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鹄秦岚

14671浏览    50参与
未成年

可榛

白鹄&秦岚&可榛

短篇。刺激。

 

  “大家好!我是可榛。很感谢大家的支持,使我坚持到了现在,如果没有你们,说不定哪天我就会退出了,谢谢,谢谢!”可榛90度鞠躬,引起现场粉丝的尖叫,他们的宝藏男孩长大了。

   “可榛!加油啊!”秦岚望着台山闪闪发亮的可榛,大声尖叫,可榛在茫茫人海中寻找到了那个他的明星。

以及旁边那个讨人厌的家伙——白鹄。

他怎么也跟来了。

可榛去了后台,望见了秦岚和白某。

“嗨,小榛榛∽”秦岚朝着比自己矮的可榛【扎心了】猛扑过去,手搭在了他的肩上“表现不错嘛!”

“别喊我小榛榛,恶心。”可榛故作嫌弃地拉下了他的手...

白鹄&秦岚&可榛

短篇。刺激。

 

  “大家好!我是可榛。很感谢大家的支持,使我坚持到了现在,如果没有你们,说不定哪天我就会退出了,谢谢,谢谢!”可榛90度鞠躬,引起现场粉丝的尖叫,他们的宝藏男孩长大了。

   “可榛!加油啊!”秦岚望着台山闪闪发亮的可榛,大声尖叫,可榛在茫茫人海中寻找到了那个他的明星。

以及旁边那个讨人厌的家伙——白鹄。

他怎么也跟来了。

可榛去了后台,望见了秦岚和白某。

“嗨,小榛榛∽”秦岚朝着比自己矮的可榛【扎心了】猛扑过去,手搭在了他的肩上“表现不错嘛!”

“别喊我小榛榛,恶心。”可榛故作嫌弃地拉下了他的手,但秦岚还是一脸笑意。

眼前这孩子真可爱。傲娇得要死,和他家白鹄一样。

“走了。”白鹄伸手勾住了秦岚的脖子,把他往回拽,可榛的坏心思一下子涌上来:“秦岚,我们一起去吃饭吧。好歹两年的友情对吧?”

“啊?”蒙蒙萌萌懵懵的秦岚就这样带着黑脸的白鹄上了可榛的黑车。

“艹,你们.....嗯.....他妈不是只是说....啊....来吃饭的嘛!!”秦岚坐在白鹄怀里不断地发出哀嚎,而秦榛则跪在茶几上亲吻秦岚的嘴唇,好甜。

白鹄的手不断在拨动秦岚的器物,看着眼前满脸通红的秦岚竟有了想要虐他的冲动。

..........

事后。秦岚躲在白鹄怀里一脸委屈,看着眼前比自己矮,比自己小的可榛,一脸委屈,以及这么大的人了竟然被这小子给上了。秦岚一生的奇耻大辱。

等你这小子长大了,我一定要把你削了。

或许吧。




【等可榛长大了,你就凉了。🌝🌚😂看热闹不嫌事大,嘿嘿,邪教站着挺好.....hhhhha.】

午以🌈⭐️p.d.f

【白岚】转瞬即是消失

♟非友人关系真的超好看的


♟好啦说一下ooc


————————————————————


——小白鹄


——小白鹄


——小白鹄


他累了,真的累了。


他也绝望了,哪怕白鹄喜欢过他哪怕是一秒,都能让他回心转意,但是可悲的是,白鹄一秒都没有把目光停留在他身上,就算停留,这是蜻蜓点水。


收拾好行李,他无声的来到了大街上,那一刻有多么落寞,那一刻也有多么无助,没人来挽留他,当然他也没告诉白鹄,没告诉郑晓,谁都没告诉。...

   




♟非友人关系真的超好看的





♟好啦说一下ooc






————————————————————







——小白鹄




——小白鹄




——小白鹄





他累了,真的累了。





他也绝望了,哪怕白鹄喜欢过他哪怕是一秒,都能让他回心转意,但是可悲的是,白鹄一秒都没有把目光停留在他身上,就算停留,这是蜻蜓点水。





收拾好行李,他无声的来到了大街上,那一刻有多么落寞,那一刻也有多么无助,没人来挽留他,当然他也没告诉白鹄,没告诉郑晓,谁都没告诉。





来到了火车站,却直直的遇到了白鹄。为什么啊,我都决定彻头彻尾的重新来过了,你又搅乱我的生活,你又随意的侵入我的心田,为什么。






“你要去哪里?”他的声音冰冷至极。





径直走过去,没有给那人回答,回答也只是走过去时携带的冰冷的空气。





“秦岚!”白鹄一把抓住秦岚的衣袖,强逼他停下来。秦岚转过头:“放开我…”“你要去哪里。”白鹄的目光还是那么的从容不迫。“我要去哪里…跟你有什么关系…”秦岚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毕竟心累了嘴也累了。




白鹄吃了一惊,抓着秦岚衣袖的手,力道也小了不少啊。秦岚趁机把手收回来,转头要走。白鹄心里痛不欲生,是不是有属于他的东西,被他亲手毁了呢?




“站住!”这句话的力道重了些。此时,秦岚却没有一丝心动,只有想逃离生活的期盼:“放过我吧白鹄,你把我害惨了…放过我吧。”




却被白鹄一下子抱紧。





“我需要你…不要离开我,秦岚…”




秦岚的心,却为那人又一次心动

未成年

I am fine.

白鹄&秦岚


“小白鹄,我想订份外卖。”秦岚赤裸着上身趴在床沿边静静地看着正在打领结的白鹄。


“不可以,桌上有粥。”白鹄冷静地瞥了眼秦岚,不慌,白鹄,稳住这次你一定能战胜你媳妇的。


“不要~小白鹄,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KO完败。


“呐,小白鹄真好吃,你要不要。”


“不要。不健康。”


“。。。。”


——————————————————————

以上为甜文。与正文无关。


原来如此。『1』


“嘿,小白鹄,这个送你。”秦岚远远地望着白鹄,一脸春意。


“不要。”小白鹄冷着脸把从秦岚那扔过来的礼物稳稳的接住。


“下不为例。...

白鹄&秦岚


“小白鹄,我想订份外卖。”秦岚赤裸着上身趴在床沿边静静地看着正在打领结的白鹄。


“不可以,桌上有粥。”白鹄冷静地瞥了眼秦岚,不慌,白鹄,稳住这次你一定能战胜你媳妇的。


“不要~小白鹄,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KO完败。


“呐,小白鹄真好吃,你要不要。”


“不要。不健康。”


“。。。。”


——————————————————————

以上为甜文。与正文无关。


原来如此。『1』


“嘿,小白鹄,这个送你。”秦岚远远地望着白鹄,一脸春意。


“不要。”小白鹄冷着脸把从秦岚那扔过来的礼物稳稳的接住。


“下不为例。”小白鹄吧礼物排在自己衣兜里,慢慢的转身离开。


那天,秦岚很开心。


那天,白鹄很开心。『???』


鹄岚END


未成年

I am fine.『1』

白鹄&秦岚

第一次爱你。很疼啊

“小白鹄,弥尔很好看吗?”秦岚趴在白鹄的尖头,喃喃低语。

“嗯。”白鹄往旁边稍微移了移,不懂神色的“嗯”了一声。

原来如此。

曾经的一切甜言蜜语,在那一刻天崩地裂。

曾经的一切海誓山盟,在那一刻化为灰烬。

原来,原来如此。

砰——————

秦岚倒下了。

红色的头发在血泊中飘舞,紧紧的黏在了上面,就像秦岚黏着白鹄一样。

远处白鹄看见了,慌了,不顾一切冲向他。

砰——————

“小白鹄,你说巧不巧,我们两个都能死在同一天。”

秦岚抬头望着白鹄,白鹄拉起躺在地上的秦岚。

笑道:“嗯。”

原来如此。

NED

白鹄&秦岚

第一次爱你。很疼啊

“小白鹄,弥尔很好看吗?”秦岚趴在白鹄的尖头,喃喃低语。

“嗯。”白鹄往旁边稍微移了移,不懂神色的“嗯”了一声。

原来如此。


曾经的一切甜言蜜语,在那一刻天崩地裂。

曾经的一切海誓山盟,在那一刻化为灰烬。

原来,原来如此。

砰——————

秦岚倒下了。

红色的头发在血泊中飘舞,紧紧的黏在了上面,就像秦岚黏着白鹄一样。

远处白鹄看见了,慌了,不顾一切冲向他。

砰——————

“小白鹄,你说巧不巧,我们两个都能死在同一天。”

秦岚抬头望着白鹄,白鹄拉起躺在地上的秦岚。

笑道:“嗯。”

原来如此。

NED

酸桃子_

论坛体——818那些明怼暗秀的男人们

注*s市戏剧学院=s大(特地重温非关考证

   ooc估计有,我尽量减少orz

 

 

 

论坛体——818那些明怼暗秀的男人们

 

>>s市戏剧学院校园论坛 >>学生交流灌水区

【主题】楼主最近发现我们学校出现了不少明撕暗秀的渣男!简直不要太过分!

20:01:33

 

火速赶来围观渣男!

#1 搬好我的小板凳  20:02:11

 

目测楼上单身多年手速惊人

#2 仁兄你贵干  20:03:12

 

这...

注*s市戏剧学院=s大(特地重温非关考证

   ooc估计有,我尽量减少orz

 

 

 

论坛体——818那些明怼暗秀的男人们

 

>>s市戏剧学院校园论坛 >>学生交流灌水区

【主题】楼主最近发现我们学校出现了不少明撕暗秀的渣男!简直不要太过分!

20:01:33

 

火速赶来围观渣男!

#1 搬好我的小板凳  20:02:11

 

目测楼上单身多年手速惊人

#2 仁兄你贵干  20:03:12

 

这楼沙发占的居然还挺快啊

#3 歪楼小能手  20:03:45

 

楼上名字好眼熟啊hhhhh

#4 吃瓜一号  20:04:35

 

这层楼才盖了4层就开始歪了吗……

#5吐槽大佬  20:05:39

 

楼主呢?!我要看渣男!求避雷!

#6 巴拉啦能量楼主快出来  20:06:01

 

咳咳,我是楼主,话说你们楼盖的蛮快的啊(回归正题,事情是这样,我是导演系的大一新生,为啥选导演系呢真是说来话长就此打住.那么正题来了!!!为什么!我一个大一新生!刚刚摆脱了地狱高中的摧残!就要受到来自大学的摧残!!此处BGM冷冷的狗粮在我脸上胡乱的拍……

#7 我是重点错行家啊  20:06:44

 

看出来了,楼主的确是行家……所以我们要的渣男呢!?你重点错的太离谱了吧!!!

#8 吃瓜群众心很急  20:07:48

 

这就来,字实在太多啦我只好分开发!我恨字数限制!众所周知我们导演系隔壁就是响当当的表演系,那些帅哥靓女也就算了,搞对象就搞吧我能理解,但是!!!我就是为了避开狗粮才选择的导演系和尚庙,为什么我会受到来自狗男男的爆击啊!

#9 我是重点错行家啊  20:08:48

 

!!!围观小分队赶来报到!居然是狗男男吗!

#10 吃瓜我最强  20:09:24

 

什么!我们学校居然也有狗男男了吗?好激动~

#11 仁兄你贵干  20:09:28

 

二楼仁兄你荡漾的波浪号暴露了一切啊……不过话说回来我也是导演系的,不知道楼主是小学妹还是小学弟啊^^

#12 导演系你光芒万丈  20:10:33

 

狗男男啊……给我烧死!!!

#13 是单身学姐的愤怒呢  20:10:45

 

楼上学姐息怒,我倒是比较好奇是哪位小学弟呢,听楼主的话应该是大一新生呢^^

#14 大四狗来凑热闹  20:11:13

 

^^这个符号令人感到害怕

#15 sese发抖xiong  20:12:38

 

楼上拼音兄令我开始质疑他用的是哪个“sese”和哪个“xiong”……

#16 真相帝是我  20:13:42

 

恭喜十四楼的学长猜对了,狗男男其一是大一新生,真名我就不暴露了,我一说大家就知道了,金发噢金发~他对象目测好像并不是我们学校的诶,红色的头发,看起来酷酷的,桃花眼可以撩死人的那种啊啊啊!!!没天理啊我要是有那张脸我早就撩到妹子了好吗?!

#17 我是重点错行家啊  20:14:44

 

虽然楼主没有回答第12楼兄的对话,但是由楼主的话我们可以推断出他是男生。

#18 搬好我的小板凳  20:15:11

 

由15楼兄和16楼兄糟糕的对话可以推断出这里有不少钙里钙气的同学~

#19 导演系你光芒万丈  20:16:33

 

楼上你真相了,还有我是女孩子呢^^

#20 我是重点错行家啊  20:17:54

 

按楼主的话真相了,楼主也是弯的~

#21 真相帝是我  20:18:42

 

直男瑟瑟发抖……

#22

+1

#23 吃瓜群众心很急  20:20:48

 

+2

#24 吃瓜我最强  20:21:24

 

……

 

+10086

#25 歪楼小能手  20:23:45

 

……这帖子又歪了吧orz

#26 搬好我的小板凳  20:25:11

 

楼主这个描述我好像有印象噢,红发男生确实很会撩一个小哥哥,不过金发小哥哥看起来就是精英类型的呢~

#27 可可爱爱鹅  20:25:48

 

举手!这里见过红发男生和金发小哥哥,真的很配啊,而且两人好像以前就认识的来着,而且据我姐妹说他俩住一个小区噢~

#28 悄悄悄悄悄悄  20:26:24

楼上姐妹说对了!我以前和金发小哥哥一个学校噢,能力很强的一个人,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会会长来着,另外补一句,红发男生高中就经常过来撩金发小哥哥啦,括弧:其实是单方面撩贱然后互殴hhhh

#29 dalalala  20:27:34

 

靠啊,这特么是爱情吧,阿伟哪呢!!!

#30 吃瓜我最强  20:28:11

 

是爱情啊,阿伟出来受死!

#31 真相帝是我  20:29:13

 

靠,有生之年我还能搞到真的吗?!

#32 仁兄你贵干  20:29:28

 

楼上冷静,据我姐妹打听到,高中那会儿金发小哥哥好像就有喜欢的人了,是他发小,而且因为发小和红发男生闹出许多不愉快……嗑糖有风险,我难过的哭了QAQ……

#33 我是重点错行家啊  20:30:44



☺刀子手又回来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这篇日更噢,明天努力写多一点~

未成年

『白鹄&秦岚』一章完

白鹄&秦岚

白鹄攻视角

长官,这是秦少爷托人传来的书信。

管家俯身,将信放在双手手心,递给白鹄。

白鹄先是一愣,然后嘴角露出微微笑意。

让我瞧瞧,我家小狐狸怎么了,不直接跑过来,还学会传书信,肯定跟那个郑什么来着学坏了。都让他不要跟他学,不要接近他,哎。

老父亲的叹息。

———————————————————————

“小白鹄,最后一次爱你了。”

“以后照顾好自己。”

“以后找个好的人嫁了吧,噗哈哈哈哈,嗯~小白鹄,找个好的人娶了吧。”

“没有我的日子,可不要伤心哦。”

“没有我的日子可不要相恋我。”

“毕竟小爷我还要去调戏天上的仙女呢?”

“你这样思恋我,我也会想...

白鹄&秦岚

白鹄攻视角

长官,这是秦少爷托人传来的书信。

管家俯身,将信放在双手手心,递给白鹄。

白鹄先是一愣,然后嘴角露出微微笑意。

让我瞧瞧,我家小狐狸怎么了,不直接跑过来,还学会传书信,肯定跟那个郑什么来着学坏了。都让他不要跟他学,不要接近他,哎。

老父亲的叹息。

———————————————————————

“小白鹄,最后一次爱你了。”

“以后照顾好自己。”

“以后找个好的人嫁了吧,噗哈哈哈哈,嗯~小白鹄,找个好的人娶了吧。”

“没有我的日子,可不要伤心哦。”

“没有我的日子可不要相恋我。”

“毕竟小爷我还要去调戏天上的仙女呢?”

“你这样思恋我,我也会想恋你的,万一跑下来吓着你,就不好了。打扰到你,就更不好了。”

“白鹄,再见。”

                                                                   2019.6.16——秦岚

——————————————————————

他家的小狐狸咋了?

?????????

我做错什么了?????

???????

吃醋了????

等下,调戏仙女?????

你丫     秦岚你去调戏别的人了?????

此时此刻的白鹄像一个被绿了的小丈夫。

但军情紧张,不得回去。

压着内心怒火,全心投入战场。

结果,大获全胜。

却收到前线来信。

S市被占,全市人民没有一个或者走出来,而政府早已抛弃了它,忘记了它,自然不会管它。

白鹄的心在那一刻,从万丈之巅跌入万丈深渊。

疼,不知道有什么狠狠的划开了白鹄的心。

是什么呢?

是s市,是人名,是镇府,是秦岚。

那个曾经对着他笑着,调戏着他的秦岚,红头发,红衣服,红眼眸的他倒在了血泊中。

那个追了他五年的男孩,那个最近才被接受恋爱的男孩,那个刚刚和他在一起的男孩,那个才享受到幸福的男孩,那个曾扑在自己怀里的男孩……

没了,真的没了。

那封信不是假的,如果那时自己回去,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了。

秦岚,我好想你。

白鹄想立刻飞回家,去找那个红头发的男孩。

一滴泪从他的眼角滑落。

“长官,门外有位男子求见。”

白鹄厌恶。

“让他………”

还没说完,门被蛮力推开,一个红色的身影飞入白鹄的怀中。


回来了。

那个属于我的男孩回来了。

——END



番外。

“S是不是被占了吗?”白鹄把秦岚圈在自己怀里,低声问道。

“嗯?我怎么不知道?”

“………”

“小爷我很早就出来找你了,可惜半路有个漂亮的美女挡住了去路,你也知道,小爷我来者不拒。。。”

话改为说完。白鹄欺身而上,“好一个来者不拒,秦岚,说好的,来者不拒。”

“当然。”



夜深人静。

事后,

“小白鹄,s是怎么办?”

“s市?当然要抢回来,那可是我们的家。”

“小爷我也要去!!”

白鹄低声浅笑“好。”



白鹄不敢再把秦岚一人留在任何地方。

他害怕了。在那个战争随时都可以爆发的年代。

他不敢,他害怕再次失去秦岚,他的宝贝。







从此,每次出门,白长官的身边都跟着一个红色头发的男孩,听说他的名字叫——秦岚。






少年饮氿

良人当归

良人当归Ⅳ

——————————

秦岚很快接受了自己已经去世了这个事实。他被车撞倒在血血泊之中的时候,睁着被血染红的双眼恍惚中看到了站在人群中的死神。

那人不像传说中的那么吓人,手里没有死神镰刀,也没有一张恐怖的脸,相反的,是个干净帅气的少年,如果不是穿着黑色长袍,浑身冒着黑烟,秦岚绝对认不出来他就是死神。

然而,这个死神也太不靠谱了!他都死了,为什么不接他去轮回?

秦岚看着眼前站在苍茫大雾中的白鹄恨恨的想:还不如看不见呢!我都死了还要给我添堵!可真让他转身离去又舍不得,整个人纠结的快要人格分裂。

眼看着色渐渐暗了下来,悼念秦岚的人陆陆续续的走光了,只剩白鹄一个人,可他像是要在墓地...

良人当归Ⅳ

——————————

秦岚很快接受了自己已经去世了这个事实。他被车撞倒在血血泊之中的时候,睁着被血染红的双眼恍惚中看到了站在人群中的死神。

那人不像传说中的那么吓人,手里没有死神镰刀,也没有一张恐怖的脸,相反的,是个干净帅气的少年,如果不是穿着黑色长袍,浑身冒着黑烟,秦岚绝对认不出来他就是死神。

然而,这个死神也太不靠谱了!他都死了,为什么不接他去轮回?

秦岚看着眼前站在苍茫大雾中的白鹄恨恨的想:还不如看不见呢!我都死了还要给我添堵!可真让他转身离去又舍不得,整个人纠结的快要人格分裂。

眼看着色渐渐暗了下来,悼念秦岚的人陆陆续续的走光了,只剩白鹄一个人,可他像是要在墓地扎根一样,半点没有要走的意思。

白鹄确实没有想走。秦岚站在茫茫白雾中感觉不到时间流逝,只是看着白鹄失魂落魄的站在自己的墓碑前,后来直接坐在了地上,絮絮叨叨的自说自话。

“以前你总说S市对不起它‘风雅清幽’的名号,我总是在心里默默反驳,现在我我才明白,你说的都是对的,连一场痛痛快快的大雪都没有,清幽个屁……”

白鹄说完低头轻轻笑了一下,似乎被自己莫名其妙的脏话逗笑了,抬起头是嘴角还挂着微笑,眼尾确是红红的,睫毛也挂了星星点点的泪珠。

“你不总想着看雪吗?本来打算忙完这阵就带你去雪乡,可……”

白鹄没再说下去,秦岚等了半响只看到白鹄眼里蓄的那汪清泉顺着眼角缓缓地落了下来,像一条小溪,蜿蜒着流进秦岚已经干枯的心里。

秦岚缓慢地走向白鹄,想要拥抱他,抬起的手却穿过了白鹄的身体变得透明,秦岚也不在意,将自己的身体融进白鹄的身体中。

就在秦岚“抱住”白鹄时,白鹄伸出手认认真真的抚摸了一遍秦岚的墓碑,秦岚却突然一顿,泪眼磅砣。

——他“看见”白鹄在回忆他们的过往。那么多的细枝末节他都记不得了,白鹄还记得一清二楚。

他终于瞥见了白鹄深藏的温柔。

那是白鹄的初二,那是秦岚的高二,那是他们的初见。

小巷子里好像从未安静过。白天有小孩子的童音和少年人的欢声,晚上有喝酒打仗话家常的噪音。

白鹄向来不喜欢喧闹的地方,可能是家庭原因,也可能是性格使然,他总是安静又孤独,所以他每每经过这条巷子都要把半开的车窗关上,还附赠嫌弃的眼神和紧缩的眉头。

和秦岚的初遇就是在小巷外,秦岚穿着半露不露的衣服,骑着红色的摩托车,在白鹄的私家车旁呼啸而过。

白鹄没来的及关上窗,噪音被他听了个真真切切,当即就上了头,只想下车干一架,碍着司机在场硬生生忍了回去。

自那以后白鹄就记住了秦岚,倒不是他记忆力有多好,而是他动不动就能看到秦岚,在他放学回家毕竟的巷子口,秦岚总是坐在他的摩托上穿着吊儿郎当的衣服,抽着不知道什么牌子的烟。

“真是够讨厌的。”白鹄喃喃道:“我为什么要讨厌一个陌生人?”

“因为秦岚有你一辈子都得不到的东西——自由,你嫉妒。”白鹄看着秦岚笑的灿烂的黑白照片,心里满是苦涩。

——————————————

前面的文我要适当改一下,圆不回来了……不好意思。

未完……可能待续吧……

少年饮氿

良人当归

良人当归Ⅲ

——————————

“我是秦岚……我的积蓄都捐给希望工程,银行卡密码是我妹妹的生日……我的几件吉他,一个架子鼓和几首曲子,留给我的乐队……就不要扔了。

“我的骨灰撒到海里就好,因为几十年后……不会有人再记得我……”

白鹄处理好秦岚的后事后像是疯了,反反复复的听秦岚的遗嘱。一遍又一遍,他靠在秦岚的墓前,从天亮坐到天黑,又从天黑坐到天亮。

朕尧看着失魂落魄的白鹄想到了从前的秦岚。

八年前朕尧和秦岚初遇,那年秦岚刚刚喜欢并追求白鹄。

那时——

朕尧在一个酒吧穿着汉元素白衣,白色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肩头,背后是金色的冷烟火,精致帅气的脸上满是专注,如果他不是在打着架子鼓,那活...

良人当归Ⅲ

——————————

“我是秦岚……我的积蓄都捐给希望工程,银行卡密码是我妹妹的生日……我的几件吉他,一个架子鼓和几首曲子,留给我的乐队……就不要扔了。

“我的骨灰撒到海里就好,因为几十年后……不会有人再记得我……”

白鹄处理好秦岚的后事后像是疯了,反反复复的听秦岚的遗嘱。一遍又一遍,他靠在秦岚的墓前,从天亮坐到天黑,又从天黑坐到天亮。

朕尧看着失魂落魄的白鹄想到了从前的秦岚。

八年前朕尧和秦岚初遇,那年秦岚刚刚喜欢并追求白鹄。

那时——

朕尧在一个酒吧穿着汉元素白衣,白色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肩头,背后是金色的冷烟火,精致帅气的脸上满是专注,如果他不是在打着架子鼓,那活脱脱就是古代的文弱书生。

秦岚初见朕尧就被他独特的气质和出众的才华所吸引。等人下了台,立刻用尽十八般武艺堵人。这朕尧也是个脑子不正常的主,没心没肺的和秦岚聊的热火朝天,后来自然而然就加入了秦岚的乐队——当时还不能叫乐队,秦岚刚刚开始收集乐手,整个乐队只有秦岚一个人。

秦岚的乐队朕尧实在是出了不少力,又是帮忙找乐手,又是出钱买乐器、租场地。当时秦岚也确实是吃了太多苦,事业不顺,感情不顺。

那段时间对秦岚来说是最不容易的,和朕尧合租了一套公寓,卧室只有两个,一个被当成乐器室,一个放了张大床,和朕尧在一起用。他每天要打工、要写歌、要操心乐队、要追白鹄,不仅要四处奔波,闲暇之余还要给白鹄发信息,常常通宵不睡,实在挺不下去才小憩一会儿。

可是白鹄是真的讨厌秦岚,电话不接,短信不回,偶尔回短信要么是真的有事,要么就是“滚”。

朕尧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能让白鹄如此讨厌秦岚。

朕尧有次看到秦岚给白鹄发短信,简直让他叹为观止,整个界面全是秦岚在自说自话。好奇心让他看下去,然而直到秦岚道了晚安白鹄都没有回过一个字。秦岚看到他吃惊的表情自嘲的笑了笑,装作满不在意的样子道:“怎么?没见过两口子吵架啊?这大爷有时间会回的。”

自那次起朕尧就开始观察秦岚,他发现秦岚并不开心。

按理说追求自己喜欢的人应该是很幸福甜蜜的事,但朕尧就是觉得秦岚很痛苦。

有时秦岚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变态,明知道白鹄讨厌自己,却还是要往他面前凑。故意激怒白鹄,故意挑逗白鹄。

秦岚追白鹄追的实在是太累了,他无时无刻的想放弃,可真要他放弃,又舍不得,觉得秦岚会回头看看他的。

他总是这么想,然而白鹄实在是太优秀了,一直大步流星地往前走。

三年前的一个冬天,A市照旧冷的不像话。

秦岚和朕尧坐在床上,秦岚抿着嘴忍笑忍的身体都在打颤,漂亮的桃花眼眯成一条缝,眼角快要飞到天上去,拿着手机兴致冲冲的说:“还是老子魅力大,这小妖精还不是被我收入囊中了!”实在太过兴奋,尾音都带上了颤音。

朕尧也笑着和他打哈哈:“又背着我勾搭哪个漂亮姑娘了?”

秦岚还是笑,把手机递给他看:“这话可说不得,我可是有主的人了。”

这话一听朕尧顿时懂了七八分——能当秦岚的主,还能有谁?果不其然,他的猜想立刻被证实了。

秦岚和白鹄的对话依旧很迷,秦岚自己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白鹄一点动静都没有,直到秦岚道了晚安白鹄才终于回了话,可内容依旧很迷。

“晚安,爱你。”

“好。”

“哟~我还以为你瞎了呢?怎么舍得回短信了?”

“你不是喜欢我,想和我在一起?”

“怎么?想通了?看出小爷的好了?”

“我答应你了”

朕尧感觉自己要气炸了——好什么?好个屁好!见过短信分手,还没见过短信告白!告白内容还只有一个字——“好”

呸!合着秦岚五年真心只换来一句好!朕尧看着笑意吟吟的秦岚差点把他踹下床去,好好干一架。但最后还是放弃了——秦岚的笑太好看了。

像含着无限春意的清风,天上的星星都被吹了下来,落在他过分温柔的眼波里。

算了吧,都过去了。朕尧在心里想:他又有什么资格管秦岚呢?秦岚是真心喜欢白鹄,而且白鹄这么些年对秦岚也是真心不错。

幸好朕尧不知道白鹄“出轨”的事,不然暴打白鹄这件事就没跑了。

秦岚感觉自己好像是睡了一觉,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等他睁开眼睛,眼前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有一片浓重的白雾。

他伸出手在空气中划了几下,白雾伴着他的动作消散了一点,可还是朦朦胧胧的,他看见一大群人穿着黑色的衣服站在什么地方,气氛十分严肃,所有人都低着头,也不知道在干什么。他还想仔细看看,可那白雾很快聚集了起来。

呵呵!

秦岚像是和那雾杠上了,一边挥舞着手臂,死命驱雾,一边往人群那边走,走着走着忽然看见了一位故人——白鹄。

秦岚当即就愣住了,手也忘了挥,白雾却不在聚拢上来,整个世界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和穿着黑西服,打着黑伞的白鹄。

好像有什么东西不太对?他慢慢反应过来,他不是出车祸了吗!不应该在医院呆着吗!

秦岚看着茫茫白雾,又望了望白鹄,顿时一个不太好的念头从脑子里闪了出来——我不会是……死!了!吧!

颤颤悠悠的挪到白鹄面前,可白鹄还是一脸死气的目视前方,完全没有看到秦岚。

秦岚缓缓抬起手,打算戳一戳白鹄,然而——他的手径直地穿过了白鹄的身体,接触到白鹄身体的手变成了透明的,而他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

看着自己变得透明的手,秦岚竟然忘了抽出来,呆呆的站在原地,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我这是……死了?!

﹏﹏﹏﹏﹏﹏﹏﹏﹏﹏

未完。

少年饮氿

良人当归

良人当归Ⅱ

——————————

白鹄第一时间知道了秦岚出车祸的消息。

车祸的全过程通过手机一字不差的传到了白鹄的耳朵里。

巨大的撞击声、秦岚的痛哼声、人们的议论声、救护车的鸣笛声……

白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到楼下的,他回过神来时已经跑到了马路中间,然而看着车水马龙,一股深深地无力感却直冲心底。

秦岚在哪?

白鹄腿一软,差点跪倒在地。

他不知道秦岚是在哪出的车祸,他也不知道秦岚被送到了哪个医院。

这是白鹄第二次感到绝望,第一次也是因为车祸,车祸对象也是秦岚。

S市没有雪,冷风的威力却是丝毫不减,只一会儿就把白鹄吹了个透心凉,他走的太急,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衬衫。

白鹄无比...

良人当归Ⅱ

——————————

白鹄第一时间知道了秦岚出车祸的消息。

车祸的全过程通过手机一字不差的传到了白鹄的耳朵里。

巨大的撞击声、秦岚的痛哼声、人们的议论声、救护车的鸣笛声……

白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到楼下的,他回过神来时已经跑到了马路中间,然而看着车水马龙,一股深深地无力感却直冲心底。

秦岚在哪?

白鹄腿一软,差点跪倒在地。

他不知道秦岚是在哪出的车祸,他也不知道秦岚被送到了哪个医院。

这是白鹄第二次感到绝望,第一次也是因为车祸,车祸对象也是秦岚。

S市没有雪,冷风的威力却是丝毫不减,只一会儿就把白鹄吹了个透心凉,他走的太急,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衬衫。

白鹄无比感谢这刀割似的冷风,让他的心痛没有那么明显,也让他的神智渐渐回笼。他不能急,他一定要找到秦岚,就算是一家一家找下去。

下定决心后白鹄立刻拦了辆计程车,从最近的医院开始找起。

手中紧握的手机突然开始震动,白鹄抬手一看,是个陌生号码,如果是以前白鹄是断然不会接的,可现在他处在极度迷茫中,竟鬼使神差的接了。

“请问您是秦岚的亲友吗?”听筒中传来温柔却冷漠的声音。听到秦岚二字白鹄本来高度紧张的神经更加紧绷起来。

“是……”只一个字,声音却哑的不像话,白鹄只得慌张的清了清嗓子,还没等他再次开口,对方的声音又飘了过来:“这里是S市第一医院,秦岚先生出了车祸,请你尽快赶来。”

不知这世事凭什么如此无常?

白鹄不知道他是怎么处理完秦岚的后事的。

三魂七魄都离家出走了,躯壳无比沉重的完成了他这辈子想都不敢想的事。

秦岚没有亲人,唯一的妹妹已经去世,白鹄作为秦岚的男朋友,一手操办了秦岚的葬礼。

不论是收到秦岚的死亡通知书时,还是看到秦岚的尸体时白鹄都没有表现出太多悲恸,始终是一副清冷淡漠的模样,帅气精致的脸上像是结了一层冰,凉凉的,透着寒意。

秦岚的好友兼乐队队友朕尧看着白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只觉得浑身的血都往头上冲,觉得秦岚这么多年的时光都浪费给了白眼狼,只想狠狠揍白鹄一顿。

朕尧还是忍住了,翻涌的血气被他生生压回心底。不是算了,是不是时候,他不想打扰秦岚。

捧着秦岚的骨灰,白鹄觉得他此生都无望了。

他就要把秦岚的骨灰撒到海里了。

从今往后,这世上只剩他一个了。

在秦岚面前他刻意装的很平静,当他看着秦岚的骨灰一丝一缕的飘到海里,只觉得一口血直接从心间涌到喉头。嗓子里一片苦涩,满是血腥,心间却空了一块。

他不能表现出一丝一缕的崩溃,不能显出一分一毫的绝望。

他要让秦岚安心的走。

秦岚一生经历过太多波折,走的时候必须伴着平静安宁。

神鬼不可侵犯。

未完。

少年饮氿

良人当归

良人当归Ⅰ
(已改)
———————————

众所周知,S市是个没有雪的城市,它会接连不断的下一整个月的雨,雪却是从来没有过的。

秦岚拖着自己不多的行李在瑟瑟寒风中大步流星的往前走。

他有点好奇他走了多长时间,然而他没有手表,手机又关机。

恰好是红灯。秦岚放下行李,把手机开机。

他已经做好了一条消息都没有的准备,一遍一遍告诫自己“只是看一下时间,别的什么期望都没有。”然而手机打开的一瞬间却涌进了好几条消息。

在哪?

有演出?

回个电话。

有要事。

你在哪?

我去找你,在哪?

因为在寒风中走了太长时间手已经被冻麻了,手机突然接连不断的震动让秦岚没太拿稳,手机险些从手里掉下...

良人当归Ⅰ
(已改)
———————————

众所周知,S市是个没有雪的城市,它会接连不断的下一整个月的雨,雪却是从来没有过的。

秦岚拖着自己不多的行李在瑟瑟寒风中大步流星的往前走。

他有点好奇他走了多长时间,然而他没有手表,手机又关机。

恰好是红灯。秦岚放下行李,把手机开机。

他已经做好了一条消息都没有的准备,一遍一遍告诫自己“只是看一下时间,别的什么期望都没有。”然而手机打开的一瞬间却涌进了好几条消息。

在哪?

有演出?

回个电话。

有要事。

你在哪?

我去找你,在哪?

因为在寒风中走了太长时间手已经被冻麻了,手机突然接连不断的震动让秦岚没太拿稳,手机险些从手里掉下去。

秦岚看着白鹄发来的短信,心里泛起阵阵酸意,他忽然想起那段自己死皮赖脸的追白鹄的日子。

白鹄总是躲着不见他,又不用微信,他联系白鹄就靠电话和短信。电话不接是常事,他就天天短信骚扰白鹄,到了最后实在没什么可发的,就每天“早上好”“中午好”“晚上好”夹杂着“吃了吗”“在干嘛”“在哪呢”一股脑的发给白鹄,也不管人家看不看。

那时候秦岚的十条短信也不一定能换来白鹄的千金一字——“哦”或者“滚”,这个情况直到秦岚把白鹄追到手才有所好转。

不过话说回来,他和白鹄在一起后白鹄对他确实是好,有求必应。所以他自作多情的以为白鹄确实喜欢自己。

秦岚又想起白鹄和弥尔亲热的样子,他们在酒吧的冷烟火下被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耀眼又明亮,仿佛天造地设。

他们站在明亮的烟火中,而他站在话光都照不进的旁观者的角落里。

白鹄背对着秦岚,让秦岚看不到他的面容,但他看到弥尔轻快明亮的笑颜,仿佛看到了白鹄的初恋——方塘。所以他觉得白鹄也一定是笑面如花的。

如果是别人,秦岚一定会和白鹄大发雷霆,然后对白鹄的行踪严加看管,可是那人是弥尔,一个有着和白鹄初恋几乎一模一样面孔的人。

白鹄终究忘不掉方塘,他注定是输家。

然而秦岚没法怪白鹄,谁让当初是他非要倒贴给白鹄,把面子里子都贴没了。

是他自己该。

秦岚站在原地看那几条短信看了好几分钟,直到冷风把他的手吹疼了才回过神来,同时白鹄像是有心灵感应似的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

可怜秦岚刚回神就被白鹄突如其来的电话给下了一跳,下意识就接了电话。

秦岚:“……”

白鹄:“……”

这该死的反射!

接的这么快,搞的他好像是刻意在等白鹄的电话一样,然而苍天明鉴,他这次真没有!

肇事者白鹄显然也没想到,愣了一下才开口:“短信怎么不回?在哪?”

白鹄可能是有点紧张,开头的两个字没太发出声,到了秦岚这不知被冷风刮了多长时间的耳朵里就变成了“……怎么不回?在哪?”

秦岚有点迷茫,什么不回?电话?短信?还是……回家?

问问白鹄吧,如果市场误会呢?秦岚想。

于是酝酿好一个完美的微笑,打算和白鹄好好聊聊。

可是他嘴刚打开一半,就被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车给强行闭上了。

秦岚倒在血泊中,手机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入目的都被染成了红色,耳边全是嗡嗡的耳鸣声,和寒风呼啸的声音。

他竟然一点都不疼。只是觉得的地上的血好暖和,想多躺一会。

想着想着眼前就从一片血红变成了一片漆黑。

“还好白鹄打了电话,听到我出了车祸。”

“白鹄应该记得我的遗嘱。”

“我还没有和白鹄吵完架。”

“白鹄不应该给我打电话的。”

“他不知道我死了才好,或者晚知道一会儿也行。”

酸桃子_
刚刚补完公交车番外真的好感动

刚刚补完公交车番外
真的好感动

刚刚补完公交车番外
真的好感动

酸桃子_
我k啊啊啊我才知道啊啊啊啊啊!...

我k啊啊啊我才知道啊啊啊啊啊!!!!!太开心了呜呜呜呜!

我k啊啊啊我才知道啊啊啊啊啊!!!!!太开心了呜呜呜呜!

是杨枍啊

【白秦】他的电话

@云景  答应云景的白秦文
BE,虐攻不虐受
谁叫白哥哥不懂得珍惜我的家岚岚呢?

    “嘟……”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
    “嘟……”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
    “嘟……”
    “卧槽,秦岚你想干什么啊!”
    “小白鹄,你终于肯……接电话啦?”
    “……没事我挂了!”...

@云景  答应云景的白秦文
BE,虐攻不虐受
谁叫白哥哥不懂得珍惜我的家岚岚呢?

    “嘟……”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
    “嘟……”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
    “嘟……”
    “卧槽,秦岚你想干什么啊!”
    “小白鹄,你终于肯……接电话啦?”
    “……没事我挂了!”
    “别别别!有事!有事……嘶。白鹄,对不起,这么些年,我做过不少惹人厌的事,谢谢你还肯接我的电话。”
    “秦岚,你今天脑子是不是抽风?”
    “嘘,乖,别吵,听我说完。”
    “……”
    “首先,我要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方塘,当时要是我不对你说那些挑拨离间的话,说不定你们现在就快快乐乐地在一起生活了吧。对不起,我错了,我当时不应该那么讲。”
    “……秦岚,你怎么了?”
    “还有我妹妹,我对不起她。我明明知道她最好的朋友是方塘但我却去伤害他,在她做手术的时候没有在门外陪着她,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好哥哥。我真的希望她以后可以健健康康地活下去。”
    “秦岚?你被鬼上身了?”
    “我还对不起我爸妈,他们辛辛苦苦把我养大,可我却没有一天让他们安心,真是不孝啊!可惜以后也没有机会孝顺他们了……嘶……啊!”
    “秦岚?你现在在哪?”
    “白……白鹄,我还对不起你。我知道你喜欢方塘后,因为嫉妒,对你讲那些话,恩……让你和方塘分开,我……我真的感到很抱歉……”
    “秦岚!回答我的问题!告诉我你在哪!”
    “小……小白鹄,让我说完。我知道自己做的事不会让人原谅,但你们就看在我第一次给别人道歉的份上,接受吧,好不好?”
    “秦岚,你别吓我!”
    “白鹄,我死后,你替我向方塘道歉吧。”
    “秦岚……听话!在哪!”
    “啊……嘶,白……鹄,你有空可不……可以去看看我的妹……妹?算我……算我求你了”
    “不可以!不可以!你给我活着!”
    “小……白鹄,你都二十几了……怎么……怎么这么……幼稚。亏我还……觉得你……啊……长大了不是小孩了……才告诉你这些话。”
    “秦岚,告诉我你在哪,别吓我。”
      你这个样子,我很害怕
    “白……白鹄,还有一句,我……我想对你……对你说。我不喜……喜欢你。我爱……”
    “有种你给我当面说啊!”
    给我活着!秦岚!
    “……”
    “秦岚!说话啊,你平时不是很能说的吗!”
    “……”
    “秦岚!说话!”
    “……”
(当白哥哥找到岚岚时)
    “秦岚……”
    “……”
    “别走……”
    “……”
    “你还欠我一场比赛呢,怎么可以骗人!”
    “……”
    “你的新歌都还没有唱给是听呢,怎么可以骗人!”
    “……”
    “我都还没有回复你呢……秦岚……”
    “……”
    “我也爱你,我也爱你,你快起来吧,你快起来嘲笑我吧。”
    “……”
    “傻瓜,起来。”
    “……”
    “男朋友,快起了。”
    “……”
    “老婆,快起来,我们回家了。”
    “……”

      那一晚,一个黄发男人,抱着一个满身血迹的红发男人嚎啕大哭,没有人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题外话:
    当一个人成了谜,你不知道他为何离去,就像你不知道这竟是结局。

酸桃子_

新年快乐〔白秦〕

那天就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一个情人节。

有点紧张。

——秦岚

唔,一个没忍住,就有想过来找你啊。他慢悠悠地写完了,皱了皱眉,把窝成一团的废纸扔进废纸篓。

字好丑啊。秦岚感叹了一下,不甘心地用脚把废纸篓拢回身边来,两指捻起纸团,打着了从裤兜里掏出来的打火机。

跳着的火舌舔舐着,很快吞没了纸团,意犹未尽地在书房里留下一缕烟。

他吸吸鼻子,好难闻诶。废纸篓里全是烧过纸团留下来的灰,有点极端。

就像他这个人。

秦岚忍不住从兜里把烟掏出来,刚点着,就听见门口有钥匙转动的声音,他回头,

白鹄伴着外面的鞭炮声进了家门。

秦岚闻着一屋子呛人的味儿突然有点心虚。

前者显然没有做好家里突然来了个...

那天就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一个情人节。

有点紧张。

——秦岚

唔,一个没忍住,就有想过来找你啊。他慢悠悠地写完了,皱了皱眉,把窝成一团的废纸扔进废纸篓。

字好丑啊。秦岚感叹了一下,不甘心地用脚把废纸篓拢回身边来,两指捻起纸团,打着了从裤兜里掏出来的打火机。

跳着的火舌舔舐着,很快吞没了纸团,意犹未尽地在书房里留下一缕烟。

他吸吸鼻子,好难闻诶。废纸篓里全是烧过纸团留下来的灰,有点极端。

就像他这个人。

秦岚忍不住从兜里把烟掏出来,刚点着,就听见门口有钥匙转动的声音,他回头,

白鹄伴着外面的鞭炮声进了家门。

秦岚闻着一屋子呛人的味儿突然有点心虚。

前者显然没有做好家里突然来了个人的准备,略微错愕了一下,接着脸色不好看了起来。

“你怎么在这儿?”

他问,“我不是说你尽快把钥匙还给我然后……”

白鹄哽了一下,大过年的终究算图个吉利把嘴下的滚字咽了回去。

秦岚把烟掐掉起了身,屋子里没开灯,外面的烟花有一下没一下地照的屋里亮了又灭,连带着眼前的影子也不真实起来。

他想问白鹄,你知道今天是除夕吗,你知道除夕前一天是情人节吗,

……你知道我……我前天晚上就来到这里了吗……

钥匙他很早之前就放在了他们很久以前说好的门口的鞋垫下,还有谁记得?

他突然很想狠狠吸一口烟让自己清醒点,最后把手里的烟攥得紧紧的。

“没事儿不能来你这玩啦……”他尽量让自己哑的不成样的嗓子放松再放松,“小白鹄?”

起码听起来正常一点,起码不能让对方察觉到他整整一天都没喝水……

而对方显然也给足了他面子,依旧是厌烦的语气:“钥匙给我,你走吧。”

秦岚扯了扯嘴角,认命般的走过去,伸手递上那串攥得滚烫的钥匙,

然后他看见那双好看的,攥过他摩托车把手的指节分明的手指,避开了一切触碰他的可能,稳稳地拽走了他用了七分力气攥住的银色金属。

……

门关上的声音很轻,伴着外面最后一束烟花散去的光,白鹄婆娑了一下褪去炙热温度的钥匙,

他想:

秦岚刚刚好像说……新年快乐?










酸桃子_
小……小甜饼? 我……真的想写...

小……小甜饼?

我……真的想写甜甜的
可是刷了一遍漫画我
我又又又又又又……
感觉要掉粉啦!
_(:з」∠)_

答应你们下周一定甜回来!
么么啾♡

小……小甜饼?

我……真的想写甜甜的
可是刷了一遍漫画我
我又又又又又又……
感觉要掉粉啦!
_(:з」∠)_

答应你们下周一定甜回来!
么么啾♡

酸桃子_

我恨!
发不出去啊啊啊啊啊啊啊

戳↓
https://m.weibo.cn/5536570624/4165605547047232

我恨!
发不出去啊啊啊啊啊啊啊

戳↓
https://m.weibo.cn/5536570624/4165605547047232

酸桃子_

中秋快乐~

尽量发出来QAQ

这是我们都还年轻的时候发生的故事。

白鹄手里的钢笔温柔缱绻地落在笔记本上,郑重地写下了这么一行字。

他起身把站在桌边炸毛跺脚的爱人搂进怀里,慢条斯理地给秦岚顺毛,“满意了?”

浓厚的麝^香味儿铺天盖地的压下来,秦岚满腔怒火也软了下来,他家白鹄的信^息^素闻了这么多年,还是对他影响颇深,尽管这会儿不是他的发^情^期,可秦岚依旧软的要站不住脚,偎在白鹄怀里气呼呼的:“你背着我偷偷去见他,你还有理啦?你就不能跟我打声招呼?我又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

越想越气,秦岚索性挣开了白鹄的拥抱,奔着自家的花园就跑走了。

白鹄推了推镜框,自家的老婆什么习性自己还是清楚的,眼下怕是...

尽量发出来QAQ

这是我们都还年轻的时候发生的故事。

白鹄手里的钢笔温柔缱绻地落在笔记本上,郑重地写下了这么一行字。

他起身把站在桌边炸毛跺脚的爱人搂进怀里,慢条斯理地给秦岚顺毛,“满意了?”

浓厚的麝^香味儿铺天盖地的压下来,秦岚满腔怒火也软了下来,他家白鹄的信^息^素闻了这么多年,还是对他影响颇深,尽管这会儿不是他的发^情^期,可秦岚依旧软的要站不住脚,偎在白鹄怀里气呼呼的:“你背着我偷偷去见他,你还有理啦?你就不能跟我打声招呼?我又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

越想越气,秦岚索性挣开了白鹄的拥抱,奔着自家的花园就跑走了。

白鹄推了推镜框,自家的老婆什么习性自己还是清楚的,眼下怕是又在和自己闹别扭,虽然没有了香香软软的铃兰味在怀中不免有些失落,唉,人还是得自己哄啊。

“阿岚……是我不对,没跟你说是怕你生气,”白鹄把人圈在怀里,轻啄了一下秦岚的脸颊,“我保证,绝对不会有下一次。”

秦岚把脑袋埋在白鹄的肩头,小脑袋瓜转的飞快,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唔……我不信,除非……”

他把白鹄推到草坪上,抬腿跨坐在那人身上,舔了舔唇角:“你由着我来一回,我才能原谅你。”

媚眼如丝的娇人儿丝毫不知危险,白鹄只觉得下腹一紧,面上却只平淡地笑了笑:“全都听你的,可以了?”

秦岚不应他的话,咂咂嘴唇吻上白鹄的耳廓,湿^软的小舌来回挑^逗着耳垂,时不时还嘬上一口。秦岚往白鹄的耳孔吹气:“去那间屋子好不好?你都好久不愿陪我玩儿了……”

白鹄眸色深了深,掐着秦岚的腰把他抱在肩头,唇角抿了起来:“呆会儿你就知道往日日子过的太舒坦了!”

“我……”秦岚刚出声就被大力惯到屋内的沙发上,白鹄压上来的一瞬间,熟悉的眉眼霎时间就唤起了当年的记忆。

……年少、凌厉、学生会主席的a^lpha和胡作非为的社会青年o^mega,秦岚笑得眉眼弯弯,要不是自己的脸皮厚,他们的生活铁定八竿子打不着边。

懵懵懂懂,本以为把他身边的人都撇走,这个完美的a^lpha就是自己的了,可他千算万算忽略了男人身边那个青梅竹马的o^mega,费尽心机让他们渐行渐远,换来自家a^lpha几近癫狂的斥责与愤怒,值得吗?秦岚问自己。

白鹄本在爱人的脖颈间啃^咬,突然觉得肩头濡湿了一片,抬眼便看见自家天不怕地不怕的小混蛋泪眼汪汪地啜泣,还咬着手不让自己哭出声来,白鹄一下子就慌了,把人儿搂进自己怀里:“怎么弄的?不哭了,我在呢。”

秦岚只觉得更委屈了,这人欺他太甚,当年他那么不知天高地厚的一个o^mega去放下身段求他,不要身份不要名分,他白鹄怎么做的?把他丢在路边载着他青梅竹马的o^mega扬长而去,说的不是“我不要你了”而是“我只是陪你玩玩”。

秦岚越想越恼,眼泪一发不可收拾,那是他第一次发^情^期……那么狼狈地看着他把自己扔掉……

白鹄看着他委屈得紧,知道八成是又要和他算账了,这事确实自己做的过分,他当时怒火中烧,把自家o^mega的发^情^期忘了,还把他一个人扔在外边,直到回家看见沙发边上一堆抑制剂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火急火燎地把人带回家,慌乱、后怕,他们的第一个夜晚可以说是非常糟糕了。

尽管身体契合度极高,可是自家o^mega秉着第一次你不让我舒服我往后绝不招惹你的心思,日常运动少之又少,甚至连发^情期宁可都靠抑制剂强压下去,白鹄抚了抚怀里人儿瘦削的后背,两片蝴蝶骨几乎振翅欲飞,深深皱起了眉:“怎么又瘦了?”

他忽然记起上一回两人因为发小的事不欢而散,秦岚看来这一阵子没好好吃饭,白鹄叹了口气,把人揉进自己怀里:“不要闹了,我把自己送给你……”他轻吻着秦岚耳骨,“嗯?”上翘的尾音饱含情^欲,刺刺挠挠的感觉让秦岚缩起了脖子:“不要……”

可是晚了,白鹄手已经不规矩地游走进他的卫衣里,手指捏住红樱逗弄:“阿岚……你的发^情期快到了吧?”

秦岚被他一只手游弋着摩挲胸前最敏^感的点、另一只手探入股^缝间的手搞得几乎崩溃,半是气半是恼地嚷嚷起来:“不要!白鹄我……”我们这样算什么呢?秦岚在白鹄挤进来时浮浮沉沉地想,炮^友?爱人?秦岚自己主动背过身去,自己在白鹄身上上下起伏,手指死死咬在嘴里,浮起红痕点点。

秦岚逼迫自己沉浮在欲^望里,不再理会那些抑制不住的情感,他害怕疼。

白鹄看着怀中人吧嗒吧嗒掉眼泪,只是把人拥紧了,
“我会温柔的……”他叹息。

我知道。
秦岚闭上眼睛。
可他贪心了,他们之间从来没有戳破这层窗户纸,感情的问题,永远是横在心里的一道疤。

酸桃子_

中秋快乐

朋友们……去微博吧……
lof吞我
https://m.weibo.cn/5536570624/4159104185903674

朋友们……去微博吧……
lof吞我
https://m.weibo.cn/5536570624/4159104185903674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