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盲女

35万浏览    9320参与
百岚薇琪
《约定》★黑执事靓仔&time...

《约定》
★黑执事靓仔×富家小姐盲仔
★ooc警告

软件使用时一直在卡导致作者气出心脏病差点摔手绘板现在正在抢救😇😇😇

《约定》
★黑执事靓仔×富家小姐盲仔
★ooc警告

软件使用时一直在卡导致作者气出心脏病差点摔手绘板现在正在抢救😇😇😇

寻影之烟

【蝶盲】neverland 3

木屋内简易的摆设,木桌、单人床、两张椅子以及一些木柜。仅仅是满足一个人生活的摆设。端上桌来的是简单的炖菜、面包和沙拉。“尝尝看,合不合口味?”被那样期待的目光看着,海伦娜舀起一勺炖菜。入口鲜美,蔬菜的甘甜融进了汤里。好吃的滋味在嘴里蔓延开。温暖的家庭料理的味道。想到家里,海伦娜的眼神黯淡下去了。不知道父亲还好吗……“怎么了?不好吃嘛?妾身是不是放错了什么调料啊……”海伦娜摇了摇头:“没有哦,美智子小姐。是好吃到让我想到了父亲。不知道父亲过得如何……”美智子沉默了,不合礼仪地站了起来,走到海伦娜身边,摸了摸她的头:“那么,亚当斯小姐可以回家看看呢。您的父亲一定会在那里等您呢。”突然的亲密动作让海...

木屋内简易的摆设,木桌、单人床、两张椅子以及一些木柜。仅仅是满足一个人生活的摆设。端上桌来的是简单的炖菜、面包和沙拉。“尝尝看,合不合口味?”被那样期待的目光看着,海伦娜舀起一勺炖菜。入口鲜美,蔬菜的甘甜融进了汤里。好吃的滋味在嘴里蔓延开。温暖的家庭料理的味道。想到家里,海伦娜的眼神黯淡下去了。不知道父亲还好吗……“怎么了?不好吃嘛?妾身是不是放错了什么调料啊……”海伦娜摇了摇头:“没有哦,美智子小姐。是好吃到让我想到了父亲。不知道父亲过得如何……”美智子沉默了,不合礼仪地站了起来,走到海伦娜身边,摸了摸她的头:“那么,亚当斯小姐可以回家看看呢。您的父亲一定会在那里等您呢。”突然的亲密动作让海伦娜再次满脸通红:“谢谢您……美智子小姐真是个温柔的人啊……”嘴角微微上扬。“妾身并不是什么温柔的人呢。”不着痕迹地抽回自己的手,并坐回位置的美智子说到。看着海伦娜惊愕的表情,美智子又补充了一句:“说笑的哦~”“美智子小姐……请别吓我好嘛……”委屈的神情让美智子不自觉得笑了起来:“好~”

用餐过后,海伦娜要求让自己帮忙收拾餐具,但是被美智子拒绝了。于是,海伦娜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自己要回家嘛?自己是如何来到这个岛上的呢?又是为何要来到这里呢?海伦娜想不通。一定遗忘了什么关键的事情。那是什么呢……

“亚当斯小姐在想什么呢?还在想念您的父亲嘛?”清理好餐具的美智子问到。海伦娜顿了一下,回答到:“美智子小姐,这里到底是哪里?”“永无乡。”不假思索的回答。“不,不是这个。这里属于哪里?我是个盲人,不可能复明的。在这里我却复明了,这不是真的!虽然,我极力希望这是真实!但是我知道,这并不是!”混乱的思绪越来越多,无法解开困惑的海伦娜渐渐狂暴起来。美智子走了过来,轻轻地拥抱了海伦娜,就如同莎莉文老师一样:“这里是个奇幻的地方,不适应也没关系。妾身会陪着你的。亚当斯小姐,您累了,休息一下吧。”

她的好意过于突然,她的表现过于温柔,只是……自己为何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很熟悉。熟悉到自己也不敢相信的地步。想法太多,思考起来让自己的脑袋倍感压力,海伦娜索性放弃了思考,任由美智子将自己抱到床上。“睡吧,亚当斯小姐。”权当是被这个人的声音蛊惑吧,睡吧……海伦娜闭上了眼睛。

“不,妾身没有!啊……为何……不肯放过妾身……我好恨!”梦里一位漂亮的妇人被蝴蝶帽针刮伤了脸颊,一道一道,鲜血淋漓。在妇人被施刑的不远处站着一位老人,冰冷得看着这一切,直至妇人满身伤痕痛苦地死去。下一幕,毁了容的妇人周身满是怨气,凝聚成一个戴着恐怖面具的身影。那身影突然冲到了自己面前。“啊!”尖叫声打碎了夜晚的宁静。接着灯亮了,海伦娜眼前是担忧的美智子:“亚当斯小姐,您做噩梦了吗?”海伦娜擦了擦额头的汗珠,依旧惊魂未定。


暮弦云湾

【灵魂启示录】第十六章 新的落脚点

涉嫌的犯人都被抓了起来,一切也都恢复了平静。但是离长途车出发还有一段时间,所以他们选择在这里暂时玩一会儿。


两天后,他们在这里吃晚饭。这家饭店的主人,一看就知道他非常有个性,只要你来光顾,就一定会误以为自己穿越回了古代。 蜡笔似的褐色,把隔墙和桌椅铺盖得满满当当,茂盛的吊兰被放置在高处,透出一股郁郁葱葱的气息,让人感觉心旷神怡。


“我还真没想到这里是你工作的地方。”鉉星对正在旁边擦桌子的员工说道,那人不是别人,正是伊灵被绑架来报信的悠桉。


“我就说你怎么会在这里出现。”鉉星想要与他友好的交流。他相信华炎所说的话。这人其实挺好的,就是有些傲娇。悠桉好像不领情,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涉嫌的犯人都被抓了起来,一切也都恢复了平静。但是离长途车出发还有一段时间,所以他们选择在这里暂时玩一会儿。


两天后,他们在这里吃晚饭。这家饭店的主人,一看就知道他非常有个性,只要你来光顾,就一定会误以为自己穿越回了古代。 蜡笔似的褐色,把隔墙和桌椅铺盖得满满当当,茂盛的吊兰被放置在高处,透出一股郁郁葱葱的气息,让人感觉心旷神怡。


“我还真没想到这里是你工作的地方。”鉉星对正在旁边擦桌子的员工说道,那人不是别人,正是伊灵被绑架来报信的悠桉。


“我就说你怎么会在这里出现。”鉉星想要与他友好的交流。他相信华炎所说的话。这人其实挺好的,就是有些傲娇。悠桉好像不领情,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继续干自己的事。


“原来这里可以遇见这么多同伴啊!”光明对坐在这一桌的所有人说道:“我真是太走运了!”


“真正幸运的是他!”悟轩用打趣的口吻说到,眼神像着鉉星。


“别这样讲啦!”鉉星的脸瞬间变得红彤彤的,像是别人知道了他的秘密一样。


“警长说的没错。”坐在悟轩旁边的可可说道,此时她正在检查伊灵伤痕累累的手:“如果你不走运的话,那我们就不会有警长叫来的增援帮助了,到时候我们就不会像现在一样一起在这里吃饭了。是吧,伊灵。”


可是伊灵一直低着头,好像在沉思着什么。


“伊灵?”可可感觉到有些不对,拍了一下她。


“啊!”伊灵回过神来:“嗯,是的,没错!”


可可担心的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只是被……被吓到了而已!”


“是吗?”


“她现在看起来可不是被吓到那么简单。”可可听见艾米丽的声音在她耳边回响。


“那你怎么看呢?”


“很遗憾,我无法判断。”艾米丽摇了摇头:“但是以我的习惯,我会表现的自然一些,然后对她进行深入观察。”


“这样好吗?”


“我建议是这样。”


可可暗暗地点了点头。


发现伊灵不对劲的,不止可可一个人。雪茗的目光看似不经意地向这边瞄了一眼,然后被武宣的话语勾回:


“不过现在又不太幸运的事了。我们的住宿期到了,也没有多余的钱在这里住了。”


“什么?”鉉星弹了起来,差点儿打翻了桌上的茶杯:“我们现在又回不去,你让我们晚上住哪儿?”


“有的开支我没有计算到,这是我的失职。”


“我记得……你家就在不远处吧。”这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众人把目光锁定在一旁擦桌子的悠桉身上。而悠桉的眼神锁定着伊灵:“上个月我在过来的路上,看见你在那里面弹钢琴,你住那,对吧?”


伊灵再次愣住了,然后匆忙的点了点头:“对,没错,我家是住那里。”


“那我们晚上可以在你家留宿一下了!”光明听到后兴奋地说道。


“光明!”海伦娜皱起了眉头,用有些着急的语调说道。心思细腻的她早就发现了不对头,但是光明就没有这么厉害了。


“只是因为情况特殊暂时留一下而已,有什么不对吗?”光明不以为然的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可是,人家父母同不同意还是个问题。”小或看似已经有了一些阅历,这样提醒道。


“怕什么?我们又不是强盗,而且不是还有位警长在这儿吗?”光明一边说一边看向了悟轩。


悟轩干咳了几声,目光射向了那茂盛的吊兰。


“那你们呢?”光明看下了在座的剩下的人。


“只是有点好奇,住不住还得看她。”这是鉉星的回答。


“小子,成熟了呀!”幸运儿感叹道。


“闭嘴!”鉉星小声的怼了一句。


“我觉得去别人家不太好吧!”可可感觉伊灵手上的温度在消失,如果她没有呼吸的话,可可也许会把她当成尸体了。


“自己决定吧,伊灵同学。”雪茗轻描淡写的说,但目光却没有离开悠桉。悠桉又开始擦另一张桌子,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伊灵低着头,皱着眉,紧紧的抿着嘴唇,脸上好像没了血色,这对于她来说好像是一个世纪大难题。或者说是对她判了死刑。但最后还是艰难的说出了两个字:“可以……”


“谢谢!”光明开心地说道,他并没有注意到可可那可以冰封一切的眼神。


“那你家应该没多远吧?”


“不远,差不多也就两公里……”她回答着,就像一个例行公事的人偶。


“这样真的好吗?”可可担心的问道。


“没事,只是……”伊灵又一次看见了那男人拿着啤酒瓶砸向那个女人,女人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家里……有点儿乱……”


Oka Ruto

|。・・)っ♡

我退坑了还在磕哇

|。・・)っ♡

我退坑了还在磕哇

久乐-Joy

论队友渡劫该怎么做「误」
「草稿画风预警」

论队友渡劫该怎么做「误」
「草稿画风预警」

咕咕咕的凉粉儿

摸鱼混更!

我码的完吗?!下一章那么甜我码的完吗?!我可以开车吗?!

ok第二张是临摹的小丑女,侵删


摸鱼混更!

我码的完吗?!下一章那么甜我码的完吗?!我可以开车吗?!

ok第二张是临摹的小丑女,侵删


特蕾西是珍宝哦

机盲组?
算吧,不算吧,反正都是单独画的,那就不打tag了。
下次画个蜘机还是前机呢?

机盲组?
算吧,不算吧,反正都是单独画的,那就不打tag了。
下次画个蜘机还是前机呢?

暮弦云湾

【灵魂启示录】第十五章 意料之外

这个夜晚看起来朦朦胧胧,也许在古代都是刺客最喜欢的时机。他们总会在暮色的隐蔽下,在屋檐上飞行,好似一只黑色的乌鸦。到第二天人们才会发现离奇的事件一一有人已经死了。


但是对于现在,这两个年龄只有十几岁的孩子,虽然说有一个人现在的灵魂不止十几岁。他们现在做出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但实际上内心的恐惧总是会时不时的袭击他们的心房。他们不是刺客,只是没有太多阅历的孩子。虽然有着意想不到的机灵,但是他们的机灵逃不过这真实的恐惧折磨。


他们走在一条地下通道里。没有光芒的照亮,没有强大的力量为他们庇护。地面上的坚硬和安全感从他们身上悄然流逝。就算可可现在的灵魂是在多次庄园游戏中生存下来的艾米丽,她也...

这个夜晚看起来朦朦胧胧,也许在古代都是刺客最喜欢的时机。他们总会在暮色的隐蔽下,在屋檐上飞行,好似一只黑色的乌鸦。到第二天人们才会发现离奇的事件一一有人已经死了。


但是对于现在,这两个年龄只有十几岁的孩子,虽然说有一个人现在的灵魂不止十几岁。他们现在做出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但实际上内心的恐惧总是会时不时的袭击他们的心房。他们不是刺客,只是没有太多阅历的孩子。虽然有着意想不到的机灵,但是他们的机灵逃不过这真实的恐惧折磨。


他们走在一条地下通道里。没有光芒的照亮,没有强大的力量为他们庇护。地面上的坚硬和安全感从他们身上悄然流逝。就算可可现在的灵魂是在多次庄园游戏中生存下来的艾米丽,她也会感觉到害怕,因为地下室的经历给她的只有那难以忘怀的压迫与后怕。


“他们就在这里吗?”鉉星的声音在这地下通道中回响,使寂静被击得支离破碎。他想通过这样的嘈杂来将自己的恐惧模糊化。


“有很大的可能。”可可望着前方,不想让他看见自己害怕的表情,即使她把表情隐藏的很好。


“那,那就,继续前进吧……”


“你是怎么发现这地下通道入口的。”在这地下通道深处的地下室,被黑暗填满的监牢中,光明试着对他的新伙伴交流。


“是艾玛发现的。”伊灵仍然无法挣脱束缚她的铁链,她只能坐在地上,双手支撑着快要被铁链拉下去的腰,对他说道。


“园丁发现了什么?”


“那里的土壤很明显不对劲。”艾玛用着伊灵的嘴巴对他解释道:“我做过大量的园艺,我知道土壤该是什么样子。那一层土壤明显就是铺上去的!”


“这样啊!”


“你这样会吓死人的!艾玛。”伊灵有些慌张的大声说道。


“不过……”光明看着她手上和腿上的铁链:“那个玩意儿我真的解不开,好像是需要钥匙的。”


“我没有怪过你啊。”伊灵说道,她隐藏起了自己痛苦的表情。她试图利用自己弹钢琴,手指灵活的优势想解开它,没有一点用处。唯一一点用处就是让她手指渗出了鲜血。


“喂!你们两个竟然还这么有闲心在聊天。”一个蒙着脸的男人站在外面说道。


“如果是以前的话,老大才不会给你们清闲的机会。”男人身后传来另一个声音。


海伦娜已经听过了外面的声音,她推测至少有三个成年男人在外面。在这里唯一的一个女人已经离开了,想必那个老大就是那个女人。


“一天到晚都在这儿看着看着看着,烦死了。”


“那我们怎么办?”


“凉拌吧。”站在门口的男人说:“真不知道这段时间老大为什么犯起了花痴!”


“哐当!”像惊雷一般,这突如其来的巨响震住了在场所有人。那声音听起来是外面那扇铁门被强行踢开了。


“他们就在这儿吧!”鉉星站在门口,对里面大声喊道,他这是在示威,他知道光凭他们的身体是斗不过那群成年人的。


早在没有把门撞开之前。


“可……不,艾米丽,我听说你的力气好像很大来着。”鉉星问道:“这是真的吗?”


“……”一瞬间,可可的脸变得通红了起来:“谁,谁说的呀?造谣造的过分了呀!”


“年轻人,你为什么要这么说啊?”幸运儿又摆出了一副教育的口吻:“虽然说人家治疗的时候可以把萨贝达先生摁住,但你也不能说她力气大呀。你以为他是你看的动漫,那个美漫画风的金发呆毛肌肉男啊!”


“那是欧尔麦特!”鉉星强调道。


“那不就对喽!”幸运儿继续解释道:“我们亲爱的黛儿小姐还会研究中国的医学,她能摁住对应的穴位,使人无法动弹或击中要害。”


“也就是说我得靠近对方才好,”可可说道:“所以我们现在的处境也很危险。”


“那意思就是说你去偷袭?”


“可能……吧。”


“就这样,我来吸引住他们的注意,你就趁机下手吧!”


回到现在。


该死!鉉星想:我知道会有人把守,但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啊!可可,我的命运就交给你了。


他们早就侦查好了,这里除了大门,还有一条通风管道。身材纤细的可可一定能从那里进来,然后把他们放倒。


“什么嘛,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来呢。”离他最近的那个男人不以为然的说道:“原来只是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


“但是这个小毛孩会给你带来怎么样的惊喜呢?”鉉星故意笑了起来,只有他自己感觉到,他脸都快僵了。


“这个小孩儿可能真的有些本事,我们最好不要惹他。”站在中间的男人说道。


“咚!”的一声,最靠近牢门的人应声倒下了。两个男人回头一看,可可双手拿着一根铁管子,呆呆的站在他们面前。


鉉星慌了。他忘记了一个重要的物理知识点:声音可以传递信息。


“原来只是会这点招式的小孩子,小孩儿果然还是小孩儿啊。”


“你……你别得意!小心我们,我们还有杀手锏。”


“什么呀?让我们瞧瞧呗。”男人挑衅似的点了一根烟。


“我,我们……”鉉星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看了一下可可。可可已经被另一个男人按在了地上,他头一次感觉到了姜还是老的辣,这些在社会上混的小混混比他们更有经验。


“怎么办呢?”


“鉉星同学,快跑!”在监牢里的伊灵听见了鉉星的声音,向外面大喊道。


“为什么要跑呢?你们团聚了不是更好吗?”男人从口中吐出了一团烟雾,看起来像是决定他们命运的仲裁人。但更像是一位死神。


“是啊,团聚了不是更好吗?”这个声音改变了场上气氛。


“是谁?是谁在说话?”男人嘴里含着的烟掉在了地上,差点儿烫坏了他最新买的皮鞋。


“谁?”这个人站在了鉉星的身后,那是悟轩的面孔:“当然是来抓你们的人喽!”


悟轩身后窜出几个武警,制服住了那个男人。控制住可可的那个男人一下子慌了,下意识丢下了可可,想要夺门而出,但不一会儿也被制服了。


“已经没事了。”悟轩说道:“要问理由,因为我来了!”


“不要学这句话呀,太煞风景了!”鉉星他咆哮了一声。


可可恢复了自己身体控制权,她惊呆了,她感到自己低估了艾米丽的医术。自己只带了紧急药品而已呀。


与她一样惊魂未定的人不止鉉星,伊灵,还有住在光明身体里的海伦娜,她隐隐听见了一个声音在耳边回响。


我不会放弃你的,海伦娜酱!


楠鸦

来谈谈海伦娜

对于海伦娜,个人最开始的映像是个柔弱女子,文文静静的,和我的喜好完全不同。【真香警告】(我比较喜欢奈布那一类的,莫名热血沸腾)

后来翻起同人后才发现柔弱和羸弱是组反义词……(奥义•柔弱碎颅杀!三层柔弱巨力什么的)是的我就是被这位“柔弱”的小姐这么征服了,我爱她。

之后就是玩语c皮了海伦娜后才开始正式了解她的。

海伦娜啊……是个外表柔弱内心坚强的人吧。(现在看看好像哪里不对)

这位乐观努力温和的失明小姐,最开始与现在完全相反。

出了病服的皮肤自己又刚好攒足了快乐石买了,就主皮海伦娜的病服了。嗯我超随意,皮完后才爱上人家。

然而,病服是所有海伦娜里面最不同的一个。小蛋糕们是活泼开朗的,...

对于海伦娜,个人最开始的映像是个柔弱女子,文文静静的,和我的喜好完全不同。【真香警告】(我比较喜欢奈布那一类的,莫名热血沸腾)

后来翻起同人后才发现柔弱和羸弱是组反义词……(奥义•柔弱碎颅杀!三层柔弱巨力什么的)是的我就是被这位“柔弱”的小姐这么征服了,我爱她。

之后就是玩语c皮了海伦娜后才开始正式了解她的。

海伦娜啊……是个外表柔弱内心坚强的人吧。(现在看看好像哪里不对)

这位乐观努力温和的失明小姐,最开始与现在完全相反。

出了病服的皮肤自己又刚好攒足了快乐石买了,就主皮海伦娜的病服了。嗯我超随意,皮完后才爱上人家。

然而,病服是所有海伦娜里面最不同的一个。小蛋糕们是活泼开朗的,音波小姐是安静稳重的,海西小姐是成熟稳重(?好像和音波没多少区别)的,学院红是充满希望的……(懒,也忘了还有哪些皮肤她们又有什么特征)但是病服小姐,是海伦娜人生中最黑暗的时期,刚刚失明。

她变得很暴躁,毁坏了自己的玩具(海伦娜生病时才一岁多,手刃玩具bushi),情绪不稳定,在约翰(海伦娜的父亲)的日记里有写到过,这位睿智的父亲却慌了手脚,竟然冒出“多准备点玩具(给海伦娜毁坏)”的想法。

我到现在还没明白这位有耐心的睿智老父亲是怎么想到这个的,至少看出了他的耐心……吧……

之后就是病好了,约翰先生教海伦娜用鼻子,耳朵和双手感受世界,但是至于海伦娜为什么不是因为父亲而是因为老师莎莉文老师情绪才稳定下来的并没有明确表示,可能是刚开始莎莉文女士还是个正直好青年?

“海伦娜,控制你的行为,年轻的女教师站在海伦娜的背后,双手搭在女孩的肩膀上。”——盲女推演日记

海伦娜一直接受着家庭教师莎莉文女士的教育,并且学会了许多东西,而那个生活在女性不被公平对待的时代的莎莉文女士发现了海伦娜的天赋。她想靠着海伦娜让女性也能被平等相待,虽然后面走歪了。

她让海伦娜假装聋哑盲人,因为五官的缺陷,再加上海伦娜在写作上的天赋,让海伦娜成为了焦点,莎莉文女士也因此备受关注。

但是她走歪了。莎莉文女士像控制提线木偶一样控制着海伦娜,因该也是因为这个才有的雅典异乡人的皮肤吧(傀儡娃娃的装扮)。也许就是因为莎莉文女士过度的控制,她成功的在海伦娜人生中第二次让海伦娜感到恐惧,可喜可贺,所以我们有了不愿醒来的女孩。(被打)

再就是约翰先生收到了一封盲文信件,他看不懂(废话),交给了海伦娜。幸亏没有给莎莉文女士(松口气)。海伦娜虽然一直被莎莉文女士控制着,但她也是想要成为一名文学家的,如果不是莎莉文女士的控制她可能都不会来庄园。为了完成“女性平等”的目标(事实上我觉得她的目标已经是让自己受关注了,如果她是那么无私的人怎么会这样控制海伦娜!不过也可能只是为了平等而做出这种行为,也许之前给她带来了不少伤害),莎莉文是不会允许海伦娜去上学的,一个可能是因为当时应该是没有教聋哑盲人的老师和学院,海伦娜去上学会暴露她只是失明的事实;一个就是海伦娜去上学后会大大减少创作时间,对莎莉文很是不利。所以海伦娜才偷偷离开前往庄园,于是我们有了末路假期!多了一只可以吸的娜娜耶!(被打。你是来谈海伦娜的还是来耍流氓的)

雅典异乡人是冷漠的,因为她的情感被把握在家庭教师莎莉文女士的手上。

不愿醒来的女孩是胆怯的,她逃避着现实。

病服是脆弱,暴躁的,她只是太小了无法理解这种变化(取自老父亲的日记)。

她们三是盲女家族为数不多的负面啊,所以我爱她们(???你什么毛病)。咳,我爱所有海伦娜,没有偏袒的!这话说出来我自己都不信……但是还是都爱啦。

海伦娜虽然被莎莉文女士控制了所有的行为,但她也认识到了几点:

“要成长为史无前例的英雄,就得经历所有你不会再扮演的角色。”莎莉文女士的原话。

“弱小就是你最强大的武器。”(原文“弱小也能够成为武器,我会把你变成一个奇迹,海伦娜。”写私设另一面的时候想到的)

哇喔,看到莎莉文女士对海伦娜这么说的时候我心底有那么一丝丝对莎莉文女士的好感增加了那么一点点,但这位正直女青年(大概)也是从这会儿彻底歪了。这句话让海伦娜整个人都变得不同了,我感觉在推演故事最后的:

“每个人都需要这样的机会,哪怕只有一次也好。我想凭借自己的意愿做一次选择,尽管我还未曾明确这意愿是什么。但是人总要踏出这一步,不是吗?老师”

说明了什么,虽然打心眼里认为海伦娜是纯正的白切白,但是脑洞大的我凭着这几句就把海伦娜想成了一位老奸巨猾(?被打)城府深重的心机大姐大(?这鸟没救了打死算了)。她也许是自己偷偷跑出来的,也许不是,谁知道呢。反正无论如何我都爱她。

不同时期的海伦娜有着不同的性格,现在在庄园里的海伦娜,应该是位坚强执著善良礼貌的柔弱(?)女子吧。

相信我我是个盲吹。
————————
其实当初注意到海伦娜是因为玩第五语c不想和别人重角色所以看上了这位和我差不多瞎的女孩。

我真的不是盲黑,信我。

今天的傻楠鸦依旧是一只傻鸟。

糖烟ty

今天第一局和昨天最后一局



p3是私设的盲女,大概明天能上色(盲女胜率太高总觉得要画点什么嘚瑟一下)

今天第一局和昨天最后一局




p3是私设的盲女,大概明天能上色(盲女胜率太高总觉得要画点什么嘚瑟一下)

一只晨星砸
@D5霍格沃茨paro企划组...

@D5霍格沃茨paro企划组
是社子里的蝶盲厌离梗点图啦~~~
调戏女学生(bu shi)的美智子教授我超爱!!!
建议配合文一起看:
http://d5hpparo.lofter.com/post/1fca953e_1c67a16e6 (渣渣文笔请原谅)

@D5霍格沃茨paro企划组
是社子里的蝶盲厌离梗点图啦~~~
调戏女学生(bu shi)的美智子教授我超爱!!!
建议配合文一起看:
http://d5hpparo.lofter.com/post/1fca953e_1c67a16e6 (渣渣文笔请原谅)

D5霍格沃茨paro企划组

【霍格沃茨paro(蝶盲)】厌离

*目录

*作者:   @一只晨星砸 

*日常求三连暴击

*点个关注让我们相约每周六日早十点

*粉丝群宣→欢迎来到霍格沃茨大礼堂,门牌号「750380998」

*校报社开学纳新中,详情见目录第一条或入群询问


  海伦娜觉得自己最近一定是犯了天狼星。


  离宵禁只剩下了半刻钟,她还在一条不知名的走廊上转悠,一面暗自寻思菲欧娜小姐会不会一个索命咒弄死自己。


  该死的列兹尼克,突然说自己的课本落在了魁地奇球场,然后把一脸懵的海伦娜扔在了原地。凌乱了数十分钟后,海伦娜终于确定这位炼金狂热分子已经把自己忘得一干二净。带着高度...

*目录

*作者:   @一只晨星砸 

*日常求三连暴击

*点个关注让我们相约每周六日早十点

*粉丝群宣→欢迎来到霍格沃茨大礼堂,门牌号「750380998」

*校报社开学纳新中,详情见目录第一条或入群询问

 

  海伦娜觉得自己最近一定是犯了天狼星。


  离宵禁只剩下了半刻钟,她还在一条不知名的走廊上转悠,一面暗自寻思菲欧娜小姐会不会一个索命咒弄死自己。


  该死的列兹尼克,突然说自己的课本落在了魁地奇球场,然后把一脸懵的海伦娜扔在了原地。凌乱了数十分钟后,海伦娜终于确定这位炼金狂热分子已经把自己忘得一干二净。带着高度近视和夜盲症,她成功地……走了一条转向宿舍反方向的楼梯。


  于是结果可想而知。


  在心里将特蕾西和无辜的级长“问候”了三百遍后,海伦娜终于听到走廊那边传来了动静。


  一个身着酒红色长袍的东方女子踱着步子向这边走来,一头黑发随意地挽在颈后。她并未仔细地留意走廊里的情况,直到发现角落里一道幽怨的目光正盯着自己。


  “……迷路了?”


  美智子哭笑不得地看着这个女孩子,印象里她是很腼腆的,对自己一直是战战兢兢,看到自己恨不得打个地洞躲起来。自从飞行课结束之后,就基本上见不到她了。


  “嗯嗯……”海伦娜一脸委屈地点点头。她刚才一直没有看清这位教授的面容,直到那轻柔的嗓音响起,海伦娜才后知后觉地发现---


  “啊啊啊啊美智子教授!!!”她“腾”地从地上爬起,脑袋却不小心磕在柱子上,疼得一动不敢动,整个人以一种极其扭曲的姿势斜靠在墙上。美智子看着她尴尬的小表情,还是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抱、抱歉教授,我可能违反宵禁了,我、我现在就愿意接受惩罚……”


  美智子俯视着那张涨红的小脸,越发掩饰不住内心的笑意。“哈哈,紧张什么,我会和大家解释清楚的。”她轻轻点了一下海伦娜的眉心,明知对方是好心,海伦娜还是轻微颤抖了一下。“……谢……谢谢美智子小姐……”还没等道谢的话说出口,美智子就不由分说地拉起她的胳膊,搀着接近瞎子的海伦娜向前走去。


  既使接受了美智子教授的好意,海伦娜却并没有放下本能的戒心。美智子也感觉到了这一点。她冷不丁用一只手拍在女孩的肩上,故意提高嗓音道:“亚当斯小姐-----”


  “哎哎?!”她条件反射地抖了一下,活像只受惊的兔子。美智子无奈地指了下她面前的画像,示意她快点进去。


  “呐,我不方便进去,就送你到这里吧。”美智子顿了一下,似乎还有什么要说出口,但最终还是沉默着,只是轻柔地用指尖拂过了女孩的发鬓,转身走下了楼梯。


  海伦娜回到宿舍后,特蕾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扑了过来,可怜巴巴道:“呜……海伦娜刚才去哪了,我到处找不到你,还以为你被密室的怪物吃了………”


  呃……海伦娜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决定不听特蕾西的解释。她“哼”地扭过头去,却听见了室友疑惑的声音。


  “海伦娜……你头发上是什么?”


  “嗯?”她没有反应过来,伸出手才发现,在刚才美智子教授碰触过的地方,正别着一枚精致的发卡。


  她恍惚了一下,一副熟悉又陌生的画面与眼前的景象融合,又在一刹那消失。空无一人的小镇里,和服女子温柔地搂住颤抖的盲眼女孩,鬓上蝴蝶发卡的流苏触到了她的脸颊。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好像是美智子教授很珍视的东西……”特蕾西一本正经地捧着脸道,“从日语翻译过来,应该是……‘厌离’。”


  厌离……


  海伦娜不明白它的意思是什么,但她明白它对于美智子的份量。


  那是一段与魔法无关的记忆。


  那是一段被她掩藏的青春。


淵鳴

攻想畫攻攻的海倫娜(´・ω・`)

攻想畫攻攻的海倫娜(´・ω・`)

虽苓膏
因为不会指绘所以只有这种幼稚园...

因为不会指绘所以只有这种幼稚园画风
╮( •́ω•̀ )╭

因为不会指绘所以只有这种幼稚园画风
╮( •́ω•̀ )╭

楠鸦
没有滤镜的海伦娜,之前那个颜色...

没有滤镜的海伦娜,之前那个颜色看不得看不得……

没有滤镜的海伦娜,之前那个颜色看不得看不得……

楠鸦
丑陋自戏。海伦娜还在医院的时候...

丑陋自戏。海伦娜还在医院的时候岂止是巨力盲女,半点大的小朋友手刃玩具!(bushi)好了随便看看就好,太丑了……

丑陋自戏。海伦娜还在医院的时候岂止是巨力盲女,半点大的小朋友手刃玩具!(bushi)好了随便看看就好,太丑了……

咖啡豆

沙雕段子就好啦~因为开学没有太多时间,海伦娜我不能完全画的一毛一样,最后一张图是自己在本子上面画完描的,但是百分之百的原创,谢谢大家支持!!!

沙雕段子就好啦~因为开学没有太多时间,海伦娜我不能完全画的一毛一样,最后一张图是自己在本子上面画完描的,但是百分之百的原创,谢谢大家支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