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盗墓笔记瓶邪

1006浏览    118参与
姊姻
帮人宣群 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

帮人宣群

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传书谢不能。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重启征程惊雷响,久居深村听雨落。

十年饮冰,难凉热血。

十年已赴,稻米还在。

青山依旧,绿水长流。

不忘初心,后会有期。

麒麟归位,重启征程。

《盗墓笔记》是我们心里的执念,你我之间隔着一张纸,书外人为了书里人创下了十年盛世。

那一年长白山巅,守一人归。

如今故人已归,一同再创下一个长白盛世。

嘿!回家了,就差你一个人了。

本群新建,皮表完善先到先得,需要审核。

欢迎加入盗墓笔记语c·审核:644272398

帮人宣群

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传书谢不能。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重启征程惊雷响,久居深村听雨落。

十年饮冰,难凉热血。

十年已赴,稻米还在。

青山依旧,绿水长流。

不忘初心,后会有期。

麒麟归位,重启征程。

《盗墓笔记》是我们心里的执念,你我之间隔着一张纸,书外人为了书里人创下了十年盛世。

那一年长白山巅,守一人归。

如今故人已归,一同再创下一个长白盛世。

嘿!回家了,就差你一个人了。

本群新建,皮表完善先到先得,需要审核。

欢迎加入盗墓笔记语c·审核:644272398

会说话的小鸭子

【瓶邪】小甜饼儿

    这日,瓶哥倒斗归来,吴邪已经做好饭菜。

   吴邪:亲爱的辛苦了!今天的饭菜你可以随便选!

   瓶哥:可只有一个番茄炒蛋,我要怎么选?

   吴邪:你可以选择……吃,或者不吃![/微笑]

   瓶哥:……

       ——————————————————

             来自...

    这日,瓶哥倒斗归来,吴邪已经做好饭菜。

   吴邪:亲爱的辛苦了!今天的饭菜你可以随便选!

   瓶哥:可只有一个番茄炒蛋,我要怎么选?

   吴邪:你可以选择……吃,或者不吃![/微笑]

   瓶哥:……

       ——————————————————

             来自番茄炒蛋的爆料!❤

        瓶哥实惨!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但我相信老吴不会这么欺负瓶哥的,肯定准备了人肉大餐!😏

诸葛珩

三叔-一个生日段子

关于胖子如何忽悠小哥泡jio

摸了三个人一起抠脚【划掉】泡jio的表情包!

三叔-一个生日段子

关于胖子如何忽悠小哥泡jio

摸了三个人一起抠脚【划掉】泡jio的表情包!

今天澜澈的圈名改成了蓝彻

论黑花瓶邪的沙雕性转人设

吴邪:开始应该就是那种单纯可爱小萝莉(?)

后来逐渐变御.......?

但是见到小哥立马变成软萌天真bushi


张起灵:小哥性转在我们这些凡人眼里就是中二少女.......不,靠谱输出。但是论保护吴邪人家专业的,稳得很(话说小哥性转该被叫啥?小姐???


解雨臣:按照相对原理那么小花就是男装贼帅的酷姐……?酷姐还是逃不过粉色衬衫本体,但是一身气场都在强调一句话:莫挨老子


黑瞎子:绝对是个精神小妹没跑,整天神经兮兮没毛病。但是鬼知道为什么我现在满脑子黑瞎子扎着高马尾辫的造型???


想拿这个脑洞去写文也可以,跟我说一声标明脑洞出处再艾特我就行(因为我想知道我的脑洞能...

吴邪:开始应该就是那种单纯可爱小萝莉(?)

后来逐渐变御.......?

但是见到小哥立马变成软萌天真bushi


张起灵:小哥性转在我们这些凡人眼里就是中二少女.......不,靠谱输出。但是论保护吴邪人家专业的,稳得很(话说小哥性转该被叫啥?小姐???


解雨臣:按照相对原理那么小花就是男装贼帅的酷姐……?酷姐还是逃不过粉色衬衫本体,但是一身气场都在强调一句话:莫挨老子


黑瞎子:绝对是个精神小妹没跑,整天神经兮兮没毛病。但是鬼知道为什么我现在满脑子黑瞎子扎着高马尾辫的造型???



想拿这个脑洞去写文也可以,跟我说一声标明脑洞出处再艾特我就行(因为我想知道我的脑洞能有多沙雕

姊姻
你知道吗?我找了你很久了。 上...

你知道吗?我找了你很久了。


上至天涯海角,下至碧落黄泉。


你怎么还不跟着我回家?


这儿慕暝宸,淡圈老人


皮气左位纯1,十八线透明写手


人好话不多,列表过于冷清


偶尔喜欢写写文,混混圈子


主混盗墓笔记圈,偶尔会去现原。


想寻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写写文聊聊天


喜写小短篇与悬疑推理长篇


我有一壶茶,一个故事


等你来,一起饮茶说故事


幸识


余生请多指教

你知道吗?我找了你很久了。


上至天涯海角,下至碧落黄泉。

 

你怎么还不跟着我回家?


这儿慕暝宸,淡圈老人


皮气左位纯1,十八线透明写手



人好话不多,列表过于冷清


偶尔喜欢写写文,混混圈子


主混盗墓笔记圈,偶尔会去现原。


想寻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写写文聊聊天


喜写小短篇与悬疑推理长篇


我有一壶茶,一个故事


等你来,一起饮茶说故事


幸识


余生请多指教

今天澜澈的圈名改成了蓝彻

若无山雨若无秋【黑花瓶邪】大概是古风pa(长篇)07

*我发现我咕一个星期热度反而涨了哈哈哈哈哈

*小哥开始话多ooc预警

*我按照三叔世界观写的于是加了盲冢哈哈哈哈哈哈哈

*可能后面我真的要瞎编他们一起下盲冢的情节,不过重点不在盗墓,在cp向

*如果要下墓胖子肯定不会少放心


  茶楼雅间内,一身着戏服的人正与两个便服男子相对而坐,而角落却还有一眼蒙黑色布条的人席地而坐。
  

  正是解语花,吴邪,张起灵,和黑瞎子四人。
  

  “小三王爷,草民得知王爷与张门主私交甚好,便给王爷递了请帖,多有冒犯了。”吴邪看了眼张起灵,摇手直笑,...

*我发现我咕一个星期热度反而涨了哈哈哈哈哈

*小哥开始话多ooc预警

*我按照三叔世界观写的于是加了盲冢哈哈哈哈哈哈哈

*可能后面我真的要瞎编他们一起下盲冢的情节,不过重点不在盗墓,在cp向

*如果要下墓胖子肯定不会少放心


  茶楼雅间内,一身着戏服的人正与两个便服男子相对而坐,而角落却还有一眼蒙黑色布条的人席地而坐。
  

  正是解语花,吴邪,张起灵,和黑瞎子四人。
  

  “小三王爷,草民得知王爷与张门主私交甚好,便给王爷递了请帖,多有冒犯了。”吴邪看了眼张起灵,摇手直笑,小花笑着点了点头,喝了口茶,“张门主,至于您,在下有事相求……想问上一问这齐黑爷的事。”
  张起灵面上平静得很,并没有任何情绪,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门主莫要误会,只是在下与黑爷有些渊源……所以想得知他的踪迹,在下好去寻他,了了念想罢了。”
  张起灵没说话,只是端起茶盏,默默抿着茶水,抬头望着头顶的房梁。
  小花见此情景也不说话,只是盯着张起灵,好像是在等着他回答。
  过了好一会,张起灵才开了口:“瞎……老齐的踪迹,我也不知。”

  在小花再三的追问下,张起灵说了一个故事。

  齐黑爷曾患有一种奇怪的眼疾,必须隔着一层黑纱才能视物,因此常年戴着皂纱斗笠。
  当年解家遇难,万般无奈只能将那绝世珍宝托付给齐黑爷保管,等风波过去再托人去取,谁知这一难解家却不剩几个人了。其他家族自然也得到了齐黑爷带走宝物的消息,派无数高手前去抢夺,但黑爷也算是江湖的佼佼者,没让他们得手。
  毕竟是单枪匹马,怎能架得住千军万马。从此便销声匿迹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甚至连与其私交甚好的张起灵也不得而知。
  但是在解家遇难之前,齐黑爷曾告诉张起灵一个消息。有一种叫虫盘的奇物能治特殊的眼疾,而这虫盘,在一个叫盲冢的墓里。
  齐黑爷本打算出发去下盲冢找虫盘的,可谁承想,刚打定主意,解家就出事了,所以此事只好暂且搁置。
  

“这么说,黑爷可能躲进了这盲冢里?”小花思索了片刻,“黑爷有没有跟张门主提到过这盲冢的具体位置?”

  张起灵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盲冢……似乎有点耳熟啊,我好像在哪本古籍里看到过。”


今天澜澈的圈名改成了蓝彻

若无山雨若无秋【黑花瓶邪】大概是古风pa(长篇)06

*今天也在短小混更

*黑瞎子今天也在抖m

*黑花瓶邪来了,一桌麻将走起


  虽然解语花请了吴邪来听戏,但却并未大张旗鼓地宣扬,吴邪本人也不希望大肆宣扬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于是正好便服出行,连进戏园子也是走的后门。
  

“奇怪,负责引路的伙计呢……怎的半个人影都没见着?”吴邪见后门如此冷清,奇怪的四处张望。
  “哟,怎么是您二位?”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一边响起,吴邪转头一看,发现正是刚才给张起灵算命的黑瞎子,他看起来似乎不怎么意外,“难不成你们就是小三王爷和张门主?真是久仰久仰。”
  小哥冷冷地瞟了黑瞎子一眼,...

*今天也在短小混更

*黑瞎子今天也在抖m

*黑花瓶邪来了,一桌麻将走起


  虽然解语花请了吴邪来听戏,但却并未大张旗鼓地宣扬,吴邪本人也不希望大肆宣扬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于是正好便服出行,连进戏园子也是走的后门。
  

“奇怪,负责引路的伙计呢……怎的半个人影都没见着?”吴邪见后门如此冷清,奇怪的四处张望。
  “哟,怎么是您二位?”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一边响起,吴邪转头一看,发现正是刚才给张起灵算命的黑瞎子,他看起来似乎不怎么意外,“难不成你们就是小三王爷和张门主?真是久仰久仰。”
  小哥冷冷地瞟了黑瞎子一眼,并没有说话。
  “哎,哑巴,别这样盯着我,我好怕哦。”黑瞎子抱着胳膊,也不生气,只是笑。

  听了黑瞎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解释,吴邪愣了好半天,才把关系捋顺。
  

  黑瞎子之前和张起灵关系不错,一起寻找过独门秘籍,也一起挖过灵丹妙药,张起灵不在时黑瞎子还帮他打压打压张家某些老古董。
  一来二去,再加上黑瞎子经常赖在张家蹭吃蹭喝,张起灵也懒得管他,黑瞎子也就算是张家的半个客卿。

  “那你身手这么不错,为何要跑来这市井算命?”
  “发展发展副业嘛,老了,厌倦了打打杀杀的,可不得学个技能混口饭吃嘛。”吴邪看着黑瞎子不过看起来二十来岁的脸一阵无语。
  “那你刚刚为何要装作不认识小哥来给他算命呢?”
  “哎呀,这不是最近手头有点紧……要是不给哑巴算命,我那银票上哪要啊?”黑瞎子咧嘴一笑,掏出刚才张起灵给他的银票炫耀似的挥了挥,又给揣回兜里:“反正哑巴也是个有钱的主,小三王爷就不能行行好来关爱关爱老人嘛。”
  

  随便散扯了一番后,黑瞎子便给吴邪和张起灵带路。
  说来也奇怪,黑瞎子并没有把吴邪和张起灵带进戏园子的任何一间雅间,而是出了戏园子,到了隔壁茶楼的一间雅间。
  “花儿,张门主我带到了。”
  “再这么叫我,我看你舌头是不想要了。”里面的杀气都要顺着这个声音溢出来了。
  “哎呀,门主,真是抱歉,走错地方了。来,这边请……”话音未落,雅间的门开了,门内确实是一绝色,只不过脸上一点也看不见媚气,只有杀气。
  

“张门主请进,瞎子一边凉快去。”
  吴邪暗暗瞥了一眼黑瞎子,只见黑瞎子脸上一点都没有恼怒,只有不明意味的笑……这人似乎比之前还要开心?
  

“好嘞。”


今天澜澈的圈名改成了蓝彻

若无山雨若无秋【黑花瓶邪】大概是古风pa(长篇)05

*这边是时差党,所以时间不太固定抱歉,另外就是这边周末一般比较颓懒得更文

*今天瞎子也在坑蒙拐骗


  “小三王爷!”一侍卫模样的人疾走入吴邪的房间,“解语花发来了请帖,说邀请王爷您去听戏……”
  “解语花……就是那红极一时的解语花?”吴邪疑惑地摸了摸下巴,转头看向一边的张起灵,“小哥,我并不认识这解语花,莫不是其中有诈?”
  张起灵低头不语,似乎是在思索什么。
  “小哥?想什么呢?”
  “走。”似乎是思考有了结果,张起灵惜字如金地道。
  

正值晌午,大街上热闹的很,...

*这边是时差党,所以时间不太固定抱歉,另外就是这边周末一般比较颓懒得更文

*今天瞎子也在坑蒙拐骗


  “小三王爷!”一侍卫模样的人疾走入吴邪的房间,“解语花发来了请帖,说邀请王爷您去听戏……”
  “解语花……就是那红极一时的解语花?”吴邪疑惑地摸了摸下巴,转头看向一边的张起灵,“小哥,我并不认识这解语花,莫不是其中有诈?”
  张起灵低头不语,似乎是在思索什么。
  “小哥?想什么呢?”
  “走。”似乎是思考有了结果,张起灵惜字如金地道。
  

正值晌午,大街上热闹的很,小贩们扯着喉咙叫唤着,吴邪和张起灵都换了便服,正走着,一黑影从吴邪身边擦过,被张起灵一把抓住,却发现只是一枚铜钱在手心无力地打转。
  

“这位爷,真是抱歉,我眼睛不好,没拿稳铜钱,得罪了。”两人转眼看去,是一眼上蒙着黑色布条的男子,“在下黑瞎子,是个算命的,刚才多有得罪,不如在下给二位爷算一下,权当是赔罪了?”
  吴邪摆了摆手,表示自己不方便,忽然想起眼前这位可能看不见,清了清嗓子朗声道:“抱歉了,我不太信命这种东西,不过你倒是可以给小哥算一算!”
  小哥默默看了一眼吴邪。
  于是黑瞎子问了张起灵的生辰八字,掐指算了片刻。
  “这位爷,您命有桃花,可这桃花只有一朵,看这样子应该是两情相悦……爷,您绝对心有所属。”
  张起灵陷入了片刻短暂的沉默,随后终于开了金口:“这桃花,可是与我心中之人有关?”
  黑瞎子支支吾吾地不肯说,只是摸了摸手里的铜钱,张起灵也是个明白人,当即递出了一张银票。
  

“自然是有关,爷放心好了。”
  

也不知瞎子能不能真的说上话。

  戏园子后台,名伶解语花正身着戏装,摆弄着胭脂水粉,一边心中暗暗忐忑,他虽是穿着女装,却丝毫不显娘气,只是更添美艳,丝毫不愧对那声绝色。

  “小哥,你有喜欢的人了?”
  “小哥,她是谁啊?”
  “长得好不好看?”

  “好看。”
  

  张起灵转头看着吴邪,一边神情无比认真地说。
  说罢,将手心的纸团揣入袖中。
  只能隐隐约约看见两个字。
  

  花儿。


今天澜澈的圈名改成了蓝彻

若无山雨若无秋【黑花瓶邪】大概是古风pa(长篇)04

*昨天我生日结果玩嗨了对不起

*今天有一丢丢的瓶邪,原谅我不要脸的打上tag


  小花沉默了。

  他并不知道黑瞎子说的话是真是假。
  

但他很清楚,这是困了自己很久的魔障,自己想知道,也需要知道答案。但是,一旦说有什么方法可以将困住自己已久的魔障打破的话,放在任何人身上都是愿意去听信的,可也有很多招摇撞骗的贪财之人,以此名义乘虚而入,所谓的破除魔障,不过就是打开这些人钱袋子的敲门砖罢了,搞不好还会被些不怀好心的人利用。
  瞎子见他神色犹豫,心下了然,可面上依然是那副捉摸不透的笑容:“我说的可都是真的。...

*昨天我生日结果玩嗨了对不起

*今天有一丢丢的瓶邪,原谅我不要脸的打上tag


  小花沉默了。

  他并不知道黑瞎子说的话是真是假。
  

但他很清楚,这是困了自己很久的魔障,自己想知道,也需要知道答案。但是,一旦说有什么方法可以将困住自己已久的魔障打破的话,放在任何人身上都是愿意去听信的,可也有很多招摇撞骗的贪财之人,以此名义乘虚而入,所谓的破除魔障,不过就是打开这些人钱袋子的敲门砖罢了,搞不好还会被些不怀好心的人利用。
  瞎子见他神色犹豫,心下了然,可面上依然是那副捉摸不透的笑容:“我说的可都是真的。那人戴了皂纱斗笠,用小石子儿替你解了围,花爷,我说的话,可有哪一个字有差?”
  “你是怎么知道的?”小花是真的被这瞎子说的震住了,连话都差点说不利索了。
  瞎子只是摇摇头,他连表情都没改变一丝,只是故作神秘:“你们看得到的我或许看不到,但我却能看到些你们看不到的东西。”
 

 后来小花从瞎子口中得知,这黑爷的下落并非无迹可寻,黑爷除了和解家交好,和张家门主关系也不错,说不定他能知道。
  

这张家门主,姓张,名起灵,是个怪人,平时找不见他人影。可这张起灵当年不知是什么原因,把吴邪——也就是小三王爷,带回了张家寄养,吴邪是这皇上的沧海遗珠,长大了才归宗认祖,自然和皇上这个亲爹感情寡淡,不太受宠。但张起灵似乎将吴邪看得挺重,知道皇位斗争十分惨烈,想避也只得站在风口浪尖,所以每当吴邪外出,他便暗中护他周全。
  

因此,只有当吴邪来戏园子这听戏,小花才有可能见到张起灵。
 

 “花爷,光凭你解语花的身份可是不大管用的。不如这样,花爷,你管我吃住,我助你向张门主询问黑爷下落如何?”
  “你?”小花虽说算是个聪明人,可毕竟才十七八。黑瞎子看起来年轻,但一看就知道是常年混迹市井的老油子,小花哪里是他的对手,被他唬的一愣一愣的。

  “巧得很,在下曾经在张家当过两三年的客卿,倒是可以在张门主那里说上几句话。”

今天澜澈的圈名改成了蓝彻

若无山雨若无秋【黑花瓶邪】大概是古风pa(长篇)02

*今天的故事是关于瓶邪,暂时和黑花没有关系所以先不打tag

*前几篇可能瓶邪黑花会分开,但是最后四个人一定会有交集的

*ooc绝对有,不要杠,肯定是我的问题

*关于年龄,吴邪和小花现在都十二三岁这样的,可能说出某些话不符合年龄但是关于吴邪毕竟出生皇室总该成熟点对吧

*毕竟是架空时代有些可能不符合逻辑常理各位海涵忍忍就过去了对不对


  小花回了戏园子,暗自庆幸师傅并未发现自己偷懒偷溜去玩了,可只听正门那热闹的紧,还是好奇地探头张望。
  这小三王爷年纪也不大,约莫十来岁,看起来唯唯诺诺,乖的很。
  “哎,你说今个是个什么日子...

*今天的故事是关于瓶邪,暂时和黑花没有关系所以先不打tag

*前几篇可能瓶邪黑花会分开,但是最后四个人一定会有交集的

*ooc绝对有,不要杠,肯定是我的问题

*关于年龄,吴邪和小花现在都十二三岁这样的,可能说出某些话不符合年龄但是关于吴邪毕竟出生皇室总该成熟点对吧

*毕竟是架空时代有些可能不符合逻辑常理各位海涵忍忍就过去了对不对


  小花回了戏园子,暗自庆幸师傅并未发现自己偷懒偷溜去玩了,可只听正门那热闹的紧,还是好奇地探头张望。
  这小三王爷年纪也不大,约莫十来岁,看起来唯唯诺诺,乖的很。
  “哎,你说今个是个什么日子?小三王爷怎的来了咱这小破园子?”
  “净瞎大惊小怪,小三王爷打小爱听戏,咱这戏园子可是三王府这方圆十里最大的戏园子了。”
  “方圆十里?寻常王府附近应当十分繁华才是啊!怎会如此?”
  “切,你是不知道,这小三王爷可是最不受宠的,据说性格软弱,不可成大器……”
  小花眼见着小三王爷身旁一藏蓝色衣袍的男子猛然抬头,瞬间一股杀气直冲那二人而去,吓得那二人浑身发抖,四肢瘫软。就连站在一旁的小花也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那男子正欲上前教训这乱嚼口舌的二人,却被小三王爷抬手拦住:“小哥,随他们说去吧,我不在乎的。”
  那被称作小哥的男子停了一瞬,随即缓慢退回。
  小花眼力好,看见小三王爷嘴唇动了动,好像是说了什么密语,劝说这藏蓝袍的小哥,这小哥这才退回。
  小花正疑惑着,却见那小哥猛地一抬头,正朝小花的方向,给小花吓了一跳,赶忙低下头不敢吱声。小哥扫了一眼小花,这才转头跟随小三王爷进入了戏园子的雅间。
  雅间里,小哥可不像刚才贴身侍卫一般的行径,他径直走到正中心的座儿,寻了它右边那座儿坐下了,然后冲小三王爷招了招手,拍了拍左边的座儿:“吴邪,过来。”
  

  似乎也是一个午后,那时的吴邪还小,就寄养在张家,除了婢子和教书的先生以外几乎见不到任何外人。就在那个午后,日光把屋内照的亮堂堂的,就在那里,吴邪第一次见到了张家家主,张起灵。家主就坐在屋内中央的长凳上,而那时的吴邪正应了他的名字,有些胆怯地站在门口不敢进去。
但是家主只是朝右挪了挪,拍拍空出来的地方,对他说:
  

“吴邪,过来。”
  

似乎张起灵所有冰冷的气质全都被那一句话打破了,他或许出于小孩子单纯的喜欢,总是缠着张起灵。
  他们之间的故事,也是从那里开始的。

  “小哥,过了四五年了,你怎么还是没变。”

13菌★(孝杉)

兔邪x明星瓶】2

上一话请戳
http://xiaoshan640.lofter.com/post/1ee690df_1c63bca7b
欢迎留言评论🤪

开学快乐😱😱😱😭😭😭🧟‍♂️🧟‍♀️

兔邪x明星瓶】2

上一话请戳
http://xiaoshan640.lofter.com/post/1ee690df_1c63bca7b
欢迎留言评论🤪

开学快乐😱😱😱😭😭😭🧟‍♂️🧟‍♀️

13菌★(孝杉)

瓶邪】🔻相濡与君10/11🔻

新年好呀!各位家人

嘻嘻(///▽///)

给大家拜年啦,新年新征程

祝福大家💕🐈🐈🐈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


我就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很豪华的房间里。身上的被子是红色丝缎的禳着金丝的蚕丝被子看着就停贵,红色的床帘是丝质的,我摸了摸自己身上的衣服,也是蚕丝的。我在小哥家跟回三叔家过年的时候可没见过这些。


想来这房间的主人肯定不是我认识的人了。😔


我挣扎着起来,一坐起来头是很懵有点疼痛,眼前一片漆黑。


我凝了凝神,这才慢慢看得清晰起来。



“你醒了,吴邪”


我抬起头,就看见一个貌美如花的短发少女。一身一双桃花眼含情脉脉,似曾相识。...

新年好呀!各位家人

嘻嘻(///▽///)

给大家拜年啦,新年新征程

祝福大家💕🐈🐈🐈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


我就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很豪华的房间里。身上的被子是红色丝缎的禳着金丝的蚕丝被子看着就停贵,红色的床帘是丝质的,我摸了摸自己身上的衣服,也是蚕丝的。我在小哥家跟回三叔家过年的时候可没见过这些。


想来这房间的主人肯定不是我认识的人了。😔


我挣扎着起来,一坐起来头是很懵有点疼痛,眼前一片漆黑。


我凝了凝神,这才慢慢看得清晰起来。




“你醒了,吴邪”


我抬起头,就看见一个貌美如花的短发少女。一身一双桃花眼含情脉脉,似曾相识。粉色的蚕丝内衫,蓝色的waigua,好生朴素的衣物却被穿的如此美,肤色愈加白。手中拿着一杯茶,笑盈盈的 就坐在我的床前。

😳

“妹妹你我是见过的吧……?我们是不是………”


我正要问太多想要知道的问题时,她笑了笑用指尖点了点我的嘴,我的鼻子


“您可少问些吧,一会儿我再来看您”说着就把他手里端着的茶塞到了我手里,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


就缓缓地离开了。




我愣了许久,才缓缓喝了几口茶。醇厚的苦涩入口,是发了菌的老白茶跟沉年的陈皮。这陈皮少说也得有10年之久。😌


还真是个有钱的大美人。


😏😏😏看来哥的魅力也来越厉害了




喝完了这杯茶,我便从床上走了下去。把茶盏放到桌子上。我又光着脚走了几步,突然眼前一黑感觉头晕




头疼,十分的疼,我顺着墙滑了下来


晃了晃脑袋


便咬着牙强忍地站了起来,我不能再晕。我要去找闷油瓶,这女人虽美。是我的理想富婆,但是闷油瓶毕竟是我的人,我成这样了,他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么想着,我就感觉浑身充满了力气。猛地一下站起




然后眼前一黑头晕目眩,浑身动弹不得,啪唧一下倒在地上。




说好要的英雄救瓶呢,


闷油瓶


小哥


张起灵。。。


我好难受,动不了了…


我看不见我倒地的姿势……会不会特别丑啊!


要是趴着还好,但是趴着猥琐也不行


要是大字型还可以,但是要是那种特别好笑的人行躺尸就不可以……


我这么帅,


又是长在张家的大帅锅,绝对不能这样


我又用力气气去挣扎,结果怎么都不行。


我隐隐约约听到有脚步声,坏了,我的帅气无敌英勇俊美的形象可能要毁坏了,要是瓶子三叔三婶王二货还好,但是要是张海客那傻叉就不好说了……




我脑内活动一个激灵,心想坏了。


因为这个人的声音我从未闻过。这个人身上的味道绝我是不熟悉的。




我从小鼻子就很好,什么味道都基本能区分,


比如说小哥的清清淡淡的藏檀香跟刚开的茉莉和雪山的冷调香;


三叔的茶叶普洱香;


三婶的桂花蜜加放了几片薄荷的水。


最讨厌最讨厌的张海客是一点点藏红花加雪莲花的味道……


还有除了过年根本见不到的二叔是陈皮香跟……




反正我的鼻子很灵,我敢肯定我完全不认识这个人。 这个人在我脑内活动时也没有太大的活动,我刚刚好像听到关门的声音,并没有听到他开始任何的声音,想必已经是走了吧……




那还好,老子的英明没有白白丢失。看来找到了一个好墙角(●°u°●)​ 


迷迷瞪瞪的我睁开了眼,看了看周围。很模糊看不清






一个声音哄然在耳边炸响




 “隔哈哈哈哈哈哈,吴邪你什么姿势啊!




哈哈哈哈哈,张起灵您看看你养的肥·....肥...哈哈...猪,哈哈哈哈哈....可是笑死我了,诶嘛,花儿爷您要是不介绍这是吴邪,我还真以为就是一个肥猪了!”




这个人怎么这么说,我


我也不是特别胖啊………………


我使劲睁开眼,眯着看了看。


确实我的姿势好像是不太好看


但是这少年也太无礼了吧……


这个少年的眼




黑色的袋子……

13菌★(孝杉)

瓶邪】🔻相濡与君9🔻

不好意思,各位  我一直在找大学。。。诶

终于录取了(*^▽^*)

。。。。。。。。。。。。。。。。。。。。。。。。。。。。

“吴邪”


“嗯,小哥...怎么了”


我揉了揉眼睛,眯着看了看我现在在车厢内。可能是我昨晚睡的太死了。


闷油瓶舍不得叫我,便把我抱进了车棚里,我正准备起来的时候他把我给搂住抱在怀里。


我看着他的眼睛,他亲了我一下,那我就勉强的窝在他怀里再眯一会儿吧。


车猛地晃了一下,还好闷油瓶抱紧了我。好疼啊撞到了手,啊靠


‘王盟你在干什么!!怎么开车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少爷 ...

不好意思,各位  我一直在找大学。。。诶

终于录取了(*^▽^*)

。。。。。。。。。。。。。。。。。。。。。。。。。。。。

“吴邪”


“嗯,小哥...怎么了”


我揉了揉眼睛,眯着看了看我现在在车厢内。可能是我昨晚睡的太死了。


闷油瓶舍不得叫我,便把我抱进了车棚里,我正准备起来的时候他把我给搂住抱在怀里。


我看着他的眼睛,他亲了我一下,那我就勉强的窝在他怀里再眯一会儿吧。




车猛地晃了一下,还好闷油瓶抱紧了我。好疼啊撞到了手,啊靠


‘王盟你在干什么!!怎么开车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少爷  马,马不停!!!前面好像有什么东西


          好像是邪物,!!!


‘王盟,你过来看好吴邪’


“小哥,你要去看看吗?别了,外面应该是…



我猛地站起来,想要说几句王盟,刚张开嘴说了几个字,车猛的一下抬起,我重心不稳,眼看就要磕在门上了,闷油瓶一把拉住了我。

我一下就生气了起来

“王盟!你搞什么?害得小爷我差一点我就磕在这里了!你想干啥!!!……”

我还没说完,闷油瓶就捂住了我的嘴。

加紧了我的双手跟腿。死死的搂住我,缩在角落里

车猛的又掀起了一下,这一下要比刚才那一下更加的厉害,晃荡的我头疼。我看着闷油瓶的脑袋要被磕到,我使劲用力去拔出我的手,捂住他的头。


我的手怕是要牺牲了……


               “咚—~·...........”


“嘶!!!好疼…………”手被狠狠的撞到了墙上,闷油瓶的胳膊也被撞了墙上,钉子一下挂伤了肉,流出来了很多的血



我脑子里立马就开始嗡嗡起来


下意识的就去捉住他的胳膊,从袖子里拿出手帕迅速给他抱住,

比起我手疼我还是更在意闷油瓶的伤毕竟他这是流了血,这可是露了肉的。


他是我的人了,我不能让他受伤。我推开了他,提上挂着的剑。转头就向门口去


走向王盟

王盟一看是我走了出来,就一把把我往里推

推得还挺好,一下子把我推到了闷油瓶的怀里

我一下气就来了,抡起胳膊就要轮他,这小子反应还挺快

张嘴就开始喊闷油瓶“姑爷姑爷”


“谁是你姑爷,他是你嫂嫂,要是姑爷也得是我呀’

话还没说完,闷油瓶的脸就凑了过来,贴着我的头

摸了摸我


然后缓缓的亲了我一下,抱了抱我。拉了拉我提着剑的手。并且顺手的把他那把放在桌子上的黑金古刀拿走了

我愣了愣神,就拼命的想要去抓住他,我心里面感觉十分的难受

忙蒙这个sb把我摁在了墙角,我的手过刚刚闷油瓶绑住了怎么也松不开拽不出,我用脚去踢打摁住我的王盟,这小子以往很吃疼的

怎么现在就这么倔强了呢,md

打的是怎么回事

小哥以前也有过出去游猎,但是都是别人请他去猎杀魔物的,

魔物在如今这世道也很少能遇见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终于打蒙了小强般的王盟

跑向车外

“小哥?

小哥

你在哪里.......

.......'

我这才看见了什么时妖魔

妖魔的样子,以前的我一直在张家带着,去个集市都得让张海客张海盐带着

原来是这样

我一直在被保护着


‘小哥,

              小哥

                        小哥 ,你在哪里?。。。‘’


“吴邪,你不该来的。”

我看到了小哥,我哭了起来,抱住了他。他摸了一下我的后颈

我便是什么也不知道了

.。。。。。。。。。。。。。。。。。。。。。。。。。。。。。。。。。

吴家小少爷 :敢动老子的人,砍死你们

哼唧唧


大张哥:摸头,蹭一蹭。‘诶,我家小邪没发烧啊,怎么不让他们叫我姑爷了·呢·’

13菌★(孝杉)

哈哈哈哈哈哈,看到了兔子图就一下想到了瓶邪…( ̄∇ ̄)

下一篇请戳http://xiaoshan640.lofter.com/post/1ee690df_1c67b34ab
我是。 咕咕咕咕咕

明天也好好好努力哦

咕咕咕咕咕

哈哈哈哈哈哈,看到了兔子图就一下想到了瓶邪…( ̄∇ ̄)

下一篇请戳http://xiaoshan640.lofter.com/post/1ee690df_1c67b34ab
我是。 咕咕咕咕咕

明天也好好好努力哦

咕咕咕咕咕

我的奇宝不需要洗澡
信仰充值!给 @15 太太劈个...

信仰充值!给 @15 太太劈个叉吧……

信仰充值!给 @15 太太劈个叉吧……

HHYY

盗墓①


        关于盗墓这个故事,已经很久很久了,就希望我能每次谈一点点关于他们的故事,也算是还了自己的一个念想。


       盗笔其实挺神奇的,这么几个人,大概算是中国最大的一个IP之一了。在很多人心里,盗笔是不可复制的,每一个人都是有血有肉的。纵观整个圈子,网络也好,实体也好,盗笔真的很神奇,甚至每次说起盗笔,我一个杭州小姑娘回更有代入感,像是他们真的生活在我的城市,因为一个作品能够去一个地方打卡的书,除了HP,很少有这样的作品会让这么多人带入自己,真的真的很了不起。盗笔啊,不仅仅是白...








盗墓①


        关于盗墓这个故事,已经很久很久了,就希望我能每次谈一点点关于他们的故事,也算是还了自己的一个念想。


       盗笔其实挺神奇的,这么几个人,大概算是中国最大的一个IP之一了。在很多人心里,盗笔是不可复制的,每一个人都是有血有肉的。纵观整个圈子,网络也好,实体也好,盗笔真的很神奇,甚至每次说起盗笔,我一个杭州小姑娘回更有代入感,像是他们真的生活在我的城市,因为一个作品能够去一个地方打卡的书,除了HP,很少有这样的作品会让这么多人带入自己,真的真的很了不起。盗笔啊,不仅仅是白月光朱砂痣的爱情,更是一群人的血肉生活,我们爱的,喜欢的,为之动容的,其实是名为张起灵,吴邪,王胖子,解雨臣...的人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