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真正的我

43浏览    9参与
一切都意义不明

哈哈好开心

今天上课回班走到讲台前准备抬手搂住小兔子的腰 结果被她甩开还说了一句“干嘛 好恶心” 我挺难受的 平常也没这样 我也不能表现出来 我就开玩笑的一直凶她说“绝交了啊 绝交了 碰一下都不让”她没理我 我就一直说到走到座位 然后上课她向后面同学借手机画画 我以为她再画中午看的动漫 后来下课她给了我一张纸条 上面画着我喜欢的唱见 我指了指我又指了指坐在我旁边的她的朋友 问她给谁的 她指指我 我夸完她之后又把纸条递回去 她说给我画的就转过头了 我对着她说“谢谢你!我爱你!”她回头看我刚要说什么 我就赶紧改口又说“我不爱你”她把头转过去说了句艹  我就跑到她座位 拉着她手臂说出去玩...

哈哈好开心

今天上课回班走到讲台前准备抬手搂住小兔子的腰 结果被她甩开还说了一句“干嘛 好恶心” 我挺难受的 平常也没这样 我也不能表现出来 我就开玩笑的一直凶她说“绝交了啊 绝交了 碰一下都不让”她没理我 我就一直说到走到座位 然后上课她向后面同学借手机画画 我以为她再画中午看的动漫 后来下课她给了我一张纸条 上面画着我喜欢的唱见 我指了指我又指了指坐在我旁边的她的朋友 问她给谁的 她指指我 我夸完她之后又把纸条递回去 她说给我画的就转过头了 我对着她说“谢谢你!我爱你!”她回头看我刚要说什么 我就赶紧改口又说“我不爱你”她把头转过去说了句艹  我就跑到她座位 拉着她手臂说出去玩 她就抬头对我说不是绝交了吗 我就说绝交什么绝交 我才没说过绝交 她就半推半就的跟我说“为了画这东西 我借手机看头发颜色! 画了一节课!课都没听!”我也忘了我怎么回答她的 当时太开心了 后来我把手搂住她的腰 她也没再甩开我


一切都意义不明

现在开始 我要给你写一封信 距离你过生日还有3个月 是我陪你过的第三个生日 过了这个生日你就是成年人了 其实我总是在某个瞬间突然感觉我好像并不了解你 但是现在你却突然又像以前一样开始粘着我了 恍惚间 想起来曾经我们也是这样相处的啊 只不过我之前可以毫无保留的把我的时间给你 可现在不行了 我有了和对大家不一样感情的人 我很喜欢她 很喜欢

前几天看见你在网易云发了一条动态“愿意倾听的人都在慢慢离开” 第二天你就开始粘着我了 过了这么长时间不知道你是否真的走出来了 还是只是不想让自己失去的更多 开始不再挥霍努力挽回一切了 你突然这样让我很困扰 我这边也才刚有点进展 你便开始注意我了 麻烦

我最近发现...

现在开始 我要给你写一封信 距离你过生日还有3个月 是我陪你过的第三个生日 过了这个生日你就是成年人了 其实我总是在某个瞬间突然感觉我好像并不了解你 但是现在你却突然又像以前一样开始粘着我了 恍惚间 想起来曾经我们也是这样相处的啊 只不过我之前可以毫无保留的把我的时间给你 可现在不行了 我有了和对大家不一样感情的人 我很喜欢她 很喜欢

前几天看见你在网易云发了一条动态“愿意倾听的人都在慢慢离开” 第二天你就开始粘着我了 过了这么长时间不知道你是否真的走出来了 还是只是不想让自己失去的更多 开始不再挥霍努力挽回一切了 你突然这样让我很困扰 我这边也才刚有点进展 你便开始注意我了 麻烦

我最近发现自己越来越孤僻了 不想交流 喜欢坐在角落 最好没有一个人注意我 我不喜欢被人打扰了 比起社交我还是更喜欢独处啊  但是家人跟我说不可以没有朋友 我就只能还要努力强迫自己那样做

上次的生日礼物确实有点敷衍 我也很不好意思 感觉你后来发的ss也是再说我 唉 因为第一次送你生日礼物的时候你说不用送浪费钱回礼还麻烦 再加上我也不是很了解你 就当真了 后来看来你可能还是不是这么想的吧 我啊 每天都在用别人的过失来惩罚自己

最近才发现我是个占有欲很强的人啊 这样真的好累 看见你和她不在我的视线里或者和别人在一起我就很生气 但我当然不能表现出来 只能自己消化 我只能尽力把她拉到我身边 而你 我做不到 你太不好懂了 哪一面才是真正的你呢 所以我讨厌交朋友


一切都意义不明

我没有抑郁症 我只是人生观太过消极了 这样真的很累 即使是每天都想着“找个好地方上吊好了”的我 在生病的时候也真切的体会到了“我不能这样死去”的情感 到不是说突然热爱起了生命 只是不想让别人认为我是被逼得走投无路才去死的 我的生命终止权在我手里 我不是被逼的才去死 只是活腻了 不想再活了不知道活着的意义和乐趣 便去死了

不过说实话 现在的我太差劲了 完全和以前的我不一样 我控制不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控制不了事情的发展走向 甚至是控制不了自己怠惰的心理 我没什么理由死去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讲什么 讲了半天发现我的思想和我所抵制的思想竟然又不谋而合了 果然我是矛盾共同体啊

我没有抑郁症 我只是人生观太过消极了 这样真的很累 即使是每天都想着“找个好地方上吊好了”的我 在生病的时候也真切的体会到了“我不能这样死去”的情感 到不是说突然热爱起了生命 只是不想让别人认为我是被逼得走投无路才去死的 我的生命终止权在我手里 我不是被逼的才去死 只是活腻了 不想再活了不知道活着的意义和乐趣 便去死了

不过说实话 现在的我太差劲了 完全和以前的我不一样 我控制不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控制不了事情的发展走向 甚至是控制不了自己怠惰的心理 我没什么理由死去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讲什么 讲了半天发现我的思想和我所抵制的思想竟然又不谋而合了 果然我是矛盾共同体啊

一切都意义不明

好开心 今天又有人夸我有意思了 我好喜欢这个评价 之前也有一个人说 能遇到你这样拥有有趣的灵魂的人真是太难得了

很开心 不过也担心 因为我自己察觉不出我哪里有趣 我怕以后说的话做的事让他们感觉到我这个人其实很无趣 太糟糕了

好开心 今天又有人夸我有意思了 我好喜欢这个评价 之前也有一个人说 能遇到你这样拥有有趣的灵魂的人真是太难得了

很开心 不过也担心 因为我自己察觉不出我哪里有趣 我怕以后说的话做的事让他们感觉到我这个人其实很无趣 太糟糕了


一切都意义不明

所有的一切 都在悄无声息的发生变化 当我发现这一切时即是末日到来之时 一切都来不及挽回 而我也只能手足无措的旁观自己的事 我任由它们恣意妄为的蔓延至我全身的每个健康的角落 侵蚀我的躯干 榨取我的意志 毁灭我的精神 我本应是这样的吗 我不知道 谁都不知道 我只知道这一切都是由我和我身边的每一个人共同造成的 陷入现在的局面 所有人都难辞其咎

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前所未有的痛苦的情感 没有被什么打击到 只是由无数的令我失望的小事堆积起来让我看不见任何颜色 你们活着是为了什么 是因为生活的美好吗?如果是这样那我已经感受不到这一切了 我可以去另一个维度了 我 已经发现了这一切

所有的一切 都在悄无声息的发生变化 当我发现这一切时即是末日到来之时 一切都来不及挽回 而我也只能手足无措的旁观自己的事 我任由它们恣意妄为的蔓延至我全身的每个健康的角落 侵蚀我的躯干 榨取我的意志 毁灭我的精神 我本应是这样的吗 我不知道 谁都不知道 我只知道这一切都是由我和我身边的每一个人共同造成的 陷入现在的局面 所有人都难辞其咎

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前所未有的痛苦的情感 没有被什么打击到 只是由无数的令我失望的小事堆积起来让我看不见任何颜色 你们活着是为了什么 是因为生活的美好吗?如果是这样那我已经感受不到这一切了 我可以去另一个维度了 我 已经发现了这一切


一切都意义不明

总是竭尽全力的去讨好每一个人 好累我真的好累 是我太热情了还是大家太冷淡了 我好难受 这种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的感觉 虽说是我一厢情愿的在付出 他们并没有必要一定给我回复 但一想到这些还是会难受 我小心翼翼的接近大家 但没人理我 甚至不会去理会我究竟说了什么 为什么 我不想活了 我太懦弱了 我遇事只会逃避 社会上肯定只会比这个更差 没有一点信心活下去 我经受不起打击 我好差 好差 是垃圾废物残次品失败者 所有贬义词用在我身上都不为过 我已经这样了 为什么妈妈还要对我那么好 为什么 不能给我一个完全放心去死的理由。上帝像是跟我开了玩笑 我面对的外界无情冷漠所有人说的话都像是尖刀一次又一次插进我心上...

总是竭尽全力的去讨好每一个人 好累我真的好累 是我太热情了还是大家太冷淡了 我好难受 这种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的感觉 虽说是我一厢情愿的在付出 他们并没有必要一定给我回复 但一想到这些还是会难受 我小心翼翼的接近大家 但没人理我 甚至不会去理会我究竟说了什么 为什么 我不想活了 我太懦弱了 我遇事只会逃避 社会上肯定只会比这个更差 没有一点信心活下去 我经受不起打击 我好差 好差 是垃圾废物残次品失败者 所有贬义词用在我身上都不为过 我已经这样了 为什么妈妈还要对我那么好 为什么 不能给我一个完全放心去死的理由。上帝像是跟我开了玩笑 我面对的外界无情冷漠所有人说的话都像是尖刀一次又一次插进我心上 我不能表现出不开心 我面对的家里则是无比温暖 大部分人都鼓励我 不强迫我 尊重我的意愿 即使是为了他们我也不能去死 不能抛弃责任 不能一走了之 还有那么多的恩情没有回报 可是啊 我真的好难受 会有一个人能体会我的心情吗


一切都意义不明

梦即所想

哈 我醒了 压抑了太久情绪没处发泄 只能在梦里做自己了

刚刚做梦了 从学校的西门进去 拐角处看到三个同学 傍晚的学校 很黑 我激动着跑过去和他们打招呼 他们个个冷着脸 我又带着一张笑脸跑开了我在他们所在的甬道上跑了好几圈 感受这晚风拂过脸庞的凉爽 开心的大叫出来 想着如果时光能停在此刻就好 说不讨厌是假的 我的心里还想着他们刚刚对我冷漠的样子 这种感情我一直压抑着 我快抑制不住自己了我现在就想冲上去把他们全部撕掉 听他们大声的尖叫求饶 看他们从脖颈内喷发出的鲜血

黑夜是最好的伪装 没人能看得见我现在激动的涨红了的双眼 过了没多久 一个杀手组织突然走进校园 我冲上去问他们能不能帮我杀人 我...

哈 我醒了 压抑了太久情绪没处发泄 只能在梦里做自己了

刚刚做梦了 从学校的西门进去 拐角处看到三个同学 傍晚的学校 很黑 我激动着跑过去和他们打招呼 他们个个冷着脸 我又带着一张笑脸跑开了我在他们所在的甬道上跑了好几圈 感受这晚风拂过脸庞的凉爽 开心的大叫出来 想着如果时光能停在此刻就好 说不讨厌是假的 我的心里还想着他们刚刚对我冷漠的样子 这种感情我一直压抑着 我快抑制不住自己了我现在就想冲上去把他们全部撕掉 听他们大声的尖叫求饶 看他们从脖颈内喷发出的鲜血

黑夜是最好的伪装 没人能看得见我现在激动的涨红了的双眼 过了没多久 一个杀手组织突然走进校园 我冲上去问他们能不能帮我杀人 我恳求他们 他们看我由内散发出的恨与悲伤便答应了我

“你要杀谁?”

“这里的人所有人”我用手笔画了一个圆圈 圈里的是我们班级所有的同学

行动开始 。

这种夜晚简直就是为我杀人量身定制的 我和杀手们跑在一起 从一个石阶跳到隔着很远的另一处高地 我们挥手中的刀 刀起头落 迅速又利落 我享受着这种杀掉所恨之人的感觉 差点尖叫出声 人杀完了 对这种杀手组织一般要给很多钱 我没钱 只得把他们叫到我的出租屋内我给他们放水让他们洗澡 把睡裙拉低  我在引诱他们 我无以为报只能以这种方式方式 他们看出了我的想法 赶紧把我推出了浴室 因为我还是一个在上高中的学生。

哐哐

有人在敲门

我走过去 在看到玻璃门另一侧的那张可怖的脸时我几乎同时冲上去把门从内锁住 我并不知道他是谁 我只觉得他们恐怖 他笑的很恐怖 我喘着粗气 把一个又一个的锁全部套在门上 门外的人只是面带着渗人的微笑死死的盯着我因受到惊吓而变得扭曲的脸 看着我这幅可笑的模样 他竟然在外面帮我把门栓也插上了 我惊讶的抬起头看着他 他还是带着令人读不懂的微笑盯着我 突然这个人的脸变成了mrb(之前在现实里我和她过吵架 后来撕破脸了 但在梦里我们好像曾经是好朋友 不知道因为什么关系突然降到冰点)

“你几天没来上学了 老师很担心 让我过来看看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我没事 你走吧”

她不顾我说的话继续自顾自的对我说着什么 我听不清 也不想听 无非是一些借着为我好的名义来唠叨我的话   我早听腻了 她拿出装在包里的书 那是我的书 她让我开门 我纹丝不动的站在那里盯着她 试图用这冰冷的眼神逼走她 她见我没有要开门的意思 便把书放在了门栓上 又从包里拿出来几包膨化食品 塞在门栓与门之间的空隙 看了我一眼 走了 我冲上去趴在玻璃门上 用渴求的目光盯着她 我想让她回来 我好孤单 我喜欢她 她头也没回的走了

我趴在门上没多久 来了两个小学生 女的 胖胖的 伸手去拿m给我的零食

“不要动!那是我的东西!”我大叫出来

小孩像是没听见一样 继续伸手拿我的东西 我焦急的解开一层层的锁 冲了出去 我伸手掐住了微胖身材女生的脖子 女生旁边的家长惊恐的看着我

“那是我的东西 给我”我的手在她脖子上发力

“我不 我看见了就是我的”小孩执拗的说道

我一边咆哮一边疯了似的用力掐住她的脖子 她终于一句话也说不出了 头低垂着 断了气息 我把她掐死了 一瞬间 我松手 她的尸体倒地上 不顾那家长的阻挠 我横坐在小孩的尸体上 大叫

“为什么抢我东西?为什么不听我话?为什么你这么贱?为什么!”

“我好烦!我要死了啊!谁能来看看我!”

除了一旁女人的哭泣 没人回答我

我继续叫着 一边吼一边一拳一拳的打在她渐渐失去温度的脸上 在这歇斯底里的吼叫中

我毫无征兆的醒来 我躺在床上 被这梦吓到 我只能在梦里做我想做的事了 听别人说梦中是平行世界里的景象 那梦里的我可以肆无忌惮的做我想做的 这么想着 也觉得开心了不少 我想把这个梦讲给别人 但谁会想听这么阴暗的梦呢  就写在这里吧

可怜啊可怜 明明人缘很好 却没一个可以吐露真心帮我分担忧虑的朋友

还真是讽刺

·
你所看到的我, 是我想让你看到...

你所看到的我,

是我想让你看到的我,

但,

还有一个连我自己都不愿看到的我,

当然,

你也不曾看到的那个我。

你所看到的我,

是我想让你看到的我,

但,

还有一个连我自己都不愿看到的我,

当然,

你也不曾看到的那个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