~会尽量在月底前尽速发完货,请大家耐心等待。

由于本子是繁体的,所以我有尽量排版成让眼睛不要太负担的大小,希望对繁体比较吃力的亲也能顺利观看(汗


【白发吟】抵达上海啦~~~会尽量在月底前尽速发完货,请大家耐心等待。

由于本子是繁体的,所以我有尽量排版成让眼睛不要太负担的大小,希望对繁体比较吃力的亲也能顺利观看(汗


紫釵

[凱歌/亦度九九]白髮吟(12)(補發)

這章節明明發有一陣子,但不知道為何上禮拜被警告內容有問題

結果怎修改都沒用就被關小黑屋了...

這邊重新補發


 本篇有肉渣 慎入

 *圈地自萌

 不適應者慎入

OOC有

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謝謝


白髮吟12肉渣慎入


白髮吟販售鍵接 

這章節明明發有一陣子,但不知道為何上禮拜被警告內容有問題

結果怎修改都沒用就被關小黑屋了...

這邊重新補發


 本篇有肉渣 慎入

 *圈地自萌

 不適應者慎入

OOC有

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謝謝


白髮吟12肉渣慎入


白髮吟販售鍵接 

紫釵

关于【白发吟】一书的价格调整,与一些问题。

关于【白发吟】一书的价格调整,与一些问题。


前言:

是这样的,一开始开印调的时候其实很开心还是有十几位朋友填写。说实话加上台湾的部分也大概只有30位。


我知道这个题材很冷门,毕竟是RPS又拉郎,所以本来就很少人观看。

但毕竟有几位来信说希望能在大陆买到书,虽然本子很少量不好找代理,题材也冷也被拒绝过。

但说实话别说赚钱了我自己成本能否打平都是个问题。毕竟台湾印书的成本没有大陆那么便宜。

只是我基于想分享给大家的心情,所以决定出书后也尽力去找代购。


但目前预购的状况让我有些惆怅,原来一头热想分享的人是我自己而已。

想来想去或许是价格...

关于【白发吟】一书的价格调整,与一些问题。

 

前言:

是这样的,一开始开印调的时候其实很开心还是有十几位朋友填写。说实话加上台湾的部分也大概只有30位。

 

我知道这个题材很冷门,毕竟是RPS又拉郎,所以本来就很少人观看。

但毕竟有几位来信说希望能在大陆买到书,虽然本子很少量不好找代理,题材也冷也被拒绝过。

但说实话别说赚钱了我自己成本能否打平都是个问题。毕竟台湾印书的成本没有大陆那么便宜。

只是我基于想分享给大家的心情,所以决定出书后也尽力去找代购。

 

但目前预购的状况让我有些惆怅,原来一头热想分享的人是我自己而已。

想来想去或许是价格让本来有心的人怯步了,所以我决定将价格调整与台湾的价格一样,跨国运费代理抽成什么的,我自己吸收掉。

反正我本来就是基于分享的心情。

因此修订售价为44块人民币。

之前已下单的请别担心,已经跟代理商沟通好,待出货时会一并将多的费用退给您。

 

预售期间前30名一样有明信片!

前5名一样有小海报附赠! 



预定发货时间:大约是六月底前会全数发货完毕。


很抱歉占用了TAG,也谢谢您的喜欢。


預售白髮吟

紫釵

[凱歌/亦度九九]白髮吟(10)

CP:陳亦度X莫循 [凱歌拉郎CP]


※台湾预定在6/12欢迎光临江左乐园首贩 (only後開放通販)

白髮吟販售鍵接 



 *圈地自萌

 不適應者慎入

OOC有

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謝謝

※越寫越長,感覺度總會憋死(喂)

下一章要開始突破了(突破什麼說清楚)

感覺我這樣摸下去會破三萬啊Orz...


繁體請走這:http://blog.yam.com/takuto1224/article/142828365


出本購買意願調查

[亦度九九]白髮吟出本購買意願調查


※※※

这顿饭莫...

CP:陳亦度X莫循 [凱歌拉郎CP]


※台湾预定在6/12欢迎光临江左乐园首贩 (only後開放通販)

白髮吟販售鍵接 




 *圈地自萌

 不適應者慎入

OOC有

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謝謝

※越寫越長,感覺度總會憋死(喂)

下一章要開始突破了(突破什麼說清楚)

感覺我這樣摸下去會破三萬啊Orz...



繁體請走這:http://blog.yam.com/takuto1224/article/142828365




出本購買意願調查

[亦度九九]白髮吟出本購買意願調查


※※※

这顿饭莫循吃得很开心,四个人一方桌,像个家似的一起吃着热腾的饭菜。让他想起石坊的日子,总是大家一起吃食一起休沐,不分位阶辈分的、每日用膳就如亲人团圆。

 

只要不去介意陈亦度那板着脸的样子…

用餐时莫循总偷偷观察着陈亦度,不懂对方为何一回国就怒气冲冲,到用完膳都还没看到他给青哲好脸色,幸好青哲也不是个会介怀的人,倒是时常笑得开朗的说些有趣话然后顺势夹了肉片青菜到莫循碗里。

当然、陈亦度那张脸随着堆高的肉菜越发青冷…。

 

完膳后,陈伯还想留下莫循,但立马被陈亦度一句「门都没有。」的抓过莫循的左手,问也不问的就轻拉着人要出门上车。连陈伯的碎念都还来不及传入陈亦度的耳内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青哲挥挥手看着那近乎消失的车尾灯,喃喃自语的脱口。「是这样吗……」若有所思的眺望着远方。

 

「不是那样吗?观闻问切了一轮,确诊。」陈伯调整了烟斗,也立在了青哲身边。

如果真是如此…青哲并未有另眼相待的意思,转过头盯着一旁也跟着眺望远方的陈伯。「老师认为…?」

呼出了一口长烟缭绕夜空。「人生三分造化七分命,在世若能安好,夫复何求?」陈伯拍了拍身边的年轻人,独自的走进了屋里。

 

是啊,若能安好,夫复何求呢?

 

 

※※※

 

回国后的日子,其实也没有什么时间能停歇,早出晚归的状态已经持续了好一阵子,能跟莫循说上话的时机也少得很,不过他也没因此同意陈伯的要求,将莫循交出去。

 

深夜时刻陈亦度难得能在这时间回家,虽说算早但也早已超过了凌晨1点,早些年事业根基还未稳固时,熬夜加班是常见的事,多数时干脆直接就这样的住在公司里。

 

准备就寝的陈亦度正努力擦干还略带湿气的发根,卧室房门却响起敲门声,转过身望着那门板,心中的疑惑升起,这时间……

门外传来的声音带着一丝紧张「不好意思,睡了吗?这么晚了还打扰您…」这是他第一次敲响陈亦度的房门,有些莫名的紧张感笼罩着。莫循也不愿意在这种失礼的时间打扰,可他平日里寻不到有更恰当的时间能遇上他。

 

「怎么了?」陈亦度开了门,看着那张大着双眼,期期艾艾的唇形像是在准备着台词似的,讶异着这人竟然也会熬夜,是在等自己吗?一这样想,心头莫名的感到愉悦。

下意识的定眼观察着门外的人,原来他比想象中的高,站直身的长发轻易的超过了腰身,原来莫循的眼睫有一道疤,淡淡的,不那么显眼但又自然的存在那里、楚楚可怜。.

 

没靠近都没察觉到过,那天冲动下将人扯进怀里时也只记得那舒服的药草香。

突然有种想抚触看看的想法,他真的很久没有那么近的距离注视着莫循,也许久没能这样好好看着对方的脸说话,那抹星眸依旧让人想多看几眼,那个灵感的发源地,灵魂之窗,正闪耀着璀璨。

 

「请问有没有我能胜任的工作?或虽然行动,不是那么的方便,商业相关的新知我也学习的颇得要领,陈伯说我能考个商用类的证照或许能分点忧,一直这样下去也闷着…我也想能做些什么,这个世界一定也有我能胜任的工作才是。不然…有点愧对了你们对我的照顾…。」这些话莫循早就闷在心里多日,可碍于脚的问题,长久以来未能说出口。

 

莫循撑着拐杖站在房门旁,双眼随着说出的话语开始低垂闪烁,似乎有点不习惯…对于陈亦度专注盯着自己的眼神有点不适应,双脚也不知道是因为站了许久的关系,竟微微的发起抖来。

虽然能够走的距离不远,也时常需要花很长的时间休息才能继续走下去,但在陈伯的看照下,莫循的双脚也渐渐的越来越有力量,还算不上能好好走,但站一会儿也还算没问题才是怎会没几下的就…

 

「这里…怎么受伤的?」陈亦度倾身摸上了莫循眼上的那道疤痕,似乎没在注意莫循的请求,自顾的随着念头而起爱怜的轻抚着那道疤痕,不自觉的向前走了几步。

 

从被轻触的地方传递了电流似的,莫循瑟缩了身体微微的颤抖。「呃、」吓了一跳,微微的往后倾想躲过陈亦度的动作,但却失败了,身子抵上墙,陈亦度一手擒住他的脸庞。莫循没反应过来,紧张的侧过脸低垂视线,彷佛下一刻就会从那星眸中滴落星子。「幼时…摔倒划破的。」双手紧握着拐杖,捏握的手指因紧张泛白颤抖着,陈亦度刚沐浴完毕的热气还微微的散发着,交织的环上四周。

发丝的斜落露出了莫循的耳朵,陈亦度放胆的摸上耳垂,那上头的耳洞引来对方的搓揉。「原来你有耳洞,是当朝的习俗吗…还是曾为了谁而点缀呢?」沉迷的触着手指下的柔软,来回轻抚着莫询的脸颊,瑟缩的人影微微发抖着像是屈服又像是不知从何抗拒,等回过神来陈亦度才发现自己的失态已经造成对方的惊吓。「咳,抱歉。我不是故意的…。」陈亦度收回手,仍贪恋那指尖上的柔软余温不自觉的轻蹭着指尖。看着已缩的无路可退,双手撑着拐杖极力保持平衡的莫循双颊微微的染上淡红。

 

抿了唇,觉得那白皙透肤的殷红,美的令人骚动。尴尬的笑了笑,将双手背过身后退了数步,频道歉着自己的脱序,释出善意。「我可能累了…做事没了拿捏,吓着你了。…呃…关于你说的问题,其实一直都在帮我做事的。况且当我的士大夫不好吗?养兵千日用在一时,等我把手上的工作完成了就需要你帮忙了。」

 

轻轻点了点头试图表现出镇定。莫循顺了顺气极力想稳定那失序的心跳,虽然他完全不自知自己做过什么是帮的上他的工作,但陈亦度却说有,这让他有些疑惑。印象中反而是他一直享用着这些陈亦度提共的资源,但现下的状况他却胆怯再多问几句,心跳的声响大的他发慌。

 

「过些日子你就知道你帮了什么忙。现在你就做你想做的事情就好。如果是有想要在学些专业能力,跟陈伯讨论讨论,我在安排。时候不早了,我想睡了。」陈亦度脸上的疲惫感的确深刻的提醒着睡眠不足,也似乎想化解刚刚造成的尴尬,打了招呼就关上了房门。

 

莫循看着那又再度阖上的门,一口大气喘了下来。垂下头舒缓着呼吸,缓着脚步一步一步的走回自己的起居,坐上了床沿,微微的发了呆手指不自觉的抚上陈亦度揉捏上的单边耳垂,依稀还记得那粗糙手指的炽热温度,莫循没来由的感到一点酸涩寂寥,却又不知从何涌起这种心情。从被触摸的那一点扩散开来…蔓延了整个思绪,他竟然、眷恋起陈奕度身上的烟草味以及那不属于自己的体温。

 

※※


紫釵

[凱歌/亦度九九]白髮吟(9)

CP:陳亦度X莫循 [凱歌拉郎CP]

※台湾预定在6/12欢迎光临江左乐园首贩 (only後開放通販)

白髮吟販售鍵接 


 *圈地自萌

 不適應者慎入

OOC有

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謝謝

繁體請走這:http://blog.yam.com/takuto1224/article/142343858


※※※


「想回去吗?」陈伯坐在太师椅盯着茶几上的棋盘,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打断了另一头正在思量的莫循。陈亦度不在的期间,陈伯干脆派人将莫循接到自己的老宅子一起下棋泡茶,顺便陪陪自己无聊的午茶时间。

「回不回...

CP:陳亦度X莫循 [凱歌拉郎CP]

※台湾预定在6/12欢迎光临江左乐园首贩 (only後開放通販)

白髮吟販售鍵接 



 *圈地自萌

 不適應者慎入

OOC有

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謝謝

繁體請走這:http://blog.yam.com/takuto1224/article/142343858





※※※


「想回去吗?」陈伯坐在太师椅盯着茶几上的棋盘,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打断了另一头正在思量的莫循。陈亦度不在的期间,陈伯干脆派人将莫循接到自己的老宅子一起下棋泡茶,顺便陪陪自己无聊的午茶时间。

「回不回去…我倒是想到了另一个问题。」莫循收回放棋子的手。「如果我回去了,是回到当初的时间点,还是我可能回到任何时候?看我来到这时是无从选择的想必回去的话也…而且怎么回去,原因,方法?一切都是未知数。」笑了笑,有些无奈的摸了摸窝满怀的猫儿,呼噜的声音逗得莫循开心。


老者顽童般的绕着圈圈,放下棋子打算突破重围。说起来一开始陈亦度跟陈伯提起这事时,还觉得真是电视看太多装疯卖傻的骗子什么的。可看到是个那么乖巧如斯的孩子时,陈伯突然觉得怎么来的都无所谓了。「回到的时间点不同,对你的处境差很多吗?」

 

「差很多吗…或许会也或许一切还是会走上同样的结局…。」苦笑了下,也不是没想过,如果回去时自己还来的及抢回莘月,是否那定局能有不同的结果?他曾急切的反复思量过这个问题,想找出回去的方法,可如今、这样的念头却不再是莫循日思夜想的问题,偶尔浮现,却没自己意想中的那么殷切期盼着。

 

「那就留着好了。人老了时间多了,多个人陪也不无趣,目前我也就剩下亦度这么一个孙子相伴。虽说相伴,但他的性格本来就不亲人,又接了那么大个企业,亲呦~也亲不上了。」陈伯没了平时的稳重自持,感叹着逝去的时光怎么没多关心这个孩子的遗憾。

 

「他的双亲…」莫循不小心把心中所念所思脱口而出,顿时觉得不甚礼貌的想赔罪。

 

「想知道?」陈伯无所谓的斟满茶,娓娓道着。「亦度双亲年轻时候事业有成,可意外来的突然,死的早。我做个医生也扶不起那么大的集团,能帮的有限。噩耗将这倔强离家的臭小子带回来。停了设计师的路,年纪轻轻回头扛住这个担子说实话着实不易,付出了不少代价。幸好一切也算有所回报。」如今亦度丰厚的羽翼已经足以囊刮下整个陈氏的相关企业做为保护。


「可如今,这已经是他生存的方式了。要说他到底有没有后悔继承这些,做这些事情,到底他快不快乐。这不是我们能够去探究的。」

 

莫循突然明白为何之前自己在说过往的时候,他会那么有反应了,原来两个人的经历如此的相似,两个人都有段身不由己的日子…。

 

话说一半,突然走近的随员禀报了陈亦度已经抵达上海了,一旁跟着倾听的人顿时亮起的星眸透露出主人的好心情,不自觉的对上陈伯的视线后略显尴尬,低下头又开始思虑起棋路。

 

「臭小子没那么快到,他还需要好一阵子才会回来的。」陈伯笑着喝下手中仍有余温的冻顶乌龙。「就留在这陪我吃个晚饭吧,不然你干脆住我这,老爷子我也多的是人供你差遣。是说阿青等等就过来了,让阿青针一下吧,他需要多点练习。」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谢谢陈伯。青哲不容易,年纪轻轻九针运用自如,想必指日可待。」青哲,是一位跟在陈伯身边学习针灸技法的年轻人,年纪轻轻就考上了中医师的执照,但却未因此开业立诊,反而是闻名陈伯的针法了得特来跟从观摩,是位率真有礼的青年。莫循在治疗期间见过几次,也在陈伯的陪同下受针几次。

 

两人话才说没多久,远远就能看到青哲拎着自行车走进了陈宅,一旁的大榕树成了自行车最好的依靠点。

 

矫健精壮的身形带了点阳光笑容,一点都没有一般人对于中医师的瘦弱刻版印象,青哲热爱运动也饱读诗书,自幼成绩就趋于全优,只可惜对于美的造诣算是差了点弱了些,这部分的分数总是低空飞过。一踏进门便对莫循行了礼。「莫先生好,您在跟老师下棋啊?」

 

「好,是残局,今天没能分个胜负了。怎有空来…是有事请教陈伯吗?」莫循对于这孩子很有好感,几次言谈中总能感受到对方的求知与理想是多么的光明美好。

「…那个…本想跟陈伯讨本书看,结果说有晚餐…我就来蹭饭了。」青哲说完笑了笑,腼腆的笑容下牵动着晒得黝黑的双颊。

 

「蹭饭就要付出代价,等会儿在帮莫循针下,当作练习吧。」陈伯翻了个茶杯替来人斟上一杯。

 

「好!我非常乐意!」


※※※


莫循坐上了板凳,撩起裤管露出了久不见天日的双腿,白皙的双腿只有淡浅的毛发,苍白无血色。为了让青哲看准下针位置,陈伯还未同意让他隔衣下针,膝上的几只针正随着青哲的速度一一排上。

 

完针后青哲拉过椅子坐在莫循的斜前方,一边询问着莫循的反馈一边做些纪录。「青哲,成家了吗。」莫巡看着低头记录的青年,没来由的就脱口问了。 


「有个稳定交往的对象,但我们还没想成家。还有各自打拼的空间。」青哲笑笑的简单交代几句,话锋一转便将话题套上了莫循。「莫先生呢?从我第一次见您便觉得您温文儒雅的,想必您的另一伴也是个气质美女才是。」

 

「你跟陈伯讨论过我的状况,别说这双脚了,我也不能正常有子嗣…怎么会有对象屈身…。」莫循难以放下自卑,有些苦笑的陈述着无奈的事实。

 

「这年头没有非得要结婚生子才算成家,安居乐业,相爱的人相知相惜相扶持不就是最好的【成家】。现在很多人结婚了不一定幸福,没结婚也不一定不幸。端看爱与生活能否有个平衡。再说,莫先生也应该有个几个心仪对象才是,您也想过定下这回事吧?」青哲笑着说着,对于现在的婚姻乱象不敢苟同,但却相信着人不管道了几岁都应对爱有所憧憬。

 

「我曾经把一个心仪的对象往外推,只因为我怕自己给不起她所要的幸福。」莫循不由自主的抚上脚,又回想起莘月。「一时的错过,就是一生的错过,人生中很多事情都没有回头的机会。」

 

「那更该珍惜现在身边的人不是?」青哲蹲下身将莫循的双腿垫上了矮凳子,方便他的脚跟休息,看了看碗表时间,缓缓的依序开始取针。

 

莫循茫然的盯着青哲,对于他话语中的意思不是很明了。「什么…」身边的人?

 

「嗯?没有吗?我一直以为,莫先生您现在身边有人呢。不好意思啊…每次看您脚更好更能多走几步路时,您总是会露出很开心的笑容,在我看来就是一种…想起恋人的那种美好笑容。如果我说错了青哲跟您致歉。」青哲对于解读错误的认知致歉,摸摸鼻子带点不好意思。

 

想起恋…… 

莫循还未能消化完脑袋中的信息,一旁响起的熟悉声响吸引了在诊疗床旁的两个人。


「你是谁?」

  

莫循转过头望着掀开帘子的人。是刚从巴黎赶回来的陈亦度,不知道为何总感觉目前的陈亦度带了些不友善的气息。

 

「您好,我是陈伯的门生青哲,目前跟在陈伯身边学针,陈伯让我帮莫先生针灸。初次见面请多指教。」青哲拔完针后,双手轻抚着莫循的双腿试图舒缓些微的僵硬不适。转过头笑着看那冷着脸的人。他早有听闻陈伯孙子的事情所以对于对方的态度一点都不以为意。

 

「辛苦您了,一路远行。事情办的顺利吗?今天请早点休息吧。」莫循拉下裤管,带笑的套好鞋子撑起拐杖。跟哲青道谢后一步步的走近了陈亦度身边。

 

陈亦度漂了眼青哲,下意识的单手将莫循整个人揽进自己,失衡重心的莫循一个踉跄的倒向了陈亦度,抓着拐杖的手不由自主的扶上对方的胸膛。「陈伯怎会叫一个毛头小鬼帮你下针。」陈意度压低声线的在莫循耳边抱怨起。双眼仍旧盯着哲青。


莫循对于突如其来的亲昵有些惊讶,双手撑了陈亦度的胸膛试图站稳。「青哲很厉害的。他…」

「别解释些我不想听的东西,吃饭了。」说着陈亦度递过拐杖,一手扶持着莫循,让他往陈家大宅的老厅堂走去。

 

 

                                                              (待續) 


紫釵

[凱歌/亦度九九]白髮吟(8)

CP:陳亦度X莫循 [凱歌拉郎CP]

 *圈地自萌

 不適應者慎入

OOC有


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謝謝


繁體請走這:http://blog.yam.com/takuto1224/article/141872451

 
※ 然後這一集沒有莫循。 
 
※然後....呃,下集在說。 

※台湾预定在6/12欢迎光临江左乐园首贩 (only後開放通販)

白髮吟販售鍵接 

※※※


   望着窗外的巴黎市景,陈亦度已经在盘算着等会儿跟当地...

CP:陳亦度X莫循 [凱歌拉郎CP]

 *圈地自萌

 不適應者慎入

OOC有

 

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謝謝


繁體請走這:http://blog.yam.com/takuto1224/article/141872451

 
※ 然後這一集沒有莫循。 
 
※然後....呃,下集在說。 

※台湾预定在6/12欢迎光临江左乐园首贩 (only後開放通販)

白髮吟販售鍵接 

※※※


   望着窗外的巴黎市景,陈亦度已经在盘算着等会儿跟当地的知名厂商如能顺利的签下联名合同与技术合同的话,会对于旗下的服饰产业有更大的益助,也对今年年中开始筹备的新品牌会如虎添翼。

 
创新品牌这事情,是不在他近期的规划内。一切就始于帮莫循量身订做衣服,全然是个阴错阳差的开始。


陈亦度记得有次早晨难得早起便看到,莫循抱著书坐在地板上对着半开的落地窗前借着自然的阳光阅读着,凉风吹拂着他的长发,也不扰他专注的神情,静谧和平。那如画般的刻划在脑海里,胸口涌出了许多的想法,从那时起总不经意的从他身上汲取着灵感。
 

一种透明感,纯净无瑕,彷佛什么颜色都未曾染上那抹身影。第一次设计时全部都那么顺其自然,立即的就选用了未染色的棉麻素材。

 
天然的手工布料与天然素材提色渲染,搭上新剪裁配色的流行元素是陈意度新品牌的中心指标。至今所有的发想样品成果皆在莫循的身上崭露出最美好的穿搭。

 
翻了平板内的合作议案,档案上附带了一张照片,那是不经意捕捉到的瞬间。穿着陈亦度给他的第一件米白色的长袖棉麻衫,与褐色棉质七分裤,抱著书、微微晃着悬空的双脚坐在往花园架高的木质长廊上。而莫循,仰着头望着天空,轻轻的淡淡的露出笑容的样子。
 
当时、
 
他跟着笑了,舒心的。
平时冷漠的眼角少见的挤出了层层皱折。
他跟着笑了,爱怜的。
留得这刻,说服众生。
 



※※※



葳葳的吻来的突然,丰厚温润的触感,轻含啮咬的习惯,就算时隔多年他依然很熟悉。
 
厉葳葳,一位在他心中仍留有位置的女人,他们相识相爱相惜的过去,不是三言两语就能道尽。只可惜怀抱憧憬踏入风雨的两人,却未能获得神仙眷侣一般的过着王子与公主从此获得幸福快乐的结局。仇恨心机蒙蔽了发展事业的彼此,也挽不回那有心人从中破坏的真情。
 
推开那上一刻吻住自己的女人,陈亦度没想到狭路相逢遇到对方也来抢夺这份合同,他还未能将手上的企划书见光时,已经看到对方完成签属。他也不是个喜欢正面冲突的人,自然的立马调头准备重拟计划,却没想到这个女人穿越了整个DU团队一拐脚的就将自己推倒在地,红唇也不客气的吻了下来。
 
待随行团队好不容易将厉葳葳从陈亦度的身上将人扯下来。
 
铁青着脸,陈亦度凛冽的瞪了对方。「注意好妳的身分。拿不到这份技术合同我也不会因此被打倒。有婚约的人还这么不自重?」重整了衣领,陈亦度跨出步伐拒绝再停留,对于刚刚被撞倒扯住领带强吻的事情纯粹是个意外,身边随行的几个部属也绷紧神经的防范这从来不按理出牌的女士在出什么花招。

 
几个月前这女人闯进自己办公室质问为何不回她们同居的房子时,他才知道她失去了部分记忆。那是一间小小的公寓,打拼的两人只租的起这样的环境,在很久以前她们已经搬出那间公寓多年,那段时光算是两人最美好的日子。

一场意外,抹剎掉她与他决裂分手后的这段争锋相对的记忆,这是一件多么可笑的事情,彷佛上天要她们从新开始一样的八点档剧情。
 
那天葳葳透过周遭的一切信息,接受了彼此真的分手多年,而她已经与霍骁论及婚嫁的事实,葳葳一直以来坚强的双眼,涌出了许许多多的泪珠。

她哭的心碎跌的沉,美丽的银色高跟鞋如断翅折翼的落在一旁,那一向高傲的身影显得脆弱的瘫倒在地。
他相信就算今天没有抹去记忆,葳葳的心中仍有他的一席之地。不过那都已经不是当下了,逝去的东西没有要回的意义。
 
而他掉头就走,没想伸出手去扶持安慰。

纵使他心中对她还有份情,可那也不代表他有义务要重头开始。至少这段黑暗的记忆抹除后可以让他仍是美好的样子留在葳葳心中,而厉葳葳过往对他造成的伤害他也没想再拿出来回味。
 
再一次的葳葳绕到了陈亦度的面前,叉腰跨稳脚步的阻挡住对方的去路,抬手将到手的合同递到对方眼前。

「我可以放弃这份合同,只要你同意。薇薇安团队就撤手抢这份合同。」
 
「代价?」陈意度轻笑的站挺身子双手插进口袋半侧身的一点都未想取下,视线绵延的望着远方。他到想看看对方想玩什么把戏。
 
葳葳笑了,自信、优雅以及不服输的灿烂笑意又重回了身上,恍若重生。

「我想重新追求你,让我们重新认识彼此。」


                                                             (待续)


紫釵

[凱歌/亦度九九]白髮吟(5)

CP:陳亦度X莫循 [凱歌拉郎CP]

 *圈地自萌

 不適應者慎入

OOC有

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謝謝

※陳亦度真的是個腹黑。(欸 你強調這幹嘛)


繁體請走這:http://blog.yam.com/takuto1224/article/141092225

※台湾预定在6/12欢迎光临江左乐园首贩 (only後開放通販)

白髮吟販售鍵接 



※※※※※


莫循没有开口追问,陈亦度的怒意从何而来,只是隐约的感觉可能与自己有关,但似乎追问了也帮不上忙…。


从小到大他学会了用坚守去逃避...

CP:陳亦度X莫循 [凱歌拉郎CP]

 *圈地自萌

 不適應者慎入

OOC有

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謝謝

※陳亦度真的是個腹黑。(欸 你強調這幹嘛)


繁體請走這:http://blog.yam.com/takuto1224/article/141092225

※台湾预定在6/12欢迎光临江左乐园首贩 (only後開放通販)

白髮吟販售鍵接 



※※※※※



莫循没有开口追问,陈亦度的怒意从何而来,只是隐约的感觉可能与自己有关,但似乎追问了也帮不上忙…。

 

从小到大他学会了用坚守去逃避许多的问题与机会,不面对就不会有错,不改变就能安稳守住,不获得就不用面对失去…一直以来怀抱着这样的信念,表面看似强大的在庇护着石坊的子民,实际上也只是自己懦弱的害怕再一次经历童年的挫败,经历失去,害怕扛不起那家族的期许。

 

这顿饭、陈亦度对自己的态度依旧和善,莘月的事,他没有多问,反倒说了些关于他自己的事。

他说,工作上他严以律己、严以待人,今天这顿饭原先没有刻意要用身分去取得特权,只是碍于轮椅的进出问题,所以知会了店内唯一知道他身分的领班好排个行动方便的位置,只是没想到一出来就看到员工的失职。

 

说着人生也不是一路顺遂,也曾过过苦日子。经过努力与坚持才有如今的地步。说他旗下的企业大部分员工都不认识他,他不需要员工认识,只需要员工把事情做好。而这个社会最认识的他,是一名在DU集团工作的服装设计师也是他最想被知道得一个身分,而不是资产家的头衔。

 

他们一人说着工作,一人说着过去。一顿饭吃完也邻近午茶时间了,陈亦度没打算继续坐下去,他看得出来莫循不适合长期外出,没几下的明显就露出了疲态,早早的就把人带回家里休憩。

 

一到家,就让莫循坐回那用惯的电动轮椅,而陈亦度则架了茶具开始泡起茶来。

泡器、纳茶、侯汤、冲点、刮沫、淋罐、洒茶。利落的手法突显着这人的熟练。


「喏,品一下?你会喜欢这个。」陈亦度一个人时并不太泡茶,也对泡茶没有太多的好恶想法,但学过的东西他从来不荒废,对茶叶的知识也算在中等以上,毕竟这在谈生意上也是个很加印象分数的技能。

 

「现代人都会读心吗?」莫循伸手接过了这泡君山银针,他不记得他有告诉陈亦度那么多事情,茶香的清香,回甘的苦甜解了腻也暖了身。


「不、是只有我会。」骄傲着故弄玄虚的笑着。「实不相瞒,观察才是利器。是说,有件事情我想跟你讨论。」陈亦度敛眉褪去了嘻笑,似乎在首肯着莫循的同意。


「但说无妨,如果我能做的到定是鼎力相助。」

「我想医治你这双腿。」

愣怔了下,莫循没意料到会被问到这个问题…。

「不是物理因素的残废,还是有机会治疗看看。」早在几天前陈伯跟他讨论时他心里已经有底,但一直没能抽到时间讨论这问题。


「我没奢望还能走路的。」莫循低下头望着手中的茶杯。手指摩娑着杯身表达着不安,他不知道该从何解释这双脚,从遗传性的轻微残疾,到试毒,还是从那差一点就能走的瞬间而自己放弃。无论如何这都已经是事实了。

 

「你已经逃避到这个世界来了,已经…没有什么好失去了,不是吗? 不怀念奔跑的日子吗?不、你这辈子有奔跑过吗?」陈亦度说的了当,试图想点醒对方。当然现在是他做主他想直接把人塞进医院也不是办不到,但他更希望的是莫循想要这么做。「我希望你能接受治疗。虽然还不能断定能否完全根治,但如果猜测没错的话,至少还是能靠自己的双脚走路的。」

 

逃避到这个世界来吗…「你的意思是…我能像个普通人走路…?」是啊,他还有什么好失去呢?星眸带了点光彩,他想给自己一点希望却又害怕到头还是失望,万一又失败了呢?只要关于到这双脚的事,他从来没有成功过…。

内心的犹豫拉扯着,没能失去东西了那他为何还要犹豫…内心明明清楚但长期以来的自卑感一时半刻无法让自己果决的为自己做决定。


陈亦度斟满了第二杯茶,看着茶杯里的余波,轻轻笑着。「现在是距离你的世界几千年以后。虽然仍有医术无法根治的问题,但不代表你的双脚无法复原。况且…」从桌子底下摸出烟盒,利落的点了根烟就走到了落地窗前开了点缝。「这世界美好的事物还是很多,你不该被困着。你不该,因为内心而把自己绑着,阻碍你的不是那双脚而是你的心。相信,你比任何人都清楚。」眺望着花园,似乎想到当初遇到瓶颈的自己,是如何跟葳葳一起突破的,他仍感谢着当年有她的扶持,那段时光、彼此都是快乐的。

 

莫循抬起头看着窗边的人影,内心默默的感到一阵暖意,虽然这样被摊开来检视伤痕的感觉着实并不大好,但他知道陈亦度说的都是事实…明明他们相识的时间不长相处的时间更少,他却觉得眼前这个人对自己真诚以待。已经有多久没有人关心过自己了?还是说他已经推拒掉多少的关心了?

 

脑海中想起石大哥落马的那一刻他连收尸都未能做到的酸楚。


「我能吗?我怕受得此恩无以报答…。」

「未来的日子里你多的是报答的机会。当然,你要是马上一闪身的又穿越回去的话,就当我做了个赔本生意了。我就当你答应了,下礼拜开始,我会帮你安排一连串的精密检查当然陈伯也会陪同,你只要抱持平常心就好了。」陈亦度意味深长的笑看着莫循。

 

有多久没这样了呢?踏入了大染缸,他获得了很多但失去的又该从何数起,已经很久了,很久没有遇到一个人是纯粹而不带着任何心机与企图接近自己。等意识到的时候已经习惯这样享受着。当这个人白衫束发地安坐在一旁陪自己说说话聊聊天,陈亦度总能感受到这短暂的平静与宽心。

 

 

(待续)


紫釵

[凱歌/亦度九九]白髮吟(4)

我講故事很慢,而且又是想到啥寫到啥的,沒有草稿,沒有存貨。
你現在看到文章就代表我剛剛才寫好的XDDDD

另外,留言我都有在看,只是我不擅聊天所以時常不知道該怎麼回話但真的很感謝你們的喜歡。


終於要開始進入主題了,不過還不是這一篇

繁體走這:http://blog.yam.com/takuto1224/article/140760678

CP:陳亦度X莫循 [凱歌拉郎CP]


*圈地自萌


不適應者慎入


OOC有

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謝謝

※台湾预定在6/12欢迎光临江左乐园首贩 (only後開放通販)

白髮...

我講故事很慢,而且又是想到啥寫到啥的,沒有草稿,沒有存貨。
你現在看到文章就代表我剛剛才寫好的XDDDD

另外,留言我都有在看,只是我不擅聊天所以時常不知道該怎麼回話但真的很感謝你們的喜歡。


終於要開始進入主題了,不過還不是這一篇


繁體走這:http://blog.yam.com/takuto1224/article/140760678

CP:陳亦度X莫循 [凱歌拉郎CP]

 

*圈地自萌

 

不適應者慎入

 

OOC有

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謝謝

※台湾预定在6/12欢迎光临江左乐园首贩 (only後開放通販)

白髮吟販售鍵接 



※※※

抵达目的地时,豫园才刚开园不久,推着服务台租借的简便轮椅,陈亦度居高临下的望着莫循,果不其然的那两眼发亮东张西望的样子表示着对方对于这一景一物感兴趣,从停车场出来,一路绵延的商店街着时让人眼花撩乱。

 

斗拱屋檐,还有那砖瓦红梁,莫循想不到只是穿过一道城门就彷佛回到了建安城,有点类似又不全然是一样的建筑提醒着他没有因此回到了自己的居住地。


「这里是座城吗?现代仍有盖这屋子的工法?」回过头盯着那戴着墨镜的陈亦度,莫循不懂为何要带着看不见路的东西,但也没问出口。

「工法同不同是没法说个准,但想盖这种房子对现在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整修古迹扩建而来的,有真有假的。我们先在这外围走走,当散心。」推着轮椅朝着前方走去。陈亦度没习惯来这种地方,工作因素曾来过几次,看着导览想逛个商店街也不是难事。


听了陈伯的建议将人带出来是对的,看着莫循对身边的所有东西产生了求知心,这瞬间,他想起了似乎快遗忘的人性本质。曾几何时,人们在接触到新事物时不在是充满喜悦与求知,而是恐惧与推拒?有多少的人死守着仅有的东西而放弃追求新知只为了生存,是这个社会不在单纯,还是人与人之间没有了信任?


悄悄的、陈亦度放开了握着轮椅的手,让莫循不自觉的自己把手穿梭在豫园老街。狭长街道两侧商店挨的紧,也不怕被人群冲散。这整条街充满了观光的商业气息,没有一样东西是他看得上眼的,且大多是样式陈旧的工艺品,陈亦度未将双眼停留在任何一物上,就着么默默的在身后观察着莫循那愉快的神情,慵懒的滑着手机看着工作报表跟在后头。

 

一路上,陈亦度观察出会引起莫循惊艳的东西多半是些精致的工艺品,陶壶茶器甚至是玉器琉璃工艺。偶然的发现莫循待在一间玉器品的时间有些久,陈亦度走进店里看才发现,那人直盯着窗台中躺在丝绒上的女用耳坠,轮椅的高度正好让莫循平视的盯着出神,任凭那柜台上的大婶百般推销送女友送老婆还是外婆,莫循像是顿入空门般的丝毫不受影响的直盯着那对耳坠。


那是一对普通不过的月牙状耳坠,镶着金属线一体成型。玉雕的雕工也算不上精致,玉佩的色泽表示着只是廉价的仿玉。他不觉得莫循会看上那么简单的廉价品。「我们走了。」陈亦度握上轮椅手把侧身提醒了一下,只见对方呆愣的回神后轻轻点头,放下贴在玻璃柜上的双手任由陈亦度推出店外。

一路上各式各样的摊贩玩物绵延着无尽的街道,时间也邻近中午,距离用餐地点还有一小段距离,穿过豫园老街人潮也随之越来越多。


陈亦度没打算挑这日子带人进去豫园里,那恐怕只会让莫循陷在人潮中。况且一路上发现莫循没有刚抵达的那么有精神,但双眼仍有一下没一下的注视着周遭的景物。

「想起什么人了?」陈亦度挺直身子依着记忆中的印像往绿波廊去。

愣了愣,抿嘴。「一位朋友。」

「家大业大,你怎么没跟她成亲?」

莫循惊讶的张大双眼,忍着转过身的冲动,只是扬起淡淡笑容将重心靠上了轮椅背。「你怎么…」

「会对着女人的东西若有所思,通常这女人要不死了要不就是爱不到。」抵达了绿波廊,陈亦度也没打算等莫循回答,低头告诉对方在这稍等下便自个儿的走进了预订要用餐的上海料理馆。虽然不全然是地道的上海菜,但在这园子四周就属这间最高档最好吃了。


没多久有个穿着制服的女性服务员从一旁的候位区朝着莫循走来。「您好,请问是来用餐的嘛?几位呢?有预约吗?有会员吗?」

莫循盯着眼前的女子友善的拉起笑容。对方说话快了,有些不确定对方的意思,但的确看到陈亦度人走进了这间铺子。且稍早前陈亦度也依稀说过是为了用膳而来到这的,莫循点点头,但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其他问题,他不习惯这突如其来的靠近,有些紧张。

服务员觉得莫循似乎听不懂,把他当了外国人又试图使用了英语沟通,但更无法获得解答。便擅自的将莫循推到了候位处一旁。本是笑盈盈的脸却瞬间翻了个白眼,直用着上海话说了些什么,但莫循一点都听不懂那些方言,望着对方看似有些嫌弃的脸。

 

而陈亦度在一踏出门便看到这个场景,上前接手拍拍莫循的肩膀,安抚了一下。「安排好了,吃饭吧。」

跟着陈亦度从店内走出来的,是四个服务员还有一位像领头的人,穿着正式,姿势方正的向莫循鞠躬。

陈亦度没有走正门跟那些等着踏进餐厅的人推挤,领着后头五个人绕到了店后的专用道进入了店内特设的厢房。沿路上只看着陈亦度环顾着四周交代着什么。

虽然水池边的厢房景色漂亮,但半开放式的空间容易让莫循紧张,所以就挑了个高楼层俯瞰园子的厢房,屋内的圆桌早已去除掉其他的椅子,方便让轮椅自由活动。

待陈亦度安置好一个最佳位置留给莫循方便眺望后,一把拉过仅剩的椅子,倒了温的刚好的热茶喝了口,也不忘帮莫循倒杯茶。这本该事服务员的工作,但陈亦度拒绝了所有围上来的服务员。五个服务员一字排开的静候差遣。

陈亦度转着茶杯,思索了须臾。双眼就落在那靠在窗边远眺的人影,不自觉的也跟着淡笑。

 

「门口那个是怎样?」一改平时平稳的口气,陈亦度在度开口时冷冽的声音瞬间冻结了整个厢房,没有咆啸怒骂但言语间的冷淡直挑神经。莫循有些讶异的回头看着明显变脸的陈亦度凛冽的视线盯着垂首的五个人。

领头的领班是位中年人,穿着一身体面西装向前踏一步的。「回董事长,那是任职两年的外场人员叫…。」

「我不想知道她是谁,撤了她。走出门时不要让我看到她还在DU的事业体系下工作,永不录用。方言侮辱客人,好大的胆子。」茶杯撞击桌面的声音大的响亮。他清楚听到那细碎的上海话是如何贬低着莫循。「再教育,检讨方针跟再培训计划一周内给我,彻查不适任人员不管年资如何不适任就剔除,不能再有下次。」

 

 

                                                      (待续)

 



紫釵

[凱歌/亦度九九]白髮吟(1)

※※

CP:陳亦度X莫循 [凱歌拉郎CP]

*圈地自萌

太心疼九爺了Q_Q

不適應者慎入

OOC有

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謝謝

繁體:http://blog.yam.com/takuto1224/article/139717443


※台湾预定在6/12欢迎光临江左乐园首贩 (only後開放通販)

白髮吟販售鍵接 



=======

这个人,可以说是他捡到的。


穿着居家服,陈亦度难得早归却碰上前来居家清洁的阿姨惊慌得通报有个人在花园里。这堪称全上海最铜墙铁壁的高级住宅区,陈亦度从没想过会有被攻破保全的一天。然而看...

※※

CP:陳亦度X莫循 [凱歌拉郎CP]

*圈地自萌

太心疼九爺了Q_Q

不適應者慎入

OOC有

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謝謝

繁體:http://blog.yam.com/takuto1224/article/139717443


※台湾预定在6/12欢迎光临江左乐园首贩 (only後開放通販)

白髮吟販售鍵接 




=======

这个人,可以说是他捡到的。

 

穿着居家服,陈亦度难得早归却碰上前来居家清洁的阿姨惊慌得通报有个人在花园里。这堪称全上海最铜墙铁壁的高级住宅区,陈亦度从没想过会有被攻破保全的一天。然而看到昏厥在花园里的人影时,至少能确定没有哪个小偷强盗会蠢的晕倒在目标建筑。

一身黄土泥沙的脏衣,却遮掩不了面纱下的俊朗容颜,初见时这人是随着一道雷响后在花园里被发现的。

当他看到那个从昏迷中苏醒的人,一脸茫然的环视四周在拉回视线盯着自己,一句「在下莫循。」双手抱拳行礼时……说不定他真捡到个穿越的人了。

 

「看来你很镇定。能否解释一下你为何在这。还有你的口音,很特别。」准备了热茶放在莫循的眼前,陈亦度盯着这个陌生人,到底是惊艳这双眼原来比自己想象中的更璀璨晶星,还是好奇这身奇装异服抑或是这人的身分来历。

 

莫循消化着四周围的异样,眼前人所透露出的气息又不带点丝毫杀气,最终决定先静观其变好找出因应对策。「实不相瞒,我行走于大漠,本要寻找新水源,但未能实时预测黑风的侵袭,一时不查被卷入尘暴之中,本以为命已至此…。」盯着那冒着白烟的陶杯,这一景一物都非是自己熟悉的景色,不论是服饰还是顶头这有着刺眼亮光却又像太阳的东西。

 

随着莫循的视线望去,陈亦度看见头顶的灯吸引着那人注视。「这是灯,现在是晚上,所以需要点灯。我想、如果我的理解没错的话,这里的ㄧ切对你来说都是十分…特别。」

 

对于莫循的这段说词陈亦度一点都不怀疑,心中已经有个底。确信这人百分之两百不是现代人。毕竟那个曾经跟自己亲密的女人都能失去记忆回到23岁了,现在有个人说自己是穿越来的他也不意外了,而如今眼前还真有那么一个。

 

而能让陈亦度这样如此快速的确定莫循不是个诈欺犯或者入侵民宅的强盗小偷的原因也是因为,在他将这个昏迷不醒的陌生人抬进屋内时,那双伤痕累累趋近于残废的双腿一再的说明着腿的主人连走路都有问题,更别说穿过这层层防护的建筑物来行窃了。

※※※

经过一夜的沟通,大致上理解了此人的来历,也如原先猜测的一样,莫循的那双脚早就不良于行,而陈亦度也试着用浅显易懂的方式告诉这位南朝人,他目前的处境是什么,且这里、又是哪里。本以为对方会经过解说后更加恐慌或者有些心理压力上的失态反应,然而莫循却比自己所料想得更加镇定,甚至积极的想厘清眼前的ㄧ切,关于这个对他来说是新世界、新朝代的陌生之地。

 

他真心觉得这个人非常有趣。是的、他留下了莫循,没打算将这人扭送警局还是赶出去。反正以他的财力地位多养个人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更何况这个人谈吐间学士渊博也感受的出非泛泛之辈。况且哪日他腻了,想把人撵出去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明天,我会把你所需的东西都备来,或许会觉得这一切陌生,但如你说既来之则安之,你就试着学习”现代”生活,至少在你回到过去之前。」陈亦度放下手机,回头看到了莫循有些失神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抚上自己的腿,似乎担忧着什么。

 

「蒙一饭之恩,尚杀身以报。莫某铭记在心。陈…」莫循再度抱拳答谢,想再说点什么但却又吞吐的样子看再陈亦度眼里。「直接叫我亦度就好,我的名字。现在没什么公子老爷的称呼,在家还被叫先生我怪不自在的。」

 

莫循抿了抿唇,那泛白近黑的双唇显示着身体的赢弱,但仍很努力的扬起笑容,依着璀璨星眸,浅浅一笑的。「亦度,非常感谢您。」

 

※※※

 

刚住下的第一周,莫循没有离开过这间房子。但他懂了电是什么,水从何来以及有人的盒子叫做电视。

陈亦度允许他进入书房,踏入花园、甚至还请人到府帮他丈量尺寸,只为了帮行动不方便的自己做些衣服。

 

关于衣服这事情,陈亦度曾有想过就随便从旗下的服饰品牌中挑出能穿的衣服就好,但总觉得怎样穿就是不对,到最后他亲自挑了些棉麻材质的布料做了几套宽松的衣裤、罩衫。他承认那些舒适的布料与垂坠感衬上莫循后,他似乎能想象了千年前风度翩翩的莫循是有怎样的风采。

也或许是有了衣服,陈亦度无法忽视莫循的俊美后,基于设计骨子里的坚持,陈亦度也就调了整队的妆发团队到府替莫循整理了一番。莫循看了几位男性的外貌,得知这世代没有了束发习惯,莫循便也学着适应,只是那一头长发没有人敢下手断去也舍不得剪去。莫循也就拿了发带随手的束于身后。

 

在学会如何操做那台自动轮椅车后,最常待的地方就是陈亦度那宽阔的书房了,学习新知是他目前最迫切的目标,莫循清楚就算回不了南朝也不能成为这个世代的累赘,就算…已经没有人在等待自己,没有人会在乎自己是否存在…但至少,不能辜负收留自己的人的ㄧ片心意。

 

有时,莫循总会望着那大片落地窗外的花园想着,或许那片大漠早已没有了自己的容身之处,才会如今落在这个异地,而这里也未必有自己的容身之处。

毕竟…

他已经习惯,一个人看花了。

 

 

 

                                                      (待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