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盖世垃圾

221浏览    77参与
盖世垃圾

我同学太他妈的好笑了

薛:“放你妈的屁。”


郭:“我妈放屁熏死你。”


――――――――――――――――――――――――

郭:“我要放个屁,等会儿。”


放完之后还自己捂着个鼻子


“卧槽真臭。”

薛:“放你妈的屁。”


郭:“我妈放屁熏死你。”


――――――――――――――――――――――――

郭:“我要放个屁,等会儿。”


放完之后还自己捂着个鼻子


“卧槽真臭。”


盖世垃圾

狼人游戏『追凌桑仪』『六』

=================================

欢迎加入,地狱的狂欢

=================================

蓝思追愣了愣,反应了一会儿,也是一惊∶


“……啊?”


而被蓝思追的分身层层围住的冯羿一脸淡定∶


“警官,你是狼人?”


蓝思追转头看他。


“技能收一收,这么多一样的脸吓到我了。”


见没人搭话,他便又补充了一句∶


“我还是未成年呢。”


蓝思追被他说的牙痒痒,如果不是金凌还在身边,他就·····...


=================================

欢迎加入,地狱的狂欢

=================================

蓝思追愣了愣,反应了一会儿,也是一惊∶



“……啊?”



而被蓝思追的分身层层围住的冯羿一脸淡定∶



“警官,你是狼人?”



蓝思追转头看他。



“技能收一收,这么多一样的脸吓到我了。”



见没人搭话,他便又补充了一句∶



“我还是未成年呢。”



蓝思追被他说的牙痒痒,如果不是金凌还在身边,他就······



蓝思追“就”了半天,也没就出个所以然来。



金凌在旁边勉强接受了“蓝景仪和聂怀桑有一腿”的巨大信息量,气势汹汹的准备去讨个说法,这么一会儿已经跑没影了。



只留下一个仿佛快要虚脱的冯羿倚在墙边。



蓝思追看着他,莫名的有些不爽∶



“小孩,你干什么的。”



“魔术师,具体怎么回事我也说不清楚,反正很牛逼就是了。”



蓝思追点了下头。



见蓝思追对自己爱答不理的,他倒也不嫌尴尬,大咧咧的笑了一下,张张嘴就把蓝思追的那点小心思戳穿了∶



“你是不是喜欢刚才那个和你一起来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蓝思追想到了一句网上的话∶“我瞳孔地震。”



虽然被高中生戳穿了心思很丢脸,但他还是承认了∶



“是,我喜欢他。”



只见那特别欠扁的小孩咧嘴一笑∶“哈哈,诈你的。”



“······嘶。”要不是因为蓝家的教养,现在这人可能就躺在地上了。



冯羿装傻装了这么多年,难得到了一个没有家里人监视的地方,终于开始释放自己的天性,他伸出了一只手,心情很好的对蓝思追说∶



“冯羿,请多多指教。”



蓝思追心情欠佳的拍开了他的爪子∶



“蓝思追,刚才那个是金凌。”



就在这时,金凌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蓝思追看着他泛红的脸,警告冯羿道∶“别告诉他。”



金凌没骨头一般倚在墙上∶“······别告诉我什么?”



蓝思追又开启了在金凌面前的老畜生模式∶“真的想听吗?其实聂怀桑和蓝景仪······”



金凌毫不留情的打断了他∶“不想听谢谢。”



没一句实话,你看我哪天把你的嘴撬开。



冯羿无视他们之间的粉红泡泡∶“和我一起去找孔祥赫。”



蓝思追带着想杀人的表情缓缓看向他。



“现在这个局势,人越多越好,不是吗?”



“光有预言家可是不行的,光凭狼人那点能力是没办法杀死‘他’的。”






“他将要藐视命运,唾弃生死,超越一切的情理,排除一切的疑虑,执着于他不可能的希望。”



tbc


盖世垃圾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救孩子孩子疯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救孩子孩子疯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盖世垃圾

我枯了

“木椿真人说到这里便闭了嘴,他知道自己无论怎么说,那孩子都会钻自己的牛角尖,于是干脆缄口不言。

    他将木剑横于胸前,利利索索地摆了个起手式,这一回,他没有念那可笑的口诀,也没有故意放慢速度。

    第一式鹏程万里,少年人意气风发,有欲上青天揽明月的雄心万丈。

    第二式上下求索,漫长而痛苦都含在目不斜视的刚硬剑招中。

    第三式事与愿违,通天彻地,也不过洪荒蝼蚁,固若金汤,不过浪头沙屋。...


“木椿真人说到这里便闭了嘴,他知道自己无论怎么说,那孩子都会钻自己的牛角尖,于是干脆缄口不言。

    他将木剑横于胸前,利利索索地摆了个起手式,这一回,他没有念那可笑的口诀,也没有故意放慢速度。

    第一式鹏程万里,少年人意气风发,有欲上青天揽明月的雄心万丈。

    第二式上下求索,漫长而痛苦都含在目不斜视的刚硬剑招中。

    第三式事与愿违,通天彻地,也不过洪荒蝼蚁,固若金汤,不过浪头沙屋。

    第四式盛极而衰,三起三落,仍然逃不脱这条源远流长的宿命。

    第五式返璞归真……

    程潜不由自主地回想起师父对他说过的一句话——“死了”和“飞升了”,有什么区别吗?

    都是两处茫茫皆不见,从来处来,往去处去罢了。”

盖世垃圾

同学关系『曦澄』『小甜饼』『一发完』

我他妈真是高产似那啥(误


是一个大纲存了很久的老梗


蓝大生日快乐!!!!


===========================

你还喜欢我吗

===========================


“江澄,我喜欢你。”那少年坚定地对着面前的人说道。


江澄对上了面前那人的眼神,攥了攥袖子掩盖下的手∶“蓝曦臣,我也喜欢你。但是我们现在才初二,还分不清什么是喜欢,什么是有好感。再等几年好吗?等我们都上了大学。要是到了那时候我们仍互相喜欢着对方,那就在一起,好吗?”


蓝曦臣向前了一步,抬起江澄的下巴,和他接了一个绵长的吻。


他...

我他妈真是高产似那啥(误



是一个大纲存了很久的老梗



蓝大生日快乐!!!!



===========================

你还喜欢我吗

===========================



“江澄,我喜欢你。”那少年坚定地对着面前的人说道。



江澄对上了面前那人的眼神,攥了攥袖子掩盖下的手∶“蓝曦臣,我也喜欢你。但是我们现在才初二,还分不清什么是喜欢,什么是有好感。再等几年好吗?等我们都上了大学。要是到了那时候我们仍互相喜欢着对方,那就在一起,好吗?”



蓝曦臣向前了一步,抬起江澄的下巴,和他接了一个绵长的吻。



他等着江澄缓过来了之后,轻轻地道∶“好,在那之前,我们只是同学,只是普通朋友。”



“一言为定。”






两人考到了同一所高中。江澄的数学出了点问题,蓝曦臣帮忙补课。



过了一会,蓝曦臣的作业写完了,他看着江澄愣神。忽然间,又想起了当初的那个约定。



“晚吟,你还喜欢我吗?”



江澄的笔尖顿了一下,反问道∶“你还喜欢我吗?”



蓝曦臣忽然就笑开了∶“喜欢。”



“那,”江澄的鼻子不由得有些泛酸。“我也喜欢你。”






又过了三年,他们高考完毕。



成绩发下来的那天,蓝曦臣给江澄打了个电话。



“晚吟,我在楼下。”



江澄光着脚跑向了阳台,看着楼下的蓝曦臣,嘴角不受控制的上扬。



“所以说,我们考上了同一所大学?”语气是近几天前所未有的轻松。



蓝曦臣仰着头,看着他喜欢了六年的那个少年∶“晚吟,你还喜欢我吗?”



江澄一愣,随即把手机拿开,对他做了个口型∶



“喜欢你。”



蓝曦臣低头,抬头时眼中竟有泪光闪过∶“我爱你。”



江澄似是也哭了∶“给我上来。”



蓝曦臣笑开∶“等我半分钟。”



“我给你开门。”



end



好的我又爽了

盖世垃圾

狼人游戏『追凌桑仪』『五』

好冷,冷到我无法呼吸


=================================

欢迎加入,地狱的狂欢

=================================


“先往前走,把这边搜完了就去找蓝副队他们。”


“好。”蓝思追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金凌一边向前走,一边分析着现在的情况。


现在,有一个疯子控制着他们。那个疯子先是炸了银行,惊动了他和蓝思追等人。


但是蓝忘机也在这边,为什么在蓝思追打电话的时候才知道这件事?这是不是证明银行什么的根本没有爆炸?


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片废墟又要怎么解释?...


好冷,冷到我无法呼吸



=================================

欢迎加入,地狱的狂欢

=================================



“先往前走,把这边搜完了就去找蓝副队他们。”



“好。”蓝思追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金凌一边向前走,一边分析着现在的情况。



现在,有一个疯子控制着他们。那个疯子先是炸了银行,惊动了他和蓝思追等人。



但是蓝忘机也在这边,为什么在蓝思追打电话的时候才知道这件事?这是不是证明银行什么的根本没有爆炸?



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片废墟又要怎么解释?



蓝思追顺着金凌的思维往下走,忽然间,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这种情况,只有一种解释。



那就是,他们从一开始就被幕后那人控制着!!!



金凌缓了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所以说······我们或许在很久之前就这样被控制着···?”



蓝思追思索半晌,摇了摇头∶“不太一定。我们前几天处置过一件关于车祸的案件。那事闹得挺大的,蓝局长也在现场。”



金凌努力的让自己淡定下来。



没错,蓝思追说的没错。如果说蓝局不知道这件事的话,那就说明他并没有被拉进来,而他们前几天刚见过蓝局,那么他们处在这个虚拟世界的时间顶多只有三天。



蓝思追做了几个深呼吸,转头对金凌说∶“现在还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眼前的问题是带着所有人从这里逃出去。”



随后他好像意识到自己的话音太重了,于是放柔了声音∶“不用害怕,还有我呢。”



金凌猛地吸了一口气∶“我们现在需要一个预言家。”



用来预刚才那个女人和那黑衣人的身份。



“不,只预一个人就可以。那个黑衣人应该是狼人。刚才他追我们的时候挠到了墙,我看了一眼,是狼爪的印记。”蓝思追。



“好,现在去找人联盟。”



也不知道在这商场里走了多久,终于看到了一个人。



那人看上去有些傻愣愣的,看到蓝思追他们还满脸笑容的向他们摆了摆手。待他们走近了之后,那人乐呵呵的向他们做自我介绍。



“你们好呀!我叫冯羿!!”



金凌看到了一个没有那么多心机的人,第一反应竟然是不合时宜的感动,然后才是怀疑∶“你不害怕我们是坏人吗?”



冯羿一脸不屑∶“坏个屁。你们是警察吧?我见过你们。和你们一起的那两个在我旁边那家店里呢。”



金凌连忙狂奔到里面,结果一进去,就飞快的闪了出来。



蓝思追看他的反应,开了技能,把冯羿层层围起∶“怎么了?!”



金凌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他妈的聂怀桑什么时候和蓝景仪搞到一起的????!”



tbc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相信,在我的大纲里这篇文是三发完的。


盖世垃圾

同桌总是在问我“你课本上的批注怎么那么多”、“你他妈怎么做的这么快?”“这道题你他妈怎么做出来的?”或者是“你还是个人吗?”


诸多种种。


对此我的回答都是∶“因为我牛逼啊。”


无一例外。


我可以为了这句话学习学到凌晨,也可以为了这句话四点多爬起来背东西。


我可以为了这句话每天去外面锻炼两小时,也可以为了这句话一整天都埋在题海里。


我都可以。


所以,你看到的那些游刃有余的“天才”们不是一生下来就智商异于常人的。


每个人都在努力,你又有什么资格谈放弃。

同桌总是在问我“你课本上的批注怎么那么多”、“你他妈怎么做的这么快?”“这道题你他妈怎么做出来的?”或者是“你还是个人吗?”



诸多种种。



对此我的回答都是∶“因为我牛逼啊。”



无一例外。



我可以为了这句话学习学到凌晨,也可以为了这句话四点多爬起来背东西。



我可以为了这句话每天去外面锻炼两小时,也可以为了这句话一整天都埋在题海里。



我都可以。



所以,你看到的那些游刃有余的“天才”们不是一生下来就智商异于常人的。



每个人都在努力,你又有什么资格谈放弃。

盖世垃圾

狼人游戏『追凌桑仪』『四』

嗷啊啊啊啊啊中哥生日快乐!!!


=================================

欢迎加入,地狱的狂欢

=================================


盲目的瞎走了一阵,竟是一个人也没有看见。


是金凌先开的口∶“蓝队,‘每个狼都会有技能。’这是那个疯子说的,但是我不知道我的技能。”


“分身,”蓝思追看了看金凌。“我的技能是分身。”


金凌点点头,正欲开口,但是忽然紧紧皱起了眉头,一把将蓝思追护到身后∶“谁?!”


蓝思追看着他的动作,心底升起了一股暖意——这个小傻子可能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条件反射的...

嗷啊啊啊啊啊中哥生日快乐!!!



=================================

欢迎加入,地狱的狂欢

=================================



盲目的瞎走了一阵,竟是一个人也没有看见。



是金凌先开的口∶“蓝队,‘每个狼都会有技能。’这是那个疯子说的,但是我不知道我的技能。”



“分身,”蓝思追看了看金凌。“我的技能是分身。”



金凌点点头,正欲开口,但是忽然紧紧皱起了眉头,一把将蓝思追护到身后∶“谁?!”



蓝思追看着他的动作,心底升起了一股暖意——这个小傻子可能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条件反射的护住了他的蓝队。



但是这股暖意并没有上升多久。



身边的教室忽然窜出来了一个黑影,以极快的速度向两人袭来。



金凌的反应也快的不像话,带着蓝思追一个转身,那黑影一个没刹住,一刀砍在了墙上。



耳边是金凌的催促∶“快!!技能!!!”



蓝思追只得匆匆看了一眼被那人砍过的墙。



二人慌忙下,跑进了一间教室里。



无路可退。



那黑衣人一步一步的向他们逼近,就在金凌已经做好拼死一搏的准备时,黑衣人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仓皇而逃。



蓝思追瞳孔忽然的收缩,猛地向后看去——是一位坐在课桌上喝茶的女士。



那女士好像意识到了他的目光,抬起眼,友好的冲他一笑。



那一笑,虽是柔情,却有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凶狠,笑的金凌起了一后背的冷汗。



蓝思追拉着金凌拔腿就跑。



仍能听见那个女人的声音∶



“怎么不陪我玩一会呢~”



一通乱跑,逃出了教学楼,竟是一口气跑到了隔街商店的二楼。



蓝思追先冷静了下来∶“······所以说,那个女人,就是把我们带到这个游戏里的疯子?”



金凌呼哧带喘的歇了一会,勉强憋出了一个字∶“嗯。”



tbc



下一篇就可以和桑仪见面辣!

盖世垃圾

狼人游戏『追凌桑仪』『三』

他妈的我们运动会居然有人穿魔道c服???


道友无处不在?!!


====================================

欢迎加入,地狱的狂欢

====================================


所有人都被关在了一个不见天日的小黑屋里


[所以,你的答复是?]


没有人回答他。


那人也不恼,极有耐心的又问了一遍。


仍没有人回答他。


[倒数两分钟]


凭空出现的计时器。看着时间倒计时,聂怀桑直觉倒计时结束的瞬间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一个略显青涩的嗓音打破了沉寂∶“好,我们陪...

他妈的我们运动会居然有人穿魔道c服???


道友无处不在?!!


====================================

欢迎加入,地狱的狂欢

====================================



所有人都被关在了一个不见天日的小黑屋里



[所以,你的答复是?]



没有人回答他。



那人也不恼,极有耐心的又问了一遍。



仍没有人回答他。



[倒数两分钟]



凭空出现的计时器。看着时间倒计时,聂怀桑直觉倒计时结束的瞬间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一个略显青涩的嗓音打破了沉寂∶“好,我们陪你玩。”



像是一块石子被扔到平静的湖面上一般,逐渐开始有了其他声音。



有反对,有质疑,也有支持。



面具后的那张脸也逐渐有了笑容。



[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你们可以自行选择玩和不玩。]



金凌刚想要说话,就被身边的蓝思追紧紧捂住了嘴。



他在金凌的手上写了个“观”。



一笔一划。



聂怀桑回头去看蓝景仪,蓝景仪冲他点了点头。



这时,他们斜前方的一位男子喊道∶“什么狗屁游戏?我他妈的没空玩!!”



幕后那人不紧不慢的打了个响指∶



[送他回家]



一声枪响,随后便是重物落地的声音。



那人的声音染上了一丝笑意∶



[还有人吗?]



金凌冒了一身的冷汗——如果不是蓝思追的话,现在躺在地上的可能就是自己。



蓝思追也不由自主的握紧了金凌的手。



[确定进入游戏?]



“确定进入游戏。”



再睁眼时,面前是一个与之前不同的世界。



蓝思追仰着头,适应了好一阵,脑中还仍是失去意识前那人说的话∶“杀光除你外,所有的人。”



[这个世界,没有平民。]



“这个世界”?这说明我们并不是在现实?



他身边的金凌,也顽强的爬了起来,起来的时候嘴里还骂骂咧咧的∶“什么东西啊?一来就他妈让人躺在地上。”



看清了身边的人,金凌吓得一个哆嗦∶“蓝、蓝队!”



蓝思追无奈的摇了摇头∶“你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吗?我是狼人。”



金凌点了点头,道∶“狼王。”



蓝思追一挑眉头。金凌赶忙道∶“蓝队你听到了吗?这个游戏的规则是杀光所有人。”



见蓝思追点头,金凌就知道这事不好办了——所有人都听到了这句话,除了自己人之外,还要不断地对付那些遵守游戏规则的杀手。



蓝思追明显也是想到了这一层,站起身,冲他的实习生发布任务∶



“走,去找聂怀桑他们。”



tbc

盖世垃圾

狼人游戏『追凌桑仪』『二』

这里是大纲里的第一章,但是第一章里塞不进去了。


===================================

这是,属于地下的欢笑

===================================

第二高中


“成家阳!接球!!”是专属于少年人的活力声音。


被喊话的那位男生笑骂道∶“接个屁!我没空和单身狗打球。”


先前那位少年被骂单身狗也不恼,随手把球扔给身边的一个小眼镜,笑嘻嘻的坐了下来,和他身边那人聊天∶“啧啧啧,姜哥,你快看看成家阳那个老畜生······...

这里是大纲里的第一章,但是第一章里塞不进去了。



===================================

这是,属于地下的欢笑

===================================

第二高中



“成家阳!接球!!”是专属于少年人的活力声音。



被喊话的那位男生笑骂道∶“接个屁!我没空和单身狗打球。”



先前那位少年被骂单身狗也不恼,随手把球扔给身边的一个小眼镜,笑嘻嘻的坐了下来,和他身边那人聊天∶“啧啧啧,姜哥,你快看看成家阳那个老畜生······”



“姜哥”翻了个白眼,边站起身边回他∶“个傻/逼,别有事没事欺负人家新同学。”



那被骂的少年一脸迷茫的看着他姜哥走向刚才的那个小眼镜∶“我他妈???”



姜夕夜温温柔柔的拿下了小眼镜手中的篮球∶“同学,今天是第一天来吧?我叫姜夕夜。”



那人推了一下眼镜∶“顾博文。”



刚才和姜夕夜说话的少年也凑了过来∶“哈哈哈你好你好!!!我叫冯羿!”



顾博文隔着眼镜把他打量了一番,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冯羿又很自来熟的继续说∶“顾同学你长得挺高啊,刚才我还以为是林泽呢。”



姜夕夜一脸嫌弃∶“林哥今天不下来,他和孔祥赫在楼上······”



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一个使用变声器的声音放肆的笑着∶“东海区的人,你们已经离死不远了,不如陪我玩一场游戏?”



许久没有动静的成家阳满脸问号∶“什么玩意儿啊?这他妈是什么智障发言???”



李雨泽面无表情的应和道∶“您说的都对。”



听不清保安喊了什么,斜对面的银行瞬间爆炸,强大的气波向他们奔来。



顾博文用尽了所有力气,大喊着“趴下!!”。



-------------------------------------------------------



学校受了牵连,变成了一片废墟。



最先醒来的是顾博文,他仿佛换了一副面孔。



“······这个疯子。”



他看到了赶来的几位警察。



是蓝警官啊。



------------------------------------------------------



是一篇没有追凌也没有桑仪追凌桑仪文

盖世垃圾

狼人游戏『追凌桑仪』『一』

我他妈???姜夕夜你个混球

===================================

这是,属于地下的欢笑

===================================

仙京自助餐

“金凌,来吃一口。”说话的是一位看上去温文儒雅的男士,他正用手投喂着面前的少年。

“蓝、蓝队,我自己来就好。”那名叫金凌的少年答到。

蓝景仪在一旁抽搐着眉头目睹了这一切∶“你们他妈的收敛着点。”

只见金凌刚吃下那东西,就跑进了饭店的洗手间。

聂怀桑慢慢悠悠的喝了一口饮料,笑道∶“这么戏弄喜欢的人,思追今年到底多大了?”

蓝思追一脸得逞的笑容。


过了一会,仍没见金凌回来,蓝思追起身∶“我去看看那个小实习...

我他妈???姜夕夜你个混球





===================================

这是,属于地下的欢笑

===================================

仙京自助餐





“金凌,来吃一口。”说话的是一位看上去温文儒雅的男士,他正用手投喂着面前的少年。





“蓝、蓝队,我自己来就好。”那名叫金凌的少年答到。





蓝景仪在一旁抽搐着眉头目睹了这一切∶“你们他妈的收敛着点。”





只见金凌刚吃下那东西,就跑进了饭店的洗手间。





聂怀桑慢慢悠悠的喝了一口饮料,笑道∶“这么戏弄喜欢的人,思追今年到底多大了?”





蓝思追一脸得逞的笑容。



过了一会,仍没见金凌回来,蓝思追起身∶“我去看看那个小实习生怎么了。”



蓝景仪“哼哼”道∶“可别是给人家气跑了。”



不紧不慢的走到了洗手间,第一眼就看见了镜子前的金凌。



看清了金凌的样子,蓝思追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倒真是把金凌给气哭了。



蓝思追大步向前迈去∶“金凌?没事吧?”



谁想被金凌一把推去∶“蓝思追!你他妈有毛病吗!?您老讨厌我就直说,用得着这么三番五次的捉弄我吗??! ”



这可是金凌来到市局之后第一次发这么大的脾气。



蓝思追一把将小朋友圈到怀里,任由小朋友把眼泪留在自己的肩上∶“我没有讨厌阿凌,只是喜欢你才会那样做,如果阿凌不喜欢的话,我便不会有第二次。”



聂怀桑逐渐听不见那两人的声音了,于是转过头来骚扰蓝景仪∶“小景仪,警察这行又吃苦又讨不着好,要不你来我那边工作?我养你。”



蓝景仪似乎是对这样的撩骚习惯了,面无表情的回到∶“还是算了吧聂总,我吃不消的。”



聂怀桑耸了耸肩,还未张口,就听见外面一个变声成尖锐女声的声音猖狂的笑道∶“东海区的人,你们已经离死不远了,不如陪我玩一场游戏?”



只听对面街区的银行保安用喇叭喊话道∶“他妈的这精神病!你已经被包围了!!”



那人的笑声开始变得狰狞∶“还不知道我在哪就开始包围我了,不愧是东海区的保、安、呢。”



话音刚落,就听见银行那边传来了一声巨大的爆破声,就连金凌这边都感觉到了强大的波动。



伴随着热浪的是一股浓烈的硝烟味。



只能听见蓝思追在给上级打电话∶“第一小队申请出警。”



“申请已批准。”

盖世垃圾

一个正经的预告『追凌桑仪』『刑警』

我他妈的要是再不写这个姜夕夜可能就疯了。


不知道会写几章,预计是三章,会有番外。


-----------------------------------------------------------


配角都是我身边的人,内容绝对真实。


预计下周休息日开更

我他妈的要是再不写这个姜夕夜可能就疯了。



不知道会写几章,预计是三章,会有番外。



-----------------------------------------------------------



配角都是我身边的人,内容绝对真实。



预计下周休息日开更

盖世垃圾

今天奶奶翻出了姑姑之前写的信。


说实话,我挺震惊的——从1996年9月14日开始,姑姑每周都会给爷爷奶奶寄来一封信。


哪怕是现在信息技术发达了,姑姑也一直都在坚持。


而姑姑寄来的信,奶奶都订装在了一起。

今天奶奶翻出了姑姑之前写的信。



说实话,我挺震惊的——从1996年9月14日开始,姑姑每周都会给爷爷奶奶寄来一封信。



哪怕是现在信息技术发达了,姑姑也一直都在坚持。



而姑姑寄来的信,奶奶都订装在了一起。

盖世垃圾

成人礼『桑仪only』『一发完小甜饼』

兽化加ABO,不喜欢的还请避雷。


聂A 仪O


=======================================

聂怀桑捡回来了一只小猫

========================================


那天雨很大,聂怀桑捡回来的那只白猫受了伤,血水和雨水混在了一起。


只能听见魏无羡有些调侃的说∶“可别是给自己捡回来了个Omega。”


“魏哥······”


可还真是应了魏无羡的话,聂怀桑第二天一大早就看见自己的身边躺着个...

兽化加ABO,不喜欢的还请避雷。



聂A 仪O



=======================================

聂怀桑捡回来了一只小猫

========================================



那天雨很大,聂怀桑捡回来的那只白猫受了伤,血水和雨水混在了一起。



只能听见魏无羡有些调侃的说∶“可别是给自己捡回来了个Omega。”



“魏哥······”



可还真是应了魏无羡的话,聂怀桑第二天一大早就看见自己的身边躺着个果体美少年。



大概是昨天晚上受伤的原因,这少年头上还顶着个猫耳。



少年说他叫蓝景仪,昨天是遇着土匪了才变成了这个样子。



然后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蓝景仪就在聂怀桑家里呆了三年,成人那天就迎来了他的第一次发情期。



情态及其汹涌。



聂怀桑本来说着是要给蓝景仪找抑制剂的,结果就莫名其妙的滚到一起了。



聂怀桑本就对这人喜欢得紧,现在好不容易叫自己给逮住了,怎么能放过。



别看他平时装的人畜无害,到了床上可是半点不饶人,才刚开始就把蓝景仪逼出了耳朵和尾巴。



后来还过分的要求蓝景仪自己叼着尾巴,敞开了给自己操。



导致蓝景仪第二天早上连动一下手指都要使出全身的力气。



再后来?再后来蓝景仪就穿着聂怀桑的睡衣勉勉强强的答应了聂怀桑的告白。



end

林泽泽泽泽

他妈的

高中生甜蜜清纯的恋爱,一到了林林那就变得那么18禁

高中生甜蜜清纯的恋爱,一到了林林那就变得那么18禁

盖世垃圾

等一次回头『追凌』『番外』

他妈的林泽你就作吧,以后再也不帮你填坑了。


周哥都告诉我让我不要管你。


前文戳这里http://jiaowolingejiuhao.lofter.com/post/30d262d7_1c69fdb74


-------------------------------------------------------------


金凌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站在蓝思追的卧室里了。


“啧,班长,你这算不算是拐卖未成年。”


蓝思追一边找药,一边“恬不知耻”的回答道∶“不算哦,长的帅的人做这种事只能叫助人为乐。”


心情突然就变好了。...


他妈的林泽你就作吧,以后再也不帮你填坑了。



周哥都告诉我让我不要管你。



前文戳这里http://jiaowolingejiuhao.lofter.com/post/30d262d7_1c69fdb74



-------------------------------------------------------------



金凌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站在蓝思追的卧室里了。



“啧,班长,你这算不算是拐卖未成年。”



蓝思追一边找药,一边“恬不知耻”的回答道∶“不算哦,长的帅的人做这种事只能叫助人为乐。”



心情突然就变好了。



金凌伤在了膝盖和大腿内侧,涂药的时候蓝思追说什么也不让金凌自己涂,还非要让金凌坐在床上,自己半跪在地上给他慢慢的涂。



少年穿着未过膝的短裤,雪白的腿根若隐若现。而自己掰开了那双笔直的双腿,抓着他的纤细脚腕······



“把他扒/光,然后扔到床上。”蓝思追不住地想着。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对那美好/肉/体的渴望了。



到大腿了。蓝思追把金凌的腿又分开了一点,认认真真的上着药。



金凌却忍不住了,这个姿势······太容易让人多想了。他仿佛已经看见蓝思追在自己身上耕耘的模样。



时间好像变慢了。



待蓝思追上完药站起来的时候,金凌无意间瞥到了那一处的坚/挺。



他一脸冷漠的想∶原来起反/应的不止我一个人。



于是金凌自然的抬起了腿,用膝盖蹭了蹭小蓝思追。



蓝思追也自然而然的扑到了金凌。



“我是不知道,班长竟对我有着这样的感情。”




蓝思追一脸人畜无害“彼此彼此。”



======================================

我的那束光,终于向我走来

======================================



他妈的,好好的清爽高中生,一到了我这就变成了老司机。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