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相泽消太

59.6万浏览    8192参与
梅特x

前4p梅特x在半期考的考场当着老师面画画.欧叔看题掉发真实事件.一抓三四根OFA.


咕了几百年的梅特x突然肝画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妈的欧相再磕五百年.


最后的御茶子小可爱.

前4p梅特x在半期考的考场当着老师面画画.欧叔看题掉发真实事件.一抓三四根OFA.


咕了几百年的梅特x突然肝画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妈的欧相再磕五百年.


最后的御茶子小可爱.

神奇娜

[歐相]相澤:歐爾麥特死法100大全

歐相,日常歡樂向,參考自:「十萬個激嬲女友的理由」

- - -

相澤平常太晚睡覺了,他就叫歐爾麥特督促他早點睡。


相澤:「不行啊,歐爾麥特先生的語調太溫和了,可否凶一點,嚴厲一點地叫我睡覺!」


歐爾麥特:「真是要凶一點嗎?」


相澤:「嗯!」


歐爾麥特:「好的。」


歐爾麥特用力地吸一口氣:


「給我去睡啊混蛋!!!」


然後,歐爾麥特就死了。


- - -


兩人事後的檢討


相澤帶著...

歐相,日常歡樂向,參考自:「十萬個激嬲女友的理由」

- - -

相澤平常太晚睡覺了,他就叫歐爾麥特督促他早點睡。

 

相澤:「不行啊,歐爾麥特先生的語調太溫和了,可否凶一點,嚴厲一點地叫我睡覺!」

 

歐爾麥特:「真是要凶一點嗎?」

 

相澤:「嗯!」

 

歐爾麥特:「好的。」

 

歐爾麥特用力地吸一口氣:

 

「給我去睡啊混蛋!!!」

 

然後,歐爾麥特就死了。

 

- - -

 

兩人事後的檢討

 

相澤帶著羞澀地詢問對方:

 

「歐爾麥特先生覺得⋯⋯舒服⋯⋯嗎?」

 

歐爾麥特:「舒服!非常舒服,但如果相澤君能裝貓叫就更好了!」

 

然後,歐爾麥特就死了。

 

 

- - -

 

 

有一位女記者想相約歐爾麥特去晚飯,但歐爾麥特很快便推了對方。

 

歐爾麥特:「對不起,我的戀人不喜歡我單獨跟女性吃飯。」

 

之後歐爾麥特帶著一點點自豪感對相澤說出這件事,打算相澤會稱讚他的做法。

 

相澤:「為什麼她突然之間會想約你去晚飯?為什麼啊,給我原因!」

 

然後,相澤沒有跟歐爾麥特吃飯整整一星期。

 

- - -

 

相澤一直很介意他自己沒有如女性般軟柔的胸部能滿足歐爾麥特。但歐爾麥特一直對他說從不介意這個事情。

 

但突然間的一天,他叫歐爾麥特閉上眼睛去搓搓揉一個東西,該東西的質感很快便讓歐爾麥特知道,那是一隻柔軟的娃娃。

 

相澤:「歐爾麥特先生享受這種質感嗎?」

 

歐爾麥特:「我覺得很舒服,很喜歡啊!」

 

相澤:「就說你一直介意我沒有!」

 

然後,相澤整整一星期沒有跟歐爾麥特搭話。

 

- - -

 

歐爾麥特用了一千元給自己包起了整間電影院來欣賞自己的電影。

 

相澤氣沖沖地說著:「看電影要嘛整整一千元那麼貴啊!」

 

歐爾麥特:「不⋯⋯。但相澤君你買的貓糧好像都過一千元了,不是比電影還要貴嗎?」

 

然後,歐爾麥特就死了。

 

- - - 

 

歐爾麥特在相澤生日前錯買了小狗娃娃作為禮物。結果相澤生氣了。

 

到相澤生日的那一天,歐爾麥特重新挑選了一件精心禮物向相澤陪罪。

 

相澤還是帶點期待地把禮物折開,結果是一本書,書名叫:「嘗試認識小狗的可愛」

 

然後,歐爾麥特就死了。

 

- - -

 

相澤生氣了,歐爾麥特靜靜地看著他。

 

相澤:「你⋯⋯你不打算哄我嗎?」

 

歐爾麥特:「相澤君生氣的時候,要是我說錯了話,那相澤君就會變得更可怕。」

 

然後,歐爾麥特死了。

 

- - -

 

歐爾麥特因為學校的工作而在非常苦惱。

 

相澤靠近他的耳邊然後:「喵~」了一聲。

 

然後,歐爾麥特死了。


闻斯行之
今天買了紙回家就可以用板子啦!...

今天買了紙回家就可以用板子啦!!也就今天..週六回學校周天去展子)。鴿子周
總而言之在課上先塗了

今天買了紙回家就可以用板子啦!!也就今天..週六回學校周天去展子)。鴿子周
總而言之在課上先塗了

笨蛋兔公子

[同期組/麥相麥]人偶師麥克與人偶相澤

兔子非常抱歉因為最近比較忙,血的印記最近都處於放置play的狀態,但放心兔子一定會把它填完的,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昨晚和小伙伴  @相泽的貓咪 聊天的時候她想了一個很讚的腦洞:麥克是人偶師然後相澤是一隻人偶


相澤是麥克以前的情人,但因為一次任務中意外死亡,麥克造了一個和相澤一模一樣的人偶,這個人偶是麥克最成功的作品,麥克愛上了它然而相澤只是一個人偶並無感覺,最後在麥克死亡之時相澤才第一次感覺到愛同溫暖


兔子手癢寫了一點點劇情,後續大概不會寫了🙈🙈🙈((不負責任


~~~~~~~~~~~~~~~~~~~~~


死亡女神摸著制作逼真的相澤人偶冷冷...

兔子非常抱歉因為最近比較忙,血的印記最近都處於放置play的狀態,但放心兔子一定會把它填完的,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昨晚和小伙伴  @相泽的貓咪 聊天的時候她想了一個很讚的腦洞:麥克是人偶師然後相澤是一隻人偶


相澤是麥克以前的情人,但因為一次任務中意外死亡,麥克造了一個和相澤一模一樣的人偶,這個人偶是麥克最成功的作品,麥克愛上了它然而相澤只是一個人偶並無感覺,最後在麥克死亡之時相澤才第一次感覺到愛同溫暖


兔子手癢寫了一點點劇情,後續大概不會寫了🙈🙈🙈((不負責任


~~~~~~~~~~~~~~~~~~~~~


死亡女神摸著制作逼真的相澤人偶冷冷向身後的山田問道:「每一樣事物都有它的代價的,你願意用什麼來換取相澤消太的靈魂?」


「只要相澤可以回來,我什麼都願意.....拜托.....」人偶師山田用堅定的聲音向死亡女神懇求著


死亡女神聽到後忍不住笑了出來:「真的是什麼都願意?你們人類總是輕易許下不能實現的承諾,操控生命的代價之太可不是你能夠償還的。」


山田回答的沒有半點遲疑:「請告訴我代價是什麼,你想要的我都給你......」


死亡女神緩緩走到山田身邊模了模他的臉頰:「如果我說要你一半的壽命呢?但換來的結果可能不會是你想要的......」


「沒關係!我把一半壽命給你!只要你把相澤帶回我身邊我什麼都願意!」


「這是你自己答應的......」語畢死亡女神把手穿透山田的心臟,他感覺體內有某種東西被掏空了,極度痛苦的他看著死亡女神把剛剛從自己身體內取出的東西注入人偶中。

一輪咒語施法後人偶開始慢慢站了起來,山田激動地衝上前把人偶抱進懷裡「消太!終於你回來了!」但無論山田怎麼呼喚人始終沒有反應,只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眼神空洞地看著前方。「妳不是說會把消太帶回來的嗎??為什麼會這樣?!」山田憤怒地質問死亡女神。


「我已經說過結果可能不會是你想要的,你的一半壽命當然只能換回他的一半靈魂。反正這個人偶和這樣的他也非常合襯呢~」說完後死亡女神就笑著從房間裡消失了。


「不!!妳給我回來!!結果不應是這樣的!!」山田抱著沒有反應沒有感情仿如人偶的相澤崩潰大哭。

晓断没有毒!
皮一下刚买的勾线笔。……期中考...

皮一下刚买的勾线笔。……
期中考终于考完了。瘫软。

皮一下刚买的勾线笔。……
期中考终于考完了。瘫软。

伪命题
是综漫《个性名为人间失格》中的...

是综漫《个性名为人间失格》中的一幕,哒宰和相泽老师做雄英体育祭的直播。
是来自凌老师的推荐,各种方面来说这篇综漫还意外的挺好?
其实这两位的互动还是挺有趣的
是给锤老师的签绘

是综漫《个性名为人间失格》中的一幕,哒宰和相泽老师做雄英体育祭的直播。
是来自凌老师的推荐,各种方面来说这篇综漫还意外的挺好?
其实这两位的互动还是挺有趣的
是给锤老师的签绘

红
囚牢(欧相)使用指南:1.有O...

囚牢(欧相)
使用指南:
1.有OOC,注意避雷
2.欧叔退休(被电视直播)后的同居性♂福生活
3. 强势相注意
4. 可能会有SM
5.后续可能会R18
6. 不定期更新,有灵感会一下写出来。
7.幼稚园文笔凑合凑合(๑•̀ㅂ•́)√

囚牢(欧相)
使用指南:
1.有OOC,注意避雷
2.欧叔退休(被电视直播)后的同居性♂福生活
3. 强势相注意
4. 可能会有SM
5.后续可能会R18
6. 不定期更新,有灵感会一下写出来。
7.幼稚园文笔凑合凑合(๑•̀ㅂ•́)√

神奇娜

微風[相受]

全相受,主歐相,原創人物有一


*我寫的相澤都是弱氣的

- - - - - - - - - - - - - 

這裡是二年A組的學生宿舍,在長長的純白長廊上,我發現一道虛掩著的門扉,青風輕輕吹著,門扉跟隨著風的節拍搖動,我的記憶告訴我,這間房間並不屬於任何學生,好奇心驅使了我把門推開,窺頭而進,內裡是一間純白如雪的房間,空空的,我的意思是,除了一些必需要的傢俱外,並不存在於任個出餘的裝飾品。


「喵~」


小貓的一聲讓我嚇了一小...

全相受,主歐相,原創人物有一


*我寫的相澤都是弱氣的

- - - - - - - - - - - - - 

這裡是二年A組的學生宿舍,在長長的純白長廊上,我發現一道虛掩著的門扉,青風輕輕吹著,門扉跟隨著風的節拍搖動,我的記憶告訴我,這間房間並不屬於任何學生,好奇心驅使了我把門推開,窺頭而進,內裡是一間純白如雪的房間,空空的,我的意思是,除了一些必需要的傢俱外,並不存在於任個出餘的裝飾品。

 

「喵~」

 

小貓的一聲讓我嚇了一小跳,一隻黑貓從床邊躍出然而落在睡床的那個人身上,對方並沒有被小貓所驚動也沒有被我的出現影響著正專注看書的他。細看他半點凌亂的烏黑長髮,隨著身旁的窗吹出細細清風而飄溢,往下的眼簾上是修長的捷毛,與蒼白的臉色配襯著讓他帶上一種妻蒼美。

 

要不是看到一點點的胡子根還差點娛會了他是一位女生,身形過於瘦削了,讓他的骨架身形都顯露於他身穿的黑色薄衣服,怎麼說,那種身形是女生們最渴求的,比例好看極了,我靜靜地靠近他的身邊,手很自然地想去繞過他的前蔭黑髮,想更能看清楚他的臉蛋,不由自主的,就是很自然便想去做,沒有意識。

 

突然一陣強而有力的風從他身旁的窗吹至我身上,莫名奇妙的誇張力度竟可以把我推後數小步,但風如此大卻依然沒有打擾眼前正專心看書的他。卻因為我不小心退後數步而踩到小貓咪尾巴,小貓發出妻酸的叫聲才把他的目光引了過來。

 

終於察覺到我的存在,為了表示友善我連忙伸出手正打算自我介紹,結果對方嚇得整個人發抖,連手上的書本也滑至地上,用床上的床鋪倦著自己並瑟縮於床角,他怕得眼角都衝著淚水。

 

雖然我感覺對方的反應很點過大,但把人嚇成這樣我也過於失禮,正想上前解析卻被一手從旁伸出的手阻擬了我。

 

「青葡老師!不可以碰他!!!」

 

衝進房間的是學生綠谷出久。

 

「老師,抱歉啊,你先出出去,他⋯⋯他很怕生的。」

 

綠谷所指的「他」,應該就是正瑟縮著發抖的他吧。

 

「啊!好的,我知道了,我並沒有惡意的。」本來留著努力解釋,但綠谷卻一直把我往後推,手擋在我的正前方,直至我整個人被推出房間內,綠谷便把門輕輕掩上。

 

我跟綠谷坐於大廳的中心,綠谷一臉不好意思地抓著頭對我說:

「抱歎啊青葡老師!剛剛我對老師有點無禮了呢。」

 

「別在意,只是我沒頭沒腦地打擾了房間裡的人。我也得說個抱歉了,但身為你們的班導師,我也得清楚了解他是誰,居住在學生宿舍理應是學生,而且在這裡就更加要是你們二年A組的學生,可但我到現在也從沒見這那個人出現在課堂之上。學生的宿舍中不準許養小動物,再說,我不認為他是學生⋯⋯」

 

「他的確不是學生。」

當綠谷正羞澀澀地想張口回答時,爆豪的聲音就從旁略過,搶先回答。

 

「他不是學生,是我們的前班導師,相澤消太。」

 

“相澤消太?”

 

頓時被爆豪的回答讓頭腦空白了一片,那個就是惡名遠播的英雄老師,前一年A組的班導師相澤消太?

 

「我們遊說了許久老師才容許讓我們來照顧他⋯⋯拜託,請不要跟外面的任何人說可以嗎?青葡老師。」

 

此時連八百萬以及其他學生也從房間出來回應著我的說話。

 

「⋯⋯那個⋯⋯」看著這群學生的臉上所流露的認真神色。「不是什麼可不可以,但我總要了解原因,要是我什麼都不清楚,那⋯⋯」

 

「抱歉⋯⋯」一把低沉也沙啞的聲線打斷了我的說話,那不是我所熟悉的聲音。

 

往聲音的來源望過來,原來是剛剛在房間裡嚇得發抖的他。身體似是虛弱,需要支撐著牆身才能勉強站立起來。

 

他右手提著拐丈一步一步向我步近,爆豪反應敏捷地靠到了相澤消太身邊撐扶著他。

 

「不⋯⋯我可以⋯⋯自己⋯⋯。」相澤消太對爆豪輕聲說著,爆豪顯得不服氣不太想接受相澤消太的意見,但他還是選擇聽話地放開了手,卻又似是擔心地一直在對方身邊護著他。

 

“這小子,平常都不顯得有那麼乖巧”我心中暗暗吐槽。

 

相澤消太搖搖晃晃地走來我的身邊,我本想伸手幫助撐扶他一下,可是我手一伸他又反射性地往後一縮,梅雨立即又走在我的跟前,向我示意接下來的由她處理,她把身旁的椅子推在相澤消太身後,還不忘加上了一片軟呼呼的咕𠱸。

 

「老師坐這裡吧!梅雨為你準備好了啊!Kero!」

梅雨兩眼閃閃發光地望著緩緩地坐在我跟前的相澤消太。

 

待相澤消太坐下,他便對梅雨輕輕點了個頭。

 

「你好,我是相澤消太,是他們的前任班導師。」

 

「你⋯⋯你好。」不知為何我感到一點緊張,又一次想要伸手以表示禮貌,但這次到轟出現阻在我的身前。

 

「不準碰他!」

 

似是被莫名奇妙的警告,還要是學生對老師的,“他是什麼瓷器嗎!?”我心中不禁有一種無名火起。

 

「轟⋯⋯我沒事。」面向轟說著,又轉向了我。「很對不起,他們沒有惡意的。」

 

相澤消太的臉雖然不帶有笑容,但蒼白的臉上卻顯得溫柔,似是了解我的焦燥,他的平靜語氣把我的怒火都給蓋過去了。

 

「你是這一年擔當他們班導師的老師,青葡老師?「個性」葡萄酒氣,讓敵人的腦袋頓時像醉酒般無法集中精神,單獨戰很擅長,但群體戰是弱點。之前在士傑高中任教,但因為教職員間的問題,所以轉到這邊任教⋯⋯咳⋯⋯」被相澤消太對我的詳細了解感到吃驚,口張開差點兒說不出話。

 

我指頭輕抓了抓腦袋:「是的呢,而且這段時間歐爾麥特「離開」了,雄英突然很缺人。」

 

話說完了,我能感受到氣氛的變化,注視著相澤消太的臉容,雖然時間短速,但我還是能察覺到他濕潤了一下的眼框。他提起手輕掃了一下前蔭以作掩飾,我看見他那無名指上的閃閃指環。

 

「他們這班小鬼,很難教的。」重新調整了情緒又是平靜地說著話,相澤消太兩手緊握著,搭在大腿之上,顯得有點緊張,焦急,也明顯感覺到他正努力地調整著他的速度,一字一句,清晰,慢慢說著。

 

「好像是那個爆豪,很粗暴的。」說到了自己的名字,爆豪展露著一面的不屑。

 

「不過,他只是粗暴一點,他內心很暖,細心,很會關心人的,只是平常不很會表達而已。還有綠谷,總是會胡來的,得要把他看緊一點,不然他很容易受傷,要教他愛惜自己。還有⋯⋯」

 

「咳咳⋯⋯」說過一段時間,相澤消太似是感到疲累。

 

「相澤老師,青葡老師知道了,你先休息一下好嗎?」轟對相澤消太說著。

 

相澤消太用指頭輕輕擦了擦自己疲累的眼睛,接著又開口:

 

「⋯⋯不⋯⋯不好交代的話,會讓老師煩惱⋯⋯」

 

相澤消太伸手似是想摸摸轟的頭,卻被轟反過來摸著自己的頭。

 

「相澤老師,別再為我們擔心了。聽話,乖乖休息一下,我們可以再邀請青葡老師來訪的。」轟微輕輕笑著,一直輕撫著相澤的頭髮。

 

「嗯,你們⋯⋯真勞叨了呢⋯⋯。」相澤消太聲音愈變愈小,說話似是責罵,但卻十分順服,只是不太習慣轟這個行為,他顯得有點羞澀,不好意思,卻又沒有反抗,就這樣乖乖地坐著。

 

兩頰因羞澀而顯得通紅,臉微微往下,像是一個感到焦燥又羞澀的女生。我的臉微微地發熱。

 

接著,他便緩緩地站起來,轟及爆豪繞在他的身邊,撐扶著他,讓他一步一步地踏回他原來的房間。

 

在踏進房間的前一步,他突然回頭過來望向我:「⋯⋯那個,抱歉,因為我剛剛不知道你是他們新任的班導師。他們就拜託你了,真的拜託⋯⋯咳⋯⋯」相澤消太突如奇來的屈身鞠躬。

 

「我知道的了,也請你放心休息了呢。」看到這樣的他向我鞠躬,嚇得我都不好意思地站起來向他回禮,接著,在他進入了房間後,還可以聽見溫暖的細語。

 

「這樣夠暖嗎?還是感到太熱⋯⋯」

 

「快點閉上眼睛吧,待你睡好,我們才離開。」

 

窺探一下,轟正坐在床邊看著躺睡床上的相澤消太,臉靠近著他,並溫柔地輕輕掃開了掩著眼睛的前蔭,嘴唇一觸相澤消太的額頭。

 

「相澤老師是我們最珍惜的寶物。」梅雨的聲音出現在我身邊。

 

「所以⋯⋯請求不要跟雄英之外的人說,我們不想其他人打擾相澤老師。拜託你啊,青葡老師,Kero。」梅雨睜著大眼睛對我說。

 

這難怪,那驚天地的大新聞竟然如此不了了之的沉下去了,原來,是因為有雄英以及這班學生致力地保護著他。

 

- - - - - 

 

待入夜過後,我故意待學生們沉睡的時間,再一次來訪他們的宿舍,也許是對相澤消太這個人滿有好奇,還是什麼原因。

 

在離開過後,我卻有點掛念,他那個顯得羞羞澀澀的樣子,修長的捷毛,以及那種,表裡不一的溫柔。

 

應該只是因為好奇吧。

 

返回宿舍,腳輕輕再次踏入了那一間又雪白又空廣的房間,微風輕吹,不冷不熱,溫度似是被調較得剛好,髮絲隨風輕輕飄動,相澤消太正卷曲著自己的身體,深深的呼吸聲,大概已經沉睡了。我身悄悄地靠到他的身旁,低頭細看著他的臉龐,打量著被轟吻過的那片額頭,我感受到屬於他的氣味,我心跳好像變得有點快。

 

我覺得他,有點可愛,全然與想像般的不一樣。

 

手又是那麼不自覺地提起,想要輕輕觸碰他的臉頰。

 

要不是再次經歷,我早忘記了早上的那一陣怪風,風再次強力得把我幾乎整個吹起來,想要觸碰的手被風所吹開,但風卻絲毫沒有驚靈正熟睡的相澤消太。

 

如果,硬要去形容的話,簡直像是被一個無影的人推開了自己一樣,卻不似是葉隱那一種實質人類的感覺,想到這裡,我突然想起了今天所發現的無名指指環。那一隻指環上,好像刻上了文字。還好相澤消太熟睡的姿勢,他兩手放在唇邊,好讓我能不掀動他一髮也能觀察到他那一隻閃閃發光的指環:

 

「Al…m?..t.」

 

AL,什麼M什麼T⋯⋯嗎?

 

啊!⋯⋯

 

這一刻我想起,我終於開始記起那一則新聞的所有詳細內容,那就是歐爾麥特於死前的一刻,手中抱著的是被敵人折磨得幾乎死去的雄英老師,相澤消太。

 

- - - -

 

在房間裡,明明窗都輕輕掩上了,但我還是感受到微風輕輕吹,輕掃過了相澤消太的髮絲,不冷不暖,溫度總是剛剛好。

 

看著熟睡的他,至被惡夢纏擾的他,我都不會再一次觸碰他身體的任何一個部分。

 

因為保護學生,被折磨得幾乎死去,然後看著自己的戀人,為了拯救自己而離開,更因為這樣被大眾所責備。

 

微風依然在他的身邊打轉,不容許親密的觸碰,沉重的凌碎的內心需要如透薄的瓷器般好好保護。

 

 

 

「啊⋯⋯」相澤消太的眼簾微微張開。

 

「抱歉,我把你弄醒了嗎?」

 

他被我的存在嚇了一跳,手芯都在發抖,滿身冷汗。

 

「是我。真是抱歉,我真的沒有惡意的。」

 

「不⋯⋯只是⋯⋯是我的夢⋯⋯無事⋯⋯。」發現是我的身影,相澤消太才漸漸調整了自己的呼吸。

 

「你⋯⋯有事情找我?」相澤消太帶著膽怯地詢問著,半夜三間出現在別人的房間,那個反應也是理所當然,強風又開始向我猛吹。

 

「我⋯⋯我想了解學生們,我想,聽你多說一點關於他們的事情,早一點了解,早一點,可以讓你放心。」

 

相澤消太注視著我,本來緊張得搓成拳頭的手漸漸放鬆。

 

「學生嗎?可以。反正,我睡不好,你不介意的話,我有很多要說的。」

 

很難得,是見面以來,第一次露出一個很輕微的笑容。

 

風終於停了下來。

 

我這晚,就一直聽著跟相澤消太訴說著他所愛戴,他最放不下的學生們。

 

- - - - 


木头桩子

之前写的追星欧×明星相的配图

之前写的追星欧×明星相的配图

沙丹罗

猫是流动体👍

送给可爱呱呱的! @墨煌

猫是流动体👍

送给可爱呱呱的! @墨煌

非得起名不可吗
晚自习摸鱼是相泽老师嗯……不太...

晚自习摸鱼
是相泽老师
嗯……不太像呢
没学过画画完全凭感觉(ಡωಡ)
希望我的画技能有点长进

晚自习摸鱼
是相泽老师
嗯……不太像呢
没学过画画完全凭感觉(ಡωಡ)
希望我的画技能有点长进

红叶狩十九
鬼灯的冷彻au,不同之处是千年...

鬼灯的冷彻au,不同之处是千年老神兽欧天天被恶鬼相按在地上打是自愿的

鬼灯的冷彻au,不同之处是千年老神兽欧天天被恶鬼相按在地上打是自愿的

法鲨渣攻詹一美⭕️

我胡汉三又回来………串个门儿了2333333😬

我胡汉三又回来………串个门儿了2333333😬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