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硅谷

14719浏览    438参与
卷卷我有两个老公

第六季第三集硅谷观后感

公园长椅上

Richard:帮帮我们

Gavin内心:难道我就像个傻驴?上两次帮了你后被你忘恩负义地坑了的事我还记得呢

Richard:求求你

Gavin:我们聊聊天不是很开心吗?

Gavin内心:也不介意夜里睡不着让Ricky到家里聊聊,快来喝我的饮料和我间接接吻


公园长椅上

Richard:帮帮我们

Gavin内心:难道我就像个傻驴?上两次帮了你后被你忘恩负义地坑了的事我还记得呢

Richard:求求你

Gavin:我们聊聊天不是很开心吗?

Gavin内心:也不介意夜里睡不着让Ricky到家里聊聊,快来喝我的饮料和我间接接吻


Jettrails
看硅谷摸鱼,这个图叫做学设计到...

看硅谷摸鱼,这个图叫做学设计到底能把人变得多菜。

看硅谷摸鱼,这个图叫做学设计到底能把人变得多菜。

卷卷我有两个老公

AO3简选

我还是吃相爱相杀多一点,AO3上粮不多但是很好吃

Richard doesn’t really give a fk right now. He wants to cross the foot of distance between them, to touch, to sink to his knees and- but no. He’s supposed to be the one in charge, for once.

“Let’s go upstairs,” he says. In Gavin’s bedroom, they both shed their remaining items...

我还是吃相爱相杀多一点,AO3上粮不多但是很好吃

Richard doesn’t really give a fk right now. He wants to cross the foot of distance between them, to touch, to sink to his knees and- but no. He’s supposed to be the one in charge, for once.

“Let’s go upstairs,” he says. In Gavin’s bedroom, they both shed their remaining items of clothing, and Richard initiates the kiss, pushing Gavin back onto the bed. Gavin’s reaction is novel; he’s responsive, but he’s very clearly letting Richard lead. Which is weird.

SillyAlice

A love story.


Silicon Valley 6x01 / 6x02

A love story.


Silicon Valley 6x01 / 6x02

Sleipnir八腳馬
前两天刚画了这张结果今天看s0...

前两天刚画了这张结果今天看s06e02他俩就...

我觉得编剧才是真的buddy-fucker


前两天刚画了这张结果今天看s06e02他俩就...

我觉得编剧才是真的buddy-fucker


卷卷我有两个老公
I need you to f...

I need you to fu*k me attack me eat me

fu*k me above the desk

以下省略若干


这对真好吃


Hahahaha

I need you to fu*k me attack me eat me

fu*k me above the desk

以下省略若干


这对真好吃


Hahahaha

泽莫大大后援会会长

《ME当你的脑子里多了一个人的正确解决办法》

大家好鸭!沙雕ME文《当你的脑子里多了一个人的正确解决办法》出本的坑位还有六个,是非盈利性质仅作内部交流的本本,想要上的大家请进QQ群嗷!


群号:885139133


power!!!


大家好鸭!沙雕ME文《当你的脑子里多了一个人的正确解决办法》出本的坑位还有六个,是非盈利性质仅作内部交流的本本,想要上的大家请进QQ群嗷!


群号:885139133


power!!!



精品PDF书籍免费吓载

《硅谷百年史》[美]阿伦·拉奥 PDF电子书免费下载


点击下载

内容简介

一百多年来,仅硅谷就培育了50多位诺贝尔奖获得者,以及无数依靠智慧和知识而成为百万富翁的人。这一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科技创新与创业历程为什么会发生在硅谷?究竟是如何发生的?其他地方是否可以复制出“硅谷”?


《硅谷百年史——伟大的科技创新与创业历程(1900-2013)》以编年体的顺序,从无线电技术、晶体管、集成电路,到人类基因组、互联网和云计算,详尽地记述了硅谷在100多年中所发生的重大科技事件;同时,从特曼、休利特和帕卡德,到乔布斯、扎克伯格,《硅谷百年史——伟大的科技创新与创业历程(1900-2013)》还生动地刻画了在硅谷涌现出的一代代科学家、企业家和投资家,...


点击下载

内容简介

一百多年来,仅硅谷就培育了50多位诺贝尔奖获得者,以及无数依靠智慧和知识而成为百万富翁的人。这一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科技创新与创业历程为什么会发生在硅谷?究竟是如何发生的?其他地方是否可以复制出“硅谷”?


《硅谷百年史——伟大的科技创新与创业历程(1900-2013)》以编年体的顺序,从无线电技术、晶体管、集成电路,到人类基因组、互联网和云计算,详尽地记述了硅谷在100多年中所发生的重大科技事件;同时,从特曼、休利特和帕卡德,到乔布斯、扎克伯格,《硅谷百年史——伟大的科技创新与创业历程(1900-2013)》还生动地刻画了在硅谷涌现出的一代代科学家、企业家和投资家,他们曾对全球100多年以来的科技文明进程产生过重大影响,他们的研究成果、产品和投资,缔造了无数个激动人心的时代传奇,在为自身创造巨大财富的同时,更是改变了全世界。


《硅谷百年史——伟大的科技创新与创业历程(1900-2013)》对于国内的创业者、科技创新者、风险投资人以及政府相关部门的管理者都有很高的借鉴价值,是每一个对硅谷感兴趣、希望了解和学习硅谷经验者的必读之书。


作者简介

阿伦・拉奥(Arun Rao),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安德森工商管理学院,长期从事投资业务,曾先后在三家投资公司工作,其中两家在硅谷。拉奥早期曾为《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和《Seeking Alpha》等杂志撰写商业和金融方面的文章。


皮埃罗・斯加鲁菲(Piero Scarruffi ),毕业于意大利都灵大学数学系,1983年来到硅谷,在奥利维蒂公司任职工程师,长期从事人工智能研究和互联网设计。斯加鲁菲曾是斯坦福大学访问学者,还曾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讲学。20世纪90年代,他曾率先在互联网上开发自己的新闻网站,《纽约时报》曾经在2006年以《史上最伟大的网站》为题对其进行专题报道。斯加鲁菲现在是自由职业者,主要工作是为硅谷和欧洲的公司提供咨询以及在大学讲学。他兴趣广泛,在心智论、文学艺术、音乐史等领域多有著述。


闫景立,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电机系,美国俄克拉荷马大学访问学者,曾长期从事航空工程技术研究开发。自20世纪90年代初赴硅谷开办华为公司第一家海外分公司起,闫景立多年来在搭建中美高科技企业合作平台,拓展供应链、投资、市场和人才等方面做了大量开创性的工作。


谈锋,毕业于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并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做访问学者。目前担任北京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驻美国硅谷联络处主任、国科火炬企业孵化器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曾任北京中关村科技(控股)有限公司副总裁,北京四通集团 副总裁,《人民日报·海外版》主任编辑等。在硅谷工作生活了25年。曾参与翻译出版了《硅谷优势》、《朝鲜战争内幕》、《李普曼传》等书。


作为中国高科技产业走向国际的开拓者,他们长期从事高科技公司管理、中美科技合作和创新、创业、人才研究工作,尤其是对硅谷创新生态环境的研究具有深刻的体验。他们亲身经历了硅谷过去二十年的繁荣和危机,不仅仅是目睹,他们也是这期间硅谷的历史变迁的参与者。



elimi

【授翻】【Jarrich】沙漏计划

特别喜欢这篇里不一样的小贾,所以要了授权连夜赶出来了\o/

希望也给原作太太点个kudos鸭xD

文学翻译这块不是很擅长,情绪上传达得不太到位ToT,欢迎觉得哪里不好或不准确的小伙伴批评建议/o\ 另外祝大嘎中秋快乐!

========================

至少他还有照片。起先他带着罪恶感,悄悄地拍下Richard,有些是抓拍,有些只有他的上衣。后来,Richard别别扭扭地同意了,照片上那些不悦的怒视慢慢变成了笑容。一张张地滑过相册,就像重温了一次他们感情的历程。Jared满怀哀伤地仔细观察,他看到Richard对他的信任愈发深重,开始学着接受Jared的爱...

特别喜欢这篇里不一样的小贾,所以要了授权连夜赶出来了\o/

希望也给原作太太点个kudos鸭xD

文学翻译这块不是很擅长,情绪上传达得不太到位ToT,欢迎觉得哪里不好或不准确的小伙伴批评建议/o\ 另外祝大嘎中秋快乐!

========================

至少他还有照片。起先他带着罪恶感,悄悄地拍下Richard,有些是抓拍,有些只有他的上衣。后来,Richard别别扭扭地同意了,照片上那些不悦的怒视慢慢变成了笑容。一张张地滑过相册,就像重温了一次他们感情的历程。Jared满怀哀伤地仔细观察,他看到Richard对他的信任愈发深重,开始学着接受Jared的爱意,为他敞开自己的世界,迎接Jared的进驻。

至少这些照片还在,可以藉此怀念Richard,看着它们就拥有了无与伦比也迫切需要的温暖与安慰。

至少前两日都是如此,直到第三天,手机电量耗尽。

 

“Richard?”

四下满是飞扬的灰尘,Jared咳嗽了几声,对着空荡荡的房间喊道。这是哪儿?他怎么到这儿来的?似乎从未有人踏足此地,Jared甚至产生一种错觉,许多许多年里,都不曾有人类来过了。

“嗯,那个,怎么了?”Richard磕磕巴巴地回答,他紧张的嗓音似乎从遥远的地方传来,“Jared,我在呢,我……我正往箱子里看,可你不,呃,我操,妈的,Jared,你是不是……什……你到底在哪儿?”

“我不知……”Jared顿了一下,看着周围环境稍加思索。房间空无一物:墙面素白,没有丝毫痕迹,中间有块生锈的金属板,覆盖着各种开关与旋钮。还坐落着一个脏得要命的大沙漏,上面是一层厚重的尘土,里面的沙子却像金粒似的闪闪发光。Jared查看了眼自己的智能手表,仿佛期待着能找到些这间屋子没有的信息、或者不愿让他看到的东西。但他惊奇地发现,刚充满电的手表这会儿完全失灵了。他又检查了手机,一样,信号全无。

“不好意思,”Jared说,“我不大确定。好像是一间……控制室?”

“能找到出路吗?”

Jared第一次感到了害怕,盲目而本能的恐惧感如同一根冰针,沿着喉咙缓缓滑向胃里。这地方古怪极了,他想,荒凉暗淡、死气沉沉。他猜自己或许会死掉,这都是说不准的事。

“Jared,你还在吗?”

“在。”他嘴里干涩不已,开始惊慌,“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

“听着,你就……呆在原地,好吗?要是走的话,就,留个记号,比如,比如踪迹之类的。”Richard的声音愈发缥缈遥远,越来越低沉,飞快地消失于Jared耳畔,“好吗?Jared?我……我马上就过去,我保证会找到你的,我会……”

之后的话,Jared再也没能听到。

 

什么鬼,Richard想,不久前Jared还在他身边,现在就……靠,现在Jared到底在哪儿?

他们本来在Raviga的地下室里翻阅Peter Gregory的旧物,到处都是潦草不明的笔记、匪夷所思的实验计划、没人相信能实现的东西。其中有只古怪的黑盒子,大小能容纳一个人,Jared踏了进去,就此消失无踪。

“Jared?”

Richard对着一片虚无呼唤自己男朋友的名字,听起来渺小又无助。盒子是空的,Jared不在里面。

Richard想,这不可能,这不符合逻辑。Richard的整个人生都由理性与逻辑统治,都建立在整齐有序、一丝不苟的数学、语法和代码之上。任何打乱这种秩序的事情,都会让Richard汗流浃背,紧张焦虑。即便当下仅仅想了一下那种可能性,他嗓子里就燃起了一团火,急需抱着最近的垃圾桶呕吐一番。

Richard觉得Jared总在挑战他的逻辑,让他重新定义了他赖以生存的规则,开拓了他的眼界,也在自己狭窄死板的人生里,为另一个人腾出了一方天地。就像在夜里,他会掀起自己的被子,等待Jared爬进来,躺在他身边。

他必须把Jared找回来。

 

无论Jared去到何处,前路都无穷无尽,白色的长廊一路延伸,连绵不绝。

“Richard?”Jared叫道,“Richard?”

回应他的只有海浪呼啸,也或许只是他耳中的疼痛在轰鸣。Jared知道Richard让他原地不动,但他在那间控制室独自呆了几小时,又口头上做了个SWOT分析,决定还是走一走比较好,尽可能收集些信息,让自己别那么一无是处。Jared沿路丢了点小物件给Richard指路,有衬衫袖子的纽扣,钱包里的东西,像是帕罗奥图公共图书馆、奥杜邦学会【注1】、还有国家公共电台的会员证。

“Richard?”Jared又喊了一声。

他脚步不歇,面对的唯有怪诞恐怖的静寂。他清楚地意识到Richard不会回应自己的叫喊了,于是无视这一室沉寂,在心里轻轻哼唱起Sarah McLachlan的歌来。

 

“Richard,现在才半夜三点,你他妈想干嘛?”

他没想到Monica会接,更别说只响了一声铃就接起来了。她从梦乡中惊醒,嗓音沙哑不堪。

“Jared,他……”Richard想解释,却不知从何切入。他觉得自己傻透了腔,肯定不会有人相信他的,尤其是Monica这种清醒冷静、务实干练的人。他都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偏偏挑了她求助,但认真考虑的话, 除了Jared,Monica是他最好的朋友了,而且她比任何人都了解Peter Gregory那颗异乎寻常的大脑。

“他……靠,”Richard说,“我们还在Raviga,我是说,我还在Raviga……他,那个,他……这话没骗你,他消失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他,”Richard听得见她翻白眼的声音,可能还在用手指比划引号,“消失了?”

“就是他,进了一个奇怪的黑盒子,上面还有只莫名其妙的沙漏,然后就消失了,他不在这儿了!”

Monica倒吸一口凉气:“我操。”

Richard拼命压抑下又想呕吐的冲动:“是什么……你这反应有点……糟糕。”

“沙漏。”Monica说,仿佛短短两个字就能把情况讲清楚。

Richard等了一会儿,见她没有说下去的打算,便打破沉默道:“对……对不起,Monica,我能问问是什么意思吗?”

“听着,我马上赶过去。”背景音一片嘈杂,Monica从床上蹦了起来,“到了再和你解释,但Richard,我不知道该怎么委婉点说——Jared有危险。”

“什么意思。”Richard大惊失色,他低头看了看手机,Monica已经挂断了。

 

Jared精疲力竭。天知道他走了多久,手机里的时钟已经坏掉了,电子数字疯狂跳动着。膝盖和眼睛都疼痛难忍,他必须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就在他想着自己坚持不住了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道门廊。Jared打开那扇门,走进去,里面的构造类似一座飞机库,透着股熟悉之感,他突然意识到,这里和艾尔隆岛【注2】简直别无二致:灰色地面,工业风格的钢铁天花板,连偶尔出现的叉车机器人都大同小异。他回想起那段困在其中无路可逃的日子,冰冷的恐慌在胸腔中慢慢升腾。他害怕再回到那座岛上,形单影只,噩梦重现。

Jared缩在角落里,环住自己的身体,留存一点温度。但早年在大街流浪的经验告诉他,自己弱不禁风的体格根本禁不住热量的流失。他把背心当成毯子,裹在身上,只穿着牛津衬衫和卡其裤,牙齿冻得直打颤。

你可以的,Jared对自己说,Donald,你过去经历的比这更累、更饿、更冷、更渴、也更孤独。他抱着自己抵在胸前的嶙峋膝盖,不住颤抖。你曾经更恐惧、更无助、更无望,那些时候,甚至还没有Richard在找你。Richard是个天才,他不会放弃的,他会解决这个麻烦,会不惜一切代价找到你。

你爱Richard,Richard也在乎你,你们终将重逢。

Jared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而困于其中的前十年,这些话也的确起了作用。

 

“所以‘沙漏’是Peter在研究的一种……穿越计划?”

Monica点头。

“穿越?你认真的?”

“很不幸,事实就是这样。”Monica身上还穿着睡衣,蓝色法兰绒裤子,和金莺棒球队【注3】的旧T恤。她带了一热水瓶的咖啡,份量几乎能支撑人度过一场末日。她尽可能把和沙漏计划有关的信息都下载给了Richard,帮他找到了Peter涂画想法计划的旧笔记本。

“你知道这个计划。”Richard说,“然后一句都没提醒,就放我们进来了?”

“你觉得我该说什么?”

“或许你应该说,我们俩之中可能有人走进一个盒子,然后就消失在了……我也不知道……消失在了满是邪恶机器人的平行维度里。”

“我一直都把这个计划当狗屁!”

可一想到会失去Jared,Richard的心脏快要被惊惶灼伤。他改变了自己原本的生活,让Jared占据一席之地,现在又要让生活恢复原状吗?他勾勒不出那种画面。这些可都不算狗屁,他想。

他会找回Jared,他发誓。必要的话,他可以为了Jared冲破现实与时间,毕竟他已经为Jared打破了自己所有的规则。

 

Jared已然放弃逃离,也不再去期待有人发现他、拯救他、或是自己找到出路。以他所了解的,想要出去,应当需要设计些什么东西,可Jared的特殊技能里从来就没有搞技术这一项。Jared会护理指甲,在巫术店打过工,也做过商业开发,可面对眼下的状况,哪个都不是Jared最擅长的。

他最擅长的,他真正厉害的技能,是苟活。

如今,他住在寒冷空旷的库房里,到处是白色长廊。他把每扇门都拉开过一遍,可门后尽无一物。唯有虚空无边无际地蔓延,日日夜夜都是寂寥。Jared挺过来了。他曾参加过公社的少年宿营,在那里学过些野外生存技巧,所以饿极之时,他能捕杀只海鸥做晚餐。巡逻无人机时而飞过,不过很少能打乱他的阵脚了。经过如此漫长的岁月,Jared可以眼睛都不眨就轻松拆卸掉它们,甚至在其中找到些乐趣。

最初,他被自己的怒火吓到过,就像掩藏在体内多年的情绪终于自由地倾泻而出,丑陋又骇人。他对着墙壁拳打脚踢,自残,嚎叫,乞求救赎,乞求Richard出现,可一切归于沉寂后,无人来清理他的累累伤痕。

Jared从不想自己变成这幅模样的。他深切感受过男性的怒火,也努力对那种嘴脸敬而远之,可暴躁深深扎根在他心间,传染病一般随时间日益溃烂。有好多年里,他什么都没做,只是沉溺在愤怒之中,恼怒于每一个背弃他、伤害他的人。他经受过太多人的背弃和伤害了,但Richard首当其冲。他也最常生自己的气,年轻时的Jared轻易便相信他人,多愁善感,被人肆意盘剥。他怎么会坚定不移地认为自己爱着Richard的?他放任自己被Richard这个粗心大意、自私自利的幼稚小孩吸引,放任自己被Richard玩弄、控制、利用,可后者却失约了,他没有来拯救他。他曾经太愚蠢、太绝望、太可悲、太无可救药地浪漫主义,被那股荒唐无脑、自我毁灭般的奉献精神与欲念渴求蒙蔽了双眼,看不到事实真相。

如果Richard真的来了,他发誓道,我不会再随他的心意,不会那么有求必应,不会听之任之,不会不假思索地跟从他。永远不会,再也不会了。

 

“成了!”Richard大喊,兴奋冲昏了他的头脑。

只过了十二小时而已,他灌了满肚子咖啡因,一刻不停地工作,已经找到了解决方案。Peter Gregory纠结了几十年都没得出结论,当然,Peter开始这个跨维度时空旅行计划时,也从没预料到Richard会提出革命性的压缩算法。他又恭喜了自己一遍,真他娘的是个天才。Jared会感动死的,大概会告诉Richard自己多么——

不,不对,操,Richard晃晃脑袋,现在没时间沉浸在这种悲哀的咸湿白日梦里,他还有重要的事去做,很可能是要救命的。

其实他只是敲了些再简单不过的代码。把Peter的旧笔记从头到尾梳理了一次,Monica从旁帮助他辨认了点独特的速记符号。然后,他又做了基本的机械修复,把盒子重新调整校正,以便在当前和平行的时间流之中来回穿梭。Richard可以走进入口,把Jared带回家,同时毁灭这台机器,简单得就像他们从来没离开过一样。

现在他只需要做一件事,就是,出发。

“去找你的宝贝吧。”Monica给他打气,“记得进到控制室后该做什么,就……动作麻利点。入口会变得不稳定,没办法再次穿越,你的时间不多。机会就这一次,Richard。”

“知道啦,知道啦。”Richard说。

平日里他总是信任Monica,至少她的语气听起来还信心满满的。可他情不自禁地注意到,她的神色有些忐忑。

 

想到Jared也曾来过这间控制室,Richard觉得很别扭。房间和Jared描述的一模一样,有尘土,有旋钮和按键,还有他们用以返程的那座沙漏。出去之前,他还有点工作要做,只是些细微的调整与修复。他想,然后就可以找到Jared马上离开这里了,Jared走不了多远。

可Richard估算着自己沿着长廊走了四十分钟,才看到Jared留下的第一个标记,应该是衬衫上的一粒扣子。二十分钟后,他碰见一张证件主人名为Donald Dunn的帕罗奥图图书馆证。这张卡曾被保存得很好,但现在古旧得像文物。

很古怪,Richard想。可他没思考太多,直到又发现了Jared在Erlich家附近那间过敏友好型烘焙坊的常客卡,和图书馆证状态相同。他捡起来,那卡几乎在掌心碎成尘埃。

他追随着踪迹,在空荡走廊中一路前行,找到了最后一粒纽扣,它躺在一扇门外,那门漆成黑色,透着不祥之感。Richard深吸一口气,推开它。这间好似飞机库的屋子里,另一头站着位高大瘦弱的男人,双眼湛蓝无比,头发灰白,皮肤上嵌着疲倦的纹路。看到他,Richard从未如此惊喜快乐过。

 

“Jared?Jared,靠,真的是你……我来了,我是Richard,我是Richard。”

那道幻影在向他招手。老天啊,Jared想,怎么会这样,就算过了这么年,他在你脑海中依旧这样清晰,和过去的模样分毫不差。他畏缩的小动作,紧张不安的姿态,动来动去的样子,干瘦的身形,漂亮的颧骨,优雅的鹰钩鼻,真的活灵活现。Jared已经许多年未曾把Richard看得这般清楚,这般生动真实。他都快以为自己已遗忘了。

“Jared?我是Richard。”幻影又说道,“怎么……我靠,”他干笑,“你发生什么了?”

Jared没有理会,继续做日常的事情。沉迷于幻觉之中,被幻象击溃,这种情况经常发生,尤其是早年间。他在每个角落里都看到过Richard,他是他身着闪亮盔甲的骑士,他的船长,他的救赎,他的王子。可现在,他不会让孤独寂寞再把他变得愚蠢至极了,不会放任自己受到干扰。Jared拒绝相信眼前的影像,连理都不理。

但不知为何,那幻影始终在讲话,步履匆匆地如影随形,跟着他干那些日常琐事,顽固得令他生厌,折磨着他。

“我跟着你留下的记号找到这儿,有纽扣,有图书馆证,但它们都破破烂烂的,旧得不像样。Monica说两边的时间流速大概不一样,可我没想到……天哪。”

Jared收集了一加仑水,带回到床铺边。

“操,我想说,你看起来上了年纪,你的头发都灰白了,Jared。”

“对。”他终于不耐烦地开口,“再过几十年你也会这样。”

“Jared!谢天谢地,你能听见我说话。”

Richard把手搭在Jared胳膊上,Jared忆起了这种温暖,清晰得仿佛就发生在昨天。这些年间,没有任何一道幻象做得到这一点。

“你还在这儿。”Richard说。

“是啊,可你没来救我。”

“不,不是。”Richard固执道,“我找到答案了!只用了十二小时。你看,我来了,我就是在拯救你啊。是我,此时此刻,我在拯救你。”

Jared将Richard的手拨开,“抱歉,”他说,“我还有很多任务要做。”

“任务?别管任务了,我们现在就可以回家。”

“家,”Jared嗤道,似乎毫不在乎那词的意味,“你觉得家在哪儿?”

他终其一生都在想,自己会睡在各种奇怪的床上,睡在陌生可怖的地方。而眼下,他在这里生活的时间比其他任何地方都要久了。如果Jared在这世界上有家,那便是这儿。

“你不走,那我留下。”Richard说。

 

那一晚,Jared睡得并不安稳,关于Richard的想法缠扰着他,他试图把那些想法赶出脑海,却又因此折磨不堪。Richard睡在哪儿了,他找得到水和食物吗,他捱不捱得过这第一晚?

尖叫和疾走的脚步声让他从痛苦梦乡中惊醒,他听得真切,这里最具攻击性的巡逻无人机正在嗡鸣,用电子音喊着“请注意”,“为了您自身安全”。Jared从床上爬起来,全副武装,穿着拼凑起来的盔甲,不出几秒就冲进了大厅。就在无人机准备放电麻痹Richard的时候,探手摘下了那玩意儿,瞬间徒手破坏了它。他存着一堆可能有用的破烂,这些碎片可以带回去增加库存了。

“哇。”Richard注视着他,满脸写着敬佩,“你真的好厉害。”

Jared生硬地点了点头,“时间长了而已,三十年了。”

“谢谢。”Richard说,“你救了我。”他转过身,好像要回到走廊里,大概会四处晃荡着度过余下的夜晚,祈祷自己别受什么重伤,瘫痪,或者干脆命丧于此。

“安全起见,或许,”Jared提议道,“你最好还是来我这儿一起睡。”

Jared睡觉的小窝是用捡来的废弃材料做的,他示意Richard进去,把自己平时当枕头的书包,还有代替被单的油布一并给了他,把他裹在里面。他背对Richard蜷起身子,压抑下哭泣的冲动,努力将呼吸放平、身子不要乱动,装成熟睡的样子。太疼了,真的太疼了,Richard近在咫尺,却又像隔了万水千山。他们中间仿佛横亘着无数个世界。

记住了,Jared斥责自己,你发过誓,不会再听之任之。

 

出乎Jared的意料,他和Richard重回了从前的相处模式。本来已近乎遗忘,但一旦置身其中,却自然得好似从未间断过。他又开始留心Richard的举动,关照他的需要,给他提供食物、安抚和保护。而Richrad,他太思念Jared对他的照顾了,便放纵自己享受其中,卸下一切心防,容纳Jared的进入。Richard边帮助Jared做杂务,边和他聊上一整天,默契地接上对方的话。他们一点一点慢慢拼凑出了旧日简单而宁静的亲昵。

夜里他们会并肩躺在一起,中间隔着些纯洁的距离,分享Jared东拼西凑做成的毯子。有时,Jared会等到Richard真正陷入梦乡,在黑暗中凝视他的脸庞。有时,他醒来会发现Richard压在他身上,纤细的胳膊环住他,炽热的呼吸喷在他脖颈后面。他一言不发地挣脱出怀抱,起床去寻找早餐。

 

“所以,准备好回去了吗?”一天晚上,Richard问道。Jared点了一个小火堆,他们在篝火的温暖中拥抱彼此。Richard对Jared的佩服简直滔滔不绝。

“什么?”

“回到真正的时间线。准备什么时候走?”

“Richard。”Jared喉结动了动,“我不能打包票。”

“啊……”Richard低低叹气,沮丧地抓了抓头发,他本来对此一直充满信心,“你不明白,如果我们不回去,就不会存在了,然后一无所有。我和你,我们所努力的一切,打造的一切,Pied Piper,都将不复存在。”

“Richard,”Jared说,“你这番话就建立在不平等的基础上:我的世界是虚假的,而你的世界才真实。按你说的,回去之后谁会不复存在?只有我!”Jared强硬坚定地咆哮出声,Richard从未见过他这副模样,至少没有随即便道歉,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愧。这个人是谁,Richard想,他不像我认识的Jared。

“那年龄差呢,”他说,试着讲道理,说服Jared放弃留下的念头,“如果我们呆在这儿,出口会关闭,你会先我一步死去,把我独自一个人留在……留在这个外星球,还是什么鬼地方,留在Peter Gregory地下室的盒子里,就目前知道的来看,或许要呆上几十年。你死后,我也很可能马上就自杀。”

Jared沉默了半晌,盯着噼啪燃烧的篝火瞧。看啊,他想,自私、攫取、所有你想保护自己不受其害的东西,都在这儿了。他紧绷的声音僵硬地响起来,问道:“你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吗?”

Richard手足无措:“什么?你知道我,天啊,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记得你总是说话不经考虑、自私、莽撞,但这次……这比我想象的还伤人。”

可Jared,Richard想,我想说的是,我不像你,我太弱了,根本活不下来,我敬佩你,你在这个世界生存了这样久,真的很厉害。

这话他却讲不出口,只能说,“我是来救你的,可你都……都不……”Richard拿出手机,准备孤注一掷,他调出一张两人坐在Jared家沙发上的开心合影,Jared舒展的面容上,是满满的爱意与崇拜。他想让Jared看上一眼,哪怕只是扫一眼也好。

“我懂了。”Jared笃定地点头,“你想要的不是我,是他,你想要的是一个像他一样,盲目愚蠢地爱你的人。我懂了。”

“不是这样的,但……”

Jared丢了桶沙子,盖灭篝火,“我去睡了。”他说。

 

第二天,Richard向Jared道歉,他没有接受。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如此往复。

“我觉得自己可能有失偏颇。”Jared最终说道,“我知道,这段时间对你来说很短暂,但你应该理解,我始终在这个世界,一个人过了很多年。”

“我知道,我明白的,我也很抱歉。”

“我可以问你件事吗,Richard?”

“嗯。”

“Richard,你爱我吗?不一定是现在的我,而是,怎么说呢,年轻时候的我。”

Richard咬起嘴唇:“目前为止我还没说过爱这个字。”

“这不算答案。”

Jared转身往住处走,可Richard追在他身后,几乎踩上他的脚踝。他一把攥住Jared的胳膊,把他拉回来。

“好吧,如果我答得不够好,那我这就讲给你听,就现在,我想告诉现在的你,我爱你,我觉得你也爱我。很难想象有人会……可你总说你爱我!你不记得那是什么感觉了?这个……”Richard抓着Jared的手,按到自己胸膛上,那里,他的心脏砰砰直跳,“还记得这是什么感觉吗?你真的想错过这些?”

他太温暖了,暖到Jared为自己铸造的心墙轰然倾塌,仿佛Richard把所有的墙体都融化掉。他震惊地发现自己已经潸然泪下:“这些年,我真的太寂寞了。”他说。

“我能……我能做件事吗?”Richard问道,Jared点了点头,他将他拥入一个暖洋洋的结实怀抱,一同朝地上倒去。Richard揽着他,任他在自己臂弯中哭泣,他们就那样静静躺着,一直呆到两个人心满意足。

 

“我很怕。”那天晚上,Jared仰头看着Richard说道,“三十多年了,我从来,我从来没有……和谁这么亲密过。”

“所以在……我卧室地板那次,是你最后一回?”

Jared点头。

“也对,说得通。没关系的。”Richard笑起来,“你知道,那也是我的最后一次。”

他目之所见的一切终于和Jared所过的生活画上了等号,他一直渴望与他分享那些混乱而可悲的秘密。Jared脸上有着深深的皱纹,眼角的纹路尤其深重,但那两颗瞳仁依旧湛蓝如初。Richard又看到了他认识的、热爱的那个Jared。

“你还想要我吗?”Jared声音颤抖着,轻轻问道。

“想,想极了。”Richard说。

Richard手指按着他的嘴唇,一路从脖颈亲吻到胸膛、小腹,掀起上衣,在腰间流连。

“你的皮肤变了。”

Jared耸耸肩,本能地道歉。

“没说你不好,只是,只是不大一样。”Richard摩挲着Jared的胳膊,肩膀,抚上他的锁骨,“这里更硬些。”手掌来到了胸膛、肋骨和腹部,“这里也是。”他越过突起的胯骨,轻抚苍白的大腿内侧,“但这儿,”Richard吞咽了一下,“这儿还是很柔软。”他轻声说道,然后将Jared含进口中。他听见他在喘息,大口地吸气。

 

Jared如往常一样,伴随朝阳醒转。Richard尚在睡梦之中,在他身旁轻轻地打鼾。Jared小心翼翼地从枕头包下面抽出藏在那儿的手机,走到隐蔽的角落里。他蹲在地上,打开Richard心心念念想给他看的相册。里面的内容太丰富了,一张接着一张,都是年轻的自己,和现在一模一样的Richard,还有他们两个在一起的画面。

我的耳朵真那么大吗,Jared想,皮肤也那么苍白,我的鼻子难道就长那样。除了会剪头发,Jared至少十年没怎么在乎过相貌这种事了,即便只是最微弱的虚荣心对他来说都还是种罪恶。

看着这些照片也很疼,真的很疼。它们无可辩驳地证明了Jared曾经有幸拥有过那么好的人生,又足够不幸地飞快告别了它。幸福被偷走,房子没住够,还有本该来拯救他的Richard也没有现身,至少,没有及时赶来。

有一张照片,Jared盯了很久,它攫住他的脑海,宛如一支歌。他们俩坐在Jared公寓的沙发上,Richard在瞧别的地方,具体是什么应当记不清了,但Jared在看着他,沉湎于Richard的模样,仿佛研究Richard的脸庞是全宇宙最吸引人的事。他们的手紧紧交融。

“嘿。”染着睡意的低沉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噢。”Jared慌忙转过身,徒劳地想藏起被抓现行的手机,大手遮在屏幕上,仿佛那是什么淫秽物件。

“你看了。”Richard说。

“对。”

“怎么样?”

Jared明白,如果他道出真相,承认那些照片让他的心有多疼,坦白自己多想找回曾经的日子,可能会给Richard以希望,而他还不确定自己能对此做出承诺。那些照片多令他渴望那种生活,他就有多恐慌。想要重返旧日,他自己,现在的这个自己,需要坚定不渝。

“我想起来了,”Jared说,“做年轻时的自己是什么感觉。”他挪开手,给Richard看那张照片,“他那么爱你,渴望你,他……Richard,我至今不敢相信他曾拥有你,哪怕是一天,一小会儿,都不敢相信……”

Jared顿了顿,他嗓音颤抖,双眼湿润,狂风骤雨般的强烈情绪啸叫着,令他几近失控。他还记得那种感受,最初几年里,他尚且盼望着、渴求着、梦想着Richard来拯救他,夜晚入睡时,还会幻想他们盛大的重逢,那该多甜蜜、美好而浪漫啊。他还记得自己当时的心境。

他也还记得自己没踏足这个世界前,看着Richard拒绝Gavin的一千万美元时,他心想,我会为那个人打破我自己的人生,会追随他到天涯海角。他想着Richard在Raviga的地下室里寻找来接他的办法,而他天才的头脑不出一天就做到了。

“Richard,他想爱你想得发疯,又怕得不到你的允许。”Jared抬起手,用破旧磨损的衬衫袖子拭去脸上的热泪,“他想爱你。而我想给他一次机会。”

“所以你准备好回去了?”

 

Richard说:“这其实是个很简单的机制,你把沙漏打碎,我们就能回到Raviga了,也不会有人再被困在这个狗屎地方。”

“好。”Jared说。

“但必须是你来做。”

“我明白。”

“准备好了吗?”

“Richard,你希望我为你撕开时间?”

“对。”

Jared勾起一个轻佻的笑容:“我只为你一个人这么干。”他朝那只满是尘埃的沙漏伸出手。

“等等!”

“Richard?怎么了?亲爱的,我觉得你在拖时间。”

Richard闭上双眼:“就,就再等一下。”

他脸上浮现出一种奇怪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Jared担心他可能生病了。但其实他忘记了,那是Richard不得不发表讲话时的模样。

“Jared,”他说,“听着,我爱你,我爱现在的这个你。我是说,虽然开始有些别扭,可我喜欢你朝我生气的样子,让我觉得,觉得我们很平等。我也喜欢你能在这个见鬼的机器人岛还是什么地方,独自一人生活了这么多年。我喜欢你徒手就能拆掉一架无人机,喜欢你灰白的头发,你看起来很辣,像一个……一个……像一个性感的教授。”Richard涨红着脸,“你这么强大,勇敢,我爱你。”

Jared内心的一隅仍是害怕的,仍不想冒风险,仍想留在这里,和Richard一起,留在此时此地,至少那些日常的麻烦事还能给他以安全感。

他曾经长久遭受着叱骂与责备,就连他自己都会为了最想要的东西而自我责怪。就这么一次,他想,他不会允许那种罪恶感把美好从他身边窃走了。他将拥有Richard,爱他,拯救他。Jared自己不需要被拯救。

你曾为Richard打破自己的人生,他想,这一次,为了你们俩,也一样做得到。

“我也爱你。”Jared狠狠打碎沙漏。

 

Richard在Raviga的地下室醒来,头疼欲裂,难以抑制地想要呕吐。Jared瘫在他身旁,揉着太阳穴,看上去和Richard一样恶心难当。

“哎,”Jared乐呵呵地说,“下次晚宴我再也不会随便喝放在桌上的饮料了!宿醉真的好难受。”他看了看表,“天啊这么晚了,我们……我们睡着了?”

“可能是吧。”Richard环顾四周,似乎想找出答案,但这不过是Raviga的地下室,只有Peter零零碎碎的旧物在场。

“你的头发好黑。”Richard说。

“傻。”Jared笑道,“否则还能是什么颜色?”

“对,对,哈哈,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Richard,”Jared说,“我们回家吧。”

 

【注1】奥杜邦学会是美国非营利组织,专注鸟类及其栖息地的保护。

【注2】艾尔隆岛在S1E6中出现过,是Jared不慎被运送上去的那座小岛。

【注3】金莺棒球队来自巴尔的摩,是Monica的家乡球队。

 

 

beepbeep
之前看到一篇jared带回家一...

之前看到一篇jared带回家一只小狗的文忘了收藏,然后就再也不到了🙃

之前看到一篇jared带回家一只小狗的文忘了收藏,然后就再也不到了🙃

门卫阿姨
渣。。。先发着吧

渣。。。先发着吧

渣。。。先发着吧

老海船

某一次,路过斯坦福,拍的很差,遗憾。

某一次,路过斯坦福,拍的很差,遗憾。

彼时青衫

像极了和siri尬聊的我😂

像极了和siri尬聊的我😂

泽莫大大后援会会长

随便的脑洞

刚刚看了硅谷第六季的预告片,理查德去华盛顿接受国会质询,忽然就联想到了现实的马渣也受到了国会质询......

马渣被质询完了,国会接着质询理查德。

马克:.......你也是来接受国会质询的啊。

理查德:是啊,好巧。

马克:也是数据安全?

理查德:是啊,你也是啊,好巧。

花朵:你们国会是不是有毛病???

刚刚看了硅谷第六季的预告片,理查德去华盛顿接受国会质询,忽然就联想到了现实的马渣也受到了国会质询......

马渣被质询完了,国会接着质询理查德。

马克:.......你也是来接受国会质询的啊。

理查德:是啊,好巧。

马克:也是数据安全?

理查德:是啊,你也是啊,好巧。

花朵:你们国会是不是有毛病???

beepbeep
对不起我还是想搞理查德 前来...

对不起我还是想搞理查德 前来丢人了

对不起我还是想搞理查德 前来丢人了

泽莫大大后援会会长

【Silicon Valley/TSN】他不是来复仇的(Richard/Eduardo,ME)72

“看起来活动要开始了。”另一边,爱德华多道,“我们进去了吗?”


“当然。”马克和理查德道,他们的交谈在此时停止,也和对方一起从刚才突发的友好交谈中琢磨出了古怪的意味。


他(他)不是应该挺讨厌自己的?


他们刚刚在干什么?


当他们还在沉默的跟着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劲,反而还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的爱德华多进入主会场时,还一直回味着刚才的感觉,然后决定把刚才发生的事情暂时抛之脑后。


“关于昨天电视上的采访......”马克终于想到了自己从出发前就一直耿耿于怀的问题,“我看见了,你关于魔笛手未来的设想说的不错,”马克顿...

“看起来活动要开始了。”另一边,爱德华多道,“我们进去了吗?”

 

“当然。”马克和理查德道,他们的交谈在此时停止,也和对方一起从刚才突发的友好交谈中琢磨出了古怪的意味。

 

他(他)不是应该挺讨厌自己的?

 

他们刚刚在干什么?

 

当他们还在沉默的跟着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劲,反而还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的爱德华多进入主会场时,还一直回味着刚才的感觉,然后决定把刚才发生的事情暂时抛之脑后。

 

“关于昨天电视上的采访......”马克终于想到了自己从出发前就一直耿耿于怀的问题,“我看见了,你关于魔笛手未来的设想说的不错,”马克顿了顿,“理查德。”

 

爱德华多脸上的笑容有些凝固了,他不知道为什么马克要提这个,但是这显然是一个适合在聚会上提起的话题,他立刻道:“对啊,公司里的人也这样觉得,贾里德说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你知道,理查德这样流利的在摄像机面前讲话。”

 

“不过,”马克道,爱德华多心中一紧,虽然马克的脸上看不出什么异样,好像真的只是在讨论什么平常的问题,“我觉得你把爱德华多和facebook的关系看的太简单了,他是创始人之一。”

 

“哦对不起。”理查德道,他知道他不该说这个,可是有些时候有些话就是这样直接混过“仔细考虑”中枢而到了嘴里。

 

“我以为当时是你把爱德华多从版头除名的呢。”


很好,原本的感觉,那在之前,在烧烤派对,从科技展会,从咖啡馆第一次见面开始就一直围绕在马克和理查德之间的感觉回来了。


话一脱口,马克的眼神瞬间变得凌厉起来,理查德咬着牙齿和他对视,感觉自己全凭胸口中的一口气撑着,爱德华多见势不对,立刻往两人手上分别塞了杯可乐,道:“这事情都过去多久了,你们是活在上世纪的老古董吗?”

 

并非他真的不在意这件事,事实上理查德提起时他还能感到心中残存的怒火,但是这不值得让理查德和马克在这种场合闹僵,他们和facebook未来说不定还会有更多的合作,尤其是在和互利闹僵的情况下,魔笛手不能再和facebook有什么纠葛。

 

“我想任何一个眼睛正常的人去看facebook网页版头,都能看见华多在上面。”马克接过可乐,却没有熄灭战火。

 

“对啊,但是在之前的某一段时间,某一段不短的时间内,华多不在上面,而我想我们都知道这是谁的手笔。”理查德道,“所以为什么你要纠结我说的话呢?我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理查德,你自己也说过后悔说那些话了。”爱德华多用手肘推了理查德一下,继续意图停止争论。

 

“对,但是那不意味着那些就不是真的。”理查德道。

 

“如果你说的——按照你辩解的,是真话的话,为什么你会后悔说出来呢?”马克已经感觉到自己非常的、非常的想要开始讽刺理查德,他可以从头到尾的讽刺这个小废柴,从他愚蠢的公司到他说话的姿态再到他懒到极致的技术和他招的那些——除了华多以外,烂成一团的雇员,那些人连facebook创始人的一半的一半都比不上,但是他不是那个坐在咖啡厅里被一个自己根本就不喜欢的女孩嘲笑了就能上网站羞辱女性的大学生了,马克.扎克伯格学会了忍耐。

 

“因为这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些玻璃心——”

 

“迪尼西——!”

 

爱德华多巨大的、仿佛看见了救兵的、充满喜悦和解脱的声音打断了理查德的言语和思绪,让本来准备唇枪舌剑一番的他和马克脸上都带着点茫然的看向爱德华多招手的方向,正好看见把白兵面具掀开一半拿着一杯鸡尾酒准备喝的迪尼西一口把酒吐了出来。

 

吐在了他旁边的达斯维达的斗篷上。

 

“哦操。”迪尼西道。


Talk To Her

2014 春 加州硅谷

也就是在办公楼外面逛逛

2014 春 加州硅谷

也就是在办公楼外面逛逛

米亚种菜头

S6 TEASER IS OUT!!!

我的天哪teaser太棒了整个看下来对s6真的期待无比

靠靠靠我真的好开心又难过

终于要说再见了喔

我相信alec和mikey会给我们一个好收尾的 一如既往的ups and downs 苦中带甜哈哈哈

Jared果然还是那么那么look up to his beloved ceo

Richie还是在关键时刻犯傻👉耍酷👉可惜帅不过三秒哈哈哈

太棒了👏我🔒了 期待的飞起

✌️917指日可待

我的天哪teaser太棒了整个看下来对s6真的期待无比

靠靠靠我真的好开心又难过

终于要说再见了喔

我相信alec和mikey会给我们一个好收尾的 一如既往的ups and downs 苦中带甜哈哈哈

Jared果然还是那么那么look up to his beloved ceo

Richie还是在关键时刻犯傻👉耍酷👉可惜帅不过三秒哈哈哈

太棒了👏我🔒了 期待的飞起

✌️917指日可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