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盘锦

10847浏览    4407参与
我是畅畅Tamia

愿天堂没有疼痛

愿天堂没有疼痛


禾俊!!

《朱冠宇与拖拉机的爱情故事》

私设:朱某某是傻*。拖拉机会说话,是个女的。

可甜可盐可沙雕

10月1日震撼上映。

敬请期待吧!

《朱冠宇与拖拉机的爱情故事》

私设:朱某某是傻*。拖拉机会说话,是个女的。

可甜可盐可沙雕

10月1日震撼上映。

敬请期待吧!


非传统仙女

摄影算不上~拍个照吧
晚好

摄影算不上~拍个照吧
晚好

禾俊!!
请尊重写文的作者们。👍

请尊重写文的作者们。👍

请尊重写文的作者们。👍

橙子君

不可得

人为什么会有悲欢离合,生老病死?

人为什么会有悲欢离合,生老病死?


望舒

中秋节,下雨了

中秋节,下雨了

joker
夏天还是要骑摩托车🏍

夏天还是要骑摩托车🏍

夏天还是要骑摩托车🏍

我是畅畅Tamia

👨‍👩‍👧‍👧

👨‍👩‍👧‍👧


LaOShAn墨
月饼节到啦!准备好月饼!送给大...

月饼节到啦!
准备好月饼!
送给大家!!

月饼节到啦!
准备好月饼!
送给大家!!

ZC - 玖亓
如果一切变得乏味我不介意半途而...

如果一切变得乏味
我不介意半途而废

生 活 —— 本 该 如 此

如果一切变得乏味
我不介意半途而废

生 活 —— 本 该 如 此

ZC - 玖亓
你被什么保护就被什么限制能为你...

你被什么保护
就被什么限制
能为你遮风挡雨的
同样能让你不见天日

生 活  ——  本 该 如 此

你被什么保护
就被什么限制
能为你遮风挡雨的
同样能让你不见天日

生 活  ——  本 该 如 此

四季

还有人记得今天是谁的忌日吗?

还有人记得今天是谁的忌日吗?


嬉笑解忧花解语

这是我在一个游戏里看到的,有人知道这些图片有没有授权吗?

这是我在一个游戏里看到的,有人知道这些图片有没有授权吗?

我选择质壁分离

【忘羡】当朝皇上是坤泽

古代ABO    乾元-A    中庸-B    坤泽-O

异域皇子叽&辰国帝王羡(叽A羡O)

*一个由反派(苏涉小盆友)引发的爱情故事

*前期多虐轻甜

*看你叽如何扫平你羡的后宫三千佳丽

*ooc吖ooc

*篇目时间顺序:2(玄正二十五年九月)☞4【未更】(玄正二十五年十月三十一日)☞1(玄正二十五年十二月末)☞3【本章】(玄正二十六年元月初)


3.


    新年很快就到了。


    辰时末,紫峦殿内的下人又一次换了暖炉中的炭火,...

古代ABO    乾元-A    中庸-B    坤泽-O

异域皇子叽&辰国帝王羡(叽A羡O)

*一个由反派(苏涉小盆友)引发的爱情故事

*前期多虐轻甜

*看你叽如何扫平你羡的后宫三千佳丽

*ooc吖ooc

*篇目时间顺序:2(玄正二十五年九月)☞4【未更】(玄正二十五年十月三十一日)☞1(玄正二十五年十二月末)☞3【本章】(玄正二十六年元月初)



3.


    新年很快就到了。


    辰时末,紫峦殿内的下人又一次换了暖炉中的炭火,使得微冷空气中增了暖意。一刻钟后,一白一紫两道人影进入。身着粉衣的婢女稳步上前取下江厌离身上的雪麾,向两人示礼后一同众人退了出去。蓝忘机垂眸看着江厌离熟稔地摊开食盒、舀出一碗浓香四溢的莲藕排骨汤,一时出神,被江厌离注意到视线后及时正色,便听得眼前这位女子温和笑道:“忘机若是想学随时可以找师姐,阿羡他很喜欢喝的。”


    “...忘机知。”蓝忘机微微抿唇,眸色有一瞬的黯然。眼见着江厌离准备好饭食,又在即将进门时停了下来,回头看向自己,有些惊奇道:“忘机你...不一起进去吗?”


    “……”蓝忘机摇头。自那天魏无羡说自己只是在乎这个位置后两人便没再见过面,关系不温不火,让他此时有些怯步。见他这般神情,又结合入宫所闻,江厌离心下已经确认这两人是闹别扭了。也不再坚持,轻叩门扇后缓步走入内殿。


    一进门,江厌离就被坐在案旁但昏昏欲睡的魏无羡逗笑了。


    “...师姐?”听到笑声,魏无羡倏地提了几分精神,继而嗅到了从食盒中飘出的肉香,顿时眼前一亮,欣喜道:“莲藕排骨汤?”


    “对呀!”江厌离温柔笑道。“几个月没吃,阿羡就想成这样?” “当然想了!”魏无羡笑嘻嘻地接过汤碗,直接喝了一大口。金凌不过在十几天前才满了月,而金子轩那宠妻狂魔能舍得让师姐给自己送汤来是属实难得。思及此,魏无羡心中微微不悦,捧着排骨撒娇道:“师姐~羡羡还要喝~” “好~等师姐午后再给阿羡送来...”江厌离抬手轻弹了魏无羡的额头一下,顿了顿,又忍不住笑道:“也好给我的侄子或者侄女补一补。”


    “……”魏无羡的笑容微僵,随即又像没有这回事一样深深勾起了唇角。然而这般欲盖弥彰没有骗过本就在细心观察的江厌离。她顿时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而这也绝非是所谓的小吵小闹能造成的,于是不由得加重了语气道:“阿羡,你告诉师姐,你是不是不喜欢、或是根本就没想要过这个孩子?”


    “...师姐……”


    “阿羡!”江厌离的秀眉紧皱,丝毫容不得他继续回避下去。魏无羡闭了嘴,垂眸半晌,才缓缓开口道:“没有的事。他...是来的挺突然的,可我没有不要他的意思。”


    我怎么可能不喜欢。


    魏无羡生生把这句话咽了回去,只觉得心如乱麻。“那好,”江厌离缓了口气,继续道:“阿羡,那...你喜欢孩子的父亲吗?”


 


    紫峦殿的内室间,静默如结冰。


    “...喜欢。”魏无羡的声音微哑,脸色白的有些不正常。闻言江厌离终于舒了眉头,但仍是疑惑道:“那为什么宫中都在传着你和忘机不和呢?明明你们...” “师姐。”魏无羡突然打断了江厌离的询问,深深地低着头,手指用力按着突突跳动的太阳穴。他一出声,江厌离这才注意到他不正常的反应,还以为他是不舒服,正要开口再问,魏无羡却没由头地说了一句:“快四个月了。”


    “什么‘四个月’?”


    “...从江澄出事到现在,快四个月了。”魏无羡再抬头时眸中的情绪异常复杂。江厌离一怔,随即别过了头不再看他,转头的一瞬眼中似乎已经噙满了泪水。“...说真的,当时从苏涉那搜到的密函,那上面所写的我一个字都不信,更何况...蓝湛也说了他父亲不会做那种事。我信他,但是师姐,我没有证据。”魏无羡说道最后一句话时蓦地笑了起来,讽刺之意显而易觉。不论是他直觉上以为密函有假还是他绝对信任蓝忘机,在别人眼里都只会是“主观臆断”、“感情用事”。而在那些暗中操控这件事的人的眼里便等同于给了他们一个信号:他非常在意蓝忘机。那么魏无羡不敢再想蓝忘机会不会是他们的下一个目标。


    “师姐,让我自己待一会吧。”魏无羡有气无力道。江厌离唇角微动,却连平日里最常做不过的安慰都说不出口,只有发红的眼眶的心头的异动反映出她自己也在难受着,无言收拾好碗筷后便径直离开了。


  










    魏无羡正在回想他是怎么脑袋一抽才让蓝忘机进了门,还和自己同床共枕上了。


    然而虽说是同床共枕,两人的中间却隔了近半人的距离,再加之魏无羡侧身而躺,背向蓝忘机,使得中间的被子更是塌陷了大块。就这样从亥时整躺了近两刻钟,压得魏无羡右臂发麻,刚要换成平躺,沉沉暮色中忽然传来了一声极轻的“魏婴”。


    魏无羡立马闭眼装死。


    没得到回应,蓝忘机轻轻叹了口气,之后一阵无声。就当魏无羡都开始怀疑他是不是睡着了的时候,身后的软褥忽地一陷,紧接着一具温热的身躯便靠了过来。魏无羡心中一跳,在逐渐急促清晰起的心跳声中感觉到蓝忘机的整个胸腹贴上了自己的后背,然后一手抚上腹部。这种被心上人轻抚腹中生命的感觉让魏无羡莫名鼻尖一酸。他忍了又忍,终究还是没把自己的手放上与那人交叠,而是微颤地虚握成拳。


悟空

穷极一生,钟情一人。

穷极一生,钟情一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