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相二

699.3万浏览    13854参与
岚家的Choco(璃)

【相二】喂!你包养我吧!(14)END

前文指路:目录 { 二 (五)}


喂!你包养我吧!(14)


猫窝


看了一下更新日期,真的很抱歉,因为忙着战札幌控,又因为当时订机票时错误地订了香港飞,所以一直很担心,事实上如果不是有港珠澳大桥,我不可能安全地来回香港,所以这文的最终章一直拖着没写完。

还是那句话,即使他们结婚,我还是能磕这CP。如果你看过控上的他们,你不会否定他们之间的感情。如同我担所说,二宫是他的大亲友,他们人生从十几岁相知相识到现在,这份感情是如此真实,如此真挚。

我怎么毕业?

我怎能毕业?

他们相视的一个眼神,一个笑容,从来都不是假的。

我一直庆幸并羡慕他们有彼此...

前文指路:目录 { 二 (五)}


喂!你包养我吧!(14)


猫窝


看了一下更新日期,真的很抱歉,因为忙着战札幌控,又因为当时订机票时错误地订了香港飞,所以一直很担心,事实上如果不是有港珠澳大桥,我不可能安全地来回香港,所以这文的最终章一直拖着没写完。

还是那句话,即使他们结婚,我还是能磕这CP。如果你看过控上的他们,你不会否定他们之间的感情。如同我担所说,二宫是他的大亲友,他们人生从十几岁相知相识到现在,这份感情是如此真实,如此真挚。

我怎么毕业?

我怎能毕业?

他们相视的一个眼神,一个笑容,从来都不是假的。

我一直庆幸并羡慕他们有彼此在身边,我相信他们都会幸福,作为饭,这也是我的幸福。


新文已经构思得差不多,希望仍有朋友愿意陪我一起磕,也希望脱饭的人不要回踩,竹马是带我入岚坑的人,是我心头的宝贝。

只是,我的三次元已经越来越忙了,更文的速度会越来越慢,别嫌弃呀~~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感谢仍愿留在竹马这的你!




21Days🍂

BGM:カタオモイ



“我的竹马世无双”


是11.13那天开始剪的视频


有擅自改歌词 注意避雷


说是剪了竹马 其实更像是表现了我对两位先生们的一场盛大的单恋


他们之间永远不是单箭头



“戦友であり、大好きな親友です。”


“二宮和也に幸あれ!”



我的A先生和N先生


愿你们 幸福健康。



b站av76232078 

BGM:カタオモイ




“我的竹马世无双”


是11.13那天开始剪的视频


有擅自改歌词 注意避雷


说是剪了竹马 其实更像是表现了我对两位先生们的一场盛大的单恋


他们之间永远不是单箭头




“戦友であり、大好きな親友です。”


“二宮和也に幸あれ!”




我的A先生和N先生


愿你们 幸福健康。




b站av76232078 

hiroC的逗猫柿x

【竹马】未来可期(R)

  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_____

  婚后有感/ABO/废话连篇/剧情不行靠车撑

  今天欺负尼尼不是特别狠x 搞太快质量差,我已经被掏空了


——————

  宁静的午后,相叶雅纪抱着篮球从室外回到家里,他的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汗珠从他的额头滑落在颈侧,带着年轻人的朝气,他刚用钥匙打开门就听到了争吵声,单方面的。


  自从他的父母出国工作以后他就被年长十多岁的兄长接到了他的家里去住,相叶心里并不喜欢自己的哥哥,尽管他每个月给家里寄着大笔的生活费,但他全年都不怎么回家,短...

  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_____

  婚后有感/ABO/废话连篇/剧情不行靠车撑

  今天欺负尼尼不是特别狠x 搞太快质量差,我已经被掏空了



——————

  宁静的午后,相叶雅纪抱着篮球从室外回到家里,他的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汗珠从他的额头滑落在颈侧,带着年轻人的朝气,他刚用钥匙打开门就听到了争吵声,单方面的。


  自从他的父母出国工作以后他就被年长十多岁的兄长接到了他的家里去住,相叶心里并不喜欢自己的哥哥,尽管他每个月给家里寄着大笔的生活费,但他全年都不怎么回家,短暂的几次家人团聚也都因为他暴戾的性格搞得一团糟。


  但未成年做不了选择,相叶计划着升学考试以后填报其他城市的大学迅速远离这个地方,直到他遇到了二宫和也,他哥哥法律上的配偶。


  二宫和也是在他高一那年被哥哥带回了家里,是个有着清香栀子花味道的omega,刚刚分化为alpha的情窦初开的少年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就失了神,相叶见过不少的omega,他也知道这种性别的人大多数都是漂亮的,但二宫比他见过的所有人都要精致。


  吹弹可破的皮肤白的透明,流畅的下颌线和高挺的鼻梁,面无表情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冷漠疏远,但相叶清楚,那个人的内在纤细又温暖,笑起来的时候柔软的脸颊肉会微微鼓起像个撒娇的豆柴。他觉得二宫太美好了,又聪明又漂亮值得所有人去呵护他宠爱他。


  所以他更加的恨他的哥哥,他不明白二宫这么美好的人为什么在他哥哥那里就那么一文不值。他们从很早以前就争吵不断了,无论何时都是他哥哥毫无预兆的朝着二宫发火,甚至砸坏了很多东西把家里弄得一片狼藉。


  直到他第一次动手打了二宫,然后摔门而去。相叶听到动静走出了自己的房间,他下了楼,看到小小一只的二宫蹲在地上用手捡着地上被摔碎的玻璃渣,那双在他眼里异常可爱的奶油面包一样的小手被划得血淋淋的滴着血,他连忙冲过去把二宫拉了起来,二宫的表情有些茫然,一侧的脸颊上印着可怖的巴掌印。


  明明被打的人不是他,但相叶还是湿了眼眶,他把瘦弱的omega揽进了自己的怀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二宫被他抱的有点痛,但他仍然笑着安慰着相叶。


“别哭啦雅纪君,我没事的。”



  他的哥哥工作很忙,每天都回来的很晚,有的时候甚至夜不归宿,所以照顾他的责任全部都落在了二宫的肩上,换作以前相叶放了学一定会在外面拖拖拉拉到很晚才回家,自从二宫来了家里以后他几乎是下课铃刚响就往家里冲。


  对相叶来说每天最期待的事情就是二宫对他说的“欢迎回家”。


  吃过饭以后两个人并肩坐在沙发上看综艺,一起被逗的大笑,二宫没比他年长几岁,两个人之间也没什么代沟,相处的格外融洽。


  相叶问过他,你为什么要和他结婚,你幸福吗。


  二宫什么都没说,他的猫唇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只是笑着把相叶的头发揉的乱糟糟的,相叶也笑着把人顺势勾进自己的怀里,悄悄的嗅着二宫身上的花香,和他哥哥刺鼻的烟草味道。二宫太擅长隐藏自己,但相叶却发现最近的自己已经能够读懂他了,可能是每天的朝夕相处培养出来的能力,也可能是二宫已经对他放下了防备。


  那天放学后,相叶一如既往的回到了家里,他打开门就听到了二宫隐忍的哭泣声,还有空气中融合在一起的烟草和栀子花味道。

🚙:https://m.weibo.cn/3480095445/4440062551141886


————

 在我心里笃就是互相守护着对方,只要他不幸福的话就带他走吧,两个人一起去冒险

綠色奇異果

[高/渡]同一條心

*簡略
*我很無言,因為評論我無法回覆,所以…我很難過……

*獸醫高圓寺達也
外科醫生渡海征司郎

概要:

1.

夕陽光輝照射在兩位少年側臉上。
一個跪坐在的哭泣一個則冷冷的看著哭泣的同伴。
他們其實在為一隻受到凌虐而死的小狗默哀,哭泣的少年因為與小狗有莫大的牽絆所以哭的特別凶。
反觀冷冷看著同伴哭泣的人,他並是心底不難過,他是清楚自己要是跟同伴一起哭的話事情會很難收拾,所以他強忍住自己的傷痛而選擇冷漠觀看。
「…達也,我們該離開了。」
冷冷的少年默默的說著。
「征司郎…」
「?」
被叫的人疑惑的看著對方起身,臉上的淚水以及鼻涕依然還在。
「我決定…我決定以後...

*簡略
*我很無言,因為評論我無法回覆,所以…我很難過……

*獸醫高圓寺達也
外科醫生渡海征司郎

概要:

1.

夕陽光輝照射在兩位少年側臉上。
一個跪坐在的哭泣一個則冷冷的看著哭泣的同伴。
他們其實在為一隻受到凌虐而死的小狗默哀,哭泣的少年因為與小狗有莫大的牽絆所以哭的特別凶。
反觀冷冷看著同伴哭泣的人,他並是心底不難過,他是清楚自己要是跟同伴一起哭的話事情會很難收拾,所以他強忍住自己的傷痛而選擇冷漠觀看。
「…達也,我們該離開了。」
冷冷的少年默默的說著。
「征司郎…」
「?」
被叫的人疑惑的看著對方起身,臉上的淚水以及鼻涕依然還在。
「我決定…我決定以後…以後我一定要當個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能為尾巴治療的醫生。」
高圓寺達也強忍住哭泣,堅定的告訴自己的朋友渡海征司郎。
「嗯…是你的話一定辦的到。」
給予他肯定,身為高圓寺的摯友渡海是溫柔的看著對方。
「那,征司郎也一定要成為厲害的醫生喔!就像你父親一樣。」
高圓寺興奮對渡海大吼,換來了對方嫌棄眼神。
「不用你說,我當然也會這麼做。」

2.

「唉!你離開大醫院了。」
泡茶的高圓寺醫生傻眼的看著自己的摯友。
然而,他的摯友則是相當冷靜的將快被灑滿的水壺給提高杯子挪到自己面前。
「反正遲早的事,何況我的事情已經解決所以也沒必要留在那。」
一臉厭世的表情,向來不改變自己作風的渡海醫生是默默喝下茶水。
十多年前,高圓寺與渡海曾在那夕陽的光輝下都發誓過自己要當上出色的醫生。然而,現在的兩人雖然成功都當上自己夢想中獸醫以及外科醫生,只是他們放棄各自廣大的世界而選擇渺小的地方生存著

綠色奇異果

[相二]你不再的日子

*波多野卓巳醫生
  科學家神樂龍平

等待的第六百一十七天……
換算下來是一年又兩百五十二天…
再以每小時單位換算下的時間是一萬四千八百零八小時,也等同於八十八萬八千四百八十分鐘…


……
………

我這才發現,你不再日子使我這麼灰暗而空洞。

---------

停下手邊的電腦資料,身為科學家的神樂放空的回想起在六百一十七天前,波多野醫生告知自己的事。

『出國進修?』
當時還與波多野醫生一同吃飯的時間,神樂是在聽到後便忽然停住手邊要喝水的動作,他,愣愣的看了坐在他眼前的人兒。
『對不起!因為醫院方面實在是找不到什麼合適的對方,我雖然已經推託好幾次不過...

*波多野卓巳醫生
  科學家神樂龍平


等待的第六百一十七天……
換算下來是一年又兩百五十二天…
再以每小時單位換算下的時間是一萬四千八百零八小時,也等同於八十八萬八千四百八十分鐘…


……
………

我這才發現,你不再日子使我這麼灰暗而空洞。

---------

停下手邊的電腦資料,身為科學家的神樂放空的回想起在六百一十七天前,波多野醫生告知自己的事。

『出國進修?』
當時還與波多野醫生一同吃飯的時間,神樂是在聽到後便忽然停住手邊要喝水的動作,他,愣愣的看了坐在他眼前的人兒。
『對不起!因為醫院方面實在是找不到什麼合適的對方,我雖然已經推託好幾次不過…』
波多野醫生用著自己生平最厲害的唇舌來解釋一切,但,卻被神樂默默的打住。
『去吧…醫生。』
神樂淡淡的說著這句話。
『龍平,你…』
聽著波多野的聲音,神樂明白他在心痛,心痛自己過於直白的要他離開去一段很長沒有自己的地方。
『網路很發達,醫生不是都三不五時的傳訊息給我嗎?所以啊…醫生…』
『…』
安靜聽著神樂講出的每句話,波多野則是再之後緊閉雙眼嘆氣的聽從決定,決定前往遙遠的地方去進修。

(明明是自己這麼說的…)
將身軀往椅子後方仰望天花板,神樂疲憊的摘下眼鏡揉著輕柔自己的任何一個疲憊不堪的地方。
「請問…神樂桑…?」
同為工作同事的其他人們都停下手邊的事情看向神樂,於是神樂只能嘆氣的起身將剩餘的資料交給眼前的同人。
「我今天有事,能幫我處理剩下的地方嗎?」
看著對方困惑接住自己的資料,神樂用著不快不慢的音量對他說著。

下午三點多…

神樂在離開研究室之後來到了常與波多野醫生一同吃下午茶的地方。
「仔細想想…都是醫生強迫要我一同陪他吃點心的…」
坐在常與波多野一同常坐的位子上,神樂開始懷念起以前的事情。
當時的神樂是在被強迫下與波多野醫生一同在這吃點心,而且還被迫要吃下一口他不怎麼喜歡甜食。
「雖然很不甘心,不過那時真的很好吃呢…」
神樂溫和看著眼前那盤跟當時一模一樣的點心,於是他便緩緩拿起餐具緩緩吃下。
「果然啊…」

下午五點多…

神樂來到了常與波多野醫生一起散步的地方。
「…」
他望著四周是一片寂靜,但,天空確是出現一片明亮的橘紅色的夕陽美景,於是他便拍下來看著這張照片。
「發給他…沒問題吧!」
晚上七點多…
神樂開車回到自己的住處。
他看著門外的樣子,忽然間想起每次波多野醫生堅持要與自己擁抱才肯離去的模樣,這讓神樂不禁的笑了起來。
「…看著空盪盪的地方在傻笑什麼?」
開啟玄關的大門,自己的雙胞胎弟弟Ryu用著嫌棄的眼神藐視自己。
「不是什麼重要的事。」
神樂無奈的回應,在他慢慢進家門之後他便發現一雙熟悉鞋子。
「Ryu…」
神樂難以言喻的看著與自己幾乎一模一樣外表的弟弟,只見對方指向他的書房,神樂便踏著他從沒不會有的步伐快速開啟那道門。
「啊!歡迎回家啊!龍平。」
「…」
看著一直隨意的人兒,神樂無奈的將身體靠向門邊。
「你知道這句話該由我來說嗎?」
「哈哈!不覺得都剛剛好嗎?畢竟我算是在你回來之前…」
一直不斷驕傲自己到來的事跡,忽然眼前一個黑影把自己包圍著,下一秒是來自神樂的大大的擁抱。
「你不再的日子我很想你,波多野卓巳。」
「……我也是喔!」
反手抱住他身軀的人兒,波多野醫生是輕輕撫拍他的背,悄悄的在他耳邊說。
「你不再我身邊的日子我也想你。」

綠色奇異果

[相二]不願意承認


*虛構

為什麼你總是這樣…
為什麼總是要這麼溫柔…
為什麼每次在難過的時候從要忍受…


……
………

因為你總是這麼溫柔,所以我決定用我的方式來推你一把。
By二宮和也

---------

「今天一如往常被吐槽很慘。」
櫻井拍著相葉的肩膀說著。
現在是剛錄完節目的休息時間,成員們正一個個回休息室準備一小時後的另一個開始。
「沒辦法,因為這就是二宮的溫柔。」
拿著手機看著服飾網站,相葉開心的回應櫻井的話,只見櫻井是笑著輕拍他的肩膀隨後去做自己的事。
「相葉桑。」
「怎麼了?」
松本忽然在安靜的時刻突然跟相葉說話,搞得相葉雖然被嚇了一大跳,不過卻很理...


*虛構



為什麼你總是這樣…
為什麼總是要這麼溫柔…
為什麼每次在難過的時候從要忍受…


……
………

因為你總是這麼溫柔,所以我決定用我的方式來推你一把。
By二宮和也

---------

「今天一如往常被吐槽很慘。」
櫻井拍著相葉的肩膀說著。
現在是剛錄完節目的休息時間,成員們正一個個回休息室準備一小時後的另一個開始。
「沒辦法,因為這就是二宮的溫柔。」
拿著手機看著服飾網站,相葉開心的回應櫻井的話,只見櫻井是笑著輕拍他的肩膀隨後去做自己的事。
「相葉桑。」
「怎麼了?」
松本忽然在安靜的時刻突然跟相葉說話,搞得相葉雖然被嚇了一大跳,不過卻很理性的回應。
「你對二宮的看法到底是什麼?」
「蛤啊?」
松本過於莫名的話題以至於相葉鬧迴路無法思考,而一直離他們有些距離的二宮是抬頭從手中的遊樂器回神對向他們。
「MJ桑,你可以在我不再的時候在問這件事嗎?」
「…」
松本聽了只是隨性擺擺肩膀然後做自己的事,而二宮只是看著一頭霧水的相葉繼續靠在大野身上打遊戲。

時間到了大家都要回家的時刻,松本又跑來找相葉。

「松潤今天很反常唉…」
帶著口罩,相葉小聲的對著松本。
「就只有今天反常,快說我在休息室問的問題。」
反常的松本帶著相當時尚的帽子、墨鏡以及全身散發光芒的衣物(在相葉眼裡看來)盯著相葉完全不放過。
「嗯…反正不管怎麼說小和有小和的溫柔在,松潤不也明白這點嗎?」
「是沒錯…」
默默拿下墨鏡,松本認真的看著一直瞇眼看他的相葉。
「你沒帶眼鏡嗎?」
「有帶啦…不過就…」
正當無奈的相葉想回松本自己的眼鏡不知道丟去哪裡的時候,二宮忽然來到他們之間。
「你怎麼在這?」
松本問,對方只是懶懶的回覆他一句後便伸手拿出一副眼鏡盒。
「啊!我的眼鏡。」
相葉高興的從二宮手中接過,然後相當用力的握住二宮的手上下搖晃表示謝意。
「…手都快被你弄斷了…」
二宮面無表情的揉著自己的手說著。
「嘿嘿,謝謝你幫忙。」
戴上眼鏡,相葉取下口罩向二宮道謝。
「以後要注意啊!笨蛋桑」
「好啦!再見。」
與相葉揮手道別,相葉這才注意到松本居然還站在原地。
「你還不走?」
「有的時候…二宮只是不願意承認某事…」
松本緩緩的說而相葉則是難道問號的看著他。
「你多保重,我走啦!」
「唉!」
看著戴上墨鏡的松本緩緩離去,相葉驚訝的佇立在原地看著對方的背影。
(之前…問過二宮,但是他始終不承認那份溫柔,那個只對相葉雅紀最特別的溫柔。)
以上,是松本潤的總結。

綠色奇異果

[高/渡]缺少一角的心臟

*簡略

人物:

獸醫高圓寺達也
外科醫生渡海征司郎

概要:

1.
我們從小一起長大的。
征司郎在我的映像中是個普通的男生,即是有智慧有自己本身的男生。
我一直認為他會永遠不變,一直保持現在的他而他也這麼說過。
『人生有什麼好變的,不過就是在經過社會歷練才有所以成長。』
這是當時我們一起在夕陽西下的河道路口旁,他看著河水所說的事情。
當時我只是抱著球,傻傻的注視著那個時候說著帥氣話的征司郎。

2.
在十年後的時光之後,成為準獸醫的高圓寺是在經過一陣接著一陣的事情上不得不獨自一人撐住一間獸醫診所的醫生。
雖然他現在心情和平常一樣,帶著笑容與溫暖的語氣對待每個來...

*簡略




人物:

獸醫高圓寺達也
外科醫生渡海征司郎


概要:

1.
我們從小一起長大的。
征司郎在我的映像中是個普通的男生,即是有智慧有自己本身的男生。
我一直認為他會永遠不變,一直保持現在的他而他也這麼說過。
『人生有什麼好變的,不過就是在經過社會歷練才有所以成長。』
這是當時我們一起在夕陽西下的河道路口旁,他看著河水所說的事情。
當時我只是抱著球,傻傻的注視著那個時候說著帥氣話的征司郎。

2.
在十年後的時光之後,成為準獸醫的高圓寺是在經過一陣接著一陣的事情上不得不獨自一人撐住一間獸醫診所的醫生。
雖然他現在心情和平常一樣,帶著笑容與溫暖的語氣對待每個來到他診所的顧客與被他稱為尾巴的小動物們,但,在他內心伸出卻有個更無法彌補傷痛。
「好累啊…」
已經要漸漸接近夜晚,在疲憊準備要離去的高圓寺突然聽到大門被打開的聲音。
「獸醫在嗎?」
一個急促但又不失去冷靜的聲音傳到他耳裡,這讓高圓寺嚇的急忙跑去一看。
「渡海!」
「…高圓…寺?」
一個驚喜一個疑惑,兩人就此當機在原地看著對方…
要不是有大吉的汪汪提醒,兩人真會忘記在渡海身邊有著一隻受重傷的小狗狗。

3.
「你同意我很驚訝。」
高圓寺說,他泡著熱茶說著。
「怎麼…難道你不歡迎我住進…」
嫌棄對方的笑容,渡海手拿起高圓寺剛泡好的茶水慢慢喝下。
今天的高圓寺醫生工作很清閒,閒到有不少顧客不是來請他幫忙治療他們家的毛小孩而只是單純送物品或與高圓寺醫生談天說地。而現在的時間,不知為何上門的渡海是與高圓寺一起回味過去與現在的時光,而且他們還聊著未來要住在一起的事。
「征司郎不是都喜歡獨自一人嗎?我一直怕你會毫不留情的拒絕我說的合租房子的事。」
高圓寺醫生輕輕撫摸躺在他腿上的大吉邊看向渡海醫生,只見渡海醫生不知為何惡狠狠的瞪大吉。
「唉…征…征司郎?」
高圓寺醫生結巴問渡海醫生,不過對方一句也不說,只是拿起自己給他的毛毯蓋住他自己臉。
「這是要告訴我你要睡覺吧!」
說著正解的高圓寺醫生無奈的繼續撫摸大吉。

阿犬疫苗🐾

从2月份左右入坑以来就一直待在竹马

竹马 竹马 情义和时间构成的竹马

是第三个人永远无法代替的 在一段时间来我也写了些东西 竹马是我待的最久也是产出粮最多的cp

另一个人的到来并不能说明cp毕业(对我来说)

他只能说明一个人有了新的归宿

但婚姻的前半生他的归宿只有一个人——只有相叶雅纪

他们的前半生都一起度过 不论多久 竹马还是竹马

之后也会继续产出竹马 但cp向可能就很少了

a坑还会继续待的

之后转向sa了 感谢各位在我写竹马这段时间都陪伴

感激感谢

也感谢二宫先生 相叶先生

谢谢二位给了我一个夏天的梦

秋天来了 梦也该醒了。

从2月份左右入坑以来就一直待在竹马

竹马 竹马 情义和时间构成的竹马

是第三个人永远无法代替的 在一段时间来我也写了些东西 竹马是我待的最久也是产出粮最多的cp

另一个人的到来并不能说明cp毕业(对我来说)

他只能说明一个人有了新的归宿

但婚姻的前半生他的归宿只有一个人——只有相叶雅纪

他们的前半生都一起度过 不论多久 竹马还是竹马

之后也会继续产出竹马 但cp向可能就很少了

a坑还会继续待的

之后转向sa了 感谢各位在我写竹马这段时间都陪伴

感激感谢

也感谢二宫先生 相叶先生

谢谢二位给了我一个夏天的梦

秋天来了 梦也该醒了。

纪堂

【相二】对方辩友

相二,梗,随手打,有毒难懂。

想辩题想魔障的N和写论文写魔障的A,写完才发现有点像INFP和INTP的人格碰撞(并没有)。

全程隐晦荤话,对话体,流水账。

      “对方辩友,请正面回复我的问题,你究竟要不要与我进行亲身互动。”

      “ニノ,我文献还没看完。”

      “请问对方辩友,你今晚能看完文献吗?”

      “看不完。”

   ...

相二,梗,随手打,有毒难懂。

想辩题想魔障的N和写论文写魔障的A,写完才发现有点像INFP和INTP的人格碰撞(并没有)。

全程隐晦荤话,对话体,流水账。

      “对方辩友,请正面回复我的问题,你究竟要不要与我进行亲身互动。”

      “ニノ,我文献还没看完。”

      “请问对方辩友,你今晚能看完文献吗?”

      “看不完。”

      “好,所以你只是在躲避这件事情,你已经明确给出了你的答案。感谢对方辩友的答复。”

      “ニノ,你不必这么敏感……好,现在我放下了,我来亲身接受你的质询了。”

      “现在是文明社会,请对方辩友不要动手动脚,偷换概念,人身攻击,出尔反尔……你别直接压上来!”

      “我现在想要与我男友彼此满足马斯洛第一层次需求,请问对方辩友愿意吗?”

      “基于我方对于爱情的判准,我方更接受马斯洛第三层次及以上的需求。所以,在没有达成共识的情况下,请对方辩友先从我身上起来……我说的不是让你撩起来我的帽衫。”

      “ニノ,我懂你深藏的意思的。傲娇嘛,都这样。”

      “希望对方辩友能够言行如一,前几天是您方明确表态,说文献看多了会有效降低自身欲望。今天又在这里公然发表有悖于您方观点的言论,这样前后矛盾的态度,毫无逻辑的表述,我方无法赞同。”

      “我本来也就没有和ニノ持相对方啊。而且,我再这样研究下去海洋文学,说不定心理就会建起一座辉煌无比的金阁寺哦?”

      “对方辩友,您这属于诡秘的直觉主义,是非理性的。”

      “劳伦斯也没有说要在床上讲究理性哦?”

      “您这属于以偏概全,逻辑不成立。”

      “ニノ啊……有种说法是说,日本人对于海洋观念是在明治维新后变得特别明显的。”

      “所以?”

      “所以,研究日本与海洋的关系,可能会变得让人有一定的侵略性。比如,你身体的这里,是濑户内海……你别缩起来啊。”

      “那还请对方辩友的指尖不要在我身体上划来划去。”

     “再比如,这里是太平洋,这里是日本海……”

     “对方辩友,请您……”

     “再比如,这里是我的私人领海。”

     相叶雅纪吻了上去。

    

     可能过了一世纪之久,两个人才分开。

     “对方辩友。”二宫和也清咳了一声。

     “对方辩友,我现在要开始殖民侵略了。”相叶雅纪望着他,笑了出来。

没了。

是我被辩论论文双重压榨时的诡异心理活动。

解释下,本段对话大概讲述了的内容是:

二宫和也问,相叶雅纪你要不要和我doi;相叶雅纪说我要看文献写论文(研究日本海洋方向的);二宫和也说,行,那你他妈的就别来了;相叶雅纪反悔了,说那不行我就得来。

这种小学生吵架爱情故事。

马斯洛第一层次需求是生理需求(包括性),第三层次是社会需求(包括爱情和性亲密)。

日本文学里,海洋意识比较重的一个作家是三岛由纪夫,其代表作《金阁寺》里的主人公就是因为过分爱慕金阁寺的美,所以在性上总会萎。这里只是当个梗,别上升太高。

劳伦斯,这里是指那个情爱大师。

殖民侵略,指大家都知道的那事儿。

一張廢紙

【竹馬/相二】那個人什麼夫的(R)

先試打了一點,本來想讓雅紀好好欺負小和但還是沒辦法 可惡


-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545/sh/da099ce6-1f19-4f83-9e04-a6de1e8da565/b19ccb11de8693d70323a31eb65ec743


-


其實我不會所有文都丟來老福特,段子之類的都會丟在臉書的小帳

所以有臉書的有興趣可以來看看!(?

就叫 二宮和也的甜不辣


byゆかり  2019.11.16 晚上

先試打了一點,本來想讓雅紀好好欺負小和但還是沒辦法 可惡


-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545/sh/da099ce6-1f19-4f83-9e04-a6de1e8da565/b19ccb11de8693d70323a31eb65ec743


-


其實我不會所有文都丟來老福特,段子之類的都會丟在臉書的小帳

所以有臉書的有興趣可以來看看!(?

就叫 二宮和也的甜不辣


byゆかり  2019.11.16 晚上


翌心一翼

有机会一定要亲眼去看看他们呀,演唱会真的超级感动。在唱trouble maker的时候竹马居然跳了UB的舞蹈,哭到晕过去。拔哥哥在あいさつ的时候,还说了nino真的很喜欢他呢,不过又补了一句真的很喜欢他犯错。虽然最近发生了很多,但是竹马的感情好szd呀!彩带飘下来的时候真的泪流满面吧,一起走过了这么多年真好…真的,如果有机会一定要看一场con,真的会一辈子不脱饭吧!

有机会一定要亲眼去看看他们呀,演唱会真的超级感动。在唱trouble maker的时候竹马居然跳了UB的舞蹈,哭到晕过去。拔哥哥在あいさつ的时候,还说了nino真的很喜欢他呢,不过又补了一句真的很喜欢他犯错。虽然最近发生了很多,但是竹马的感情好szd呀!彩带飘下来的时候真的泪流满面吧,一起走过了这么多年真好…真的,如果有机会一定要看一场con,真的会一辈子不脱饭吧!

宇宙中的星塵

記梗

青梅竹马的两个人


相叶和二宫双方家里的关系很好,他们的母亲从初中开始就是朋友,自然他们的孩子从小到大都一起玩乐


曾经说过如果孩子一个是alpha 一个omega一定要他们结婚


旁边的朋友一直觉得相叶和二宫是一对的,但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两个人只是单纯的朋友


两人在学校亲密无间,但是只有二宫心里苦,喜欢又不敢说,怕破坏两人之间的关系,认为既然相叶当自己是朋友那就一直当朋友下去吧


心里的心酸只有自己能懂


但是聪明如二宫,却始终没有想过相叶对自己的想法原来是......


没错!这就是一个双向暗恋的故事!...

青梅竹马的两个人



相叶和二宫双方家里的关系很好,他们的母亲从初中开始就是朋友,自然他们的孩子从小到大都一起玩乐



曾经说过如果孩子一个是alpha 一个omega一定要他们结婚



旁边的朋友一直觉得相叶和二宫是一对的,但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两个人只是单纯的朋友




两人在学校亲密无间,但是只有二宫心里苦,喜欢又不敢说,怕破坏两人之间的关系,认为既然相叶当自己是朋友那就一直当朋友下去吧



心里的心酸只有自己能懂





但是聪明如二宫,却始终没有想过相叶对自己的想法原来是......







没错!这就是一个双向暗恋的故事!




*全世界都知道我们互相喜欢,就只有你看不懂




*是一个典型的梗,但我就是喜欢,怎么样不行吗嘿嘿





写的时候可能会改一点点设定吧


不过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写着一遍,毕竟我有很多文还没写完~任性的我





最后,祝nino生活美满幸福!💕


一張廢紙

【竹馬/相二】波多野&渡海(R)

把前幾天寫的小短篇丟上來,順便跟大家報告今後的走向


-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545/sh/9dc774f0-5200-4d80-beb7-ad31fca65fbc/722f1fa44b0e5b0f39191542f6349747


-


本來是想快點打完信號燈牛郎那篇後續的,結果學校校慶加上出道日的賀禮製作導致現在還卡在最後一段車,抱歉💦

關於尼結婚這事也想了很多,但最後還是決定照舊

我要繼續嗑CP,對我來說他結婚就是在維基百科上面多了已婚兩個字而已,竹馬兩人間的互動還有感情是不會變的,我永遠都是竹馬女孩💚💛


如果不能接受...

把前幾天寫的小短篇丟上來,順便跟大家報告今後的走向


-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545/sh/9dc774f0-5200-4d80-beb7-ad31fca65fbc/722f1fa44b0e5b0f39191542f6349747


-


本來是想快點打完信號燈牛郎那篇後續的,結果學校校慶加上出道日的賀禮製作導致現在還卡在最後一段車,抱歉💦

關於尼結婚這事也想了很多,但最後還是決定照舊

我要繼續嗑CP,對我來說他結婚就是在維基百科上面多了已婚兩個字而已,竹馬兩人間的互動還有感情是不會變的,我永遠都是竹馬女孩💚💛


如果不能接受的可以取追了,畢竟之後還有機會會打拔x人夫尼呢😊


妍♪

【本宣】全糖去冰(沙雕段子)合集

占TAG致歉

时期可能比较敏感,但是还是一起宣了吧

P1封面,P2+P3(自己瞎搞搞的)特典(书签*2),实物会比图片颜色偏亮


CP:翔润/相二/KKL/(少到可以无视的)横雏

收录内容:至今为止发布的所有全J向段子+部分散段子(虹为主,少量笃)+一篇有点腻的小甜饼,共计约6.2万字,总页数约176p

   ※考虑了一下要不要删除相二相关,但姑且还是留下了,购入请注意。

定价:42r(本体+特典)

   ※如果不要特典的话备注一下就好啦


因为上次的本子似乎有想要的小朋友没有买...

【本宣】全糖去冰(沙雕段子)合集

占TAG致歉

时期可能比较敏感,但是还是一起宣了吧

P1封面,P2+P3(自己瞎搞搞的)特典(书签*2),实物会比图片颜色偏亮


CP:翔润/相二/KKL/(少到可以无视的)横雏

收录内容:至今为止发布的所有全J向段子+部分散段子(虹为主,少量笃)+一篇有点腻的小甜饼,共计约6.2万字,总页数约176p

   ※考虑了一下要不要删除相二相关,但姑且还是留下了,购入请注意。

定价:42r(本体+特典)

   ※如果不要特典的话备注一下就好啦


因为上次的本子似乎有想要的小朋友没有买到的,所以这次就先开预售啦

预售截止到12月3日,之后根据预售数量下印,12月中旬(我回国后!)统一寄出

   ※要是有同济(四平路校区)的小朋友想要自己拿的话可以单独戳一下我,之后给你本子的时候把运费还给你w


购入链接戳 → 这里(两个本子在一个链接里,注意不要拍错哦)

PS.不伦本的详情戳 → 这里


請務必先看一下簡介

【相二】Switch

*待授權翻譯文

*是「成為相葉桑戀人的方法」的續篇,為了劇情的連貫建議先閱讀前文

*閱讀前請先看一下簡介,若以上各項皆沒有問題,here we go!

——————————

番外

————

到此,此系列的第二部Switch就完結啦(給自己撒個花花w

第24章我後面應該還是會整章翻譯的,不過可能要過段時間。

下周會開始翻第三部 Baby love,之前也提過是主sj副竹馬,竹馬將正式退居助攻之位。

考慮到各方的因素,此博以後的翻譯將不再打tag。

Ps:子博的密碼會在下次更文時進行更換,具體提示屆時請大家關注簡介.

(如果大家還有...

【相二】Switch

*待授權翻譯文

*是「成為相葉桑戀人的方法」的續篇,為了劇情的連貫建議先閱讀前文

*閱讀前請先看一下簡介,若以上各項皆沒有問題,here we go!

——————————

番外

————

到此,此系列的第二部Switch就完結啦(給自己撒個花花w

第24章我後面應該還是會整章翻譯的,不過可能要過段時間。

下周會開始翻第三部 Baby love,之前也提過是主sj副竹馬,竹馬將正式退居助攻之位。

考慮到各方的因素,此博以後的翻譯將不再打tag。

Ps:子博的密碼會在下次更文時進行更換,具體提示屆時請大家關注簡介.

(如果大家還有什麼建議也歡迎私信或留言告訴我


morinino

感謝大家

佔tag 抱歉

看到好多喜歡的大大的感想文

心痛你們,也心痛所有篤飯。

還是想跟你們所有人說聲,


感謝所有在lofter的竹馬寫手!

感激遇到你們。

嵐依然是生命中重要的一環。


謝謝大家 

佔tag 抱歉

看到好多喜歡的大大的感想文

心痛你們,也心痛所有篤飯。

還是想跟你們所有人說聲,


感謝所有在lofter的竹馬寫手!

感激遇到你們。

嵐依然是生命中重要的一環。


謝謝大家 

今天也要笃工作时间谈恋爱

看到最近的合照里

拔哥都在搂着他的竹马

nino一定为了1112做了很多准备

也一定有很多自己的考量

而他的竹马

就一直这样护着他


“这是我的亲友选择的路,我会支持他”

“当你选择对抗世界,我会在你身边”


我的竹马啊呜呜呜呜

24年情谊无人替代

看到最近的合照里

拔哥都在搂着他的竹马

nino一定为了1112做了很多准备

也一定有很多自己的考量

而他的竹马

就一直这样护着他


“这是我的亲友选择的路,我会支持他”

“当你选择对抗世界,我会在你身边”


我的竹马啊呜呜呜呜

24年情谊无人替代


其徐如林

深渊(虹笃)4

     任何一个在道上混的人,都知道,情报是最最重要的事情。优先获得情报的人会赢,落后的人会输,有史以来就是这样。


  而洗白身份的坏人和黑白之间游走的灰人,更注重情报的有效,可靠,和及时。


  二宫和也倒是不太需求情报了。他又不打算插手黑道,最多就是倒倒外币炒炒股,对他赚到的钱做做理财,尽快攒够够花一辈子的钱。


  毕竟他现在最大的梦想不是功成名就,而是安稳的,自己度过余生。


  樱井翔已经住到二宫和也的房子里,每天按时上下班,和一个普通的精英警察一样。二宫和也感觉不到任何樱井翔下调的其他原因。难道真的是基层镀金?


  然而二宫和...

     任何一个在道上混的人,都知道,情报是最最重要的事情。优先获得情报的人会赢,落后的人会输,有史以来就是这样。


  而洗白身份的坏人和黑白之间游走的灰人,更注重情报的有效,可靠,和及时。


  二宫和也倒是不太需求情报了。他又不打算插手黑道,最多就是倒倒外币炒炒股,对他赚到的钱做做理财,尽快攒够够花一辈子的钱。


  毕竟他现在最大的梦想不是功成名就,而是安稳的,自己度过余生。


  樱井翔已经住到二宫和也的房子里,每天按时上下班,和一个普通的精英警察一样。二宫和也感觉不到任何樱井翔下调的其他原因。难道真的是基层镀金?


  然而二宫和也不可能轻易放下戒心。就算樱井翔真的不是来查他的案子,他也必不可能给樱井翔抓住一点把柄。 


  这两天,即使相叶雅纪再来二宫和也这里吃饭,二宫和也都不会再与相叶雅纪和樱井翔两个人喝酒了。因为他害怕万一喝醉,会暴露什么关于自己的事情给樱井翔。


  他甚至有些后悔透露了一点给相叶雅纪。不是他不相信这个朋友,而是……


  相叶雅纪总是有一种奇怪的正义感。


  但是其实樱井翔很少在房子里看到二宫和也,因为两人一个人的工作是昼伏夜出,另一个人是普通的朝九晚五。


  昼伏夜出的是二宫和也。樱井翔住进房子里后,除了相叶雅纪来吃饭,几乎没有见过二宫和也。


  这个没有大学文凭,又有极度优秀的大脑的男人,为了早日过上可以每天只用玩游戏的生活,选择的再就业职业是牛郎。


  对,就是那些明面上是哄女性开心,实际上是骗女性买酒的那种牛郎。


  牛郎来钱快,脱身快,就业快,没加班,还不会对二宫和也的宅男生活造成任何困扰。


  是一个一百分的职业了。


  二宫和也虽然平时为人淡泊对人际交往毫无兴趣,想伪装的时候他演技也不错。仅就职短短两个月,还卖艺不卖身,他就成了店里半年的销售冠军。


  相叶雅纪和他的新搭档走的很近,几乎到了寸步不离的程度——有时候他甚至会在早上来接樱井翔上班。


  松本润搬出去以后,二宫和也就没有再见过他。听相叶雅纪说松本润住在了一家饭店的老板家里,平时也兼职给饭店老板帮帮忙。


  但是松本润搬出去后第67天,与二宫和也会面了。一次很不愉快的会面,至少二宫和也很不愉快。


  二宫和也胃不太舒服。这是因为最近他喝了太多酒,又不好好吃饭的缘故。他和樱井翔都不会做饭,又懒得点外卖,偶尔吃饭都是相叶雅纪带着饭来,或者樱井翔在外面吃的时候顺便给他打包一份,有一顿没一顿的,没有低血糖只能多亏家里的巧克力和店里的小吃。


  酒吧老板看到在休息室里蜷缩成一团、不断冒冷汗的二宫和也,一问才知道,二宫和也在两个月前还完全不会喝酒,以及二宫和也已经很久没吃晚饭了。


  老板赶二宫和也下班出来吃晚饭,顺便好好休息。涸泽而渔的事情,聪明的生意人是不会做的。二宫和也能给他带来的利益很大。于是老板给二宫和也放了几天假,让二宫和也好好休息一下。


  二宫和也喝了些热水,吃了点店里刚出炉的鸡米花,感觉好受一点了,便穿着他的工作服——一套骚气的银色西装,在街上转悠。


  时间已经很晚了,还在街上乱逛的几乎只有无所事事的不良高中生,醉鬼和流浪汉,开着的店铺也不多。


  酒吧倒是爆满,门口也围着一些男男女女。二宫和也小心的避开所有人。


  快关门了的拉面店,已经关门了的甜品店,还有不复傍晚热闹的站式快餐店,这些都不是二宫和也的目标。


  他在觅食,但是他对这些食物没兴趣。


  要么就去前面街角的M记快餐吃汉堡吧。下定了决心,二宫和也加快了脚步。


  去M记要经过一条昏暗无灯的巷子。平时二宫和也并不会路过这里,不过今天他确实也挺饿的,加上巷子也不长,二宫和也便踏步这条他从未走过的巷子了。


  有一些建筑的后门开在巷子里。二宫和也知道这些建筑大多都是酒吧,期间可能有一两家其他店铺。在他经过一个垃圾桶的时候,他遇到了几个小混混。


  小混混之所以为“小”混混,是因为他们看起来年纪不大。虽然看上去比二宫和也大,但是这是因为二宫和也看起来小。


  混混都是高中生的年纪,有一个人甚至穿着像是校裤的裤子。三个人都没有染头发,头发也都不长,却带着耳钉,脸上却满是世故,让人不喜。


  二宫和也微不可查的皱着眉头。混混等于麻烦。他讨厌一切麻烦。他加快脚步,想快速从几个人身边过去,却在擦身而过的时候听到其中一个人吹了个口哨:“小哥,喝个酒吗?”


  “高中生就出来卖酒,生活很不容易啊。”其中一个穿着浮夸花衬衫的,叼着烟的男孩拍了拍二宫和也的肩膀。


  二宫和也闪身躲开,颇为厌恶的拍了拍肩,似乎是在拍灰。二宫和也加快脚步离开,却被拉住。


  “小哥,你哪个学校的?借我点钱用用呗?”混混弹舌,吊儿郎当的说。


  二宫和也心中没有一丝害怕甚至还有点想笑。看来虽然装扮不同了,这个年代的混混和自己上学时那个年代一样嘛。


  自己上初中时,高中部的混混就是这样的。


  “喂,我在和你说话啊,听到没?”穿着校裤的混混见二宫和也低着头不理他,逐渐爆炸,握着拳就挥过来。


  二宫和也头终于抬了头,虽然眼皮还是垂着,看起来漫不经心的。左手手随意的向上挡住挥出来的拳,右手成拳重重的挥了出去。


  一阵叮叮咣咣,穿着校裤的混混茫然的躺在一堆杂物中间,似乎没有反应过来自己被打了的事实。


  “混蛋!”剩下两个混混瞪大眼睛。很显然他们也没有料到自己会被收拾,举着拳头冲上来。


  二宫和也在心里默默的骂了一句,也没有反击,把墙边立着的钢管推下来滚了一地之后转身就跑。


  混混果然被卡了一下,等越过钢管的时候,二宫和也已经跑的有些远了。


  毕竟是刚从监狱里出来,二宫和也体力很好,一打三也不是打不过。但是他很饿,想吃饭。


  而且他不喜欢暴力,非常非常不喜欢。


  混混还年轻,体力居然和二宫和也有些相近,虽然追不上来,也一直跟在二宫和也身后,即使跑出巷子了还一直追着。


  二宫和也暗骂一声,索性不跑了,站在原地准备打架。


  他又不是棉花做的,遇到挑衅怎么会不生气。


  本来就饥饿,加上放假没有提成拿,他一肚子火,一点耐心都没有。


  是不是应该感谢有人送上来给他发泄?


  在二宫和也身前倒着两个人的时候,二宫和也也受了些伤,嘴角乌青,看得见伤口的被风一吹火辣辣的疼,更多的伤口看不见,但是有些影响活动。二宫和也扶着墙走到路灯下,卷起裤腿看腿上的伤。


  还好,伤的不重,不用去医院,休息几天自己就能好。


  “吱吖——”二宫和也身后的门开了。二宫和也转过头,看着松本润提着两大袋垃圾,正愣神的看着自己。


  “你……在这干什么?”


  十分钟后,二宫和也一边拿勺子挖着咖喱,一边听松本润抱怨着现在的小混混,表面上很感兴趣,实则烦躁不已。


  大学生果然也是学生,总是有说不完的话。松本润一直巴拉巴拉。二宫和也很疲倦,只想好好睡一觉。


  天不遂人愿,等到二宫和也千辛万苦终于吃完饭,准备告辞的时候,敲门声想起了。


  二宫和也探着头看松本润去开门,看到门口的樱井翔和相叶雅纪的时候愣了愣。


  “你们怎么在这?”樱井翔皱着眉说。


  “不……我在这打工,他在这吃饭?”松本润疑惑的说。


  “店主人呢?”相叶雅纪左顾右盼的说。


  一个皱着脸嘟着嘴的男人从店二楼下来,乱糟糟的头发表明他是被吵醒的。


  “大野先生?”松本润见了,打了个招呼。


  “我是这的店长,大野智。有什么事吗?”


  “不……”相叶雅纪有些疑惑,觉得自己是找错了。


  樱井翔拍了拍相叶雅纪的肩膀打断了他:“藤原浩也死了,目击者说昨天藤原追着一个人到了这里,我们来调查一下。”


  “唉?”大野智显然没有搞清楚状况,疑惑的看了看其余四人。


  二宫和也皱起眉头,想到了昨天的三个混混。应该就是他们吧。但是……


  “尸体在哪发现的?”松本润问。


  “嗯?”相叶雅纪没有反应过来。


  “我说,尸体在哪发现的。”


  樱井翔抬着眉毛说:“你们后门那条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