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盗墓笔记乙女向

1846浏览    6参与
阿轴

对不起爱上你 (上篇)

①最近貌似很多太太进入了怠倦期,实在是憋了很久很久的产物,被迫自产粮

②老福特不太会玩,tag不知道是不是这样打的

③小学生文笔,极度ooc警告,不喜尽早退出,不喜尽早退出,不喜尽早退出

④希望大家喜欢~一定虚心接受意见(听了不改~)不知道是否有侵权什么的,如果有请务必提出马上改正,撞梗就算我抄你的

⑤谢谢观看废话连篇小学生文笔的扑街作品

正文:私设

             ooc

         ...

①最近貌似很多太太进入了怠倦期,实在是憋了很久很久的产物,被迫自产粮

②老福特不太会玩,tag不知道是不是这样打的

③小学生文笔,极度ooc警告,不喜尽早退出,不喜尽早退出,不喜尽早退出

④希望大家喜欢~一定虚心接受意见(听了不改~)不知道是否有侵权什么的,如果有请务必提出马上改正,撞梗就算我抄你的

⑤谢谢观看废话连篇小学生文笔的扑街作品

正文:私设

             ooc

            上篇

       你已经与吴邪同居确定恋爱关系,做他的全职女朋友。

沙海背景

吴邪已经开始联合九门和其他人对抗汪家,他正在下一局大棋,这一次一步错全盘皆输。赌上的是所有九门人和其他九门之外的人的生命和所有一切。

吴邪深知这次自己必定是凶多吉少了,所以他想与你分手,不想再耽误你的更多人生,尽管当初提出交往的人是他。

这几天你感受到了他的疏远和冷漠,与你交往之后他很少晚归了,可这几天你经常在沙发上等到睡着也不见他回来,你觉得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心里不安,恐慌,前所未有的心慌意乱。

你打电话给王盟询问吴邪最近在忙什么,王盟一直在模糊不清的回答你,搪塞你,你知道问不出什么,所以只是问了现在吴邪在哪,还好王盟明确的告诉你吴邪刚刚收拾东西已经回家了。你挂了电话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傍晚了,你马上准备了两人都最爱吃的火锅,准备今晚问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

已经晚上19:30了,你坐在饭桌前等了吴邪将近三个小时,锅里的水沸腾了一次又一次直至煮干,你加水加了一次又一次,生怕他回来吃不到最可口的。当你这一次刚刚加水完毕,吴邪回来了,带着一身酒气的回来了。你大步向前帮他把外套挂好,强打着精神勉强自己挂上笑容对他说“你回来啦,吃过饭没有,怎么喝这么多酒,火锅可以吃了快来吧”   吴邪淡淡的说“你还没吃饭吗,以后不用等我一起吃了,你饿了就先吃吧,我吃过了”说完从你身边走过进了书屋,关上房门。

你此时眼前已是一片模糊,甚至踉跄了几步扶住了沙发靠背,之前所有的委屈和不安全部爆发了,觉得自己很可笑,以前他下斗也经常十天半月不回来,每次即便受了重伤也都挂上笑容对你说句他很好,生怕你担心。如今自己苦苦的等待和从不埋怨,他大概是不懂了。这一次两人是遇上了真正的难题了……

你敲了敲书房的门,端着蜂蜜水进去,吴邪正在研究一张什么地图,你说“喝点蜂蜜水,解酒的”   吴邪没说什么,只是大口将水喝完。你说“最近都在忙什么,我们可以聊一聊吗,不会太久”   吴邪想了想长痛不如短痛,今晚跟她说清楚吧。

吴邪说“我正在研究地图,你不是秀秀又不懂这些事,也帮不上我”       

你看着他就那么云淡风轻的说出这些话,眼前的人好像是一个陌生人,“所以呢,你冷淡我这么多天是为了什么,对我厌恶了是吗”你带着一丝哭腔问到。

吴邪听出了你隐忍的哭腔,双手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心里已是掀起巨浪,心头隐隐作痛,如果自己只是一个平凡的人该多好,可自己身上的担子这么重,那么多兄弟牺牲,汪家一天不除,九门没有一天可以安宁。自己不可以再耽误她的人生了“既然你也察觉到了那我不再多废话了,现在是九门最乱的时刻,我需要的是像秀秀那样可以帮到我的女人,而不是你这样的女人,我已经不爱你了”

你听出了他话里的坚决和绝情,短短几秒的时间你脑海里闪过他对你说我们交往这句话的那个夜晚,他牵着你的手去楼外楼吃饭的时候,他郑重向胖子小花瞎子介绍你们关系,几个人都带着祝福微笑的时候,他在与你缠绵悱恻在耳边轻轻叫你老婆的时候,最后闪过的却是他说我不再爱你的时候……你从来都是个洒脱的人,大哭大闹不是你的风格,也许是清楚他真的不再爱你这个事实,你抬起头认真的看了他最后一眼,他的眉毛,眼睛,鼻子,嘴巴,像是怕忘记他的模样,最后只淡淡的说了一句对不起就转身离开。

对不起什么?

对不起爱上你。


公子兮

『张起灵BG』两情若是久长时.上卷.03

咕了咕了

前两天去了杭州

大家新年快乐

ooc致歉

千字短打

前文见个人tag

     

  

  “也许并非是爱上他人,而是他根本就未动情。”

  

  13.

  那盒子里同样是两卷录像带,款式、模样都与吴邪收到的一般无二。而快递盒子的发件人一栏上,赫然填着,

  

  

  吴三省。

  

  

  14.

  而这出戏另一个的主角吴三省此时正一脸见鬼样,有些慌乱的说:“这……我可没寄过这东西,这什么玩意,冒名顶替遭雷劈啊。”

  

  云朝若目光一凝,似乎在判断吴三省有没有撒谎,最后冷哼一声:“谅你也不敢。”

  然后转过...

咕了咕了

前两天去了杭州

大家新年快乐

ooc致歉

千字短打

前文见个人tag

     

  

  “也许并非是爱上他人,而是他根本就未动情。”

  

  13.

  那盒子里同样是两卷录像带,款式、模样都与吴邪收到的一般无二。而快递盒子的发件人一栏上,赫然填着,

  

  

  吴三省。

  

  

  14.

  而这出戏另一个的主角吴三省此时正一脸见鬼样,有些慌乱的说:“这……我可没寄过这东西,这什么玩意,冒名顶替遭雷劈啊。”

  

  云朝若目光一凝,似乎在判断吴三省有没有撒谎,最后冷哼一声:“谅你也不敢。”

  然后转过身对吴邪说:“这东西,我交给你查了,你权当是报恩吧。”面色自然,丝毫不存在什么不好意思的表情。

  

  吴邪默默点头,表示了解。

  

  

  15.

  青海

  格尔木

  

  云朝若下了飞机后几经辗转才到了这儿。拿出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然后脸上的疲惫完全被生无可恋给取代。

  他们的速度忒快了。

  于是……

  云朝若从包里翻出来好几份不一样的地图。

  找不到地方,看地图总是不会错的。…

  

  16.

  到了和阿宁约定见面的地方。其实他们挺好认得。

  这不是废话嘛,本来冷冷清清的一条街,破旧的青石板上长满青苔,偏偏路的尽头听着一队路虎,这搭配怎么看都是违和的。

  

  阿宁见云朝若到了,便起身相迎,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伸出手,笑着说:“合作愉快。”

  

  

  17.

   阿宁本就生的光艳,在夕阳的光影中一笑,更显妩媚,眼中带着势在必得。

  云朝若抿唇一笑,握住她的手,会道:“路上还请宁小姐多多指教。”

  

  阿宁把接下来去塔木陀的计划如一如二的告诉了云朝若,然后请云朝若先上车休息,并神秘的表示:“我们还有两位顾问去取东西了,云小姐你可以先休息会儿。”

  

  18.

  原先说好是等顾问的,云朝若委实没有想到自己等来的是一身风霜的张起灵和黑瞎子,以及跟在他们身后一脸狼狈累成狗样的吴邪。

  

  嗯,貌似没有什么违和感。

  

  然后吴小三爷一脸被背叛的模样看着他身周的一群人,生无可恋。

  

  孩子委屈了。

  

  19.

  云朝若眯了眯眼,刚刚车门突然打开她还真的有点不太适应。

  

  然后就听到吴邪问阿宁张起灵怎么会和她们在一起,阿宁笑着回答:“这两位可是明码标价的,现在,已经是我们的顾问了。”

  

  又听到吴邪问道:“那她又是怎么回事?”手指了指云朝若。
          不是说交给自己查嘛。

  

  阿宁正欲回答,却被旁边一道略显清冷的声音打断。

  

  

  20.

  “我来打工啊。”

  云朝若美眸微眯,略带威胁性地看了吴邪一眼,似乎实在警告他别多事。

  吴邪不禁打了个寒战,接下来一路都很安静。

  

  目的地是个挺荒凉的地方,一下车云朝若就险些被沙子给迷了眼,缓了好一会儿才适应。

  

  21.

  暮色四合,夕阳西下。

  

  云朝若看向张起灵,他看向远方,又在发呆了。

  他的眼中早就没有了你的身影,云朝若。

  

  鼻子有点发酸。

  深吸一口气,云朝若,现在的你作为陌生人是没有资格为他落泪的。

  她告诫自己。

  

  

  22.

  “吴邪,你过来一下。”她招呼道。

  

  “你想知道的一切,我都可以毫无保留的告诉你。”

  

  “当然,是有条件的。”

  

  

  

  

  

  

  

  

  

  

  

  

  

Acc

【盗笔bg】拾年

*双向暗恋。


*十年后迟到的答复。


*小哥拒绝你是因为不想耽误你,白等十年。


*小哥自叙不看也罢,写不出性格感觉有点ooc。


*似乎被屏蔽了,重试一遍。


在我的理解中,小哥是一个比起感情更重责任的人。他并不是很能理解“爱”这种感情,却爱上了“你”。


因为女主角而放弃自我这种做法我不认为他会如此选择。


-


十年能改变很多。


你毫无仪态可言歪斜着身子随意倚靠在椅子上,极其散漫的看着吴邪算着账本训斥底下盘口。刚泡好的祁门红茶稍显滚烫,你倒也不急着喝,指腹摩挲杯口细致花纹眯着眼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的脾气没几年前那么好了。’


吴邪面部轮...

*双向暗恋。


*十年后迟到的答复。


*小哥拒绝你是因为不想耽误你,白等十年。


*小哥自叙不看也罢,写不出性格感觉有点ooc。


*似乎被屏蔽了,重试一遍。


在我的理解中,小哥是一个比起感情更重责任的人。他并不是很能理解“爱”这种感情,却爱上了“你”。


因为女主角而放弃自我这种做法我不认为他会如此选择。


-


十年能改变很多。


你毫无仪态可言歪斜着身子随意倚靠在椅子上,极其散漫的看着吴邪算着账本训斥底下盘口。刚泡好的祁门红茶稍显滚烫,你倒也不急着喝,指腹摩挲杯口细致花纹眯着眼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的脾气没几年前那么好了。’


吴邪面部轮廓被水雾氤氲的朦胧而柔和,而你却分明从那双凌冽的眸痕中分辨出几分当年三叔摔账本的戾气来。时间在他眉宇间沉淀出无法抹去的冷厉锋芒,如今的小三爷就算只是坐在上位气场也足够压人。


天真不再。


待他终于处理完手头事务,你也从纷纷扰扰的思绪中抽离开。你托着下颚低垂眸眼,视线绕着扶手磨损处兜转几圈低声感慨道。


“你变了很多。”


他顺出烟盒从中抽出一根娴熟点上火深吸一口吐了个烟圈,敲了敲烟灰指腹轻按眉心回应话语饱含深意。


“你倒是没变。”


你似是听懂些什么,又装作没听懂。


没变什么呢,你仍旧喜欢小哥。


你不接话,思索再三又觉得不能落了气势遂欲盖弥彰的反驳他。


“我早就不喜欢小哥了。”


“我又没说——你没变是指你还喜欢他。”


吴邪挑了挑眉,成功套话后笑容里的挑衅与得意怎么都掩不住,眉眼锐气削减些许遗漏了些当年小三爷的幼稚劲。


你被他堵的无话可说,一时气结冷哼了声转身出了门。



-


你今天有个约会。


对象是曾经工作上认识的一位客户,一来二去的合作你俩也就成了半个友人。之前小哥还未走时他就在追你,他的约会很多次你婉拒过很多次,可这次敌不过对方搬出工作的名头。这人也是情深的很,饶是你说明喜欢的人是小哥他仍不放弃。


“情深是情深,只可惜爱错了人。”


这话是胖子说的。当时你还嘲笑他人老了爱矫情,可事后你思来想去怎么也没弄明白,这话说的到底是你,还是他。最后你也不纠结了,反而想开似的和他成了革命友谊。不一样的是,他喜欢的你把他看做同病相怜,而你喜欢的小哥看都不看你。


你提前十分钟抵达约定位置,他早已在那等候。很有绅士风度的为你拉开车门,两人礼貌招呼后你便不再言语。


和生活自理能力九级伤残的小哥不同,身为精英人士的他很会享受生活。他一早便拟定计划如何带你好好约会一天,计划很合你意,十分明显他事先探听过你的喜好。


八月天气转凉,本是初秋也亏得他找得到未谢的夏花。游乐园气氛很欢乐,你随着他建议的娱乐项目挨个尝试心思漫不经心。午餐是你喜欢的餐厅,可味道却不如当年。


你拒绝了他想送你回家的邀请,表示自己再逛逛。你捧着杯咖啡掌心暖意恍惚间又想起了小哥。


如果是他就好了。


十年前你也来过这儿。不过是你拽着小哥来的,带着他来你最爱的地方。


最喜欢的风景,最爱的咖啡店。甚至街头最难找的店家,最难逮到的猫咪。


还有最爱的人。


你像个情愫初开的小姑娘,对着小哥笑得狡黠,告诉他只有这家味道最好。


而他那天也比往日更加安静,异常耐心的陪你走完了全程。


像情侣一样,街边最普通的情侣。


店家奶奶和蔼笑着夸你男朋友很帅气,你撇开脸掩饰耳尖绯色小心翼翼瞥了小哥一眼。


他没否认。


如果说暗恋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那你就在无果的恋情中孤军奋战。


“张起灵,我喜欢你。”


你唇瓣还有些颤抖,语调却坚定到不容置喙。你一直到现在都记得,那天的风本是很大的,可那时候似乎格外安静。


“对不起。”


“我要走了。”


很符合他的性子,他没有向你解释过多。可你想着那时就算他解释了你也听不进去。


当他说出‘对不起’三字的时候你便已经知晓了结果。


曾经你还嘲笑过言情小说里女主角失恋后那副颓废模样,轮到你自己时才知道心痛到底是何种感受。


就像在心脏最柔软的地方划上几刀,快愈合的时候再划几刀。和在斗里被粽子啃挨枪子儿不同,没有血迹,没有伤痕,却刻骨铭心。


你打心底发誓再也不笑胖子了。


-


“...都这么晚了吗。”


从层层叠叠的回忆中挣扎开来,夜色笼罩街景路人行色匆匆。


当初你就是在这里跟小哥告白,被拒,分开。


再无见面。


张起灵从长白回来已经有几天了,这事吴邪还没敢告诉你。吴邪估计只要一透露点风声小姑娘便跑的没影了,为此他严令禁止黑瞎子他们在你耳边嚼舌根子。


张起灵还是和以前一样,回来后就安静倚靠在躺椅上。他似乎比以前更淡然了,就算在那儿也让人完全注意不到,随时都能消失的模样。


“小哥,她不知道你回来了。”


“....”


“她今天和那个追她的男人出去了。”


“.....”


躺椅上的人仍未回话,吴邪却分明感觉对方气势明显压抑不少。他暗笑一声心底把握加重几分,面不改色继续布下陷阱。


“就是以前她拽着你去玩的几个地儿。”


“我出去会。”


张起灵面无表情站起来回应一句,转身便出了门。吴邪嘿嘿一笑也不回话,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哎,强大如神佛的闷油瓶也会因此坠入俗世啊!”


-


张起灵轻车熟路的顺着那条路寻过去,在公园的长椅上找到了你。


‘从黄昏到夜色初染,我一直在看她。’


你将手中早已凉透的咖啡杯丢进垃圾箱,左右环顾了下总觉得有人在看你。


回首间你的目光正对上他的眸。


“小哥..?”


当你眼中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整个世界都是安静的。


十年,你以为自己早已炼得铁石心肠刀枪不入,可他只是站在那里低声唤你,你便满盘皆输溃不成军。


你克制心底几乎快要爆炸的情绪反身便要走,却敌不过张起灵先一步锁住你手腕禁锢住你。


“我..”


他话语停滞一瞬似是不知如何措辞,擒住你手腕的力度不自觉加重几分。本是面对万千粽子都波澜不惊的眸,你却分明从中窥得些许忐忑。


“回来了,不走了。”


“还有,我也喜欢你。”


那句暗藏心底的,最私密的眷念。


终于能说出口了。



小哥自叙。


我不清楚,她对我而言是从何时起开始与众不同,但很清楚就是与别人不一样。


吴邪告诉我那个男人追她的时候不知为何心底闷了下,郁积的烦躁感无法缓解。


到了去长白的那日,鬼使神差的,我陪了她一日。


“张起灵,我喜欢你。”


我告诉她我要走了。


她哭了。


我有些不知所措,本能的想伸手为她拭去泪却还是放下了。


她强装作没事的样子,分明眼角泪都没擦干。她语调还有些抽泣,硬是不看我。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但不想她继续哭。


她离开后,我做了件很不理智的事,去找那个追她的男人。把刀横在他脖颈血痕清晰可见,人比粽子脆弱许多,再贴近一点就能杀了他。


“对她好点。”


“我不能陪她做的,替我陪她做完。”


我无法和她在一起过正常人的生活。


“她喜欢初秋未谢的花。”


“她喜欢新开的那家咖啡店。”


“她喜欢11巷最偏僻的店家。”


“她喜欢喂一只野猫,和她出去玩记得带猫食。”


“她不喜欢过腻的奶茶。”


“她总喜欢逞强。”


“对她好点。”


陪她看花,陪她去游乐场。陪她捉弄吴邪看着他们闹,陪她到杭州的大街小巷里溜达,陪她去繁华街头吃那碗面。


她念叨过,说味道很好。


十年足够我想很多。想她是否已经结婚生子,已经嫁作人妻。想她过得好不好,想她还记得我吗。


我以为对待任何事物都足够冷静,但听说她仍未嫁人的时候,我在期待什么。


然后吴邪告诉我她在哪,和谁在一起,做什么。


我去找她。


言语还未理顺,身体自行行动。


她看向我时目光很坦然,干净剔透的什么都没有。


迎向她目光的我却有些怕了。


“我..”


“回来了,不走了。”


我到底在说什么。


“我也喜欢你。”




十年能改变很多,但依然改不了我爱你。


路易#缓慢更新

【盗墓乙女】DM大学考古专业日常(2)

(1)

OOC


中午你和铁三角一起在学校门口的小吃街吃了一顿大排档,胖子和吴邪插科打诨,你和小哥听着他们俩侃大山,竟然有种岁月静好的意味。


一顿饭吃到了两点多,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看到一辆风骚的红色跑车停在门口,旁边学生全都停下脚步,想看看是谁这么嚣张。


你的心突然跳得飞快。


你已经知道那跑车里坐的是谁了。


仿佛像是印证你的猜想一般,车窗摇了下来,穿着粉红衬衫的俊美青年冲你们招了招手:“好久不见。”


你心底哀嚎一声默默捂脸,来学校之前在家里练习了千八百遍的“如何自然的和小花打招呼”,但是看见真人以后你的脸就红了起来,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

(1)

OOC





中午你和铁三角一起在学校门口的小吃街吃了一顿大排档,胖子和吴邪插科打诨,你和小哥听着他们俩侃大山,竟然有种岁月静好的意味。


一顿饭吃到了两点多,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看到一辆风骚的红色跑车停在门口,旁边学生全都停下脚步,想看看是谁这么嚣张。


你的心突然跳得飞快。


你已经知道那跑车里坐的是谁了。


仿佛像是印证你的猜想一般,车窗摇了下来,穿着粉红衬衫的俊美青年冲你们招了招手:“好久不见。”


你心底哀嚎一声默默捂脸,来学校之前在家里练习了千八百遍的“如何自然的和小花打招呼”,但是看见真人以后你的脸就红了起来,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小瑛!”


突然,右边副驾驶的车门打开,一阵香风袭来,你被人突然抱住,往后退了两步,被身后的小哥扶了一把才站定。


你也抱住怀里的人,开心地把脸颊在她侧脸蹭了蹭:“秀秀!我好想你!”


解语花笑道:“我呢!小瑛不想我吗?”


你大脑一瞬间空白,等回过神,发现自己什么都没说地转过头,一副“不想和你说话”的样子。


这样下去你怎么可能追到人。


解语花无奈地笑了一下,打了个招呼先进去停车。


吴邪笑了一下,同情地拍了拍你,被你一巴掌把他的手拍开。


你们路过考古系帐篷的时候,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背靠着坐在椅子上,双脚还翘在桌子上,看起来似乎在打盹。


你仿佛已经看到了整个专业全是熟人的场面了。


那人听到脚步声,抬起头招了招手,跟你们打了个招呼:“呦!来这么早啊!”


吴邪也愣了一下,问道:“瞎子?你怎么在这儿?”


黑眼镜咧开嘴笑了:“学长三急,我正好帮他看会儿。”


你叹了口气,黑眼镜不用问,肯定也是考古系。大学的班级跟高中时候有什么区别啊……


“我们小瑛头发长长了啊?”


在你发呆的时候,黑眼镜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你身边,把手臂直接搭在了你的肩上。


你吓了一跳,下意识就要用对付吴邪那招对付黑眼镜。但是黑眼镜的身手比吴邪厉害多了,他另一只手瞬间挡住了你的手肘。


你瞪了他一眼,收回手。


打又打不过,搭就搭吧,反正又不会少块肉。


黑眼镜最终还是被小哥提溜走了。


你把头发顺了顺,突然发现因为刚刚的闹剧,周围的学生都停下看着你们。


随意听了一下,好多女生都在夸小哥吴邪还有黑眼镜的样貌。还有些男生在盯着秀秀看,让你不禁把秀秀拉到自己身后,挡住那些男生的视线。


解语花很快停了车过来,你们兵分两路,各自回了寝室。




下午四点半开班会,一个专业就20个人,你认识的占了六个,剩下的又是他们老九门各家族分家的一些年轻精英,小时候过年你去找秀秀他们玩或多或少都见过几面。


你们班的班助是个张家人,叫张日山,也是学校唯一一个大二就成为学生会长的人。自我介绍完认识了人,就要选军训负责人,一男一女。


你们班一共就俩女生,秀秀推推你:“小瑛你去吧。”


女生军训负责人到军训后如果不竞选班长,就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接手团支书的位置。你不想给自己揽一堆麻烦事,也摇头:“我不合适,秀秀你去吧。”


旁边的黑瞎子笑了:“你们干脆打一架得了,谁输了谁去。”


解语花瞪了他一眼,这人就知道出馊主意。他转头对你们说:“不如猜拳决定,三局两胜,谁输了谁去。”


张日山从刚才开始就密切关注这边的情况,看到你们真准备猜拳,不禁无奈地说:“行了别猜了,沈瑛是吧?就你了。”


解语花同情地看了你一眼,小声给你加油。


你别过脸去,害怕他发现你红到滴血的脸颊。


路易#缓慢更新

【盗墓乙女】DM大学考古专业日常 (1)

设定:
你和吴邪,秀秀,花爷是青梅竹马
高中前是盗笔邪,大学时沙海邪
花爷和吴邪在高中毕业后接手家族生意
小哥也在
有下地情节

你提着巨大的行李箱,拒绝了来送你的父母同行,独自一人迈进了大学校园。

今天是新生报到的日子,学校里各个学院教学楼前摆满了一顶顶帐篷。你一个一个看过去,在历史系的教学楼前的角落里,找到了一个小帐篷。

帐篷上挂着没有新意的横幅:“欢迎考古专业新人报道”,帐篷里的桌子前坐着一个正玩手机的学长。

你深吸一口气,走过去,轻声说:“学长,我来报道。”

男生打了个激灵,不可思议地抬头看着你:“妹子?你确定你没走错路?”

你以为自己来错了帐篷,后退两步看了看横幅,疑惑道:“这里不是...

设定:
你和吴邪,秀秀,花爷是青梅竹马
高中前是盗笔邪,大学时沙海邪
花爷和吴邪在高中毕业后接手家族生意
小哥也在
有下地情节


你提着巨大的行李箱,拒绝了来送你的父母同行,独自一人迈进了大学校园。

今天是新生报到的日子,学校里各个学院教学楼前摆满了一顶顶帐篷。你一个一个看过去,在历史系的教学楼前的角落里,找到了一个小帐篷。

帐篷上挂着没有新意的横幅:“欢迎考古专业新人报道”,帐篷里的桌子前坐着一个正玩手机的学长。

你深吸一口气,走过去,轻声说:“学长,我来报道。”

男生打了个激灵,不可思议地抬头看着你:“妹子?你确定你没走错路?”

你以为自己来错了帐篷,后退两步看了看横幅,疑惑道:“这里不是考古专业的帐篷吗?”

“是是是!”学长点头如小鸡啄米,他老泪纵横:“学妹有所不知,考古已经三年没女生来了!”

不至于吧……你无语。

你记得秀秀也报了DM大的考古专业啊……还没来报道吗?

学长没感慨太长时间,很快开始给你介绍一些专业里的情况。

你们的专业属于冷门专业,每年专业一共就一个班。

学长跟你介绍完,就殷勤地说:“学妹,你现在是去宿舍吧?我领你过去吧?顺便帮你拎箱子。”

你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身体就被一块阴影笼罩。站在你身后的那个人把你的行李箱提在手里,对学长说:“不劳前辈费心,我送她过去就行。”

你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一个肘击怼过去。

身后的人没想到你会突然袭击他,反应慢了一拍,结结实实挨了个肘击,“卧槽”一声捂着肚子:“我的姑奶奶!你干什么!”

你恨铁不成钢地把那人扶起来:“吴邪!我说了多少次不要突然站在我身后!”

吴邪虚弱地冲你笑了笑:“姑奶奶威武,小的知错了。”

你被他嬉皮笑脸整得没脾气,直接上手扒开他的衣服检查,没什么大事,就是这小子瞒着你不知道什么时候锻炼出了腹肌,让你惆怅了一把。

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吴邪你也在考古系?”

吴邪把衣服扯了扯,笑道:“当然了。”

你跟吴邪真是孽缘。算起来你和秀秀、吴邪、小花都是青梅竹马,但是只有吴邪,你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大学都跟他一个班。

你跟秀秀是闺蜜,但是秀秀和小花中途转学,高二高三你们不在同一所学校。

不知道小花会不会来考古系。

解语花是你心头的一块白月光,从小眼巴巴馋到大,但是空有贼心没贼胆。你小时候简直是个暴力假小子,现在头发留长了,好不容易给自己打造一个软妹形象,又被吴邪这傻孩子吓破功了。

你又惆怅了。

吴邪揉了揉你的头发:“想什么呢,走了!”

你回神,看着吴邪的背影,默默地疑惑这小子什么时候长这么高了。

秀秀果然还没来,吴邪帮你把床铺整理好,中途他接了个电话,不一会儿,你又看到两个熟人出现在寝室里。

“胖子?!小哥???”

你不意外胖子会来,但是张起灵这个职业失踪人口竟然也来了。

胖子和张起灵是你高中时候的同班同学,明明吴邪和他们两人的性格是三种完全不同的性格,但三个人的关系就是在不知不觉中变好了,还成了全校有名的“铁三角”组合。

这两人平时因为吴邪的缘故也对你颇为照顾
,此时看见你,胖子就咧着嘴笑着跟你打招呼:“呦,瑛子!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

张起灵那双平静无波的眼睛看向你,也对你点点头算是打招呼。

“惊喜惊喜。”你笑道。

吴邪拍了一下胖子的肥厚的肩膀,道:“帮忙打扫一下她们寝室,一会儿秀秀来,别让人家两个女孩子打扫了。”

你们专业女生少,你和霍秀秀是四年来唯二的女生,把老师和系领导感动的不行,本来就宽阔的四人间改成了精致的双人间。

四个人动手打扫比只有你和吴邪两个人效率高多了,一会儿下来整个寝室像是换了个样子,连洗手池都被胖子拿抹布擦的干干净净。

张起灵帮你安上床帘,胖子看着你挑了好多家才选中的粉色少女风的床帘,啧啧称奇:“瑛子你这是要走淑女路线啊!这粉的,跟小花的衬衫似的。”

你撩了一下头发,不客气地回怼他:“老娘本来就是淑女!”

吴邪摸摸鼻子,不敢说话。

仿佛高中时候一个人干翻十几个混混的人不是你一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