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碧瑶

56050浏览    1322参与
小叶丁香

番外二小雪

湖面泛着凌波,洁白的雪花飘飘摇摇,缓缓地落在湖面消失不见,而廊檐屋顶慢慢被雪花覆盖,这座临湖山庄渐变成一个冰雪的世界。

一道亮光闪过,须臾片刻之后,湖心小亭隐约透出缕缕白气,碧瑶架起了一个红泥小火炉,拿着扇子轻轻地煽动炉火,小火炉上煨着去年酿好的桃花酒。

噗噗噗,小几旁传来几声幼童吹泡泡的声响。碧瑶闻声放下手中小扇,转头望向摆在脚旁的竹编摇篮,伸出葱白玉指轻柔地戳着里面躺着的婴儿的粉嫩小脸,笑意融融道,“珑玥,你才这么点大,就知道酒香啦。”

珑玥咯咯咯地笑着,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笑成了一弯月牙儿,肥嘟嘟的小手抱住碧瑶的手指直往小嘴里塞。

“不是喂饱了才带着你下来的吗?怎么又饿了?”碧瑶轻轻...

湖面泛着凌波,洁白的雪花飘飘摇摇,缓缓地落在湖面消失不见,而廊檐屋顶慢慢被雪花覆盖,这座临湖山庄渐变成一个冰雪的世界。

一道亮光闪过,须臾片刻之后,湖心小亭隐约透出缕缕白气,碧瑶架起了一个红泥小火炉,拿着扇子轻轻地煽动炉火,小火炉上煨着去年酿好的桃花酒。

噗噗噗,小几旁传来几声幼童吹泡泡的声响。碧瑶闻声放下手中小扇,转头望向摆在脚旁的竹编摇篮,伸出葱白玉指轻柔地戳着里面躺着的婴儿的粉嫩小脸,笑意融融道,“珑玥,你才这么点大,就知道酒香啦。”

珑玥咯咯咯地笑着,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笑成了一弯月牙儿,肥嘟嘟的小手抱住碧瑶的手指直往小嘴里塞。

“不是喂饱了才带着你下来的吗?怎么又饿了?”碧瑶轻轻地抽出手指,伸出双手将珑玥抱在怀中。

天界,璇玑宫,七政殿内。

润玉放下手中御笔,压了压眼角,随后召来邝露,问道,“今日便是小雪,天后的生辰宴准备得如何了?”

“陛下”,邝露抬眼望向天帝,踌躇道,“天后娘娘说并非整寿,不想大肆操办……”

瑶儿一向不喜这种场面,恰好今年风神水神游历未归,想必也不想应付众仙的贺寿。

“好,那便依她。”润玉想到此处眉尾舒展,温声道:“天后现下在何处?”

“娘娘方才好似在瑶光殿陪着珑玥公主。”

“邝露,你先退下吧。”润玉起身,准备前往瑶光殿。

当年与碧瑶订下婚约之后,润玉便特意选了璇玑宫内的瑶光殿,遣派仙侍加以修缮,作为将来碧瑶的寝殿,里面一应设计安置皆是他亲手操办,房内布置与碧瑶未出阁前的闺房一模一样,便连各式摆件玩物也是按着碧瑶的喜欢一一选用。只是成婚之后,碧瑶便长居他的玉衡殿,未曾真正搬到瑶光殿,闲暇之时才去那里转一圈,赏玩润玉送给的各种小礼物。等到珑玥出生之后,渐渐地变成了珑玥的寝殿,碧瑶依旧宿在他的玉衡殿。

润玉眉眼含笑地来到瑶光殿,一进殿内便发现空无一人,床边的小摇篮里也空空如也。只见珑玥平常惯玩的小拨浪鼓上贴着一张小纸条“父帝,我陪母神去凡间赏雪了”

润玉看着纸条轻笑出声,瑶儿还是这么顽皮,牙牙学语的珑玥连凡间是何物都不知晓呢。他将纸条叠好放在怀中,化作一道白光而去。

片刻间便来到凡间他与碧瑶定情的临湖小筑,他径直来到湖心小亭,一片雪白的帷幔透出隐约的香气。他撩开帷幔,便见碧瑶坐在小几旁哼着童谣轻轻晃动着怀中的珑玥,身上是件妃碧二色的鲛纱袍子,用小火炉煮着酒,她抬起头来看见了他,嫣然一笑,眼波流转处,如化雪融冰的春风一般。

“你怎知我会在此处?”碧瑶将已然熟睡的珑玥轻轻地放在摇篮里,盖上雪白羽丝被,随即抬眸笑望着眼前一身青衣便服的润玉。

“夫人,这便是凡人所说的心有灵犀一点通。”润玉一撩衣摆坐在碧瑶身侧,满怀柔情地凝视着碧瑶。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荣幸之至。”润玉含笑接过碧瑶递来的桃花酒。

亭外飘雪纷纷扬扬,亭内却如暖春一般。幽幽的桃花香气萦绕在帷幔之内,包裹着他们一家三口,温馨美满。

---------------------------------------------------------------------

今日小雪,也是文中我设定的碧瑶的生辰,瞎写一篇番外。 


一绵

谁能说出图片上丽颖演的电视剧名称

谁能说出图片上丽颖演的电视剧名称

七斋 浅兮

一只如玉般的手伸了过来,碧瑶轻轻拉住了他的手,从她柔软的肌肤上,传来淡淡的温柔。            
    她从怀里拿出一片手帕,轻轻擦拭著刚才张小凡为她擦竹子时,袖口上留下的污渍。   
   “从小到大,不知道有多少人讨好我,送了多少奇珍异宝,可是……”她抬起头,凝视著张小凡的眼睛,轻轻道,“就算全天下的珍宝都放在我的眼前,也比不上你为我擦拭竹子的这只袖子。”  ...

一只如玉般的手伸了过来,碧瑶轻轻拉住了他的手,从她柔软的肌肤上,传来淡淡的温柔。            
    她从怀里拿出一片手帕,轻轻擦拭著刚才张小凡为她擦竹子时,袖口上留下的污渍。   
   “从小到大,不知道有多少人讨好我,送了多少奇珍异宝,可是……”她抬起头,凝视著张小凡的眼睛,轻轻道,“就算全天下的珍宝都放在我的眼前,也比不上你为我擦拭竹子的这只袖子。”  
      ……………………………………  
竹林一梦竹林夕。细数桩上泪成滴。旧时天地,旧景如昔,恨尽拭竹衣。
♡珍宝万千不及拭竹之袖♡

beiyu

好久之前的碧瑶,终于填完坑了。

好久之前的碧瑶,终于填完坑了。

一句话

日常

万圣节🎃准备……,大家的狂欢还远吗?(补假期图)
🏠🏠🏠🏠🏠🏠🏠🏠🏠🏠🏠🏠🏠🏠🏠🏠🏠🏠 


PS图片(禁二传二改水印,禁上升真人,最终解释权归本人)

万圣节🎃准备……,大家的狂欢还远吗?(补假期图)
🏠🏠🏠🏠🏠🏠🏠🏠🏠🏠🏠🏠🏠🏠🏠🏠🏠🏠 


PS图片(禁二传二改水印,禁上升真人,最终解释权归本人)

七斋 浅兮

    那在岁月中曾经熟悉的温柔而白皙的手,出现在张小凡的身边,有幽幽的、清脆的铃铛声音,将他推到一边。   
    仿佛沉眠了千年万年的声音,在此刻悄然响起,为了心爱的爱人,轻声而颂:   
    九幽阴灵,诸天神魔,
    以我血躯,奉为牺牲……      
    她站在狂烈风中,微微泛红的眼睛望著张小凡,白皙的脸上却...

    那在岁月中曾经熟悉的温柔而白皙的手,出现在张小凡的身边,有幽幽的、清脆的铃铛声音,将他推到一边。   
    仿佛沉眠了千年万年的声音,在此刻悄然响起,为了心爱的爱人,轻声而颂:   
    九幽阴灵,诸天神魔,
    以我血躯,奉为牺牲……      
    她站在狂烈风中,微微泛红的眼睛望著张小凡,白皙的脸上却仿佛有淡淡笑容。    那风吹起了她水绿衣裳,猎猎而舞,像人世间最凄美的景色。   
    张小凡的心沉了下去。   
    突然,他张开了口狂呼,却被狂风逼了回来;他疯了一般跃起扑向碧瑶,却被神秘气息弹开,血红的双眼中流出了红色的泪,淌过他的脸颊。   
    那个风中的女子,张开双臂,向著满天剑雨,向著夺尽天地之威的巨剑。 
  ……三生七世,永堕阎罗,只为情故,虽死不悔……   
    剧烈的狂风突然转了方向,变成了围绕在碧瑶身边的巨大漩涡,那个婉约而美丽的女子被狂风推上半空,迎著那七彩流转的巨剑。   
   她是那一刻,天地间唯一的光彩! 
……………………………………………………
傻姑娘,你真真是爱惨了他,甘心为他舍命,使用那般可怖‘厉血毒咒’, 甘愿献上三生七世永堕阎罗,魂飞魄散……永远停在了十六岁

——图源微博,其中几张源于画手@坛九@手安安@眠狼@清风澈@时一二

一句话

日常

每个人都有小骄傲,不要让它阻挡你更优秀的脚步。(补图)
👣👣👣👣👣👣👣👣👣👣👣👣👣👣👣👣👣👣👣👣 


PS图片(禁二传二改水印,禁上升真人,最终解释权归本人)

每个人都有小骄傲,不要让它阻挡你更优秀的脚步。(补图)
👣👣👣👣👣👣👣👣👣👣👣👣👣👣👣👣👣👣👣👣 


PS图片(禁二传二改水印,禁上升真人,最终解释权归本人)

七斋 浅兮

清澈灵秀,玉色佳人

图源微博
@沅棉羡棉兔

今天的瑶儿萌萌哒(*/∇\*)

清澈灵秀,玉色佳人

图源微博
@沅棉羡棉兔

今天的瑶儿萌萌哒(*/∇\*)

唐韵寒

【王一博丨赵丽颖】【碧瑶】傻瓜,他当时是想带你走的啊,他以为他可以像父亲那样把母亲带回云深不知处,带回去,藏起来。一辈子不见外人……
开始时,
"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碧瑶,你好可怜啊,连话都不会说,你长的真好看,不如你跟我回鬼王宗吧,我们鬼王宗……”
“蓝湛。”
后来
“如果满月井告诉你我们最后会在一起,你就跟我走好不好?”
——
“蓝氏家规第五十二条是什么?”
“不得结交奸邪”
…………
“你喜欢我吗?蓝湛,算了,我是傻才会问你这种问题,这把伞还给你,我走了,以后都不会烦你了……”
——
“我喜欢……”

【王一博丨赵丽颖】【碧瑶】傻瓜,他当时是想带你走的啊,他以为他可以像父亲那样把母亲带回云深不知处,带回去,藏起来。一辈子不见外人……
开始时,
"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碧瑶,你好可怜啊,连话都不会说,你长的真好看,不如你跟我回鬼王宗吧,我们鬼王宗……”
“蓝湛。”
后来
“如果满月井告诉你我们最后会在一起,你就跟我走好不好?”
——
“蓝氏家规第五十二条是什么?”
“不得结交奸邪”
…………
“你喜欢我吗?蓝湛,算了,我是傻才会问你这种问题,这把伞还给你,我走了,以后都不会烦你了……”
——
“我喜欢……”

七斋 浅兮

铃响,花开🌸,瑶归来。

绿衣渺渺,玉姿灵秀

当真,妙颜无双

【搬运】
图源微博
图1画手:水青花色

铃响,花开🌸,瑶归来。

绿衣渺渺,玉姿灵秀

当真,妙颜无双

【搬运】
图源微博
图1画手:水青花色

付星摇
药药给我画的一张插画Cr:潜伏...

药药给我画的一张插画
Cr:潜伏的中草药

药药给我画的一张插画
Cr:潜伏的中草药

👑丹麦蓝罐曲奇💘

瑶开半夏

第二章


酒馆中,也不知是不是天空不作美,原本冷清的酒馆中,多了些避雨的人。


“这天气总是这么阴沉沉的。哎。何时是个头”坐在门口的年轻男子抱怨着。


同桌的男子刚想安慰几句。只听见隔壁桌的男子说道“十年前的正魔大战不但没有消灭魔教,反而越来越兴盛了”


“应该和十年前的大战有关吧。听说,正道有一弟子直接叛出,转投魔教了”


长夜漫漫,酒馆中的人开始聊起天来。


“听说是因为正道的一神仙祭出了厉害武器,要杀他,被一女子挡下了,最后死在那少年怀里”


一年轻的男子说道。


“哎,听说那女子是魔教的”


“就算是魔教中人,也是一个痴情的女子,不若,又怎会宁死也要...

第二章


酒馆中,也不知是不是天空不作美,原本冷清的酒馆中,多了些避雨的人。


“这天气总是这么阴沉沉的。哎。何时是个头”坐在门口的年轻男子抱怨着。


同桌的男子刚想安慰几句。只听见隔壁桌的男子说道“十年前的正魔大战不但没有消灭魔教,反而越来越兴盛了”


“应该和十年前的大战有关吧。听说,正道有一弟子直接叛出,转投魔教了”


长夜漫漫,酒馆中的人开始聊起天来。


“听说是因为正道的一神仙祭出了厉害武器,要杀他,被一女子挡下了,最后死在那少年怀里”


一年轻的男子说道。


“哎,听说那女子是魔教的”


“就算是魔教中人,也是一个痴情的女子,不若,又怎会宁死也要让那少年活下来,听说那老神仙的剑可厉害了”一位老者感叹着。


酒馆里的人讨论着十年前的正魔大战,酒馆外的雨却越下越大,就像十年前一样,不知是不是也在心疼那姑娘花一般的年纪,却香消玉殒。


“九幽阴灵,诸天神魔,以我血躯,奉为牺牲。三生七世,永堕阎罗,只为情故,虽死不悔!”只听见一男子口中喃喃的说着什么。不似清楚。


却带着一丝沧桑。孤独的坐在那里。


直到最后,也没人知道那男子是何时走的。更不知道他是谁。只知道那男子拿着一棍子。


青云山上。


不知是何原因,从前的四人自小凡判出青云以后。

其他的三人关系仿佛也在不知不觉中变的有些生疏,是何原因,至今也没人知道


只道平时不在有说不完的话,抑或是在亲眼目睹张小凡叛出之后,心境有了变化。


好比林惊羽,如今变得越来越不喜说话。整个人都笼罩在阴郁中,哪怕此刻已是龙首峰的首座,


不知不觉的便走到了祖师祠堂。仿佛只有这里才能让他的心不难么的难受。


“师父。我来看看你”对着一旁自顾自的说起话来。

他知道万剑一听得到。


“这十年来弟子无时无刻不在愧疚。若是当初弟子多关心一下。会不会就会知道,他的无助和他的恨。”


慢慢的坐下来,对着这茫茫的山。看着这青云,林惊羽觉得特别的冷。


到底小凡又有什么错。


万剑一知道,他的难受,从小一起长大,同样的经历却是不同的命数。


“这世间的事又怎能说得清呢。”算是安慰吧,可他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


看着林惊羽脸上的痛苦,开口“一切都是命数。放不下便会产生执念,他与你最大的不同便是他放不下,而你放下了”


“不是的。师父,小凡放不下是因为自入青云以来,便从未感受到温暖。哪怕他总告诉我,他师父对他很好。可我依旧能看到他脸上的落寞”


林惊羽说起张小凡,脸上的痛苦越来越明显。


见万剑一没有回应,他依旧自顾自说着“这十年,我总是在想。如若我和小凡对调,发生在小凡身上的这一切,在我身上发生。我又会怎么做”


“有答案了吗”万剑一问道。


林惊羽没有回答。


万剑一知道,没有答案,因为没有人会感同身受,也没有如果,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改变不了什么。


“日后见到他,你又该如何选择”


“师父,他会回来的对吧”林惊羽有了一丝希望。


“你这是在问为师,还是问你自己”万剑一摇摇头,明白了些什么。


终是避免不了的,青云始终有此一劫。


“会的。小凡他...会...回来的”他自己也说的尤为心虚,只是除了相信他会,他还能怎样呢。


碧瑶是他的执念啊,他怎么不懂,可让他无动于衷,他做不到。


“你又怎知他会?他早已不再是当初的那个少年了”


狐岐山


石室里,幽姬看着躺在玉阶床上沉睡不醒的碧瑶“碧瑶,如果你还在,会不会希望他能过得好一点”


这些年,幽姬看着少年从张小凡到鬼厉,除了每日对碧瑶流露出来的温柔和无助当年那个倔强的少年,转眼变的冷漠,杀人嗜血。


回想当初“今日起世上再无张小凡这个人,只有鬼厉”


曾经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眸,如今乌云遮住他的眼睛。除了冷漠再无其他。


“可如今幽姨却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当初你拼了命的想留下他,现在他留下了...”可到底如果你还在,会不会想看到呢。


身后的门开了,一个黑色的身影跌跌撞撞的走了进来,撇了一眼,看到了鬼厉手臂上的伤,见他眉头有些微皱,依然坚定的朝碧瑶走来,竟一时有些心酸起来。


岁数大了,越来越看不得这让人心酸的场面了,若是当年,她也...那人也会这样吗?


只见鬼厉紧紧握住碧瑶的手。深情的注视着。便不再看,起身要走,转头便瞥见后面进来的青龙。


“碧瑶,我来了”一句话中包含了张小凡太多的无助。


他实在想念那个身穿那一抹水绿的姑娘,活蹦乱跳的模样,笑着的模样,甚至是最后在他怀里还念着带他走的姑娘。


这十年间他甚至一度后悔莫及,为何当初不与她一起走,哪怕背叛青云门。


现在想来青云除了收留他,还给了他什么?


他为什么在她活着的时候不愿与她离开,到底是为了什么!


那一声“小凡”是当初那个张小凡温暖的源头,却也是最后奔溃的结果。


女人总是不喜欢压抑的气氛,幽姬懂鬼厉的痛苦,当你坚持了很久的东西变成了让你痛苦的源泉。


当你心爱之人为了让你活下去死在你怀里,就好像你唯一的那份温暖也被剥夺的时候。你又怎会不恨不痛。


尤其是你眼睁睁看着却无能为力的时候,这份痛苦只会无限放大,不会变小。


就是因为太懂,所以当张小凡每次来看碧瑶的时候。她都只有叹息。叹如今的鬼厉。


“十年如一日,是不是被他打动了?”青龙跟着幽姬走了出来。


“他这又是何苦”看着青龙。幽姬再也忍不住。


“他只是不愿放下。也不想放弃,如今倒是明白为何碧瑶对他那番喜欢了”


青龙知道张小凡只是不想让自己好过。


“他难道不知鬼王的想法?明知鬼王不会放弃复活兽神。却十年一直待在鬼王宗”幽姬有些激动。


“原来我们的朱雀圣使也会有替别人着想的时候啊”


“难道他会让宗主复活兽神吗,如果不会那又为何要留在鬼王宗为宗主做事”


“他这十年做的还少吗?魔教血公子,都让正道恨之入骨了”青龙脸上没有一丝波澜,只是见证了张小凡从正道少年走到魔教血公子,到底有些残忍了。


“是因为碧瑶在这里吗?”


“幽姬,他不会走的,碧瑶只是让宗主带他走,并未说一定要他留下,是他自己画地为牢了,没了碧瑶,你让他去哪?”


是啊,碧瑶走了,张小凡还能去哪里。


“碧瑶,我知道你一直都在我身边”石室中。鬼厉一身黑衣趴在冰冷的玉阶上和碧瑶说话。


脸上有一丝期待。期待碧瑶起来告诉他,呆瓜,我当然在你身边。


可惜,整个石室安静的可怕。


“今天,你爹让我去收归万毒门。我见到了秦无炎,和他打了起来,这十年他的修为大有进步”


“差一点就回不来了,当他剑刺过来的时候,我听到碧瑶你的声音,我听到你叫“小凡,小心”


“我知道你一直在我身边,我知道你想我好好活着,所以我回来了”石室里鬼厉的声音回荡着。


幽姬返回石室的时候,鬼厉还在,只是靠在碧瑶的床边坐着。


眼睛闭着。烧火棍安静的被放在一旁。


“碧瑶,他真坚持了那么久,你会不会也有点高兴”


👑丹麦蓝罐曲奇💘

瑶开半夏



第一章


玉清殿上


一直低著头喘著粗气的张小凡,带著无尽的恨意,缓缓的,缓缓的抬起头来。


那一双完全赤红、如血一般带著令人毛骨悚然的寒冷,盯著法相。


法相紧紧皱眉,低声道:“张师弟,你,你要保重身体,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未来日子还长……”


“你!去!死!”


忽地,张小凡从牙缝之中,生生吐出了这三个字,众人无不失色,只见此刻的张小凡完全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浑身杀气腾腾,面目肌肉扭曲,狰狞无比。


张小凡仰天惨笑,声音凄厉:“什么正道?什么正义?你们从来都是骗我。我一生苦苦支撑,纵然受死也为他保守秘密,可是,我算什么……”


他张开双臂,仰天长啸:“我算...



第一章


玉清殿上


一直低著头喘著粗气的张小凡,带著无尽的恨意,缓缓的,缓缓的抬起头来。


那一双完全赤红、如血一般带著令人毛骨悚然的寒冷,盯著法相。


法相紧紧皱眉,低声道:“张师弟,你,你要保重身体,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未来日子还长……”


“你!去!死!”


忽地,张小凡从牙缝之中,生生吐出了这三个字,众人无不失色,只见此刻的张小凡完全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浑身杀气腾腾,面目肌肉扭曲,狰狞无比。


张小凡仰天惨笑,声音凄厉:“什么正道?什么正义?你们从来都是骗我。我一生苦苦支撑,纵然受死也为他保守秘密,可是,我算什么……”


他张开双臂,仰天长啸:“我算什么啊──”

这惨厉声音,回荡在天地之间,动人心魄,催人泪下。


场中之人,无不变色,法相飞身而上,急道:“张师弟,快放弃此物,否则你就要堕入魔道,万劫不复……”


张小凡昂首望天,仿佛一点都没注意到法相冲来,众人一时屏息,眼看法相要抓到这个烧火棍,不料半空之中一声娇喝,一道白光从横里袭来,法相猝不及防,半空中闷哼一声,倒飞了回去。


众人大惊,只见绿影一闪,碧瑶赫然现身在张小凡身前,面对著前方无数正道高手,竟是凛然不惧。


她眼眶之中微微泛红,显然为了张小凡而伤心,更不管其他人,转身一把抓住张小凡的手,急道:“小凡,你跟我走,这些人面兽心的家伙,全部都在害你!”


张小凡混混沌沌的应了一声,但面前这个女子,不知怎么,却是在这个天地孤寂的时刻,他所唯一相信的所在,不由自主的抓紧了那只温柔的手,跟著她走!


但这满殿满堂的正道高手,如何能容的下他们放肆。

陆雪琪、齐昊等人脸上失色,田灵儿等人竭力辩解张小凡刚才还在与魔教中人作战,但这声音如此微弱,转眼间便被盛怒的声浪淹没。


片刻之后,大殿之上的正道中人,将这两个年轻男女围在了中间。


张小凡瞪著血红双目,身子微微颤抖,惨笑不停,只觉得脑海之中翻来覆去都是惨烈血腥景象,却又似乎根本是一片空白,这平生的信仰、信念,竟在今日完全被摧毁了。


碧瑶紧紧握著张小凡的手,与他站在一起,低声道:“小凡,别怕,就算是死,我也和你在一起!”

张小凡耸然一惊,脑海中仿佛清醒了片刻。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大喝传了过来:“谁敢害我女儿?”


刷的一声,鬼王身影出现在这个玉清殿上,众人目瞪口呆,瞬间哗然。


片刻之后,青龙、幽姬等鬼王宗门人纷纷现身,将张小凡和碧瑶围在中间。


鬼王向周围看了一眼,此刻单以鬼王宗一派实力,委实与青云门及天音寺两派有些差距,但他看去却是毫无惧色,负手而立,顾盼自得,转头对碧瑶微笑道:“瑶儿,你带著张小凡先走。”


碧瑶点了点头,正要举步,但这般将正道众人视若无睹的行径,如何能够得逞,而且张小凡此刻身分大是特殊,青云门、天音寺这两大门派,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此人走了。


道玄真人怒道:“拦下了!”


碧瑶拉著张小凡便欲飞走,突然面前人影一闪,赫然竟是陆雪琪挡在身前,而她手中那柄天玡神剑,蓝光闪耀。陆雪琪寒声道:“张师弟乃我青云门下,你快快放了他!”


碧瑶怒道:“除非我死,不然今天小凡我是要定了”

说罢更不多话,伤心花凌空打去。


此刻诛仙剑阵已然笼罩在通天峰顶,天地渐渐暗了下来,鬼王宗有人看到碧瑶与陆雪琪战在一起,立刻便回头帮忙,正道这里也纷纷出手,顿时又乱做一团。

张小凡心中痛苦不堪,只觉得一股凶戾念头在脑海中呼啸狂喊,一种要将无数人性命屠灭的可怕却诱人的毁灭感觉,充斥在他脑海之中。


烧火棍也仿佛随著主人心意,红、青、金三色光芒轮转流换,但很明显的,那片红光越来越盛。


法相在一旁看了大急。从当日空桑山见到张小凡开始,因为当年那个秘密的缘故,他就对张小凡另眼相看,此刻无论如何不愿见张小凡堕入魔道,一闪身便向张小凡手中的烧火棍抓来。


碧瑶大急,但被陆雪琪等人缠到,只得急叫道:“小凡,小心!”


因为要照顾到小凡,碧瑶来不及抵挡陆雪琪的剑,碧瑶后退了好几步。却也因此受伤倒地。


法相抓住了烧火棍。大喜,但片刻之后突然脸色大变,只觉得烧火棍上凶猛戾气如潮水一般涌来,而面前那个原本老实质朴的张小凡,突然现出了狞笑,如恶鬼一般的狞笑。


“啊!”法相大声惨呼,被张小凡用烧火棍重重一击打在胸口,口喷鲜血倒飞而去。


张小凡仰天长啸,双目赤红,快速抢到碧瑶身边。

挡在碧瑶面前,不管对面的女子。烧火棍朝着陆雪琪打去。直到对方吐血。方肯停止。烧火棍红芒大盛,仿佛也狂欢不已,与主人一起狂笑著扑向死亡与鲜血。


此刻的张小凡却似乎已经完全堕入疯狂,眼中恨意无限,招招都取人性命,片刻间已然逼退众人。


碧瑶大喜,从地上爬起,一拉张小凡叫了一声“小凡”


看到张小凡回头看他道:“我们走!”


二人身子腾空而起,飞向殿外。


而此刻天际之上,满布气剑如山如海,诛仙剑阵已然向魔教等人发动攻击。而这一次,道玄真人仿佛也豁出去了一般,不但满天剑雨凌厉落下,天空中那柄巨大的七彩主剑,竟然也被无形咒力操纵著,带著开天破地之势,隆隆冲下。


这阵法主剑,威力岂是等闲,一剑攻下,瞬间数丈范围之内血肉横飞,近十人连喊声都无就魂飞魄散,甚至余威所及,玉阳子躲避不及,竟然连左手也被生生切了下来,登时惨呼一声,身形化做如电锐芒,破空而逃。


而同时天空中的道玄真人也是精疲力尽,身子一歪,险些从水麒麟身上掉了下来,好不容易才支撑的住。他向下看去,只见这一会工夫,魔教之人已然逃去大半,但仍有少数还在通天峰上,而这最后一人,正是张小凡,碧瑶正拉著他急切而飞。


道玄在半空之中,已然看到张小凡堕入魔道,刚才他与法相、陆雪琪等人交手时刻,出手狠厉无情,且此刻神态疯狂,显然已经完全不可理会。


但此人身上,却怀有青云门和天音寺两大真法,手中更有不世出的邪物,若放虎归山,只怕将来造成的杀孽,远远胜过寻常魔教之人。


道玄在心中低声叹了口气,但心意在这片刻间已然决定。纵然日后自己被天下人议论,也绝不能留下这绝世祸胎。


当下道玄真人拼起最后灵力,刹那间天空中所有彩色气剑一起大放光芒,尤其是阵法的七彩主剑,更是赫然又大了一半,轰然而响,震动天地,如远古天神狂怒一般冲了下来,直向张小凡打来!


天音寺与青云门中众人无不变色,田不易与苏茹脸色苍白,田灵儿惊叫一声,晕了过去。


而在旁边,陆雪琪紧紧握住天玡神剑,面无血色,连带著手中的天玡也微微颤抖。


那一道惊天巨剑,当头击下,未到地面,咯咯巨响已然发出,张小凡附近一丈方圆地面尽数迸裂,狂风呼啸,将他笼罩其中,已是必死局面。


张小凡瞪红双眼,人为无形剑气笼罩,挣脱不得,心中悲愤恨意难以抑止,眼睁睁看著天空那柄恐怖巨剑带著无边杀意迅疾落下,张口狂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声音震动四野,天地变色,唯独那诛仙奇剑却仿佛是诛灭满天神佛的无情之物一般,依旧毫不容情地向他击来,眼看著张小凡就要成为剑下亡魂,粉身碎骨。


忽地,天地间突然安静下来,甚至连诛仙剑阵的惊天动地之势也瞬间屏息……


那在岁月中曾经熟悉的温柔而白皙的手,出现在张小凡的身边,有幽幽的、清脆的铃铛声音,将他推到一边。


仿佛沉眠了千年万年的声音,在此刻悄然响起,为了心爱的爱人,轻声而颂:


九幽阴灵,诸天神魔,以我血躯,奉为牺牲……


她站在狂烈风中,微微泛红的眼睛望著张小凡,白皙的脸上却仿佛有淡淡笑容。眼里却满是眷恋。仿佛看不够一样。


那风吹起了她水绿衣裳,猎猎而舞,像人世间最凄美的景色。


张小凡的心沉了下去。


曾书书与林惊羽刚赶到就看到眼前的一幕。书书震惊了。他立马看相张小凡。


只见他张开了口狂呼。疯了一般跃起扑向碧瑶,却被神秘气息弹开,血红的双眼中流出了红色的泪,淌过他的脸颊。


那个风中的女子,张开双臂,向著满天剑雨,向著夺尽天地之威的巨剑。看不出一丝的害怕。


只听到女子清脆的声音“三生七世,永堕阎罗,只为情故,虽死不悔..”


剧烈的狂风突然转了方向,变成了围绕在碧瑶身边的巨大漩涡,那个婉约而美丽的女子被狂风推上半空,迎著那七彩流转的巨剑。


她是那一刻,天地间唯一的光彩!


片刻……


无数的血色雾气从她的体内瞬间喷出,在她身前凝做晶莹如红玉的血墙,同时白皙面容之上,飘出九道若隐若现的轻烟,融入血墙之中。


那血墙瞬间沸腾,如炽热的痴情之火燃烧不止,带著所有的热情绝望焚烧,爆发出无与伦比的灿烂光辉,逆天而上!


与那诛仙主剑,轰然相撞!


灿烂的光辉如此耀眼,没有人可以睁开眼睛。


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巨响,震动了整个天际苍穹,势不可挡的诛仙剑倒飞而回,满天的气剑一阵紊乱。而在通天峰上,山峰巨震,乱石横飞,山体之上如割裂一般出现了无数巨大裂痕,仿佛末日到临。


隐约中,一个苗条而凄婉的身影,从半空中缓缓落下。


天地间,忽然全部安静下来,只有一个声音,撕心裂肺一般的狂吼著。


“不要..”


张小凡不顾一切的奔向那女子,接住了那有些瑟瑟发抖的身子。自己也因为虚弱的身子同时倒在地上。


却依旧抱着那一抹水绿,张了张嘴,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不知何时书书已经跑到了小凡与碧瑶的身边,慢慢的蹲下身子。


手有些发抖,就听到碧瑶奄奄一息的叫着“小..凡...跟我...走”


不,不要,碧瑶,我答应你,你带我走,我跟你走..碧瑶,别,别走…


张小凡想说,却怎么都张不了口,就像被禁了言一样,眼睁睁看着碧瑶在他怀里闭上眼睛。


听着小凡的话碧瑶笑了。却是再也不会对着他笑了。

这是最后一次。


不敢动弹,不敢面对,不敢醒来!


可是,他终究还是醒了!


颤抖的手,慢慢的握紧,再放开,慢慢的,睁开眼睛,仿佛这样,也需要他全部的勇气。


“啊....”这一声仰天长啸却比刚才更惨烈。似乎,只有这一声叫喊更能体现张小凡的痛苦,无助。


突然而下的倾盆大雨仿佛是在为刚才的女子哭泣。

张小凡任由雨水掉落在身上,脸上,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眼神空洞。


石室中,白玉石台之上,那一抹水绿安静地躺在那里,仿佛静静沉眠一般。


鬼王坐在碧瑶的身边,握著她的手,就这般痴痴地望著女儿。


张小凡怔怔的看着,像一句没有灵魂的躯壳,慢慢的走向碧瑶。


眼神中的悲伤显而易见,一旁的青龙,轻轻的叹了一声。


却也没有阻止。


那只想要触碰碧瑶的手有些颤抖。


不敢相信。不愿相信。


却是再也克制不住眼泪,痛哭。双腿跪下。跌坐在那一抹水绿身旁。


“你为什么这么傻,我还没有告诉你,我在那口古井中看到人是你啊...”


一声声的叹息。


鬼王坐在一旁回忆着女儿对他说过的话,那是她的执念,他又怎么会不答应呢。


“爹,一定要带小凡走,不要再让他呆在那里,他们会杀了他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