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瞎码

15浏览    6参与
亓卿•不要face•奶糖•夫斯基

[魔道祖师_江晚吟生子,孕期]

.ooc

不喜勿喷

风露雨雪,花开花落。而今不知几载,只知枝杈上的桃花开了又凋,二人已共度数年。


江澄仰卧在一方红木椅上,双腿打的很开,借此来承接腹部的负担,正闭目小憩。

正值盛夏时节,莲花池中的莲开得正艳,朵朵娇羞欲滴,与碧绿色的叶交相呼应,别是一道风景。


蓝曦臣轻手轻脚推开了门,微风趁此时机夹携着莲子的清香溜进了阴暗的房间,外带着蓝曦臣身上的兰草气,一同袭在了江澄的鼻翼间。


感知到有人前来,江澄双睫不着痕迹的扇动了两下,在这时醒来了,或许是乍一醒来还有些恍惚,他扬扬手揉了揉眉心让眼前的景物聚焦,随之长吁了口气,凝眸瞧向一旁伫着不动的蓝曦臣开了口,语气平淡的惊人


“你来干嘛...

.ooc

不喜勿喷

风露雨雪,花开花落。而今不知几载,只知枝杈上的桃花开了又凋,二人已共度数年。


江澄仰卧在一方红木椅上,双腿打的很开,借此来承接腹部的负担,正闭目小憩。

正值盛夏时节,莲花池中的莲开得正艳,朵朵娇羞欲滴,与碧绿色的叶交相呼应,别是一道风景。


蓝曦臣轻手轻脚推开了门,微风趁此时机夹携着莲子的清香溜进了阴暗的房间,外带着蓝曦臣身上的兰草气,一同袭在了江澄的鼻翼间。


感知到有人前来,江澄双睫不着痕迹的扇动了两下,在这时醒来了,或许是乍一醒来还有些恍惚,他扬扬手揉了揉眉心让眼前的景物聚焦,随之长吁了口气,凝眸瞧向一旁伫着不动的蓝曦臣开了口,语气平淡的惊人


“你来干嘛”


蓝曦臣没能从这话里品出什么异样的味道来,瞧着江澄一珉唇笑,顾自便从乾坤袖中取出来了一摞墨蓝色封皮包装甚是精致的书籍,搁在了江澄身旁的木桌子上,又顺手推开了对方身后的窗子通风。


而在蓝曦臣做这一系列动作时,江澄就用着一种不明意味又漫不经心的目光撇着他的侧颊,一手护在自己的腹部上。


他这动作里虽不含排斥意味,却也莫名给人一种拒人以千里之外的感觉,只是蓝曦臣平日里便性情谦和,瞬间闪过的一丝不愉快也被他在即刻换为了一种事无不可对人言的仙风道骨,眉目舒展唇角噙笑,轻声唤道


“晚吟,我来看看你和孩子”

“刚听郎中说,胎气很稳,但仍需多养着身子”

“我已从蓝家抽调人手,想来你诸多不便,也不好露面吩咐门生”


蓝曦臣三言两语间道明了来意,加之对江澄腹中胎儿的一番评价,每一句话都没教人觉得失了分寸,只是这动作在外人看来有失偏颇。

——他蹲身在了江澄身前,几指并拢轻抚过江澄鼓胀的腹部,似是在试探着些什么。半晌,他收了力,扬眸看向江澄。

.“不久,他便要降生了,我想来,还是想叫你放弃他。”


闻言,江澄眨着眼瞧他,宽袍大袖中的手指微蜷,舌尖探了探有些发白的双唇瓣,似是想说些什么。却是一瞬间没想到好的说辞,欲只是一抚衣袖,仰脸瞧着天花板喷出了口气。


蓝曦臣见对方迟迟未发话,周遭气氛瞬间低至了冰点,敛了敛眸,他抿起了唇与江澄对上了眼,两人面面相觑,相顾无言。

江澄的目光此时看来是冷淡的,好像恨不得将身边的都据之以海角天边。


蓝曦臣见人模样面沉如水,眉毛上下起伏了一阵也没说出什么所以然,生怕哪句话不对刺激到对方。

“晚吟啊…


“你给我闭嘴。”江澄却冷不丁打断了他的话语,目光飘忽至直到停在了窗外莲池中的那朵莲上。


“这是我的孩子,我想打便打。想留便留,与你何干”


"他是我的骨肉,

也是他魏无羡在这世上唯一的念想了…


亓卿•不要face•奶糖•夫斯基

流浪魏无羡‖蓝湛的施舍‖少年

魏无羡43825(包子)


西风裹挟着寒气往街道俯冲,沾着些枯黄的树叶都似乎在瞬间被染成了白色。正值正午,乌云遮蔽了天空却似已然入夜。路上的行人无一都裹紧了棉衫缩脖急促往家里赶着,有些身上还携带着些被油纸包着的吃食。我蜷缩在巷口抱着双膝将自己窝成很小一团,妄图让周遭的空气因此而温暖一些,然而终究是徒劳,双手冻得近乎失去了知觉,我虚握了一下,缓了好一会才勉强回力撑着墙面站了起来。这一场雪来的过于的急

没有些许的提防,不然也不会狼狈成这样。


“包子!新鲜出炉的包子!”

我循声望去,不远处包子铺的老板揭开了蒸笼,升腾起的白气似乎让周遭都升了温,暖融融的雾气携着包子那股子奇异的香一同打在了鼻翼间...

魏无羡43825(包子)


西风裹挟着寒气往街道俯冲,沾着些枯黄的树叶都似乎在瞬间被染成了白色。正值正午,乌云遮蔽了天空却似已然入夜。路上的行人无一都裹紧了棉衫缩脖急促往家里赶着,有些身上还携带着些被油纸包着的吃食。我蜷缩在巷口抱着双膝将自己窝成很小一团,妄图让周遭的空气因此而温暖一些,然而终究是徒劳,双手冻得近乎失去了知觉,我虚握了一下,缓了好一会才勉强回力撑着墙面站了起来。这一场雪来的过于的急

没有些许的提防,不然也不会狼狈成这样。


“包子!新鲜出炉的包子!”

我循声望去,不远处包子铺的老板揭开了蒸笼,升腾起的白气似乎让周遭都升了温,暖融融的雾气携着包子那股子奇异的香一同打在了鼻翼间,我贪婪的嗅了几下。两日未进食了,心里说服着自己这不算什么肚子却在这时不争气的叫了几声。我狠咽了几口口水,双腿饿的有些发软,双手紧扒着巷口的墙才勉强站定。


那包子好香...


人在饿的时候脑袋里充斥不了其他想法,只会是如何得到吃食保命。今天再不进食,我也许会真的死在这冷冽的寒风里。


紧抿了抿唇,不知不觉我已经愣了好一会神,待我复又将目光投递到那间包子铺里去,蒸笼旁已经没有那个凶神恶煞的老板,蒸笼大开着,白花花的包子盈满了笼屉。我吞咽了几口口水,眼里已经容不下其他的一切


这是个机会,我在心里对自己说,管不了那么多了。


抑制不住自己的步伐,我三步并作两步悄声到了铺子旁,将自己脏兮兮的小手探向了还在冒着热气的包子,自以为终于要到手我心里止不住暗喜,却被一双粗糙的大手制住,一下子将我拍回到了深渊底。


“妈的!小叫花子!敢来偷我的包子!老子今天不打死你!”


他狠狠甩了我一耳刮子,打的我的头直冒金星,重重的扑在了地上,地上的积雪不厚,只薄薄的一层,雪水却仍旧在片刻便浸透了我的衣服,钻心的冷。我同店铺老板对上了视线,他骂骂咧咧朝我指手画脚,甚至不解气的朝我的腹部狠踹了两脚,我疼的近乎脱了力,仍下意识的滚在地上像远处挪动着身子,一双眼里显出了恐惧的神色。


“对不起!我不敢了!别打了!求求你!...”


老板好像不肯饶我,扬起了巴掌作势又要抽。不知哪来的力气,我骨碌一下跳了起来,踉踉跄跄跑了开来,又回到了自己窝着的巷口。


天色又暗了些,我绞着衣角抬眸望着一个个匆匆的人,只手不自意抚过了早已咕噜作响的小腹,暗暗咬了咬唇。


好饿...好冷...


...好饿......


倏地,一团热淌淌的白气打在了我冻裂的双颊上,夹杂着那股包子特有的香气。我以为是老板不肯放我,惊恐的甩起了头身子下意识后移,已经准备好了要逃跑。


映入眼帘的却不是那个凶神恶煞的大叔,而是一个与我年龄相仿的男孩,身着洁净衣衫,飘带一丝不苟,面容姣好,神色确实不同于年龄的冷峻,他凝眸望着我,看得我有些发毛,我这番心中正疑惑他的来意,舌尖抵了抵唇瓣正要发问,他却在这时不做声响的递过来了一个不大的油纸包。我辨认出那是包子,微微愣了一下,用狐疑的目光看向了他

“...你...要给我吗?”

那男孩没多说什么,举着油纸袋的手又向我靠近了些。


我想道声谢,头脑里却充斥的只有饿这一个念头,忙抢过了对方手中的袋子捂在了怀里,几乎是将那袋子扯开来,也不管烫,就把那几个包子往嘴里塞,自己也不知道那几个包子是怎么入肚的。


但它们好香。


本来的确是冷到,饿到了极致,却在瞬间倏地多了丝温暖。待吃完再仰头望去时,那男孩却已然不在原处。我将油纸袋搓成了团丢在了一旁,同时在心里道


.“谢谢...”




今天依然是在写文的边缘试探

我蘸这山河入梦。

  行乐须及春。
身着褴褛却面目洁净,挑眉抬臂仰头,手中酒壶倒置,清冽酒水顺势而下,映光而亮,张口随性饮酒则喉结滚动。不少酒则因而撒到下巴,冰凉怡人随皮肤下滑留下湿漉水痕。
因喝酒脑中混沌不清,未曾知身在何处亦归处,只知壶中之物所剩无几。上臂使劲小臂挥舞晃动,酒壶随上下移动挥洒出最后几滴液体,一二落于嘴中,不满抿嘴舔唇深呼吸以回味,脑中混沌,终不胜酒力而跪躺在地,陷入沉眠。
再次睁眼却已不再荒芜,芳草萋萋香花争艳,高大古树屹立身旁,儿童嬉笑声似远而近,入眸就两孩童还面露稚嫩,岁数不过九十,却衣装整洁。两者歪头对望。
“汝在此做甚?”
抬手撑起身体,惊恐而视。竟不似当初之大,变已孩童。猛然起身,推开两孩,...

  行乐须及春。
身着褴褛却面目洁净,挑眉抬臂仰头,手中酒壶倒置,清冽酒水顺势而下,映光而亮,张口随性饮酒则喉结滚动。不少酒则因而撒到下巴,冰凉怡人随皮肤下滑留下湿漉水痕。
因喝酒脑中混沌不清,未曾知身在何处亦归处,只知壶中之物所剩无几。上臂使劲小臂挥舞晃动,酒壶随上下移动挥洒出最后几滴液体,一二落于嘴中,不满抿嘴舔唇深呼吸以回味,脑中混沌,终不胜酒力而跪躺在地,陷入沉眠。
再次睁眼却已不再荒芜,芳草萋萋香花争艳,高大古树屹立身旁,儿童嬉笑声似远而近,入眸就两孩童还面露稚嫩,岁数不过九十,却衣装整洁。两者歪头对望。
“汝在此做甚?”
抬手撑起身体,惊恐而视。竟不似当初之大,变已孩童。猛然起身,推开两孩,走向河岸。明知从未往却熟悉至极,伸头望,影映似原幼时之貌又不似。心大骇伸手抹脸,却无痕,后仰躺倒望空而乱。
此后尚过,只得如此?
长叹只得起身往原处跑,天色渐沉似墨。那处早已无人,垂头二叹迈腿乱逛。
肆意乱走却出林,抬眸惊诧于身前盛景,似父辈书中所言。阡陌交通,房舍俨然,家家通明,鸡犬相闻,自成一派富饶自由。心中畏慌,勉力前行。
正欲前问却被人捞入怀中,不由大力挣扎,入鼻则皂荚清香夹杂百花香,甚是好闻,若被此味所引诱慢放松。听闻耳边传开细小抽噎,不由自责却不知缘由。挑眉开口出声。
“汝何人?”
“……嗯?!”
目睹对方惊慌失措,顾不得涕泗出声询问。声尚且适听,随谈不得悦耳。出声以映,再被拥入怀,伸臂搂人。入手骨微凸,羸弱。稚声轻叹却被人从腿弯抱起,乖巧环住人脖颈,吸汲心安。听闻且视,兄长问与他人交谈,缩涩红脸,待人抱归家。
家家熄灯,双双踏着灯灭余光归家。
归家被置于床上,四顾归为贫穷。抿嘴躺下,伸手揪住薄被,于嘀哩哐当声中入眠。
再睁眼,入目则为蓬头污面衣衫褴褛之人且颠簸不已,垂头视己亦如此。烈阳当头,旱地。不由昏昏欲睡,脑中则浮忆。
几年安稳度日后,兄长随众从商驾车往外界,独留己在家中。思念无期,起身试寻兄长,却半路遭下药,落得如此境界。
长叹一声,车停,顺次下车。位于队尾,抬头望见黑色军营,不由心中焦躁万分。终随众从军。
朝三晚九,舞红缨,遂学得。随众人三入沙场,杀得多人,提拔为队长。
再遇出征,回首故乡向,仍寻不到那安稳与红灯笼,绿林芳草与乡人。仰头饮下烈酒,掂量红缨枪,抬掌前推。
“冲!”
抬步跨入沙场,扬起阵阵黄沙。
几人?何时归家?
心中暗念手挥大,刺入面前之人胸膛,后退一步,双手顺握大臂使劲将枪拔出,任由面前人血液溅出,落四处。
再杀几人,再杀!再战!
心中无念,执缨前冲,不知身上数剑且血流不止。只知此战结时回家之日,只知杀人则得赏。终无力双膝软跪地,红缨反插于地妄图借力而起。
一刀穿心。
后背疼痛,且刀再次拔出,亦如曾杀人般血液外溅。试回头终不成功,垂头松手前躺,侧脸击地,望故乡向。
何苦何悲,上天待我不薄,望归望归啊!
脑中走马观花想过半生,瞪大眼睛,大口呼吸贪婪汲取氧气。
曾意义风发少年郎,叹那大好河山,执手相约去同赏。
弃约……
含那悲痛不甘垂眸,喉结滚动拼命喘息皆为徒劳,魂归乡。
大口濒临死亡般呼吸再睁眼,空若墨则布星三两点。抬手伸指收缩终觉正常。起身站定,伸手揉额,笑叹不过黄粱一梦,不当真。脑中混沌,身体乱晃,磕磕绊绊走向家。  
此梦则当笑料趣闻被传于市井之中,闻者一笑或一叹,哪当真。
可这世事难料,这朝灭了。
饮酒消愁再遇此地,终被石而绊,头破血流,却沉溺良辰嘴角含笑,也算美梦一场。
这世间不过增一不渡亡魂。

亓卿•不要face•奶糖•夫斯基

【魏无羡个人向】我有一壶酒,满上,谢谢

.我有一壶酒,满上,谢谢。.

魏无羡43825.

外界皆言所谓年少轻狂,稚子无知。
江澄也不是温言温语,但应当也是以一个身边人的身份心平气和的规劝:
负剑出行,略加收敛。

倒也不是真正一句话都听不进去,只是做不到罢了。

“今后,围猎或者清谈会那种大场合不要再不佩剑了,现成的没家教的话柄让人抓”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人最讨厌别人逼我的,越逼我就越不想干了就不佩剑,能奈我何?”

“你以前不是很爱在人前秀剑法的吗?”

“以前是小孩子,谁能永远是小孩子?”

于是金家花宴,百家受邀,腰间依旧只插了陈情。

金麟台风光无限,负手行上台阶,入眼是金色帷幔,上绣金星雪浪,好一派奢华,真是大手笔!...

.我有一壶酒,满上,谢谢。.

魏无羡43825.

外界皆言所谓年少轻狂,稚子无知。
江澄也不是温言温语,但应当也是以一个身边人的身份心平气和的规劝:
负剑出行,略加收敛。

倒也不是真正一句话都听不进去,只是做不到罢了。

“今后,围猎或者清谈会那种大场合不要再不佩剑了,现成的没家教的话柄让人抓”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人最讨厌别人逼我的,越逼我就越不想干了就不佩剑,能奈我何?”

“你以前不是很爱在人前秀剑法的吗?”

“以前是小孩子,谁能永远是小孩子?”

于是金家花宴,百家受邀,腰间依旧只插了陈情。

金麟台风光无限,负手行上台阶,入眼是金色帷幔,上绣金星雪浪,好一派奢华,真是大手笔!

这正一番感叹,啧啧着发声,江澄身着九瓣莲家纹袍,缓步行到了自己的身边。如同往常一般,朝他挑眉撇嘴,指指这个,笑笑那个。

他在外自有云梦江氏家主的威严,自然不便有嬉笑举动,闷声念着“魏无羡你够了”,手底下压紧了三毒,同各位家主一一问好。

江澄同他们相比年纪尚轻,但气场丝毫不比他们这些所谓名门大家差些。

将一切尽收眼底,眼见着旁人又要上来嘘寒问暖一番,不然则是教训一通,惹得满肚子不爽可不好,索性扯起笑脸,同他们打着哈哈。
心里自知他们要在背后嚼起舌根,抬手磨砂着下巴一顿思付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于是也只摆手退了一行人,不做打算,随着江澄的步子再往里行进。

入眼满是金星雪浪,金子轩正招呼着诸多宾客,金光瑶左右逢源,全是笑意温和,同金子轩相比,真的甚是看的过眼,同江澄讲过自己不愿同金子轩照面,叙说是为了两家和气。

江澄也就没多拦,朝他嘿嘿一笑单眨了下眼睛到桌边,醇香的酒液盛装在牡丹纹饰的杯中,放在手中即可把玩,仰头饮尽,味道也是一等一的,欲只是少了点味道。

想罢,眸光未减,不远处金子轩却又上前来举着酒杯,向自己敬酒。
江澄不知寻觅了多久,见金子轩在此也微微颔首,见状不屑的嗤的一声。金子轩一蹙眉没过多的表示,只是回身与江澄话起家常,云梦江氏一向可好之类。

江澄是认定了他便是未来师姐的夫婿了?
不对,他们一向也不是那么坏的关系。
话题无聊的耳根冒茧,这番打了个哈欠便想离开,谁知金子轩突然问起师姐。

师姐??轮得到你来管?

想也未想就将人一掌推出两尺开外,他终于抑制不住心中怒火,压着岁华怒吼出声。
“金子轩!你说过什么话做过什么事可都别忘了,现在这算什么意思??!!”

丝毫不抑制自己的音量肆意上扬,他闻言眉头登时蹙起,没了平时的高傲模样。

“我在问江宗主,又没问你!我问的人也是江姑娘,跟你有什么关系!”

哼哼,有什么关系?这可大了,你惹的师姐委屈,我便要教你以后都不能委屈。

“说得好!我师姐跟你有什么关系!”

“好不好也不需要你来操心!你谁啊你?!”
“好啊,我可不想看到他这张脸,本来我也不想来,现在,江澄,你自己应付吧!”

满腔怒火无处宣泄疾步行下了金麟台,金光瑶没去安慰金子轩平息心情,倒是回来端着酒杯朝我微笑,言说向魏公子赔个不是,大人多大量。

我闻言便笑,眯眸将人手中的酒杯倾尽打腰间取下一个悬着的盈着酒液的酒壶向他举杯。

“我有一壶酒,满上,谢谢。”

亓卿•不要face•奶糖•夫斯基

过气老邪。随便看看。

吴邪,这只早他妈,过气了。

土拨鼠尖叫.jpg.

‌已经不知有多久,没能自己安安静静的在铺子里喝点茶看点书。大概有一部分原因是没心情,也可能是最近实在是过于忙碌。接手盘口有将近两年的时间,习惯以后一切也算的上风平浪静,顺风顺水。生意做的风生水起,别人对我也越来越恭敬,不止是对小三爷,更是对吴老板,这是前所未有的威严。但始终还是乐呵不起来,身边没有可以依靠的人,潘子死了。三叔不知所踪,小花也不可能总是陪着我,他也有解家,所以我只能靠自己,总是困难。可能是今天下雨,搞的心情莫名的烦闷,什么都做不下去,王盟也请假出去了。铺子里只有自己,以肘扶桌单手撑着脸颊百无聊赖的叹了口气,随手打...

吴邪,这只早他妈,过气了。

土拨鼠尖叫.jpg.


‌已经不知有多久,没能自己安安静静的在铺子里喝点茶看点书。大概有一部分原因是没心情,也可能是最近实在是过于忙碌。接手盘口有将近两年的时间,习惯以后一切也算的上风平浪静,顺风顺水。生意做的风生水起,别人对我也越来越恭敬,不止是对小三爷,更是对吴老板,这是前所未有的威严。但始终还是乐呵不起来,身边没有可以依靠的人,潘子死了。三叔不知所踪,小花也不可能总是陪着我,他也有解家,所以我只能靠自己,总是困难。可能是今天下雨,搞的心情莫名的烦闷,什么都做不下去,王盟也请假出去了。铺子里只有自己,以肘扶桌单手撑着脸颊百无聊赖的叹了口气,随手打衣兜里摸出包烟来抖出根来点上,吸了一口朝空中吐了个烟圈。依旧是没客,惨淡的可以,正想着反正开着也是费冷气不如早点关了回去睡觉。铺子的门便被推开了。灯光有些暗所以脸并不能看的真切。但是身形确实让人感觉熟悉。愣神的功夫已经把人晾了好一会。他倒还是站在原地没动过。见状忽的冲人勾唇笑笑。/欢迎。随便看看?

TTTTTTTTJs

【随手码/旅团】飞坦视角x记x日记簿

DAY  1
没预料到是麻烦的念,啧。
拉肠的铁钩需要重新购置,日后再论。
铁锈的量导致没控制好力度。

死。

读书看来也许必要,姑且顺应团长。

DAY  2
那人佯装自称流星街,却不堪一击。

DAY  3
稍有空闲,芬去执行任务。
3区的几个渣连手柄都不会修。
玛买了高额体彩,目前投股。

希望侠早日回来,等通关。

DAY   4
团长要求猎人执证。

DAY   5
执行任务。

DAY  6
执行任务。

DAY  7
执行任务。

DAY  8
侠回来。
杀了人。
任务失败。

DAY  9
侠似乎...

DAY  1
没预料到是麻烦的念,啧。
拉肠的铁钩需要重新购置,日后再论。
铁锈的量导致没控制好力度。

死。

读书看来也许必要,姑且顺应团长。

DAY  2
那人佯装自称流星街,却不堪一击。

DAY  3
稍有空闲,芬去执行任务。
3区的几个渣连手柄都不会修。
玛买了高额体彩,目前投股。

希望侠早日回来,等通关。

DAY   4
团长要求猎人执证。

DAY   5
执行任务。

DAY  6
执行任务。

DAY  7
执行任务。

DAY  8
侠回来。
杀了人。
任务失败。

DAY  9
侠似乎被恶念缠身,笑容很恶心。
被揍了还很高兴。
啧。

DAY  10
侠看到了日记,露出奇怪的笑容。
可以去死了。
顾及到旅团没有rising sun。

DAY  11
侠和一个丑女人一起约会。
派说我眼神很凶。
啧,瞎了。

DAY  12
任务。

DAY  13
任务。

DAY  14
任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