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相交线

240浏览    69参与
zy的平方

相交线

相交线——关于起名


这篇文呢,本来是叫做《平行线》的,与其相知相离再相逢,不如从一开始就并肩前进,但两人间的距离感也就不会消失。抱着虐一虐更健康的想法写了相交线。



关于内容


之前也提过,相交线是改过一点点剧本的,大概就是把郇然闪闪发光的形象削了削而已(对不起我错了。



最后关于文章


(那么写完这段就算是正式完结了,真突然



医务室的门今天依然没有修好。


文中大学回忆以高兴写得太长了。自己对君何兮纠结的样子表示恨铁不成钢。


写郇然其实是写笑比较多,君何兮就是各种翻眼睛(三百六十度翻白眼


书中正儿八经的名字只有三个,我自己也...

相交线——关于起名


这篇文呢,本来是叫做《平行线》的,与其相知相离再相逢,不如从一开始就并肩前进,但两人间的距离感也就不会消失。抱着虐一虐更健康的想法写了相交线。




关于内容


之前也提过,相交线是改过一点点剧本的,大概就是把郇然闪闪发光的形象削了削而已(对不起我错了。




最后关于文章


(那么写完这段就算是正式完结了,真突然




医务室的门今天依然没有修好。


文中大学回忆以高兴写得太长了。自己对君何兮纠结的样子表示恨铁不成钢。


写郇然其实是写笑比较多,君何兮就是各种翻眼睛(三百六十度翻白眼


书中正儿八经的名字只有三个,我自己也非常想吐槽,但还是向懒癌屈服了。


最后结尾急了一点。校长的形象有点垃圾,其实校长是个很怂的人,害怕学校风评不好,开除君何兮。害怕君何兮过得不好,关心君何兮。又因为九班的各位和自己的内心(应该是)最终招回君何兮。


最后的最后,是一个双性恋(就是我自己)想再逼逼两句。男女就像磁铁的两极,同性相斥,异性相吸。所以每对同性恋伴侣要拥抱在一起一定是克服了巨大的阻力的,可以不接受,但是请善待。


 


真的结束了 


唉嘿嘿(((o(*゚▽゚*)o)))

zy的平方

相交线——小番外

新年



“最近新年是越来越无聊了。”郇然和君何兮走在街上,没有爆竹声中一岁除,没有张灯结彩过大年,只有西津渡那已经做不出新东西的彩灯还说着新年的到来。君何兮越是抱怨道。


“是啊。”郇然耸耸肩应到。


“呼呜,”君何兮撅撅嘴,“然哥,有什么有趣的事嘛,讲来听听。”


郇然很努力的想了想,突然有个小灯泡一闪。


“小可爱知道有个关于跨年的说法么。”


君何兮摇摇头。


“据说在跨年的那一刻做的事情会重复一整年哦。”


“好扯,那我要是在睡觉,岂不是接下来一整年都在睡觉。”


郇然左手握成空拳想了一会,“也许没有这么具体吧,可能是指你在那一刻摔了一跤,接...

新年




“最近新年是越来越无聊了。”郇然和君何兮走在街上,没有爆竹声中一岁除,没有张灯结彩过大年,只有西津渡那已经做不出新东西的彩灯还说着新年的到来。君何兮越是抱怨道。


“是啊。”郇然耸耸肩应到。


“呼呜,”君何兮撅撅嘴,“然哥,有什么有趣的事嘛,讲来听听。”


郇然很努力的想了想,突然有个小灯泡一闪。


“小可爱知道有个关于跨年的说法么。”


君何兮摇摇头。


“据说在跨年的那一刻做的事情会重复一整年哦。”


“好扯,那我要是在睡觉,岂不是接下来一整年都在睡觉。”


郇然左手握成空拳想了一会,“也许没有这么具体吧,可能是指你在那一刻摔了一跤,接下来一年你会经常那个摔跤之类的。”


“唉~”君何兮来了点兴趣,“那你昨天跨年的时候在做什么?”


“在......想你啊。”郇然把在字拖得很长,最后看向君何兮。


君何兮把脸埋进了围巾里。


“脸红了?”


“天有点冷,冻的。”


zy的平方

相交线——45

郇然可能连怎么笑都忘了,保持着惊奇的表情扯着嘴角。


“你回来了?”


“我回来了。”


郇然又揉揉君何兮的头。“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会预言,我就像相交线一样过了交点,越走越远了。”


君何兮在心里感慨他既然还记得这个幼稚的比喻,随后又说:“这证明了一个客观真理——地球是圆的。”


郇然愣了好一会明白了他的意思,然后乐不可支。


“谢谢你绕地球半圈来见我。”


“不客气,然哥。”



也许就是这样,我们每个人都是一条孤单的线。


从世界的某个角落出发,


和别人逐渐靠近。


相知相识。


到了交点更是像两个天真的孩子,以为我喜欢你这四个字可...

郇然可能连怎么笑都忘了,保持着惊奇的表情扯着嘴角。


“你回来了?”


“我回来了。”


郇然又揉揉君何兮的头。“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会预言,我就像相交线一样过了交点,越走越远了。”


君何兮在心里感慨他既然还记得这个幼稚的比喻,随后又说:“这证明了一个客观真理——地球是圆的。”


郇然愣了好一会明白了他的意思,然后乐不可支。


“谢谢你绕地球半圈来见我。”


“不客气,然哥。”




也许就是这样,我们每个人都是一条孤单的线。


从世界的某个角落出发,


和别人逐渐靠近。


相知相识。


到了交点更是像两个天真的孩子,以为我喜欢你这四个字可以永远。


事实随后便战胜了永远。


但我们的脚步不会停,


时间也不会停,


于是我们各自远行,渐渐分离。


然后我们跨过世界半程,


又再次靠近


重逢。




不论曾分离多远,我们终将重逢,对吧。


嗯。


——《相交线》End


z y的平方


zy的平方

相交线——44

第二天星期五。


“我的妈呀,又是那死胖子的课了。”


“困了~”


“哎哟喂,那胖子讲话都一个调,念经似的。”


“是啊”


“靠上课了。”


九班的各位回到座位上,君何兮可不会直接进去他在门口等了会,来了个胖子。


君何兮拦住他:“是九班的数学老师么?”


那胖子像是没见过君何兮,点点头。


“以后不用来了,我回来了。去别的班上课吧。”


胖子有点不明白,两位老师交流了一会,君何兮走了进去。


见有人来,大家齐齐鞠躬,“老师好~”


再抬起头时,看到君何兮第一个声音竟是——操?那胖子减肥啦?


君何兮看看声音来源,笑笑。



上...

第二天星期五。


“我的妈呀,又是那死胖子的课了。”


“困了~”


“哎哟喂,那胖子讲话都一个调,念经似的。”


“是啊”


“靠上课了。”


九班的各位回到座位上,君何兮可不会直接进去他在门口等了会,来了个胖子。


君何兮拦住他:“是九班的数学老师么?”


那胖子像是没见过君何兮,点点头。


“以后不用来了,我回来了。去别的班上课吧。”


胖子有点不明白,两位老师交流了一会,君何兮走了进去。


见有人来,大家齐齐鞠躬,“老师好~”


再抬起头时,看到君何兮第一个声音竟是——操?那胖子减肥啦?


君何兮看看声音来源,笑笑。




上完课,大家最关心的自然是郇然知不知道君何兮回来了。


君何兮摇摇头。


“那要给郇老师一个惊喜呀。”


“自然。”




医务室门口。


呼。


心平气和心平气和。


手放上门把。


按下。


推开。


熟悉的东西随着门的拉开一点点出现。熟悉的人坐在熟悉的地方晒太阳。椅子上的人儿知道有人来了,看看玻璃上的倒影。


有点眼熟。


回过头。


君何兮?


“惊喜!”


zy的平方

相交线——43

校长拿起电话。


——喂?君何兮么?


——是我。


——那个,我是校长,之前对不起啊,我现在想通了,可以,回来嘛?


——我现在挺好的,不是很想回去。


——学生们想你了,他们很可爱


——呵,想我帮他们背锅了。


——郇然也想你了


——你信它个鬼


——他把你的直播放给全校看了


——靠?


——还讲了细节。


——......他疯了?不怕步我后尘啊。传播不正之风。


——他没怕呀


——呵


——回来吧。


——得,你们赢了。


校长拿起电话。


——喂?君何兮么?


——是我。


——那个,我是校长,之前对不起啊,我现在想通了,可以,回来嘛?


——我现在挺好的,不是很想回去。


——学生们想你了,他们很可爱


——呵,想我帮他们背锅了。


——郇然也想你了


——你信它个鬼


——他把你的直播放给全校看了


——靠?


——还讲了细节。


——......他疯了?不怕步我后尘啊。传播不正之风。


——他没怕呀


——呵


——回来吧。


——得,你们赢了。


zy的平方

相交线——42

校长今天有如耳虫上脑,孩子们说的那句话一直循环播放。


我倾向的选择啊。


是什么呢。


是把君何兮请回来吧,但我真的不敢啊,放过我吧。


校长停止了自己的内心戏,准备明天再想,拿起手机突发奇想,又想看君何兮的视频了。


他于是点开视频。


不论看多少次,他都会在内心呐喊一句话——原来君何兮会微笑啊我靠。


校长突然发现,君何兮也许不是不会笑,只是一直没有令他发笑的理由?好像也是,同性恋这个与生俱来的负担让他笑不出来吧。


是,我们的问题吧。


得,受那群孩子的印象,我想君何兮都快魔怔了,得想个办法解决一下。


有一个幼稚的想法穿过了校长的头脑


—...

校长今天有如耳虫上脑,孩子们说的那句话一直循环播放。


我倾向的选择啊。


是什么呢。


是把君何兮请回来吧,但我真的不敢啊,放过我吧。


校长停止了自己的内心戏,准备明天再想,拿起手机突发奇想,又想看君何兮的视频了。


他于是点开视频。


不论看多少次,他都会在内心呐喊一句话——原来君何兮会微笑啊我靠。


校长突然发现,君何兮也许不是不会笑,只是一直没有令他发笑的理由?好像也是,同性恋这个与生俱来的负担让他笑不出来吧。


是,我们的问题吧。


得,受那群孩子的印象,我想君何兮都快魔怔了,得想个办法解决一下。


有一个幼稚的想法穿过了校长的头脑


——扔硬币。


好像很有用的样子。


校长于是拿出一枚硬币,放在拇指指甲上。在心里默想:花面朝上就找君何兮回来。


当啷一声脆响


硬币悬空,短暂停下又反转下落。校长把硬币接住按在了手背上。


抬起手指。


还有点紧张呢,校长苦笑了一下。


最后干脆直接抬起。


......数字面。


再扔一次吧


............


............


这是什么,幼稚的想法,小孩子耍赖皮嘛。


校长扶额笑了笑,又看了看那枚数字面朝上的硬币。


呼。


有时候,幼稚的方法也很有用嘛。


决定啦!


校长笑笑。


zy的平方

相交线——41

此时九班的孩子们正兴高采烈于校长回了他们消息,这起码证明他们做的一切并不是无用功。


校长回话了,


四舍五入就是同意了。


君老师回学校,指日可待。


孩子们不知哪里来的乐观精神,在他们的小群里高兴的吵吵嚷嚷。



(发出了我要慢慢更的声音∠( ᐛ 」∠)_


此时九班的孩子们正兴高采烈于校长回了他们消息,这起码证明他们做的一切并不是无用功。


校长回话了,


四舍五入就是同意了。


君老师回学校,指日可待。


孩子们不知哪里来的乐观精神,在他们的小群里高兴的吵吵嚷嚷。




(发出了我要慢慢更的声音∠( ᐛ 」∠)_


zy的平方

相交线——40

这之后,郇然也对于自己的新业余工作表示乐意为之。


在君何兮开头问恶不恶心时多打几个恶心出去,结束时多打几个不恶心。尽力让君何兮有更多的成就感。朋友圈都是相关知识点,希望君何兮能看到。


校长也是个知晓一切的人,最近每天都在后悔吧君何兮开掉。也总有那个不知名的好友发来讯息,拐弯抹角的说“请吧君老师招回来。”


校长随便怎么想都知道这是九班那一群小傻子。于是终于主动跟他们聊了起来。


(我不做图片了,反正快结束了【你


我不招回来直接损害了我在你们心中的形象是吧。虽然我也觉得君何兮挺可怜的。我——把君何兮招回来,一定会有人说助长不正之风,你们有办法让他们闭嘴么?大人要考虑的远...

这之后,郇然也对于自己的新业余工作表示乐意为之。


在君何兮开头问恶不恶心时多打几个恶心出去,结束时多打几个不恶心。尽力让君何兮有更多的成就感。朋友圈都是相关知识点,希望君何兮能看到。


校长也是个知晓一切的人,最近每天都在后悔吧君何兮开掉。也总有那个不知名的好友发来讯息,拐弯抹角的说“请吧君老师招回来。”


校长随便怎么想都知道这是九班那一群小傻子。于是终于主动跟他们聊了起来。


(我不做图片了,反正快结束了【你


我不招回来直接损害了我在你们心中的形象是吧。虽然我也觉得君何兮挺可怜的。我——把君何兮招回来,一定会有人说助长不正之风,你们有办法让他们闭嘴么?大人要考虑的远比您们多。


——那就按照您最想做的去做啊。一定有的吧,更倾向的选择。


这群孩子,挺厉害呀,这鸡汤不会都是君何兮灌的吧。呵。



zy的平方

相交线——39

此时的校长接收到了一条匿名消息。给了一串链接让校长去看。


校长总觉得像垃圾短信,但视频的封面却引人注目。


君何兮???


校长点开视频,正是君何兮的直播。校长不知为何,立马想到了转给郇然于是这个链接又到了郇然手机上。


已经是放学时间了,郇然闷闷不乐地玩手机,收到校长的消息差点想砸手机,但还是耐着性子点开了。


君何兮?郇然也是一样的吃惊。点开看直播更吃惊。


这不是我说过的话么,


突然又笑了笑。


这是你想做的事?那我也就,支持到底。



愿你所到之处,遍地阳光。



郇然经过校长同意在学校放了这则视频。


台下有人小声说:“是郇...

此时的校长接收到了一条匿名消息。给了一串链接让校长去看。


校长总觉得像垃圾短信,但视频的封面却引人注目。


君何兮???


校长点开视频,正是君何兮的直播。校长不知为何,立马想到了转给郇然于是这个链接又到了郇然手机上。


已经是放学时间了,郇然闷闷不乐地玩手机,收到校长的消息差点想砸手机,但还是耐着性子点开了。


君何兮?郇然也是一样的吃惊。点开看直播更吃惊。


这不是我说过的话么,


突然又笑了笑。


这是你想做的事?那我也就,支持到底。




愿你所到之处,遍地阳光。




郇然经过校长同意在学校放了这则视频。


台下有人小声说:“是郇老师和君老师的爱情动作片嘛。”


郇然还是保持着往常的笑:“我现在放的并不是,你要是想看我可以给你类似的哦。”


其他人一阵窃笑。


视频开始播放,第一幕就是君何兮微笑,吓坏了不少人。


——这是,君老师?


——靠?他原来不是只会冷笑啊。


——妈唉,笑这么开心是他吗。


......


九班的孩子们听着熟悉的话语越来越兴奋,是不是还会有人瞄一瞄郇然。


视频结束了,最后的画面是君何兮的一抹笑。郇然站在屏幕前,拿起话筒:


“我今天给你们看这个视频,你们当我科普知识也好,安利同性恋也行,浪费时间也罢,传播妖风邪气我也认。只是希望你们记住了,有一个人,因为你们的闲言碎语而受伤了。


你们口中的恶心,源于你们心中的污秽,脏的是你们口中的思想,从来不是我们。


不论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爱,这种情绪都是生而为人拥有的,高级的感觉。这是一颗心对另一颗心的爱慕,从不指一个肉体对另一个肉体的冲动。


郇然说完就走了。


校长只好站上台,赶紧总结交代。


“我们学校不在意你是不是同性恋,但不准早恋依旧是铁一般的规矩。我也从来不阻止你们想,不阻止你们说,但别人的生活,从来不应是你们的谈资。好自为之。”


郇然知道没用,知道自己不论做什么,多努力,那些垃圾人,将会一直存在。


但,总有一些人会散发出心中的善良,这些话,从来都是说给还能改变的人听的。





zy的平方

相交线——38

到了直播那天,君何兮看了看他们的稿子。


知识点,知识点,知识点......比郇然还郇然的知识点覆盖量。


君何兮觉得这玩意儿光读也挺无趣的。


郇然的稿子可能都比他们好。


君何兮突然有了想法。


工作人员知道了一下直播需要注意的事项。告诉郇然有人骂你要忍着,别直接开怼,君何兮觉得这点挺难。


要开始了,君何兮却拒绝带稿,回过头眼里带些骄傲和自嘲说:“我听过一篇稿子,我觉得比这篇知识点汇总好一点。”


工作人员有些不知所措,但直播已经开了。


——搬来小板凳


——来了来了


——准备做笔记


——认真 jpg.


——有来,每周来讲烦不烦啊...

到了直播那天,君何兮看了看他们的稿子。


知识点,知识点,知识点......比郇然还郇然的知识点覆盖量。


君何兮觉得这玩意儿光读也挺无趣的。


郇然的稿子可能都比他们好。


君何兮突然有了想法。


工作人员知道了一下直播需要注意的事项。告诉郇然有人骂你要忍着,别直接开怼,君何兮觉得这点挺难。


要开始了,君何兮却拒绝带稿,回过头眼里带些骄傲和自嘲说:“我听过一篇稿子,我觉得比这篇知识点汇总好一点。”


工作人员有些不知所措,但直播已经开了。


——搬来小板凳


——来了来了


——准备做笔记


——认真 jpg.


——有来,每周来讲烦不烦啊


——上面的,不听左上角


——善用举报


——开始开始~


——∠( ᐛ 」∠)_


——来啦


——打卡~


——今天的小哥哥好看唉




人越来越多,君何兮也准备开始了。


由觉不觉得同性恋恶心开始,字字句句,都是郇然说过的话。


“首先同性恋是由基因决定的哦,


“不要嫌烦啊……


“同性恋诊疗所?正是我要说的......


“有腐女吧……


“讲个故事哦……


......


这个人真是如病毒一般无孔不入,怎么哪里都有你的影子呢。


呵。


zy的平方

相交线——37

这是离开郇然的第几天?


君何兮不晓得。


这几天君何兮干得最多的事是躺在床上,


想得最多的词是郇然,或者说,死郇然。


死郇然为什么不跟老子走。


死郇然不是说好陪我的嘛,全放屁。


死郇然的嘴,骗人的鬼。


死郇然............



君何兮一头栽在枕头里。


又抬起头。


一边注视着沉默的空间中闪闪浮动的光粒子,一边力图确定心的坐标。


君何兮时不时向空间中漂浮的光粒子伸出手去,但指尖什么也触不到。



找点事做做吧。


君何兮拿着手机翻看着。


教师。算了吧。


厨师。不会。


驾驶员。???...

这是离开郇然的第几天?


君何兮不晓得。


这几天君何兮干得最多的事是躺在床上,


想得最多的词是郇然,或者说,死郇然。


死郇然为什么不跟老子走。


死郇然不是说好陪我的嘛,全放屁。


死郇然的嘴,骗人的鬼。


死郇然............




君何兮一头栽在枕头里。


又抬起头。


一边注视着沉默的空间中闪闪浮动的光粒子,一边力图确定心的坐标。


君何兮时不时向空间中漂浮的光粒子伸出手去,但指尖什么也触不到。




找点事做做吧。


君何兮拿着手机翻看着。


教师。算了吧。


厨师。不会。


驾驶员。???


(一脸黑线 jpg.


君何兮撅撅嘴,往下翻了翻。


嗯哼?志愿者?


眼前一份表格令人没有耐心看下去。但一个令人感兴趣的词跃然眼前——同性恋。


同性恋敬爱与自由。——priest《过门》


呵,用耽美小说的话当简介真不靠谱。


不过,我想去看看。


.................此处省略打电话。


君何兮成为了这个彩虹协会的宣传员。


事也不多,只有直播。在大家面前宣扬同性恋。


要点勇气,也要点脸皮。君何兮都有。


只是君何兮会自己嘲笑自己,做什么事都能想到郇然啊。





zy的平方

相交线——36

君何兮走出医务室给校长打了个电话。


——喂?校长?


——嗯。


——我是君何兮,我们决定好了,我走郇然留。


——呃,好的多谢。


——挂了。


校长隔着电话感到了君何兮的不爽。


接完电话,君何兮回了一趟班上。倚在门口,叫了一声。


“小,兔崽子们,我凶吗。”


“凶。”


“那你们以后见不到我了,开心吧。”


班上愣了好一会,纳兰容第一个开口问了出来,“君老师,你怎么了,要走?”


寸头摇摇脑袋,“君老师,不会辞职了吧。”


“辞职了。被你们气的。”


“唉????”班上有点脑子的都意识到了什么。


寸头有点慌了,从没想过自己...

君何兮走出医务室给校长打了个电话。


——喂?校长?


——嗯。


——我是君何兮,我们决定好了,我走郇然留。


——呃,好的多谢。


——挂了。


校长隔着电话感到了君何兮的不爽。


接完电话,君何兮回了一趟班上。倚在门口,叫了一声。


“小,兔崽子们,我凶吗。”


“凶。”


“那你们以后见不到我了,开心吧。”


班上愣了好一会,纳兰容第一个开口问了出来,“君老师,你怎么了,要走?”


寸头摇摇脑袋,“君老师,不会辞职了吧。”


“辞职了。被你们气的。”


“唉????”班上有点脑子的都意识到了什么。


寸头有点慌了,从没想过自己的老师会因为自己辞职什么的,猛的站了起来。


君何兮望着他,一时间又失了言,支支吾吾很久才说:“那个,君老师,我以后不乱说话了,别走好不好。”


“不太好。”


.............


“你们还有话要说没。”


又是片刻安静。


“看来是没有,那我走了。”


君何兮转过身,不知是谁说了声对不起,君何兮撇了撇他们,“其实也不怪你们,不过再见了。”



zy的平方

相交线——35

郇然坐在椅子上,望着眼前的玻璃发呆。



我知道你走了,小可爱


每次郇然背对房门却能知道有什么人来了,走了,就是因为玻璃上的倒影。很模糊,但开门关门和君何兮,郇然都认得出来。


所以,他才没拦君何兮。


想走就走吧,没关系,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是支持的。


只要你回头,我就在你身后。


小可爱。



也许我们真的就是两条相交线,从世界的某两个角落出发,靠近,在某个交点相知相识,接着再分开。

郇然坐在椅子上,望着眼前的玻璃发呆。



我知道你走了,小可爱


每次郇然背对房门却能知道有什么人来了,走了,就是因为玻璃上的倒影。很模糊,但开门关门和君何兮,郇然都认得出来。


所以,他才没拦君何兮。


想走就走吧,没关系,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是支持的。


只要你回头,我就在你身后。


小可爱。




也许我们真的就是两条相交线,从世界的某两个角落出发,靠近,在某个交点相知相识,接着再分开。

zy的平方

相交线——34

走进房间,君何兮看着郇然又回椅子上发呆,便关上门。随后对着空气狂翻眼睛。


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不跟我走啊!


那我自己走啊!


手放上门把却没有转。


要是郇然问我去哪里怎么办。说什么。


.....


就说去上课吧。


还是希望他跟我走啊,不然以后只能去他家找他了。


君何兮叹了口气。


呼,还是走吧。


打开门,郇然还是坐着,背对门。


君何兮轻轻的走到门口,心里狂想。


不要回头啊,不要,回头。


但是在走到门口的刹那,动摇的却也是君何兮自己。


知道打开门,君何兮又开始委屈。


为什么,不回头。


不是我每次来吓你,你...

走进房间,君何兮看着郇然又回椅子上发呆,便关上门。随后对着空气狂翻眼睛。


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不跟我走啊!


那我自己走啊!


手放上门把却没有转。


要是郇然问我去哪里怎么办。说什么。


.....


就说去上课吧。


还是希望他跟我走啊,不然以后只能去他家找他了。


君何兮叹了口气。


呼,还是走吧。


打开门,郇然还是坐着,背对门。


君何兮轻轻的走到门口,心里狂想。


不要回头啊,不要,回头。


但是在走到门口的刹那,动摇的却也是君何兮自己。


知道打开门,君何兮又开始委屈。


为什么,不回头。


不是我每次来吓你,你都知道是我来了么。那这一次你怎么就不知道我走了,为什么啊?郇然......


吸气


呼气


走出门


关门


心中的酸涩从胸口蔓延开。哈,还担心他会叫住自己。


有时候真觉得自己是神经病,即纠结了自己,又打扰了别人。


zy的平方

相交线——33

又过了几天吧,不知是谁受不了藏着秘密的感觉,学校里有同性恋者件事终是闹得沸沸扬扬。


这是君何兮早想到的结局。


在某节课上,校长把君何兮请出了教室。了解了事情,君何兮回头望了眼班上,努力让自己继续相信他们。


班上不少人仍是吵吵嚷嚷,不知下一刻,君何兮就不再会站在讲台上上课了。


校长交代了情况。君何兮也直截了当的问道,“所以我和郇然要走一个。是吧。”


校长点点头。


“郇然知道了嘛。”


“嗯。那你们俩,自己商讨下。”



君何兮打开医务室的门。还未出声,又是郇然先发话。


“小可爱,对不起。”


郇然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到君何兮身边。君何兮懒...

又过了几天吧,不知是谁受不了藏着秘密的感觉,学校里有同性恋者件事终是闹得沸沸扬扬。


这是君何兮早想到的结局。


在某节课上,校长把君何兮请出了教室。了解了事情,君何兮回头望了眼班上,努力让自己继续相信他们。


班上不少人仍是吵吵嚷嚷,不知下一刻,君何兮就不再会站在讲台上上课了。


校长交代了情况。君何兮也直截了当的问道,“所以我和郇然要走一个。是吧。”


校长点点头。


“郇然知道了嘛。”


“嗯。那你们俩,自己商讨下。”




君何兮打开医务室的门。还未出声,又是郇然先发话。


“小可爱,对不起。”


郇然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到君何兮身边。君何兮懒得管什么道歉不道歉的。他只想知道郇然走不走。


“走么。”


“别人一说你,你就逃,别人会更嚣张得得寸进尺哦。”


“别给我灌鸡汤,道理我都懂,但选择依然是我自己做出来的,走不走。”


郇然第一次感到哑口无言。


君何兮朝里间走了几步,回头闷闷地说:“我去休息一会。”


“嗯。”





zy的平方

相交线——32

自君何兮上一次嫌弃郇然算起,已经过了一周了。


郇然百无聊赖,快放学了,于是来班上找君何兮。


“小可爱还在生气嘛。”


“嗯。”


寸头本在收拾书包,一见如此,带着头,在班上起着哄。


“小可爱想我了嘛?”


“嗯(否认)”


“小可爱去医务室陪我呗。”


“嗯。(拒绝)”


“小可爱能说点别的字么。”


“嗯。(不能)”


郇然撅着嘴看着君何兮。君何兮瞥了他一眼。嘴角扯了起来。


“唷~”又是寸头带头。


君何兮保持着嘴角的弧度给他们翻了个白眼。然后往外走。“你们收好书包整队快走。知道吧。”


大家点点头。君何兮于是拽着郇然往外走。...

自君何兮上一次嫌弃郇然算起,已经过了一周了。


郇然百无聊赖,快放学了,于是来班上找君何兮。


“小可爱还在生气嘛。”


“嗯。”


寸头本在收拾书包,一见如此,带着头,在班上起着哄。


“小可爱想我了嘛?”


“嗯(否认)”


“小可爱去医务室陪我呗。”


“嗯。(拒绝)”


“小可爱能说点别的字么。”


“嗯。(不能)”


郇然撅着嘴看着君何兮。君何兮瞥了他一眼。嘴角扯了起来。


“唷~”又是寸头带头。


君何兮保持着嘴角的弧度给他们翻了个白眼。然后往外走。“你们收好书包整队快走。知道吧。”


大家点点头。君何兮于是拽着郇然往外走。


“去哪里呀?”


“今天提前下班,回家。”


“谁家?”


“......你家。”




进了郇然家门,君何兮很认真的站在床边。


“坐下。”


“嗯哼?小可爱今天要反攻?”


“......老流氓。”


郇然笑着坐下了。君何兮腿跨在郇然的腿两侧,挑起郇然的下巴。


认真的凝视了一会,叹口气。


“君何兮?”


“然哥,我认真跟你说。”


郇然眨眨眼。点点头。


“我,不讨厌你。”


“我知道。”


“我,我知道你给他们讲那些是为我好。但我跨不过,我跨不过那道坎。”君何兮抿抿嘴笑了一下,“你放过我吧,不谈这些事不是很好嘛。”


郇然瘪瘪嘴,“那我呢,你也跨不过?”


“你没错,喜欢上你是我的错。”


“.....我不喜欢你这样。”


君何兮瞬间火了,推了郇然一把,压着郇然歪着头假笑着说。


“我就是这样啊,自负!自卑!什么事都喜欢往自己身上揽!脾气暴躁!会说脏话!优点都没有几个!.....所以我才害怕啊!”


君何兮撑在床上的手握紧了些。


郇然头一次如此安静,只是摸摸君何兮的头。




(这章卡了挺久,因为不知道怎么衔接下面的剧情,好不容易逼逼出来了,又有点玛丽苏了。完蛋ε-(´∀`; )





zy的平方

相交线——小警告

下章开虐!!!!!!!!


不要问我为什么,就是开虐了。


我是不会撒完糖就走的,藏着刀子的糖会比较好吃。


唉嘿嘿(((o(*゚▽゚*)o)))

下章开虐!!!!!!!!


不要问我为什么,就是开虐了。


我是不会撒完糖就走的,藏着刀子的糖会比较好吃。


唉嘿嘿(((o(*゚▽゚*)o)))

zy的平方

相交线——31

美好的回忆到此为止,从那之后郇然肆无忌惮的展现出了自己流氓的一面。


“小可爱,亲一下呗。”


“滚,人那么多。”


“要让大家知道君何兮,是我的。”


“走开,你是小孩子嘛。”


“嗯。”


“啧。”


君何兮轻啄了一下。


“谢谢小可爱。”


“......滚。”


总有一个人,回忆自己独特的方式留在你的生活里,成为你意料之外的惊喜。


“郇然,你觉得,我们想什么。”君何兮趴在阳台上问郇然。


“情侣呀。”


“......老流氓。”


“那是什么啦。”郇然趴在了君何兮身上,下巴靠在君何兮头上。


“相交线。”君何兮举起两手的食指...

美好的回忆到此为止,从那之后郇然肆无忌惮的展现出了自己流氓的一面。


“小可爱,亲一下呗。”


“滚,人那么多。”


“要让大家知道君何兮,是我的。”


“走开,你是小孩子嘛。”


“嗯。”


“啧。”


君何兮轻啄了一下。


“谢谢小可爱。”


“......滚。”


总有一个人,回忆自己独特的方式留在你的生活里,成为你意料之外的惊喜。


“郇然,你觉得,我们想什么。”君何兮趴在阳台上问郇然。


“情侣呀。”


“......老流氓。”


“那是什么啦。”郇然趴在了君何兮身上,下巴靠在君何兮头上。


“相交线。”君何兮举起两手的食指摆在身体两边,又慢慢靠近,“我们从相识到现在,不正是也走越近嘛。”


“那过了交点会不会越走越远?”


“......这比喻不好,我再想一个。”


“噗呲,好啦,知道小可爱数学学得好。”郇然又摸了摸君何兮的头。


“然哥。”


“嗯?”


君何兮愣了一下,唉?不自觉就喊了一声唉,啊~丢人。君何兮想了想,“然哥,笑一个。”


郇然立马转到一边,偏头看着君何兮乖巧的笑了笑。


“果然我还是喜欢你这张笑脸。”君何兮嘴角也扯起了一个弧度。


郇然又摸了摸君何兮的头,“行了,差不多得了,再摸摸矮了。本来就不高。”


“好~”郇然于是睁开眼充满笑意的眼看着君何兮。


君何兮也回望过去。


一小会之后,两人在阳台上小的乐不可支,有趣的事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一直笑,一直笑。


“郇然你知道吗,你特流氓。”


“君何兮你知道吗,你特暴躁。”


“那你喜欢我?”


“你在发光啊。嘿嘿。”


在每个人眼中都平凡不一的我们啊,


在彼此的眼中闪闪发光,


真好。


zy的平方

相交线——30

郇然准备走出去,去找那个受了惊吓的小动物。再打开门的刹那,郇然觉得


自己真是幸运啊。


君何兮站在门口,手还举着似乎正想敲门。


君何兮一抬头,发现居然是郇然开的门,转身就想跑,却被郇然拽回来了。


有人说过,当你今天出门,遇到了第一个红灯以后,接下来不论走快走慢,碰到的都是红灯。


有人改过这句话,当你在一个人面前,丢了脸,那么接下来不论怎么小心,你都会在他面前丢脸。


君何兮现在觉得,这他妈世间真理。


郇然笑着,还带着自己原本厚颜无耻的性子问道:“来听我回答的么。”


但君何兮却赶紧说道:“那个,能先听我说么。”


郇然惊了一下,转而笑道:“当然,进...

郇然准备走出去,去找那个受了惊吓的小动物。再打开门的刹那,郇然觉得


自己真是幸运啊。


君何兮站在门口,手还举着似乎正想敲门。


君何兮一抬头,发现居然是郇然开的门,转身就想跑,却被郇然拽回来了。


有人说过,当你今天出门,遇到了第一个红灯以后,接下来不论走快走慢,碰到的都是红灯。


有人改过这句话,当你在一个人面前,丢了脸,那么接下来不论怎么小心,你都会在他面前丢脸。


君何兮现在觉得,这他妈世间真理。


郇然笑着,还带着自己原本厚颜无耻的性子问道:“来听我回答的么。”


但君何兮却赶紧说道:“那个,能先听我说么。”


郇然惊了一下,转而笑道:“当然,进来吧,里面没人。”


君何兮想了想,走了进去,又退了几步倚在墙上,此时此刻,这种后背有东西的感觉令他安心。“我是来,来听你回答的。”


“嗯,我知道。”


“然后就是,你回答什么其实不重要,你可以不接受没关系,不用顾及我的,大不了我继续单恋就好了。”君何兮想想不对又说“不是,你要是,要是嫌我恶心我可以躲的远远的,不要紧。”


君何兮说的小心翼翼,是不是看看郇然的表情。这谦卑至极的样子让郇然想伸出手安慰他一下。


郇然稍微顿了一下。就一下,君何兮在脑海中排出了几部史诗灾难大片,又立马开口:“我说喜欢你真的没想缠着你,只是,只是想让你知道你挺好的,希望你以后失意潦倒的时候,能,能想到还有我,我喜欢你。你真的没有那么糟,就这样就......可以了。”


郇然突然笑了,第一次听到有人夸自己呢。


情人眼里出西施,是,这样么。


哈。


“我很糟糕,我不好看,我只有学医学得好,我...脸皮特厚。有时候也挺猥琐。还常常会吃醋,占有欲超强......还有不少缺点有待开发。你,能扛住么。小可爱。”


君何兮愣了好一会,抬头问道:“你讨厌同性恋么。”


郇然笑着摇摇头。


君何兮眼里仿佛闪了光,“我能,我们都不完美啊,这有什么。喜欢你一开始确实是见色起意,不不不,是......是因为你眼里的光,还有挂在嘴角的笑,还有我自作多情的感受到的你对我恰好的温柔。”


君何兮觉得自己把这辈子要讲的话都说完了啊啊!!


郇然笑了。


“那我们两个就,凑活凑活。都对彼此宽容一点,大学剩下的两年说不定就能一起走完;再对彼此温柔一点,说不定,就能走个五年十年然后我们再对彼此好一点,再好一点,说不定,就一辈子了,是吧。”


“所以,你......”


“我喜欢你啊。”


这句话,清晰无比的穿进君何兮耳朵里。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嗡嗡嗡的声音,加强了这一刻的不真实。


“说到做到?”


“说到做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