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盛灵渊

74720浏览    2002参与
晏西川

DAY1 [玑灵] 阳光与蝉鸣

*是和基友 @长愿以身 一起尝试的短打练习,每一题都是反向角度,即看起来热闹甜蜜的梗来写刀,冷感虐向的梗来写糖,墙头多,适合哪对写哪对。

 

———————— 

 

盛灵渊摸了摸小红鸟的翅羽,把那睡得正酣的小鸟摸得一个激灵,小鸟抖抖羽毛,黑豆似的眼滴溜溜一转,人皇封闭的眼目便借由毕方的双眼再次张开。

 

应付完了臣子,盛灵渊少见地没有立即关闭视听,借由小鸟的眼往窗外望了一望。早已是盛夏,午后灿烂的阳光刺得盛灵渊眯了眯眼,聒噪的蝉鸣随后填满了他长久清净的耳际。毕方一族属火,天生喜欢夏季,小小身子里雀跃的心跳让盛灵渊几乎感到了...

*是和基友 @长愿以身 一起尝试的短打练习,每一题都是反向角度,即看起来热闹甜蜜的梗来写刀,冷感虐向的梗来写糖,墙头多,适合哪对写哪对。

 

———————— 

 

盛灵渊摸了摸小红鸟的翅羽,把那睡得正酣的小鸟摸得一个激灵,小鸟抖抖羽毛,黑豆似的眼滴溜溜一转,人皇封闭的眼目便借由毕方的双眼再次张开。

 

应付完了臣子,盛灵渊少见地没有立即关闭视听,借由小鸟的眼往窗外望了一望。早已是盛夏,午后灿烂的阳光刺得盛灵渊眯了眯眼,聒噪的蝉鸣随后填满了他长久清净的耳际。毕方一族属火,天生喜欢夏季,小小身子里雀跃的心跳让盛灵渊几乎感到了胸口闷痛。

 

平白遭了这一番罪,他好像终于满意了,不疾不徐切断了术法,又把自己关进无边的黑暗寂静里去。

 

奇怪,他心平气和地想,当年东川的蝉未免也太消极怠工,怎么聚了那么大一团,也比不过一只鸡聒噪。

 

他起身揉了揉眉心,漫不经心地把毕方拢在袖里,近几日触感也快要消失,羽毛扫过手心的温软触感体会一次也就少一次了。

 

四平八稳地走过度陵宫重重宫阙,炽热的阳光不遗余力地照耀在他身上,可他像一块捂不热的玄石,丝毫不为所动。

 

他是一条失去温度的鬼影,一缕尚未离体的游魂,孤零零的一抹浓黑飘荡在炽烈的光下,竟然不肯消散。

 

不肯消散的又岂是他呢。

 

分明是拼了命,也不能吸引他一点注意的阳光与蝉鸣。

 

END.

子袂

“我这一辈子,无忧无愁,”
“我想不出来比这更好的一生了。”

底图wb@Hytwww

“我这一辈子,无忧无愁,”
“我想不出来比这更好的一生了。”

底图wb@Hytwww

瑾世轩泠

【玑灵/现代校园pa】玫瑰奶茶不加糖(4)

大家好,年更咕咕选手洛汐言终于想起来给奶茶加糖了(笑)

这次字数有点少,不到3000【顶锅盖跑qwq】。但是依旧是过渡章,画风略微沙雕,各位看官看着乐一乐~

私设:阳光富二代孔雀学弟玑×落魄贵族天然腹黑渊

——————————————————————————————————

Chapter 4

“宣哥,那没事我们就先走了啊。”一个男生见宣玑和王泽交谈甚欢,而自己等一干人还尴尬地站在一边,于是出声打了个招呼。

宣玑这才后知后觉地回头,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挥了挥手表示默许,随后那些人就各回宿舍了。

王泽看人散得差不多了,就不像方才那么拘谨,而是勾上宣玑的肩头,眨了眨闪着贼...

大家好,年更咕咕选手洛汐言终于想起来给奶茶加糖了(笑)

这次字数有点少,不到3000【顶锅盖跑qwq】。但是依旧是过渡章,画风略微沙雕,各位看官看着乐一乐~

私设:阳光富二代孔雀学弟玑×落魄贵族天然腹黑渊

——————————————————————————————————

Chapter 4

“宣哥,那没事我们就先走了啊。”一个男生见宣玑和王泽交谈甚欢,而自己等一干人还尴尬地站在一边,于是出声打了个招呼。

宣玑这才后知后觉地回头,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挥了挥手表示默许,随后那些人就各回宿舍了。

王泽看人散得差不多了,就不像方才那么拘谨,而是勾上宣玑的肩头,眨了眨闪着贼一样的精光的小眼睛,毫不掩饰他八卦的心理问道,“哎,宣学弟,你是不是想追盛男神啊?我跟你说他可难追了,我们院的院花之前看上过他,给他带过水,他就一脸真诚地拒绝了,说自己答应过人不接受其他女生的好处,院花问他说答应的人是谁,他就一脸深情地说,儿时的挚友,完后院花就备受打击地退了。”说到“深情”两个字的时候,王泽还试图还原盛灵渊的表情,但是被宣玑一声轻笑给笑憋回去了。他也不恼,清了清嗓子继续说:

“要我说,什么儿时挚友啊,就是青梅竹马,初恋,白月光。反正从那时候起,别的人也就只敢暗恋,不敢明追了,毕竟男人心头白月光就是天仙,在天仙面前什么名花名草都不配拥有姓名了。所以啊,学长我在此郑重地建议你趁早放弃,虽然我承认你长得比我们院花还漂亮,但是你在盛男神眼里可能根本比不上他那写作挚友读作初恋的小姑娘半分。节哀吧!”

宣玑全程关注点都在“王泽怎么对男生喜欢男生这件事这么司空见惯”上,不过想到盛灵渊那张俊秀端正的脸,他顿时明了自己喜欢上了一个怎样男女通杀的神仙,这才回过头来琢磨王泽的话。

白月光?没关系,取代不了白月光,那就让自己成为他心上朱砂痣就好了嘛,宣玑想到这里脸上就浮现出了一个很微妙的笑,把王泽笑毛了。

“学弟,学弟你还好吗?别是被我说的给吓傻了吧?”王泽小心翼翼地招了招手,宣玑眯起那双不甚标准的凤眼,就像夜里的妖狐一样不多费劲把他手扒拉开,笑着回答,“没有,我只是想到有本名著写到,一个白月光,一个朱砂痣,两个都难以割舍。所以谢谢王学长提醒,我会努力成为灵渊学长的朱砂痣的。”

说完,宣玑解了手机的锁,查看外卖消息,正好碰上来电,他端起一副常做出来的假笑接听,看在王泽眼里,留下了一个深藏不露的印象。

只是这笑的样子,怎么看起来和隔壁某盛姓男生那么像呢?

他倒是没联想到夫夫相,只是纯粹认为是大佬的惯常操作。直到宣玑从外卖小哥手里接过奶茶袋子,十分客气地随王泽上楼去到他们宿舍和盛灵渊所在的那个宿舍时,他也是一脸甜甜的笑。宣玑笑眯眯地把无糖的奶茶送到盛灵渊的手里,看到盛灵渊眼中闪过了些许的怔愣,又笑着接过去,王泽才从中品出了一点cp的可能。

他有预感,身边这个来自经济学院的逻辑鬼才可能会终结这个高岭之花不可攀的历史。

 

“呃,男神,是这个学弟他晚上有活动,碰上我,我说你跟我住一个楼,完后就捎带手……啊,不是,想到你就给你带了一杯,不成敬意,还望笑纳!”王泽生怕宣玑被盛灵渊像之前见到的院花一样残忍地拒绝,头脑一热便语无伦次为他开脱,却没有注意到盛灵渊此刻就像看戏一样打量着他。听王泽嘴里象牙吐了个大半,再翻不出什么花儿以后,他非常礼貌地点了点头,看着旁边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的宣玑,笑着回应道,“好啊,那便谢谢你了,小学弟。”

王泽:“???”

说好的文史院的高岭之花呢?

宣玑此时感觉自己仿佛头顶上多了一点亮亮的东西,被凡俗人等称为高光,正恣意闪烁着,顺便一点一点蚕食掉他从见到盛灵渊起就散得差不多了的理智。他漂亮的眼睛此时有点呆滞地望着面前这个笑得春风荡漾的男人,嘴唇微张,但只发出了有点不大聪明的笑声。

好尬……他想。

好在盛灵渊并不是一个趁人之危的小人,他看到宣玑有些反常的拘谨,顿时感觉自己方才的逗弄似乎失了分寸,于是复又开口,“学弟肯定忙累了,快回宿舍歇息吧。”这才算是把三个人的小尴尬解决掉。

但宣玑回到宿舍以后,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了。

熄灯以后,他躺在床上,双手捧着手机,凝视着屏幕,辗转反侧。屏幕上的画面始终停留在微信的联系人界面,正中央的那一个,头像是黑暗中的烛光,备注写着盛学长。

宣玑思来想去还是把界面还原到主页,随后看了眼时间,就顺手把手机扔枕边关机睡觉了。

这之后事情仿佛都被拖入了正轨,经济学院和历史学院的人除了偶尔在一栋教学楼里上课,几乎就没什么交集了,更何况宣玑和盛灵渊两个人还不同届,理论上可能会有的交集就更少了。

 

随着十一月的到来,各类资格性考试也接踵而至,原本就几乎座无虚席的图书馆在这时间段就变得更加抢手。宣玑这人出身富裕,从小到大学习环境质量非常高,环境影响人这句话在他身上得到了相当充分的印证,因此素来言出必行的他从正式开始上课的那天起就只会挑个冷门时间段去图书馆自习,可是,走遍了整座图书馆大楼也没看到有什么空座位供他学习,全都被各类辅导书和课本先行占领,宣玑此时表示非常崩溃,他很想找个学长倾诉一下当前的烦恼,鬼使神差点进了那个微光头像,脑子一热就噼里啪啦倒豆子一样把“怨言”都说了出来,直到发了四五条以后他才后知后觉,自己貌似认错学院了。

 

大学里有些科目在部分学院之间是可以共享的,最典型的莫过于大学数学这一科。就拿微积分来举例,管理学院和经济学院学的是同一等级,工学院和环境学院是同一等级,植科院和动科院学的是同一等级,这些学着同一等级科目的同学交流时可以毫无顾忌地共享教学资源,而不同等级的学科的学习交流则会存在一定程度上的阻碍,更不用说像是历史学院和文学院这种根本不学数学的学院,不少其他院的同学恨不得眨着红红的眼睛绕道走。

宣玑原本打算和管理学院的肖征学长探讨一下的,哪知情急之下全都说给了根本不学这些科目的盛灵渊,一想到盛灵渊看到这些,也许会忍俊不禁嘲笑他,他就越发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了。

 

其实不论哪个专业,到了大三,其实期中考试的科目都没有前两年那么密集和紧张了,尤其是文史专业的,他们学的科目大多是以论文形式作为结业依据,因此,至少在其他专业的同学准备考试的那段时间里,他们并不像网上传言那样要格外照顾自己的头发。不少文学院的同学会在这个星期选择出外采风,为自己寻求一点行文的灵感,而一些历史学院的同学较之前者则是偏宅一点,在宿舍或者在图书馆查找一些古籍和文献。

以往的期中考试周,盛灵渊就是宅在家里看书做标注的典型,但是在这个学期,他却像上面说的文学院的学生那样,出门了。

没有什么硬性的目的地,盛灵渊此行更像是漫无目的的散步,但若说完全随意,他的行程却又有一定的方向。

 

一般来说,听到手机振动,如果是在路上,盛灵渊一般是不会理会的,一切都等到了路口,停下脚步再一一查看,但是这次消息震动频率有些异常,于是他一边走着一边打开了手机,不知不觉停下了脚步。

是宣玑。

盛灵渊不禁挑了挑眉,心里好奇这个学弟此番动机,指尖划过屏幕,眼睛将他已经发的四五条消息框粗略扫过,一下子明了了事情原委。

敢情小学弟是认错人了。

他笑着点开了回复框,促狭心起,便装模作样地开始打字,礼尚往来地也回了三条消息,过后,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嘴角一直是留着一抹笑的。


晚aki

闺蜜:我的妈 烈火浇愁谁是受?怎么我看完正文了还没明白

我:0渊啊#滑稽#

然后我想到,甜甜家的受好多lin(g)的

盛灵渊

林静恒

徐西临

还都是年下,年下控很满足

PS:同性恋敬健康和自由。

闺蜜:我的妈 烈火浇愁谁是受?怎么我看完正文了还没明白

我:0渊啊#滑稽#

然后我想到,甜甜家的受好多lin(g)的

盛灵渊

林静恒

徐西临

还都是年下,年下控很满足

PS:同性恋敬健康和自由。

圆滚滚

重温到这里看到陛下用傀儡术操纵小乌鸦都注意保持姿态优雅,想说真不愧是陛下呢哈哈哈

我想陛下拟成乌鸦就是这样的吧^_^

重温到这里看到陛下用傀儡术操纵小乌鸦都注意保持姿态优雅,想说真不愧是陛下呢哈哈哈

我想陛下拟成乌鸦就是这样的吧^_^

也光


试试字体渐变,好玩


试试字体渐变,好玩

山楂炖肘子
“灵渊,我这一辈子无忧无虑,我...

“灵渊,我这一辈子无忧无虑,我想不出比这更好的一生了。”

我不会小鸡的奥尔良烤翅orz

“灵渊,我这一辈子无忧无虑,我想不出比这更好的一生了。”

我不会小鸡的奥尔良烤翅orz

介北

一篇小短文 阿洛津有点意难平

  突发奇想的产物,第一次发文小白文笔多多担待 不合适再改


  盛灵渊近日总是做梦,三千多年没做过梦的人皇陛下竟还觉着挺新鲜。

  梦境中什么都有,一望无边的绿色远山;清波荡漾的细水流石;甜的让人有些受不了——至少他受不了的梨;还有叽叽喳喳的人声总在他耳边说话。同大多数梦境一样,明明他似乎什么都知道,却偏偏什么都看不清。那人声总有些熟悉,可他却听不清楚那人在说什么。他觉着自己应该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知道说话的人是谁,他都应该知道的,他想。

  这梦连着做了三日,到了第四日,盛灵渊恍惚要入睡时,突然...

  突发奇想的产物,第一次发文小白文笔多多担待 不合适再改


  盛灵渊近日总是做梦,三千多年没做过梦的人皇陛下竟还觉着挺新鲜。

  梦境中什么都有,一望无边的绿色远山;清波荡漾的细水流石;甜的让人有些受不了——至少他受不了的梨;还有叽叽喳喳的人声总在他耳边说话。同大多数梦境一样,明明他似乎什么都知道,却偏偏什么都看不清。那人声总有些熟悉,可他却听不清楚那人在说什么。他觉着自己应该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知道说话的人是谁,他都应该知道的,他想。

  这梦连着做了三日,到了第四日,盛灵渊恍惚要入睡时,突然浑身僵了一下,血液停滞了一瞬后,又缓缓放松下来。

  他想起来了。

  那是他曾经年少无忧的故里,是他少时肆意的家乡——那是东川。

  那是东川,是他此生唯一心安之地。

  于是乎,在第四日的梦中,模糊的面纱被掀开,远山的绿似乎触手可及,发鼾的梨却依旧让人讨厌——宣玑这只小傻鸟曾让他去偷梨,阿洛津也没比他聪明多少,东西少了也不知道。“哦,”梦里的盛灵渊轻轻按了按头,终于记起了那个一直吵着他的声音,“是阿洛津。”

  盛灵渊刚到东川时,阿洛津就喜欢闹他,一天到晚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结果每次都被他轻易吓住。之后两个人一起逃亡,在路上时,他也总喜欢缠着他,天天喊着“灵渊哥哥”,叫得盛灵渊脑袋都疼。等到妖皇被斩,盛灵渊成为人皇后,他终于敛去了些少年意气,却还是冲动易怒,为了他与人族之间的矛盾,盛灵渊没少给他擦屁股,现在想起来,陛下觉得自己那会简直就是善后科出来的,后来……

  后来,盛灵渊看着他在自己面前被烈火吞噬,听见他在里面嘶喊、咆哮,直至声音一点点弱下去,越来越微不可闻,最后一切归于平静。却只是看着、听着。

  他站在原地没动。

  东川终已不再是东川了。

  那天的火大极了,无数挣扎的幽怨亡魂嘶号后无情地燃烧,带着股毁天灭地的烈火,席卷过国破家亡的今朝与明日。

  任它有血海深仇、灭门之恨亦或是风花雪月、海誓山盟,但凡在这三千年的烈火间化过一遭,什么刻骨铭心也都大抵如大浪淘沙洗磨干净了,可总有那些痴心不改的,守着那么一点执念愿意把余生都花在一些傻事上——做一件不可能的事,等一些可能等不到的人,诸如此类种种。

  倘若念想太重了,压过了人的灵魂,溢满了人的心神,再也容不下丝毫旁物了,便是走火入魔,成了世人口中的——疯子。

  阿洛津终是成了一个疯子,他是被这世道逼疯的。

  三千年后盛灵渊再见他时,任谁在他身上,也再看不出那个明朗少年的影子了。眼中、心中都只剩下那一点执念,固执的可怕。

  人皇陛下的心太冷了,冷到没有人相信在那寒冰下会有一隅温情留予自己的故里;陛下的心又太烫了,烫到如赤渊般,永不见光,那岩浆肆意叫嚣着,烈火烧的什么都剩不下。

  猛然间,盛灵渊一下子从梦境中醒过来,大梦初醒 ,神情恍惚。肆意的烈火、沸腾的岩浆和嘶哑的咆哮声全都消逝不见,耳边只剩下阿洛津最后与他说的话,他说 :

“陛下,你这一辈子,有痛快过一天吗?”

  他说的其实不大对,盛灵渊这辈子,大抵还不知道什么是痛快。

  那之后,盛灵渊再也没有梦到过阿洛津。


醉兮兮

余烬(四)


《烈火浇愁》阅读体


——人物归P大,ooc归我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不带死球的玩


『这是个很熟悉的梦,他们一族,历任族长接过那枚圣火戒指后,都会时不常地梦见这个场景:一座古色古香的小楼,木梁结构,可能是个驿站之类的地方,房间不大,隐约能听见楼下喧嚣的人声。

一个人背对着他,斜倚在窗边,正朝窗外望。

十年来,宣玑一直对着这个背影,从没见过正脸,一旦试图靠近,他就会立刻惊醒——不过后来他查了查,发现自己不是个例,祖宗们也都没见过这人转身,于是很快又放平了心态。』


宣玑:“看,陛下,我心里想得都是你。”


『“不是人。”他一脚踹开虚掩的门,一道寒光从他手里甩了出去...

余烬(四)


《烈火浇愁》阅读体


——人物归P大,ooc归我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不带死球的玩


『这是个很熟悉的梦,他们一族,历任族长接过那枚圣火戒指后,都会时不常地梦见这个场景:一座古色古香的小楼,木梁结构,可能是个驿站之类的地方,房间不大,隐约能听见楼下喧嚣的人声。

一个人背对着他,斜倚在窗边,正朝窗外望。

十年来,宣玑一直对着这个背影,从没见过正脸,一旦试图靠近,他就会立刻惊醒——不过后来他查了查,发现自己不是个例,祖宗们也都没见过这人转身,于是很快又放平了心态。』


宣玑:“看,陛下,我心里想得都是你。”


『“不是人。”他一脚踹开虚掩的门,一道寒光从他手里甩了出去,直指那长发男子的后背。”

        

            “是恶鬼。”』


盛灵渊挑了挑眉:“想到一见面就对我下死手?”

宣玑:“……”这事还过不去了!


『这人顾盼间神采飞扬,长着一双天生的“情人眼”,看什么都显得温润多情,正是宣玑在梦里惊鸿一瞥的那张脸!』


“哇塞,梦中情人出现了啊,这还下得去手吗?”


“肯定下不去吧,下手了后面不就没故事了吗?”


宣玑,盛灵渊:“……”还真下得去手。


『打从异控局成立的那天开始,外勤就高人一等。

职能部门自古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而且因为“特能”人数毕竟有限,只有外勤部门是全员“特能”,其他后勤支持部门还是以普通人为主,个别“沦落”到跟普通人一起干后勤的“特能”,大多数也都是些没用的奇葩。

就算所谓“善后科”是总局派来的,地方上的外勤对他们也只有表面的尊重,打心眼里是看不上的——就跟古代将军对太监监军的态度差不多。』


后勤部的不禁沉默,现实就是这样,强者至上。但如果连你自己都觉得自己是弱者,不相信自己可以变强,那你就真的是弱者了,慢慢的,心里就会不平衡,就会诞生心魔,就像罗翠翠,他一心想要重燃赤渊,就是因为他骨子里认为自己太弱,所以才会被所谓的先祖的力量所欺骗,渴望于继承先祖之力,而不是自己努力修炼。


所以人啊,归根结底还是要相信自己,每个人出生在这个世界上都有他的意义,你坚定地相信自己,也许需要一点时间,但你一定会实现自己的价值。


外勤部的也无言以对,平时的他们高高在上,瞧不起弱者,但在之前的事故里,他们被他们瞧不起的后勤部里出来的人耍的团团转,就连最后,也是后勤部的平倩如想出了办法解决回响音。他们这些所谓的外勤部精英,大部分都没起到什么作用,有时候甚至还拖了后腿。


所以实力一定是区别人的标准吗?肯定不是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评定一个人要从多方面分析才准确。相信在未来的异控局,没有什么攻击能力的特能,也能堂堂正正的站出来说话。


『宣玑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顿地说:“别急着嚎,还有气呢,什么帖?念。”

平倩如:“求助:我觉得我儿子不是我儿子了。”』


听到这里,肖征不禁感叹:“还真是一环扣一环啊。”


『接着,一股离奇的香味惊醒了他快要冻裂的嗅觉——与此情此景完全脱节的,那味道闻起来竟然洁净、温暖又华贵。

让人联想起雪夜里,温暖如春的宫殿。』


“啧啧啧,还真是不分时间地点秀恩爱啊。”


“啊啊啊!这个这对cp我磕了!”


听着民众那边的喧闹声,宣玑和盛灵渊对视一笑,暖暖的心意围绕其间。


看到民众那边因为自己旁边那两位而更加激动,王泽又往自己另一边看了看说悄悄话的燕秋山和知春,感觉自己真的是瞎了眼坐在这两对中间,撑都撑死了,不由分说地和张昭换了位置。


无辜受牵连的张昭一脸懵:“?”老大我也不想坐着啊啊啊!


张昭委屈,张昭不敢说。


————————

感觉这次的期中考没有考好,哇呀呀呀,心态要爆炸了,好多题目根本就不应该错,但却因为我粗心大意了,太崩溃了。


方

宣:
我与你之间

相隔已千年

我阅过这世俗万千

却依旧对你留恋

我与你初见

在欲望阴谋前

一次复一次的忘却

又一次次浮现

我是你手中一把剑

心中一点火焰

从此生死相依

爱恨两难全

你是我涅槃中轮回

三十六道的欲念

度陵飞雪

渡不尽你与我的劫

盛:
我与你再见

于今生赤渊

又是欲望阴谋前

莫笑我可怜

我与你的缘

辗转于世间

不伦不义的断言

怎及你眉眼

我是你背脊中一把剑

那我算不算火焰

以我身为刃

赠与这人间

你让我蹉跎过岁月

终觅得你真颜

永安天晴

“好久...未见”

宣:
我与你之间

相隔已千年

我阅过这世俗万千

却依旧对你留恋

我与你初见

在欲望阴谋前

一次复一次的忘却

又一次次浮现

我是你手中一把剑

心中一点火焰

从此生死相依

爱恨两难全

你是我涅槃中轮回

三十六道的欲念

度陵飞雪

渡不尽你与我的劫

盛:
我与你再见

于今生赤渊

又是欲望阴谋前

莫笑我可怜

我与你的缘

辗转于世间

不伦不义的断言

怎及你眉眼

我是你背脊中一把剑

那我算不算火焰

以我身为刃

赠与这人间

你让我蹉跎过岁月

终觅得你真颜

永安天晴

“好久...未见”

阳关入梦

宣叽✖️陛下
谁能想到我居然刻了两个月呢,游戏使人颓废/叹气

素材源 @白色柚木 ,感谢太太授权

宣叽✖️陛下
谁能想到我居然刻了两个月呢,游戏使人颓废/叹气

素材源 @白色柚木 ,感谢太太授权

柯亦异意
我等了三千年你说殊途就殊途

我等了三千年
你说殊途就殊途

我等了三千年
你说殊途就殊途

醉兮兮

余烬(三)


《烈火浇愁》阅读体


——人物归P大,ooc归我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不带死球的玩


『宣玑的脚刚踏入林中,周围就忽然起了浓雾,能见度迅速降到了一米以内。接着,一道白光从林间射出来,在两人身上扫过,林间传来一声轻响,有个机械音说:“身份验证通过,请小心脚下。”』


“哇塞,好高级啊!好想去啊!”


异控局众人:“……”等你来了别后悔


『这里就是传说中的“异控局”。属于神秘的“有关部门”之一,负责识别、监控、处理各种非自然事件。像什么“吸血蝙蝠入境”、“城市内河出现不明漩涡”、“三头水怪事件”等等,都归他们管。』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好一段时间了,但还...

余烬(三)


《烈火浇愁》阅读体


——人物归P大,ooc归我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不带死球的玩


『宣玑的脚刚踏入林中,周围就忽然起了浓雾,能见度迅速降到了一米以内。接着,一道白光从林间射出来,在两人身上扫过,林间传来一声轻响,有个机械音说:“身份验证通过,请小心脚下。”』


“哇塞,好高级啊!好想去啊!”


异控局众人:“……”等你来了别后悔


『这里就是传说中的“异控局”。属于神秘的“有关部门”之一,负责识别、监控、处理各种非自然事件。像什么“吸血蝙蝠入境”、“城市内河出现不明漩涡”、“三头水怪事件”等等,都归他们管。』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好一段时间了,但还是好不习惯,感觉这个世界太玄幻了。”


“这个世界总是一次又一次的提醒我只是女娲甩出来的泥点子。”


『“黄鼠狼进鸡窝吧,”肖征嗤笑一声,随即又正色下来,又问,“你到底为什么突然松口,答应进异控局?”

宣玑:“我夜观天象……”

“说人话。”

“哦,我妈说,没编制不好找对象。”

肖征被他气得七窍生烟,转身就走。』


宣玑拉了拉旁边的盛灵渊,说道:“看,有了编制后,对象不就来了吗?”


肖征:“……”这鸟人脸皮越来越厚了!


『刚逛完夜市的宣玑趿着拖鞋路过,坐旁边围观了一会,津津有味地吃完了二斤小龙虾,完事顺手放了把火,做了道红烧蝙蝠……还燎没了肖队长半边眉毛,从此,与异控局结下了不解的孽缘。』


王泽:“果然老肖的毛发就是留不住啊。”


“你们能不能不要总是cue这一点!宣玑,灭发之仇我与你不共戴天!”


『他轻轻地摸了摸自己的左手食指,那手指上竟然有一枚隐形的戒指,只有接触时才出现,戒面是块血红的石头,没有一点杂色,可惜中间裂了一条缝,宝石显得黯淡无光,死气沉沉的。』


盛灵渊听到这段话,眸色暗了暗,旁边的宣玑握住他的手,说:“灵渊,已经过去了,我们还会有更好的未来。”盛灵渊笑了笑,没有说话,却暗自握紧了宣玑的手。


『方才肖主任跟催命似的,宣玑随便点了三个人就匆忙出来了,这会仔细一端详,才发现这三位真是各有各的一言难尽。

           

           …………


宣玑:“……”

他忽然觉得累,因为刚凭借一己之力,单枪匹马地挑起了部门的平均颜值,好生疲惫。』


平倩如听到这里,不禁回想起后勤部以前的日子,这么多年,很多感情都是做不了假的,但终究不是同路人,斯人已逝,最重要的是活好当下。


『宣玑叫住他:“这人叫什么?”

         “盛灵渊,”肖征说“他自称叫盛灵渊。”』


宣玑就在十指相扣的姿势抬起盛灵渊的手亲了亲,说:“陛下,你出场了。”


盛灵渊斜看了他一眼:“是啊,一出来你就想弄死我。”


宣玑:“……咱们半斤八两吧。”




——————————

终于考完了,本来想昨天晚上码字的,但我被沉浸在了一梦江湖中,然后又打算今天上午码字,结果被王俊凯这个大猪蹄子给吸引走了,终于,在下午的时候,我终于开始码字了emmmmmm


这个星期期中,下个星期就要开家长会了,我好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