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皇城cp

202.9万浏览    5260参与
YZH胖子

论你哥那些年的“小兔子”!

昊哥也是挺爱撒娇一男的,当然也是挺刚一男的!

论你哥那些年的“小兔子”!

昊哥也是挺爱撒娇一男的,当然也是挺刚一男的!

惜陌_♡

少年可期2先导片:杨迪退出?潇潇是师姐?

×虚构,勿上真人


背景:潇潇和黄明昊是男女朋友,已公开


待七子上车后,黄明昊说:“你们说我们这次会见到哪些音乐大咖”范丞丞:“谁知道呢,不过我认为一定很厉害”朱正廷:“那是当然,不过为什么迪哥还没来了,都这么久了”


导演:“你终于想起迪哥了啊”


黄新淳:“怎么会呢,我们一直都记着迪哥呢只不过没提而已”


导演:“没找理由,记不得就记不得,有什么好解释的,你们想不想和迪哥联系”


七子:“想”


通了电话后,迪哥:“hi,大家有没有想我啊?”黄明昊调皮的说:“没有”迪哥:“Justin你有皮了啊”朱正廷:“Justin,别闹,好了迪哥,你为什么还没...

×虚构,勿上真人


背景:潇潇和黄明昊是男女朋友,已公开


待七子上车后,黄明昊说:“你们说我们这次会见到哪些音乐大咖”范丞丞:“谁知道呢,不过我认为一定很厉害”朱正廷:“那是当然,不过为什么迪哥还没来了,都这么久了”


导演:“你终于想起迪哥了啊”


黄新淳:“怎么会呢,我们一直都记着迪哥呢只不过没提而已”


导演:“没找理由,记不得就记不得,有什么好解释的,你们想不想和迪哥联系”


七子:“想”


通了电话后,迪哥:“hi,大家有没有想我啊?”黄明昊调皮的说:“没有”迪哥:“Justin你有皮了啊”朱正廷:“Justin,别闹,好了迪哥,你为什么还没来啊?”

迪哥:“我因为档期问题,所以来不了,还有”话还没说完就被范丞丞打断了:“迪哥,你档期还挺满哈”范丞丞语气让迪哥很不舒服


迪哥:“范丞丞,你是觉得只有你们有档期吗?”范丞丞:“怎么会,迪哥这么红,肯定档期比我们满”迪哥:“好了,说正事,虽然我不能来,但我请来了一位师姐,她和你们很熟,特别是某人,还有这一次可能不是拜师,而是pk,吸取别人的经验,最后一点,你们pk的对象不只是前辈,还有你们的同辈,而且还有你们公司的呢,好了不说了,我要工作了,拜拜”


挂了电话后,毕雯珺:“你们说迪哥说的那个师姐是谁啊”丁泽仁:“不知道哎,迪哥说的那个人是谁啊”在大家讨论的时候,一个人上了车,注:潇潇遮住了脸


“hi,大家好,我是你们的师姐”范丞丞“师姐你为什么要遮住脸啊”程潇“为了保持神秘感”听了这几句话,黄明昊觉得很熟悉,忽然灵光一现“潇潇?”朱正廷觉得黄明昊傻了“黄明昊你是不是想潇潇想疯了”其它人附和道“对呀对呀”程潇突然把遮脸的东西拿了下来“别说了,就是我,我就是你们的师姐——程潇”黄明昊第一个反应过来“耶!太棒了,这样我就能天天见到潇潇了”其它人则说道“哎呀,我们可能天天都要吃狗粮了”


当心得蛀牙

人间欢喜·肆

伊人一笑,便是韶华千千万不及的美艳。


“哎!朱正廷你看!”吴宣仪激动地拉着朱正廷的衣袖,指着刚刚挂起的灯笼,语气颇具欢喜:“这是兔子笼哎!好可爱!”

朱正廷淡淡笑着:“你说得对,甚是可爱。”


“那个灯笼上画的好好看啊……”

“的确,甚是好看。”

“哎哎!你看!长安城真的是好生繁华!”

“你倒是好运气,今日是元宵,长安城比往日不知多了多少人,自然也就比往日繁华。”

“哦……哎?朱正廷,你家在哪啊?”

“家?我也不知道在哪儿。”

“啊?那你今后住哪儿?”

“住一个王爷的府邸。”

“哦……那你和那个王爷的关系真好!”


家么,我也不知道在哪儿。


“丞丞哥...

伊人一笑,便是韶华千千万不及的美艳。


“哎!朱正廷你看!”吴宣仪激动地拉着朱正廷的衣袖,指着刚刚挂起的灯笼,语气颇具欢喜:“这是兔子笼哎!好可爱!”

朱正廷淡淡笑着:“你说得对,甚是可爱。”


“那个灯笼上画的好好看啊……”

“的确,甚是好看。”

“哎哎!你看!长安城真的是好生繁华!”

“你倒是好运气,今日是元宵,长安城比往日不知多了多少人,自然也就比往日繁华。”

“哦……哎?朱正廷,你家在哪啊?”

“家?我也不知道在哪儿。”

“啊?那你今后住哪儿?”

“住一个王爷的府邸。”

“哦……那你和那个王爷的关系真好!”


家么,我也不知道在哪儿。


“丞丞哥……”程潇站在集市口,一手拿着黄太傅给她买的糖葫芦,一手朝里面挥了挥。

“等你很久了啊哎!”

“来了!”

范丞丞嘴角浅浅地弯曲,右手拉着一个穿着衣衫褴褛的女人,一步一步走的极为坚定。

程潇微微探身,目光在那个女人的身上打量,最终将视线集中到她的脸上。

这个女人,生的极为好看。

黄明昊几不可见地蹙了下眉。


“丞丞,你身后……”

“这是我刚刚买来的丫鬟。”



一个时辰前。


“丞丞哥!我和黄太傅先去逛逛,你一人行吗?”

“怎地不行?我又不是京城那些娇贵的小姐,再说,你觉得我对着京城不熟吗?”

“好的!一个时辰后我们在集市口见啊!”

“嗯,你和黄太傅就一起好好地逛逛吧。”

“嗯!”


范丞丞没有目的地走在街上。

今日是元宵。

想着,范丞丞抬头深深地看向了柳安的方向,几不可见地挑挑眉。

此次朱正廷贬去柳安,大皇子怎么可能会放过这样一个绝佳的机会?

此次的行程定是多凶多难的。

希望朱正廷能够安全回来吧。他想。

想着,范丞丞随着人群,走到了一个贩卖奴隶的地方,看着穿着富贵的人走到那些人面前,像挑选货物一样的目光在他们身上打量,不禁微微蹙眉。

待到明日,定要跟父皇说说,把这个地方给搞得干净点儿。

想着,范丞丞便不经意间与一个女人的眸子对视,怔了怔。

好干净的一双眼睛啊……

范丞丞想,皇室本就是最为高贵却又最为肮脏的地方,范丞丞不过才十八,便就被迫在虚伪与客套之间的如鱼得水,假笑奉承,这样一双眼睛,他是很久很久没有看过了。


范丞丞走到那个丫鬟面前。


“你叫甚么名字?”

“我……我没有名字。”

“我买下你,好不好?”

“……好……”

“我买下你,你就是我的丫鬟了,我的丫鬟怎么可以没有名字?”

“……求公子赐名。”

“这样吧,我赠你一个周姓,名为洁琼,可好?”

“好。”


我赐你一个周姓,名为洁琼。


说着,范丞丞便拉着周洁琼的手腕,碰上的一刹那,周洁琼的手微微地缩了缩,范丞丞对上了周洁琼的眼睛,将她眼中的害怕看得分明。

不知道怎么了,范丞丞的心莫名像针扎的一样地疼。

他走到贩卖奴隶的人面前,从容不迫道:

“这个丫鬟我要了。”

“这位爷您眼睛够好啊!这个丫鬟本就是我们这儿长得最美的!而且啊……”

明明经历过无数次这种事情,那人的嘴眼此刻在范丞丞看来却是格外的恶心至极。

一般这么说,定是要狮子大开口了。

他没空等那人吹嘘完,不难烦地打断道:“要多少钱?”

果然,那人精明而又贪婪地眼睛在范丞丞身上打量了一圈,看着范丞丞穿着非富即贵,心底便大致地有了一个底儿:

“五十两!”

那人的手比出了一个“五”字,笑得油腻且油腻:“这位爷,不是我跟您吹!这个丫鬟啊可是我们这儿……”

“我要了!”

那人还没说完,范丞丞便将一锭金子放在那人面前,头也不回地拉着周洁琼的手腕离开了。


“公子……”

“周洁琼,你现在应该唤我为主人。”

“……主人……”

“真乖。今儿是元宵,晚上主人带你去看灯,好不好?”

“好!谢主人!”


范丞丞转身看她,便就看见了她低头浅笑的画面。

尽管周洁琼身上的衣服在脏乱,都无法掩盖她一笑倾人城的容颜。


真真是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

本章微皇城,廷宣,主丞琼故带了三个tag

下章廷宣,皇城微丞琼

十天完结第一卷

我可以我真的可以

猫一七

《情深不负,爱已微凉》第四十九章——养父母的祈求

        病房的门被推开,养父母冲了进来,几个护士上前阻拦。但养父母拼命将她们推开。

        冲到程潇的面前。跪在了地上。眼泪婆裟的求道。“潇潇,求求你,跟黄明昊说说,不要杀笑笑。我知道我们以前对不起你,如果你想解恨的话,就朝我们老两口来吧。”

         程潇吃惊的看着他们。“你们……在说什么?”听着程潇的话,养母迅速的往前靠了靠。“潇潇,笑笑她头部受了重伤,...

        病房的门被推开,养父母冲了进来,几个护士上前阻拦。但养父母拼命将她们推开。

        冲到程潇的面前。跪在了地上。眼泪婆裟的求道。“潇潇,求求你,跟黄明昊说说,不要杀笑笑。我知道我们以前对不起你,如果你想解恨的话,就朝我们老两口来吧。”

         程潇吃惊的看着他们。“你们……在说什么?”听着程潇的话,养母迅速的往前靠了靠。“潇潇,笑笑她头部受了重伤,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里。

        没出来……医生说,醒来了几率不大,如果能醒来也会失去所有的记忆。潇潇,她已经受到惩罚了,求你放了她吧。”说着,养父母不停的磕头。

        程潇看着他们,虽然心硬,面无表情,但眼泪还是流了出来。

    “放过她?她当初又何曾放过我?我的第一个孩子,被你们残忍杀死……你们知道当时我有多痛吗?那种骨肉被活生生剥离的痛,你们能体会吗?”说着,程潇将手放在胸口,狠狠的拍打。

     “对不起潇潇,是我给你下的药,不关笑笑的事啊。你要恨,要杀了我,都可以啊。”“你这么做难道不是为了你的宝贝女儿?”“潇潇……”养母有些无言以对。

     “你们曾经对我有养育之恩,我不会伤害你们,你们走吧,但程笑。我不会放过她,她害了我第一个孩子,还差点害死黄明昊,就算我原谅。黄明昊也不会善罢甘休。”

     “潇潇,不要啊,求你,她好歹也是和你一起长大的妹妹,虽然不是亲姐妹,但也是亲人啊。”

       程潇没有再理会他们,示意让旁边的几个护士将他们带走。直到被拖出去一刻,养父母都还在拼命挣扎求饶。

       直到门被关上,程潇坐在了床上,却再毫无睡意。回想着从她记事到现在发生的所有事情。程潇不禁用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她到底要不要放过程笑?

      心里真的好矛盾。突然病房里门被打开。黄明昊被王一博扶着慢慢的走了进来,黄明昊看着程潇着急的问道。“潇潇,你没事吧,刚才一个护士到病房来跟我说,有人来找你麻烦?是谁?我不会放过他。”

      听着他的话程潇站起来慌忙的解释道。“不是的。是我养父母。”听着她的话王一博看了看四处,转头问道“你养父母人呢?他们是来……”

        程潇打断了王一博的话。“是的,他们是来跟程笑说情的。希望我们原谅她,不要把她送到监狱去。”“潇潇,那你答应原谅程笑了吗?”

        听着他的话,程潇转头看着他,不停的摇头,“我不知道,我先在心里很矛盾。不知道该怎么做。”黄明昊看着她难受的样子。

         慢慢的走过去,将她轻轻抱住,用手慢慢的抚摸她的小脑袋。“傻瓜。不知道,就在想想,原不原谅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回答出来的。”


灵辰

婚后生活实录番外 4

*育儿日常

 

———————————————————————

 

 

 

 

程潇枕在黄明昊的手臂上,“明天我看孩子拍完写真就要走啦。”黄明昊转头放下手机,“这么快吗?”

 

“对啊,要录歌也要拍MV还有打歌…估计至少有一个多月没发回国了。”

 

“别担心了,孩子现在好小,要不然我就带他们过去看你了。”

 

 

 

 

早晨 八点半

 

 

 

黄明昊摸了几下头发把哭闹着的Axy从房间里抱出来。“喂...

 

*育儿日常

 

———————————————————————

 

 

 

 

程潇枕在黄明昊的手臂上,“明天我看孩子拍完写真就要走啦。”黄明昊转头放下手机,“这么快吗?”

 

“对啊,要录歌也要拍MV还有打歌…估计至少有一个多月没发回国了。”

 

“别担心了,孩子现在好小,要不然我就带他们过去看你了。”

 

 

 

 

早晨 八点半

 

 

 

黄明昊摸了几下头发把哭闹着的Axy从房间里抱出来。“喂,你儿子哭了,不管管。”

 

“说的不是你儿子一样,我能做早饭很不错了好吗。”程潇把煎锅里的培根和鸡蛋盛了出来,“奶粉谁冲?”

 

“我呗。”

 


 

往日的早餐桌上还有了Axy和Aci的陪伴,或许是遇到妈妈要出差一段时间,Axy早上的“事故”吵醒了Aci。

 

程潇:“你说Axy是不舍得我吗?”

 

“预感到了吧,母子的感应?”

 

“有可能哦!”

 

“晚上我和Axy和Aci去送你吧。”

 

“粉丝会多啊,孩子被挤到怎么办?”

 

“不下车不就可以了。”

 

 

 

程潇留下黄明昊洗碗,把Aci抱在腿上。“会想妈妈吗,要和哥哥相依为命哦,爸爸不靠谱。”Aci的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程潇,她笑了。

 

 

黄明昊拿着两个奶瓶交到程潇手上,抱起在垫子上爬的Axy,“说什么呐!”

 

“爸爸问你说什么呢,你回答爸爸呀,”程潇逗了逗Aci,“你看她没说吧,我们就没说啊。”

 

“切,”黄明昊敲了一下程潇的头。

 

黄明昊:“一会儿准备一下包包里的东西,要带一堆呢。”

 

“没问题!”

 

 

 

 

黄明昊听见里屋劈了啪啦的声音,抱着Axy回到婴儿房又往衣帽间跑,“怎么了?”

 

“没事,包掉下来了。”

 


黄明昊进屋看见坐在地上呆滞的程潇,呆呆地看着地上的包,“你看看,谁让你买这么多的。”

 

“…”程潇没说话,长发挡住了右边的脸庞,细微的抽泣声还是被黄明昊听见了。

 

 


刚进门的时候就发现不对了,黄明昊推开地上的东西,半跪在地上,把程潇的长发捋到耳朵后面。“怎么了啊,为什么哭呢。”说着抚去脸上的眼泪。

 

“舍不得你,舍不得Axy和Aci,怎么办呀。”程潇把头埋在臂弯里,“没关系啊,我去看你。”黄明昊紧紧抱住程潇,是不是摸摸她的后背,“乖啦,别哭了,一会眼睛肿拍出来就不好看了。”

 

“好,我收拾东西,你去看孩子吧。”程潇粗糙的抹去眼泪,黄明昊一步三回头担心地看着她。

 

 

 

“你看看你们,不给妈妈省心,妈妈都哭了。”黄明昊弯腰看着Axy和Aci。“下午要乖啊。”

 

等程潇情绪冷静好,黄明昊早早收拾好的行李箱和拍摄的大包放在门口。程潇坐在沙发上偶然看到,黄明昊能看出来她的不舍得和犹豫。

 

 

黄明昊一手Axy一手Aci抱出房间,“来找妈妈玩吧,”程潇看到他们两个就笑了,“我去换衣服了,”

 

“嗯。”程潇用手中的玩具逗着他们。

 

 

 

Axy坐在程潇腿上,Aci坐在婴儿座椅,两个宝贝都睡着了,“黄明昊我中间一定会争取回来的。”

 

“别着急了,就一阵你就忙完了。”

 

“那你要去看我吗?”

 

“去啊,我一定去,我应该会有行程。”

 

“说准了!”

 

“好!”

 

 

 

 

到达拍摄场地,摄影师和服化都是黄明昊找的最好的,黄明昊的经纪人也在现场。

 

“姐,我们带孩子去休息吧先。”

 

“行,孩子让助理先看着,你俩去化妆间化妆再看看拍摄的衣服。”

 

“好的。”

 

 

程潇把孩子推给助理,黄明昊牵着程潇的手走去了化妆间,“咱俩快点来吧,一会等他们醒了就该找我们了。”

 

“担心什么,好不容易有的二人时光,别着急。”黄明昊搂上程潇的腰。

 

“你起开,注意点好吗,这么多人呢。”

 

“合法夫妻诶。”

 

 

 

程潇和黄明昊先拍了几套写真,过程中黄明昊的小动作不断,“你正经一点。”程潇贴近黄明昊耳朵悄悄说了一句。

 

“我很正经啊,你看你耳朵都红,你才不正经。”

 

 

 

 

[小黑屋]

 

 

Q:请问程潇,对当时拍摄的印象是什么?

 

程潇:宝贝们很可爱,我身边这个人很不正经,很一般。

 

黄明昊:嘿!你说谁一般呢,你还一般呢,动作一点都不配合我。

 

程潇;呦,像你拍的多好一样。

 

 

Q:请问黄明昊,对当时程潇的害羞表现是什么感觉?

 

黄明昊:太容易害羞了,都老夫老妻了害羞。

 

程潇:你你你!瞎说!

 

 

 

 

结束双人拍摄,程潇和黄明昊给孩子换上衣服,在摄像机后面拿着玩具逗他们笑,Axy和Aci的乖巧程度也让程潇骄傲。

 

 

 

“妈妈要走了哦,不要跟爸爸哭哦。”Aci和Axy还乐呵呵的看着程潇。

 

“那我一会儿不送你下车了。”

 

“嗯,我工作人员会提前在机场等我的,照顾他俩是你的任务!”

 

“是,一定完成。”

 

 

 

到的也是快,即停即走的送机车道,程潇挨个啵啵了一口便下车了,Aci还发懵看着戴上口罩和帽子的妈妈,小脚上下扑腾。

 

黄明昊看着程潇进了机场,开着车离开了,渐行渐远。从后视镜看到Aci发懵的小表情和皱成八字的小眉毛,黄明昊有些想笑好心疼。

 

“Aci呀,妈妈很快回来了,好吗。”话音刚落,Aci的哭声便开始了,带着Axy也陷入悲伤。

 

 

 

———————————————————

 

 

卡文悲伤

 


南风似潇

P1都带过同种色系的眼镜
P2还有类似的眼镜框的眼镜
P3总感觉连拍照风格都越来越相似了
P4就觉得有一种霸道总裁和御姐的感觉

P1都带过同种色系的眼镜
P2还有类似的眼镜框的眼镜
P3总感觉连拍照风格都越来越相似了
P4就觉得有一种霸道总裁和御姐的感觉

洛塔斯. ☽

良配

浙江省和平基金会成立了一个“黄明昊爱心基金”,她妈是这个基金的副会长,是他们家成立的慈善基金。

他天天向上说过家里有把收入十分之一捐出去的传统,其实就已经由浙江省和平基金协会验证了


温州是商贾之地,和黄明昊一起上节目的经济学家薛兆丰形容过这种已经成为一种习惯的经商地区的状态,会有一个“圈子小面子大”的讲诚信经营模式


“因为讲温州话的人少,会形成一个熟人圈,哪怕他们不认识;圈子小所以每个人的面子就大,压力就大,谁比较有信用,谁比较不讲信用,一下子大家都有一本帐,心里很清楚。这个压力就会使得他们之间的信用成本很低,这时候就是一个竞争力。”

这就是成熟的商贾之地会有的默认的规矩,还有除了做生...

浙江省和平基金会成立了一个“黄明昊爱心基金”,她妈是这个基金的副会长,是他们家成立的慈善基金。

他天天向上说过家里有把收入十分之一捐出去的传统,其实就已经由浙江省和平基金协会验证了


温州是商贾之地,和黄明昊一起上节目的经济学家薛兆丰形容过这种已经成为一种习惯的经商地区的状态,会有一个“圈子小面子大”的讲诚信经营模式


“因为讲温州话的人少,会形成一个熟人圈,哪怕他们不认识;圈子小所以每个人的面子就大,压力就大,谁比较有信用,谁比较不讲信用,一下子大家都有一本帐,心里很清楚。这个压力就会使得他们之间的信用成本很低,这时候就是一个竞争力。”

这就是成熟的商贾之地会有的默认的规矩,还有除了做生意也要讲人情和回馈社会,在天天向上Justin还说到温州有一个红日亭负责给环卫工人或者一些辛勤工作的人免费发放早饭。黄明昊家就是典型的温州人,在实际行动上也确实是除了经商之外还注重慈善。

Justin家教很好,除了这个之外,他很注重鞠躬,对长辈讲礼,甚至是随手捡垃圾

随手捡毛巾给台上工作人员

录制结束也随手捡垃圾

这种东西就是跟家教有关,Justin虽然是单亲,但家教显见比别人好。

我磕他那个在出道夜在程潇身后按住fcc的手怕打着程潇,也嗑的是教养好,只有教养好的人才会这么注重细节。

家教这个东西跟钱没有关系,很多有钱的被人瞧不起,也是因为仍旧没素质,所以这是一个相当加分的点,也就是为什么程潇对他的评价里边有“成熟冷静”这种极佳的形容词的一部分原因,因为在关键时刻,这个人让人觉得可靠的。

我讲这个其实是在说他和程潇如何门当户对是良配。

虽然一个cpf讲这么现实的东西有点莫名其妙,但是看到现在说实话真的什么情况了解的人基本心里有一个数,所以适当说一些从长远和现实角度来看皇城的东西。

程潇家境就是还不错的深圳女孩,天天向上妈妈说她从小就是乖乖女,虽然她自己反驳得很厉害觉得乖乖女不酷,但其实在别人眼里她就是很乖很努力,不要大人操心。

程潇是适合过日子的好女孩,不乱来,对物质的渴望也不强烈,不虚荣,王思聪几百年前就关注她了,她没有回关;然后她妈妈说她很能吃苦,杨迪说她不是那种会在背后说别人的女孩子,她就是很专注自己的人,这是相当好的品质,很踏实;看她灵域结束写长篇小论文总结也能知道,她做什么事都会用心哪怕它很枯燥。

她和Justin,一个是深圳小康之家踏实努力的好人家闺女,一个是有经商者回馈社会思想的家教好细心周到的温州商人家的有出息男孩,是非常般配的,而他们俩之间做人做事说话的相似之前也说过很多回,这些其实说明他们之间未来会因为观念差距和生活习惯的差距引起的矛盾会比较少。

我暑假家里有一个亲戚在谈婚论嫁,男的,是个精神科医生,但是家境不好,而女方是一个独生女,有车有房,女方看中他的工作,男方看中女方家里的条件,到谈婚论嫁的阶段了可最后还是掰了,我爸爸说是觉得男的欠缺一些家教,让别人看了不满意。

虽然说这种现实的东西很无趣,但是确实差别越大矛盾越大, 消费观念和生活习惯是完全不一样的。


Justin是单亲,虽然粉圈有时候疯魔了这个都可以拿来攻击,但他确实没有变成一个坏孩子,反倒这成了他比同龄人更优秀成熟的一个原因,他把不好的不利的因素转化成了好的方面,而且因此对家庭的幸福更有执念,是那种会懂得珍惜懂得疼人的男生;其实陈学冬的节目里,因为他自己是单亲,也有讲起这种孩子的特性,很懂事很成熟很会照顾人,很怕失去所以会更珍惜。

程潇虽然在韩圈那样严苛的爱豆圈和名利场那么久,也并没有变得势利和拜金,仍旧是一个保持了原本秉性里的踏实努力的好女孩,还是一个典型的恋家巨蟹女,说到家里的事情就会感性到哭。

就都是过日子的人。

说一句门当户对性格相合天时地利一双良配,不为过吧。


不为过。

皇城宝宝🍭

我觉得可以锁了,两个人都是好久没有在微博发自拍,一发就都是九宫格❤❤

我觉得可以锁了,两个人都是好久没有在微博发自拍,一发就都是九宫格❤❤

猫一七

《情深不负,爱已微凉》第四十八章——他会做到

      门外传来的敲门声,打断了他们。程潇轻轻推开黄明昊,抬头看着他,脸已经红的不行。

      黄明昊拉住她的手,细声说道。“潇潇,你出去开门吧,我自己可以。”黄明昊的话,不禁让程潇瞪大眼睛望着他。

  “明昊……原来自己可以……”看着她略显吃惊的表情,黄明昊笑道“我如果不这样……怎么能亲到我漂亮的老婆呢?”听着他的话,程潇撇开黄明昊的手,绕过他气冲冲的走了出去。

        黄明昊笑了笑,移了一步,慢慢的将门...

      门外传来的敲门声,打断了他们。程潇轻轻推开黄明昊,抬头看着他,脸已经红的不行。

      黄明昊拉住她的手,细声说道。“潇潇,你出去开门吧,我自己可以。”黄明昊的话,不禁让程潇瞪大眼睛望着他。

  “明昊……原来自己可以……”看着她略显吃惊的表情,黄明昊笑道“我如果不这样……怎么能亲到我漂亮的老婆呢?”听着他的话,程潇撇开黄明昊的手,绕过他气冲冲的走了出去。

        黄明昊笑了笑,移了一步,慢慢的将门关上。程潇在洗手间外,用冷水快速的洗了一下泛红的脸蛋,抬头看着镜子里略带紧张的自己。心里泛起微微喜悦……

       顷刻后

       程潇快速的走了出去,走到门前打开了门。站在门外的是王一博。“一博哥。”王一博转过身来看着程潇“潇潇。我听范丞丞说,黄明昊他醒了。是吗?”“嗯。一博哥,来进来坐。”

     “好。”王一博走了进去,黄明昊刚从洗手间里走出来,便看到了王一博。“王一博,你来啦。”黄明昊看着王一博时,程潇走了过去,慢慢扶着黄明昊。走到床边,扶他躺在床上。王一博搬了一把椅子坐到了,黄明昊的床前。

        程潇也坐在一旁。“你伤口怎么样?还好吗?”黄明昊看着王一博,笑了笑。“还好,有潇潇,照顾我,怎么会不好呢。”

       说着,黄明昊移过视线看着程潇。“潇潇,我想和王一博单独说说话。”程潇看了看他们两个,起身站了起来,“那你们聊吧,我也想休息一下了,我回自己病房休息去。”

      “嗯好。”说完,程潇转身走了出去。王一博转头看了看看了看程潇的背影后。

         转身看着黄明昊。黄明昊看着他,慢慢的开了口“王一博,这次真的谢谢你,这句话,其实我早就想说了。如果不是你,我可能真的已经失去她了。”

        王一博看着他,黄明昊一脸的认真。心里也不免开心,但还是要警戒他。“如果真的想感谢我的话,就请从现在开始,好好照顾潇潇,好好爱她。如果你再让她掉眼泪,我不会放过你。”

    “哈哈哈,我会的,程潇她为了我付出了太多,我不会再让她受到一点点委屈。”“我希望你一直记住今天的话。”

       听着王一博的话,黄明昊看着他笑了笑,他会的,他一定会的。他会努力让程潇越过以前所有的伤痛……

        程潇回到自己的病房,刚躺下,便听到门外传来的嘈杂。声音越来越近,也越发的让程潇感到熟悉……程潇睁开眼睛,坐了起来,想起了这熟悉的声音,是她养父母的声音……


猫一七

《情深不负,爱已微凉》第四十七章——现在只想好好爱

       虽然程潇嘴上说的很轻巧,但她还是认认真真的扶住黄明昊,慢慢往洗手间方向走去,生怕一个不小心,会扯到他的伤口。

       那天海边桥头的场景她还记忆犹新。当时自己就这样看着黄明昊,身体瘫软,想说话,却似乎没有力气。而站在对面的黄明昊,为了稳住程笑,不停的和程笑交谈,腹部鲜血已经将病服沁湿了一大块,但他却丝毫没有在意过。

        这个场景,或许,自己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程潇微微抬头,看着黄...

       虽然程潇嘴上说的很轻巧,但她还是认认真真的扶住黄明昊,慢慢往洗手间方向走去,生怕一个不小心,会扯到他的伤口。

       那天海边桥头的场景她还记忆犹新。当时自己就这样看着黄明昊,身体瘫软,想说话,却似乎没有力气。而站在对面的黄明昊,为了稳住程笑,不停的和程笑交谈,腹部鲜血已经将病服沁湿了一大块,但他却丝毫没有在意过。

        这个场景,或许,自己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程潇微微抬头,看着黄明昊完美又带丝丝憔悴的侧颜,嘴角安然浅笑。

        洗手间

        程潇将黄明昊扶到了门前,将门打开,扶他进去。便放开了手,准备出来,黄明昊一把拉住了她的手。“潇潇。你去哪儿?”

       “我出去啊。我已经把你扶进来了。”“你走了,我怎么上厕所啊?我动一下,伤口会很痛的。”听着他的话,程潇很吃惊。

     “黄明昊,你不会是想让我给你……”说着,程潇脸蛋微微泛红,看着他,黄明昊,你真的是太坏了,怎么能……“我……”看着她,越发红彤彤的小脸,黄明昊真的乐的不行,

    “快点,老婆,”程潇,慢慢的走过来,站在黄明昊面前,小手慢慢的伸向黄明昊的腰部,眼睛紧闭着。黄明昊一把抓住她的手,将它放到自己的裤腰边,嘴慢慢贴到程潇的耳边。

         玩味的说了一句。“放心吧,老婆,你我现都有伤,我不会对你做那种事的……你不用害怕……”他的声音充满的磁性,语气里带着坏坏的意味,程潇听着,感觉自己脸上的温度越发的高了。

     “黄明昊……,你……”程潇睁开眼睛,黄明昊的脸正对着她,他俊美的脸在自己眼前放大。“看你脸红的……现在这样很奇怪吗?”

        说着,黄明昊逐渐靠近,虽然现在不能进一步,但亲吻还是可以啊。她可能不知道,自己有多思念她的一切,她的味道。

       她离开的这一年多里,自己曾奢想过,如果她还能活过来,自己一定不会像以前那么傻,那样对她。自己会万分的珍惜她,爱她,宠她。

      但这个愿望,现在实现了,他爱的潇潇,此刻就活生生站在自己的面前,自己可以让她感觉到自己的爱,可以感觉到她对自己的爱。

      当彼此温热唇,触碰在一起的那刻,程潇似乎已经忘记了,以前过去种种痛苦的记忆,慢慢回应着他。

         现在彼此的心里似乎想的都是,不再去回忆伤痛的过往,现在,彼此世界里,只有对方,现在,只想好好爱……


QYEYZKA

《心动皇城》No.1

         清晨,整个世界都是清清亮亮的,阳光透过淡淡的清新的雾气,温柔地喷洒在尘世万物上。当然,也洒照在了正在熟睡的少女脸上。

          她被稍微有点刺眼的阳光照的有些不舒服,不耐烦的揉了揉眼睛。你以为她就这样醒了吗?然鹅,并没有,她翻个身后继续闭上眼睛睡着了。

      同宿舍的周洁琼同学看着她那懒样,嫌弃说道:“喂,潇潇...

         清晨,整个世界都是清清亮亮的,阳光透过淡淡的清新的雾气,温柔地喷洒在尘世万物上。当然,也洒照在了正在熟睡的少女脸上。

          她被稍微有点刺眼的阳光照的有些不舒服,不耐烦的揉了揉眼睛。你以为她就这样醒了吗?然鹅,并没有,她翻个身后继续闭上眼睛睡着了。

      同宿舍的周洁琼同学看着她那懒样,嫌弃说道:“喂,潇潇,快点起来啦!”

      “哎呀,囧囧你真烦,让我再睡一会儿啦!”

      “快点起来,你看这都几点了啊,等会儿上学要迟到了。”周洁琼一边催促,一边掀开程潇的被子。

      “上学?你不说我都忘了哈”程潇糊里糊涂地回了句。

      一旁的周洁琼无奈的翻白眼。

      没错,程潇和周洁琼今年21岁,都是在校的一名大三学生。平时也就喜欢刷剧追星,普通的不能再普通。

      “内个,囧囧,你先走吧,等我洗漱好就去。”

      “那行吧,你快点!我先走咯!”

      “嗯。”

      待洗漱好的程潇,在镜子面前照了照,摆弄了两下铁刘海。

      “嗯,今天又是美美的一天哦。”程潇甜甜的笑了笑。

      “出发!”

      虽然再普通,但程潇的颜值还是很高的,走在路上还是有很多人的目光经常往这里瞟几眼。

      她一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灿若繁星。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显露出满满的少女气质。

      “诶,保安大叔,等一下!!!”

         程潇望着即将要关上的校门,大声叫道。

      “砰”的一声,门还是关上了。

      “啊西。”

         把wuli潇潇仅仅知道的一点韩语都叫出来了。

         ”这可咋整啊。“

         程潇撅着嘴,紧紧皱着眉头,一只手托住那精致的脸蛋,另一只手挠着铁刘海,眼睛往旁边一瞟,是一面大约两米的墙。

         ”诶?有啦!“

         程潇的小脑瓜转得飞快。

         ”嘻嘻,这难不住我。“

         以前小时候家里管的严,不让程潇整天出去跟那些男孩子鬼混,就把她关在家里。可她总是有办法翻墙爬出去玩,老是跟假小子似的。   

         程潇踮起脚尖,伸出手,手刚刚好快要触碰到墙边。

         ”是时候展现我真真的技术了。”

         她奋力一跳,趴在墙边上,只露出一个可爱的小脑袋,脚下悬空着。接着,抬起一只脚,使了一点力气,整个人就站在上面了。

        “这有点高诶,跳还是不跳?”

           程潇做了半天心里准备,终于在要跳时.......

        “诶,你在干嘛?”一个低沉磁性又有些幼稚?的声音传来,一听就是一个正在变声期的小男孩。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把程潇吓了一跳,一个重心不稳。

         “欸欸欸?”

            身子往前一倾,整个人就摔了下去。

         “woc,什么鬼?“眼前的这个男孩看着向他扑过来的程潇叫了一声。

          ”pang"俩人撞到了摔倒在地上。

        “哎哟,痛死劳资了。”程潇叫道。

         “你还好意思说?”是那个男孩的声音。

          “还不是都赖你,谁叫你突然出现。”程潇抱怨。

           程潇睁开紧闭着的眼睛,看见一张帅气的脸,离她很近很近。此时的程潇正坐在他的身上,处于女上男下的样子,这糟糕的姿势!!!如果突然来个人,那还得了,就算说没什么恐怕也没人相信。

           那个男生他肤色白皙,五官清秀中带着一抹俊俏,帅气中又带着一抹温柔!但一顶黑色的鸭舌帽遮住了一般的脸,可还是遮挡不住他的帅气。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好复杂,像是各种气质的混合,但在那些温柔与帅气中,又有着他自己独特的空灵与俊秀!

          程潇就这么呆呆地看着这个男孩,一句话也没说。

        (这个小鬼长得好眼熟哦,好像在哪里见过。)程潇在心里默默说道。

          突然程潇耳畔传来他的声音,有点低哑的,却带着说不出魅惑和不耐烦,每个字从他的薄唇中吐出:

         “喂,你要这样看着我到什么时候,等会儿有人来了,我可说不清楚。”他的语气中带着点欠揍,嘴里哈出一股股热气吹来,让程潇的耳朵觉得痒痒的。

         “噢噢,抱歉哈。”程潇连忙起身,尴尬地笑了笑,拍了拍身上的灰。

         “你没事吧?”那个男孩问道。

         “啊哦,没事没事,我很好。”

           ”也对,你压着我当然没什么事咯。“又是一副欠嗖嗖的表情。

         (切~)程潇嫌弃地看了他一眼。

          ”对了,姐姐,你爬那上面去干嘛?要是摔下来了多危险啊。“

          ”我知道!我还用你这个小鬼来教我,我只是看大门关了,我还要上课,就翻墙进来咯。”

         “哦~原来是这样,不过别叫我小鬼好吗?我不小了”
         “你本来就比我小啊,但我感觉你好眼熟哦,哦,对了,你好像......”

          ”行吧行吧,我好像?“

         ”不对啊,那也不可能啊。如果真的是的话......“

         ”哎呀,你想的那个人就是我啊,我就是Justin啊。“Justin拿下头上的鸭舌帽,一头炸了毛的黄毛。

         ”什么?woc。还真是?“把程潇吓得不轻,连脏话都说出来了。

        对啊,眼前的这个男孩就是Justin黄明昊,当代流量明星,最近可火了,程潇和周洁琼经常在宿舍里对他犯花痴,可以说是爱豆了。至于说刚刚没认出来,全是那顶帽子惹的祸。

        “内个,怎么啦?”

         “啊哦,我没事哈,刚刚的事,抱歉抱歉抱歉,我的错我的错。”程潇在心里已经把自己骂了一百回一千回了,懊悔极了。(啧,哎呀,我刚刚怎么就没认出来呢,丢死人了。)

           Justin发出一声爽朗笑声,此刻他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孩子或者说是姐姐,真的很可爱。

          程潇怎么也没想到,人家偶像剧里的爱情是撞出来的,而她,是摔出来的......

         未完待续......

——————————

第一次写文,小学生文笔,愿大家喜欢,嘻嘻。



         

              

         


猫一七

《情深不负,爱已微凉》第四十六章——独宠我一人

        程潇抱着小泽坐在了黄明昊的病床边。黄明昊伸手握住小泽肉嘟嘟的小手。小泽转头望着黄明昊,竟然开心的笑了。“明昊,你看。小泽他笑了,”此情此景,黄明昊心里的喜悦,不言而喻。

      “潇潇……”

          站在一旁的小末,不禁高兴的眼泪盈盈,用手抹去眼角泪。“太好了,黄少和夫人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了。”黄明昊看了看程潇。转头看着小末。“一会儿,小末,你把小少爷带回家去...

        程潇抱着小泽坐在了黄明昊的病床边。黄明昊伸手握住小泽肉嘟嘟的小手。小泽转头望着黄明昊,竟然开心的笑了。“明昊,你看。小泽他笑了,”此情此景,黄明昊心里的喜悦,不言而喻。

      “潇潇……”

          站在一旁的小末,不禁高兴的眼泪盈盈,用手抹去眼角泪。“太好了,黄少和夫人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了。”黄明昊看了看程潇。转头看着小末。“一会儿,小末,你把小少爷带回家去。夫人,需要休息。”听着黄明昊的话。小末,认真的连连点头。

      “哦哦,好的,黄少。”听着他的话,程潇抬头看着黄明昊。“明昊,不要急着让小末带走,让我多陪陪小泽吧。好吗?”看着程潇委屈的小表情。

            黄明昊伸手轻轻的抚摸程潇的脑袋,浅笑着。“潇潇,以后日子还长着呢,况且,你现在刚大病初愈,需要休息,还有我也需要你照顾,我可不能让孩子,抢你对我的爱。你现在要独宠我一人。”程潇抬头看着他,不禁笑了,

        “明昊,你怎么像个孩子一样,小泽怎么会抢我对你的爱呢?”“嗯……,我不管,你现在只能照顾我这个大孩子。儿子,让小末照顾。”说着,黄明昊嘟起嘴看着小末。

       “小末,你过来,早点把小泽带回别墅,另外,再招募一些人。将别墅里里外外都打扫整理一遍。”小末点头应道。“好的,黄少。”程潇站了起来,小末慢慢的从程潇怀里抱起小泽。

      “那黄少。夫人,我就先走了。”“嗯。小末,照顾好他。”“放心吧,夫人,我会的。”说完,小末,转身抱着小泽,和两个保镖,转身离开了。

        程潇一直看着,直到他们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了门口。黄明昊从后面扯了扯程潇的衣袖。“老婆……”程潇转身看了看他。“怎么了?明昊?”“我那个……内急。你扶着我,我要去洗手间。”

       “啊……?”看着程潇吃惊的表情,黄明昊一本正经的说道。“怎么了?潇潇,只是扶我上厕所而已,你干嘛大惊小怪的?”“啊?没…没。”

        说完,程潇轻轻掀开黄明昊身上盖的被子。拉住他的手臂。慢慢的将他扶起来。黄明昊坐了起来,脚伸下床,慢慢穿好鞋子,站了起来。“嗯……”伤口处扯来的疼痛,让他眉头一皱。

          程潇看着他不舒服的表情,着急的问了一句“明昊?很痛是吧。伤口刚刚好一点,还是别动了,要不……”程潇的话,还没有说完,黄明昊就打断了她的话。“不。我可不就地解决,放心吧。不是太痛,还有,你可要把我扶住哦,不然,一会儿我摔倒了,你可就责任重大了。”

         程潇抬头看着黄明昊搞怪的表情,不禁有丝生气。“这个时候,还能开玩笑,看来,真的不怎么疼啊。”


持续观察小贾

P1, 小贾第一首歌开始,发歌时间就很有小巧思,喜欢在自己生日2.19那个点发。

P2, Liar接连4天蹲点发图,虽然有一天稍微有点偏差,但一个守在手机前掐点发博的小贾跃然眼前。

P3-4, 向来生日点发歌的小贾让人不禁联想,挑的日期是不是也比较特殊。近两次一次4月23,一次8月23。所以是选了夏末秋初的日子?还是因为这个特殊的23号正好是处暑。老福特里的小伙伴说,18年8月23他们正好刚到银川拍勇敢的世界,而且潇潇也喜欢23这个点发博,想来23真对他们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吧。

那么问题来了下次发歌还会是23号吗?以及小贾这次会换微博头像嘛?

P1, 小贾第一首歌开始,发歌时间就很有小巧思,喜欢在自己生日2.19那个点发。

P2, Liar接连4天蹲点发图,虽然有一天稍微有点偏差,但一个守在手机前掐点发博的小贾跃然眼前。

P3-4, 向来生日点发歌的小贾让人不禁联想,挑的日期是不是也比较特殊。近两次一次4月23,一次8月23。所以是选了夏末秋初的日子?还是因为这个特殊的23号正好是处暑。老福特里的小伙伴说,18年8月23他们正好刚到银川拍勇敢的世界,而且潇潇也喜欢23这个点发博,想来23真对他们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吧。

那么问题来了下次发歌还会是23号吗?以及小贾这次会换微博头像嘛?

淋雨

现在没多少糖的我只能重温勇敢的世界了😭

现在没多少糖的我只能重温勇敢的世界了😭


hchw

蹲一波,万一又互关了呢?🤔😏

蹲一波,万一又互关了呢?🤔😏

猫一七

《情深不负,爱已微凉》第四十五章——老婆,你好甜

       站在一旁的吴宣仪不禁松了一口气,抿嘴微微的笑了笑。“哎,原来不是我的汤不好喝,是要一起喝啊,哈哈,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说着,吴宣仪轻轻的拍了一下程潇的肩膀。

      程潇转头看着她。吴宣仪转身走出了病房,将病房的门轻轻关上,心情不由的开心。

      病房里

      程潇轻轻的将汤吹冷,慢慢给黄明昊喝下。黄明昊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程潇。一边喝着汤,脸上的浮现似蜜般的...

       站在一旁的吴宣仪不禁松了一口气,抿嘴微微的笑了笑。“哎,原来不是我的汤不好喝,是要一起喝啊,哈哈,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说着,吴宣仪轻轻的拍了一下程潇的肩膀。

      程潇转头看着她。吴宣仪转身走出了病房,将病房的门轻轻关上,心情不由的开心。

      病房里

      程潇轻轻的将汤吹冷,慢慢给黄明昊喝下。黄明昊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程潇。一边喝着汤,脸上的浮现似蜜般的笑容。

       程潇看着他一直盯着自己,不禁想,“明昊?你一直看着我干嘛?我……我脸上有东西?”黄明昊邪魅的说了一句。“嗯。你眉毛上有东西,你把眼睛闭上,我给你擦掉。”“嗯?真的?”程潇将碗放在了旁边的桌上,转头看着黄明昊。

      “当然,快,闭上眼睛。以免弄到眼睛里去。”“嗯。”说着,程潇慢慢闭上眼睛,黄明昊看着她,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慢慢坐起,逐渐靠近程潇,程潇微微皱了皱眉,“明昊,好了吗?”

         额头上传来的微热,让程潇,睁开了眼睛,额头被黄明昊轻轻的吻着。见程潇睁开了眼睛,黄明昊低头浅笑。“老婆。你好甜……”

         听着他的话。程潇不禁小脸微微变红。“明昊……你。”程潇闭眼不经意的推了一下黄明昊。睁开眼睛那一刻,突然想起黄明昊身上的伤,随即听到一声痛楚。“嘶……”程潇立忙扶住了黄明昊,“啊?对不起,明昊。”

          黄明昊抬头看着她,一脸无辜的看着她。“老婆,你推我干嘛?老婆不喜欢我?”程潇慌忙的摇头解释道。“不是的,不是的。”

        看着她小脸的上的着急和抱歉。黄明昊悠然一笑。轻轻拉住程潇的手。“哈哈,好了,潇潇,我跟你开玩笑呢。”“真的?”“不过,你刚才那一推,我伤口,真的有点疼。你可得补偿我。”“啊?”

     “噗嗤”突然背后传来的一声笑,打断了他们。黄明昊抬头看去,是仆人小末抱着小泽,走了过来,看着黄明昊略冷的眼神,小末似乎明白了什么。“抱歉。黄少,我想我好像做错什么了”

         程潇看着孩子,起身走了过去。小末看着程潇,万分激动说道“夫人!小末,好想你啊。”“小末。好久不见。我也想你。”“夫人,我知道你住院了,醒了,一定会很想小少爷吧,所以。我今天把小少爷抱了过来,”

          说着,小末将小泽放在了程潇怀里,程潇抱着他,看着睡的正香的孩子,程潇轻轻的吻了一下小泽的额头。的确,这么久没有看到孩子,乔初真的很想很想孩子,小泽从出生,都在程潇身边,这次分开这么久,思子之情,怎不强烈。


猫一七

《情深不负,爱已微凉》第四十四章——这样才好喝

      吴宣仪转身将汤倒入了保温盒里,拿到了桌子上。范丞丞转身走了出来。“丞丞,来吃早餐吧,现在时间不早了。你不是要去公司吗?”“好。”范丞丞在吴宣仪对面坐了下来,慢慢吃着早餐。

      医院一缕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了黄明昊略显苍白的面容上。好看的剑眉微微勾起弧度,浓密微长的睫毛轻轻动摇。

      黄明昊慢慢睁开了眼睛,转头看到。趴在床头睡着还未醒来的程潇。慢慢的将手伸过去。轻轻的触摸她柔软的发丝。脸上泛起微微笑容。

  ...

      吴宣仪转身将汤倒入了保温盒里,拿到了桌子上。范丞丞转身走了出来。“丞丞,来吃早餐吧,现在时间不早了。你不是要去公司吗?”“好。”范丞丞在吴宣仪对面坐了下来,慢慢吃着早餐。

      医院一缕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了黄明昊略显苍白的面容上。好看的剑眉微微勾起弧度,浓密微长的睫毛轻轻动摇。

      黄明昊慢慢睁开了眼睛,转头看到。趴在床头睡着还未醒来的程潇。慢慢的将手伸过去。轻轻的触摸她柔软的发丝。脸上泛起微微笑容。

      程潇似乎感觉到了有人在抚摸她的头,抬起头,慢慢睁开眼睛,看着醒来的黄明昊。“明昊?!你醒了?”“嗯……”听着,程潇激动的紧握着黄明昊的手。头紧紧靠在黄明昊的手臂上。

   “太好了,太好了,黄明昊,你知道当时我有多害怕吗?”说着说着,程潇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黄明昊看着程潇,眉头微皱。

   “潇潇……不要哭。我不是没事了吗,你和孩子都等着我,我怎么会舍得你离开你们呢。”程潇看着黄明昊破涕而笑了。

      病房的门被敲响了。吴宣仪提着东西走了过来,走到窗前。看着醒来的黄明昊,高兴的说道“潇…,黄明昊?!你醒了?太好了”吴宣仪将保温盒放在了桌子上。将汤倒了出来。端了过来。

    “是啊。”程潇站起身来,看着吴宣仪。“宣仪。这是?”“这个鸽子汤,很补血的,有助于伤口愈合。”“嗯。谢谢你,宣仪。”“谢什么啊?有不是多大的事。”程潇笑了笑,接过吴宣仪手里的汤。

      坐下,小心翼翼的舀起一小勺,轻轻吹了一下。“明昊,来。喝点鸽子汤吧,好的快一点。”

   “嗯。”黄明昊喝了一口后。眉头一皱,程潇看着他微皱的眉毛,不禁想着,难道是汤不好喝吗?急忙的问了一句。“怎么了?明昊?不好喝吗?”

      黄明昊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不知道怎么,汤好像不怎么好喝?”听着程潇转头看了一眼在一旁的吴宣仪,转头看着黄明昊,做了一个表情。“明昊,宣仪特意给我们送来的。你怎么这样说?”

     吴宣仪轻轻的拉了一下,程潇的手。“没关系的,潇潇,鸽子汤本来就有点腥,可能我真的没有做好吧。”“明昊……”黄明昊看了看她,看着程潇手里的那碗鸽子汤。

     慢慢说道。“我没有胡说,是真的不好喝。不信潇潇,你自己尝尝。”看着黄明昊认真的眼神,程潇喝了一小勺。仔细尝了尝。

     疑惑的看着黄明昊。只看到,黄明昊脸上的笑容。开心的说“你喝过就好喝啦。”

      听着他的话,程潇不楞住了,原来他是害怕自己没有喝到汤,才故意这么说的。


冬阳A梦^

皇城那些事儿(7)

hmh和cx的故事,单向暗恋,不喜勿喷,链接在评论。合集查看前篇。喜欢别忘了评论推荐喜欢哦。❤️

hmh和cx的故事,单向暗恋,不喜勿喷,链接在评论。合集查看前篇。喜欢别忘了评论推荐喜欢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