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石之海

27923浏览    917参与
名字超不羞耻的山贼

一个春节贺图的合集。都是雷图,我只能爬👀

大家新春快乐!

p2是十级lo娘铁瘫兄弟(?)

后两p是撅西(因为发过所以没打tag)。


打那么多tag我还是只能爬👀

一个春节贺图的合集。都是雷图,我只能爬👀

大家新春快乐!

p2是十级lo娘铁瘫兄弟(?)

后两p是撅西(因为发过所以没打tag)。


打那么多tag我还是只能爬👀

黑鱼儿

徐伦:被迫手痒

安娜苏:心动


十三号十四号画的,本来还想画全员的,但最近拖拖拉拉瘫成一团不想动……嗯!

其实原本还有天气预报用替身浇鞭炮,神父想和dio一起过年?但画了草稿就一直没有往后画……嗯!


提前祝福新年快乐!

最近也要注意安全。

徐伦:被迫手痒

安娜苏:心动



十三号十四号画的,本来还想画全员的,但最近拖拖拉拉瘫成一团不想动……嗯!

其实原本还有天气预报用替身浇鞭炮,神父想和dio一起过年?但画了草稿就一直没有往后画……嗯!


提前祝福新年快乐!

最近也要注意安全。

林归南

蝴蝶鱼的奇妙冒险

来自我给我列表的徐伦讲的睡前故事。


————————————————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遥远的国度,有一个很漂亮的小公主,她的名字叫做空条徐伦。她的皮肤像雪一样白,嘴巴像沾着露水的草一样绿,身上有一个像蝴蝶一样的胎记。所以他的爸爸叫她,蝴蝶鱼公主。


她的爸爸是一个很喜欢海洋的国王,甚至一度想要把王宫搬到海边,徐伦以前有过几个姐姐,但是她们都嫌弃爸爸起的名字太差,比如说第一个女儿叫海豚,第二个女儿叫海星,第三个女儿叫做大白鲨,所以她们都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了,到了徐伦这里,徐伦的妈妈就不让她的爸爸起名字了,自己决定取了“空条徐伦”这个名字。


徐伦的爸爸和妈妈关系很不...

来自我给我列表的徐伦讲的睡前故事。




————————————————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遥远的国度,有一个很漂亮的小公主,她的名字叫做空条徐伦。她的皮肤像雪一样白,嘴巴像沾着露水的草一样绿,身上有一个像蝴蝶一样的胎记。所以他的爸爸叫她,蝴蝶鱼公主。


她的爸爸是一个很喜欢海洋的国王,甚至一度想要把王宫搬到海边,徐伦以前有过几个姐姐,但是她们都嫌弃爸爸起的名字太差,比如说第一个女儿叫海豚,第二个女儿叫海星,第三个女儿叫做大白鲨,所以她们都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了,到了徐伦这里,徐伦的妈妈就不让她的爸爸起名字了,自己决定取了“空条徐伦”这个名字。


徐伦的爸爸和妈妈关系很不好,因为徐伦的爸爸经常出去视察大海,不怎么和妈妈说话,也不怎么管徐伦,两个人闹得很僵。徐伦这时候已经长到十九岁了,她和她的妈妈一样漂亮,她也同样不喜欢她的爸爸,想要离家出走。


徐伦是个很果断的姑娘,当天晚上她就离家出走了,一直走到了森林里。她走啊走,从天黑走到天亮,再从天亮走到天黑。她感觉自己很饿,就摘了点小蘑菇吃,这个时候,她发现自己的背后跟着一个猎人,那个猎人说这个蘑菇有毒,不能吃,拿出自己的食物递给徐伦。原来这个猎人是母亲派来跟随徐伦的,她担心徐伦会出事。


他们一路走了很久,甚至遇到了下雨,但是徐伦没有感觉到雨滴落在她身上,她抬头一看,发现只有自己和猎人的头顶上没有乌云,反而是一个圆形的晴天。徐伦觉得猎人一定是天气的宠儿,于是她给猎人取了个绰号,叫做天气预报。猎人也很喜欢这个名字。


天气预报和徐伦走到一座小溪边,她们发现在河的对岸有一个正在喝水的女孩子,那个女孩子怀里揣着一叠光盘,她很敌视地看着徐伦和天气预报,问徐伦是不是想侵占她的领地(这片水源),还没等他们解释就冲了上来,一拳就要往徐伦肚子上打,结果被天气预报揪住了领子,举在半空动弹不得。


徐伦跟她说,自己只是路过这里,她并不想侵占谁的领地,也不想和谁发生冲突,自己也是离家出走来到这里的。那个女孩子听了徐伦这番话,浑身的怒气泄了下来,她告诉徐伦,自己也没有了家,因此才在河边生活,呆在这里有好几年了。她说当时有一条巨龙踩碎了自己的房子,爸爸妈妈也被巨龙拐走了,然后有一个白发的男人走了过来,朝她挥了挥手,她的眼前就一片漆黑了。醒来的时候,她的腰间有一堆光碟,她试图去看里面的内容,但是怎么也装不进去,不过她能够看其中一盘,是讲浮游生物的。所以,她给自己起了个新名字,叫做F·F。


徐伦让天气预报给F·F变了一些十分纯净的水,装在随身携带的杯子里。F·F很喜欢水,她觉得拥有水就是拥有了新生,于是跟着徐伦她们共同踏上了旅程。


他们走啊走,走啊走,一直走到了黄昏,他们发现前面有一座木头做的小房子,一个绑着好多小辫子的女孩正在怒气冲冲地踹门,说要是再不给她开门,她就放把火烧了这里。


门在连环的踹动下,猛地一下子打开了,结果砰的一声,撞到了那个女孩子的额头,直接把她撞到了地上。女孩子很生气,伸手就要揍开门的那个家伙,结果开门的人是个戴着帽子的小男孩,他哆哆嗦嗦地看着那个女孩,求助似的又看了看徐伦。


徐伦走上去帮他们和解,那个有很多小辫子的女孩说,自己的姐姐被巨龙抢走了,她为了救姐姐,必须去巨龙的古堡里,但是她的行李竟然被该死的小偷拿走了,如今什么工具也没有,想找个睡觉的地方,这个小鬼也不给她开门。


那个戴着帽子的小男孩说,他的名字叫做安波里欧,她的妈妈在这个森林里生下了他,他也从来没有走出过这片森林,他只记得当时巨龙摧毁了很多村庄,巨龙的身边有一个白头发的男人,他貌似是帮助巨龙作恶的,可以把人类的心灵转化成光盘,然后改变他们的生活,成为巨龙的奴仆。他的妈妈就是被改变的人之一,安波里欧的妈妈在遇见那个男人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那个绑着小辫子的女孩听了之后,沉默了很久,拍了拍小男孩的肩膀。或许是同病相怜吧,两个人同时原谅了对方,并且安波里欧请他们一行人到屋子里做客。


安波里欧的家里还居住着一个粉头发的男人,他倒了一杯水,见到来了客人也只是在那里静静的看着,什么也不说。安波里欧说,这个男人叫做安娜苏,是和自己一起生活的旅行者,但是他并不好相处,希望徐伦她们不要招惹他。他给徐伦一行人拿了些小点心,那个绑着小辫子的女孩子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她叫艾梅斯,她希望大家能够合作起来对抗恶龙,F·F和恶龙也有不共戴天之仇,她赞同了艾梅斯的提议,但是安波里欧很害怕,他不敢去面对恶龙,他害怕自己会变得跟妈妈一样。


徐伦把安波里欧抱到怀里,安抚着安波里欧的情绪,她看了看自己身边的天气预报。天气预报说,他的职责就是保护徐伦,徐伦走到哪,他就跟到哪,徐伦决定做什么,他就跟着做什么。徐伦看着安波里欧的眼睛,握住了他的手,告诉他,不要害怕。只有斩除恶龙,才能把他的妈妈,把FF和艾梅斯的亲人救回来,而消灭恶龙也是她的职责,虽然她没有告诉其他人她是公主的身份,但是大家都认为徐伦的身世一定不简单。她们决定合作,一同上路,绝不退缩。


安娜苏走到了徐伦面前,一直凝视着徐伦的眼睛。天气预报本来想给这个冒犯公主的男人一枪,却被徐伦挡住了。徐伦就这样看着安娜苏,安娜苏也这么看着徐伦,然后抓起了徐伦的手,单膝下跪。


安娜苏对徐伦说:“你可以和我结婚吗?”


大家都发出了吃惊的声音。


徐伦也很吃惊,她张大了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安娜苏站起身,说徐伦不需要这么快做决定,他会用实际行动表明对徐伦的爱,到时候在场的诸位都是他和徐伦的证婚人。


天气预报现在更想打他了。


因为安娜苏是个生命中充满黑暗的人,他觉得徐伦这个和恶龙没有什么关系的人,竟然会选择帮助他人,简直就像是黑夜里明亮的星星,带给了他重新踏上旅途的希望。他深深的被徐伦吸引了,也喜欢徐伦眼中那抹神采奕奕的光。


就这样,徐伦一行人在木屋中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清早收拾好东西就登上了斩除恶龙的旅途。他们相互合作,发生了许多惊险的事情,恶龙打听到有一队人马正在朝他的方向赶来,于是派出了很多坏蛋去攻击徐伦她们,徐伦他们每次都会负伤,小公主的身上在旅途中出现了很多褪不掉的疤。


徐伦她们走到了一个山洞里,结果那个山洞是个传送台,她们竟然被传送到一个漆黑的空间,那个空间冒出一个声音,说她们之中必须有人牺牲,才能化作能够斩杀恶龙的神剑,除了这把神剑,其他的东西都不能伤到恶龙一分一毫,而她们已经进入了这个空间,想要报仇就必须牺牲掉一人,否则她们连怎么出去都不知道!


徐伦她们开始争论起来,艾梅斯指着半空叫这个装神弄鬼的家伙滚出来,但是她喊了很久,那个人只是保持着强硬的态度,让他们选出牺牲的一人。


在大家纷纷扬扬的吵闹声中,FF离开了围堵在一起的人群,她看了看漆黑的空间,又看了看自己腰间一堆的光盘。她把光盘解下来,叹了一口气,举起手触碰到那个将人类融化成神剑的祭坛。徐伦发现了ff的异常,她大吼着要阻拦ff的冲动,但ff只是把一摞光盘抛到她的怀里。告诉她,自己什么都记不清了,她只知道要斩除恶龙,帮助爸爸妈妈报仇,她没有什么朋友,徐伦他们是她唯一的朋友。她愿意为了朋友献出自己的生命,让自己的存在变得有价值……这些光盘中一定有关于恶龙的秘密,她希望徐伦能带着她变成的神剑,亲手消灭恶龙。ff毅然决然地走进了祭坛的光芒之中,她的身体开始分裂,肌肤像水一样融化掉了,但是她没有露出痛苦的表情,反而是坦然的微笑。


徐伦和安波里欧的脸上都是泪,徐伦喊着ff的名字,她的声音都在发抖。艾梅斯把身体背了过去,颤抖着什么也没说。ff在大家的眼中变成了一把泛着银光的巨剑,而剑刃上面雕刻着F·F两个字。徐伦接过了那把能够杀死恶龙的剑,就像拥抱着ff一样,她感到自己的浑身血脉都在发烫。而这时,她们眼前的黑色空间也褪去,她们来到了巨龙的古堡附近的田野。


F·F的死就像是鼓舞大家的号角,她们对这场旅途更加坚定,誓死也要消灭混乱世间的恶龙。她们在附近的村庄购买了草药和防御的装备,在休养过后,一直往恶龙的城堡出发,她们注定要和恶龙一战!


就在临行前的那个晚上,徐伦做了一个梦。她梦见自己的妈妈抱着自己,说徐伦是个坚强勇敢的好孩子。而自己的爸爸在旁边看着自己,抚摸着她身上的蝴蝶胎记。徐伦这个晚上一直在重复说一句梦话:“爸爸…我不会给你丢脸的。”


安娜苏坐在徐伦的旁边,看着一直在说梦话的徐伦,把她搂紧了自己的怀里,一直望着外面星光璀璨的夜空。他在想,他一定要要给徐伦一个美好的未来,哪怕是让他死亡,他也要打败恶龙,让徐伦活下去。


第二天,徐伦他们向恶龙的城堡进攻了。他们小心翼翼地用石子推进那扇门,观察过情况后才肯进去,安波里欧本来也想要一同进入,却被徐伦留在了门外。徐伦告诉他,如果一个小时之内他们没有出来,安波里欧就赶紧跑,千万不要回头。徐伦他们走进了古堡,而那个帮助巨龙为非作歹的白发的男人,就站在城堡的正中央,等待着他们的到来。


徐伦他们和这个男人发生了争斗,但是他们的身边又突然冒出了三条小龙,凶神恶煞的朝他们扑来,分别去攻击安娜苏,艾梅斯和天气预报。此时正对这个白发男人的,只有徐伦一人。


徐伦举着那把F·F化成的圣剑,对着那个白发男人。那个男人告诉她自己的名字——普奇,而天气预报正是他的弟弟。只不过天气预报被他抹除了记忆,忘记了自己是邪恶的一方,才会被王后留在皇宫里。徐伦看向怔住的天气预报,天气预报突然间捂住了自己的头,不肯置信自己的亲人是伤害公主的那方……而此时此刻,普奇上前给了徐伦重重地一拳,将她体内的「心」转化成光盘,卡在了她的头颅中,这时候安娜苏不顾自己被龙爪抓伤的安危,忍着疼痛扑倒了徐伦身前,接下了普奇致命的一击,腹部被击穿了一个血淋淋的大洞,鲜血溅到了徐伦的脸上。


徐伦看着自己眼前奄奄一息的安娜苏,安娜苏转过身抱住了她,他紧盯着徐伦的眼睛,直到瞳孔都变得涣散,他笑着问徐伦:“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徐伦哭着点了点头,此时她的剑也穿过安娜苏被打出的伤口,一直刺到了普奇的体内。


普奇在天气预报狠狠的一记重拳中倒在了地上,他准备抽出天气预报的灵魂力量,却被狠狠地掐住了脖子,而天气预报也起了杀意,准备解决掉这场来迟了的宿命。他把普奇身边的空气一点点地抽走,相同的,他自己的空气也在被抽走,他们两个都会在真空中死掉。普奇抽出了自己腰间的小刀,捅向了天气预报的心脏,鲜血流了出来,但是天气预报没有撒手。两个人都在这场血淋淋的争斗中死了去……


艾梅斯被困住自己的小恶龙咬断了一条手臂,徐伦没有沉溺于悲伤之中,她背负着F·F的死、安娜苏的死、天气预报的死扑向了面前的敌人,用圣剑狠狠地将恶龙劈开,恶龙的肌肤在圣剑下化作了虚无,痛苦的咆哮响彻在整座古堡之中。安波里欧在门外颤抖地流着眼泪,他看到那条龙之王——迪奥·布兰度朝这里飞来,他的利爪是那么尖锐,他的牙齿是那么恐怖,他朝着门内大喊,让徐伦他们离开这里,这里马上就要被巨龙踩塌了!


徐伦搀扶着断臂的艾梅斯,但艾梅斯此时已经走不了多远,龙的速度让她们没有多少时间逃离。艾梅斯知道自己是个累赘,她将徐伦朝着门外一把推了出去,对她大声喊到:“你一定要活下去,替我们报仇——!”然后就被巨龙的利爪碾成了肉泥,徐伦和安波里欧摔倒在古堡外面,震惊地看着眼前庞大的敌人。


安波里欧拖着那袋光盘,他发现里面记载的「心」可以强化人类的身体机构。运动员的光盘可以使人更加强壮,歌唱家的光盘可以使人一夜之间成为歌坛新秀,他同时找到了自己妈妈的那份光盘,可这也就代表着,他的妈妈已经死在了恶龙手下。


徐伦抓住了一盘会跟动物讲话的学者的光盘,她领取了这份能力,并且呼唤出一匹矫健的马,把安波里欧和光盘一起甩了上去,把自己的耳钉塞进他的手中,告诉他自己是这个王国里的公主,让他赶紧去王宫里找自己的父亲,活下来,一定要活下来,带着所有的希望活下来!


徐伦见着安波里欧的身影越来越远,转过身直面着庞大的迪奥,她的眼神十分坚定,手指没有颤抖,脸颊没有流汗,紧紧握住了手里的重剑,朝着巨龙砍去。巨龙躲过了她的力量,吐出一道闪电将她的手臂斩断,带着剑一同跌落到地上。紧接着化成了人形,扼住了她的脖颈。


失去双臂的徐伦被恶龙紧紧抓住,她毫不屈服于恶龙的邪恶之下,她带着那份耀眼的光芒,带着那份高洁的灵魂与他做着最后的抗争!


迪奥觉得徐伦很有趣。他准备把徐伦囚禁起来,然后碾碎这个国家,让这个高傲的公主成为一条丧家犬。


安波里欧带着光碟和耳钉来到了王宫前,他哭喊着推簇着侍卫的阻拦,说要见国王,说徐伦公主被恶龙抓去,生死未知。承太郎国王急促地过去追寻,也确认了男孩手中的正是自己女儿的耳钉。他沉思了很久,他为他的女儿骄傲,也决定去亲自拯救他的女儿,消灭这条为非作歹的恶龙。


至于承太郎国王是怎么消灭恶龙的,就是后面的故事了,明天再讲。

如果我是真摇你会爱我吗
画了小噗 有人要就印立牌或者挂...

画了小噗 有人要就印立牌或者挂件

会画一套荒木庄Xd

画了小噗 有人要就印立牌或者挂件

会画一套荒木庄Xd

熬鹰
空条徐伦所以,我当然是那个仰望...

空条徐伦
所以,我当然是那个仰望着星空的囚犯啦……在见到我父亲之前,我希望能一直仰望着星光。

感谢老师授权 @未雪

空条徐伦
所以,我当然是那个仰望着星空的囚犯啦……在见到我父亲之前,我希望能一直仰望着星光。

感谢老师授权 @未雪

少年社畜鸭某人
摸了个徐徐 服饰有参考

摸了个徐徐

服饰有参考

摸了个徐徐

服饰有参考

木木椰_
这个徐伦宝贝也太貌美了呜呜呜呜...

这个徐伦宝贝也太貌美了呜呜呜呜呜我爱她!!!!


————————————

【原文】

Did @radiantemozzarelle's DTIYS, featuring lovely Jolyne in an alternate look 🦋 Congrats on 2k!! 

【译】

 做了@radiantemozzarelle的DTIYS,可爱的私服徐伦🦋

祝贺2k~

————————————

作者ins:@wildreamz...

这个徐伦宝贝也太貌美了呜呜呜呜呜我爱她!!!!




————————————

【原文】

Did @radiantemozzarelle's DTIYS, featuring lovely Jolyne in an alternate look 🦋 Congrats on 2k!! 

【译】

 做了@radiantemozzarelle的DTIYS,可爱的私服徐伦🦋

祝贺2k~

————————————

作者ins:@wildreamz

原作链接(已授权):

https://www.instagram.com/p/B7geISCpDBB/

搬运&翻译: @木木椰_ 


未经允许禁止二改、二传或商用。

喜欢的宝贝们一定要记得点进上面链接去给原作点赞评论哦~~~


_


木夕小仙

去年就在画的

两个小姑娘的故事

画到现在还有一张没细化🤔

去年就在画的

两个小姑娘的故事

画到现在还有一张没细化🤔

Sue
都说没有搞黄色!为什么锁我!油...

都说没有搞黄色!为什么锁我!油画风格的不行吗!

都说没有搞黄色!为什么锁我!油画风格的不行吗!

咥子
在摸索板子的方法路上偏离路线渐...

在摸索板子的方法路上偏离路线渐行渐远(阿强请不要欧拉我,我是真滴菜。。。)

在摸索板子的方法路上偏离路线渐行渐远(阿强请不要欧拉我,我是真滴菜。。。)

放四脑回路大海沟

总觉得石之海动画无缘了……太r18了吧这也……什么玩意儿啊……卧槽……

总觉得石之海动画无缘了……太r18了吧这也……什么玩意儿啊……卧槽……

冰之華
“我的名字是安波里欧。” 安波...

“我的名字是安波里欧。”


安波里欧的自我介绍,就像初次见面的那样


       明明新友至,

       似是故人来。


————————————————————————

我在网上看到的一句话,虽然我不知道算不算是刀子,但我看着好难受(っ╥╯﹏╰╥c)😭

“我的名字是安波里欧。”


安波里欧的自我介绍,就像初次见面的那样


       明明新友至,

       似是故人来。



————————————————————————

我在网上看到的一句话,虽然我不知道算不算是刀子,但我看着好难受(っ╥╯﹏╰╥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