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相泽消太

71.6万浏览    8970参与
牙鸟

【相泽乙女】发现新勾搭的情人是自己班主任怎么办05

啊!!!!我滴霍霍出场了!!!!

过渡章、这章老师只有一半的剧情😄后半段是霍克斯视角、cp还是相泽老师!!

霍克斯太欧欧西了我都不敢打tag(……)

我最喜欢的剧情就要来了,激动的搓手手.jpg


正文:


——————

  发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问题学生一只!

  怎么办?


  接近她←

  骂她

  扑倒她


  你走了过去,发现她穿着你的T恤,虽然因为过长而像裙子一样——但她没有穿裤子!


  把毯子披在她身上←

  骂她一顿然后走开

  扑倒她


  你把毯子披在了她的身上,发...

啊!!!!我滴霍霍出场了!!!!

过渡章、这章老师只有一半的剧情😄后半段是霍克斯视角、cp还是相泽老师!!

霍克斯太欧欧西了我都不敢打tag(……)

我最喜欢的剧情就要来了,激动的搓手手.jpg


正文:


——————

  发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问题学生一只!

  怎么办?



  接近她←

  骂她

  扑倒她




  你走了过去,发现她穿着你的T恤,虽然因为过长而像裙子一样——但她没有穿裤子!




  把毯子披在她身上←

  骂她一顿然后走开

  扑倒她





  你把毯子披在了她的身上,发现她的头发湿漉漉的披在肩上。




  把毛巾给她并拿出吹风筒←

  帮她擦头发并吹干

  狠狠地骂她

  扑倒她

 




  你把毛巾放在她的头顶,把吹风筒拿了出来插在插座上。刚淋过雨,如果着凉了就不好了(多选):




  把姜汤给她←

  把点心给她←

  把她打傻,这样就不会感冒了

  扑倒她




(相泽:最后两个选项都是干什么的)






  我沉默的捧着冒着热气的姜汤,头顶是干燥的毛巾,身上披着暖和的毯子,面前还摆了一盘点心。




  “老师,原来你还有人妻设定。”

  “把头发吹干。”

  “居然不反驳wwwww”

  “照顾学生是应该的吧。”




  相泽边说着边从厨房里走出来。



  “你在这里呆着,等雨停了我送你回去。”



  “诶~”我咬着点心含糊道,“回不去啊,你看电视。”




  “......因为这名敌人的个性暴走,导致我市将持续为期不定的大暴雨,请市民注意出行安全,尽量不要在外逗留......”





  相泽:“......”





  我纯洁一笑:“不是我不想走哦。”





  “少卖乖。”相泽斜了我一眼,拿起桌上的一叠文件夹就往卧室走。





  我关掉电视拿好抱枕紧跟其后。





  相泽:“......你跟过来干什么。”





  我理直气壮:“一个人呆在陌生的环境里太可怕了,需要呆在老师身边!”





  “......”相泽揉揉眉心,“去客厅等着,我等会儿过来。”




  “哦......”





  “……”





  “没有失望到想嚎啕大哭哦。”





  趴在沙发上,我看着手机陷入思考。





  相泽消太,三十岁单身男性,在和年轻貌美且恋慕自己的学生共处一室时,即使对方没穿裤子晃着光溜溜的腿穿着自己的T恤趴在面前的沙发上,也能雷打不动的对着电脑处理工作。





  我想给午夜发消息,思前想后觉得这种话还是不能对这位人形自走八卦传播器说,想了想还是发到了群里:





  【a班女子组】


  [千叶]:我觉得,相泽老师是性冷淡。


  [八百万]诶、


  [丽日]?!!??!


  [耳朗]啊?诶??


  [芦户]噫?!!!真假?!!?!那个相泽老师?!?


  [叶隐]wwww不、我不是很意外是为什么www


  [上鸣]</):'@@'"~'<:!"


  [午夜]橡皮头那家伙居然!哈哈哈哈哈哈哈!!!!


  [午夜]出手真快啊小千叶!!!!虽然那家伙*****但******如果实在不行你就*******


  [丽日]老师你到底发了些什么!!


  [千叶]、


  [千叶]午夜我就不问了为什么上鸣也会在这里


  [耳朗]谁把上鸣放进来的?!!!


  [芦户]对不起我拉错群了!!!


  “……”




  我关掉手机:“老师,如果你生命还剩最后一天你会干什么。”




  相泽敲键盘的手没停:“在猫咖待到生命的最后一秒。”




  “……”这个情况去猫咖是不可能的,我退而求次,朝趴在相泽肩上的猫招招手,“消太二号,过来~”




  黄白相间的猫跳到桌上,朝我走来,把爪子搭在我伸出的手上。




  我心都化了:“你也太可爱了叭消太!”





  觉得被调戏了相泽:“它叫小黑。”





  “亏你还是个老师啊。”我开始蹂躏消太二号的肚皮,“还有人家明明是黄白色为什么要叫小黑啊。”





  ……相泽没理我。





  我抱着猫趴在沙发上,沉默着注视他。




  一人一猫两道视线粘在在相泽身上,相泽坚持了一会儿败下阵来:“干什么?”





  “好无聊啊~”我撑起脸笑吟吟的看着相泽,“我们来做点大人的事情好不好?”





  相泽起身,转身回房了。





  ……啊,生气了吗。





  我翻了个身把猫赶走,看着天花板。





  我知道老师的态度始终不变,至少在我毕业前他都不会回应我的感情——当然他不是没找我说过,内容简短干练,说实话我没太听懂,不过无所谓……反正我不想放弃。





  行为的亲密和告白也是在私下进行,也有克制在“追求者”的范围内,不会过界,只要他不回应,我的所作所为都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老师那么聪明,当然知道跟我这种人是多说无益的。拿捏得当,有自知之明,我觉得自己很省心。不过在他家里两个人独处的时候求爱好像有点过头,老师会生气是应该的吧。




  怎么办啊。





  我把玩着脖子上的红羽吊坠,想着,送他礼物?他会想要什么?猫粮?送他安德瓦的周边?他看起来好像其实喜欢欧尔麦特……唔……还是好好的道歉吧……我不擅长这种事情啦。






  ……有点难过啊。





  “咔哒。”





  我猛地抬头看去,相泽关上房门,朝我走来,把手中的一叠本子一放:“无聊就批作业。”





  “……”我来不及欣喜,不敢置信道:“和美丽可爱的女高中生独处一室你居然让她去工作?你是魔鬼吗相泽消太???”





  相泽露出熟悉的龙猫笑:“大人可是有很多工作要忙的啊。”




  “……你够狠。”




  我认命的从沙发上坐起来。





……




  半夜。




  我迷迷糊糊的听见外面有窸窸窣窣的响声,大概是老师出去了吧……英雄活动吗。缺德啊……放过这个中年男人的茂密秀发吧。





  等会儿,我好像不是因为困才迷糊的。




  我挣扎着坐起来,头一阵眩晕,摸摸脸上,是灼热的温度。





  好像有点严重……是受寒加上伤口感染了吗……




  手机呢?





  好像是漏在客厅了。





  我下了床,双腿完全使不上力气差点跪下来,扶着墙壁好歹好说是磨蹭到了客厅。环境太黑加上眩晕,我摸了一下才摸出手机来。 





  屏幕亮起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晕的连字看的都不是很清楚,伸出的手都在颤抖,凭着记忆划拉着屏幕。






  不管是谁……希望是老师……





  点击了最顶端的联系人,我安静的听着拨出的铃声。



……





  “♪♪♪~~”




  “……这么晚了……”霍克斯闭着眼摸出手机,嘀咕着勉强睁开眼看向备注,顿时一愣,立刻接通了。 





  那头还未等霍克斯说话,有气无力的报出了一串地址:“麻烦……”话音未落,突然传来一声巨响,一切归于平静。





  “喂?!千叶?!”霍克斯喊了一声,没有人回应。





  这家伙……又发烧了吧。好在他有事来了这边一趟,不然要是还在九洲那边不就糟了吗。





  他随便穿了几件衣服,在手机上查询了一下地址所在地,就从窗口一跃而下,赤红色的翅膀猛地张开,将他托起于疾风中。





  千叶说的地方离他有点距离,不过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很快降落在地址所在地,霍克斯借着路灯的光和极好的夜视能力迅速找到了目的地。





  门是锁的……霍克斯飞了一圈找到一扇窗口,窗户开了些许,他把窗户完全打开直接钻了进去。






  轻巧的落在地面上,霍克斯跑出房间,在沙发边上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少女。





  “千叶?千叶?”





  千叶言完全没有回应,只是皱着眉,似乎是晕过去了。手底下的皮肤烫的让人害怕。






  霍克斯把她抱起来走进刚刚的卧室,几片羽毛四散开来,灯被打开,被子掀了开来,待到千叶被放在床上后又盖了上去。





  霍克斯探了探千叶额头的温度,有点被吓到:“这可要去医院了啊。”





  “不去……”昏迷的少女不知道是抓住了什么关键词,挣扎着醒过来,口齿不清的拒绝:“我不去……医院……”





  “嗯嗯,不去不去。”霍克斯看着手机上的地图,有点烦恼:“这个时间也叫不到车吧,我又不能带你飞……吹了风要出事的……”





  千叶安静了一会儿,霍克斯还在想着对策,听见她突然喃喃了一句:“老师……”






  霍克斯身形一顿,回头看她。





  少女烧的面颊通红,眉头紧皱,微微张着口喘气,明显已经没有意识了。





  “……你有喜欢的人了啊。”






  霍克斯把护目镜推到额上压下几缕金发,突然发现房间的装潢过于简单,明显是客房,而床铺上又有着刚刚睡过的痕迹。





  这不是千叶家啊……已经进展到同居的地步了?那那位怎么一点动静没有?不在家?






  霍克斯绕出去看了一眼,果然看见主卧里空无一人,被子保持着被主人掀开的模样。





  霍克斯拿起刚刚捡起的千叶的手机,锁屏是千叶笑着比剪刀手的侧脸,旁边一个躺在睡袋里靠着墙壁的黑发男人。





  手机没有上锁,他打开通讯录,翻了翻找到了唯一备注带有“老师”的“相泽老师”……就是这家伙吧。





  他打了过去,电话很快被接通。





  “千叶?怎么了?”





  “我是千叶的朋友,她现在发高烧必须去医院,赶紧过来帮忙。”





  “我马上回来。”





  对面的答应非常果断,电话很快就挂断了。





  感觉是个不错的家伙啊。





  霍克斯指挥着羽毛去厨房倒水,走到千叶身旁,忽的看见她纤细脖颈上戴着的红羽吊坠。





  “有了喜欢的人就不要把前男友的东西带在身上了啊。”霍克斯半抱怨半无奈的说道,“所以才说你不会谈恋爱,少让我操点心吧。”





  他语气带笑,脸上却是没什么表情。





  他伸出手绕到少女的后颈,摸索了一下,拆下了吊坠,羽毛似有感应,动了动后变成了钢羽,挣碎了银链,回到了霍克斯合起的翅膀上,淹没在其中。





  他俯身轻轻吻了千叶脸侧那颗浅粉色的爱心纹身,轻声道。





  “朝着你的幸福飞去吧。”



————

千叶:我,使人操心.jpg

心操:不关我事,别强行带我出场.jpg


名字就叫阿臣的小号

【欧相】国王游戏

#CP文:欧尔麦特X相泽消太,不喜慎入

#梗源: @D桑diamond (源于这位老师的公主抱欧相图)

#阿臣开个小号继续产粮,时间线就别在意了!——


“呐,大家!反正今天学校放假,晚上也没有什么事,一起来玩游戏吧!”


上鸣坐在沙发上向一同休息的其他人提议,成功吸引到了众人的注意。大家为了上课应付期末考试就已经耗费了不少精力,难得休息期间玩玩游戏不妨是一种放松。芦户颇为感兴趣的凑上去问电气有什么好办法,后者只是轻笑几声,从身后拿出了数根筷子。


“就来玩国王游戏怎么样!国王的命令是绝对的!”


上鸣如此一喊获得了峰田的积极响应,看峰田的口流水满满...

#CP文:欧尔麦特X相泽消太,不喜慎入

#梗源: @D桑diamond (源于这位老师的公主抱欧相图)

#阿臣开个小号继续产粮,时间线就别在意了!——



“呐,大家!反正今天学校放假,晚上也没有什么事,一起来玩游戏吧!”


上鸣坐在沙发上向一同休息的其他人提议,成功吸引到了众人的注意。大家为了上课应付期末考试就已经耗费了不少精力,难得休息期间玩玩游戏不妨是一种放松。芦户颇为感兴趣的凑上去问电气有什么好办法,后者只是轻笑几声,从身后拿出了数根筷子。


“就来玩国王游戏怎么样!国王的命令是绝对的!”


上鸣如此一喊获得了峰田的积极响应,看峰田的口流水满满的模样就知道他根本没想好事。女生组相互点点头,让濑吕将人捆绑关进了他的房间,最大的威胁消失后也就能舒舒服服玩游戏。


虽然上鸣一开始和峰田想得是一样的,看到峰田的下场,默默咽了口口水。如果上鸣自己说了什么不好的要求,大概那时就跟峰田一个下场。


“恩?相泽老师这么晚才回来吗?”蛙吹刚抬头就看到门口进来有些疲惫的身影,而进来的不止一个人,瘦削高挑的男性跟随着相泽来到了大厅。而那个男性一进来就引起了更大的轰动,吸引走了所有人的目光。


“欧尔麦特!!”


欧尔麦特顺应着学生们对其的呼唤,侧身向崇拜他的少年少女们挥挥手示意。相泽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么一下子,心中暗自叹了口气。最近几天没怎么睡好的他现在只想赶紧完成剩余的教案,然后好好睡上一觉。


“对了!相泽老师和欧尔麦特老师也一起玩吧!”芦户小蹦到两人面前,举起刚才上鸣手中的抽签筷子,“就当做是放松一下嘛!国王游戏人越多才越好玩!”


“国王游戏?”


欧尔麦特和相泽两人并排站在芦户面前,前者似乎对于游戏相当感兴趣,和学生一同玩耍的时光对于他来说是如此的宝贵。芦户看出欧尔麦特有想玩的想法,抓紧催促着欧尔麦特坐在沙发上。欧尔麦特则是侧头看向兴味浅浅的相泽,两人的目光一时相接,又同时错开不再看对方。


“相泽老师也来玩啊!”


“这种游戏本身就是个概率游戏,缺乏合理性。况且我还有教案需要完成,要分一个轻重缓急。要玩就让欧尔麦特先生陪你们,反正他明天也是休息日。”


相泽成功将人卖给了起哄的学生后企图脱身,可下一秒他的脚步却被一句话而停驻。


“我倒是很希望相泽君能够一起来玩呢。”


简简单单的心愿之语足以让一个人放下一些事情,相泽刚想踏出的脚步停在了原地,内心的天平在工作与休息两者间晃动。就他来说,工作尚未完成的情况下,自然不会去做其他无关紧要的事情。他和欧尔麦特明天都是休息,不过相泽自己已经计划好了明天一天待在房间中完成剩余教学工作。


答应还是拒绝,按理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可学生们一致的要求外带欧尔麦特的请求硬生生让相泽走回到了沙发旁边。


“就玩几局,之后你们赶紧睡觉去。”


“老师万岁!”


欧尔麦特看到最终还是妥协的相泽用手捂住嘴角的笑意,到头来最宠学生的还是相泽他自己。不过这句话还是别说出口,那位宠人老师可一定不会承认这件事实的。欧尔麦特对于相泽的想法,除了思考方式无法统一之外并没有别的,他尊重相泽也同时也有着另一种的小心思。


为人低调的相泽身上总有些什么莫名吸引着欧尔麦特的视线,等注意过来总是站在他身侧,而对方则是一脸“你为何在这”的表情。欧尔麦特并不讨厌这种相处方式。


“好啦好啦!那人就这些吧!抽签了!”


整个大厅除去早睡(与关禁闭)和去自我训练的一批人以外就只有恰好十个人,上鸣将写好数字和红签的筷子倒过来握于手中。其余的人都选中一根一声号令下一同抽出,随后又悄悄藏起来看看自己抽到的是什么。


“那么,国王是谁!……啊,恩?相泽老师?!”


上鸣自然没有抽到,扫视四周寻找着国王。而一只手举起时,众人才看到相泽手中红色标记的筷子。全场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都不知道相泽会说出什么要求,除了欧尔麦特都在担心会不会又和开学第一天那样的突击检查。


“那就,4号和7号把前天我那堂课的笔记给我看看。”


在场的人看着过了几秒站起来的两个人表现出了不同反应。八百万毫不犹豫的放下手中的筷子上楼将自己的笔记交给了相泽,而另一方的芦户则是抓着自己的笔记本不肯松手。相泽拿过两本笔记随意翻了几页,将两本笔记都交还了芦户手中。


“芦户,照着八百万的罚抄十遍,后天拿给我看。”


“十,十遍?!”


“正好补补你落下的成绩。”


不容反驳的要求芦户只能乖乖接受,两本笔记本放在她身侧时刻提醒着她这个残忍的现实。所有筷子再次回收并抽取,这次倒是正统的轮到了其他人作为国王。不是要求人来一段绝技,就是来一次鬼脸,甚至还有要求丽日将人浮空绕一圈的,五花八门的要求可偏偏都绕过了相泽和欧尔麦特两个人。


加入到游戏好几轮,无论是国王还是被抽中者都没有欧尔麦特的份,这多少让他有些小小的伤心。


学生们是玩的越来越高涨,完全忘了方才相泽说过“有睡觉”的话语。新一轮的比赛也在如此情况下展开,这次终于是轮到了上鸣当国王。上鸣高举着那根红色标记的筷子,整一个这个世界就他一人高高在上的姿态,惹得一旁的耳郎笑出了声。


“我!上鸣国王命令,2号对9号公主抱!”


“哦!终于抽到我了吗!”欧尔麦特看着标有“2”的筷子,终于有加入游戏中的实感,四周看看寻找着9号,可所有人都摇了摇头。此时,肩膀上突然增加的重量抓走了欧尔麦特的注意力,因为劳累而睡过去的相泽就依靠在欧尔麦特一侧。均匀的呼吸宣告着熟睡之人这几日并未睡好的事实,大家都无需多言的闭上嘴,比了一个静声的手势。


欧尔麦特就这么把相泽以公主抱的形式横抱起来,原本一点动静就会苏醒过来的职业英雄这时却如睡美人般沉睡在欧尔麦特的怀中。欧尔麦特用口型让学生们整理好东西回房间睡觉,自己则抱着相泽往对方房间走去。


到了门口,欧尔麦特摇了摇门把,紧锁的门缺少正确钥匙的开启。他现在不知道是就这么单手摸摸相泽身上钥匙所在哪里,还是叫醒相泽让其自己开门。如果没必要的话,他还是希望相泽能在自己怀中多睡一阵。


毕竟美好的时光短暂,能够享受多久就多久吧。


“欧尔麦特先生,钥匙在右边第二个口袋里。”


突然打断思绪的低沉声音着实吓了欧尔麦特一跳,低头看到不知何时睁开双眼的相泽直视着他。欧尔麦特找不到什么好句子来解释现在这一状况,手不自觉松开想放下相泽。


“我是9号。”


“恩?”欧尔麦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相泽说的是什么。疑惑声令相泽皱起双眉,缠绕在脖子上的操缚布随着心情不佳而一层层绕着欧尔麦特的腿和手,生硬地将人头往下掰下来看手中的东西。


相泽手中还有着方才没有收走的抽签筷子,上面写着“9”。


“啊,是刚才上鸣少年的要求。不过,游戏已经……”


“我并不介意。”


似乎包含着别种意味的话语没来由得让欧尔麦特扬起嘴角,笑得像个吃到了渴望已久糖果的孩子。拿出相泽口袋中的钥匙,欧尔麦特保持着抱相泽的姿势进了门,而之后传来的是门锁锁起的声音。



END




第二天(小剧场)


欧尔麦特:相泽君,其实那个时候你是醒着的吧!不然你怎么会听到上鸣少年的要求呢,真是坏心眼呢。

相泽:不过是合理性欺骗罢了,玩到多晚都没有意识到的人需要有人提醒才行。

欧尔麦特:没想到相泽君喜欢被公主抱呢?下次……

相泽:哈?你说什么?

欧尔麦特:没,没有。


——————————————

纠结人名是用姓还是名,毕竟我习惯用名,但是似乎漫画里更多用姓。而且さん到底该说成“先生”还是普通人名带过也很纠结,虽然我个人就是日语系的。还有!我到底改用八木俊典还是欧尔麦特啊!各种纠结的点……


是野莓味

[麦相一家]TEN YEARS OF MARRIAGE/结婚十年

+人物:山田阳射/相泽消太(无差爸爸们)   物间宁人(哥哥) 心操人使(弟弟)  

+按照原作设定,麦相两人都是30岁,所以私设是物间心操是他两领养来的,之后会专门写这个故事.

+cp:麦相麦,超级超级超级超级少就一句话的胜出.


爸爸们非常忙,以至于要错过结婚10年纪念日,物间和心操兄弟俩就悄悄准备了一下.

(我觉得可爱死了啊好喜欢这两人兄弟组!!四口之家!!!不甜砍我!!!!!)


--------------------------------------


"...

+人物:山田阳射/相泽消太(无差爸爸们)   物间宁人(哥哥) 心操人使(弟弟)  

+按照原作设定,麦相两人都是30岁,所以私设是物间心操是他两领养来的,之后会专门写这个故事.

+cp:麦相麦,超级超级超级超级少就一句话的胜出.




爸爸们非常忙,以至于要错过结婚10年纪念日,物间和心操兄弟俩就悄悄准备了一下.

(我觉得可爱死了啊好喜欢这两人兄弟组!!四口之家!!!不甜砍我!!!!!)



--------------------------------------










"人使!我先上楼了,你记得我们说好的事啊!!"物间吃完饭就上楼回房间了,在楼梯口顿了一下然后转身对心操说.

"呃我知道"心操回复他.


麦克一脸疑惑"兄弟之间的小秘密?不能透露一下?"

"不能"心操很干脆的回了一句.

"他们的事我们不用管那么多,吃你的饭去"相泽边嚼青菜边怼一下麦克.






......

心操终于吃完饭,按约来到物间的房里.

"你可真是等死我了,吃什么玩意呢吃那么久!"物间正陷在豆袋沙发里,手里翻看一本旧时尚杂志.

熟悉这个金发烦人鬼的他已经不在乎他的这些话了,虽然最初刚被带到家里的时候还恨过这个混蛋很久,但...他其实不是一个坏哥哥对吧,坏哥哥是不会为爸爸的结婚纪念日操心的"你说你的计划吧!"


之后两人就我在房里商量如何给自己的爸爸们一个美好的纪念日.

从最开始怎么让他们发现开始:

"法国餐厅吧!"金发男孩咬着笔盖说:"浪漫!场地还好!"

心操翻了个白眼:"想什么呢?你有那些钱?再说怎么把他俩骗过去?"

"呃...好吧这个pass!"他晃晃脑袋,突然灵光一闪"那,家里?"

"我也觉得家里就行了,他们累的半死回到家,然后啪的一下!虽然还没计划好要弄什么,但之后肯定很惊喜"心操认真地回答.

"也行,不过如果这样我们得花点心思搞屋子了"



......


吃完饭就去洗漱睡觉的麦相两人,浑然不知自己要有一个难忘的纪念日.




"想法不错,但怎么弄这种蜡烛的装置呢?"心操问道.

事情讨论的不错,但在一些小细节上出现了问题,房间的气氛很奇怪,一会两个人讨论的热火朝天,一会又安静出奇,就像轰焦冻的个性一样.

良久,金发男孩跳了起来,"嘿!我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去借一点爆豪的手汗然后在麻烦发目明做装置!怎么样!天哪我是天才吗?"

"白痴你才想到吗?我现在在想怎么借到爆豪的手汗."紫发男孩不紧不慢泼着冷水.

"你用个性啊!"

"爆豪防御心很强,让别人去比较好.一定要那种能近他身的,关系还挺好的那种."心操人使沉思起来,仔细搜索自己知道的这类人.

"绿谷吧!告诉他要是借不到我就当着他的面烧欧鲁迈特公仔"

"啧,太坏了."说完两兄弟还对视一眼,嘿嘿嘿的低声笑起来.


在物间房里呆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事无巨细的规划着,天早黑的没边,生物钟提醒二人该上床睡觉了,明亮的灯光渐渐晃眼,刺痛着神经,最后赶在身体下最后通牒前,订好了计划.

物间宁人捧着用来计划的本子,说"那就这样,手汗,发目明那边,还有拖延时间就交给你!房间装饰,还有蛋糕就交给我!"




三天后,他们顺利的搞定了所有要准备的东西,依旧是物间的房间,依旧是吃完晚餐后.

心操推开门的时候,看到一个金发的猴子在屋里上蹿下跳,哦不,是金发的男孩.还没等他说话,那男孩就冲过来把门关起来,然后兴奋的交流着"蛋糕定好啦,之后我放学后就能带回来了,花了我不少钱呢!你呢?"

"手汗搞到了,绿谷真好使,装置在发目明那,放学的时候你记得去那拿,呃......至于拖延他们......我拿手汗的时候被香山(午夜原名)阿姨看见了,然后她就问我怎么回事,我说了,她很支持我们,并且答应会帮我困住他俩,算完成吗?"最后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心操的声音还有些发抖,他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哇那可太好了,你别担心,香山姐姐一个人顶八你的破脑子!"


香山姐姐......







看起来一切都准备好了,终于等到那天了,11月8日,放学铃声一响,物间以难得一见的如同饭田的奔跑姿态背着书包就从教室冲出去,看的任课老师一愣一愣的,飞速从发目明那里拿走蜡烛装置,再到去商业街拿蛋糕再到跑回家如同行云流水一般,作为一个精致男孩,无论时间多感他心里关于美的细胞也不会消减一点,挂星星灯的挂星星灯,放音乐的放音乐,他一个人都弄了一半了,心操人使才悠悠的单手背包回到家:"不是吧老哥,你也太快了!"

正踩在椅子上往天花板上沾彩色丝带的他哥咂舌"是你太慢了小老弟,出去别说你是我弟,速度慢的跟猪一样"

"谁稀罕你"随意回了他一句就回到正题"我放学的时候刚好遇到香山阿姨,他说咱们爸爸已经被关起来了"

"哈?"物间一个哆嗦差点摔下来

"她说没事的,能给咱们拖延个二十分钟左右,所以你不用急"心操四处看了一下,然后从物间包里掏出发目明那拿来的装置,和一些其他普通的蜡烛在桌上摆放起来.



男孩们十分默契的摆弄着那些饰品,就像他们先前在夜晚里物间的房间里讨论一模一样,放在计划好的位置,沙啦沙啦的声音缠着时钟的滴答声在房子里回荡,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叮铃铃的短信声打破这片安静.心操去门口,拿起被丢在那的可怜书包里的手机:"喂!"他叫了一声,物间回过头来."香山阿姨说他们已经出来了,我估计还有五分钟就到家了"

"噢噢!!那你先出去,我把这些包装袋扔了就来."




另一边


"这都什么破事啊,不是说要拿那个学生档案的嘛,门怎么就坏了呢?"山田阳射敲着方向盘很没好气的说着.

"要不是午夜让我陪你,我也不会和你一起关在档案室好吗?"相泽揉了揉头"太奇怪了她"

"就是,之后还发短信告诉我们不需要那个档案了,耍人很好玩吗?"

"快回家吧,我想赶紧睡觉"相泽的眼皮有些沉重,这几天学校事情有些多,他们已经很久没好好休息过了,好在今天是周末,可以狠狠的睡上一个不需要早起的觉.

"oky!"


天空露出漂亮的紫红色,车子开得平稳又舒服,为了照顾到疲倦的相泽,山田放弃了播放金属乐的想法,而换成了好听的古典乐,浪漫又舒缓,总算到家了,山田抱着两个的公文包和相泽一前一后的进家.儿子们放学通常要比他们早,所以两人更习惯按门铃,可今天很反常,太奇怪了,暗了五六下门铃还是没人开门,甚至屋里连脚步声都没有.刚才还昏沉沉的相泽消太立刻神经紧张起来,他担心儿子们出了什么事情,于是边按门铃边在门口朝楼上叫着:"宁人!!!!!!!人使!!!!!!!!!!在家吗!!!!!!!!"他不常叫那么大声,搞得声音英雄麦克本人都觉得大事不妙了,嘴里念叨着"儿啊,我的儿啊,爸爸来了啊"就从公文包深处扒拉出好久没用的大门钥匙,对准锁芯,打开大门.


"Amore amore amore Amore amore amore~~~"

(爱~爱~爱~爱~爱~~爱~~~~~)


"Non ti avvicini ma resti nei pressi del cuore~~~~"

"你一次次撩拨我的内心~~~~"



一进屋里,就被这奇幻醉人的音乐包裹着,在看向到处飘着丝带和气球的客厅,和烛光摇曳的餐桌,山田和相泽对视一笑,心里都明白了,儿子没出事.

空气里弥漫着香甜的奶油味,伴着美妙的歌声,漆黑的屋里并不显得冷寂,暖色的小星星灯环着一整个客厅闪闪发光,山田一把牵过相泽的手,拉着他朝餐桌走去,桌上有两束小巧的花,一束向日葵,一束鸢尾花,安安静静的躺在好看的包装纸里.蛋糕一半是蓝莓一半是覆盆子,上头有一些亮盈盈的珍珠糖,中间是他两的亚克力手办,面前有一块白巧克力做的牌子,牌子上写着"结婚十年快乐!"简短的字,被写的修长好看.两杯低度数的香槟,杯子上系着金红色的丝带.中间有一个与众不同的蜡烛,形状是站着的天使,手里捧着一颗金色的星星,底下贴着一张小纸.


他们一生有过很多次觉得这简直就是最棒的事情的时候,比如告白那天,第一次约会,第一次见家长,第一次亲吻......

现在他们觉得领养这两个孩子是最美妙的事情了,就和结婚十年的纪念日一样!!!


相泽决定率先打破这个安静的气氛"这可能就是我们被关在档案室的原因"

"哈哈,是的!三分钟前我还为这事感到气愤,现在我只觉得...."他擦了擦鼻尖转了转眼珠子想找到一个合适的词语去形容,但他不行."你明白的"一个眼神,发射给身边的那个男人

"我知道."

"那接下来呢?该怎么做?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浪漫活动了"山田不由自主的咧着上扬的嘴角

"看起来他们都替我们准备好了!"

话音刚落,他们的手机铃声就同时想起,两个人松开了缠在一起的手去看短信,是物间发的,两人收到的是一样的,内容是:

爸爸,我和弟弟今天在绿谷家睡!明天中午见!



山田觉得他们孩子真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了,转头看向那个男人,相泽满脸的感动和慈祥.谁会不喜欢这样的儿子呢?!


他们面对面的坐在餐桌边,品尝甜蜜芬郁的浆果蛋糕,聊起来.


山田:"你知道吗,这让我想起向你求婚的那一天!"

相泽:"我也是,只不过你捧了一束康乃馨来"

山田:"哦!你怎么还记得啊!那个时候我不是!!年轻嘛!哪知道花语什么的,因为很好看就带来了!"他的脸微微涨红.

相泽:"不过我喜欢那束花,你知道的."他低着头喝酒.

房间里没开灯,最亮的地方就是桌边,烛光温柔又浪漫,山田看向那张脸,眼神迷离出神,许久,相泽终于忍受不住这热切的目光,于是问道:"怎么了?"

那迷人的金发男人在餐桌上握住他的双手:"我只是在想,我们居然结婚十年了"

"白痴,我们的儿子甚至都十五岁了你还记得吗?"

"我当然记得,但这是不一样啊!我的意思是...我们两.我们两个人的生活居然度过了那么久,我现在已经有点想哭了,尤其是一想到接下来我们还会过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的结婚纪念日我就觉得很开心"

相泽牵起他的手,在手背上亲亲落下一个吻:"恩,我爱你."

是烛光的角度吗,他似乎真的从山田的眼睛里看到泪水了.



"You're the only one, you're the only one"

(你是我唯一想要的 你是我唯一想要的)



音乐播放到最高潮,煽情又美好,两人的心情也如同屋里的歌曲声一样飘飘忽忽,浪漫的气氛也刚刚好,满屋繁星为他们见证,十年的相伴,和浓情蜜意的吻.


"And I want you All The Time"

(我一直想要你呀)



"And I want you All The Time"

(我一直想要你呀)



"Cause I wanna love you (love you)"

(因为我想爱你(我爱你呀~))



"哦对了,那个特殊的蜡烛!"山田的嘴唇依依不舍的离开相泽,他们站在桌前拿起蜡烛下压着的纸条,那一看就是大儿子的字迹:"kiss完之后在放哦,掰一下翅膀就可以了!❤"看的这对老夫老妻的脸通通红"哦哦!那正好呢哈哈!"

"你闭嘴!"相泽揪了一下他的胳膊


掰了一下金属天使的翅膀,他手里捧着的金色星星的尖尖角里就炸出小小的烟花,他们面前,画了一个爱心,然后如同火树银花般的绽放绚烂,足足三分钟之久.





I'm lying on the moon

我躺在月亮上

But my dear, I'll be there soon

亲爱的,我就快要到啦

It's a quiet starry place

在这个星光灿烂的地方

Time's we're swallowed up

让宇宙把我们淹没

In space we're here a million miles away

我们漂浮于万里的天空上

There's things I wish I knew

希望我知道

There's no thing that I keep from you

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我们

Cuz it's a dark and shiny place

这里黑暗却又明亮

But with you my dear

但有你在我身边








------------------------

我觉得物间心操真的兄弟感超强!!!再加上心操是麦相之子!物间烦人的地方和山田阳射超像啊!!!兄弟好好哦好可爱!!!!自己创建了一个叫 麦相一家 的tag,之后会多写他们一家四口的故事~~没人看我也会写下去!

南疯北川

十分不服为什么老师没有类似p3轰那样子的卡贴
于是自己改了张图去定制去了(
拿图评论(
不可以商用!(

十分不服为什么老师没有类似p3轰那样子的卡贴
于是自己改了张图去定制去了(
拿图评论(
不可以商用!(

ETW
(胡乱怼了一个新选组梗) 欧:...

(胡乱怼了一个新选组梗)

欧:相泽君这个丸子超好吃你要不要尝一个!

相:巡街中禁止吃零食!

(胡乱怼了一个新选组梗)

欧:相泽君这个丸子超好吃你要不要尝一个!

相:巡街中禁止吃零食!

不正不正

#我英乙女# 他们都是书.①



-小段子.内含  |久|爆|轰|电|常|相|弔|


-有后续.到时会拟人化.


-其实自我感觉挺无聊的内容.望您不嫌弃.


-欢迎评论和建议.


-我就是日更小王子.


-这篇可能是我文笔最烂的一篇了.


【绿谷出久.语文阅读理解练习册】


在一堆非白即红的练习册书堆中你一眼相中了它。


绝对不是因为它是绿色的!!


简单翻看了一下,里面的题目大体偏难。


你“啪”一声合上书,冷漠地放回去。


围着这一区域兜兜转转半天,你发现好像你的选择只有先前拿起的那本厚实的小绿书。因为别的练习册真的很让人无语。


“简单的跟一一样。”你无奈地搓搓头...



-小段子.内含  |久|爆|轰|电|常|相|弔|


-有后续.到时会拟人化.


-其实自我感觉挺无聊的内容.望您不嫌弃.


-欢迎评论和建议.


-我就是日更小王子.


-这篇可能是我文笔最烂的一篇了.







【绿谷出久.语文阅读理解练习册】


在一堆非白即红的练习册书堆中你一眼相中了它。


绝对不是因为它是绿色的!!




简单翻看了一下,里面的题目大体偏难。


你“啪”一声合上书,冷漠地放回去。





围着这一区域兜兜转转半天,你发现好像你的选择只有先前拿起的那本厚实的小绿书。因为别的练习册真的很让人无语。


“简单的跟一一样。”你无奈地搓搓头,重新拿起这本小绿书,“好吧,就是你了。”










【爆豪胜己.沙雕书籍】



书名.如何与蠢材相处.


书名字体,极其嚣张,特有张力。



刚挑好语文练习册的你眼前一亮。


这种书为什么能出版以及书店为什么会进货这种书你不关心,反正你觉得挺有趣,顺手就拿了。


“就是纸质太薄了,一点火星就能引燃吧。”你掂量几下,吐槽道。


忽然它滑落你的手掉了下去。


你没察觉不对劲,权当自己手不稳而已,弯腰捡起。










【轰焦冻.食物相关.】


荞麦面:向衰老说不.




你努力憋笑的脸通红,眼角挤出一点生理盐水来,双肩鬼畜地抖动着。


「这是什么魔鬼书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若不是要帮妈妈带本炒菜相关的做法书才来这片分类区,你就要错过它了。



收拾好心态,你毅然决然拿起它。


“三本啦。”








【上鸣电气.情话大全】



“我对撩帅哥没兴趣,真的,服务员阿姨你信我。”



“但是这上面的插图好可爱。这个黄头发的小人儿笑得和弱智一样,还比大拇指。”





“啧啧这本书太有学习价值了。”





“买!”






【常暗踏阴.苹果相关】


正准备离开的你转身又见一本新奇小书,封面花里胡哨的。



“苹果怎样吃...”你小声念出书名。






谈到吃时总是那么的引诱人,你头脑一热决定买一本。



“油炸、煮、烤——”边走你边自我满足的想象着苹果的各种形态,忽然傻笑出声,“嘿嘿...”








【相泽消太.又见沙雕书籍】


结账的小姐姐看过你拿来的五本书后笑容可掬:“恭喜啊小妹妹,你集全了三本外售沙雕书籍,所以呢你将获得集齐成功后召唤出的赠品书籍。”



她翻箱倒柜好一会儿,才从一个结满蜘蛛网的角落取出一本脏兮兮的书,有些薄,好几页的书角都卷了起来。





仿佛沉默了一个世纪,期间你俩四目相对,她目光真挚多么诚心。


“...谢谢。”你嘴角抽搐,颤颤巍巍的手接过,扫了一眼书名。



快速入睡小妙招.



“呕。”








“等等!这本书还自带一件睡袋赠品!”











【死柄木弔.沙雕书籍】


你提着一口袋书抱着一件硕大的睡袋开开心心回家的路上,躺着一本散发着致命气息的神秘书籍,貌似周围还闪着幽幽荧火。


它并不拥有姓名。



而你二话不说塞进袋子里,如获至宝。











未完待续.


🎙苏奕Cêgric🐈

【授权搬运】#相泽消太##布雷森特·麦克##同期组#

作者:スンハ

TwitterID:@sung_ha_m

链接:http://t.cn/Eqn5GRI


スンハ太太清爽干净的画风太赞啦

同期生的私服日常合集


🚫二次上传和商用 ​ ​

【授权搬运】#相泽消太##布雷森特·麦克##同期组#

作者:スンハ

TwitterID:@sung_ha_m

链接:http://t.cn/Eqn5GRI


スンハ太太清爽干净的画风太赞啦

同期生的私服日常合集


🚫二次上传和商用 ​ ​

D桑diamond
我想看相泽老师长发及腰从睡袋里...

我想看相泽老师长发及腰从睡袋里醒来的样子……

我想看相泽老师长发及腰从睡袋里醒来的样子……

麦棠。

自截自调、抱图吱声。相泽老师好可爱。ww

自截自调、抱图吱声。相泽老师好可爱。ww

血筱

小英雄恶搞向视频

cp杂。可以刷cp,禁止掐cp

素材全部写在视频结尾了

希望大家喜欢

小英雄恶搞向视频

cp杂。可以刷cp,禁止掐cp

素材全部写在视频结尾了

希望大家喜欢

宫水三叶

占tag致歉


把之前多出的复数谷出掉 光滑全新 已自刀不包邮   MHA的 js原画大吧唧


求相泽妈茶妈电妈带走可爱的孩子们


有意者可私聊~~~ლ(`∀´ლ)

占tag致歉



把之前多出的复数谷出掉 光滑全新 已自刀不包邮   MHA的 js原画大吧唧



求相泽妈茶妈电妈带走可爱的孩子们



有意者可私聊~~~ლ(`∀´ლ)

狸猫不是受🍃
应该是今日份相泽明天应该改画别...

应该是今日份相泽
明天应该改画别的小英雄对叭?
🌚

相泽什么的
爱了爱了

应该是今日份相泽
明天应该改画别的小英雄对叭?
🌚

相泽什么的
爱了爱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