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瞎写写

761浏览    618参与
饭团包子q

随便写写

一出生,她便是他的童养媳。

她在襁褓之中嗷嗷哭泣时,他已是能洋洋洒洒写得一番好字的小少爷了。五岁的她咬着糖葫芦,本是爱闹的年纪,却也能安安静静的定下心来,看他耍一下午的剑。正值春困秋乏之期,她爱打瞌睡,却总能在小少爷舞剑喘息之时睁眼,递他一杯吹了许久的温开水,小少爷是个冷淡性子,眼眸之中不常透露神情,却也熟知她的嗜睡,总随身携着一卷毯子,在她憨憨入睡之迹,轻盖于她身,小童养媳醒来每每询问所盖之人,他总努努嘴,将功劳推给了他的随侍。

小少爷是将军之子,将军攘外无暇顾及家中,至于他的阿娘......他从记事起也询问过这个问题,但得到的答案均是没有,在小少爷与父亲相处不多的时光里,小少爷也曾好奇过自己的...

一出生,她便是他的童养媳。

她在襁褓之中嗷嗷哭泣时,他已是能洋洋洒洒写得一番好字的小少爷了。五岁的她咬着糖葫芦,本是爱闹的年纪,却也能安安静静的定下心来,看他耍一下午的剑。正值春困秋乏之期,她爱打瞌睡,却总能在小少爷舞剑喘息之时睁眼,递他一杯吹了许久的温开水,小少爷是个冷淡性子,眼眸之中不常透露神情,却也熟知她的嗜睡,总随身携着一卷毯子,在她憨憨入睡之迹,轻盖于她身,小童养媳醒来每每询问所盖之人,他总努努嘴,将功劳推给了他的随侍。

小少爷是将军之子,将军攘外无暇顾及家中,至于他的阿娘......他从记事起也询问过这个问题,但得到的答案均是没有,在小少爷与父亲相处不多的时光里,小少爷也曾好奇过自己的阿娘,那时将军会长叹一声,望着窗外的天空,淡淡的一声“死了“,便没有了下文。小少爷的童年时光里,偌大的府中只有侍卫下人和她的陪伴,少年老成也是这份孤独磨炼的结果。

春去秋来,年华易逝。一晃眼小少爷就长成了翩翩公子的模样,四书五经张口就来,舞刀弄剑也是不在话下,京城之中皆知姚大将军有个文武双全的儿子,也是豆蔻之年,同龄未出阁的姑娘家家们总幻想着自己能嫁与一位家教出众文武皆能的公子哥,少爷便成了京城姑娘家的梦中情人,主动上门讲亲的媒人早踏破了姚家的府门,但少爷每次都面无表情的让媒人下不来台,一来一去,便有了姚家少爷不爱美女却爱男的传言。小童养媳依旧被姚府藏的好好的,成天也不出府,最大的乐趣便是在床上瘫上个一天,透过纸窗晒晒太阳,她也依旧会在少爷练武汗流浃背时送上温水,依旧会给少爷剥他最爱吃的橘子,但她对床的依赖却越来越大,常常一觉便到了太阳当空之时,姚府一向松散也不苛求她什么。

这片祥和模样是被一位策马而来的暗卫打破的,马到姚府门前便刹住,马上的人却在见到少爷时便昏厥过去,手里紧紧抓着一枚玉佩。


柒染
毒鸡汤 应该在意的不是我的字丑...

毒鸡汤

应该在意的不是我的字丑,在意的应该是毒鸡汤+写在英语书上

如果有人可以改变你,那么那个人一定是你自己“无论因为什么原因,因为谁,你为你愿意改变,你努力改变,你才会去改变”

毒鸡汤

应该在意的不是我的字丑,在意的应该是毒鸡汤+写在英语书上

如果有人可以改变你,那么那个人一定是你自己“无论因为什么原因,因为谁,你为你愿意改变,你努力改变,你才会去改变”

梨香


我叫曹操

我有个基友叫郭嘉

我很欣赏他

我感兴趣的东西他都感兴趣

我喜欢的东西他都喜欢

我喜欢喝酒

他比我嗜酒,一喝三四瓶,一躺两三周

我喜欢赌博

虽然每次都被他赢到只剩裤衩子

我喜欢荀彧

他隔天就把人睡了

“曹总,介绍一下我对象荀彧”

*你大爷!


我叫曹操

我有个基友叫郭嘉

我很欣赏他

我感兴趣的东西他都感兴趣

我喜欢的东西他都喜欢

我喜欢喝酒

他比我嗜酒,一喝三四瓶,一躺两三周

我喜欢赌博

虽然每次都被他赢到只剩裤衩子

我喜欢荀彧

他隔天就把人睡了

“曹总,介绍一下我对象荀彧”

*你大爷!








梨香

曹:郭奉孝?大冷天的怎么还站在外面?

郭:你知道我这个人,嗜酒好烟,前两天才戒了。这不忍不住吸了一口。

曹:被发现了?

郭:本来这事吧,天衣无缝。坏就坏在我把文若珍藏的一盒水沉①给点着了。

①:水沉,品质高的水沉,一克要到千元到上万不等(我是行外人)

突发奇想的脑洞

曹:郭奉孝?大冷天的怎么还站在外面?

郭:你知道我这个人,嗜酒好烟,前两天才戒了。这不忍不住吸了一口。

曹:被发现了?

郭:本来这事吧,天衣无缝。坏就坏在我把文若珍藏的一盒水沉①给点着了。










①:水沉,品质高的水沉,一克要到千元到上万不等(我是行外人)

突发奇想的脑洞

.

瞎写写

算是病娇?

感谢老冷帮忙二改。 @冷不吧


“为什么?学长…我明明那么喜欢你,为什么…为什么还要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告诉我,为什么啊!”一个女孩正在对着她前面的人大声嘶吼着。

  而她嘶吼的对象,竟然是前不久刚有女朋友的学长。此刻,他被绳索绑在了椅子上,毛巾堵住了嘴。正在拼命的挣扎着。

  “对了!我想到了!只要你不会动,你就永远离不开我了!我们,就可以永远,永远在一起了!首先,我要先准备一下......”她一边兴奋地说着,一边边走向身后的抽屉。从里面缓缓拿出线、针和剪刀......准备好后,便转过头去向椅子上的人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听到这番话,椅子上的人露...

算是病娇?

感谢老冷帮忙二改。 @冷不吧


“为什么?学长…我明明那么喜欢你,为什么…为什么还要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告诉我,为什么啊!”一个女孩正在对着她前面的人大声嘶吼着。

  而她嘶吼的对象,竟然是前不久刚有女朋友的学长。此刻,他被绳索绑在了椅子上,毛巾堵住了嘴。正在拼命的挣扎着。

  “对了!我想到了!只要你不会动,你就永远离不开我了!我们,就可以永远,永远在一起了!首先,我要先准备一下......”她一边兴奋地说着,一边边走向身后的抽屉。从里面缓缓拿出线、针和剪刀......准备好后,便转过头去向椅子上的人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听到这番话,椅子上的人露出了惊恐的神情,挣扎得比之前更加厉害。

  “学长,请不要挣扎哦。不会很疼的~很快,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啦......”

  “噗嗤”

  是剪刀插入身体的声音呢。

  “唔……”他闷哼一声。

  “嘻嘻,这就是学长的心啊。真美呢,现在,它只属于我了~”女孩小心翼翼地捧起了男孩的心脏,找出一个精致的小瓶子,轻轻的放了进去,又撒上了些许防腐剂。做完这些,她才满意地合上盖子。

  “好啦,接下来是学长了呢~”她转身走向已经被残忍的挖出心脏的男孩尸体。

…………

  不久后,一个栩栩如生的‘布娃娃’做好了。

  “不愧是学长呢,真漂亮啊~”这样子,你就可以和我永远,永远的在一起了,谁也不能让我们分开……

 

 


在下废柴诗瑾

【食物语】美人鱼名场面

深夜来一更υ᷇(⚆•̫⚆)υ᷆

【一天,空桑少主跑进了警察局】

德州扒鸡:“少主女士。”

少主:“你好你好。”

德州扒鸡:“有什么事情我们能够帮到你?”

少主:“我要说的事,你们千万别害怕!”

德州扒鸡:“我们是警察,我们不会怕,你请说。”

少主:“我刚才,一百连抽全部坠机!一个鸭鸭都没有!”

德州扒鸡:“鸭鸭是哪一位?”

少主:“不是哪一位,是红头发的小皇帝烤鸭啊!”

符离集烧鸡:(画了一张佛跳墙给少主看)

少主:“不是橙色头发,是红色头发。”

符离集烧鸡:(画了一张腊八粥)

少主:“他穿着黑色衣服,还带着金色。”

符离集烧鸡:(画了一张宫保鸡丁)

少主:“……”

少主:“北京烤鸭啊!食物语有没有玩!就是那种红头发拿着旗帜...

深夜来一更υ᷇(⚆•̫⚆)υ᷆

【一天,空桑少主跑进了警察局】

德州扒鸡:“少主女士。”

少主:“你好你好。”

德州扒鸡:“有什么事情我们能够帮到你?”

少主:“我要说的事,你们千万别害怕!”

德州扒鸡:“我们是警察,我们不会怕,你请说。”

少主:“我刚才,一百连抽全部坠机!一个鸭鸭都没有!”

德州扒鸡:“鸭鸭是哪一位?”

少主:“不是哪一位,是红头发的小皇帝烤鸭啊!”

符离集烧鸡:(画了一张佛跳墙给少主看)

少主:“不是橙色头发,是红色头发。”

符离集烧鸡:(画了一张腊八粥)

少主:“他穿着黑色衣服,还带着金色。”

符离集烧鸡:(画了一张宫保鸡丁)

少主:“……”

少主:“北京烤鸭啊!食物语有没有玩!就是那种红头发拿着旗帜的少年帝王明白吗?”

德州扒鸡:“明白了,你继续说。”

少主:“我熬夜肝了好几天魂芯,终于肝到了一百个!然后我去抽卡,一百连抽全部坠机!八十抽的保底御还是重复的!”

符离集烧鸡:“噗嗤”

少主:“你在笑什么?”

符离集烧鸡:“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少主:“什么高兴的事情?”

符离集烧鸡:“我单抽抽到了北京烤鸭。”

德州扒鸡:(憋笑)

少主:“你又笑什么?”

德州扒鸡:“我单抽也抽到了北京烤鸭。”

少主:“你们用的是同一个号?”

符离集烧鸡:“对对”(憋笑)

德州扒鸡:(憋笑)

德州扒鸡:“不是,是同一天抽中的。”

少主:“我再重申一遍,我没在开玩笑!”

符离集烧鸡:“对对。”

【德州扒鸡和符离集烧鸡再次笑出了声】

少主:“WHY!”(用单词代替一下)

德州扒鸡:“我们言归正传,那个,你刚才说的这个北京烤鸭,强吗?”

少主:“他不是强不强的问题,他真的是那种,那种很难抽的那种。他的眼睛像宝石,鼻子小巧,牙齿雪白,很帅气。遗憾的是我抽不到他,没能更加了解他。”(鸭吹又开始了)

符离集烧鸡:“噗嗤”

少主:“你欺人太甚,我忍你很久啦!”

符离集烧鸡:“我单抽到了北京烤鸭。”

少主:“你明明在笑我,你都没停过!”

符离集烧鸡:“少主女士我们受过严格的训练,无论多好笑我们都不会笑。除非忍不住。”

德州扒鸡:“不如这样少主女士,你先回去等消息,我们一有进展第一时间通知你。”

少主:“行,你们赶紧出警,好吗?很危险的,多带一点魂芯!”

【少主走出了房间,这时房内传来一阵笑声。】

【少主打开门】

符离集烧鸡:“少主女士你有什么要补充吗?”

【少主出去了】

【门内再次传来一阵笑声。】

德州扒鸡:“我第一次见到这么非的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南竹

夜读《古风 天津三月时》

天津三月时,千门桃与李。

朝为断肠花,暮逐东流水。

前水复后水,古今相续流。

读到这里怎么想起那句“长江后浪推前浪”(给自己一个狗头∪・ω・∪)

新人非旧人,年年桥上游。

鸡鸣海色动,谒帝罗公侯。

月落西上阳,余辉半城楼。

衣冠照云日,朝下散皇州。

鞍马如飞龙,黄金络马头。

在这里又想起了李贺的“何当金络脑,快走踏清秋”。李贺一辈子写奇诡的诗,但作为一个少年人,他把自己最直白的意气和豪气都放在这首诗上了,虽然简单易懂,但结合他的身世却也让人感慨。

行人皆辟易,志气横嵩丘。

入门上高堂,列鼎错珍羞。

香风引赵舞,清管随齐讴。

七十紫鸳鸯,双双戏庭幽。

行乐...

天津三月时,千门桃与李。

朝为断肠花,暮逐东流水。

前水复后水,古今相续流。

读到这里怎么想起那句“长江后浪推前浪”(给自己一个狗头∪・ω・∪)

新人非旧人,年年桥上游。

鸡鸣海色动,谒帝罗公侯。

月落西上阳,余辉半城楼。

衣冠照云日,朝下散皇州。

鞍马如飞龙,黄金络马头。

在这里又想起了李贺的“何当金络脑,快走踏清秋”。李贺一辈子写奇诡的诗,但作为一个少年人,他把自己最直白的意气和豪气都放在这首诗上了,虽然简单易懂,但结合他的身世却也让人感慨。

行人皆辟易,志气横嵩丘。

入门上高堂,列鼎错珍羞。

香风引赵舞,清管随齐讴。

七十紫鸳鸯,双双戏庭幽。

行乐争昼夜,自言度千秋。

功成身不退,自古多愆尤。

李白所追求的就是“功成身退”这种人生境界。有句话说“人生的痛苦就在于追求了错误的事物”,大概李白也是这样,他的才华不在政治上。但是,我们庆幸的是,他不是一个钻牛角尖的人,不然我们也看不到这样一个李白。

黄犬空叹息,绿珠成衅仇。

何如鸱夷子,散发弄扁舟?

怎么样,和太白兄的“明朝散发弄扁舟”是不是很像。但这首诗表应该是李白大兄弟还没入朝时写的,诗还是意气风发的,并没有“人生在世不称意”。

简单写写:其实在我们看起来,李白是不惧权贵敢叫力士脱靴的猛人,但是他说出口是说了,最后被打出去了......我们老师在讲完这句话之后自己都绷不住笑了...

我:......

墨初

孤独

     我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

     我也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又要做什么,为何诞生。


     每天只是看着热闹的人流,看一个个陌生的面孔或哭或笑,我碰不到他们,他们也碰不到我,甚至看不见也听不见我。

     我每天漫无目的地四处飘荡,学习着那些复杂难懂的人类的知识与文字,我不知道自己为何能轻易弄懂,但也不想深究。

     我用了许多个白天与黑夜,知道像我这样的人或东西,他们称之为幽...

     我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

     我也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又要做什么,为何诞生。

     

     每天只是看着热闹的人流,看一个个陌生的面孔或哭或笑,我碰不到他们,他们也碰不到我,甚至看不见也听不见我。

     我每天漫无目的地四处飘荡,学习着那些复杂难懂的人类的知识与文字,我不知道自己为何能轻易弄懂,但也不想深究。

     我用了许多个白天与黑夜,知道像我这样的人或东西,他们称之为幽灵或其它之类。

     我比较喜欢幽灵这个词,那么我以后就叫幽灵好了!反正,不会有另一个人叫我名字,不如随心一点。

     有一天,我在一辆坐了三个吞云吐雾的大叔的车里,享受着烟云燎绕的奇妙的视觉之感。突然,一个女孩路过了这里,回头看了几眼。

     她好像看了我一眼!难道她能看到我!?

     我高兴极了,因为我太孤独了,每天自言自语什么的早就腻了!

     于是我就放弃了烟雾,转而跟上那个女孩,在她旁絮絮叨叨。她全程一言不发,甚至看都没看向我一眼。

     我终于搞明白她只是无意看了一眼,而并非看到我时,生气地骂了一句,嘟嘟囔囔着正要离开时,身旁的江流吸引了我。

     那江很宽,但很浅,水流流过底下的石块,暖阳照在水面上,波光粼粼,似一块块流动的宝石一般,甚是好看。江中那些突起的土丘上郁郁葱葱的,像是海中孤独的小岛,偶尔会有人无所事事地在上面垂钓。

     我看着江面,微笑起来,自言自语般轻声对空气说着。

     “秋,这段江还是这么好看呐……”

     我抬头看了看天边的夕阳,层层叠叠的暖色看得人心情愉快,但我却无法平静地欣赏这样的美景。

     我好像记得以前曾经有人也在同样的一座桥上,看着同样美丽的江面,因记忆不清而模糊的面孔对我微笑着。

     “这段江真好看呐……是吧?钱欣......”

     钱欣?那是我遗忘的名字吗……

     虽然不合气氛...我默默地想,但还是想吐嘈,这个名字好土啊......还是幽灵好听......不过反正没人会知道,怎样都无所谓啦……

     不过......秋是谁呢?     

苏岩律

擀面杖剑走天涯

风吹乱我刘海的那一刻 我决定了

我 要做个侠客


行走屋檐之上 四下皆静,一个黑影窜起 我滑步拔剑 剑气带风,带起我额前散落的发丝


我再一踢腿 

“咚”  吓得讲台上数学老师一哆嗦


我走遍大半河川,才找着大众点评上的侠客学堂 

门口还蹲着俩招财猫

师傅说 招财进宝嘛


我问师傅,他曾是不是个顶厉害的侠客,在纷争中掸去功与名 隐退江湖


师傅告我 他就是个厨子,攒了点小钱 开个学堂 圆个江湖梦


没能教我怎么做侠客他也挺抱歉,便邀我去隔壁包子铺 也是他开的,连锁产业,能打八八折


他诚不欺我 这儿的小笼包是我吃过的...

风吹乱我刘海的那一刻 我决定了

我 要做个侠客


行走屋檐之上 四下皆静,一个黑影窜起 我滑步拔剑 剑气带风,带起我额前散落的发丝


我再一踢腿 

“咚”  吓得讲台上数学老师一哆嗦




我走遍大半河川,才找着大众点评上的侠客学堂 

门口还蹲着俩招财猫

师傅说 招财进宝嘛


我问师傅,他曾是不是个顶厉害的侠客,在纷争中掸去功与名 隐退江湖


师傅告我 他就是个厨子,攒了点小钱 开个学堂 圆个江湖梦



没能教我怎么做侠客他也挺抱歉,便邀我去隔壁包子铺 也是他开的,连锁产业,能打八八折


他诚不欺我 这儿的小笼包是我吃过的最赞的 我一连吃了五笼 满足地靠在椅背上打饱嗝儿




他终究还是成了我师父


我发现,做个厨子好像也不错


四四

一个原创

  下雪了。

  暗沉的大牢里,只有顶角的天窗透进一丝光芒,一个人影在半空悬挂,双手双脚均被绑在那架上的手铐与脚铐里。

  他身上的灰白色囚服染上了刺眼红色,蒙头垢面,难看至极。那双眼睛黯淡无光,就像一颗寿终正寝的星,慢慢失去它点缀夜空的光,让人叹息。

  突然,寂静的大牢里传来一阵“嗒嗒”的脚步声,循声望去,来者是个男子。

  身着华服的他与顾秋白的脏污形成了对比,就连起脚都是满眼的优雅。

  他来到顾秋白面前,素手轻轻抬起他的下巴,眉眼带笑,温柔似水:“师傅,好久不见。”

  语气极其轻柔,手中的动作也是柔和万分,似此时蓬头垢面的顾秋白是绝世珍宝。

  “你来…做什么…”顾秋...

  下雪了。

  暗沉的大牢里,只有顶角的天窗透进一丝光芒,一个人影在半空悬挂,双手双脚均被绑在那架上的手铐与脚铐里。

  他身上的灰白色囚服染上了刺眼红色,蒙头垢面,难看至极。那双眼睛黯淡无光,就像一颗寿终正寝的星,慢慢失去它点缀夜空的光,让人叹息。

  突然,寂静的大牢里传来一阵“嗒嗒”的脚步声,循声望去,来者是个男子。

  身着华服的他与顾秋白的脏污形成了对比,就连起脚都是满眼的优雅。

  他来到顾秋白面前,素手轻轻抬起他的下巴,眉眼带笑,温柔似水:“师傅,好久不见。”

  语气极其轻柔,手中的动作也是柔和万分,似此时蓬头垢面的顾秋白是绝世珍宝。

  “你来…做什么…”顾秋白勉勉强强地与他平视,一开口,干裂的嘴唇直接就流出了血。血腥味充斥满嘴。

  “徒儿自然是来接您入宫的。”林泽桕温柔地将顾秋白散落的长发撩起,却是露出一张沟壑纵横的脸,温柔的眼眸渗入寒意几分:“这是谁干的?”

  “与你…无关。”顾秋白艰难地将脸撇过去,似乎不想再同林泽桕多说一句话。

  林泽桕不怒反笑,俯身到他耳边,夹带着独特的热气和阳性气息的温和嗓音将顾秋白的耳朵包裹在其中:“师傅,你可别忘了,澜沧已经亡了。而你只是我的阶下囚,我问什么,你就答什么,懂吗?”停顿了一下,又念道:“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那四个字深深地刺进了顾秋白的心底,他不顾自己身上伤痕所带来的疼痛,硬是抬起头望向林泽桕,眼神凌厉:“澜沧能有今日,拜你所赐!”

  窗外月影稀疏,透过树枝映在牢内半面墙上,将大牢衬托得更加幽寂孤冷,阴风阵阵。

——瞎写写

——可能会有后续

——渣受(林泽桕)

耳ererererlulu

归来。

    太无聊了就来发发脑洞叭

    片段

   

“阿临:

      见信如晤。

      我深知你热爱这山河,所以除了那些腌臜事,余下的我动也没动,全数还你了。

      这由林家引起的动乱,也该由林家平定。数十载的恩怨,与你无关,不该由你担着。

      这江山我从你手中夺过,...

    太无聊了就来发发脑洞叭

    片段

   

“阿临:

      见信如晤。

      我深知你热爱这山河,所以除了那些腌臜事,余下的我动也没动,全数还你了。

      这由林家引起的动乱,也该由林家平定。数十载的恩怨,与你无关,不该由你担着。

      这江山我从你手中夺过,如今便这样还你了。只是可惜,不能再见你一面。

      你在忙政事吧?有没有……有没有一瞬间想我了呢?……罢了,你应该是记恨我的。

      可是,我很想你。

      胸中有万千话语,落笔不过寥寥数笔。

      云山的玉兰又开了,一如当年。

      阿临, 就这样吧。

      我爱你。”

散步的树

阳月十八

“他们很烦,爸妈唠唠叨叨,老师罗里吧嗦。明明我也在努力,可就是没人懂我,没人肯定我,永远只有挑剔…我就搞不懂了,做人有什么意思?”他大吐苦水。


“别那么悲观啦,他们也只是以自己的方式对你好,只是方式不太合适…我想你们需要沟通。”女孩安慰道,“他们也是受着这样的教育长大的,他们还没有学会用你喜欢的方式对你好。”


他想说你不懂,但到底没说。


分别的时候他叫住了她。

“嗯?”她回头,乌黑发尾在空中划出好看弧线,琥珀色眼瞳温润流光。

“…没事,再见。”

“再见。”她笑笑。


也许要多年后他才会明白,并非她真的如记忆中一般美,也并非是风吹动她的发梢。


是她那一眨眼带起的微小气流,在...

“他们很烦,爸妈唠唠叨叨,老师罗里吧嗦。明明我也在努力,可就是没人懂我,没人肯定我,永远只有挑剔…我就搞不懂了,做人有什么意思?”他大吐苦水。


“别那么悲观啦,他们也只是以自己的方式对你好,只是方式不太合适…我想你们需要沟通。”女孩安慰道,“他们也是受着这样的教育长大的,他们还没有学会用你喜欢的方式对你好。”


他想说你不懂,但到底没说。


分别的时候他叫住了她。

“嗯?”她回头,乌黑发尾在空中划出好看弧线,琥珀色眼瞳温润流光。

“…没事,再见。”

“再见。”她笑笑。


也许要多年后他才会明白,并非她真的如记忆中一般美,也并非是风吹动她的发梢。


是她那一眨眼带起的微小气流,在某个瞬间,吹动了他的心。




(想着的是年少时懵懂青涩的微妙心思,背景是放学后一起回家的路上)


宁华

《机械核心》瞎写写,名字我喜欢叫这个

说是请稍后重试,可是他连一分一秒也等不了了。

朱一龙再次重重的按下了重启键,忐忑地盯着白宇的胸膛期盼那光点亮起。

“咚。”

“咚。”

房间里寂静的可怕,只能听见心脏在一下下的剧烈跳动着,甚至房间里这唯一的一个人的呼吸声都几不可闻,朱一龙无暇顾及自身只是一瞬间闪过这个想法“我心跳的好快。”

他半跪在地上抱着白宇,死死地盯着他,不肯错过白宇可能会有的任何一个最细微的动作。

七…

八…

九…

十…

十秒过去了,那苍白的嘴唇并没有恢复红润 ,平静的胸膛没有一点起伏,白宇倒在地上看起来就像一尊俊美的雕像,嘴唇泛着青灰色的光,嘴角却依旧微微翘起,像是仍在对着朱一龙微笑一样,可...

说是请稍后重试,可是他连一分一秒也等不了了。

朱一龙再次重重的按下了重启键,忐忑地盯着白宇的胸膛期盼那光点亮起。

“咚。”

“咚。”

房间里寂静的可怕,只能听见心脏在一下下的剧烈跳动着,甚至房间里这唯一的一个人的呼吸声都几不可闻,朱一龙无暇顾及自身只是一瞬间闪过这个想法“我心跳的好快。”

他半跪在地上抱着白宇,死死地盯着他,不肯错过白宇可能会有的任何一个最细微的动作。

七…

八…

九…

十…

十秒过去了,那苍白的嘴唇并没有恢复红润 ,平静的胸膛没有一点起伏,白宇倒在地上看起来就像一尊俊美的雕像,嘴唇泛着青灰色的光,嘴角却依旧微微翘起,像是仍在对着朱一龙微笑一样,可是朱一龙知道这个人再也不会动不会偷咪咪的看着朱一龙也不会在被朱一龙发现的时候对他露出一个甜蜜蜜的大大的能够把所有看到的人心都融化掉的笑容了……

三十秒过去,机械核心依旧没有亮起蓝色的光点。

重启失败。

朱一龙颓然倒在地上,紧紧地抱着白宇,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1”

修改了一下

小段子而已,没有后续

想小白

没有发现文里有一个算彩蛋(吧?)的东西?

Karryselova Rosalands

 

应做之事不应尽是他人之言。


——我自有主张。

 

应做之事不应尽是他人之言。


——我自有主张。


Karryselova Rosalands

1

奢侈的凝望。


心脏热烈地燃烧着    毫不掩饰。


奢侈的凝望。


心脏热烈地燃烧着    毫不掩饰。


琥珀川

        *  瞎扯的一小段文。*

        *  梗源自以前和小对象分手的时候她的个签。*

        *  极短预警⚠️*

     “往后年年岁岁  大好河山。”

    

      ...

        *  瞎扯的一小段文。*

        *  梗源自以前和小对象分手的时候她的个签。*

        *  极短预警⚠️*


     “往后年年岁岁  大好河山。”

    

       他的话音刚从耳边消散,我望向他空荡荡的左手,喉咙像被什么苦涩的东西堵住了。

     

   

      肢体行动总是比脑子反应的快。

  

    

     未等不舍的思绪涌上脑海,手指已经不受控地抚上左手无名指,轻轻捏住还存有自身体温的戒指。夕阳如血的余晖为银色金属环镀上一层鎏金,闪的那么耀眼,击碎心底最后一道防线。

    

      当初在接受戒指的时候,我曾感慨过这冰凉的金属圈怎么那样容易染上温度,不料现如今倒是将这句话还给自己了。

    

        戒指缓缓滑过一个指节、又一个指节,终于脱落到手掌心。像是在做一个不可或缺的仪式,我笑着把戒指握住,慢慢将手指收紧,直到白皙的手掌留下4道弯月形红痕才肯松开手上的力度。

    

        心里堵得厉害,我转过身背对着他。温热的液体划过脸颊,我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勾起唇角,向后将银色戒指随意一抛。与此同时,边朝前大步走,边笑着大声念出下一句。

     

       “余生  分开走。”

      —End—

雀太郎

代价

我的宝贝作家摇晃着我的肩膀说:我想成名!我想成名!我要成名!

“如果可以我会帮助你的,好吗?”我摸了一阵他的脊柱,一节节地从颈子数到腰臀,他在我怀里哆嗦了一下,于是我凑上去与他额头相抵,“亲爱的,你像是疯啦。”

瞧瞧他,可怜人!我的手指温柔地托着他的下颚,我的小狗身体僵硬,无光的眼睛里有东西在摇晃、在颤抖,我看得多了,只不过是情感纠结在一起被拧成一股巧克力色的漩涡。他的嘴唇白得没有血色,真惹人怜爱呀!我的心跳得更快,快乐地亲了亲他的嘴角,不知为什么突然想起小吉也喜欢在吃谷物早餐的时候不停地用勺子搅拌牛奶。

“人类身上总是有这种腥臭味,甜心,但是你闻起来像是锈铁。”我把装着吐司的盘子推到桌子另一边,他...

我的宝贝作家摇晃着我的肩膀说:我想成名!我想成名!我要成名!

“如果可以我会帮助你的,好吗?”我摸了一阵他的脊柱,一节节地从颈子数到腰臀,他在我怀里哆嗦了一下,于是我凑上去与他额头相抵,“亲爱的,你像是疯啦。”

瞧瞧他,可怜人!我的手指温柔地托着他的下颚,我的小狗身体僵硬,无光的眼睛里有东西在摇晃、在颤抖,我看得多了,只不过是情感纠结在一起被拧成一股巧克力色的漩涡。他的嘴唇白得没有血色,真惹人怜爱呀!我的心跳得更快,快乐地亲了亲他的嘴角,不知为什么突然想起小吉也喜欢在吃谷物早餐的时候不停地用勺子搅拌牛奶。

“人类身上总是有这种腥臭味,甜心,但是你闻起来像是锈铁。”我把装着吐司的盘子推到桌子另一边,他乖乖坐下,“乖孩子,我恐怕你得下地狱。”

他的眼球发红、瞳仁浑浊,旧大衣内侧是一片干涸的血迹,人们看不见上头女人猫样的抓痕,但是我可以。他只是像工厂里的大型机器一样咀嚼着,然后问:

“我将才华横溢吗?”


Oswin

天台的云

我第一次见到邰云是去学校天台抽烟的时候。我站在天台上,靠在铁栏杆上眺望远处蓝蒙蒙的海。然后我就看到了邰云,她站在天台的另一边,我走了几步才移开楼梯间的遮挡。那时我还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是知道了以后她的名字就和我第一次见她的场景纠缠在了一起。她白皙的脸,头发不长,被风轻飘飘地托起,白色的长裙也轻盈飞扬,像一朵白云,随时要被天台上的风吹走、吹散。

她主动向我走来,这让我不知所措。匆匆忙忙地把烟头扔在地上,又忙乱地踩灭火星。当我抬头时,云已经飘到我的面前。

“你好呀。”她的主动并不粗鲁,她的示好如春风和清水般舒适。我是个孤僻敏感的人,所以我面对着她,说不出话来。我只看着她的眼睛,她有一双比嘴巴更会...

我第一次见到邰云是去学校天台抽烟的时候。我站在天台上,靠在铁栏杆上眺望远处蓝蒙蒙的海。然后我就看到了邰云,她站在天台的另一边,我走了几步才移开楼梯间的遮挡。那时我还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是知道了以后她的名字就和我第一次见她的场景纠缠在了一起。她白皙的脸,头发不长,被风轻飘飘地托起,白色的长裙也轻盈飞扬,像一朵白云,随时要被天台上的风吹走、吹散。

她主动向我走来,这让我不知所措。匆匆忙忙地把烟头扔在地上,又忙乱地踩灭火星。当我抬头时,云已经飘到我的面前。

“你好呀。”她的主动并不粗鲁,她的示好如春风和清水般舒适。我是个孤僻敏感的人,所以我面对着她,说不出话来。我只看着她的眼睛,她有一双比嘴巴更会说话的眼睛,即使我没有回答,她的眼睛传递着对我的谅解和友好。

然后,邰云就成为了我的朋友。

我们时常相会于天台,在蓝色的环绕下聊天谈心。我出生于一个普通平和的家庭,父母爱我,家境不算富裕但也都能满足我的需要。无论怎么看我都是一个应该感到幸福的人。在我生活中的起伏都是普通而平凡的,升学的压力、同龄人的竞争、交新的朋友,没有格外的艰辛在前方等我。可是我还是在这样的生活中失去了快乐,一件小小的琐事在我的面前就像是断头台上没有落下的刀,我不需要像曾经报纸上报导的那些山区孩子一样承担起父母离家后养家的重担,我的父母身体健康,不需要我辍学打工,我也没有经历家暴或是家庭不和。我的痛苦都是由微不足道的小事组成的,去超市购物,或是预定旅行中住宿和机票。我好像被裹在一床沾满了仙人掌刺的被子里,刺痛时隐时现,不流血也没有伤口。

所以我痛恶琐事,每每和邰云在一起的时候,我无法避免地聊到它们,我向这朵云抱怨,把我沉重的苦水倾倒出来。而这朵云没有因为这而消散,她吸收了这些水汽,变得更大了,她会包裹着我,虽然没有实感,却还是让我感到温暖。相较于我令人厌烦的苦闷,邰云是个有趣聪敏的女孩。她开导我的话语是温柔的,独属于她的幽默感化解了这些琐事带给我的烦恼。她不会去指责我,讥笑我,轻视我这些鸡毛蒜皮的抱怨,她不会觉得这是小事。她的郑重和温柔给予我无尽的宽慰。渐渐地,我越来越喜欢和邰云待在一起,我不仅在天台见到邰云,有的时候在食堂里或是在教室里都可以看到她。

自从邰云的出现,我在学校里的日子快乐了很多。有人陪我一起吃饭、上课,她会陪我去电影院看冗长沉闷的文艺电影,我们都很喜欢,她很会解读,我喜欢听她说。有了她的陪伴,我不再感到生活琐事是那么的痛苦。我站在超市结账的队伍中时,邰云柔软的手握住我的肩膀,缓解我的紧张。讲座中,她坐在我的旁边,和我讨论教授布置的课题,讨论到有趣的地方我们还会一起笑笑。

邰云是个特别的存在。二十年的生活中任何一度美好的事最后都会让我失望,我曾经志同道合的朋友,最后和我渐行渐远;我结交的人,完全同我是两个世界的人,我说的他们不明白,他们说的,我只觉得愚蠢,但邰云不同,她对我而言是完美的存在。这让我很快乐却也很担忧,美好永不长久,我害怕有一天我会失去邰云,或者邰云不再美好。她从我身前走过,蓬松的发丝擦过我的脸颊,那双眼睛,我害怕她会像真的云一样飘走,或是变成雨水汇入肮脏的河流。这样的梦让我半夜惊醒,心慌不已。我是泥地里挣扎的蚯蚓,邰云是空中的云,我仰望她的美好,希望她永远停留在我的土地上。

我希望邰云会陪伴我,至少是这段时间。

五枝青玉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沈从文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沈从文

倾宸

【原创】你是我的那颗星

小学生文笔.jpg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挂在天上放光明,好像许多小眼睛。

伍柒柒哼着歌,心里赞叹着这歌写的真不错。

伍柒柒是一颗星星,至于为什么叫伍柒柒呢,是因为天上星星太多了,就用数字编号了。

旁边的星星没有搭理他,星星的轨迹每天都不一样,见到的星星每一天都会变化,所以星星们不会没事干交朋友,最多也就是和别人聊聊天。

伍柒柒见没人搭理他,就自己去找别人聊天。

“肆贰叁,你不无聊吗?”

“不无聊。”

“那我们聊天吧。”

“不要。”

伍柒柒看对方不想理自己,也不自讨没趣,找另一个星星聊天去了。

“柒玖叁……”

“叫我若言。”

“好的柒玖叁。”

柒玖叁:……

“你为什么要我叫你若言啊?”

“因为好听。”

“柒玖...

小学生文笔.jpg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挂在天上放光明,好像许多小眼睛。

伍柒柒哼着歌,心里赞叹着这歌写的真不错。

伍柒柒是一颗星星,至于为什么叫伍柒柒呢,是因为天上星星太多了,就用数字编号了。

旁边的星星没有搭理他,星星的轨迹每天都不一样,见到的星星每一天都会变化,所以星星们不会没事干交朋友,最多也就是和别人聊聊天。

伍柒柒见没人搭理他,就自己去找别人聊天。

“肆贰叁,你不无聊吗?”

“不无聊。”

“那我们聊天吧。”

“不要。”

伍柒柒看对方不想理自己,也不自讨没趣,找另一个星星聊天去了。

“柒玖叁……”

“叫我若言。”

“好的柒玖叁。”

柒玖叁:……

“你为什么要我叫你若言啊?”

“因为好听。”

“柒玖叁这是你自己取的吗?”

“都说了叫我若言!”

“好的,那这是你取的吗柒玖叁?”

柒玖叁背过身去,没有理他。

伍柒柒看对方似乎生气了,默默走开了。

“啊好无聊啊!那就唱歌吧。”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挂在天上放光明,好像许多小眼睛”突然有人接到。

伍柒柒想声源看去,发现对方也在看自己。

“你也喜欢这首歌吗?”

伍柒柒问道。碰到一个兴趣相投的星星可不容易了。

“是啊,我觉得这首歌很好听。”

“我也这么觉得!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陆陆壹。”

伍柒柒很高兴看到一个和自己这么聊得来的星星,所以他们聊了很久很久。

“啊,要下班了,只能明天见了。”

“对啊明天见吧。”

两颗星星道别着,但是他们心里都明白,明天相见是不可能的。

第二天

“诶,你怎么也在?”伍柒柒看着陆陆壹一脸惊讶。

对方也是惊讶的看着他。

“可能这就是缘分……”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他们吓了一跳。

“你谁啊?”

“我是壹伍柒,你可以叫我槿希。”

伍柒柒想起昨天见到的若言,突然问道:“那你是不是认识若言?”

“若言?这是哪个?”

“原来你们不认识啊。”

“这也说不定,也许哪天我们见过却又不知道。缘,妙不可言。”

“哦,原来我们这是……缘分!”伍柒柒叫道。

也许真的是缘分,之后很久他们每天都会见到,每天都在唱着歌,他们成了最好的朋友。

——————————

“陆陆壹,你看我们日复一日的发着光,照亮着夜空,人们赞叹着星空的美丽,但是却没有人会注意到一颗小小的星星,唉。”伍柒柒叹着气 ,手托着下巴。

“没有关系,你在我眼中是最亮的那颗星星。”

“啊,你真好!你也是我眼中最亮的星星!

“诶,陆陆壹,你看那里!”伍柒柒突然叫道。

那是一片流星。

“那群星星为什么走的那么快啊?”

“因为星星太多了,天空装不下了,一些老的星星就要离开了,这样才有空间给新的星星。”

“这也太残忍了吧。”伍柒柒不高兴地说。

陆陆壹倒看得很开,“至少直到最后,也给人们带来了美好啊。”

“嗯。”

又过了很久,久到伍柒柒忘了这件事。直到那一天,他又一次看到了流星。

“又有星星离开了吗?”他想。

后来,他再也没有见过陆陆壹,直到自己也变成了流星,也没有再见到对方。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伍柒柒唱着歌,好像这样就能开心起来。

“挂在天上放光明,好像许多小眼睛。”

伍柒柒看过去,但他失望了。

那只是一个小女孩在唱着歌,不是陆陆壹。

流星划过了地平线。

女孩拉着妈妈的衣服,指向天空。

“妈妈,看!是流星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