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盾娘

4634浏览    239参与
狸氚
入坑JOJO后遗症。Jo化茄子...

入坑JOJO后遗症。
Jo化茄子!
要是开局给我一个这样的茄子恐怕直接就手撕gay提亚了。
医生也能今年和我们过圣诞节了。

入坑JOJO后遗症。
Jo化茄子!
要是开局给我一个这样的茄子恐怕直接就手撕gay提亚了。
医生也能今年和我们过圣诞节了。

其实是叫早冉
安利一下这个白面具!除了和亲友...

安利一下这个白面具!
除了和亲友一不小心就成母女装了以外真的很美好!
重点自带脚印且价钱便宜啊!配白发贼拉好看啊有没有!
至于发型_(:з」∠)_温馨提示,找个没刘海的吧,穿模有点严重

安利一下这个白面具!
除了和亲友一不小心就成母女装了以外真的很美好!
重点自带脚印且价钱便宜啊!配白发贼拉好看啊有没有!
至于发型_(:з」∠)_温馨提示,找个没刘海的吧,穿模有点严重

亥睢
(不知道为什么糊的比清晰的好看...

(不知道为什么糊的比清晰的好看一些??)

(不知道为什么糊的比清晰的好看一些??)

秋月明

玛修给我发消息了!!
前辈爱你!!!

玛修给我发消息了!!
前辈爱你!!!

慕容若媛

【苍秀】两端(二)

第二节、

村长和村子里的几位老者用尽了办法抵挡山贼的侵袭,可仍不见什么效果。从长安来的那位白衣书生倒是有更高明的谋略,说与村长听便让村长放心了,山贼和稻香村仿佛形成了平衡。

看着这几天山贼消停了不少,苏云裳松了口气,对白衣书生生了几分敬佩。虽然书生的方法只能暂时缓解困境,但能多安全一时也是好的,倒是铁骨这丫头,几天不让出圈给她闷坏了,苏云裳想着,趁着山贼不出来,可以带她去小镜湖划竹筏。

已是秋季,小镜湖中的莲花早就谢了,到仍有几片荷叶在那里耷拉着。苏云裳划着竹筏,燕铁骨坐在竹筏上脱了鞋袜,赤着脚在湖面上戏水,还摘下荷叶当成帽子戴在自己脑袋上。

“云裳,你看啊!”

苏云裳闻声回头,看着...

第二节、

村长和村子里的几位老者用尽了办法抵挡山贼的侵袭,可仍不见什么效果。从长安来的那位白衣书生倒是有更高明的谋略,说与村长听便让村长放心了,山贼和稻香村仿佛形成了平衡。

看着这几天山贼消停了不少,苏云裳松了口气,对白衣书生生了几分敬佩。虽然书生的方法只能暂时缓解困境,但能多安全一时也是好的,倒是铁骨这丫头,几天不让出圈给她闷坏了,苏云裳想着,趁着山贼不出来,可以带她去小镜湖划竹筏。

已是秋季,小镜湖中的莲花早就谢了,到仍有几片荷叶在那里耷拉着。苏云裳划着竹筏,燕铁骨坐在竹筏上脱了鞋袜,赤着脚在湖面上戏水,还摘下荷叶当成帽子戴在自己脑袋上。

“云裳,你看啊!”

苏云裳闻声回头,看着这没心没肺的小伙伴儿有些哭笑不得:“哎,你呀,还真是什么时候都那么欢乐。”语气中充满宠溺,却也有些许担忧。

她听到过一些风声,是老人们商量着让村民分批逃离稻香村,第一批就要那些从师门回来的江湖弟子挑一些孩子跟着他们去往不同的门派。苏云裳也不知,她和铁骨会不会被挑中,会被谁给挑中,最后能不能拜入同一个师门,毕竟铁骨那个性格,爱来事,爱惹事,还是带在身边比较放心。

苏云裳停船靠岸,自己也坐在燕铁骨旁边。

“嘿嘿,那当然,我知道村子里的好日子不太多了,所以才更珍惜快乐的时间!”燕铁骨回道,苏云裳听到的话她也听到过,是父母亲自和她说的。

她才知道,她是被父母抱养的,而父母有个亲生的儿子叫燕分山,六年前就去苍云投军,这一回稻香村有难,得统领准许回了稻香村解围。

燕分山一直和其他各门派弟子守着村子,所以前一晚才有空露面,父母有意让他把妹妹带回苍云,在他身边他们也放心。燕分山没有犹豫就同意了,父母已经上了岁数,妹妹又年幼,自己已是弱冠之年,应当为家人分担,反正妹妹根骨骼清奇,是个习武从军的料子,便同意了。倒是铁骨有点舍不得苏云裳,便劝她两句“且先逃走保命,以后总会重逢”,她也乖乖答应了。

“嗯,是啊...”苏云裳只能点点头,接着说道:“哎,说不准我们很快就要东西两散了。”

“我哥哥昨天回来了,他说虽然现在我们会分开,但是到将来,我们总会有机会重逢的。”燕铁骨不以为然,并且又开始憧憬:“我哥要带我去苍云,云裳,你要不要跟着一起去?这样我们也不用分离了。”

“我不了,就像你哥说的,总有一天会再重逢的,我顺其自然吧,看看哪个门派的师兄师姐会挑中我...”苏云裳摇着头,却是苦笑,终会重逢什么的都是骗小孩儿的,江湖偌大,哪儿那么容易相遇?不过,有个哥哥真好,虽然自己确实想和燕铁骨一起去苍云,但总麻烦人家的不好。

“那好吧,那我把这个给你,如果我们真的去了不同的门派,你想我时就看看这个。”燕铁骨说着就摘下脖子上挂着的白色骨哨,是隔壁张猎户在院子里杀猎回来的猎物时,自己从那里捡了骨头冲洗干净让爹帮忙做成的哨子。

苏云裳看了看那哨子,终是接下了,又摘下自己腰间佩戴的粉色荷包给她,同样算作告别前的礼物,让对方也留个念想。

秋风来袭,寒意彻骨,苏云裳仰头看着灰暗下来的天色说:“我们快回去吧,变天了,要下雨了。”

“好......”

两个人手拉手上了岸,沿着草丛边的土路一路跑回她们居住的区域。却正好看见村长一脸焦急地问白衣书生还有什么对策。

“村长爷爷,发生了什么啊?”苏云裳觉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妙,便出口问了。

也许是不想让孩子跟着一起担心,村长就没说什么,只道一句:“没什么,你们快回家吧。”随后转头又继续和书生说话了。苏云裳原本还要留下来探听,但还是被燕铁骨给拉走了。

到了夜晚,燕分山回到家里,燕铁骨才知道村里出了大事了,只听他说:“......今天不知道是那个愣头青,被王大石派去烧山贼营地,那里是乱烧的地方么?一烧就把董龙的弟弟给烧死了,董龙现在就叫嚣要血洗稻香村为兄弟报仇呢!白白浪费了李先生的好计划......”

“那现在该怎么办?村里会不会很危险?尤其是那么多老人和孩子......”母亲担忧地问,父亲也在一旁叹气。

 “李先生说,明天要我们这些江湖弟子前去试试董龙的实力......估计,他的心里也没底了吧,总之,得快些准备离开稻香村了。”

“那你可要带着你妹妹安全地离开啊。”

燕铁骨在里屋听得真切,真想不到,一切来得会这么快。看来自己的预感是对的,她和云裳真的是要分开了,也许就是明天。

第二天如期而至。

果然,那些江湖弟子大败而归,董龙的实力不容小觑。那个从长安来的白衣书生也没辙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再多的计谋也只是枉然,他终究只是告诉村长,要吩咐乡亲们快速撤离。

苏云裳和那些小孩子们等着被那些江湖弟子挑中带走,从万花来的紫晴挑走了小月,燕铁骨也已经被父母拉着收拾好行囊就等着和哥哥一起走了。左右跟着铁骨到苍云去是没戏了。

不过,没让她等太久,从七秀坊来的师姐挑中了她和另一个小姑娘,在小姑娘的央求下,她弟弟也被师姐允许一起去秀坊了。

幸好村里的孩子除了不在场的毛毛和莫雨,都被安排了,一切妥当后,就各自收拾行囊随着师兄师姐们离开。

燕铁骨坐在马车的后排,由着哥哥燕分山驾车,稻香村离她越来越远,那个和她离别的人也越来越小。

此去不知何时才能相见。

慕容若媛

【苍秀】两端(楔子&一)

*GL预警,年下预警,剑网三盾娘x秀姐,清水友情向,因为不太会取名,所以人物姓名均取自门派npc姓氏+心法。

*一方死亡预警,是刀没错,但也是很温柔的刀【你信么?,建议搭配食用视频:【剑三苍秀】生死劫(也算是旧作了

*小学生文笔见谅,意识流,想到啥写啥且爱写细节,所以看起来有点啰嗦。(但不是废话,大多是伏笔。

————————————————————————————


楔子、

天宝十二年,苏云裳身着一袭粉衣站在巴陵桃丘的吊桥上,她怎么也想不到会在这里遇见燕铁骨。

说来也怪,她原本只是路过桃丘,顺便看看这里的风景,刚刚踏上这吊桥,就看见对面有人牵着马过来。两人渐渐走近,她还没来得及...

*GL预警,年下预警,剑网三盾娘x秀姐,清水友情向,因为不太会取名,所以人物姓名均取自门派npc姓氏+心法。

*一方死亡预警,是刀没错,但也是很温柔的刀【你信么?,建议搭配食用视频:【剑三苍秀】生死劫(也算是旧作了

*小学生文笔见谅,意识流,想到啥写啥且爱写细节,所以看起来有点啰嗦。(但不是废话,大多是伏笔。

————————————————————————————


楔子、

天宝十二年,苏云裳身着一袭粉衣站在巴陵桃丘的吊桥上,她怎么也想不到会在这里遇见燕铁骨。

说来也怪,她原本只是路过桃丘,顺便看看这里的风景,刚刚踏上这吊桥,就看见对面有人牵着马过来。两人渐渐走近,她还没来得及看清来人的样貌时,就听见对方轻笑的一声招呼。

“苏云裳!”

听到自己的名字时,苏云裳还愣了一下。我有那么出名么,随随便便来一个人就知道我的名字?待她回过神后,才注意到,来人已经停在她面前,面带微笑地看着她。

是位女子。女子身上穿着的黑色铁甲,正是苍云特制的玄甲,左手牵着马,右手提着陌刀,背上似乎还背着盾,看这装扮是苍云女兵没差了。再看那张脸,苏云裳觉得对方没自己漂亮,倒是有十足的巾帼之气,尤其是那一长一短两道浅色的伤疤,并没有毁了这幅好容颜,反而更衬托出她的飒爽英姿。

只是......这幅面孔,看起来有些眼熟,像是在哪里见过与之相似的。苏云裳努力地在脑中搜罗着对于故人的记忆,在七秀习武三年,在江湖历练五年,确是未曾见过这样的面孔。嗯,想不起来。

“记得我么?我叫燕铁骨!小时候在村子里你就住在我家对面儿!”女子见苏云裳不说话,便判断对方是认不出她来了,连忙迫不及待地报出自己姓甚名谁。

话音刚落,苏云裳就恍然大悟:“哦,是你啊!我想起来了!”怪不得看起来那么眼熟!她的语气中充斥着满满的喜悦,又伸手拍上燕铁骨的肩膀:“你和小时候不一样了,我还真有点认不出你来了。”

“你倒是一点都没变,”燕铁骨温笑道,之前牵着缰绳的手也握住了那只搭在肩膀上的手,“还是漂亮得让人很喜欢。”

闻此,苏云裳脸上瞬间变得红红的,不好意思地看向燕铁骨,却对上后者的笑眼。燕铁骨笑起来一脸痞气,这一点倒是丝毫都没变。


第一节、

苏云裳和燕铁骨自幼住在江南稻香村,那是个偏僻宁静的地方,却又卧虎藏龙。听长辈们说这是唐简大侠的故居,她们虽没见过那位大侠,却从小被长辈领着前去大侠墓祭拜,又听过不少关于大侠的故事。

尚年幼时,“江湖”一词就已经在她们心上发出了萌芽,让她们也想在长大后去到江湖,做江湖上受人敬仰的大侠。可江湖是什么样子的?大侠又是什么样的?听长辈们左一句右一句告诉她们不同的答案,终不得解。

许是因为她俩都是村长委托村民收养的孩子,住得又近,又都喜欢听江湖故事,想去当大侠,所以她们是最好的朋友,总是形影不离。

可惜流年不利。如果不是天宝四年的那一场秋风,她们应该能做一辈子的全村最好姐妹吧。

那一年,村子里前前后后来了不少人,有的是从京畿来,也有是的从江湖各派来,据说大多都是年少时从稻香村离开去各派拜师的;那一年,村子里又莫名其妙地失踪了一些人,再找到他们时,却是尸骨已寒。

——稻香村遭了山贼。

这话是燕铁骨听大人们说的,再由她转述给苏云裳。他们还说山贼猖狂,总是到处抓人杀人,不知是为了什么,反正是闹得人心惶惶的,还嘱咐小孩子们千万不要出了居住区乱跑。

那个叫小荷的就是例子,说是和莫雨、毛毛、小白在河边玩时不慎被山贼一刀捅死然后丢到河里的。事情太过可怕,苏云裳只记得燕铁骨喋喋不休地和她说:“哎,小荷她娘抱着小荷哭得那叫一个歇斯底里,骂完山贼又骂莫雨的,神智都不清了!还有小白,小白他的脸都被吓白了还不说,还被他娘揪着耳朵拉回屋哪儿都不许去......”

她听罢燕铁骨的叽叽喳喳,只是笑着皱了皱眉头,铁骨这四处爱看热闹的性格也不知是和谁学的。还有,这都死人了,你讲故事能不能别像说书似的?!

“那个...铁骨啊,我们过会儿去小荷的坟前看看她吧,别让她一个人在路上太孤单。”苏云裳用拇指揉了揉太阳穴,铁骨似乎不太明白“生死”的真正意义,但她明白。小荷死了,她离她的父母和朋友远去,再也看不到这个世界了......

“好....”燕铁骨点点头,表示苏云裳去哪儿,她就去哪儿。

看着一脸淡然的燕铁骨,苏云裳有些无奈,她到底是没经历过死别,所以对小荷的死这么不放在心上。

时年苏云裳九岁,燕铁骨七岁,苏云裳本就比燕铁骨大两岁,又曾亲眼看见自己的父母被别人害死,被迫一夜长大,所以心智比燕铁骨大了许多。燕铁骨生下来就没了双亲,抱养她的那对夫妇对她十分好,让她一直相信他们就是亲生父母,所以燕铁骨心思单纯、无忧无虑。

苏云裳有时真的挺羡慕燕铁骨的。

小荷的坟很简单,只有一个土坡和一块木板,由于大人们怕山贼会糟蹋小荷的坟让她死也不安生,所以木板上连名字都没有,坟的位置还是苏云裳央着养父母向别人家打听来的。村里形势紧张,经费也有限,死了个人也只能简单的埋了,顶多插个牌子告诉别人这里埋的是谁,不会特意去修墓。

她学着大人的样子在小荷坟前烧了几张纸,摆了两块稻香饼和一碗水,最后点燃了三根香。做完这些,燕铁骨的稻草人也快扎好了,她们怕小荷在这里太孤独,两人商量之后,决定由燕铁骨扎一个稻草人放在这里。

“阿裳,有了这稻草人,还有她最爱吃的稻香饼,小荷一定会很快乐吧?再不行的话我把毛毛的布娃娃也拿来?”燕铁骨问道。

“她...应该会感到快乐,能安心去了吧...”苏云裳轻声说,轻到后半句燕铁骨都听不清楚她说什么。

燕铁骨也不去琢磨苏云裳话中的意思,只是自顾自地说着:“阿裳,若是以后我死了,我也要你在我坟前扎个和你一模一样的稻草人!”

苏云裳听到被雷得差点没栽了跟头,我去,到底是蜜罐里长大的,什么都不忌讳,什么都敢说啊!

天色渐渐暗下,大人们都找来了,领着两个女孩子各回各家。


魔魇

摸了一只学妹_(:з」∠)_
我永远喜欢玛修.jpg
盾娘是好文明.jpg
(附过程的上色摸鱼🐟hhhhhhh

摸了一只学妹_(:з」∠)_
我永远喜欢玛修.jpg
盾娘是好文明.jpg
(附过程的上色摸鱼🐟hhhhhhh

秋月明

算是官方发糖?
玛修是天使!!

算是官方发糖?
玛修是天使!!

热白开

[苍丐苍]艳阳

 -不知道怎么形容的苍丐苍,大概是纯洁的仰慕与信赖,我流百合。大喊,我永远喜欢盾娘! @敛于沉默 

 

 

  “我不是将军。”

  燕歧看着面前腰系皮绳麻布,衣摆长长,行动间却不见分毫拖沓的丐帮女弟子,稍稍压了下嗓音道。

  郭昉却道:“我听说过你,燕帅门下的点月刀。”

  “他们都说你曾带人突袭狼牙军阵地,正好遭遇了在那里视察的安禄山,然后一刀破锋,盾压万重山阙,将天上一轮明月遮蔽成了遥遥一个黑点……连安禄山都看呆了,你于是重创安禄山,又带人突破重围与其他苍云军汇合。”

  郭昉嘴角噙着点莫名的笑意,连带着她从肩膀一路绵延到右...

 -不知道怎么形容的苍丐苍,大概是纯洁的仰慕与信赖,我流百合。大喊,我永远喜欢盾娘! @敛于沉默 

 

 

  “我不是将军。”

  燕歧看着面前腰系皮绳麻布,衣摆长长,行动间却不见分毫拖沓的丐帮女弟子,稍稍压了下嗓音道。

  郭昉却道:“我听说过你,燕帅门下的点月刀。”

  “他们都说你曾带人突袭狼牙军阵地,正好遭遇了在那里视察的安禄山,然后一刀破锋,盾压万重山阙,将天上一轮明月遮蔽成了遥遥一个黑点……连安禄山都看呆了,你于是重创安禄山,又带人突破重围与其他苍云军汇合。”

  郭昉嘴角噙着点莫名的笑意,连带着她从肩膀一路绵延到右半张脸的刺青都显得莫名古怪起来。

  燕歧淡淡道:“我自入伍以来,上阵杀敌时从未与安禄山打过照面。”

  郭昉便莞尔道:“将军误会了,这般荒谬夸大的传言我岂会信?”

  她戴着一双套叠几层翼缘嚣张外扩,似极伞蜥颈伞,张开便可威慑敌人的护臂,走动间却神态自若,脚步轻快,袒露在天光白雪下的银红芙蕖被照得闪闪发光,几乎刺人眼球。

  燕歧的视线在那花纹上一触即走,重又回到了郭昉脸上,道:“不信最好。”

  她向来寡言,也无意结交一个丐帮朋友,便直直看向郭昉,等她后续的啰嗦。

  郭昉说:“将军怎么不问我为何不信?”

  燕歧道:“你也说了是荒谬夸大。”

  郭昉自顾自道:“那是因为我知道将军并非是奉命突袭,而是行军途中跟狼牙军巧合走了一条独木桥,冤家路窄后才真刀实枪地交锋了一场。那“点月”点的也不是什么安禄山眼中的月,而是战阵之中鏖战了一夜的你。”

  燕歧道:“你知道的倒是清楚。”

  这便是默认的意思了。

  郭昉笑意更深:“救命之恩,日思夜想。”

  燕歧眉角一动,想起了他们从兵败如山倒的狼牙军手中救下的几个江湖弟子,她戎马多年,救俘放俘的事做的多了,也不会特意去记几个萍水相逢的路人,没想到如今还能再遇到一个。

  难怪那刺青突兀入了她的眼睛,原来是当初余光扫过,却未曾放在心上的缘故。

  郭昉见她仿佛动容,立刻打蛇随棍上:“相逢即是有缘,错认更是奇缘,将军何不就坡下驴,也好从了我……”

  燕歧转身就走:“军务在身,见谅。”

  郭昉在她身后挥手扬声道:“我叫郭昉,日旁昉,将军可记住了!”

  燕歧并不想搭理嘴上跑马,三句之后就没个正经的郭昉,却到底记住了她的名字,日旁昉,确实明亮。

  又是一局战事过后,苍云军可算有了修养的时间,燕歧从军需处离开,路过伤兵营时郭昉喊住了她:“将军,你的伤口可要包扎?”

  燕歧淡淡道:“不碍事。”

  郭昉点点头,转而道:“那我请你喝酒吧?”

  边说,她将随身带着的酒坛子往天上一抛,待它下落时又稳稳接住,系在壶口上的细麻绳便在半空中草草一蜷,避过了旧伤未愈的手指,亲昵一缠她覆着浅浅瘢痕的手腕,那一只手腕上已多日未戴护臂了。

  燕歧目光在上头一扫,操着一把伤寒了二十年的低哑嗓子说:“回帐子里吧。”

  苍云军军中本是禁酒的,但自从郭昉奉帮主之命带了一批丐帮弟子到前线援军后,这条军规的效用就变得可有可无起来,毕竟丐帮的酒自有其不可或缺,几乎相当于丐帮的另一条命。

  “昔有将军杯酒释兵权,今我东施效颦,三斟笑醉酬平生。”

  “一杯敬你我泱泱袍泽,一杯慰这盛唐倾覆,再斟一回……”郭昉抬了抬眼,眼睛里有很轻的笑意:“便是举杯谢知己了。”

  燕歧和郭昉面对面坐在铺了毛毡毯的地面上,燕歧正在卷着矮桌上的一张行军地图,闻言眼也不抬,直接伸手从郭昉那里接过了盛满酒的茶杯,一口干了沁凉的酒液。

  郭昉笑道:“将军还是这么爽快。”

  她用没受伤的左手支撑着侧脸,顺势软了脊梁,倚在矮桌旁瞧着燕歧不紧不慢的动作。

  燕歧的营帐并不多大,以往只她一个人时帐子就时常被各种各样的行伍装备堆满,郭昉插进一脚后这样拥挤的状况自然更甚。

  燕歧尚好,她自小如此,从会走路开始就跟着苍云军在营帐里生活,看过的书册和舍不得扔掉的刀兵玄甲都安置的整整齐齐,连床上也不放过。只是难为了郭昉,初来乍到时每每无意磕碰到她换下的旧甲片和军队里等待修缮的小型弓弩,直把一身糙皮肉的郭昉都衬托出了三分娇贵气,那深浅不一的青紫在丐帮别具特色的校服衬托下尽显门派本色不说,连刺青都变得黯淡无光了。

  后来忙过了那段战事仓促日夜颠倒的日子,燕歧便加急把东西都修好了送回到军需帐去,又带着郭昉一起把其他乱七八糟的兵书地图和刀盾碎片拾掇规整了,这才让只敢踮着脚在帐内走动的郭昉放下心来,身上的青紫也在燕歧经验丰富的化瘀手法中迅速淡去。

  可现在,那铺了一整面羊皮地图的木架屏风上空空如也,从这头能透过被刀锋划破的洞口清楚看到对面的摆设。原本东躲西藏总碍她懒骨头的泛黄发皱的兵书不见了,木塌上一堆堆被帐主人收好的断刀碎盾也没了踪影,只留下满室听不见的余音。

  郭昉是亲眼见过燕歧在打退狼牙军后跟着活下来的苍云军们一齐打扫战场的,她看到燕歧挨个捡拾起那些死去同袍遗落的残刀残盾,将那些被连天战火和斑驳血水侵蚀的刀盾珍而重之地收进布包里,然后站在一片连尸体都烧成了灰的焦土废墟中练完了整套的苍云刀法。

  郭昉总是站得远远地看着她,她看见了燕歧笔直脊骨里死死扎根的沉默和坚决,看见了玄甲苍云跟丐帮侠义心肠里截然不同的傲骨和守护……可她从来没看清过燕歧的表情。

  一旦燕歧从战场上走下来,走到郭昉面前时,脸上就只有寻常神色,唯独眉目里蕴养了一把冷火锻的尖刀,融进了雁门关陈年清白的雪和敌人冷透了的血。

  又好看,又刺骨。

  叫郭昉再也忘不了她。

  “将军。”郭昉忽然开口,眼睛里仍是经年累月积攒下的无端笑意,“将军此次带兵出关,一走不知道要多久,咱们这就要别过了。”

  燕歧动作一顿,将这帐子里最后一张地图也卷完了,沉声道:“是。”

  而后她微微提高了声音:“郭昉,别再叫我将军了。”

  郭昉指尖一动。

  燕歧站起身,把这卷地图也捆进了行李中,“我本来就是渠帅门下一个马前卒,你一直叫我将军,实在不妥。”

  郭昉没说话,她并未转头,目光也落到了酒壶上,半晌,她低声道:“你怎么这时候说这个?不吉利。”

  燕歧道:“没什么不好说的。我是个行军打仗的粗人,不迷信那些神神鬼鬼,我既然说了,你现在叫我燕歧,往后便也不会少了出口的机会。”

  郭昉总算又看向了她,笑萦于睫:“不愧是将军。”

  燕歧负起刀盾,脚后跟与高束的发尾上下连成了一条直线,她说:“我是苍云军的一员,从懂事起就只知道争强好胜,渠帅说我最是好勇斗狠,我也知道……我没什么优点,这算是一个。”

  “郭昉,我这样的人,是死不了的。”

  郭昉笑了:“好说,我当然是相信将军的。”

  燕歧听她一面应承一面张口闭口都是“将军”,不置可否地移开了视线。

  时近申时,燕歧要去参加在雁门关的最后一次集合,她拨开帐门,背影因玄甲冷肃更添惊鸿煞气:“下次见面,切勿再乱叫了。”

  郭昉看着她走远,眨了眨被帐外雪白的天地和日光刺疼了的眼睛,对着壶嘴灌了一肚子笑醉狂,自醉道:“将军,我可不是你们苍云军,规矩听话的难度对我来说有多高……下次见面你应当就明白了。”

  完

糜君君
新的客单来啦!!这个老板超级干...

新的客单来啦!!这个老板超级干脆!!喜欢!!

新的客单来啦!!这个老板超级干脆!!喜欢!!

奥托Otto

fes2019 上海 代购

占tag致歉

8月30的昼场!

小于40r——代购费10r

大于40r——20r

如果多的话可以包邮!

会早一点去

特典搪瓷杯,明信片,文件夹已出

想要什么请来私我!走xy


fes2019 上海 代购

占tag致歉

8月30的昼场!

小于40r——代购费10r

大于40r——20r

如果多的话可以包邮!

会早一点去

特典搪瓷杯,明信片,文件夹已出

想要什么请来私我!走xy


槿漓

剑网三苍云Q版
画渣,轻喷_(:з」∠)_

剑网三苍云Q版
画渣,轻喷_(:з」∠)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