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真相

1940浏览    588参与
无用良品
盲人摸象的故事里,通常被忽略的...

盲人摸象的故事里,通常被忽略的一点是,每个人的描述都正确无误。费伊无法理解、或许永远也不可能理解的是,在许多虚假的自我背后,并没有隐藏着一个真实的自我。事实上,遮蔽一个真实自我的是许多同样真实的自我。对,她是那个顺从、羞怯、刻苦的学生。对,她是那个惊惶、害怕的孩子。对,她是那个大胆、冲动的诱惑者。对,她是妻子和母亲。她还有许多其他的身份。她坚信其中只有一个是真实的,这就掩盖了更大的真相,而那就是盲人摸象公案的关键所在:重点不在于他们是盲人,而是他们停止得太快,因此永远也不可能知道还有更大的真相需要把握

对费伊来说,更大的真相,像房梁支撑起一幢房屋似的支撑起了她生命中每一个重要环节的事实是:...

盲人摸象的故事里,通常被忽略的一点是,每个人的描述都正确无误。费伊无法理解、或许永远也不可能理解的是,在许多虚假的自我背后,并没有隐藏着一个真实的自我。事实上,遮蔽一个真实自我的是许多同样真实的自我。对,她是那个顺从、羞怯、刻苦的学生。对,她是那个惊惶、害怕的孩子。对,她是那个大胆、冲动的诱惑者。对,她是妻子和母亲。她还有许多其他的身份。她坚信其中只有一个是真实的,这就掩盖了更大的真相,而那就是盲人摸象公案的关键所在:重点不在于他们是盲人,而是他们停止得太快,因此永远也不可能知道还有更大的真相需要把握

对费伊来说,更大的真相,像房梁支撑起一幢房屋似的支撑起了她生命中每一个重要环节的事实是:她总是在逃跑。她总是在惊慌失措地逃跑,为了躲避耻辱而逃离艾奥瓦,为了逃离芝加哥而投向婚姻,她将逃离家庭,最终会逃离这个国家。她越是相信只存在一个真实的自我,就越是要逃离现状去寻找它。就像一个人困在流沙中,越是挣扎就陷得越深。

苏岩律

他们说,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但他们说的,仅是他们说而已

今天晚上,群里被同学疯狂刷屏,然后我得知了雪莉离世的消息

不混韩圈,没有深入了解过,只在微博上看过她的偏向负面的报道,由她带出的穿衣风格等等 也看到过网友的谩骂,但也有不为少数尊重她、支持她的声音

太年轻的生命离去了,不知为何换来的却是我眼里的另一场“网友的自我炒作” 我的身边突然涌现出了一大堆的关心者 那些网友冠冕堂皇,顶着帽子,在网络上义愤填膺地谴责着他们眼中的“施暴者”—那些曾网络暴力过雪莉的人 可是谁知道他们曾究竟是不是“施暴者”中的一员

我并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眼界太过于狭隘,我看到的那些一条条单一重复着的“一个人去世之后所有人都开始爱他”之类的言论,对我而言就是网友随手复制粘贴...

今天晚上,群里被同学疯狂刷屏,然后我得知了雪莉离世的消息

不混韩圈,没有深入了解过,只在微博上看过她的偏向负面的报道,由她带出的穿衣风格等等 也看到过网友的谩骂,但也有不为少数尊重她、支持她的声音

太年轻的生命离去了,不知为何换来的却是我眼里的另一场“网友的自我炒作” 我的身边突然涌现出了一大堆的关心者 那些网友冠冕堂皇,顶着帽子,在网络上义愤填膺地谴责着他们眼中的“施暴者”—那些曾网络暴力过雪莉的人 可是谁知道他们曾究竟是不是“施暴者”中的一员

我并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眼界太过于狭隘,我看到的那些一条条单一重复着的“一个人去世之后所有人都开始爱他”之类的言论,对我而言就是网友随手复制粘贴已表示自己融入这个实事圈子的垃圾留言 我知道这样说或许太过绝对 当我第一遍看到这类留言,我觉得或许有一丝道理 但当我发现评论、转发被大片的类似信息给覆盖,在我的自然生理反应与后天判断的共同判断下,我感到了厌恶 正如那些人所说,你们现在是爱她了,之前你们在哪儿呢”

我根本就不知道我们是否有资格去评价那些“施暴者”,大家各自眼中不同的“凶手”,我不知道我们是否有资格就这样片面地指认、片面地评价不论是不是网络暴力中的任何一人的生活

我感到的更多是大家无谓的跟风、掺和其中 信息飞速更新的当代社会,除了那些真正对你生命中产生影响的人,你又会去铭记而关注谁 几周、几个月、几年、几十年后,在没有新消息爆出的环境下,当大家过度啃完了这块瓜之后 现在这群簇拥在西瓜周围,分享果实的众人还会留下几个 不乏会有一群人只是掺和一脚、凑个热闹、复制粘贴自己的感受、虚伪掩藏自己参与其中罢了

我不知道事件的真相,也不想让这篇文字对别人产生影响 没有刻意用酸溜溜的方式、批判的眼光去看待这个社会 只想像那些总归存在、真实抒发自己内心情感的人一样 且希望他们不占少数

易桥川
远方无垠

历史上没有真相

微信公众号:远方无垠


很多学者都自称会告诉我们历史的真相,也总是说历史有真相或者是趋于真相。但实际上历史老师更应该告诉学生一个实实在在的道理,而不是真相。因为历史的真相我们已经无从考证。
 史学家、历史老师总是会拼命的告诉学生历史的真相,但历史的真相到底是怎么来的?是读书。他们认为自己读的书比别人多,所以就能告诉别人历史的真相。可事实是不论历史事件,还是历史人物,都一定有记载失实的。 “司马光砸缸”,这是小学课本上就有的内容,人尽皆知,说是司马光机智过人,在紧急情况之下能够想到砸缸救人的办法。北大历史学系教授赵冬梅老师研究司马光好些年了,几年...



微信公众号:远方无垠






很多学者都自称会告诉我们历史的真相,也总是说历史有真相或者是趋于真相。但实际上历史老师更应该告诉学生一个实实在在的道理,而不是真相。因为历史的真相我们已经无从考证。
 史学家、历史老师总是会拼命的告诉学生历史的真相,但历史的真相到底是怎么来的?是读书。他们认为自己读的书比别人多,所以就能告诉别人历史的真相。可事实是不论历史事件,还是历史人物,都一定有记载失实的。 “司马光砸缸”,这是小学课本上就有的内容,人尽皆知,说是司马光机智过人,在紧急情况之下能够想到砸缸救人的办法。北大历史学系教授赵冬梅老师研究司马光好些年了,几年前上《百家讲坛》的时候还特别讲过司马光的历史。后来有人问她司马光砸缸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她说是真的,因为《宋史·司马光传》上有记载:“光生七岁凛然如成人,群儿戏于庭,一儿登瓮,足跌没水中,众皆弃之,光持石击瓮破之,水迸,儿得救。”这记载有问题吗?有问题。 这里说的是瓮,不是缸。 



司马光那个年代有缸吗?那个时候能烧制缸吗?宋代的时候器物制造技术有限,还烧不了缸。缸不是瓮,瓮的烧制方式比缸要简单,所以从战国到汉代的时候大瓮随处可见。为什么缸不好烧制,瓮却好烧?这是取决于陶瓷的应力。瓮是收口的,烧的时候应力没法释放,所以能够保持住造型。缸是敞口的,陶土一烧,应力释放,就会开裂或者变形,根本烧不成。这是器物学的常识。
 所以,我们常见的水缸既不是陶器的,也不是瓷器的,是一种叫石器的特殊瓷器。要想烧制这样的瓷器温度条件要求非常高,宋代的技术是根本做不到的。我们今天看到的瓷缸是从明代才开始有的。 考古有记载, 明朝中期时候烧造的龙缸全部都碎了,现在景德镇出土的大缸都是修复拼接的,并且体积容量根本不可能淹死一个7岁左右的孩子。 



按照我们今天7岁小孩儿的人均身高,差不多是一米二上下,古代人营养不好,身高可能还低一些,所以大概也就是一米一左右。但是现在考古看到的最早期的缸,深度几乎没有超过九十厘米的。所以,我们只能自己意会“司马光砸缸”这个故事的真伪了。
 不过也可以想一下,宋时期的缸,即瓮,有没有可能淹死一个孩子?瓮确实是有可能的,比如栽跟斗掉进去,“一儿登瓮”,推测应该就是脚踩在瓮的边缘上,脚下打滑掉进去了。但理论上讲是不太可能像倒栽葱一样掉进去的。 但是这些都不算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典故里蕴含的道理。 史书都是后人修编的,尤其唐朝之后的史书都是官方修编。比如《宋史》就是元朝的时候才编的。据说一开始修编历史,元朝的皇帝总是不满意,所以一直在拖延,到了元末,《宋史》才算是修编完成。但这个时候已经是至正年间,也就是公元1345年。司马光出生是在北宋,他7岁的时候,距离1345年已经是过了三百多年了。要是三百多年前的事全部都是真的,那不就相当于说今天看到的清朝历史也全部都是真的了。 



史书上的记载不一定都是准确的,司马光这个事情也不一定真的就发生过。也有可能确实有这样的一个事情,但是未必是发生在司马光的身上。
 在历史上司马光的正面评价很高,史书上谈到司马光几乎都是溢美之言,“七岁凛然如成人”这话就属于溢美之言。比如我们今天看到的7岁孩子,要是说这个孩子跟小大人一样的,说话十分老成。这基本上也就是一个短暂的感觉而已,毕竟你要是跟这个孩子按照完全成人化的方式聊天,他肯定是没法应付的。而在古代,其实也一样。
还有很多关于司马光的故事。比如说司马光为了编写《资治通鉴》,非常珍惜时间,他每天睡警枕。所谓的警枕就是锯一节圆木,两头都挂上铃铛,头枕在上面睡觉,睡的沉了,头稍微一动铃铛就会响,人就醒了,然后又赶紧干活。这个故事到底是不是真的呢?我们也没法求证,但它说明的是司马光很珍惜时间。 那司马光砸缸这个事情又是想说明什么呢?说明司马光从小就有很强的逆向思维能力。大多数人都是顺向思维,人掉进缸里想着的都是怎么捞出来,但是司马光看捞不出来,就立马想到把缸砸破。他用逆向思维,在生命和财产之间选择了生命。 对于历史上的人物我们基本都做了归类,这种归类都是脸谱化的。史籍上看到的司马光全是正传,是个好人,那就要把各种优秀的品质堆叠在这个人物身上。相反地,还有奸臣传,这些就是坏蛋,所以就要把坏事往他们身上堆,证明这个人是坏人。 



比如唐朝时间的酷吏来俊臣,关于他的最早的文字记录是在《朝野佥载》里。“朝野佥载”意思就是把朝廷跟民间的事情全部都记录下来。这本笔记小说里面几乎都是关于鬼狐的故事,但这本原书并没有被留存下来。第一次把它记录下来的是宋初的《太平广记》,但是宋代的版本在今天也找不到了,现在可以看到的最早的版本是明嘉靖版本。而这个时候距离来俊臣生活的年代已经过去了八百多年。
 古籍版本在增补修订的时候,每一个编者都可以进行删减、修订,也没人能管的着。如今的出版业也是一样的,一本书经常修改,再版的时候多半都会有增减。要是时局有变化,还可能会修改某些内容。 所以,八百多年前的一个版本,根本不知道到底增减了多少内容,所以里面记载的事情会是真的吗?何况那是当时朝廷的一个笔记小说。跟我们现在的电视剧一样,能用它来证明历史吗? 



读历史的时候,我们并不需要在乎这个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比如说成语“凿壁偷光”,这故事是出自古籍。但是到底有没有这些事情呢?“凿壁偷光”我觉得有点不靠谱,古时候的灯火本来就很暗了,再想着隔墙挖个洞借光看书,这怕是眼睛要看瞎了。但是“凿壁偷光”说的是古时候人的苦读精神,我们并不需要去在乎这个事情的真伪。
 现在喜欢读历史的人更多了,这是好事。正史一共有二十四史,现在是二十五史,要是算上清史,有二十六史了,再加上民国史,了解历史是很不错的。但要想完全了解历史,野史也得看,其他的像是笔记小说也不能错过。我们要去看的其实就是这当中存在的道理,而不是事情本身的真伪。 以前的学者基本上都是考据派,都是依靠书籍之间的关系来证实历史的存在。“乾嘉学派”以后,西方观念开始慢慢的进入到中国,这就是考古。其实在宋代的时候就有“考古”这个名词了。只不过宋代的考古更多的还是考据。 如今我们的考古,是西方考古学的方式,就是以物证史,也就是说要想证明某个事情就必须要有实实在在的物件存在,要不就没办法证实。 



前人走过的路,要是不多加小心,我们就可能在前人栽跟头的地方继续栽跟头,所以,有史观的人眼界是比较宽的。历史就是让你看的更远,你回过头能够看到多远,你脚下的路就能走多远。
 不过每个人对于历史的看法是不一样的。有的人琢磨一辈子就想知道历史的真相。但这其实也是一个歧途。因为任何人都没有能力来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历史,不管他多么努力认真。因为这是由历史跟时代文化来决定的,不是个人的努力可以决定的。 有的人会认为我多读点书,多找点证据,就能够从多个角度去寻找到历史的真相。但是,历史的大真实确实有,小真实就很难保证了。因为历代编史书的人一定都有自己的价值观,史官们编史书还一定要得到朝廷的认可。比如说《辽史》,宋朝人想要修史,但是修订了两回都没成,主要是觉得被辽国欺负的厉害,不能把他们往好了说,最后就没修成。到后来还是元朝人把《辽史》跟《宋史》一起修订出来的。而元朝跟辽朝之间隔了几百年,再加上一些偏见,《辽史》至今都被认为是讹误最多的正史。
 
那么现在对中古史应该怎么判断?总体的方向应该是,中国历史的总体趋势是真实的,但是具体到个人身上的事情就难说了。比如武则天,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每个历史朝代对她的认知都是不一样的,这是因为史观不一样。 如今对社会学进行分层的时候,我们是把文学跟史学归到一类,司马迁的《史记》、司马光的《资治通鉴》都含有大量的文学描写,所以我们常说文史不分家。
 如果具备有史观,就算是看历史小说或者古典文学作品甚至是电视剧,也会有一些新的体会。
权哥说-社群新零售
情感轮回
萤火虫
金阳1965
未名生活旭
明天举国唯一醒着的那个城市令人...

明天举国唯一醒着的那个城市令人忧心忡忡,近百天来,他们的坚持不仅承担着权柄者的冷漠和愚蠢,还十分不幸地承担着许多北方同宗的生理式爱国者的愤怒。8月31日,当今世界最不善于反省和沟通的政府大概率采取行动铲除异己,尽管毫不在乎,世界在注视,历史会裁决。

明天举国唯一醒着的那个城市令人忧心忡忡,近百天来,他们的坚持不仅承担着权柄者的冷漠和愚蠢,还十分不幸地承担着许多北方同宗的生理式爱国者的愤怒。8月31日,当今世界最不善于反省和沟通的政府大概率采取行动铲除异己,尽管毫不在乎,世界在注视,历史会裁决。

洛神赋

感慨万千,原来我们接受的教育都是放低自我,可是那些富豪们教育下一代却学习抬高自我。
原来小说里的上流社会是这样的。
来自于普通家庭的我们无法接触到,但还是幻想过。
但是这部剧为了们掀开了上流社会的冰山一角。
感谢这部剧。
强烈安利——《年轻的教宗》!

感慨万千,原来我们接受的教育都是放低自我,可是那些富豪们教育下一代却学习抬高自我。
原来小说里的上流社会是这样的。
来自于普通家庭的我们无法接触到,但还是幻想过。
但是这部剧为了们掀开了上流社会的冰山一角。
感谢这部剧。
强烈安利——《年轻的教宗》!

三石

【笛花】寻花(十)故人

剧透严重的一章


四顾门重现江湖之事,传遍武林。唯有一人不大欢喜,李莲花拥着薄被,横卧在躺椅上晒太阳,本是轻松自在的事,他却略有愁容:一则是因此前笛飞声的一番举动,二则是他被傅衡阳列入医师一职,三则便是小青峰上避无可避地故人相见。

应付了三个难缠的白云派弟子以后,李莲花又遇上了更加难缠的傅衡阳,他本想出去散散步,未曾想竟然遇到了旧日红颜知己——苏婉娩。


乔婉娩本是前来祭奠李相夷,却不曾想瞧见了熟悉的面容。突然之间,她脸色苍白,呼吸急促,双目直直的盯着那人,神情似惊似喜、似悲似怨,竟是复杂至极。她站在那里站了很久,牢牢盯了他半晌。

“相夷……”

李莲花也是一怔,点了点头,对她微微...

剧透严重的一章


四顾门重现江湖之事,传遍武林。唯有一人不大欢喜,李莲花拥着薄被,横卧在躺椅上晒太阳,本是轻松自在的事,他却略有愁容:一则是因此前笛飞声的一番举动,二则是他被傅衡阳列入医师一职,三则便是小青峰上避无可避地故人相见。

应付了三个难缠的白云派弟子以后,李莲花又遇上了更加难缠的傅衡阳,他本想出去散散步,未曾想竟然遇到了旧日红颜知己——苏婉娩。


乔婉娩本是前来祭奠李相夷,却不曾想瞧见了熟悉的面容。突然之间,她脸色苍白,呼吸急促,双目直直的盯着那人,神情似惊似喜、似悲似怨,竟是复杂至极。她站在那里站了很久,牢牢盯了他半晌。

“相夷……”

李莲花也是一怔,点了点头,对她微微一笑,笑容温和真挚,别无半分勉强。

“那日跌下海以后……”

“不必说了!”

“……我飘上了岸,病了四年……四年之后,江湖早已大变,你随紫衿到苗疆大战蛊王,四顾门风流云散,我……突然想通了很多事。”

“你骗了我,你骗了我……”

“李相夷真的已经死了,我不骗你,那个颐指气使不可一世的……”

“那个颐指气使不可一世的孩子!是的我知道那时他只不过是个孩子!我知道相夷不懂事不成熟,我知道他会伤人的心,可是……可是我……可是我已经喜欢了……你怎能骗我说他已经死了……你怎能骗我说他已经死了……”

“你以为,经过了十年之久,李相夷还能从这坟墓里复生吗?”

“你如果不骗我说他已经死了,我不会嫁给紫衿。”

“苏姑娘,肖大侠待你情深义重,你爱他,所以嫁给了他,不是么?”

“不…不,相夷,我与紫衿尚未…”乔婉娩木然看着他,眼泪滑落了满脸。

“我已与他人有了白首之约。”

她突然全身颤抖,跌坐于地,牙齿咯咯打战,不知所措到无法控制自己。过了半晌,她犹如伤兽般痛楚地问道:“相夷你……”

李莲花眼色温柔的看着她,他却并没有过来扶她,也没有走近,带着平静且心情愉快的微笑。

“恨过。有几年什么人都恨。但现在我只怕肖紫衿和乔婉娩不能不离不弃,白头偕老。”

说罢,李莲花决绝地转身离开,而泪如雨下的乔婉娩并未看到李莲花面上一闪而过的落寞,他并非她的良人,虽然受损经脉可以医治,但十年真的太久,他们已经再也回不去了……


一连几日,吉祥纹莲花楼大门紧闭,李莲花闭门不见客,连方多病大闹一场也没能让他打开房门,气得方公子七窍生烟,甚至发了狠话要与他绝交。

而李莲花却细细思索了几日有关角丽谯、鱼龙牛马帮的线索,连夜带着莲花楼下山寻找线索去了。


“是谁?到底是谁?”角丽谯嘶声裂肺地怒吼道,因怨恨与不甘让她娇媚艳丽的面容异常扭曲,屋子中到处都是被她摔碎之物。

然而她还在不甘心地怒吼,最后她竟然气得喷出一口血来,缓缓跌落在地,不断喃喃重复道:“是谁?究竟是谁?”

屋外侍候的婢女仆役都吓得噤若寒蝉,大气不敢出一下,就怕与笛盟主大吵一架之后的角大帮主将怒气发泄到自己身上。


“嗯…啊…你个死鬼,慢一点…别被人发现了,嗯…你没瞧见角帮主近日心情不好?连贴身侍婢都杀了好几人?…”

“好妹妹,你让我怎么慢下来,我可是想死你了。恨不得死在你怀里。”

“哼,满口假话。你若是想我,怎么会这么久才来看我?我可不信。”

“是真的想你。这个月我都执行帮主的人物,跟踪笛盟主。我不敢说自己武功如何,但跟踪偷袭的轻功怎也算得上江湖前十啊…”

“尽是吹牛,嗯…嗯…那你可知为何笛盟主刚刚回来,帮主就大发脾气?”

“这…”

“还说你职位不低,什么都知道,哼,骗人…下次…别…嗯…”

“好妹妹,心肝儿,我说,我说还不行嘛。听说帮主从苗疆弄到了情人蛊,好像是只要服下此药之人,会死心塌地爱上第一个与其有肌肤之亲的人。”

“你的意思是说帮主给笛盟主下了…”

“嘘,此事不可声张。”


DEN DEN是只黑废柴

真相总在看不到的地方😲谁能想到最后卖的竟然是这个⁉️

真相总在看不到的地方😲谁能想到最后卖的竟然是这个⁉️

无用良品

TRUTH 真相

选自《米沃什词典》切斯瓦夫·米沃什

尽管人们攻击有关真相的种种概念,尽管人们再也不相信那种对过去的客观发现的可能性,但大家还在继续热情地写作回忆录,想揭示事情的真相。这迫切的需要是一种证据,表明我们的叙述是基于所谓的事实,而不是屈从于变动不居的观点。

大家都知道,同一个事实在两位目击者眼里并不相同,但一个诚实的编年史家自信他的描述千真万确。在此,他的诚意起到了决定性作用,我们应该尊重这一点,即使他违背了自己的意愿,为自己的兴致塑造了事实。

更改事实,从而粉饰过去,或掩饰丑陋,这是使观点受到歪曲的最常见的原因。我们常常为故事讲述者的盲目感到惊讶,他自己是意识不到这一点的。一个...

选自《米沃什词典》切斯瓦夫·米沃什

尽管人们攻击有关真相的种种概念,尽管人们再也不相信那种对过去的客观发现的可能性,但大家还在继续热情地写作回忆录,想揭示事情的真相。这迫切的需要是一种证据,表明我们的叙述是基于所谓的事实,而不是屈从于变动不居的观点。

大家都知道,同一个事实在两位目击者眼里并不相同,但一个诚实的编年史家自信他的描述千真万确。在此,他的诚意起到了决定性作用,我们应该尊重这一点,即使他违背了自己的意愿,为自己的兴致塑造了事实。

更改事实,从而粉饰过去,或掩饰丑陋,这是使观点受到歪曲的最常见的原因。我们常常为故事讲述者的盲目感到惊讶,他自己是意识不到这一点的。一个经典的例子就是让-雅克·卢梭的《忏悔录》。最不可信的是政治家的回忆录,因为他们撒谎太多,所以我们很难相信他们的诚意。

当我谈论自己所亲身经历的20世纪时,我力图做到诚实。在这方面帮助我的,是我的过错,而不是我的美德。对我而言,这一直就很难选择。我很难宣称自己属于某一方,或者顽固地坚持自己的观点。由于我顺从自己在与同时代人的关系中常像个局外人的这样一种状况,我力图凭直觉去了解对方的理由。如果我具有合作精神,我会取得更大的成功。

由此可以推论出:当人们希望宣布某些明确无误的道德判断时,其精神会遭遇相当的困难。

即使各种各样的人演绎出各不相同的人生形态,我们仍努力想要了解人生的真相。我们彼此分隔着,但与此同时,我们每个人都是中介,被一种我们不太了解的力量驱使着。那种力量就像一条大河的水流。经过它,我们就会变得彼此相似,就会拥有共同的风格和模样。我们自己的真实形象会使我们想到马赛克,组成这马赛克的是一些具有不同的价值和色彩的小石子

一心•幸福伙伴圈

萨古鲁《幸福的三个真相》让你的身体、头脑、能量支持你实现快乐生活

作者:一心•幸福伙伴圈
正版购买链接 https://weidian.com/item.html?itemID=1965069751938627756948&spider_token=81ae

《幸福的三个真相》是印度瑜伽大师萨古鲁最震撼人心的作品。本书从身体、头脑、能量、自我这三个基本层面入手,介绍了一些简单的让生命重新闪耀活力的方法。其中包括:对待食物、睡眠,从瑜伽体式到心理态度,直至关于生命的启迪。

瑜懒懒和她的圣诞树

一个人在社会的处境绝大部分由环境和天分造就。

大环境即时代,小环境即家庭。

天分是跟随生命而来的。

与个人努力的程度关系不大,约占5%吧。

一个人在社会的处境绝大部分由环境和天分造就。

大环境即时代,小环境即家庭。

天分是跟随生命而来的。

与个人努力的程度关系不大,约占5%吧。

无用良品

后真相时代:情绪比真相更大,情绪决定真相

qiangqiang三人行  来自:凤凰网

(视频)20161230期 名人八卦就是八大样,换汤不换药

核心提要:如今名人八卦就是这个时代的样板戏,聊来聊去就是那八大样,实际上是何其贫乏和单调,内容都是换汤不换药。


你以为我们过去是活在一个大家彼此没有那么多共同事情的世界,今天好像比较共同一点。不一定,我觉得有时候是反过来的。因为过去我们曾是一个大众传媒主导的世界,所有人都会看央台、都看《新闻联播》;在h k大家都看T VB、看报纸,就算报纸报道东西差不多,或者就算立场不一样,这份报几十万,那份报几十万,还是有几十万人在看一样的东西。

但今天大...

qiangqiang三人行  来自:凤凰网

(视频)20161230期 名人八卦就是八大样,换汤不换药

核心提要:如今名人八卦就是这个时代的样板戏,聊来聊去就是那八大样,实际上是何其贫乏和单调,内容都是换汤不换药。


你以为我们过去是活在一个大家彼此没有那么多共同事情的世界,今天好像比较共同一点。不一定,我觉得有时候是反过来的。因为过去我们曾是一个大众传媒主导的世界,所有人都会看央台、都看《新闻联播》;在h k大家都看T VB、看报纸,就算报纸报道东西差不多,或者就算立场不一样,这份报几十万,那份报几十万,还是有几十万人在看一样的东西。

但今天大家是用朋友圈,是用网络社交软件看东西,我们反而是裂开了,我们所有信息来源不一样所以在美国,有人坚信希拉里参与了儿童买卖的事,那是他们的圈子;另一边坚信3K党全是特朗普出钱支持的,那是他们看到的事实,两边是老死不相往来

“后真相时代”真相不重要了,为什么?因为真相,我们过去会假设这是个桌子,谁来说它都是个桌子;但今天你在不同的群体、不同的圈子,就很难说这绝对是个桌子

不同的心情决定不同的真相,所以今天反而是更裂开了,更没有共同的东西了。而这时候我反而看到过去有所谓共同东西的好处是什么,举个例子,所谓共同话题,或者我们共同会谈一件事,它对人类是很重要的,它能够形成某种共同的感受、共同的价值观,透过谈这个事情,我们会谈出一个分享,然后久而久之那个事情若够经典,它成为一个范例,那个范例包含的教训是疼传下去的。比如当老师的人对这个会特别敏感,就是上课教书,你要跟学生讲一件事,常常要举例子,你举什么例子呢?举一个你认为是大家都知道的,而且那个事情表达的教训或什么东西也是大家模模糊糊能知道,你才能拿来举例,对不对?但今天教书最难的是什么?就是例子不好找。一来有代沟问题,这个岁数的人你认为大家都该知道的,对年轻人来讲不一定,而年轻人是不是表示同样都是年轻人?是不是都知道一件事?也都不一定。就整个社会是裂开了,所以今天上课例子是不好举的,就是因为我们社会没有多少事例能够把我们连接起来

比如像王宝强这种八卦事件,我常常讲八卦事件其实是很好的道德教育,就因为大家在谈的时候,我们再次集体的去肯定了我们大家都讨厌所谓小三、家庭制度是要维护、一夫一妻制是正确的、一个人为了钱去怎么样那是错的。我们透过集体的八卦来再次肯定我们集体都相信的一种道德观念


过去老师给我们讲历史都是螺旋性左右轮回,但螺旋的是上升式发展。我一直记得一个词叫“原始工,铲注意”,说比如人类是猿猴的时候就是母系氏族,但早晚有一天咱们得走到高级的工,铲注意。我今天看也可能不会上升,就是原地打转。

就像圈子、互联网、社交媒体,不同圈子之间可以完全拉黑,没有共同语言的,甚至没有共同认定的事实,就像文道说这个所谓“后真相时代”就连对于事实真相的认知,圈子都不同了,情感不同了。我们认知不同,未来会不会又回到那种部落型的社会,回到当初那种越来越分离。

还有一个就是“后真相时代”就说情绪代替真相,你注意今天以来文化上的一个趋势,就是把一个明明是灰色的、宽容度很好的事件,非要说成是黑白分明、水火不容的事件,这样就能得到最大的叫好和流量。远的如特朗普,近的如很多微信公众号的写法,你知道几百万人受这种文风的影响。而且这吻合了网络上这种要不就打.死.你,要不就捧.死.你。人们越来越喜欢这种非黑既白你死我活。这都让我感觉到要回去,它不是走向一个更文明、更宽容、更慈悲的未来。

梁文道:这个我很难讲降低是不是原地打转,是不是回到过去,我只觉得因为我很久以前在说我们社会的部落化。但部落化是否表示就是一个必然的趋势这么下去,也不一定就等于很多人未来的讯息来源肯定都是脸书的群体,微信的群体。


节选

窦文涛:又是一年即将过去,你是不是现在觉得时间飞一样,越来越快。

马家辉:这里我最老,年纪越大,时间过的越快。不仅快慢,你看时间的坐标不一样,可能我心态比较老,50岁以前心里还想看还有什么要做,过了50岁好像后面的时间没有了,是个总结的时候了,把50多岁以前没有做的事情像写小说也好,有机会拍电影、编剧什么,都想把事情了了,这种心态。

窦文涛:文道呢,你觉得2016年。

梁文道:没有。我觉得刚才家辉说那个很有意思,因为你看,50岁前想的是我未来还要做什么,50岁之后想的就是把之前没做的东西做个结尾,把它做出来,其实最后的结局是一样的,都是做了些什么。

只不过50岁以前你是觉得我还有很多东西要做,但真正做出来可能是50岁后。比如家辉写小说,我听他说了十几年了,然后到了什么时候写?就50岁这时候写出来了。

窦文涛:终于虎头蛇尾的写完了《龙头凤尾》。

梁文道:所以很奇特,可能你这辈子一直想做的东西,说不定就是到你开始感觉要替自己收一收尾的时候才能做的出来。

窦文涛:那你们还都是有追求的人,我没有觉得我这辈子想做什么,我就希望我能够过的那个,快活。

梁文道:你过了50了吗?

马家辉:明年。

梁文道:你可能过了50想法会不一样。 

窦文涛:那天陈丹青老师不是来吗,以一个过来人的语气跟我传经,说你现在千万不用担心,你40多岁的时候身体会过一个坎,会种种不适应,所谓中年危机,他说一过50马上身体能好十年,跟年轻人一样。

梁文道:他也是这么跟我说的。

窦文涛:所以你看他现在那个秃头还是锃光瓦亮,还有第二春,所以咱们还是对2017有希望。但是我是没心没肺的,我现在发现天天做节目的人是没有记忆的人。

梁文道:对。

窦文涛:这个有意思吧,我的很多朋友都发现我这点很奇怪。

梁文道:没错,我完全赞同。

窦文涛:就比如说文涛你们录完了待会儿吃晚饭去吧,说刚才你们说什么了?我想5分钟我才能想起来,有时候就想不起来,完全就是空白。后来他们讲天天做新闻的人,就犹如今天信息量越大,你上网,你看得越多,你忘的越快

梁文道:你说的我完全同意。像我做介绍书相关的,我差不多每年都会收到一些邀请说来讲一讲今年看了什么书,今年推荐哪些书。过去6、7年我全部都拒绝掉,推掉所有这些活动,为什么?因为我想不起来,我真的想不起来。

因为,第一,我看书的话那是古今中外尽量杂着看,有时候去年看的书,我会忘记这是去年的书,太容易了。包括做时事评论,叫你年度总结,我是要花好一番工夫来想出来,我觉得这太花时间了,所以我现在比如今天要来总结,我是不知道怎么总结的,我会忘记。

窦文涛:所以有时候记者采访就爱问:今年的节目里边,你印象最深的是哪一集?我说就是今天这一集。你就是完全忘记了,而且就连流年,比如一说2016快过去了,回顾一下,我觉得什么都想不起来,好像是发生了很多。

咱从情绪上讲,我觉得2016好像在跟人情绪上比平常的年份,就是惊涛骇浪的一年。

马家辉:你说情绪,还是你的经历? 

窦文涛:当然跟经历有关,但实际上引起来的这个情绪上。比如说某一年,我记得过的特点背,就头头碰到黑,我有印象。但是你说那年流行过什么,发生了什么,我需要提醒。所以我可以给你们提醒一下,有时候看见一些信息,也许能够勾勒出来你2016年的记忆,你可以看看。

你看这是《新周刊》评出来的年度汉字“刷”,说人人都是“刷”一代,刷微博、刷微信、刷淘宝、刷外卖、刷网剧、刷直播、刷票房、刷流量,我刷故我在,这是他的一个年度汉字。然后再看下边,这是刷屏,现在就是全民刷。

然后你再看,这个2016年有人词典里出来一个概念叫“后真相时代”。“后真相时代”特点是什么呢?人们认为情绪比真相更大,甚至情绪决定真相

然后你再看下边,这个是宝宝“宝宝心里苦”。

再看,这都是今年发生的事,记得吗?今年玩过一种抓妖怪的手游,人有时候撞书上了。

这个是流行话题,葛优躺,葛优躺,北京瘫,北京蹲,葛优躺。

然后你再看,这个是今年的,papi酱。

梁文道:papi酱不是去年的吗?

窦文涛:在今年出了一些事,跟罗 胖什么1200万投资啊,什么广告卖了2000万啊,papi酱的出路在哪里啊,又被广典,总 J 好像J 戒什么的。

再看,这是思聪少爷,也是网红,这就表示也都是今年的一些流行词。

再看,这是什么你知道吗?想起来吗?傅园慧,洪荒之力。

来看,今年语言上又有一些新的变化,新的革新,今年流行词除了什么“老司机”,还有“全是套路”。

再往下看,这个是今年王健林说出来的:先定一个小目标,先挣一个亿。

马家辉:到这个时候有个工具能够帮助自己,就是微博,有时候真的会忘记,我像文道一样有时候会有些媒体朋友说你总结一下吧,个人的也好,年度看的书、电影都好,都忘记了,就看自己发的微博。

梁文道:等于回顾一年的日记。

马家辉:没错,我今年也是因为要评点、盘点的理由,就重看自己这一年的微博,完全都忘了,我去过这里吗?今年5月真的在合掌村吗?转头就忘了。

你的记忆其实不是忘了,都被其他的记忆来掩盖。因为某些理由把它放在大脑的某个点,然后重新召唤起来也好。所以我今年其中一个有意思的盘点就是台,弯的媒体人找两,岸三,地的人来选年度关键字。还给网民票选,结果出来了,可我觉得比不上我选的那个更准确。

窦文涛:你选的什么?

马家辉:先说他们选出来是什么,专家评选出来是一个“苦”,痛苦的苦,特别在台很痛苦,生活指数、工作不好。然后网民选出来是“变”,变迁的变,改变的变,就是“苦”跟“变”。

窦文涛:这俩字都是年年都可以的。

马家辉:没错。我选的字最好,可是我后来也后悔了,还可以更好,我选的的裂开的裂。

窦文涛:美国也是啊,因为大选造成人员分咧。

梁文道:还有英国脱欧。

(省略文字)

马家辉:我觉得裂或是崩才是最好的。可是没有用啊,曲高和寡,没人投我一票,结果是“变”跟“苦”,都不好。

梁文道:我觉得崩跟裂都很好啊。

不过坦白讲我很少想这种事,因为我真的是一个丧失掉比你还严重,我是那种丧失掉时间感的人,过去这么多年来我是,首先人家跟我说今天礼拜几我是不知道的,因为对我来讲每天都一样。然后今天过年了我也不知道,我是一个所有的大家放假的日子,对我来讲都是正常的轨道继续在走。所以我完全没有这个感觉。

而且我特别不会年度回顾,除非我们是商务要做计划案或者怎么样,要不然我根本没有机会去想这个事。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想,不是我记性不好,只是我觉得所有这些事,今年到底重不重要?今年是怎么回事?这个可能必须要你从什么角度来看,或者再过一段来看。

比如我们今天大部分都不会记得,也许2003年是改变我们全世界人类的一年,但那一年的年底回顾绝对不会回顾到这件事,那是什么事呢?是谷歌创办。很多时候往往是样子,你看不出来那个东西。或者我们今天觉得这事太重要,比如葛优躺太重要,明年就不知道这是什么了

窦文涛:从我这个聊天节目主持人的角度看,也有一种观察,就是所有的都是扯淡,都是语言游戏,甚至我可以说那都是个骗局,一切有所言说是因为无聊。就像我们节目,为什么天天要找个话题出来谈呢?因为无聊,所以你才更要聊。

你知道其实有时候咱们会觉得太多了,人本来没必要讲那么多,可是我现在发现,长达几个小时的人与人之间的聊天,大家在干什么?其实是为了聊而聊。朋友在一起就是要聊天,聊天要拿出一些东西,拿什么东西聊呢?拿吸引人感观的东西聊。什么东西吸引人感观呢?你看“崩”啊,“裂”啊,全在里头了。所以他们讲这个刷刷刷啊,刷屏本身就说明了一个从众的行为

我反而觉得,现在个人空间越来越少,但并不见得是你自己的选择,咱们好像被拉进了一个网里。我觉得过去通讯工具不发达的时候,咱们共同的东西没有今天这么多,比方我自己看的书跟你看的书可能完全不一样。但是现在你看这个刷刷刷,我发现一个现象就是,你今天讲一个话题,朋友之间都看过这篇文章。比如说王朔冯小刚他们恩恩怨怨,什么10万+100万+。其实我讨厌的是俗气,就是桌桌聊的都是这些事,有时候甚至我会觉得有一种替人类屈辱,就是凭什么那些话题有什么了不起的,凭什么我们每个人珍贵的生命,珍贵的时间要充斥在聊一个共同的,例如谁出轨了这些话题,我有时候会觉得不服,你知道吗。

梁文道:但这个我觉得挺重要的,而且我觉得情况跟你讲的相反。你觉得我们过去是活在一个大家彼此没有那么多共同事情的世界,今天好像比较共同一点。不一定,我觉得有时候是反过来的。因为过去我们曾是一个大众传媒主导的世界,所有人都会看央,台、都看新闻LB,在港大家都看T V B、看报纸,就算报纸报道东西差不多,或者就算立场不一样,这份报几十万,那份报几十万,还是有几十万人在看一样的东西。

今天大家是用朋友圈,是用脸书看东西,我们反而是裂开了,我们所有信息来源不一样。所以在美国有人坚信希拉里参与了儿童买卖的事,那是他们的圈子;另一边坚信3K党全是特朗普出钱支持的,那是他们看到的事实,两边是老死不相往来

窦文涛:这就是现在叫“后真相时代”。

梁文道:是啊。真相不重要了,为什么?因为真相,我们过去会假设这是个桌子,谁来说它都是个桌子;但今天你在不同的群体、不同的圈子,就很难说这绝对是个桌子

窦文涛:不同的心情决定不同的真相

梁文道:所以今天反而是更裂开了,更没有共同的东西了。而这个时候我反而看到过去有所谓共同东西的好处是什么?我举个例子,所谓共同话题,或者我们共同都会谈的一件事,它对人类是很重要的,它能够形成某种共同的感受、共同的价值观。透过谈这个事情,我们会谈出一个分享,然后久而久之那个事情若够经典,它成为一个范例,那个范例包含的教训是疼传下去的。比如当老师的人对这个会特,别敏,感,就是上课教书,你要跟学生讲一件事,常常要举例子,你举什么例子呢?举一个你认为是大家都知道的,而且那个事情表达的教训或什么东西也是大家模模糊糊能知道,你才能拿来举例,对不对?但今天教书最难的是什么?就是例子不好找。一来有代沟问题,这个岁数的人你认为大家都该知道的,对年轻人来讲不一定,而年轻人是不是表示同样都是年轻人?是不是都知道一件事?也都不一定。就整个社会是裂开了,所以今天上课例子是不好举的,就是因为我们社会没有多少事例能够把我们连接起来

比如像王宝强这种八卦事件,我常常讲八卦事件其实是很好的道德教育,就因为大家在谈的时候,我们再次集体的去肯定了我们大家都讨厌所谓小三、家庭制度是要维护、一夫一妻制是正确的、一个人为了钱去怎么样那是错的。我们透过集体的八卦来再次肯定我们集体都相信的一种道德观念

窦文涛:所以我说宝宝心里苦啊,我今年有一个发现、有一个感悟就是说,为什么全民名人八卦,名人八卦就是这个时代的样板戏,你觉得无比丰富,我现在觉得这个时代也可以无比贫乏和单调

梁文道:来来去去那几样。

窦文涛:当年全国电影院来来回回放的就是八个样版X拍成的电影,没有别的选择,一遍遍的看,你觉得够贫乏够单调吧?可今天我看这些个风风云云,不是王宝强就是林丹,换汤不换药,就是个样板戏,一年下来你们聊天、充斥着你们精神空间的还是这几大样

马家辉:因为里面太丰富了,因为我们都关心所谓的部落化,你相信什么,爱干什么,你一个部落,他一个部落,老死不往来,不互通。可是要回到你的社会现实,比方说刷刷刷对于谁来说是一个工具,产生什么作用?对于一个农村里的人,有没有钱,家里哪种环境,对他的意义完全不一样了。像刚说什么样板戏,可我认识很多年轻人他们也看这个,可除了这个以外,他们世界开了好多种种知识、种种眼界,完全不必被这些所谓意见LX去主导。甚至他们还是看意见LX的,比如梁文道你讲什么,他在受你影响的同时也可以反驳你。或者因为你,他有他的意见也跟别人来辩论,他的世界就打开了,让他没有孤立的感觉。我觉得在那个年代当然有好的,可以很专注,可以互通一些关系,可是这个世界,大家想法、嗜好什么的太不一样了,以前那种强烈的孤立感其实影响很严重的,对于特别年轻人来说。我那个年代不晓得你们,我十多岁的时候最强烈的感觉这是孤立感,好像我喜欢的文学,喜欢读台,弯的谁谁谁,在周遭没有找到人。当你孤立的时候,对于年轻人来说很容易让你走不下去,放弃了你的路。可是有了网络,没关系,我朋友不喜欢谁谁谁,可我的网友喜欢啊,我们会讨论,他们也给我增长了眼界,让我有能力有意志走下去,有可能走出一条路。

我觉得要从比较弱势的人的眼光来看这个工具。因为坦白讲,我们说看来看去那些样板戏,我们不稀罕,我们还可以去买古董,可以看书,可以看电影,但对于好多人来说没有这种能力、也没有这种机会,也没有那种资源,所以那个就是很好的工具。

窦文涛:不是,就是说现在只能聊这个了,这个就是当代人的精神世界。比如说在某个年代,虔诚的信徒们他们在这里可能在聊耶稣之爱,他们有他们一个聊的东西。我们过去呢可能聊的是向m保证怎么怎么,都有一个经常性的话题。直到现在比我岁数大点的人在这儿一讲,那就是当年洪,J长正如何如何,他有一个模式,老聊这个。但你看今天的人们,我在一些年轻人身上观察到,必须得八卦名人,他们说起名人来就跟说他们邻居一样。跟我特别大的一个距离就是,比如他们讲小S讲蔡康永,很有意思,因为当我讲起成龙的时候,我认为他是离我很远的一个人,你知道吗。但我现在发现很多年轻人对这些综艺节目上的言谈和梗了若指掌,这就是他的交际语言,你如果不聊小S昨天在家做了个什么面膜,你如果是闺蜜,那你可能就没法接话茬,名人就像是他的身边的一个人。

梁文道:天涯若比邻。

窦文涛:咱们在这儿假装操心人类未来,过去老师给我们讲历史都是螺旋性左右轮回,但它是螺旋的上升式发展。我一直记得一个词叫“原始工产注意”,说比如猿猴的时候就是母系氏族,那时候猴们就是“原始工产注意”,但是早晚有一天咱们得走到那个高级的共c注意。我今天看也可能不会上升,就是原地打转

像圈子、互联网、社交媒体,不同圈子之间可以完全拉黑,没有共同语言的,甚至没有共同认定的事实,就像文道说这个所谓“后真相时代”就连对于事实真相的认知,圈子都不同了,情感不同了。我们认知不同,未来会不会又回到那种部落型的社会,回到当初那种越来越分离

梁文道:会啊,我觉得很有可能。

窦文涛:还有一个就是“后真,相时代”就说情绪代替真,相,你注意今天以来文化上的一个趋势,就是把一个明明是灰色的、宽容度很好的事件,非要说成是黑白分明的,水火不容的事件,这样就能得到最大的叫好和流量。远的如特朗普,近的如他们讲的很多微信公众号的写法,几百万的人受这种文风的影响。而且这吻合了网络上这种,要不就打,死,你,要不就捧死,你。就是人们越来越喜欢这种非黑既白,你死我活,这都让我感觉到要回去,它不是走向一个更文明、更宽容、更慈悲的未来

梁文道:很难说我觉得,这个我还很难讲降低是不是原地打转,是不是回到过去,我只能觉得,因为我很久以前我在说我们社会的部落化。但是部落化是否表示就是一个必然的趋势这么下去,也不一定,也不一定,就等于很多人未来的讯息来源肯定都是脸书的群体,微信的群体。

际纪

选择性文本一【1】

注意:你所做出的每一个决定将会影响结局以及人物走向

序(1)

        你是个普通的白领,结过两次婚,你和现在的妻子生了一个男孩。

        你的孩子想要你办公室里的瑞士军刀,你死活不同意,但抵不住孩子的再三请求,就给他带来,并瞒过了安检。

        你把刀放在了随身的公文包里。

        你下班,打算乘地...

注意:你所做出的每一个决定将会影响结局以及人物走向

序(1)

        你是个普通的白领,结过两次婚,你和现在的妻子生了一个男孩。

        你的孩子想要你办公室里的瑞士军刀,你死活不同意,但抵不住孩子的再三请求,就给他带来,并瞒过了安检。

        你把刀放在了随身的公文包里。

        你下班,打算乘地铁回家。 奇怪的是,平时早晚高峰人很多,今天却不知怎么了,这一节6号车厢的人只有那么寥寥几个。

          你想去看看前一节车厢的人,却发现那车厢里空无一人。

         事实是这地铁10086号线上只有你们几个。列车开了,没有停靠任何站台。

         你认为

        (A)上下班人少也正常,或者是我眼花了

        (B)是有人特意你们几个准备的  

        选(A)跳转到正(1),选(B)跳转到正(2)


正(1)

        你并没有在意这些,反而坐下看起了喜剧表演,喜剧人的表演逗得你发笑。

        你的笑声惹到了一个不该惹到的人。

        你,没了。

        达成结局【莫名死去】


正(2)

        智慧+10

        你很聪明。

        你发现车厢里除了自己还有两个人。

        一个是你的好兄弟,大家叫他聪子,他此时好像也发现了什么不对劲,左右张望,像是在寻找什么。   

        还有一个,是女学生,唯唯诺诺的样子,怎么也不像是会捉弄别人。

       此时,你的手机忽然响了,聪子和女学生的手机也响了。你们交换了眼神,拿出在包里的手机。

      

信息-匿名:

       嗨,我的礼物准备得怎么样,给你们三位的礼物。在地铁上坐着无聊的很,这样吧,我们来玩一个游戏。

       我拿了些你们各自的线索,在5到4车厢的灭火器后,一车厢一个,你们通过自己的推断,猜测这是谁的线索。

       并让那个人开启强制打开列车车门的按钮,50%的几率车门会打开,那人就会飞出去了。门开后10秒会关上,其他两个人,只要抓紧就好。【备注:真相!自己不一定是清白的】


    


雀枝枝(罗小黑战记也太好看了叭!!)

真相一直都在,无论我们是否看到,或者选择是否看到,它会一直安静守候。---------《切尔诺贝利 ​ ​​​》

忘了写最近的文素来源 @摘纪录 

真相一直都在,无论我们是否看到,或者选择是否看到,它会一直安静守候。---------《切尔诺贝利 ​ ​​​》

忘了写最近的文素来源 @摘纪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