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真人rps架空向

3浏览    2参与
天权國太傅

【气宇轩扬】Chocolate

王好轩是扬扬的经纪人,从出道一直到现在,都是王好轩一直带的扬扬,两个人的关系不大像普通的合作关系,倒是有点像王大经纪人在养孩子。

王好轩初见扬扬,是在公司举办的新人选拔会上,王好轩一眼就相中了这个男孩子,干净,柔和,整个人像一朵纤尘不染的百合花,一旦这孩子笑起来,却有点像松松软软的棉花糖,清新甜蜜。

当初的画面还历历在目,哪像现在啊,某人坐在他的办公桌前吊儿郎当的玩着他的iPad,吃着他的小零食,偶尔渴了还要指使他去倒水,估计他办公室里如果有厨房,这小坏蛋估计还得指使他做饭。

尽管轩哥的iPad里存着的都是扬扬喜欢玩的小游戏,小零食也是按照扬扬喜欢的口味买的,轩哥办公桌上也是按照扬扬的喜...

王好轩是扬扬的经纪人,从出道一直到现在,都是王好轩一直带的扬扬,两个人的关系不大像普通的合作关系,倒是有点像王大经纪人在养孩子。

王好轩初见扬扬,是在公司举办的新人选拔会上,王好轩一眼就相中了这个男孩子,干净,柔和,整个人像一朵纤尘不染的百合花,一旦这孩子笑起来,却有点像松松软软的棉花糖,清新甜蜜。

当初的画面还历历在目,哪像现在啊,某人坐在他的办公桌前吊儿郎当的玩着他的iPad,吃着他的小零食,偶尔渴了还要指使他去倒水,估计他办公室里如果有厨房,这小坏蛋估计还得指使他做饭。

尽管轩哥的iPad里存着的都是扬扬喜欢玩的小游戏,小零食也是按照扬扬喜欢的口味买的,轩哥办公桌上也是按照扬扬的喜好摆放的物品。合作四年,王好轩不记得自己喜欢吃什么,自己生日是几号,但是自家崽子的喜好,生日,忌讳那是知晓的一清二楚,至于为什么不给自家崽子请个助理啥的,轩哥说了,自己不放心。得,还真跟养孩子一样一样的。

扬扬是上大学之前就签好的经纪约,不长不短整5年,到明年8月份,合约就到期了,公司有意施压,想让他续签合同,但这事被轩哥一力扛下来了,自家崽子前三年在公司过得什么日子,王好轩很清楚,他想让扬扬自己决定去留,自己不干预他过多的决定,就说不定,自家崽子能在新公司能得到更好的待遇也说不定呢,好聚好散,他不想让自家崽子最后这几个月为别的事影响心情。

今年夏天,一部的热播,火了一批男孩子,粉丝们戏称“陈情男团”,自家崽子也在其列,行程表上一连串的活动、路演,让轩哥切实体会到,自家崽子是真的火了,但自己也就没跟几个行程而已,再见面的时候,发现自家孩子居然瘦了,而且还有黑眼圈了,这把轩哥心疼的。

之后,扬扬所有路演活动,轩哥都跟着,扬扬饿了,轩哥包里有小零食,扬扬热了,轩哥包里有10多把小风扇,甚至是扬扬觉得有点冷,轩哥能从包里拿出一件很符合当天穿搭的厚外套来。

同行的艺人对轩哥这哆啦A梦属性那是渴求不已,对扬扬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甚至当着扬扬的面,挖起了墙角,对王经纪人说,只要轩哥跳槽,自家工作室,轩哥就是艺人总监。扬扬表面上那叫一个云淡风轻,其实心里紧张的不行。好在轩哥拒绝了,轩哥表示,养一个就够受了,暂时还没有想过再养另一个的打算。

轩哥拒绝了,本来扬扬挺高兴的,但是什么叫“养一个就够受了”,自己很难带么?不就是经常在家拆礼物的时候,误伤了自己七八次,上网刷自己的评论的时候,玻璃心了那么两三次,吃饭不规律,胃疼了那么几十次而已,有很难带么?轩哥太夸张了。

但是误伤了自己的时候,貌似是轩哥给他包扎的,还帮自己拆礼物来着,玻璃心那几次也好像是轩哥带自己去游乐园玩来着,轩哥还亲自下场帮忙怼黑子来着,知道自己有胃病,轩哥就经常过来煲粥给自己喝,还经常督促自己按时吃饭,好像还真跟养孩子有点像。想到这儿,扬扬的耳朵有点热。

“轩哥,你知道现在几点么?”

“七点,怎么了?”

“这是我们爱的起点(七点)”

“……少跟调戏你的粉丝搭话,你都被她们带坏了。”

“哪有,明明是一群特别可爱的女孩子们。”

“……”

自从上次挖墙脚时间过后,扬扬觉得最近轩哥似乎有些疏远自己了,具体原因也不清楚,就是轩哥经常看着自己发呆,小零食里里再也没有了巧克力的身影。

扬扬觉得很奇怪,但是轩哥除了工作之外,一看到自己就躲躲闪闪的,活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不得不让扬扬格外注意。

今天,轩哥居然打碎了他自己最爱的一个杯子,看着轩哥魂不守舍的收拾玻璃残渣的样子,扬扬觉得他得问问。

“轩哥,你怎么了?”

“哦,没事。”

“轩哥,你是不是觉得我合同快到期了,所以不想带我了。”

“瞎想什么呢,你是我一手带出来的,就算……就算,也是我王好轩的艺人。”

“那轩哥,你告诉我,你最近为什么躲着我。”

“……”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烦我了。想找个听话的艺人。”

“我没有,我就是……就是……”

“就是什么。”

“你为什么那天在公司门口亲自给粉丝送巧克力,是……”是因为不再喜欢我送的巧克力么?

“我姐姐巧克力做多了,让我自己消耗,我就拿过来给粉丝分了分,有什么问题么?”

王好轩这才笑起来,扬扬有个开甜品店的姐姐,原来这么长时间,自己居然是白郁闷了。

“轩哥,你喜欢么?那……有空我做给你吃啊,虽然我的手艺赶不上姐姐……”

“好啊!”

扬扬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男人,忽然发现,原来,他也有如此孩子气的一面。

“那你等明年二月中旬吧。”

“为什么要等到明年二月中……”

“傻子。”

 

 

天权國太傅

【博君一肖】追星

小赞是个追星boy,相比于其它墙头无数追星Girl,小赞很专一,自始至终只喜欢了一个人,从UNI-王椰啵到演员王椰啵,五年来,只有王椰啵。

从默默无闻的圈内小透明混到了如今的图频双大佬,每每有王椰啵出现的地方,都有小赞的身影,而且,小赞很会拍,角度,光影,甚至是构图,每每看到成图,都让人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觉得照片里的男孩子如谪仙临凡,圣光加身。

王椰啵也有注意到这个图频博主,有时候懒得自拍,就在小赞这里盗图发微博,然后评论里一水儿的@,全是吃瓜群众在艾特小赞,让他过来维权,尽管盗图的是正主自己。

小赞从朋友处得知,最近,王椰啵有可能去伦敦看展,他也没多想,早早的就跟公司请好了假,...


小赞是个追星boy,相比于其它墙头无数追星Girl,小赞很专一,自始至终只喜欢了一个人,从UNI-王椰啵到演员王椰啵,五年来,只有王椰啵。

从默默无闻的圈内小透明混到了如今的图频双大佬,每每有王椰啵出现的地方,都有小赞的身影,而且,小赞很会拍,角度,光影,甚至是构图,每每看到成图,都让人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觉得照片里的男孩子如谪仙临凡,圣光加身。

王椰啵也有注意到这个图频博主,有时候懒得自拍,就在小赞这里盗图发微博,然后评论里一水儿的@,全是吃瓜群众在艾特小赞,让他过来维权,尽管盗图的是正主自己。

小赞从朋友处得知,最近,王椰啵有可能去伦敦看展,他也没多想,早早的就跟公司请好了假,机票也买好了,就等王椰啵出发了。

本来小赞也打算去伦敦看画展,他是学画出身,而且毕业以后又从事的是原画师这个职业,倒不是指望能从前人的画里找到什么灵感,只是想去看一下,对比一下,顺便兜兜风,毕竟工作压力有点大,出去散散心也挺不错。

飞机上,小赞放好行李,刚刚坐下,准备关机的时候,就看到有一个半带口罩的男孩走了过来,小赞以为这男孩是要过去,而自己挡了人家的路,就站在自己座位前给人让路,但是随着这人愈发靠近,小赞愈觉得这人眼熟,等他走到近前一看,我的码,这不是王椰啵么?

小赞觉得自己仿佛是被五百万大奖砸中了,追星追到他这份上,一定是上辈子积了不少阴德,这辈子才能这么近距离跟自家爱豆接触,不仅坐能同一班次的飞机,还坐在一起。

为了给自家爱豆留下好印象,小赞好不容易才压制住了自己蹦的要飞出来的小心脏,面上挂着合适得体的微笑,给王椰啵让了过道的座位,自己坐到了里边。目视前方,有点像小学生听课。

王椰啵走过来的时候,有注意到这个男孩子,这人见到自己就一副傻眼了的表情,眼睛瞪的圆圆的,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脸居然有点泛红,衣服上最显眼的位置,带着椰子树和菠萝的胸针,那是自己的标志,这一看就是自己粉丝。王椰啵有点好奇,想看看这小粉丝这一路会怎么跟自己搭讪。

王椰啵坐下之后,重新把口罩带好,又把墨镜掏出来戴上,摆出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其实是为了更加方便观察自家小粉丝,但是殊不知,他这一顿操作,把小赞吓着了,只敢偷偷瞄他,连不小心碰到他,都会飞快的把手缩回去,眼角红红的,耳朵红红的,小眼神儿还乱飘,像极了一只可爱的小兔子。

王椰啵等啊等,等啊等,甚至故意占了一点小赞的座位,等到飞机都降落了,也没等到这个小粉丝的搭讪,有点失望,把墨镜和口罩都摘了,心情有些不美丽,冷着一张脸就下了飞机。

小赞跟在后边提心吊胆,心想,我这也没得罪你啊,连看你我都尽量克制自己,尽量保持一个正常人的状态,咋就冷脸了。难道是身体不舒服?小赞摇了摇头,绞尽脑汁的想可能的原因。连王椰啵走远了都没察觉。

等到小赞终于反映过来的时候,人早就走没影了,小赞这才想起来自己是来干嘛的,有些泄气,人在机场漫无目的的四处寻摸,最后在盆友圈发道:“小赞暂时跟丢了。”

在机场好不容易打了个车,报出车展的地址,小赞靠着车窗,望着窗外,有一搭没一搭的摸索自己的相机,一想到一会儿有可能在展会上看到王椰啵,笑容就又爬上了嘴角。

下了出租车,小赞才发现,原来自己要看的画展居然就在车展旁边,不禁有些感慨,自己这究竟是什么小红手啊,简直是天助我也。

相对于画展那边,车展这边人并不算多,小赞在人群里转悠了好几圈也没看到人,甚至都拍了四五十张摩托车的展览照片了,但是依旧没见那个熟悉又陌生的男孩过来看展。

小赞想,难道是消息有误,不应该啊,照王椰啵那么爱摩托车的性格,不能不来看车展啊,里里外外都不见人,难道是迷路了?小赞脑内了一个迷糊的小孩站在十字路口不知道朝哪儿走的模样,一时间有点担心,但是忽然又想到,貌似王椰啵是带着经纪人和助理出来的,迷路这种事完全不可能发生。又觉得有些沮丧。自己这出师不利啊。

不甘心之余,脚步沉重的走向了旁边的画展。

尽管没有见到王椰啵,但是来都来了,顺便看看画展吧,画展这边人很多,人头攒动,小赞拿着介绍说明,一幅幅很仔细的看过去,渐渐的就进入了画的世界,什么都抛诸脑后。突然感觉有人从后面拍了他一下,小赞转过身,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扬起的大大的笑脸。

“又见面了,小粉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