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眠执呼呼

143浏览    37参与
眠执_
给霖老师的生贺TTTT太赶了来...

给霖老师的生贺TTTT
太赶了来不及了期中考试束缚了我
有空给霖劳斯赶张大的这个小草稿先看看8
我卑了
@霖
(尽管很草还是想艾特一下我莫得脸皮)

给霖老师的生贺TTTT
太赶了来不及了期中考试束缚了我
有空给霖劳斯赶张大的这个小草稿先看看8
我卑了
@霖
(尽管很草还是想艾特一下我莫得脸皮)

眠执_

万圣节

万圣节。

主管提出了这个不知是从哪里传来的“节日”,引起了员工们的浓烈兴趣。奥利弗昨天加了班没休息好,迷迷糊糊地只听到一句“死去的人会归来”。

不会吧。

奥利弗嚼着安东尼递给他的一块糖想着。小姑娘今天特别兴奋,提着一个南瓜样子的篮子到处乱跑,上面还歪歪扭扭用刀刻了几下,大抵是一张人脸的样子。她仍旧穿着那套魔法少女的衣服,不过背后贴了一个黑橙色的硬纸板翅膀,脖子上的蝴蝶结也摘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块装模作样的高领布料,看样子也是她自己加上的。

这是吸血鬼,小姑娘这么告诉他,亮晶晶的眼睛闪着光。

路过中央本部的休息室。本就金闪闪的中央本部一区贴满了金色的彩纸,不知道被谁搬来的桌子上堆满了...

万圣节。

主管提出了这个不知是从哪里传来的“节日”,引起了员工们的浓烈兴趣。奥利弗昨天加了班没休息好,迷迷糊糊地只听到一句“死去的人会归来”。

不会吧。

奥利弗嚼着安东尼递给他的一块糖想着。小姑娘今天特别兴奋,提着一个南瓜样子的篮子到处乱跑,上面还歪歪扭扭用刀刻了几下,大抵是一张人脸的样子。她仍旧穿着那套魔法少女的衣服,不过背后贴了一个黑橙色的硬纸板翅膀,脖子上的蝴蝶结也摘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块装模作样的高领布料,看样子也是她自己加上的。

这是吸血鬼,小姑娘这么告诉他,亮晶晶的眼睛闪着光。

路过中央本部的休息室。本就金闪闪的中央本部一区贴满了金色的彩纸,不知道被谁搬来的桌子上堆满了彩纸包装的糖。阿良包着毛乎乎的棉袄,戴着两只灰蓝色的耳朵。达科塔仅仅是戴了个礼帽,黑色的镰刀仍旧被扛在背后。

奥利弗又剥开一颗糖,却被德莱尼一把抓走,对方笑嘻嘻地冲他眯了眯眼睛。米拉波伸手递给他一篮子彩糖,糖堆出了篮子,彩亮亮的。

奥利弗抱着篮子接着走,拐弯进了“梦中的洋流”的收容单元。他抓出一把糖抛过去,对面钴蓝色的小鲨鱼欢叫着伸出舌头卷了个精光。奥利弗乐此不疲地抛着,直到空空的篮子里仅仅剩下最后一颗,才转身出了收容单元。

这个收容单元是中央本部最偏僻的角落,没有彩灯,只有奥利弗剥糖剩下的一大堆糖纸。奥利弗定定地站在那里,看向黑色的阴暗处。

角落里的血已经风干,成了黑棕色的痕迹,还放着一块碎玻璃片,那是金斯利最后的遗物。奥利弗咧咧嘴想让自己笑,至少在金斯利面前他要笑。

“今天是万圣节啊。”

奥利弗抛出去最后一颗糖。那糖实在是不起眼,棕色的糖纸闪不出光彩,但意外地和金斯利极相像。

“欢迎回来,金斯利。”

糖落在碎玻璃的旁边,隐去了光。

 

 

 

眠执_

星星。

【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


史都华德死在了和整合运动的战场上。

罗德岛所有的医疗人员都无能为力,卡缇直接抛开盾嚎啕大哭起来。史都华德躺在临时的担架上,白绒绒的耳朵和尾巴被黏糊糊的血液粘成一缕一缕的。

他最后看向站在旁边的安德切尔,对方垂着头,身形有些颤抖,有透明的液体滴在史都华德手上,晕开一片半凝固的血。

“别哭。”他说。


安德切尔的矿石病突然恶化了。

黑色的晶石先是在脖颈处生长,又蔓延到手部,背部,最后是脚踝处。手上满是黑色的锋利晶石,安德切尔拿不起弩箭了。血液里源石的浓度越来越高,萨科塔一族的光环愈发透明,伴随着这些一起消失的还有安德切尔的听力,...

【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

 

史都华德死在了和整合运动的战场上。

罗德岛所有的医疗人员都无能为力,卡缇直接抛开盾嚎啕大哭起来。史都华德躺在临时的担架上,白绒绒的耳朵和尾巴被黏糊糊的血液粘成一缕一缕的。

他最后看向站在旁边的安德切尔,对方垂着头,身形有些颤抖,有透明的液体滴在史都华德手上,晕开一片半凝固的血。

“别哭。”他说。

 

安德切尔的矿石病突然恶化了。

黑色的晶石先是在脖颈处生长,又蔓延到手部,背部,最后是脚踝处。手上满是黑色的锋利晶石,安德切尔拿不起弩箭了。血液里源石的浓度越来越高,萨科塔一族的光环愈发透明,伴随着这些一起消失的还有安德切尔的听力,味觉,视觉,以及记忆。

安德切尔开始记不起来什么了。

他仍能喊出来玫兰莎安塞尔和卡缇的名字,也能想起逝去的史都华德。但他其他人,不论是见过一面的拉普兰德,还是天天见面的星熊,安德切尔想不起来,也叫不出来。

安塞尔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出现了。

“史都华德是谁?”

某天清晨,安塞尔刚进门,就听到安德切尔困惑的发问,和一旁玫兰莎沉重的呼吸声。

医药箱掉在地上,摔开的口缝处露出一根深蓝色的法杖,陈旧的,沾染点褐色的污迹。

 

安德切尔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一颗远方白色的星星,似真似幻,模糊的看不清。

对方走过漫长的虚空,走到他面前。

安德切尔忽然觉得他认识“他”。

对方伸出手来,他便极其信任地将手放在他手里。安德切尔摸到的手是凉的,带着一种熟悉感和安心。

他们一同走向虚空的尽头。

安德切尔想起“旅行”这个陌生的词。

 

安德切尔在睡梦中死去了。

 

他和史都华德葬在一起。

空中有颗白色的星星,闪着,照出一片不算明亮的光。

一颗明黄色的星星忽地冒出来,出现在不远处。

 

眠执_

画了一点沙雕东西(?)我对语文课本做了什么
来丢人了

画了一点沙雕东西(?)我对语文课本做了什么
来丢人了

眠执_

【史都安德】龙和天使

是龙(?)史x德,有矿石病设定

脑嗨和写出来根本就不是同一种生物啊!!!!抱头猛哭

比较短,私设比较多毕竟我才刚入小船十四天,ooc了请指教

顺便悄悄问有没有小船好友的...!


史都华德是条龙。

准确地说,史都华德算是半条龙——他的母亲是条雪狐狸,父亲则是货真价实的龙。关于他们俩怎么走到一起的、他是怎么来的,史都华德一概不知,这些事儿都随着很久以前的一场“天灾”和他的父母一起埋在不见底的山谷里了。

作为一条龙,史都华德自认为没有人的童话里那么不堪,会恶意地拐走公主,然后被骑士打一顿,最后公主和骑士快快乐乐地回去,留他一个人对着被洗劫的山洞咬牙切齿,或...

是龙(?)史x德,有矿石病设定

脑嗨和写出来根本就不是同一种生物啊!!!!抱头猛哭

比较短,私设比较多毕竟我才刚入小船十四天,ooc了请指教

顺便悄悄问有没有小船好友的...!

 

 

史都华德是条龙。

准确地说,史都华德算是半条龙——他的母亲是条雪狐狸,父亲则是货真价实的龙。关于他们俩怎么走到一起的、他是怎么来的,史都华德一概不知,这些事儿都随着很久以前的一场“天灾”和他的父母一起埋在不见底的山谷里了。

作为一条龙,史都华德自认为没有人的童话里那么不堪,会恶意地拐走公主,然后被骑士打一顿,最后公主和骑士快快乐乐地回去,留他一个人对着被洗劫的山洞咬牙切齿,或者直接惨死在哪里。史都华德这辈子只拐过一位公主——还是在他只是当成“迷路人”的情况下好心帮忙的——隔壁小国的卡缇公主,就被闻讯赶来的菲林剑圣砍了个翅膀骨折,从那之后史都华德的龙生就再没有别的公主出现了。

但尽管如此,龙喜欢亮闪闪的东西的本性他还是戒不掉。

于是某个春光明媚的日子里,在龙叼着的金闪闪的财宝袋里,装着一个顶着光环的年轻天使。

 

史都华德高高兴兴地飞到了山洞口,才想起来自己刚才似乎顺手捡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他连忙回了人形,将袋子里的东西“哗”地倒出来,亮晶晶的一大堆珠宝金币之流还夹着一个人。史都华德赶紧把那个人从一堆金币里扒出来,发现对方还是和刚被他捡到一样昏迷不醒,这才松了口气。

龙心虚了,也后悔了。

刚开始史都华德只是在树林里看到那个天使,金色的光环让作为龙的史都华德本性一下被激起了。刚开始史都华德尚因为卡缇的事而心生芥蒂,可在幽暗的林子里,天使的光环显得是那样诱人——不对,诱龙,再加上对方似乎昏迷过去了还浑身是伤,龙就放下了一切顾虑,悄悄地将人装进财宝袋里。

现在再想后悔也晚了。史都华德头疼地叹了口气,认命地蹲下来检查天使在一路颠簸里有没有什么特别情况。不看不知道,年轻的天使伤得相当严重,好在都是仅仅看着触目惊心的皮外伤,估计是在他到之前,被树林里的树枝划伤的。

史都华德小心翼翼地帮着那些伤口挑出木刺。

天使嘶地轻吸了一口冷气,悠悠地醒过来了。

天使眯起金黄色的眼睛,待到眼睛完全适应了新的环境,这才睁全了双眼。长着白狐耳的龙先生还在认认真真挑木刺,天使就静静地看着他,直到史都华德拔出最后一根木刺,才注意到天使的目光。

眼睛也是金色的吗?

龙的第一反应居然是这样的。

 

“所以,你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龙惊奇极了。他早知道天使的记忆力都很好,这还是两年前路过的一位天使告诉他的。那个天使扛着八把枪,还能嘻嘻哈哈地跟他扯天扯地,着实让他惊讶了一把。那位天使告诉他,天使的记忆力普遍超强,没想到今天就让他碰到一个差的,连自己为什么会到这儿来都不记得。

“不记得。”天使轻轻地摇了摇头,接着擦拭起手里的弩来。龙见也接不上话了,沉默许久,突然想起来忘了问他叫什么。

“那...名字呢?”这个总该记得的吧。龙试探地开口。对面的天使沉默了几秒,才缓缓吐出几个字:

“安德...切尔。”

天使抬起头,眼里亮亮的,有星星在闪烁。

安德切尔...龙默念了几遍,将这个名字铭在心底。他向安德切尔伸出一只右手,道:

“我是史都华德。”

 

天使就这么在龙的洞穴里定居下来。

实际上刚开始的时候,安德切尔拒绝了龙的好意邀请,觉得自己可以走回去。但觉得只是觉得——所以什么都忘干净了的安德切尔在偌大的林子里转了三四天,最后又回到了原地。

“喂喂,你的记忆力真的就差成这样吗,跟那位能同时送九个包裹的天使小姐完全不一样啊。”史都华德一边帮对方清理伤口,一边毫不留情地吐槽。

安德切尔尴尬极了,毕竟是他先提出自己没什么问题随时可以走的。好心的龙先生还挽留过他几次,不过都被他坚定地回绝了。现在看来,倒是他尴尬了。

“问题是我真的,想不起来....”安德切尔有点头痛地躺在龙的珠宝堆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安德切尔总觉得自己忘了挺多东西,但因为他根本回忆不起那是什么,所以权当是不存在的事情了。

现在看来,有些古怪了啊。

安德切尔这么想着,那边史都华德毛茸茸的耳朵就凑过来了。对方沉默许久,两只不安分的手悄悄攀上安德切尔的光环,揉了两把。

“嘶————!!!”

“我真的只是忍不住啊对不起!!!!!!”

 

天使居然也会做甜品。

史都华德觉得自己一个月胖了至少十斤,在飞不动的边缘反复试探。

 

天使的光环越来越透明了。

这是史都华德发现的。他有些心急,原先的光环是实体的,尽管安德切尔百般阻止,他还是可以摸上一摸。可最近的情况不太一样了,某次天使小睡的时候他仍旧是伸过手去,却只碰到了一个坚硬的边,光环的中间还能看见,只不过史都华德的手可以相当轻易地穿过去。

而且他的记忆力也明显地下降,这让史都华德有点担忧。

史都华德毕竟是条龙,寻找草药和对伤口进行简单包扎他还尚能胜任,但深入检查可就和他没关系了。无奈之下他去找了卡缇——当然,是背着菲林剑圣偷偷去的。活泼好动的公主咬着手指思索半天,一拍脑门带着易装后的史都华德去找了安塞尔。

安塞尔是个医生,当然看得出来史都华德异于常人的容貌。但他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提着药包去了史都华德居住的山洞,给安德切尔来了一次检查。

“结果并不乐观。”安塞尔出来的时候脸色都沉了很多。

史都华德有些心虚 ,毕竟安德切尔身上的伤口都是他包扎的,出了事儿一定也和他有关。

“不,和这个没关系。不过...”安塞尔出乎意料地对史都华德的心虚做了否定回答。

“你有问过他,他头上的光环吗?”

啊?

史都华德有点茫然,随后又突然反应过来了。好像是的,安德切尔的光环一直是斜侧在头的左边。他刚开始还以为是天使的特征,现在看来有些不妙啊。

“或许是那个...会长出黑色石头的病症。”安塞尔语气已经从严肃变成了担忧,“目前没办法判断那东西生长到哪里了,不过我想——”

安塞尔敲了敲安德切尔的脑壳,“大概是这里。”

龙觉得头里嗡嗡直响,炸起了一大片灰尘。

 

天使开始忘记东西了。

他有时候早上起来会茫然地盯着山洞的顶部,反应的时间越来越长,刚开始是十多分钟,到现在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勉强记起来这儿是哪里。安德切尔还是记得史都华德的,不过有时候安德切尔习惯性地做甜品,里面却掺了可可豆。

导致史都华德被紧急送往安塞尔那里抢救已经不少次了。

这种病到最后会怎么样?

会死。

这是安塞尔说的。

医生提着药包,一字一顿地告诉龙。

他会忘记一切,包括他是谁。石头会填满他的脑袋,最后同化他,变成那样的黑色石头。

卡缇也再没出来过了。听安塞尔说,菲林的剑圣早就感染了这种病,一直以来都是强撑着。

龙蔫蔫地趴在地上,伸出爪子捂起毛茸茸的耳朵。

“等等...”安塞尔突然站起来,紧走两步扶起龙的尾巴。

白绒绒的毛簇里生长着几粒晶石,黑亮亮的,闪着圆润的光泽。

 

史都华德承认,自己对安德切尔是抱有私心的。

刚开始是因为那个闪金的光环,后来是因为他亲手做的甜品。

再后来也许是因为天使的眼睛,是清澄的金色。

龙孤独太久了,从父母死去的时候他就是一个人。离他很远的火山旁也有过一条龙,不过很快就被一群人带走了,从此再无音讯,那天他隔着这么远都能听到那条异角龙不服输的怒吼声。卡缇来过几次,不过每次都是被那个娇小但实力恐怖的剑圣带走。

然后,他碰见了安德切尔。

现在剑圣也快要消失了,安德切尔也像具空壳。黑色的石头在他身上也开始了攻占和蔓延,史都华德后爪上已经生满了石块,像他曾经相当希望的鳞甲。

现在看来全身毛茸茸的也没什么不好。史都华德低声嗤笑。

不管怎么说吧。

史都华德看向已经睡着了的安德切尔。天使的光环已经趋近透明了,从来没有被龙注意过的翅膀也漫上了黑色的结晶。

再陪我走完好不好。

前半生孤独的史都华德可不想热热闹闹的后半生快结束了,他还是以孤独结尾的。

 

龙有些大胆地回了人形,悄悄覆上天使的脸——亲了一下他。

他算是完成心愿了吧?

 

 

“喂...喂,史都华德?你还好吗??”

史都华德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安德切尔焦急的面庞。

他揉了揉头坐起来,头上的绷带黏糊糊的,全是渗出来的血。泪眼汪汪的狗耳少女便直接扑过来,哭得稀里哗啦,半天了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安塞尔笑着看着他,玫兰莎紧绷的脸色也稍稍松了一些,低声说没事就好。

唔,原来是梦吗。

史都华德掀起衣袖,黑亮的源石结晶安安静静地呆在那里,暂时还没有扩张领地的迹象。

“没事就好,史都华德。”

安德切尔浅浅地笑了。

“欢迎回来。”

金色的眼睛正对上史都华德。史都华德愣了一下,一种情感就泛上来了,像波浪一样层层叠叠。

那大概是“喜欢”吧。

“嗯。”史都华德回应安德切尔一个笑,眼里有流光回波。

 

他可和那条龙不一样。

史都华德是这么想的。

毕竟来日方长呢,是吧?

 

(站住,打劫一个评论!)(buni)

眠执_

关于I公司的一些事情

*是员工(和主管)之间的一些小秘密

*还是自给自恰

 

1. 达科塔是整个公司唯一知道主管可以重开的员工。

2. 达科塔也是全公司精神情况最不稳定的员工。

3. 阿良除去脸上的疤是饰品外,身上原先也有大大小小的裂痕。

4. 沙维尔和狄瓦诺长得出奇地一致,不过沙维尔很快就死在了对绝望骑士的镇压中。

5. 奥罗拉患有轻微的胃病,所以常年穿着荣耀之羽的衣服——不过后来就换成了尸山套,据奥罗拉本人言道,保暖效果真的不错。

6. 焦化少女热衷于给去工作的员工送火柴棍,但奥利弗偷偷地换成了...

 

 

*是员工(和主管)之间的一些小秘密

*还是自给自恰

 

1. 达科塔是整个公司唯一知道主管可以重开的员工。

2. 达科塔也是全公司精神情况最不稳定的员工。

3. 阿良除去脸上的疤是饰品外,身上原先也有大大小小的裂痕。

4. 沙维尔和狄瓦诺长得出奇地一致,不过沙维尔很快就死在了对绝望骑士的镇压中。

5. 奥罗拉患有轻微的胃病,所以常年穿着荣耀之羽的衣服——不过后来就换成了尸山套,据奥罗拉本人言道,保暖效果真的不错。

6. 焦化少女热衷于给去工作的员工送火柴棍,但奥利弗偷偷地换成了巧克力棒——后来以上班时间偷吃零食被扣了拟态套,穿了一天的脸皮衣服。

7. 安东尼真的很想穿回来憎恶套,但主管总喜欢给男性员工穿,她不清楚是为什么。

8. 米拉波其实不是I公司的员工,是主管从别的公司分部挖过来的,不过消除了部分记忆。

9. 主管总会让米拉波去亡蝶葬仪的收容单元工作,直到有一次他背上了棺材,主管这才放他去了别的收容单元。

10. 海和米拉波记忆里的某个影子长得很像,但米拉波想不起来。

11. 奥利弗一直喜欢金斯利,但不肯开口,直到后来冰雪女皇封存了金斯利。

12. 艾丽萨和艾卡沙是姐弟。

13. 艾卡沙本来相当健谈,但在艾丽萨被一无所有杀死后就沉默寡言起来。、

14. 狄瓦诺被樱花树上掉下来的梳子扎到了头。

15. 艾丽莎、汤姆和格雷戈瑞本来关系相当好,但现在只剩汤姆一个了。

16. 奈里尔是全公司唯一的粉色发色,相应地,克莱尔是全公司唯一的天然卷。

17. 贝拉想起来一个名字,奇怪地想黛芙娜是谁。

18. 艾达喜欢和老妇人聊天,这让她想起在入职公司前死去的外婆。不过艾达在某次前去收容单元的路上被次元衍射变体拆成了零碎的肉,从此再也没人去老妇人的收容单元了。

19. 阿良死亡率几乎为零,可能是因为大家都在暗里保护着她吧?

20. 科比尼亚在三级警报响起之际拼死转动了时钟的发条,和那些狰狞的异想体一同回到了几百年前——那时的这里只是一片未开发的地带。

    科比尼亚笑了,紧接着就被肉刃捅穿了脑袋。

眠执_
下午摸摸上色……脸崩了于是强行...

下午摸摸上色……
脸崩了于是强行【CENSORED】
大概约稿的上色质量会比这个好点(目死)

下午摸摸上色……
脸崩了于是强行【CENSORED】
大概约稿的上色质量会比这个好点(目死)

眠执_
摸了 @霖 老师家的卡提,不过...

摸了 @霖 老师家的卡提,不过画完才发现ooc了好像()
ego武器不清楚是什么所以直接安了目灯锤
wtcl,wkl

摸了 @霖 老师家的卡提,不过画完才发现ooc了好像()
ego武器不清楚是什么所以直接安了目灯锤
wtcl,wkl

眠执_

中秋话剧衍生脑洞

突然想到的梗..其实本来想写到里克被处理了那一段的,但是懒(小声)

感觉如果小瞎真的魂穿到了阿尔塔的身上,走到那一步剧情的时候估计会陷入自责8.

求个太太续写我写不下去了QmQ


    塔巴斯现在心情相当复杂。

他是被诺埃尔毫无感情的声音叫醒的。先前的一切他都不记得了,只记得迷迷糊糊中,一个冷漠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什么什么大陆,上面有......”

塔巴斯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于是他起了身。

突然炸开的光芒让塔巴斯常年处于黑暗的双眼立刻感到了不适。塔巴斯被刺的双眼生疼,泪都要滚出来了,光芒突然黯淡了下去...

突然想到的梗..其实本来想写到里克被处理了那一段的,但是懒(小声)

感觉如果小瞎真的魂穿到了阿尔塔的身上,走到那一步剧情的时候估计会陷入自责8.

求个太太续写我写不下去了QmQ

 

    塔巴斯现在心情相当复杂。

他是被诺埃尔毫无感情的声音叫醒的。先前的一切他都不记得了,只记得迷迷糊糊中,一个冷漠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什么什么大陆,上面有......”

塔巴斯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于是他起了身。

突然炸开的光芒让塔巴斯常年处于黑暗的双眼立刻感到了不适。塔巴斯被刺的双眼生疼,泪都要滚出来了,光芒突然黯淡了下去。他放下胳膊,发现自己处在一个鸟语花香百花齐放五颜六色万紫千红的新世界里。

塔巴斯这边还没反应过来眼睛是怎么回事,诺埃尔冷漠的声音接着传过来:

“...这是你的哥哥,他叫亚瑟...”

还在茫然中的塔巴斯瞬间清醒。他很清楚自己真的就一个混蛋哥哥,而且那位虽然是两个字但真的不叫亚瑟——这个名字他是见过的,在今年的中秋剧本里。当然,魔王是有魔王的尊严的,于是他是偷偷地去看了一眼,只看见了“亚瑟”“阿尔塔”以及他哥参演的名字。

既然这个亚瑟是他的哥哥,那么他肯定是...

塔巴斯心情沉重地看了一眼自己的纤纤玉手和蓬蓬裙,突然开始想念自己的红布条条。

 

诺埃尔心情沉重地合上了剧本。

他和塔巴斯不同,当他穿过来之后整个人没发生什么变化,只是手中多了一个本子,写着剧本两个字。

背后还有一句你是个旁白读不完就别想回去的温馨提示。

诺埃尔想打人。

剧本啰嗦的要死,他读着读着都有烧了剧本的冲动。好在诺埃尔在耐心耗尽前读完了旁白,于是他啪地合上剧本扔到了一边儿。

“现在怎么办。”塔巴斯面无表情地读着剧本,在亚瑟说话期间还不忘抽出空来与诺埃尔交谈。

“见机行事,看看有没有出口,况且你不是想见你的亲爱的哥哥了么,这下正好见个够。”诺埃尔捏着下巴沉思。塔巴斯已经没有劲儿和他纠结关于“亲爱的哥哥”这个可爱称呼的力气了,他现在只想喝水。

对完了台词第一幕总算是过去了。塔巴斯长舒一口气,躺在精致的蕾丝床上,突然对西蒙饰演的角色好奇了起来。

会是什么样的?可别再是个国王的儿子了,还是哥哥那种。塔巴斯突然被自己的调侃弄笑了,之后又沉默起来。时至今日诅咒还没有揭开,他总相信自己可以找到两全其美的办法的,但结果总是令人失望。

不会是死局的,他怎么会杀掉西蒙呢。在塔巴斯看来那个所谓诅咒根本就是个屁话,可就这么一句屁话,压死了他爹,说不准还会压碎西蒙,经他的手压死那种。

不想了。塔巴斯翻了个身,有点消沉。

眠执_

p1蝶哥瞎摸摸
p2是自设
p3是随手摸的阿良和达科塔

p1蝶哥瞎摸摸
p2是自设
p3是随手摸的阿良和达科塔

眠执_
前几天摸的改变一切www(其实...

前几天摸的改变一切www
(其实还有个小帮jio但是被熊孩子给撕两半了)

前几天摸的改变一切www
(其实还有个小帮jio但是被熊孩子给撕两半了)

眠执_
摸了艾丽萨(……)脏脏的

摸了艾丽萨(……)
脏脏的

摸了艾丽萨(……)
脏脏的

眠执_

给大家康康我美丽宝藏 @六只爪的蝶 画的我可爱员工波波

在空间发了那就在lof上再来一次(混乱邪恶)


给大家康康我美丽宝藏 @六只爪的蝶 画的我可爱员工波波

在空间发了那就在lof上再来一次(混乱邪恶)


眠执_

性感一无在线扒皮(?

想了一下关于一无爹如果披着皮跑出来会是怎样的一片欢声笑语(???

脑洞勿真,ooc我的

... ...科比尼亚刚才就发现前辈拉马库斯不对劲。

自从去了新收容异常的收容室工作以后,本健谈的拉马库斯就一直坐在那边的椅子上不再动弹。科比尼亚在路过时也关心地询问他怎么了,这才看到对方失焦的瞳孔和半张的嘴,喃喃地重复着一些模糊的句子。

科比尼亚摇了摇头,努力将思绪放回工作上。对面戴着可怖獠牙面具的女战士似乎心情也不错,只是在最后的时候轻蔑地瞪了科比尼亚一眼,金黄色的锋利眼瞳让科比尼亚不觉背后升起一阵寒风,夹着笔记本就仓惶地逃出了收容单元。

路上经过那个新异常的收容单元,他才发现里面本...

想了一下关于一无爹如果披着皮跑出来会是怎样的一片欢声笑语(???

脑洞勿真,ooc我的

... ...科比尼亚刚才就发现前辈拉马库斯不对劲。

自从去了新收容异常的收容室工作以后,本健谈的拉马库斯就一直坐在那边的椅子上不再动弹。科比尼亚在路过时也关心地询问他怎么了,这才看到对方失焦的瞳孔和半张的嘴,喃喃地重复着一些模糊的句子。

科比尼亚摇了摇头,努力将思绪放回工作上。对面戴着可怖獠牙面具的女战士似乎心情也不错,只是在最后的时候轻蔑地瞪了科比尼亚一眼,金黄色的锋利眼瞳让科比尼亚不觉背后升起一阵寒风,夹着笔记本就仓惶地逃出了收容单元。

路上经过那个新异常的收容单元,他才发现里面本来有的“哈”的喘气的声音突然没有了。科比尼亚困惑地挠了挠脑袋,突然想起曾经看到过的某份异常资料。

他惊的连笔记本都掉了,仓皇奔出收容单元。

拉马库斯仍坐在那里,不过小腹鼓胀胀的,像有什么要钻出来一样。拉马库斯的双手捂住脸,看不清是什么表情,但他整个人像是充满了惊恐和迷茫。

科比尼亚倒吸一口凉气,不自觉地攥住了腰侧的两把刻着复杂蝴蝶纹路的手枪。他仍是想再确定一遍拉马库斯的情况的,于是开口喊道:

“拉马库斯?"

对方没有任何回应。科比尼亚吞了口口水,刚要上前两步,耳边突然响起主管的声音。

“科比尼亚!!快躲开!!!那不是拉马库斯!!!”

“主管...?"科比尼亚下意识地喊出声,却发现那个死了般的”拉马库斯“动了一下。

他怪异地抬起头张开嘴,一只蓝色的手从他嘴里伸出来,伴着一堆被破碎的器官,紧接着又是两根骨刺突地伸了出来,拉马库斯曾引以为傲的灰色眼球被扯断所有连接,骨碌碌正滚到科比尼亚的脚前。紧接着拉马库斯开始作干呕状,大量本不属于他的人体器官被他吐得满地都是,其中也包括零零散散的他自己的器官。

”拉马库斯“很快就被扯裂了,露出异想体的真实面貌来。

”主管...“

”主管...主管..."

异想体身上大大小小的“嘴部”都在不断地重复低吼,那两颗挂在两侧的眼球突然看向了科比尼亚,其中满含着欣喜与对猎物的渴望。

“科比尼亚,只能放弃你了...."

"对不起。”

主管的声音传来,科比尼亚这才如梦初醒。他转身想逃,可已经来不及了。

眠执_

半夜胡乱打一个900+的花吐

这人突然出来嚎叫了一声然后又缩回去了/

不是点的梗!那个我想写的有质量一点qwqqq这个就别带脑子看

真正意义上的只活了十分之一的35(ni

正文见下


1.      淡紫色的花落下来,正掉在锃亮的手术刀上,染了刀上的血迹。


2.    “那个...”

         玻璃另一边的D级欲言又止。

      “如...

这人突然出来嚎叫了一声然后又缩回去了/

不是点的梗!那个我想写的有质量一点qwqqq这个就别带脑子看

真正意义上的只活了十分之一的35(ni

正文见下


1.      淡紫色的花落下来,正掉在锃亮的手术刀上,染了刀上的血迹。

 

2.    “那个...”

         玻璃另一边的D级欲言又止。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最后问一下...”

      “请讲。”

         049停下擦拭刀片的手开口回答,却转过头去不再看他——实际上,这整场的访谈里,049几乎都没用正脸去看过对面的人。

         像是刻意在隐瞒些什么。

      “基金会除了为您提供实验用的东西外,提供的东西还包括...薰衣草吗?”D级絮絮叨叨地说着,完全无视对面049一闪而过的惊异神色。

     “......从刚才进来我就想说了,这里弥漫着一股薰衣草的香味,我甚至还找到了些花瓣......就像我女朋友曾经......”

 

3.     一定是瘟疫。

        负责治愈罪恶的人沾染上了罪恶的种子,这可真是令人啼笑皆非。

        不能被发现。

       ...也是迟早会被发现的。


4.    他决心隐瞒,包括老友。

       得了瘟疫可不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更何况这种瘟疫他从未见过。

        无从下手。


5.     如何销毁?

        在花量仍很少的情况下,049选择将它们尽数塞进那瓶不久前收集的035的腐蚀液里。

        049看着它们掉进去,被黑色的液体埋没。零碎的花朵打着转儿飘在上面,艳丽的色彩瞬间就枯黄发脆,最后只是吱的一声悲鸣,便彻底没了踪迹。


6.      "老朋友...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035夸张地做出一个嗅闻的动作,紧接着从常驻的笑面变成了悲剧面孔。

        "你看这空气里的熏衣草味也太明显了些,我记得你只有在烦心的时候才会去闻这些熏衣草...你一定遇到了什么难解决的麻烦,我的老伙计。让我猜猜,是那群人又不给你输送活物来进行实验了吗?......“

        049觉得嘴里满当当塞满了东西,于是他听着对面035的唠叨,只能含糊不清地回了句”嗯。“

       病情似乎加重了。


7.   糜烂的花朵堆积在收容室的各个角落里。

      腐烂的植物气味和新绽花朵的芬芳奇怪地交织在一起,它们像蔓延的藤蔓,沿着049往上攀生。

      白色的鸟喙面具将被缠绕,最后的孔隙也会被封堵。

      彼时被花朵环绕的人将会——

      无尽的花朵伴着躯壳彻底开放,艳丽至极。


8.   什么东西随着花朵的不断溢出一起流失了。

      049清楚那是什么,他现在只是对于这种新型的所谓”瘟疫“满是不可思议和无能为力。

      如果瘟疫将传出去,这世间的人们将会再次接受一次洗礼。


9. “研究人员■■■发现编号为scp-049的收容物近期身体状况不良,尚待观察。”

     “编号为scp-049的收容物已于两周前拒绝基金会所提供的一切活物,原因不明。“


10.   终章即今日。

        有源源不断的花涌出,蓬勃的生命力映衬着另一道生命的死去。

        049最后一次将手放于胸前。

       ”...编号为scp-049的收容物已确认无效化。“



太丢人了不打官tag了我自娱自乐算了


眠执_

丢个人,是今天课上的墨鱼

丢个人,是今天课上的墨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