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研香

82080浏览    380参与
B★RS

关于我和我推的cp们

#大概算是个关于cp的杂谈,总之是想记录一下我嗑的cp,是纯个人感想的瞎bb和碎碎念

#不排序,鼬我,迦咕哒,电磁通行之下众生平等

#cptag都打好了踩雷是你的问题

——————

鼬我

宇智波鼬天下第一. JPG

迦咕哒

我其实总感觉我不配和这个男人谈恋爱(

Nothing is perfect but Karuna

一方通行×御坂美琴

是我cp第一推了

太爱了,虽然很邪教很冷但是我太爱了

两个人一光一暗,一方通行身处黑暗说着自己不配但却在无意识中的渴求光明,在经历那一段在我看来类似自暴自弃的过去后拼命赎罪

御坂美琴作为光希望能自己也能够照耀到一方通行的...

#大概算是个关于cp的杂谈,总之是想记录一下我嗑的cp,是纯个人感想的瞎bb和碎碎念

#不排序,鼬我,迦咕哒,电磁通行之下众生平等

#cptag都打好了踩雷是你的问题

——————

鼬我

宇智波鼬天下第一. JPG

迦咕哒

我其实总感觉我不配和这个男人谈恋爱(

Nothing is perfect but Karuna

一方通行×御坂美琴

是我cp第一推了

太爱了,虽然很邪教很冷但是我太爱了

两个人一光一暗,一方通行身处黑暗说着自己不配但却在无意识中的渴求光明,在经历那一段在我看来类似自暴自弃的过去后拼命赎罪

御坂美琴作为光希望能自己也能够照耀到一方通行的身上,即便有那样一段过去也尝试着去原谅一方通行,希望能把他从泥潭中拉出

暗追逐着光,光等待着暗

关于电磁通行我一向不太愿意在公共场合上说太多,毕竟是争议很大的cp,只是喜欢的人自然懂

我从出生就开始推电磁通行了.jpg

神威×神乐

兄妹真好,德骨真好

兄妹间某种意义上的禁忌之恋的感觉自然不用多说

两个人某种意义上的傲娇相爱相杀,你打我一拳我给你一脚,但是如果有人欺负你,那我一定先把那个人杀了的感觉,相当银魂了

神乐给我的感觉就是追寻着神威希望他能改邪归正(?),童年温柔的哥哥和现在暴虐的哥哥似乎能重合又完全不一样,所以作为妹妹的我要让我的哥哥变回原来的样子,这是我的责任,是我的义务也是我的愿望这样

至于神威?

“我是哥哥所以我的妹妹只属于我”,宇宙醋王就是我春雨雷枪啦

awsl

宇智波佐助×春野樱

初心cp了,追的过程很虐心,但是四战结束后老夫老妻的生活太戳我了我太可以了

火影是我真正意义上看的第一部日漫,刚开始喜欢佐助这个有点冷酷的小孩,等他哥出来我就推爆他哥了

宇智波鼬天下第一.jpg

咳,偏题了

樱十几年不放弃追赶佐助,挽留佐助,将自己的青春全部献给佐助,最后熬得冰山融化铁树开花

佐助不善于表达感情,但他会把自己能做到的全部给樱,从此他的喜怒哀乐都会属于樱,也只展现给樱(其实还有卡卡西和鸣人,佐樱专场友情先过×)

看着佐助和樱慢慢成长真的有种妈妈粉的感觉(或者说是嫂子视角×)

互相扶持互相信任相伴而行

“我的妻子才没有那么弱小”

“我的丈夫可是很强的啊,相信他吧”

漩涡鸣人×日向雏田

当佩恩袭村时雏田跳出来单挑佩恩,然后鸣人因雏田暴走的时候我就嗑定这个cp了

你拯救了我,所以,即便我的力量微不足道,我也会拼尽全力来救你

你一直注视着我,你让我知道原来我也会被人需要,我那时从未被爱过,所以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你,但是现在,我知道了

傻小子和傻姑娘,做彼此的太阳

无需多言

要幸福,也一定会幸福的

鲁鲁修×C.C.

我虽然最早看的是火影,但是让我成为二刺螈的其实是cg,剧场普天同庆,这里不提一些可能引战的事了,总之十年等来鲁c的大结局,我的眼泪真的不值钱

他们知晓彼此的一切,坚强的地方软弱的地方,表露在外面的样子从不展现给他人的样子

风光的时候在一起,落魄的时候也在一起,世事变迁沧海桑田你仍在我身边,同我一起看尽世间繁华落寞

你是魔女那我来成为魔王,从此天涯海角,我们都是共犯者

夜斗×一岐日和

吹爆日和小分队(1/9999)

我从没见过这么好的女主角,我太爱日和了以至于我的i7名字都是Hiyori

关于夜斗我想不必多说,他表面快乐内心却伤痕累累,作为无名的祸津神的他看不到前路,而这时日和出现了,作为一缕光芒点亮他的世界

日和是凡人,她终归是弱小的,并不能为夜斗做到太多,但正因如此,她会尽力把能做的都做到

她是夜斗的归所,是夜斗的“贫者一灯”,微弱却不灭,只要夜斗想,他就可以看到那盏灯,雨打风吹也不肯熄灭

无论你的过去多么黑暗前路多么艰难,我都会陪在你身边

你对我最美的告白就是,夜斗,我是你最忠实的信徒,我会永远记住你

金木研×雾岛董香

“雾岛小姐,雾岛小姐,您丈夫因为您外出买菜时间太久,大喊着董香董香又暴走啦”

玩个梗×

研香好吃不仅在金木和董香彼此的理解,彼此的等待,彼此的坚持,更好吃在老金的各种形态×

人类金眼罩蜈蚣佐佐木琲世黑色死神独眼之王

每个时期的金木都是不一样的,但他们对彼此的心意都没有改变过。金木一直爱着董香,即便佐佐木时期失去记忆,却仍在见到他从前心心念念的董香时流下眼泪,龙时期更不必提。董香无论金木变成什么样子都全心全意接受他,你错了我会全力拉回你,你是对的那我就做你的助推器,你不记得我了我便静静的守候着你,因为你是金木研

我爱的是你的灵魂。

有马贵将×芳村艾特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那一页漫画,上面一边是艾特与喰种一边是有马与搜查官,下面写的是“我,和独眼之王(有马贵将)”“…这预热好的王座”

我 的 天 啊 !

我 的 天 啊 !

这cp不该这么冷啊不该啊!

立场完全相反的两个人都在为改变世界而奋斗,相遇后不必再孤军奋战,我是喰种你是喰种搜查官,是对立的双方又能怎么样呢?即便是无限伸展的xy轴也会有相交的原点,我们在“同为杂种”的原点相遇,从此并为一条线,是爱人也是宿敌,但以相爱相杀来评价却又过于肤浅。如果继续用数学形容大概是方向相反的向量,长度随时间流逝不断缩短不断缩短,最后回归于零,完全重合

为我们的理想献出生命,然后并肩前往地府

“我想彻底改变这个狗屁不通的世界啊”

“…………是吗”

一切尽在不言中

利威尔×韩吉

干部组最后两人了

回想一下初心果然是调查兵团刚出场的时候兵长明明是个洁癖但却抓住韩吉油腻腻的头发的时候。毕竟人很难改变自己的习惯,特别是兵长这种重度洁癖的人,想必我这种人一定会让他嫌弃吧(

利韩的感情大概就是革命爱情了,没有肉麻的情话没有过多的表达,生于乱世中的他们继承了太多人的意志,肩上的责任太重,他们身后的一条条生命不允许他们一刻的放松,所以对他们而言恋爱是奢侈的,更何况,我爱你在这种明天我还能不能见到你也是未知数的乱世中太过单薄,也不足以形容他们之间的感情,因此他们不会说,他们只会更珍惜彼此还有呼吸的每一天。

但——当真的有一天,世界和平,我们达到了我们的目的,我们完成了我们对他人所有的诺言,我们可以只为我们自己而活的时候,我想,此后共度余生的是你

tbc.

时未绘暮.
【永研/有琲/研香】关于爱你这...

【永研/有琲/研香】关于爱你这件小事

漫画原著向,情节基本不改
主永研,副有琲
  有研香,毕竟走原著路线,微虐向警告
  开头从永研下水道相遇开始(本来是)
昨天晚上重温了东喰第一季的第12集两遍,又撸了个序章。
序章有改动情节,因为看动漫的时候就觉得如果金木被囚禁的时候有个人在他身边,哪怕他自己不知道,这个故事也不至于如西瓜所说,那样悲剧吧

【永研/有琲/研香】关于爱你这件小事

漫画原著向,情节基本不改
主永研,副有琲
  有研香,毕竟走原著路线,微虐向警告
  开头从永研下水道相遇开始(本来是)
昨天晚上重温了东喰第一季的第12集两遍,又撸了个序章。
序章有改动情节,因为看动漫的时候就觉得如果金木被囚禁的时候有个人在他身边,哪怕他自己不知道,这个故事也不至于如西瓜所说,那样悲剧吧

Cinber.
来自新人头脑发热的产物。。错的...

来自新人头脑发热的产物。。
错的不是我,而是这个世界★

来自新人头脑发热的产物。。
错的不是我,而是这个世界★

明滅

最后一隻山羊是如何消失的| 霧嶋董香生誕祭2019


此刻要是站在台上的是母亲本人,她会说些什么。

她又为何不愿站在这里。

手持扩音器时,一花仍顾此失彼,纠结这些问题,显然影响了她的口条。

「那一日、我是听长辈说的……那天晚上,东京市里有条带有毒性的卵管,会让普通人类引发『ROS』,也就是变得跟喰種一样,会去攻击其他人类,进行补食——」

「我读國中的时候,大概是国三的历韏史课本吧,还有记载龙战时期,我的爸爸——我爸就是共同战线的金木研,他将那条有毒的卵管破韏坏掉了。虽然他差点毁了东京,但他醒过来后拼命地在挽救错误,当时救助了许多人。」

「我现在是X高中的三年级生,这学期的历韏史课本、当代史的部分,完全没提到CCG,也大幅修改了龙战爆...


此刻要是站在台上的是母亲本人,她会说些什么。

她又为何不愿站在这里。

手持扩音器时,一花仍顾此失彼,纠结这些问题,显然影响了她的口条。

「那一日、我是听长辈说的……那天晚上,东京市里有条带有毒性的卵管,会让普通人类引发『ROS』,也就是变得跟喰種一样,会去攻击其他人类,进行补食——」

「我读國中的时候,大概是国三的历韏史课本吧,还有记载龙战时期,我的爸爸——我爸就是共同战线的金木研,他将那条有毒的卵管破韏坏掉了。虽然他差点毁了东京,但他醒过来后拼命地在挽救错误,当时救助了许多人。」

「我现在是X高中的三年级生,这学期的历韏史课本、当代史的部分,完全没提到CCG,也大幅修改了龙战爆发的过程,发生在我爸身上的事、以及他为东京做的一切,全部删除了。」

一花从口袋拿出小抄,虽然没照顺序,该讲的差不多都讲了,纸条底边还有行红笔写的小字。此刻所进行的并非演讲比赛,发言时间不被限韏制,但她能看见雨丝正一条条落在听众身上,有些人拉起帽子,或披上外套,她终究被即将到来的九月暴雨打乱阵脚、脱口而出了这番话。

「我想说的是,十几年韏前的喰種因为没别的东西可吃,只能吃韏人,或是同类,他们是不得已的,好几十年喰種都过着非常痛苦的日子,不应该忘记过去——」

新闻的标题下方,有张一花被打湿的特写,表情特别坚毅,内文并未提及那是金木的女儿,或许是看在谁的面子上。董香让雏实去抗韏议据点探望一花,顺便给她带把伞,因为天空郁郁寡欢,云一下子聚了过来。

如今东京市内,可能有一半的青少年不晓得喰種曾经会吃韏人的事了。董香并不认为这是绝对错误的走向,历韏史被缓慢扭曲某种程度也拯救了他们,正因喰種拥有了几乎与人类不相上下的社韏会地位,一片融洽,双方才不计前嫌,选择遗忘。

然而有些被喰種伤害过的人,亲人被喰種吃掉的遗族,曾受过迫韏害的喰種,或是像一花这样属于龙战受韏害韏者的家属,就无法接受政韏府抹灭龙战之前的对立关系;有些人类不想原谅喰種,有些喰種不愿为了和解说韏谎。

尽管绝大部分的喰種对和平中的虚假保持沉默,也还是有人想拥护被伤害过的尊严。

「你啊,其实不介意自己从中学韏生的课本中消失吧。」

「我也觉得拿掉比较好。」

金木刚从西尾的研究机韏构回来,有份文件必须交给董香,他想不出该如何开这个口,于是嘴上闲聊着一花参与学韏运的事,手边将自己寿命剩不到五年的体检报告递给董香。

她扫了眼封面,随手收进柜台抽屉。

「我没替一花请假,她想什么时候去,什么时候回学校上课都随便她。」

「老韏师有打来吗?」

「有,说她旷课,要是连续几天都这样的话得记警告,但我觉得,如果我们替她请假,那就不叫罢韏课了。」

「也是啊,一花应该是有自觉的。」金木打算傍晚悄悄过去看她,「你不现在看吗?」

「报告书?」

「嗯……」

「……唉,我大概知道是什么内容,贵未小韏姐有提前用电韏话和我聊过。倒是你,怎么打算?要自己去跟一花说吗?」

乐观一点,金木能活到一花大学毕业。董香像从一个漫长又浑沌的梦清韏醒,直到他亲自来传达这件事,她就快要从迷惘中调节五年的长度了。

「我不知道……暂时没这个打算吧。」

「我想也是。」

「倒是董香的反应,比我想像中的还要镇定许多呢。」他并不是在埋怨对方,「我自己不太能够好好表达这件事,幸好贵未小韏姐和你谈过了。」

董香重新将报告书取出,在他面前细细读起。这十多年西尾夫韏妻对他身韏体的衰败做出的各项数据分析、图表演算及病征详解,金木甚至注意到董香的唇在一行一行地默念,这反而让他无所适从,伸手欲从妻子手中取回,遭到对方冷眼。

「从你变成一条大虫子,冲到地面上的那晚,虽然我也不认为你马上就会死……」

「龙战那天……」

「或许不是那天吧,我无法精准说出是哪天了,我是不可能一直自欺欺人地想着你能活到老韏爷爷那天的,所以从某一天起就抱着这种情感,有时可能会淡一点,有时则特别深刻,每天啊,都是爱你的最后一天。」

能活到现在已经很不可思议了。

两人偶尔会惊觉,究竟有多少的侥幸与包庇才能让他和她们待在一起、那么多年。若不是丸手和永近一直在替金木调解、证明他的力量有利于龙战重建及对抗龙遗儿,金木早就以政韏治犯的罪名被逮韏捕了。

每天都可能是最后一天,董香未曾在一花面前表露韏出不安的一面,这便是此刻她留在店内、婉拒上台演讲的理由。看着投身于学韏运中的女儿,比过去被誉为革韏命人韏士的自己真切许多。

要使族群团结一致,首先要创造出族群都能接受的国韏家历韏史。

教韏育韏部可说是功不可没,光从「喰種从不吃韏人」的意识形态来看,董香从本来的不可思议到了然于心也才短短几年,如今她三十多岁了,与她同岁的其他喰種,持有良韏民证的不在少数,龙战爆发后八年之内都没杀过人、吃过人的喰種就有资格获得,而替代食品在龙战的五、六年后才被研发,可见日本当韏局那怕说韏谎也迫不及待地想与他们和解。

与其说人类和喰種不愿面对历韏史真韏相,不如说他们更乐于集体失忆,因而造就一批又一批记忆缺陷的人。

东京市内有多少这样的人,尚且掌握不到具体数据。而她那一代,至少她碰到的东京住民,都还留有十八年韏前的龙战记忆。无论亲身是否有过恶劣的经历,他们对喰種的认知要比当代许多青少年正确许多,十几二韏十韏年韏前,喰種的身影及历韏史甚至没被正式纳入义务教育的课程里,仅凭媒体的一惊一乍及网络的道听涂说拓于人们脑内。

国内所有教科书出版商,将CCG的历韏史及引发龙战的根本原因,从课纲中剔除了。CCG最后的局韏长和修二福,与独眼之王的存在,从义务教育中彻底消失。

反正他们至今也给不出喰種起源的科学证明,索性编篡了一套新的说法,这样大家也比较好接受。龙遗儿是和灵长类同时降生于地球上的古老生物,就像存在着不同人种般,世界各地也有各式各样从大卵管中跑出来的龙遗儿,喰種是人类与龙遗儿结合、更趋近人类的新人种。

这是喰種有史以来,第一次被称之为人种。

许多学者和民众看到这个荒诞的说法自然不可接受,很快有了反驳,论证大卵管是在某一年某一天的夜里突然从东京正下方拔地而出,成群结队的龙遗儿也是从那天起才入侵东京的。但谎韏言无孔不入,它扎根于全日本学童的新课本中,真韏相被各项传播平台有效率地删除,仿佛对和人类们相安无事的喰種群韏体造成莫大的毁谤。

开学不久,有学韏生自发性地透过SNS串联,很快便集结了许多国高中生,里头有人类也有喰種,筹划着一场抗韏议课本不实的罢韏课行动,一花正满腔热血地参与当中。

尽管双亲都支持一花的行为,她仍无法韏理解董香的想法,许多关于喰種的过去都是董香告诉她的,没被记录下来的残酷童年充斥着暴韏力、践韏踏、生离死别,她的舅舅绚都在比她还小的年纪便加入了当时第一个喰種革韏命组韏织「青桐树」,以极端的手段逼韏迫人类重视喰種。董香没有避重就轻,关于喰種的野蛮,她比任何人都要坦率地教育女儿去珍惜现在的环境,那怕过去喰種活得多么委屈,他们终究是天生的杀韏人犯。

一花觉得,董香是比金木更适合作为代韏表站在台上、向被欺瞒的群众揭韏露过去之事,因为她参与了喰種们的共同历韏史,从青桐时期、黑山羊时期、龙战始末到现在的和平年代,董香拥有许多如今不被允许的记忆。

因此她对董香有些失望,过去为了拯救父亲,与黑山羊的同伴们不惜代价闯入CCG总韏部谈判的母亲,如今不再为喰種挺身而出,不再为喰種发声,甚至不愿为她的丈夫平韏反。

「早去早回喔。」

「……嗯。」

一花接过董香替她准备的便当,心想到时候肯定也会有人提韏供外卖。

「水带了没?今天太阳会很大,别中暑了。」

「现场那边会发矿泉水……」

「那就好,要是看到你爸也去了,就跟他一起回家吧。」董香这才想起金木是打算瞒着一花去的,赶紧补救,「有看到的话啦。」

「妈,你真的不来吗?」

「不了,今天订位比较多,我不放心让店员一个人在这。」

「……你前天也是这个说法。」一花的不满已溢于言表,「没有人比你更有说服力。」

「你啊,连金木一花都到场了,其他人肯定能被你的热情感染、获得继续努力的勇气吧。」

「可是我连你都感染不了。」

「我毕竟要上班嘛。」董香拍拍她竖韏起来的肩,「去吧,就算我去不了,也会在这里支持你的。」

董香的态度也因此被一花视为随波逐流的世故,这没什么错,从结果上来说她的确更倾向于各退一步的安好。她也不向一花解释。董香与金木乐见女儿去亲身韏体会站在一方种韏族的立场上直言不讳的酷寒,那必须拥有不断自我反省的胸怀和一定程度的自我感动来做为革韏命的动力,那怕才一百多人的罢韏课行动很难真正改变什么。

一花就像太阳,温暖了许多受伤的同韏胞。可惜的是,董香终究选择了沉默,拒绝让女儿走进她生命中的茫茫黑夜。

还好今天也下雨了,金木撑着伞,没人注意到他就站在抗韏议现场的后方。

建筑物旁的栏杆上挂着黑色与红色的布条,分别写了「追求真韏相」、「真正的和解是理解」等口号,像冷冻鱼挨着彼此的学韏生们裹在透韏明雨衣内,疲惫地观望遮雨棚下的人自弹自唱。

金木花了点时间才找到女儿,她依旧身穿制韏服,一花就读的高中是所提倡人类与喰種能平等受教的优良学校,喰種学韏生将近四成,就有不少人来参加,一花就在那群颜色相同的少年少韏女之中。

现场的人类要比喰種还多,有很多人上台分享自己的经历,大多数都相当克制,没将被伤害的愤怒波及底下的无辜喰種,但也有人摆明着永远不会忘记他们的种种劣韏迹,一到激动处便泪流不止。金木听着听着便被他人的记忆铐住双手、拖回二韏十韏年韏前刚离开骨董的日子。那半年他做了许多自以为对的事,看着许多喰種杀韏人的同时也杀了许多喰種。在成为黑山羊的首领后,自觉担起保护喰種的职责,一种被缓慢推进的怜悯,那些被CCG缉捕的喰種当中那怕躲着比当初被他吃掉的还要无韏恶韏不韏作的烂人,金木仍冒着生命危险替他们战斗。

龙战至今十八年,也不算太长远,还不够某些人原谅他们,也有喰種不想与人类共处,他们与曾带领一批喰種远走他乡的小瓶有着相似之处,那并非仇韏恨或不屑为伍,是源自本能的障碍,他们理性地将彼此分得一清二楚。

不原谅喰種的人,与不原谅金木的人并非完全重叠,也有不原谅他的喰種存在着。人们或许会原谅董香、包容一花,但他不同,因他而死的人远比这场学韏运中的参与者多出数倍。有些混得不错的喰種千方百计想用人类的法韏律处死金木,都被阻止了,然而那些穷追不舍的恨意终究影响了他和他的家人。

今天的一花不再出风头,和同伴一块在临时搭起的报到处排队签署某个文件,那些浑身湿韏透的学韏生在握笔前都会谨慎地擦干双手,不让水滴到纸上。

金木很感动,也很感伤,一花之所以会来到这里,全是为了被污名化、即将被抹除的自己,她想为金木争口气,那怕她根本不懂东京百分之九十的喰種默许人类遗忘金木的初衷,一花正秉持着自身的意志与思想留在大雨之中。

在他察觉两百公尺外有可疑的人群聚韏集时,董香打来了。

「喂,你在现场吧?」

「嗯,怎么了吗?」

金木低调绕出会场,朝令他相当在意的方向而去。

「有人目睹警韏察正在往一花他们那边集结,可能会发生暴韏动,你帮我留意一花好吗?」

「我也感受到了,他们人数大概是学韏生的四分之三吧,现在还没靠近抗韏议现场。」

从手韏机那端传来的叹息,在雨声中像根隐韏形的长针,扎进他的神韏经里。

「你不用担心,我会保护一花的。」

「我是希望你能早点接她回来……你看着办吧,如果那些人打算武力清场,赶快将一花拉走,不要起冲韏突,你知道那家伙肯定不会优先保护自己。」

「好,我答应你。」

「保持联韏系。」

在与那批疑似警方的人群缩短距离之后,金木注意到了一件事。他踌躇着是否要折返将一花带离现场,还是保持这样的距离盯着他们,但他又能以一名家长的身份为学韏生做些什么,就像西尾听到他说要过来时了当告诉他「你是最不应该出现在那里的人」,连向来作风大胆的董香也露韏出忧心的表情。

金木拨打一花的手韏机,过了许久才接通。

「爸爸?」

「一花现在很忙吗?」

「还好,和朋友们在玩游戏,怎么了?」

「爸爸在你们附近的X车站,可以跟我在那里碰个面吗?」他内心的不安比语气中的还要巨大,但他尽可能温和,「有很重要的事喔。」

「唉——那会很久吗?晚一点我们这边有活动。」

「不会太久的。」

「好吧,那我们在一号出口碰面。」

一花如约赶到,她看见金木时是茫然的。今天她和几名陌生人讲述自己的父亲,其实她还是有些骄傲的,这么好的人被牺牲了,连那些第一次听到金木事迹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肚子饿了吗?要不要先去吃饭?」

「傍晚有吃点东西,还不怎么饿,你呢?」

「我也不饿,现在雨变小了,我们去走一会,好不好?」

「好啊。」

今天是学韏运的第五天,一部份的人回去上课了,他们放学后还会再来,一花整天都在现场,她说上午时所有人都呈现出一种无韏能为力的散漫,向心力不够的空虚,她不明白为何会是那样。

「如果我的亲人在十年韏前被喰種杀韏害,十年后这个社韏会变得能包容喰種,喰種不再吃韏人,吃掉我亲人的喰種不知去向,我也可能会试着对环境妥协。」

「你觉得这是我们开始涣散的原因吗?这代韏表有一部份的人在试着原谅喰種?」

「不……可能他们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吧,但人不会想一直自揭伤口,有的人可能不跟喰種说话、不看喰種制韏作的电视节目、不韏穿喰種明星代言的衣服……有的受韏害韏者回避历韏史,不是因为他们真的释怀了,是他们的仇韏恨已经很难引起共鸣。」

「……那你呢?」

金木拿出自己的手帕,让一花去擦韏拭濡韏湿的脸,他突然发现一花又长高了。

「我现在过得很好啊,每天都能看到你、弟韏弟和妈妈,也算是受到恩韏惠的人吧。」

「你打算原谅那些一直想害你韏的韏人吗?」

「我们在这里停一会。」金木指引她去感知前方那片建筑,「有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

她阖上双眼,照着雏实教她的方式用五感去侦测前方,他们这一代的喰種已退化得相当迟钝,一花费了点时间才捕捉到那些气息。

「爸爸,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人类和喰種会聚在那里?我记得那附近没有这么大的集韏会场所吧。」

「那些人,很可能是来驱散你们的。」

「……他们真的会过来吗?」

「我也不知道,妈妈希望我待在你身边,你们那是合法集韏会,他们不会主动强韏迫你们离开,只怕有人混进学韏生里闹韏事,让他们有机可趁。」

「……爸爸,我好难过,为什么连喰種都希望你消失?」

「一花是个勇敢善良的孩子,我和妈妈都以你为荣喔。」金木牵起女儿的手,他已经很久没这么做了,「我并不会因为别人希望我消失,就离开你们啊。」

「……我想给现场的同学打个电韏话,可以吗?」

「嗯,让他们今韏晚早点回家吧。」

很快的,金木就明白了,那些人会小题大作地聚韏集在那,并不是要驱赶学韏生,而是注意到一花也参与其中,她很可能会造成预料之外的事韏件。

一花本人倒也没什么能力带来动韏荡,被警戒的始终是他自己。

「你知道妈妈为什么会支持你吗?」

「……我倒是想不出她反韏对我的理由。」

「因为一花在做正确的事,大人们在立场上需要屈就于某些事态,我们不想要让你跟我们一样。」

「我不懂啦……」

「没关系的,你不是我,也不是董香,你是金木一花,所以,照着自己的想法来就行了。」

董香从书架取下一花上学期的历韏史课本,那时编教材的人已经不用本名称呼金木,而是独眼之王。和黑山羊有着精神传承关系、长年对抗CCG的青桐树也被一笔带过,课文中不再强调喰種与人类的差异,他们曾有过的抗争也被改写,变得光鲜亮丽了。

在接到金木报平安的电韏话后,董香打开电脑,今天也有少少几则学韏运相关的Yahoo新闻,记者描述学韏生们一一从雨中撤离,也有人选择坚守现场,无以名状的气氛在人群中扩散,是恐惧,是妥协,是多层次的失落与谅解。金木说他会带一花去吃晚餐,今韏晚咖啡厅提前打烊,在这么烂的天气中,她早早将洗净的围裙挂上。

金木不是个明知故问的人,他不会去问董香为何不答应一花的邀约。董香替自己冲了杯咖啡,坐在客厅。她又打开电视,果然几个新闻台都没报导学韏运相关的事,有物韏价上涨,有官韏员绯闻,有人类和喰種合作研发的新型科技产品,不久将推出市面。

董香没头没脑地想,金木会不会在今韏晚将体检的事告诉一花,这么做有个坏处,无论他表达的方式多么婉转,一花又多么成熟,他们的时间将会急遽缩短,被未知的死期追逐。很多事让董香不由得保持沉默,实际上她也不是个多嘴多舌的人,她只是找不到更好的办法。

董香不愿做为受韏害韏者上台,除了想降低他们一家在学韏运中的影响性与曝光度外,她是真的不在乎,最好全东京的人都不再记得金木的问题是人类自己制韏造出来的,而他又甘愿为他们奉献多少。董香三十多岁了,是名拥有两个孩子、与丈夫一同经营咖啡厅的东京市民。

她已经有爱的人,喰種与她无关。

类高潮低音

骚就对了
来源于twi:@daisukerichard ​​​​

骚就对了
来源于twi:@daisukerichard ​​​​

类高潮低音
鼻子一酸,哭了来源于Twi:s...

鼻子一酸,哭了
来源于Twi:sniyshi

鼻子一酸,哭了
来源于Twi:sniyshi

类高潮低音
官方新年贺图(为啥只画了16年...

官方新年贺图(为啥只画了16年的)

官方新年贺图(为啥只画了16年的)

lriane

有人要看40fo点梗吗?

占tag致歉

如题,具体要写什么梗请私戳我。


打的tag是能写的

占tag致歉

如题,具体要写什么梗请私戳我。


打的tag是能写的

类高潮低音
已丧失语言组织能力作者ID:6...

已丧失语言组织能力
作者ID:66325418

已丧失语言组织能力
作者ID:66325418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