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皇家酒店谋杀案

1215浏览    31参与
爱海总的风起呀

〈皇家酒店谋杀案 无cp向〉罪恶与爱

依旧取名废,名字真的是乱取的w

也不知道这篇该放哪一个合集,又不想丢外面(怪人),所以就干脆放进锤受合集里了~

因为不懂老福特雷哪一个字,所以我觉得会被屏的都放了/

本来只是二刷皇家酒店时突然脑洞开了想写Billy讨厌神父,不相信神的原因,结果你看我又写了什么😂

不知道有没有表达出我想表达的东西,虽然我也不怎么清楚我想表达什么w

PS:我绝对没有针对zj的问题哈,只是脑洞+剧情需要而已😂

好吧,祝各位看官阅读愉快~

以下正文!!

——————————

Billy讨厌神父。

他讨厌他们中的每一个。

神父?可笑。不过是口头上说着侍奉主的伪圣人罢了。包括神,这些都是假的,虚...

依旧取名废,名字真的是乱取的w

也不知道这篇该放哪一个合集,又不想丢外面(怪人),所以就干脆放进锤受合集里了~

因为不懂老福特雷哪一个字,所以我觉得会被屏的都放了/

本来只是二刷皇家酒店时突然脑洞开了想写Billy讨厌神父,不相信神的原因,结果你看我又写了什么😂

不知道有没有表达出我想表达的东西,虽然我也不怎么清楚我想表达什么w

PS:我绝对没有针对zj的问题哈,只是脑洞+剧情需要而已😂

好吧,祝各位看官阅读愉快~

以下正文!!

——————————

Billy讨厌神父。

他讨厌他们中的每一个。

神父?可笑。不过是口头上说着侍奉主的伪圣人罢了。包括神,这些都是假的,虚幻的,是懦弱的人们为了安抚自己所创造出来的。而那些所谓的神父,那些神圣的神职者,也不过是靠着人们脆弱又不相信现实的心,伪装自己,趁机让自己攀上至高点,得到众人的追捧,满足自己的私欲而已。

那些伪君子,Billy很明白他们是什么样的人。

自私,贪婪,傲慢,虚荣,色/欲。

这些他们口中的‘罪行’,反倒在他们身上体现的更为彻底,真是讽刺,可笑至极。

所谓神的戒律呢?

他们几乎犯下了所有的罪行。在谴责他人,把自己推向道德至高点时,奸/淫/掳掠,杀人放火,他们什么都做过。

不可谋杀,不可奸/淫,都是狗屁。

Billy切身体会了,他们犯下的罪。

教堂里回荡的嘶喊,地上四散的碎布,艳丽鲜艳的血液和淫/靡的白/浊,男人们的放声大笑,被压在十字架前稚气未脱的少年…

从那天起,Billy有了一个家。

一个扭曲的家。

他没有从这个家庭里得到母亲,但父亲们很爱他,爱的想将他揉入骨髓,与他结合,事实上,他们也确实做到了。他们教会了Billy如何去爱,Billy学的很快,他成为了众多兄弟姐妹当中最懂的如何去爱人的那个。

Billy接受了这个家庭,他成功的靠着自己的天赋得到了父亲们全部的爱,他也爱着他们,竭尽全力的爱着他们。父亲们再也没从外面带回其他兄弟姐妹。直到一天,他们再也没办法承受他的爱,Billy离开了家,去往远方。

在远方,Billy遇到了新的人。像父亲们教他的那样,他爱着他们,教他们去爱。

人们说,神爱世人,但神并没有。Billy从来没有感受过所谓神的爱。

Billy有了新的家人,他们热切的爱着他,而Billy也爱着他们。他们不需要神,不需要听从谎言,不需要顺着别人去做出选择,他们可以做自己的神。

有一天,他的家人被偷走了。

爱他的人,他爱的人。

Billy找到了她,也找到了偷走她的人,同时,还找到了其他人。

“I HATE Priests.”Billy在那位‘神父’的耳边轻声说着。

他给了小偷一个机会,他已经足够仁慈,就算是家人,也没人可以带走他的东西,更何况,她并不打算对他的爱给予相等的爱。

她输了,所以她付出了代价,为她的失败,及她犯下的罪行。

“他说的话太多,以至于他认为自己有某种信仰,还有…想上谁就上谁。”

“我只是厌烦了…像你这样的男人。”

“你觉得我看不出你是个怎么样的人吗?”

“一个脆弱的人罢了。”

“狩猎着弱小和迷路的猎物。”

Billy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破碎了。

神父并没有告诉Billy他的名字,这种无法得知一切,掌控一切的感觉让他非常不舒服,以至于让他烦躁得想再玩一场游戏。

Billy讨厌寂静,这会让他想到自己还未被爱,还未学会爱的时候,世界都是黑暗的,没有光,没有神,没有家。存在的只有欺辱,不屑,像刀子一样在他身上划出一道道的伤痕。

不合时宜的雷电,真令人讨厌。

他提出了一个交易,歌手答应了。

那歌声让他有种陌生的感觉,非常陌生,陌生得让他感到不对劲,陌生得,让他想起了什么,在更为久远的时候,还未接受爱的洗礼之前…比自己的爱更为…

不,这种东西,根本不存在,他只需要自己,有自己的爱就够了,除此之外的,都是谎言,他所不需要的谎言。

他听过更好的,他说。他拥有更好的,比任何东西都要好,世人所说的神,也无法媲美。

Billy决定让他们继续进行游戏,说不清楚是为了什么。愤怒?不甘?还是纯粹为了好玩?

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后来的事情,Billy并不是很在意。

反抗,挣扎,宛如缺水濒临死亡的鱼儿——

宛如当初刚被带进新家庭里的那个脆弱的少年,毫无意义,只会让人更加愤怒,使自己承受更多不堪。

这无疑是无用的,这种挣扎换来的是失败,毫无疑问的失败。

身后传来子弹上膛的声响。

哇哦,别紧张,小子…

“砰——”

Billy的世界陷入了一片漆黑,没有光,没有神,没有家,就像从前一样。

恍惚间,Billy看见了什么。

黄昏,海滩,脚印,靴子,女孩。

Rosie…

我好像明白了。

END

爱海总的风起呀

🌸🌸🌸

看完了海洋深处和皇家酒店谋杀案

海洋深处--这个大副是我的了!!

皇家酒店谋杀案--教主我爱你啊啊啊!!!

Owen就算那么消瘦也那么好看♡就是有些心疼(つд⊂)

Billy教主被打的时候我真是要疯了,放开我教主啊啊啊——

还有那一幕,女孩们为了教主打架的时候我也要冲上去了,教主我可以!!为了教主,上啊!!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为了海才去看电影的w

至于剧情…海洋深处我还蛮喜欢的?酒店就真的是看海,当然剧情我也有看,就是…有些啰嗦?或许是我get不到他想表达的东西?反正这只是我的个人观点啦~

我们来看看哈,这两部有什么JQ…迫不及待要搞海了(危险发言)

海洋深处,我一开始看到Owen...

看完了海洋深处和皇家酒店谋杀案

海洋深处--这个大副是我的了!!

皇家酒店谋杀案--教主我爱你啊啊啊!!!

Owen就算那么消瘦也那么好看♡就是有些心疼(つд⊂)

Billy教主被打的时候我真是要疯了,放开我教主啊啊啊——

还有那一幕,女孩们为了教主打架的时候我也要冲上去了,教主我可以!!为了教主,上啊!!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为了海才去看电影的w

至于剧情…海洋深处我还蛮喜欢的?酒店就真的是看海,当然剧情我也有看,就是…有些啰嗦?或许是我get不到他想表达的东西?反正这只是我的个人观点啦~

我们来看看哈,这两部有什么JQ…迫不及待要搞海了(危险发言)

海洋深处,我一开始看到Owen顺着网爬上桅杆弄帆布,然后George在下面看的时候就脑补了好多

有种‘哇,看那矫健的身姿,看那轻盈的动作,行云流水,赏心悦目’这样的感觉,然后就是船长X大副的剧情了…搞人夫很好不是吗(住嘴)

好吧George后来的那个表情让我幻想破灭呜,那种不服,担心,警惕之类的综合体眼神,真是…想保住地位就先得征♂服大副啊!!这傻孩子(`‐ω‐´)

其实海洋深处版虫锤也不错😆不过Thomas才14岁…诶他们在船上呆了近三年啊(是吗),养成系…w

至于皇家酒店那里,Billy就是诱受不是吗😏大家all比利搞起来啊!!!

总之,Owen好看♡Billy好邪魅,想搞❤️(再次危险发言)

AliceandHatter

之前剪的莉莉的个人混剪,无cp向,bgm是emperor’s new cloth

之前剪的莉莉的个人混剪,无cp向,bgm是emperor’s new cloth

AliceandHatter

之前剪的海蜜水仙比利詹的假预告,终于能发lofter了。

之前剪的海蜜水仙比利詹的假预告,终于能发lofter了。

AliceandHatter

大概是吸血鬼au吧,尼玛这脑洞本来以为拼个图就完事了,结果一脑我根本停不下来得坐下来yy了,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过lost boys(八十年代一b级恐怖片),莉莉要是Vampire应该就是类似那种吧,又辣又野,他的cult就是vampire帮派嘛,用迷幻术引诱收留无家可归的少男少女叛逆青年(好像正片里莉莉也是这样嘛!靠魅力下蛊!),给他们洗脑,喝他们的血又给他们喂自己的血,让人家稀里糊涂的就已经成为了他的血奴,为了他的一点血都可以打的你死我活,操控他们为自己所用,集体出动捕猎人类,不过作为首领他当然爱着他的“孩子们”,都是一家人一个也不能少的,何况是在众多血奴中获胜有机会享有永生的一个超有潜力的新...

大概是吸血鬼au吧,尼玛这脑洞本来以为拼个图就完事了,结果一脑我根本停不下来得坐下来yy了,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过lost boys(八十年代一b级恐怖片),莉莉要是Vampire应该就是类似那种吧,又辣又野,他的cult就是vampire帮派嘛,用迷幻术引诱收留无家可归的少男少女叛逆青年(好像正片里莉莉也是这样嘛!靠魅力下蛊!),给他们洗脑,喝他们的血又给他们喂自己的血,让人家稀里糊涂的就已经成为了他的血奴,为了他的一点血都可以打的你死我活,操控他们为自己所用,集体出动捕猎人类,不过作为首领他当然爱着他的“孩子们”,都是一家人一个也不能少的,何况是在众多血奴中获胜有机会享有永生的一个超有潜力的新生vampire呢,莉莉当然要把他的孩子找回来,她的人类姐姐是不会明白自己的妹妹已经成为什么了的,我再胡言乱语点,这个展开的话最后结局就可怕了23333,一枪爆头后莉莉肯定不会死啊,即使自己的血奴都死的差不多,培养的继承人也不幸没能躲过阳光,但是最后他活下来肯定会找神父来一发hate sex拔菊无情的嘎嘎嘎嘎“Looks like I'm hard to kill,father”(好嗨哦,yy真的好嗨)

奶牛汉化组

授权转载。

P1 神兄弟。

P2 盾冬。

P3 海王。

P4-5 皇家酒店谋杀案。

太太推特@ meggg622: https://twitter.com/meggg622?s=09

(太太看过A4之后锁推了,不知道今后还会不会打开)

授权转载。

P1 神兄弟。

P2 盾冬。

P3 海王。

P4-5 皇家酒店谋杀案。

太太推特@ meggg622: https://twitter.com/meggg622?s=09

(太太看过A4之后锁推了,不知道今后还会不会打开)

小猪蹄子
人间珍婊比利李,这个角色好让我...

人间珍婊比利李,这个角色好让我兴奋啊啊啊

人间珍婊比利李,这个角色好让我兴奋啊啊啊

银钥

【基锤+比利·李】麦角酸胺与加州雷雨(3)

简介:今夜皇家酒店的大厅里有许多交谈、回忆和幻想

分级:pg-13

Notes:

1⃣️拖更致歉orz。前两天一不小心请手提喝咖啡了,只好在Pad上写。

2⃣️日常球评论!pad屏幕那——么小,可怜可怜我的苦劳


霓虹灯的倒影在暴雨中碎成一千片,随着狂风呼啸而皱褶、消失。雨声震耳欲聋。丰饶之神正恩赐中庭,令每个人的耳蜗里都灌满他的嗡嗡絮语。傍晚的暑热无迹可寻,取而代之的是让人牙齿发颤的低温。而皇家酒店的玻璃隔门映照着火光、辐射出诱人的暖意。干燥、温暖、安静,像怒海中的灯塔般牢靠。至少现在如此。

洛基抬手制造出一个幻影。他不必如此繁冗就能施法,却有意让这个过程比必要的更加戏剧化些—...

简介:今夜皇家酒店的大厅里有许多交谈、回忆和幻想

分级:pg-13

Notes:

1⃣️拖更致歉orz。前两天一不小心请手提喝咖啡了,只好在Pad上写。

2⃣️日常球评论!pad屏幕那——么小,可怜可怜我的苦劳


霓虹灯的倒影在暴雨中碎成一千片,随着狂风呼啸而皱褶、消失。雨声震耳欲聋。丰饶之神正恩赐中庭,令每个人的耳蜗里都灌满他的嗡嗡絮语。傍晚的暑热无迹可寻,取而代之的是让人牙齿发颤的低温。而皇家酒店的玻璃隔门映照着火光、辐射出诱人的暖意。干燥、温暖、安静,像怒海中的灯塔般牢靠。至少现在如此。

洛基抬手制造出一个幻影。他不必如此繁冗就能施法,却有意让这个过程比必要的更加戏剧化些——或者说更加宗教性些。在教徒们目瞪口呆的眼神中,谎言之神和他的幻象并肩而立。他们穿着同样老旧的皮衣和在豪宅沾上了泥土的牛仔裤,一个在原地揣着口袋、一个向大门走去。

“对了,”洛基望着自己的背影,若有所思,“我还要换身衣服。”短暂的白光闪过,幻影身上的衣着变成了正装。

他偏头观察众人的表情。韦德紧紧攥着猎枪,双手的骨节都失去了血色。罗德和帕特里克像一对滑稽的青蛙般瞪大眼睛。安娜贝尔则望向比利•李。后者用眼神跟随着向酒店走去的幻影,神情晦涩。

洛基继续这场表演。隔门随幻象接近自动打开,金黄的灯光切开黑夜。艾米莉正用枪口对着大门,她的左眼下方鼓起一道暗红色的瘀伤。

“真不错,罗斯,”洛基假笑道。

艾米莉没有给他吐出第二句话的时间,对着男人的胸膛连开三枪。幻影消失了。接着就在那片仍然干干净净的地毯上,新的洛基浮现出来。

“看来你不太欢迎我。”

随着一声惊叫,艾米莉被韦德扑倒在地。她挣扎着抬起头,困惑和恐惧远远超过了懊恼。洛基将这幕尽收眼底。“安娜贝尔,把她和罗德带来的人都押到牌桌去,”比利•李突然说。女兵瞥了洛基一眼,转身离开。

门口只剩下了他和比利•李两个人,洛基悄然打量着对方。比利•李仍然保持着淡漠的神情,满身的雨水顺着裤管留下,在他脚下形成一方小小的水洼。

“不错的法术。”

“这不仅是法术,是神力,”洛基语调轻松地纠正道。

“所以我要杀你是不太可能了?”

“不可能。”

比利•李偏过头望着他,脸上浮现出浅淡的微笑。“我很好奇。像你这样拥有神力的人如何看待我们,看待这个家庭?”

他转换了策略,洛基想,真快。

比利•李是一条无法掌握的蛇,既能用三言两语哄骗罗斯那样的小姑娘,也能跪下亲吻丹尼斯•威尔森的脚踝。绝大部分时候他看中人们的脆弱,但也能利用虚荣与骄傲。洛基并不介意与这个狡猾的中庭人互相利用。身为神明,他所交换的是不可能失去的东西。

“我喜欢呆在这儿。”

“那就好,我希望家庭里的每个人都能快活。”

神父、艾米莉、服务生和穿着老式印花裙子的黑人女人都已经被绑在桌子前,安娜贝尔朝比利•李点了点头。

“去吧,我无意破坏这一切。”

“你太棒了,绿眼睛。”

洛基目送比利•李向牌桌走去。他对自己的新印象是如何呢?一个为超自然的力量所眷顾,却不为家人重视的、孤独愤怒的年轻人,大概如此。他们下次对话时,比利•李或许会提起他的哥哥,试图说服他他们都同样孤独。

“不过是狩猎那些迷失的灵魂。”

那个女歌手说得倒没错。

洛基并非“迷失的灵魂”,也不需要中庭人相拥取暖的戏码。他只是看着比利•李的背影。湿透打结的金发散乱在肩头。一滴水珠从发尾滴下,顺着后颈消失在衣领中。他的衬衫紧贴脊背,仅在腰侧的两个凹陷处留有圆形的空隙。那条黑色长裤也变得危险地贴身了,随着比利•李的动作在臀部勒出暧昧的弧度。洛基感到裤子发紧。他想将这条不安分的蛇压在皇家酒店的吧台上,狠狠地操他、无可置疑地掌控他,直到比利•李脱去所有伪装。他会在自己身下彻底臣服,袒露所有的秘密,哀鸣哭泣着叫洛基弟弟、主人,还有陛下。

洛基制造谎言、也欣赏他们,但撕裂谎言的那一刻格外令他钟情。他期待剥开比利•李的真实血肉,层层面具掩盖之下,那必然比常人更为脆弱和鲜活。

 
 

比利•李已经在牌桌边玩起了第二轮。食指勾着那支雕花繁复的左轮手枪,他像西部电影中的牛仔般让它转个不停。

这支老旧的武器曾是旧金山某个古董老板的私人珍藏。他的妻子——一个强壮的、红色的阿拉巴马女人——不允许他加入“家族”,男人就执意将它赠送给比利·李。“上面镶的是纯银,我老婆也只会给我留这么多了,”他边说边用绒布在枪筒上猛擦几下,脸上同时浮现出难堪与自豪。

“我会保管好它,保罗,并记住你,”比利·李将手枪倒插在牛仔裤腰里,紧贴赤裸的臀部。“差点忘记了我这只表,”保罗说。

洛基从没在比利·李身上闻到过商人那股昂贵的古龙水味道。



现在比利·李晃够了那支手枪,将它拍在牌桌中间。“达琳小姐,选个颜色。”

“我,我不……”她的眼神瞟到一动不动的艾米莉。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一道猛烈的闪光在歌手张口前照亮大厅。

火花接着爆响,音乐消失了。空洞的雨声在房间里回荡着,无法填满鼓点和吉他的空隙。灯光熄灭,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晦暗的阴影。

“我不喜欢这样,”比利·李低声说。

TBC

下更修罗场警报



Loki my own god .

【摸鱼】比利·李与他的三次死亡(shou jian,ke yao,lun jian,R18G表现)

Warning:突发摸鱼,意向描写/R18G要素有,不建议阅读。


其实只是想说月末突然很多事情,没时间码字了,更基锤那篇也许只能等到下个月了…


看文→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898285


Fin

Warning:突发摸鱼,意向描写/R18G要素有,不建议阅读。


其实只是想说月末突然很多事情,没时间码字了,更基锤那篇也许只能等到下个月了…


看文→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898285


Fin


AliceandHatter

【阿海水仙cut】Pick A Color(假预告,Billyjames,比利x詹姆斯,皇家酒店谋杀

之前剪的一个比利詹的假预告

b站链接 https://b23.tv/av52512911

之前剪的一个比利詹的假预告

b站链接 https://b23.tv/av52512911
银钥

【基锤+比利·李】麦角酸胺与加州雷雨(2)

简介:Loki参与到寻找Rose的行动中,并发生了一点儿不愉快。

分级:PG-13

“独学而无友,则孤陋寡闻。”你们懂我意思吧😏


“这儿真像越南,”比利·李忽然说。

他们正分成两排、面对面坐在老斯班的皮卡车上。乌云布满天空,空气里充斥着汽油和泥土的气味。湿热的空气像蛤蜊汤一样浓稠。趋光的虫蚁带着翅膀和软刺掉进每个人的领子,他们的嘴里则塞满了轮胎卷起的细沙。约顿海姆的冬夜都不会比加利福尼亚的阴天更恼人。

“你说呢,安娜贝尔?”

女人在比利·李身旁发出沙哑的轻笑,“确实好不到哪里去。”她用手指轻轻抚过右肩,那里没有常人圆润的弧度,只有一道丑陋的斜面...

简介:Loki参与到寻找Rose的行动中,并发生了一点儿不愉快。

分级:PG-13

“独学而无友,则孤陋寡闻。”你们懂我意思吧😏



“这儿真像越南,”比利·李忽然说。

他们正分成两排、面对面坐在老斯班的皮卡车上。乌云布满天空,空气里充斥着汽油和泥土的气味。湿热的空气像蛤蜊汤一样浓稠。趋光的虫蚁带着翅膀和软刺掉进每个人的领子,他们的嘴里则塞满了轮胎卷起的细沙。约顿海姆的冬夜都不会比加利福尼亚的阴天更恼人。

“你说呢,安娜贝尔?”

女人在比利·李身旁发出沙哑的轻笑,“确实好不到哪里去。”她用手指轻轻抚过右肩,那里没有常人圆润的弧度,只有一道丑陋的斜面连接着上臂。

“噢,安妮,我明白的,”比利·李环顾着道路两旁的群山,“你们知道为什么这儿每年都有山火吗?是因为气候和植被。从大陆吹来的季风连一滴水分也没有,山坡上又爬满了分泌油脂的灌木。除非把它们全都挖掉、种上新的,每年都会有人死在大火中,但其他种类的树木又很难存活。”

“一坨屎,”韦德嘟囔道。

“没错,就是一坨屎。总是一坨屎。而我们,美国人,就像是既不愿改变现状又不愿离开的屎壳郎。”众人嗤笑起来。“说真的,看看这四周,看看伟大的美国的伟大的湾区。我们建设国家却让山火肆虐百年;无法解决生命最基本的问题,无法保住自己的小命。雷雨、洪水还是要来,这算什么进步?”

“可我们至少建了避难所。”

比利·李挑起一抹微笑,“那不过是在必然的结果前苟延残喘而已。”

洛基安静地听着他们对话。“如果有神存在呢?”他忽然说,“如果有神,就能帮我们脱离自然规律下的挣扎、达成实质的进步。”

人群发出一阵嗤笑。对他们而言,上帝这个名词早在国家之前死去。比利·李向后靠在挡板上,“你总是天马行空,绿眼睛。可如果世上真有神明,我们的士兵在越南的沼泽里抱着十字架挣扎时他为何从不出现?”

“我不知道。”洛基息事宁人地耸耸肩,一股熟悉的厌憎涌上心头。

就是索尔钟爱的中庭人:要得极多、感谢极少。即便为他们做了一百件事,他们也只会记得还未完成的第一百零一件。奉献被中庭人弃之如敝履,偶施恩惠则让他们感激涕零。像索尔那样把中庭人捧在手心,唯一的结局是被榨干所有价值——他们天生适合被统治。如果不是愚蠢的复仇者联盟……

“见鬼,真下雨了,”韦德突然说,洛基从思绪中惊醒。积蓄了整个下午的暴雨正倾泻而下,原野笼罩在灰白的雨雾中。一道紫色的闪电击中了山坡,接着便是雷声,洛基几乎能闻到树木烧焦的味道。

一片模糊的橙红色光芒透过雨帘,进入了众人的视线。

El Royale

“韦德、罗曼,你们跟着我。安娜贝尔留在后头,”比利·李在他们跳下皮卡车时说,“绿眼睛,你从正面进去。”他伸手摩挲着洛基的下巴,“把艾米莉给我解决掉,好吗?”

洛基能在余光中看到安娜贝尔复杂的神情。艾米莉有至少一支猎枪和一把手枪,他的.22式相比之下就是个笑话——比利·李想要除掉他

这点中庭人的伎俩几乎让邪神笑出声。

既然对方这么着急,洛基也懒得再掩饰。他顺从地搂住比利·李的脖子,借着身高将下巴搁在男人的肩膀上,“你不想知道我对格蕾丝说了什么吗?”

“我知道,格蕾丝都告诉我了。”

“噢,比利,比利,你还什么也不知道呢,” 洛基轻声说,右手顺着男人的脊背向下游走。怀中的身体随着这句话抽紧了:失去对教众无可争议的控制权,这是一个教首最深的恐惧。

可他并不打算就此停下。“你担心我说什么?是讲讲你为了让我操你让说什么就说什么的样子,还是详细描述一下你在马厩里哭出来的那回。丽奈特,他们都叫她‘唧唧’,一定想不到这个外号也可以套在比利·李身上。”

“你可以随便去说,我不在乎。”

“你保证不在我背后开枪吗?”

“绝不会。”

你会的,洛基想,虽然不是现在。你要等清理完了酒店里面的人,再趁其他家族成员不注意时动手。他放开比利·李。他们都在大雨中淋得透湿,成股的头发看起来颇为滑稽,“那你对艾米莉还真是信任。”

比利·李挤出一个转瞬即逝的假笑。

“我还有一句话,”洛基接着说,“这个世界上确实有神。”

他拆开那支.22,将里面的子弹都倒在了地上。

TBC



注:

①关于“发展”(progress):来自查尔斯·曼森:Progress? There's no such thing as progress. There's only change. You dig a hole in the ground, you build up a city, and you fight a war, and you call it progress?

②唧唧/唧唧叫:这是曼森家族成员丽奈特·弗洛姆的外号。曼森家族为换取在斯班农场生活的许可让女性成员与农场主乔治·斯班发生关系,而丽奈特在斯班压着她时总是尖叫


银钥

【基锤+比利·李】(呃,基比利?)麦角酸胺与加州雷雨

简介:利用空间宝石在宇宙中穿梭的Loki 在Billy Lee的“家庭”里生活了一段时间。

分级:R

提前求评论qwq,lo主大号自闭寂寞得很


洛基·劳菲把石子踹进篝火里,看着上面升起一股青烟。没人关心他在做什么。实际上,从周围大麻气味的浓度来看,他并不认为他们还能关心任何事情。

石墙将这些嬉皮士的“住所”与林子略微隔开,必要时也能遮风挡雨。它粗陋而残缺的弧形设计让洛基想起阿斯加德那些真正的穹顶。比利·李的信徒们对如此环境足够满意,每到夜晚就各自在树林间支起吊床。比利也住在这里。他同时在几公里外拥有一栋还算不错的平房——他们管它叫“圣诞豪宅”——冬天...

简介:利用空间宝石在宇宙中穿梭的Loki 在Billy Lee的“家庭”里生活了一段时间。

分级:R

提前求评论qwq,lo主大号自闭寂寞得很



洛基·劳菲把石子踹进篝火里,看着上面升起一股青烟。没人关心他在做什么。实际上,从周围大麻气味的浓度来看,他并不认为他们还能关心任何事情。

石墙将这些嬉皮士的“住所”与林子略微隔开,必要时也能遮风挡雨。它粗陋而残缺的弧形设计让洛基想起阿斯加德那些真正的穹顶。比利·李的信徒们对如此环境足够满意,每到夜晚就各自在树林间支起吊床。比利也住在这里。他同时在几公里外拥有一栋还算不错的平房——他们管它叫“圣诞豪宅”——冬天时家族就会搬过去。

洛基已经在这群中庭人中呆了一阵子,大致了解其中的核心成员:韦德,安娜贝尔,最受宠爱的“小靴子”罗斯和她姐姐艾米莉。当然还有比利·李,他们的先知和导师。他对命运和灵魂总有发表不完的观点,其实生性扭曲鄙陋,不过生了副漂亮皮囊而已。洛基就是为了那副皮囊而来。比利·李长着和他哥哥一样的脸,相同的冰蓝色眼睛和为阳光亲吻的皮肤。他没有雷神那样淡金色的长发,但留得半长的金棕色头发很像索尔少年时的样式。只要再剃掉上唇那道厚胡须,洛基思忖,这个中庭人便算个令人满意的替代品了。

他原本打算跟比利·李做上几次就走,就像在之前的世界那样。比利·李的心里充满欲望,否则也不会经常带些面容姣好的信徒去圣诞豪宅同住。这样的人最容易引诱。

几天后,洛基莫名其妙地留了下来。

听中庭人对自己无力理解的事物高谈阔论固然是种颇为逗乐的消遣,这具与他长兄极为相似的躯体也很不错。但令洛基着迷的是比利·李的邪恶。凯文·贝克曼、詹姆斯·亨特,以及他没有接近的詹姆斯·柯克,他们总带着像传染病那样、索尔式的快乐和傲慢,邪神对那避之不及。唯独比利·李没有这些特点。

现在斯班农场的家主就斜倚在石墙上,随着吉他声前后轻摇着劲瘦的腰。洛基无法想象索尔这么做。

“喂,绿眼睛,”比利·李朝他慵懒地招手,“同我去豪宅一趟吧。”

“好的。”

他们从树林里步行前往。比利·李走在前头,洛基和端着枪的韦德跟在后面。霞光逐渐消失,小路上笼罩着幽暗的蓝光,韦德的呼吸愈加粗重。终于,豪宅的轮廓在夜雾里浮现出来。

罗斯还是没有来电。

比利·李撂下听筒,凶狠地朝墙上踢了一脚。“操他妈的,操,”洛基听到他喃喃地重复道。

他和韦德都没出声。家族成员们已经形成了特别的默契:在比利·李生气时不要打扰他。后者又扶着墙站了片刻,接着直起腰,甩了甩头发。他的手指在发抖。“来点干货吗,头儿,”韦德问,从腰包里掏出一小袋用油纸封好的裸盖菇粉末。

“给我,然后出去吧。”

比利·李看着枪手消失在花园里。他大踏步走到客厅的沙发前,仰面倒了下去。牛仔外套像孔雀屏羽一样散开,昏黄的灯光下,男人每寸肌肤都泛着柔和的蜜色。“绿眼睛,你过来。”

洛基顺从地走到沙发前,看着比利·李粗暴地扯开纸袋。袋里兜不住的粉末洒到了后者胸口上。哦,瞧那两块鼓胀饱满的、下缘甚至形成了蜜棕色阴影的肌肉……比利·李不以为意地把那堆粉末向下抹去,在胸腹间拖出一条白色的痕迹。“你知道做什么。”

邪神的呼吸抽紧了,“那你呢,你知道说什么。”

“你是个变态,”比利·李皱起眉头。

洛基翻过沙发,骑在他身上,低头舔舐着比利·李紧绷的腹肌。“我们都是,但我的条件很清晰。”

中庭人在银舌头的服侍下发出一声欲求不满的哼哼,终于还是像之前那样满足了对方的要求。

“弟弟。”

洛基奖励般地直起上身与他接吻,将苦涩的粉末混着唾液送入,同时用空闲的双手玩弄起那对高高挺立的乳首。快感像电流般穿过比利·李的身体,引得他全身发抖。“不要停下,”洛基吮吸着身下人的耳朵,用舌尖撩拨上面的沟壑,“继续说,我喜欢听。”

从没有人能命令他,哪怕是在床上,但比利·李顾不得这么多了。

“弟,弟弟,快点。”

当电话铃声骤然响起时,韦德已经在花园里睡着了。

 

 

“我们去这家什么皇家酒店,”比利·李一回到营地就宣布。他仍然敞着衣襟,丝毫没有掩盖刚才欢爱的痕迹,星星点点的红痕对信徒们仿佛是种鼓励。

“喂,你……”洛基去他的“窝”拿枪时,一个女孩凑过来。他认出她是家族的老成员格蕾丝,从前在加州大学读书。

“怎么了?”

女孩踌躇片刻,火光将她的面颊映得更红了,“你'感觉'怎么样?”

噢,原来是这个。“什么感觉?”他明知故问。

“就是那个,你和比利·李……”

“挺不错的。”

格蕾丝睁大眼睛,“那他,呃。你现在觉得怎样?有没有哪儿疼?” 她显然把男人当成了承受的一方,忍不住想问问为比利·李献身的体验。

该让她瞧瞧自己的梦中情人把我的背抓成了什么样子,洛基恶意地想。他在格蕾丝期待的目光里拾起枪,悠闲地擦拭着枪筒,“我告诉你,他刚才——”

“格蕾丝!”比利·李从篝火的对面喊道,“来帮我加油。”

“你一定给跟我说完,”她连忙跑了过去。

洛基继续端详着枪管。“你们在说什么呢,”他听到比利·李故作随意地问。邪神适时抬起眼睛,但比利没有回望。

TBC


注:比利·李的补充设定(例如使用迷幻类药物)来自人物原型查尔斯·曼森

奶牛汉化组

授权转载。


女士内衣   图1   图2

反正发不出来 图1


太太推特→  Moopz [COMMISSIONS OPEN] EG spoilers (@moopzies): https://twitter.com/moopzies?s=09

授权转载。

 

女士内衣   图1   图2

反正发不出来 图1

 

太太推特→  Moopz [COMMISSIONS OPEN] EG spoilers (@moopzies): https://twitter.com/moopzies?s=09

厚地跑

【雷神X皇酒】夏日列车/Summertrain -第一章(下)

  第一章(下)
  
  比利对战争、改革、协议、谈判等等一切国家大事都一无所知。关于他的国家在哪儿开战、死了多少人、为什么打仗,恐怕索尔都比他知道得更明白。因此,他白白耽误了一天时间,试图让他手下硕果仅存的一个军人帮忙,找一架小型飞机飞往越南。
  
  飞行员被勤务兵从营地里叫了出来,看到比利站在营房门前,他愉快的表情瞬间笼罩上一层惊恐的阴霾。比利洋洋自得地冲他挥手,能让把命悬在空中的飞行员们恐惧,是件挺了不起的事。
  
  “比利·李!”飞行员叫道,“我差点没认出你。”
  
  “我不想给你惹太多麻烦,”——鉴于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有多麻烦。比利灿烂地咧嘴一笑,手指不自觉地把衬衫最上方...

  第一章(下)
  
  比利对战争、改革、协议、谈判等等一切国家大事都一无所知。关于他的国家在哪儿开战、死了多少人、为什么打仗,恐怕索尔都比他知道得更明白。因此,他白白耽误了一天时间,试图让他手下硕果仅存的一个军人帮忙,找一架小型飞机飞往越南。
  
  飞行员被勤务兵从营地里叫了出来,看到比利站在营房门前,他愉快的表情瞬间笼罩上一层惊恐的阴霾。比利洋洋自得地冲他挥手,能让把命悬在空中的飞行员们恐惧,是件挺了不起的事。
  
  “比利·李!”飞行员叫道,“我差点没认出你。”
  
  “我不想给你惹太多麻烦,”——鉴于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有多麻烦。比利灿烂地咧嘴一笑,手指不自觉地把衬衫最上方的扣子系上又解开,“这是我这几年买的第一件衬衫。”
  
  “酷。”飞行员想轻松地吹个口哨,但连口腔肌肉都不肯配合他,他只尴尬地喷出了一段气声和几点儿唾沫。
  
  比利慢悠悠地走向营地外的一小片白桦林,飞行员默默跟了上去,手臂机械性地在身边摆动着,这更激起了他的自信。他和这个飞行员只见过两面,第一回是对方和朋友一块儿来酒吧喝酒,第二回就是在他的集会中。仅仅两次,他在对方心里,就俨然成了不可违抗的领袖,连总统都不配享受这么高规格的尊敬。
  
  “不耽误时间了,”比利停住脚步,鞋跟在地上一挫,扬起一股尘土,“我有正事找你帮忙。”
  
  “除了让我帮你偷一架飞机。”飞行员打趣地抽出一根香烟递给他,比利阴沉着脸望了回去。
  
  “我他妈不需要一架该死的飞机,”他猛地提高了声音,用香烟嘴戳着飞行员的脖子,“我他妈只要两个操蛋的飞机座位!”
  
  “我明白你的意思,李,”飞行员手指发抖,压了压头顶的贝雷帽,似乎在思考比利会不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可现在全国没有一架多余的飞机,除了少数必要的客机,其他几乎全被军队征用,排上任务了。以我的能力,别说座位了,连安全带都抢不到半根。别说我,一个小小的中尉,就连将军们都抢不到一个回国的座位哩。上头下了死命令,除了直系亲属,一律不许带。所有没有白人血统的——你知道,我说的不是他们留在那些娘们儿身体里的血统——也一律不许带。我们的考麦克将军……”
  
  比利把烟往地上一扔,飞行员立刻噤声。
  
  “我在那鬼地方没情人,”他厉声说,“我要的是去越南的座位。”
  
  “去越南?”飞行员迷茫地重复了一遍,好像瞬间听不懂英语了似的,“为什么?”
  
  “为了向全世界证明宗教的可笑——你他妈敢信我的‘为什么’吗?”
  
  飞行员下意识地举起双手:“你总不会是去为国捐躯吧,我猜?你知道飞机进入越南国境内的坠机率是多少吗?你想跳伞进地雷区吗?你知道这会儿的东南亚每个月发生几次雷暴吗?”
  
  比利瞬间变得眉开眼笑,亲切地搂过飞行员的肩膀:“所以我还需要一个可靠的机长。”
  
  然而后者显然没能会意,自顾自地喋喋不休:“机长,没错……就算我让你们混进了战斗机,我怎么跟机长解释?”
  
  比利和蔼地说,像是在鼓励一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孩子:“我想我已经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人选。人总是低估自己,我的朋友。”
  
  飞行员惊恐地瞪大眼睛,仿佛看到的不是眼前的比利,而是越南的枪林弹雨,是他被炸断的胳膊和被陷阱刺穿的腿。
  
  “我?!我不能,我好不容易才……这绝对不行。”他喃喃地说,头也不回地转身便走回营地。
  
  “嘿!”比利不意他竟然跑得这么快,快步追了上去,“你就甘心被里头那些狗娘养的奴役?你现在跑得了一次,但只要战争一天不停,你的命就永远不在你手里……”
  
  “你别想对我干什么!”飞行员突然尖声叫道,吸引了营地前哨兵的目光,这回换成比利不得不把手举在身侧,试图让他平静下来了,“嘿,李,离我远点。你不会想在这里——”
  
  “好吧,好吧,你这操蛋的走狗!”比利低声咒骂道,赶在哨兵过来查问情况前把手插在裤兜里,大步离开。不知怎么,他的声音却反复出现在脑子里,就像他把自个儿关进了一个空旷无人的山谷里似的,他的咒骂全原原本本地还给了他自己。
  
  操蛋的走狗。
  
  他拖着步子又回了出租屋。他本来不想顶着一副谢罪的姿态回去见索尔,就像他之前一直避免和索尔打照面一样。他找得到索尔,而索尔找不到他,这是他的优势,不能轻易丧失。他固然答应了索尔的要求,但一走了之——或者说,好事多磨——也会帮助索尔掂量清楚他们俩的关系,鉴于对方一直把出租屋当做地球人进贡给婆罗门的行宫,一点点适当的威慑还是很有必要的。
  
  他抬头看了看天色,冬日漫长的夜色将至,天际被远山延伸出的靛蓝和夕阳背后的粉色晚霞分割成两半,靛蓝如潮水般缓缓上涨,将娇嫩的霞光和太阳一同吞下。在不远处的街边,两个黑人正站在路边涂鸦,他们的刷子歪七扭八地插在油彩罐里。比利站在一旁,看了他们一会儿,看到天边的深粉色和靛蓝色交融后,呈现出一种用水冲洗颜料盘中每个格子后,不同颜料混合在一起的肮脏色彩。他咒骂了一声,把脚边的石子踢得远远的,转身走向出租屋。那两个涂鸦者还以为他是在骂他们,探头骂了两句俚语。比利没心思搭理他们,走出二百码后,索尔脸上的伤痕突然清晰地重现在他眼前。他一直把脑子分出一小块位置,来琢磨到底是谁揍了索尔一顿。他想不到对方会怎么动起手来,虽然他从小到大打过不少架,也看别人打过不少次,但他始终只记得索尔在酒馆打的那场。他记得索尔一拳砸断了酒馆服务员的鼻子,让他的鼻梁骨呈现出一个滑稽的直角,眼眶也被打得破裂出血,活像个马戏团的小丑。直到索尔伸手把他从酒瓶的碎片里拉出来,他才从这场富有美感的暴力行为中醒过神来。
  
  他本来也想不出是什么样的人会跟索尔打架。在他的想象中,那一直是两个黑影,一个魁梧而凶狠,另一个精瘦却灵活。现在涂鸦者的样貌、身材巧妙地填补上了他的想象。一股无名火突然在他心里点燃。他恶狠狠地回头望去,却已经看不清远处的人影和涂鸦了,他只好暴力地扯开衬衫,纽扣一粒粒地滚落在地,又被他逐个踢到远处。
  
  他走回去的这一路,新买的皮鞋像两块被裁缝钉起来的铁板,快把他的脚夹断了。他拖着步子走上楼时,路过迈尔森太太家门前时,自然地放轻了声音,慢慢踏着老旧的木质楼梯走向那扇紧闭的门,和门后婆罗门的行宫。他迅速在心里组织好了一番傲慢可恶的说辞,打算以一个正常人的身份警告索尔,他的想法有多么异想天开,简直是自寻死路。
  
  他还没把钥匙捅进锁眼里,门就从里面打开了。是一个陌生的小伙子开的门。
  
  “送啤酒的?”比利没看他,径直从那个瘦削、苍白的小伙子身边挤了过去——他根本连门口的半边空档都没占满。索尔坐在里头,翻来覆去地摆弄着头盔上的渔网*。
  
  “他是楼下迈尔森太太的儿子,”索尔说,“他愿意帮我们的忙。”
  
  “我是退役空军战士。”小迈尔森感受到比利怀疑的目光,紧张地站得笔直,仿佛在接受检阅。
  
  “你愿意跟我们去西贡?”
  
  迈尔森点了点头。比利尖锐地发现,这根豆芽菜连脸上的胡须看起来都软弱无力,要不是索尔在这儿,他真想上去揪两根下来。幼年时在酒馆里的经历始终活跃在他的潜意识里,让他以为索尔还是那个呼风唤雨、无所不能的格斗家,谁敢在他面前造次,就等着被扔出窗外,淋成落水狗吧。
  
  “我能搞到一架小型战斗机,”比利飞快地抢白道,说话时连呼吸频率都快了起来,“有的是人愿意把登机的机会让出来。”
  
  索尔看了他一眼。“我们会在进入国境线之后跳伞,徒步进入原始森林。迈尔森,你原路返航。”
  
  迈尔森好像只会本能地认同别人,又重重地点下他那颗略小,而与身体很不协调的脑袋。
  
  “你们商量得挺快,”比利哼了一声,原封不动地把从飞行员那儿碰到的钉子拿出来说道,“你知道越南地雷的密度吗?你知道这会儿东南亚发生雷暴的频率吗?”
  
  索尔霍然抬起头来,他的眼睛仿佛一下子被点亮了,散发着出奇的神采,亮得像新生的婴儿的眼睛。这下好了,比利心想,他准要非去越南不可。他要去挑战人间最骇人听闻的灾难,因为假如没有灾难,他就永远不会认清他自己。他曾经对比利说过,成为神并非易事,后者小时候多少也听过两个神话故事,比如赫拉克勒斯经历十二项考验才得以成神,诸如此类。倘若索尔真是一个神,那么对他来说,灾难也可算是一种希望。
  
  “放轻松,小杂种,”比利轻快地跨坐在椅子上,挑衅地拨弄了一下迈尔森脖子上挂的十字架,被后者毫不留情地拍开手,“等你被闪电劈成灰的时候,别忘了赞美你最亲爱的上帝。”
  ————TBC————
  *注:头盔上的渔网:二战开始,许多国家的军队开始在头盔上加装一层渔网,以防反光和碰撞声暴露士兵行踪。

Roxanne _

《皇家酒店谋杀案》2019.02.28

故事真的蛮有趣的,但总感觉缺点什么🤔

邪教教主海真的太绝美了,达妹声音真好听,小靴子也好可爱_(´ཀ`」 ∠)_

《皇家酒店谋杀案》2019.02.28

故事真的蛮有趣的,但总感觉缺点什么🤔

邪教教主海真的太绝美了,达妹声音真好听,小靴子也好可爱_(´ཀ`」 ∠)_

维可当在
皇家酒店谋杀案 导演究竟想表达...

皇家酒店谋杀案


导演究竟想表达啥?

皇家酒店谋杀案


导演究竟想表达啥?

菽尘

#皇家酒店谋杀案# 19.2【完】

#皇家酒店谋杀案# 2.9 感觉片子挺有野心的,镜头特别美,很多巧思,就是节奏真的太慢了,差点给我看睡了,只有神父被砸和邪教团伙被灭这两段特别亮点。

达妹真美,但是妹妹沾了角色的光,乖巧的小姑娘却毫不犹豫地下手杀人,更有反差美感。锤哥真的是天神身材,怪不得可以当邪教头子。前台小可怜其实长得蛮好看,最后真的巨心疼他。

最后看影评的时候,大家都在猜录像带里的大人物是谁,我比较偏向是路德金,感觉对上胡佛FBI的历史背景更说得通。


#皇家酒店谋杀案# 2.9 感觉片子挺有野心的,镜头特别美,很多巧思,就是节奏真的太慢了,差点给我看睡了,只有神父被砸和邪教团伙被灭这两段特别亮点。

达妹真美,但是妹妹沾了角色的光,乖巧的小姑娘却毫不犹豫地下手杀人,更有反差美感。锤哥真的是天神身材,怪不得可以当邪教头子。前台小可怜其实长得蛮好看,最后真的巨心疼他。

最后看影评的时候,大家都在猜录像带里的大人物是谁,我比较偏向是路德金,感觉对上胡佛FBI的历史背景更说得通。


呓语而已
豆瓣评分不高,我却喜欢。喜欢那...

豆瓣评分不高,我却喜欢。喜欢那种带着60年代怀旧风的画面质感。看似土俗的开头,让人期望不高,却带来了不少惊喜。

一家藏着秘密的酒店,不同命运的交织,映射着不同的人生,涉及了政治,邪教,战争和种族等现实问题,导演其实很有野心。闪回的片段,镜头构图的运用,有着我喜欢的美感,节奏感有些人可能觉得偏慢,但是结合60年代的怀旧感,却是我喜欢的调调。

演员们演的还行,除了海总有点出戏,比较油腻,感受不到太多他邪教教主的魅力,但是一个人的表演瑕不掩瑜。Darlene见惯了演艺圈的光怪陆离腐化堕落,修炼了辨人的本事,却不忘音乐初心。姐姐的死去让人无奈,她拯救不了入魔的妹妹,只是用自己以为正确的方式在拯救而...

豆瓣评分不高,我却喜欢。喜欢那种带着60年代怀旧风的画面质感。看似土俗的开头,让人期望不高,却带来了不少惊喜。

一家藏着秘密的酒店,不同命运的交织,映射着不同的人生,涉及了政治,邪教,战争和种族等现实问题,导演其实很有野心。闪回的片段,镜头构图的运用,有着我喜欢的美感,节奏感有些人可能觉得偏慢,但是结合60年代的怀旧感,却是我喜欢的调调。

演员们演的还行,除了海总有点出戏,比较油腻,感受不到太多他邪教教主的魅力,但是一个人的表演瑕不掩瑜。Darlene见惯了演艺圈的光怪陆离腐化堕落,修炼了辨人的本事,却不忘音乐初心。姐姐的死去让人无奈,她拯救不了入魔的妹妹,只是用自己以为正确的方式在拯救而已,就像我们身边很多家长一样。Miles最让人伤感,这是一个陷入战争创伤,自我麻木却其实本性善良的孩子,可惜导演安排他死去,最后那刻的自我宽恕,催泪。

我觉得是一部好看的群像电影,推荐。

pirate_cat
皇家酒店谋杀案 Bad Tim...

皇家酒店谋杀案 Bad Times at the El Royale (2018)

前面分段倒叙让人眼前一亮,颇具悬念感,boss设定很容易让人想起臭名昭著的“曼森家族”。

皇家酒店谋杀案 Bad Times at the El Royale (2018)

前面分段倒叙让人眼前一亮,颇具悬念感,boss设定很容易让人想起臭名昭著的“曼森家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