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碧蓝航线

115.9万浏览    10530参与
响希兔
蓝蓝路见评论区其实也没啥

蓝蓝路见评论区
其实也没啥

蓝蓝路见评论区
其实也没啥

Lios
本来不想摸鱼的,但实在是太大了...

本来不想摸鱼的,但实在是太大了(指贝雷帽x)

本来不想摸鱼的,但实在是太大了(指贝雷帽x)

藍桐

同居20題之餵食(餐具/手)

食用説明:

•百合向

•配對:貝爾法斯特X企業

•重度百合御姐控指揮官(女)亂入注意

•OOC 是某桐的商標(蓋印)

•文筆如同3-4的吃喝,撈不到(插旗)

•要是有評論或意見的話,請毫不猶䂊砸過來

正文:

低頭打量手上紅色的包裝盒,

企業的眸中充滿着疑惑和不解,

片刻前,自家指揮官賊笑着把這個塞到自己手中,

然後又旋風似的跑掉,只神祕的留下一句:

「記着和貝爾法斯特一起吃~」

想到上回從指揮官手上得到一盒酒心巧克力後,

自己在床上躺了三天三夜的慘痛經歷後,

企業觸電似的把盒子扔到桌子角落,

決定專心處理公文,不然等指揮官從迦勒底出差回來又鬼叫着喊肝疼

禮節性...

食用説明:

•百合向

•配對:貝爾法斯特X企業

•重度百合御姐控指揮官(女)亂入注意

•OOC 是某桐的商標(蓋印)

•文筆如同3-4的吃喝,撈不到(插旗)

•要是有評論或意見的話,請毫不猶䂊砸過來

正文:

低頭打量手上紅色的包裝盒,

企業的眸中充滿着疑惑和不解,

片刻前,自家指揮官賊笑着把這個塞到自己手中,

然後又旋風似的跑掉,只神祕的留下一句:

「記着和貝爾法斯特一起吃~」

想到上回從指揮官手上得到一盒酒心巧克力後,

自己在床上躺了三天三夜的慘痛經歷後,

企業觸電似的把盒子扔到桌子角落,

決定專心處理公文,不然等指揮官從迦勒底出差回來又鬼叫着喊肝疼

禮節性的敲了敲門,貝爾法斯特帶着紅茶進了辦公室,

入目的主座位一如既往的沒坐着人,

只有跟自己一樣披着白銀長髮的女性認真的在文件上作批注,

「所以主人又到哪出差了?平安京還是屍魂界?」

貝爾法斯特微嗔道

「不,今天好像是修復人理」

企業邊把公文擺放好邊答道

她拿起剛冲的紅茶輕呷一口,心裡暗讚女僕長泡的茶來得正是時候,

畢竟自己可是早飯之後便滴水不進的處理公務,

企業瞟了眼掛鐘,心想着午餐是沒戲了,

看看自家那位女僕能不能準備些點心來填填肚子好了

「嗯?真稀奇呢,企業大人的桌上竟然放着零食」

貝爾法斯特拿起角落的Pocky包裝盒,

「説起來,今早也看見胡德大人和威爾士大人拿着這個跑到鐵血那邊呢」

沒注意貝爾法斯特説的話,

企業只是死死的盯着那個盒子,

背部緊貼着高背椅的椅背,

「貝爾,那個是。。。」

「嗯?這是pocky 呀,怎麽了嗎?」

貝爾法斯特對企業微變的臉色感到詫異,

「不,那個是指揮官放下的」

企業瞄着盒子按了按眉心

「噗~啊啦,看來企業大人對主人送的東西有陰影呢~」

貝爾法斯特不禁失笑,想了想,又打開了包裝,

放了一根進口,

「如何?我替你試毒了,要來一口嗎?」

向企業的方向遞出盒子,未幾,又收起來,

企業的手凝在半空,又嚥了嚥口水,

她繞過桌子,打算察看

「怎麽?真有問題嗎?來,我帶你找女灶神」

貝爾法斯特退後一步,笑了笑,

「企業大人太緊張了,我只是突然想到要給辛勤工作的祕書艦小姐一點犒勞」

「待會給你焗幾個小蛋糕,現在先用這個湊合一下」

貝爾法斯特抽了一根pocky,在企業眼前晃了晃,

又把沒有巧克力塗層的餅乾一端輕含在薄唇之間

企業挑了挑眉,心下了然,低下頭緩慢地咬着,

眼看着貝爾法斯特秀麗的容顏越來越近,

白鷹的王牌決定壓下心中莫名的羞澀,

加快了進擊的速度,三兩下便把剩下的餅乾從佳人的口中捲走,

確定食物已經呑下,才再度哄近,

在貝爾法斯特櫻唇上留下一個輕吻便又退開了

「只是這樣便足夠了嗎?企業大人」

貝爾法斯特晃了晃內容物充足的小盒邊問道

只見企業正經的回道,

「不夠,不管是這邊還是那邊」

她先指了指胃部,又以纖指掃了掃自己的粉唇

貝爾法斯特向企業提裙行了禮,

「我明白了,那先為你準備茶點」

又向前踏一步,指尖輕挑企業下巴,

「請容我今晩再滿足這邊,Darling~」

然後女僕長成功捕獲一只臉紅的白鷹首領


後記:

我不管,你倆快點去結婚(遞戒指和婚紗

故鱼司

第一天,这个游戏ssr这么好出的嘛

第一天,这个游戏ssr这么好出的嘛

空の忆

碧蓝航线【同人】(蔚蓝之海)——序

  • 时间(公元1945年对塞壬讨伐战末期,对塞壬进行最后一次围剿)

      :"贝尔法斯特,这是最后一战了,这场战斗结束后,回到爱丁堡,嫁给我好吗?‘’我用轻松的语气,充满爱意地看着眼前身着女仆装的佳人,我的爱人——贝尔法斯特。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红晕,笑着流下了眼泪,却又用力地点了点头,对我说:“这下麻烦了呢......明明只要能一直看着蓝就够了,蓝却又和我立下了这么珍贵的约定,我也喜欢蓝啊......”听了贝尔法斯特充满爱意的回答,看着眼前的人儿,我不禁痴了,向前一步,将她拥在怀里,感受着她身体的温暖,和发间传...

  • 时间(公元1945年对塞壬讨伐战末期,对塞壬进行最后一次围剿)

      :"贝尔法斯特,这是最后一战了,这场战斗结束后,回到爱丁堡,嫁给我好吗?‘’我用轻松的语气,充满爱意地看着眼前身着女仆装的佳人,我的爱人——贝尔法斯特。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红晕,笑着流下了眼泪,却又用力地点了点头,对我说:“这下麻烦了呢......明明只要能一直看着蓝就够了,蓝却又和我立下了这么珍贵的约定,我也喜欢蓝啊......”听了贝尔法斯特充满爱意的回答,看着眼前的人儿,我不禁痴了,向前一步,将她拥在怀里,感受着她身体的温暖,和发间传来的香气,令我只想将时间停留在这一刻,一直拥抱着她——直到永远。

     该面对的总是要去面对,我松开了抱着贝尔法斯特的手,却又握住了她柔软的小手,看着她眼里的爱意,心中燃起了对胜利的渴望和全歼塞壬残党的决心。为了我和她的约定,也为了皇家的荣耀。我一定要赢,带着她一起回到皇家,回到泰晤士河的河畔——向她求婚。

     走出舱室,站在众多皇家的舰娘面前。想起这是最后一场战役,不紧张是不可能的,手心中的冷汗开始流淌,可贝尔法斯特却好像是察觉到了我的紧张,原本被我握住的手反握住了我的手,像是要给予我一丝力量。我看着她吹弹可破的脸庞,忍不住拥住她,当着众多皇家舰娘的面,轻轻的将一个吻落在她的额头上。

     皇家的舰娘看到这一幕,起哄,祝福,嫉妒的声音在甲板上回荡。其中还有某丽莎白在大喊:“还我仆人,贱民!!!”贝尔法斯特听了这些不禁红了脸,头靠在我的肩上,像是想把自己埋在我怀里,手指在我的胸膛上比划,轻声说:“坏蛋,以前明明只有我戏弄你的份......”说完她的脸更红了几分。

    十分钟后,我清了清嗓子,神色严肃地在各位舰娘奇怪的眼神下讲话:''各位,这是我们同塞壬的最后一战,请各位严阵以待,全力将塞壬残党歼灭,务必不给塞壬及其残党留下任何一个机会。”听了我的讲话,各位舰娘也收起了脸上的嬉笑之色。她们也明白这是最后一场战役,塞壬必将拿出120%的战力来争取最后的机会,如果一个不小心就会死在塞壬的反扑之下。自然,这种在战场上最基本的原则,各位身经百战的舰娘都明白。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损失,我还是又重申了一遍。

     最终,1945年的9月2日,海妖塞壬三姐妹被以我们皇家,白鹰,东煌为代表的碧蓝航线同盟击沉在大海的深处,铁血及重樱两大阵容投降。无条件的接受了我们碧蓝航线同盟的条约,我们也重新接纳了这两大同盟。

     世界翻开了新的一章,我们的生活也应重新开始,而我也有自己命中注定要去做的事,比如——向贝尔法斯特求婚。

     有些东西在那一刻便已决定好了,放在十三年前我对这句话可能还没有清楚的认知。但现在我要感谢十三年前的那个清晨,我遇见了你,我的爱人——贝尔法斯特

————————————————————————序 完    

以上是作者个人想法,如有雷同敬请原谅 

PS: @无尽蔚蓝 ,我的创作有你一份,一起加油吧。

     

      

      

wasabi
光辉级牛批!(只会铺底色(:3...

光辉级牛批!
(只会铺底色(:3▓▒

光辉级牛批!
(只会铺底色(:3▓▒

wowowo
夕立 摸鱼我爱她!!!!

夕立 摸鱼
我爱她!!!!

夕立 摸鱼
我爱她!!!!

窗外烟雨任平生

tag打扰了,致歉……
但这次,我似乎又在采购零食途中发现了什么呢……
“又”是指上次也发现了《崩坏3》

tag打扰了,致歉……
但这次,我似乎又在采购零食途中发现了什么呢……
“又”是指上次也发现了《崩坏3》

啦啦啦啦
谁能告诉我是什么情况,为什么送...

谁能告诉我是什么情况,为什么送了个企业?

谁能告诉我是什么情况,为什么送了个企业?

心斩心

光辉的早晨

“真是的~可以看着我的眼睛好好说话吗?”


还没从恍惚中缓过神来的我,被光辉的这句话给唤回现实。


这是…我的寝室,早上七点三十。被叫醒后,脑内残留的疲惫与浑浊让我整个人还处于“开机中”的状态。


当然,叫醒我的是光辉,今天的秘书舰。


“呃,光辉…今天是你来叫我起床吗…”


昨天睡的太晚,短路的脑袋还无法组织出有逻辑的句子,只能说些显而易见的废话。


直到稍稍清醒一点,眼前两片巨大的洁白才让我意识到现在是怎么一种紧急情况——


“欸!光光光光辉你怎么趴在我的床头啊!?”...


“真是的~可以看着我的眼睛好好说话吗?”

 

还没从恍惚中缓过神来的我,被光辉的这句话给唤回现实。

 

这是…我的寝室,早上七点三十。被叫醒后,脑内残留的疲惫与浑浊让我整个人还处于“开机中”的状态。

 

当然,叫醒我的是光辉,今天的秘书舰。

 

“呃,光辉…今天是你来叫我起床吗…”

 

昨天睡的太晚,短路的脑袋还无法组织出有逻辑的句子,只能说些显而易见的废话。

 

直到稍稍清醒一点,眼前两片巨大的洁白才让我意识到现在是怎么一种紧急情况——

 

“欸!光光光光辉你怎么趴在我的床头啊!?”

 

光辉怎么会在我的床边?我记得我明明给卧室上锁了呀!?

 

好像本来要喝热茶,结果却吃到了奶油冰淇淋般,我瞬间清醒。

 

我整个人弹起来。结果,更“糟糕”的事发生了

 

因为动作过猛,我的脸不偏不倚的撞到了弯着腰,双手撑在我床头的那只皇家舰娘的“凸出”部分。

 

我在错乱中立马调整姿势缩到床角,用枕头遮住了自己大概已经红透了的脸(我应该没流鼻血吧),还没等我开口,刚才事件的罪魁祸首光辉便笑眯眯地望着我说:

 

“偶尔的亲密接触我也不反对呢,指挥官~”

 

什么情谜,不,亲密接触啊!明明是有些东西太大我不小心没躲开而已!

 

“不过看到指挥官这么喜欢我,仿佛得到了指挥官的肯定一样,”

 

“让我觉得很安心呢。”

 

光辉你也,稍微脸红一下嘛…只有我一个人这样忸怩,显得好像在捉弄我一样。


真是的。


“好啦,洗好的连衣裙我给指挥官拿来了,今天可是要出海演习哦~”


“嗯,我知道啦。”


话题回归工作,我也开始冷静下来。我放下遮住脸的枕头,爬向床边。就在离开床的那一瞬间,我突然感觉到了一丝不舍。


“其实这种起床方式,也还挺不赖嘛…”


我小声嘀咕。

荔泺
明人不说暗话,给心就继续画

明人不说暗话,给心就继续画

明人不说暗话,给心就继续画

咲十今天拉郎了吗
蹭线蹭到一半的时候 「欸?你这...

蹭线蹭到一半的时候

「欸?你这家伙(B-52鸡尾酒)怎么长得这么像我老婆?」

于是一个稀奇古怪的cp就这样在我心中诞生了。

蹭线蹭到一半的时候

「欸?你这家伙(B-52鸡尾酒)怎么长得这么像我老婆?」

于是一个稀奇古怪的cp就这样在我心中诞生了。

从未到达
八百年前的北宅超简略头像

八百年前的北宅超简略头像

八百年前的北宅超简略头像

让我想想什么个名

豆知识(大概?

    企业不喜欢柠檬的梗是和哥特式魔法少女联动后出来的,资料写着喜欢鹰讨厌柠檬(你大E再强也不能恰柠檬hhh

之后也出了很多迫害图,送企业柠檬这些(企业:你们就是想迫害我!!

游戏里还写了加贺讨厌辣椒(在?试试芥末

                         赤城讨厌咖啡(这次活动就吐槽咖啡像泥水一样,难以理解...

    企业不喜欢柠檬的梗是和哥特式魔法少女联动后出来的,资料写着喜欢鹰讨厌柠檬(你大E再强也不能恰柠檬hhh

之后也出了很多迫害图,送企业柠檬这些(企业:你们就是想迫害我!!

游戏里还写了加贺讨厌辣椒(在?试试芥末

                         赤城讨厌咖啡(这次活动就吐槽咖啡像泥水一样,难以理解

                         独角兽讨厌吃苦

心斩心

再一次,z23

我看着z23笔直的后背,喉咙一紧。头晕目眩的感觉朝我袭来。


上一次z23当我的秘书舰,是什么时候?想到这里,我就觉得有些愧疚。


不管了。我伸出双臂,从后方轻轻的搂住了正在帮我批阅文件的z23。


我将鼻子顶向了她雪白的后颈,然后不轻不重地吻了下去。


空气瞬间变得黏浊起来,办公室的墙壁似乎开始向我们压缩,空间变得很挤。


“这可…不是指挥官该有的行为哦”


真不愧是z23,即使这样也能微微颤抖地维持着平日里的样子。要是哈曼什么的话,应该已经双腿打颤晕倒了吧?


“万圣节不是刚过吗...

我看着z23笔直的后背,喉咙一紧。头晕目眩的感觉朝我袭来。

 

上一次z23当我的秘书舰,是什么时候?想到这里,我就觉得有些愧疚。

 

不管了。我伸出双臂,从后方轻轻的搂住了正在帮我批阅文件的z23。

 

我将鼻子顶向了她雪白的后颈,然后不轻不重地吻了下去。

 

空气瞬间变得黏浊起来,办公室的墙壁似乎开始向我们压缩,空间变得很挤。

 

“这可…不是指挥官该有的行为哦”

 

真不愧是z23,即使这样也能微微颤抖地维持着平日里的样子。要是哈曼什么的话,应该已经双腿打颤晕倒了吧?

 

“万圣节不是刚过吗?指挥官为什么突然想着扮吸血鬼来咬z23的脖子呢?”

 

我居然开始“咬”她了吗!听到这句话,我才意识到自己不小心(应该是不小心吧)做了多么失态的行为,刚刚还冒着泡泡的脑子,瞬间清醒了下来。

 

我正准备松口时,z23突然偏过头。于是我就这样不知不觉地在极近的距离呆呆地凝视视起了她的侧脸。

 

z23笑盈盈的眼角,仿佛有晶莹的泪珠——这是我的错觉吗?

 

“即使以后多向我撒娇也没问题的,z23。”我小声地说。

 

然后闭上眼,不去理会z23脸上的潮红,深深地搂住了她。

 

“真过分,明明是指挥官在向我撒娇,却还说这种话…“


“不过…z23知道啦。”


Yukio
糊了个老婆绫波的新皮肤♪

糊了个老婆绫波的新皮肤♪

糊了个老婆绫波的新皮肤♪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