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真宗

2727浏览    10参与
KENZU

DIVE TO THE WORLD 感想塗鴉

宗真/真宗 有

龍崎兄弟超讚~~

超級潦草注意

DIVE TO THE WORLD 感想塗鴉

宗真/真宗 有

龍崎兄弟超讚~~

超級潦草注意

HXT
*真宗 避雷注意 自娱自乐摸鱼...

*真宗 避雷注意

自娱自乐摸鱼,当然如果有人喜欢这对...T^T

*真宗 避雷注意

自娱自乐摸鱼,当然如果有人喜欢这对...T^T

无伞人

【宗真/真宗】人渣的本愿 番外1

番外1


两人收到一笔不俗的赔偿款后,决定去酒吧不醉不归。

“干杯!去TM的七濑遥!”真琴已经喝多了脸颊上两酡红晕身体也摇摇晃晃。

“嗯,去TM的七濑遥。”宗介跟嘴。

突然真琴冲过去红着眼睛一拳揪起宗介的前襟说“小遥只有我能说!!”


山崎宗介一脸懵逼的表示再也不要跟橘真琴喝酒了。


番外1

 

两人收到一笔不俗的赔偿款后,决定去酒吧不醉不归。

“干杯!去TM的七濑遥!”真琴已经喝多了脸颊上两酡红晕身体也摇摇晃晃。

“嗯,去TM的七濑遥。”宗介跟嘴。

突然真琴冲过去红着眼睛一拳揪起宗介的前襟说“小遥只有我能说!!”

 

山崎宗介一脸懵逼的表示再也不要跟橘真琴喝酒了。


无伞人

【宗真/真宗】人渣的本愿04

*昨天凛凛生日,本来想赶一发的,但想起这一章没有凛凛什么戏份,就鸽子了(藉口!

*底迪说今晚不更新就不睡觉,吓得我赶紧赶了一章出来

*祝食用愉快ww


Chapter 3


“啪”一声,灯熄灭。

山崎宗介摸黑躺回自己的“床”。说是“床”,其实是在地上临时铺好的床铺。

旁边的就真的是床了。床上的橘真琴突然开了口:

“对了,今天我去找了物业,说是明天就开始动工。等修好了之后,会给我们一笔赔偿费。”

“…哦。”

山崎宗介简短地回应了,内心却像碎了三观一样不淡定。要知道,他五天前就发现他的房间房顶渗水,刚开始只是天花板出现水渍和偶尔一两滴水落下来,后来就演变成会在...

*昨天凛凛生日,本来想赶一发的,但想起这一章没有凛凛什么戏份,就鸽子了(藉口!

*底迪说今晚不更新就不睡觉,吓得我赶紧赶了一章出来

*祝食用愉快ww



Chapter 3

 

“啪”一声,灯熄灭。

山崎宗介摸黑躺回自己的“床”。说是“床”,其实是在地上临时铺好的床铺。

旁边的就真的是床了。床上的橘真琴突然开了口:

“对了,今天我去找了物业,说是明天就开始动工。等修好了之后,会给我们一笔赔偿费。”

“…哦。”

山崎宗介简短地回应了,内心却像碎了三观一样不淡定。要知道,他五天前就发现他的房间房顶渗水,刚开始只是天花板出现水渍和偶尔一两滴水落下来,后来就演变成会在半夜把宗介弄醒,醒来脸上是湿漉漉的。不用说,这对于作息和健康都有着负面的影响,宗介当机立断第二天就找物业谈了——他观察过真琴的房间和屋子的其他地方都没事,觉得不是个需要和室友讨论的问题,所以自行找了物业。但是,物业给他的回复无非是“抽空会看看的”,“这得很大工程呢”,“已经在联系装修队了”等等等等,行动力比宗介自己慢了不止一个级别。

在那晚真琴喝醉了之后的第二天早上,宗介拿着自己的枕头到主卧递到真琴面前。橘真琴正迷迷糊糊打个哈欠坐在床上,带着点宿醉的头痛揉了揉顶着一头乱毛的脑袋,勉强睁开惺忪睡眼仰首盯着站在床边的宗介呆了老半天才反应过来,瞧见他手上的枕头湿了大片才惊慌失措地跑去次卧检查天花板。

山崎宗介从小到大多少都是有点优越感的,毕竟他从小就是比同龄人高大挺拔,加上一脸面无表情的凶相,校园里哪有敢违抗他的“旨意”的。但出了校园就不一样了,物业要是想推脱,你眉头皱得再深也没有用。

但是橘真琴竟然把这件事谈下来了!!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人肯定是一脸笑眯眯的跟别人说话,还是用那种“诶这么麻烦吗那就慢慢来没有关系的”、“你们平常也很辛苦吧,是当初盖楼的时候工程队的疏忽啦”这种听起来一点都没有办事效率的话,但是…该说人格魅力么?还是将心比心真的更容易成事呢?对方立刻动工不止,还主动提出赔偿???

What——???

Excuse me????

Are you kidding me??????

 

宗介顿时就睡不着了。

 

 

 

那天早上宗介跟真琴说这件事的时候,心里已经不指望物业会采取行动的了,因此提出过不方便的话就搬出去住。

老实讲,说搬出去,宗介心里是一万个不愿意的。就算睡沙发也不想搬出去。

 

那年高中毕业,山崎宗介打算的是回老家帮家里的事业或者随便找份工作的,但他的父亲,因为在国外出差了三个月错过了自家儿子的进路意向讨论,一到家后就把宗介狠狠训斥了一顿,以“明明还那么年轻”,“明明还可以大有作为”为由将他轰出家门。宗介只好回学校再参加一年高考,考取的是东京一所名气一般的高校,校址离庆大不远。

东京的物价跟宗介老家那种小县城可不是一个级别的。山崎宗介一边要支付治疗肩伤的医药费,一边要支付学费,就是节衣缩食同时打几份工,留给支付房租水电的还是很有限。还是在寸土寸金这样的城市。宗介虽然浑身散发着“霸道总裁爱上我”这样的气场,但到底还是一介凡人,就算家里真的可以帮补费用,他身为一个成年人也实在不想管家里要太多钱。

正当宗介为了房子的事奔波了近半个月决定要休息一下喘口气,皱着眉头去参观隔壁庆大的游泳馆——他自个儿学校的泳池实在不像话——时,恰巧碰到了真琴。当时两人说穿了也就是“朋友的朋友”这样的关系,寒暄两句就该尴尬了,真琴便提出“要不要去我家坐坐”这样的邀请。宗介心想,去参观一下同龄人的租房情况,顺便问问他的房东有没有空余的房子也好,没有拒绝的理由,就答应了。

在路上宗介状似无意地询问了真琴的房租,以他半个月来的了解,根据真琴说出的数字在脑海里大致描绘出真琴能租到的公寓的模样:进门就是床的那种单间,独立卫浴,也许有空调、也许没有。

而当他发现真琴的小套间有小客厅,有小厨房,有小阳台,还两个房间时,他只感到脸很疼。

    山崎一边假装淡定的参观一边开口问道:“你是怎么找到这么好的房源的?”一定是认识人吧。

“我刚来东京的时候在这个小区附近迷了路,跟这里的几位老人攀谈了起来,其中有一位阿姨问我要不要租房,我当时刚好在找房,这里的环境和价钱都能接受,就——”

这是山崎宗介第一次认识到「真琴魅力」的可怕。

他觉得,橘真琴顶着这一张人畜无害的笑脸,小心翼翼地说着“可以把火奴鲁鲁转让给我吗…?”,特朗普会满脸堆笑地把整个夏威夷州割让给他。

“房东老太太说不在乎租金,只想租给可靠的、素质高的大学生,所以就——”

山崎已经不想再听下去了,他为日本痛失一名伟大的外交官而感到扼腕痛惜。

 

来的路上作为“回礼”真琴也询问了宗介的居住情况,宗介如实回答,最后真琴主动提出说可以把他公寓的杂物间清空出来大家一起合租。

说是杂物间其实就是个小客房,只是房东有些东西懒得拉走就都堆积在那里而已。

当晚房东就让自己儿子开车来带走那些属于房东的物品,他们稍微收拾打扫一下就能入住了。

山崎宗介觉得自己两年的运气全花在这里了。

 

租金本身就不贵,哪怕多住了一个人房东上调了一点两个人分摊还是相当划算,真琴还表示自己睡的是主卧,理应承担更大比例的房租,宗介简直觉得自己捡了个大便宜。

更何况,那位阿姨确实眼光很好,有一位可靠、素质高、还养眼、又学霸、又有共同兴趣、注重卫生、没有任何不良嗜好、绝不随便带人来过夜的室友,想必接下来的合租日子会省不少心。

要知道,宗介原本已经绝望到做好住胶囊旅馆的心理准备了。

 

也许是因为这样,宗介没办法对真琴像对凛以外的其他人那样摆着一张臭脸,自然也对他多了一点耐心和宽容。

不然你随便找个人带着一身酒气扑到山崎宗介身上试试?看他打不打趴你。

 

 

 

 

 

房间在熄灯的一瞬回归漆黑,窗外的上弦月悬挂在遥远的天际。真琴翻了个身预感自己要失眠,却在身上衣服的独特气息中缓缓沉下眼皮。

 

 

 

 

——TBC——


无伞人

【宗真/真宗】人渣的本愿03

Chapter 2


               「两天后」


当宗介拧开钥匙打开门的时候,坐在客厅的真琴握着游戏手柄刚好结束BOSS局,放下手柄的他,第一反应不是跟进门的室友打招呼,而是迅速拿起桌上的手机,划开屏幕打开line,查看遥的动态。

自从前两天遥破天荒的在line发了一条动态——是跟凛的合照——后,真琴就无时无刻拿着手机,二十分钟不看手机感觉就会错过外星人攻占地球、第三次世-界-大-战发起这般的重要...

Chapter 2

 

               「两天后」

 

当宗介拧开钥匙打开门的时候,坐在客厅的真琴握着游戏手柄刚好结束BOSS局,放下手柄的他,第一反应不是跟进门的室友打招呼,而是迅速拿起桌上的手机,划开屏幕打开line,查看遥的动态。

自从前两天遥破天荒的在line发了一条动态——是跟凛的合照——后,真琴就无时无刻拿着手机,二十分钟不看手机感觉就会错过外星人攻占地球、第三次世-界-大-战发起这般的重要消息。

遥发动态跟他的性子一样,冷。自从用了line之后极少发动态,仿佛不懂用这个功能一般。在跟凛的合照的上一条动态,还是五个月前,没有配字,只有一张图——一条煎得外焦里嫩的青花鱼。

所以前天晚上真琴无意中刷到那条动态的时候,真琴从照片、和遥发动态的这个动作中,读到了合照里二人超乎寻常的感情。

然后真琴觉得喉咙发干发痒,打开冰箱拿起宗介趁超市大特价的时候买了两箱的啤酒打开来就往嘴里灌。等他意识到啤酒的苦涩时,桌面上已经七歪八倒铺满空掉的易拉罐。

 

退出遥的动态页面后打开凛的——同样没有任何更新。

真琴重新把手机放在桌上时,宗介已经换好鞋子坐在他旁边端详他身上的T-shirt好一会儿,“这是…我的衣服?”

“啊,对!”这才晃回神的真琴大大方方承认,“我今天去你房间检查渗水情况的时候,发现衣柜里也渗水了!我连忙把你湿掉的衣服拿出来放进洗衣机,其余的拿到我的房间——也想全部洗掉啦,但毕竟洗衣机一次不能放太多衣服——然后收拾我自己的衣柜把你的衣服也放进去。结果…就弄混了,拿了你的衣服进了浴室,直到穿上才发现,要是立刻脱下来拿去洗好像有点浪费水,思前想后还是穿一个晚上,明天再帮你洗干净放回去好了。”

宗介点点头,“没事,你爱怎么穿怎么穿。”

 

宗介站起身,听到真琴刚才提到了洗澡,此刻他也想进浴室洗去这一身疲惫。他习惯性回了自己房间,但想起自己的衣服在真琴的房间里,便回身往反方向走。无意识往真琴所在的方向瞥一眼,却见他拿着手机失了神,和方才截然不同的神色。反应迅速的宗介从裤袋掏出手机刷开line好友动态的页面,果然弹出七濑遥更新的一条动态——东京游泳馆的荧屏,上面显示着赛果,第一名的是松岗凛;配字:凛很厉害。

接着又跳出一条新动态,这次是凛发的。Po了七张图,有场馆的,有观众席的,有自己的游泳教练,有一张是七濑遥的侧脸,中间夹了一张和遥刚才发的一模一样——显示着自己名字的赛果荧屏。显然是同一张图。

再看橘真琴的表情,已经流露出痛苦的神情。喜欢这种感情是控制不住的,即使是橘真琴。宗介轻轻走过去揽着他的肩,真琴低下头将脑顶抵在宗介结实的胸膛上,宗介抬手将宽厚掌心覆在真琴的后颈上,揉着他草绿色的细碎发尾。

“我无数次想象过遥的生活,却独独忽略了他谈恋爱。”真琴闷闷出声。

“凛对我无话不谈,我却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会跟我说他谈恋爱了。”

真琴抬起头略微疑惑地看向宗介。

宗介收了收下巴回望他,“别这么看着我,我跟你是一样的。”

真琴惊讶的睁了睁眼睛,这才回想起来,他跟宗介似乎都是“守护者”这样的角色。宗介刚转学到鲛柄是对遥发出了威胁还历历在目呢;明明已经肩伤还要特意转校、和凛一起游接力。如果宗介对凛的感情和自己对遥的一样,那么很多事情都能得到解释了。

 

 

 

 

 

“交往吧。”

 

“为了排遣寂寞么?”

 

“嗯。”

 

“好。”

 

“ ”

 

“除了这颗心,什么都是你的。”

 

 

 

——TBC——


无伞人

【宗真/真宗】人渣的本願02

Chapter 1

                     「五天前」

    高考后,橘真琴考上庆应大学,七濑遥考上东海大学。相距不过几个电车站。大一的时候,真琴依然会每天早起一点点,乘坐几站电车到遥所租住的单人公寓,将他从浴缸拉起来。一切似乎都与他们相伴走过的十五个年头差不多。
    不过,毕竟在已经都成年了的时光,有什么在悄悄...

Chapter 1

                     「五天前」

    高考后,橘真琴考上庆应大学,七濑遥考上东海大学。相距不过几个电车站。大一的时候,真琴依然会每天早起一点点,乘坐几站电车到遥所租住的单人公寓,将他从浴缸拉起来。一切似乎都与他们相伴走过的十五个年头差不多。
    不过,毕竟在已经都成年了的时光,有什么在悄悄改变……
     不管适不适合竞泳,七濑遥在游泳上到底是有天赋的。短短半年时间,他已被市游泳队的教练相中,训练强度徒然加大。再后来,训练强度已经和国家队相差无几。真琴对于见面机会骤然减少这件事倒不太在意,太过善解人意的他,担心的是遥能不能照顾好自己,能不能适应这种节奏,再也不能像年少时那样自由悠闲地游泳能否调适好心理,最重要的是,能不能和队友打好关系。高中毕业之后,人际关系的复杂程度可大大不如学生时代单纯,七濑遥的性格素来清冷,同时又正值这种竞争国家队席位的紧张时期,若是遭人妒忌被人排挤,遥断然不能圆滑处理。
     一想到这些,真琴就焦急得不得了。说实在的,橘真琴的担忧都是有一定道理的,但事情的发生是有概率的,到底有没有发生类似的事情,发生了又有多严重,影响有多大,不是当事人还真不能有多了解。橘真琴身为一个局外人,除了每天依赖手机通讯发去的关心问候,什么都做不了。
    真琴每天担心着遥能不能适应新生活,但他没有想到的是,适应不了的是他自己。没有真琴参与的遥的人生,他还没有适应过来。

    背靠在阳台扶栏,晚风从开阔的阳台吹入。正值开春,空气温暖而湿润。繁华都市的狭窄夜空,倒也还有稀疏星辰在闪耀。橘真琴低头看着已经黑屏的手机在走神。
    真琴对于遥在想什么仿若读心术般一猜一个准,旁人并不清楚是他们的感情太好还是七濑的心思真的那么单纯,亦或是真琴真的天赋异禀。透过出现在方形手机上言简意赅的文字,真琴就能在脑海里构筑出遥在打下这些文字时的表情和细微情绪。而方才,真琴读到的,是不耐烦。
     而且,不是第一次了。

     橘真琴开始反思自己。若仅仅把对方视为儿时玩伴,到底有没有必要这么担心过度。对方已经成年了,就算真的发生什么不能应付的事,想必也是每一个凡人都会遇到,都要自己去经历的。

     世间最难以放下的,不是得不到,而是刚承认自己的心意,就已经要失去你。

     正坐在床上抱着笔记本打论文的山崎宗介被天花板渗水困扰得不得了,将笔记本放回书桌便走出房外透透气。打开门就看见橘真琴皱着眉头对着手机发呆,脸色不太好的样子。
    ……原来也是会流露出这样的表情的吗,还以为笑容已经镶嵌在脸上了呢。
     默默地腹诽一句,宗介从冰箱拿出两听啤酒,打开一听自己喝了一口,走过去将另一听递到真琴面前。这才回过神来的橘轻轻摇了摇头。
    “凛从澳大利亚回来了吗?”
    橘真琴突然开声,没头没脑地问了这一句。
    “嗯,他去澳洲之前,就已经入了东京市游泳队,毕竟到时候参加奥林匹克他也是要代表日本队的,所以隔一段时间就会回来参加这边的训练。”
     说完后的宗介忽然想到了什么眸波动了动。而显然正沉浸在自己心事的真琴并没有捕捉到,只是留下一句“我先回房”就离开了阳台。

    ……这种事…还是留给他自己发现比较好吧。

    山崎宗介站在刚才真琴站在的地方,仰望真琴刚刚仰望过的星空,心里这样想道。

——TBC——

為什麼word複製過來就沒有了首行縮進...orz

无伞人

【宗真/真宗】人渣的本愿01

楔子


    山崎宗介从斜挎包掏出了公寓的钥匙,开门的一霎扑鼻而来一股浓烈的酒气,但即使这样,他也下意识想象成是隔壁哪里传来的。毕竟,他的室友,实在不是个与酗酒能沾上哪怕一点点边的人。


    所以,当他看见自己室友颓唐地坐在椅子上手边一堆空了的啤酒易拉罐时他着实震惊了一下。可未等他反应过来,这位一向品行优良、谦逊有礼的室友突然向刚进门的宗介冲了过来,光是惯性就将宗介身后的门“砰”一声暴力关上并将他压在门上。不小心撞到宗介的右肩,传来穿心的疼痛。...


楔子

 

    山崎宗介从斜挎包掏出了公寓的钥匙,开门的一霎扑鼻而来一股浓烈的酒气,但即使这样,他也下意识想象成是隔壁哪里传来的。毕竟,他的室友,实在不是个与酗酒能沾上哪怕一点点边的人。

 

    所以,当他看见自己室友颓唐地坐在椅子上手边一堆空了的啤酒易拉罐时他着实震惊了一下。可未等他反应过来,这位一向品行优良、谦逊有礼的室友突然向刚进门的宗介冲了过来,光是惯性就将宗介身后的门“砰”一声暴力关上并将他压在门上。不小心撞到宗介的右肩,传来穿心的疼痛。

    紧接着的是落在唇上不甚温柔的吻。真琴用强健的身体压制对方,右手虎口张开钳住宗介的下颚落下凌乱而失控的吻,左手拉扯宗介的上衣,大有要与他发生些什么不可言说的事之势。

    山崎宗介觉得应该要重新审视眼前这位“好好先生”的力量了。曾经宗介以为自己半个人也能将对方撂倒的室友此时压在他身上的力气却让他动弹不得。

    不过,这不是他没有反抗的原因。

 

    …终于发现了吗?

    

    身上虎鲸突然停下了动作,宗介略微低头看向他的双眼——布满了水汽与红丝,仿佛随时可以哭出来。他也对上他的视线,眸内立即充盈愧疚之情。山崎宗介把大手放在他的肩上安抚意味地上下搓了两把,无声告诉他:没关系。

    天生敏锐的真琴接收到对方的信息,得到原谅反而委屈得捂着嘴巴开始哭泣。

    宗介好歹也是有着两厘米的身高优势,抬手就将青年拥入怀中继续安抚。

 “发现了吗?”

    将方才心中的疑问宣之于口,怀里人便突然停顿了泣声,睁大的双眼在短暂惊愕过后迅速布满比之前更甚的委屈之情。

 “…你早就知道了吗?”

    山崎宗介点了点头。





——TBC——

短打试水

无伞人

free二期第六集弹幕里有说虐真遥的有说虐凛遥的有说虐真凛的到最后还有说虐宗凛的这真是神奇的一集。官方你太了不起了。叫人如何不站宗真宗。

free二期第六集弹幕里有说虐真遥的有说虐凛遥的有说虐真凛的到最后还有说虐宗凛的这真是神奇的一集。官方你太了不起了。叫人如何不站宗真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