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眠执家的员工

48浏览    13参与
Insomnia。

发一发设定,是cp

很久远的截图了,阿良那个时候还是正裁后来又换的拟态,不过我真的不想上游戏截了草啊

达科塔,女,二十三岁,1.93m。
工作经验两年。
谦逊的 支援者。
通过正常途径招募的员工,现任于中央本部二区。
无论任何时候看起来都相当和善,即使去镇压也是温温柔柔笑着然后把对面干净利落地割成几块。
基本上没人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是全公司最高的人,进走廊容易碰到门框,请小心。
似乎知道公司的某些内幕。不管怎样,请小心——这句话是对主管您说的。
EGO: Da-Capo
——以下档案仅限主管与经过特许的员工观看——
达科塔的精神状况相当不稳定,这点已经反复确认过多次,请务必对其进行定期的记忆删除。...

发一发设定,是cp

很久远的截图了,阿良那个时候还是正裁后来又换的拟态,不过我真的不想上游戏截了草啊

达科塔,女,二十三岁,1.93m。
工作经验两年。
谦逊的 支援者。
通过正常途径招募的员工,现任于中央本部二区。
无论任何时候看起来都相当和善,即使去镇压也是温温柔柔笑着然后把对面干净利落地割成几块。
基本上没人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是全公司最高的人,进走廊容易碰到门框,请小心。
似乎知道公司的某些内幕。不管怎样,请小心——这句话是对主管您说的。
EGO: Da-Capo
——以下档案仅限主管与经过特许的员工观看——
达科塔的精神状况相当不稳定,这点已经反复确认过多次,请务必对其进行定期的记忆删除。不过根据员工达科塔的要求,在进行删除的时候请保留有关维拉和阿良的相关记忆。
达科塔所知道的内幕即TT2协议,所以在具有威胁的异想体出逃时请根据伤害类型判定是否让员工达科塔去处理。过多次数的死亡会造成达科塔精神状况恶化程度大幅度加剧甚至永久性崩溃。不要试图去冒险,您知道的,达科塔从来不是一个会珍惜自己生命的人。

阿良,女,二十二岁,1.85m。
工作经验两年。
残暴的 战斗狂。
通过正常途径招募的员工,现任于安保部,负责“一无所有”的管理工作。
天生的红瞳,瞳孔尖细外加满脸疤痕,是极度不推荐的负责带新人熟悉公司的“可靠老前辈”。
实际上真的很可靠,特别是在Alpha级异想体出逃后,她是你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对于上层的各位而言。
自始至终对工作怀有热情,会给刚来的后辈一些建议,虽然那些建议很吓人就是了,比如“可以抱抱一无所有”这样的。
能做到的估计只有她了。
在公司中算是相当乐观,每天最期待的就是结束工作后的一杯热咖啡。
EGO:拟态
——以下档案仅限主管与经过特许的员工观看——
员工阿良无特别注意事项。
唯一的一点是,绝不能允许她观看达科塔的最高档案。

Insomnia。

啊,我要死了。

奥利弗躺在地上这样想。

他尝试着翻身起来,动了动才发现胳膊和小腿都没了,具体的细节他只记得那个曾经送给他火柴的小女孩一边哭一边走过来,然后他就径直飞了出去。

奥利弗叹叹气,控制不了被炸伤的面部肌肉。耳膜被震得几近聋掉,隐隐约约他只听见阿良的惊喊和硬物砸在一旁地板上沉沉的响声。奥利弗费力地转动没瞎的眼睛看一眼,只看到一个人的头飞了出去,正好落在他旁边。

是达科塔啊。他想着,看向对方残存身体上白色的礼服。

周边环境越来越混乱,奥利弗对这身衣服还是有点心疼。穿了那么久的肉皮终于给换了一件毛领大衣,现在却又烂的不成样子。昏昏沉沉的,他想睡了,迷迷糊糊间只看到阿良和米拉波挡在他...

啊,我要死了。

奥利弗躺在地上这样想。

他尝试着翻身起来,动了动才发现胳膊和小腿都没了,具体的细节他只记得那个曾经送给他火柴的小女孩一边哭一边走过来,然后他就径直飞了出去。

奥利弗叹叹气,控制不了被炸伤的面部肌肉。耳膜被震得几近聋掉,隐隐约约他只听见阿良的惊喊和硬物砸在一旁地板上沉沉的响声。奥利弗费力地转动没瞎的眼睛看一眼,只看到一个人的头飞了出去,正好落在他旁边。

是达科塔啊。他想着,看向对方残存身体上白色的礼服。

周边环境越来越混乱,奥利弗对这身衣服还是有点心疼。穿了那么久的肉皮终于给换了一件毛领大衣,现在却又烂的不成样子。昏昏沉沉的,他想睡了,迷迷糊糊间只看到阿良和米拉波挡在他的身前,然后阿良被肉刃挂了起来,像废物一样扔到不远处,撞在一坨稀泥一样的狄瓦诺身上。

只剩下米拉波了。

奥利弗似乎看到了金斯利。对方笑盈盈地站在不远处,在这个没有光的地下公司里,她像奥利弗的光——她就是奥利弗的光。

我来找你了。

奥利弗想过去,在摸到德莱尼刚刚冷下去的手后,还是咽了气。

 

Insomnia。

似乎没发过
一点点东西
背景

不会
反色

也不会

似乎没发过
一点点东西
背景

不会
反色

也不会

Insomnia。

瞎写点啥。

丢人。

狄瓦诺闷闷地想着,伸出黏糊糊的手试图攀住光滑的地面,缓慢地挪动着。新星之声骨碌碌地滚动,滚得比他还快,碾过铺了一地血糊糊的肠子胃脏,最终停在了休息室的尽头。

狄瓦诺感觉肚子那凉呼呼的,想着大概是瓷地板的温度。小腹和腰的连接只剩下一点点的肉,诸如内脏什么杂七杂八的东西满地都是,他想一块拖走都抱不住。腿碎得像滩稀泥,狄瓦诺小声地感慨着,如果不是这套EGO抗性要好,他现在估计已经跟琳一样死成一坨稀烂的肉了。

至少还有个人样。狄瓦诺小声嘀咕。他抓住半边腿,另外一只手也顾不上撑地了,像条蛆一样扭动。红眼的使徒路过,看都不看还在垂死挣扎的狄瓦诺一眼,高跟靴就踩在了狄瓦诺刚刚拢回去的半截胃上边...

丢人。

狄瓦诺闷闷地想着,伸出黏糊糊的手试图攀住光滑的地面,缓慢地挪动着。新星之声骨碌碌地滚动,滚得比他还快,碾过铺了一地血糊糊的肠子胃脏,最终停在了休息室的尽头。

狄瓦诺感觉肚子那凉呼呼的,想着大概是瓷地板的温度。小腹和腰的连接只剩下一点点的肉,诸如内脏什么杂七杂八的东西满地都是,他想一块拖走都抱不住。腿碎得像滩稀泥,狄瓦诺小声地感慨着,如果不是这套EGO抗性要好,他现在估计已经跟琳一样死成一坨稀烂的肉了。

至少还有个人样。狄瓦诺小声嘀咕。他抓住半边腿,另外一只手也顾不上撑地了,像条蛆一样扭动。红眼的使徒路过,看都不看还在垂死挣扎的狄瓦诺一眼,高跟靴就踩在了狄瓦诺刚刚拢回去的半截胃上边。狄瓦诺没忍住,吐得胃酸一地都是,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使徒的背影暗骂道,行,格里芬你够狠,不就是欠了一顿午饭吗,快死了还得来踩一脚啊。

狄瓦诺眼睛开始有点模糊了,血还在淌,不过跟别人的混在一起,感觉和没怎么流差不多。

这个样子怎么能让安东尼看见呢。狄瓦诺想着,熟悉的影子就直接掠过去了。对方脸上满是窟窿,虫子爬爬出出,好看的眉眼全没了,只剩下一副棕色的骨架子。

行吧,这是真看不见了。

狄瓦诺居然有点释然。

他慢慢合上眼睛,最后看到红色的树干上挂着阿良的头和手,达科塔化成一滩烂泥。米拉波和德莱尼被使徒斩首,没头的躯体倒在滑腻腻的血里,奥利弗被咬成了两截,死前手里还紧紧攥着金斯利的遗物眼镜。

还有站在他面前的杰尼,手颤的像筛子,脸上带着一副白色的骨质面具。

Insomnia。

万圣节

万圣节。

主管提出了这个不知是从哪里传来的“节日”,引起了员工们的浓烈兴趣。奥利弗昨天加了班没休息好,迷迷糊糊地只听到一句“死去的人会归来”。

不会吧。

奥利弗嚼着安东尼递给他的一块糖想着。小姑娘今天特别兴奋,提着一个南瓜样子的篮子到处乱跑,上面还歪歪扭扭用刀刻了几下,大抵是一张人脸的样子。她仍旧穿着那套魔法少女的衣服,不过背后贴了一个黑橙色的硬纸板翅膀,脖子上的蝴蝶结也摘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块装模作样的高领布料,看样子也是她自己加上的。

这是吸血鬼,小姑娘这么告诉他,亮晶晶的眼睛闪着光。

路过中央本部的休息室。本就金闪闪的中央本部一区贴满了金色的彩纸,不知道被谁搬来的桌子上堆满了...

万圣节。

主管提出了这个不知是从哪里传来的“节日”,引起了员工们的浓烈兴趣。奥利弗昨天加了班没休息好,迷迷糊糊地只听到一句“死去的人会归来”。

不会吧。

奥利弗嚼着安东尼递给他的一块糖想着。小姑娘今天特别兴奋,提着一个南瓜样子的篮子到处乱跑,上面还歪歪扭扭用刀刻了几下,大抵是一张人脸的样子。她仍旧穿着那套魔法少女的衣服,不过背后贴了一个黑橙色的硬纸板翅膀,脖子上的蝴蝶结也摘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块装模作样的高领布料,看样子也是她自己加上的。

这是吸血鬼,小姑娘这么告诉他,亮晶晶的眼睛闪着光。

路过中央本部的休息室。本就金闪闪的中央本部一区贴满了金色的彩纸,不知道被谁搬来的桌子上堆满了彩纸包装的糖。阿良包着毛乎乎的棉袄,戴着两只灰蓝色的耳朵。达科塔仅仅是戴了个礼帽,黑色的镰刀仍旧被扛在背后。

奥利弗又剥开一颗糖,却被德莱尼一把抓走,对方笑嘻嘻地冲他眯了眯眼睛。米拉波伸手递给他一篮子彩糖,糖堆出了篮子,彩亮亮的。

奥利弗抱着篮子接着走,拐弯进了“梦中的洋流”的收容单元。他抓出一把糖抛过去,对面钴蓝色的小鲨鱼欢叫着伸出舌头卷了个精光。奥利弗乐此不疲地抛着,直到空空的篮子里仅仅剩下最后一颗,才转身出了收容单元。

这个收容单元是中央本部最偏僻的角落,没有彩灯,只有奥利弗剥糖剩下的一大堆糖纸。奥利弗定定地站在那里,看向黑色的阴暗处。

角落里的血已经风干,成了黑棕色的痕迹,还放着一块碎玻璃片,那是金斯利最后的遗物。奥利弗咧咧嘴想让自己笑,至少在金斯利面前他要笑。

“今天是万圣节啊。”

奥利弗抛出去最后一颗糖。那糖实在是不起眼,棕色的糖纸闪不出光彩,但意外地和金斯利极相像。

“欢迎回来,金斯利。”

糖落在碎玻璃的旁边,隐去了光。

 

 

 

Insomnia。

德莱尼紧紧搂住了对方。

米拉波喘着气,背部隆起的肿块划开了衣服。白色的骨翼伸展出来,上面还沾带着碎裂的皮肉。湿漉漉的羽毛在静候膨胀的那一刻,骨翼末梢连接背部的地方裂开的伤口见骨,血一大片地涌出来落在地上。

他捂住了脸。

颊上的冰晶咔嚓咔嚓地碎裂,面部扒了皮般地刺痛。米拉波感觉到手捂住的地方在硬化,直到锋利的能划开他的手指。他的手开始不灵活起来,捂不住的冰碴碎了一地,和血混在一起化成黏糊糊的水。

他已经并不清醒了。

最后残留的理智迫使他微微睁开眼。抱住他的是德莱尼,面部戴着一个白色的骨质面具,和他脸上的如出一辙。米拉波突然放下了心,笨拙地回抱。

如胎儿般的异想体振动五双巨大的翅膀,一...

德莱尼紧紧搂住了对方。

米拉波喘着气,背部隆起的肿块划开了衣服。白色的骨翼伸展出来,上面还沾带着碎裂的皮肉。湿漉漉的羽毛在静候膨胀的那一刻,骨翼末梢连接背部的地方裂开的伤口见骨,血一大片地涌出来落在地上。

他捂住了脸。

颊上的冰晶咔嚓咔嚓地碎裂,面部扒了皮般地刺痛。米拉波感觉到手捂住的地方在硬化,直到锋利的能划开他的手指。他的手开始不灵活起来,捂不住的冰碴碎了一地,和血混在一起化成黏糊糊的水。

他已经并不清醒了。

最后残留的理智迫使他微微睁开眼。抱住他的是德莱尼,面部戴着一个白色的骨质面具,和他脸上的如出一辙。米拉波突然放下了心,笨拙地回抱。

如胎儿般的异想体振动五双巨大的翅膀,一波光圈在向这里逼近。米拉波是清楚的,他将成为所谓“使徒”,无论是那边还在领着低级员工撤离的奥利弗,还是拿着拟态的阿良,他都会对这些昔日的同事们伸出救赎的十字架。

至少德莱尼仍旧活着。

他脑袋里只剩下一片蒙蒙的混沌,周围一片黑暗,能看清的只有德莱尼和远处的“白夜”。

他看见德莱尼低着头,肩膀颤抖着,随后便彻底失去了光明。

Insomnia。

关于I公司的一些事情

*是员工(和主管)之间的一些小秘密

*还是自给自恰

 

1. 达科塔是整个公司唯一知道主管可以重开的员工。

2. 达科塔也是全公司精神情况最不稳定的员工。

3. 阿良除去脸上的疤是饰品外,身上原先也有大大小小的裂痕。

4. 沙维尔和狄瓦诺长得出奇地一致,不过沙维尔很快就死在了对绝望骑士的镇压中。

5. 奥罗拉患有轻微的胃病,所以常年穿着荣耀之羽的衣服——不过后来就换成了尸山套,据奥罗拉本人言道,保暖效果真的不错。

6. 焦化少女热衷于给去工作的员工送火柴棍,但奥利弗偷偷地换成了...

 

 

*是员工(和主管)之间的一些小秘密

*还是自给自恰

 

1. 达科塔是整个公司唯一知道主管可以重开的员工。

2. 达科塔也是全公司精神情况最不稳定的员工。

3. 阿良除去脸上的疤是饰品外,身上原先也有大大小小的裂痕。

4. 沙维尔和狄瓦诺长得出奇地一致,不过沙维尔很快就死在了对绝望骑士的镇压中。

5. 奥罗拉患有轻微的胃病,所以常年穿着荣耀之羽的衣服——不过后来就换成了尸山套,据奥罗拉本人言道,保暖效果真的不错。

6. 焦化少女热衷于给去工作的员工送火柴棍,但奥利弗偷偷地换成了巧克力棒——后来以上班时间偷吃零食被扣了拟态套,穿了一天的脸皮衣服。

7. 安东尼真的很想穿回来憎恶套,但主管总喜欢给男性员工穿,她不清楚是为什么。

8. 米拉波其实不是I公司的员工,是主管从别的公司分部挖过来的,不过消除了部分记忆。

9. 主管总会让米拉波去亡蝶葬仪的收容单元工作,直到有一次他背上了棺材,主管这才放他去了别的收容单元。

10. 海和米拉波记忆里的某个影子长得很像,但米拉波想不起来。

11. 奥利弗一直喜欢金斯利,但不肯开口,直到后来冰雪女皇封存了金斯利。

12. 艾丽萨和艾卡沙是姐弟。

13. 艾卡沙本来相当健谈,但在艾丽萨被一无所有杀死后就沉默寡言起来。、

14. 狄瓦诺被樱花树上掉下来的梳子扎到了头。

15. 艾丽莎、汤姆和格雷戈瑞本来关系相当好,但现在只剩汤姆一个了。

16. 奈里尔是全公司唯一的粉色发色,相应地,克莱尔是全公司唯一的天然卷。

17. 贝拉想起来一个名字,奇怪地想黛芙娜是谁。

18. 艾达喜欢和老妇人聊天,这让她想起在入职公司前死去的外婆。不过艾达在某次前去收容单元的路上被次元衍射变体拆成了零碎的肉,从此再也没人去老妇人的收容单元了。

19. 阿良死亡率几乎为零,可能是因为大家都在暗里保护着她吧?

20. 科比尼亚在三级警报响起之际拼死转动了时钟的发条,和那些狰狞的异想体一同回到了几百年前——那时的这里只是一片未开发的地带。

    科比尼亚笑了,紧接着就被肉刃捅穿了脑袋。

Insomnia。

狄瓦诺终究是死在了花丛里。

粉红色的纤长身影一闪而过,地面绽出一大片的花。狄瓦诺在花丛中躺下来,听着细微的风拂过耳边。

他捧起满捧的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有芬芳的花香散出来。

狄瓦诺安静的躺在粉色的花丛中。

狄瓦诺在花床上来了一次春眠,将永远不再醒来。

失去控制的新星之声掉落在地上,很快便被蓬勃生长的花朵掩埋。狄瓦诺身上开出了带着满满温柔色彩的一簇簇花朵。

仅剩胸口那颗蓝心依旧散发出微弱的光。

狄瓦诺终究是死在了花丛里。

粉红色的纤长身影一闪而过,地面绽出一大片的花。狄瓦诺在花丛中躺下来,听着细微的风拂过耳边。

他捧起满捧的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有芬芳的花香散出来。

狄瓦诺安静的躺在粉色的花丛中。

狄瓦诺在花床上来了一次春眠,将永远不再醒来。

失去控制的新星之声掉落在地上,很快便被蓬勃生长的花朵掩埋。狄瓦诺身上开出了带着满满温柔色彩的一簇簇花朵。

仅剩胸口那颗蓝心依旧散发出微弱的光。

Insomnia。

【自家员工oc】达科塔和阿良

自己割点腿肉恰恰,是公司里一对神仙cp。

喜欢她们两个,www。

算是从入职以来两个人在公司里发生的事故并不全,简单写了写。

 

 

阿良冷的打颤。

收容单元里冰天雪地,冰蓝色的领主站在那里,仿若一尊雕像。阿良只看见她用剑敲击了地面,上次工作留下的冰的碎片自心口开始猛长,直到冻住了她整个人。

在冻到失去知觉前,阿良只看见一柄黑色的镰刀破开坚冰。

 

阿良是全公司被删除记忆最少的员工。

达科塔是全公司被删除记忆最多的员工。

只有主管知道TT2协议的内容,也看见过达科塔死的每一个过程。

 

达科塔在擦拭镰刀。

阿良站在她身后,歪着...

自己割点腿肉恰恰,是公司里一对神仙cp。

喜欢她们两个,www。

算是从入职以来两个人在公司里发生的事故并不全,简单写了写。

 

 

阿良冷的打颤。

收容单元里冰天雪地,冰蓝色的领主站在那里,仿若一尊雕像。阿良只看见她用剑敲击了地面,上次工作留下的冰的碎片自心口开始猛长,直到冻住了她整个人。

在冻到失去知觉前,阿良只看见一柄黑色的镰刀破开坚冰。

 

阿良是全公司被删除记忆最少的员工。

达科塔是全公司被删除记忆最多的员工。

只有主管知道TT2协议的内容,也看见过达科塔死的每一个过程。

 

达科塔在擦拭镰刀。

阿良站在她身后,歪着头说:

“I--Love--You.”

“我知道呢。”

“I-Love--You.”

“我知道啦。”

“I-Love--Love--Love-----”

“我——”

达科塔笑眯眯地回过头,正对上对方蓝色的眼睛。“阿良”穿着西服,手里提着一堆血糊糊的东西,还在不停地抽搐,兴许先前还是坨活物。

有什么东西滚到了达科塔鞋前。

是深红色的眼珠。

 

阿良的精神污染值被【CENSORED】达到了最高点。

当她恢复理智时,达科塔已经伤痕累累。

 

阿良被主管送去了改变一切进行工作。

达科塔感受到了撕心裂肺的疼痛,在她化成一滩脓水前,才想起来,阿良曾经在异世的肖像上画过画,承受伤害的对象是她。

在达科塔死亡的瞬间,阿良也咽了气,在白色的铁皮机器人中,被密密麻麻的尖刺捣成了泥。

 

微笑的尸山出逃。

阿良是赶在它再生长出第三个个体之前,和几个同事一起击杀了它。在尸山黏糊糊的尸体下面,达科塔已经被啃食掉了半个,仅剩下一半身体。

阿良突然哭了。

 

达科塔因为工作失误,在一片混乱之中穿上了红舞鞋。

“你喜欢她...对不对?”

“你喜欢她......”

达科塔提起斧子,晃晃悠悠地奔走出去,只剩下红舞鞋嗤嗤的笑声。

红舞鞋可以放大人的欲望,达科塔现在已经不顾什么了。

 

“我们还能一起工作多长时间?”

阿良突然问达科塔。

“不知道。”

达科塔笑盈盈地看向阿良。

“不管还有多久,至少我们一直在一起啊。”

阿良也笑了。

她们一同化成数据的碎片,消失在空中。

 

 

 

Insomnia。

美术课十分钟搞了个蝶哥,大概是一周目刚摸到那会儿的滤镜,刚开始还蛮不敢动的(后来发现蝶哥战五渣(喂))
p2是个一周目已逝员工,叫什么忘了,反正那天她死的时候是被小帮手一个冲刺冲死的这点记忆深刻。

美术课十分钟搞了个蝶哥,大概是一周目刚摸到那会儿的滤镜,刚开始还蛮不敢动的(后来发现蝶哥战五渣(喂))
p2是个一周目已逝员工,叫什么忘了,反正那天她死的时候是被小帮手一个冲刺冲死的这点记忆深刻。

Insomnia。
考试真的超无聊所以开始瞎摸摸了...

考试真的超无聊所以开始瞎摸摸了(……)
是穿着拟态的阿良,尽管平时都是正裁装但她似乎更适合这一身

考试真的超无聊所以开始瞎摸摸了(……)
是穿着拟态的阿良,尽管平时都是正裁装但她似乎更适合这一身

Insomnia。

傻逼主管又忘了一无了

是达科塔♀x阿良♀

大半夜爽一下,ooc爆


“......哈。”

   “所以到底是为什么啊......”

    阿良跪在地上,扶起躺在一片狼藉中的达科塔的一条胳膊,双手都在发着颤。她将那只沾满了血的手轻轻地贴上自己的左脸颊,良久,突然低下头,落下于公司而言廉价的泪来。

达科塔半躺在地上,白色的礼服早就被染成了明艳的红色,连带着面上的冰碴与胸前干枯的玫瑰。她仍旧半睁着眼睛,扬着从未变过的微笑。撕裂的伤口贯穿了整个腹部,肉刃捅裂了达科塔——整个人。

达科塔仍剩下一口气。被阿良扶上脸颊的手指微微动了动,触到不化...

是达科塔♀x阿良♀

大半夜爽一下,ooc爆


“......哈。”

   “所以到底是为什么啊......”

    阿良跪在地上,扶起躺在一片狼藉中的达科塔的一条胳膊,双手都在发着颤。她将那只沾满了血的手轻轻地贴上自己的左脸颊,良久,突然低下头,落下于公司而言廉价的泪来。

达科塔半躺在地上,白色的礼服早就被染成了明艳的红色,连带着面上的冰碴与胸前干枯的玫瑰。她仍旧半睁着眼睛,扬着从未变过的微笑。撕裂的伤口贯穿了整个腹部,肉刃捅裂了达科塔——整个人。

达科塔仍剩下一口气。被阿良扶上脸颊的手指微微动了动,触到不化的冰碴。阿良隐约看到达科塔嘴角又扬了一点点弧度,随后连最后一点残留的气息也消散了。

黑色的镰刀失去支撑,掉在了地上。


“重新开始这一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