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百年孤独

26869浏览    692参与
萌萌哒蔡宝
永远吃不透的名著,每一次亮相都...

永远吃不透的名著,每一次亮相都更加惊艳。
是时隔五年的二刷,带着历史课本对着时代哭泣。

永远吃不透的名著,每一次亮相都更加惊艳。
是时隔五年的二刷,带着历史课本对着时代哭泣。

Charing Road 84. bot

他再次跳读去寻索自己死亡的日期和情形,但没等看到最后一行便已明白自己不会再走出这房间,因为可以预料这座镜子之城——或蜃景之城——将在奥雷里亚诺·巴比伦全部译出羊皮卷之时被飓风抹去,从世人记忆中根除,羊皮卷上所载一切自永远至永远不会再重复,因为注定经受百年孤独的家族不会有第二次机会在大地上出现。

——《百年孤独》

他再次跳读去寻索自己死亡的日期和情形,但没等看到最后一行便已明白自己不会再走出这房间,因为可以预料这座镜子之城——或蜃景之城——将在奥雷里亚诺·巴比伦全部译出羊皮卷之时被飓风抹去,从世人记忆中根除,羊皮卷上所载一切自永远至永远不会再重复,因为注定经受百年孤独的家族不会有第二次机会在大地上出现。

——《百年孤独》

Charing Road 84. bot

对她而言,布恩迪亚家男人的心里没有看不穿的秘密,因为一个世纪的牌戏与阅历已经教会她这个家族的历史不过是一系列无可改变的重复,若不是车轴在进程中必不可免地磨损,这旋转的车轮将永远滚动下去。

——《百年孤独》

对她而言,布恩迪亚家男人的心里没有看不穿的秘密,因为一个世纪的牌戏与阅历已经教会她这个家族的历史不过是一系列无可改变的重复,若不是车轴在进程中必不可免地磨损,这旋转的车轮将永远滚动下去。

——《百年孤独》

Charing Road 84. bot

原来时间也会失误和出现意外,并因此迸裂,在某个房间里留下永恒的断片。

——《百年孤独》

原来时间也会失误和出现意外,并因此迸裂,在某个房间里留下永恒的断片。

——《百年孤独》

Charing Road 84. bot

满脸鲜血的何塞·阿尔卡蒂奥第二在倒地的一刻将他推到那里,随后蜂拥而至的人潮淹没了空地,淹没了跪着的女人,淹没了旱季高远天空的光线,淹没了乌尔苏拉·伊瓜拉曾售出无数糖果小动物的这个该死的世界。

——《百年孤独》

满脸鲜血的何塞·阿尔卡蒂奥第二在倒地的一刻将他推到那里,随后蜂拥而至的人潮淹没了空地,淹没了跪着的女人,淹没了旱季高远天空的光线,淹没了乌尔苏拉·伊瓜拉曾售出无数糖果小动物的这个该死的世界。

——《百年孤独》

Charing Road 84. bot

家里人毫无察觉,直到第二天上午十一点桑塔索菲亚·德拉·彼达去后院倒垃圾,忽然发现秃鹫正纷纷从天而降。

——《百年孤独》

家里人毫无察觉,直到第二天上午十一点桑塔索菲亚·德拉·彼达去后院倒垃圾,忽然发现秃鹫正纷纷从天而降。

——《百年孤独》

万书汇

百年孤独 PDF mobi 电子书下载

百年孤独


作者:  [哥伦比亚] 加西亚·马尔克斯
出版社: 南海出版公司
出品方: 新经典文化
原作名: Cien años de soledad
译者:  范晔
出版年: 2011-6
页数: 360
定价: 39.50元
装帧: 精装
丛书: 新经典文库:加西亚·马尔克斯作品
ISBN: 9787544253994

PDF 下载

mobi 下载

如有需求还请购买正版Kindle电子书支持作者

亚马逊购买


百年孤独


作者:  [哥伦比亚] 加西亚·马尔克斯
出版社: 南海出版公司
出品方: 新经典文化
原作名: Cien años de soledad
译者:  范晔
出版年: 2011-6
页数: 360
定价: 39.50元
装帧: 精装
丛书: 新经典文库:加西亚·马尔克斯作品
ISBN: 9787544253994

PDF 下载

mobi 下载

如有需求还请购买正版Kindle电子书支持作者

亚马逊购买


食野社

百年孤独

 书名:百年孤独

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

[1]

“这是世上最大的钻石。”

“不是。”吉卜赛人纠正道,“是冰块。”

何塞·阿尔卡蒂奥·布恩迪亚没能领会,伸出手去触摸,却被巨人拦在一旁。“再付五个里亚尔才能摸。”巨人说。何塞·阿尔卡蒂奥·布恩迪亚付了钱,把手放在冰块上,就这样停了好几分钟,心中充满了体验神秘的恐惧和喜悦。他无法用语言表达,又另付了十个里亚尔,让儿子们也体验一下这神奇的感觉。小何塞·阿尔卡蒂奥不肯摸,奥雷里亚诺却上前一步,把手放上去又立刻缩了回来。“它在烧。”他吓得叫了起来。但何塞·...

 书名:百年孤独

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

[1]

“这是世上最大的钻石。”

“不是。”吉卜赛人纠正道,“是冰块。”

何塞·阿尔卡蒂奥·布恩迪亚没能领会,伸出手去触摸,却被巨人拦在一旁。“再付五个里亚尔才能摸。”巨人说。何塞·阿尔卡蒂奥·布恩迪亚付了钱,把手放在冰块上,就这样停了好几分钟,心中充满了体验神秘的恐惧和喜悦。他无法用语言表达,又另付了十个里亚尔,让儿子们也体验一下这神奇的感觉。小何塞·阿尔卡蒂奥不肯摸,奥雷里亚诺却上前一步,把手放上去又立刻缩了回来。“它在烧。”他吓得叫了起来。但何塞·阿尔卡蒂奥·布恩迪亚没有理睬,他正为这无可置疑的奇迹而迷醉,那一刻忘却了自己荒唐事业的挫败,忘却了梅尔基亚德斯的尸体已成为乌贼的美餐。他又付了五个里亚尔,把手放在冰块上,仿佛凭圣书作证般庄严宣告:

“这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发明。”


[2]

他疲惫到了极点,把自己交付给这只手,跟随它到了一个形状莫辨的地方。他被脱去衣裳,像一袋土豆似的被摆布、被翻来翻去。在这神秘的黑暗中,他不再需要手臂,不再闻到女人的气味,而只有氨水的气味。他试图回想起她的脸庞,然而脑中却浮现出乌尔苏拉的面容,便隐约意识到自己正在做一件很久以来就想做的事,只是此前从未想过真的可以做到;他也不知道现在是如何在做,因为不知道自己的脚在哪里头在哪里,甚至不知道是谁的脚谁的头;他觉得再也无法忍受腰间冰冷的声响和腹内的气流,无法忍受恐惧和迷乱的渴望,渴望逃走,又渴望永远留在这恼人的静寂和可怖的孤独中。


[3]

失眠症最可怕之处不在于让人毫无倦意不能入睡,而是会不可逆转地恶化到更严重的境地:遗忘。也就是说,患者慢慢习惯了无眠的状态,就开始淡忘童年的记忆,继之以事物的名称和概念,最后是各人的身份,以至失去自我,沦为没有过往的白痴。


[4]

他属于第一批病人,已是老练的失眠者,并借此掌握了高超的金银器工艺。一天他在寻找用来捶打金属箔片的小铁砧时,却想不起它的名称。父亲告诉他:“砧子。”奥雷里亚诺把名称写在纸上,用树胶贴在小铁砧底部:砧子。这样,他相信今后就不会再忘记。当时他还没想到这便是失忆开始的症状,因为那东西的名称本不好记。没过几天,他发现自己对实验室里几乎所有器物都叫不出名来。于是他依次注明,这样只需看一下标签就可以辨认。当父亲不安地告诉他自己童年最深刻的记忆都已消失时,奥雷里亚诺向他传授了这一方法。何塞·阿尔卡蒂奥·布恩迪亚先在家中实行,而后推广到全镇。他用小刷子蘸上墨水给每样东西注明名称:桌子,椅子,钟,门,墙,床,平锅。他又到畜栏为动物和植物标上名称:奶牛,山羊,猪,母鸡,木薯,海芋,香蕉。随着对失忆各种可能症状的研究不断深入,他意识到终会有那么一天,人们即使能通过标签认出每样事物,仍会记不起它的功用。于是他又逐一详加解释。奶牛颈后所挂的名牌便是一个极好的例子,体现出马孔多居民与失忆作斗争的决心:这是奶牛,每天早晨都应挤奶,可得牛奶。牛奶应煮沸后和咖啡混合,可得牛奶咖啡。就这样,人们继续在捉摸不定的现实中生活,只是一旦标签文字的意义也被遗忘,这般靠词语暂时维系的现实终将一去不返。


[5]

家里充满爱情的气息。奥雷里亚诺寄情于无头无尾的诗行。他把诗句写在梅尔基亚德斯送他的粗糙羊皮纸上,写在浴室的墙壁上,写在自己的手臂上,而所有诗句中都有蕾梅黛丝幻化的身影:蕾梅黛丝在下午两点令人昏昏欲睡的空气中,蕾梅黛丝在玫瑰无声的呼吸中,蕾梅黛丝在蠹虫如沙漏般的暗地蛀蚀中,蕾梅黛丝在清晨面包的热气中,蕾梅黛丝无所不在,蕾梅黛丝无时或缺。


[6]

直到做完小金鱼丢进罐子,他才开始喝汤。然后他不急不慌,慢慢吃下盛在同一个盘子里的洋葱炖肉、白米饭和炸香蕉片。他的胃口不受环境好坏的影响。午饭后,他感到一阵闲下来的空虚。出于一种科学的迷信,他在饭后消化的两小时内不干活、不阅读、不洗澡也不做爱。这种信念如此根深蒂固,早在战时他就曾为了避免士兵们消化不良而多次推迟行动。


[7]

他又一次看见了自己那可悲的孤独的脸。于是他向栗树走去,心里想着马戏团。小便的同时,他仍努力想着马戏团,却已经失去记忆。他像只小鸡一样把头缩在双肩里,额头抵上树干便一动不动了。家里人毫无察觉,直到第二天上午十一点桑塔索菲亚·德拉·彼达去后院倒垃圾,忽然发现秃鹫正纷纷从天而降。


[8]

在蝎子与蝴蝶的环绕中等他,就像近几个月来几乎夜夜所做的那样。一颗嵌在脊柱里的子弹令马乌里肖·巴比伦从此卧床不起。他在孤独中老死,没有一句抱怨、一声抗议,也没有一丝吐露真相的企图;他忍受着往事的折磨,忍受着不容他安生片刻的黄蝴蝶,一直被当成偷鸡贼遭人唾弃。


[9]

梅梅握住她的手,跟了上去。那是费尔南达最后一次看见她,她正努力跟上修女的脚步,最后消失在修道院的铁栅后面。她仍在想念马乌里肖·巴比伦,想念他身上的机油味和身边的蝴蝶。她每一天都在想念他,直到多年以后一个秋天的早晨在克拉科夫一家阴森的医院里衰老而死,那时的她已改名换姓,终生一言未发。


Charing Road 84. bot

他的风采如此摄人心魄,以至于第一次在教堂里看见他,所有人都认定美人儿蕾梅黛丝与他之间已然存在一桩秘密约定,一场紧张的无声对决,一次势不可免的争霸,不仅会以爱情告终,还要加上死亡方能了结。

——《百年孤独》

他的风采如此摄人心魄,以至于第一次在教堂里看见他,所有人都认定美人儿蕾梅黛丝与他之间已然存在一桩秘密约定,一场紧张的无声对决,一次势不可免的争霸,不仅会以爱情告终,还要加上死亡方能了结。

——《百年孤独》

Charing Road 84. bot

穿上鞋,帮我结束这场狗屁战争。

——《百年孤独》

穿上鞋,帮我结束这场狗屁战争。

——《百年孤独》

Charing Road 84. bot

最好的朋友,是刚死去的朋友。

——《百年孤独》

最好的朋友,是刚死去的朋友。

——《百年孤独》

Charing Road 84. bot

“奥雷里亚诺,”他悲伤地敲下发报键,“马孔多在下雨。”

——《百年孤独》

“奥雷里亚诺,”他悲伤地敲下发报键,“马孔多在下雨。”

——《百年孤独》

Charing Road 84. bot

你那么憎恶军人,跟他们斗了那么久,琢磨了他们那么久,最终却变得和他们一样。人世间没有任何理想值得以这样的沉沦作为代价。

——《百年孤独》

你那么憎恶军人,跟他们斗了那么久,琢磨了他们那么久,最终却变得和他们一样。人世间没有任何理想值得以这样的沉沦作为代价。

——《百年孤独》

Charing Road 84. bot

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他远离这场徒劳战争中的惊涛骇浪,将自己与死亡擦肩而过的经历化作押上韵脚的诗行。

——《百年孤独》

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他远离这场徒劳战争中的惊涛骇浪,将自己与死亡擦肩而过的经历化作押上韵脚的诗行。

——《百年孤独》

今天事务所
發 光 曲 綫

流光溢彩



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他从小就玩在一起的,只知道埋头炼金的孤僻少年已经站在高台上,身着刻意点缀使其神圣华丽的军服呼喊着他们在马孔多就已经喊过无数遍的口号,下面的将士们纷纷呼应,为那个曾把自己关在吉普赛人房间里与世界隔绝的领袖欢呼。他全部都看着,他并不是喜爱战争的那一类人,只是第七感告诉他,他的童年伙伴需要他的帮助,于是他就收拾好行囊和那个人一起走了,他们可以打胜仗,一起怒骂保守的恶行,然后用葡萄酒来庆祝。他本是想着,至少有人陪伴的话对方至少会表面性戒掉孤僻的恶习,只不过当对方被欢声和与高层的周旋里闪耀起病态的光芒之后,他就知道他的同伙无药可救了。



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他从小就玩在一起的,只知道埋头炼金的孤僻少年已经站在高台上,身着刻意点缀使其神圣华丽的军服呼喊着他们在马孔多就已经喊过无数遍的口号,下面的将士们纷纷呼应,为那个曾把自己关在吉普赛人房间里与世界隔绝的领袖欢呼。他全部都看着,他并不是喜爱战争的那一类人,只是第七感告诉他,他的童年伙伴需要他的帮助,于是他就收拾好行囊和那个人一起走了,他们可以打胜仗,一起怒骂保守的恶行,然后用葡萄酒来庆祝。他本是想着,至少有人陪伴的话对方至少会表面性戒掉孤僻的恶习,只不过当对方被欢声和与高层的周旋里闪耀起病态的光芒之后,他就知道他的同伙无药可救了。


半江江水
[百年孤独。]一个人跟一个既是...

[百年孤独。]
一个人跟一个既是他妹妹又是他姑姑的人结了婚生下来的孩子成了他的祖父。
多年以后,面对读书分享会,秃头江水将会回想起被安排做《百年孤独》安利视频的下午。
_(:з」∠)_

[百年孤独。]
一个人跟一个既是他妹妹又是他姑姑的人结了婚生下来的孩子成了他的祖父。
多年以后,面对读书分享会,秃头江水将会回想起被安排做《百年孤独》安利视频的下午。
_(:з」∠)_

lsssssvvvvvv

第一章

大帆船的发现标志着大海就在近处,这使霍塞·阿卡迪奥·布恩地亚的那股闯劲一下子摧垮了。他认为,自己寻找大海,历尽千辛万苦就是找不到;不去找它,却偏偏碰上了。大海是一个无法克服的障碍横在他的前进路上,这是调皮的命运对他的嘲弄。

大帆船的发现标志着大海就在近处,这使霍塞·阿卡迪奥·布恩地亚的那股闯劲一下子摧垮了。他认为,自己寻找大海,历尽千辛万苦就是找不到;不去找它,却偏偏碰上了。大海是一个无法克服的障碍横在他的前进路上,这是调皮的命运对他的嘲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