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百目鬼

25169浏览    473参与
石上清泉

微博nga情报搬运。
sp金鱼姬挺漂亮的,希望荒川之主还有戏份。小博雅也好看。
雪童子和百目鬼居然并肩作战了,所以大舅……
大天狗那个图,是不是代表可能有胜利和失败两种剧情?

微博nga情报搬运。
sp金鱼姬挺漂亮的,希望荒川之主还有戏份。小博雅也好看。
雪童子和百目鬼居然并肩作战了,所以大舅……
大天狗那个图,是不是代表可能有胜利和失败两种剧情?

好的世泽

摸鱼
我永远喜欢觉醒皮w
⚠p2有点猎奇

摸鱼
我永远喜欢觉醒皮w
⚠p2有点猎奇

反向操作

【真百】舞娘与赌徒

   #CP:以津真天×百目鬼
  #现pa【但两人都还是妖怪】
  #短打注意
  #私设过多ooc注意
  
  离家已有一年多,在这个城市摸爬滚打也有了一年多,从一开始的洗头小妹到现在的酒吧舞娘。
  像是有了什么方面的变化,又像没有另一方面的什么变化,或许得的钱是多了,但现在的工作依然和第一份工作一样无趣。
  
  她舞过灯红酒绿的舞台光,像是被斑驳的阳光倾泻的八音盒姑娘,饶是五光十色的酒吧舞台灯也无法染上她半分。
  她不是第一个在这里起舞的人,也不是最后一个,但却短短半月就成为头牌,人们争先恐后的想要花钱看她,她少不了钱,从不。
  因此她总会在起舞时观察人们——或心醉神迷,或...

   #CP:以津真天×百目鬼
  #现pa【但两人都还是妖怪】
  #短打注意
  #私设过多ooc注意
  
  离家已有一年多,在这个城市摸爬滚打也有了一年多,从一开始的洗头小妹到现在的酒吧舞娘。
  像是有了什么方面的变化,又像没有另一方面的什么变化,或许得的钱是多了,但现在的工作依然和第一份工作一样无趣。
  
  她舞过灯红酒绿的舞台光,像是被斑驳的阳光倾泻的八音盒姑娘,饶是五光十色的酒吧舞台灯也无法染上她半分。
  她不是第一个在这里起舞的人,也不是最后一个,但却短短半月就成为头牌,人们争先恐后的想要花钱看她,她少不了钱,从不。
  因此她总会在起舞时观察人们——或心醉神迷,或高声呼喊,或掩面哭泣。
  世间百态犹如浓缩在这一方酒吧里,正如故事里所说,酒吧就是一个听故事的地方。
  而这,也是接纳她成为舞娘的酒吧老板娘的食粮。
  青行灯,来过这里的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名字,传言无数只因其貌美,是仙或魔,却有一点,无数传言里从未被抹去,那便是可以用故事与之换取自己想要的一样东西。
  当然,那样东西大多是钱。
  而青行灯最不缺的也恰恰是钱。
  
  这里也不是没来过奇奇怪怪的人,指着她或青行灯,称她们为妖女,要收了她们。
  最后也就变成了一纸诉状,赔款的钱甚至对于青行灯来说只是个小数目。
  “只买得起一张拉斯维加斯的赌桌罢了。”青行灯摆着手指使着搬东西的人将那张油光锃亮的桌子摆到舞台一边时,正是她以津真天今天第一次上台之时。
  今天能看见吗?
  
  不小的酒吧很快就来了不少的人,虽说也有人发现了酒吧里多出了一张赌桌,但他们大多奔着舞台看以津真天跳舞而来,比如趴在台前的金鱼姬。
  来到这里并且见到老板娘青行灯后,以津真天也了解到了,她不是这里唯一的妖。
  是的,人类可能并不知道,一位如此美貌的女子怎会有权有势,既有钱财又能消灾,开着这样的酒吧却没有被人类的【恶意】如何如何的原因,是因为她非人。
  就像他们永远看不透自己的舞蹈,但仍然深陷其中,并为此付出所有一般。
  本该作为孩童而禁止入内的金鱼姬此刻能趴在台前看以津真天跳舞也是这个原因,在人类递来的纸币之中,也就只有金鱼姬给她的东西永远是夜明珠。
  正如妖其实什么都不缺,只是作为平衡的一环隐于人世,金鱼姬也有她所不缺的东西。
  
  夜明之珠,不在暗处不会发亮,晶莹剔透,仿若水晶。
  歌声起,音乐起,舞起。
  夜明珠在舞中闪耀,在以津真天眼前晶莹。
  
  
  来了,她果然来了。
  
  
  不到自己登台时,以津真天习惯离开酒吧,待在黑暗的巷子角落,没人注意到她,也就不会有人被她所吸引。
  而她也能继续舞台上所做的事,观察人类比一直跳舞要有趣不少,因此她不会累却要“休息”。
  也是在某一天的这个时刻,她遇上了她。
  
  以津真天可能一辈子都不了解被人踢出门是怎样一个感觉,毕竟她是妖,虽隐于人世,却也不是不能对人类动手。
  酒吧巷子里开赌场,人多又杂,合情又合理,所以当看到有人被从里边踢出来的时候,以津真天并没有感到惊讶,当然,如果她没有看见被踢出来的是一位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子的话。
  被人从酒吧里踢出来,大概是醉到不行了,那在赌场里被人踢出来,首先能想到的应该是输光了或者出了千。
  从踢的人嘴里蹦出来的句子却不是骂人输光了还赖着不走,而是对方赢了钱。
  这么小的赌场,一万的筹码都不到,她怎么赢的五十万?
  这不是出千是什么?
  
  换句话说,能拿出五十万筹码的又是哪里的富家小姐?
  
  以津真天记住了对方诡异的蝴蝶结发带。
  之后的每一天,她都能看到对方被赶出赌场,有时候赌了,有时候被发现了就马上被赶出来了,有时候门口坐着抽烟的人,就连门都进不了。
  以津真天感到很有趣,不管对方是不是什么富家小姐,这赌瘾可一点不比里边的人少。
  还有,怎么老来这家赌场,是住在这附近吗?
  这也很让人在意啊,有钱人家的赌瘾小姐。
  
  
  因为这件事,得知了青行灯买了一张赌桌的以津真天就在等着她。
  她要亲眼看看这个有钱人家的赌瘾小姐是怎么赢的那么多钱。
  
  赌桌上的荷官,是一位人类舞娘暂时代替的,青行灯并不急于马上找真正的荷官,可想而知一局赌局大概有多长时间了。
  
  拿牌,花色,摊牌——
  舞曲的韵律像是踩在她动作的鼓点上,而以津真天也是,夜明珠的微光也是。
  舞台上闪耀着,黑暗中的牌桌算计着。
  一万。
  三万!
  五万!!……
  随着要价的喊声,舞曲进入激昂的高潮。
  二十五万。
  戛然而止,已经达到了赌桌前的男人最高的价位,舞曲也已停止,夜明珠落回手中,明亮通透,像极了孩童澄澈的眼睛。
  灯光更换回了镭射灯,以津真天默默的抿起唇,夜明珠的微光下,自己的手仿佛在透明的珠子里呈现出握着珠子的爪子。
  似麻雀、似隼、似鹰,勾起的利爪抵在珠子上,仿佛镜中忽现猛禽,噩梦一般。
  想起金鱼姬第一次看到以津真天起舞之时,曾经抹着泪说过,她愿将荒川之宝珠,献给她,只因她的舞美得让她止不住泪流。
  而荒川居住着神明,那么珠子上沾着神力也并不奇怪。
  
  不过这不是以津真天失去兴致走下舞台的原因,而是因为手中所握的夜明珠里映照的人。
  拿牌的手被人抓住,戴着奇怪发带的女子停下了,她抬起头。
  “能否,跟我来一趟?”以津真天说。
  
  
  以津真天等员工的休息室此刻并没有一个人,这也是她会把对方带到这里来的原因。
  “赢了多少?”
  “……二十五万。”
  对方估计很纳闷为什么自己被带到这里,还跟被盘问一样的问问题。
  “那你赔的起吗?”以津真天转过身来,走向她。
  “……我赢的为什么要赔?”对方果然不高兴起来:“你是谁啊?为什么要问我莫名其妙的问题?”
  “你在隔壁就没拿到过钱吧?”以津真天再次逼近:“现在这二十五万,你赔的起吗?”
  “……你想……说什么?”被逼到墙上的女子微微皱起了眉。
  “你出千是靠它吗?”以津真天抬手凭空一抓,一个球体显现出来,在以津真天的手里挣扎着,上边复数的眼睛也全都睁开了,惊恐万分的看着她。
  “……”女子眉头皱得更深了。
  “不说话看来就是了,那你要怎么赔?”放开了球体,以津真天依然冷着脸:“或者你要怎么堵住我的嘴?”
  “……”女子瞪着以津真天:“你到底是谁?”
  “以津真天,跟你一样,都是妖。”以津真天看到对方的瞪视反而微微勾起唇:“既然能对话,自我介绍要齐全。”
  “……百目鬼。”对方回答:“我叫百目鬼,我记住你了,以后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以后啊……那么那二十五万你怎么赔?”以津真天笑着轻轻捻起百目鬼的一撮发玩弄着。
  “你想怎么样。”
  “作为我个人的兴趣所在。”搂住对方的腰肢,气音滑入耳际:“不如,肉偿吧。”
  “……什……?!”
 


一个非洲人的阴阳师
最近确实开始打射手了,还是菜

最近确实开始打射手了,还是菜

最近确实开始打射手了,还是菜

鱼雨

阴阳师百绘罗衣,百目鬼,遗目寻珠

阴阳师百绘罗衣,百目鬼,遗目寻珠

旗酒良
上课永远是最好的画画时间,是百...

上课永远是最好的画画时间,是百百

上课永远是最好的画画时间,是百百

一个非洲人的阴阳师

控线搞了波心态……就还不是很会控。
不过看到对面是小号,就没什么好纠结的了!还怕把对面心态搞崩了

控线搞了波心态……就还不是很会控。
不过看到对面是小号,就没什么好纠结的了!还怕把对面心态搞崩了

幽都暮雨

青行灯的一千零一夜——第十七夜(百目鬼)

接下来,是百目鬼的故事。

平安京看似繁华平静,实则暗流涌动。通俗一点说,一点儿也不平安。

夜间行动的鬼魅,有时候也能看到现成的点心。百目鬼游荡着,看到了一个垂***孩儿。“救救我,救救我……”好明亮的眼睛啊,如果就这样暗淡下去,岂不是太可惜了吗?既然原主人马上就用不到了,那么……

她把玩着眼睛,就像贵妇人把玩上好的珠宝。

一只尾巴已经开始开叉的老猫经过,黑色的皮毛衬得老猫碧绿的眼睛更加闪耀,如上好的祖母绿。“把眼睛,留下来吧。”她狞笑道。

她身上的眼睛越来越多,她身上的妖力越加澎湃。又要开始了吗?哀嚎与低语在她耳边反复回荡。

但是,一看到美丽的眼睛,她又忍不住追逐。

终于,一位高僧出现在了她面前。此时她已经...

接下来,是百目鬼的故事。

平安京看似繁华平静,实则暗流涌动。通俗一点说,一点儿也不平安。

夜间行动的鬼魅,有时候也能看到现成的点心。百目鬼游荡着,看到了一个垂***孩儿。“救救我,救救我……”好明亮的眼睛啊,如果就这样暗淡下去,岂不是太可惜了吗?既然原主人马上就用不到了,那么……

她把玩着眼睛,就像贵妇人把玩上好的珠宝。

一只尾巴已经开始开叉的老猫经过,黑色的皮毛衬得老猫碧绿的眼睛更加闪耀,如上好的祖母绿。“把眼睛,留下来吧。”她狞笑道。

她身上的眼睛越来越多,她身上的妖力越加澎湃。又要开始了吗?哀嚎与低语在她耳边反复回荡。

但是,一看到美丽的眼睛,她又忍不住追逐。

终于,一位高僧出现在了她面前。此时她已经收集了48双眼睛,马上就要百只圆满,成为无法退治的大妖。

高僧已经不年轻了,但那双眼睛仍旧澄澈,盛满了智慧和坚毅。好想要。她愈发渴望得到高僧的眼睛。

竟然,看不到他的想法,听不到他的心声。百目鬼有点儿慌乱,强自镇定,“你这么努力退治我能得到什么好处么?你们的天皇可是一点儿也不关心呢。”仍然看不到想法。“据我所知除了一个贵族还没有人悬赏我呢,而我的一双眼睛-一个孩童的眼睛,那里面的痛苦就是他造成的呢。你要为这么一个家伙拼命吗?”心声略有波动。再强一些啊,她想。“非也。”心声恢复平静。高僧的眼眶流过一抹殷红,他自毁了双眼。

怎么可以!她愤怒迎战。百目鬼自己的双目被香灰封住了。原来,失去眼睛是这种感觉啊。

她感到自己在佛光中渐渐失去了知觉。后悔吗?并不。不过现在有一个好事情,终于听不到眼睛们的哀鸣了。她灰飞烟灭了。

好了,故事讲完了。我冲阿妈笑了一下,我的灯的莹莹亮光映在阿妈有点儿苍白的脸上。(被本灯吓到不赔呦)


水银Hg

我又在快乐产糖

玉雪

难得有百目姐姐的戏份

超级草率的流水账

ooc辽但是我不管

中二舅舅怎么能这么美好!(大声)

       今天早上的温度好像比以往高。

       雪童子迷迷糊糊地醒来,灰蒙视线还在居无定所,左手却突然被攀上一串热度。

        他讶异地缩回手,从床上坐起身仔细端详着身边的一坨鼓囊囊的被子。要不是自缝隙里露出的一只白净的手,他还真以为自己做梦了,或者鬼压床。

  ...

玉雪

难得有百目姐姐的戏份

超级草率的流水账

ooc辽但是我不管

中二舅舅怎么能这么美好!(大声)

       今天早上的温度好像比以往高。

       雪童子迷迷糊糊地醒来,灰蒙视线还在居无定所,左手却突然被攀上一串热度。

        他讶异地缩回手,从床上坐起身仔细端详着身边的一坨鼓囊囊的被子。要不是自缝隙里露出的一只白净的手,他还真以为自己做梦了,或者鬼压床。

        艹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明显更恐怖吧。

         雪童子挺镇静的,大概是习惯了。他还在因为没被玉藻前的恶作剧吓到而沾沾自喜,接着掀开了那坨被子。

        安详的呼噜声随着被子的离去而转瞬即逝。呼噜的主人似乎感受到包围在身边的温暖消失了,撑着胳膊睁开迷蒙的双眼,晃动着整个脑壳,不满地看向身边的打断他美梦的罪魁祸首。

        雪童子看到的是稚嫩的脸庞,和半睁未睁的乌黑眼眸。两颊肉嘟嘟的,泛着点微红,如今被这生气的主人吹得鼓了起来。茶色的耳朵支楞着一颤一颤,同色的毛绒尾巴却环在了腰间,提示着自己的寒冷以及索求被子。

        “玉藻前?!?”雪童子几乎快喊了出来。

        “吵死啦!”玉藻前只穿着件盖过大腿的宽大衬衫,攥着袖子抹了一把脸,带走了点困倦,却愈生了怒意,“为什么要吵醒我?”

        “咦?”雪童子惊异于眼前人的身形矮小以及那奶声奶气的抱怨。他仔细打量了玉藻前一番,抿着嘴唇内心商讨着什么想法。不久他从床上跪坐起来,伸手向玉藻前的耳朵摸去。

        “你…唔,可恶。”绒毛被狠狠地揉搓带来了奇痒,玉藻前本想要推开雪童子的手又缩了回去,抖了抖耳朵试想避开那放肆的动作。

        雪童子忽视了玉藻前的不快。他很少有这种机会,可以畅快地摸狐狸耳朵,还有尾巴,谅在玉藻前现在没什么反抗的力气。

        他更加变本加厉地揉起玉藻前的脸。

        好软!他小时候怎么能这么可爱!

        “唔哇…放开我!”

        百目鬼循着屋里的动静而来,打开门就看到雪童子扯着一个神似她爹的小孩的脸。

        “???”姐姐满头黑线。

        “解,解释一下?”百目鬼手有点发抖。

         小孩子毕竟好哄。替他找了件勉强能穿的自己的衣服后,雪童子只用了一颗糖就安顿好了玉藻前,看他坐在沙发上无所事事地摇晃着双腿。

       玉藻前双手撑在沙发上。他感觉很不自在,大概是身边的两个人的炽热目光以及围在他脚边的吵闹青蛙们。

        “你们这是对我的不敬,我的脸怎么能让你这种小雪妖碰呢?而且还让我和这群吵闹的青蛙待在一起。还不快赔礼道歉!”

         雪童子坐在对面的椅子上,没说什么,只是直勾勾地盯着玉藻前。

        被冷落的感觉玉藻前很不喜欢。他大声嚷嚷道:“你们等着!我只是一时被封印了能力,只要我恢复实力,你们都得毕恭毕敬地服侍我!”

        哇,心智也退化了吗!

        雪童子突然就很想逗着玉藻前玩,大概就像玉藻前之前戏弄他的心情一样。他假装着满不在意地敷衍道:“哦?是吗?”

        “你…你!”玉藻前憋红了脸,却反驳不出话。

         “呜哇!太可恶了!总有一天我会打败你,让你心服口服的!”玉藻前一股气站起身,(自认为)气势汹汹地走回了房间。

        靠在墙边的百目鬼本还在冥思苦想着要怎么把玉藻前变回去,看到雪童子盯着玉藻前的背影笑,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走回自己的房间。

        恋爱是会掉san值的。

       小家伙吵闹了一天。虽然雪童子每次进房间时玉藻前总是赌气地赶他走,说:“你不许靠近我,不能冒犯我懂嘛!我可是大妖怪!”,但晚饭时间玉藻前还是一声不吭地乖巧走到厨房吃饭。

        雪童子有点累,毕竟鸡犬不宁了一天,这小家伙还是挺让他发愁的。

       雪童子看到紧闭着的他自己的卧室。小家伙赖在自己的房间里了,又拗不过他。雪童子觉得自己大概得睡在玉藻前原本的房间了。

       玉藻前的房间里有一股他很熟悉的淡香。他坐在床上,视线移到了天花板,回想着什么。

        门外传来了木屐声。雪童子回过神,却看到玉藻前恢复了原样,高挑的身高,穿整好了衣服走向自己。

        “恢复了?”雪童子有点欣喜,也有点失落,努力使自己语气平静。

        “嗯。”玉藻前语调上扬,渐渐向雪童子靠近。

         “你,干嘛?”雪童子站起来,看向步步逼近的大妖,有点心虚地咽了口唾沫。

        玉藻前伸手按住雪童子的肩膀,把他欺压在床上。这次不一样,是有力的力度。

         “当然是来索要赔礼了呀。”

        

         门外的百目鬼心想:计划通。

       

Nora子✨
日夜渴望百目能出个皮肤

日夜渴望百目能出个皮肤

日夜渴望百目能出个皮肤

Nora子✨
語吸群裡玩耍有了靈感。第一次畫...

語吸群裡玩耍有了靈感。
第一次畫畫彩鉛試試
五顏六色的眼睛真棒

語吸群裡玩耍有了靈感。
第一次畫畫彩鉛試試
五顏六色的眼睛真棒

🐱✨🉐🎨

快乐,包装太好看了,小纸人好好看
百目姐姐我爱她

快乐,包装太好看了,小纸人好好看
百目姐姐我爱她

toli

【阴阳师乙女文】雪夜(鬼切x阴阳师)

山海之战后,源氏发布委托号召天下收集被海水冲散的鬼切碎片。

我从怀里掏出一袋沉甸甸的魂玉,丢给狡黠的投机贩子,他将一块废铁碎片抛给我。掌心触碰到碎片的瞬间熟悉的回忆在我脑海里闪现……

十岁的时候,我因为一双阴阳眼被藤原氏看中,从无家可归的乞丐变成了藤原家的养女。道纲哥哥带着我去拜访其他阴阳大家,逢人就说老天有眼赐了个可爱的妹妹给他。贺茂家的夫人塞给我一把麦芽糖,安倍家有个和道纲差不多的小哥哥只是人要好看很多,源氏的大哥哥表情凶凶的,小哥哥一脸和气脑子却不是很好使,家里的小妹妹个子没我高。

源氏还有一把宝刀。大哥哥每天把它擦得锃亮,寒冰利刃照出的一双眸子却甚是柔情。那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刀,...

山海之战后,源氏发布委托号召天下收集被海水冲散的鬼切碎片。

我从怀里掏出一袋沉甸甸的魂玉,丢给狡黠的投机贩子,他将一块废铁碎片抛给我。掌心触碰到碎片的瞬间熟悉的回忆在我脑海里闪现……

十岁的时候,我因为一双阴阳眼被藤原氏看中,从无家可归的乞丐变成了藤原家的养女。道纲哥哥带着我去拜访其他阴阳大家,逢人就说老天有眼赐了个可爱的妹妹给他。贺茂家的夫人塞给我一把麦芽糖,安倍家有个和道纲差不多的小哥哥只是人要好看很多,源氏的大哥哥表情凶凶的,小哥哥一脸和气脑子却不是很好使,家里的小妹妹个子没我高。

源氏还有一把宝刀。大哥哥每天把它擦得锃亮,寒冰利刃照出的一双眸子却甚是柔情。那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刀,留宿的那一晚,下了很厚的雪。我借着雪光赤脚偷溜进源氏藏兵阁,从刀架上拿起它裹在怀里,发疯一样地跑出阁楼,钻狗洞离开源府,白雪茫茫漫无目的只知道我想带着它跑,跑到天涯海角……

身子重重的倒在雪地里,头被按在冰冷的地面,皮肤下的雪化成了水又结成冰,冻得我脸上的擦伤生疼。

源府的侍卫押着我,源家的大哥哥瞪着我:“为什么要偷走鬼切?”

我喘着粗气不说话,道纲捂着脸重重的叹息。

藤原家家规森严,我被领回家跪在雪地里三天,手掌心被戒尺打得青紫。路过的下人小声议论我这个养女没教养,净做些鸡鸣狗盗的事……

再见到那把刀,他已经出落成一位俊朗的青年,剑眉星目,俊美如铸。但我一眼就认出了他,原因无它,源家大哥哥一张棺材脸却总藏着一抹温柔,只有看向他……道纲和源家大哥哥寒暄,而我突兀地问那把宝刀,可曾记得八年前的雪夜里你曾被盗。他礼貌地回以微笑,摇头,不曾记得……


别人都说我一双阴阳眼看透世间妖魔鬼怪,如今它们只为了在茫茫大海找寻一堆破铜烂铁。

源氏明明在重金悬赏,我却出更高的价收购生锈的碎片。

真是个疯女人。

可我自己知道自己有多清醒。

每夜我抱着那堆破铜烂铁入眠,梦里他对我笑,他说我记得你。

临近年关,大雪纷飞。源氏听闻近一半的鬼切碎片在我这里,带着鬼兵部队上了藤原家。道纲被兵刃架着脖子,皱着眉苦笑问我为什么不消停。

我颤抖着跪下,双手将全部的鬼切碎片奉上。

或许源家大哥哥带走他是对的。他比我更珍惜它,他让它驰骋于战场,即便折断,亦存刀魂。

而我,从一开始只想把它藏起来,藏在只有我能看得见的地方。

再见到他,他已经注入了源家大哥哥的血,重生为一把无可匹敌的利刃。我与他在逢魔之时相遇,我问他,可曾记得五年前曾有人猎杀深海巨妖找寻它胃中你的残片。他礼貌地回以微笑,摇头,不曾记得。

不分好坏,无论喜悲,他的记忆里不曾有我分毫。


百目鬼找到他的时候也是一个雪夜。她说有人让我给你看一段回忆。

世间黑白,均在眼前,魑魅魍魉无所遁形。少女一出生便是此情此景。后来她被人看中,以五千金币买下了她。再然后她被人追赶,怀里一直抱着什么,从山坡上滚落下来。寒风凛冽她跪在雪地里瑟瑟发抖。名门养女开始习剑术,练法术,小小年纪开始斗恶灵,捉巨妖。一个人乘船涉入海妖领地,独自一人制服海妖首领将它开膛破肚,被海域鬼灵追杀,被道纲发现之时她爬在一块浮木上,顺着洋流飘回了海岸……

鬼切问百目鬼:给我看这些做什么?

百目鬼说:我替她不值。

鬼切又问:我可认识这个女人?

百目鬼答:不认识。

鬼切奇怪,我不记得她。

百目鬼笑,是啊,你的记忆里不曾有她分毫,她却视你为生命全部。


雪夜寂寂,鬼切入眠时想到了一点怪异。不知何时起他觉得雪夜是暖的,如今却如此寒冷……


————————————-

作者瞎哔哔:工作太忙了,好久木有写文了。连yys都没空上,我光哥修刀修得勤快……我估计我是又抽不到了。唉……





九月十五日不方

我太难了
附个小小的过程图

我太难了
附个小小的过程图

wu'an
阴阳师复健“送个大眼珠子给养父...

阴阳师
复健
“送个大眼珠子给养父当节日礼物!”

阴阳师
复健
“送个大眼珠子给养父当节日礼物!”

神奇彩虹豆
我崽崽百目鬼,出镜是我自己,非...

我崽崽百目鬼,出镜是我自己,非常感谢摄影!

我崽崽百目鬼,出镜是我自己,非常感谢摄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