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真的

1721浏览    530参与
rossryalR

我要饿昏了

明天早上就离开城乡结合部了……希望进了大学还是一条好狗

接下来的梦想是要变成会画画的人,神明啊请让我不要失去努力的决心(你干什么

想变得和大家一样好难啊,就……

看得见这条的你们都很厉害哦。我超喜欢你们的。

比心心。

我要饿昏了

明天早上就离开城乡结合部了……希望进了大学还是一条好狗

接下来的梦想是要变成会画画的人,神明啊请让我不要失去努力的决心(你干什么

想变得和大家一样好难啊,就……

看得见这条的你们都很厉害哦。我超喜欢你们的。

比心心。


滕王
——给群里小姑娘狂草的生贺——...

——给群里小姑娘狂草的生贺——

边画边想:

——给群里小姑娘狂草的生贺——

边画边想:

八岐大蛇的蛇魔小弟

在雷安里,安安这个角色完全被所谓的温柔充斥着,在雷狮面前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我感受不到一丝这样的安安的魅力,形象太过单薄了。


我喜欢那种,狮子接受自己(安安)的温柔,自愿收起自己的爪子,而不是那种雷狮霸道的去占有安安,强制性的让对方有“安全感”,强制的使对方变成自己的,让他无人窥视。


这不是占有欲,这是神经病。

在雷安里,安安这个角色完全被所谓的温柔充斥着,在雷狮面前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我感受不到一丝这样的安安的魅力,形象太过单薄了。


我喜欢那种,狮子接受自己(安安)的温柔,自愿收起自己的爪子,而不是那种雷狮霸道的去占有安安,强制性的让对方有“安全感”,强制的使对方变成自己的,让他无人窥视。


这不是占有欲,这是神经病。


言師説
一个没有脸和手脚的思追(◔◡◔...

一个没有脸和手脚的思追(◔◡◔)

一个没有脸和手脚的思追(◔◡◔)

雯香好困

对不起姐妹们

因为要开学了

所以杨总还是停更了

真的很抱歉呜呜呜呜

如果有时间我一定会更的

我爱你们真的

我何德何能能拥有400fo啊

我可能会封箱一个学期

所以脱粉什么的也无所谓啦

真的很抱歉我可能就是一个鸽子8

我爱你们

鞠躬。

对不起姐妹们

因为要开学了

所以杨总还是停更了

真的很抱歉呜呜呜呜

如果有时间我一定会更的

我爱你们真的

我何德何能能拥有400fo啊

我可能会封箱一个学期

所以脱粉什么的也无所谓啦

真的很抱歉我可能就是一个鸽子8

我爱你们

鞠躬。


Merry_Land

【双黑/片段】相遇

*猫猫宰&人类中

*双!黑!无!差!!!

*以后大概还会出现这个设定下的片段;完全填坑?不可能的~╮( ̄▽ ̄)╭

8月18日,阴天,下午有雨

*****

中原中也坐在书桌前,盯着这句话发呆。

本子上的大部分是令人抓狂的空白,是中也放弃工作,努力了大半个下午的成果——更确切的说是没有成果。

午后的天空预料之中被厚厚的积雨云涂成了不均匀的深灰,连空气里都是阴沉湿润的泥土气息。中也开着灯,他的桌面正对着奢侈的落地窗,玻璃上晶莹的水珠在洁白的纸张上投下斑驳的暗色阴影。青年叹了口气,掐着鼻梁抬起头,蓦地对上了窗中倒映的一双湖蓝色眼睛;有似是水痕流过他的脸颊,像是从眼角处蔓延的泪。...

*猫猫宰&人类中

*双!黑!无!差!!!

*以后大概还会出现这个设定下的片段;完全填坑?不可能的~╮( ̄▽ ̄)╭





8月18日,阴天,下午有雨

*****

中原中也坐在书桌前,盯着这句话发呆。


本子上的大部分是令人抓狂的空白,是中也放弃工作,努力了大半个下午的成果——更确切的说是没有成果。


午后的天空预料之中被厚厚的积雨云涂成了不均匀的深灰,连空气里都是阴沉湿润的泥土气息。中也开着灯,他的桌面正对着奢侈的落地窗,玻璃上晶莹的水珠在洁白的纸张上投下斑驳的暗色阴影。青年叹了口气,掐着鼻梁抬起头,蓦地对上了窗中倒映的一双湖蓝色眼睛;有似是水痕流过他的脸颊,像是从眼角处蔓延的泪。


泪啊。中也将这几个音节咬在舌尖品味,一只比例好看的手无聊的把玩着钢笔,嘴角漫不经心的抿着。他突然有些想笑,于是原本带着懒散的表情便瞬间生动起来,橘发青年勾起的唇带着天生的张扬狂气,与称得上是绮丽的容貌相配,是让人惊叹的好看。


……中也先生……最近有没有觉得经常精神疲惫?……晚上……梦……?是、检查结果显示……异能……时间……


泪啊,中原中也想,果然大多数人遇到这种事是会哭的吧?然而自己又何尝与这种字眼搭配过?简直没有比这更加可笑的事情了。


根据港口黑手党干部指定医生的检查结果,他还有两个月的时间。两个月后,名为'荒霸吐'的异能生命体将彻底腐蚀中也的身心,而最终,过于霸道的能量将彻底毁坏他的身体。


那个地中海的老头子仍然没有放弃从心理层面医治的方针,他顽固的认为存在完全治愈的可能,而关键就在中也本身——这也是中也被迫浪费了一个下午写“日记”的原因。


荒霸吐的腐蚀伴随着同样令人不快的临床症状,起初是易疲劳、记忆短暂空白、睡眠质量不佳;发展到后期,最可能出现的是'人格虚弱化'——中原中也将迷失'自我',无论是记忆、思想、还是性格,情感,都将被异能所吞噬,分解成虚无的一片。


无论之后发展如何,中原中也都将不复存在。


那个私人医生跟了自己好几年,自从十五岁被红叶大姐拉入黑手党,就是他将每次任务的伤口包扎上药的。中原中也知道老头子关心自己,他也不是不领情的人,便不在对方絮叨着给自己开药时阻止,即使所有的治疗都是无用。大姐头也是;那次中也提出暂时停药的时候,她的眼神简直像是要将他打趴下绑在家里,每天除了被各式各样的专家问诊什么都不干。


心里一暖的同时,中也也是真的无奈。他并非惧怕死亡之人,正相反,无亲无故的他曾经时时刻刻都准备着自身的消亡。事到如今,难道还期待着出现奇迹吗?


若是能活着,那固然好——若是要死去……效仿着常听的硬摇滚,重金属伴着剧烈的鼓点,轰轰烈烈的好好干一场、拉几百个敌人下水,也未尝不可。在家里憋屈的失去自己的'人类'身份——那可是好不容易得来的东西——最后在镇定剂的安抚下永远安眠,开什么玩笑?


他不会向任何东西屈服,即使是死亡。所以,即将降临的死亡不会改变自己生活的任何一部分——中也是这样想的。


不过啊,若是将这样的想法记录在这个本子上,大姐头当天就会赶过来抽自己吧?


雨大了。窗外梧桐树在狂风之下剧烈的摇摆,巴掌大的树叶被甩下来,贴在窗户上。轰隆隆的雷声响彻天边,伴随着时不时的闪电。


雨天的室内是很无聊的,大自然的精彩表演被隔绝在了房屋的保护之外,屋内人除了神情冷漠的观看之外便可毫不在意了。


然而——


中也眨了眨眼睛,手指情不自禁的按住玻璃,正好压在树叶的叶柄处,像是想要从玻璃内部将它掀开。当然是不可行的,青年只能啧了一声,调整视线的角度。梧桐树低像是有什么东西动了,在一瞬间闪过眼角,引起了青年的注意力;错觉吗?


——啊。那是,猫?


深棕色的,小小的一团,身子歪斜着靠着树根保持平衡。它似乎是看准了几步以外中也的家门口,慢慢的、艰难的朝着干燥地带进发,为了尽量躲避强风紧贴着地面。闪电蓦地点亮了天空,隔着一层楼的高度和满是雨水的玻璃,青年有些呆滞的看着那个跌跌撞撞的身影,然后诧异的发现它似是抬起了头。


——不、无论怎么说抬头只双眼错觉吧。


不过,一只咖啡色的幼猫,在夏日的雷雨天光临黑手党干部的家门……或许有些可笑,但那一瞬间中也觉得,若是计算这种巧合发生的概率……



……似乎,可以算是一个奇迹了。

香蕉牛奶

翻身起来,让我摸摸你吧

翻身起来,让我摸摸你吧


颜兮爱糖

想睡觉……想睡觉……想睡觉

想睡觉……想睡觉……想睡觉


凌迹_洛-初三请叫我去学习
冷到窒息的垃圾洛在开学前来一次...

冷到窒息的垃圾洛在开学前来一次?


明天0:30截止

冷到窒息的垃圾洛在开学前来一次?


明天0:30截止

五人墓★

童年第一坑加大本命

搞个原创的东西【私设爆炸】【太久没回去看看就瞎编一些自我高潮好了【假装是平行世界

布莱克在卧底时期喝的那个不明液体【?】是很久以前就存在于格雷斯星的黑暗物质,这种物质与光明种子有些许联系,但不造成威胁,后来以不明原因被威斯克发现

在布莱克体内逐渐发生异变,在情绪激动的时候容易造成失控,后来被始祖灵兽所净化,但并没有完全清除而是变成了一个有意识的能量体

之后的某一天,布莱克不见了,最后一个目击者说它看见了一双红色的眼睛

很多年后,布莱克回来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后来他退出了战神联盟。。。

【剩下的我不知道怎么编了......

【私设人物姓名:影子【无性别【极...

童年第一坑加大本命

搞个原创的东西【私设爆炸】【太久没回去看看就瞎编一些自我高潮好了【假装是平行世界

布莱克在卧底时期喝的那个不明液体【?】是很久以前就存在于格雷斯星的黑暗物质,这种物质与光明种子有些许联系,但不造成威胁,后来以不明原因被威斯克发现

在布莱克体内逐渐发生异变,在情绪激动的时候容易造成失控,后来被始祖灵兽所净化,但并没有完全清除而是变成了一个有意识的能量体

之后的某一天,布莱克不见了,最后一个目击者说它看见了一双红色的眼睛

很多年后,布莱克回来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后来他退出了战神联盟。。。

【剩下的我不知道怎么编了......

【私设人物姓名:影子【无性别【极强的模仿力【没有稳定的身体

【这斗篷真是让我好头疼

聊梦酒

果然要对一个人断绝念头最好的方法是和他接触

果然要对一个人断绝念头最好的方法是和他接触


假的某鱼

【置顶】为了让您有愉快的日Lof体验,特此逼逼

#这个号只会放一些完成度较高的成稿,外加某鱼总是在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所以会经常咕咕咕或是离奇失踪神出鬼没


#所有的Cp粮都是有脑洞就画,不会是任何圈子里常驻的产粮画手!不会!!(敲黑板)很多Cp我真的是嫖完就走!!!日Lof甚至可能会吃到对家的粮的啊喂!!!


#因为深知钻牛角尖只会饿死自己的道理,所以是个掉节操的【杂食】


#基于上面这点,请不要轻易关注,因为我有乱戳小蓝手的毛病(?)鬼知道你会吃到什么粮


#以上,戳雷点了或者Cp洁癖的还是请离开吧(让路)

存图自便,私用头像壁纸什么乱七八糟的都可以,但是【禁止商用】...

#这个号只会放一些完成度较高的成稿,外加某鱼总是在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所以会经常咕咕咕或是离奇失踪神出鬼没

 

#所有的Cp粮都是有脑洞就画,不会是任何圈子里常驻的产粮画手!不会!!(敲黑板)很多Cp我真的是嫖完就走!!!日Lof甚至可能会吃到对家的粮的啊喂!!!

 

#因为深知钻牛角尖只会饿死自己的道理,所以是个掉节操的【杂食】

 

#基于上面这点,请不要轻易关注,因为我有乱戳小蓝手的毛病(?)鬼知道你会吃到什么粮

 

#以上,戳雷点了或者Cp洁癖的还是请离开吧(让路)

存图自便,私用头像壁纸什么乱七八糟的都可以,但是【禁止商用】

转载请【署名】标注来源(疯狂敲黑板)

——【因为不可避免的物种之间语言沟通障碍的问题,“人类”以外的种族因为阅读障碍或理解偏移所造成的、违反以上转载存图规定的事件,(吸气)你猜我会干啥?】——

以上,感谢理解(扛起敲烂的黑板退场)

 


旧里

我姐真不幸,有如此强势的妈

我也很不幸

因为她如此强势的妈还要插手管我住哪里

这么多年了,世事多变,唯一不变的

就是我只想竖起中指对她妈说

你麻痹

我姐真不幸,有如此强势的妈

我也很不幸

因为她如此强势的妈还要插手管我住哪里

这么多年了,世事多变,唯一不变的

就是我只想竖起中指对她妈说

你麻痹

连啊连啊连

活动已结束(隔壁星熊活动还在!)


想买的小可爱们可以直接加我qq:1527240799,著名来意就好了,把地址以及联系方式发给我发货的时候我会联系你们给运费的(只要运费不要挂件的钱



靠爱发电我永远喜欢陈sir❤️

活动已结束(隔壁星熊活动还在!)


想买的小可爱们可以直接加我qq:1527240799,著名来意就好了,把地址以及联系方式发给我发货的时候我会联系你们给运费的(只要运费不要挂件的钱
















靠爱发电我永远喜欢陈sir❤️

白宇WHITE

七夕快乐


今年七夕和爱你们的人一起过了吗😎


七夕快乐



今年七夕和爱你们的人一起过了吗😎


莲花君

【七夕】一次不愉快的诊疗记录

· 韩张,一个奇怪的哨向趴。

· 关键词:A: 禁止社精,B:初次性事 

· 接下来,我将向大家展示如何把抽到的社情关键词写成无聊的相声【你


我叫闵弘毅,29岁,住在Q市中部的程阳区一带,已婚。目前在华北地区最高区域行政塔——北塔上班,是一名在职的现役向导。鉴于我的搭档,也就是我的妻子,近期即将生产,所以目前我暂时在塔内的后勤部门负责一些哨向搭档间的日常调解和心理疏导工作。

尽管向导应该是绝对包容哨兵的存在,然而相处的久了,搭档之间也难免会有摩擦。而这个时候,第三人的心理介入是非常有...

· 韩张,一个奇怪的哨向趴。

· 关键词:A: 禁止社精,B:初次性事 

· 接下来,我将向大家展示如何把抽到的社情关键词写成无聊的相声【你




我叫闵弘毅,29岁,住在Q市中部的程阳区一带,已婚。目前在华北地区最高区域行政塔——北塔上班,是一名在职的现役向导。鉴于我的搭档,也就是我的妻子,近期即将生产,所以目前我暂时在塔内的后勤部门负责一些哨向搭档间的日常调解和心理疏导工作。

尽管向导应该是绝对包容哨兵的存在,然而相处的久了,搭档之间也难免会有摩擦。而这个时候,第三人的心理介入是非常有必要的,毕竟傻子都知道如果让一个情绪不稳定的哨兵陷入感知过载有多危险!

不过好在北塔里的大家心里都很有逼数,所以我在后勤部的日子还算清闲。而今天是我最后一天上班,从明天起,我就可以快乐的在家里陪着老婆一起休产假了。

想想以后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美好生活……哎呀!归心似箭呀!

然而就在我放假前的最后一天,老天爷向我开了一个玩笑。

我后悔了,我真的后悔了。

二十分钟前我就应该直接翘班出去吃饭,而不是秉承着“放假前最后一天一定要好好地完成工作”的信念,敬业的在办公室里坐等十二点整。

如果我当时走了,现在就不用饿着肚子坐在办公室里听两个白痴吵架了——好吧好吧,我知道坐在我对面的是北塔里的明星哨向搭档,但他们现在在我眼里就是两个白痴——韩文清和张新杰已经坐在对面吵了足足有半个小时,从两个人第一次见面一直吵到了今天早上究竟是谁忘记给花浇水,而我就坐在我的办公桌后面维持着营业性假笑,半句话都没插上。

说真的,我要窒息了。

我现在又累又饿,耳边还竟是些没营养的吵吵闹闹,我不知道脾气好的人能不能忍,反正我是真的忍不了了。俗话说得好,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我选择前者。

“够了!!”我砸了一下桌子,爆发似地吼了出来。

坐在对面吵得正酣的两人也许是被我吓了一跳,终于停止了针对“你今天为什么没有把车停到我看到的那个停车位上”这一辩题的激烈争吵,转而一脸懵逼地看向了我。

——草,用力过猛了手好疼!

“两位,”我竭尽全力地控制着自己的表情不至于太过扭曲——真的,我手掌好疼——又左右看了看安静下来的两人:“如果你们不想通过沟通解决问题,我更加建议你们直接去训练场里打一架,而不是来后勤部吵架给我看?OK?我是负责做心理疏导的,不是街道办柏阿姨!”

——虽然不想承认,但这工作本质上和街道办柏阿姨还真没有什么区别。

两人对视一眼,然后又转过来向我点点头。我没忍住,借着撩刘海的动作翻了个白眼:我的天,你们早这样不就好了吗!

“咳,那么,你们俩谁有问题?”半个小时过去了,我终于能够说出这句开场白了,真是感天动地。

“他!”异口同声地给出了相同的答案后,两人又在下一秒不约而同地指向了对方。

娘的,我突然很想给自己来一管通用型向导素镇静合剂,要不然我可能下一秒就要情绪崩溃了——不过很可惜,这玩意对我没用——更何况我现在不能崩溃,我还没有吃午饭,而且我今天特别想吃楼下的黄焖鸡,多加两份香菇的那种。

“这样吧,”为了强压下心里想打人的冲动,我做了个深呼吸,转向坐在左侧的张新杰:“我先询问你的搭档可以吗?”

戴着眼镜的向导隔着镜片盯着我眨眨眼,做了个请便的手势。

——哦,谢天谢地,他足够通情达理,要不然遇到一个死心眼的向导平权运动拥护者,别说午饭,我可能连晚饭都吃不上了。

“所以,你们之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我一边问着,一边拿起了放在手边的马克杯,很遗憾,里面没有水了。

“他昨晚非要我戴套。”沉着脸的韩文清靠在椅背上翘着二郎腿,特别不爽地盯着我道。

……

……

……哈?

我得承认,乍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确实愣住了——如果有人把我现在的样子拍下来,我敢说,下一个为懵逼表情包代言的尼克杨就是我——我盯着韩文清眨了眨眼,也许是我的表情太过好懂,他又不耐烦地说了一遍:“他昨晚非要我戴套。”

而他重复这句话的时候,旁边的张新杰冷哼了一声。

韩文清话音才落,我就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了,而回过神的我也有了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感:谢天谢地!我的马克杯里没水了,要不然我现在绝对会控制不住地喷韩文清一脸,而我媳妇也将在今晚接到关于我光荣殉职的讣告。

“……然后呢?”我竭力地控制着双手不要颤抖,把还拿在手里的马克杯放了回去。

“早上出紧急任务的时候他还拒绝进行精神链接。”

“不是,这两件事有联系吗?”他的话题太跳跃了,我完全没有搞懂。

“有啊,他就是在生昨晚的气。”也许是对张新杰先前的回应,韩文清说完这句也冷哼了一声。

“你讲点道理,”张新杰没忍住,他皱着眉为自己辩解道:“今天早上那种情况我没有办法跟你建立连接!你——”

为了防止这两人无视我的存在大吵起来,我又砸了一下桌子,强行打断了张新杰接下来针对韩文清的指责:“闭嘴!”

张新杰看着我无声地张张嘴,然后悻悻地坐了回去,把头转向一边不说话了。也许是因为自己的向导被别人凶了,出于保护本能,韩文清阴着脸瞪了我一眼。

——草,你还敢瞪我!你这么宝贝你的向导你倒是不要跟他吵架啊!娘的!你们哨兵(除了我老婆)都是狗吧!!

不行,不行,平心静气,平心静气,为了老婆孩子和多加两份香菇的黄焖鸡,闵弘毅,你要冷静,冷静。

“咳咳,”我清了清嗓子,将话题掰回了正轨:“今早你俩出了什么任务?”

哪知道,我这句话问出去,居然冷了场。

——一直翘着二郎腿的韩文清换了条腿,看上去根本不打算说话,而张新杰深情凝视着我办公桌旁边的那盆绿植,也是一副赌气不开口的表情。

我对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不想说的话,就请你们直接去训练场里打一架。”

“……也没什么。”张新杰盯着那盆绿植,八分敷衍两分随意地说:“金店抢劫案,被警部堵在店里的劫匪劫持了四个店员,其中一个是孕妇,我去和她交换人质了。当时刀架在我脖子上,出于对自身安全考虑,我才拒绝了建立精神链接的要求。”

“这不是很正常的要求吗?”听完张新杰的描述,我愣是没有想到这其中究竟有什么可以生气的点,于是我转向韩文清开始跟他讲道理:“在威胁到向导自身生命安全的情况下,拒绝与搭档建立精神链接是很正常的事情,《北塔日常工作守则》里面有写。”

韩文清乜我一眼:“我知道。”

“那你到底在生气什么?!”我想把我的办公桌掀到他脸上,真的。

“他不仅拒绝建立连接,还靠在那个劫匪身上。”韩文清说。

“……哈?”我懵了。

“韩文清,你讲点道理,当时刀架在我的脖子上。”张新杰转了过来。

“你靠在他身上。”韩文清不甘示弱地顶回去。

“我脖子上架着刀!”

“你就是靠在他身上!”

“那是因为我屁股痛我站不稳!”张新杰忍无可忍地大吼了一声,“我靠一下怎么了!!”

万籁俱寂。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涨红了脸的张新杰,一时间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接话才好,韩文清显然也没想到张新杰会突然爆发,说出了如此劲爆的发言,此时此刻他也是一脸讶异,瞠目结舌。

办公室里死寂了足足有半分钟,我看着脸色又红又白的两人,硬着头皮地打破了僵局:“……老、老韩啊,你、你这、这得回去练练技术啊。”

“咳,”回过神的韩文清假意地干咳了一声,说道:“第、第一次嘛,不是很正常的吗?”

我的天,北塔著名的明星哨兵韩文清聚聚结巴了,这绝对是今年最劲爆的大新闻!

……等一下?第一次???

“不、不是,你给我等等??第一次???”我觉得我的世界观受到了冲击,我看看已经羞愤到耳朵尖都开始发红的张新杰,又看看气势明明都已经弱了下来却还是硬撑着猛男形象的韩文清,根本不敢相信我刚刚听见了什么:“你俩昨晚是第一次????”

“对啊,怎么了?”韩文清特别不耐烦地又瞪了我一眼。

卧 槽。

北塔里连续四年的明星搭档,无数哨向新人憧憬的楷模,少有的三能力者组合,今天告诉我他们昨晚才完成了人生中第一次的生命大和谐???

震 撼 我 妈。

——求生欲告诉我,我不应该对此刨根问底,但是我的好奇心一刀把求生欲捅死了,并且疯狂地在我的脑海里上蹿下跳地想要知道其中的内情。

“拒绝婚前性行为,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面对我的好奇心,张新杰一脸正直地如此问答道,韩文清也在旁边点了点头,正气凛然,不吐不茹。

……对不起,和搭档见面第二天就直接全垒打是我的错!!!

我情不自禁地捂住了脸,并且深刻地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活不到下班了。





【没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