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百妖谱

3184浏览    21参与
武步

原创同人丨鬼医桃夭,善恶只在一念之间?

国漫漫研社丨武步

      看到《百妖谱》的动画PV超级惊喜的,很喜欢漫画,但看到动画的时候也是超喜欢的!
     都说鬼医桃夭善恶如谜。金铃过处,片甲不留。难道不是就在她的一念之间?

      特别是桃夭的邻居柳公子,不要太帅好嘛![色][色][色]超级帅的!!!!动画出来了我一定要追!

       武步断断续续画了几天桃夭,本来想画黑白画的...

原创同人丨鬼医桃夭,善恶只在一念之间?

国漫漫研社丨武步

      看到《百妖谱》的动画PV超级惊喜的,很喜欢漫画,但看到动画的时候也是超喜欢的!
     都说鬼医桃夭善恶如谜。金铃过处,片甲不留。难道不是就在她的一念之间?

      特别是桃夭的邻居柳公子,不要太帅好嘛![色][色][色]超级帅的!!!!动画出来了我一定要追!

       武步断断续续画了几天桃夭,本来想画黑白画的。但觉得黑白画画不出桃夭这个人物的灵魂,所以最后还是决定上色。不知道御宅友喜欢[冷汗]半黑白画的还是上色的呀?

[未离开]

啊啊啊啊啊柳公子啊啊啊啊啊!!!!
awsl!!!
爱了爱了♥

啊啊啊啊啊柳公子啊啊啊啊啊!!!!
awsl!!!
爱了爱了♥

浅谈辄止

“我救的不是他。”狐狸本就细长的眼睛像月牙一样弯起来,“我救的是多年前一个寒夜里,在篝火与烈酒中想仗剑天涯的少年。”


——裟椤双树《百妖谱》

“我救的不是他。”狐狸本就细长的眼睛像月牙一样弯起来,“我救的是多年前一个寒夜里,在篝火与烈酒中想仗剑天涯的少年。”


——裟椤双树《百妖谱》


鸡翅白灼

“我救的不是他。”

“我救的是多年前一个寒夜里,在篝火与烈酒中想仗剑天涯的少年。”

                          ——裟椤双树《百妖谱》

“我救的不是他。”

“我救的是多年前一个寒夜里,在篝火与烈酒中想仗剑天涯的少年。”

                          ——裟椤双树《百妖谱》

19氢0
追了好久的小说,马上要拍成动漫...

追了好久的小说,马上要拍成动漫了,这使我这个百妖谱的狂热粉丝无法自拔!画风超赞,我要安利你们!!!坐等开播

追了好久的小说,马上要拍成动漫了,这使我这个百妖谱的狂热粉丝无法自拔!画风超赞,我要安利你们!!!坐等开播

媪山海

只是一个乱写的同人

                        媪山海

所予生路,必会珍惜。




    我是媪山海。

    是媪姬与一个人类的孩子。

听母亲说,父亲是个法力高强的修士,杀妖无数。

 ...

                        媪山海

    

所予生路,必会珍惜。




    我是媪山海。

    是媪姬与一个人类的孩子。

   

    听母亲说,父亲是个法力高强的修士,杀妖无数。

    而我的母亲——媪姬,则是妖物。

    媪姬,食亡者,能断人死时,不详物也。

    顾名思义,可以判断出人所剩寿命,而所谓的“食亡者” 不过是以将死之人死前的最后一口气为食罢了。

    媪姬是一种很弱小的妖怪,别说什么仙门弟子,就连随便稍微有点能耐的妖怪都打不过。

    可以说是除了能“断人死时”,就没什么用了,几乎无害。

    可即使如此,他们也没有放过母亲。

   

     那夜,母亲所居的乱葬岗一片混乱。

     就连平日里处处欺压母亲的狐妖也被杀死。

     那些修士中,有一名女修,长得不怎么好看,甚至可以说是丑。一道骇人的伤疤自眉间引向左脸,一双眼睛正发狠的盯着母亲,仿佛要剜下肉来。

     那道疤,自然是因妖而留下的。

     而媪姬,凡得人形者皆女体,貌秀美。

     她那道因妒忌而显得有些可怕的视线,直直盯着母亲的脸。

     盈满了妒忌和憎恶。

     “先把她的脸刮花,然后烧死。”  

     就这么一句话,决定了母亲的命运。

   

     

    “后来呢”

    “后来,他救了我”

   

    即使是妖怪,也懂得知恩图报。

    “然后,我成了他的妻子。”




     第八天。

    他还是没有现身。

    母亲的状态很不好。

    她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自己做错了什么。

    半月前,本还是好好的啊。

   

    那日,父亲突然问起媪姬的能力

    “能断人死时?”

    “那你看看,我还能活多久”

    “不不不,我不看…”

    母亲死命不从。

    “唉… ”

    母亲仍在摇头,丝毫没有注意到父亲的脸色有些惆怅。

    她是真的害怕,知道所爱之人的死期,然后慢慢地等着他死去。

    比死亡更可怕的,是承受死亡所带来的伤痛。

    对人是如此,对妖怪亦是如此。

   

   

    后来,父亲出家了。

    她不解,一直追到金门庙前,却被结界拦阻。

    毕竟只是一只小小的媪姬,普普通通的结界都难以应付,更何况这里是佛门重地。

    

     她在庙前跪了八天,水米未进。

     只为等一句答复,准确来说,是一句解释。

     当然,其间有不少庙内的和尚来劝过,母亲闻若未闻

    

     直到收到父亲的字条。

     纸上只有四个字,却让母亲如同身坠冰窟。

     【人妖殊途】

     今年的风,甚是刺骨。

 

   



      “媪姬的孩子,不会是妖怪,而是作为一个人,真真实实的活下去。”

      我的母亲——媪姬,不,应该说是温夫人了。

      自哪件事后不久,她便动用媪姬的能力,找到了一个濒死的财主,姓温。

      借着自己的美貌,她如愿的成了温夫人。

      如今,财主已故,她便继承了财主的家产,成为这一带最富有的人。

      前些日子,家里来了个新管家,姓秦,是个能力很强的人,母亲很是信任他。

     

   

      他受母亲之命,从山中好不容易寻来一位老妪。那位老妪,自称能帮助妖怪“清洗”灵魂,让妖怪“成为”人类。

      她提出的要求有些奇怪,需要一间装饰成婚房的房间,和几名纯净男子的灵魂。

      那必然只能找出家人,而且是未成年的出家人。

     

     

      其实无论是妖是人,我都不在意。

      可母亲却轻轻喊着我的名字说道“山海,你不会再是一个妖怪,我要让他好好看看他犯下的错,让他好好抱抱你。”

      

       于是,我身着嫁衣,在那个房间里一直躺着,一直到十八岁。

       常常是,我身边躺着一个小和尚,手指间各有一根红线,牵到床前的老妪手指间。

       我一直躺在那,身边的小和尚可是换了一轮又一轮。

       

        表面上,我在房间内,可实际上,我不知道我身处哪里。

      我在另一个空间的房间里。

      那个空间,只有我,和另一个不知名的东西。

      像条虫子。

      嗯,比普通虫子要大上好多的东西。

      每隔一段时间,我所在的房间里就会出现一个小和尚。

      他们对这里的一切都十分惶恐,不顾一切的想要逃离。

      于是便会被那东西发现,一口吞下。

      然后还会吃掉我身体的一部分。

      我早就做好了被彻底“清洗”的准备。

      

      直到后来,我遇见了一个叫做磨牙的小和尚。

      与其他人不同的是,他并不害怕我。

      那是我第一次从那个世界的房间中走出,在空间中的其他地方愉快的玩了很久,和磨牙一起。

      那是我自出生以来,最快乐的一天。

      那天快要结束的时候,这个世界突然就崩溃了。

      那老妪的法术似乎出了点问题——她被反噬了。

      随着那个世界的崩塌,老妪死了,我也死了。

      磨牙还活着。 


      在意识彻底消逝前,我听到来自另一个空间的声音。

      混杂着母亲无助的哭喊,还有磨牙歇斯底里的叫喊。

       “那个恶毒的老妪,从始至终都没想过要帮你”

        “她只不过想借助那几个和尚的灵魂,清洗掉你女儿的灵魂,然后取而代之。”

       “你们从来没有在意过山海的想法!!!”

       “山海本来可以有无限的未来的!!!”


   



        “后来,秦管家告诉我,他是一只照海。”

         “能照生路,若自碎成粉,不论生死,但凡肉身仍在,食之可归除,谓之照海。”

         听母亲讲起往事时,总是感慨万千。

         “他是你父亲生前一直带在身边的妖怪。”

   “当初,你父亲自知命不久矣,便让照海帮忙照顾我们”

    “嗯……”

    “其实,当妖怪也不错,是吧?”

     “嗯嗯”我点点头,表示赞同。

     

      磨牙走之前,留了这么一句话

      “山海,要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啊。”

      那是必然。

       所予生路,山海必会珍惜。


    我叫媪山海,是一只媪姬。


The End

   

      


我就是阿胖
突然翻到几年前的乱涂乱画🙆?...

突然翻到几年前的乱涂乱画🙆🙆🙆

突然翻到几年前的乱涂乱画🙆🙆🙆

一小只轶

百妖谱真的好可爱

每一个妖怪都有自己的故事

吹爆裟椤双树💫

等着你写完一百只妖怪呀💓

百妖谱真的好可爱

每一个妖怪都有自己的故事

吹爆裟椤双树💫

等着你写完一百只妖怪呀💓

我是来干嘛的

场景美丽!小姐姐也很好看!

场景美丽!小姐姐也很好看!

米妮阿姨

【百妖谱】司府日常.

*百妖谱 司府骨科 是日常.

*本来是想写年下的,但想来想去还是互攻吧.

*大写的ooc.


“好好反省一下你为什么会被傲因盯上。”桃夭翻着白眼丝毫不掩饰对对司静渊的嫌弃,准确来说是对他身后的那两只伸着长舌头四处张望的傲因。

百妖谱云:“傲因,西荒之中有焉,类人,着百结败衣,手虎爪。伺人独行,喜食人脑。”

其实说是妖怪不如称呼神兽更为贴切,百妖谱中不过寥寥几笔是因为这妖怪实在稀少。这次司静渊出门远行办事居然一下子引回来两只,桃夭都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夸他运气好。


苗管家领着桃夭在门口迎司静渊回来的时候正好...

*百妖谱 司府骨科 是日常.

*本来是想写年下的,但想来想去还是互攻吧.

*大写的ooc.

 

 

“好好反省一下你为什么会被傲因盯上。”桃夭翻着白眼丝毫不掩饰对对司静渊的嫌弃,准确来说是对他身后的那两只伸着长舌头四处张望的傲因。

百妖谱云:“傲因,西荒之中有焉,类人,着百结败衣,手虎爪。伺人独行,喜食人脑。”

其实说是妖怪不如称呼神兽更为贴切,百妖谱中不过寥寥几笔是因为这妖怪实在稀少。这次司静渊出门远行办事居然一下子引回来两只,桃夭都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夸他运气好。

 

 

苗管家领着桃夭在门口迎司静渊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眼瞅着其中的一个傲因长大了嘴冲着司静渊的脑袋就要咬下去了,他本人还乐呵呵的问着澜澜呢。

桃夭掏出药丸捻碎在指尖撒出去,只见苗管家脸色突变还没出手,几片竹叶便朝着司静渊刺了过去。

“哎...澜澜居然是这样欢迎我......。”司静渊堪堪躲过竹叶,看见突然出现而且脸色不太好的司狂澜有些不敢说下去。

“你又惹了什么麻烦。”

竹叶攻击似乎没有用,司静渊也看见了还在朝他走过来的两个妖怪,有些夸张的叫着跑到了司狂澜的身后。

“我这次真的没惹麻烦啊!”

“和你一起出去的随从呢?”

“......被我甩开了。”

“活该。”司狂澜看了他好一会转身走进司府,又扭头冲着桃夭道,“解决掉。”

桃夭急急道:“二少爷我只是个养马的。”

“等会去苗管家那领酬劳。”

“好嘞。”桃夭果断应下,又掏出两粒药丸递给司静渊,边追着司狂澜跑去边喊道“给你的两个相好的喂下就完事了。”

“你才和他们相好!”司静渊气道,但桃夭早已跑远了。

“大少爷我来吧。”苗管家苦笑着接过药丸。

“我这不是...想着急回来见你吗。”司静渊心不在焉的把药丸递给苗管家,小声的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

 

司府内。

“你反省好了吗。”桃夭继续嫌弃。

“我可是你大少爷,小心我扣你薪水。你不是说解决掉了吗?”司静渊不断的和依旧在试图接近他的两只傲因拉开距离。

听闻大少爷带回来两只妖怪的磨牙和柳公子迟迟赶来,滚滚也饶有兴致的勾着脖子在磨牙的怀里看着司静渊和两只妖怪转圈圈,苗管家依旧尴尬的帮忙挡着妖怪。最安静也最不合群的无非是依旧在安心看书的司狂澜了。

“你说没用,经济权在你家澜澜身上。”桃夭摊手,“那两颗药丸只是暂时性的制止他们不具有厉害的攻击性,这种妖怪一旦要解决只能杀掉。”

“那就杀...算了。”司静渊收回未出口的话,“他们看起来似乎像亲人一样?”

“大少爷当心!哎呦快被追上了。”磨牙道。

“知道了!站着说话不腰疼还看好戏。”司静渊骂骂咧咧又走开一段。

“是对兄弟,大约是哥哥想吃你的脑子,弟弟不大放心就跟着来了。傲因只会寻找单独的目标,谁叫你甩开了随从,不过现在这世道做哥哥的都是傻子吗?”桃夭答。

“你...那怎么解决啊。”

“要么斩草除根,要么送回去喽。”

“送回去。”司狂澜翻了一页书开口道。

“不会吧我才刚回来。”司静渊崩溃道。

“我和你一起。”司狂澜放下书揉了揉眉心,“打点下等会就出发。”

 

上午刚迎回来的司静渊,下午又目送着出去了,还附带一个司狂澜。

“苗管家自己也打点了份行李吧,担心的话最好还是跟上吧。”桃夭提醒道,“傲因本会人语,但是这两只傲因不会还带有目的性,大少爷的体质你也是知道的,很可能被利用。”

“这...那府内就拜托桃夭姑娘了。”

“这些药丸也带上吧。”她递出一个小包袱。

 

 

“你今天怎么这么好心啊,居然会不要钱的送药。”柳公子站在门口戳了戳桃夭。

“阿弥陀佛,桃夭你终于...”磨牙还想夸奖桃夭有不贪钱的一天。

“那当然是因为苗管家走后司府就只有我们了呀,随意应付一下工作就行,工资还照拿。而那不过是些疗伤药外加几个特效药罢了,废不了多少药材。”桃夭道。

磨牙错愕的刹住话:“桃夭果然还是那个桃夭...不过我有一点不懂,二少爷不是不愿去迎大少爷的吗,怎么又是从门那个方向回来的。而且大少爷本身也不弱,为什么这么喜欢在二少爷面前装弱。还有还有,二少爷居然会主动陪着大少爷去送两个傲因回去。”

“这个吗,或许只有他们兄弟自己知道了。”桃夭打了个哈欠。

 


虽然少了养眼的司狂澜在府内,但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司府可完完全全是他们管,桃夭觉得这也不枉是一件美事了。

 

 

 

 

傲因:《神异经(西荒经)》:“西荒之中有人焉,长短如人,著百结败衣,手虎爪,名曰獏。伺人独行,辄食人脑,或舌出盘地丈馀,人先开其声,烧大石以投其舌,乃气绝而死。不然食人脑矣。”

 


最机智的释然

【百妖谱】桃都讨饭三人组的中秋小日常

      暮色渐浓,三人一狐走在繁华街道上并不起眼

      熙熙攘攘的人流并不是朝着一个方向所以难免会有些碰撞。磨牙紧紧护着滚滚把他揣在胸前。柳公子跟在后面,话唠的他今天少言寡语的,一路上竟没说出半字。只有桃夭一如既往的活泼,走起路还蹦蹦跳跳,一袭红衣很亮眼,裙摆随风飘扬,两只麻花辫也舞动起来。这哪是什么鬼医,明明就是活脱脱的邻家少女好嘛?在京城待了也不少时日了,可她还似初到,一会在这边拿起簪子看看,用手拨弄着流苏,一会跑到那边去摸摸人家新进的布料,然后在一座华丽精致的阁楼停了下来,两眼...

      暮色渐浓,三人一狐走在繁华街道上并不起眼

      熙熙攘攘的人流并不是朝着一个方向所以难免会有些碰撞。磨牙紧紧护着滚滚把他揣在胸前。柳公子跟在后面,话唠的他今天少言寡语的,一路上竟没说出半字。只有桃夭一如既往的活泼,走起路还蹦蹦跳跳,一袭红衣很亮眼,裙摆随风飘扬,两只麻花辫也舞动起来。这哪是什么鬼医,明明就是活脱脱的邻家少女好嘛?在京城待了也不少时日了,可她还似初到,一会在这边拿起簪子看看,用手拨弄着流苏,一会跑到那边去摸摸人家新进的布料,然后在一座华丽精致的阁楼停了下来,两眼发光。她搓了搓手,一个脚刚迈进门槛就被柳公子拉住。

     “你心倒是挺大哈,百妖谱不见这么久了一点都不着急,整天想着赌,好不容易在司家有了份差事发了薪,又想去输光?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种愚蠢至极的人”柳公子看起来很愤怒,语气中透着少有的威严,随即对她翻了个白眼。

     “哎呀哪有整天想着嘛,而且我还是赢过几把的”桃夭冲他扮了个鬼脸“你看那个空位,风水很好哒,专门为我准备的,赢钱了岂不美哉!还有,百妖谱又不是你去找就能找到的,那还是七分天注定啊~”

     “阿弥陀佛,桃夭,滚滚在我的怀里窜来窜去,想必是饿了,先去吃些东西吧”磨牙望着桃夭,然后低头揉了揉滚滚。

       桃夭撇撇嘴“人家是被你捂成这样的,你自己想吃别赖它呀,对吧滚滚”

       嘴上是这么说,但今天桃夭非常爽快,找了家附近的包子铺坐下了,难道前几天是见到了雷神大人?可能是因为她也饿了。

       最近日子倒很是清闲,没有妖怪给她烧纸,可能大家都过得很好吧?桃夭托腮。

       饭后散散步总是好的。今天中秋司家给他们放天假,走到了桥上,许多人都在放河灯,嘴里在呢喃着什么,十指紧扣着低头祈祷。想当初滚滚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想活下来,看看这盛世”是啊,日落而息的生活还是有很多美好的,现在就很棒,看着天上像个烧饼一样的月亮也是种享受呢。

       提着灯笼行色匆匆往对边赶的人很多,似乎有什么热闹事儿,桃夭最喜欢看热闹了,他们一起跟了上去。原来是一个卖月饼的小摊子生意火热,香气四溢。柳公子磨牙以及他怀里的滚滚都齐刷刷望向了桃夭。她咽了把口水,下意识的掂了掂自己的钱袋…不管怎样还是灵巧的挤到前面去了,磨牙和柳公子也废了好大的劲挤了挤了进来。

       小摊上一个有些眼熟的阿婆笑盈盈地回答着对方,然后又小心翼翼的拿粗布匹包上递给他。从她背后的背篓里探出一只白色的小脑袋。傒囊!想必这位婆婆就是帮助过它的小姑娘了。白色的小娃娃似乎认出了磨牙,对他招手,磨牙也向他挥了挥。

       三年前它终于找到了女孩,可惜岁月不饶人,她已经老了,也没有了当初的热血与激情。但它还是把鱼羊草给了她。自己的恩既然报完了就回去吧。她突然改变了主意,决定开个小铺子,小娃娃很高兴的留了下来,与她一起看着每天来来往往的客官,很充实,心里满满的。

       阿婆得知三位帮助过傒囊,很爽快的包了好多好多的月饼给他们。桃夭笑得眼睛眯成了条缝,客客气气的接过,磨牙连声道谢谢施主。柳公子和滚滚盯着那包月饼,然后互相对视,看这架势待会肯定要上演一场你死我活的战争了…

       因为人太多还没来得及好好聊会就走了呢。今天中秋,留点月饼给司静渊和司狂澜吧。磨牙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想着。
   
       “嗝——”
     END
        突然冒出随便写写大家中秋快乐!

米妮阿姨

是司府的骨科车

不好意思我没忍住开车了……

年上注意.

ooc是我的.

是一辆小破车,真希望百妖谱人气能高起来啊呜呜呜

.

点这里↓
小破车...

补档戳我

不好意思我没忍住开车了……

年上注意.

ooc是我的.

是一辆小破车,真希望百妖谱人气能高起来啊呜呜呜

.

点这里↓
小破车...

补档戳我

米妮阿姨

有没有…和我一样想磕司府兄弟骨科的呜呜呜

有没有…和我一样想磕司府兄弟骨科的呜呜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