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白黑

65.2万浏览    3499参与
CXXie

【杰佣】花吐症(5)

我咕了好久!

现在开始!

私设艾玛单恋杰克(当然这件事杰克本人知道


我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宿舍的床上。范无咎和谢必安并肩坐在床边,看着手机。我挣扎着想坐起来,却被转过身的小黑按住头压了下去。

“你醒了啊?现在是午夜啊,大家都睡了,你起来干什么啊?”小白关掉手机,撸了撸辫子,也转过身。

我摸了摸口袋掏出了手机。锁屏上有日历,是第三天,半夜十二点半多。幸好,幸好。

“看上去不早了啊,你们也快去睡吧,明天应该还有游戏的。”他们起身一起爬上上铺。唉他们太瘦了,居然可以两个人睡一张床还不觉得挤,并且还可以干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

南台一别长相忆,此去遥遥不可期。小黑小白和美智子,...

我咕了好久!

现在开始!

私设艾玛单恋杰克(当然这件事杰克本人知道




我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宿舍的床上。范无咎和谢必安并肩坐在床边,看着手机。我挣扎着想坐起来,却被转过身的小黑按住头压了下去。

“你醒了啊?现在是午夜啊,大家都睡了,你起来干什么啊?”小白关掉手机,撸了撸辫子,也转过身。

我摸了摸口袋掏出了手机。锁屏上有日历,是第三天,半夜十二点半多。幸好,幸好。

“看上去不早了啊,你们也快去睡吧,明天应该还有游戏的。”他们起身一起爬上上铺。唉他们太瘦了,居然可以两个人睡一张床还不觉得挤,并且还可以干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

南台一别长相忆,此去遥遥不可期。小黑小白和美智子,东方人,都活得太诗意了。为什么啊?可能我们西方人永远也不知道,这大概是所有东方国家的共性吧?可能是因为每天听着小黑小白眉目传情的原故,我多少也懂一些,那些所谓的“古诗文”、“古风”。

“日月星辰悄悄,升了又落。我却不知白天、黑夜的存在,时间消失。有你在,我心里,真美好。有一天,想成为,你骄傲。”

“诶杰克,你睡着了吗?”小黑的声音从上铺传来。

“还没呢,怎么了?”

“我刚刚看到你的手机锁屏壁纸,好像是奈布的照片啊?”

“......啊,是啊,不过那不是照片,是我画的板绘哦。”我轻轻咳了一下,却用手死死捂住口鼻,怕血和花喷涌出来弄脏被褥。

“就是你之前每天晚上都画的那幅?用那个黑色的板子和那支......叫什么......数位板触控笔?”

“对啊,我曾经不是个画师吗?”

“我也看到了诶,画的真好。”小白模糊的声音断断续续,大概已经快要睡着了。

“谢谢夸奖,你们快睡吧,别太累了,我没事的。”

“嗯,晚安。”

“晚......安......”

“晚安,明天早上见。”

他们今天没有兴风作浪、翻江倒海,可我却依然睡不着。疼痛已经不怎么感觉得到了。与其说是好转,倒不如说是麻木。这是我有史以来第一次那么思念奈布,尽管当年他是被上级派来杀死我,那位以恐惧为食、以浓雾为伴的开膛手的。

就在这样的疼痛与思念而混乱不清的状态下,我终于熬到了早上七点。

手机震了一下,夜莺小姐已经把今天的排班表发到全员微信群里。不巧的是,今天的游戏,没有一场能遇到奈布。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都是这样。

还是依然要咳血,而且越来越频繁,血量和花量也越来越大。更惨的是,我从小就患有贫血,现在每天失血越来越多,经常有一种支撑不住要晕倒的感觉……我让美智子帮我给庄园主带个口信,叫他每天少给我安排几场游戏。

第五天的空闲时间,我去艾玛的花园散心。花园不是很大,但面朝着湖景村的大海。带着咸味的海风刺透外套渗入骨髓,冰冰凉凉的酥麻感席卷着全身,到好像也减少了几分疼痛。

“杰克先生!”艾玛甜甜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我转过身,看到她捧着一束蓝玫瑰,笑盈盈地看着我。

“我刚想把这束蓝玫瑰送给你呢,你就来了。呐,拿去吧!”她跑过来,把那束花举到我眼前。

玫瑰的清香若隐若现,却竟有些腥甜。


白咎在鸽子圈里混着

知灵者【安咎】

---------

耶!白咎我又来祸害人间了!

(然后被酒兰打死)

咳咳,没错我又给自己挖坑了呢!

-------------------

*多量cp有,主安咎

*地名是编的,别较真

*私设注意

*好像要打怪升级的那种!(?)

*如果有想法可以来和我说,我会去尝试着更改,因为还在练手期

*小学生文笔

*可以的话就看下去呗( ・᷄ὢ・᷅ )

-------------------

1

“谢必安

 今年19岁

 大学毕业...”

电脑的文档上输入着这些文字,输入了这些文字的主人,是谢必安

“无咎,这样就可以了吗?”

房间里空无一人,少年就像在和...

---------

耶!白咎我又来祸害人间了!

(然后被酒兰打死)

咳咳,没错我又给自己挖坑了呢!

-------------------

*多量cp有,主安咎

*地名是编的,别较真

*私设注意

*好像要打怪升级的那种!(?)

*如果有想法可以来和我说,我会去尝试着更改,因为还在练手期

*小学生文笔

*可以的话就看下去呗( ・᷄ὢ・᷅ )

-------------------

1

“谢必安

 今年19岁

 大学毕业...”

电脑的文档上输入着这些文字,输入了这些文字的主人,是谢必安

“无咎,这样就可以了吗?”

房间里空无一人,少年就像在和空气对话,没有回应的声音,这屋里除了他,就再也没有别人

“这样吗......我明白了”

少年知道,他从小可以看见一些别的东西,但是所有的人都和他说,他在幻想而已,但不是的,他是真的可以看见很多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这样的话...大概就可以了吧...”

一个清淡而又悠远的声音传来,在沙发上出现了一个身穿银灰色古装的黑发少年

“我说,做为一名好好的知灵者,你一定要加入这种奇怪的组织干什么?”

“因为是知灵者们的组织”

范无咎比较无语

范无咎,一个寄生在谢必安身上的“灵”

也是专属于谢必安的“灵”

他会与谢必安相生相伴

可是,所有的知灵者的灵,都是与知灵者的前世有着很多的关系的人

这是谢必安现在所知道的

他要做的是查明白范无咎的身份,还有去融入这个“知灵者”的世界

2

在谢必安生活的地方,知灵者被当作异类

可是知灵者不止一点点,这怎么办呢?

所以,出现了一个知灵者的组织

“盛言”

这是一个很大的组织

谢必安在想些办法进到里面去,因为几乎很多“灵”都在其中都有记录,死因、身份、家庭...

范无咎很讨厌那里,虽然对那里没有任何的记忆

所有“灵”都会在找到自己要寻找的那个人后,忘记一切关于那人的记忆

范无咎也没有逃过这个命运

本来他是做好了很多准备才来寻找谢必安的

但谁又知道那些准备都是无用功呢?

“无咎,明天我们就去那里吧”

3

范无咎愣了愣

“你这么快就...弄好了?”

他有点不信

因为范无咎遇到的其他的知灵者,都很少有人可以加入进去

更别提是这个才刚高中毕业不久,丢掉大学生涯不顾家里人来干这种事的谢必安

“对,很容易,也通过了审核”

“我们明天要找一个代称为【红蝶】的“灵””

“什么...什么蝶?”

范无咎根本没用心听,他总感觉不是很想记起一些回忆

他的心里就像有一个人在告诉他

那些东西,不要记起来

算了,就当是满足自己的好奇心,陪那谢必安一程好了

“红色的红,蝴蝶的蝶”

“哦...”

范无咎想了想,似乎是没见过的样子

“明早就出发吧,去萤市区那边”

“哦,那里啊”

“我先歇下了...你随意”

“嗯...”

4

早晨,草上还沾着露水的时候,谢必安就拉着范无咎出了门

以至于现在范无咎一直在和谢必安唠叨,时不时还绕着谢必安飞两圈

幸好这是灵,别人看不见,不然迟早上新闻

谢必安这么想着

毕竟不管是谁都会很诧异吧

大街上一个古装美男子缠着一个帅哥飞,而且还是飞起来的那种

想着都很可怕吧

“这是什么...”

红色的蝴蝶

在谢必安的面前出现了一只红色的蝴蝶

不,不只一只

而是一群

“啊,看来是找到了,【红蝶】”

范无咎心不在焉地说到

毕竟这里的普通人是看不到这些蝴蝶的,不然会拿出手机拍照吧

范无咎想着

“哒...哒...”

盲杖的声音

红色的蝴蝶围绕着一位栗色头发的短发少女,少女的头上戴着帽子,穿着一件很简约的礼服

没人看得见他们三个人

不,应该是四个,两个“灵”

和两位知灵者

5

“初次见面,我叫海伦娜·亚当斯,先生叫我海伦娜就好”

那女孩蔚蓝的眼睛上蒙了一层灰

她是盲人

“初次见面,我叫谢必安”

谢必安打量着这个女孩,他不清楚她是“灵”,还是知灵者

“笨蛋,那女孩和你一样,是知灵者,在她后面的那位,就是我们要找的人”

范无咎笑着说到,他总感觉思考问题的谢必安很可爱,忍不住就笑了

“我知道了...”

“妾身名为美智子...”

在那女孩的身后出现了一团红色的蝴蝶

谢必安愣了愣,那群蝴蝶突然散开,在蝴蝶的中间,是一位身着红色和服的女生,红色的眼眸,眼角旁微微可以看出几只精美的暗红色蝴蝶

“先生是要加入我们“盛言”,是么?”

声音空灵飘渺,与范无咎的声音不同,很明显的,这一位“灵”,有着悲惨的过去,她的声音是幽怨的

谢必安感受到了

“是的”

范无咎看着谢必安愣了那么久,就帮他开口说了一句话

那红衣女子浅浅一笑,道

“那么...跟妾身来吧...”

-------------------

不行了不行了

我好困a

这几天没事就会打,断断续续也不知道要打多少

( ̥́ ˍ ̀ू )...碎觉觉..........

大号子

今天也是怪盗的日常呢~2(cp未定,大概all快,快斗只能受)

说明

*本人萌新(第一次发文那种),可叫我沨子,本瞻仰大大们的文笔,一天突然想自产,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文笔小学生,文章沙雕。

*人物都是我自己的理解,可能不一定让人喜欢,可以指教,欢迎吐糟(注:名柯没有看过,只看过有斗子的几集,所以,人物崩了,冷静,跟我念,别气,别气,作者是傻逼……但别边念边发评论区里)

*有原创剧情,人物

(是的,没错这是二,虽然一也离的不远,但……http://dahaozi686.lofter.com/post/30b70572_1c6d39be2)

NO.2

 黑羽快斗一身怪盗装扮站在一片草地上,仰望着明媚的……月亮,周边的一切都模模糊糊的,他知道...

说明

*本人萌新(第一次发文那种),可叫我沨子,本瞻仰大大们的文笔,一天突然想自产,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文笔小学生,文章沙雕。

*人物都是我自己的理解,可能不一定让人喜欢,可以指教,欢迎吐糟(注:名柯没有看过,只看过有斗子的几集,所以,人物崩了,冷静,跟我念,别气,别气,作者是傻逼……但别边念边发评论区里)

*有原创剧情,人物

(是的,没错这是二,虽然一也离的不远,但……http://dahaozi686.lofter.com/post/30b70572_1c6d39be2)

NO.2

 黑羽快斗一身怪盗装扮站在一片草地上,仰望着明媚的……月亮,周边的一切都模模糊糊的,他知道自己在做梦,几次与幻术师的对决,他已经基本能分清梦与现实了。这大概是个好梦,他恍恍惚惚地想着,哦,是对他来说,因为在个梦镜里,没有一种可怕的,湿滑的生物——鱼。

  “黑羽快斗!黑羽快斗——”

  哎?有人在叫他?那是一道飘渺,柔和,却加杂着愤怒的声音,这是谁呢?好陌生日的声音……他下意识的回头看,“啊——我……”一个青绿的,一对圆眼不断鼓动的生物“呼——”地一声,向他砸来。这个没有鱼的世界出现了第一条恐怖生物,一条看似一普通的——桂鱼。快斗第一反应——向腰间摸去……

    啪——”这个声音引着周围的同学往教室靠窗的倒数第二排看去,那里是黑羽快斗的座位。

  一颗顶着凌乱头发的脑袋,斜侧着窝在左臂间,面向着窗户,只能看到一点点被阳光照着熙黄的面颊,白衬衣也被照的微黄,右肘抵在桌子上,小臂微微立起,纤白,灵活,那是独属于一个魔术师的手,完美修长,现在却用三指接着一个明显是谁扔过来的黑板擦。

  过了几秒……少年终于从梦中醒来了,撑着左臂,困顿地抬起头,因为耀眼的阳光微眯着的眼中闪过一丝迷茫,又很快清醒过来。哦,对了,青子今天没来,是干么什来着去了?不对,是病了……怪不得没人叫醒自己……真可怜,下了学……就勉强去看看吧。

  打了个哈欠,慢慢坐直了上半身,嘴角牵起一个阳光的笑,这大概也算扑克脸的一种吧,快斗无意识地想着。“小野老师~不要这么大火吗。”他一边说着,一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果然还是好瞌睡哦……   

  拿着黑板擦走到教室前端,停在小野惠的正对面,含笑地看着这位年轻的女老师:“拜托小野老师……”快斗右手举起,左手抚过右手,“永远要像满天星一般……”原本握着黑板擦的右手微微拢拳,一根一根指头,一点一点地轻轻打开“美好可爱~”一束白色的满天星躺在掌心。

   白马探松了口气,别人没反应过来,不过他可是清楚地看见少年迅速伸向腰间的手了啊,还好……他哼了一声:“还是这么装模作样。”

  “所以不要生气啦……”快斗伸手将花朵插到小野耳边,抬头之间在她耳边喃溺着,抬头时恶趣味地,似是不经意地冲着她的脸边呼了口气,看着这位还不算太太的年轻女老师白嫩的脸颊一点一点变的粉红,顺便弯腰行了个绅士礼,以掩饰自己脸上绝对不会被这位新来的老师喜欢的,恶趣味的笑容——第一印象很重要,要不以后可不太好相(请)与(假)的呢。

  “那么……不知道可爱的小姐找本人有什么事呢~”黑羽快斗懒洋洋地问着。

  ……

  小番外:(此小番外与正文无关)新快型

  沨子:【→_→】那个人又在乱撩了

  黑羽-撩妹-快斗:【(*/ω\*)】撩妹真有意思【你能拿我怎么样?】

  沨子:【⊙_⊙】好像是不能拿你怎么样哦【工藤新一还有十秒到达战场】

  黑羽-撩妹-快斗:【O(∩_∩)O】嘻嘻,你打我啊,打我啊,咧——

  中森青子:【ヽ( ̄д ̄;)ノ】你竟然趁着你青梅竹马不在……做出这般……【拖延时间,话说新一还有几秒到?】

  黑羽-撩妹-快斗:【◐▂◐】你揍我呀,揍我呀——好啦好啦你继续乖乖生你的病去吧

  白马探:【(ノ°ο°)ノ前方高能预警】现在是23点31分17秒,经计算还有3秒,请无关人员迅速撤离

  黑羽-撩妹-快斗:什么?等等……

  工藤新一:【黑气】

  黑羽-撩妹-快斗:啊……新,新一

  工藤新一:【微笑】放心不会打你,也不会揍你的

  黑羽-撩妹-快斗:等一下……【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工藤新一:【扛起,进屋,关门】

  黑羽-撩妹-快斗:救命……【我还能抢救一下】

  ……

  白马探:现在是10点31分20秒,距事件发生已过11个小时,一方当事人,工藤新一已经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另一方当事人,黑羽快斗却不见踪迹。经推理,工藤在精神得到满足,且黑羽今后几天因腰间不适不见踪迹,以上,总结完毕。

  沨子:【可喜可贺】

  青子:【可喜可贺】

  白马探:【可喜可贺】

  红子:【可喜可贺】

  中森警官:【可喜可贺】

  青子:哎,爸爸?

  中森警官:可以给警局放个假了……

  工藤新一:【迷之微笑】

大号子

今天也是怪盗的日常呢~1(cp未定,大概all快,快斗只能受)

说明

*本人萌新(第一次发文那种),可叫我沨子,本瞻仰大大们的文笔,一天突然想自产,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文笔小学生,文章沙雕。

*人物都是我自己的理解,可能不一定让人喜欢,可以指教,欢迎吐糟(注:名柯没有看过,只看过有斗子的几集,所以,人物崩了,冷静,跟我念,别气,别气,作者是傻逼……但别边念边发评论区里)

*有原创剧情,人物

No.1

   “中森警官~”月光下一个稍显单薄的身影站在天台边缘,双臂张开举起,好像在拥抱着深蓝天空,“这颗宝石好像又不是我要的呢。”

  戴着高筒帽的魔术师转身,白色的皮鞋完美地180度旋转,脚跟落地,一块蓝色的宝石随意抛出。从楼梯刚跑上来,连气...

说明

*本人萌新(第一次发文那种),可叫我沨子,本瞻仰大大们的文笔,一天突然想自产,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文笔小学生,文章沙雕。

*人物都是我自己的理解,可能不一定让人喜欢,可以指教,欢迎吐糟(注:名柯没有看过,只看过有斗子的几集,所以,人物崩了,冷静,跟我念,别气,别气,作者是傻逼……但别边念边发评论区里)

*有原创剧情,人物

No.1

   “中森警官~”月光下一个稍显单薄的身影站在天台边缘,双臂张开举起,好像在拥抱着深蓝天空,“这颗宝石好像又不是我要的呢。”

  戴着高筒帽的魔术师转身,白色的皮鞋完美地180度旋转,脚跟落地,一块蓝色的宝石随意抛出。从楼梯刚跑上来,连气还没喘稳的中森警官刚想说出他的名言——“基德,这次看你往哪儿跑。”就被一块上亿的宝石晃瞎了眼,一口话卡在了嗓子眼儿里。上亿的宝石,你不要也不能乱扔啊,喂!

  怪盗基德看着手忙脚乱地接宝石的警察们,反光镜边的唇勾起:“拜拜喽——中~森~警~官和警察君们”一边说着一边压着帽子,放松身体向后倒去……

  “怪盗基德——”中森警官好不容易接住了好像抹了油似的宝石,就看见夜空中白色的大鸟远滑而去:“看什么看,给我追!”

  “是!”一阵兵慌马乱……

  等警察全部撤离了这栋大楼,天台前檐下,一道白色身影翻上天台:“啧啧啧,这是第几次啦,中森警官和那群笨蛋警察总是在被假人骗哦~,真的是太天真啦~”摇头晃脑的又吐糟了几句,基德拉开滑翔翼:“这次才是真的呢……才怪!”“呯——”一声,基德消失在天台上,留下的只有一句隐隐约约的嘟哝:“今天的工作也很简单呐,回去睡觉吧……晚安,大家。”

  “基德,下次我一定要抓住你!!!”看来中森警官终于追上了“基德”了呢。

  小番外:

  中森警官:基德,你到底在宝石上抹了什么啊?抓也抓不住。【(´・_・`)】

  怪盗基德:你真的想知道【→_→】

  中森警官:嗯,要不是那东西我早就抓住你了。【(▼ヘ▼#)】

  怪盗基德:不,没那东西你也抓不住我【 ̄へ ̄】

  中森警官:所以“那东西”到底是什么啊

  怪盗基德:你猜啊。【ヾ(Ő∀Ő)ノ】

  中森警官:【(▼皿▼#)】等我抓到你,一定亲手毙了你!

  怪盗基德:前提是你抓的住……【♪(^∇^*)】

  中森警官:你!!!!!!!

  沨子:……所以到底是什么啊【⚆_⚆?】

肆某居

【探寻真相是我的责任,2】 白快/白黑

【探寻真相是我的责任,2】

“少爷?”

管家这一声把正沉溺在各种信息中的白马拉回现实。

“……”白马探终于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嗯,什么事?”

转头,还是那种会让人有距离感的微笑。

但是,少爷好像……哪里不太对。

“少爷,早餐做好了。”

“放在那里就好,谢谢。”

“好的,不用客气。”

‘有什么心事吗?真是叫人担心啊……’

念着少爷不喜欢自己的事情被影响,管家默默退了出来。

白马探坐在桌前,早餐用完,嘴里却寡淡得一丝味道也无。

房间的阳台是朝着东边的,阳光落进来,铺在地面上,离白马面前的桌子还有一小段距离。

目光在阳台上停落的鸟儿上停了好一会儿。

阳光披在纯白的羽毛上...

【探寻真相是我的责任,2】

“少爷?”

管家这一声把正沉溺在各种信息中的白马拉回现实。

“……”白马探终于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嗯,什么事?”

转头,还是那种会让人有距离感的微笑。

但是,少爷好像……哪里不太对。

“少爷,早餐做好了。”

“放在那里就好,谢谢。”

“好的,不用客气。”

‘有什么心事吗?真是叫人担心啊……’

念着少爷不喜欢自己的事情被影响,管家默默退了出来。

白马探坐在桌前,早餐用完,嘴里却寡淡得一丝味道也无。

房间的阳台是朝着东边的,阳光落进来,铺在地面上,离白马面前的桌子还有一小段距离。

目光在阳台上停落的鸟儿上停了好一会儿。

阳光披在纯白的羽毛上,反射出耀目的光。

那白色的鸟儿似乎觉察了他的目光,拍拍翅膀,飞走了。

白马愣了愣,直至那鸟儿飞远,才发现自己在这发呆了半个小时了,于是起身拉上窗帘,去放了餐碟。

“少爷,您要去哪里?”

「顾锦歌」

【摄殓】沙雕视频转载

#这是b站up主  剧毒丶KaiMi桑的视频,已得到授权⚠️

#禁止二次转载⚠️

mmd食用须知:

#视频含第五摄殓,佣,白黑,黄占向,禁止刷逆cp或其他无关cp,不然nmsl

太太雷点很多,除了摄殓白黑杰佣黄占医园欺诈,其他cp乱提我顾锦歌给你表演一个原地艺术爆炸(╯‵□′)╯︵┻━┻

up主老福特ID @剧毒丶KaiMi桑

 真的特别沙雕xswl很早以前就很想传了qwq

真搞不懂这up辣么可爱咋就不火呢,giao!

共四个视频,已完结,拒绝白嫖ky谢谢

链接戳下面:

沙雕系列1

沙雕系列2

沙雕系列3

沙雕系列4

喜欢记得关注up...

#这是b站up主  剧毒丶KaiMi桑的视频,已得到授权⚠️

#禁止二次转载⚠️

mmd食用须知:

#视频含第五摄殓,佣,白黑,黄占向,禁止刷逆cp或其他无关cp,不然nmsl

太太雷点很多,除了摄殓白黑杰佣黄占医园欺诈,其他cp乱提我顾锦歌给你表演一个原地艺术爆炸(╯‵□′)╯︵┻━┻

up主老福特ID @剧毒丶KaiMi桑

 真的特别沙雕xswl很早以前就很想传了qwq

真搞不懂这up辣么可爱咋就不火呢,giao!

共四个视频,已完结,拒绝白嫖ky谢谢

链接戳下面:

沙雕系列1

沙雕系列2

沙雕系列3

沙雕系列4

喜欢记得关注up主qwq,禁止踩雷不然我顾鸽鸽捶爆你脑袋∠( ᐛ 」∠)_

羽藤若文
是mirror给我的配图呜呜呜...

是mirror给我的配图呜呜呜呜太好康了
日常吹爆mirror老师!!! @镜面-不出大腐三不改名
结合《关于监视宿敌这件事》05食用更佳
占tag致歉

是mirror给我的配图呜呜呜呜太好康了
日常吹爆mirror老师!!! @镜面-不出大腐三不改名
结合《关于监视宿敌这件事》05食用更佳
占tag致歉

芊笙不芒
[表情包描改/私心安咎]无咎:...

[表情包描改/私心安咎]无咎:哥哥!哥哥!www哥哥!

[表情包描改/私心安咎]无咎:哥哥!哥哥!www哥哥!

漾寒沙

安救(十一)

清晨,俩人伴着晨光起床,简单洗漱一阵后,来到大厅用早膳。

  大厅里,几个房客正在高声谈论着:

  “哎,你知道吗?那谢家昨日被抄了!”

  众人疑惑,却无人敢开口询问,几番言语,才有一男子开了口。

  “哟,这倒新鲜,说来给大家听听。”

  那房客便绘声绘色地讲起来:“听说啊,这谢老爷当官这么多年,贪了不少银子,被人给告发了,皇上直接派人把家给抄了,主子就地格杀,下人也没能幸免。全府上上下下一千多人,一个活口都没留下。末了,还从库房里搜出几十万两金银,全充了国库。”

  他不仅说,还用手比划着,手舞足蹈,格外入戏。

  听闻此言,众人大怒,“这样的贪官就应当株九族,落得这样的下场也是他罪有应得。”

  范无...

清晨,俩人伴着晨光起床,简单洗漱一阵后,来到大厅用早膳。

  大厅里,几个房客正在高声谈论着:

  “哎,你知道吗?那谢家昨日被抄了!”

  众人疑惑,却无人敢开口询问,几番言语,才有一男子开了口。

  “哟,这倒新鲜,说来给大家听听。”

  那房客便绘声绘色地讲起来:“听说啊,这谢老爷当官这么多年,贪了不少银子,被人给告发了,皇上直接派人把家给抄了,主子就地格杀,下人也没能幸免。全府上上下下一千多人,一个活口都没留下。末了,还从库房里搜出几十万两金银,全充了国库。”

  他不仅说,还用手比划着,手舞足蹈,格外入戏。

  听闻此言,众人大怒,“这样的贪官就应当株九族,落得这样的下场也是他罪有应得。”

  范无救本能的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谢必安,他紧咬了下唇,生怕对方会做出什么来。

  而谢必安则是坐在凳子,上一言不发,低垂着眼睫,不知在想些什么。

  见此,范无救无言。

  二人沉默着吃过饭后出了客栈,走在偏僻的山路上。

  走在前面的谢必安猛然回了身,看着身后的范无救说道:“无救,你……会不会觉得我很自私?”

  范无救心中自然知晓他说的是什么,他沉思片刻,才做出回答:“或是之前我如此认为着,但如今确实不觉得了。”

  言罢,不等对方说些什么,他便继续开口。

  “先前的我是认为人自是不能不顾养育之恩,但如你所说的那般,我们既有心反抗,确实也不能让所有人都免去灾祸的,并非我们不想救人,而是根本就无能为力。”

  “又或说,夫子也曾道,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这世上之事本就毫无对错之分,佴无可计较的,也无可纠结的。又哪怕你当初的选择是错的,但木已成舟,我们终究是要将这条路走到底,不是吗?”

  谢必安抬了头,此时阳光正好,范无救仿佛看见对面人眼中的光芒,却又不知是否是自己迷了眼。

  片刻间,谢必安沉重的心情似乎也因他一番话而轻快起来。

  恍惚间,不知是谁,挽上了对方的手。

  二人一路前行,不过用了半个月的时间便到达了目的地一一南台。

  

  


镜面-不出大腐三不改名

最后一p是给朋友的|ω・) @羽藤若文
呜呜呜今天我一大早起来突然冒出的脑洞
你怪盗基德再怎么样和我黑羽快斗有关系吗?呜呜呜呜pwp

最后一p是给朋友的|ω・) @羽藤若文
呜呜呜今天我一大早起来突然冒出的脑洞
你怪盗基德再怎么样和我黑羽快斗有关系吗?呜呜呜呜pwp

死不足惜

【安咎】一曲安魂(3)

[文件]文档.doc https://kdocs.cn/l/su5ixeNR4?f=20

1https://m.weibo.cn/7045628809/4423874341364062

[文件]文档.doc https://kdocs.cn/l/su5ixeNR4?f=20

1https://m.weibo.cn/7045628809/4423874341364062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