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百日菊

256浏览    30参与
重新再来

百日菊

单位值班
拍摄与单位附近小区

百日菊

单位值班
拍摄与单位附近小区

AAF COIN ZOO 可印動物園
重新再来

再拍百日菊

前些时日,在凤凰山
见到的百日菊已开始枯萎
前日化石公园的,却开得还艳
让游人驻足流连。。。

再拍百日菊

前些时日,在凤凰山
见到的百日菊已开始枯萎
前日化石公园的,却开得还艳
让游人驻足流连。。。

重新再来

百日菊

凤凰山,见大片百日菊
虽有些已开始凋谢,大部却又在盛开
惹不少游人驻足拍照留念
也停下拍了些片片。。。

百日菊

凤凰山,见大片百日菊
虽有些已开始凋谢,大部却又在盛开
惹不少游人驻足拍照留念
也停下拍了些片片。。。

MUZ

如果春天是植物的绽放期,那么,百日菊的花语将飘然于春夜之中。
忧郁的季节,在春风中随意的飘摆着。心脏似乎停止跳动的人儿无神的望着月光照耀下的棺材。教堂只余下她一人,她身着着一条洁白如月光的纱裙,趴在半张的棺材上,她的样貌如春的使者一般美丽,然而春天本是生机的颜色,而她却已变为凋零的花朵,女孩儿手中紧握着一捧鲜艳的百日菊,在月光下是那么的刺眼,倒映出了女孩儿脸上还未消散的泪痕,夜,还是那么的出人安谧着,那一夜,女孩儿听着他所为她弹的最后的钢琴曲。月光伴着音符任意的洒在女孩儿的身上,那也是他最美的曲子。曲谱早已托给春风化作那迷人的百日菊。句子的心情如同那百日菊般忧郁。那天正是清明,女孩每年清明都会...

如果春天是植物的绽放期,那么,百日菊的花语将飘然于春夜之中。
忧郁的季节,在春风中随意的飘摆着。心脏似乎停止跳动的人儿无神的望着月光照耀下的棺材。教堂只余下她一人,她身着着一条洁白如月光的纱裙,趴在半张的棺材上,她的样貌如春的使者一般美丽,然而春天本是生机的颜色,而她却已变为凋零的花朵,女孩儿手中紧握着一捧鲜艳的百日菊,在月光下是那么的刺眼,倒映出了女孩儿脸上还未消散的泪痕,夜,还是那么的出人安谧着,那一夜,女孩儿听着他所为她弹的最后的钢琴曲。月光伴着音符任意的洒在女孩儿的身上,那也是他最美的曲子。曲谱早已托给春风化作那迷人的百日菊。句子的心情如同那百日菊般忧郁。那天正是清明,女孩每年清明都会来见他,心脏不再跳动的他,百日菊,便是他们之间的信物,那一晚,春风中托出女孩儿轻微的话语。托给另一世界的他,春风所飘向的世界那话语正是他们之间的约定───永失我爱。

Lost Star

【N福】百日菊(16~20)

#妹子福喵
#大概有那么一点点华福
#ooc预警
#长篇长篇长篇慢慢填坑系列
祝食用愉快

16】
       N...
       o
       No.
       胜利者的微笑在那人脸上绽开。
       为什么……
       在针对我…?...

#妹子福喵
#大概有那么一点点华福
#ooc预警
#长篇长篇长篇慢慢填坑系列
祝食用愉快

16】
       N...
       o
       No.
       胜利者的微笑在那人脸上绽开。
       为什么……
       在针对我…?!
       从一开始就计划好的吗……
       她突然觉得很冷。
       就像很久之前与华生一起逃出来的时候,就像看见熟悉的头像黯淡下去的时候,就像无数个夜晚突然从曾经的噩梦中惊醒的时候……

17】
       “……张是前些天来买走了最后一个布丁的女孩子吧……”像是在泥沼中挣脱般反击。
       Yes.
       张的眼里闪过一丝惊异,却又很快消失在颇有深意的笑意里。
       “如果只是这种层次的反击,很可惜,完全不够呢,”略微停顿又继续,“笔仙啊笔仙,流小姐,也被别人放弃过吗?”
        Yes.
        停下!
        快停下啊啊啊!
        冷汗顺着脸侧一点点往下滑。
        到我了。
        可是我……
        该说什么呢?
        “日记……全都是你自己写的。”
        并非疑问,而是很肯定的陈述句。
        “给自己无数心理暗示,装作是受害者的样子。”
        “羽毛笔边上有干涸的脏墨。”
        “很新。”
        “我想应该是不久前,或者说,昨天弄上的吧。”
        “真是可惜了那么好看的一支笔。”
        “不同的笔迹却用了同一支笔。”
        “如果是别人写的,旁人一来不熟悉笔,字迹自然不会流畅,二来需要沾墨的羽毛笔,不安稳坐下来,是写不出字的。”
        “预言里都是小事儿,摔伤只要可刻意为止然后谎称不小心没人会看出来,迟到,找不到书这样的事本就很普通,仓鼠的话,笼子不锁紧就好了。”
        “况且……”
        “我想笔仙记日记的时候,不会吃焦糖布丁。”
        佯装恣意的笑容掩盖着声音的颤抖。
        我是流言。
        那个从容帮助客人们解决奇怪困难的流言。
        那个终是轻而易举弄清八百川所有阴谋的流言。
        真是连自己都被自己骗到了呢。

18】
        男人撑着从沙发上坐起,又一步一步踱到窗台。
        伤还未好,新伤牵动了旧疾着实折磨人。不过……如果只是走到窗边浇花这种事,似乎也不是很难。
        手端着不知装着冷水还是热水的杯子犹豫着是否要浇下。
        什么时候起自己也变得这么犹豫不决了――
        “有些花需要晒太阳,有些不能晒。有些要浇水,有些不能随便浇。”
        “也许花能自己恢复,植物也是生命。也会努力。”
        “其实……或许你该找个人替你照顾花了,咳咳。”
        聊天记录定格在关于花的消息上。
        他也主动找过对方,第一次没有得到回答。
        替我照顾花的人吗……不会有的。
        我连我的花都丢了。
        有什么凉凉细细的东西随着风吹在脸上。江南水乡的雨和曼谷的雨是不一样的。
        重新躺回沙发上阖上眼,殊不知自己正如窗台上蔫了的花一样狼狈。

19】
        Yes.
        手中的笔验证了流言的推理。
        她瞟了一眼张,对方有些恼怒,却比自己更配得上“从容”这个词。
        “请不要躲避我的视线,流言小姐。”
        “正视我。”
        “看着我。”
        “流言小姐。”
        不自主遵从着对方的命令。
        该死。
        福尔摩斯清晰得感受到自己放在桌面以下的左手抖得厉害。
        “笔仙啊笔仙,流言小姐帮助那些遇见古怪事情的顾客,只是因为好心吗?”
        No.
        “那流言小姐的内心,也存在过黑暗吧?”
        Yes.
        “流言小姐不过是想靠帮助别人麻痹自己,不是吗?”
        Yes.
        “流言小姐真是狼狈啊……”
        “就像个彻头彻尾的悲剧啊。”
        够了!
        够了啊!
        别说了……
        脑子里好像有什么轰然断裂,除了面前的白纸黑字和张的声音,一切感官皆是一瞬间突然空白。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琳,琳不知道那时我在望远镜中观察着她。”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琳,琳不知道那时我在望远镜中观察着她。”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琳,琳不知道那时我在望远镜中观察着她。”
        序章的最后一句话在脑海里不断回响,像经历过成百上千遍的那个不变的梦境压得她喘不过气。
        想要提出问题质问笔仙好扳回一局,却只是张了长张嘴,发不出任何声音。

20】
        “那么,最后,笔仙,流言小姐的未来,会在光明之中吗?”
――――――――
突然诈尸x
我还活着
真的
你们信我qwq

Lost Star

【N福】百日菊 (11~15)

#妹子福喵
#大概有那么一点点华福
#ooc预警
#长篇长篇长篇慢慢填坑系列
祝食用愉快

11】
      【The Tree】
       [屏幕那边的人?]
       {我说了很多遍了吧我!有!名!字!}
       [L...?]
       {不然呢???}
    ...

#妹子福喵
#大概有那么一点点华福
#ooc预警
#长篇长篇长篇慢慢填坑系列
祝食用愉快

11】
      【The Tree】
       [屏幕那边的人?]
       {我说了很多遍了吧我!有!名!字!}
       [L...?]
       {不然呢???}
       [哦。]
       {你这么聊天会把天聊死的}
       [今天的天空真静谧啊……]
       {好的你已经把天聊死了 手动再见}
       {不过……}
       [怎么了?]
       {话说回来……}
       {你好像很不喜欢我的名字。}
       [何以见得?]
       {猜的ovo}
       {感觉有故事!}
       {可以说说吗?}
       [抱歉。]

12】
       “喂福……流言,有两个有趣的故事要不要听?”
       她放下手中的裱花袋,目光转而盯着华生:“说说看?”
       “上次你让我调查的那个人,没有把日记本带去学校的习惯,又是一个人住公寓,按理来说没有人会在本子上写下预言才对。”
       “这是第一件事?”
       “正是。”蓝色的眼睛澄着金黄的阳光,绿莹莹的,带着些许痞气的笑意。
       “那么第二件事我猜……”
       “你想说那是个女孩子吧?”
       穿着男孩子不常穿的帆布鞋的,总用大号衣服裹住自己的女孩子。
       刻意伪装着自己的女孩子。

13】
       “我……笼子的锁坏掉了,被啃坏的作业在椅子上……虽说是一年前的本子……”张低头摆弄着手上的创口贴,这么说。
       “如果你所说的和我调查的没错,能碰到日记本的只有你自己。”
       “理论上是这样的没错了。但我自己总不会弄这些鬼东西吧?”
       “我可没这么说。”
       面前的少年抿了抿嘴沉默了一会儿。
       “话说……昨天晚上。”
       “深夜的时候,上面又多出了一行。”
       他把日记本递出去。
       流言起先以为里面夹的是羽毛书签,打开才发现那是一只笔,白色的,很长,很好看。
       “这是……?”
       “本子买来的时候送的。”
       “你一直都用这只笔吗?”羽毛笔握起来很舒服,既没有过细以致难拿,也没有厚重到重心不稳。
       “写日记的时候会用,”少年仰头眯了眯眼,像是在回忆很久以前的事,“不过…我很久都没有自己写日记了。”
        流言点了点头以示理解,日记前后的字迹虽然不同,但可以看出使用的是同一只笔,下意识拿羽毛笔在边上画了两道,却只有印子,没有颜色出现。
        一只写不出来的笔……
        怎么可能预知未来!
        “…没水了?”表情带上一丝尴尬。
        “不知道……”
        “不过,”少年的音调有了一瞬间的转变,“我们为什么不直接问问这只笔呢?”
        “你…”
        “相信笔仙吗?”
         这次没有称呼她为“流言小姐”。

14】
       ……
       [其实……]
       {所以到底怎么了啊}
       [没什么。]
       [就是觉得这个名字挺大众的……呃…就是,我有挺多认识的人都叫这个]
       {emmmnmc……}
       {比如?}
       [我以前认识一个姑娘叫L]
       {yooo~}
       [别闹,我还养过一只叫Lisa的狗。]
       {手动再见x2 我现在突然想顺着网线过去打死你}
       {你有哪个认识的不叫L吗???}
       [有。]
       [我喜欢的姑娘……]
       [她叫H]

15】
       “前世,前世,我是你的今生,若要与我续缘,请在纸上……”
       将前台临时交给华生看管,和张一起走进了厨房后面的休息室。
       几乎完全是由对方主导的,少年的咒语
还没有念完,周围只剩下作响的风声。
       “你是笔仙吗?”她犹豫着开口。
       悬空的笔自己动了,Yes.
       抬头。
       面前的人眼里却没有应有的惊喜,取而代之,冷得吓人。
       到我了哦。
       流言看见张无声地动着嘴唇。
       恐惧和黑暗肆无忌惮地蔓延开来。
       “笔仙啊笔仙,请你告诉我,我面前的流言小姐,是否像她看上去那样从容自然,毫无心结呢?”
        !

――――――――――――
突然发糖x
      

Lost Star

【N福】百日菊 (6~10)

#妹子福喵
#大概有那么一点点华福
#ooc预警
#长篇长篇长篇慢慢填坑系列
祝食用愉快

6】
       【THE TREE】
       〖搜索关键字〗
       〖曼谷暴雨〗
       〖正在匹配……〗
       〖嘀――匹配成功!〗
     ...

#妹子福喵
#大概有那么一点点华福
#ooc预警
#长篇长篇长篇慢慢填坑系列
祝食用愉快

6】
       【THE TREE】
       〖搜索关键字〗
       〖曼谷暴雨〗
       〖正在匹配……〗
       〖嘀――匹配成功!〗
        {嘿!有人在吗?}
        [你好,屏幕那边的人。]
        {我不叫“屏幕那边的人”!我有名字的!}
        {我叫L}
        [你好,L]
        {……}
        [今天的天空真静谧啊……]
        {这算什么……}
        {扯开话题嘛……}
        {对了,你叫什么?}
        [N。]
        {你这个抄袭我id的有点明显吧???手动再见}
        [……]
        [南方。]
        {?}
        [我叫南方。]

7】
        “欢迎光临~有什么需要的吗?今天半价的是芝士蛋糕呢。”
        奇怪于客人并没有回答。
        流言抬头,面前的人把自己裹得像个粽子,这让她有些无语。
        “我…我不是喝咖啡的……我…我是来委托的。”声音有些断续。
        “我知道了,角落里那个桌子那儿说吧。”反手将柜台挂牌转成了暂停营业。

8】
        脱下外套和围巾她才看清来人的脸。
        上周拜托她找丢失仓鼠的男孩子。
        “你……相信未来可以被预言吗?”
        他此时脸色苍白,整个人微微颤抖着。
        “你在害怕吗?”她顿了一下开口。
        少年慌忙否认:“我没有。”
        “我只是冷而已!”
        她侧目看了看明媚的天空。
        太阳变得有些灼眼,蝴蝶开始贴着树荫飞,生怕被太阳晒伤了翅膀。
        夏天来了啊。

9】
      “这不是我的字。”
       少年拿出本子放在桌上。
       流言很自然地伸手去翻。对于一个男生的日记本来说,确实很整洁,扉页工工整整写着“张”。
      〔4.23
       仓鼠小粥走丢
       4.24
       作业忘带〕
       上周的日记。又翻了一页直接跳到这周。
      〔4.29
        买完甜点回家路上摔跤
        4.30〕
        4.30……今天。
       〔作业本被小粥咬坏〕
       “这件事儿,发生了吗?”
       “没……确切来说……我不知道”对方伸手想抓头,然后又放下。
       “我出门时已经把小粥锁在笼子里了。”
       “那作业呢?”她脱口而出,却又立刻有些后悔,那么多作业,日记上根本没有说明是哪一本。
       “在书桌上,也有的在书包里。”
      〔5.1〕
      明天的???
      〔手被划破〕
       “你先回去看一下作业吧。”流言左右转了转酸酸的脖子。
       “可是……”
       “如果按照日记上,短期内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倒是……”
       “流言小姐你是不打算接了吗?!”
       “我可没这么说,”微微耸耸肩,声音不大,但很让人安心,“我接受委托。”
        没有等待对方回话就重新往柜台方向走。
       “你的日记本,没有被别人碰过对吧?”
       “……没有。”
       瘦小的少年把围巾重新裹在大大的校服外面,仍然发着抖走出了咖啡厅。
       大概是个有些 怕 冷 的人吧。
       分装着手里的巧克力曲奇,眼睛却盯着咖啡厅门口。
       上次他来的时候……似乎是穿了运动服和蓝色帆布鞋?一周前……四月份……其实没那么凉。
       “呐华生……”
       “我说啊,你,相信未来会被预言吗?”
       
10】
       再一次从梦里惊醒。
       套了件衣服起身,仓鼠抓着笼子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新换的锁很结实。
       径直走向书桌前,不去管垃圾篓里的碎纸屑和坏了的锁。
       日记本赫然摊开着。
       笔和笔盖分离着躺在一边
      〔5.1
         手被划破
         ……〕
        !!!
        多了一行
      〔上学路上摔进水塘〕
       

――――――――――――
不要问我男主为什么不出场/委屈巴巴
我明明写了聊天记录(你走)
嗯假装是一本正经的推理向
       
        

Lost Star

【N福】百日菊 (1~5)

#妹子福喵
#大概有那么一点点华福
#ooc预警
#长篇长篇长篇慢慢填坑系列
祝食用愉快

1】
       近来下了场大雨。
      “近来……”
       钢笔在白皙修长的指尖顿了一下,印出过深的墨迹。
       “近来下了场大雨。”
        门口的风铃响了起来,福尔摩斯随手撕了信纸扔进全是...

#妹子福喵
#大概有那么一点点华福
#ooc预警
#长篇长篇长篇慢慢填坑系列
祝食用愉快

1】
       近来下了场大雨。
      “近来……”
       钢笔在白皙修长的指尖顿了一下,印出过深的墨迹。
       “近来下了场大雨。”
        门口的风铃响了起来,福尔摩斯随手撕了信纸扔进全是纸团的垃圾篓里。
       “欢迎光临,需要些什么?”

2】
       事情结束很久以后,她在林茜她们所在城市的一角,开了一家名为“流言”的咖啡厅。
       咖啡厅小小的,很安静,米色的灯光给一切都镀上了柔和,阳光通过落地窗照进来,映出一片金黄。
       每张桌子正中都摆了圆口的玻璃花瓶,插着玫瑰或是百合。
       咖啡厅的客人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莫约一半都是回头客。她生来也不是话少的性格,偶尔聊着聊着一高兴就给同她攀谈的顾客免了单。
      常常被李诗诗吐槽还不如她卖地毯赚的多,倒也不介意。
      做出的甜品能被喜欢,她很开心。
      “焦糖布丁还有吗?”小姑娘背着书包,俨然是个学生的样子。
       她低头看了一眼柜台里给华生留的布丁,犹豫片刻还是拿了出来,“15元,请慢用。”
      “哟哟哟,我看见你把我的布丁给别人了!”少年神不知鬼不觉出现在店门口,很自然的绕道柜台后面,贴着她的耳朵抱怨。
      “多大人了还跟小姑娘抢布丁吃?”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华喵灰色的发丝挠得她脸颊发痒:“福尔摩斯,我是猫。”
      “先生怕不是认错猫了,我现在是流言。”她推开华生,顺带瞪了他一眼。神情很凶,却并不是真的生气。
       先前她从未在app上跟林茜他们说过自己的名字,所以林茜他们一口一个流言也挺自然的。久而久之华生也这么叫上了,不过偶尔仍会喊声“福尔摩斯”或者“夏洛克”,就好像……
       就好像在提醒她自己是谁。

3】
       福尔摩斯的世界里有N,而流言的世界里没有。
       她至今也想不明白当初自己为什么在那个女人的名字被反复提及时失控,甚至丢下正在养伤的那个人。
       也许原因其实没那么重要。
       福喵只活在八百川。
       不适合更向南了。
       猫没有活在曼谷,或者说,没有必要活在 曼谷。
       她眯起眼,看着熟悉的朋友们推开咖啡厅的门,风铃随风而动,很好听。
       好听到她突然有点想哭。
       可是。
       N
       你看。
       没有你我还是可以过得很好。

4】
       “好久不见,嗷,少女来给诗爷抱一个!”李诗诗上来就是一个大大的拥抱。
       诗诗和林茜。
       几乎是隔几天就会来的两个人。
       在最南边的桌前坐下,端来蔓越莓曲奇和椰汁西米露。这是唯一一个没有花的桌子。
       “再过几个礼拜就能吃到雪冰啦!”林茜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一本满足地喝着西米露。
       嗯,就快夏天了呢。
       她抬头看着阳光这么想。
       真是难得啊。
       久违的雨后的阳光。
       “话说回来,这个桌上没有花吗?”华生开口。
       “喏,那不是吗?”
        指了指安睡在餐碟旁的百日菊。
        华喵索性捏起小小的白花在眼前晃了晃:“你管这个叫花吗?”
        “哦?你也会要花吗?”转身从厨房拿了条长长的法棍,插进花瓶里,李诗诗眼疾手快,花瓶摇了摇,没有倒。
       一副再质疑我的花我就一法棍抡上来的架势。
      “切,这么凶以后嫁不出去的。”
      “那又怎么样,又不吃你家猫粮!!!”

5】
       垃圾篓里有一张纸没有被完全撕碎。
       褶皱的纸张上是少女不算惊艳却很娟秀的字迹。
       笔墨沾了水,微微印开。
       “近来下了场大雨。”
       “曼谷的那一场也会是这样吗?”

――――――――――――
没错这是个大坑x
时间轴大概是曼谷暴雨进度卡到一半福喵选择放弃了
然后……感情线比较长,暂时也比较淡
更偏向于全员粮食向?
然后也是正经(假的)推理性质中长篇

厦门西瓜先生

厦门,摄影,风景,旅游,随拍,纪实,

#百日菊#

厦门,摄影,风景,旅游,随拍,纪实,

#百日菊#

厦门西瓜先生
  1. 厦门风景,公园,三角梅

2017-10

厦门风景,公园,三角梅,荷花,百日菊

2017-10

厦门风景,公园,三角梅,荷花,百日菊

哈儿利
百日菊;居然还在开,果真名副其...

百日菊;
居然还在开,果真名副其实;

百日菊;
居然还在开,果真名副其实;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